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安全提示

即日起穷游网将实行手机绑定实名制,绑定手机后就可以正常使用穷游的写帖、创建行程、点评、足迹、问答等功能。

|
背景渐变

Adventure is out there !......

确定 取消
0%

imyanghai 关注按钮 留言

等级:4袋长老现居:上海

最近来访

累计访问(66)

Ta的关注

2 更多

Ta的粉丝

7 更多

探访TA的足迹世界和旅行梦想Explore the world

  • 去过27国家95城市
TA的游记 更多 5篇游记 | 0个精华

发表在 美国 2017-05-10
阿拉斯加-极北大地的冷酷仙境
文 缺乏信息的事物,往往有着神秘的力量, 让人有机会发挥想象力。 — 星野道夫《在漫长的旅途中》 阿拉斯加,曾经被视为亘古荒原的极寒之地,自冰河时代起,就回荡着万物有灵的古老歌声。如同人类和世界上任何一片荒原交织的既往,阿拉斯加原住民的祖先也由历史变成了传说,又从传说变成了神话。 这片绝世独立的神秘大地,曾经吸引着日本国宝级摄影师星野道夫旅居阿拉斯加二十年。他只身行旅于酷寒大地,以执着的镜头语言和无尽的温柔笔触,持续关注着人与自然,娓娓道来关于“丰富人生”与“简单幸福”的静谧话语。 跟随星野道夫深印在大地上的足迹,将眼光延伸到清澈深沉的极北大地,进行一场回归自然的心灵之旅,便成了此次阿拉斯加之旅的缘起。 无论是在何处, 所有事物都一律平等地在时间的长流中共存, 想到这里,就觉得其中的意义是相当深远的。 — 星野道夫《在漫长的旅途中》 当飞机降落在安克雷奇,银装素裹的冰雪世界,仿佛冻结了时间,让周遭都安静了下来,我似乎走入了一个缥缈的梦境。 趁天色尚早,决定将安克雷奇博物馆作为极北直驱的第一站。这里展示着爱斯基摩人、西伯利亚人、阿留申人等原住民的生活日常和风土人情。 寂静的大厅里循环播放着原住民对于各自族群传承的自豪和忧虑,每一段讲述都是一种文化的鲜活原型。荣格曾有过经典的描述,在每一个原型中“都有着人类精神和人类命运的一块碎片,都有着在我们祖先的历史中重复了无数次的欢乐和悲哀的残余,并且总的来说始终遵循着同样的路线。” 参观结束时,已经接近博物馆的闭馆时间了,大厅里游客寥寥。向外望去,太阳的余晖为皑皑大地润上了一层暖色。展示柜中原住民的各式面具,仿佛正慢慢苏醒过来,静静地凝望着我。 回首望去,大厅的墙上赫然写着尤皮克人的一句话:“What you do not see, do not hear, do not experience, you will never really know.” 许多人向往着原野而来,却往往遭遇挫折, 或是体验一段时间后,便满足地离去。 这片大自然在冥冥之中挑选着适合的人, 需要的不是坚忍不拔的精神, 也不是强壮的体魄,更不用崇高的理想,只要一种朴实。 — 星野道夫《在漫长的旅途中》 从安克雷奇(Anchorage)到费尔班克斯(Fairbanks),坐飞机只需不到一小时,但更多的人,却心甘情愿花上半天时间,在阿拉斯加的旷野和山峦中奔驰,只为了体验那传奇的“极地特快”。 清晨八点半准时发车的极地特快,复古的造型搭配明快的彩色线条,还未出发就有先声夺人的帅气。 极地特快在一片白色的永久冻土带上踽踽而行,列车驶过扬起纷纷扬扬的雪花,一如飘飞的思绪。和温暖舒适的车厢相比,一窗之隔的大自然俨然一派酷烈景象。嶙峋的岩石罅隙间堆满了积雪,仿佛一把把闪着寒光的利刃;山坡上的雪松犹如英勇的战士,坚定地并排站在冷风中,任暴雪狂风,地下的树根却紧紧连在一起。 一般人很难想象,在这样严苛的环境里,当地原住民是如何繁衍后代,生生不息?或许日本探险家植村直己在《极北直驱》里的描述可窥见一斑:爱斯基摩人只以驾驶雪橇追捕海豹的生活为傲。