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安全提示

即日起穷游网将实行手机绑定实名制,绑定手机后就可以正常使用穷游的写帖、创建行程、点评、足迹、问答等功能。

|
背景渐变
0%

蛋蛋是天才01 关注按钮 留言

等级:1袋长老

最近来访

累计访问(6)

Ta的关注

1 更多

Ta的粉丝

500 更多

探访TA的足迹世界和旅行梦想Explore the world

  • 去过12国家29城市
TA的游记 更多 1篇游记 | 0个精华

发表在 德国 2019-02-27
【德国】柏林/Helpx打工换宿——尝试不一样的旅行方式(告別都市,回归自然)
首先,这算不上一篇完整的旅行攻略,甚至没有具体的交通酒店景点的推荐。 但是,如果你对寻常的旅行方式产生了厌倦,那不妨转而尝试一种不同的旅行体验。 Helpx是help exchange的缩写(这里有链接鸭: https://www.helpx.net/) 简单得来说就是:打工换宿——以一定的劳动力换取免费的住宿和餐食。 Helper在Helpx的网站上选择想去的国家及地区,根据自己的需求以及host的简介来联系对方。 有些host可能经营了一个马场或者大农场,你需要做的可能就是除除草养养马。有些host是咖啡店或者青旅的老板,那你可以当个前台,帮个后厨。我还曾见过一位独自生活的老太太,她因为孤独,所以正在寻找可以陪她说话聊天的helper。 Helpx起先是个交流文化语言的体验,体验的时间短至几天长至几个月,所以绝大多数的host都十分友善。他们愿意接纳你成为他们生活当中的一份子,甚至愿意与你们share汽车,并带着你们参加音乐节、野餐、打卡景点、Barbucue。 当然,所有的事情,都存在两个方面。纵使友善的人占据绝大多数,但是大家在选择时候,也得提高警惕,尽量选择留言评价比较高的host。 我一直觉得了解一个地方最好的方式,就是了解当地的人文,其最直接的方式,就是去过他们的生活。人情味这个东西,是人与人接触之后才会产生的。 这是一篇德国柏林附近的helpx经历分享。 因为host在柏林附近的一个农场,所以我们是在玩完柏林之后,才坐上去host所在的火车。 柏林大致的景点约为:勃兰登堡门/柏林大教堂/犹太人纪念碑/柏林墙/查理检查站/洪堡大学 关于公共交通: 德国非常讲究诚信,也十分注重时间。 在柏林,地上铁轻轨火车,基本都是不检票不安检的,类似于一个开放性的公共区域。 换而言之,你买不买票,只有自己知道。德国人的诚信就是几乎没有人去打破这个平衡。(但是偶尔会有人上车抽查,如果发现逃票,就是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所以一定要乖乖买票!) 柏林分为ABC区,主要的景点集中在AB区。所以我觉得买AB区的天票最划算(可在机场购买)。 以一天24小时为限,在这一天当中可无限次的乘坐。 非常重要的一点:上车一定要打票!(黄色机子) 上车后,公交车内有个打票机,会让你的票印上上车的时间。如果被发现没有打票,是按逃票处理的呢。 德国的火车:买票后,可以选择一天中任意一班列车。也就是说,错过一班,等另一班就行了,票依然生效。 从柏林——波兹坦:开始此次helpx的旅行 我们的host叫Holger,在提前一天告诉他达到的时间后,他早早地等在了Juterbog的站点。 他是一个 四十多岁,走遍各大洲(除了南极洲)近百来个国家的旅行者,与我们联系的是他的女朋友,三十岁,(现已分手,住在柏林,但仍是好朋友,经常会来农场),也是一位旅行者,特别擅长厨艺。 同时,他也是一个历经东西德分裂,大骂德国教育是shit的素食主义者。 