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穷游 > 标签 >

喀什古城

喀什古城

按热门排序 | 按时间排序
关于喀什古城的游记攻略
  • 雄大hjx 发表了 结伴  · 2021-03-08 12:07

    为期13天的南疆之行,目前组队情况四个女的最好来一个活宝男生!有意向的可以咨询我

    为期13天的南疆之行,目前组队情况四个女的最好来一个活宝男生!有意向的可以咨询我

  • szhelen 发表了 游记  · 2020-10-11 18:00

    2020.9.19-9.28新疆喀什、库车、禾木和喀纳斯游记

    南航快乐飞的推动,终于开始2020的第一次出游

  • Kora边境流浪者 发表了 游记  · 2021-02-01 14:52

    寻找西域· 一个人的冬季新疆环游记【吐鲁番、塔克拉玛干、新藏线、帕米尔、天山】

    我对西域的最初念想大概来自于儿时的课堂,地理课上的大西北,充满了神秘而美妙的气息。后来也接触了很多描绘了西域的纪录片、艺术作品,印象最深的是大学时看的伊文斯的纪录片《风的故事》,有许多部分在中国西北的沙漠里拍摄,构思和画面很玄幻,有种无以言状的意味,散发着西域的那种苍凉感。这种苍凉,来自于空间上的广阔、时间上的久远。这次旅行,就是寻找那个想象中的西域的过程。带着这样的心境,周围的一切也似乎更容易显现出你期望的那种色彩。西域,就在喜多郎《丝绸之路》那样悠远的意境中,在我面前徐徐展开。冬季的新疆是旅行淡季,但我却觉得这个时候是最好的——因为游客很少,那些荒野、古迹都回归到了原初的宁静氛围。很多地方被白雪覆盖,森林、草场、山峦、村庄,都美得像童话世界,甚至还能看见奇幻的沙漠之雪。冬季的那种纯净和寂静是别的季节所没有的,甚至那种未曾遇过的零下二十几度的严寒,也是一种别样的体验。初到印象杭州到乌鲁木齐的航班大致沿着丝绸之路向西飞。一路上,舷窗外的南方,依次经过秦岭、祁连山、阿尔金山,正是这一连串山脉的冰雪融水,养育了丝绸之路上的村庄、城镇和王国。越往西走,景色越苍茫雄浑,人类的痕迹也越少,从飞机上看去,就像是外星表面一样。祁连山和阿尔金山雄伟的身躯连绵不绝,一旁则是无边无际的戈壁。偶尔一条细细的公路在荒无人烟的戈壁中延展,孤独、渺小、无助,却依然伸向那巨大的未知,显示着某种不屈的意志,正是人类精神的写照。在机场拿到车,驶入乌鲁木齐市区。除了不时能看到一些高加索面孔的维族人,乌鲁木齐在外表上与其他中国北方城市没什么区别。采购了一些路上的物资,接着去新疆自治区博物馆参观了一下。新疆干燥的气候使得这里成为了考古天堂,数千年来的文物浩如烟海。最令我震撼的是这里展出的干尸,以四千年前的“楼兰美女”为代表,他们的皮肤组织都保存地十分完好,甚至可以看到睫毛,就像沉睡了几千年一样。这些西域的先民,与其他文物一起,向我们默默讲述了一段遥远的时光。↑新疆博物馆中还原的三四千年前塔里木盆地的生活场景出乌鲁木齐市区往南走,高楼大厦渐渐退去,路两旁是覆盖着白雪的原野,地平线上浮现出天山白色的身姿,冬日的午后,阳光下的万物清朗而明净。天山自古就是难以跨越的天险,也是南北疆的分界线,造就了两侧迥然不同的气候与文化。即使现在要跨越它也不是容易的事。乌鲁木齐往南有三条路可以翻越天山,西面的G216海拔最高,但在修路;东面的G314最好走,但风景一般;所以就选择了中间的S103。导航上这条路翻越天山要好几个小时,此时太阳已经西斜,就在乡村超市里买了不少食物。村子里都没什么人,别墅、楼盘的广告安静地沐浴在冬日的暖阳下,旁边是整齐的杨树和土黄色的老屋。↑天山脚下↑一条进山的小路,被厚厚的积蓄覆盖。北方的雪是粉末状的,与南方不同。↑冬日的乡村↑S103转进了天山山脉中,先在峡谷里穿行,两边是笔直的杉树。↑山上是一片冰封的世界↑奇异的石头↑S103天山山口,海拔3000米零下25度的大风,像刀子一样刮过手与脸,不到一分钟,暴露在外的皮肤就冻得生疼。拍了几张照,就有了失温的感觉。↑天山的日落↑暮色中的荒野夜色中一路下山,快到阿乐惠镇时,感觉轮胎声音不对劲,但一直以为是搓板路的声音。到了镇上才发现是爆胎了。轮胎已没法补,只能等第二天更换。孤独的戈壁小镇上,偶尔传来火车的鸣笛声。小饭馆里只有几个当地工厂的工人,穿着工作服,讨论着营生的话题。旅馆的暖气太热了,晚上穿成了短袖都热得出汗。又想起了白天在新疆博物馆见到的干尸,太有画面感,睡得不好。交河怀古第二天等县城调来的轮胎,换好后已经日近中午。往东去吐鲁番,这里完全没有了冰雪,白天气温也在零度以上。公路在苍茫的戈壁滩上伸向远方,地面的热气使得远处的景物像海市蜃楼般悬浮在半空。一百多公里的路上几乎都没有人迹,只有一座座巨大的黄色山崖。吐鲁番位于天山南侧的干热盆地,大部分地方高度低于海平面,中国最低点海拔-154米的艾丁湖就在此。天山的融水在这里形成了许多绿洲,是丝绸之路的必经之地,曾有许多繁荣的城镇和王国。下午先去交河故城,这里最早是西域古国车师国的都城,唐代管理西域的安西都护府治所也曾在此,曾是丝绸之路上的重要城邦。元代因战乱荒废,定格在了八百年前的样子。吐鲁番干旱的气候让这座生土建筑的古城一直保留了下来。故城建在两条河之间的一片高地上,外形像一艘巨轮,整个城市就在“甲板”上。四周是陡峭的悬崖,形成天然的城墙。淡季的游客很少,傍晚时分,整座古城只有我一人,漫步在这里的大街小巷,在孤寂的夕阳中,独自面对这片荒城,想象当年它的样子。曾几何时,这里也有锦衣华服的人们,相约在同样的黄昏后,上演着浪漫与温情的故事。这些故事和人们,在世上来过,又消失地无影无踪。↑古城的“中央大街”,尽头是一座曾经高耸的佛塔基座,可以想象当年华美的景象。↑中央大街两侧吐鲁番、哈密一带,是新疆伊斯兰化最晚的地区,到了元朝废弃前,交河依然是佛寺遍地。城的西面、北面都是寺院和僧侣居住区。这里是辉煌了上千年的那些西域佛国的最后遗存。