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穷游 > 标签 >

甘孜

甘孜

按热门排序 | 按时间排序
关于甘孜的游记攻略
  • 小布行路上 发表了 游记  · 2019-11-25 10:48

    《攀登者》,前进与下撤,都需要莫大的勇气——记攀登雀儿山

    序《攀登者》的影评并不那么高,在电影院观影的时候,周边很多陌生人不能理解方五洲的谨慎,也不能理解松林一开始的执拗,我想这是因为户外对于普通人还是太小众,登山对于户外更小众。只是看着电影,心却在震颤,也许一切在大自然面前,都需要莫大的勇气,不是吗? 这篇关于雀儿山的游记,早早就该码完。只是听说《攀登者》要上映;只是一直觉得时间能过滤很多东西,留下最值得回味的记忆;所以一直留着这个游记,一直等着《攀登者》上映。却听闻了从雀儿山传来的一则消息:有人(我不认识的)在登顶过程中,不幸离世。消息过于震撼,生死的抉择犹如电影里的进退,令我想要快点敲打键盘写下些什么,却又令我久久难以敲打键盘,因为似乎说起的有太多。比起《攀登者》里的主角们登顶珠峰,8月的行程雀儿山就显得小儿科了……“8月的雀儿山去不去?”扫雪突然问我。他是我的好友,或者说在摄影的路上他对我而言亦师亦友。去年的6月,我们完成了3年的约定,陪他去转了一次冈仁波齐。今年,他有点收不住的又要自虐,却从徒步换成了登山。 “你要去,陪你去就是了!”我也没有考虑太多,兄弟情谊,就是一起“生死与共”吧。“雀儿山,四川川西地区,位于甘孜州境内,海拔6168,技术型山峰。去之前一个月记得多锻炼身体!到时候别高反了!” “哪那么多废话!知道了!”我听着扫雪的话,却并没有太往心里去。对于我这种每年至少一次转山,藏区就像是我的第二故乡,而且那会我正在亚丁,正在牛奶海。“高反”这事,我觉得压根不存在的。一段简短的通话,8月的雀儿山行程就这样被敲定了!忙碌的6~7月,时光如水,转瞬既逝!又见成都 不断往返成都机场,我都忘记这两年,来过成都机场多少次。 熟悉而陌生的感觉,让人不由得有些怪诞感。成都的阴雨,让偌大的驮包都成了去往酒店的负累。见到扫雪,已然是成都的深夜,那货平日习惯于熬夜修图,到了这行前成都的一晚,却无比早的入睡。 多年未见的城南汽车站,多年未坐的长途汽车,那一天从成都到甘孜的车程,除了感觉坐得屁股要开花了,真正的想象不出什么形容。 浑浑噩噩的一天,到了甘孜,下车时一眼瞥见的梅里雪山大酒店让我恍神仿佛梦回命定的神山——这,或许是个好兆头吧? 又是沉睡的一夜,醒转后闲逛甘孜寺,算是第一次和登山的小伙伴们见面。那片海、CH、小猫……那一天的午后,天依旧没有放晴;那一天的午后,香根佛塔旁的下午茶却很悠闲。 “上到3000多海拔,还是有点感觉。”扫雪说。 “是有点啊。”小猫是个干练的女生。“适应适应就好。”我笑着说,这样的海拔,我基本已经如履平地。 “我就怕我是最后没上去的那个。”那片海些许担忧。 “怕啥,你有4个协作!”CH这个阳光的男生又开始调笑,毕竟我和扫雪的冲锋衣,和登山协作向导的冲锋衣是同款。 说笑的午后时光,总显得很快,高原的夜,我也进入了早睡的生物钟,为的就是第二日出发,开始我们的登山行程。征兆 未知好与坏 “你们去雀儿山玩的?”路过去往雀儿山必经的边防站,边防战士谨慎的问着我们。 “不去耍,去登山的嘛!”一路在中巴车上带来欢笑的,一直是三轮车夫斯基(下文简称“斯基”)。 “山里雪大了,车不让进了!”边防战士一听斯基这样说,更加严肃了。好在登山队的沟通,车才得以放行。 望着窗外,不远处的莲花生大士像在视线中划过,我的心中不知道缘何出现了莫名其妙的悸动,却又淡淡的似无意识般嘟囔了一句:下雪了…… 从下车点,到雀儿山的BC大本营,几公里的路,海拔4200。对于普通游客而言或许走起来真的想对吃力,但我总觉的这个海拔,并不会让我有些许的担忧。两个月前,还在亚丁奔跑的我,真的觉得雀儿山对我来说最大的考验是C3营地冲顶吧。 高原的海子总是很美,高原的小路总能遇见马帮。 阳光雨露并存的天气,马帮的铃声在高原上显得悦耳也急促。仿佛催促着这么一帮攀登者,早些到达BC大本营休息。 又是一日的休整,算是海拔上升4000以上的一个适应。也许是几个月来的睡眠不足疲惫在高原上被无限放大,又或者是什么其他原因,我也说不上,但绝不是高反的感觉,那一日登山协作给我测血氧含量,竟然没上80令人意外。心里在看到莲花生大士像的悸动,化出了一丝丝的不安。天下起了雨,在BC大本营都能感受到雨滴的拍打,第二天即将向上的我,心里暗想,那么这样的天气,上了5000海拔又会怎样? 这些话我没说出口,是走惯了藏传四大神山的转山路。 有些时候,有些话能说,有些话不能说。却不知是谁冒了句:那山上雪不是很大,这趟登顶悬了。 “悬啥,诚心点,山会接纳我们的。”斯基赶紧把话题打住,“我这种不运动的都不担心,你怕啥?”你丫说谎能靠谱点吗?就你那样一看平时就经常有运动。 不过我也赶紧跟着斯基,算是安抚“军心”吧:“这两天阴天吧,爬着不热。登上了C3再放晴,登顶一定是个好天气,相信我。” “借你吉言啊,小布。”Tivoli姐是个很有气质的姐姐,笑着对我说。“你就那么确定晴天?”小猫看我说的斩钉截铁,半信半疑。 “毕竟……掐指一算,哈哈哈……” “要真登顶好天气,封你个半仙。”那片海。 本来不安的心绪,大伙你一言我一语,就慢慢淡忘了。天气竟然也慢慢放晴。但我安慰大家的话里,有些是实实在在的希望,毕竟向上爬,心率加速,耗能变大,要是出个大太阳,出汗又因为低温不能脱衣服,反而难受。