见到我们,他似乎带着德国人与生俱来的严谨,颇具热情地同我们打招呼。我们英文不算太好,从站台到农场整整一路,除了有一句没一句的聊天外,车内充满了尴尬的氛围。 到了农场,那里还有两位台湾的妹子和一位香港的妹子。亲切的中文,终于一扫尴尬的阴霾,让我们对Holger以及这个村庄有了基本的认识。 (因为柏林的最后一天把相机摔了,所以后面的图都是手机拍的QAQ) Holger所住的房子已经有三百多年历史了。这座房子是他的祖辈亲手搭建的,到了他这一代,他经常开玩笑道:“你们每天都睡在三百多年的房子里,与古董度日。” Holger的动手能力很强,他自己装修房子,修理摩托汽车,种植果蔬自给自足。最厉害的,还是要数他的那辆大房车。 (他的房车是捡了一截废弃的火车厢,自己改装的。) Holger这里,一天的工作时间为五天,每天四到五个小时 9:30-10:30吃早餐 10:30-13:30工作 13:30-14:30下午茶 14:30-16:30工作 (工作内容:粉刷) Holger的农场种植了很多有机果蔬,马铃薯,花椰菜,青苹果,黑莓,葡萄,桃子,只要你想吃或者想做菜都可以直接采摘。没有化妆,也不在乎干净与否,累了就躲在阴凉处摘个果子,享受偷个小懒的怡情。 每日以摘覆盆子为始,做完奶昔与果酱,剩余的就拿去与隔壁邻居交换鸡蛋。原始的物物交换,在这里一点也不奇怪。邻里之间的交往,更像是生活在一起的氏族大家庭。 第一天达到整理完行李,下午工作了一小时,洗完澡坐在院子里等待晚餐。水龙头接着管子灌溉着一旁的树木,隔壁邻居家的猫爬上石墙,懒洋洋地穿过椅子,步伐缓慢而又悠闲。 Holger问我们要不要去湖边消遣时光。 我与朋友不约而同地摇了摇头。 在德国之前,我还有另外两次helpx的经历。我清楚的知道,西方人所说的湖边消遣,就真的只是坐在湖边,晒着太阳打发时间! 于是五个人没有一个人陪Horgel去,他还带着我们所有人列好的清单,去超市替我们购物,满足我们对食材的需求。 等他消遣回来的时候,我们已经做完了传说中的中华美食。 吃饭闲谈似乎成了我们乐趣。 问起来德国的理由。 台湾的妹子说:我辅修了德语。 香港的妹子说:我学得是哲学,喜欢黑格尔。 我惭愧地盯着Holger的肚腩,硬生生地把:‘我是来看日曼尔帅哥’的话咽了下去。 “我想了解德国的历史。” 于是,Holger眼前一亮,迅速掏出他珍藏的几百张照片,从一战聊到二战,津津有味地说着百来张照片背后的故事。 ( 这是年轻时候的Holger) ( 有关一战二战的一手照片) Holger同我讲,我们现在所在的农场,也就是接近二战最后一役的地方,在这里,前面是美国的军队,后面是苏联的军队,德国的军队在一侧,许多孩子被屠杀,到处都是孩子的哭声。 他又说,他的曾祖父,祖父都死在了一战二战的战场上,所以我认为的帅哥,大概都死在了战争中。 晚饭过后,两个妹子带着我们在农场骑自行车。 宽阔的草场,自由散漫的野马,大片大片的花田,友好淳朴的路人。晚风吹拂过来的时候,我们将手举止头顶,大呼了一声:Hello,与周边一切美好可爱的事物打个招呼。 夏季的德国,到了晚上八九点,野地里仍隐着最后一缕天光。玩得过了头,当天空出现闪电的时候,我们仍徘徊在森林入口。 一场大雨在我们回去的途中如约而至。就这么大喊大叫地骑进了Holger的农场,因为我听见,他和他的新朋友在那学着我们狼狈的喊叫。 第二天(星期六) 因为一周只需工作五日,接下来的两天,Holger带着我们参加了波兰边界的一场户外音乐节。 达到音乐节的场地后,Holger的朋友帮我们搭建了遮风雨的大棚,又在空草场上搭建了几顶帐篷。 “这是我们第一次在户外睡帐篷。” Holger笑着回道:“那你一睡,就睡到了走遍五大洲的帐篷里面。” 