怕冷、不会用鞭的外国人是他们轻蔑的对象。当整个家族驾着狗拉雪橇出门寻找猎物、小孩子哭着说好冷时,父亲就会吼斥他:“你是外国人吗?”鞭子甩不好时,父亲也会怒斥:“你是外国人吗?”在他们眼中,外国人是有钱但孱弱、什么都不会做的无用之人。 一想到那些从皑皑的积雪、冷峻的岩石、料峭的寒风中积蓄力量,捱过严酷的冬季,随时倾听春天的召唤,破土而出的生命,不免让人心生敬佩。这些顽强的生命,像极了广袤大地上为了生计而奔波劳苦却相濡以沫的人们。那些平凡的生命从不向这个世界证明他们的伟大,却自成格局地站成生命的风骨。诚如梭罗所言,没有任何东西能够使一个朴实而勇敢的人陷入庸俗的悲伤。 我一直对在阿拉斯加原野上来回行旅的驯鹿很感兴趣。 那让我实际感受到空间的壮阔, 也体验到大自然并非为人类或任何目的, 只为自身的存在而活着的世界。 — 星野道夫《在漫长的旅途中》 冰封的苏西特纳河(Chulitna River),凛冽寒风荡起层层雪花的涟漪。突然列车员在广播里大喊:快看右边出现的驼鹿!只见一对驼鹿母子正在雪地里游弋,如同沙漠中游走的蛇,等你定睛了看它,矫健的身影却已然消逝在茫茫的林海雪原中。想起极北印第安人的一句话:“没有人知道风和驯鹿的去向。” 哪天我死了,我也要回到最喜欢的地方。 冻土带的植物,只靠些许养分就可以在极北开出小花; 每到春天,就听见驯鹿的蹄声从远方传来...... 有的时候,这些事就一直在我脑海里盘旋。 — 星野道夫《在漫长的旅途中》 从螺旋桨飞机庞巴迪Q400 往下看,白雪覆盖的费尔班克斯像极了一块巨大的洒满了糖霜的蛋糕,被几条笔直的纵贯线分成规整的几块。阿拉斯加大学的北方极地博物馆,在大雪初霁的午后暖阳中格外清新脱俗。它向我们娓娓讲述着这片大陆的前世今生,包括阿拉斯加大陆的地质结构、阿拉斯加成为美国第49州的过程、贯穿阿拉斯加油管的故事…… 当然,最吸引我的,还是星野道夫的阿拉斯加摄影作品。他曾经写道:“哪天我死了,我也要回到最喜欢的地方。每到春天,就听见驯鹿的蹄声从远方传来......”而透过他的摄影作品,驯鹿的脚蹄声声仿佛正从雪域传来...... 或许,我们并没有太多选择, 每个人都只是走他应该走的路而已。 — 星野道夫《在漫长的旅途中》 从费尔班克斯前往北极圈,实在是个辛苦而单调的旅程。所幸逼仄的车厢里关着的却是一群有趣的灵魂。有游历数十国的成都美眉,也有魔术一流的车行老板;有始终牵手侣行的魔都伙伴,也有深藏不露却暗香浮动的南京大咖......天南地北的旅人因缘齐聚,分享各自眼中的世界,实在是一种美妙的体验,而这种奇妙的感觉,也让我留意到另一种时空的经验,对生活,也有了更大、更远的视野。 人,其实总是在潜意识中,通过自己的内心浏览风景。 极光的奇妙光芒所诉说的, 或许就是每个极光凝望者心里的风景。 — 星野道夫《在漫长的旅途中》 从北极圈回费尔班克斯的路上,意外邂逅了极光。在几近冻结的夜空中,如活物般地舞动,无声而凛冽,这青幽的光芒,时而横扫天际,时而遁入无形......极光的无常而短暂,一如人生,这些难以捉摸、稍纵即逝的光芒提醒我们,人只能活一次。 我时常在想,为什么要谈论情怀?很多人已经厌倦了以“情怀”开头的叙事。纵使时代在变,阿拉斯加,这一极北大地的冷酷仙境,即使很多人习惯称之为荒野和凄凉,却让我感到亲近,引领我走进自然之门。然后我想到,从此以后,对我来说,没有一个地方是陌生之地。 旅行信息 阿拉斯加州首府朱诺,安克雷奇为其经济及交通中心;现国内无客运航线直飞,可经美国本土或加拿大转机前往;夏季短暂约6-8月可观赏野生动植物,冬季的1月下旬至3月上旬是观赏北极光的最佳时期。 版权申明 本文图片作者 @imyanghai 及 文字作者 @noecheung 授权发布于本平台,任何第三方对图片及文字的引用,请预先联系(微信账号)授权,谢谢。
1614 5

