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穷游 > 标签 >

德国自驾

德国自驾

按热门排序 | 按时间排序
关于德国自驾的游记攻略
  • 九门胡同 发表了 游记  · 2019-12-05 11:24

    慕尼黑

    说到慕尼黑,可能每个人都会有不同的联想,喜欢汽车的会想到宝马总部,喜欢足球的肯定是拜仁慕尼黑和慕尼黑1860两只球队,喜欢啤酒的,一定想到慕尼黑啤酒节,喜欢《茜茜公主》的,一定应该知道这里曾是巴伐利亚王国的首府。首先说,我在慕尼黑的时间很短,虽不算是蜻蜓点水,但最多是走马观花级别的。因为事出有因临时增加了去威尼斯的行程,这样在巴伐利亚州的行程就又少了两三天,连王宫、宁芬堡、天鹅堡等都没去,更别提维尔茨堡和奥格斯堡等地了,所以将来应该还会再来一次慕尼黑以及巴伐利亚州的。还是先从慕尼黑的老城开始吧,老城(Altstadt)现在还剩下三座城门,这是其中之一的卡尔门(Karlstor),位于老城的西侧,所谓卡尔和查理是一个意思。卡尔门前的广场就叫卡尔广场(Karlsplatz),广场上有喷泉。对面的建筑是司法宫(Justizpalast),建于1890-1897年间的新巴洛克风格式建筑。现在这里是巴伐利亚州司法部和慕尼黑地方法院。进入卡尔门内的大街,一直到玛利亚广场之间,是诺伊豪泽尔街(NeuhauserStraße)和考芬格街(Kaufingerstraße),是慕尼黑重要的商业步行街,喜欢购物的哪儿也不用去,这里就足够逛的了,不过周日所有商店都不开。卡尔门所在的位置,是1285年到1347年间修建的慕尼黑城墙上的城门,城墙于18世纪城市扩建时被拆除了(所以别老说中国拆城墙),过去的城门中间还有一座更高的塔楼,1857年毁于火药爆炸,现在的城门是重建的,比原来的样式有所简化。城门内的铜像是三个演奏乐器的小孩,是重建城门时从马利亚广场的鱼喷泉移过来的。诺伊豪泽尔街(NeuhauserStraße)上的地铁站,U-Bahn和S-Bahn都有,站名就是卡尔广场。德国很多大城市都有U-Bahn和S-Bahn,U-Bahn(发音屋-棒)特指地下铁,S-Bahn通常是指轻轨。进入老城区之前,要简单铺垫一些慕尼黑和巴伐利亚的历史,有利于后面的介绍。慕尼黑,巴伐利亚州首府,德国第三大城市(柏林和汉堡)。但是要知道,先有的巴伐利亚后有的慕尼黑,那就先说巴伐利亚(Bavaria,德语Bayern也译作拜仁)。巴伐利亚的名字可能还是罗马人给起的,大意是来自波西米亚的人,属于罗马雷蒂亚行省的一部分。这都源于奥古斯都不尊凯撒的遗嘱,非要将帝国防线从莱茵河向东推至多瑙河所致。罗马帝国灭亡后,罗马人的后裔、日耳曼人(阿勒曼尼人、伦巴第人、哥特人等)、波西米亚人(高卢分支)还有斯拉夫人等混居在这一带。6世纪中,法兰克人(墨洛温王朝)控制了这里,建立了巴伐利亚公国。大约在7世纪,基督教慢慢地传到了巴伐利亚。此后的几百年,巴伐利亚不断地在各王公贵族之间转手,不再多说。1157年,是巴伐利亚史上重要的一年,韦尔夫家族的狮子亨利(Heinrich der Löwe,1129-1195),因战功卓著,被他的表哥,神圣罗马帝国皇帝腓特烈一世(红胡子巴巴罗萨)将巴伐利亚重新赐给他做封地(之前也是他们家的,太复杂就不提了)。1157年(也有说1158年的),狮子亨利来到他的封地,想寻找一个地方建一座都城,于是他选择了慕尼黑。慕尼黑(München)这个名称来源于中古高地德语的词语“Munichen”,意思是修道院之地,从8世纪时这里就有一座本笃会修道院。所以今天慕尼黑城市的徽章上还有一个黑衣的僧人。之前(1155年),狮子亨利曾陪同腓特烈一世去罗马加冕,赶上罗马叛乱,要不是狮子亨利,红胡子说不定就没命了。于是,这位表弟就有些飘飘然,时不时对皇帝表哥做出些不敬的行为,多少让红胡子有些不高兴。1176年,红胡子要求狮子一起去攻打米兰,狮子开出条件,要皇帝给一个银矿才去,皇帝没答应就自己去了,结果遭遇了著名的莱尼亚诺战役,皇帝差点没回来。于是乎,皇帝就把米兰失败的原因归罪于狮子的不配合。再加上狮子亨利同时身兼萨克森公爵和巴伐利亚公爵,我们后面要去的吕贝克也是他创建的城市(1159年),他家的地盘从北海、波罗的海沿岸到阿尔卑斯山,确实也太大了点,这必然招致其他贵族的嫉妒。于是,各诸侯纷纷支持皇帝对狮子的处罚,剥夺所有领地,流放英国(最初在英国领地诺曼底,后去了英国)。狮子亨利之所以流放英国,是因为他娶了英王亨利二世的女儿,也即是狮心王理查的妹妹。1190年,腓特烈一世淹死在十字军东征的路上(现土耳其),狮子亨利想回来夺权,但被亨利六世打败,不过最终他与亨利六世(也是他的侄子)讲和,回到不伦瑞克终老。不伦瑞克大教堂就是他建造的,等将来去不伦瑞克的话,再好好写写这位欧洲风云人物吧。自从狮子亨利流放以后,巴伐利亚就转给了著名的维特尔斯巴赫(Wittelsbacher)家族,从1180年到到1918年,巴伐利亚基本都处在维特尔斯巴赫家族的统治下,由于巴伐利亚与奥地利的地理关系,双方联姻也较多,我们熟悉的茜茜公主就是出自于这个家族。1328年,维特尔斯巴赫家族的上巴伐利亚公爵路易四世加冕成为神圣罗马帝国皇帝。他给予慕尼黑食盐专营权,由此获得稳定的收入,同时也提高了城市的地位。当时奥格斯堡(奥古斯都时代所建)是比慕尼黑地位还高的城市。慕尼黑刚好处于萨尔茨堡与奥格斯堡道路上主要的渡口。萨尔茨堡我们今天觉得是音乐之城,其实在中世纪是食盐产地,名字Salzburg就是盐堡的意思。路易四世在位期间,以慕尼黑为帝都,扩建城垣,奠定了老城的规模,今天残存的三座城门,都是路易四世扩建的第二道城墙上的城门。15世纪后期,慕尼黑经历了哥特式的复兴, 扩建了老市政厅,以及多座大教堂,我们后面会看到。16世纪宗教改革时期,慕尼黑则是德国反宗教改革的中心,也是德国文艺复兴艺术的中心。直至今日,慕尼黑也是天主教为主的城市,你在慕尼黑看到的教堂与德国其他地方(尤其是北部)的就会不一样。1623年,巴伐利亚还取代了普法尔茨(也是维特尔斯巴赫家族的分支),成为了选帝侯国。三十年战争期间,还遭受了新教国家瑞典的入侵。即使在拿破仑时期,巴伐利亚还被升格为王国(1806年),统治者还是维特尔斯巴赫家族。当然,前提是要加入拿破仑搞的莱茵联邦。1810年10月12日,国王路德维希一世(Ludwig I,1786-1868)结婚,从此,他的结婚日就演变成著名的慕尼黑啤酒节。这位路德维希一世,还是茜茜公主的大舅。路德维希一世的孙子,路德维希二世(Ludwig II of Bavaria,1845-1886),因为不喜欢慕尼黑宫廷的争斗和繁琐的礼节,花巨资修建了世界著名的旅游景点,新天鹅堡。只可惜他在里面居住的时间并不长。历史上,巴伐利亚一直都是德意志内举足轻重的大邦国,但在1871年,巴伐利亚不情愿地加入了德意志帝国(依旧是自治权利最高的成员),德国统一。1918年德国一战战败,第二帝国结束,最后一位巴伐利亚国王流亡国王,维特尔斯巴赫家族738年的统治结束。对巴伐利亚君主的称呼,公国时期叫公爵,选帝侯时期叫选候,王国时叫国王,后文中都会用到,其实说白了都是巴伐利亚君主。现在从卡尔门一路向东,边走边说。这座教堂叫市民会馆教堂(Bürgersaalkirche),建筑建于1709年,最初是一个宗教社团的市民会馆,1778年由市民会馆改做教堂。二战中教堂被炸毁,只有巴洛克立面保存了下来。立面上的拉丁文大意是1710年,慕尼黑的贵族和市民将这座建筑奉献给圣母马利亚。教堂内部分上下两层(里面很漂亮,但没有进去看)。这座教堂是慕尼黑有名的教堂,圣弥额尔教堂,远处的两个圆顶高塔是慕尼黑的主教座堂,慕尼黑的地标之一。圣弥额尔教堂(Michaelskirche),是阿尔卑斯山以北最大的文艺复兴风格教堂,也是德国首座文艺复兴教堂。由巴伐利亚公爵威廉五世建于1583年-1597年间,教堂属于耶稣会,据说最初是仿照罗马的耶稣教堂而建,建教堂的动机是为反宗教改革。当时,慕尼黑及巴伐利亚是德意志境内的反宗教改革的中心。1534年由罗耀拉创建的耶稣会,也是为反宗教改革而成立的,建造华丽的教堂而吸引更多的天主教信徒,是他们反击新教的手段之一,华丽的巴洛克教堂就是那个时代的产物。教堂立面上的十几个人物雕像,都是维特尔斯巴赫王朝的君主。正面下方的是圣弥额尔,也有米迦勒、米歇尔、米厄尔、迈克尔等多种译法。是圣经中的大天使长,米迦勒斩龙是最常见的艺术造型。教堂内部,非常漂亮的巴洛克风格,也是德国南部巴洛克式教堂建筑的典范。二战时,教堂的穹顶曾被炸塌过。耶稣会被禁后,教堂成了维特尔斯巴赫王室的墓葬,地下室也有许多棺材,包括建造新天鹅堡的那位巴伐利亚国王路德维希二世。有意思的是,1997年我第一次来慕尼黑时,还下去过地下,可惜那时什么都不懂,看个热闹。但这次却没有看到地下入口在哪,有点遗憾吧。这个墓葬是谁的,你可能很难想到。是拿破仑的皇后约瑟芬与前夫亚历山大.德.博阿尔内所生的儿子,欧仁.德.博阿尔内(Eugène de Beauharnais,1781-1824)。虽然不是拿破仑亲生,但拿破仑对欧仁(还有他妹妹奥坦丝,拿破仑三世之母)还算不错,欧仁也有一定的军事才能,参加过多次战役,被封为威尼斯亲王。拿破仑失败后,欧仁前往慕尼黑投奔他的岳父巴伐利亚国王马克西米利安一世。1824年欧仁病逝后葬在这座教堂内。我们去的时候,刚好赶上有弥撒,人比较多。弥撒结束时,人们在排队领圣餐。巴洛克风格就是显得很华丽。主祭坛16世纪的绘画主题也是《米迦勒斩龙》,左边画中的人物可能是耶稣会的创始人之一,圣方济各.沙勿略,死在中国江门外海上川岛。连管风琴都金灿灿的。带翅膀的大天使长米迦勒装饰的洗礼池。这座教堂是什么?其实现在这已经不是教堂了,而是一座博物馆和一层的各种商店。不过之前确实是13世纪的奥古斯丁修道院的教堂,由奥古斯丁修会修士所建。教堂很明显的罗曼式风格,过去修道院的规模也很大,还记得前面说过吗,慕尼黑的名字的意思就是修道院之地。不过现在后面的修道院已经没有了,只剩下教堂的建筑。20世纪初,狩猎很盛行,于是1934年,这里被改成一座帝国狩猎博物馆。二战期间,展品损坏丢失,博物馆被关闭。1958年,在城市建城800年之际,决定恢复狩猎博物馆,经过几年准备工作,1966年狩猎博物馆重新开放。1982年,又增加了垂钓的内容,于是博物馆成为德国狩猎和垂钓博物馆(Deutsches Jagd-und Fischereimuseum)。