↑官邸、寺庙、民宅、商店……都只剩下了断墙残垣,八百年的时间足以把一切装饰抹去。墙体也被风化成了圆润的外型,失去了棱角。↑交河故城的落日吐鲁番比想象地繁华许多,居民大多数是维族人,有种置身西亚的感觉。在美食一条街吃晚饭,这里的餐馆非常多。新疆的羊肉非常美味,后来我每天都要点羊肉串或羊肉抓饭。晚上住在吐鲁番的如家酒店大十字店,在这家酒店经常感觉自己好像回到了中学时代,是某个暑假和表弟一起来的,看看博物馆,写写作业……不知这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来源于何处——过往的类似记忆?还是曾经的憧憬?希望无论何时我们在一起,都能像儿时那样,对世界充满了好奇和憧憬,快乐地探讨各种问题。库木塔格吐鲁番东面一百公里远是鄯善县,挨着县城的就是库木塔格沙漠,据说是世界上距离城市最近的沙漠。库木塔格的沙丘很高,起伏落差可达近百米,像一片沙子组成的山地,有高峰,有山脊,有峡谷,地形复杂。相比塔克拉玛干沙漠,库木塔格的沙子特别细腻,没有一点杂质,就像一种完美的流体。在风的塑造下,沙丘的曲线特别流畅,就像少女的身体。景区门口附近有很多游客,我向着后方一座高大的沙山方向爬,期望看到没有人类痕迹的沙漠。↑爬过那座高大的沙丘,眼前是一片渺无人迹的世界,没有任何杂质,纯净地像一个VR幻境。↑早晨的沙漠并不酷热,有些沙丘还带着一层薄薄的白色冰霜。↑这里的沙子比想象地坚实,走起来有趣又轻松,但一些陡峭的地方还是很难爬的,沙子会整片往下滑。另外还要避开低洼的地方,那里可能有流沙。↑置身于沙海的中央,四下望去,满是魔幻的光影,流畅的曲线。这里是极致的纯净和虚无,除了沙子,没有任何其他物体,连一棵草或一粒石头都没有。↑走了一个多小时,南方依然是层层叠叠的沙山,那是楼兰古国和小河墓地的方向。当年的斯文·赫定等探险家,历经艰辛,找到了这些埋藏在大漠深处,沉睡了数千年的遗址,然而,也许还有更多的文明遗迹,被这里的流沙吞噬得无影无踪。大漠荒城火焰山南方的阿斯塔那古墓群,是新疆最有名的古墓群之一,出土了大量保存良好的文物。这里大部分是晋唐时期的墓葬,距今一千多年,当时正是丝绸之路最繁荣的时期,中原与西域之间往来频繁,吐鲁番一带是重要的商业枢纽。阿斯塔纳古墓群位于高昌古城边,是当年这个繁盛王国居民最后的归宿。景点可以参观三座古墓,和敦煌、嘉峪关的几个古墓一样,这里的工作人员会带你参观,既有监督,也有壮胆作用,后者在这里真的有必要。第一个墓室里赫然躺着一对干尸,之前也参观过不少古墓,但这是第一次在墓中看到主人,感觉还是脊背一阵发凉……要不是有工作人员陪同,都不知道自己敢不敢逗留。从墓道透进的昏暗光线下,可以看到两具尸体保存得并不像新疆博物馆的那些干尸那么好,而是处于半腐朽状态,皮肤像碎纸片一样挂在骨架上。面部表情有些狰狞恐怖,像《木乃伊》电影里的大祭司。上世纪初,英、俄、德、日的探险家在这片“地下博物馆”进行了大量挖掘,盗走了数百箱最珍贵的文物,甚至连一些干尸都被运走。对我国考古界来说,这是一笔无可估量的损失。阿斯塔那古墓群往南不远,就是古墓主人们曾经生活的城市——高昌古城。高昌是西域著名的佛教古国,历经千余年,最后毁于元代的战火,伴随着曾经灿烂的西域佛教文化一去不返。玄奘西行取经的时候曾在这里被高昌王挽留,讲经一月。据说西游记里的女儿国,原型就是高昌国。到达高昌故城时已是傍晚,它的巨大规模令人惊叹,高耸的城墙绵延数公里,一眼望不到头,即使荒废了八百年,都还能感受到当年的宏伟气派。淡季景区里几乎没有游客,观光车也停了,我租了一辆自行车,从南城门进入故城。↑整座故城非常辽阔,大部分地方已是空空荡荡,只有远远近近的一些残垣耸立在夕阳下,气氛十分悲凉萧瑟。↑城市西南是一片巨大的佛寺遗址,据说玄奘就是在这里讲经的。↑高大的内城城墙↑被称为“可汗堡”的王宫遗址↑北城门遗址↑日落后的高昌故城,越发寂静清冷。暮色中漫步在那些荒废的寺院、佛塔、城墙间,仿佛可以听见历史的回声。这座延续了一千三百余年的古城,是当年的西域大都市,以歌舞、美食、时尚闻名,曾汇聚四方民族,接纳东西文化,影响远及长安。如今,这片舞台已空寂了七百年,一切已回归尘土,只剩几座最倔强的墙基,还在抵抗着大漠的风沙。独自面对这样的场景,怎能不想起陈子昂的那首《登幽州台歌》: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茫茫沙海从吐鲁番往西南走,公路离开了戈壁,进入巨大红色岩壁构成的峡谷之中,沿着山崖艰难攀升。↑海拔两千米左右的南天山山口过了南天山,就进入了真正的南疆——塔里木盆地,这个中国最大的盆地,四周被天山、昆仑山、帕米尔高原包围,任何地方的水汽都难以进入(少量进入的水汽也因为没有地形抬升,无法变成降雨)。整个盆地就是一口干热的大锅,中心是中国最大的沙漠:塔克拉玛干,四周则环绕着一圈戈壁,其中点缀着一串由周围雪山融水灌溉的绿洲,这些绿洲是这里唯一可供人类居住的地方。当晚住在塔里木盆地北沿的重镇库尔勒,这个城市的发达程度也出乎我意料,没想到在南疆荒芜无边的戈壁中会屹立着这样一座现代化的城市,市容的规整还超过乌鲁木齐。后来听说库尔勒因为石油而经济发达。库尔勒的居民大多数是东亚面孔,以蒙古族和汉族为主,与吐鲁番以及后面的南疆城镇不同。第二天沿着高速往西开,环绕塔里木盆地都已经修好或者在修高速公路,不过环塔里木公路都在戈壁滩中,风景单调,如果要看塔克拉玛干沙漠,就必须走沙漠公路。过了轮台以后离开高速,折向南方,经过轮南镇后就进入了沙漠公路。这条公路长550公里,从北往南纵贯中国最大沙漠,两边依靠特殊的人工植被带防沙,需要不断地维护,才能不被风沙埋没。↑不久后路两边已完全是连绵起伏的沙丘风光。进入死亡之海——塔克拉玛干沙漠了!同样是沙漠,这里和库木塔格很不一样。库木塔格的沙丘高大,像一片层峦叠嶂的山峰,塔克拉玛干比较平缓,像一片波澜起伏的海洋,更为雄浑、大气、苍茫。往南走,沙漠里出现了越来越多的积雪,这银白色的塔克拉玛干,是独属于冬天的奇幻景色。