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穷游 > 标签 >

圣萨尔瓦多

圣萨尔瓦多

按热门排序 | 按时间排序
关于圣萨尔瓦多的游记攻略
  • 旅行者100 发表了 结伴  · 2020-01-08 10:08

    秘鲁2月17号飞利马。18号——21号利马老城/纳斯卡地画。22~24利马——飞

    秘鲁2月17号飞利马。18号——21号利马老城/纳斯卡地画。22~24利马——飞机 厄瓜多尔 基多。24~26号号基多——飞机 哥伦比亚 波哥大26~28号波哥大—飞机(巴拿马)巴拿马城。28~1号巴拿马城——飞机 哥斯达黎加 圣何塞3月1~3号。圣何塞———飞机 萨尔瓦多 3~5号圣萨尔瓦多———飞机 古巴 哈瓦那。5~7号哈瓦那7号哈瓦那 飞迈阿。感兴趣的请联系我

  • Pablo抱菠萝 发表了 结伴  · 2019-04-18 20:04

    年底拉美约起 有没有朋友年底去中南美浪的,可以墨西哥城集合,然后飞萨尔瓦多爬火山

    年底拉美约起 有没有朋友年底去中南美浪的,哥伦比亚航空促销/疑似Bug,墨西哥城集合,然后飞萨尔瓦多爬火山潜水,接着飞古巴扫雪茄,最后古巴飞哥伦比亚去彩虹湖,返回墨西哥城。全程商务舱仅800美元一人,平时其中一程的价格就要800,如果再加一段古巴飞秘鲁,然后秘鲁飞哥伦比亚,也还是一个价。哥伦比亚航空是星空联盟,积分可以积累到国航,积分回血25000。最nb的是,如果改主意不去了,提前7天还能免费取