展品主要是动物标本和打猎与钓鱼装备及相关知识。博物馆入口在原来教堂的唱诗班位置,门前左右各有一头野猪和一条大鱼的雕塑。这就是慕尼黑的地标之一,圣母主教座堂,右侧的塔楼正在维修。圣母主教座堂建于1468年,以取代之前的一座12世纪的教堂。塔楼高99米,是慕尼黑市内最高的晚哥特风格的红砖建筑。所以慕尼黑市区禁止修建超过一百米的建筑。圣母教堂的德文全名叫Dom zu unserer lieben Frau,简称Frauenkirche,德语Frauen是妇女的意思,也就是Our lady(圣母马利亚)的意思。你可能觉得教堂塔楼的圆顶有点怪,最初的计划也是哥特式的尖顶,但后来改变了设计,仿照的原型是耶路撒冷岩石圆顶清真寺。当然从下面的角度看是不太明显的。塔楼的圆顶完工于1525年。这种哥特式塔楼加伊斯兰风格(其实是拜占庭式)圆顶的模式,后来在巴伐利亚引来很多的模仿。圣母教堂是慕尼黑和弗赖辛教区的主教座堂,也是慕尼黑最大的天主教堂,可容纳大约两万人。里面正在做弥撒,管风琴非常好听,只是不便拍照,所以只好用手机偷拍了一张。教堂内没有华丽的装饰,哥特式屋顶拱肋清晰能看出。如果能拍照的话,这座教堂就可以单写一篇。教堂内还有一个大型的墓葬,是出自维特尔斯巴赫家族的一位神罗皇帝(一共出过两位),路易四世(Ludwig IV der Bayern,1282-1347),也就是我们前面提到的给予慕尼黑食盐专营特权的那位皇帝。路易四世(按照巴伐利亚的译法应该是路德维希)1328年被加冕为神圣罗马帝国皇帝(1314年先加冕为德意志国王),此时正是阿维尼翁教廷时期,教皇被法国国王控制。1346年,阿维尼翁教皇克雷蒙六世封他的学生,波西米亚国王查理为德意志国王。于是路易准备发兵讨伐查理,但第二年,路易四世死在慕尼黑,矛盾也就解决了。那位查理于1355年加冕为神罗皇帝,就是大肆兴建布拉格的那位查理四世,等后面到了布拉格,肯定少不了要说说他。墓葬下方的四个跪姿的骑士,分别象征着战争与和平。圣母大教堂再往东一点,就是慕尼黑城市的中心,马利亚广场(Marienplatz)。广场形成于狮子亨利开创慕尼黑之初的1158年。但得名马利亚广场则是因为广场上的这个圣母马利亚圆柱,那是17世纪的事了。三十年战争期间的1632年,新教同盟的瑞典军占领了慕尼黑,之前天主教的哈布斯堡军队曾摧毁了新教城市马格德堡,并实施了大屠杀,慕尼黑人认为瑞典军队一定会对慕尼黑实施报复。但瑞典国王古斯塔夫二世却下令军队撤出了慕尼黑,慕尼黑人认为这个奇迹是圣母马利亚保佑的结果。1638年,巴伐利亚选侯马克西米利安一世下令建造了这座马利亚圆柱,广场也就改名叫做马利亚广场了。圆柱上的镀金圣母像,制作于1593年,最初是为威廉五世公爵墓而做的,1613年,又被移到了圣母主教座堂的主祭坛,1638年又被放置在圆柱顶上。1639年,圆柱下方基座又增加了四个小天使铜像。广场上最重要的地标建筑,就是慕尼黑新市政厅(Neues Rathaus),钟楼高达85米。1997年,我第一次到欧洲,第一次到慕尼黑,只对这个建筑印象深刻,但那时什么都不懂。新市政厅太大,立面长度将近一百米,用全景接片后,变形比较严重。要问新市政厅有多新,建于1867年,距今才一百五十多年。建筑风格采用的是尼德兰地区的哥特式风格,在荷兰比利时会见到很多这样的市政厅,和这个最像的是布鲁塞尔市政厅。慕尼黑新市政厅也是德国境内最大的市政厅建筑,共有四百多个大小不同的房间,这是市政厅内庭。去过布拉格的,一定见过天文钟前等着看敲钟的人群,这里也是。每天的11点,12点和17点,敲钟的同时,会有转动的木偶表演。广场上的人群就是等着看这个。木偶表演分上下两层,场景是模仿16世纪巴伐利亚公爵威廉五世的婚礼,镀金马利亚铜像最初就是为了他的陵墓而做。16世纪时,慕尼黑曾流行过一次鼠疫,很多人都逃离了城市,城市也逐渐变得萧条。1558年,公爵威廉五世为了重振慕尼黑的繁荣,特地在这个广场上(那时还不叫马利亚广场)举行了婚礼,婚礼非常热闹。此后,慕尼黑也逐渐恢复了往日的繁荣。钟楼上的木偶表演就是模仿当年婚礼的场景,有跳舞的,有骑马的,大概持续有十分钟。当然,一百多年前的技术,你也不要期望值过高。外立面上的人物雕像,包括从韦尔夫家族的狮子亨利开始到维特尔斯巴赫家族的历代巴伐利亚君主,基督教圣人以及当地名人等。想一一搞清的话,我还是算了。广场上新市政厅前,还有这样一个喷泉,叫做“鱼喷泉”(Fischbrunnen)。不过上面那鱼从某个角度看有点像猪。广场上有喷泉的历史可能要追溯到14世纪,喷泉与城市的供水系统相连。1886年,在这个位置制作了一个铜制喷泉,叫屠夫喷泉。那座喷泉很高,不过毁于二战。我们在卡尔门内看到的三个音乐小童原来就是这个喷泉的一部分。二战后,在屠夫喷泉的位置重新设计了这座鱼喷泉,下面的人物还是原来19世纪喷泉留下的。手中拿着鱼,身上的水桶在往水池中倒水。据说慕尼黑从15世纪就有个习俗,每年的圣灰日(天主教节日),市长和财政大臣要在这个水池中洗空钱包,预示来年财政收入满满。说了新市政厅,那老市政厅在哪?马利亚广场的最东端,紧挨着新市政厅,就是老市政厅(Altes Rathaus,也称旧市政厅)。始建于14世纪,相邻的塔楼是慕尼黑最早的城墙上的城门,塔尔堡门(Talburgtor)。城墙外扩后,与市政厅连在一起成为市政厅的钟楼。市政厅的后哥特式外观是19世纪改造的。1938年11月9日,纳粹宣传部长戈培尔就是在这个市政大厅内发表煽动演讲,是为水晶之夜的前奏。老市政厅的后面,有个巴洛克风格的教堂,圣神教堂(Heilig-Geist-Kirche,或称圣灵教堂)。神圣教堂,建成于1392年(之前是13世纪的一个医院小教堂),也算是慕尼黑古老的教堂之一。18世纪时由哥特式改为巴洛克风格,教堂内也是比较典型的巴洛克装饰,感觉甚至有些洛可可了。穹顶上的绘画好像都是与慕尼黑的骑士有关。侧廊很窄,有些17世纪留下的艺术品,柱子上是苦路的绘画。主祭坛及绘画还是17世纪的。这些文字看不懂,好像与耶路撒冷圣墓骑士团有关,也称圣墓守护者,现在还存在。能认出最上面的十字是耶路撒冷圣墓骑士团专有的。估计是一些参加过耶路撒冷圣墓骑士团的巴伐利亚骑士的墓葬在这里。注意圣墓骑士团不是三大骑士团之一的圣殿骑士团。这个墓葬是巴伐利亚王子费迪南德和他的妻子的。这位费迪南德(Ferdinand of Bavaria,1550–1608)是巴伐利亚公爵阿尔伯特五世的儿子,他的母亲是奥地利哈布斯堡公主安妮,皇帝费迪南一世的女儿(查理五世的侄女)。费迪南德的哥哥,巴伐利亚公爵威廉五世,就是1558年在马利亚广场大办婚礼的那位。马利亚广场的南面,有座高高的教堂,是慕尼黑最老的教堂,圣彼得教堂(Pfarrkirche Sankt Peter,天主教也译做圣伯多禄教堂)。圣彼得教堂最早的年代可能已经无法考究了,反正狮子亨利在慕尼黑建城之前就有。慕尼黑建城后,重建为罗曼式大教堂。1278年,罗曼式教堂被改造为更大的哥特式。1327年,慕尼黑全城大火烧毁了教堂(除中殿)的大部分,现在还能看出唱诗班部分与中殿部分明显的不同。重建后的教堂,将原来的哥特双塔改为现在的单塔样式。教堂的钟楼上共有八个表盘,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多。二战时,教堂遭到空袭的严重损坏,战后曾准备拆除,据说已经打好了爆破孔,但在两位神父的坚持下,教堂最后还是留了下来,并由来自世界各地的捐款,历时三年后重建了起来。由于经历了历史上无数次的毁坏,改建和重建,教堂外观看上去很不一致,也算是岁月的痕迹吧。一些很古老的石刻镶嵌在教堂的外墙上。教堂西侧的正立面,塔楼有92米高,看起来很新的感觉。教堂正门教堂内部,按照17-18世纪的巴洛克和洛可可风格修复过的。两边的侧廊,分布着诸多的小堂,布满了绘画。小堂内不知是什么年代什么人的墓葬,也许是历代巴伐利亚贵族吧。18世纪的主祭坛,圣彼得下方,站立着天主教四大圣师((圣安波罗修、哲罗姆、格里高利和奥古斯丁)。你觉得是巴洛克还是洛可可,反正我总是分不清。柱子上有很多圣像。现在走到老城的最东端,伊萨尔门(Isartor),得名于距此不到五百米的伊萨尔河(Isar),我们住的酒店就在河对岸。伊萨尔门始建于1337年,是慕尼黑仅存的三座中世纪塔楼城门之一。1833年修复过。这是位于老城南侧的森德灵门(Sendlinger Tor),准确的建造年代不详,但肯定是在1318年之前。路易四世执政期间曾扩建了慕尼黑的第二道城墙,森德灵门就是其中城门之一。至此,慕尼黑的三座中世纪城门就都看到了。我们刚刚去过的马利亚广场为中心的老城,其实是老城南区,紧邻着的就是老城北区。这个广场叫马克斯-约瑟夫广场。后面的建筑是慕尼黑王宫(Münchner Residenz),德国最大的市内王宫(不包括建在郊区的王宫),里面是个非常大的建筑群和花园,我的时间根本不够进去看的。王宫(博物馆)的入口就在这个方向,如果你去过佛罗伦萨的皮蒂宫,就会觉得眼熟,这座建筑的设计师是德国新古典主义建筑师利奥.冯.克伦泽(Leo von Klenze,1784-1864),我们后面要去的慕尼黑老绘画陈列馆也是他的设计。这座建筑叫国王殿(Königsbau),是由巴伐利亚国王路德维希一世委托建筑师模仿皮蒂宫,建于1825-1835年间,之前的王宫建筑群始于1385年,一直都是维特尔斯巴赫王朝统治者的居所,直到1918年王朝结束。广场东边的希腊式建筑是慕尼黑国家剧院(National Theatre Munich)。这里是巴伐利亚歌剧团、巴伐利亚交响乐团和巴伐利亚芭蕾舞团的主场演出场地。现在看到的建筑是1963年重建的第三代剧院,之前有过两代建筑。第一代是1818年由巴伐利亚国王马克西米利安一世所建,但毁于1823年的大火。第二代建于1825年,设计师就是国王殿的设计者,路德维希一世的御用建筑师利奥.冯.克伦泽。路德维希一世是古希腊罗马艺术爱好者,不过那座建筑毁于二战轰炸。许多著名歌剧的首演都是在国家剧院,其中包括路德维希二世最喜欢的瓦格纳的多部歌剧首演。广场上的坐像是巴伐利亚国王马克西米利安一世(Maximilian I Joseph of Bavaria,1756-1825)。因为他的名字叫马克西米利安.约瑟夫(Maximilian Joseph),所以广场的名字叫做马克斯-约瑟夫广场(Max-Joseph-Platz)。在欧洲,尤其是神圣罗马帝国(德国),历史上叫马克西米利安的大小君主简直太多了,根子可能还在罗马皇帝马克西米利安(君士坦丁大帝的对手)。