反倒是冲顶那天,凌晨出发,上峰顶后下撤BC,就算是晴天也能一路脱减衣物,又能在峰顶见到最美的风景,多好。 我是个几乎每天做梦的主,尤其上了高原,总能预兆些什么。 只是那一夜,我竟然无梦。 也许是太过疲惫,那一夜,睡得太沉。BC至C1 一颗苹果引起的不适 登山开始,心是久久不能平复。时常上高原,但严格意义上说,雀儿山是我第一次登山。一上来就是6000多的海拔,真的是很刺激。当然,只是到C1,我一直没觉得有什么。登山中逐步海拔攀升,C1不过是第一个登山营地,海拔4800。我能飞上拉萨,第一天喝到凌晨两点;我能上西藏第三天在哲古措徒步宿营在4600;我能在尕朵觉悟一天徒步40多公里后,还能在4000多海拔奔跑……所以我压根不觉得5000以下的海拔,对我会形成什么压力,高反更加不可能吧? 所以,从BC出发的时候,心的不能平复,是激动;心的宁静,是熟悉。熟悉高原这样稀薄的空气,熟悉气温在皮肤表面的微凉,熟悉阳光撒在身上的温暖。甚至这不仅仅是熟悉,而是喜欢,镌刻在灵魂深处的喜爱。 出发的一路,甚至平缓,一切简单得化作陌生的熟悉。 高原的植被如是,高原的山石如是。 没走多久,就开始上坡,记忆里的坡很缓,强度最多是梅里雪山雨崩线的强度。因为空气的稀薄,呼吸开始渐渐变得急促,心却越来越平静。我喜欢这样的行走,不断的向前,直至听见自己的呼吸与心跳,直至寻见一片空灵,在空灵中去叩问初心的模样。 呼吸又渐渐的恢复平缓,像是找到了熟悉的高原节奏。我开始超过身边一个一起登山的小伙伴,不多时斯基就出现在我身边。 “可以啊,你还说你第一次登山,假的吧。” “真的,只转山,从未登山。” “可以的,可以的,咱俩配速差不多,明天结组咱们可以一起啊。” “那必须的啊!” 我和斯基一路走,一路聊,不多时就到了线路上传说中的瀑布旁。登山队要求的原路休整,大家的状态都很高。那不过是很短暂的休整,就重又上路。只是那个瀑布让我的思绪飘回,那个曾经梦见之后,又在现实相见的梅里雪山脚下的神瀑,和神瀑双彩虹。心更显宁静。 从瀑布过后的路,开始变得并不太容易,乱石四布甚至需要攀爬。 我依旧保持着和斯基差不多的速度。好友扫雪却早已不见踪影。 翻过陡坡的路,少有的一小段平缓,这是BC到C1设置的路餐休整点。确实时间也将将的到了。几个小时的向上徒步,我权且把BC到C1的路叫徒步吧,这段路,让小伙伴们疲惫,海拔的上升,让五脏庙都变得容易饥饿。我寻着扫雪、CH、小猫坐下。看着山下目力可见的BC大本营,嘴角的弧度带着身体,靠在身后的石头上席地而坐,却并没有去掏包。 “你不吃一点?到时候没有力气爬!”相比徒步,登山扫雪也能算我的前辈了。 “不想吃!看好你自己,爬那么快,好好分配体能,别像冈仁波齐把自己走挂了!”我拿了瓶自己准备的牛奶,喝了一起,安逸。 “小布,不吃身体吃不消的,听姐的吃点。”Tivoli姐很温柔的说。 我这人吃软不吃硬,Tivoli姐给我的感觉,从接触起就是个气质儒雅的大姐姐(说长辈,说不过去)。听了她的话,我伸手从包里拿了一颗苹果,之所以是苹果,是因为我觉得苹果酸,能让我更加清醒。 但从内心深处,我并不想吃什么。还记得一年前的冈仁波齐,甚至是多年前和小万蜜月的冈仁波齐,我都没有吃午饭;还记得三年前的梅里外转,每一天的路途中我只吃少许的葡萄干;还记得一年前的尕朵觉悟,因为午餐后半段路程我差点走崩溃了……每个人的体质总有些许差异,和我一起转过四大神山的皮亚力知道,我一吃饱就走不动路,一如我知道他中途不吃东西就走不动路。这也是我为什么不想吃的原因。我的身体机能略微诡异,户外运动中体脂的燃烧似乎就足够支撑我前进,吃多了反而会形成负累。 也恰恰是那么一颗苹果下肚,他并没有让我更加清醒。 适得其反的是,重新前行的路上,果酸让我不断的打嗝,我即使深呼吸,却再也压不下我急促的呼吸,甚至连心率乱了。越来越急的呼吸和心率,让我不得不五步一停,三步一歇。 “你没事吧。”斯基在我一旁问我。午餐时他的贴心,被大伙开玩笑的冠以了渣男的称号,但其实那是一种褒奖,褒奖他的团队意识,褒奖他的善解人意。不像我的好友扫雪,丫的又不见踪影了,冈仁波齐如此,这次依旧如此(心里OS你丫别走残了)。 “没事,那颗该死的苹果引发的血案!” “你确定没事?没高反?” “高反,不存在的!容我歇会,你先走吧,NND心率压不下去!” “不行别硬撑啊!我先去走。” “放心!”是真的能放心,毕竟自己的身体自己清楚,不是高反。只是那压不下去的心率,让身体耗能突然间增大,大到了些许承受不了的地步。我喘着粗气,平缓着呼吸,记忆仿佛飘回了第一次多克拉垭口的经历,“连海拔都类似吗?” 在我歇气的时候,那片海和协作就上来了。 “哎呀,小布,你怎么还没上去啊,我觉得我可能真的登不了了。”那片海慢慢跺着步子,笑着和我说。她给我的印象,像极了我的一个朋友木棉,乐观开朗,嘴上说着些许自嘲的话,笑却给人一种不放弃的坚定。 “别,你上不去,我更上不去!” “瞎说,你蜜月去的都是冈仁波齐的人,这点海拔会有事。” “有,中午就不该吃那个苹果。” “那走不走。” “走啊,必须的!一起慢慢来吧!”我说着,心率也降了下来,和那片海一起开始上路。人总是奇怪的,就算长相不一样,有时候你还是会莫名的觉得他们像,像得没有来由,也或者来由源自灵魂深处。那一刻我真有种错觉是木棉和我一起往C1进发。 只是虽然心率歇了一阵降了下来,但一走又开始快了起来,我用尽办法,竟然再也找不到舒适的节奏。疲惫、疑惑、莫名的不安、不放弃的坚定,混杂着各种情绪,一路和那片海一起走走停停,最后两个到达了C1营地。 找到了我和扫雪还有CH的帐篷,扫雪正在帐篷里大口大口喘着气:“你今天状态不太对啊,叫你重视,重视!