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穷游 > 标签 >

奥赛博物馆

奥赛博物馆

按热门排序 | 按时间排序
关于奥赛博物馆的游记攻略
  • 陈喜喜 发表了 游记  · 2019-08-16 11:22

    巴黎故事:料峭春日里的匆匆一瞥(完结)

    万事开头难,这次特别难第三天了,来巴黎第三天了。日记本里的最后一个字还是在威尼斯写的。我还是在咂摸……这趟超囧的旅途,咋就成了酱紫。开场是这样的:早就订好了廉航机票,却接到通知临时补课;机票没法改签,只得又买一张当天下午的;出发前过于兴奋,还没走出威尼斯罗马广场,就崴了脚,愣是把右脚从220肿成250;拖着瘸腿去忽然降温的巴黎投奔好友赛叔,却发现他那阵子也是“寄人篱下”。赛叔把他睡的沙发床让给我,自己用睡袋打地铺。好在我俩都不是计较的人,而我又比较……穷,我便不客气了,同时不忘向他真挚地表达了感动、感激与感谢之情。赛叔人超好,舍弃宝贵的休息时间,陪我逛了整整两天。第一天卢浮宫,赛叔是个娴熟的导游,领着我穿梭打卡:“胜利女神到了,拍照吧。”“维纳斯到了,拍照吧。”“蒙娜丽莎到了,你……要是看得到就拍照吧。”这经过计算的最短路线,这准确定位的专业素养,这不假思索的标准台词,一看就是卢浮宫三宝的常客。“一般朋友来我就带他们看这三件。”居然这么直接地说出来了Σ(゚д゚lll)给我点面子?拜托好歹我是学设计的,跟艺术沾点边,怎能像普通游客一样逛卢浮宫呢。还是让我来带你赛叔逛一逛,发现一些不一样的美吧。比如这件大理石雕塑,衣服的褶皱多么逼真……嗯,我当时拍照确实只注意到了褶皱……再比如这质朴的笑容……散了散了,大家去看专业的攻略吧。在贝聿铭的金字塔下排队“进宫”时,站我前面的是个碧蓝眼睛的小正太,一直回头好奇地看着我。我对他笑一笑,说hi,他就很害羞地躲到老爸胳膊后面,然后又探出头来对我笑。一会儿又跑去倒立的金字塔下面摆pose,像极了画里的小天使。法国人的古典美。走累了,我们在杜乐丽花园中央的圆形喷泉边休息。人们坐在那儿看书、晒太阳。巴黎的公园、广场都是沙土路面,走起路来脚后跟扬起一朵小尘埃,沙沙作响。第二天我们去了蓬皮杜,从古典跨到现代。我硬拉赛叔去的。赛叔不感兴趣,在大厅玩手机等我。上去转了一圈,我发现近现代艺术真的,不是牛逼,是懵逼。以下概括我看展的心路历程:(走近一件作品)嗯,看起来好厉害……(换个角度看)这玩意儿啥意思,一定有深意……站在作品前假装思考……(终于)在下才疏学浅,下一件!……(走向另一件作品)但是IKB真的美,克莱因蓝,美哭了。这种颜料是克莱因特制的:他与化学家合作,将群青染料悬浮在石油萃取物中,使其保持粉状质地与特有光泽。因此整幅画面显得光滑统一和谐,站在跟前,那一片蓝色仿佛会把人整个吸进画中。蓝色是我最爱的颜色,说不定也是克莱因的最爱哦。据说在他第一次看见大西洋的时候,曾把一瓶蓝色涂料倒入海水中,并大声喊道:“大西洋比地中海蓝了!”下午去蒙马特高地,那里有著名景点爱墙和圣心堂。而我一听到蒙马特这个名字,首先想到的却是台湾女同作家邱妙津,1992年她前往法国留学,1995年6月25日在巴黎自杀身亡,年仅26岁。《蒙马特遗书》于她自杀次年出版。我是直女,然而同志作家笔下超级细腻的情感却总是给我带来极大感触,无论狂恋也好,嫉妒也好,仇恨也好。因为在现实社会中为世人所不允,他们便在纸笔间用力剖析,在文字中加倍抒发。邱妙津在台湾女同间的影响力至今犹存,蒙马特高地的石板路上却再也不闻这位才女的足音。站在圣心堂前俯瞰巴黎城,房屋密密麻麻,几个世纪以来便如此。