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穷游 > 标签 >

亚伊采

亚伊采

按热门排序 | 按时间排序
105 名穷游er去过这里 9 条关于亚伊采的点评
关于亚伊采的游记攻略
  • 陌生的骆驼 发表了 游记  · 2019-03-30 22:52

    巴尔干之殇——20天自驾塞尔维亚、波黑,便宜得不像欧洲的免签国

    概况精彩图览去这两个国家是因为免签,物价便宜。欧洲国家啊,便宜得没天理!塞尔维亚物价比重庆低,波黑也就差不多。对这两个国家的风光不要抱太多期望,有美的方面,不够突出。塞尔维亚城市更像欧洲,波黑有点川西+小土耳其的感觉。两个国家给我最大的感触是因战争带来的悸动,还从未这么近距离感受过战争的残酷,令人唏嘘。喜欢塞尔维亚人,喜欢他们的坚韧和热情,颜值还超高。波黑人就没这么快活了,大多是麻木凝重的神情。综合来看还是值得一去的。我的更多自助旅行,欢迎关注——“不用花很多钱,一样有美好旅程”的个人微信公众号:骆驼小姐游世界全原创,纯分享。

  • 袁哆哆 发表了 游记  · 2019-07-31 23:53

    飞车巴尔干——塞尔维亚、波黑15日自驾游

    先放一点照片贴士换汇1.阿布扎比机场可以刷visa卡,中转时不出机场就不需要考虑阿布扎比的货币问题。2.贝尔格莱德机场内有取款机,也有自动换汇机和柜台,支持美元和欧元;市区内消费多数可以直接刷卡,普通城市都有换汇点。网络1.阿布扎比机场内有免费WIFI,信号不错,作为中转不需要买SIM卡。2.贝尔格莱德机场内有免费WIFI,信号差;机场没有卖SIM卡的,需要坐车到市区的书报亭购买7日卡,塞尔维亚井内信号很好。3.塞尔维亚进波黑国境线周边可以用塞尔维亚的电话卡,远一点就不行了,在波黑的书报亭买SIM卡注意区分旅客卡和普通卡,需要买封面写着4GB的卡,千万不要买到4KM的(这个是普通SIM卡,里面没有钱也没有流量)。租车1.提前在租租车上下单,比临近才下单要便宜。2.办理租车手续时提前告知工作人员需要出入境。3.信用卡不需要有凸字的,新的卡号印在背面也可以顺利租车。4.检查车除了外观,内饰、性能都需要仔细检查。5.塞尔维亚、波黑交规和国内大同小异,需要注意的是右转需要等灯,如果没有右转灯,需要看直行灯;进环岛需要优先让环岛内的车;小路并入大路时需要让大路上的车。6.对面来车闪大灯除了表示友好,也可能是前面有警察测速。踏入巴尔干免签,让一切很愉快。出发前一个半月开始做路书、学历史,完成前期各项准备。这里特别感谢大神Tino-Leung,仔细研究了他塞尔维亚、波黑两个帖子,安排了这次从贝尔格莱德进出巴尔干的塞尔维亚和波黑小环线。由于成都没有直飞贝尔格莱德的航班,需要在阿布扎比中转。贝尔格莱德(Belgrade)因为航班时间的原因,在阿布扎比机场度过一晚,一早起来继续坐了将近七个小时后终于到了贝尔格莱德。窗子望出去,好平啊!突然想起原来看的兄弟连,坦克在这地方可能真的有点无敌。历史上贝尔格莱德好像被几个人的德国巡逻队兵不血刃拿下了飞机停妥,跟着大部队走两步,居然就入境了,真是毫无仪式感,不过手机提示办理无卡网络告诉我确确实实来到了塞尔维亚。机场取行李的转盘出入口特别有意思,mini的广告投放很巧妙。对了,这个机场叫尼古拉斯·特斯拉机场,是的,就是交流电那个特斯拉,也是磁通量那个特斯拉,还是现在最火的那个卖车的特斯拉。