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安全提示

即日起穷游网将实行手机绑定实名制,绑定手机后就可以正常使用穷游的写帖、创建行程、点评、足迹、问答等功能。

|
背景渐变

菜鸟一枚

确定 取消
0%

镜之形而 关注按钮 留言

等级:11袋长老现居:上海

最近来访

累计访问(3040)

Ta的关注

66 更多

Ta的粉丝

2418 更多

探访TA的足迹世界和旅行梦想Explore the world

  • 去过28国家136城市
TA的游记 更多 19篇游记 | 13个精华

三级精华
发表在 日本 2020-02-22
最熟悉的陌生人V—熊野古道中边路(全程徒步/solo重装/伊吹山/富士山5大观景点)
本系列歴史游记 日本 游记第一季 《最熟悉的陌生人I——关西行摄漫话》 日本 游记第二季 《最熟悉的陌生人II——环富士山行摄漫话》 日本游记第三季 《最熟悉的陌生人III——枪岳登山漫话》 日本游记第四季 《最熟悉的陌生人IV——白马大雪溪与木曾路》 读前提示 本篇为日本户外旅行第五季,本季因途中意外,致使行程较长,大致包括三个部分 第一部分是琵琶湖周边部分山岳攀登,包括佛教名山 比叡山(Hiezan)、鞍马山(Kurama Yama) ,以及本部分主要目标、日本百名山中的 伊吹山(Ibuki Yama 1377.5) 的冬季攀登 第二部分是本次行程的主要内容,冬季Solo重装全程徒步 熊野古道中边路(Kumano Kodo Nakahechi) 的详细介绍,路线由纪伊半岛西岸的纪伊田边(Kii Tanabe)起、至东岸的那智山青岸渡寺终,历时5天完成 第三部分为因受新型病毒影响导致推迟回国,继续前往富士山周边区域,攀登5个富士山观景山峰的行程,包括 达摩山(Daruma Yama 982)、金时山(Kintoki Yama 1212)、菊花山(Kikkasan 644)、朝鲜岩(Choseniwa 370)和仙元山(Sengen Yama 189) 本季活动范围较广,顺序途经滋贺县(Shiga)、和歌山县(Wakayama)、三重县(Mie)、爱知县(Aichi)、静冈县(Shizuoka)、山梨县(Yamanashi)、神奈川县(Kanakawa)以及大阪、京都、名古屋 游记内容以日本本州岛中与上述行程目的地相关的地理、人文、生态、户外活动及登山徒步线路的介绍为主,无美食、购物、自拍等内容,绝大部分住宿点为当天临时预订,并无提前安排,请谨慎参考 本篇人文地理及攻略部分约2.3万字,人文部分1.7万字 地图及照片200张左右,详细阅读时间3-5小时左右 本季照片大部分为索尼A6300拍摄,镜头为18-135,其余为国产手机拍摄 楼主日语水平介于JPLT1和2之间 楼主在穷游的游记以户外登山、徒步、人文地理为主,欢迎关注楼主的喜马拉雅徒步系列《天高地厚》正传和外传 第一季 2013年冬季安纳布尔纳大本营(Annapurna Base Camp ABC) 第二季 2015年冬季珠峰昆布地区(Khumbu Everest Base Camp EBC) 第三季 2016年大吉岭辛格利亚国家公园(Singalila National Park Darjeeling) 第四季 2017年冬季安纳布尔纳环线(Annapurna Circuit Trek ACT) 第五季 2018年冬季马纳斯鲁环线(Manaslu Circuit Trek MCT) 第六季 2018年秋季朗塘国家公园(Langtang Gosainkunda Circuit) 第七季(2019年秋季马纳斯鲁西坡、昆布垭口连穿,Bimthang Trek linked Khumbu High Passes) 外传 2019年冬季新西兰南岛八峰连登 途经所有地点照片 西教寺 比叡山顶 彦根(Hekone) 伊吹山顶(Ibuki Yama 1377) 近江长冈(Omi Nagaoka) 鞍马山(Kurama Yama),源义经供养塔 和歌山城(Wakayama Castle) 纪伊田边(Kii Tanabe) 熊野古道中边路(Kumano Kodo Nakahechi) 熊野本宫(Hongu) 新宫市(Shingu) 纪伊胜浦(Kii Katsuura) 达摩山(Daruma Yama) 金时山(Kintoki Yama) 菊花山(Kikuka Yama) 朝鲜岩(Choseniwa) 镰仓海岸(Kamakura) 仙元山(Sengen Yama) 横须贺(Yokosuka) 本季为全程Solo 一、伊吹山(Ibuki Yama 1377) 1、区域地理 伊吹山位于日本最大的湖泊——琵琶湖(Biwa Ko 670)的东岸,为南北走向的伊吹山地主峰,它北接两白山地、南邻铃鹿山脉,这些南北走向的山脉一道,形成了与日本阿尔卑斯类似的纵断山系,是东侧木曾川(Kisogawa)水系灌溉的浓尾平原、与西侧琵琶湖流出的淀川水系(Yodogawa)灌溉的近畿平原之间的大分水岭 而伊吹山,则正是两白山地、伊吹山地、铃鹿山脉这一列纵断山系的最高点,也是琵琶湖周边的制高点。尽管绝对海拔有限,但在周围大约七八十公里范围内,是没有比它更高的山峰存在的,如此就得以鹤立鸡群,标准的矮子里拔将军 在日本百名山里,只有三座山的高度不足1500米,这伊吹山便是其中之一(另外两处是伊豆半岛的天城山主峰万三郎岳1406、鹿儿岛最南端萨摩半岛的火山开闻岳924),在所有百名山的高度中排名倒数第二。之所以能入选强手如林的百名山,上述得天独厚、缺乏竞争的独特地理位置是最重要的因素之一 而另一个重要原因,或许就是战国时期决定日本历史走向的著名战役——关原之战的发生地,就在伊吹山南侧山脚下的缘故,作为一名沉默的见证者,或许它比任何人都清楚在那场观望气氛浓重的史诗会战中究竟发生了什么 在大约2亿年前,伊吹山还只是一座海底火山,因此构成成分中以石灰岩山体为主,而在山体上部则形成喀斯特地貌,溶岩侵蚀使得山顶成为东西横跨500米以上的平缓平地,从远处眺望仿似一个巨大的梯形,而常规登山线路则是取道坡度相对较缓的南壁 以目前的行政区划,伊吹山山体属于西侧的滋贺县(Shiga)、与东侧的岐阜县(Gifu)之间的界山,主峰则全部位于滋贺县境内。滋贺县,即古代令制国下的近江国(Omi no Kuni),近江字面上的意思就是靠近首都的湖(海),而琵琶湖古称近淡海,显然就是由此演变而来 在讲究传统的日本,近江这个地名至今依然还被广泛使用,好比长野的古称信州、山梨的古称甲州,皆是实际操作中被大量使用。比较例外的是关西的古称近畿(Kinki,靠近首都的地方),由于读音与英语中的kinky相近,容易引起歧义,现今已基本弃之不用,而以统一的关西(Kansai)取代 2、气候特点 继续看图例1,由于伊吹山周边是地势低矮的琵琶湖盆地,北部则距离日本海沿岸宽阔的若狭湾近在咫尺,因此,这一带便成了冬季西北季风、由若狭湾渗入南侧浓尾平原、伊势湾的必经之路 因此,伊吹山所在区域历来是日本的豪雪地带,曾在1927年情人节那天观测到世界山岳观测史上排名第一位的积雪总量,高达11.82米,这个纪录至今无人能够打破 不过近年来,在全球气候变暖的大背景下,伊吹山冬季积雪量呈明显的断崖式下降趋势,连半山腰的滑雪场都已经随之关闭,即便是山顶的积雪,也仅有30-50cm的水平,山顶极端低温不会低于-10度,而海拔800米雪线以下,则会迅速攀升到5度以上 局部日期的天气状况会对登山难度造成决定性的影响,建议事先查询天气预报,选择晴朗、多云、以及风力较小的时间前往,冬季则需提前预判积雪量的多寡,准备相应的装备 3、前往登山口 近江长冈站前广场,不差钱的可以乘出租车去登山口 (1)从大阪、京都 JR湖西线(京都地铁东西线),至山科(Yamashina),换乘 ——JR琵琶湖线,至米原(Maibara),换乘 ——JR东海道本线,至近江长冈(Omi Nagaoka),换乘 ——湖国巴士,至伊吹山上野登山口(每天上下午各1班) (2)从名古屋方向 JR东海道本线,至近江长冈(Omi Nagaoka),换乘 ——湖国巴士,至伊吹山上野登山口(每天上下午各1班) 从交通便利性来说,必然是从名古屋出发比较方便,可无论从哪个方向来,比较关键的因素还是电车站到登山口的湖国巴士,这段路大约5公里,若是步行的话比较得不偿失,所以一定要卡准接驳巴士的班次时间 不过,由于这班巴士的乘客实在太少(不是太少是没有,我来回都全程包车),冬季的班次更是少得可怜,说不定哪天取消了也是有可能的,时刻表经常变动,建议提前到巴士公司官网去查询、或者发邮件询问,同时一定要注意休息日(土、日、祝日)与平日的区别 湖国巴士官网: 点击前往 另外还有一个选择,就是从米原换乘北陆本线到长浜(Nakahama),这个车站也有发往伊吹登山口的巴士,缺点在于时间比近江长冈要差一些,路程比较远(45分钟车程),车费也高很多,就不推荐了,可以作为备选方案 如果您有幸手持的是加入《日内瓦国家道路交通公约》的国家或地区颁发的驾照,就可以申请国际驾驶许可(IDP,有效期1年),然后就能合法在日本租车,则相对方便很多,在上野登山口附近可以找到不少提供停车服务的民家,500日元可以畅停 4、装备准备(冬攀为准) 冬季,整个伊吹山周边,除了近江长冈站、1合目的饮料自贩机外,是没有任何补给点的,午餐只能自己提前准备 近江长冈站、米原站、关原站都没有投币式寄包柜,想要寄存行李、轻装上山的,最近的寄包柜在彦根站(Hikone);也可以考虑住在彦根,并以此为基地进行一日往返登山,顺带游览彦根城 另一种激进的办法,是在山下找一个不挡道的角落,把行李扔在路边,下来再取,也毫无问题(没错我就是这么干的) 伊吹山虽然海拔不高,但冬季雪线低至800米,山顶极端最低气温可达-10度,阵风7-8级。穿着方面,以全套高海拔装备为标准,不再赘述;冰爪尽量带,下山时会轻松一些,不带问题也不大,只是下几个陡坡时需格外谨慎 如果在登山前有雨雪(查往期天气预报),则在1000米以下低海拔区域会有大片融雪、水浸后的泥泞,建议携带雪套 为避免下水管道冻结,冬季3合目、山顶的厕所会关闭,这意味着全程不能上厕所,请提前做好准备 5、登山线路 伊吹山登山数据汇总表 高度变化折线表 1-8合目全家福 伊吹山属于强度适中的单体山峰,为入门级冬攀,绝对难度约等于新西兰南岛的雪崩峰(Avalanche Peak 1833),对于大部分有山地经验的人来说,5-6小时完成线路是一个平均水平,而山地经验丰富者,应在5小时以内完成(往返接驳巴士的时间间隔是6小时,就是官方默认给你的关门时间) 数据方面,常规登顶线路全程6km略多,直线爬升1147米,平均坡度20度,但在实际操作中,6合目以下坡度较缓,以土路为主,以上较陡,需要之字形盘旋而上,有极少量的路段会因积雪而形成技术路,威胁不大 1合目有沿途唯二的两台自贩机,如果没带足水可以在此补充,旁边还有一个水龙头可以冲洗鞋子和冰爪,在使用前最好征求房主的同意;6合目附近建有无人值守的避难小屋,如遇强风雨雪可暂时躲避,离开前请将屋内打扫干净 如前所述,山顶面积较大,建议花一定时间四处搜索,贴着悬崖绕山顶一圈,把几个边边角角都走到,这样就不至于遗漏各个方向都存在的风景,西侧是琵琶湖周边、南侧是铃鹿山脉、东南方向是浓尾平原、东侧有阿尔卑斯山脉、北侧则有两白山地 制高点和三角点在中央位置,不过视线受遮挡看不到什么风景。附近有旅馆、餐厅和商店,冬季会全部关闭,不仅关闭,几乎就是被雪埋了的样子 下山时请原路返回,切勿取道东侧的防火隔离带 请自行将所有垃圾带下山,请勿破坏、袭扰野生动植物,不随地大小便 山顶东南方向可以看到浓尾平原,天气良好的情况下能一眼望穿伊势湾 山顶西侧则是日本第一大湖泊琵琶湖,周围即是古称近江的区域 山脚下的近江长冈,海拔仅有200米 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地方,从来不需要特地去说人与自然和谐相处 伊吹山南侧是姐妹山脉铃鹿山地 山顶全景,积雪有30-50cm 二、熊野古道中边路(Kumano Kodo Nakahechi) 1、区域地理 在日常生活中,我经常跟周围的人说,日本是个典型的山地国家,而这个民族也具备了一定的山地民族特征。对此,不少人都感到不可思议,这其中的缘由,或许是大部分人去日本旅行、乃至工作或留学,活动范围不出三大都市圈,极少涉足山区而带来的印象 实际上,日本列岛总面积38万平方公里,其中山地、丘陵就四去其三,几乎所有适合人类居住的平原、盆地都处于群山包围之中,最大的几个平原加起来也仅有3万平方公里(约5个上海市),几与中国最小的海南省相当,然而就是这方寸之间,却养活了岛国总人口1.27亿中的大部分,相比之下,海南省的常住人口则不足千万 而熊野古道所在区域,为日本最大的半岛——纪伊半岛南部、纪伊山地的丛山峻岭之间,该地区一个比较显著的特点就是相对封闭的地理环境,很好地诠释了上述关于岛国多山岳的论断,我们来看下面这张地形图 从这张图我们可以非常直观地注意到,纪伊半岛南部、纪伊山地所在的位置,与繁华的近畿平原、浓尾平原之间,被一系列纵横交错的山脉、丘陵所阻隔,而南面则是一望无际的浩瀚大洋,如此背山面海之势,使得纪伊山地犹如一片方外之地,与世隔绝在半岛的最南端 因此,在当地人口中,纪伊山地所在的和歌山县(Wakayama)会被称之为“日本的西藏”,这个偏远县几近没有工业,林业、渔业、农业是主力产业,房屋空置率高达4成以上,一户建的月租金仅需1万日元,最近几年才刚刚拥有了便利店,局促的地形则使得铁路无法直接贯通,只能沿海岸仅有的弹丸之地绕行 而纪伊山地本身的形成,也与本州岛其他山地有较大区别。简单来说,就是由菲律宾板块向欧亚大陆板块挤压,而处于欧亚大陆板块外缘的西南日本弧产生的压缩应力而隆起的,与处在同一纬度的四国山地的成因基本一致 故而,作为因挤压应力而隆起的皱褶,纪伊山地所在区域是没有火山的,基于地下只是亿万年间堆积的层积岩,并没有活断层,也几乎没有地震,算是日本列岛中一块比较独特的平和区域 地理环境的相对稳定,也是熊野古道能较为完好地保存至今的重要条件 2、熊野古道历史沿革 简而言之,在纪伊山地南部,上古时期就开始存在以自然崇拜为主的宗教化信仰体系,直到8世纪,佛教由盛唐传入日本后,迅速与当地的神道、古老的万物有灵论相融合,结合为一种神话中的神灵以佛陀权现(临时显现)的形式降临人间的本地化宗教,并形成以熊野三大神社为核心的朝圣体系 该体系从10世纪初叶开始,便受到需要一种主流意识形态巩固政权的日本中世纪皇室的追捧,很快就在皇室、上层贵族中形成一种徒步朝圣的流行文化,继而被中下层广泛民众所接受,古道徒步朝圣由此开始了持续近千年的兴盛局面 直至20世纪初叶的明治中后期,西方文化大规模涌入列岛,使得日本迅速由封建社会向近代社会转变,人们的思想观念、生活方式就此发生翻天覆地变化的同时,由于对外扩张的意识形态需要,明治政府发布了神社合祀令,大量佛寺被摧毁、而神社也大规模关闭,熊野朝圣体系就此衰落 其后的大正至昭和年间,熊野古道并未得到复兴,而是作为周边居民的生活道路而作寻常使用,而战后大规模的基础设施建设,也使得相当部分的古道原路消失在钢筋水泥的覆盖之下 直至20世纪90年代日本泡沫经济破灭后,痛定思痛、决心重拾传统的人们才开始对古道进行了大规模的发掘和复兴,经过10年的努力,终于在2004年通过评审,熊野古道汇同周边一系列宗教圣地一同加入了世界文化遗产的行列,正式名称为“纪伊山地的灵场与参诣道” 这也是继欧洲著名的“孔波斯特拉的圣雅各之路”(即朝圣之路)之后,第二条以道路的形式加入世界文化遗产行列的名胜 熊野古道主要包括5条不同方向的朝圣路,分别为小边路、中边路、大边路、伊势路和纪伊路,其中仅有中边路是能到达全部熊野三大神社的,而纪伊路由于沿途的所经为纪伊半岛西海岸,是交通必经要冲,古道基本被严重破坏,大部分都踪迹难寻,因此并不在世遗之列 说通俗点,就是入选世遗的一个刚性标准就是,必须是野路,落叶不能扫 树倒了也不能挪,就得让它这么倒着 总之就是跟古代人们走的时候的状况越接近越好 3、徒步概况 中边路全域地图、高度变化、数据汇总、GPS轨迹一图概览 建议下载后对照攻略查看 此次徒步熊野古道,原本打算走难度最大的小边路(Kohechi),然而由于沿途住宿只能通过当地社区观光协会预定(其实也不一定,后面住宿部分会介绍),沟通后被告知小边路冬季封山,建议更改行程或开春后再走 实际上以实地观感以及今年冬季的情况,整个和歌山县整体气温较高,降水也不多,也没有明显的降雪痕迹,大雪封山一说应该不成立,社区的推辞应该有两种可能,首先小边路的难度确实比较高,存在单日高强度的爬升下降,社区管理方为避免风险,干脆就不让你走,另外就是沿途的住宿都满了 无论真实情况如何,我也都接受了社区的建议,并将路线调整为难度低一档的中边路(Nakahechi)。理由在于此行的原因,只是想走一条百公里级的山地徒步线路,以此作为2019年喜马拉雅200公里徒步完成休整三个月后的状态调整,基于熊野古道不存在高海拔,无论走哪条难度都比较有限,所以换成中边路也是可以接受的 根据官方的地图,中边路的完全体,需要从半岛西岸的纪伊田边(Kii Tanabe)就开始徒步,一直要走到东岸、新宫市的速玉大社才算真正意义上的走完全程(上面地图的黄线),总距离大约有130公里,正常情况下需要6-7天时间 不过在实际操作中已经不会有人这么干了,哪怕是我这样比较追求极致和纯粹的,也认为这并无必要。比如,有些路段几乎、或者完全与现代公路相并行的,有些路段不存在古迹、且可坐车代替的,那就没有必要再走 因此,此行我所选择的走法,是开始于纪伊田边大约10公里外的长尾坂(Nagaozaka),用累计5天4晚的时间,走到了东岸公路尽头的那智山青岸渡寺(Seiganto Ji),这其中没有坐过车,总距离大约100公里左右,加上新宫、那智附近又走了一些属于世遗的路段,大约110-115公里的样子,累计爬升和下降大约4500米至5000米左右,强度大致是尼泊尔ABC的1.5倍,具体日程如下,或参考上面的表格 DAY 1:纪伊田边-长尾坂-水吞峠-潮见峠-严岛神社-泷尻王子 DAY 2:泷尻王子-高原-上多和茶屋迹-道之驿中边路-近露-继樱王子 DAY 3:继樱王子-草鞋峠-迂回路分叉-岩上峠-三越峠-发心门王子-本宫 DAY 4:本宫-请川-百间崖-樱峠-小口 DAY 5:小口-胴切坂-越前峠-地藏茶屋迹-舟见峠-那智高原-青岸渡寺 需要注意的是,如果没有能力走全程,那么这每一天的行程都是可以单独走的,即可以选择其中的任意一段路进行一日徒步,每天的起、终点都有公交巴士 4、行前准备 (1)气候和季节 中边路所在区域,大部分都在纪伊山地的群山环绕中,日本方面将其称之为日夜温差较大的内陆型气候,而纪伊田边、纪伊胜浦、那智、新宫所在的太平洋沿岸,则属于日本特有的太平洋侧气候,皆为夏季多雨,冬季相对干燥,受东南季风影响较大的特点 整体而言,由于北方大量叠嶂山峦的阻挡,使得西北冷空气较难南下,加之附近流经的太平洋黑潮的影响,使得该地区的气候较为温和,即便在隆冬季节也并非特别寒冷,而白天在日照之下的体感温度可能会在10度甚至15度以上,最低也不会低于0度,所以沿途也未发现结冰或霜冻的迹象 故而,如果仅就徒步而言,最理想的季节应是雨水较少、气温十分舒适的秋末、冬季、初春这一时间段,反观整个夏季,该地区皆会受太平洋季风影响,台风和强降雨将成为常客,届时,以土路和枯叶为主要路况的古道会变得泥泞湿滑,对于徒步活动显然是十分不利的 另外,夏季气温较高,体力消耗会非常大,可沿途的补给点又寥寥无几,若是断水就会比较尴尬,相比之下,冬季气温舒适,不需要大量补水,断水的情况就不太容易发生了 (2)区域交通 如前所述,中边路的东端,是新宫、那智、纪伊胜浦一线,西端则是纪伊田边,无论是西向东、还是东向西穿越,皆是可行,难度也差别不大。以下列举这两处起始点,与每一个撤退点的交通方式(地点位置参考上述一图概览) *纪伊田边(Kii Tanabe): 大阪方向乘JR阪和线至和歌山站,换乘JR纪势本线至御坊,同车直至纪伊田边站 *长尾坂登山口(Nagao Zaka): 纪伊田边站乘坐龙神巴士专线车,该线路由于乘客极少(是没有),班次相应也是极少,时刻表一直变动,有时可能周末才有,建议提前向社区询问班次,或在纪伊田边站旁的游客中心索取时刻表 *泷尻王子(Takijiri Oji): 位置在连通纪伊田边、与熊野本宫的必经之路上,巴士车次较多,每个方向一天有十几趟车,明光巴士(Meiko)和龙神巴士(Ryujin)皆有运营,车站就在三叉路口的大桥旁边 *近露(Chikatsuyu): 近露是纪伊田边与本宫之间唯一一个较大的镇子,不过熊野古道的主线与公路在这里相距1公里远。