到处都有骗子蹲在地上耍把戏:一个人快速移动三个杯子,让路人猜哪个下面罩着珠子。两个托儿装作路人甲,“恰好”猜对赢得了赌注,“摊主”就很夸张很兴奋地塞钱给他们,借此吸引其他游客上钩。警察也会来管,骗子们见状,就迅速把家伙什一收,我亲眼看到他们掀起一块地砖,把那布包往下一塞,又若无其事地站起来吹口哨,瞬间变身游客。等警察一走远,继续开张营业。骗子太多了,警察也管不过来。倒是我,坐在长椅上,津津有味地看了一下午。(蒙马特高地)回去的时候,赛叔说:明天我们不能住那儿了,主人有亲戚来,你去外面找地方住吧。我住前女友家。赛叔人是真的很好,我在爱彼迎上订房间,他还帮我参考,然后每一个都帮我否决掉。理由是:“那个区域太危险了。”当我决定无视他的意见之后,终于找了一间既有电梯,又在市中心,价格又不算贵的房子。只是要和房东共用一间,房东睡隔层,房客睡沙发床。(莎士比亚书店)(埃菲尔铁塔)(看街头骗子耍了一下午)(塞纳河畔)第三天,最巴黎的半分钟于是此刻,我站在这间小屋子里,和我的房东Jonathan面面相觑。他不太会英文,我完全不会法文。我掏出谷歌翻译,告诉他我还没吃中饭,可以借他家灶台一用吗?Jonathan立马说yes,yes,告诉我冰箱里有鸡蛋和米。我用炒锅煮熟了米饭,做了个简易版蛋炒饭。原料真的只有字面的蛋炒饭。但就这一盘蛋炒饭,拉近了我和房东的距离。“一起吃点吗?”我问。Jonathan说好啊,又从冰箱拿出啤酒,问我要不要。我说OK。他说不知道中国女生原来也会喝酒。不知他哪儿来的偏见,要知道作为老大的研究生,那啤酒只是白开水(这段掐了别播)。一口酒,一口炒饭,忽然觉得,嗯,刚才炒饭的时候放点啤酒会更好吃哦。对于我的法国房东来说,这已经是人间美味了,一边吃一边赞不绝口。直到看了他的晚餐我终于懂了。Jonathan的晚餐:第一道菜:胡萝卜刨丝西红柿切块拌在一起配一杯生水。吃完了再煮第二道菜:一个煎蛋。饭后甜品:法棍切片抹果酱。(一个“黎漂”法国人的家和晚餐)不都说法国是饮食文化之都吗?难道眼前这位是冒牌货?午饭后的休息时间我们就聊天,我给他推荐当时很喜欢的歌手曹方,在YouTube上找视频,他一下子喜欢上了。Jonathan告诉我他是个复健师,在巴黎待了四年,巴黎消费高,经营爱彼迎也是增加收入。Jonathan英语不太灵光,法式英语听得我比意式英语还难受。那个下午咱俩之间讲得最多的就是“Sorry I don’t understand. Can you repeat?”所以当我跟他问哪里可以逛,我又表达不清楚,他又不明白我的想法,而谷歌翻译终于也不管用了之后,他就说OK要是你不介意的话我跟一块去逛吧反正今天周日我休息。Great!在这座赛叔口中“危机四伏”的城市,至少我不用操心怎么搭车了。我们走出家门,在街巷间穿梭,不一会儿来到一座喷泉雕塑前,一个长着翅膀的人手举利剑,脚踩恶人。Jonathan说:”She is my goddes.”我回来一查,这尊雕塑说的是圣米歇尔战胜恶龙,人家是铮铮男子汉,咋就成你女神了呢。看来,在巴黎待了四年之久的Jonathan对这座城市也不熟啊。他带我去了很多有趣的地方:自然博物馆、先贤祠、一座美丽的清真寺、巴黎圣母院……不过他承认这些地方之前从来没去过。于是反过来要感谢我,是我让他有机会参观这些地方,还谢谢我纠正他的英文发音,叫我“My English Teacher Tina”。我是不是有些太好为人师了,于是入乡随俗,我顺着法国人的发音讲了无数遍“met-ho”(metro地铁)。Jonathan应该就是典型的欧洲年轻人,在各种没话找话的基本英语会话练习中,我得知他喜欢酒吧、夜店,喜欢周末和朋友聚会,喜欢听音乐电台,喜欢健身、游泳,但是不敢在塞纳河里面游。