考虑到在贝尔格莱德市区不好停车,而行程头两天又刚好在市区,所以把租车放在第三天提车。在机场坐大巴一路向城里开去,看着窗外一切还是很稀奇的,毕竟第一次出亚洲。你看,这房子他又矮又胖,这人他又高又壮,skrskr。不过很快这种兴奋感就没有了,因为我看见了外面一片房子连着写着“第七会所” “豪华娱乐城” “正宗中国菜”,我国人民业务范围是真的广!贝尔格莱德靠机场这边是新城,街区划分的整整齐齐,楼房都带一点野蛮风格,看起来就特别社会主义,像极了那个年代。过了BRANKOV MOST大桥就是老城了,建筑风格突变。我们定的民宿在共和国广场,房东发消息说离公交终点站很近的很近的,走路三分钟就好,但是下车后我们走了足足三十分钟,why?因为公交实际的终点站和Google地图上写的根本不一样。房东在街上一眼认出了拖着箱子的我们,带着我们在街上走了两步突然一拐就进了一栋老楼,像极了正在热播的切尔诺贝利里面的屋子,刷一半绿色的墙,楼道黄色灯泡,裸露在外面的老旧电梯,灯的开关都还是拉绳的,窗口望下去就是大街,鸽子在窗台拉屎。房东拿着地图给我们大致讲了贝尔格莱德市区内的景点,推荐的到达方式是步行。市内景点就不一一介绍了,总的来说就是浪漫又厚重,这个国家也是这样,历史悠久,稍有断档,战火不断,生活宁静。有趣的是我们走在米哈伊诺大公街上,突然一个胖乎乎的斯拉夫大哥对我挥着手,开心喊着:“你好!”我挺开心,感觉国际地位很高。接着他塞给我一张小卡片,眼睛都笑成一道缝地问道:“做按摩?”如果现实中能发表情包,我一定送给他黑人问号。在卡莱梅格丹城堡享受傍晚是美妙的,提着啤酒坐在城墙上、山顶上,看着脚下所生活的城市,即将到来的夜生活也许就从这里开始。萨瓦河靠老城这一岸是一片地道的餐厅,暖心的房东特地给我们推荐了码头上一家她觉得最棒棒的——Comunale,当地年轻人很多很多。我们想着如此地道的餐厅一定有拿手好菜,点了他们special list里服务员一口一个proud的山羊奶酪披萨。端上来十分惊艳,不过吃起来就太咸了吧!我以为是自己没休息好,味觉有点问题,再咬了一口,居然隐隐作苦。最终,在大口啤酒的配合下,找到了解决方法,从此每顿都会来一瓶当地产的啤酒。因为在贝尔格莱德靠步行就能到达各个景点,我们在街上就闲逛着,突然对面山上出现一个大圆顶,特别气派,赶紧点开地图查看,原来是大名鼎鼎的圣萨瓦大教堂。在这个教堂确确实实感受到了百年大计、百年工程、举国之力。这个教堂外观十分大气,穹顶施工安装时,欧洲电视台还直播。外墙仍然还在装修,我们围绕它逛了一圈,发现居然有门可以进去,好奇宝宝当然要一探究竟。里面居然是浓厚的工业风,仔细一看,原来是未完工啊。一个大叔发现了一脸懵逼的我们,指了指左边,比了比下面:“you can pray downstairs.” 跟着神的指引,我真是感受到了宗教与奢华的结合,时尚与历史的结合,太震撼了,很难想象这个教堂完工后会是怎样的壮丽。很多人都是转角遇到爱,我们这次是转角遇到大罢工。从圣马可教堂回房间的路上,途经塞尔维亚国会大厦,远远我就看见了电视台在做新闻报道,当时内心真的好希望主持人能采访我这种国际友人,可能美女不会说中文吧,我在她身边晃了好久她都没看我,so sad。不过这恰好也是要去打卡的地点。奋力穿过马路上的出租车流,来到著名的“我要上马”雕像下,正想称赞首都就是首都,国会大厦人好多,仔细一看,怎么像出租车司机超级大罢工,真是“人潮人海中,有你有我,相遇相识相互琢磨,人潮人海中,是你是我,装作正派面带笑容。”