  • 南美游侠_志宇兄 发表了 游记  · 2013-10-16 13:30

    【萨尔瓦多城,万圣湾畔的黑色罗马】

    我的鼠标画作品,《万圣湾畔的圣萨尔瓦多》,作于二零一三年七月。 狂傲的海浪与浓云滚滚的天边,是绿油油的草地,其上有一座伫立在古城墙要塞上黑白相间的灯塔,指引着寻找富饶世界的人们到达这片土地。这古要塞已经在这里几个世纪,十几门铜炮坚贞地守护着脚下的碧海,蓝天,绿地。 这幅画面,让我永久地向往和留恋。我将它变成了我鼠标下的画,献给萨尔瓦多;它的历史并不优雅,充满着残暴与掠夺,但是它历经沧桑,还是把最美的一面留给了我。 致谢,万圣湾畔的黑色罗马。 二零一三年七月 城市的尽头,是三角型半岛的尖角,那里绿草如茵,伫立着一座黑白相间的灯塔;踩着绿油油的草地,转过托起灯塔的古老要塞的石墙,会看到海浪拍打着的料峭石壁。在黄昏的此刻,形形色色的人群坐在灯塔前的绿地,遥望远方——雨过放晴的天空,绽放出棉团样且变幻莫测的云,将沉的夕阳躲在云后,将半边天染得通红,随着云朵的变换,不时地将几缕金色的光束洒在遥远的海平面上。 眼前这平静,祥和的景像,属于萨尔瓦多的日落。 “万圣湾边的圣萨尔瓦多”(Sao Salvador da Baia de Todos os Santos),是这座巴西东北部海滨城市的全称。萨尔瓦多有着悠久的历史和辉煌的曾经,早在十四世纪中叶(1549年),葡萄牙探险家就在万圣湾畔有着优美弧度的三角形半岛上建立了萨尔瓦多城。这里气候温暖,土壤肥沃,种植业得以迅速发展,欧洲人从大西洋彼岸的西非,运送来了大量黑奴充当劳工。很快,萨尔瓦多成为了新世界最大的城市,在1776年美国宣布独立的时候,萨尔瓦多是当时整个美洲最大的城市。 数百万的黑奴,用纯金装饰出奢华的教堂,用色彩涂抹沿地形高低起伏的房屋,用精雕细琢的圆润石子铺就通达的道路,并将自己的文化融入了这片流放的土地;他们用向往自由的心建造了这座梦境般美丽的城市,一座“黑色的罗马”。 这里有湛蓝的海水,有多姿的岛屿,有彩虹般明媚的房屋,阳光在人们演奏的旋律下舞蹈,欢快得就如同扎满小辫子的黑人在街头演练的卡波埃拉。 七月初的一天,我从圣保罗出发,深夜抵达了位于萨尔瓦多半岛南端Rio Vermelho区的红河旅馆(Albergue Rio Vermelho),这家旅馆在缤客(Booking.com)上以“物美价廉”获得极多的好评。旅馆是一栋三层独楼,门厅里的黑人的小伙子一直在等待我的入住,让我有种宾至如归的感觉。 翌日,我被透过窗子的阳光叫醒,用过了旅馆准备的煎蛋和番石榴汁,却发现下起了濛濛细雨。旅馆的主人是一对上了年纪的白人夫妇,他们叫我不必担心,萨尔瓦多的七月是个多雨的时节,这样的雨每天都会有,不多久就会停。于是顶着柔软的雨,我在旅馆门口叫了辆出租车,前往老城区贝洛里纽(Pelourinho)最著名的教堂——圣弗朗西斯科教堂(Igreja de Sao Francisco)。 随着车子的行进,坑洼的石子路取代了新兴的柏油路,低矮的老旧房屋多了起来,岁月在这带的建筑上留下的难以擦除的灰尘,让我明显感觉到已经渐渐走进了一个古老的地方。要不是之前对萨尔瓦多有所了解,很难想象这些破旧的建筑群会环绕着一个五彩斑斓的世界。司机在扭曲的小路绕来绕去,不经意间,一座庞大的教堂就耸立在眼前,“Aqui”(到了)。 车子就停在圣弗朗西斯科教堂的脚下,我还没来得及端详它的身姿,圣弗朗西斯科教堂的身躯就遮天蔽日般地呈现于眼前了,它拥有贴着青白瓷砖的双塔,正身是饱含历史沧桑感的土黄色石墙。石墙正面有五扇深绿色的大门,只有正中间的大门敞开着,从里面飘出天主教的音乐;这超凡脱俗的天籁之音,孕育着祥和与慈爱。