你却一直说忙!有高反说啊。” “高反个毛线,哪来那么多废话!”我也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也许是停歇下来,一瞬间,我像是回魂了一样,我拽着扫雪到了C1营地的休息室,“明天你装备让协作背吗?” “背毛线,自己背,我要完整的登山经历。”扫雪很坚定。 “我也这样觉得。”一起登山的小姑娘雯雯说。那一天的记忆里,她就是个开了挂的小丫头,一路都在队伍的前面,状态特别的好。在BC的时候,她问了我很多关于冈仁波齐的事情,但看得出来,在登上甚至上海拔这些事情上,她绝对已经是个半专业的家伙了。我这个登山菜鸟,能给她什么意见嘛。 “雯雯还好,你丫的,别逞强!”对于扫雪,我是熟悉的,他这人要么不做,要么就要尽自己所能做最好的。像极了曾经的我。我欣赏这样的他,讨厌如今得过且过的自己,只是过刚易折,做兄弟的,不得不提醒他。 “管好你自己,MD,你连锻炼都没锻炼,今天这鸟状态还说我。”说着拿起相机,“走,去拍两张!” “滚,自己去!”我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火气,每一次上高原都能遇见更好自己的我,这一次却来气了。那一刻我以为我是在气扫雪的不理解,现在想想那其实是人性。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总有段时间会遇见瓶颈,遇见后就会不安,不安到不容许听到外界的批评。直到这会码字时才醒悟,这一段时间的我有多么的不安,一如8月的雀儿山,所以那一会我的火气或许只是波及扫雪,真正气的是自己的不自律和不争。 我的火气来得快去的也快,也或许是因为休息间空荡荡的剩我一人,也或许是因为心率的恢复,深吸一口气,走出休息间。 4800米海拔的寒风,夹杂零星飘散的雪花,一切似乎无法阻止小伙伴们拍照的欲望。 C1望不见雀儿山的顶峰,却看得到来时的路。 风雪依旧的营地,天色渐暗。 望着BC,期望第二天天气的好转,不知道为何,突然想起了《绝命海拔》里的那句台词:山在,信仰在。C1至C2 艰难的决定梦醒时的C1,是生机与皑皑白雪的交接。这样的界限,就像是从徒步走向登山。跨过了C1,就是正式把户外徒步鞋换成专业登山鞋并且上冰爪了。攀冰、结组、这些都是我第一次接触的领域。离开C1,像C2(海拔5200)进发。渐起的风雪,让一片的雪白,空灵化作静寂。冰爪在冰面上,作响的渣渣声,零碎而不安。我本以为我的身体,在一觉到天亮的高原,是彻底的复苏了。可才走了几步,我就发现,粗重的呼吸,加速的心跳,风雪中带来的疲惫,是成幂函数般增长。如果有个词叫作度日如年,那么我当下的感觉就是度“步”如年。剩下的呼吸、心跳,混杂冰雪踏碎,已不见淡然的初心寻见,更多的是诧异和不安——诧异这刚开始不到4800的海拔,我身躯的疲惫;不安这一趟行程,我是否真的能在我的海拔记忆里,镌刻上6168。唯一感谢的是,潘峰这个来自北京的小伙伴,也如我一般一步一挪,至少孤寂的风雪中还能有一句没一句的陪伴。休息路餐区,我一直觉得走了很久,那一份漫长,仿若跨越了时空的界限。疲惫还在一点一滴的加强,渐渐看到休整的大部队,却渐渐的更加疲惫。登顶过宁金抗沙的Tina姐,和登顶过珠峰的东哥在我走到他们身边的时候,关心的问我,是不是高反。我无力回答,摇了摇头。每一次上高原,我的未好的运动伤的不适感就会被放大,无论新旧,只要没有好透,就会!而这一次,竟然换成了几个月累积下来的疲惫。是自己走得太慢,所以还没休息多久,登山协作就开始准备出发。接下去就是C1到C2风险路线的冰裂缝区,需要结组。我和潘峰自知体能的状况,默默退到了最后一组。“我和你们一组啊。”我意外CH也退到我身边,和我冒了一句。“你的状态不至于啊!”“刚上来走快了,气调整不过来,不行了。”似乎一切的好与不好的状况,在CH那都是阳光般的笑脸。“得,那么我们……”我话还没回应完,CH就被协作抓走,结组在了前面的队伍。看他笑着给我做了个生无可恋表情的时候,我瞬间就被逗乐了。结组的行走,也许因为冰川的运动,按协作的话说这一年的冰裂缝真的特别少所以变得相对安全。四下望去,去了皑皑白雪,连天空都被飘雪渲染成了白。如果没有登山协作,我想这一路谁也分不清东南西北,更不用说去往C2了。一路海拔的攀升,走过的雪地,一如梦回蜜月时冈仁波齐那积雪没膝的卓玛拉垭口;沉重的呼吸,越发急促的心跳,又仿佛回到梅里外转地狱谷后的体能溃散;四下寂静的白雪无人,更像极了第一次尕朵觉悟因为不靠谱的向导被迫下撤……所有的负面回忆全都涌上心头,本该纯净的圣洁,却成了虚无的未知。那一段机械的行走,仿佛耗尽了一生的力气。以至于,到达C2营地的时候,没有喜悦,没有兴奋,没有怨怼,甚至连思绪都没有。那并不大的风雪中,帐篷里只有我沉重急促的呼吸声。缓了许久,我才缓过劲来,却也不过是精神上。我的血氧含量莫名的已经降到50多。扫雪和CH在打饭时,我开始了我的自言自语:“C3,海拔5800,大冰坡攀冰,结组的路程,我的身体……”“念叨啥呢,吃东西!”CH依旧扮演着他阳光男孩的模样,递给我热腾腾的酸辣粉。我顿了顿,接过酸辣粉,吃了一口。犹豫、纠结,情绪纷杂,有一个决定在心中徘徊。“靠,你的状态不对啊,没有重视这次雀儿山嘛。”扫雪也进了帐篷,依旧是习惯性的怼我。这一次我没有了在C1的生气,深吸了一口气,开口道:“我决定,明天下撤!”我以为,我说出这句话,会有屈辱,会有不甘,会有哀怨,会有失落,却不曾想那一刻真真切切的的放松。