如果要从近露撤退,就要从近露王子遗迹这里离开主路,向南走1公里,车站就在国道311与县道217的十字路口,每个方向每天大约5个班次 *继樱王子(Tsugizakura Oji): 这里有较多的民宿,也是本宫之前最后一个便捷撤退点,由于继樱王子在山腰间的高地,如果要从这里坐车,仍必须先往南走大约10分钟、也是回到主路国道311上,就能找到野中一方杉巴士站(Nonaka Ipposugi),每个方向每天约7个班次,找不到路可以问一下附近居民 *发心门王子(Hosshinmon Oji): 此处是一个理论上的撤退点,实际意义不大,每天仅有两个班次而且时间尴尬,基本利用不到。况且这里离本宫仅有8公里路程,而且皆为铺装路,2个小时左右就能走到 *本宫(Hongu): 中边路沿线最大的镇子,巴士站就在本宫大社对面的广场上,每天有多个班次发往纪伊田边和新宫方向,以及5公里外的汤峰温泉(Yunomine),要从这里离开基本不需要提前规划,随到随走 *小口(Koguchi): 仅有熊野御坊南海巴士公司运营的乡村巴士,撤退方向仅有新宫,每天上下午各3个班次,其中仅有1班直达新宫,其他需要去神丸(Kanmaru)换乘,换乘车站在停车的地方马路对面 *那智山青岸渡寺/熊野那智大社(Seiganto Ji): 作为中边路的终点,这里是比较热门的旅游胜地,青岸渡寺下的巴士站有流水发往那智、新宫的巴士,停靠站点较多,像那智大泷、大门坂这些地方都会停靠,从这里离开不需要提前规划,随到随走 *新宫(Shingu)、那智(Nachi)、纪伊胜浦(Kii Katsuura): 这三处皆为JR纪势本线的停靠站点,相距也不远,之间的移动完全可以利用电车解决,可以使用关西交通卡;巴士也有运营但价格较电车要贵,有选择的情况下还是建议电车,顺便还可以欣赏太平洋沿岸风光 *各巴士公司官网 明光巴士: 点击前往 龙神巴士: 点击前往 熊野御坊南海巴士: 点击前往 和歌山站,该县最初一例COVID-19病例到过的地方 纪伊田边站,大厅内挂满了熊野古道主题的各类宣传广告 那智JR站无人值守,在此上车需要取整理券,也无法使用交通卡 (3)住宿和补给 若要徒步中边路全程,或超过一天的较长行程,那么住宿就是比较关键的因素,基于沿途住宿点不多,接待能力十分有限,不适合采用高风险的现到现住策略,因此必然要提前预定。理论上,沿途的住宿只能通过熊野古道社区官方网站进行预订 官网地址: 点击前往 不过这个网站垃圾得不行,打开很慢,而且设计不合理,全部搞完要费很大的劲。另外,据我在途中了解的信息,除了通过社区,如果直接打电话或发邮件给店主,他们也是可以接待的,而且少了社区的中介费,价格可能会更低一些,不过这也并非每家都是这样,因人而异,偶然性比较大,对我们来说没太多意义 除了极少数几个住宿点外,有些不是那么冷僻的地方,比如纪伊田边、本宫、那智山的住宿也可以通过常规住宿预订网站去预约,不过价格与通过社区预约相比并没有特别明显的区别 以下依次简要介绍一些重点住宿地的推荐策略,以及每个地点的补给情况(补给情况亦可以通过上述一图概览中的表格查询) *纪伊田边: 如果不是像我一样计划去走潮见峠这段路的话,是不需要在纪伊田边停留的,采购一些补给直接走人就是了;实在要住,建议通过社区网站,这里住宿价格相对较低,一般在5000日元左右(独行),而且选择也比较多,建议选择离车站近的,附近餐馆、超市都不少 *泷尻王子: 这里只有一家旅馆,就在泷尻王子遗迹旁边,名为Kodo-no-Mori Anchan,店主伊藤绿是位中年大姐,看得出比较势利但没什么恶意,一般交流比较愉快,住宿条件挺不错的,价格也合理,可以在谷歌地图上直接搜店名,再按资料里的号码打电话给她预约,基本的英语沟通没问题 另一个选择就是往上爬1.5小时,到高原(Takahara)周边的民宿去落脚,好处是地势较高视野比较开阔,第二天也可以少走点路,不过高原附近的民宿价格普遍较贵至1万以上,不适合独行的背包客,若是多人前往倒是可以考虑拼房 泷尻王子、高原附近是没有餐厅、没有超市的,仅有伊藤大姐家商店门口、高原休息站的饮料自贩机,若在此过夜需要提前准备至少一顿正餐和次日早餐,住宿点有灶具可以考虑自己做饭 *近露、继樱王子: 周边的民宿不少,是个常规的过夜点,但是除了通过社区预约没有其他渠道,而且经常满房,价格也比较昂贵,一泊二食基本要1万以上,条件也没好到哪里去,不过若要过夜还是建议尽早预定,民宿通常可以提供午餐便当,前一晚提前预约就行,费用一般在1000日元左右 补给点集中在近露,有本宫之前唯一一个有卖菜的大超市A-coop,可在地图上直接搜索,需要离开主路往南走1公里,主路的近露王子遗迹附近有一些小卖店、自贩机进行基本补给。由于此地是本宫前最后的补给机会,建议把水和路餐都准备齐全 *本宫: 本宫大社附近的居民区有几家民宿,可以通过社区或其他预定网站进行预约,价格不是很贵但基本都不提供吃饭,可以到巴士集散广场旁边的餐厅解决,不过餐厅是有定休日的,不巧碰到的话,只能去隔壁的山崎便利店(Yamazaki Y-shop)买便当了 另一个选择是住在附近的汤峰温泉或川汤温泉,都是一种一泊二日1万以上的温泉民宿,实际上大部分人也都会选择住在那里,不过我是不太喜欢住在那种民宿,得各种装、各种敬语,很不自在 如果还要继续往那智山方向走,建议在这里备足路餐,之后的途中是买不到像样的食物的 *小口: 只有一个住宿选择——小口自然之家(Koguchi Shizan no Ie),一所由昭和时期中学校舍改建而来的旅馆,一泊二食8000多日币算是可以接受,住宿条件和饭菜都很不错,房间则大得惊人(毕竟是教室改的),空调是要付费投币的比较奇葩,100日元两个小时 小口是个袖珍型小镇,本身没有餐厅和超市,唯一一家商店在前往那智山的登山口附近名为南方商店,可以买到一些基本的补给 *那智山: 大瀑布附近有一些以瀑布景观为卖点、价格昂贵的温泉旅馆,不过个人认为住在这里意义不大,若是考虑预算的话还是推荐下山去海边的城镇 山下的住宿主要集中在纪伊胜浦,各种档次的选择比较多样,纪伊胜浦本身是日本最大的金枪鱼捕捞集散渔港之一,餐馆、超市以及海鲜、足汤那是要什么有什么,游客也不多,是我沿途比较喜欢的一个地方 泷尻王子Kodo-no-Mori Anchan旅馆的单人间,需要自己铺床,送猫一只 继樱王子的民宿Tsugizakura,只有三间客房 房间内部是这样的,作为1万2一晚的高级民宿,不用自己铺床 本宫附近的结旅馆,典型的日式一户建,当前科技条件下安居的终极形态 当晚没有其他住客,一个人住一栋楼,拉开窗帘就是满天繁星 小口自然之家由校舍改建而来,走廊颇有令人怀念的学生时代气息 室内陈设比较简单,不过干净整洁,十分宽敞 京都的某家青年旅社,仅1700日元一晚,环境很舒适 纪伊胜浦渔港每天早上都会有金枪鱼的收购集市 纪伊胜浦是个被半岛包围的宁静渔港,居民过着传统的捕捞生活 (4)费用预算 徒步古道、以及沿途寺庙、神社本身不需要任何门票或进山费,随来随走 若沿途住宿全部通过社区预约,又基本不坐车打算徒步全程,那么需要的资金就只是住宿费与沿途采购补给的费用 我此次通过社区预约了7晚的住宿,总费用在3000元人民币,若考虑途中采购补给、以及各种交通费用,那么应在3500-4000元左右 因此,若采用最经济的方式,即从大阪方向进入、从名古屋方向离开,不考虑机票的话可以用4500-5000元人民币的预算走完整个中边路 若通过社区预约住宿,那么住宿费需要先行在网上支付 (5)个人装备(冬季为准) 基于前述该地区气候特征,熊野古道中边路沿线即便在冬季也不是那么寒冷,如果天气晴好、日照很强烈的话,体感温度可达10度以上,因此御寒装备并不需要携带太多,有那么一两件硬货去扛几个制高点、以及一早一晚的低温就行,可以带两套不同的穿着,白天穿速干、到达目的地后再替换保暖的 便携式充电设备,并不必须,每天的住宿点都能充电,除非是电子产品重度使用者,不然没必要增加这个负重量 GPS轨迹记录,由于沿途的地形多为杉柏丛林,山高林密,GPS失去信号的概率不小,由此会导致记录的数据出现较大偏差,建议不用勉强 比较重要的装备,一是雨具,以当地的平均降雨量,如果要徒步全程,时间跨度在5天以上,那么很容易就会碰到降雨周期,沿途补给点稀少,也没什么避雨的场所,若是雨势很猛的时候身在野外就会比较尴尬 二是鞋子,衣服差一点没关系,鞋子一定要好,而且得防滑。沿途地形起伏很大,而且皆为严重侵蚀的复杂地形,盘根错节区、碎石路、枯叶路一点都不少,若遇到降雨那就是湿滑不堪,极易引起滑坠和跌落,一双经过磨合的登山鞋是必备的 三是护膝、护踝等保护措施,中边路全程要翻十多个垭口,累计爬升下降约5000米,而且一天之内就连续大幅上下好几次会是常态(参考高度变化折线图),山地经验丰富的朋友自然知道这是什么概念,建议长距离徒步经验不丰富、或有关节伤病史的一定要做好防护措施 中边路沿线提供行李运送的付费服务,可以将你的行李在指定日期、运送到指定地点,若不想重装可以考虑使用,去纪伊田边的游客中心办理即可,住宿点通常也会提供相应的服务,然而价格并不亲民,运完全程印象中可能要上万 博主的主力装备BD登山杖和Osprey48L背包,地上是6齿冰爪 (6)信息获取 *住宿预订:kumano-travel.com *地图下载:tb-kumano.jp/kodowalk (地图做得比较奇葩,不是按上北下南左西右东,需要适应) *专业地图(日本国土地理院):maps.gsi.go.jp *纸质地图及班车时刻表:纪伊田边站游客中心,每个住宿点 5、分段路线介绍 DAY 1: 纪伊田边-长尾坂-水吞峠-捻木之杉-潮见峠-严岛神社-泷尻王子 12.7km/3.5h/500asc/460dec 这段路,是前几年才刚刚增补申报进世界文化遗产的,而且严格来说,只有大约1公里长的长尾坂、以及潮见峠这个垭口两侧的部分非铺装的野路,才是世遗行列,其他路段基本都已经与现代铺装路并行了 大部分人都不知道这段路的存在,因此也不会去走,也很难找到相关的信息。在一个比较偶然的机会我得知了潮见峠(Shiomi Toge)的存在,出于在户外生涯中对垭口地形的一定执着,是我执意要去走这一段的原因 从技术上说这段路并没有太多难度,比较难的部分倒是怎么去长尾坂登山口,毕竟班车不是天天有的(见区域交通部分)。进入徒步后大部分是水泥的铺装乡道,只不过坡度比较陡,海拔上升极快,很快就无氧状态了。过了水吞峠后地势稍缓,沿途一直可以看到西侧海边的田边和白浜 而潮见峠是个通车的垭口,如果有车就直接可以开到山顶,实际我在沿途碰到的唯二两个人就是在此,是路过的开车去附近寺庙里朝拜的一对当地老夫妻,老头还与我聊了一会儿,得知我要徒步中边路全程显得十分兴奋,还介绍了不少接下去要面对的路况 从潮见峠下到泷尻王子有两条路,近道是走丛林里的野路、下到半山腰后会沿一条溪谷直接通往严岛神社,在此沿铺装路下1公里就是泷尻王子;远道是沿着简易公路盘旋而下,下到国道311沿线的覗(si第四声)桥(Nozokibashi 电子地图上是搜不到的),然后沿国道再走4公里到达泷尻王子 在纪伊田边站没有班车发往长尾坂的情况下,如果依然想前往潮见峠,也是有替代方案的。可以乘任意发往熊野本宫的班车,然后在锻冶屋川口(Kajiyakawa Guchi)站下,这个地方其实就是覗桥,然后沿林道反向穿越至潮见峠,再原路返回,往返最多也只需要3小时 无论哪种走法,这一天的强度也是很低,若是计划走中边路全程,那么作为之后漫长路程的起始热身,倒是再合适不过了 古道的正式起点就是这个长尾坂,坂即是坡的意思 登山途中可以一直回望到丘陵中的山村和远处的白浜湾 捻木之杉是一个大型古树,到这个节点就离潮见峠近在咫尺了 潮见峠作为朝圣路上的要隘,曾一度被土匪占领并向香客索要过路费 DAY 2:泷尻王子-高原-上多和茶屋迹-道之驿中边路-近露-继樱王子 19km/7h/1320asc/850dec 泷尻王子是中边路比较常规的起点,若从官方取得地图,这上面也会如此标记。由于交通相对便捷,这个区域徒步的人就会比潮见峠那边多一些。这一段的强度在整个中边路的5天里属于中等偏上,缺乏长距离徒步经验和心理准备的话,通常重装走到继樱王子就会耗尽体力,所以仅走这一段的人也是不少 该区域的强度在于巨大的地形起伏,需要在山地之间反复爬升下降,加之起点海拔很低,虽然绝对高度变化不是特别大,可累计的起伏量却是惊人。另外,由于纪伊山地是侵蚀地貌,这种起伏与喜马拉雅地区的缓升缓降有所不同,往往是急上、急下比较多,之间由平路过渡,对人本身快速调整心肺工作频道的要求比较高 当天的路程可以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比较硬核的累计爬升400+,从泷尻王子所在的低矮的栗栖川河谷,直接上到高原(Takahara)所在的高地,中间需要翻越饭盛山(Meshimori Yama 370)所在的高点。这一阶段建议不用走太快,边走边热身,顺便熟悉沿途的原始杉林地形,这种地形会是沿途的主旋律 经过高原的小镇后,路径会再次进入丛林,进入当天的第二阶段,穿越大约8km的无人区,去到近露(Chikatsuyu)所在的河谷,途中将经过当天的最高点上多和茶屋迹(Uwadachaya 685),沿途则是蔚为壮观的柳杉、扁柏丛林。该路段没有休息站和补给点,耗时大约3-4小时,依然是巨大起伏的地形,是当日主要强度所在 走出丛林后第二阶段结束,随即遇到国道311、以及马路对面的道之驿中边路(Michi no Eki Nakahechi),这是类似高速公路休息站的地方,此处的商店是整个中边路唯一能提供现成午餐的地方,有拉面和牛肉饭提供,一定不要错过 午餐后进入第三阶段,翻过牛马童子像(Gyuba Toji)所在的小山后就是近露,当天的无铺装野路就此结束,之后就都是现代化的公路了。此时可以关注一下当天的住宿点,因为近露附近的民宿位置比较分散,会散落在方圆数公里的范围内,很容易走冤枉路,大部分民宿的位置在谷歌地图上都能直接定位到,建议提前准备 若民宿的位置是在继樱王子(Tsugizakura Oji)附近,那么还需要继续往前走4-5km,地势以缓慢上升和平路为主,耗时在1-1.5小时。继樱王子周边是没有任何商店和自贩机的,有补给需要的话一定要在近露完成(见住宿和补给部分) 条件允许的话尽量住在继樱王子,若住在近露,那么次日的行程会远至30km,将会非常艰苦 进入丛林后,要尽快熟悉地形,适应在杉柏盘根错节的路况下前进 建议穿高帮登山鞋、并把鞋带系紧,否则走这种路是很容易崴脚的 饭盛山是Day2的第一个高点,观景台亦可绕过不走 爬升400米后到达高原熊野神社 离开高原后进入无人林区,大量的柳杉、扁柏列队,十分壮观 沿途随处可见地藏菩萨,就是我们的土地 离开道之驿中边路后不久,就是牛马童子像 山谷中的近露是规模较大的镇子 近露的A-coop超市,中边路沿途唯一的大型超市,切勿错过 继樱王子遗迹周边有大量4-5人合围都抱不住的百年古树 日本民宿的入住时间一般在下午3点以后,最好算准时间,没有必要走太快 DAY 3:继樱王子-草鞋峠-迂回路分叉-岩上峠-三越峠-发心门王子-本宫 24.5km/7.5-8h/970asc/1440dec 该路段是整个中边路5天行程中距离最长的一天,由于途中存在两段因台风而山体滑坡断路、需要绕行的路段,因此实际距离要比官方地图的数据远出不少。冬季的白昼较短,下午4-5点丛林中的能见度已经很差,建议尽可能早出发,并在下午3-4点前到达本宫为妙 当天的路程同样可以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仍需要步行大约4-5km的铺装路,直到熊濑川王子(Kumasegawa Oji)处才能进入山间野路,高度变化不大。如果前一晚是住在比较远的近露,那么建议可以从近露坐巴士,在小广王子(Kobiro Oji)下车再开始走,如此便能略过这段意义不大的铺装路 第二阶段是当天、乃至全程的最大强度所在,需要在大约12km的路程里,连续翻越三个垭口(草鞋峠、岩上峠、三越峠),累计爬升下降皆在千米级别,皆为直线爬升和陡坡下降,没有明显的喘息机会,正常情况下需要4-5小时完成,沿途基本是无人区,没有补给点,唯一可以坐下的地方是后半程会经过的蛇形地藏(Jagata Jizo),在上路前一定要做好相应准备 该区域有两段需要绕行的区域,其一是下了草鞋峠后至蛇形地藏的路,原本应当直线穿越岩神峠(Iwagami Toge),然而由于台风断路,目前只能绕行岩上峠所在的山头,而且短时间内应不会有变化。值得注意的是这座山是私有山林,注意保护环境的同时不要离开主路,经过一些防动物网后记得把网复原 其二是过完三垭口后,直至发心门王子的路。原本经由船玉神社(Funatama Jinja)的主线由于施工暂时关闭,需要绕行铺装公路,使得路程又远了一些。据观察,施工作业的原因是疏通音无川(Otonashi gawa)的河道,因而这段路在短期内有恢复通行的可能 到达发心门王子(Hosshinmon Oji)遗迹通常已是午后,可以在此午餐及稍事休息,之后进入第三阶段,前往本宫的最后8km。这段路起伏比较小,基本是少许爬升和一路缓坡下降的态势,铺装路和野路会频繁交错,居民区也渐渐多了起来,沿途关注路标不要走错 经过跋殿王子(Haraido Oji)的休息站后很快就能进入本宫所在的音无川(Otonashi gawa)、熊野川河谷(Kumano gawa)底部,沿路标可以一直走到本宫的后门,穿过本宫大社从前门出,便是镇子的核心地带,超市、餐厅都在附近,若在此预定了住宿可以先行安顿,若要继续前往汤峰温泉,巴士集散广场就在对面 熊濑川王子后进入林道,天然碎石路,注意脚下 天气状况会对徒步的难易度带来决定性的影响 草鞋峠的名字使用起始于江户时代,之前一直称为大平尾 第一段迂回路需要从一座私人所有的山上翻越,防动物网有若干处 Day3的制高点岩上峠,同样属于私人领地 蛇形地藏是基于本地传说而供奉的神灵,这里终于有凳子可以坐下了 岛国人对熊猫真是有种特别的执念,毕竟是可以不惜用首相去换的动物 第二段迂回路基本是平地,半铺装碎石路,路面同样比较硬 发心门王子的鸟居,到达此地后Day3就再无难点了 不仅是参拜之前,平时也应该养成勤洗手的好习惯 本宫前数公里都是农业村庄,有种回到八十年代的感觉 看到这块牌子就表明离本宫还有4km 熊野本宫门口的和歌,大意为 熊野朝圣之路,纪伊路和伊势路孰远孰近 若有广大慈悲之路,皆近在咫尺 来自于平安时代著名的歌谣集《梁尘秘抄》 DAY 4:本宫-请川-百间崖(小云取越)-樱峠-小口 17.5km/5.5h/626asc/616dec 相比连续两天的高强度翻山越岭,这一天的行程相对轻松,如果前一日来不及探索本宫区域,那么当天上午可以先去本宫大社参观,随后去熊野川边的日本第一大鸟居走走,甚至可以吃完早午饭后再出发 这段路官方命名为小云取越(Kokumotori koe),进入山林的登山口在距离本宫4km外的请川(Ukegawa),可以在巴士集散广场乘公交车到达,班次较少,如果错过的话就只能自己走过去(没错说的就是我)。请川本身有一家山崎便利店,是之后的行程中最后一个补给点 小云取越本身的野路大约12km,由百间崖(Hakken gura)和樱峠两个垭口串联而成,虽然只是500米级的垭口,不过由于起、终点皆在海拔100米以下,仍需要在一头一尾进行400米级别的连续爬升和下降,中间路段则以较小起伏土路为主,由于山势崎岖,依然需要在山上绕很长时间 而百间崖本身是中边路最好的、可能也是唯一一个视野非常开阔、能以较远的纵深展望纪伊山地南部全貌的观景点,若不打算在本宫吃午餐,那么买好食物在此路餐是个不错的选择 走完漫长的下山道后会比较突兀地进入村镇,不过这里还不是小口,而是小和濑(Kowaze),小口还在1公里之外。