|
穷游 > 标签 >

坦迪尔

坦迪尔

按热门排序 | 按时间排序
14 名穷游er去过这里 1 条关于坦迪尔的点评
关于坦迪尔的游记攻略
  • Enchanter19 发表了 游记  · 5天前

    坦迪尔之行:牧场,高乔人,星空,以及潘帕斯平原

    潘帕斯草原 夏天的风,擦着草地和牛马而过潘帕斯平原,是位于南美洲东南沿海的一片肥沃平原,是坐落在南美大陆上的一块风水宝地,除了没有起伏的山峦,这里什么都有:大豆和小麦源源不断,像夏天的泉水一样喷涌;潘帕斯草原上的牛群生生不息,像大海的潮水一样无尽。探戈女郎眉眼低垂,步履摇曳,美艳决绝;高乔牛仔共饮马黛茶,推杯换盏,高谈阔论;凌晨两点的酒吧和餐厅里,前来寻欢的欧洲移民后裔们,烤着最好的牛肉,饮着最好的红酒,谈着足球和政治。葡萄美酒夜光杯,今朝有酒今朝醉。照耀南半球的阳光,只有在这里,土地才会致以最慷慨的回馈。12月初,阿根廷逐渐步入最炎热的季节,我和经济学院的同学们,前往车程约400km的坦迪尔小城。客车一路向南奔驰,起初兴奋不已的大姑娘小伙子们,慢慢也都百无聊赖,靠窗打盹。而窗外的景色,也和窗内一样静悄悄,大概只有风的声音,夏天的风,擦着草地和牛马而过。我的故乡是秦岭淮河一线的徐州,又有暖气又包邮,天下最好的地方。最北我只到过北京,最南到过广东。以前啊,乘坐火车往北,华北平原上村庄密集,都是紧紧相邻的农田,往南,长江流域鱼米之乡,水田星罗棋布,白鹭缓缓低飞,再往南,就是七山一水两分田,火车穿行在翠绿的山峦和间歇的雨雾之间,如白龙奔走,丈量着祖国的大好河山。而在遥远的潘帕斯平原,这里是真的平坦,比中国的任何平原都要平坦,一眼望去,你的视线不会被山峦隔断,而是直接落到最遥远的地平线上。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地,四处牛羊。 牛,是长在牧场上的移动的庄稼,一只正在吃草的牛,远远的看上去,像一堵敦实的墙,四四方方,结实厚重,一群正在吃草的牛,则是那堵墙随机的复制粘贴复制粘贴复制粘贴,牛儿之间,彼此保持着客气又和谐的距离,也没有牧牛人的身影,天黑后也没人来赶,牛儿就这么睡在野外,像安静的庄稼一样,下了暴雨,晒了骄阳,也没关系,这些大型动物,自然的生灵,并没有我想象的那么脆弱,偶尔有主人过来检查管理下就好了,它们就那么自由自在的,在宽广的草地上不停的吃,不停的咀嚼,像是把草地吃干抹净,就可以长出翅膀,逃离牧场边界上那不到一米的围墙。吃饭的时候,当地司机告诉我,还真的有逃出牧场的牛,然后就变成了"野"牛,吃在旷野里,睡在星空下。而且那些越狱的牛,有可能真的换天改命,成年后免进屠宰场。牛,马,象,这种大型动物,眼睛漆黑闪亮,安静温顺,像是永远含着泪水,受苦受难的粗话老仆人,而在潘帕斯草原上的牛羊马,更像是长在牧场上会移动的庄稼,吃的是光和热,长的是肉,奶,革。这些动物,虽然最终都要成为人类的盘中餐,但起码活着的时候自由自在,比那些在拥挤不堪,又臭又挤的养殖场里长大的同类要幸福多了。不知道牛的大脑能不能理解这种幸福,能理解的话,它们是会选择哪样活着,还是情愿当围墙外的一棵小草,一块石头。