人,有时候就是这样,在很多话说出口前,在很多决定抉择前,总会预设了很多这样或那样自己的模样和情绪,但其实不过是不愿意直面或者艰难下的一种逃避。“卧草,你不是吧?高反很严重!?”扫雪忍不住爆粗口,可我说出决定那一刻突然心变得淡然,反而从他的粗口中读到了担忧和关心。“没高反,这一次准备不够,身体这段时间太疲劳了,体能储备不够。”我笑了,我都诧异自己的淡然。也许是我的决定,动摇了CH的坚定:“指不定明天我陪你一起下撤。感觉有点脱力。”“你们不是吧,我要自己一个人孤独的守着帐篷吗?”扫雪说。“CH,你就是没吃饱。”我笑了,然后转头看着扫雪,“这次,我只能陪你到C2,我不是开玩笑,我自己的身体状况我自己很清楚,我是真的要下撤了!”CH在一旁死命吃着各种食物,扫雪突然沉默了一阵才开口:“都到C2了,坚持登顶啊,你的身体素质不至于这样啊。”“也许如你所说,这次是我大意了,真的没有准备好。”我说着起身出了帐篷,告诉登山协作队的队长,我的决定。他很淡定,也许是他看多了这样或那样的坚持,只是和我说,一早睡醒,如果改变主意,第一时间告诉他。无论什么决定,他都会配合我的决定。那一夜,风雪很大;那一夜,帐篷很沉默。那一夜,我又梦见莲花生大士,梦见他对我说……下撤 是种退一步海阔天空的勇气梦醒时分,天空微微放晴。没有梅里雪山虚脱后活佛的药,没有那一觉醒来的满血复活,“这一次,我是真的药下撤了!兄弟,好好完成你的梦”我从睡袋钻出来,和扫雪打了个招呼,转而又对CH说,“你没机会左拥右抱了,我在山下等你们,回甘孜喝鸡汤!”他俩没有说话,只是看着我点了点头。打包好登山包,找到登山协作队的队长,告诉了他最后的决定。“嗯,那我派一个协作和你下撤。”“诶,什么情况,你要下撤?”斯基刚好走出帐篷,听到了我和队长的对话。“嗯,身体状况不对。”“都到这了,坚持坚持就上C3了,你都下撤,说好的全员登顶嘛。”“不了,大冰坡,上了C3就能看到峰顶,望而不得才难受,再说要结组……”“好了,别说了,我懂你!兄弟!”斯基这一句话,让我差点泪奔。因为我从他的眼神中,分明读到了他是真的懂。疲惫,血氧含量过低,这些其实都不是什么问题,意志力更不是问题。他打断的节点,才是重点。对的,结组!这是在攀登雪山为了防止个人滑坠或者掉入冰裂缝的安全措施。但是团队行动多的我知道,结组还有个很关键的点在于,同一组结组在一起的人,速度频率要相差不大,否则打乱自己的节奏去跟随或者配合他人的步伐,无论快慢,都容易被拖垮!我的身体状况,我自己知道。如果再次结组,我那三步一歇的状态,和我一组的队友一定会被拖垮。我不愿意成为负累!即使我真的硬撑的登顶成功了,下撤也会成为真正艰难的时刻,因为体能透支后的下撤就需要3~4个协作陪我下撤,那么协作数量的减少,对于下撤的其他队友而言,就是增大安全风险。在户外,我一直希望我是那个能有余力去帮助队友的,而不是负累。为自己,也为他人的安全负责,我纠结了一夜,最终还是决定下撤。这里面的原因,斯基明显是读懂了。而在我坚定下撤这个决定上加了砝码的是一夜的梦境,普通的梦境也许一个梦可以跨越数年时光,这个梦却一句话跨越整个梦境,让时间流速都改变。梦里,莲花生大师对我说:今生只转山,不登山!从入梦到梦醒,仅此一句,却从黑夜跨越到了日出。这句话,却是那一日,转完藏传佛教四大神山,重回梅里雪山,我对梅里雪山说过的话,只字不差!!!!!我想着梦境里的话,潘峰也起来了,挪到我身边:“你真下撤啊?!我这个四姑娘没上去的人都没放弃,你就说下撤,一会结组谁给我殿后。”“我下去给你殿后,身体,真的不对。”越来越多的小伙伴起来,听说我要下撤,有劝说的,有拥抱的。“协作,走吧。”我觉得这一幕,太感伤,便把安全扣扣上,和协作一步一步的下撤。曾经,我一直以为,登山需要莫大的勇气。那一刻,我才知道,决定下撤,也需要莫大的勇气。我能读懂《攀登者》里方五洲的不甘和谨慎,也能读懂松林的执拗和激进。我也终于能明白“安全回来”,四个字的分量有多重。我在想,当见到我的身影远去,我的队友们又是怎么样的想法。BC大本营的等待 不悔旅程5200到4200,海拔下降1000!我坐在BC大本营,望着上山下山的路。摇了摇头,笑了。身体几乎虚脱的我,吃着面,回忆起下撤的过程,那一路6个小时!!!!我开始庆幸我的决定,我的身体状况真的不足以支撑继续向上。这个下撤时间,几乎是我正常情况的翻倍。但这个下撤决定真的很难。身边的朋友到现在,都还有人调侃,你在5630的卓玛拉还能跑能跳的,居然雀儿山没登顶,没登顶也就算了,居然连C3都没上去!我只是平静,就一如在BC大本营有过了一天后,清晨醒来,平静的等待,等待大本营这里传回的消息,等待着扫雪他们登顶成功的消息。阳光和煦,破开满世界雪白渲染天空成碧蓝。当对讲机听见19人登顶雀儿山成功的消息,更多的是欣慰。梦在,雪山在,信仰就在!那一天,我能做的其实很简单,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等待他们从山顶回到BC大本营,帮他们递上切好的西瓜。像个局外人一样,看着他们欢呼雀跃;话痨的闲扯着有的没有的各种,我不知道是否有人会烦,在那一刻,我只是简单的想转移大伙的注意力,不再如此疲惫。而我嘴角扬起的弧度,也是自己内心深处的感动。回甘孜的车上,小猫问我后悔没坚持上去吗?我说,我不后悔!一场经历,无关生死,却学会抉择取舍,我该也是幸运的。重回甘孜的夜,大家把酒言欢,看着大家各自晒伤的脸庞,笑得没心没肺,相识在这样的雪山,又怎能不是一场幸运。后记雀儿山回来后,给丢了这张照片给CH。他一直说谢谢。我说,没有什么好谢的,没能和你们一起登顶,这帮你修张照片,也算大家同在C3过吧!