大门的脚下慵懒的躺着两只肥胖的狗,它们用漫不经心的眼神打量着我,目光中透露着宁静与善良。 圣弗朗西斯科教堂遮天蔽日地呈现于眼前,它拥有青白瓷砖的双塔和包含历史沧桑昂的土黄色石墙 我随着音乐步入幽深的教堂,幽暗的教堂大厅异常宽阔,人们零散地坐在一排排长凳上与信仰的真主交流,神情真挚而虔诚。 教堂大厅辽远的穹顶,墙壁,支柱,主坛和侧坛全部装饰着纯金打造的叶片;巴洛克风格对装帧的要求,让所有的饰物与雕刻都精细入微,极尽奢华。 教堂的主坛,是耶稣在十字架上的雕像,与通常的姿态不同,耶稣只有左手被钉在十字架上,右臂与圣弗朗西斯科紧紧相拥。一盏银光闪闪的巨型吊灯在主坛雕像前垂下。 教堂两侧的被黄金雕塑装饰的墙壁上,随处可见美轮美奂的雕塑;教堂中部墙壁的顶部有一枚弗朗西斯科之盾,圣弗朗西斯科与耶稣的前臂交叉钉在十字架上,由两位纯金打造的圣女守护。 圣弗朗西斯科教堂是巴西的第一黄金教堂,我亲眼所见后,被其奢华程度所震撼。 圣弗朗西斯科教堂内部的穹顶、墙壁、支柱、主坛和侧坛,全部由黄金打造,被称为巴西的第一黄金教堂 从幽深的教堂里走出来,雨已经停了,阴霾的空中洒下几缕阳光。教堂大门脚下的两只胖狗,还是原封不动地憩着。 圣弗朗西斯科教堂不远处的正前方,有一尊巨大的十字架雕塑,十字架所在街道的两侧,整齐地排列着彩色房屋,它们是工艺品店或餐馆。我站在十字架前,欣赏着弗朗西斯科教堂的全景,这时迎面走来了一个棕色皮肤的高个子光头男人,用流利的英语热情地跟我打招呼。我用最简单的“Amigo”(葡语的意思是,朋友)称呼他,Amigo在萨尔瓦多生活多年,对这里的每一座教堂每一条小巷都如数家珍,而且英语流利,自荐为我做向导,我欣然同意。 圣弗朗西斯科教堂前的十字架雕塑 Amigo详细地给我介绍了一番圣弗朗西斯科教堂,之后我跟随他,进入圣弗朗西斯科教堂的左侧小巷。刚走没几步,一座外表雕饰的美妙绝伦的建筑就吸引了我的眼球,虽然外表小巧,但是墙壁上的雕刻惟妙惟肖。Amigo跟我说,这是圣弗朗西斯科的侧翼教堂(Igreja Terceira Ordem De Sao Francisco),是全巴西,在外饰雕刻上最美的教堂。虽然与圣弗朗西斯科教堂毗邻,但是它华丽的外表却在一层石膏下隐藏了多年,直到本世纪三十年代为教堂安装线缆的时候,拥有华丽雕塑的真面目才被发现。 圣弗朗西斯科侧翼教堂,华丽的外观雕饰,是巴西巴洛克风格的典型代表;该教堂美妙绝伦的外观雕琢一直隐藏在厚厚的石膏下,直到本世纪三十年代才被装修工人发现 老城区的路是用石块铺成的,石块的外表在几百年的磨砺中变得黑亮。在帕拉蒂和黑金城,房屋都是雪白的墙壁,只有窗棂和门被漆上了颜色,而在萨尔瓦多,小巷两侧的房屋,整个墙壁都染着明丽的色彩。Amigo说,曾经这里黑奴很多,他们目不识丁,就是靠着房子的颜色来识路的。走在这样的小巷里,好像走在彩虹里,让人的心情明快。 岁月磨砺的石子路 典型的贝洛里纽小巷,彩色房屋如霓虹一样绚丽多姿 老城区的路是用石块铺成的,石块的外表在几百年的磨砺中变得黑亮。在帕拉蒂和黑金城,房屋都是雪白的墙壁,只有窗棂和门被漆上了颜色,而在萨尔瓦多,小巷两侧的房屋,整个墙壁都染着明丽的色彩。Amigo说,曾经这里黑奴很多,他们目不识丁,就是靠着房子的颜色来识路的。走在这样的小巷里,好像走在彩虹里,让人的心情明快。 在多彩的小巷里,我和Amigo聊了很多话题。得知Amigo是个离婚男人,有一个十二岁的女儿;前妻和女儿目前都生活在里约,Amigo每个月需要给他们提供一定数量的金钱,否则就会被警察关进监狱,所以他要拼命工作。不过他告诉我,他活得很快乐,可以与很多漂亮女人约会。 