这个区域是熊野川比较大的几条支流赤木川、和田川、东川集中交汇的地方,地形比较复杂,路标也略显混乱,可只要沿着大路往南走,穿过小口隧道,就能看到河道中央如孤岛一般的小口自然之家了 熊野本宫前的长台阶已经让很多人爬得气喘吁吁,孰论去走古道 朝圣的本地人络绎不绝 熊野本宫大社,三大社中看上去最旧的一个,以世遗的标准那是特别优秀 熊野川旁的日本第一大鸟居,高达33.9米,很符合佛教的数字偏好,是本宫大社原址所在地 请川小云取越登山口,距离本宫的镇子4km 1日元也是钱 百间崖是中边路最好的观景台,没有之一 在百间崖展望纪伊山地南部全景 Day4最高点樱峠,过了这个垭口就算是翻过了小云取山 DAY 5:小口-胴切坂-越前峠-地藏茶屋迹-舟见峠-那智高原-青岸渡寺 17km/5.5h/1283asc/893dec 沿途遇到的几乎所有当地人都告诉我,这最后一段路是中边路至难所在,从地图上看也确实是如此,存在中边路最大幅度的一次性800米连续爬升,以及与Day 3类似的三垭口连穿地形,尽管我认为并不能构成很大阻碍,却也不敢掉以轻心 实际操作中,当我到达小口时,一个为期4天的晴好周期结束,开始下起大雨,天气预报显示降水将持续2天时间。临场判断,在这种天气条件下上山无异于没事找事,就先行从小口撤退至新宫,在山下等待了2天后风停雨止,继而再坐车返回小口的撤退点,继续走完了这最后一段 这段路官方正式名称大云取越(Okumotori koe),整体上是与Day 3类似的、需要连续翻越三个垭口的态势(越前峠、石仓峠、舟见峠),而且垭口都是900米级,与之前的那些五六百的并不能同日而语,是中边路全线中地势最高的区域,与Day 3相比距离短很多,意味着坡度要陡不少 不过目前情况,第二个垭口石仓峠(Ishikura toge)也因为台风导致的山体滑坡而断路,需要绕行护林公路,使得累计爬升、下降量少了一些,相应的距离也远了一些。因此,当天的大云取越,可以视为Day 4小云取越大约1.5倍的加强版 当天最大的强度集中在起始段,超级硬核的连续800米爬坡,中间没有喘息的余地,从小口的海拔65米直上越前峠(Echizan toge)的870米,其中后400米的坡有一个专属名称叫胴切坂(Dogirizaka),意译一下就是走到你屁股抽筋为止,算是十分形象了 过了越前峠垭口的鞍部,经过一小段的起伏,很快就能走到当天唯一一处补给点地藏茶屋迹(Jizo Chaya),可也仅有两台饮料自贩机而已,可以稍事休息,之后是绕过石仓峠的迂回路,沿着护林公路的铺装路往上,尽管坡度不是很大但铺装路面毕竟太硬,还是会走得比较费劲 再次进入林道后就胜利在望了,不久就能见到已经倒掉的舟见峠的牌子(Funami toge),无需停留继续往前走大约5分钟,就是舟见茶屋迹(Funamichaya)的简易休息站,虽然只是个草棚,不过由于地势较高,已经能眺望到远处那智湾的海岸线,这是继走过潮见峠4天后再次见到大海,边吃午餐边感受一下纪伊半岛东岸和西岸的风月不同天 之后就是连续500米的下坡,正常情况下1-2小时就能走完,途中经过冬季荒无人烟的那智高原公园,此处的洗手间可以解燃眉之急,继续下行30分钟就能走到终点青岸渡寺(Seigantoji)的后门,而三大社中的熊野那智大社就在寺庙隔壁,神佛比邻而居,这便是日本宗教的真实形态 在此可以参观青岸渡寺和那智大社,地方不大瞬息之间就能看完,顺便参拜一下观音菩萨以谢全身而退,之后可沿青岸渡寺后门的路往左去逛一下不过如此的那智大瀑布。若在这里预定了住宿可先行安顿,若要下山可在大瀑布门前的巴士站候车离去 大云取越以人文景观为主,有为数众多的歌碑 胴切,直译是身体裂开,形容非常痛苦,实际还没走到这里就已经会非常痛苦 胴切坂实际要比之前的路段平缓许多,并不会真的屁股抽筋 注意路面石头上的青苔,这就是我为什么要避免下雨天上山的原因 全程制高点之一越前峠,海拔870米,而2小时前只是在65米 迂回路绕行的护林公路,石碑上的15表示还有15个500米 地藏菩萨依然稳坐钓鱼台 立于平成元年的舟见峠的牌子和倒掉的树木一样,就是要让它这么倒着才是世遗 从舟见茶屋迹远眺那智湾的海岸,岛屿礁石密布,舟见之名取得倒是直白 终点撞线 修葺一新的那智大社,与青岸渡寺相安无事比邻而居 那智大瀑布,日本三大神瀑之一,落差高达133米,也属世界文化遗产之列 Extra Day:其他推荐景观 三大社的最后一个速玉大社在新宫市区,可乘JR纪势本线至新宫,随后换乘市内巴士前往,从新宫徒步前往大约需要30分钟 一个课外知识,现在的速玉大社并非是原址,根据当地神话的记载,熊野诸神最早降临的地方在速玉大社南侧的神仓山(Kamikurayama),这才是熊野信仰真正的起源之地,而如今的速玉大社是1世纪(!!)时迁址过去的,而这个城市的名称“新宫”正是由此得名 尽管基于日本古代历史的真实性始终存疑,不过既然这么说了,有兴趣的话还是可以去看看旧址、神仓山和神仓神社(Kamikura Jinja),地点就在速玉大社南面500米,需要爬大约100米石阶到山顶,才能看到象征神灵降临的天然巨石 自然景观方面,新宫、那智、纪伊胜浦以海岸风光为主,其中个人感觉比较突出的是新宫的王子之滨海岸、三轮崎海岸(Miwasaki)、那智JR站海岸。其中三轮崎海岸附近还有部分属于中边路的遗迹,不过深藏在居民区里比较难找,有兴趣的可以去探索一下;而纪伊胜浦渔港每天早上收购金枪鱼的集市,更是不容错过 三轮崎海岸,没有沙滩只有砾石,防海啸的堤坝筑得五六米高 好山好水好寂寞,只能跟宠物相依为命 三轮崎JR站,无人值守 神仓神社山顶的神石,被称为天盘之盾 俯瞰新宫市,这里是当年秦始皇派遣寻找长生不老药的徐福最终到达的地方 6、负责任的旅行-徒步守则 (1)保护人类共同的遗产 (2)追寻古老的祈祷之心 (3)善待途中遇到之人 (4)不采摘、不带走野生动植物 (5)充分准备,谨慎上路 (6)不要离开徒步路径 (7)谨记注意防火 (8)带走所有垃圾 三、富士山5大观景点 1、缘起 走完熊野古道中边路后,此行原定行程已全部走完,原准备按计划从名古屋回国,不过受南航CZ380事件影响,最终我决定暂缓回国、继续滞留日本静观形势变化,由此获得了加时一周的延展行程 综合各方因素,包括天气、路程、预算以及疫情后续预判等方面的考虑,我临时制定了前往静冈县、山梨县、神奈川县,并选择了5个较为冷门、视角海拔较高的富士山观景点的线路,分别为达摩山、金时山、菊花山、朝鲜岩、仙元山 与寻常地面角度看到的富士山不同,这些观景点都属于富士山的超级观景点,可以以非常宏观的视角去眺望,并有城镇或海湾作为前景。此类观景点不需要自己去开发,日本民间已经研究很多年,并基本探索完毕,目前总结了几百个角度良好的地方,只需要去书店查资料就可以找到 说个题外话,日本民间不仅研究富士山超级观景点,还研究了能看到富士山的极限距离。巧合的是,目前的最高纪录保持者,正是上述熊野古道中边路、大云取越附近的色川富士见峠,该地点与富士山的直线距离是惊人的322.9公里,是摄影师使用700mm的长焦镜头、等待了3年时间才拍摄成功的(真是轴啊) 言归正传,此次选择这5个观景点,除了天气、路线等各因素外,主要是基于选择差别较大的位置、避免审美疲劳的考虑。如上面地图所示,这5个点分别位于富士山的四面八方,可以从不同角度对富士山进行观察,其观看效果可以说也是各有千秋 由于有幸抓到了一个长达5天的晴好天气周期,这些观景点都得以顺利走完,以下顺序做简单介绍。另外,近年来根据日本方面的研究,富士山仍存在火山活动的迹象,遂已经将富士山从休眠火山重新列入了活火山行列 2、达摩山(Darumayama 982) 与富士山直线距离:约46km (1)看点 达摩山位于伊豆半岛的西北角,由一座古代复合火山遗迹形成,是伊豆半岛除了天城山主峰群之外的制高点,地理位置优越,能以几乎无遮挡的条件俯瞰包括富士山南坡在内的、整个骏河湾周边的景象,是一座天然的360度超级观景台 (2)交通 JR东海道线至三岛(Mishima),同站换乘伊豆箱根铁道骏豆线至终点修善寺(Shuzenji),站前换乘新东海巴士C30线(户田方向)至户田峠(Hedatoge)下,沿路标徒步1小时到 若想徒步西伊豆天际线徒步道,可在达摩山后继续沿徒步路径往南去往船原峠(Funabara toge)方向,随后沿乡道411往东下山至大曲茶屋(Omagarichaya)巴士站乘W30线回修善寺,最后一班是下午8点30分左右。整个行程约4-5小时 如想简单观看日落,可在修善寺乘C30线至达摩山高原休息站(Darumayama Kougen rest house 户田峠前一站)下,此处有人工观景台,回修善寺的巴士最后一班是下午5点30分左右,建议在日落时间较早的冬季前往 整条线路无补给点,也几无人烟,仅在高原休息站有洗手间和自贩机,请提前在修善寺做好物资准备 修善寺附近有一些旅馆,要是上山看日落可以考虑住在此地,附近其他的住宿地集中在热海(Atami)和伊东(Ido),均可从修善寺出发在1小时内到达 (3)周边其他观景点 *金冠山(Kinkanzan 816): 就在户田峠北侧,从巴士站徒步30分钟到达,视角比达摩山低了将近200米,能更清楚地看到沼津、御殿场的城市群 *万二郎岳(Banjirodake 1320): 天城山第二主峰,位于第一主峰万三郎岳东侧、天城山山脊纵走线之上,与富士山直线距离约62km,在天气条件较好的情况下才能看清。登山路线方面需先至伊东(Ido),换乘天城东急度假村接驳车(天城东急resort shuttle bus)至终点天城高原高尔夫球场,即为登山口,山脊纵走线可以在一天内完成 我在山顶的云雾中等待了三个小时,狂风终于把云全部吹散 达摩山的西侧山脚下就是户田港 西伊豆天际线徒步道开辟在达摩山群山的脊线上,视野上佳 骏河湾与东海道一览无遗 这个角度的富士山并不完美,有300年前宝永山喷发形成的喷火口凹陷 若能租车就可以直接开到山脚下,免去长途跋涉的辛苦 户田峠有非常清晰的指示标记 有巴士站的达摩山高原休息所的观景台是观看日落的唯一选择 3、金时山(Kintoki yama 1212) 与富士山直线距离:约26km (1)看点 金时山是箱根山脉的最高峰,为箱根芦之湖周边的制高点,能以没有任何遮挡的视角观看富士山东坡的景象、以及东坡脚下由酒匂川水系(Sakawagawa)冲积而成的御殿场平原的全景。由于离御殿场奥特莱斯、箱根度假区这些常规旅游区较近,也是游客最多的一个 (2)交通 JR御殿场线至御殿场(Gotemba),站前换乘新宿-箱根桃源台大巴至乙女口(Otomeguchi)下(也可从箱根过来,道理一样),沿路标徒步1.5小时到达金时山山顶,途中经过的乙女峠(Otome toge)亦有观景台,个人感觉视角比山顶更好 下山时可考虑选择另一条路线,取道仙石方向下到金时登山口巴士站,较乙女口线路路程短一点,路也更好走。金时登山口有餐厅、洗手间和休息站点,并同样可以搭乘新宿-箱根桃源台大巴回到御殿场或箱根 若在冬季前往,并计划从乙女口上山,那么在800米高度以上遇到混合地形、雪地的可能性较大,亦有部分技术路面,建议至少携带简易冰爪和雪套。山顶有餐厅可以提供简单荞麦面,洗手间则需要付费 乙女口登山口的指示牌显示登顶金时山需要1.5小时,在积雪状态下基本准确 乙女峠的富士山东坡及脚下的御殿场城镇群,角度很正 从乙女峠继续往上就是厚重的积雪,没有冰爪的话走起来会比较费力 金时山顶全景,可以看到左侧的爱鹰连峰 山顶有大量的灌木遮挡,效果并不如乙女峠 4、菊花山(Kikkasan 644) 与富士山直线距离:约34km (1)看点 这个观景点算是此次5个当中最冷门的一个,全程没有碰到一个人,而山顶的景色也相对平淡,仅有相模川河谷中的都留市(Tsuru)作为前景,而北侧则能展望大月市(Otsuki)及其背后的大菩萨岭,和往关东平原方向延伸而去的中央高速公路,若对地理感兴趣,这个位置则有比较多的看点 (2)交通 JR中央本线或富士急行线至大月(Otsuki),出站后沿正对车站的大路直行,10分钟后来到山脚,随后右拐走5分钟能看到山坡上的墓地,登山口就是墓地旁边的人工石阶 少许石阶后进入野路,没有指示牌但路面有比较明显的足迹,山道非常狭窄仅容一人通过,海拔上升后会有几段需要借助绳索的技术路,在雨雪天气下一定要谨慎。大约45分钟后上升到菊花山的肩部,在此转向沿脊线纵走15分钟后到达山顶,脊线山道同样狭窄,山顶前还有一段绳索路 游览完毕后可选择原路返回,或许继续沿脊线前进,前往马立山、九鬼山方向,最终可以走到富士急行线的禾生站(Kasei),全程需要4-5小时 菊花山周边没有补给点,唯一的便利店在大月站出站后那条路的第二个路口 (3)周边其他观景点 *御前山(Gozenyama 730): 就在菊花山东南方向约1km处,可以从菊花山顶沿脊线直接前往,亦可以从JR中央本线猿桥站(Saruhashi)徒步15分钟至神乐山登山口,1.5小时可登顶,途中存在技术路段,而且这个观景台是没有前景的 *岩殿山(Iwadonosan 634): 菊花山在大月的南侧,这个岩殿山在北侧,视角感觉上会比菊花山更好一些,从大月站出发向北穿过铁路和桂川,登山口就在山脚下的丸山公园,1小时内可以登顶 大月是富士急行线的终点,在此往河口湖方向需要乘坐,这辆火影主题的是特快 相模川河谷中的都留市 菊花山脚下就是大月镇,远处的高架是中央自动车道,背景较高的山脉是大菩萨岭 空无一人的菊花山顶,有指示牌指向更远处的御前山 左侧是相模川河谷,右侧是笹子川河谷,它们会在大月交汇成相模川干流 5、朝鲜岩(Choseniwa 330) 与富士山直线距离:约57km (1)看点 这个观景点尽管海拔不高,可属于此次5个里比较好看的一个,它属于身延山地南侧末梢一个突出在外的孤立山峰,视线几乎没有遮挡,地理位置实在太过优越,脚下就是一览无遗的静冈市区所在安倍川冲积平地,是一个观看静冈夜景的绝佳位置 (2)交通 JR东海道本线(必须普通列车)至安倍川(Abekawa),出站后沿任意一条道路往西走,直至遇见一条河,这是安倍川的支流丸子川。沿河拐头向北一直走,路过一些居民社区后不久就能看到河对岸有若杉幼稚园,在此过桥后沿铺装路直行,看到蔬菜大棚后左拐继续沿铺装路往上,很快就能看到朝鲜岩的指示牌 沿比较陡峭的人工石阶往上,几分钟后若是到达空无一人的小野药师寺,那说明就走对了,绕过寺庙往后走就能看到有明显足迹的野路,一段上坡后来到高压电铁塔,绕过铁塔继续向上,基本就没有岔路了,可在30分钟内到达山顶 朝鲜岩周边没有补给点,要购买物资请在安倍川镇内的便利店准备,若是要看夜景必须带好头灯或手电,天黑后山上伸手不见五指。从安倍川JR站到山顶单程1.5小时左右,返回则需要1小时左右,地标可以在地图上直接定位 沿丸子川的河岸铺装路往山体方向走就对了,背景的山就是朝鲜岩 静冈县城以及周边卫星社区组成的城市群,富士山下背山靠海,是气候十分舒适之处,中央的大型河流是安倍川 更广的视角下,可以看到静冈所在的地理环境,山脉阻挡了北方的冷空气,太平洋带来温暖湿润的热空气,冬无严寒、夏无酷暑,是个买房子定居的好地方 冬季的日落时间较早至当地时间下午5点略过,而初夏季则会迟至晚上7点 富士余晖 静冈夜景,有富士山的加成,感觉秒杀其他三大夜景 朝鲜岩所在的安倍川实际距离繁华的静冈县城只有电车一站路的距离 6、仙元山(Sengen yama 189) 与富士山直线距离:约80km (1)看点 该观景点远在三浦半岛,距离富士山比较远,对天气条件有很高的要求,晴朗不够,通透度也要好,若计划前往,建议一定要在天气刚刚转晴的场合下前往。该景点的特色在于能俯瞰整个相模湾作为前景,场景宏大,富士山的身侧也有丹泽山地相伴 (2)交通 JR横须贺线至逗子(Tsuji),出站后换乘任意5路或16路巴士到风早桥(Kazahayabashi)下,往前走几步看到隧道后右拐,左手边能看到大型铺装路斜坡往上,并有叶山教会(Hayama Church)的标记,由此向上 公路尽头处看到基督教会,由教堂左侧进入野路,沿途没有岔道,大约15分钟可以到达观景台。完毕后可原路返回,也可以继续沿徒步道前进走环线,这是当地的一条公共徒步道,沿途标识非常清晰,1小时可以走完,最终回到叶山町政府所在的路口,在此可以乘坐1路巴士回到逗子站 仙元山周边没有补给点,要购买物资请在逗子站附近准备 晴好天气持续数日已是强弩之末,近处是逗子市叶山町的城镇,海域为相模湾 7、负责任的旅行-户外守则 (1)、充分了解自己的能力,选择力所能及的线路,对自己的安全负责 (2)、携带必要的装备和应急食物 (3)、不干扰自然法则,不惊扰、破坏、摘采野生动植物 (4)、不污染水源,不在野外方便 (5)、谨慎用火 (6)、禁止携带宠物 (7)、遵守无人机使用法规 (8)、带走所有自己带进山的物品以及产生的垃圾 生态是一个复杂脆弱的巨大系统,与人类的生存息息相关 保护环境和生态的多样性,就是保护人类自己 文化的多样性也同样重要 如此我们就能有足够多的不同的人 去应对无常世事中的各种未知风险 (地理及攻略部分完) 四、人文(1)-旅行与病毒 本以为,这是一次普通的旅行,刚去的时候是1月正中旬,国内外风平浪静,连山雨欲来之势都没有,大概说暴风雨前的宁静,指的就是这种态势 到了关西,由于离预定徒步日期还有几天,便先去了京都和琵琶湖盆地附近,顺序攀登了比叡山(Hiesan)、伊吹山(Ibuki Yama 1377)、鞍马山(Kurama Yama)这几个海拔较低的山峰,作为前期热身训练 日本境内虽然山岳很多,但冬季普降大雪,雪线可以低至七八百米,平时的trekking peak都变成了技术型山峰,因此其中的大多数在冬季并无法攀登,只有极少数可以在一天内进行速攀,上述的伊吹山便是其中之一,难度也不高,往返12公里、爬升下降1200米,大多数人5-7小时就能完成 不过,在天气追踪和交通衔接方面,还是提前做了很多准备,主要是山的位置地处偏远的滋贺县,最近的火车站叫做近江长冈(Omi Nagaoka),估计没有中国旅行者去过,公交车一天两班,直接包场,镇子里转一圈一个人都看不到,是非常标准的日本农村中的农村 京都,鸭川 比叡山西教寺,发动本能寺之变的明智光秀一族的墓地所在 2020.1.16登顶日本百名山之一伊吹山(Ibuki Yama 1377),登山杖为证 鞍马寺(Kurama Ji) 它之所以出名,是因为传奇英雄源义经少年时曾在此出家,并被鸦天狗传授绝世武功 登完伊吹山,在京都休整了一天,便前往熊野古道中边路的起点、和歌山县的纪伊田边,同样是农村中的农村,从京都过去好几百公里,坐了一天的Local Train,当天是1月18日,还是没有很多关于新型病毒的报道 熊野古道,简单来说,就是起源于日本古代自然崇拜的万物有灵论、而后结合从唐代传播来佛教,所形成的混合型宗教体系,而后被奈良、平安时代的皇室成员接受、并形成朝圣的传统,继而扩散到广泛的民众之间,成为当时的一种流行文化 由于这个宗教体系的中心、熊野三大神社都在群山之间,交通不便,那么它们与外界连接的若干条通道,就成为朝圣者的必经之路。通常来说主要有五条主要通道,分别是大边路、中边路、小边路、伊势路、纪伊路,其中相当部分的路段都被认定为世界文化遗产 其中小边路难度最高,不过冬季封山走不了。因此我这次所选的是中边路,难度次之,总距离大约100公里,累计爬升接近5000米、累计下降接近4500米,耗时5天完成。尽管途中没有超过海拔1000米的地点,但仍是一条颇有难度的标准百公里级徒步线路 而且,由于日方管理水平较高,沿途的大部分路段都完整保留了原始风貌,少量则会与如今的现代化公路进行合理穿插,并无太多违和感与人造物痕迹。不过相应的,全程地形起伏巨大,城镇之外皆为无铺装天然野路,补给点稀少,日均20公里、爬升下降1000米的5日重装徒步,可视为Grade 3级别,难度大致为ABC的1.5倍 徒步期间,大部分路段都没有手机信号,加之每天行程较长,徒步加休息、料理生活起居之外也没有太多空闲,因此途中只是断断续续看到国内新型病毒突然爆发的新闻动态 不过,由于当时身处的环境,熊野古道所在区域是人口极其稀少、自然环境好到爆炸的偏远山区,每天往往只能碰到几个人,大多都是徒步的白人,可以说是非常安全的位置,心理上多少有些隔岸观火的态度,也并没有把它当回事,潜意识里总觉得事态会很快就能得以平息 纪伊田边,虽是偏远乡村,却有两个传奇之处 既是源义经麾下第一金牌打手武藏坊弁庆的出生地,也是合气道创始人植芝盛平大师的故乡 熊野古道沿途多为原始森林 全程制高点、越前峠路边的歌碑 这种歌碑沿途多不胜举,也是一种旅人的浪漫,这块写的是 覆石之履,如潮轻叹 本宫附近的农村,留守的多为老年人 继樱王子,之所以称王子,多为古代皇室成员朝圣路上的休憩处而来 正在焚烧麦秸的当地农民,背景是日本第一大鸟居 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 当走到中边路最后一段时,受降雨影响,我只能先行下撤,在山下城镇等待了2天,当时是1/23和1/24,在此期间算是有空闲具体了解下新型病毒的影响了。