每每说起雀儿山,扫雪就会开始数落我没有重视,不然我不应该没有登顶。我说,下次我们一块,看下次是他像冈仁波齐一样惨不忍睹,还是我依旧没有准备好。也许,下一座,下下座雪山,我们依旧同行,就如你的名字扫雪——扫遍天下雪山。致敬“攀登者”,致敬我们内心的敬畏与勇气!山在!信仰就在!os:码到这里,总觉得这或许更像是心路历程,不似游记,这或许也是我有史以来照片最少的游记。管他呢那又如何,这或许就是我对雀儿山之行最真切的想法。一、耐力训练:包括心肺功能和肌肉耐力。 1.长跑,距离是女子6000米(15圈四百米标准跑道),男子8000米(20圈)。 要求:由慢到快,中途不能变成走,更不能停;用鼻深呼吸,后面特别在加速后口鼻一起要求,天冷注意用口呼吸时空气从齿间进,以免吸进的空气太冷;平均配速男子不超过5分50秒/公里,女子不超过6分30秒。次数:每周不少于三次。 2.负重越野 要求:时间一整天或两天,地点是周围两千米级的山上走小路或山脊。负重女子20-25斤,男子30-35斤。次数:每周一次或两周一次。 二、力量训练: 1.大腿力量训练:走“鸭步”,方法是下蹲到大腿与地面平行,上身挺直,保持这样的姿势向前走,屁股不能往上抬。距离为三十米,走到后放松走回起点,这就是一个来回,简称一组,一共做五组,组与组之间不再休息。 2.小腿力量训练:踮脚跳,方法是直立身体,双手抱头,双腿自然分开,脚后跟踮起,就这样向前跳,尽量跳高一点。注意:此法是训练小腿所以大腿不要用力,膝盖仅保持正常的弯曲,而不要用力和受力,脚后跟不能落地,始终是前脚掌落地,起跳用力和落地受力都是小腿来完成。距离三十米,跳到终点后放松走回起点,一共做五组,中间不休息。 3.上肢力量训练:俯卧撑8个一组,共五组,组之间休息30-50秒;引体向上6个一组,共五组,组间休息30-50秒。 4.腰腹力量训练:仰卧起坐加转体15-20次一组共三组。 三、平衡训练: 1.单脚平衡,即用一只脚站立完成前俯后仰等动作,作得越稳越好; 2.动态平衡,选一个窄的坎最好长一点,在上面象走平衡木一样走,每次走累计不少于两百米,落地次数越少越好,单脚跳画在地上的格子效果也很好。 四.柔韧练习: 1.单杠悬垂,目的在于拉伸肢体; 2.压腿、下腰,目的在于拉韧带;力量、平衡和柔韧训练每周不少于三次,最好接在耐力训练(长跑)后,注意完成动作的质量要高。在攀登前两个月开始加量,长跑每周不应少于四次,其他训练不少于五次。临行前10天开始减量,避免肌肉过度疲劳。提前两到三个月开始体能储备,特别是高强度耐力跑,一定更要坚持,总之坚持的越好,在山上受的苦越少。高海拔攀登属于对装备要求特别高的运动,应该根据各人需要备齐和在承受范围内备好装备。其中特别要注意的冲锋衣裤不能用软壳代替,防风防雨性必须完备。(1)另外登山眼镜一定是高山雪镜,切记不能用普通墨镜替代。(2)魔术头巾用途多样,可以多带两条。(3)防潮垫一定要使用物理发泡类,因为高山充气类容易高反和被戳破。(4)羽绒外套不能是排骨外套,充绒要达到250克以上,是外穿类那种用于营地保暖或者冲顶保暖。(5)登山手套必须两副,大手套对于冲顶放冻伤起关键作用。(6)保温水杯一定要买1L以上,小杯子真的不够你喝。(7) 其他未提及的图中装备也是自己要准备好的。各人技术装备, 比如 冰镐,安全带,头盔等等,需要和你所在的协作队沟通,是否配备,如果没有那也是要自己准备。行程:一般来说雀儿山攀登从 成都 出发来回至少需要8到9天,具体行程如下:D1: 成都 -- 甘孜 ,海拔3390米现在 成都 到 甘孜 已经通了部分高速,造成6点在 成都 新南门车站可以购买大巴票,票价290元左右,晚上21点左右可以到达 甘孜 ,不过很是辛苦。D2: 甘孜 --BC大本营,海拔3390-4020米时长:车程98KM(3小时),徒步2KM(1.5小时)D3:BC大本营,海拔4020米适应高海拔,携带个人技术装备上午讲解技术器械的使用方法,进行模拟练习D4:BC大本营--C1,海拔4020-4820米时长:徒步约5小时,坡度30度-50度不等早餐后开始攀登,背冲顶包。途径河滩、碎石坡、草甸、冰川洗刷过的地带,最终到达C1营地。中午和下午路段坡度稍大,某些路段需要沿岩壁行走。D5:C1--C2,海拔4820-5350米时长:徒步约5小时,坡度30度-50度不等早餐后,穿戴好个人技术装备,背大包(雇佣背工者背上冲顶包),在领队和协作的带领下结组行进,在跨越裂缝区时,需要默契配合,到达C2营地。D6:C2--C3,海拔5350-5759米时长:徒步约5小时,坡度30度-70度不等早餐后,穿戴好个人技术装备,背大包(雇佣背工者背上冲顶包),在领队和协作的带领下结组行进,下午路段近70度的冰雪坡,由协作提前架设保护站铺设路绳,用上升器和行走镐攀登。D7:C3--冲顶--C1/大本营,海拔:5759-6168-4820/4020米时长:徒步约14小时,坡度30度-60度不等凌晨2:00起床,餐后结组出发,顶峰前,需要攀登一段60度的冰雪坡到垭口,沿着山脊走向顶峰,一起拍合照,下撤到C3营地用餐补水,有序下降冰雪坡,结组行进冰裂缝。到达C1后收好个人技术装备,等待晚餐,发短信,报平安。继续下撤至BC大本营,晚餐后交流攀登心得D8:C1/大本营-- 甘孜 ,海拔4820/4020-3390米早餐后,背小背包安全下撤到BC,BC-景区门口由马队运输,景区门口- 甘孜 有车辆运输,可以继续留在 甘孜 住一晚,晚餐后行程结束。D9: 甘孜 —— 成都 成都 -- 甘孜 区间越野车行程安排参考