就说这位巴伐利亚国王,其实之前他是巴伐利亚选侯马克西米利安四世。1806年,拿破仑解散了神圣罗马帝国,选帝侯的使命彻底结束了。拿破仑将一些德意志邦国组成了亲法的莱茵邦联,巴伐利亚选侯国还升格为巴伐利亚王国,选侯变成了国王,选侯四世也就成了国王一世。其实国王本人并不喜欢这个坐着的塑像造型,所以雕像在国王死后很多年才被公开展示在这里。记住,这是国王马克西米利安一世,后面还要提到选侯马克西米利安一世。再往北走约两百多米,这个建筑叫统帅堂(Feldherrnhalle,Feldherrn有陆军元帅的意思),前面的广场叫欧登广场(Odeonsplatz,也叫音乐厅广场)。建筑看上去是不是有点眼熟,没错,原型就是仿佛罗伦萨的佣兵凉廊(兰琪凉廊)。统帅堂于1841年由国王路德维希一世所建,以彰显巴伐利亚军队的荣耀。1923年,纳粹发动的啤酒馆暴动就是在统帅堂前被镇压的。凉廊内中间的雕塑制作于1892年,以纪念1870年普法战争的胜利。左边的雕像是蒂利伯爵约翰.采克拉斯(Johann Tserclaes, Count of Tilly,1559–1632)。三十年战争中天主教同盟军陆军元帅之一。出生于布拉班(今比利时),平民出身,接受耶稣会教育,服务于西班牙军队,参加过对荷兰的八十年战争和对奥斯曼土耳其的作战,因作战勇敢迅速被提升为陆军元帅。1610年,巴伐利亚公爵马克西米利安一世(1623年升为选侯)任命他为巴伐利亚天主教联盟军队指挥官。白山战役他也是功臣之一,随后攻陷布拉格和海德堡等地。不过在1631年,著名的布赖滕费尔德战役中,做为天主教军总指挥的蒂利伯爵被瑞典国王古斯塔夫二世(北方雄师)打败,第二年又被瑞典军弹片击中,死于破伤风,之前古斯塔夫还派他的御医为蒂利伯爵看病,也算是英雄相惜吧。前文中曾提到马利亚广场上的马利亚圆柱是因为瑞典军攻占慕尼黑后并没有对之前的马格德堡大屠杀实施报复,慕尼黑人认为是圣母保佑的奇迹。那次大屠杀就是这位蒂利伯爵手下实施的,所以他也被称为“马格德堡屠夫”。维也纳军事博物馆内有他的雕像。右边的雕像是卡尔.菲利普.弗雷尔.冯.弗雷德(Karl Philipp Freiherr von Wrede,1767-1838),巴伐利亚王国陆军元帅。卡尔出生于海德堡一个男爵家族,从志愿兵一直做到巴伐利亚陆军元帅。1801年-1813年,巴伐利亚是法国拿破仑的同盟者,卡尔参加过奥斯特里茨等多次战役,与奥地利人作战。他还参加过拿破仑远征俄罗斯的战争。拿破仑远征俄国时,士兵中有大批的德国人(莱茵邦联),所以伤亡惨重的并不都是法国人。1813年莱比锡战役前,巴伐利亚转向反法同盟,卡尔也转为率领奥地利与巴伐利亚联军对拿破仑作战。拿破仑战争之后,他才获得巴伐利亚陆军元帅的头衔。同在欧登广场上,统帅堂的西侧,有座很漂亮的巴洛克教堂,铁阿提纳教堂(Theatinerkirche)。因为当时下雨,本想出来再拍外观,结果忘了。只好用了手机里的照片,没有拍到对称的钟楼。欧登广场上还有座国王路德维希一世的骑马像,也被我错过。铁阿提纳教堂(Theatinerkirche),也称戴蒂尼会圣嘉耶当教堂(Theatiner Church St. Kajetan)。圣嘉耶当(Saint Cajetan)是16世纪的一位意大利修士,神学家,他创立了戴蒂尼会(Theatines),是经教皇克莱蒙七世批准的一个修会,与耶稣会类似,但似乎有竞争关系,人数不多,现在还存在。戴蒂尼会教堂在欧洲各地都有,但不多。下图是我后面在威尼斯见到的圣尼古拉教堂就是戴蒂尼会教堂,以后再说。教堂建于1663-1690年间,是由巴伐利亚选侯费迪南德.玛利亚(Ferdinand Maria, 1636 –1679,首位选侯马克西米利安一世之子,名字有点像女人)和他的妻子萨伏伊公主阿德莱德所建。以庆祝他们期盼已久的王子的降生。慕尼黑的宁芬堡也是这位选侯建于1664年(这次没时间去)。由于他们的女儿玛丽.安娜嫁给了法国的王太子(路易十四之子),因此他们也成了法王路易十五的外祖父母。教堂内部非常漂亮精致的巴洛克装饰,穹顶在二战中曾被损毁。一些巴伐利亚君主和家族成员的墓葬在教堂内的地下墓室,其中就有建造教堂的选侯夫妇。两边的侧廊侧廊分布着几个小堂。欧登广场往西,就是维特尔斯巴赫广场(Wittelsbacherplatz),背后的建筑叫路德维希.费迪南德宫(Palais Ludwig Ferdinand),之前曾是广场设计师自己的住宅,后被巴伐利亚王子路德维希.费迪南德宫收购并改名。现在是德国西门子的总部入口,与紧邻的西门子总部现代建筑合为一体。广场中央的骑马像是选帝侯马克西米利安一世(Maximilian I, Duke/Elector of Bavaria ,1573–1651)。三十年战争期间的1623年,由于对神圣罗马帝国皇帝的忠诚以及白山之战的战功,巴伐利亚公国被皇帝封为选侯国,巴伐利亚公爵(Duke)马克西米利安就成为选帝侯一世(注意,选侯四世是他的后裔,后来成为了国王一世)。海德堡有个废弃的城堡,曾经是七大选侯之一的普法尔茨选帝侯的王宫。普法尔茨选侯弗里德里克五世想做新教世界的领袖,被人拥戴去了波西米亚当国王(之前发生过著名的掷出窗外事件),结果在布拉格附近的白山战役被哈布斯堡皇帝的军队打败(1620年),逃亡荷兰海牙(因只做了一个冬天的国王,获冬王外号)。当时哈布斯堡军的统帅就是巴伐利亚公爵马克西米利安。普法尔茨选帝侯的资格和领地也被皇帝斐迪南二世转给了马克西米利安,从此巴伐利亚从公国提升为选侯国。慕尼黑圣马可教堂(Markuskirche),是慕尼黑少有的新教路德派教堂之一。前文说过,历史上巴伐利亚一直都是天主教为主的地区,19世纪下半叶才有大量新教徒来到。教堂建于1873-1876年间,新哥特式风格,二战中部分被毁,战后重建。这是路德维希大街上路德维希教堂。大街和教堂都得名于国王路德维希一世。这座新罗曼式教堂的塔高达71米。路德维希教堂(Ludwigskirche),建于1829年,建造者是巴伐利亚国王路德维希一世(Ludwig I,1786-1868),路德维希一世是国王马克西米利安一世的长子,他的教父是法国被砍头的国王路易十六,德语路德维希就是法语的路易。路德维希一世是一位古典艺术的爱好者,是他将慕尼黑建设成为一座艺术的城市。是他修建了路德维希大道和慕尼黑王宫,新美术馆(Neue Pinakothek)等建筑。路德维希一世还建造了德国的第一条铁路(从纽伦堡至菲尔特,1835年),取名巴伐利亚路德维希铁路(Bayerische Ludwigsbahn)。路德维希一世执政之初,政治也较为宽松。他支持希腊的独立战争,1832年,他的次子奥托被选为希腊国王。路德维希一世有好几位同父异母的妹妹,其中一位嫁给了奥地利大公,生下奥地利皇帝弗朗茨.约瑟夫(茜茜公主的丈夫);一位嫁给巴伐利亚公爵,生下女儿伊丽莎白伊.阿马利亚.欧根妮(Elisabeth Amalie Eugenie,1837-1898),即茜茜公主。教堂内有幅巨大的壁画《最后的审判》,高19米,宽12米,据说是世界上第二大的教堂祭坛壁画。作者是杜塞尔多夫的德国画家,彼得.冯.柯内留斯(Peter von Cornelius,1784–1867)。他的父亲是杜塞尔多夫画院的院长,也是位绘画教授。他曾在罗马学习过八年,并与在意大利的德国画家组成了以宗教画为主的所谓“拿撒勒画派”。1819年,他被巴伐利亚国王路德维希一世召回慕尼黑,为国王服务。我前面在杜塞尔多夫的一个公园内见过他的雕像,只可惜教堂我没有进去,没有看到那幅祭坛画。路德维希大街上,还有德国著名的大学慕尼黑大学(Universität München),当然,现在的慕尼黑大学分布在城市多个地方,但这里是大学最早的校区。慕尼黑大学的历史可追溯到1472年,由巴伐利亚-兰茨胡特公爵路德维希九世创建。当时大学是在巴伐利亚的英戈尔施塔特(也称英戈尔施塔特大学),是巴伐利亚的第一所大学,也是欧洲和德国较古老的大学之一。1800年,巴伐利亚选侯马克西米利安四世(1806年成为国王一世)将大学从英戈尔施塔特迁至兰茨胡特(也是在巴伐利亚),改名为路德维希-马克西米利安大学(Ludwig-Maximilians Universität)。1826年,国王路德维希一世又将大学从兰茨胡特迁到了慕尼黑,大学全名为路德维希-马克西米利安-慕尼黑大学(Ludwig-Maximilians-Universität München,LMU)。大学名字中的路德维希是创始人路德维希九世公爵,而不是国王路德维希一世。这个区域就是当初迁至慕尼黑的主校区,这个喷泉所在的广场叫索尔兄妹广场,得名于纳粹时期被判处死刑的索尔兄妹,他们是慕尼黑大学的学生,也是反纳粹组织“白玫瑰”的成员。后面的楼是大学的主楼。索尔兄妹广场,隔路德维希大街对面,有个对称的广场,广场上有个几乎一样的喷泉,那个广场叫胡伯教授广场(Professor-Huber-Platz),广场得名于慕尼黑大学教授库尔特.胡伯(Kurt Huber,1893–1943),也是白玫瑰组织成员,被纳粹判处死刑。 图中右侧的是天主教神学院,1494年由创建者路德维希九世的儿子乔治公爵捐赠,所以也称乔治公爵学院(Herzogliches Georgianum)。左侧的建筑好像是法学院。两所学院都是大学最初创立时就有的学院。慕尼黑大学的QS排名在100之内,出自慕尼黑大学的诺贝尔奖获得者就有三十多位。路德维希大街(Ludwigstraße)是德国慕尼黑四条皇家大道之一,由国王路德维希一世亲自下令打造。路德维希大街南起欧登广场,北端就是前面的慕尼黑凯旋门。过了凯旋门就是利奥波德大街。慕尼黑凯旋门,德语叫Siegestor。由巴伐利亚国王路德维希一世委托建造于1843-1850年间。慕尼黑凯旋门不是为纪念某次战役而建,和前面的统帅堂一样,只是为了彰显巴伐利亚军队的威武和荣耀而建。拿破仑期间,巴伐利亚曾卷入五次战争。凯旋门顶上的战车,不是常见的四马战车,而是狮子拉车,因为维特尔斯巴赫家族的标志是狮子。凯旋门正面的文字是巴伐利亚军队。凯旋门的侧面的浮雕,都是与巴伐利亚有关的主题。二战后,凯旋门损毁较严重,差点被拆除,修复后增加了一些象征和平的元素。背面的题词是:献给胜利,毁于战争,警醒和平(Dem Sieg geweiht, vom Krieg zerstört, zum Frieden mahnend)。路德维希大街,慕尼黑大学附近就有地铁站,站名就叫大学。