这一看真是吓了一跳,情况比想象得严重很多,武汉已然封城,其他各地也陆续出台了很多这辈子没见过的激进政策 此时我开始认真考虑起推迟回国的方案,因为当时所处的位置,是纪伊半岛南部东岸,新宫(Shingu)、那智(Nachi)、纪伊胜浦(Kii Katsuura)一线,这里被当地人称为日本的西藏,距离京阪都市圈和名古屋都市圈都有一天的路程,外来游客稀少,是绝对安全的位置 在一个看上去很危险的时间点,从绝对安全的位置,跑到一个很不安全的位置,如果没有充分必要的理由,我想没人会这么做 考虑的结果是先走完最后一段再说。2天后雨止,我乘车返回了两天前的撤退点重新上路,颇有些忐忑不安地完成了最后一段,中边路由此比较完整地走完了,期间没有作弊,全程都是徒步的没有坐过车。这一天是1/25旧历初一 就在这一天,得到了有急事需要回来处理的消息,如此,我只能下定决心按原计划从名古屋回程 在回程前,我在几乎没有中国人的津市(Tsu),一个相当偏僻的社区超市找到了比较充裕的口罩库存,由于此行轻装,只有48升的背包,按装载量算只能酌情购买了240只,不过并非带货,只是准备回来分给家人朋友以及留以自用 纪伊胜浦是一个宁静的小鱼港,是我此行经过的所有地方中最喜欢的一个 渔民在给巨大的金枪鱼称重,然后搬到隔壁去报价 作为通勤交通存在的Local Train,叫做one man电车(左边玻璃窗下方) 大小站点都停,耗时较多,价格比快速列车便宜很多 大多数中国游客都不会乘坐,却是背包客的神器 前提是能看懂时刻表,听得懂报站,因为很多列车并无电子显示 之后的事已经在开头介绍了,我在朋友圈里也实时报道了当天的情况,1/27名古屋南航CZ380航班事件,对此我并不想多说什么,毕竟以目前的国情,要相当数量的群体做到自觉、以及不给别人添麻烦,是极其不现实的事 在机场僵持了几个小时,直觉上感到既然打定主意要走却走不了,那么今天并不是个适合走的日子,犹豫了一会儿就当场退了机票返回了日本境内。此时并不需要多次签证,他们只是把出境记录作废了而已 而以当时手头的签证情况,我有日本3年签证、美国10年签证、新西兰5年签证,可以说要继续留在海外并无问题,补给方面装备齐全,就算有什么缺少,几十公里外的名古屋也是应有尽有 在等待行李期间,与南航办票柜台的日方工作人员聊了聊,她们看待新型病毒的态度与新闻中安倍总理的态度差不多,并不以为然,认为我们又是封城、又是延长假期、现在又不肯上飞机,是不是有点紧张过头了(やりすぎ) 当然,我们尽可以说她们是隔海犹唱后庭花,不过我觉得她们有这心态,自有她们的道理,因为日本人的生活方式和习惯,本来就不容易传染病菌 比如,分餐制 比如,大规模的独居 比如,公共场所不打电话,极少说话 比如,平时很多人就有戴口罩的习惯 比如,世界一流的医疗水平和设施 比如,几乎全民的自觉 这些因素都保证了病毒很难在日本大规模流行,就算有,很容易也能控制住。一个官员因为负责撤侨的国人染上了病毒就会自尽,而且并不一定是他的责任的国家,怎么可能控制不住病毒。所以国民心理上并不当回事,完全正常,如果我国官员也这样有责任心、国民也这么自觉,那我也不当回事了,是不是? 死亡航班CZ380 但是现在没有,很多乱象也只是集体价值观出问题后的必然后果,生产关系反作用于生产力,这是很简单的逻辑。人们觉得它会变好,并非理性使然,或者有什么确切的依据,只不过是他们的利益被捆绑在了这个体系上,期望寄托在了这个时代里,不得不指望它变好,而且,希望只是动动嘴皮子它就会变好 所以,当我们说,要去思考问题的根源是什么,然后设法解决它的时候 他们就说,先等一等,解决了眼前的问题再说 当眼前的问题解决了,大家都去吃喝玩乐了,谁还关心问题的根源 所以我们一直在重蹈覆辙,同样的错误可以一遍又一遍地犯 现阶段我们做不到无人监督下的自觉,在可以预期的将来也很难做到,在我看来,那批玩忽职守的官员、滥竽充数的专家、满世界乱跑的病患,与扫货口罩囤积居奇的、乃至与在我这里抄袭文章盗取图片的,从来都是同一种人,是扭曲的价值观造就出的怪物,视伤害他人为若无其事的怪物 不改变利益至上的集体价值观,这样的怪物就会源源不绝 无论是营造良好的社会环境、还是应对系统性风险,需要全民意识,有少数人不遵守,其他人的努力全部白费,所谓的墨菲定律 所以很多事只能靠国家机器去强制管理、强行推动,但是这台机器又能承受多少成本呢,操作这台机器的人有没有这个能力呢,又会带来多少副作用呢 谁都知道,谁也不知道 我只是一介普通人,曾经为国防事业、医疗事业也算做出过一些贡献,生平自律,从未吃过野生动物,也从未在山上丢过垃圾,从未随地大小便,连烟头都是揣在兜里带走的。在户外我帮助过不少人,每一篇游记也都呼吁参与户外的人保护环境 虽然我不求什么回报,但对这个社会也算仁至义尽,并无亏欠 让我、以及其他千千万万如我一般无辜的人,去承担并不是因我们而起的责任和风险,那也是没有道理的 事情因谁而起,就由谁去承担责任和后果,自付代价 连这一点都做不到,其他事,无从谈起 我并无所指,如果你感到我有所指,那只是在最低限度的保护自己 有时候,你所认为的自由,已经侵犯到了他人的自由 这不应、也不会被容忍 你问我,会不会变好? 对不起,我只是来旅行的,过几天就走 这样的红灯,你会驻足等待吗 这样的救护车,你会让它先走吗 当会,变成一种理所当然,很多问题就迎刃而解了 说回当天 仅仅得益于同机乘客的警觉和发现,侥幸避开了死亡航班,辗转回到名古屋市区的我心有余悸,找了个看上去人不会很多的旅馆安顿下来,一时感到有些没方向。一是这一滞留要留多久,二是往哪里去 有两点很明确,首先,三大都市圈是高危区,人口密集,中国游客众多,而且很大概率会有疫区相关的人员,必须马上离开;其次,仍有大批疫区人员滞留在日,在他们基本走完之前,乘坐航班的风险还是很高,宜暂缓 暂不回国、离开城市,这便成为当时的总体思路。至于去哪里,由于身处本州岛中央位置,可以有左右两个选择 往左,需要穿过京阪神都市圈,是四国、中国(这里的中国,是指本州岛西部广岛、鸟取、冈山几个县所在的区域)、九州方向,其中游客稀少的四国是一个合适的目的地,可以在那里继续冬季登山的同时,静观国内局势变化,并且附近有较为冷门的高松机场可以直接离开,缺点是路途遥远,又要走几百公里路 往右,是日本阿尔卑斯、富士山地区,尽管阿尔卑斯冬攀不可能,不过可以寻找一些富士山的冷门观景点进行攀登拍摄,预判告诉我不会有什么人去,安全性同样可以保证,而且路程较近。缺点在于,若是选择这个方向,最终从比较危险的东京机场返回的可能性就比较大了 由于是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需要决策,又需要考虑天气、交通、目的地、机票价格、以及国内疫情发展等众多因素,脑子里需要处理海量数据,这一天可以说是相当漫长 次日一早,退房后第一个目的地就是名古屋的书店,那家书店离名铁车站很近,书类不是一般的齐全,生意也非常好,我每次到名古屋都会留至少半天的时间去看书,而这一次去,是为了给当下的两个方案查询相关资料 分别查了四国的百名山、以及富士山周边观景点的资料,发现四国的两大百名山,剑山和石锥山难度很低,而且路途遥远交通成本很高,顿时兴趣大减,遂决定前往富士山区域,并选择了5个非常冷门的观景点作为目的地方案,打算边走边看国内形势 之后的一周,处于一波降雨过后的晴好天气周期,由此得以比较顺利地以机动方式,走完了这5个观景点,如预判的一样,其中的大部分也确实是空无一人,少数如金时山这样比较热门的点,也以本地游客居多 而所谓机动方式,就是不提前规划线路,完全根据天气情况决定当天的行程,当晚的住宿地全部都是天黑前1-2小时临时决定 能这么玩,主要得归功于日本青旅宿舍(Hostel)文化的发达。因为若是长时间旅行,不可能天天住酒店,成本负担不起,而每晚折合一两百元人民币的青旅就是首选 这种住宿以胶囊、上下铺、或者睡眠舱为主,除了没有什么私人空间、需要自己准备早饭外,日本青旅的硬件设施算是世界一流的,再穷乡僻壤的地方,带电脑马桶盖的卫生间、热水洗澡、洗衣机、茶水咖啡都是绝对保证,比较适合没有行李拖累的背包客,不少旅行、出差的本地人也会住在这些地方 因此,我此行在日共逗留21晚,合计住宿费只花去5000元,其中熊野古道由于选择有限,只能根据当地社区的安排,所以价格较贵,相关的6晚就要3000元,而其余行程的15晚,总费用也就2000元而已,可能很多人都难以想象 观景点1,达摩山(Daruma Yama 982) 观景点2,金时山(Kintoki Yama 1212) 观景点3,菊花山(Kikkasan 644) 观景点4,朝鲜岩(Chosen Iwa 370) 观景点5,仙元山(Sengen Yama) 对成本控制得如此严格,一方面是自身的消费习惯,另一方面,在这加时赛式的7天里,尽管身处的环境——静冈县、山梨县、神奈川县,依旧是格外平静,但网络上持续发酵、并有恶化趋势的国内疫情,使我不得不考虑起长期留在海外的方案起来,如此,势必就要考虑成本 以当时的情况,东南亚国家虽已基本关闭,但我可以选择继续留在日本,直至当次入境到期,然后既可以选择任意第三国中转再次入境,也可以远赴美洲或新西兰,从装备和后勤资源来看,如2016年一般在海外生存3个月,甚至更久,我相信没什么问题,几个月后,届时疫情应已得到缓解 不过理论终究是理论,尽管基于并不相信这个世界、我一直在试图避免与之牵扯过深,可依然无法做到随时随地一走了之 而旅行这个东西,归根到底,是经济活动的延伸、最终端最末梢,对社会大环境极度敏感。大部分人并不是张骞、法显、玄奘、马可波罗或是哥伦布、斯文赫定,出去只是单纯的吃吃吃买买买,这些都需要不菲的成本,并需要有足够的回报(享受),而且这些行为也并不像吃喝拉撒那样日常必要 可以想见,这次的疫情对于所有旅游从业相关而言,可谓灭顶之灾,我曾短暂从事过这个行业,深知其现金流之脆弱到几无抗风险能力。或许有人认为,当疫情结束后,会有报复性消费 或许说得对,但更重要的是,社会大环境会因此次事件的打击而走下坡路,很多人的经济状况会受影响,出行意愿、出行能力会显著降低。不仅是旅游,或许对整个第三产业来说,皆是如此 打碎一个好的预期很容易,重新建立却是困难,比建几个医院难得多 好事坏事、终成往事,这没说错,但你并无法决定自己在其中处于什么位置,又会承担什么样的代价,一切都是随机的,有时颇令人深感无力 去神社朝拜火山神浅间,是居住在富士山周边的人们周末的活动之一 有些虔诚的居民去神社时会穿传统服饰,进门出门时都会鞠躬 镰仓海岸 最终我定下了回国的打算,不仅是有事要处理的责任,还因为那几乎占了半个背包的伴手礼,我不见得真的把他们背到美国去,当然,只有口罩。安全起见,预定了半夜的航班,并购买了前排的座位,如此,就能把风险降到尽可能低的水平 要说不舍,多少是有点的,不仅是因为安全。其实日本的生活环境,也不是适合所有的人,心思比较活络的肯定呆不下去,却比较适合我这种清心寡欲、又有自己爱好不会穷极无聊的人,规矩之内、人人自觉,规矩之外、无人打扰,对我而言没有比这更好的环境了 不过总是赖在人家家里,总归是会讨人嫌的 飞机降落PVG,靠了停机位,半小时没开舱门,机组也没有解释 整架飞机的乘客,没有一个人说话,也没有人问怎么回事,死一般的寂静 过了40分钟,舱门开了,上来两个穿防化服的工作人员,拿着各种仪器,径直走向最后一排,折腾了一会儿,把其他人都放行了 整架飞机的乘客,还是没有一个人说话 只是一听到可以走了,仓皇逃离 不多时来到机场外、直至上了出租车,没有任何防守、查验,我问海关要不要过包,他们甩甩手,赶紧走吧 我此时便知道,这势必将是一场持久战,不知要付出多少代价 窃以为,若是新型病毒的疫情短期内无法控制,真的演变成中长期的僵持局面,国内很可能也会抄新加坡的作业 毕竟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休克疗法尽管见效最快,然而扛一个月可以,三个月呢、半年呢? 长此以往,很多人也会扛不下去,也会选择与新加坡相同的那杯毒药 虽然理智告诉我,我们离海对岸那种返璞归真还太遥远,甚至可能无法抵达 但仍希望通过这场无法拒之门外的灾难,能或多或少改变人们的生活、思维方式 希望人们能在接受分餐制、讲究卫生和公德、少吃外卖多做饭之余,静下来想一想,什么才是生活中最重要的 是虚幻的财富、缥缈的繁华、泡影般的精致、纸醉金迷的亢奋 还是善待亲友、礼让陌生、敬畏自然、在自律的前提下寻找自己的自由 是为了功名利禄、一己私欲而不惜伤害他人 还是克己复礼,发挥天赋去创造不一样的人生 我想,你我并非真的别无选择 此行最满意的一张照片,抓拍于小田原市御幸海滨 取名御幸是因为明治天皇曾到过此地 当时我距离被摄人只有10米,但他们毫无察觉,故而处于非常自然的状态 那一刻,我感受到了一种真正的返璞归真 五、人文(2)-汉字在日本 近日在一个同学群里看到一张图,是日本群马县太田市捐赠给上海嘉定的医疗物资,箱子的封面承继了近期隔壁的一贯作风,附上一句古语 ——志合者,不以山海为远 这句古语,出自东晋时期道学家葛洪所著典籍《抱朴子.博喻》,这是一篇非常冷门的古籍,我想大部分人都没听说过,而若非记得著名道教名山三清山有个景观叫做葛洪炼丹,我对此人也基本没什么印象 徒步熊野古道期间,我曾两次与当地人进行了深入的交谈,谈话的对象有大学生、公司职员、企业家、教师、旅行博主等各类职业,较深的感触就是这些最普通的日本人,普遍对中国文化有很大兴趣,也多少了解一些 比如,他们会说出一些自己知道的中文,尽管发音很烂,不过只要我能听明白,并用日文讲出意思,他们就会非常兴奋。其中一个大学生是在大阪海洋馆打工,她说经常会接待很多中国游客,并特别请教我いってらっしゃい(请走好)用中文怎么说,在工作中能派上用场 不过,由于日语发音的限制,她始终没办法很清楚地发好这三个字的音,之后我想出了妙招,用平假名把这三个字的发音给转写了一下,如此她一下子就掌握了 虽然两国的民间交流一直很频繁,但是仅限于经济、科技、贸易这些现代沟通方式,关于传统文化和底层文化的交流非常欠缺,这是两国文化同出一源、同文同宗,如今却形同陌路的根本原因 因为汉字是在隋唐时期,跟随佛教一同大规模由朝鲜半岛传入日本的,这基本就是1400年前的事,从那以后就再也没有太多的交流。所以我们看到,日方引用的中国古诗词,基本都是隋唐或之前的,他们推崇的就是那一段的文化 比如三国,我个人熟知三国,一半是中学时在图书馆看的连环画,另一半是光荣公司做的游戏,小说和电视剧那真是后来的事了。现在《三国志》系列出到了第14代,《三国无双》出到了第8代,其他各种漫话、动画片、同人不计其数,可见隔壁对那段历史有多喜爱 所以当我看到重点地区对于日方捐赠的鄙夷态度时,觉得很不可思议,因为照理说,他们可以做的选择很多啊,三国历史最精彩的部分不就发生在他们那里吗? 重点地区,也就是当年的荆襄八郡,随便讲讲,三顾频烦天下计、千古一策隆中对,火烧博望、白河放水,七进七出的赵子龙、涿郡屠夫的长坂桥,草船借箭、只欠东风,愿打愿挨的黄汉生、华容道的军令状、赔了夫人又折兵的大都督、柴桑吊孝的诸葛妖道,威震华夏走麦城的关二爷,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的吕子明,夷陵一把大火烧断了皇叔天下梦的陆伯言,精彩的桥段数不胜数 我不晓得,日方是否知道他们援助的地方,就是他们在游戏和动漫里刻画了无数遍的地方,如果知道,那心里必定十分失望。荆襄,当年是名士辈出、人杰地灵、英豪争霸、群雄逐鹿之所在,那何以变成今天这样,连一句对子都对不上来,遂落得王司徒般恼羞成怒,回了一堆粗鄙之语 这其中缘由,我不清楚,不过对于日方的态度,我自问可以洞悉一二。当年汉字随佛教传入日本后,由于佛教为奈良、平安时代的皇室所尊奉,他们为了读懂佛教典籍,从而大规模开始学习、使用汉字,不过由于汉字比较难,故而除皇室、贵族之外的中下层并没有太多资源去系统性学习 直至今天,在日语的书面使用中,汉字的使用频率、以及准确度的高低,依然是衡量一个人文化素养的标准,高级知识分子一般都能熟练掌握并大量使用汉字,而假名则是贩夫走卒这些文化程度较低的人用的,因为他们不识字,需要由假名这种表音字来标注读音 另外,汉字有一个其他语言不具备的优越性,就是表达效率高,寥寥一字或数字就能表达很多意思,而且能将概念大致固定,不会出现理解上的偏差,这对于发音局限性很大、同音字巨量的日语来说,完全弥补了其先天缺陷 所以,尽管明治维新以来,日本精英阶层曾多次想要如韩国、越南那样废除汉字,然而最终发现且不论其他,单从技术上就无法实现。虽然近代以来日本一直走脱亚入欧路线,二战后美帝入主,片假名直译外来语更是曾一度大行其道,然而这一搞直接把岛国的英语学习之路带歪了,形成了享誉世界的日式英语,与南亚英语之奇葩基本算是不分伯仲 最近,日本人自己也开始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于是汉字渐渐开始复兴,片假名的泛滥之势有所缓解。从1995年开始,日本每年都会评选出年度汉字,以体现当年最受瞩目的社会时事,例如2019年的年度汉字就是令,比较大的寓意就是平成之后的令和年号 这一节,国内的情况我们就不多说了,我想用一些上个月旅行中拍摄的照片实例,来简单介绍下汉字在日本的现状以及在生活中的使用状态 发动本能寺之变的明智光秀,临终前的辞世句,立于比叡山西教寺。所谓辞世句,我们的古人也经常写,比如家喻户晓的“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这是一首五言体的汉诗,日本对汉诗的喜好并不奇怪,他们的俳(pai)句、和歌基本也是由汉诗发展而来,而在战国时期,武将们写辞世句更像是一种流行文化,比如织田信长的“人间五十年,如梦似幻”、丰臣秀吉的“朝露消逝如我身,世事已成梦中梦” 不过这首辞世诗,也有传闻说并非明智光秀本人所做,而是江户时代的后人撰写的。可无论如何,有这样历史悠久的传统,今天的“山川异域、风月同天”那绝对不会是度娘度来的就是了 比叡山延历寺,日本天台宗主寺,与浙江省天台山国清寺同宗,由1200年前唐代日本留学生最澄法师回国后创建,在战国时期由于反抗织田信长,被信长放火烧了个干净,信长也由此得名第六天魔王,后被丰臣秀吉重建 目前,延历寺的大殿根本中堂正在维护返修,为了不至于让游客太过无聊,寺院方在维护的脚手架上展示了当地(滋贺县大津市)中小学生的书法作品供游人观赏 大津市,在琵琶湖南岸,与京都一山之隔,距大阪约1小时车程,在日本只能算是个三线城市,我们可以看一下三线城市的中小学生的水平是怎样的 注意近处的看板,这个时候中文言简意赅,表达效率高的优势就体现出来了,如果这段话用假名来写会是下面这样的,读起来是非常拗口,因为几乎都是音读 かわらまち せりまち ちく じゅうよう でんとうてき けんぞうぶつぐん ほぞんちく に せんてい 正常情况下,就算是日本当地人,也要看半天、费九牛二虎之力去读,才会大概明白是什么意思,但是汉字的话,那就是一目了然,连我们都可以一目了然 照片摄于滋贺县彦根市银座街(商店街),看板旁边就是我住的旅馆,有一百多年历史 伊吹山登山口的管理办公室,理论上需要付300日元(约18元人民币)的登山赞助费,自愿支付,办公室也无人值守 左下角的看板中我们可以发现,在日语中,汉字与假名的用法也是泾渭分明,正式的场合、名称、抬头一般都用汉字书写,比如伊吹山,日文写作いぶきやま(读作ibuki yama),但是你不会看到有这么写的,肯定是写成汉字以示尊敬 而在需要向他人解释、说明前因后果的时候,就会使用汉字与假名混合的常规文体 办公室虽然无人值守,但该有的信息一样不少,都写在告示板上 在需要让大多数人都看懂的场合,日语就变得十分怪异,会混合汉字、平假名、片假名、甚至英语,尤其是一些外来语,需要一定的英语词汇才能看懂 比如看板最上方,写的是6-9合目请走正规登山步道,绝对不要走捷径,这其中的“捷径”二字,就是由英语shortcut直译成片假名ショットカット 红框内写的是,是否带了手电,傍晚5点半就天黑了。