↑银白的沙丘散发着魔幻般的光芒↑在沙丘间行走,如同陷入了一片幻境。↑四周都是茫茫的沙海,延展千里,在公路修通前,没有人可以到达此处。塔克拉玛干,就是维语“进去出不来”的意思。而我今天能置身在此,是多么地幸运。↑黄昏时分,爬上一座高高的沙丘,俯瞰夕阳下的死亡之海↑坐在沙丘上,在这片宏伟的沉寂里,静静观看夕阳西下。可惜,此刻若有一身阿拉伯长袍,再配上一只骆驼,就完美了。当晚到达塔中镇,这是一个位于塔克拉玛干沙漠正中间的小镇,也是几百公里范围内唯一的人类定居点。↑ 在这巨大沙海中过夜的感觉很奇妙。塔中镇只有一排路边的平房,旅店前停着一些过路的货车,没有什么游客。这里的住宿条件却比想象地好,在这沙漠的腹地,房间里竟还可以洗澡。这里几乎不可能有水源,所有的水应该都是长途运来的,按理应该十分昂贵。晚上躺在床上看地图,发现传说中的“精绝古国”(尼雅遗址)就在南方不远的地方,而且导航上可以开过去。望着窗外夜色中的沙漠,想着那里是不是真有一座九层妖塔。丝绸之路沿着沙漠边沿的绿洲城邦前行,精绝国就是其中之一,这些城邦也因丝绸之路而繁荣。和斯文·赫定发现的楼兰遗址一样,尼雅遗址也深入在沙漠之中,周围没有绿洲和水源,令人疑惑。有说法认为以前尼雅河经过那里,后来改道或断流了,精绝古国因而废弃。还有一种说法认为精绝古国曾经在更南面,但沙漠中的地面是一层流动沙丘,就像大陆漂移那样,城市随着沙漠地表整体移动,越来越往北进入沙漠腹地,远离了水源,就逐渐被放弃了。↑第二天起来,发现塔中这里已经完全没有雪了,塔克拉玛干显露出沙黄色的本来面貌。↑在一个岔路折向东方,就是去尼雅遗址的小路。但这条路满是锐利的碎石,很容易扎破我的公路胎。只走了两公里就放弃了。在这里单车独行风险太大,一旦出事连手机信号都没有,也几乎没有其他车辆。↑只能对着茫茫的沙海,想象一下那个沉睡了千年的精绝古国快到沙漠南缘的时候,沙丘就被戈壁取代,两边出现了树木和村庄,还有尼雅河,现在是冬季枯水期,水量很小。接着经过民丰县城,沿着315国道往西开,这段路是古代丝绸之路南线的现代版本,大地形上一边是沙漠,一边是昆仑山,但走在其中两者都太远,目所能及只有茫茫戈壁,风景非常单调,限速还很低,大半天下来开得人昏昏欲睡。↑戈壁滩的骆驼南疆这一片的人口主要都是维族人,很多时候在这里会有穿梭到西亚、中东的感觉。在乡村可以看到很多传统生活的景象,比如坐着小驴车赶集的村民。这里的房屋也大都是古旧的土黄色房子,看上去和阿富汗乡村非常像。因为各种原因,这里的发展在新疆比较落后,一路上氛围比较紧张。安检强度大,路上JC,装甲车很常见。不过当地人似乎也习以为常了,他们大多都是比较友好的,和其他地方也没什么区别。当晚宿和田。第二天继续往前到达叶城。↑叶城的清真寺和田曾是西域著名古国:于阗王国的所在。于阗是和高昌、龟兹齐名的佛教国家,是佛教最早传入中国的地方,拥有近千年灿烂的佛教文化,当年玄奘取经时也对这里的虔诚氛围有过记载。十世纪时期,这里爆发了一场持续数十年的惨烈战争,一方是于阗王国及支持它的佛教盟友高昌(甚至吐蕃和大宋都给予了道义支持),一方是信奉伊斯兰教的喀喇汗国,及其中亚穆斯林盟友。最终,虽几度获胜攻下喀什,无奈国力差距太大,于阗仍难逃灭亡厄运,关于佛教的一切全部被摧毁,人民也被迫改信伊斯兰教,那个丝绸之路上的千年佛国从此销声匿迹。于阗的灭亡,就像君士坦丁堡的陷落,开启了整个西域佛教世界的衰亡之路。到了蒙古人时期,西域的伊斯兰力量已足够强大,加上几任可汗的强制推行,龟兹、高昌、哈密等佛教中心也相继湮灭(高昌和交河古城就是在这个时候被破坏和废弃的),中古时期那个玄奘曾见到的西域从此远去,只剩下了一些遗弃在大漠中的废城、残塔、被挖去面部的洞窟壁画,无声地述说着当年的岁月。巍巍昆仑叶城是新藏线的起点,新藏线也就是219国道,从叶城的零公里处开始一直到西藏的拉孜县,全长2000多公里,是新疆与西藏之间唯一的公路。这条路位于中国的最西部,几乎挨着西部国境线,因此是游客最稀少、最有苍茫感的进藏之路。从中亚沙漠进入青藏高原,从伊斯兰文明进入佛教文明,沿线的自然和人文景色都会经历剧变。↑新藏线叶城到狮泉河段。这次既然经过叶城,就想顺便走一下新藏线,这条路已经几乎全程修好了柏油(除了一些达坂上还是土石路),但是冬季经常大雪封山,现在又赶上过年,路上的食宿、加油都不能保证,只能随遇而安,走到哪算哪了。第二天天刚亮就出发,加满油后一路往南,向着地平线上的昆仑山前进。远方出现了越来越多的山峦,想着就要进入壮美的青藏高原,心中充满了兴奋与期待。↑去往昆仑山的路路上都几乎没有什么车辆,一直担心前面会不会大雪封山,但不久路边又没有了积雪,公安检查站也放行了。↑沿着悬崖上的公路向第一个山口——库地达板攀升↑海拔3000多米的库地达板上,山口的另一边,南方的层层山峦展现在眼前,巍峨的昆仑雪峰在远方一字排开,那就是青藏高原了!新藏线确实是进藏之路里最为荒凉的一条,沿途全是巨大而荒芜的山峰,只有岩石与冰雪相伴,没有什么绿色和生机,也很少有人烟。越过库地达板后,下降1000多米海拔到了库地乡,这里只有稀稀疏疏的几座房子,又有一道关卡,不过和之前的公安检查站不同,这里站岗的是武警,需要边防证才能通过。有一辆维族人的车子因为没有边防证被拦下了,一位搭那辆车的军官问我能不能把他搭到前面的麻扎兵站,我同意了。军官得知我是来旅游的,很惊讶,说冬季来这里旅行的人很少,何况还是单人。他是通讯连的连长,长年驻守在海拔近4000米的兵站里,负责维护国境线上边防部队之间的电话线路。这次刚回家探亲一个月回来,在山西老家和亲人相聚,又去广州玩了一圈。他说在这里呆久了,想看看大城市、看看绿色。我不远万里而来,只为感受荒野,而他每天向往的,却是那个生机勃勃的世界。如果自己在这里住上几个月,恐怕也会变得和他一样吧?也许会更甚。想象一下,你就会明白这些军人们付出了什么。↑昆仑山的雪峰出现在了路边↑开始攀爬第二个山口:麻扎达坂↑海拔4950米的麻扎达坂上麻扎达坂位于一条山脊上,风非常大,近5000米的海拔,下车后有点感觉发飘。