  • 九门胡同 发表了 游记  · 2019-11-20 10:26

    康斯坦茨,宗教地位很重要的一座德国城市

    从弗赖堡开往康斯坦茨,大约需要近一小时车程。这样的车道限速100。即将进入康斯坦茨市区。康斯坦茨,只是去慕尼黑中途的一个住宿点,本没有计划看什么。到酒店已经是傍晚了,利用吃饭后睡觉前的时间做了些简单的攻略,感觉预留的时间还是有些短了。第二日,因为还要赶去慕尼黑,所以只有早上抓紧时间在康斯坦茨的老城区简单走走。这是康斯坦茨湖(Lake Constance),也称博登湖(Bodensee),中西欧第三大淡水湖。康斯坦茨位于湖的西部,湖的最东端是奥地利的布雷根茨(Bregenz)。康斯坦茨老城和新城区之间有座始建于1860年的老莱茵大桥(Alte Rheinbrücke),桥东侧就是康斯坦茨湖。桥的西侧,就是从康斯坦茨湖流出的莱茵河。当然,康斯坦茨湖水也是发源于阿尔卑斯山的莱茵河上游流入的。莱茵河的左岸(南侧),是老城区和天堂区,右岸(北侧)则是新城区。左岸13世纪的莱茵塔(Rheintorturm),是当时的老城门,也是临莱茵河的城市最北面入口。从13世纪到19世纪莱茵河大桥建成之前,一直有座木桥横跨在莱茵河上。老莱茵大桥是公路铁路大桥,也有自行车和行人专用道。康斯坦茨火车站位于老城区。大桥虽然始建于1860年,但经历过1938和1957年的两次扩建。我们住在河对岸的新区,走路就能到老城区。在小雨中从新城区过莱茵河大桥,走到老城区。这座高高的建筑是建于1604-1607年的耶稣会教堂和教会学校,现在仍然是所语法学校(以历史、拉丁语、希腊语、法院和英语为主),里面还有当年耶稣会留下的图书馆。康斯坦茨大教堂(Konstanzer Münster),从公元590年左右康斯坦茨主教区建立,到1821年康斯坦茨主教区撤销的1200年间,大教堂几乎一直都是教区的主教座堂。从1821年到现在已不再是主教座堂了。虽然不再是主教座堂(Cathedral),但由于教堂重要的历史地位,1955年仍被梵蒂冈授予乙级宗座圣殿(Basilica minor),俗称巴西利卡。先简单说说教堂的历史,以及它在宗教史上的意义。康斯坦茨的得名源自于罗马帝国皇帝君士坦提乌斯一世(Flavius Valerius Constantius,250-306,四帝共治皇帝之一,君士坦丁大帝的父亲),大概在300年左右,君士坦提乌斯曾在此打败过阿勒曼尼人(日耳曼人的一个分支),并将康斯坦茨建成为罗马帝国莱茵河防线上的一座军事要塞城市(规模不大)。罗马帝国灭亡后,康斯坦茨逐渐落入墨洛温王朝手中。公元585年,一位叫马克西姆的主教,从比较乱的温迪施(我们曾去过位于现在瑞士的罗马军营遗址)迁徙到相对平静的康斯坦茨,并成为这里的城主。主教在罗马军营的遗址上开始建造教堂(以及城市),并创立了康斯坦茨教区,这一教区一直延续到1821年,历时1200多年。那位主教是不是应该算是康斯坦茨的建城者呢。对城市和教堂影响很大的一个人物,是十世纪康斯坦茨大主教,康拉德(Konrad von Konstanz,900-975),也称阿尔道夫(瑞士)的康拉德一世(Konrad I of Altdorf),他出自德意志著名的韦尔夫家族(英国汉诺威王朝的祖先),与奥托一世(大帝)私交不错,962年曾陪同奥托一世去罗马参加皇帝加冕礼,奥托成为首位神圣罗马帝国皇帝(其实是靠武力)。康拉德大主教死后,就葬在这座教堂下面的地下墓室,1123年被封为圣人。这里需要解释一下,欧洲许多大主教往往都是出自贵族家庭,贵族家庭经常是由长子继承家族头衔,其他的儿子可能就送去教会或修道院,这样也有利于宗教与家族利益的相互帮助,这种例子非常多。康拉德还曾多次前往罗马和耶路撒冷朝圣,934年,康拉德被任命为康斯坦茨教区的大主教(之前任大教堂教务长),野心勃勃的康拉德意图将康斯坦茨打造为第二个罗马,他将罗马的五座特级宗座圣殿都在康斯坦茨按照稍小的比例进行了复制。不过那些教堂大多没有留到今天。康拉德还按照耶路撒冷圣墓教堂的样子建了一座莫里斯圆顶教堂,就在大教堂内,可惜我没有看到。圣莫里斯(Saint Maurice),三世纪的埃及基督徒,底比斯军团的罗马军官。公元287年,马克西米安命底比斯军团翻越阿尔卑斯山,前往高卢镇压基督徒的叛乱,而身为基督徒的莫里斯拒绝服从命名,滞留在今瑞士一带不肯前往高卢,遂被杀。据说他的底比斯军团中有6660名基督徒士兵也一同被杀。后来圣莫里斯成为了瑞士和奥地利的守护人。在阿尔卑斯山一带的德国、瑞士、奥地利和法国,有非常多的圣莫里斯教堂(也称莫里茨或莫瑞泰斯)。出身于韦尔夫家族的康拉德大主教及后任者,与奥托王朝(萨克森王朝)的君主互惠互利,奥托王朝的皇帝们也希望在罗马之外还有一个对他们更有利的宗教场所,于是康斯坦茨主教区成了德意志地区最大的教区,康斯坦茨也成了重要的政治与宗教城市,号称“第二罗马”。日后奥托王朝与梵蒂冈教皇之间的叙任权之争,想必定也与此有关。1052年,加洛林和奥托王朝时期的大教堂坍塌了(原因不明),我们今天所看到的教堂主体就是在原教堂基础上重建于1054年的,不过教堂建造过程缓慢,可能有数百年的时间。中世纪,有十多座修道院在康斯坦茨城市周边地区逐步建立(其中就有前面曾去过的圣加仑修道院),康斯坦茨俨然成为了地区的精神中心。1237年,康斯坦茨提升为帝国自由城市。大主教的权利也逐渐让位于城市的行政管理者,市长。大教堂的建设也受到影响,直到14世纪,大教堂还在缓慢的建造之中。所以在这座教堂身上,能见到不同时代的多种建筑风格。大教堂也称圣母大教堂(Münster Our Lady),所以教堂侧面的广场上有一座1683年的圣母像立柱。 据说附近还有个罗马要塞遗址,可惜我没有看到。教堂的短十字翼外侧,大致是19世纪的后哥特式了,而中殿还是比较明显的罗曼式。1821年康斯坦茨主教区被教皇解散后(划入弗赖堡主教区),教堂损毁严重。19世纪后和20世纪初才又重新修复过。现在的教堂内部,依旧保留了较多的罗曼式特征。立柱也依旧是11世纪的,只是外观有过修复。17世纪晚哥特风格的拱顶取代了之前的罗曼式木制屋顶。侧廊,就明显哥特了,分布着几个小堂。其实教堂最重要的意义,还不在于他的建筑本身,而是1414-1418年的那次基督教史上影响重大的宗教大会,康斯坦茨大公会议(Council of Constance)。大会其中一项重要任务就是结束了阿维尼翁教廷后的教皇分裂。1377年,随着教皇格里高利十一世重返罗马,所谓的“阿维尼翁之囚”结束,但教会的分裂并没有结束,到康斯坦茨大会之前,一共有三位教皇(称作伪教皇或对立教皇)同时存在,格里高利十二世(罗马)、本笃十三世(阿维尼翁)和约翰二十三世(比萨)。大会的召集人就是约翰二十三世,死后葬在佛罗伦萨百花大教堂前圣约翰洗礼堂内(去过佛罗伦萨的一定看过教堂前吉贝尔蒂那座著名的天堂之门)。随着1417年康斯坦茨大会选出教皇马丁五世,其他三位教皇全部都退位,天主教会大分裂结束。那次大会一开就是三年多,当时来自欧洲各地的主教、国王、修道院长、神学法学专家、商人,甚至还有大量的妓女都云集在康斯坦茨,甚为壮观。宗教大会的几十次会议都是在这座大教堂内进行的。出席会议的最高世俗君主是卢森堡王朝的西吉斯蒙德(查理四世之子),当时是勃兰登堡选候,罗马人民的(德意志)国王、波西米亚国王和匈牙利国王,后来的神圣罗马帝国皇帝。而烧死胡斯引发的胡斯战争对他日后的统治造成极大的困扰。大会的另一主要议题就是谴责英国的威克里夫和布拉格大学校长扬.胡斯(Jan Hus, 1369-1415)。