关于他的厨艺,已经向各位介绍过了。一整个下午,我们天南海北地聊天,在自然博物馆聊中国书法、在街道上聊建筑、在先贤祠聊文学与政治……这些议题我用中文都没怎么聊过,这回居然用跛脚(哦!跛脚,这个词多么刺眼!)的英文同一个英文更跛脚的法国人费力地聊了这么多!VIVRE LIBRE OU MOURIR.(不自由,毋宁死)先贤祠里刻着这句话。Jonathan说这几乎是他的座右铭。他忽然问我:中国是一个自由的国度吗?很多外国人都对中国保持神秘的猜测,成见自古以来都存在。就像人们普遍认为法国和意大利是全欧洲英文最差的两个国家。所以对于这个问题,我是这样的回答的:是的,中国是一个自由的国家,只要不触犯法律,人人都能实现梦想。可是我们的自由是有前提的(因为绝对自由是不存在的),比如中国的地铁、火车进站都要安检,看起来这或许侵犯了人身自由,但这确保了大部分人的安全。“Yes yes yes yes. Of course.”Jonathan夸张起来会一连说好几个yes。他15岁随家人去过中国,但记忆已经模糊不清了。(先贤祠,多少伟人长眠于斯)路过巴黎圣母院的时候,我们进教堂看了一圈,Jonathan指着尖塔问:你想上去吗?我说:算了,这么多人排队。3年后,同样是4月,一场突如其来的大火将塔顶烧毁。于是错过便是错过了。La Sainte-Chapelle(圣礼拜堂)是西岱岛上另一座教堂,里面有美到令人炫目的玫瑰窗。从低矮昏暗的一楼,沿着狭窄的楼梯轻手轻脚走上二楼,眼前忽然出现高挑的哥特式空间,15面巨大的玫瑰窗叙述着圣经故事。周身被神秘柔和的紫色调包围,真是不敢高声语,恐惊天上人。晚餐约了另一个在法国的朋友。因为担心近来欧洲的紧张氛围,便早早回家。Jonathan正在他小小的屋子里锻炼。我看着他吃了晚饭(就是凉拌胡萝卜丝西红柿套餐),忍住想要嘲笑的冲动。在无所事事的餐后时光,Jonathan忽然问你有男朋友吗?我担心这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出什么幺蛾子,情急之下连忙说有,然后翻出朋友圈里最帅的一张男生的照片。Jonathan说,嗯不错。那你呢,你有女朋友吗?曾经有,现在没了,就是这相片上站我旁边的这个……Jonathan言语之间透出落寞,空气忽然冷了下来。不行呀,得活跃一下气氛,我忙说:“她挺漂亮呀。”话出口就后悔,这不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吗。好在Jonathan没太介意。又缠着英语老师Tina教他英语。9点50分的时候,Jonathan忽然想到什么,问我要不要下楼,看埃菲尔铁塔整点亮灯?我说好呀!于是两人下楼,站在街心公园中央,在寒风中等待。不远处的铁塔忽然闪烁起来。夜色很冷,因此愈发安静,所有的声音似乎都被冻结了,只剩铁塔在夜幕中悄无声息地闪烁。我耳边响起老电影的配乐,一首接着一首。然后我把它们都关掉,就这样,安静地闪烁就很好。我们站着看了半分钟,这是我来到巴黎最巴黎的半分钟。囧途就要有始有终第二天是周一,Jonathan早早出门上班。我一直赖床到下一个房客来敲门。出门和赛叔碰面,“今天去凡尔赛宫。”我们搭地铁辗转到郊区,地铁站对面的街道店铺就十分景区化了。“你要不要买一顶小画家帽,这边女生都戴这个。”“算了吧。”冲锋衣配画家帽吗?应该会很有个性。天空浓云密布,我们走了长长的路,爬过一个巨大的广场,来到凡尔赛宫大金门跟前。只见两个工作人员守在紧闭的大门前,告知前来的游客,宫殿正在整修,暂停开放。