  • 火星上行 发表了 游记  · 2018-11-01 15:00

    你的眼神:虽然不言不语,叫人难忘记 - 川藏行记

    旅行的意义,不止于沿途的风景,更在于经历和感悟。走过川藏,去时冲着风景,难忘的却是这一路的眼神。就如蔡琴的歌:虽然不言不语,叫人难忘记。这是篇很早的游记,因为前一阵在穷游开了帖,就动了念把它也搬过来。两篇相隔10年以上的游记在穷游聚首,有种十年磨一剑的感觉。哈哈,给自己懒于动笔找个借口!穷游的国内板块只有一个“中国内地”,人气和内容也没有国外板块热闹。初看有点不爽,却发现自己这些年带娃基本也都是往国外跑。决定从这个寒假开始,多带娃游览一下祖国的大好河山,也希望穷游的中国板块早日升格。图片都是十几年前佳能的老型号20D所拍,画质今天看起来需要给点担待。原来车友会帖子是800x600的分辨率,这次专门找到原片重新加工成了分辨率1360,看起来会舒服些。现在的记忆力真是不行,如果没有这些照片,可能以后我真会只记得曾经去过,而一路的点点滴滴就随风而逝了。当年用一个很神奇的软件“Pro Show”加工的视频Touch Tibet (亲妹帮做的,歌很好听)穷游首帖传送站:2018北海道游记:做一个贪心的人,冬日北海道12日亲子游记https://bbs.qyer.com/thread-3042361-1.html缘起“今天在‘My document'的travel目录下新建了一个目录‘西藏’,我的西藏之行算是立项了。虽然时间、路线、 人员诸事皆未定,心中却有种安定的喜悦。西藏,我终于要来了。”这是我5月份在msn space上写下的。当时计划7,8月份走一趟西藏的大北线,看看珠峰,看看最神圣的神山-岗仁波齐,最神圣的圣湖-玛旁雍措,以及春夏的阿里风光。人算不入天算,5月以后就一直忙的跟驴似的,先是准备过PMP,同时还不能误了世界杯;接着又是部门调整,这个关头指望请长假是没戏了。就这样拖拖拖,转眼就到9月,我知道再错过这个十一今年就没戏了。于是开始泡在绿野、磨房,查看每一个与西藏有关的出行计划,缘分让我加入了夕夕猫召集的川藏之行。于我,这是一次特别的旅程。以前的行程基本上都是自己操办。交通,食宿,路线,一切安排的妥妥当当。这次则是轻松上路,我甚至连后半程会经过哪些地方都没有细看,彻底享受一下那份洒脱和随意,同时也是因为相信领队的眼光。令我惊喜的是,一行8人基本都是好摄之徒,更兼有两个拿着120的家伙,这让我一点都不担心拍摄时间不够,还可以一路切磋切磋。最终路线北京飞拉萨>羊卓雍措>拉萨>纳木措>拉萨>八一>鲁朗>波密>米堆冰川>然乌>昌都>江达>白玉>德格>甘孜>色达>阿坝>九寨沟>成都飞北京。之所以由藏入川主要是为了赶上十月份四川的秋色。说说高反初上高原,高反是所有人必须面对的一个问题。每个人的身体状况和高原反应都不尽相同,别人的经验可以参考但不需要完全照搬。实际体会,觉得对高反即不要轻视,也不要自己吓自己。准备充分再小心点,在拉萨(海拔3650米)先适应两天,大部分人都不会有大事。不放心的人可以再备点氧气。还是那句话:战略上藐视,战术上重视。我出发之前,提前一个多星期开吃红景天胶囊,毕竟以前没去过3500以上的地方。临出发前还感冒了,上网一查吓一跳,说感冒了去高原极有可能引发肺水肿致命等等。成都转机时还斗争了会,考虑要不要在成都休息两天。后来还是按耐不住直飞拉萨。在手机里设了个拉萨医院急救号码的快拨键,以防万一,呵呵。 结果啥事没有,拉萨海拔不算高,在青旅基本上就没看见有高反的,我玩了两天感冒也好了。在青旅的第二天特别好玩,上午出去溜了一圈回来,旁边的铺位上躺了个兄弟。一问也是北京来的,也做IT。我说你大白天的躺着也不出去玩,他说他查了初到高原应该卧床休息,等我晚上6点回来,这个兄台还在床上躺着,特别像个乖宝宝。请原谅我当时觉得他很搞笑,现在的我会对他的谨慎多一些理解吧。后面20多天一路走下来,一行8个人也基本都没有高反,除了在纳木措(海拔4700m) 过夜时我和另外一哥们有点反应。那一夜,整晚睡不着,头不疼人也不难受,可能是空气含氧量不够的原因,睡着以后用鼻子呼吸氧气不够,会把自己给憋醒。用嘴呼吸又睡不着,一晚上硬是没学会张着嘴睡觉。满是遗憾的“一个都不能少”出发前联系了一个拉萨的孤儿院,了解到那边需要一些秋冬的衣物和鞋子。在公司里小范围打了招呼,收到一堆。为此专门去迪卡侬买了一个大大的驮包,塞啊塞啊死活有一双大靴子塞不下。换了四五种填充方式,当时就一个念头“一个都不能少”。结果到最后,也没塞下。郁闷了很久,差点想把领队要求必带的帐篷和零下20度温标的睡袋换下去。在飞机上看到雪山,没能多带一双鞋的纠结才算放下。布达拉宫的日出由于经度的关系,拉萨的日出很晚,这个季节早上8点太阳才会冒出地平线。这样最大的好处就是拍日出不需要早起。拍布宫的日出,睡到6:30起床时间还很充裕,打个车10分钟就到了布达拉宫广场。拍摄布宫的经典位置是在广场西侧的一个小高台上,需要自己翻墙上去,其实药王山上的角度更好,不过现在不开放了。在太阳初升的时刻,暖暖的光线洒在布达拉宫,洒在布宫广场的草坪以及布宫旁的白塔上。一切都披上了一层温暖而神圣的色泽。承载了太多故事的布宫,静静地屹立在那里。不需要其它,默默地注视对我来说就足够了。来到拉萨河边,你会惊奇地发现布达拉宫后面多出了几座巍峨的大山。对比一下上面第一张布宫的照片,真是很奇妙的视角。想像一下,冬天银妆素裹时,日出的第一缕光线点亮布达拉宫时,映衬出的将是怎样一副画面!神女散落的绿松石耳坠-羊卓雍措羊湖离拉萨其实很近,只有120公里,差不多2个小时车程。我们300元包了一辆taxi,早上8点出发。一驶出拉萨市区,迎面的就是满眼的秋色,路两旁的行道树在阳光的照射下黄的有些耀眼,刹是好看,谋杀了我不少快门。路过一座半山腰挂了很多经幡的山时,司机告诉我们在这座山上住着不少苦修的修士,他们就生活在山上的山洞里,终年都不下山。这已经超出了我的理解范围,只有默默地为他们祝福了。在开了一个小时以后,车开始爬山了,一个接一个的弯道。按照司机的说法,羊湖就在山的顶上。车行在盘山公路上,翻过冈巴拉山顶,映入眼帘的碧蓝湖水即是羊卓雍措了。羊卓雍措藏语意为“碧玉湖”,被誉为最美丽的水。与纳木措、玛旁雍措(位于阿里地区)并称西藏三大圣湖。位于西藏山南地区,海拔4441米,湖岸线长250公里。