这里的手电就简单写成了外来语ライト(英语light),其实手电在日语中正式称谓是懐中電灯,不过此处显然不需要这么正式,厕所(トイレ,英语toilet,日语お手洗い)同理 而旁边的展示室,由于是正式的场合,故而很严谨地用汉字表示 在日本文化中,汉字不仅是一种高效率的表达方式以及对日语先天缺陷的必要补充,而且显示了一种地位和尊敬,通俗的讲就是逼格,汉字就是书面表达的最高档次 比如,像伊吹山这种位列日本百名山行列的山峰,是绝对不可能用假名这种市井凡夫用的文字来表示,必然就是用汉字,而且也不标读音,这就是一种显示地位的礼遇 所以,他们在援助物资上用汉字书写中国古诗词来表达,实际在日本文化中也是一种书信往来的高级礼节,只不过我们不太理解这种文化而已 京都鞍马山的源义经供养塔,源义经是平安时代末期的传奇英雄,又身负充满悲剧色彩的命运,比较符合日本人的审美观。而我此次特地前往鞍马山,也是为了看看这位历史英雄年少时曾经出家、并与鸦天狗学习绝世武艺的鞍马寺 对于源义经这样历史地位极高的人物,自然是不可能用假名书写的,而且大部分场合都不会标注读音,其潜台词就是,记住此类人物的读音是理所当然的事 熊野古道中边路真正意义上的第一个垭口,就是这个潮见峠,以早期古籍中记载的盐见峠(日语中潮和盐同音)演变而来,过了这个垭口就再也看不到海了 峠这个字是古汉字,也属于比较明显的表意文字,其结构山、上、下很形象地表现了垭口的地理环境,在日本不仅用作标注垭口,更广泛使用在很多竞速题材的动漫和游戏作品中,可惜如今我们已经弃之不用 作为一条千年古道,熊野古道是岛国比较拿得出手的高档次线路,位列世界文化遗产,自然是十分重视,沿途的路标非常清晰,因此哪怕距离很长,也只能列为Grade 3级别,若无这些路标,在密林中寻路就不是件容易的事,就会是Grade 4级别 沿途的这些地名,大多数也都是用汉字写成,譬如世界遗产、熊野古道中边路,这些与我们现代汉语的写法是完全一样的,只是发音不同而已 另外,日语虽然属于一种孤立语,可其中的汉字,其音读部分也保留了较多隋唐时期的古汉语发音,有大约二三成是来自吴语和闽语,因此南方人学习日语有一定的先天优势 竞选贴画,是岛国街头十分常见的一种文化,各个党派都会把自己的领袖和政治主张做成广告贴满大街小巷,由于日本是直接民主制,选民的选票对于这些政党就是生死存亡的意义,不打广告那是肯定不行的 比如这张图,就是右翼的自民党与左翼的共产党的贴画,他们的党派名称自然也是汉字表示。值得一提的是,共产党这个概念对于我们国家而言,也是一个外来语,正是由日本率先将其翻译成汉字,然后再传入我国的 像上述这样给贩夫走卒(みなさま,即敬语的诸位)看的告示板,假名的利用率就比较大了,这算是日语中非常标准的文体,即汉字与平假名的混合,虽然其中有大量我们认识的汉字,不过若是未经过系统性的句型、语法训练,要看懂还是比较困难的。 这上面写的内容,直译过来就是:从这里到近露王子之间没有居民,也无法与外界联络,由于路程长达4小时,上路时请小心谨慎 身为110的警察与119的消防,并非与我们国家一样,而是警察这个概念,本身就是清末从日本的警察制度中借鉴而来,对我国而言同样也是一个外来语,而我们公安系统中派出所这个概念,同样也是借鉴日本的制度,在日语中派出所叫做交番 不过目前来说,称谓已经有所差别,日本的警察相当于我们的公安,而日本的公安相当于我们的国安。可无论怎么称呼,日本的警察都是很闲的,我经过无数次派出所门口,这里面的警察不是在打瞌睡就是玩手机,说起来很有意思的是,日语的闲,写作暇 如果你觉得上面33、和这张17的标号,仅仅是为了提示游客所行进的公里数,那就大错特错了,如同这张告示板上写的一样,在紧急情况下,比如火灾、极端天气、伤病等,当事人可以提供给警察、消防部分所在位置的标号,如此就能保证救援能以有的放矢以及最快的速度到达现场,这是一种不易察觉的细节工作 我们同样可以注意到,此处的迂回,与现代汉语的迂回也是一样用法 三足八咫鸟,如果稍有关注日本足球的话,就会发现他们球队的队徽就是这只传统文化中的神鸟,其实它算是乌鸦,在日本十分常见(当然,三只脚的大概没有),由于在古代神话中曾给天皇带过路,因此被视为神的化身,加之其起源于熊野古道所在地区,因此徒步期间沿途可见大量的关于八咫鸟的logo 咫,是古汉语中的一个字,属于古代计量单位,中年妇女的手长为8寸,即1咫,商周时期就是这么算的,近在咫尺的咫尺,就是一个长度单位 而在日本,则是手掌张开的时候、食指指尖与大拇指指尖的距离,就是1咫 非常有趣的一幅图,注意右下角,这是徒步期间入住的一家客栈、客房门前贴着的写有我名字的一张纸条,上面竟然把我的名字用片假名当做外来语来标注,实在是令人哭笑不得的事 其实中日之间的交流,是完全可以不需要借助英语和罗马字的,如同交易完全可以不需要借助美元,可由于底层文化交流的严重欠缺,以及种种历史原因,加之西方世界不怀好意的阻挠,才变成了今天这种局面 熊野三大神社中位于新宫市的速玉大社,可以注意到这种非常正式的宗教场合,文字几乎全部用汉字来表示,尤其是近处的下马桥,在普通日语中并没有这样的用法,就是用汉字表达的专用名词 而左侧的熊野大权现,其中的权现并非古汉语,而是日语中的宗教专用语,“权”的意思是临时,“现”是展现,合并起来表达的,就是神祗以佛菩萨的形象临时显现的意思,和现代汉语中的“显灵”有异曲同工之意 同样位列世界文化遗产的阿须贺神社,却是空无一人。此处的阿须贺,即便不是神社,恐怕也是必然需要用汉字来表现,因为日语中阿须贺的读音(asuka)有太多的同音字,其中就包括很多人非常熟悉的EVA中的女主角明日香、以及暴露年龄的当年红歌手飞鸟凉 我们再来看看短歌,古道沿途类似的歌碑多不胜举,上面这首的作者是20世纪日本著名诗人土屋文明,内容可以意译为 风抚梢动,闻水声,下山之路,心乐之 是不是有几分《小石潭记》的意味呢 与我们一样,日本同样讲究犯太岁和寿诞,而且算是都是虚岁,例如,今年犯太岁的年龄,就是昭和五十九年(1984年)、六十三年(1988年)、平成十四年(2002年)出生的女性,以及昭和五十四年(1979年)、平成八年(1996年)出生的男性,还有1960年出生的两种性别 寿诞方面,70古稀和我们的称谓相同,来自于杜甫的诗句; 而之后,77的喜寿则是岛国独创,来自于喜的汉字草书形似七十七的样子; 80的伞寿,源自于伞字的简写形似八十而来 88的米寿,来自于米字拆分后得到的八十八而来 90的卒寿,源自于卒字简写后的形似九十而来 99的白寿,则是汉字百抽掉最上面一横后得到的白字 另外,还有100的百寿,108的茶寿(茶字分解后得到八十八、十、十),111的皇寿(皇字分解后得到白、一、十、一),以及120的大还历;大多是根据汉字的拆分而形成的传统 如上所述,熊野三山宗教体系的核心之一是权现,也就是由神化身为菩萨在世间的显灵,而三山也分别有相对应的菩萨道场,本宫大社显现的是阿弥陀佛、速玉大社显现的是药师佛、而上面这张那智山显现的,则是千手观音,这三位菩萨也有分别向对应的本地神 根据当地人的说法,其实自然崇拜、多神教、佛教的混合型宗教,才是日本宗教体系本来的面目,只不过由于20世纪初经历过一波灭佛活动,才导致目前神道教与佛教大致分离的局面,不过在那智山,这种传统还是得以很好地保留了下来 因此,之所以在社会调查中有大约六成的日本人称自己没有宗教信仰,一定程度上也是他们自己都搞不清到底怎么回事 在日语中,使用汉字是一种逼格很高的做法,而如果在此基础上会使用成语,那就是格调满值了,旁人不论真假都会五体投地,比如上述这幅一以贯之,大多数日本人可能都不知道怎么读(其实我也不知道) 经常看日剧的朋友可能知道,在日语中还是参考了大量的汉语成语,比如一石二鸟、单刀直入、堂堂正正(他们是倒过来的)这些,都是直接用音读的方式借鉴过去的,另外还有大量的,则采用意译的方式,比如近几年比较热门的一个词“高岭之花”(たかねのはな),就是日语中的“可望而不可及”,用以形容那些条件优越的女性 有时候,日本人做事情的思路和我们不同,比如禁烟,一般的做法是把烟灰桶拿走,但他们不拿走,而是在上面又贴了张纸,不知道是不是为了告诉大家,原来这里是可以抽烟的,不过现在颁布了新法令,变得不可以了,或者是把桶搬出去实在太费事,干脆贴张纸了事,说不定哪天又可以抽了呢是吧,不过近几年已经基本看不见在电车站抽烟的人了 乙女,就是少女的意思,这个垭口是为了纪念一位居住在附近、在为患病的家人找药而葬身于雪崩之下的少女而命名 而展望台,就是现代汉语中的观景台,不过展望二字我们现在已经不再用作表意,而是形容对于未来的考量,所以尽管写法完全一致,但表达的意思已完全不同 注意右下角小皮卡后斗上的字,安全第一,与现代汉语的用法完全一样。另外,后车窗上的小字,可能小图看不清,写的是法定速度遵守,这就体现了日语的一个特点,就是谓语后置 我们比较习惯的句型是主谓宾结构,而日语则是主宾谓,动词会摆在句子末尾,这种结构的不便之处在于,你不把一句话听完,都不知道他到底想说些什么 有这么一个笑话,说电车报站,报了一大堆站名,最后说“是停靠的”,那这不就是一句废话。但是如果不把这句话听完,万一他最后来一个“是不停靠的”,那要是没听到不就吃药了 在熊野古道,当道宗教体系是神佛混合,到了富士山这边,就变成了火山神浅间的自然崇拜体系,香火旺盛,各个年龄层次的朝拜人群络绎不绝,毕竟富士山这个大型不定时炸弹要是爆了,不一定比黄石那个威力小,拜一拜总是没错的 在这类神社,是很难看到不入流的片假名的,连平假名都会尽可能少地使用,而非常用的汉字则是大行其道,其实这也是汉字在日流传的一种重要途径,这些文字都会以潜移默化的方式去教化普通民众,尤其是接触西方文化较多的青少年 小田原城下的俳句展示,忍不住拍了下来,其中的汉字基本都是行书,写得非常漂亮,不过俳句这个东西相当于日文古文,我这个水平也是很难看懂 最后一图,是在横须贺参观历史名舰战舰三笠时,拍下的当年对马海战前,日军司令东乡平八郎给部下的训话 东乡这位被称为运气爆炸的、在对马海峡闷出三条A、连尼米兹都视为偶像的海军大将,曾留学英国8年,虽是军人但也是明治时期的高级知识分子,所以能用汉字说出皇国兴废在此一战这种历史名句,一般的市井走卒是根本讲不来的 对马海峡一战,日本海军以压倒性的胜利全灭俄帝国波罗的海舰队,这也是黄种人第一次在战场上击败了不可一世的白种人,使得日本一举进入列强的行列,也为之后军国主义势力的抬头埋下了伏笔 对于那场战争的经过,可以参考日本历史剧《坂上之云》 这一节说了不少中日之间的传统文化,其实也只是冰山一角、管中窥豹。为什么我把日本游记系列命名为最熟悉的陌生人,因为两国文化同源同宗,皆为古代汉文化流传发展的结果,然而自盛唐衰落后就分道扬镳,经过近代伊始的密切交流后便各入歧途,再受世界政治格局变迁的掣肘,才成今天这般局面 正如我们曾经历不堪回首之近代封建思想荼毒而饱受列强欺凌,日本何尝不是在误入军国主义炼狱后吃了大亏。原本在明治维新之后,日本精英希望建立一个现代法制国家,却因一系列无巧不巧的战争胜利,整个国家在急速扩张的同时,被军队少壮派右翼势力绑架,若看看历史,就会知道当时有多少希望建立秩序的高层精英被暗杀或处决,而这种情形直到今天还偶有发生 当一个国家被这种极端思想控制,这些群体就会借助某些理想和口号,开始崇尚暴力和杀戮,无论这种理想披着多光鲜的外衣,其本质都是对生命的漠视、对异己的斩尽杀绝。日本当年的天皇板载、纳粹的雅利安人至上、苏联的大清洗等等,最终都变成了对内对外的大屠杀,代价不可谓不高昂 正因为有了如此惨痛的教训,日本在战后进行了彻底的改革,并极度重视教育,灌输给国民现代公民意识,并建立了严格的社会制度,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当然天皇皇子不是人没有户口,不适用人的法律),任何人都无法凌驾于法律之上,违法者需要付出巨大成本,而皇室和军人则禁止再度染指政治 人性本不善也本不恶,而是善恶一体,最终结果取决于社会环境的引导 一个先进的社会,不是把权力关进笼子,而是把人性的恶关进笼子,这才是治本 然而,没有对自身的反省、文化的沉淀,人是没有设计这种制度的动机的 所以,我们今天所看到的日本社会、日本人与二战前判若两人的形态和价值观,与工匠精神一样,都是战后70年来一以贯之的坚持态度的结果 有人说,我们没有资格代替先辈去原谅别人,我觉得没问题,但如果按照这个逻辑,那也没有资格代替先辈去仇恨别人。而我们今天那些随处可见的喊打喊杀、稍有不同意见就贴封条的行为、思维方式,与二战前日本的那些视人命如草芥的右翼又有什么分别 如果为了达到某种目的而觉得使用暴力手段是合理的,如果这种思维成为一种社会共识,那才是真正的文明倒退,也必然是悲剧的摇篮 与其背着这些恩恩怨怨的包袱,我们更应做的是以史为鉴,鉴的不是国仇家恨,而是为何曾经的泱泱大国会积贫积弱如斯,为何国民会沉迷于大烟而自甘堕落如彼,而这些原因,我们今天能否实事求是去看待,有没有自强不息去彻底解决,以使未来不至重蹈覆辙 至少,请把中国传统文化中的精华捡起来,糟粕扔掉,莫要我辈弃之如敝履、他人拾之如珠玉 没事的时候上下五千年歌功颂德,然后连一句汉诗的对子都对不上来,这只会令天下人耻笑 总是把目光放在别人身上,并无法使自己更加强大 而真正应该警惕的,是极端主义、以及投机分子 不要小看投机分子,这些人在没有资源的时候是抢口罩、卖假货、抄论文、盗图片,如果掌握了资源,就会变成1948年上海滩的孔总经理。极端势力是煽动洗脑,而这些人则是敲骨吸髓,往往是同流合污的一丘之貉,也是建立一个法制国家最大的障碍 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 若有朝一日,我们能真正建立起这样的文化自信 那无论是病毒之菌、抑或蝇营狗苟之辈,腐草之荧光,又怎掩天空之皓月 尾声 一篇自述、一篇人文、一篇地理和攻略,大约4万字,耗时半个月终于完成,这第五季的日本旅行漫话,又到了该点到为止的时候 与前四季一样,并不是想说的东西说完了。事后肯定会想起,有什么话题忘了讲,不过那并无所谓,话题是谈不完的,总有遗漏 有时翻翻电脑的文件夹,会发现自己从2003年就开始写游记,陈芝麻烂谷子,堆积了多少篇、多少字,已经懒得去统计 这么多年,我只从写游记中认识到三件事。第一,这是一种认识、理解身处时代的方式;第二,这是一面能以完整时间线反思自己的镜子;第三,第一、第二件事对自己之外的人而言并无意义 所以有些事情多说无益,其实每个人心里也都明白得很,从去年北极冰盖几乎融化殆尽、雨季罕见的长时间降雨、到澳洲和新西兰的山火、25年一遇的蝗灾、再到今天的各种病毒肆虐,这一系列显而易见的蝴蝶效应,我虽然不是生态学专家,可也能感受到这些都是自然界给人类发出的、仍算比较善意的信号 恐怕会令自然界失望的是,人类并不会对此做什么实质性的回应,最多只是象征性地理睬一下。原因很简单,如今统领和引导人类社会的,是权力和资本,这两者的一个共同属性就是自我扩张,哪怕最终自我毁灭,它们也不会违背与生俱来的属性 而基于人之道、损不足以奉有余的基本规律,决定了有限的资源必然是会不断往少数人手里集中,后果就是在粮食生产、医疗水平不断提高下爆炸式增长的中下层人口数量、以及不断下降的人均资源占有水平,如此一来,天启四骑士(战争、瘟疫、饥荒、死亡)的降临便是早晚的事 很多人都惧怕赫胥黎、奥威尔笔下的《美丽新世界》、《1984》或是《动物农场》变成现实,然而或许在那之前,决定我们命运的会是马尔萨斯和马克思 因为如今的困局,就是生产力发展几近停滞、生产关系设置失衡,人口却大量增长、可供分配的资源越来越少的必然结果。当然,资源越来越少,并不一定是绝对资源的不足,而更可能是有些群体占有得实在太多而导致的失衡 以土地资源为例,其实人类居住所需要的面积,对陆地来说实在是九牛一毛。打个笼统的比方,哪怕14亿人,宽松算2人一户,户均一百平,全部都住日本那样舒适的带车库一户建,总量才多少呢?7万平方公里,而一个浙江省就10万平方公里了,土地难道是真的不够才会那么贵吗,我想每个人或多或少都能想到其中缘由 而这个时代,基于核武器对大规模战争(消灭所谓多余人口)的威慑和限制,同时缺乏向外扩张标的的现实,最终人类会把这个结果推给自然界,即对自然界无限索取,以此去增加资源总量,维持与人口增长之间的动态平衡 但很遗憾,对于自然界承载能力的红线究竟在哪里,我们依然是雾里看花、水中望月。在此被动局面下,我个人认为,人类社会想要避免再次进入悲剧式的历史周期律,只有两个主动的治本之策 要么是洗牌社会资源分配方式,建立像日本那样贫富差距格差较小的社会结构,如此就能使人均资源占有量一定程度恢复到合理水平,从而降低向自然界无限索取资源的动机,延缓生态环境恶化的速度,为生产力的进步争取时间 要么就是集中力量升级科技树,尤其是能源科技。如果能早日点出类似可控核聚变这样的无限能源,就能让资源总量有质的增加,脱离当前资本对人口竭泽而渔的经济模式,那么科技水平对人口数量限制的陷阱就不复存在了 然而,在可以预见的将来,这些事能有突破性进展的可能,应是微乎其微的。至于从生物层面对自身进行改造的治本之策,就更远了,现在提也没多大意义 所以,对于当前的疫情,各位也不需太过担心,其实这才是人类历史进程中的常态,也是一种压力测试,撬动了一下承平日久的当代社会,让没有经历过动荡的现代人窥一眼什么叫做一个都跑不掉的系统性风险 各位要清楚一点,就是此类病毒爆发的最大杀伤力,并不是把人弄死,病毒的目的也并非把人弄死,而是生存,因为把人弄死了它自己也完蛋了,不是吃饱了撑的吗。为了生存,它需要设法去感染尽可能多的人,它也会学习和进化去达到这样的目的,比如潜伏期、比如欺骗抗原、比如传染方式的多样性,等等各种技能 这一点,在美国专家贾雷德.戴蒙德的《枪炮、病菌与钢铁》中就有论述,这部书本身的内容格局就很高,加之对目前的境况也有一定的参考价值,推荐大家有空的时候可以读一下 话说回来,现在不是500年前,西班牙人靠着天花病毒就能以曲曲百人就把美洲土著屠杀大半,人类已经进化到具备先进的医疗设施和药物生产能力。既然高致死率已经行不通了,病毒也会相应改变策略 因此,新型病毒的杀伤力不在杀人,而在诛心 (就是快速消灭人类的医疗资源) 它的高传染性、低致死率,可以不断造就数量庞大的、仍具备活动能力的病患,随之使得一个地方的医疗资源迅速枯竭 (这一步已经实现了,所以我们看到,全国的医疗资源都去支援湖北了) 其后,大部分患者、潜在患者得不到救治,心理会迅速崩溃,求生欲会促使他们再去感染其他人,最终数量会达到难以控制、多到无法消灭的地步 (这一步正在博弈中,为什么封城封省,理由就是避免心理崩溃的人跑出去扩大感染范围) 如此,病毒的目标、暨长期生存,就实现了 而如果到了这个地步,人类只能去付出高昂的代价,尝试与病毒共存了,比如自然筛选出自身免疫系统进化足够快的、能与病毒共存的那批人,只要人类保留基因的多样性,类似伤寒玛丽的人始终是会存在的,而其他人就对不起了 因此,医疗水平普遍不高的东南亚国家第一时间就纷纷关门,无非就是为了避免这种局面而已,同时,也是得益于他们并不特别依赖对外贸易的经济形式,毕竟东南亚资源丰富,海里随便捞一捞、土里随便撒点种子下去就饿不死人 同样是东南亚国家的新加坡,由于自身没有资源,经济对外依存度高,没有了中继贸易就只能吃屁了,因此就扛不住,只能两杯毒药选一杯,干脆任其发展,小国寡民,承担不起休克疗法的代价,不如选择各安天命 而无论最终这个病毒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威胁又有多大,其实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目前的社会情形无法承受长期停摆的巨大成本,大部分人除了玩命上,也没有别的选择,每个人在其中需要承担的成本几近随机,很难以意志为转移 另外,目前比较大的问题不仅在于国内疫情的控制,还在于外部压力,这是大家往往会忽视的一个因素。WHO的那顶帽子始终在头顶悬着,如果短期内形势得不到缓解,那后果怎样就很难预料了,这也是当前倾尽举国之力去严防死守的原因 人类社会的延续存在巨大惯性,只要这一只只“黑天鹅”不会给予如黑死病般的致命打击,那么现实始终会回到我们所熟悉的逻辑中去 只不过,人类社会从来都是福祸相依,正如黑死病客观上打破了顽固不化的中世纪黑暗宗教统治,推动了文艺复兴以及其后的资产阶级革命,而资本主导的工业化、信息化又带来了新的灾难一般 在我们彻底打破这种历史周期律之前,在迷雾和黑暗中曲折向前,或许会是始终的主旋律,只是不知依然宛如婴儿咿呀学语的你我,在这之间,又需要面对什么样的命运 世事如潮人如水,只叹江湖几人回 (本篇完)