发表在 南美/南极 2017-05-10
加拉帕戈斯群岛——遗世独立的孤独星球
文 1835年,一艘名为“小猎犬号”的英国海军探测船劈波斩浪,抵达一座蛮荒之岛。此刻,距1535年巴拿马主教首次发现该岛已整整过去了三百年。岛上的一切,一如三个世纪以前不曾改变。 从船上走下一个意气风发的年轻牧师,这些奇花异木、珍禽异兽最终激发了他探究物种起源的深刻思考。他也许不会想到,剑桥神学院毕业的自己,从此将与上帝分手。他,就是查尔斯.达尔文,而这片遗世独立的孤独星球,正是加拉帕戈斯群岛。 走出四面通透的全球最环保机场-巴尔特拉岛机场,机场大巴拉着我和一群欧美背包客前往渡口,去往圣克鲁斯岛。所有的游客都是从一千公里之外的厄瓜多尔大陆飞来的。 汽车在赤橙色的土地上飞驰,大家都兴奋地瞪大眼睛望向窗外,可偶有一闪而过的仙人掌和几簇不知名的灌木,就只有赤道岛屿的炽热和咸湿灌满整个车厢。车子拐了个弯,圣克鲁斯岛的岛基仿佛一堵壮观的黑色石墙壁垒森严地兀立在眼前,层层叠叠的树木与礁石浑然一体,碧蓝色的大海泛着幽光,沉静、阔达,一派遗世奇岛的景象。 乘船一刻钟就从机场所在的巴尔特拉岛摆渡到了圣克鲁斯岛。再换乘一辆中巴车,穿过云雾缭绕的“双子天坑”,就算横穿了整个岛屿,而游客云集的阿约拉港(Puerto Ayora),正好在岛的另一边。 民宿的主人叫Michael,典型的欧美移民二代,会说一口流利的英语,这在几乎难觅英文踪影的南美大陆竟然多了一丝貌合神离的“乡音”亲切感。Michael 热情地介绍了群岛游玩的种种,临了特意叮嘱道,要是看到有猫儿闯进来,一定要将它赶走,因为外来的猫是达尔文雀的天生杀手。岛上的达尔文雀据说有十四种,其中一些雀跃在仙人掌上,灵动而可爱。这些其貌不扬的小小物种,却引发了达尔文对生物衍化的深刻思考。 离民宿不远的达尔文研究中心是圣克鲁斯岛的朝圣之地,亦是我探索这一太平洋奇岛的第一站。加拉帕戈斯,是西班牙语 Galápagos 的音译,而在西语里意为巨龟。“孤独的乔治”就是这里的传奇。 “孤独的乔治”是加拉帕戈斯群岛平塔岛象龟亚种的一只,也是最后的一只。它存活了一百多岁,也许达尔文刚上岛时还见过它萌萌的年幼模样,但4年前它的死亡,宣告了这一物种从地球永远消失,也从此成为了加拉帕戈斯乃至全球生物多样性保护的旗帜。 在海边的礁石上,一群群的海鬣蜥正在晒太阳,并不时地发出低吼声,那是它们将多余的盐分通过眼鼻之间的腺体排出体外。这些面目狰狞、张牙舞爪还能喷水的黑色怪物,曾经将第一次发现加拉帕戈斯的巴拿马主教吓得不轻,以为是地狱爬出的魔兽,也难怪它要成为著名怪兽哥斯拉的原型了。然而事实却是,外表丑陋而凶悍的海鬣蜥,却只食用海底的水草,且性格温逊,人畜无害。 在这冷峻漆黑的礁石间,一群亮丽的莎莉轻脚蟹引起了我的兴致。这些看似煮熟的螃蟹其实是自然界的清道夫,它们成群结队地围绕在胼手胝足的海鬣蜥周围,将它们脱落的死皮和角质饕餮一番。不知道是不是颜色过于招摇容易引来捕食者,莎莉轻脚蟹的动作极其敏捷,一旦有人靠近便使出凌波微步逃之夭夭。 北西摩岛(North Seymour)是观赏加拉帕尔斯独有的蓝脚鲣鸟、陆鬣蜥及军舰鸟的理想之地。从圣克鲁斯岛出发的跳岛游只能报团。"Any discount?" “No, it's Last Minute Price!" 金发碧眼的旅行社小妞强调着。好吧,看在翌日就能成行,155美金也值了! “¡Hola! Good Morning!” 当地导游哈维尔 (Javier) 向我们一行几人打招呼。他拥有如深度烘培过的咖啡豆一样的肤色,却穿着雪白的工作服, 脸上的笑容如赤道阳光般明媚。哈维尔能说西语和英语,这对我们这些来自中国、爱尔兰、德国、瑞士和智利的跨国旅行团员来说,似乎是个雨露均沾的福音。更妙的是,哈维尔的专业竟然是生物学,还有比这更棒的吗?我暗自庆幸。 船未靠岸,北西摩岛便带着原始洪荒的气息深深震撼着我们。沿岸的礁石上,是成群的蓝脚鲣鸟,蔚蓝的天空中,是翱翔的丽色军舰鸟。登岛之后,除了一条窄窄的人类踏出的小道,再也看不到任何人工痕迹。褐黄色的土地白斑点点,血红色的海马齿属植物覆盖其上,丽色军舰鸟衔着树枝从头顶不时飞过,仿佛星际穿越到了一片孤独星球。 远处,太平洋在岸边翻滚着巨浪展示令人惊叹的伟力,而近处的小海狮则摇头摆尾地在礁石上蹒跚学步,那萌萌哒的眼神简直要融化你的心。颜色鲜艳的陆鬣蜥和它炭黑的近亲海鬣蜥迥然不同,旁若无人地闲庭信步。出生不久的蓝脚鲣鸟,毛茸茸地探着身子,期待父母的归巢,而成年蓝脚鲣鸟则宛若一支支利箭,在空中盘旋后一次次径直插入水中捕食。 生机勃勃的图景之外,北西摩岛还向我们展示了从摇篮到坟墓的另一面:随处可见的尸体和腐烂殆尽的遗骸,乃至无法孵化被遗弃的鸟蛋。当生与死的循环就这样直白的展现在你面前,除了感慨自然规律的冷峻无情,更能感受到来自造物主长阔幽深的爱意。但见生命曲折灌溉的悲喜,都消失在一片亘古的荒漠。 终其一生,达尔文都在不断探究万物起源的奥秘,又始终难以摆脱徒劳无功的评价。无神论者借之捍卫主张,虔诚的信徒则更加敬畏未知。 1882年4月19日, 达尔文逝世, 厚葬于威斯敏斯特大教堂。 墓志铭上写着:他颠覆了世界,虽然并不完全。 cerca,trova. 寻找,就寻见。 我想, 那是他和上帝和解的地方。 旅行信息 可经美国(迈阿密)飞往厄瓜多尔首都基多转乘其他航空公司至加拉帕戈斯群岛(机场代码GPS);群岛与本土之间的值飞航空公司主要为LATAM南美航空(寰宇一家)和Avianca中美洲航空(星空联盟)。票价随淡旺季波动,约500USD起;厄瓜多尔已以对中国因私护照实施免签,但目前无直飞航线故可能需要提前准备转机国签证。 版权申明 本文图片作者 @imyanghai 及 文字作者 @noecheung 授权发布于本平台,任何第三方对图片及文字的引用,请预先联系(微信账号)授权,谢谢。
3291 4