因为他们不光罢工,还统一向粉红色顶子的出租车吐口水。在北约空袭遗址转角的街头,几乎人手一个面包,好奇宝宝开启探路雷达模式,在街边找到了这家百年面包店,这里的burek(类似夹馅馅饼)真的好吃爆了,两个人吃撑了折人民币20不到,真是神奇。这个东西一定要点有肉的,奶酪版不是很对我们的胃口。回头搜了一下这家店,居然在大众点评排名第一,看来也是很多人打卡的地方。中国人在贝尔格莱德一定避不开的就是这块纪念碑。二十年前,北约轰炸中国驻南联盟大使馆,当时立下有龙之脊梁纪念碑,旨在祈祷和平、摒弃战争,昭示泱泱中国不可侮,中华民族永远立于世界民族之林。所谓知耻而后勇,耻辱不能忘记,历史不该掩埋。二十年过去,大使馆遗址已被拆除,原址重建巴尔干半岛的第一座中国文化中心,现在已经开启了新的大门,正在迎接新的未来。世界还是那个世界,中国已不是那个中国。旁边不远处就是一尊孔子雕像,下面刻着正在这片土地上耕耘的中国企业。新帕扎尔(Novi Pazar)在塞尔维亚期间,我们挑了当地两个历史、文化、景点比较集中的城市,贝尔格莱德一个,新帕扎尔第二。塞尔维亚北部以东正教文化为主,而在新帕扎尔所在的南部,由于深受奥斯曼土耳其帝国影响,伊斯兰文化氛围浓厚。从贝尔格莱德一路驱车南下,很快进入山区,窗外的景色也从一马平川变为了此起彼伏,在路上会先后经过马格里奇堡垒和斯图代尼察修道院。马格里奇堡垒在马路的旁边,把车停在吊桥对岸走路就可以到达,这个堡垒放在今天来看可能平淡无奇,但是作为一个堡垒放在当时,实属地势险要,居高临下;而斯图代尼察修道院需要从主路分叉出去再开一小节,作为塞尔维亚最著名的修道院,这里是明确不能用无人机拍摄,教堂内部也是不能拍摄,只好慢慢欣赏历史悠久的湿壁画。按照我们对城市的划分与认知,新帕扎尔更像城镇,不高的楼房散落在整个河谷里面。整个城镇大概每隔100米就有一座清真寺,宣礼塔林立,一到时间点就开始诵经。宗教氛围虽然很浓厚,但人的穿着打扮、举止行为倒是很时尚。晚上走在中心的大街上,过路的一对情侣突然回头:enjoy the music;偶尔一两个美女会说一句中文:你好,也许是因为这里恰好有学校,青春洋溢,也许是因为刚好赶上了开斋。我们入住的家庭旅馆,一楼餐厅、二楼旅店,隔壁就是老板自己的房子和花园。由于屋子实在太不显眼了,我们跟着导航绕着他的房子开了两圈都没找到大门,打电话给老板,结果他出现在我们车后一米处。入住时,热心的老板SOUL说着,现在正是穆斯林斋月,白天是没得吃的,他自己的餐厅只给住店客人提供早饭,其他时候不营业。我们担心着在新帕扎尔的几天岂不是日出到日落都没得吃。SOUL笑着说还是有非宗教徒开店的。结果走到大街上十分热闹,餐厅、酒吧、赌场一应俱全,每家生意都挺好,在这里吃了几家味道都相当棒。晴空万里突然暴雨,说的就是新帕扎尔的天气,突如其来的暴雨把两个人淋成落汤鸡,瑟瑟发抖地回到旅店,发现居然开了暖气!我天,6月中还能感受一把北京12月的温暖。暖暖睡了一觉,早餐时和SOUL聊了一下他的房子,毕竟现在国内想要他的房子估计得花个七八位数吧,SOUL说我们吃的早餐里的蔬菜、奶酪、鸡蛋、肉都是他爸爸种的、养的、做的,他们住的屋子已经一百来年历史了,花园里还特地种了拿来酿饮的玫瑰。SOUL还很热情地端上两杯土耳其咖啡,盘子上刻的就是我们下一站的目的地——萨拉热窝。新帕扎尔虽然以伊斯兰文化为主,但早在奥斯曼帝国攻占以前,这里的人一直信仰耶稣基督。我们在这期间拜访了4座修道院,奥斯曼帝国毁坏了大部分的修道院和教堂,拆掉了部分屋顶。