阿根廷是个天主教国家,但我觉得,阿根廷人除了要拜教堂里那个十字架上苦大仇深的大神,也要拜一拜赐予他们食物和财富的土地爷爷。阿根廷国土面积排世界第八,而人口只有四千万出头,农牧业极其发达,被誉为世界的粮仓肉库,中国的大豆,玉米,就大量进口自阿根廷。据说阿根廷的牛比人还多,如果要把牛叠起来,顶在阿根廷人的头上的话,每个人都能摊到一只牛,那些大汉,还得多叠起来两三头牛。阿根廷的牛肉消费量的人均消费是非常高,平均可以达到60-75kg/人/年。所以我国的计划生育政策,当成基本国策真的一点也不亏,还是要继续搞下去的,要不然就不知道地广人稀的好处,就不知道想要轻松幸福活下去,其实也可以不用艰难,不用那么辛苦。 高乔人 不为祖国那种抽象的概念牺牲,渐行渐远,暮色苍茫,从首都前往坦迪尔市,中间虽然要变换多条国道和省道,但途径景色其实很单调。大块大块的阳光,大片大片的牧田,大群大群的牛和羊,偶尔可以风车和城堡一样的废弃工厂,还有偶尔骑着骏马的高乔老农,披着厚毯子制成的披风(篷秋),孤零零的走过,像是活在上个世纪的默片里。后来在离开坦迪尔时,隔着车窗,看到了两个骑警,脸上落寞坚毅的表情,和走在暮色里的高乔牛仔,有着一样的痕迹。哥伦布发现拉美新大陆后,与蜂拥而至的西班牙殖民者一起来到这块大陆上的,除了瘟疫,还有曾让土著印第安人视为天降神明的马匹。美洲原来没有马,所以现在这里的马,依然还保持着欧洲的血统,但人就不一样了,那些征服者们,通过强奸大量的印第安女人,留下了第一代高乔人。“高乔”一词意味“孤儿”、“浪子”,这个词也代表着他们的出 身。这些草原浪子没有完整的家庭,因为耻辱的出身而被挤到社会边缘。阿根廷文学大师博尔赫斯在《为六弦琴而作:影子的颂歌》里写到:谁会告诉他们,他们的祖先由海路来到;谁会告诉他们,海洋是什么模样。他们是白人的混血儿后代,但被白人瞧不起;他们是红种人的混血儿后代,但红种人把他们看成是仇敌。许多人可能从未听到高乔这个名称;即使听到,也可能把它当作侮辱。他们学会了星辰的道路,空气和飞鸟的习惯,南方云彩和月晕的预兆。他们是牧牛人,能驾驭驯服不久的野马,善于使用套索,打烙印,赶牲口;有的是亡命徒,后来成了骑警;有的成了民间歌手。他们不提高嗓门,悠闲地为人弹唱,不知东方之既白。也有猎豹的雇工;他们用斗篷护住左臂,右手握刀,捅进扑上来的野兽的肚皮。慢条斯理地聊天,吸饮马黛茶,玩纸牌,是他们消磨时间的方式。不同于别的乡下人,他们善于嘲弄。他们受穷受苦,但洁白无瑕。得到款待就会受宠若惊。星期六晚上,惹是生非的白酒使他们失去理智。他们糊里糊涂地杀人或者死去。除了某些迷信之外,他们没有信仰;但艰难的生活使他们学会了崇拜勇气。城里人创造了他们的方言和比喻粗野的诗歌。他们显然不喜欢冒险,但有时随马帮走得很远,战争使他们走得更远。……天真赤子,宇宙之王。 星星 我们来自星芒,归于宇宙和尘埃。天色完全黑下去后,这片旷野,就只剩下星空。阿根廷曾经是发达国家,现在沦为发展中国家,虽然在数据上,人均GDP比中国高了不少,但在中国这个基建狂魔面前,道路建设落后的,可不是一点半点。这么重要的一条省道,路灯只铺设到城市周边,再远点,就一切听天由命了。我们的客车经过的好多路段,天黑后都是漆黑一片,看不见村庄和城市,我们乘坐的车子,可以说是唯一的人造光源,但这种环境,正好给我们提供了几近完美的看星星的好机会。