羊卓雍措,“羊”,上面,;“卓”,牧场;“雍”,碧玉;“措”,与四川的“海子”一样,指的是湖泊。连起来就是“上面牧场的碧玉之湖”。这是字面上对羊湖的解释,而羊湖在藏人心目当中被看做是“神女散落的绿松石耳坠”,因为无论你在那个角度,都不能看到羊卓的全貌。她的身躯蜿蜒在群山中达一百三十多公里,只有在地图或是高空你才能惊喜的发现她犹如耳坠,镶嵌在山的耳轮之上。不同时刻阳光的照射,她会显现出层次极其丰富的蓝色,好似梦幻一般。传说有缘人能在羊湖的水面中看到前世今生。高反小插曲看完羊湖返回拉萨的路上,包车的司机突然叫到“我高反了,我高反了,耳朵听不见了”。把我们吓一大跳,赶紧问他有没有别的反应,要不要停车休息。所幸他只是耳朵听不见,别的方面没事。担心过后就是觉得好笑,我们两个第一次来西藏,第一次上4900米的人没有高反,在西藏呆了好几年的司机反而高反了,笑死我们了。车下行到海拔4000以下时,司机的耳朵很快自动好了,我们笑称他的高反阀值是海拔4000米。传说中的玛吉阿米玛吉阿米的著名来自六世达赖仓央嘉措。传说在300年前,当时西藏的宗教领袖六世达赖喇嘛仓央嘉措在这里邂逅了一位有着月亮般美貌的少女,姑娘的名字就叫玛吉阿米。后来,仓央嘉措经常到这里,期待能够与那位少女的再次相遇,可那位少女却再也没有出现过。于是,仓央嘉措写下了美丽的诗句:“在那高高的东山顶上/每当升起那明月皎颜/玛吉阿米那醉人的笑脸/就冉冉浮现在我心头。”仓央嘉措是唐后主似的悲情人物。他是宗教领袖,也是一位才华横溢的浪漫诗人。他一生写下了不少情诗,目前整理出的有一百多首,被译成20多种文字传遍了世界。晚上坐在玛吉阿米的阁楼上,静静地喝着酥油茶,会有一种时空交错的感觉,仿佛你也在等待什么人的到来。那一天,我闭目在经殿的香雾中,蓦然听见你颂经中的真言;那一月,我摇动所有的经筒,不为超度,只为触摸你的指尖;那一年,磕长头匍匐在山路,不为觐见,只为贴着你的温暖;那一世,转山转水转佛塔,不为修来世,只为途中与你相见。――仓央嘉措曾虑多情损梵行,入山又恐别倾城。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仓央嘉措天湖日落 - 纳木错如果说羊湖是此行所遇见的最美丽的湖泊,在纳木措则是看到了此行最灿烂的日落。“纳木措”藏语的意思是“天湖”,蒙古语和满语为“腾格里诺尔”,距离拉萨240公里,湖面海拔4718米,湖面东西长 70公里,南北宽30公里,湖面面积1940平方公里,是西藏第一大咸水湖也是我国第二大咸水湖,世界海拔最高的大湖。在历史文献上记载,此湖像蓝天降到地面,故称纳木措(天湖)。纳木措的南面有终年积雪的念青唐古拉山,北侧和西侧则是高原丘陵。到达纳木措的扎西半岛时已近日落,匆匆放下行囊,拿上器材脚架奔向临湖的小山。在4800m的海拔,爬山绝对是个重体力活。刚开始我还记得稳住,爬几步歇一歇,以防高原反应。后来看着越来越暗的天空,越来越红的云彩,就顾不上许多了。伴着牛一样的喘息,咬牙往上爬。好容易曙光在望,眼看着山头越来越近,翻上山头的一刻眼前一黑,一道巨大的山梁映入眼帘,远处山脊上微小的人影告诉我距离还很远,果然是山外有山,气死了。同行的Neko背的120器材太重,决定就在此安营扎寨,守候日落。我观察了下地形,眼前的山脊伸入湖面,档住了很大一部分日落的视角。于是决定继续往上爬,当时就一个念头,不想让此行留下遗憾。这时真的是在和时间赛跑,眼看着一道道光影从湖岸消失,心里很想插上翅膀,可身体只能在狂喘中慢慢上爬。痛苦的爬山感觉,终于在眼前豁然开朗后一扫而空。我开始庆幸自己的英明决定。眼前的纳木措,应了它的名字:天湖。环顾四周,这梦幻般的重重光影,哪象是在人间。此时此景,语言太苍白,还是用照片说话吧,然后想像真实的景色更要美上十倍。站在山头,看着太阳一点点隐去,五光十色在慢慢消散。那种感觉无可名状,让人迫切地想要留住这一切,不停地按动快门,就象一个儿童被抢走了心爱的玩具。理智告诉我这是不可能的,就象我们在生活中要不停地接受失去和痛苦一样。正是因为这样才显得它的可贵吧。纳木措的无眠之夜说来好笑,在做行前准备的时候,可能是以前的攻略太老旧,把纳木措的接待环境写的很是不堪。加上考虑到十一前后纳木措有可能下雪,我们做了在纳木措搭帐篷的准备,都带上了帐篷,而且还买了温标极低的睡袋。领队推荐了一款零下40度温标的羽绒睡袋,偶在买的最后关头改了主义,觉得太夸张,又不是去北极。于是买了个零下20度温标的羽绒睡袋。没想到这个睡袋的保暖仍然太好,还是给我带来N多的烦恼,这是后话了。从拉萨临行前,又吃的喝的买了一大堆,生怕在纳木措饿着。没想到到了纳木措的扎西半岛一看,条件好得不得了。我们住在神湖山庄,35一个床位,跟住小别墅似的。饱饱吃了一顿,发现身处高原一点没影响我的食欲,饭后还点了一杯著名的纳木措酸奶。真是FB呀!吃完想出去走走,出得门来一抬头就是满天的繁星在眨眼,月光铺在湖面上,泛着一层隐隐的银色。想想很久没看过如此通透的夜空了,很想把它记录下来。返回屋内拿出机器和脚架,面对湖面支好,30秒的曝光,于是就有了下面这张披星戴月的纳木措。本来还想去湖边拍上几张,不过听着那边传来的阵阵犬吠,偶还是选择了转身回屋。在整个行程中偶唯一的一次高反就是在纳木措的这一夜了。本来我正庆幸自己一点没事呢,为拍日落爬山爬的气喘吁吁也没啥反应,结果一趟下睡觉事就来了。不知道为啥,一趟下就觉得不对劲,呼吸不畅,要用嘴呼吸才能跟上,这一用嘴呼吸到好,睡不着觉了,把我郁闷的,各种睡姿都试过了,就是睡不着,一夜无眠。同屋的neko也不行,他高反比我严重点,早早就睡下了,结果后来也是睡不着。一晚上就只见每隔个10分钟,不是他看下表,就是我看下表,手表的荧光灯是此起彼伏,怎么还不天亮呢。好容易熬到5点多,赶紧爬起来,一起来人就舒坦了,真是怪事。天亮后说再见昨天在山上看的日落,决定今天到湖边去守候日出。摸着黑往湖边走,各自找着机位。比起昨天辉煌的日落,今天的早晨显得有些平淡,没有朝霞满天的迹象。倒是日出之前湖面上奇异的云层带给我更多的感觉。天色慢慢的亮起来,可以看到湖边三三两两的人影,大家都在等候太阳升起的一刻。太阳一点点出来了,阳光象是在为一幅风景画镀金,先是天上的白云,然后是远方的雪山,最后在湖岸上留下一道道光影。云之守望者吃过早饭,再次来到湖边。一会就要离开了,也许是因为纳木措给了我太多的震撼,心中有些不舍。我能做的只有举起相机,贪婪地将它的样子摄入镜头。