教堂里面很多人像湿壁画被刮去了脸,据说是为了摧毁当时人的精神信仰。时过境迁,现在当地信仰耶稣基督已经是少数派,新帕扎尔在奥斯曼帝国统治时期,迅速伊斯兰化,城区现在已经少有教堂了。几座修道院都在远离城区的山里,风清雅静,真正修行的好地方。在世界遗产Sopoćani修道院,管事大叔会非常热情地讲着这里的前世今生,还拿出修道院自酿的白兰地来分享,当地人管它叫Rakija。在同样作为世界遗产的Djurdjevi Stupovi修道院,这里的小哥更能吹。因为塞尔维亚境内几乎所有修道院免费,自然成了旅行团的必到之处,每次旅行团大军一到,旅客就开始疯狂找厕所,他盘算着一人一次2个欧的入厕费,可能还是一笔大收入,拿来充当基金维护修道院倒是一个很好的方式。他对我们知道Stefen、Nemanja以及当地历史表示惊讶;我们对他晓得中国南北方言、能说普通话“大哥”,准确辨认出中国人、日本人、韩国人更表示惊讶。世界在不断融合,要不断学习,还要再学一门外语,这是临别时候他的感叹。而紧靠科索沃边境的Crna Reka是我们最心水的修道院。修道院的教堂建在溶洞里,进入还需要过一座桥。洞内寒气逼人,空间虽小,内容丰富,甚至还有一处据说可以明目的泉水。教堂的天花板依旧是震撼人心的湿壁画。修士对宗教的虔诚真的很打动我们。每次摆得深入一点,他都会自责一下,表示自己英文水平有限,不能准确地向我们介绍。虽然这样说,他还是使出了全部力气跟我们介绍这座神奇的修道院。遗憾的是,由于湿度太高,溶洞内的壁画已经开始损坏。可能塞尔维亚境内中世纪的古迹太多了,政府也没法一一拨款维修,加上修道院资金有限,无力维护,只能看着它一点一点破败下去。我们给他出了个主意就是像国内一样搞个网络众筹,一人一点钱,说不定很快就搞定资金了。离开新帕扎尔前往萨拉热窝,有两条路线,其一是从乌日策过去,另一条就是沿着乌瓦茨河穿梭在峡谷当中。我们选择的后者就是为了看看乌瓦茨(Uvac)大峡谷。这个峡谷最初出现在塞尔维亚对中国免签时的旅游宣传册里,国内旅游攻略很少提到。数个回头弯皱皱巴巴挤在一截短短的河道里,让人印象很深。到这儿只有开车最方便,先到小城谢尼察(Sjecina),再往山里开。如果想看峡谷全貌,不要跟着沿途的提示牌走,那样只能开到峡谷最下方的露营地。真正能看到峡谷全貌的地方在东岸一个观景台,沿着土路开到尽头的一户农家,穿过他家后面的山坡地,翻过山顶,豁然开朗。多个180°的大弯在脚下排开,一直延伸到视野的尽头。河道回头弯我见过很多,但是很少看到如此密集的。这里在地理上对于塞尔维亚相当于西南边陲,在这里看到了当地农民朴素、艰苦的生活。维舍格勒(Višegrad)离开峡谷,沿着乌瓦茨河一路开就到了塞尔维亚-波黑边境。之前看游记,有人因为开的太快,直接飞过了关口,被警察追。我们一路还在想这是怎么做到的,直到看见了这个边检盖章的小房子,好吧,简直和我们省道上的收费站一样。进入波黑之后,我们的“飞车”基本变成了“老年车”。波黑交警实在是太敬业了,进出城市都设了测速点,眼看速度刚起来,一个热血沸腾,马上可能被抓个现行!但凡看到来车闪大灯,大家心领神会:交警在前面,slow slow slow。进入波黑到达的第一个城市就是大名鼎鼎的维舍格勒。作为世界文化遗产,城内的穆罕默德·帕夏·索科络维奇大桥因为安德里奇的小说《德里那河上的桥》蜚声世界。这座桥的历史、文化意义远大于它看上去的样子,地理上沟通了萨拉热窝以东,文化上沟通了基督教和伊斯兰教,但因为当地旅游资源并没有被很好开发,这里就成为了一座拥有王牌的宁静小城。