看星星这种事情,对于生活在城市里的人来说,是种奢侈。光污染,声污染,老板的微信夺命连环呼叫,老婆孩子贷款车险,一个个都是扼杀这种浪漫心情的杀手。可是如果你做过夜航的飞机,那么在万里高空的晴朗夜空往下看,城市也可以是散落在漆黑宇宙之间里的星星,璀璨生辉,光芒四射,而你,也是这颗星星的一部分,我们来自星芒,归于宇宙和尘埃。在平原上看星星,视野特别广阔。世界被分为上下两个半圆,把看星星的人,裹在宇宙的球心。在这种绝对的黑暗环境下,银河看上去十分清晰,一条乳白色的星河横贯天际,无数的星系,也仿佛正跳着无穷的纺锤之舞,召唤灵魔和人间领袖。夜色中的我,昏昏欲睡,但依然辨认出了天狼星。天狼星是个双星系统,夜空中最亮的恒星啊,近三亿年的时间里,其中一颗星耗尽能源,变成红巨星,无垠的时间又渐渐削去了它的外壳,在一亿两千万年前,坍塌成了白矮星。远远的地平线上偶尔有一点光亮,但是我已经分不清那是星星还是灯光。那是“星垂平野阔,江入大荒流"。有时候车辆急转弯,漫天的星系便逆方向同步旋转起来,那是"天上星河转,人间帘幕垂”。我小时候天真的以为时间是被一双神秘的大手放在了挂钟里,从来不认为那是机械的产物,它每时每刻的行走着,不慌不忙,气定神闲,禁得起复杂情绪的诱惑,不任性,不回答,任是无情也动人。而宇宙无垠,时空无限,每一秒,都有无数的星球在诞生,在死亡,但是星空作为一个整体,是活着的,生机在各个角落此消彼长,一个人在七岁看到的星空,和他在七十岁看到的星空,没有什么变化。可看星星的人,已经红颜弹指老,刹那芳华。 星星用它近乎永恒的寿命,来等待一个人的穷困潦倒,一个人的回心转意。一个人的灵魂觉醒,你抬头或不抬头,星空就在那里存在着。同时,人类作为目前已知的唯一智慧生命体,是星空存在的唯一见证者,从这个角度来说,星空和人类,用时间和光,谈着一场宇宙间最伟大的恋爱。一首来自时间深处的古老歌谣:“我看到了我的爱恋我飞到她的身边我捧出给她的礼物那是一小块凝固的时间时间上有美丽的条纹摸起来像浅海的泥一样柔软她把时间涂满全身然后拉起我飞向存在的边缘这是灵态的飞行我们眼中的星星像幽灵星星眼中的我们也像幽灵” 坦迪尔 不是死去,而是走出了时间在省道上靠近坦迪尔时,看到了一个很大的市政宣传牌:Tandil,坦迪尔Tan cerca,那么近Tan lindo,那么美夜色撩人,将近11点的时候,远处终于出现城市的灯光,不多久,看到在路灯照耀下,一群男孩在简易的球场里踢球,我们就进入坦迪尔市区了。坦迪尔市坐落于布宜诺斯艾利斯大省的南部,地理上来说,一般而言会将布兰卡港附近的本塔纳山脉和坦迪尔山脉(Sierras de Tandilia)算进潘帕斯草原的范围内,但两座山脉的高度都不高。但作为阿根廷境内最古老的岩系之一,坦迪尔山脉的前寒武系结晶岩基底,有至少18亿年的历史了。过了坦迪尔再往南,就进入了巴塔哥尼亚地区。坦迪尔是由四百多人发展过来的小城镇,人口十一万左右,主要行业为农牧业和旅游业。特别是旅游业近年来发展迅速。(后来一个当地音乐家说:我们其实也不想来这么多游客,最好谁也不要来,让我们坦迪尔人安安静静的享受自己的生活)。