Amigo问我平时喜欢什么运动,我给他讲我的功夫训练史,当他听说我对巴西柔术感兴趣的时候,非常兴奋,说自己是巴西柔术黑带(从他的身材和工作来看,我不大相信他的黑带头衔),并让我摆好姿势,给我示范了一个近身熊抱加背后锁喉,虽然我思量了会儿破解套路,不过他庞大的身躯让我有点无法招架,遂轻拍他的手臂以表示被降服了。 “到了,贝洛里纽的广场!” 此时,挤满了色彩的小巷到了尽头,眼前瞬间变得宽阔起来,这就是贝洛里纽广场(Largo do Pelourinho),站在广场正中央可以看到萨尔瓦多的经典图景——仿佛所有色彩从四面八方汇聚到一起,沿着更加宽广的黑亮石子路倾斜而下,通向远方由巴洛克风的双塔教堂勾勒出的天际。广场四周的建筑,完好地从几个世纪前存留了下来,一砖一瓦间散发着古老与经典。 仿佛所有的色彩汇聚到一起倾斜而下,这是贝洛里纽广场 沿着贝洛里纽广场的坡度下行,回望,会看见显眼的粉刷成柔和的蓝色和黄色的高大房屋。Amigo告诉我,蓝色的房子曾经是萨尔瓦多的奴隶市场,拷打奴隶的刑具至今还保留在房屋的角落里。黄色的建筑物是市立博物馆(Museu da Cidade),展览着萨尔瓦多的文化,有传统的狂欢节的服饰。 曾经的奴隶交易市场,依然保留着当年拷打奴隶的刑具 沿着坡路下行,右手边有一座高耸的蓝色教堂,叫做霍萨里奥•德斯•普莱特斯教堂(Lgreja de Nossa Senhora do Rosario dos Pretos)。萨尔瓦多是巴西第一个运送奴隶的港口,黑人奴隶在广场外的蓝色大房屋里拍卖,统治者不允许他们到已有的教堂里去祈祷。于是,黑奴们用自己的双手建造了这座教堂,用于聆听上帝的教诲。如今到这座教堂去做弥撒的绝大对数是黑人,这座教堂虽然小巧,却是贝洛里纽广场的制高点。 黑人自己的教堂,霍萨里奥·德斯·普莱斯特 在贝洛里纽广场,兜售纪念品的黑人层出不穷,有九十高龄骨瘦如柴的老人,也有健壮的小伙子,我明确表示自己不会购买,他们仍会免费为我在手腕上系上彩色丝带,说是能够带来福祉。 穿过贝洛里纽广场,古老的石子路又开始上行,彩色房屋丝毫不顾及路的陡峭,找准平衡,竖直地沿途排列,它们缤纷的色彩遮挡天日。我的路途也从急剧的下坡路,转而变换成上坡路,继续前行。一座古老的双塔教堂陡然间从房屋的豁口中现身,立在长长的台阶尽头,台阶上坐着来十几个人的来自欧洲的旅行团,正在聆听向导讲解教堂曾经的故事。 停留片刻后,继续上行,在贝洛里纽广场能够望见的最远的教堂,就伫立于坡路的尽头。 沿着石子路走向更深的巷子 巷子中间的教堂 彩虹路尽头的教堂参天而立 在贝洛里纽,双塔教堂随处可见,可是在热苏斯广场(Terreiro de Jesus)周围的教堂只有一个尖塔;Amigo耐心地给我讲解,单塔教堂是为了“合理避税”,因为当时政府黑暗,一旦教堂完工,政府要像民众缴纳难以承受的高额税金,而教堂缺失一个钟塔,就意味着教堂没有完工,按照规定,就不必向政府缴纳税金。 单塔教堂就这样诞生了。 热苏斯广场周围的单塔教堂,是萨尔瓦多民众抵制政府高额税收的产物 贝洛里纽,它的葡文意思为颈手枷,是用来锁住黑奴的脖子和手以进行鞭笞的刑具。最初的贝洛里纽仅仅是城市里用于公众对奴隶实施鞭刑的三角形广场,在18和19世纪,城市蓬勃发展时期,葡萄牙把贝洛里纽作为殖民行政中心而大力建设。如今,这里的华丽的殖民时期建筑,巴洛克风格的教堂以及历史博物馆吸引着络绎不绝的旅客。1985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将萨尔瓦多的老城贝洛里纽载入了《世界遗产名录》。

关于圣萨尔瓦多的旅行问答
圣萨尔瓦多旅游照片

地图导航

热门出境旅游目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