在这里桥头吃到了此次旅行最好吃的烤鸡肉,鲜嫩多汁,不像其他地方做出来柴的卡牙。在即将出城的时候看见有个大爷招手拦车,我们热情地停在他前面,问他去哪。大爷:@#¥@¥%!我们:Excuse me?大爷:#¥%#……#¥#¥我们:Excuse me?大爷:¥%#@%#……这就很尴尬了,你说这车都停了,虽然互相听不懂,两方也算交流了,不拉人家不合适吧,掏出手机,输入Sarajevo,他大拇指一竖。行!就这样,我们车上多了一个不知道要去哪里的大爷。在车上,大爷和我们各自热情地介绍自己,各自激动地对牛弹琴,各自也都听不懂对方在说什么。不过总算清楚一件事就是,大爷是个完全的波斯尼亚人,不会英语。我们说来自China,大爷:“Good Thailand.”我靠,这可不行,我乐于助人咋功劳就算在泰国人民头上了!想了半天,我们突然想起了一个人,说道:“Bruce Lee!”你别说,李哥就是李哥,大爷一下秒懂,竖起了大拇指,瞬间大家就亲切了。开过一片山区大爷突然拍拍我的肩膀,懂了!大爷您走好,感觉胸口的红领巾更加鲜艳了。萨拉热窝(Sarajevo)不知道在山头绕了多久,太阳都要下班了,导航显示萨拉热窝老城就在面前,可是我们往前看,仍然还是山山山。拐过一个弯,一大片城区突然出现在面前,毫无征兆,愣了一下反应过来,萨拉热窝!就这样到了这座战争、历史、宗教、烤肉之城。萨拉热窝在中世纪之前就有了人居住,历经了奥斯曼土耳其帝国、奥匈帝国的统治,这里成为了巴尔干南方的政治、文化、经济中心。工业化让这座城市拥有了世界第一座有电气照明的清真寺和第一条投入商运的有轨电车。而我们优秀的塞尔维亚民族主义者普林西普在拉丁桥暗杀了奥匈帝国斐迪南大公两口子,直接导致了第一次世界大战,从此,萨拉热窝这座城市因南斯拉夫被我们熟知。好不容易摆脱了一战,二战的到来让这座城市又被炸了一遍,那个历史上正面硬刚斯大林的铁托大哥率领游击队抵抗纳粹。解放后,萨拉热窝举办了1984年冬奥会,是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在社会主义国家举办的冬奥会,咱北京的要2022年。这座美丽又有活力的城市在有如此多的经历后,似乎磨难还不够,波黑战争让萨拉热窝又来了一次战后重建。巴尔干就是欧洲的火药桶,民族、宗教、政治矛盾太复杂了!波黑战争已经过去20多年,但是留下的创伤随处可见,墙上的弹孔、街上缺胳膊少腿的路人、一大片定格在92、93年的墓碑。瓦尔特保卫的萨拉热窝是二战的光荣城市,这么多年过去,城市的布局没有大的改变,在街头巷尾都能找到电影里的场景:掩护瓦尔特撤退的铜匠街、钟表匠牺牲的清真寺、激战的钟楼。铜匠街虽然是旅游景点,附近仍然汇聚了很多真资格的手工艺人,当地的铜壶、铜盘真的很值的买来作纪念,因为这个真的只有萨拉热窝才买得到。萨拉热窝又是一个生活气很重的城市。走在路上,也能感觉到当地人的慵懒和随意。坐在黄堡俯瞰着整个城市,想起那句经典的台词“看,这座城市,他就是瓦尔特!”傍晚,炊烟从城市的每一个烟囱冒出来,空气中弥漫着烤肉和面包味。趁着夜色,走进迷宫一般的巴什察尔希亚(Baščaršija),恰好碰见了老年娱乐演唱会,广场上几乎所有人都跟着手风琴的节奏摇了起来,这不是普通的disco,所以不能普通的摇。在这里还无意闯进了“九眼桥”。