虽然是中午,气温也只有零下10度左右。洁白的昆仑雪山在不远外绵延。麻扎是维语“坟墓”的意思,这荒凉的感觉确实有种死亡的气息。从新疆到西藏,一个很大的挑战就是海拔适应,从一千米左右的叶城,半天之内上升到五千米,而且周边的荒漠造成这里氧含量比很多同海拔地区更低。以前从新疆进入西藏的战士,常有因高反病倒甚至牺牲的。下了麻扎达坂后就到了麻扎兵站,军官邀请我去休息一下,兵站的楼房是一年前新造的,宽敞、干净、明亮,还有暖气。这里往西有一条小路就是通往世界第二高峰——乔戈里峰所在的克勒青河谷的,但是没有手续不能进,汽车也很难行驶,一般都是雇佣骡马进山。新藏线最近的地方距离乔戈里峰不远,但因为路边山峰阻挡,并不能看见这座世界第二高峰。军官让伙房给我做了一碗鸡蛋面。看我的衣物不够厚,他还把他的军大衣和手套借给我,让我回程再还。军大衣上还有上尉军衔,我赶紧摘下还给他,要不到后面的检查站被发现冒充军人可就麻烦了,在这地方搞不好会被当成间谍。在冬季的新藏线上,一件这样厚重的棉大衣确实很有用,这里的大风和低温,不是普通羽绒衣可以抵挡的。麻扎兵站是个转折点,此前219国道是南北走向,此后是东西走向,一直到奇台达坂再逐渐又变成南北走向。第三个山口——黑卡达坂是全程最难走的路段,主要因为前后十多公里的砂石搓板路,经历过天山的爆胎后,我对高海拔砂石路面非常警惕,一路以20马左右的速度慢慢往上移,城市SUV+公路胎是经不起在这种地方任性的。↑路边的风景逐渐变得开阔,傍晚的阳光透过云层,勾勒出远方的雪山↑黑卡达坂的上山路黑卡达坂海拔4900米,过山口后,路况很快又变成柏油路,下坡也并不多——也就意味着此后的路线都处于很高的海拔上了。黑卡达坂到奇台达坂的路段,都在昆仑山的两列雪山之间。当晚住在了赛图拉镇,此时油量还有一半左右,从叶城出发已经跑了三百多公里。谨慎起见,在赛图拉加满了油,这里的油价自然是贵不少,92号每升10元多。赛图拉镇除了兵站的楼房,其他十来间房屋(饭店和旅馆)都是低矮的简易板房。冬季大多数旅店已经关门,只有一家开着,50元一个床位。四川来的老板独自一人守着店铺,也许是因为寂寞,他请我喝酒,吃羊肉。他也很惊讶我一个人冬天来这里旅游,说这条路现在极少有游客,前不久还大雪封山了好几天,才刚刚恢复。四川老板在这里开了好几年的店,却从未往南去过西藏,对他来说,在这里就仅仅是讨一个生计罢了。中途有人进来打听是否有下山的车,这里没有班车,出门全靠各种搭车。老板很早就回房睡觉了,我在简陋的饭厅里洗漱,炉火的余温渐渐冷却,昏暗的光线下只有一口老钟滴答的声响。我用宝贵的热水小心地洗脸、刷牙、泡脚,在手机上和好友分享经历。然后穿过冰冻的后院去厕所,院子外就是后面的雪山,头顶上,漫天的繁星闪烁着。↑房间的条件很简陋,即使自备了羽绒睡袋,依然还是很冷。虽然艰苦,但在这里反倒更有一种在路上的味道。这种味道是自从学生时代开始就迷恋上的。似乎只有经历一些肉身的磨砺,才能获得一种精纯的体验。骑行、徒步、登山、流浪,这些看似自虐的行为,本质上追求的,都是一种精神的修炼。有过痛感,生命才更厚重。高原的第一晚,虽然没有明显的高反,但睡得很轻浅。很早醒来,睡不着,就干脆起来了。瓶装水、八宝粥都彻底结了冰,连暖水瓶的水都冷了,只能先用保温杯的水冲了热巧克力当早餐。外面的世界仍在黑夜之中,车子的玻璃上结着坚硬的冰霜,热了一会儿车,披星戴月地上路了。↑两侧的雪山在晨光中渐渐变亮。在康西瓦达坂上迎接东方的曙光康西瓦达坂后有一个烈士陵园,埋葬着1962年对印反击战中牺牲的战士。我穿着通讯连军官给我的军大衣,在清晨刺骨的寒冷中走进墓园,太阳在东方地平线升起,金色的光芒映照着万物,照亮了一座座墓碑,他们的身后就是巍巍昆仑山。这些年轻的生命永远停留在了20多岁,如果他们还健在,如今也是80多岁的老人了。远处的公路上没有一辆车,天地之间偶尔刮来一阵呼啦啦的风,然后四下又归于静寂。↑昆仑山大红柳滩也是两排挨着路的破板房,检查站的武警背着AK,大多是少数民族面孔,只有年轻的军官是汉族样貌,帅气的面孔有点像段奕宏,带着西部人特有的英姿。↑过大红柳滩不久就开始爬升,到了全程第一个超过5000米的山口——奇台达坂,这里是叶城到狮泉河全程的中点。翻过奇台达坂,就离开了昆仑山下的峡谷,进入一片开阔的荒原地带,这里就是阿克赛钦地区了。↑阿克赛钦是一片不毛之地,很多地方覆盖着一层白花花的盐卤,曾经这里是一大片湖水。公路都在5000米以上海拔行驶,比之前的路段又高了一千米,而且没有能下降的地方。这附近有个地名叫死人沟,传说以前很多人途径这里因为缺氧、寒冷死掉,就在路边埋了。即使现在,这里的武警每年都要救助很多旅客。一直以来,新藏线最难的就不是路况,而是这样长距离的高海拔路段,这是其他进藏线中少见的。↑阿克赛钦荒原中一座酷似金字塔的小山↑荒原的北方是连绵的昆仑山,雪白的身姿圣洁而端庄走进西藏继续在漫长无人的荒野公路上行驶,经过219国道上的疆藏大门,就进入西藏阿里地区了。↑疆藏交界处↑公路边开始出现许多藏羚羊,这些高原的精灵并不惧怕人类↑泉水湖,新藏线过来看见的第一个湖泊湖水、草甸、羊子,西藏的景色明显比新疆多了一分秀美和生机,但我也喜欢新疆那样的纯粹和苍茫。泉水湖检查站是西藏第一个检查站,据说这里的检查很严格,经常要排长队,好在现在是淡季,就我一辆车,很快就通过了。这里的JC已经不是新疆那样的高加索外表,而是藏族样貌,说着熟悉的藏式口音国语,让我倍感亲切。↑公路在藏北羌塘无人区延伸,一路都没有村庄,海拔一直在5000米以上。依次经过5200多米的松西达坂、界山达坂、新藏线最高点——5380米的红土达坂。↑西藏的大地比新疆多了一份秀美青藏公路、祁连山公路、甘南公路,由北向南进入高原后,大地也都由干旱的黄土变成了美丽的草甸。在海拔五千米以上的无人区行驶300多公里后,终于到了西藏的第一个乡镇:多玛乡,这里已是一派藏式风貌。小店后面传来久违的藏语诵经声,房间里飘着酥油的味道。想起前天在叶城满眼的伊斯兰建筑、高加索人种面孔和烤羊肉串的味道……隔了昆仑山和藏北荒原,就像到了另一个世界。