心有不甘,在大金门前留影一张,脸上比天空愁云更浓。于是往回走,忽然抬头看到一块交通指示牌,牌子上有一个大人和一个小女孩,上面画了一条红色斜杠。这不正是说禁止叔叔带小朋友来参观嘛!怪不得呢,哼。(交通指示牌:禁止叔叔和小朋友逛街)下午赛叔有事,我一个人去塞纳河畔逛各种书店,逛累了找个咖啡馆子休息。关于巴黎,冯骥才总结得很到位:“巴黎人的一只脚站在优越的现代世界,一只脚仍留在优美的历史空间里。前者享用物质,后者享受精神。这才真正是现代人的享受!”我想这也是每一个尊重传统又拥抱现代化的人的理想。巴黎人不热衷于开车,他们更喜欢使用公共交通。巴黎是世界上率先拥有地铁的几个国家之一。巴黎城区的房子都很高龄,外观保持着数百年来的沧桑,但是房子内部,各种现代设施一应俱全,非常宜居。这个世界上,有太多美丽的故事发生在巴黎,有太多有趣的人曾在巴黎生活。而我明天就要回去!我有太多想去的地方,有太多想做的事情。但我只剩了一个上午,该去哪里好呢。“去奥赛博物馆吧。”晚上回到住处,赛叔给我提议,“只是明天地铁有罢工,你最好早点去机场。”奥赛博物馆真是合了我的胃口了。卢浮宫的古典主义太无趣,蓬皮杜的现代主义又太跳脱,介于两者之间的奥赛正好给我最可口的养分。(奥赛博物馆)凭着一本欧盟学生证,我再次免费踏入一座艺术殿堂。在这里,我与窦加十四岁的小舞者又见面了,这是第一件将布料运用其上的雕塑。我透过莫奈的眼睛目睹了光影变化的自然景象,他是怎样区分空气中这些细微的色彩差异的?我见到了塞尚透视奇怪的静物,真想伸手接住那只快要滚出画面的苹果。奥赛博物馆里人头熙攘,不亚于卢浮宫。有一群孩子围坐在一副画跟前听老师讲解。回去查了资料,得知此画是法国印象派画家Gustave Caillebotte的《刨地板的工人》。当时,以工人为主题的作品并不是主流。但他仍坚持自己的想法,坚持记录自己双眼之所见。如今,这幅曾被官方沙龙拒之门外的画作,挂在了奥赛博物馆的展厅里。多少种新兴画派在巴黎诞生,最新潮的艺术在巴黎永远占有一席之地。巴黎便是有这样一种魅力,让艺术家趋之若鹜。有人在巴黎扬名,就有人在巴黎失意。有人在巴黎春风得意,就有人在巴黎穷困潦倒。但是准备好了就来吧,巴黎不会拒绝你。(奥赛博物馆本身就是一件艺术品,由一座1900年火车站改建而来)时间不早了,得搭地铁去机场。果然巧遇法国特产大罢工,地铁站冷冷清清,人烟稀少。好歹地铁没有完全停运。法国人热衷罢工,但罢工的目的是诉求,而不是导致城市瘫痪。因为他们对自己的城市仍是爱。到机场巴士站点,估计巴士司机也罢工,乘客挤爆。到了机场,感觉也在闹罢工,本来有5、6个安检口,可巧机器都坏了,最后并到一个口子安检。登机了,在巴黎的最后时刻,遇到几天来难得的大晴天,蓝天下还有可爱的小白云。准备起飞时,却开始飘雨。忽然间,天空下起雪来!大片的雪花打过来,粘在舷窗玻璃上,盯着我,仿佛在说,这次招待不周,下次一定再来啊。凡尔赛宫闭馆、巧遇大罢工、飞机起飞又下大雪……果然,是一趟有始有终的囧途啊。这匆匆一瞥的巴黎,我爱了。2016年4月26日,我回到了威尼斯的日常。威尼斯游记,在这里:威尼斯故事“从2月到12月,一场跨越四季的爱”

  • nanshan0422 发表了 结伴  · 2019-07-25 06:01

    明天7.25,一起逛罗浮宫,后天7.26,一起逛奥赛博物馆。

    明天7.25,一起逛罗浮宫,后天7.26,一起逛奥赛博物馆。

关于奥赛博物馆的旅行问答

地图导航

热门出境旅游目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