原来这顶帐篷,是Holger&Mel 旅行时用的那顶。 因为语言的差异,我对这里的德文歌甚至是英文歌一无所知。 人们常说,音乐是没有国界的。这里的人,无论是德国人还是波兰人,就像是慕尼黑的啤酒节一样,他们人手一瓶啤酒,在摇滚区或是点歌区一起享受音乐的律动。 摇滚区的后面,是唱片播放的地方,许多人聚集在那,跳着自己风格的舞蹈,尽管这看上去有点像群魔乱舞版的广场舞。 我裹紧衣服,想要隔绝风的侵入,左右摇摆着自己的身子,一抬头,发现夜空不朽的辽阔,漫天繁星,尽入眼眸。 钻进帐篷已是凌晨,音乐从未停歇,Mel说,这会持续到第二天早晨。 第三天: Holger与我们说:从八月到九月,这片旷野是欣赏流星的极佳之地。 所以,在音乐节嗨唱跳舞后,我们就披着毯子躺在沙滩椅上,帐篷上的星星灯因为白天的太阳能,到了晚上仍闪着光,夜风吹得我们瑟瑟发抖,却丝毫没有扫去欣赏夜空的趣味。 认识了一位气象学的朋友,她带我们寻找北斗七星。看到勺子的形状,然后我们一起数数,数到第七颗的时候,第一次清晰地见到曾在书本上画了无数遍的北斗七星。 大喊:好大的勺子。 原来北斗七星这么好认呐。 顺着北斗七星,很容易就能找到北极星,它挂在一棵树的前面,无数的星子在它面前黯然失色。 夜空的深邃,擅长吸纳一切浮躁,它将此转化为最原始的纯粹,这种纯粹,在如今的都市很难再见,只有在有自然的地方,才能一睹它的芳容,我想但凡是看到星河的那一刻,所有躁动的心都能得到安抚了吧,毕竟最初的人类都如此生活。 由于地处偏僻,手机信号的覆盖率非常低。在音乐节的三天两夜里,我们放下手机,融入到当地人的谈话中。 总觉得手机离手,就会不自觉地缺乏安全感。这或许都是我们沉迷手机的一个借口吧,直到真正放下的那一刻,我们耸了耸肩:这没有什么大不了。 因为有太多比手机更有趣的事。 台湾妹妹Anita在弹唱尤克里里,吸了dama的波兰人外放着他的音响,并且竖起他的食指响应音乐的节奏,我帮着其他人准备早餐,Holger替我们每个人都煮了热腾腾的咖啡。 第四天: 与音乐节上所认识的朋友道别后,Mel去了柏林。Holger带着我们回了波兹坦的农场。 稍作拾掇,清理房车,度过一个闲暇的下午茶时光,便开始着手于粉刷的工作。 Holger的老房子内,有一个未经装修的空房间,我们要做的,就是将这个房间刷上乳白色的油漆。 来柏林之前,我们从未接触过粉刷的工作。Holger并不会因为责怪,也不会面露不悦。对于我们来说,这是一个接触新事物,不断学习的过程。而他作为这个过程的推动者,显然十分愿意帮助我们。 “It's ok!Don't worry!You are learning!” 鼓励式教育,让你免费get粉刷技能! 粉刷的工作并不是一气而成,累得时候跑到厨房倒一杯冰凉的果汁。相比劳累,这个房间更多的是欢声笑语。 当看到房间的墙面由凹凸不平暗黄到平整洁白的时候,更多能想到的是:自己完成了一件以前从未体验过的事。我满意于眼前的杰作,而有幸的是:这个杰作,有我的参与。 第五天: 纵使Horgel大骂德国的教育是shit,但是从他的谈吐中不难看出,他是个非常有想法且知识渊博的人。 从百慕大三角洲聊到MH370,由从德国的历史聊到他在五千多米海拔的秘鲁艰难呼吸(也有可能是我听错了)。 每天都有聊不完的话题,聊到后来,他打算带我们去森林深处逛逛。 从草地驶入森林的时候还是晚上9点,车下是崎岖不平的路,两侧是令人望而生畏,密集而细长的树木,这辆白车摇晃着身子,被堵在了拦腰折断的树前。Holger熄了火,随手操起放在车内的电锯,三两下把木头锯断,丢入树林为我们开路。 森林的路错综复杂,加上夜晚的黑暗,我们不得不提防各种路障甚至是当地人捕猎的陷阱。