发表在 缅甸 2014-10-13
We Myanmar 我们的缅甸
国庆大假,安排给了这个与云南省交界的邻国,国人映像中的缅甸可能是玉制品、毒品、落后与军政府专政等等。在同样是东南亚诸国中,缅甸的旅游和新马泰也不在一个水平上。各大论坛关于缅甸的咨询很少,缅甸各种内陆行程预定也很是不便。基本是上个世纪的网络水平,很多的预定得不到即时回复,甚至是某些内陆航空公司的机票;去这样的国家,基本上做不到"说走就走"那样的潇洒........ ------------------------------------------------------------------------------------------------------------------------------------- 位于仰光老城区北部、大金塔东边的“Kandawgyi Lake 皇家湖”又名“大湖”,是前缅甸皇室的后花园。现在这里分属于3个公园;外国游客需要2USD或2000Kyat门票入内(通票);当地时间18:00关闭禁止入园,去往“Karaweik palace 卡拉威宫”用晚餐的话,需要提早走出其他两个公园以免某些出口关闭要绕道出园。 ------------------------------------------------------------------------------------------------------------------------------------- 因为第一晚住在“皇家湖”旁边,所以晚餐定在了著名的“Karaweik palace 卡拉威宫”。这座复原的金翅鸟宫殿造型的水上餐厅,晚餐是自助餐形式的缅甸菜、中国菜等。从18:00开始接客,并设有舞台表演缅甸传统舞蹈。说是要提前两天进行预定的,进入卡拉威宫附近公园的时候给工作人员说预定了这里的晚餐报预订人姓名(英文)就可以免门票进入;否则是会收入园门票的; 卡拉威宫晚餐官网预定链接: http://www.karaweikpalace.com/reservation.php ------------------------------------------------------------------------------------------------------------------------------------- 未完待续......

上海 昆明 仰光 仰光 蒲甘 蒲甘 蒲甘 曼德勒 曼德勒 昆明 上海

1127 1
TA的biu 更多
  • 加拉帕戈斯机场所在的岛,位于圣克鲁斯岛北侧,从机场到渡口需要乘坐免费机场巴士。渡

    0 7
留言板

0 / 500 字

穷游网旅行者提供原创实用的出境游旅行指南旅行社区问答交流平台

返回顶部 扫码下载
下载穷游App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联系方式

 

0/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