此时威克里夫(影响胡斯的人物)早已过世。1414年11月,胡斯来到康斯坦茨是想为自己辩护,之前西吉斯蒙德承诺保证他的人身安全,但不久就被捕入狱,1415年6月被大会判处异端,并于7月6日在康斯坦茨被执行了火刑,骨灰随后被扔进了莱茵河。火刑执行前,胡斯就是被带到这座教堂里,一位主教宣读了对他的谴责和死刑判决书。去过布拉克的,一定看过老城广场上的胡斯纪念雕塑,我因为是先去的康斯坦茨,后去的布拉格,所以当时并不知道胡斯是在康斯坦茨被烧死的,否则就不会错过胡斯火刑纪念地(距大教堂往西约一公里老城门)。关于胡斯,等到了布拉格一定会再多写些的。这个小堂叫玛格丽特小堂(Margaret Chapel) ,这里基本保留着15世纪的样子,还有哥特式的拱顶。小堂的历史可追溯到10-11世纪,康斯坦茨大公会议后改为主教的墓地小堂。墙上的壁画都是15世纪留下的。现在这里是一个祈祷或冥想的小堂。这是教堂的主祭坛。在主祭坛的左后方(教堂外),就是10世纪康拉德大主教仿耶路撒冷圣墓修建的圣莫里斯圆顶教堂,曾是中世纪德国圣雅各朝圣路上的一个节点。只是我当时并不知道,也没有看到圆顶的入口在哪。布道台和一个小堂的祭坛。距离大教堂不远的圣史蒂芬教堂(St Stephanskirche),也是康斯坦茨最古老的教堂之一,历史可能要追溯到6-7世纪,教堂所在的位置也是城市最早的发源地。12世纪时重建为罗曼式教堂,15世纪扩建为今天的格局,后世不断维修改建为今天的样子。康斯坦茨大公会议期间,圣史蒂芬教堂也曾做过会场。1527年,新教的苏黎世军队攻占了康斯坦茨,并将教堂内的天主教绘画圣像等捣毁,当时的苏黎世还属于康斯坦茨主教区。1529年,瑞士宗教改革家,茨温利做为随军牧师还在教堂内布道。1547年,康斯坦茨被哈布斯堡的查理五世夺回,教堂又成为天主教堂。圣史蒂芬广场,可以看到圣史蒂芬教堂和康斯坦茨大教堂的尖塔。历史上,康斯坦茨险些加入瑞士联邦。二战时,由于紧邻中立国瑞士,康斯坦茨幸免于各方的恐袭轰炸。据说当地人晚上都开着灯,让飞行员误认为这里是瑞士。这家外观很有点特色的酒店叫格拉夫.齐柏林酒店(Hotel Graf Zeppelin),得名于13世纪古老的德意志贵族,齐柏林家族。熟悉一战、二战的可能知道,一战时期飞艇的发明人费迪南.阿道夫.海因里希.奥古斯特.格拉夫.冯.齐柏林伯爵(Ferdinand Adolf Heinrich August Graf von Zeppelin,1838–1917,名字越长,家族越古老)。就是出生于康斯坦茨,他是位将军,也是位工程师,他发明的飞艇就叫齐柏林飞艇。二战时纳粹德国的一艘航母以他命名。这家酒店就是由飞艇发明人费迪南.齐柏林的哥哥改建的,他是一位历史学者和企业家。墙上的绘画是什么意思,没时间去研究了。这栋建筑上的绘画,主题是为纪念1848年巴登革命领导人弗里德里希.赫克在康斯坦茨的一次演讲。1848年的巴登革命是1848年欧洲革命以及德意志革命的一部分。1848年的法国大革命(二月革命)推翻了七月王朝的路易.菲利普,建立了法兰西第二共和,拿破仑的侄子路易.拿破仑.波拿巴成为法国总统,后称帝为拿破仑三世。弗里德里希.赫克(Friedrich Hecker,1811-1881),律师,德国政治家,革命者,1848德国革命的主要鼓动者之一,后倾向社会主义,与马克思和恩格斯都是很紧密的朋友。他领导的赫克起义失败后,去往美国定居,与林肯一起从事废奴运动。壁画的画家是一位叫做Johannes Grützke(1937-2017)的德国近现代现实主义画家。19世纪的路德教堂(Lutherkirche),很显然属于新教路德派。教堂前的广场叫路德广场,前面有个浅色的纪念碑就是胡斯纪念碑(Jan Hus monument),胡斯对马丁路德的影响很大。康斯坦茨的街景这个中世纪的城门叫施耐特门(Schnetztor),建于14-15世纪,是当时城市的城门之一。现在是城市的地标性建筑之一。当然,现在也只是剩下这个城门而没有城墙了。城门内的街道,叫胡斯大街(Hussenstraße),是主要的旅游购物步行街。一直往北可以走到大教堂。纳粹时期曾被叫做罗马大街。我们来的比较早,很多商店刚开门或正准备开门。胡斯大街往北过了巴巴罗萨酒店就是维森堡街(Wessenbergstraße),维森堡街再往北就能走到大教堂。从施耐特城门再往南走不远,就能走到德国与瑞士的边界。Schweiz就是瑞士的意思。虽然有个边防检查站,但形同虚设。出了德瑞边境的瑞士小镇,叫克罗伊茨林根(Kreuzlingen)。估计有很多人在都是在对面的国家上班,上下班都要出国。随便在瑞士小镇简单走走,也算是故地重游了。瑞士一侧的检查站。对康斯坦茨的游览有点蜻蜓点水,由于准备不足(准确地说是没有意识),错过了不少重要的历史纪念地和古迹。所以说,康斯坦茨是值得将来再去一次的地方。康斯坦茨简单看过,离开酒店去往慕尼黑,出地库时也赶上一个素质低的,出不去(杠子不抬)也不知道先把车挪了,让后面的先走,司机扔下车去楼上找前台去了,结果害的我也超时了(先在自助机上交过费,但15分钟要出去)。从康斯坦茨到慕尼黑,有几种走法,最近的是坐轮渡到湖对面的梅尔斯堡。我对轮渡的玩法和收费都不熟,干脆选择向西绕湖的路线。不过绕到湖对面时,路突然就封了(修路),也没有绕行的提示,只好凭感觉想绕过修路的路段,结果开进了一个小村子里的死胡同,路的尽头宽敞些,可以调头,顺带停车照几张湖边村景。这个康斯坦茨湖边的不知名小村,实在是太漂亮了,住在这里简直就像度假胜地。记不清是怎么绕出来的了,反正是出来了,可能多走了二三十分钟的路。中午时分来到的梅尔斯堡,停车场很大,说明这里是个人气旺的地方。梅尔斯堡(Meersburg)现在是个镇,与康斯坦茨同属巴登-符腾堡州,得名于同名的城堡,意思是湖边的城堡。这座城堡大约建于公元630年,法兰克王国国王,墨洛温王朝的达戈贝尔特一世(Dagobert I,603-639)所建,当时他的首都在巴黎,却在这里建造了用来居住的城堡。墨洛温王朝是法兰克王国的第一个王朝,创始人是克洛维,当时法兰克王国还基本是个整体的概念,简单地理解,就是现在的法国、德国和意大利(北部)都是一个国家,法兰克王国。可能不熟悉历史的对达戈贝尔特一世这个名字也不熟,但如果你去过巴黎的圣德尼教堂,就该知道他是第一位葬在那里的法兰克国王。也是他扩建了圣德尼教堂。之后,他的祖先们(包括克洛维)才移葬到圣德尼教堂的。梅尔斯堡也在康斯坦茨湖边,对面就是康斯坦茨。在湖边的一家意大利餐馆吃的披萨。湖对岸的康斯坦茨,有船(包括汽车轮渡)往返于梅尔斯堡。在梅尔斯堡吃过午饭后,继续上路。临近慕尼黑,往左是乌尔姆和斯图加特方向,往右是福森。慕尼黑的酒店,车就停在酒店的地下车库,去市区不再开车。坐地铁去市中心(老城),这个电梯可以人为控制双向行走。市区也是到处在施工。中世纪的城门慕尼黑算是我来欧洲游过的第一个城市(之前的汉诺威只是参展,连城都没进),那还是在1997年了。当时我还是个电子工程师,对欧洲的知识为零。当地客户陪我们逛过这里,这个新市政厅我一直以为是座教堂,不过对建筑的印象还是比较深的。市政厅前的玛利亚广场以及周边的街道,几乎都是商业街。第二天再来时,因为是周日,全部关门了。也有几座有名的教堂,后面会单独介绍。虽然一直下着小雨,但周六街上的人并不少。吃饭的地方也很多德国养狗的规定非常严格,所以经过严格培训并考核过的小狗是能进商场和地铁的。也有大型超市天黑下来后,还是坐地铁回酒店。周六晚上还那么多人。地铁到站后,需要自己扳一下这个把手,门才会开。