在公路修通前,几百公里的高海拔无人区,几乎是一道不可逾越的屏障,造成了两边迥然不同的文明样貌。↑中印边界的班公错,冰封的湖水,还保持着波浪的形态。↑湖的西面就属于印度了,西天的晚霞似乎也染着纱丽的色彩,那里是另一个奇妙的世界。↑路上手机拍的,班公湖上的晚霞天黑时到达日土县(海拔4300米),这一天行驶了600公里,大多在无人区,没吃一顿像样的饭,只在中午喝了两罐八宝粥。日土县城很小,快过年了大部分旅馆都关门了(西藏大部分服务业都是外来的汉人经营的),在漆黑而坑洼的街道上转悠了好几圈,正当绝望到打算尝试看起来像藏族人的家庭旅馆时,终于看到一家依旧营业的正规旅店,条件也还可以,还有暖气。↑第二天继续向狮泉河进发,219国道一千公里里程碑↑荒漠里有许多小型龙卷风中午到达狮泉河,这个阿里地区的首府很大很新,南方就是喜马拉雅山脉。阿里地区是极好的天文观测区域,狮泉河往南20多公里有全国最好的天文台,还有阿里暗夜公园。天文台在海拔5000米的山顶上。这里是拍摄星空的好地方,不过此时天文台没有人,山上风又太大,我没有坚持到晚上就离开了。↑北半球首个海拔超5000米的天文台↑从这里看,狮泉河像是一个外星球上的拓殖地。晚上住在阿里象雄酒店,崭新的现代化装修,在这一路的荒野体验中,显得有些不真实,也与昨天的塑料板房形成强烈对比。三年前曾从拉萨来到阿里,游览了神山圣湖、古格遗址,留下很美好的记忆。这一次却大为不同,似乎只是新疆之行的一个匆匆插曲,而一直没真正感觉到了西藏。对一个地方的感受,与你看待它的视角、经历的上下文紧密有关。↑再次经过羌塘无人区离开阿里回新疆,在大红柳滩的板房旅馆过了一夜,这里和赛图拉一样简陋。第二天天阴了,感觉随时会下雪,得赶在大雪封山前返回叶城。↑赛图拉哨所遗址,这个哨所是左宗棠平定新疆后修建的,防卫着通往印度的要道,曾是全国海拔最高、最偏远的边防哨所,驻守过清军、国军、解放军。据说当年解放军来时,在这里守边多年的国军还以为是换防的来了,看着这些衣衫破烂、恪尽职守的战士,解放军官兵也忍不住流下眼泪。哨所边还有许多坟墓,埋葬着近百年来客死在此地的戍边官兵。一代代默默无闻的边防军人,远离家乡,在这遥远荒凉的地方,奉献了自己的青春甚至生命。他们就像这巍巍昆仑的化身,坚毅刚强,无声地守护着国家的边疆。↑库地达坂附近的一群野生原羚,在陡峭的山崖上健步如风走出昆仑山,看到树木和田地包围的村庄,像是又回到了人间。晚上到达叶城,五天四夜的新藏线之旅圆满结束。又回到了西域,回到了满城高加索面孔,飘着羊肉香的地方。在充满中东风格的餐厅里,吃了一顿羊肉大餐,犒劳自己。可是还是有点怀念,赛图拉镇那个艰苦的晚上。喀什印象第二天沿着高速往西,中午到达喀什。↑艾提尕尔清真寺喀什是新疆西部最大的城市,是维族最大的聚集区,传统的政治、文化中心。据说没来过喀什,就不算真正来过新疆。不过这里的发展也很快,所以想到这里找原始风貌的朋友不要期望过高。清真寺对面是喀什老城,有些地方很商业化,但其余地方还是当地人的自然社区,依然有生活气息和传统氛围,走在其中感觉像在中东的某个城市。↑喀什老城在古城中住了一晚,第二天出发去塔什库尔干,再次走上3000多米的高原。与新藏线不同的是,到帕米尔高原的路况好,沿路村镇多,完全没有新藏线上那种苍凉的感觉。帕米尔高原古代叫葱岭,位于中国最西端,是西域和中亚、印度之间的天然屏障,丝绸之路南线和去印度的取经之路都需要通过这里。虽然和青藏高原相连,但这里没有经幡、玛尼堆、佛寺,只有戴着煎饼帽,长着高加索面孔的塔吉克人,他们是东部波斯人的后裔。↑离开喀什,一路上都可以看到西方一堵高墙般的雪山,横亘过整个地平线,那就是帕米尔高原了。去塔什库尔干的旅程一路通途,经过几个高架桥和隧道,很快就到了海拔3000多米的帕米尔高原,可惜公格尔峰、慕士塔格峰都隐藏在云雾中。从这里一直到红其拉甫口岸,公路的西侧相继与塔吉克斯坦、阿富汗、巴基斯坦交界,短短两百多公里与三个国家接壤,在我国的国境线上也是很少见的。这一天是除夕,住在塔什库尔干县城,县城很新也很整洁,街道宽阔。大概因为汉族人都回老家了,街上空空荡荡,只有零零落落的戴着民族头饰的塔吉克人走过。新疆少数民族的新年跟汉族不同,所以这里除了一些地方挂着的红灯笼和欢庆春节的横幅,没有太多年味儿。天色暗下来了,塔什库尔干几乎一片漆黑,我住的酒店是少数有灯光招牌的建筑,这一天大概也就一两个客人。在酒店大楼前空旷的停车场,看着高原的天边渐渐淡去的光亮,回想这一路遇到的一切,似乎都在渲染着一种孤独的氛围。在这新年的前夜,理当和家人团圆的时候,这种感觉到达了一个高潮。许多时候,会期望有同伴,但真有同伴,又会失去了那种孤独时才可拥有的体验:安静品味风景,细细地展开想象、憧憬与回忆。甚至这种孤独带来的忧郁,都是一种令你沉迷的美好。在这样的心境里,你好像与某种更伟大,更古老的进程相通了。这是中国最晚的一抹余晖,这里的时间比北京整整晚了近三个小时。当大家都在与亲人欢聚时,你却看到了某种所有的人当下都没看到的景色,这也是孤独逆行者的乐趣。第二天一早去县城旁的石头城遗址。塔什库尔干就是“石头城”的意思,这里是古代丝绸之路上的一座要塞。帕米尔高原有很多古代驿站、要塞和城镇的遗址。↑ 新年的第一道阳光映在石头城上石头城附近有一个拜火教遗址,但我找了一圈也没找到。只看到很多墓地。这里的墓很有古代波斯的风格,像一个下方上圆的小屋子。就像佛教在西藏融入了原先的苯教因素,这里的塔吉克人也保留了很多之前波斯的文化习俗。后来和当地人交流,我得知塔吉克人对于伊斯兰教的态度不像山下的穆斯林那样严格,我甚至在帕米尔高原全程都没看到一个清真寺。离开塔县,继续往南去中巴边境的红其拉甫口岸。其中路过一个岔路,可以往西去阿富汗的瓦罕走廊,那也曾经是一条重要的古代通道,有一些古驿站和要塞遗址。不过去那里都是土路,我没有前往。↑据说是唐僧路过时曾居住的驿站。玄奘取经时翻越葱岭的垭口也应该在附近,但具体在哪并没有定论。