好在这些问题,对在这生活了几十年的Horgel来说根本够不成任何威胁,纵使一路颠簸,他也没有放缓行驶的速度。 车子停在森林深处的一个废弃建筑外,据他所说,那是二战期间隐藏在森林的秘密军工厂,一个制造手榴弹手枪等各种武器的地方。打开野营灯,踩着唏窣作响的干草步行,工厂虽经过轰炸,但仍能看到布满铁锈的武器生产设备,甚至沿途还有一些被丢弃的破旧武器和一块俄罗斯的车牌。 (废弃的武器制造厂) 这片森林不是什么旅游景点,除了当地人狩猎伐木之外鲜有人来,我们看的都是未经变化或是也无后人刻意保存的历史遗迹,所以世界大战对于这片废工厂,就像刚结束没多久一样。 一旁是在工厂工作的员工宿舍,Horgel跟我们比了一个噤声的手势,随即带着我们快步上楼(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要噤声,假装自己在演谍战片好了),登上天台,透过望远镜,在森林的中心,眺望有光的柏林。 十点。这个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汽车发动机消耗柴油的声音在寂静的森林中显得格外突兀。一只野兔穿过车灯,蹿进了林子,开出森林到草地的时候,又发现了一只狐狸。 Holger 开着他的车,带我们追着狐狸玩。 以防追丢,他需要时不时地还得来几个急转弯,虽然最终还是狡猾的从我们车灯下逃脱了。 到家的时候,Horgel的心情十分愉悦,他问我们明天想吃什么。 我该死地说了:Potato 结果我们在德国的最后一顿晚餐,真的吃到了potato(一锅煮的potato) 左上角就是Potato 最后一个晚上: Holger与我们分享了他旅行的事。 我问他有没有到过中国。 他说:去过北京。 他又说:我很喜欢中国人,虽然他们好像不是特别愿意表达自己,但是我知道,他们都很好。 helpx日记的留言 严格来说,我们在Holger家只呆了六天。 第六天早晨 Holger送我们去车站。他给了我们所有人一个拥抱。 他说:你很好。 我说:希望你一切都好。 (至此德国的Helpx结束了) 还记得我们刚到Holger家的第一天,他问helper:如果有一天,我举办一个helper的聚会,你们会来吗? 我没有回答。 直到六天后,我坐上了前往下一个目的地的火车。看着不断倒退的景色,我想:我一定会再回到这个地方,我还要跟Mel和Horgel说一句Guten Tag呢! 短短几日,这里却有太多美好的事。 喜欢森林的神秘,浓郁沉寂,适合隐藏。 喜欢栅栏中的马匹,垂著马尾,愈是禁锢,愈喜自由。 喜欢流星的陨落,就像争执了一路的恋人,在道别前突然不舍地相拥。 ----------------------------------Ending--------------------------------------------
737 1
TA的biu 更多
  • 北京 我和我的祖国 《胶片机下的故宫》 从文博类节目《国家宝藏》《上新了故宫》

    6 144
  • 杭州 端午去哪儿 浙江 浙江省博物馆坐落于杭州西湖区,是浙江省内最大的集收藏、

    9 242
  • 去寻找伦敦街头的红邮筒 红电话亭 双层巴士和米字旗吧! 伦敦 英国 伦敦的许多街

    13 215
TA的照片 更多 0个相册 | 60张照片
留言板

0 / 500 字

穷游网旅行者提供原创实用的出境游旅行指南旅行社区问答交流平台

返回顶部 扫码下载
下载穷游App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联系方式

 

0/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