这里都是碎石街道,整洁安宁,街道上鲜有行人,偶尔可以见到一个胖胖的大妈抱着刚买的奶酪和火腿,背着阳光走。周六下午我们一伙人在中心广场等车时,迎面驶来一个骑着摩托车,带着小妞的朋克少年,看到我们一伙人,身下的摩托车瞬间化身骏马,他骄傲的扬起前轮,哄哄炸街,呼啸而过,是整个小城最靓的仔。这里要吐槽下这些西语世界的人,起名字都太懒了啊,各种城市,街道,人名,总是起着一样的名字,除了在给各个国家的首都起名时比较用心,没有重名外,别的地名都是乱地一塌糊涂。他们给自己的宠物狗起名字,都比给亲生的孩子起名字要有新意。后来在坦迪尔城,看到的所有街道名称,几乎都和首都的街道重名,十分随意。仿佛是无线嵌套的俄罗斯套娃,互相映射的镜子和玻璃。我们来的正是好季节,碎石路两侧的橘子树上,挂满了饱满鲜艳的橘子,像一个个橙色的宝石,蕴含最饱满的,即将炸浆的生命力。这些橘子也没有人摘,地上已经掉落了好多熟透了的橘子。这些坠落枝头的果实,不是死去,而是走出了时间。缀满枝头的果实,总能给人幸福的喜悦。委内瑞拉首都加拉加斯东部,也在道路两侧种了好多芒果树。委内瑞拉有两个季节:一个有芒果,一个没有。在潮湿的夏季,以前我和同事走在上班的路上,可以见到熟透的芒果扑簌簌的落下,黄色鲜艳的炸弹一样。委内国富民强的时候,人们会挑选最多汁的、最少凹陷的芒果,留下些残果没人理会。但最近几年,随着经济恶化,饥饿像瘟疫一样蔓延,饥饿的孩子会拿着长杆敲打下来或用石块砸下来,甚至有些芒果还没长成熟就被打掉充饥了。两相对比,令人唏嘘。这里的狗子,都是自来熟,看到陌生人,也亲亲热热的贴上去,摇头摇尾,天真烂漫。也有一些流浪狗,但一个个像阿根廷的烤灌肠一样,油光水滑,饱满喜人,带着陌生人游览景点,由于它们长得很富态很健康,丝毫不会让人心生愧疚怜悯,你甚至猜不出它们这么热情的目的是什么,也不是为了乞食,毕竟看上去没一个像是挨过饿受过欺负的样子,可能真的很喜欢、很信任人类吧。奶酪店就像香水店一样,久而不闻其臭,则与之化矣。坦迪尔的奶酪和火腿店很多,味道也非常好吃,切出薄如纸张的一片烟熏猪肉,伴着不加盐的嫩鸡蛋,咸鲜浓郁,滋味绵长,就是最棒的坦迪尔式早餐。坦迪尔附近的山坡上,曾立着一块巨大的花岗岩石头,重达三百多吨,1912年,也许是因为附近的采石场爆炸,这块巨石跌落山崖,碎成了三块。后来,2007年,坦迪尔人民又按照这块巨石的样子,造了一个仿制品,如今,这块赝品立在山顶上,再次成为坦迪尔的象征。这座小城很漂亮很安静,如果你挣的不是正在迅速贬值的阿根廷比索的话,这里是个养老的好地方。整个氛围就像《以你的名字呼唤我》出现的意大利北部小城,那里有桃子树,让你想起夏天的甜腻恋情和美好,这里有橘子树,陪你啜着马黛茶,和心爱的小伙子在湖畔和山林上游荡。 最后坦迪尔还有不少其他的好处,阿根廷其他地方也有无数的村庄和城镇等着异乡人去发现,去体验。潘帕斯平原,是上帝送给阿根廷人最珍贵的礼物,它用它的慷慨和富饶,养育着这里独特的水土人情。海枯石烂,人事变迁,但土地就在这里,和星空一样静默,且永恒不朽。

关于坦迪尔的旅行问答

地图导航

热门出境旅游目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