↑漫天风沙在帕米尔高原很常见↑路边的雪山↑后面的雪山属于喀喇昆仑山,中间远处的山峰被我当时怀疑为乔戈里峰,因为形状很像,方向也差不多(后来到谷歌地球上验证了并不是。乔戈里峰还要远很多,在这条路上也和新藏线上一样是看不见的。)↑红其拉甫口岸兵站,这里距离中巴国界线还有最后几公里,但公路被封了,口岸冬季是关闭的。返回塔县的时候遇到了巨大的沙尘暴,路上有一个高个子当地人在艰难行走,我就捎上了他。他叫阿卜杜拉,三十多岁,汉语不太好,只能和我勉强沟通。他在塔县的锅炉厂工作,下车后,他邀请我去家里做客,我正期望能多了解一点塔吉克人,于是高兴地去了。阿卜杜拉住的是县城里统一新建的平房,家里陈设很简单,一张大床上面铺着类似波斯风格的毯子,聊天、吃饭、睡觉都在上面,房间都显得很空旷。在阿卜杜拉家吃了带有民族特色的晚饭,味道很好,可惜很多食物我都不知道叫什么,很难描述,叫的出名字的只有胡萝卜和面条。和他的家人聊天,他的侄子汉语很好。他们邀请我第二天去老家的村里,说那里有春节联欢会,会有歌舞表演。我喜欢到这样的真实人家中,有生活气息和人情味,远胜过那些民俗园。第二天从宾馆出来,接上阿卜杜拉家的几个人,沿着昨天走过的路往南开。在那个唐僧住过的驿站附近,就是他们的村庄。↑阿卜杜拉老家的村庄先到他们的老房子里坐坐休息,阿卜杜拉的妻子和孩子们都依然住在这里,几个孩子一直跟我闹着玩,像在捉迷藏。大点的孩子则对我的长焦镜头很有兴趣。↑阿卜杜拉的女儿↑阿卜杜拉和他的儿子新年联欢会在村里的幼儿园举行,带着阿卜杜拉家的几个人开车过去。↑我的车后排本就很狭小,竟然坐了四五个人,所有的人都很High,像是去赶集一样。在单调的乡村生活里,热闹的聚会总是让人兴奋。这样的春节联欢会是当地政府举办的,因为塔吉克人传统的新年并不跟我们一样,在三月左右。对村民们来说,多了一个聚会的节日当然也很高兴。门里门外有不少警察,还有很多护边员。我作为唯一的外人,进行了登记并抵押了身份证才能进去。塔吉克人守卫国门的责任重大,这里与三个国家交界,漫长的国境线上有很多可以穿越的山道。塔吉克人尽心尽责,经常拦截偷越边境的人员。↑ 塔吉克人的服饰很有特色,尤其是女性的,看上去颇有波斯画风塔吉克人是天生的舞蹈民族,无论男女老幼都喜欢跳舞,联欢会都是村民们自己表演的节目。↑ 一位很出彩的小姑娘帕米尔高原的天气变化很快,乌云遮住了太阳,刮起了冷风,所有的人都冻得瑟瑟发抖。最后的节目是集体舞蹈,男女老少一起跳起舞来,有单人的,也有双人的,动作幅度不大,有很多身体、手腕的旋转,带着一种优雅的气质,和很多西亚、欧洲的民间舞蹈类似。联欢会结束后,告别阿卜杜拉一家,上路返回喀什。↑一段林荫路,在其他的季节应该很美↑ 慕士塔格的峰顶还在云雾里,好像一直在棉被下沉沉地冬眠帕米尔高原,还有很多想看想拍的,融化的高原湖水倒映雪山、慕士塔格峰冰川公园、塔吉克乡村的日常生活、阿富汗边境的瓦罕走廊,古堡与驿站的遗址、红其拉甫的国门,下次换个季节来,看到的应该是不同的风景。冰雪童话沿着高速公路从喀什到阿克苏,拜访了张哥,在他家吃了一顿丰盛的晚饭,算是给我补上了年夜饭。很感动!张哥是新疆本地人,开的是农牧业公司,几十年来跑遍了新疆,一路上他每天都与我联系,给了我许多重要的信息和建议。第二天到温宿大峡谷。这是天山托木尔峰南麓的一片砂岩峡谷,在中国和吉尔吉斯斯坦边境附近,以前是军事禁区,后来开放成旅游景点,可以开车进入。这里的红色岩石纹理特别惊艳。↑层层叠高的山崖,像是魔戒中的巨大城堡温宿大峡谷很大,有许多可以探索的地方,我只走了一部分。里面都是土路,适合SUV。天气好的时候,在这里可以看到国界线上海拔7000多米的托木尔峰。继续往东,经过古代龟兹国所在的库车,龟兹是西域的著名古国,以音乐和歌舞闻名,也是曾经的佛教胜地,附近的克孜尔石窟被称为“第二敦煌”,实际上开窟时间比敦煌还早。可惜我因为时间关系没去(这里成为最遗憾未去的地方之一)。龟兹、于阗、高昌,是中古时期西域最强盛,文化最灿烂的国家,是“西域”这个概念最好的化身。虽然现在留存下来的只有一些零星散布的遗址,大多也曾被毁坏,但还是值得一番寻觅。也许在这些地方,还能感受到丝路古国的遗韵。回到库尔勒,完成了一个塔里木盆地的小环线。在库尔勒折向北,到巴伦台再折向西,进入南北天山之间。这几天沿路都是黄色调的戈壁,巴伦台之后五十公里的地方,路边突然有了冰雪,最后变成了白茫茫的一片,从那一刻开始,余下的旅途就一直在白雪覆盖的大地上了。北疆的冬季,冰雪数月不化,大地一片银装素裹。↑查汗诺尔达坂,黄色调的风景从这里开始被白色代替。↑山口的远方,浮现出连绵的天山山脉,在一尘不染的空气中格外清晰,带着一层安静的蓝调↑风将积雪扫过路面,让我想起一首歌《The Long and Windy Road》↑天山两边完全是两个世界,这里的温度低至零下30多度,下车拍照不到一分钟,头和手都会冻得生疼,好像掉进了冰窟窿里面。↑冰冻的世界↑公路伸向遥远的天际↑雪原中的马群像画一般↑艾肯达坂,如同仙境过了这个达坂,就到了伊犁河谷中的巩乃斯林场了,在春夏季节这里是一片绿意盎然的森林和草场。而在冬季,林场变成了冰雪中的童话世界。因为天山阻挡了南北两侧干旱的空气,而伊犁河谷又向西敞开,可以接纳西面来的水汽,因此这里成为了新疆植被最丰富、景色最优美的地方。一般看到的新疆的草场、森林的照片,绝大多数是在伊犁河谷或者最北的阿尔泰山区拍摄的。↑ 冰雪中的巩乃斯,纯洁寂静↑ 黄昏的远山与森林想起了岩井俊二《情书》里女主对着雪山呼唤的那段场景。此时此地的感觉,很像那部电影的氛围。在巩乃斯住下,大多数食宿都关门了,只有一家饭店营业,晚上吃的是马肉+馕。吃饭时和几个从库尔勒自驾过来的游客聊天,他们也没看过冰雪中的巩乃斯,都说太美了,完全不逊夏天。我说对我这样看惯绿色的南方人,这样的雪景也许比夏天的森林和草地更美丽。晚上住在巩乃斯宾馆,条件不错,有三星左右,整栋楼就我一个住客。↑巩乃斯宾馆的木屋早上的空气特别寒冷,车子打火时比平时多了好几秒才启动,库尔勒游客的一辆陆巡直接打不着了,只好拖拽启动。