阴暗的灯光,年轻的男女特么都蹲在地上,一人抽着一个水烟壶,统一喝着血红色的不知道什么玩意,我俩又是唯一的东亚面孔,面对众人凶杀的眼神,只得赶紧走出去。萨拉热窝城内几乎所有的景点都要收费,这点和塞尔维亚不同。城内的旅行社开辟了数十条旅游路线,什么南斯拉夫之旅、波黑自然之旅啦,如果没有开车,报个一日游是很不错的选择,价格也不高。但是要推荐的是市政厅,里面收录了很多照片,也对整个城市的历史做了详细的介绍,如果想要集中了解萨拉热窝,这里最值得一去。莫斯塔尔(Mostar)离开萨拉热窝前往莫斯塔尔(Mostar),路上会经过冬奥会滑雪项目的举办地。冬季到这边应该有点爽,沿途都是数不清的滑雪度假村。莫斯塔尔和萨拉热窝一样,在波黑战争中被打的遍体鳞伤,我们的民宿屋主Ricky家的墙外、车库门上,弹孔清晰可见,就觉得实在太真实了。Ricky是一个很好的房东,还要帮忙洗车,而且流程和洗车场一样的:全套!聊着聊着发现Ricky和我同年,他做着当地导游、房东的工作,有着两辆车、三辆摩托,最让人羡慕的是他有自己的车库。聊得正开心,他拿出自己酿的Bosnia Whisky,其实就是Rakija,感情深,一口闷,在这边真是一言不合就开干。莫斯塔尔出名在于它的老桥(Stari most),这座桥看上去平淡无奇,但和维舍格勒的桥一样,文化、历史的加持让它也成为了世界遗产。一侧是伊斯兰的聚集地,清真寺为主,另一侧则是基督教的聚集地,教堂为主。在桥下碰见了一大家子拉着我给他们拍照,无比欢乐,回房间后拿着照片突然反应过来,他们好能生啊。在桥头要推荐一家餐馆,一家经营了60年的家庭餐馆,主打“分量大”,以至于最后还打包带走了一部分,旁边等候的人问我们这家餐厅怎么样,只能说“太好吃了,就是分量太足”,老板结账时也笑着说“一看就知道你们不是很能吃的那种”。晚上回房间路上看见了当地人吃煮玉米,惊得张大了嘴巴,就是那种整根的玉米,水里煮了之后在上面狠狠得撒盐、撒盐、撒盐,然后愉快地吃掉。莫斯塔尔有个意外就是城里有一尊李小龙1:1的雕像,当年克罗地亚族和穆斯林在谁能代表城市和平这件事上争论不休,全民公投时,李小龙以绝对优势击败了圣雄甘地和罗马教皇。莫斯塔尔周围有一个出网红照片的地方叫布拉加伊特基雅(Blagaj Tekke),是一座苦行僧自己修的苏菲派驿站,这里也是波黑伊斯兰圣地之一。驿站旁边就是欧洲最美泉水之一的布纳泉,水真的是清澈泛蓝,冰冷刺骨。好,说了这么多,对于我们这种不是穆斯林的来说,这里就有点那个啥了!因为被旅行社承包了经营权,开车进去景点的短短一截山路需要给4KM(波黑马克)停车费,进驿站需要每人5KM门票,进去之后所有人要脱鞋,女孩子需要裹头巾,关键是里面空空的,没有太多内容。其实最好的拍摄地在河对面的山坡,除了蚊子多,其他都是最棒的。波切蒂(Pocitelj)距离莫斯塔尔20分钟车距。作为一座中世纪古城,这里几乎没有现代化的痕迹,一切都保持着最古老的的样子。山坡上,石头小屋层层叠叠,灰色的建筑和蓝绿的河水相得益彰。在这里爬山的路上,碰见一个白人大哥,看见我们特别热情招呼,满嘴抹蜜一般的夸中国,中国这里好那里好,完完全全一个Super Power。想起当时在萨拉热窝去学铺路的时候,几个工人都想到中国打工,最后听到我们说996、月薪和他们一样之后,被劝退了。好想读读他们的报纸,看看是如何评价中国的。莫斯塔尔附近有个很像德天瀑布的叫Kravice Waterfalls,冬天去的人都说这里夏天一定很好,可以下去游泳。到那里,某些人迅速换上泳衣,准备下水,结果脚一碰,火速缩到岸上。