上海 大阪 京都 京都 比叡山 西教寺 彦根市 彦根市 伊吹山 京都 京都 京都 和歌山市 田边市 田边市 泷尻王子 泷尻王子 近露 继樱王子 继樱王子 熊野本宫 熊野本宫 请川 小口 小口 新宫市 那智 那智 新宫市 新宫市 小口 青岸渡寺 那智胜浦町 那智胜浦町 津市 名古屋 名古屋 名古屋 富士市 富士市 修善寺 热海 热海 御殿场市 富士河口湖 富士河口湖 大月町 富士河口湖 富士河口湖 富士宫市 安倍川 富士宫市 富士宫市 小田原市 极乐寺 极乐寺 镰仓 逗子市 横须贺市 东京 东京 上海

101706 20

二级精华
发表在 尼泊尔 2019-11-15
天高地厚VII—马纳斯鲁西坡与昆布垭口连穿( Chola Pass/Renjo Pass/Gokyo 6th Lake)
读前提示 本季天高地厚为喜马拉雅徒步系列第7季,共由以下两条线路组成 其中2019年9月下旬,徒步马纳斯鲁山脉西侧的 牛奶河谷(Dudh Khola Valley) 、并到达拉克垭口(Larke Pass 5106)西侧的 比木塘(Bimthang 3700) 和 彭卡湖(Ponkar Lake 4083) 以及9月末至10月上旬,继续前往 萨加玛塔国家公园(SNP or EBC) ,并连续翻越 措拉垭口(Chola Pass 5420)、仁久垭口(Renjo Pass 5370) ,且到达 戈克尤第六湖(Gokyo 6th Lake 5158) 的行程 现完成地理、人文及徒步活动介绍部分,共38000字 照片及地图约200幅,短视频若干 详细阅读时间在5-6小时 内容以尼泊尔喜马拉雅地区的自然地理、人文生态、民族宗教、徒步活动的介绍,以及博主部分个人经历与感想为主 本系列为纪实性游记,文中所有人物及经历皆为实际存在或发生过,不存在艺术加工或虚拟架空的成分,无购物、美食等相关内容;由于此行为Solo徒步,仅以部分自拍证明行程、及登山经历 本季拍摄器材: 5D MARK III 腾龙15-30/F2.8 佳能70-200/F4 松下LX10 Redmi K20 原文同步发布于楼主个人公众号:镜之形而 1-6季可参考穷游原贴如下 第一季(2013年冬季安纳布尔纳大本营,ABC) 第二季(2015年冬季昆布珠峰地区三景点无垭口,SNP/EBC) 第三季(2016年冬季大吉岭辛格利亚国家公园) 第四季(2017年冬季安纳布尔纳大环线并布恩山,ACT linked Poonhill) 第五季(2018年冬季马纳斯鲁环线垭口失败,MCT) 第六季(2018年秋季朗塘国家公园,LNP linked Gosainkund Lake) 以第一季改编的纸质书《旅行,直到另一个世界:在尼泊尔》 (ISBN:9787557001575),可至下列链接关注 京东 、 当当 成书背景 喜马拉雅山脉各独立区域地理资料 天高地厚系列游记将汇集作者多年来对喜马拉雅山脉地理、人文了解之大成,文中会出现极多相关地理、人文概念,大部分是第一次被翻译成中文。 若对这些概念有疑问、或想要深入了解、或需相关资料的,可至楼主撰写的2016版《喜马拉雅分类》资料集相关章节查询参考 喜马拉雅分类(0)总论 喜马拉雅分类(1)南迦巴瓦峰群 喜马拉雅分类(2)巴恰西仁山脉 喜马拉雅分类(3)康格多山脉 喜马拉雅分类(4)库拉冈日山脉 喜马拉雅分类(5)卢纳拉山脉 喜马拉雅分类(6)卓木拉日山脉 喜马拉雅分类(7-8)东迦山脉&曲登尼玛山脉 喜马拉雅分类(9)干城章嘉山脉 喜马拉雅分类(10-11)贾纳克山脉&乌巴克山脉 喜马拉雅分类(12)马哈兰古尔山脉 喜马拉雅分类(13)洛尔沃林山脉 喜马拉雅分类(14)拉布吉山脉 喜马拉雅分类(15)希夏邦马/竺嘉尔/朗当山脉 喜马拉雅分类(16)键尼萨山脉 喜马拉雅分类(17)安纳布尔纳山脉 喜马拉雅分类(18)道拉吉里山脉 喜马拉雅分类(19)色林吉山脉&贡当山脉 喜马拉雅分类(20)马纳斯鲁山脉 喜马拉雅分类(21)达莫达山脉 喜马拉雅分类(22)白垒山脉 友情声明: 博主为非职业的独立旅行者,仅基于个人爱好与分享撰写本系列,文中所有照片、文字、地图均为博主独立拍摄和原创,并未与任何个人、团体进行过任何形式的商业合作 本系列的文字和图片可供个人爱好者、非盈利团体进行学习、交流、参考、分享,但谢绝一切以盈利为目的的个人、团体进行任何形式的转载或挪用,谢谢配合 第7季沿途所见全部独立山峰 珠峰、洛子、努布策(左后) 阿玛.达布拉姆(Ama Dablam 6856 左前) 马卡鲁、珠穆隆索(右后) @拉萨-加德满都航线 彭吉(Phungi 6538)@比木塘(Bimthang 3710) 马纳斯鲁主峰顶部细节,远端雪坡为8163主峰 马纳斯鲁主峰(Manaslu),整体造型@比木塘 白垒山脉主峰乃木琼(Nemjung 7140)@比木塘 白垒山脉主峰旁巴日(Panbari Himal 6905)@比木塘 马纳斯鲁北(Manaslu North 6994,左侧) 马纳斯鲁主峰(右侧),该角度无法看到8163主峰,尖顶为马纳斯鲁东(7992) @哈布(Habu 3388) 拉克北峰(Larke Noth 6235,左侧) 拉克峰(Larke Peak 6249,右侧) @牦牛营地(Yak Kharka 2988) 洛子主峰(Lhotse 8516)@近丁波切(Dingboche 4300) 岛峰(Island Peak/Imja Tse 6189,中央) 乔波鲁(Cho Pholu 6734,右后) @丁波切 马卡鲁(Makalu 8485,右后) 努木日(Num Ri 6677,中前) @丁波切 阿玛.达布拉姆(Ama Dablam 6856)@way to 宗拉(Dzongla 4800) 塔布切(Taboche 6542),东坡视角@杜格拉(Duglha 4620) 措拉切(Cholatse 6440),北坡视角@way to 措拉垭口(Chola 5420) 罗布切(Lobuche 6119)@way to 措拉垭口 帕里.拉布吉(Pharilapche 6017)@唐纳(Dragnag 4700) 巴桑拉姆(Pasang Lhamu 7352,左侧) 南帕格桑(Nangpal Gosum 7296,右侧) @格重巴冰川(Ngozumpa Gl.) 卓奥友(Cho Oyu 8201)@格重巴冰川 措拉切(Cholatse 6440,左),塔布切(Taboche 6542,右),西侧视角 @戈克尤(Gokyo 4750) 琼布(Chumbu 6859,左),珠峰(五湖视角,右)@第五湖 红旗(Hungchi 7029 左),琼布(Chumbu 6859,右) @第五湖(Gokyo 5th Lake 4900) 格重康(Gyachung Kang 7952)@第五湖 左起 尼热卡峰(Nirekhar 6169) 康琼峰(Kangchung Peak 6103) 却罗(Cholo 6089) @第五湖 珠峰(左)、努布策(中)、洛子(右后) @仁久垭口(Renjo Pass 5370)视角,可见珠峰北山脊 马卡鲁(Makalu 8485)@仁久垭口视角 强策(Changtse 7543)@仁久垭口视角 天拉吉陶(Teng Ragi Tau 6938)@仁久垭口,洛尔沃林主峰之一 空德日(Kongde Ri 6035)@塔梅寺(Thame Monastery 3900) 天康波切(Tengkangboche 6549)@塔梅寺 卡沙(Kyashar 6770,左),库松康加鲁(Kusum Kangaru 6367,右) @塔梅寺 塔瑟库(Thamserku 6608)@南池直升机场 希夏邦马主峰群@加德满都-拉萨航线 南帕拉垭口(Nangpa La 5716),中央凹陷处 干城章嘉山脉,南北超级山脊 干城章嘉山脉、曲登尼玛山脉,给曲 叶如藏布主要补给来源 东迦山脉(Dongkya Range) 堡洪里/龙布江宗峰群(Pauhunri/Lonpo Kyangzong 7016,左侧较远) 岗城耀峰群(Kangchengyao 6783,右侧较近) 卓木拉日(Jomolhari 7090),可见巨大南壁 乃钦康桑(Noijin Kangsang 7206,最前) 卡鲁雄(Kalurong 6674,中) 岗嘎本森(Gangkhar Puensum 7570,左后) 喜马拉雅精华段,左侧尼泊尔,右侧西藏 世界屋脊 成都-加德满都航线完全标注版请移步楼主公众号文章 成都-加德满都航线航拍完全标注100图 --------------------------------------以下为游记------------------------------------- 自序(Preface) (以下为纯主观内容,为避免争议,所有地名全部略去) 古城的小巷,最后若干丝夕阳不时从密集的房屋之间的缝隙中闪现,我任由清澄的光芒拍打在脸上,兀自加快步伐 相比一周之前海拔5000米以上的高度,这里只有1300米,更多的氧气被恢复正常的气压挤进了身体里的每一个细胞,这让我感到有些恍惚,但是获得了充足能量的脚步也由此变得轻盈 受路上结识的朋友、香港大姐尼克.阿诺(Nicole Arnoux)和达芒族向导雅什.拉玛(Yash Lama)的邀请,我现在的目的地不再是哪个高山垭口,而是6公里外市中心的洋人街,在那里我将和这两位有趣的朋友共进散伙饭,随后送尼克大姐回家 此时,我的思维方式显然还停留在山地跋涉上,认为6公里只不过是一个两小时不到的极短路程,便又固执地选择了徒步前往,还为省下了相当于3包太阳神(Surya)牌香烟的出租车费而忍不住窃窃自喜 意料之外的是,在城市中这6公里远如千山万水,感到自己已经走了很久,才刚刚走到那条盘桓在市中心、与我所在的古城之间的宽大河流边,河上架设了一座双向四车道的桥梁,这是进城的唯一通道 雨季已经悄然离去,这是个没有风的时节,静谧的河流如同凝固,不起一丝波纹,仿佛一个巨大的镜面,倒映出沾染着黄昏的云朵,随即被天际线处滤镜一般的雾霾后期出了迷人的淡淡粉色 我几乎沉醉在这幅画面之下,在桥上驻足许久,继而注意到河北岸有一排简易房,说简易房或许有些夸大,其实那只是一些用木棒和蛇皮纸搭起来的棚子,一文不名的人们最后赖以栖身的居所 那里似乎也有人在看着我,是一些居住其中的儿童身影 如果出生在那里,自己的人生又会变成什么样—— 或许我会拥有一大堆的兄弟姐妹,因为上一辈人会希望以此来提高下一代出头人地的几率,本来就不宽敞的棚子大概会变得更显拥挤 或许我会遇到一些好的兄弟姐妹,他们会分享、甚至馈赠本就不充足的食物,或许会遇到一些坏的,迫使我从小就要学习如何争夺资源以及忍饥挨饿 夏天是一个令人喜忧参半的季节,往往会下好几个月的雨,我们的屋顶有时会被雨水压垮,后来我们想了个办法,把屋顶支成了三角形,那样雨水就能顺坡而下,掉进我们的盆子里 这能解决我们的生活用水,这附近只有一个自来水龙头,尽管流出的水常常泛着铁锈,可附近的几十户邻居都需要靠它生存,排上队并不容易。有时我会问大人们,我们旁边就是一条河,为什么不能用河里的水 他们总是回答,河里有人们的灵魂,你把它喝了,他们就不能转世了 什么是转世? 如果他们的印度教徒,就会回答,是幸福 如果他们是佛教徒,则会回答,是枷锁 我并没有听懂他们在说什么,觉得无趣,就跑到社区的墙边,那儿有一个垃圾堆,有时附近高楼里的人们会扔出来一些废铜烂铁,我只有抢在隔壁邻居小孩之前占有它们,才能卖掉换取一些纸币,通常我会交给大人补贴家用,偶尔也会自己偷偷去买一份报纸包着的炒面解馋 而矮小的我只有爬上垃圾堆,才够得着看见桥上的风景,这是为数不多的免费乐趣之一 相比那些不着边际的灵魂、转世、幸福痛苦,我更喜欢这实实在在的车水马龙。我趴在墙沿,幻想着有一天能拥有每个路过的人都拿着的智能手机、拥有刚才驶过的那辆帅气的摩托、拥有从眼前走过的那些漂亮姑娘中的一个,仿似这些都是理所当然的事 我总是好奇地凝望着北面那些闪烁着霓虹、看上去坚固得在雨季屋顶都不会塌陷的房子,以及更远处闪耀着银光、高耸入云的大山,有时我会问大人,那都是些什么地方 他们总是回答 那大山是冰雪的故乡、众神的居所,难以接近的地方 那些房子,我们今后会搬到那里,那会是我们的新家 什么是众神? 如果他们的印度教徒,就会回答,是主宰 如果他们是佛教徒,则会回答,是因果 在这些似是而非的说辞中,我渐渐长大,需要离开这个河边棚子的呵护去自力更生。我遇到了一些金发碧眼的人,他们说要去北面众神的居所看一看,需要有人为他们运送装备和食品,每天的报酬能买50份报纸包着的炒面,我毫不犹豫地接下了这份工作 可是当我来到了众神的居所,发现那里确实是冰雪的故乡,可并没有神,只有狂风、烈日、岩壁和乱石,以及漫天飞舞的乌鸦,如果它们就是神的话。而且除了不能再像小时候在河边那样飞奔之外,似乎也并不难接近 我问那些爬到冰雪岩石顶端的人们,你们看到了什么 他们却说,看到了神 我再也不相信那些鬼话,人们总是习惯为了维护自己深信的东西而信口开河。我也并没有像大人们告诉我的那样,搬进那些看上去坚不可摧的房子,有个穿着西装的人告诉我的数字,我想,就算我能买下整个城市所有的炒面,都还不够吧 或许对我来说,那里才是众神的居所,难以接近的地方 ——想到这里,我愀然一笑,好像从平滑如镜的河水中看到了自己的表情,一时颇觉尴尬,便转身离开,漠然经过那面堆满垃圾的墙壁,继续向城里走去 巴格玛蒂河(Bagmati River),加德满都山谷的主要河流 发源于山谷北侧希瓦普里(Shivapuri)的巴德瓦尔(Bagdwar 狮子门),由3条朗塘/竺嘉尔山脉南坡的溪流汇聚而成 干流由东北向西南流经加都山谷、吸收众多支流后,冲开摩诃婆罗多山脉、希瓦里克山脉的峡谷,由德赖平原流入印度比哈尔邦,汇同布里甘达基河后最终汇入恒河 这是一个神比人多、节日比工作日多的城市,此时,庆祝雪山女神帕尔瓦蒂化身为战神杜迦(Durga)击败恶魔的德赛节(Dashain)仍在继续 即便天色已晚,街上仍到处是走亲访友、结伴狂欢的人们,小巴售票员用力拍打着车身、忙碌地到处招徕乘客,我想大概就连本地人都无法分清那些看上去都长得差不多、悬挂都随时会断的车子究竟是开往哪里 我注意到每个路口都站满了警察,他们交头接耳着窃窃私语,一幅公事公办的样子,营造出一种严防死守的景象,似乎全城的警察都在加班,被排除在了这一年中最盛大的节日的欢庆之外。当然,他们可不是为了维持节日的治安而存在,而是为了迎接明天北方大国领袖的到访 领袖是人中龙凤,地位自是尊崇,城市的接待规格也随之水涨船高,不仅警方倾巢而出,城里也到处都挂满了他的画像。像中的领袖慈眉善目、笑容可掬,大街小巷无处不在地俯瞰着这座千年古城中居住着的数百万生灵,仿佛比三头六臂的杜迦女神更为高深莫测 路边经过一辆洒水车,工人们似乎准备彻夜忙碌,给这座永远飞扬着挥之不去尘土的城市沐浴更衣。我躲避着水花,干脆找了个角落驻足,与画像上的领导面面相觑,又不着边际地想到 如果那人是我,自己的人生又会变成什么样子—— 或许每天一早睁开眼睛,就会发现早已有人把今天的着装准备好,另一些人则把今天的食谱准备好,我从不担心,即便是一些最简单的工作,做的人依然会谨小慎微,他们从不愿意丢掉这份工作 而秘书团队的负责人则会在早餐以后,向我汇报今天的日程,我通常很难记住这些繁琐的时间节点,不过这没关系,他们会在恰当的时候用各种高科技设备提醒我,同样是谨小慎微,因为做不好也会丢掉这份工作 刚才秘书说,今天的日程是去雪域之乡脚下的那个城市,会见他们的总统和总理。那个地方有些什么呢?好像没什么存在感。天空女神?就是那座每年有一群疯子花好几十万去爬的那个山,貌似就在他们那里?哦对,还有一半是我们的吧 翻译告诉我,在明天回首都的路上我们能从空中俯瞰她,但我可不在乎这些,我在这里只有20个小时,在这段时间里需要让他们点头那份至关重要的引渡条约,这样我们就能打开更多的通商口岸,让我们的经济、科技向南渗透,破解眼下的困局,扫除那些挡在我名留青史路上的障碍 可能这需要花一点钱,但我更不在乎,钱算什么,电脑硬盘里的一些代码而已,多一点少一点,又有什么区别。看看周围,大家都知道该苟了,但我不能,这些人胃口太大了,处在这个位置上,进则生退则死 只要我们能在这里站稳脚跟,扩张我们的势力,就能得到谈判桌上更多的筹码,那样就能在对付南边那个大国的首领、那个老奸巨猾的糟老头子的时候,呵,那真是一个棘手的糟老头子,看上去人畜无害、云淡风轻,干起事来却心狠手辣,从不拖泥带水,真是个笑里藏刀的狠角色 幕僚们都猜不透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一群饭桶,等这次访问结束了,我真得好好考虑把他们换掉,但是,一个个的,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有时我都搞不清是谁把他们推到了这个位置,又怎能轻举妄动,先缓缓再说吧 在专车上我或许偶尔会好奇地看着窗外,感叹于欢呼人群的背后,是鳞次栉比毫无规划的无数民居建筑,我好像有几十年没看到过如此破烂的市容了。所幸这里不是喀布尔或巴格达,不用担心哪一幢民居的窗户里会射出一发火箭弹 我看着全城的街道上挂满了自己的画像,大使刚才还告诉我说,当地媒体在报纸上使用了伟大领袖这样的措辞来形容,虽然这是一句多此一举的废话。