他们今天返回库尔勒,而我继续往前,沿着伊犁河谷一直到国境线上的霍尔果斯口岸。↑巩乃斯河是伊犁河的上游,早晨河边的树上结着美丽的雾凇↑巩乃斯河边↑冬季的天山过了独库公路的路口,继续往西,海拔不断降低,河谷也越来越宽,就进入伊犁草原了。伊犁地区自古就盛产优良马匹,古称“天马”。这里的公路上不时有骑着高头大马的人,看起来非常帅气。↑天马跨冰河接近霍尔果斯时,黄昏下的雪原和远山明朗而辽远,夕阳光映红了落叶的杨树林,万物的光影色彩都那么温柔。我陶醉在这傍晚的乡间,呼吸着寒冷清新的空气,踩着田地里没膝的深雪,看远山,看日落后的天空…享受着独处的浪漫。↑听着钢琴曲,沉醉在这孤独而又美丽的黄昏中,这是独属于我自己的美景。直到阳光收去最后一丝明亮,我才启程继续往前,晚上到达霍尔果斯。霍尔果斯是一带一路上的重要口岸,连通中国与欧洲的货运列车大多经过这里。城市很新,建设地很好。因为是春节,全城也都没什么人,好不容易找到几乎是唯一开放的饭店吃了晚饭,远处偶尔有几声爆竹,走在这现代化,又没有什么民族特色的街道和楼房间,让我不时想起了春节的杭州,虽然相隔了数千公里,这种感觉真的很奇妙。是想家了吗?又不像。第二天去霍尔果斯口岸的中哈自由贸易区,这里一半属于中国,一半属于哈萨克斯坦,需要经过海关。带护照的直接就可以去,没带护照需要在霍尔果斯当地办理通行证。贸易区很大很新,商店都是免税店,也许因为太偏远,所以零售似乎不是很发达,只有不多的游客前来。在空旷的园区行走,看着属于我们这个时代的崭新建筑,体验着现在时的乐趣。多少年后,它们也会成为过往的印记?↑哈萨克斯坦国门↑中哈贸易区的免税店离开霍尔果斯,因为只剩三天了,只能放弃了原计划中的北疆阿尔泰地区行程,环新疆之行也因此缺少了最北方的那一块,留给下次专门去吧。↑ 回程首先要翻越北天山。最大的一段爬升就在果子沟大桥,很壮观。↑ 高原湖泊赛里木湖,与其他季节颜色丰富的照片相比,冬季这里是一片巨大的白色冰面,格外壮阔和苍茫。没有看到传说中的蓝冰,应该在没有积雪的时候才能看见。住在奎屯,这个城市和库尔勒类似,也很规整现代,很多居民是几十年前的建设兵团的后代。北疆城市的少数民族比较少,看起来和中国其他北方城市很像。第二天从奎屯往南,经过独山子,试图走一走独库公路。网上查资料,独库公路冬季都是封山的,只能走哪算哪,就是想再近距离地看看冰雪中的天山。↑沿着独库公路向天山开去路上的检查站没人值守。告示说独库公路冬季“物理封路”,没明白什么意思,直到遇见一段很陡的积雪路才理解。这样的路况,不用拦着也没法过去了。独山子还有一个火山遗址。这座石油工业城市挨着一座巨大的炼油厂,看上去就像在一片火山口。↑ 继续往东回乌鲁木齐,一路上是冬季北疆辽阔的大地↑回到乌鲁木齐,休整一天↑机窗外积雪的沙漠↑机窗外的城市夜景,让我想起了沉睡在大漠中的高昌古城,也曾如这般灯火通明。—————————————————冬天的新疆,苍茫、深沉、纯净,有童话世界的美丽,也有历史深处的遗韵。在安静的淡季,你能更清楚地听到这片大地的声音,穿越悠远的时空,遇见那个想象中的西域。附录:冬季新疆自助游贴士一、食宿,此行时间刚好是春节,很多旅店都关门了,但除了新藏线中途,其他地方都还有不错的住宿可选,即使南疆比较落后偏远的城镇,也都是有几家正规宾馆的,比我想象得好得多。餐馆也同理不是问题,淡季依然很多(新藏线除外),新疆的主食、烤肉和水果都非常不错,味好量大。另外建议车上备一箱八宝粥或其他应急食物,因为新疆空间范围大,一时到不了城镇可以先充饥。二、交通,此行去的大部分地方都只适合自驾游,因为范围广阔,缺少公共交通,而且许多风景都在路上,自驾可以随时停车。新疆路况非常好,轿车基本也可以走遍。不过为了保险起见还是建议开SUV。限速比较夸张,非常好的路况也经常限速五六十,城镇内基本都是四十以下,城镇边缘最容易超速。一定要开得小心,不然异地处理违章就麻烦了。我全程都比较注意,只在阿克苏被扣了两个三分,都是没按规定车道行驶……神州帮着代处理。新疆加油站之间距离比内地远很多,而且加油站常会临时关闭。在沙漠公路和新藏线之类偏远的地方,看到加油站就应该去加满。其他地方也尽量不要让油量低于四分之一,除非已经马上到达城市。冬季温度低,冰雪多,车辆一定要有相应的雪地胎和冬季保养。新藏线、帕米尔高原、天山山口、巩乃斯都遇到过长距离冰雪路面,需要谨慎驾驶。冬季独库公路等山区公路都季节性封路,其他路也可能因为下雪临时封路。推荐到新疆交通厅官网查最新的路况(我一直使用的秘籍,地址百度“新疆交通厅”即可),路径不太好找,菜单栏“出行服务”-“动态路况”,然后左侧选“公路路况”。信息及时、准确,还可以选择查询具体哪个县哪条路。三、风景最美的地方:雪中的天山、库木塔格沙漠、塔克拉玛干沙漠公路、新藏线、帕米尔高原、巩乃斯林场。比较单调的路段:吐鲁番周边、环塔里木盆地公路、准噶尔盆地南侧——这些路段都是在戈壁里。那拉提、伊宁的伊犁河谷地区,冬天看不到绿色的草原,也比较逊色。各个湖泊冬季结冰都不好看。人文景观:吐鲁番的古城、博物馆和佛教遗址,和田周边的于阗国遗迹、库车周边的龟兹国遗迹。塔什库尔干的塔吉克民俗,南疆随处可见的维吾尔风情。乌鲁木齐大巴扎和自治区博物馆。四、治安,北疆优于南疆。其实南疆也不危险,新疆这几年安全管控非常严,据说有点前科的都抓去学习了,连小偷都没了。不过据本地人说,保险起见不要去比较偏远的维族居住区(虽然在和田我曾深入乡村)。塔吉克人的塔县地区是非常安全的。在新疆要积极配合无处不在的安全检查,身份证放好,每天要用很多次。五、证件,边防证事先在户籍所在地开好,去塔什库尔干和新藏线等地方要用到。去霍尔果斯口岸的话可以带上护照,省去在当地办通行证的时间。六、御寒,冬季南疆不冷,白天0到10度;北疆和高原很冷,白天也经常低于零下20度,厚羽绒服、手套、帽子都是必需的。新疆室内都有暖气,热到可以穿单衣,自驾的话出门就在车上,偶尔下车拍个照,基本不会冻着。如果去新藏线这样特别艰苦的地方要备上厚的睡袋。