摸了水温后,我就呵呵了,身体那么刚的外国朋友也只是在岸边晒晒太阳嘛。那个水多冷呢,下水沿着河岸走一分钟,脚就又红又冻。这边河岸的餐厅很棒,桌子、椅子直接在水里,吃着烤肉、哈着啤酒、看着瀑布,神仙生活。在这里又遇见了那个在波切蒂各种夸中国的大哥,在路上看到我们,疯狂地打招呼“HI, CHINA!!!”比哈奇(Bihac)离开莫斯塔尔,经过Busko Lake后一路向北,朝着这次最偏僻最远的目的地——比哈奇(Bihac)前进。Ricky在我们离开莫斯塔尔前特别提醒,在比哈奇一定要注意人身、财务安全,加上我们是塞尔维亚的车牌,战争、历史、宗教、民族各种因素都让当地人对塞尔维亚充满不友好。当时开车到这边差点就学冷锋把国旗拿出来了。因为比哈奇靠近克罗地亚,很多国人在游玩克罗地亚十六湖时,把比哈奇作为吃中午饭的地方。一是这边相对较低的物价,二是能满足很多人再去一个国家的想法。路上,我们还途径了乌纳河国家公园(Una),这是波黑最大的国家公园,但是知名度和客流量都很少。在比哈奇住的旅店老板非常希望有更多的人能知道这个地方,他拿出手机,Google照片、视频,极力给我们推荐。乌纳河的水矿化度很高,整条河都是蓝色见底,而河床上矿化的植物在阳光下是金黄色。乌纳河直接穿城而过,偶尔可以看见河滩上还有住家。鸭子在水里游泳,阳光洒在河面上,宁静又祥和。在比哈奇遇到的人也很有趣,从旅馆出来碰到三个青年,拉着我们聊天拍照,聊着聊着开始说各自从哪里来,一个说他来自M开头的非洲国家,我们想了半天也不知道他的那个发音是个啥,他也很无奈,反复问我们听没听过。另外一个就很健谈,先是一只手放在胸口,跟我们鞠个躬,接着说自己从阿尔及利亚来。“Comment allez-vous?”“Très bien!”……学法语7年来第一次派上用场,而且居然在波黑,和一个阿尔及利亚人,真是奇妙。聊着聊着,小哥跟我们提到一个群体,因为是伊斯兰文,他没办法跟我拼字母。听介绍,他说这种人走路走到国境线,有人管就被送回家,没人管就一路走到欧洲,我们感觉像难民,但他又摇了摇头。不过没关系,毕竟聊得很开心,分别时候,小哥提醒我们,比哈奇当地有很多像他们这样的人,但不是每个人都友好,特别要注意保管好自己的手机和钱包,不要放在屁股包包里。一听这个还得了,吓得赶紧收起了相机。和这帮人告别后在城里逛逛,碰见了一对洛杉矶来的老华侨,年龄和我们爸妈差不多。俩人在意大利参加完展览,一路开车游玩斯洛文尼亚、克罗地亚、波黑……这生活真是让人羡慕。就这样,四个黄种人组团走在街上,胆子才大了起来。最后在河边上找了一家餐厅尝了尝当地的鱼,肉质鲜嫩,不过是时候教他们水煮麻辣了。比哈奇附近有一个奥斯特洛扎茨城堡(Ostrožac Castle),是波黑目前保存最完整的城堡建筑。奥匈帝国接管波黑后,一个家族住在这里,后面比哈奇建市后,这个家族把城堡送给了市长。城堡保存完好,植物长进了建筑,蝙蝠在黑暗处扎堆,倒是有几分生化危机感觉。亚伊采(Jajce)从比哈奇出发前往巴尼亚卢卡,途径古城亚伊采(Jajce),它是欧洲唯一一座在市区拥有天然瀑布的城市,老城区就在瀑布的正上方,中世纪堡垒位于城市的最高点。这个瀑布不是一条河的上下,而是两条河流交汇,Pliva河从上面掉入Vrbas河当中。可惜在波黑战争期间,亚伊采水电站停机,汛期破坏了右边一部分的地貌,导致我们今天看到的瀑布比二十几年前打了不少折扣。