秘书还在谨小慎微地重复着今天的行程,可我没有听进去,脑子里只是闪现着一个念头 我能做自己想做的所有事,又几乎不能做自己想做的所有事 我究竟是神,还是神的扮演者,或者只是神的打手而已 不过这些已经无所谓了 人无论走上哪条路,走得太远,都是回不去了 ——摩托车的轰鸣声把我拉回现实世界的喧嚣,而洒水车早已走远 身边欢庆的人们依然不时熙攘着擦身而过,汇聚成庞大的命运洪流,并没有人注意到我的存在 愀然一笑,丢掉手里早已烧到海绵的烟头,转身熟练地钻进一条小巷 我的朋友们就在前面不远处,那里才是我该去的地方 洒水车和工人正在冲洗市中心的街道 神在人间 (序言完,以下为地理、人文、徒步活动详解) 一、前情提要 白垒山脉主峰乃木琼(Nemjung 7140) 巴润分段主峰阿玛.达布拉姆(Ama Dablam 6856) 昆布中央山脉主峰塔布切(Taboche 6495) 昆布中央山脉主峰措拉切(Cholatse 6440) 第6独立高峰卓奥友(Cho Oyu 8201) 横切格重巴冰川(Ngozumpa Glacier) 第15独立高峰格重康(Gyachung Kang 7952) 珠峰(Chomolungma/Sagarmatha/Mt.Everest) 白垒山脉三大主力冰川 彭卡冰川(Ponkar Gl. 左)、彭卡湖(Ponkar Lake 中) 萨尔布岭冰川(Salphudanda Gl. 右) 马纳斯鲁主峰群(Manaslu Massif) 罗布切河谷(Lobuche Khola Valley) 喜马拉雅最长的格重巴冰川(Ngozumpa Glacier) 戈克尤第五湖(Gokyo 5th Lake) 仁久垭口(Renjo Pass 5370) 塔梅河谷(Thame Khola Valley) 2018年秋季的第6季中,我在仓促上阵、身体状态并不理想的局面下,依靠经验和行间调整,以比较高的完成度走完了 朗塘国家公园(Langtang National Park LNP) 中的高海拔观景点坎津日(Kyanjin Ri 4773)和湿婆神湖(Gosainkund 4360),并探索了支线朗希夏喀卡(Langshisha Kharka 4160 牦牛死地)和劳雷比纳垭口(Laurebina Pass 4630) 尽管第6季算是扭转了稍早前 第5季 冬季挑战拉克垭口(Larke Pass 5106)失败的颓势,可由于准备不充分,依然还是付出了较高的物质成本和身体消耗代价。因此,关于2019年第7季的喜马拉雅地区百公里级长线徒步,我从今年年初就开始做有针对性的准备 这种准备包括3个方面,首先就是基本功,我必须有能力在15天左右的时间范围内进行连续的高强度、大起伏攀登。为此,在今年2月我前往了新西兰南岛,在14天时间内转战南岛各地,相继攀登了散落在不同位置的 8个山峰制高点 ,以提前锻炼自己在长途奔袭中持续上升下降的适应能力 其次就是高海拔适应性。在2017年1月末成功穿越托隆拉垭口(Thorung La 5416)之后,2年多的时间里,我再也没有上到过海拔5000米以上的高度,也没有在海拔4000米以上过过夜,这令我缺乏评估最近海拔适应能力的依据。为此,在今年4月我又走了一遍滇西北、并衔接亚丁一线,以提前关注自己在海拔4000-4500米区间内的状况,结果比较乐观 最后,是综合登山技能训练,包括基础技术攀登、负重攀登、单日大幅爬升/下降、应对复杂地形、高山地形辨识能力等。为此,我在6月又前往日本中部地区,攀登日本三大雪溪之首的 白马大雪溪 、并登顶海拔2932米的白马岳。而途中所遭遇的情况,包括复杂地形辨识、雪地陡坡升降、恶劣天气应对等,都使得那次登山的锻炼价值非常高 2019年2月,新西兰南岛拉练,图为皇后镇的本.洛蒙德峰(Ben Lomond 1748) 2019年4月,川滇高海拔适应行,图为青麦乡与赤土乡之间4600米级无名垭口 2019年6月,日本白马大雪溪(Hakuba Daisekke)综合登山技能拉练 完成了这3次训练后,综合评估之下,我认为以目前的状态,完成高海拔百公里级徒步并无太多问题,便于7月末在公众号上发布了 线路意见征集 ,具体准备了昆布垭口连穿(Khumbu High Passes)、干城章嘉大本营(Kangchenjunga B.C.)、马卡鲁南大本营(Makalu Barun B.C.)这3条线路 之后的一个多月里,我都在跟踪观察今年西太平洋、印度洋季风的活动情况。尽管今年中秋节的时间点较早,但根据观察的结果,今年显然是厄尔尼诺爆发年,这导致夏季季风期降水量巨大,加之梅雨季的提前到来、延迟结束,这些现象都说明本年度雨季时间跨度拉长的趋势十分明显 这种情况下,不确定性较高的方案就变得不宜选择,因为恶劣天气容易使得行程颗粒无收。我随即放弃了观景点相对集中、受气候影响程度较高的干城章嘉大本营、马卡鲁南大本营的方案,转而确定了将海拔较高、可能受天气影响较小的昆布垭口连穿线路,作为本季的主要内容 另外,由于世俗生活中的一些变故,我很意外地获得了比原计划较长的行程时间,不过考虑到垭口连穿的强度,再搭配一条难度很高的线路并不合理。综合考虑之下,我将《喜马拉雅分类》需要考察的区域——马纳斯鲁西坡的杜德河谷(Dudh Khola Valley)、比木塘周边(Bimthang Trek)列入行程范畴,也算是为了弥补第5季未能完成线路所留下的空白 确定行程后,我于9月上旬在公众号发布了此行的 计划书 ,并确定了先于9月中下旬去昆布连穿垭口,再于10月上旬去杜德河谷的方案 尽管这两条线路的所在区域相隔几百公里,相当于需要完成两条完全不同的独立线路,不过总体而言,这个计划还是相当保守,我本人在出行时的心理预期也放得比较低 理由很简单,因为对于大部分人而言,走一次ACT或EBC,会成为他们唯一一次喜马拉雅徒步的经历;而对于另一些人而言,迅速在这个区域获得精美的照片、刷到傲人的数据,以此在短时间内取得个人成就,是他们所追求的 这些过客式选择固然可以理解,然而对我来说,喜马拉雅地区的行走、探索,包括人文地理的系统性研究,是一个相当长远的规划。横跨2500公里巨大范围内的局部探索,并非走几步路、按几下快门就能完成的事,不存在毕其功于一役的可能,遇到困难和阻碍也是家常便饭,需要做好持久战的准备 我总是提醒自己必须保持耐心,摒弃一切速战速决、急于求成的想法,在不断克服物质条件、时间窗口无法达到理想状态的困难的同时,保证自己在未来年代级的时间跨度里,始终能保持每年进行百公里级高海拔徒步的硬实力 因此拼是不可能拼的,全力以赴也是不可能的,这些或许大多数人都认为是很正能量的观念,却都是我要极力避免的事。凡事留有余地、绝不硬拼,这是我能在喜马拉雅地区混迹那么多年,徒步上千公里爬升下降五万多,每次都能全身而退、且没有落下任何伤病的重要因素 完成线路只是最基本的要求,如何在这过程中降低身体硬件、物质资源的消耗,避免不可逆的伤病和无谓的成本,以延长山地活动的生涯、为更长远的计划储备力量,其重要性并不亚于搞清楚喜马拉雅的雪峰山川和民族宗教 并不理想的天气条件是始终需要去面对的状况 昆布冰川末梢形成的罗布切河 喜马拉雅山高路远、变化无常,想要长期在此走下去 学会如何在适当的时机摸鱼划水、保存实力 以尽可能小的代价完成线路,往往至关重要 二、线路综述 (1)马纳斯鲁西坡/比木塘周边(Bimthang Trek) 由于整个9月,尼泊尔喜马拉雅地区遭遇数年不遇的持续降雨,使得卢克拉航班大部分时间处于停飞状态,不得已之下只能临时更改行程,把后队变前队,于9月下旬先行前往了马纳斯鲁西坡的比木塘线路 严格来说,这条线路是马纳斯鲁环线(MCT)的一部分,即拉克垭口(Larke Pass 5106)西侧的杜德河谷(Dudh Khola Valley),不过也能作为单独的一条主线来走,尼泊尔方面称之为比木塘徒步(Bimthang Trek) 该线路从河谷口的达拉帕尼(Dharapani 1860),直到拉克垭口西侧的高山湖彭卡湖(Ponkar Lake 4100)结束,单程大约25公里,累计爬升/下降大约3500米,通常需要5天左右时间能充分走完 尽管是一条难度很低的线路,但景观质量却是相当重磅。杜德河谷与比木塘村是常规线路上唯一一处可以接近喜马拉雅山脉中的独立分段——白垒山脉(Peri Himal)的路径,并可以在极近的距离欣赏白垒山脉包括主峰乃木琼(Nemjung 7140)在内的核心峰群,以及难得一见的马纳斯鲁主峰(Manaslu 8163)西侧角度的景象 而在目的地彭卡湖周边,又能直接接触到白垒山脉的三条大型冰川——克察曲(Kechyachu Gl.)、彭卡(Ponkar Gl.)、萨尔布岭(Salphudanda Gl.),这些可能是整个喜马拉雅山脉中可接近性最好的冰川,且这三条冰川退化程度差别巨大,能在极短的路程里充分感受到地形、气候对冰川运动带来的影响 此外,该线路虽然属于MCT的一部分,但由于所在区域并不属于马纳斯鲁保护区(MCAP),因此并不需要像走MCT那样办理特别通行证并强制向导,仅需要购买安纳布尔纳保护区(ACAP)的门票 可以说,这是一条景观丰富、成本较低、又不存在技术难度的高性价比线路。若没有能力进行艰苦的马纳斯鲁环线,那么比木塘徒步是一个相当理想的替代方案 白垒山脉主峰乃木琼(Nemjung 7140 左)和旁巴日(Panbari 6905) 左侧远处彭卡冰川的大型槽沟和近处已然退化长满植被的冰川末梢 (2)昆布两垭口及第六湖(Chola & Renjo La plus Gokyo 6th Lake) 时隔4年再行昆布EBC地区,主要目标是弥补第一次冬季未能通过垭口的遗憾,并希望能完整观察、并评估措拉垭口(Chola Pass 5420)、仁久垭口(Renjo Pass 5370)的地形特点和技术难度,另外在身体状况允许的前提下,尝试前往戈克尤第六湖(Gokyo 6th Lake 5158 实测海拔) 由于在比木塘徒步期间遭遇公路塌方,中途就开始弃车徒步,使得实际行走的距离、爬升下降都比理论值要高,相当于5天走完了一个比ABC还长的行程,加之辗转几百公里舟车劳顿,也使得体力有所消耗 因此在到达卢克拉之后,我的心理预期依然相当保守,认为以并不满血的体能,如果贸然选择三垭口连穿,会存在完不成的可能,所以仍维持了两垭口的原计划,是否前往第六湖则视届时状态而定 不过始料未及的是,由于此次准备充分,且经过了上述有针对性的拉练,使得此行的状态非常好,即便在顺利完成两垭口和六湖后,感觉仍有30%左右的余力,如此看来若加入空玛拉(Kongma La 5550),完成的可能性也依然是很大。不过为自己留有余力、为一片区域留一个空白点,本身也是另一种理想状态 昆布EBC地区是热门目的地,绝大多数常规路线上的景观、村落已在第2季中详细介绍,虽然过了好几年但变化不大,无需再赘述,这一季仅会重写区域地理部分,以修正第2季中的一些谬误,并就两垭口、以及戈克尤四、五、六湖的具体情况做详细介绍 措拉垭口(Chola Pass 5420)休息的旅行者和协作 在秋季每天会有几十人在早晨通过这个昆布地区最著名的垭口 三、区域地理 (1)马纳斯鲁西坡(白垒山脉 Peri Himal) 可参考作者最新撰写的《喜马拉雅分类》相关章节 白垒山脉 King,公众号:镜之形而 喜马拉雅分类(22)白垒山脉 (2)昆布珠峰地区(Mahalangur Himal Khumbu Subsection) 目前一般认为,喜马拉雅山脉形成于7千万年前开始的一次板块重构运动,当时很可能是由于那颗致使恐龙灭绝的小行星的撞击,使得位于地球南部的冈瓦纳古大陆(Gondwanaland)开始迅速解体,分裂成了今天的南美、非洲、澳洲、南极洲以及冲向欧亚大陆的印度板块,新生代(Cenozoic Era)由此开始 在之后的数千万年间,印度板块以每年15-20cm的高速度持续向欧亚大陆俯冲,北部地壳由此隆起,青藏高原就此形成,而南侧板块结合部,则由于挤压产生了强烈皱褶,大量海底沉积岩和高压下形成的变质岩的堆积,就是今天喜马拉雅山脉的雏形 不过,喜马拉雅并非一夜之间直插天际,而是在漫长的岁月中逐步成长,并在距今3-200万年前进入高速成长期,大致拔高到了与今天相仿的高度。由于这台大型中央空调的存在,亚太乃至全球的气候、生态、地理环境得以逐渐稳定成如今的格局 而人类的诞生,或许只是这种稳定的一项衍生品。印度板块仍在俯冲、喜马拉雅运动仍在持续,对于地球的地质变化周期而言,我们的存续过程与珠峰顶飘过一片云并无多大区别,这些变化将始终伴随着我们,哪怕有一天,现今世上所有存在的事物都被时间抹去,可能造山运动还在继续,对我们个体而言,他们就是永恒般的存在 年轻的喜马拉雅山尽管冰峰林立,平均海拔高达6千米以上,但远非连绵不绝。在2500公里的跨度内,大量相对低矮的河谷、隘口穿插其中,它们有些是造山运动中的偶然,有些则是被汇聚点滴之力、最终成雷霆万钧之势的冰川融水切割而来 结果就是,这些复杂、迥异的地形,将喜马拉雅这片冰封万里的雪域之乡,切割成数十个相互独立、环境各异的不同区域,而散落在这些区域内的山地住民则多达几千万人,他们之间的种族、语言、宗教信仰、文化传统以及围绕在他们身边的动植物、气候等生态环境,也同样有着显著差异 早在1985年,美国户外专家、担任登山界权威媒体《美国登山年鉴》(American Alpine Journal AAJ)主编达35年之久的胡波特.亚当斯.卡特(Hubert Adam Carter)先生就以地理分界线为依据,编写了1985版《喜马拉雅分类》(Classification of Himalaya 以下称为85版分类) 在这一版的分类中,卡特先生把整个喜马拉雅主山脉分类为37个次级山脉(Level 3 range),并一一列举了每个分段的界线范围以及所包括的主要山峰。不过,由于当时信息资源的匮乏,仅有33页、1.2万个英文字符的《85版分类》内容局限性较大,也并未就每个次级山脉的内部环境、人文地理做介绍 ——实际上,在已故的卡特先生的任何生平介绍里,都从未有提及这份在网上能随意下载的《85版分类》,或许对于在登山、户外、教育事业等方面创造了无数显赫成就的卡特先生而言,这可能确实是不值一提的事 不过无论如何,在30年后的今天,我在对喜马拉雅山脉进行深入了解的过程中,无意中发现了这份《85版分类》。尽管内容颇有局限,但即便在今天,这份文献依然是标杆级作品 而我也尝试接过卡特先生的火把,在85版分类的基础上,用自己实地行走的考察方式,对每个次级山脉相关的图片资料、人文地理、气候生态、民族宗教等具体细节加以收集和完善,并撰写2016版的《喜马拉雅分类》(因本系列成型于2016年,故以此计) 在《16版分类》中,我将大喜马拉雅山脉(Great Himalaya Range)分类成42个次级独立山脉(暂定),截止本篇时,包括上述白垒山脉(Peri Himal)在内已撰写完成其中的23个。而其中又有大约半数10个左右,图文内容已经非常详尽 回到正题,那么我们通常所说的EBC,也就是珠峰南坡的昆布地区(Khumbu Everest Region),他所在的喜马拉雅次级独立山脉,叫做马哈兰古尔山脉(Mahalangur Himal) 马哈(Maha)即摩诃,原意接近伟大、神圣、大智慧,常做敬语;兰古尔(Langur)即长尾叶猴,喜马拉雅地区特有动物,活动在亚高山丛林地带;因此马哈兰古尔,字面上的意思就是伟大的神猴,通常认为是用来指代印度史诗《罗摩衍那》(Ramayana)中协助罗摩王子的神猴哈奴曼(Hanuman) *关于大喜马拉雅(Great Himalaya Range) 我们通常所说的喜马拉雅山是狭义的,指的是喜马拉雅海拔最高的主脊线部分,由西端的南迦帕尔巴特(Nanga Parbat 8126)至东端的南迦巴瓦(Namcha Barwa 7782)、称之为大喜马拉雅(Great Himalaya) 不过由于造山运动影响之广,另有广义上的喜马拉雅,包括南部的摩诃婆罗多山脉(Mahabarata Range)、希瓦里克山脉(Shivalik Range)、北部的拉轨岗日山脉(Lhagoi Kangri Range)、东部的冈日嘎布、若开山脉等 *关于翻译原则 初唐时期著名翻译家玄奘法师曾在翻译梵文经书时,为避免读者望文生义,确立过“五不翻”原则,我们在翻译喜马拉雅地区的某些山峰、水系等地理标的时,同样沿用这个原则 例如上述马哈兰古尔,马哈(Maha 摩诃)用中文表达难尽其意,而兰古尔(Langur)此地无,两者皆符合“不翻”的原则,因此此处用音译 地图1 作者目前能确认的大喜马拉雅山脉42个独立区域,以及 马哈兰古尔山脉在其中的位置 地图2:马哈兰古尔山脉界线范围 橙色:界线范围 紫色:界线重要节点 黑色:主要山峰 马哈兰古尔山脉是大喜马拉雅的核心次级山脉,位于全山脉中部偏东的位置,北部是中国西藏自治区的定日县(Tingri),南部是尼泊尔第一省/州(Province No.1)的索卢昆布县/郡(Solukhumbu District)和桑库瓦萨巴县/郡(Sankhuwasabha District) 如地图2所示,它东侧的界线范围为朋曲(Bum Chu 西藏境内)、陈塘口岸、阿润河(Arun River 尼泊尔境内)一线;西侧界线是加布拉冰川(Gyabrag Gl. 西藏境内)、南帕拉垭口(Nangpa La 5716)、南帕冰川(Nangpa Gl.)