  • 九门胡同 发表了 游记  · 2019-11-01 13:05

    德国弗赖堡,还是有点历史的

    从法国的科尔马去德国弗赖堡,距离大概也就三十多公里,两国的分界就是中间的莱茵河。从法国开车到德国,就像从北京的朝阳区到海淀区,没有跨界的感觉。进入弗赖堡市区了,欧洲开车必须无条件礼让行人。按GPS找到一个市中心的停车库。没想到从停车库上来,就是弗赖堡大学的校园内,这在中国是不可能的。弗赖堡大学(Universität Freiburg),建校于1457年,是奥地利哈布斯堡王朝设立的第二所大学(第一所是维也纳大学),也是德国较古老的大学之一(有说排第五)。德国最早的大学应该是1386年的海德堡大学。弗赖堡大学的全名是阿尔伯特-路德维希-弗赖堡大学(Albert-Ludwigs-Universität Freiburg),阿尔伯特得名于最初的资助人,也是建校者,哈布斯堡的奥地利大公阿尔布雷希特六世(1418-1463)。路德维希得名于巴登大公路德维希一世(1763-1830),路德维希一世大力资助了险些关闭的弗赖堡大学。与欧洲许多大学一样,今天的弗赖堡大学分布在城市的多个地方,我们所在的这个校区就是弗赖堡大学最早的发源地。这栋楼是建于1911年的第一教学楼,即大学的主楼。透过玻璃看到的一个大的阶梯教室。这是属于弗赖堡大学的大学教堂,二战后重建的。历史上看,这所大学在大多数时间都为天主教控制。宗教冲突时,一些天主教的教授就会来到这里。1529年,巴塞尔大学遭受宗教改革的冲击时,伊拉斯谟曾来到弗赖堡大学讲学,这里距瑞士巴塞尔也就六十公里左右。17世纪时,大学还一度为耶稣会所控制。大学附近的老城区。经过二战轰炸洗礼后的弗赖堡,没有留下太多古老的建筑。这是一座老城门,马丁门(Martinstor),历史可追溯到13世纪,不过历史上经历过多次翻修,现在看到的城门也还是近代按照15世纪的样式加高过了的。像许多其他城市一样,历史上这座城门也做过监狱。马丁门正对的大街叫约瑟夫皇帝大街(Kaiser-Joseph-Straße),音译的话就是凯撒-约瑟夫大街,因1777年神圣罗马帝国皇帝约瑟夫二世的到访而得名。约瑟夫二世(1741-1790)是著名的玛利亚.特蕾西亚女皇之子。这条大街也是德国著名的商业大街之一。纳粹时期,曾改名为阿道夫-希特勒大街。大街上的小巷由于城市不大以及停车不便,自行车是出行的主要工具。马丁门的另一侧,也就是过去的老城外。有轨电车时不时从城门下穿过。看一眼德国人是怎么铺路的。弗赖堡各种颜色的电车,也是对城市的一种点缀。有5趟电车在这个十字路口交汇。凯撒约瑟夫大街路口有一个雕像,为了解释清楚,先要简单说一下弗赖堡的历史。弗赖堡的德文是Freiburg,对应英文是Free Burg或Free borough,也就是自由镇的意思。所以德国瑞士一带有很多叫Freiburg的地方,为了更准确,通常都会加上个后缀,比如德国的这个弗赖堡,德文全名叫Freiburg im Breisgau,意思是布赖斯高(地区)的弗赖堡,中文通常简称弗赖堡或弗莱堡,因为名气较大,所以一般提到弗赖堡通常就是指这里。而瑞士也有个比较有名的Freiburg im Üechtland,那个通常译作于希特兰的弗里堡,中文简称弗里堡。弗赖堡的建立者,是神圣罗马帝国的扎林根(Zähringen,或称柴林根)家族。而扎林根家族的发源地就在弗赖堡附近的一个小城堡,扎林根城堡(现在遗址还有)。扎林根家族是德国施瓦本的一个古老贵族,家族最早有记载的是布赖斯高伯爵贝特霍尔德(Berthold,死于公元982年),就是在这一带。首位使用扎林根伯爵称号的,是贝特霍尔德一世(1000-1078),他的母亲来自霍亨斯陶芬家族,他也是神罗皇帝亨利三世的忠臣。亨利三世曾许诺将来会把施瓦本公爵(德意志诸侯之首)的头衔转给他,但巧的是1056年亨利三世死后,1057年没有后代的施瓦本公爵也死了,皇后阿格尼丝(亨利四世只有6岁,由阿格尼丝摄政)却将施瓦本公爵的头衔给了未来女婿(亨利四世的姐夫),(韦尔夫家族的)莱茵费尔登的鲁道夫伯爵(1080年与亨利四世争王战死)。不过亨利四世那个姐姐马蒂尔德11岁出嫁,12岁就死了。有意思的是,1073年,贝特霍尔德一世和他的竞争对手鲁道夫又联手一起造亨利四世的反(1073-75的萨克森暴乱),当然与教皇的支持也是分不开的(本质是教权皇权之争),于是后面就发生了就是著名的卡诺莎之辱(1077年),这里不提了。如果看德国通史之类的书,书中提到与亨利四世作对的德意志贵族,就是以这两位为首的,鲁道夫甚至一度自称德意志国王。贝特霍尔德一世死后,他的儿子贝特霍尔德二世(Berthold II,1050–1111)继续与亨利四世作对。1092年, 贝特霍尔德二世与霍亨斯陶芬家族的腓特烈(莱茵费尔登的鲁道夫之子,亨利四世的女婿,有点乱吧)继续争夺施瓦本公爵的称号,1098年,双方达成和解,贝特霍尔德二世放弃了对施瓦本的一切要求,霍亨斯陶芬家族的腓特烈成为施瓦本公爵腓特烈一世(他的孙子就是后来的皇帝腓特烈一世,红胡子巴巴罗萨)。而做为补偿,贝特霍尔德二世得到了扎林根公爵的称号,踏踏实实经营他的布赖斯高领地了。1091年,贝特霍尔德二世将住所从扎林根城堡搬到了弗赖堡城堡,开启了弗赖堡的建城史。他的儿子是贝特霍尔德三世和康拉德一世。扎林根家族在德国巴登-符腾堡和瑞士一带还创建过很多城市,我在瑞士首都伯尔尼和图恩都提到过建城者都是扎林根家族的贝特霍尔德五世(Berthold V,1160-1218),那是扎林根家族的后人,也是最后一位家族主线的继承人,就葬在弗赖堡大教堂内。1218年,贝特霍尔德五世死后由于绝嗣,扎林根家族的主线基本消失了,只有一些较远的旁系分支。铺垫了这么多,现在回到十字路口的这个纪念碑。1806年,为了纪念城市的创造者贝特霍尔德二世(也许是他的儿子贝特霍尔德三世或康拉德一世),声称是扎林根家族后裔的巴登大公和城市当局建造了贝托尔德喷泉(Bertoldsbrunnen)。贝托尔德与贝特霍尔德只是中文的不同译法而已,扎林根家族喜欢叫这个名字的太多了。当时的喷泉还是挺精致的,不过二战中被炸毁了。到了1958年,又重新制作了这个纪念碑,一是纪念城市创建者,二是纪念原来的喷泉,只是现在已经没有水了。这个十字路口与皇帝约瑟夫大街相交的,一个是图中正对的贝托尔德街(Bertoldstraße),一个是盐街(Salzstraße)。据说上面的抽象派青铜骑马像让当地人不是很满意。这条街就是盐街,估计过去是卖盐的市场街。德国几乎每个大城市都有的考夫霍夫百货商店(Galeria Kaufhof),德国最大的连锁百货公司,总部位于科隆。不远处的新市政厅屋顶。这是位于弗赖堡大教堂南侧的一栋很有特色的牛血红建筑,历史商人大厅(Historisches Kaufhaus,Historical Merchants' Hall),我觉得名字似乎是直译的,不是很合理,此处的Historisches(Historical)应该是想表达这是座有历史的建筑,放在现在应该叫招商大厦比较合适。商人大厅始建于14世纪,现在的正面是过去的背面,是1520年改为正面朝着教堂的。后来的五百来年间,建筑主体没有大的改变,但外观进行过多次改建,目前看到的外观是19世纪的了。1947年到1951年间,这座建筑还曾作为巴登州的议会大厦。里面最大的皇帝大厅(Kaisersaal),可容纳350人,得名于德国皇帝威廉一世,他和俾斯麦在1876年参加胜利纪念碑揭幕典礼时在此就餐。外墙上很多的徽章,狮子是哈布斯堡家族的标志。比较显著的是正面窗前的四个出自哈布斯堡家族的神圣罗马帝国皇帝或国王像。大约从14世纪起,弗赖堡就将城市交由哈布斯堡家族保护,并为哈布斯堡家族出兵作战。在与瑞士联邦的作战中,城市不仅提供财政援助还提供骑士。1386年的森帕赫之战(Battle of Sempach)中,瑞士联邦大胜哈布斯堡联军,弗赖堡的贵族骑士几乎全部战死。瑞士卢塞恩的方济会教堂内还有那次战胜时缴获的大量军旗,其中肯定就有弗赖堡的。马克西米利安一世(Maximilian I,1459-1519),神圣罗马帝国皇帝,哈布斯堡王朝鼎盛的奠基者。1498年,马克西米利安还在弗赖堡召开过一次他的帝国议会。卡斯蒂利亚的菲利普一世(Philip I. of Castile,1478-1506),卡斯蒂利亚国王。马克西米利安一世之子,俗称美男子菲利普。他的外公是欧洲著名君主,勃艮第的大胆查理,所以他出生在布鲁日。由于他娶了西班牙国王伊莎贝拉和费迪南的女儿,(疯女)胡安娜,奠定了日后的西班牙哈布斯堡王朝。虽然他没做成皇帝,但这桩联姻对后世欧洲影响巨大。查理五世(Charles V,1500-1558),哈布斯堡王朝鼎盛时期的神圣罗马帝国皇帝,欧洲最著名的君主之一,也是罕有的主动退位的皇帝。与他同时代的还有几位著名君主,法王弗朗索瓦一世,英王亨利八世,还有奥斯曼帝国的苏莱曼大帝。有本书叫《四君主》,说的就是他们四个之间的事儿。斐迪南一世(Ferdinand I,1503-1564),神圣罗马帝国皇帝,查理五世的弟弟。查理五世1556年主动退位,把他的西班牙王位传给儿子菲利普(二世),帝国皇帝位传给弟弟斐迪南,从而将哈布斯堡王朝分为奥地利哈布斯堡和西班牙哈布斯堡。查理五世当年退位的地方就在现在的布鲁塞尔王宫。商人大厅的东边,大教堂广场的尽头的这栋建筑,叫老警卫室(ALTE WACHE),可能是老城区内最老的建筑了。当初(13世纪)可能是大教堂的建设用房,后来加高成了城市警卫队的住房。现在是一个葡萄酒展示销售商店,弗赖堡临近著名的阿尔萨斯葡萄酒产区(历史上也曾被划入过阿尔萨斯),所以这里的酒应该不会差。环绕大教堂四周的空地都叫大教堂广场(Münsterplatz),或者音译为明斯特广场。13世纪后,教堂周边曾是城市的墓地,1514年,皇帝马克西米利安一世下令在城北新建一块城市墓地,直到19世纪,这里的墓地才逐渐迁走完毕。墓地迁走后,形成了大教堂集市(Münstermarkt)。我去过的一些欧洲古老城市中,一般都喜欢在市政厅前的广场上做集市,而且也不是每天都有,通常每周一两次。在教堂前的市场也有,但不多。不过像弗赖堡这个集市,全年(只有8月15日圣母升天节不出摊)从清晨到中午开放,在德国却是独一无二的。大教堂西南侧的圣乔治喷泉(Georgsbrunnen),是1935年的仿制品,原来的喷泉制作于1520年。圣乔治是弗赖堡早期的城市守护人,后来,地位被列日的圣兰伯特(大主教)所逐渐取代。