在出亚伊采不远处,会看到一个明显不一样的建筑,Nova Crkva Svetog Ive教堂,将传统教堂设计融合了现代抽象艺术,这个教堂正面有个十字架,光线打进去会在地面上投出一个十字架,从03年就开始修的,到现在还没有完工的迹象。这边好像修东西都没有工期一样,动不动就是几十年、百年工程,工地上人寥寥无几,干着干着就开始休息。第二首都:巴尼亚卢卡(Banja Luka)到了巴尼亚卢卡(Banja Luka)让人觉得惊奇,或者说波黑这个国家让人惊奇的是它有两个首都!波黑境内的两个政治实体——波黑联邦和塞族共和国,首都分别为萨拉热窝和巴尼亚卢卡。二战时候,克罗地亚人清洗了巴尼亚卢卡的塞尔维亚人,南斯拉夫时期塞尔维亚人回到这里重新建设,而波黑战争期间塞尔维亚人又清理了这里波斯尼亚人和克罗地亚人,还把地标性的清真寺给拆了,最后国际法庭判它重新修一座一模一样的。现在,作为塞族共和国的首都,当地复原了很多历史建筑,这里还有一个孔子学院。巴尼亚卢卡的生活节奏、城市氛围和贝尔格莱德如出一辙,物价相对较低,入住的Hotel Palace酒店修在一个国家遗产建筑内,看酒店墙上的照片似乎还经历了二战,有点意思。好玩的是街头的牛奶广告,意思是喝了要秃头的意思吗?巴尼亚卢卡是此次波黑之行的最后一个城市,出城不远有一个又像工厂又像修道院的建筑叫玛莉亚严规隐修院(Trapista Marija Zvijezda),这是巴尔干地区唯一一座现存的隐修院。隐修院历史悠久且复杂,总的说来就是修士们带领巴尼亚卢卡进入了现代化,也引入商品化。如果不来这个地方,可以从巴尼亚卢卡直接上高速公路到多博伊(Doboj)。在多博伊这个小镇还有一个堡垒,不过由于去的时间不合适,已经关门,只好飞无人机看了一眼。虽然是斯拉夫人修建,但是保留了罗马元素,据说国家一度放弃了这个堡垒的维护,不过最近的一些考古价值让它重回人们的视线。在波黑战火纷飞的历史中,只有一个堡垒从来没有被攻破过,这就是斯雷布雷尼克堡垒(Srebrenik Fortress)。故事是这样说的:在奥斯曼帝国入侵波斯尼亚时,即便在亚伊采杀害了时任的波斯尼亚国王,但在斯雷布雷尼克堡垒这个天险地带一直久攻不下。当守城的波斯尼亚军队得知亡国的消息后在夜里撤离时,把马蹄铁反过来钉,导致离开后的马蹄印像是往堡垒走的,如同有新的增援进入堡垒一般,使得奥斯曼军队不敢贸然进攻,足足被一座空城震慑了数十年才发现已经空无一人,后来这座堡垒已经失去了战略地位,才得以完整保留到今天,是目前波黑境内保存得最好的中世纪堡垒遗迹。除了这个神奇的欧洲空城计,更让人感慨的是堡垒的险要,像极了权利的游戏中的鹰巢城。由于没有办克罗地亚签证,我们不能直接走跨国高速回贝尔格莱德。只能在波黑-克罗地亚边境线不断试探,冲出峡谷后很快窗外就变成了一望无际的平原,和初次到贝尔格莱德看到的一样,也就意味着回到了塞尔维亚。后记在贝尔格莱德度过慵懒的两天后,乘上返程的航班。自此,塞尔维亚-波黑的主要经历都留在这份游记当中,这次最大的收获是,旅行除了自然美景之外,人文与历史也同样值的探寻。巴尔干半岛作为欧洲火药桶,有着复杂的人文、政治、宗教背景。和平是大家所珍惜的,但矛盾是永恒的,战争、宗教、民族引发的对抗,除了带来血泪,也带来了交融与进步。对普通人来说,在一个国家旅行往往只有一次机会,当深入了解一个国家的历史、人文之后,看到和感受到的,远不止相机里那些风景绚丽的照片。

关于亚伊采的旅行问答

地图导航

热门出境旅游目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