  • nancy810 发表了 结伴  · 2020-10-21 12:03

    新疆自由行。日期:11.1一11.10期间都可以,大概四到六天,机票未出,行程未

    南疆自由行。日期:11.1一11.10期间都可以,大概四到六天,机票未出,行程未定,可跟队或者一起定计划。本人九零后女生,自由行经验丰富,性格非常随和。如果找不到人一起跟团也可以。

  • 戴振霖 发表了 结伴  · 2020-10-08 16:34

    人已在喀什,组队租车自驾玩塔县,盘龙古道,3天4天行程都行,已有2人,一男一女非

    人已在喀什,组队租车自驾玩塔县,盘龙古道,3天4天行程都行,已有2人,一男一女非情侣,都会开车。10月9号10号11号出发都行,时间一致的,好相处的,欢迎组队!vx : 283185716

关于喀什古城的旅行问答
  • shan_jun 回答了问题 · 5天前

    计划9月初自驾新疆,新疆有无疫情限制?

    我搭車同問:我能中大獎嗎? 明天的事都沒法知道,何況幾個月後。

  • 蓝芷 回答了问题 · 2021-05-01 00:13

    南疆推荐攻略5月2日到10日

    之前的南疆行程,可以参考:D1:巴音布鲁克 — 大小龙潭,库车大峡谷 — 库车 D2:库车 — 库车大寺、库车王府 — 胡杨林公园- 塔克拉玛干沙漠 —塔河D12:库车— 阿合奇县(中国猎鹰之乡,柯尔克孜族风情) D3:阿合奇县 — 喀什(温宿大峡谷、怪石山)体会中国和塔吉克斯坦边境风光,探秘“中国猎鹰之乡”独特的民族特色。D4:喀什市区 香妃墓、艾提尕尔清真寺、吾斯唐博伊巷,老城,高台民居。(恰逢周日,看大巴扎)。 D5: 喀什 – 红山 – 沙湖 – 布伦库勒湖 – 四号冰川 - 卡拉库里湖 D6:卡拉库里湖 – 塔什库尔干 - 红其拉甫 – 公主堡 - 塔什库尔干 D7: 塔什库尔干 – 喀什 D8、9:喀什----乌鲁木齐

  • sean3076 回答了问题 · 2020-10-23 14:28

    十一月初去喀什该穿啥都

    參見喀什11月份天氣:http://www.tianqihoubao.com/lishi/kashi/11.html

  • 琳姨 回答了问题 · 2020-09-10 15:33

    有去喀什五日游的旅友吗?

    去到喀什后在当地报团吧。个人觉得这样求捡不是很容易的 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