大教堂的北侧对称的位置还有一座鱼喷泉。教堂北侧的这座建筑,现在是弗赖堡法国文化中心,主要是一家非营利性的语言培训组织,以教授法语为主。房子叫做科恩豪斯(Kornhaus),其实德语看多了,即使不懂,有时也能猜出个大概,Korn是Corn的意思,haus=house。那这个房子就可以理解为过去的粮食仓库。房子建于15世纪,是为了1498年马克西米利安一世在弗赖堡召开帝国议会而建的,但在会议开始前房子也没有建完。后来做过剧场,1823年成为城市的粮仓,建筑前面就是谷物交易市场。房子前面(画面再往左)就是鱼喷泉,那个喷泉上面有许多基督教人物,可惜我没有拍到,不然的话,又要多写很多文字。整个教堂周边的市场,大概有将近两百个摊位,摊位位置不是固定的,但大致有个分区,比如面包、蔬菜水果、日用品等。这是教堂北侧的市场。各种造型的蜡烛。弗赖堡大教堂,虽然没有科隆大教堂之类的名气大,但却也是德国著名的教堂之一,而且教堂建于1330年的塔楼,是德国罕有的保存至今的中世纪教堂塔楼。由于维修,塔楼被脚手架围起来有12年之久,我们到的时候,脚手架刚刚拆掉不久,还能看到少许。弗赖堡大教堂(德语:Freiburger Münster),为天主教弗赖堡总教区的主教座堂。前面曾说过,弗赖堡的创建者是扎林根家族的贝特霍尔德二世和他的两个儿子贝特霍尔德三世及康拉德一世。弗赖堡最早的教堂叫康拉德教堂(Konradinische church),以康拉德一世的名字命名,大约始于1120年,现在只剩地基还在。扎林根家族的墓葬都是位于黑森林的圣彼得修道院,到了扎林根家族的贝特霍尔德五世(Berthold V,1160-1218)时,他想在弗赖堡建一座将来可以安葬自己的教堂。这位贝特霍尔德五世也就是瑞士伯尔尼和图恩的建城者。新的教堂大致于1200年开始建造,最初是想模仿巴塞尔大教堂(建于1019年)的罗曼式双塔样式。至于扎林根公爵贝特霍尔德五世是不是葬在这里,只能是推测在这里,因为他死的时候,教堂才建了18年,离完工还要两三百年。13世纪初,德国开始流行法国的哥特式风格,首开先河的是距此不远的斯特拉斯堡大教堂。1230年,在建中的弗赖堡大教堂也将原来的罗曼式设计往哥特式方向转变,因此,教堂也是德意志地区较早的哥特式建筑。不过教堂建筑的进展非常缓慢,直到两百多年后的1475年,市议会还在抱怨一个唱诗班建了一百多年还没完成。1510年,唱诗班总算是封顶了,1536年,教堂才算是整体建成,算起来历时也有三百多年了。几百年前几乎没有高建筑的城市中,116米高的教堂(塔楼)就是周围广大地区的地标,许多艺术创作都以这座教堂为主题或原型。二战时,大教堂周围的建筑几乎被英国皇家空军炸碎,但大教堂除了屋顶有轻微损坏外,整体几乎完好无损,也算是个奇迹。塔楼上的大钟是1851年的,不过现在已经不能走了。通常来说,天主教堂都属于天主教会。但弗赖堡大教堂从一开始就不属于教会。1200年扎林根公爵贝特霍尔德五世出资建造了教堂,1218年公爵去世后,他没有直系继承人,教堂的权利和义务移交给弗赖堡伯爵(扎林根家族的分支)。13世纪中期以后,伯爵们也不能履行他们的义务了,于是城市议会(公民)接管了建造大教堂的责任,并成立了大教堂基金会,筹集资金和安排工程。教堂在建造过程中,也靠发行赎罪券解决过一部分资金问题,发行者就是修建梵蒂冈西斯廷教堂的那位教皇,西斯图斯四世。1457年,哈布斯堡的弗赖堡大学成立,教堂由大学来资助,但基金会依旧在独立运作。1805年,弗赖堡并入巴登大公国,大教堂也成了大公国的国有资产。1827年,弗赖堡主教教区成立,大教堂就成为了主教座堂Cathedral,德语称Kathedrale,但由于历史原因,习惯上还称作Münster(德语大教堂)。教堂正门有个较深的哥特式门廊,木门上方的雕饰都是些宗教人物和简单的圣经故事,比如耶稣降生、苦路和最后的审判等,以及诸如天堂、地狱、天使和魔鬼之类的形象。中世纪的穷人大多不识字,所以教堂也就是穷人的圣经。门廊入口两侧墙壁上几乎都是圣母马利亚的不同形态。门廊内大量的装饰人物形象,多出自圣经旧约和新约,各个都栩栩如生。准备进入教堂,正中的是圣母像。教堂内部的体量还是比较宏大的,而且几乎全部是哥特式,最初的罗曼式特征不太好找。顶部的壁画《圣母加冕》,两侧站着的人注有名字,左边的是圣伯纳德(勃艮第贵族,西多会修道院长)和扎林根公爵康拉德一世(城市的创始人之一),右边的是列日大主教圣兰伯特大主教(城市的守护人)和圣亚历山大(4世纪亚历山大里亚的大主教)。典型的哥特式拱肋。立柱上都有人物雕像,比如这个是圣彼得。二战时,为了防止轰炸,教堂的名贵的玻璃都被当地人拆下单独保存,还好教堂没有被炸毁。教堂最初的雕刻,大约是1220年的,很有中世纪感觉。石雕的布道台。耶稣诞生后的三博士来拜,上面有1505的字样。短十字翼部分,基本与教堂的宽度相当。教堂内部有好几架管风琴,这是主管风琴,制作于1964-1966年间。又一架管风琴。一组最后的晚餐雕像。靠着耶稣怀中的是圣约翰还是抹大拉的玛利亚,不知道,因为看上去确实像个女人(电影《达芬奇密码》的观点)。犹大手中永远都要拿着钱袋。东部后殿的主祭坛。教堂唱诗班上方悬挂着的一个大十字架, 高2.63米,宽1.45米,13世纪的橡木制成,据说可能是教堂的建造者,扎林根家族最后的公爵,贝特霍尔德五世捐给教堂的。主祭坛前的一幅尺寸较大的三联屏画,《圣母加冕礼和十二使徒》,年代在1512-16年间。单独收费的一个门,是登塔还是圣器室,忘了,反正没进去。看上去像13世纪的雕刻,比较简单。砂岩石砖上刻着的拉丁文,只能认出1295年的字样,可能是工程进行到某一阶段留下的吧。教堂外墙上的日晷,有1500年的数字。飞扶壁,近代被维修替换过。在德国,这种单塔式的哥特教堂总的来说要少于双塔式的,而这座1330年建成的116米高的西塔,曾是当时世界上最高的建筑。不过在1333年,索尔兹伯里大教堂123米高的高塔就打破了这个记录。但弗赖堡教堂的塔楼,被认为是最漂亮的塔楼,后续的几百年中,一直有教堂在模仿他的样子。教堂南面,1620年增加的文艺复兴式的南门。教堂外立面有太多的人物,不可能一一搞清了。还有哥特式教堂常见的吐水兽。大教堂北面不远,还有一座犹太会堂。从13世纪开始,就有犹太人在弗赖堡定居,但14世纪的黑死病大瘟疫让犹太人背了锅,像欧洲很多地方一样,大批犹太人被杀或被驱逐。15世纪时,城市更是颁布了禁止犹太人进入的禁令。一直到1809年,犹太人才被允许在城市居住,1836年,弗赖堡还有了犹太人社区,以及一座较大的犹太会堂。1938年11月9日的"水晶之夜"后,弗赖堡的犹太人要么被驱逐要么进了集中营,犹太会堂也被烧毁。二战后的1945年后,只有少数犹太人回到了弗赖堡,现在弗赖堡已有七百多犹太人了,这座犹太会堂是1985年新建的。犹太会堂我见过一些,但基本都是大门关闭的,只在以色列进去过一次。在弗赖堡老城区,这种地上的水沟几乎随处可见。这种水沟,是弗赖堡特有的输水系统,人工街溪(Freiburg Bächle),也是弗赖堡的特色之一。据推断,这种人工街溪在12-13世纪就存在了,它并不是为城市提供饮用水,当时的主要用途是灌溉和消防,以及将雨水和污物排出城外。我们去的时候没水,可能到夏天才会有。过去这种水沟就在路中间,到了19世纪,由于不利于交通,水沟被移到了路边,有些还被盖上了铁板。近代之所以没有被填上,主要是当地人觉得这是一个古老的念想,还是保留了下来。说当地有个传说,如果你不小心掉进街溪,就有可能与当地人发生一段情缘,当然,信不信由你。弗赖堡的街道这座建筑是弗赖堡的新市政厅(Neues Rathaus),从凯撒约瑟夫大街上就能看到它屋顶上的绿色头盔式塔尖。新市政厅的建筑物始建于1539-1545年间,最初是私人用房,后被弗赖堡大学购买一直是大学的用房。1774年,三个学院搬走后,医学院还留在这里,直到1867年,医学院才最后搬走。所以新市政厅也被叫做“老大学”。在做为大学使用了三百年后,市政当局用190金马克购买下这座建筑,并重新装修后,于1901年做为新市政厅投入使用。所谓新市政厅,房子还是老房子。新市政厅的庭院内。紧邻新市政厅的红色建筑是老市政厅(Altes Rathaus),与商人大厅有点相像。老市政厅的历史可追溯到1557年,也是由几栋陆续建起来的建筑组合而成的,整体大致为文艺复兴风格,上方有哈布斯堡帝国的双头鹰标志(哈布斯堡家族则是狮子)。弗赖堡从1386年到1806年大多数时间都属于哈布斯堡王朝的统治,除中间1677-1697曾被法国短暂统治过(划归阿尔萨斯)。不过二战中的1944年,整个老市政厅彻底毁于空袭,现在所见到的建筑全部为战后用新材料按照老的样式重建的了。弗赖堡的游客中心就设在这里。市政厅对面,是连在一起的圣马丁教堂和圣马丁修道院,中间的广场叫市政厅广场(Rathausplatz)。广场上聚集了很多本地人,好像是什么节日或者有什么重要活动,比如结婚,因为欧洲人结婚通常是要在市政厅登记的。圣马丁教堂(Kirche St. Martin),是13世纪方济会的修道院教堂。17-18世纪的多次战争教堂被破坏,后重建,二战时又遭到严重轰炸,现在看到的大多是战后重建的。教堂正门上方有三尊雕像,中间的是“无原罪圣母像”(圣母无原罪说,是15世纪由方济会提出的,只有天主教承认),左侧是阿西西的圣方济(方济会的创始人),右边的是帕多瓦的圣安东尼(也称里斯本的圣安东尼,怀抱小耶稣是他的标志)。门上的文字注有1719年的字样。二战时,教堂被严重炸毁,目前看到的基本是重建的。不过墙壁上的一些壁画还是14世纪留下的。主祭坛布道台教堂入口方向。与教堂相连的还保留有一部分方济会修道院的建筑。现在市政广场的大部分都是以前修道院的地方。现在的修道院交由多明我会管理了,进去简单看了一眼,里面很多房间都是与天主教有关。市政厅广场上的一尊雕像,主人是弗赖堡人贝尔托德.施瓦茨。贝托尔德.施瓦茨(Berthold Schwarz),据传说是14世纪中叶弗赖堡的一位炼金术士,他在炼金过程中的一次爆炸,无意中搞出了黑火药,所以欧洲认为他是黑火药的发明人,因此他也被叫做Berthold the Black。不过这种说法也有质疑,甚至有人怀疑是不是真有这个人。不过黑火药的发明对于欧洲的枪炮发展作用很大。BUTLERS,德国一家有名的家居用品商场,很多城市都有。弗赖堡虽然是个有历史的城市,但如果你对历史没有兴趣的话,大量的名牌商场保证也能满足你逛街的欲望。比如,德国的刀具和厨房用品世界有名。在这个商场的顶层吃的午饭,然后前往康斯坦茨。