  • 一个人很寂寞 发表了 结伴  · 2018-09-15 12:03

    10.13-10.21号金秋川西约伴(稻城亚丁·亚青寺·色达)

    行程如下:10.13,成都-雅安-泸定桥-磨西古镇10.14,海螺沟景区-康定-折多山-新都桥10.15,新都桥-理塘-稻城-香格里拉乡10.16,亚丁一日游(三神山、五色海、牛奶海、珍珠海、洛绒牛场)10.17,香格里拉乡-理塘-措卡湖-新龙10.18,新龙-甘孜-亚青-甘孜10.19,甘孜-东谷-色达五明佛学院10.20,色达-翁达-马尔康-米亚罗(古尔沟)10.21,米亚罗(古尔沟)-毕棚沟景区-成都

关于甘孜的旅行问答
  • 风飘过 回答了问题 · 2019-09-29 20:11

    国庆节期间四川甘孜小金县到丹巴县是否还交通管制?

    ​你看公告吧,最新路况消息:http://www.abglj.net/news_list/&newsCategoryId=39.html

  • 翩五 回答了问题 · 2019-01-29 23:04

    春节川西路线问题。。。急急急

    可以自驾到色达佛学院逛逛,走沪蓉高速或者雅康高速,注意雨雪天气和交通情况实时通报。色达应该会下雪了,请小心行驶,不是老司机还是算了。或者走甲居,中路藏寨逛逛也不错

  • 低温帐 回答了问题 · 2017-06-24 18:49

    甘孜县或者白玉县怎么到阿坝县有班车吗

    据我所知,公共交通系统没有直达班车。信息过时,仅供参考。青海果洛也有白玉,阿坝县到果洛大武镇的长途车经过果洛的白玉乡。就这么回事。

  • yf15997086619 回答了问题 · 2017-05-31 01:34

    广州出发漫游青海、色达稻城亚丁、重庆,跪求大路线

    亲,不管做什么都会有得必有失,我给你推荐几条路线,你自己规划整理一下吧D1:兰州~夏河拉卜楞寺,桑科草原,住宿夏河!D2:夏河~尕海~郎木寺,住宿郎木寺!D3:郎木寺~扎尕那,游玩扎尕那,住宿扎尕那!D4:扎尕那~花湖~唐克第一弯,住宿唐克!D5:唐克~年宝玉则,住宿年宝玉则!D6:年宝玉则~夏河~西宁,住宿西宁!D7:西宁―坎不拉地质国家公园,宿(西宁)D8:西宁―塔儿寺―拉鸡山―湟源峡谷―日月山―倒淌河―青海湖二郎剑景区―江西沟―黑马河宿(黑马河)。D9:早上黑马河看日出,黑马河―茶卡盐湖―天俊县―都兰―德令哈―外星人遗址―柯鲁克湖―大柴旦。宿(大柴旦)D10:大柴旦―柴旦木盆地―当金山―阿克塞―玉门关―汉长城―雅丹地貌―敦煌。宿(敦煌)D11:早上鸣沙山、月牙泉,中午2:30莫高窟,晚上逛沙洲夜市。宿(敦煌)D12:敦煌―嘉峪关关城―张掖丹霞日落,宿(张掖丹霞)D13:张掖―民乐―扁都口观景平台―G227国道(中国最美的国道)俄堡―祁连大草原―阿柔大寺―祁连卓儿山。宿(祁连)D14:祁连―门源万里油菜花―远观岗什卡雪峰―达板山观景平台―黑泉水库―大通―西宁或送兰州,结束愉快旅程!这个是细化了的行程

  • 猎人罗恩 回答了问题 · 2015-08-25 09:05

    请问有没有9月5日从甘孜县出发返回成都的朋友,能不能一起包个车?

    建议发结伴同游

地图导航

热门出境旅游目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