  • 九门胡同 发表了 游记  · 2019-09-25 11:38

    斯特拉斯堡,一座德味十足的法国大城市

    斯特拉斯堡之旅就是从这里开始的,广场下的停车场上来就是这个公交站。这个公交站也算是斯特拉斯堡的一个地标,叫做Homme de Fer 。车站所在的广场也叫Homme de Fer 广场,有钢铁侠的意思,大概与旁边的一个建筑上有个中世纪盔甲武士像有关。这个车站落成于1994年,也是斯特拉斯堡最繁忙的车站,斯特拉斯堡有A-F六条有轨电车,除了E线,有五条轨道交通在这个车站交汇。提醒一下学建筑的,斯特拉斯堡有个扎哈设计的车站,B线北端的终点站,霍恩海姆车站。与她的首个作品消防站有点神似,有时间的话不要错过。车站下方的地下停车场。车站广场边的Printemps商场,2013年建成。我们简短的斯特拉斯堡行程从Homme de Fer开始,全靠步行。很多人在中学时都学过一篇课文叫《最后一课》,法国小说家都德写的(不知道现在的课本里还有没有)。最后一课说的是普法战争时期,法国战败,将阿尔萨斯-洛林地区割让给普鲁士德国。斯特拉斯堡就是阿尔萨斯的首府。那斯特拉斯堡到底是属于德国还是法国呢,所以要先捋一下斯特拉斯堡(阿尔萨斯-洛林)的历史了。罗马时期的斯特拉斯堡,因位于莱茵河的左岸,提比略的弟弟德鲁苏斯曾在这里创建了军事基地,当时叫Argentoratum。罗马的第八、十四和二十一军团曾分别驻扎过这里。罗马有点远,就从查理大帝死后说起。很多人都知道公元843年的《凡尔登合约》,将查理大帝创建的查理曼帝国(加洛林帝国)一分为三,即后来的法国、德国和意大利的雏形。但在843年的前一年,还有个斯特拉斯堡誓言,之后才有的《凡尔登合约》。参与者是查理大帝的三个孙子,长子洛泰尔(Lothaire,也有罗退尔等其他译法,其名字可能就与洛林有关),幼子日耳曼人路易和同父异母弟弟秃头查理。之前次子丕平死了,无法参与瓜分帝国。三人的父亲虔诚者路易,跟他爹查理大帝没法比,有些窝囊,险些被儿子们废掉,840年死去后,长子洛泰尔继承了皇帝名号,兄弟三人要瓜分帝国。842年,日耳曼人路易和秃头查理在斯特拉斯堡订立《斯特拉斯堡誓言》,誓言的大致意思是由于他们的哥哥洛泰尔对两位弟弟不能容忍,要斩尽杀绝,于是他们兄弟两决定按照上帝的意思,共同对抗他们的哥哥洛泰尔。兄弟二人分别用对方的语言(古法语和高地德语),宣誓效忠对方。而他们的军队也用自己的语言宣誓效忠对方的“王”。不过到了843年,三方都不希望再战了,于是在法国的凡尔登签订了著名的《凡尔登合约》,将他们祖父和父亲留下的帝国一分为三。长子洛泰尔获得中法兰克王国(含首都亚琛和罗马),日耳曼人路易获得东法兰克王国(日后的德国),秃头查理获得西法兰克王国(日后的法国)。不过855年,洛泰尔去世,他的中法兰克王国的部分领土随即被两个弟弟瓜分,而瓜分不仅留下了意大利、教皇国、皇帝称号等后续历史问题,原本属于中法兰克的阿尔萨斯-洛林地区(Alsace-Lorraine),也为日后埋下了不稳定因素。关于这段历史,你读意大利史,法国史和德国史都会提到,且有不同角度的解读,就不多说了。870年,斯特拉斯堡归属于日耳曼人路易,可以说从此开始属于德国。923年,洛林公爵将斯特拉斯堡献给德国国王亨利一世(即萨克森公爵捕鸟者亨利)。12世纪,斯特拉斯堡成为神圣罗马帝国最大的城市之一。1262年,斯特拉斯堡获得帝国自由城市地位,即不受任何封建领主管辖,直接归皇帝。1332年,斯特拉斯堡宣布为自由共和国。1348年,爆发鼠疫,犹太人背锅,成千犹太人被杀,其余被驱逐出城。一直到18世纪,城市还规定犹太人必须在晚十点前出城。1439年,斯特拉斯堡圣母大教堂完工。1440年代,美因茨人约翰内斯.古腾堡在斯特拉斯堡发明了印刷机。1520年代,宗教改革传到斯特拉斯堡。1538年,被日内瓦驱逐的约翰.加尔文来到斯特拉斯堡,度过了他人生中最安静美好的三年时光。1552年9月,皇帝查理五世到访。1605年,第一份现代报纸在斯特拉斯堡诞生。1648年的《维斯特伐利亚合约》将阿尔萨斯的部分地区划给了法国,但不包括自由城市斯特拉斯堡。1681年,在三十年战争中保持中立的斯特拉斯堡还是被法王路易十四吞并了,并于1697年得到了神圣罗马帝国的承认。斯特拉斯堡开始了法国化。1778年10月,莫扎特到访,并在圣托马斯教堂弹奏管风琴。1792年4月25日,应斯特拉斯堡市长的要求,克洛德.约瑟夫.鲁日.德.李尔(Claude Joseph Rouget de Lisle)在市长家中创作了《莱茵军团战歌》,即日后的法国国歌《马赛曲》。不过第二年,市长也上了雅各宾的断头台。1870年,拿破仑三世挑起的普法战争,法国战败投降。1871年,德意志帝国在凡尔赛宫镜头宣告诞生,法国割让阿尔萨斯-洛林地区给德意志帝国,自然也包括阿尔萨斯的首府斯特拉斯堡。中学课本中的《最后一课》说的就是那个时候的事。有人说阿尔萨斯-洛林的割让为日后两次世界大战埋下了仇恨的种子,也不为过。一战结束后的1918年,斯特拉斯堡人想通过公投成为独立共和国,但没有成功。1919年,根据《凡尔赛合约》,斯特拉斯堡回归法国(这是历史上第二次)。二战的1940年,阿尔萨斯洛林被德国吞并,希特勒亲临斯特拉斯堡,并计划将斯特拉斯堡圣母大教堂改做德国无名士兵纪念地,不过没有实现。1944年11月,盟军解放了斯特拉斯堡,重归法国(历史上第三次)。1949年,欧洲委员会总部设立在斯特拉斯堡,理由是:这个伟大的城市见证了人类的愚蠢,他们试图通过战争、残酷和破坏来解决问题。1965年,欧洲议会设在斯特拉斯堡。《最后一课》说的是普鲁士人要来,学校不再允许教法语,只能改教德语的事。现在的斯特拉斯堡法语和德语都通行,据说历史上很多家里都有两个国家的国旗,谁来了挂谁的。这家商店橱窗前挂的,好像是一种当地特色食物,可能类似于面包。街道后面的是圣多马教堂。这个广场叫古腾堡广场(Place Gutenberg),背后(东)是斯特拉斯堡圣母大教堂(主教座堂)。古腾堡广场得名于这尊古腾堡雕像。我们在美因茨见过约翰内斯.古腾堡的雕像,因为那是他的家乡和出生地。为什么这里也有呢。大概在1434年左右,古腾堡跟随他的家人搬到了斯特拉斯堡,据说可能是跟政治迫害有关。在斯特拉斯堡,他发明了活字印刷术和螺旋式印刷机。1448年,古腾堡又返回了美因茨,在那里出版了他的第一本用印刷机印的圣经,《古腾堡圣经》(谷登堡圣经)。有学者认为,一本《古腾堡圣经》的价值,足以抵上一个现代化图书馆。雕像下方的浮雕,全是与古腾堡发明印刷机有关的内容。印刷机的发明对欧洲的宗教改革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古腾堡广场周边的建筑。这座建筑是斯特拉斯堡历史博物馆(Musée historique de Strasbourg),建于1920年,原址是16世纪的屠宰场。圣母大教堂前,一些老建筑形成的街道,就是市场。大教堂前的广场,圣诞节前这里将全部是市场。大教堂南侧是罗昂宫,也是斯特拉斯堡的重要建筑。罗昂宫(Palais Rohan),得名于建造者,斯特拉斯堡大主教阿曼德.加斯东.马克西米连.德.罗昂(Armand Gaston Maximilien de Rohan,1674-1749)。一个大主教怎么会有如此的宫殿呢,他不仅是大主教,同时还是位红衣主教(有选教皇的资格),而且他还是采邑主教,也就是说在他的教区,他还是世俗的最高头领。他的家族-罗昂家族也是个古老的贵族,来自布列塔尼,在欧洲有很多分支,与法国和英国王室都有很密切的关系。1727年,罗昂大主教委托建筑师,罗伯特.德.科特为他设计了这座宫殿,1742年完工。罗伯特.科特是法王路易十四和十五的皇家建筑师,凡尔赛宫的皇家礼拜堂就是出自他手,路易十四还委托他改造过巴黎圣母院的唱诗班。宫殿建成后一直为罗昂家族所有,法国大革命时期被没收,收归国有。现在是几个博物馆和美术馆。历史上多位国王和名人住过这里:1744年,法王路易十五。1770年5月7-8日,后来的法王路易十六的王后,玛丽.安托瓦内特由奥地利踏上法国领土的第一晚就住在这里。1805、1806、1809年,拿破仑都曾在这里住过几晚。拿破仑的第一位王后约瑟夫,在这里住过的时间更长(奥斯特里茨战役期间)。拿破仑的第二位王后,奥地利公主玛丽.路易莎于1810年3月22日,也是在法国领土上的第一晚住在这里。1828年,英王查理十世。1872-1898年间,还做过斯特拉斯堡大学的主楼。大教堂的南侧,罗昂宫的西侧,是圣母大教堂博物馆。很多大教堂内的雕像,绘画原件等在里面展出。大教堂附近的街市,即使是平时也很热闹。这家小店门口卖的是一种掺了香料并加热的葡萄酒,叫Vin Chaud Glühwein(德国特色),4欧一杯,因为要开车,就尝了一点点,挺好喝。这座桥叫乌鸦桥(Pont du Corbeau),附近的广场叫乌鸦广场。把U写成V,是拉丁语的写法。乌鸦桥边的古老建筑是老海关(旧海关)。老海关(Ancienne Douane),作用当然是收税的了。海关的位置相当于伊尔河上的码头,过往船只运送的货物都要交税。老海关最早建于1358年,二战时被炸毁,是1956年按原风格重建的。从乌鸦桥上看伊尔河边的老海关和新建筑。老海关下,沿河有个能遮风避雨的廊子,估计是以前检查货物并收税的地方。伊尔河上不时有游船经过。乌鸦桥的另一边,与老海关同侧,是历史博物馆的后身,下面有个游船码头。这个广场叫克莱贝尔广场(Place Kléber,或克勒贝尔广场),是斯特拉斯堡最大的广场,也是大岛的中心。广场是斯特拉斯堡重要的景点之一。广场的得名来自于广场中央的克莱贝尔雕像,其实雕像下面就是他的墓。让.巴蒂斯特.克莱贝尔(Jean-Baptiste Kléber,1753–1800),法国大革命时期的将军,出生于斯特拉斯堡。不打仗的话,他还是位建筑师。1798年,克莱贝尔跟随拿破仑远征埃及。在埃及,拿破仑先是遭遇了英国海军上将霍雷肖.纳尔逊对法国舰队的重创,然后又是西德尼.史密斯与奥斯曼人的联手阻止他攻打阿克,战事并不顺利(不过弄回不少埃及文物去了卢浮宫)。再加上鼠疫和国内督政府的混乱,于是1799年8月,拿破仑决定带少数人悄悄回法国。并于1799年11月发动雾月政变,拿破仑成为了第一执政。拿破仑离开埃及之前,将军队的最高指挥权交给了这位克莱贝尔。1800年6月14日,克莱贝尔在开罗被一位叙利亚学生刺杀而死。死后遗体运回法国,1838年葬在斯特拉斯堡克莱贝尔广场,心脏则留在巴黎的荣军院。纪念碑上有两幅克莱贝尔参与过的战役浮雕,这幅是1796年6月4日的阿尔滕基兴战役,法军打败奥地利哈布斯堡军队的一场战役。未来的元帅勒菲弗尔和内伊都参与了这场战役。阿尔滕基兴(Altenkirchen)位于德国波恩以东50公里。这幅雕塑下有1800年3月20日和Heliopolis的字样。拿破仑回法国后,贝克莱尔也感觉埃及很难待下去,于是他私下和英国人西德尼.史密斯签订协议,英军答应放法军走,但英军高层没有同意,于是贝克莱尔想用战场上的胜利去赢得谈判。克莱贝尔于1800年3月20日向开罗东北十公里赫里奥波利斯(Heliopolis)的奥斯曼军发起攻击,并以一万对六万的悬殊兵力获得胜利,之前发生暴动的开罗也被重新控制。不过不到3个月后,克莱贝尔就被刺身亡。1840年,广场以克莱贝尔的名字命名。克莱贝尔广场北侧的建筑叫黎明宫(Aubette),由路易十五的御用建筑师布隆代尔(Jacques-François Blondel)建于1765年至1772年。建筑的最初目的是用于军事,黎明宫得名可能与军队清晨喊的口令有关。1869年,黎明宫被用作城市的绘画和雕塑博物馆。一年后的普法战争中,建筑被炸毁,只剩下前立面。1873-77年被重建。这在斯特拉斯堡属于比较现代的街道。除了小法兰西之外,其他地方也能看到少量的德式房屋。转了一圈,又回到钢铁侠枢纽站,斯特拉斯堡简单行程结束,前往科尔马。

关于德国自驾的旅行问答
  • erionna 回答了问题 · 2019-12-25 14:53

    没有外语能力去德国自驾,找停车位成了大问题!请大家帮助我

    如果你已经定了酒店的话,完全可以在酒店的停车场停,但是一定要问清楚是不是免费。然后很多信息可以问酒店的前台,他们知道的比较全和清楚。基本上在路边的都是有提示的,看图标就行,有的是免费停30分钟,有的是免费停2小时,有的是几点到几点可以听,看懂时间就好,他们很少有划车位这种行为,不能停在出入口,或者人家家车库出来的地方,其他一般问题是不大的都是自助投币的机子,建议从硬币1欧开始投,投完之后看一下时间到几点,只要在你离开的范围之内就行。

  • gzsclf 回答了问题 · 2019-10-04 12:20

    德国自驾 从Hamburg到纽伦堡

    中间的哥廷根或卡塞尔都 不错

  • 于香肉丝 回答了问题 · 2019-09-20 11:32

    德国自驾,车上必须要有 反光衣 三角牌 停车牌,请问这几样东西英文或德文怎样说呀?谢谢

    干什么用?图片最直接,或者在线翻译

  • 中年机器猫 回答了问题 · 2019-09-06 22:50

    德国自驾要驾照公证件吗

    楼主,德国大使馆写的很清楚在德国临时居住的持中国机动车驾驶证者,可在德意志联邦共和国境内驾驶其驾驶证上载明的准驾车型并且必须遵守中国驾驶证的要求和限制。根据德国驾驶证使用规定,机动车驾驶人必需携带中国机动车驾驶证原件及德文译文*才可在德国驾驶车辆。 德文译文可由——德国法院指定的宣誓翻译(姓名及地址见如下网页: http://www.justiz-dolmetscher.de/ )——中国官方机构提供。实践证明,为中国机动车驾驶证连同德文译文办理公证认证是个很好的做法。https://china.diplo.de/blob/1169732/05e82f93fccc6747cfc5a57bed6c2cbb/pdf-merkblatt-ch-fuehrerschein-in-dt-data.pdf

  • 空心大哥 回答了问题 · 2019-08-13 12:12

    德国自驾#米滕瓦尔德到拉姆绍走哪条线比较合理?

    绝对建议你从南线,过奥地利走。从米腾瓦尔德,过因斯布鲁克、施瓦茨、延巴赫(中间还可以去阿尔卑巴赫)、瑟尔、埃尔毛……这是奥地利阿尔卑斯山脉地区最美的小镇连线,我亲自走过,非常漂亮!

地图导航

热门出境旅游目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