、波特科西河(Bhote Kosi River)一线 这东西两侧的两条大河,均为尼泊尔三大水系之一的科西水系(Kosi System)重要源头河,因此将其作为地理分界线 在山脉内部,因上述两条大河的支流/源头切割作用,同样被分成了3个较为独立的再次级区域(Level 4)——珠峰国家公园所在的昆布/绒布分段(Khumbu Subsection)、马卡鲁和珠峰东坡所在的马卡鲁分段(Makalu Subsection)和南部的巴润分段(Barun Subsection) 地图3:昆布/绒布分段界线范围 橙色:界线范围 绿色:县 黑色:主要山脉 紫色:界线重要节点 而我们通常所说的,无论是去西藏的珠峰大本营、还是去尼泊尔走EBC,活动范围都在马哈兰古尔山脉的昆布/绒布分段中(Khumbu Rongbuk Subsection) 如地图3所示,他也是由一系列河流、以及垭口低点所切分开的独立区域,也是大喜马拉雅山脉中唯一一个坐拥3座8000米级独立山峰的分段——珠峰(Qomolungma/Sagarmatha/Mt.Everest 8844)、洛子(Lhotse 8516)、卓奥友(Cho Oyu 8201) 昆布/绒布分段以喜马拉雅主脊线为界,北部全部在西藏自治区定日县境内,大概涵盖绒布河(Rongbuk River)、扎嘎曲(Zhaga River)流域,最远不超过扎西宗乡(Tashi Dzong 4150)北侧的加乌拉山口; 南部全部属于索卢昆布县的昆布巴桑拉姆农村自治体(Khumbu Pasang Lhamu Rural Municipality),且全部属于1979年成立的萨加玛塔国家公园(Sagarmatha National Park SNP)的范畴之内,而我们通常习惯称之为珠峰昆布地区(Khumbu Everest Region)或简称EBC *巴桑拉姆(Pasang Lhamu) 昆布本地夏尔巴人,女性登山家,于1993年4月22日到达8844高点,成为第一位成功到达珠峰顶的尼泊尔女性,不过同一天下撤途中,在南高点(South Summit 8749)遭遇突如其来的恶劣天气而不幸遇难,终年32岁 为纪念这位勇于打破常规的女性,尼泊尔多地都以她的名字来命名,包括加德满都至吉隆的公路、昆布地区的名称、以及卓奥友西侧的一座7000米级山峰 地图4:昆布珠峰地区/萨加玛塔国家公园地理标的详图 黑色△:主要山峰 深蓝:主要冰川、河流 浅蓝:主要湖泊 红色:观景点 紫色:重要村镇 橙色虚线:三景点、三垭口徒步路径 黄线(左侧):库姆切山脉脊线(Khumche Himal) 十字黄线(中间):昆布中央山脉 黄线(右侧):努布策南山脊 如地图4所示,昆布珠峰地区的地理环境比较简单,简言之就是由4条可视为南北走向的大型冰川河谷组成 ——东侧岛峰附近8条冰川汇聚成的因贾河谷(Imja River Valley) ——东北方向的昆布冰川(Khumbu Gl.)、罗布切河谷(Lobuche River Valley) ——正北侧格重巴冰川(Ngozumpa Gl.)、杜德科西河谷(Dudh Kosi River Valley) ——西侧南帕冰川(Nangpa Gl.)、波特科西河谷(Bhote Kosi River Valley) 这几条河会在南池市场(Namche Bazar 3440)脚下的大吊桥处聚拢,组成杜德科西河干流,这是前述科西水系(Kosi System)比较重要的一大支流。而绝大多数EBC徒步的路径,都不会超过这4条河谷的范围 我们都知道昆布地区有著名的三垭口,那为什么是三垭口?实际这是一道很简单的算术题,即翻三次山、才能横切全部4条河谷而已 因贾河谷(Imja River Valley)与丁波切(Dingboche 4410) 罗布切河谷(Lobuche River Valley)与阿玛达布拉姆 杜德科西河谷(Dudh Kosi River Valley)与卓奥友(Cho Oyu 8201) 摄于第2季 波特科西河谷(Bhote Kosi River Valley)与塔莫村(Thamo) 波特科西河下游3800米以下的村落群 山脉内部,则由喜马拉雅主山脊(地图4黑线)、与3条衍生山脊组成(地图4黄线) 东侧衍生山脊,是由努布策西峰(Nuptse West 7784)向南延伸发展而来,形成阻挡在因贾河谷(Imja River Valley)与罗布切河谷之间的屏障,穿越这道屏障的唯一通道是三垭口之一的空玛拉(Kongma La 5550) 昆布中央山脉,是由主脊线附近的琼布(Chumbu 6859)向南延伸发展而来,呈横断之势,存在罗布切(Lobuche 6119)、措拉切(Cholatse 6440)、塔布切(Taboche 6495)等一系列6000米级的著名景观山峰,将罗布切河谷与杜德科西河谷完全隔绝,仅有著名垭口措拉(Chola Pass 5420)可供通行 东侧衍生山脊,由卓奥友南侧的南帕格桑(Nangpai Gosum 7287)向南延伸发展而来,有独立名称库姆切山脉(Khumche Himal),有帕里拉布吉(Phari Lapche 6017)、卡卓日(Kyajo Ri 6186)等少量6000米级山峰,其中南端尽头的昆比尤拉(Khumbi Yul Lha 5761)被当地人认为是昆布地区守护神的化身 库姆切山脉全线存在多个可以穿越的垭口,其中又以仁久垭口(Renjo Pass 5370 实测海拔)较易通行,而这个垭口也是整个昆布珠峰地区常规线路上,唯一能看到珠峰完整北山脊的观景点 努布策南山脊,中央凹陷处即是空玛拉垭口 昆布中央山脉核心地带,中央远处能看到措拉垭口 库姆切山脉,仁久垭口就在远处棱线上 四、徒步概况 友情提示: 本季徒步所走的是两线连行,总距离超过200km 累计爬升下降超过12000米,山地活动时间超过20天 不建议没有丰富经验的山地徒步者在喜马拉雅地区一次性跋涉两条不同线路 昆布珠峰地区平均海拔较高,行程大部将活动在海拔4500米以上 请在出发之前谨慎评估自身能力和高海拔适应性,并对可能遇到的困难进行充分考量 并做好在任何意外情况下都能冷静决策、乃至自我救助的准备 因为这可能将是届时你唯一的选择 行程主要数据汇总表 红色为住宿地 行程高度变化折线图 (1)马纳斯鲁西坡/比木塘徒步 相对而言,这是条非常简单的线路,通常情况下,从起点处的达拉帕尼(Dharapani 1860)到终点处的彭卡湖(Ponkar Lake 4100),往返总距离50公里,累计爬升/下降在3500米左右,即便用非常休闲的速度去逛,至多也只需要5天就能完成 不过由于今年情况特殊,整个喜马拉雅地区在9月都持续降雨,由此我也遇到了一些不利因素,从而对徒步活动带来一定影响 首先是强降雨带来的塌方,使得贝西萨哈(Besisahar 790)至察梅(Chame 2680)的公路在塔尔(Tal 1645)附近中断,只能弃车开始徒步,使得总行程增加了大约20公里 其次就是持续降雨带来的背阴处泥泞,整条线路的一半路程、尤其是途中大量的原始丛林路段几乎全部变成了大泥潭,此时只能从山坡上切过去、或者是选择跳石头,这对于体力消耗、行走舒适度、以及耗时都有一定程度的阻碍 若是没有这些不利因素,那么这条线路本身唯一的难点,就是存在阶梯式大幅爬升,上行途中共有5次、每次300米级别的连续爬坡(下行时是大幅下坡),而且起伏比较大,路面条件也很一般,石子路面、背阴侧、塌方区时有出现,会走得比较别扭,这一点与朗塘河谷颇为类似 这条线路游人稀少,我在5天内遇到的徒步者数量不到20人,所有的客栈都没有遇到其他住客,因此海拔2500米以上村子的客栈设施一般,仅比MCT稍好一些,没有充电,想洗澡只能提一桶热水去划拉一下,全线没有手机信号和WiFi服务,不过相应的,价格也比其他徒步区域要便宜一些 杜德河谷中的乱石河滩 与贡嘎山东坡的红石滩同类的橘色藻类在山谷中随处可见 降雨形成了泥泞路段 河岸塌方区,极不稳定,靠得太近就有些危险 (2)昆布两垭口及六湖 由于这是我第二次去昆布地区,因此所有第2季中到过的观景点都没有再去,只是走了两垭口和六湖。总距离大约140公里,累计爬升/下降8600米左右,其中六湖支线就有20公里往返,占了较大比重,若不去六湖仅走三垭口,那么总距离可能在130公里上下 正如在之前历季中我都反复强调过,珠峰昆布地区EBC是非常成熟的徒步线路,沿途后勤保障得力,洗澡、WiFi要什么有什么,路面条件基于该地区不通车、又经常维护保养、走的人也多,较之其他区域那是相当理想了,仅有垭口附近、以及前往六湖的路径若有降雪,会变成冰雪岩混合地形乃至雪地,稍稍难走那么一点点 因此这条线路的难点,我认为并不在线路本身,而在于另外两个因素 其一就是高海拔适应性,这是个比较关键的因素,直接决定了你能把线路走成什么样。如果适应得好,每天10公里出头的路程、几百米的爬升下降,可谓毫无难度可言,逛街一样就走完了;若是适应得不好,茶饭不思、睡眠不足,或者是高反脱力,那再短的路程也是寸步难行,只能无奈下撤的也是大有人在 以我个人十多年的高原旅行经验,高海拔适应性是一种纯生理反应,基本上取决于每个人不同的先天体质、高原经验的多寡以及应对措施的得力与否,并没有固定的规律可循。不过无论如何,天生就无法适应高海拔的人的比例,始终是非常低的 其二是心理疲劳极限,这就是个比较难以量化的因素,原理上与出门时间久了想回家其实差不多。对大部分人来说,山里物质条件匮乏,每天粗茶淡饭,大强度行走,可能还无法洗澡很多天,也没有网络,包括审美疲劳等等,久而久之,不可避免地会想念城市里优越的生活条件 所以我遇到一些人提前结束行程,理由并非是身体状况出了问题,而是心理疲劳到了极限。至于这个极限的点,有些人可能3-5天,有些人可能一年半载都不会触及,也是因人而异 上述这两个因素,一个生理、一个心理,是计划前往昆布地区的旅行者需要格外关注的 至于垭口、六湖线路的具体情况,将在支线探索、垭口策略环节详细介绍 对于动植物、地理生态感兴趣的人,一般心理疲劳极限会比较高 翻越5000米级垭口需要有良好的高海拔适应性 五、人文环境 (1)行政区划 早在2008年,尼泊尔就在制宪会议中以绝对优势的票数废除了帝制,正式结束了自己封建王朝的历史,变成了现代共和制的联邦民主共和国 然而,民主之路在喜马拉雅地区的开端就显得极为困顿,政治进程的速度并不比板块挤压的速度快多少,直到更改国体7年之后的2015年,新宪法才在各方的角力之下艰难颁布 根据新宪法规定,尼泊尔全国的行政单位被重新划分,共有7个省/州(Province)、77个县/郡(District)、以及753个地方自治体(Local Units),包括6个大城市( Metropolitan)、11个中型城市(Sub-Metropolitan)、276个自治市(Municipalities)、460个农村自治体(Rural) 在宪法刚颁布时,7个省/州以第1至第7省(Province 1-7)暂名,而它们的正式名称将由各省议会讨论投票决定。截止本篇游记落笔,第4省(甘达基省 Gandaki Pradesh)、第6省(卡尔纳利省 Karnali Pradesh)、第7省(远西省 Sudurpashchim Pradesh)的名称已经产生,其他各省则仍在缓慢酝酿中 而我此行的两条线路,其中马纳斯鲁西坡/比木塘线路,位于已经命名的甘达基省下辖马南县(Manang District)境内。这个县同样也涵盖了托隆拉垭口(Thorung La 5416)东侧的安纳布尔纳环线(ACT)线路,虽然仅有不到1万的人口,却可能是整个喜马拉雅地区旅行者数量最多的区域 而珠峰昆布地区,如前所述正式名称为昆布巴桑拉姆农村自治体(Khumbu Pasang Lhamu Rural Municipality),这里居住着10万左右以夏尔巴人(Sherpa People)为主体、其他山地民族为辅的居民,整体属于尚未命名的第一省(Province 1)中的索卢昆布县(Solukhumbu District) (2)刹帝利与婆罗门(Chhetri and Brahmin) 尼泊尔的刹帝利、婆罗门,与印度种姓制度中的有本质区别,他们通常被认为是入侵古代印度的雅利安人的混血后代,起先的活动范围是西北印度的东库蒙(East Kumaon)、旁遮普(Panjab)、喜马偕尔(Himalchal)地区,中世纪前后进入尼泊尔西部,并建立较难考证的卡斯.马拉王朝(Khas Malla Dynasty)以及其后著名的廓尔喀王朝(Gorkha Dynasty) 在这两个王朝中,刹帝利这个以尚武著称的种族一般从事政府官员、军队将领、社会管理等地位较高的职业,在廓尔喀王朝攻陷加德满都山谷并取得统治权后,人口数量得到进一步发展,如今已是尼泊尔125个民族/种姓中数量最多的族群,总人口超过500万 而被称为婆罗门的族群,与刹帝利基本同出一源,同样依附于卡斯.马拉王朝的存续,不过从事的职业以祭司、学者为主。在文人墨客已然式微的今天,大多数婆罗门都已沦落为农民,因此也被称为山地婆罗门(Hill Brahmin),在尼泊尔的族群序列中,他们的是人数仅次于刹帝利的第二大族群 以上两大族群(Ethnic Group)人口总和接近或超过千万,构成了尼泊尔的主体民族,他们皆为白种、或白褐、黄白混血的印度-雅利安人(Indo Aryan),母语是尼泊尔的官方语言(Nepali or Gorkhali),年轻一代则多少会说一些带有浓重南亚口音的英语 尽管内部旁系分支众多,但我们在尼泊尔旅行所遇到的大多数人,皆属于刹帝利或婆罗门,其中的绝大多数都信奉印度教(Hinduism),生活习性、传统文化受印度文化影响非常大,而近年来由于网络的普及,年轻一代已基本接受了大量的西方文化和生活方式 尼泊尔是劳务输出大国,由于国内人口爆炸、经济水平落后,且竞争激烈等原因,为数众多的尼泊尔人持续不断地前往海外寻求工作机会,主要目的地有韩国、日本、马来西亚以及阿联酋等地,而这些能获得出国机会的人,也同样以家底雄厚的刹帝利和婆罗门族为主 婆罗门祭司在德赛节期间为民众贴上表示祝福和荣耀的tika 刹帝利族,两位都是服务过我的山地协作,如今已成朋友 帕坦的较多居民是黄白混血的尼瓦尔人(Newari),与雅利安婆罗门-刹帝利是完全不同的 (3)达芒族(Tamang People) 达芒族是尼泊尔、乃至喜马拉雅地区规模最大的藏缅族群(Tibetan Burma Ethnic Group)之一,总人口相信接近或超过200万,分为5大方言区以及无数小型社区,广泛分布在尼泊尔、印度、锡金等喜马拉雅山区,比较著名的聚居区是加德满都北部靠近吉隆口岸的拉苏瓦县(Rasuwa District 热索县)达芒历史遗产区(Tamang Heritage) 达芒的名称由Ta(马)和Mag(士兵)组成,一般认为,他们的起源是吐蕃王朝时期一支滞留在喜马拉雅地区的藏族军队(骑兵)的后裔,山地活动能力很强,我曾在海拔4300米处测得数位达芒族人的心率都仅有极为惊人的60-70,与山地环境可谓已经无缝衔接 大部分达芒族人都是山地农民出身,生性淳朴敦厚、有礼有节,好赌嗜酒不似夏尔巴那么普遍,是山地高素质人群的代表。进入现代社会后为了谋生需要,相当数量的男性达芒族人都开始从事登山、徒步向导或背夫的工作,以及到城市中开起了出租车,而女性则仍然比较多的担任家庭总管的角色 达芒族在生活习性、文化传统上与藏族比较接近,所操持的语言达芒语(Tamang Language)属于藏缅语族中的一个分支,一年中最隆重的节日索南罗沙(Sonam Lhochhar 达芒新年)与藏历新年几乎一致。大多数达芒族信奉藏传佛教(Vajrayana),但其中掺杂着大量的萨满、本教元素,是一种混合型宗教,根据每个方言区的不同情况也有互不关联的各个系统 除了务农和山地活动之外,达芒族秉承了不少山地民族的共通点,是一个极其能歌善舞的民族,孕育出了海量的艺术家,其颇受欢迎的歌舞作品在南亚的艺术领域是十分重要的组成部分 正常情况下,我们去喜马拉雅地区进行徒步活动时,无论前往哪条线路,都有极高的概率能遇到达芒族的向导或背夫 达芒族协作Buta,仅凭一双球鞋和运动裤就能穿越混合地形下的措拉垭口 (4)古荣族(Gurung People) 很多人可能都不知道,英国军队中赫赫有名的廓尔喀佣兵(Gorkhas),实际大多数都是藏缅族群黄种人的古荣族 这个民族的人数较少,相信可能仅有60-70万,其中的大部分都生活在第四省(Province 4)的卡斯基县(Kaski District)、兰琼县(Lamjung District)、马南县(Manang District),围绕着安纳布尔纳山脉(Annapurna Himal)的区域内,而在马纳斯鲁山脉周边也有他们的村庄 通常他们较为习惯海拔1500-2500米的高度,主要村落也都分布在该海拔区间内,比较著名的社区是ABC沿线的甘杜克(Ghandruk 1900)。在夏季气候较为友好的情况下,有时会迁徙至附近超过3000米的夏季牧场,但在冬季到来之时都会下撤 古荣族的起源至今依然未解,因为并没有书面记载自己历史的习惯,不过他们使用的语言仍属藏语方言的一种,与达芒语较为接近,因此可以认为他们是喜马拉雅地区的原住民并在数百年前移民而来 原则上,古荣族人的宗教信仰是更类似于本教的藏传佛教,不过在实际操作中,由于聚居地是热门旅行目的地,不少古荣族人在不断的对外交往熏陶之下,世俗化程度已经相当高,在他们的生活环境中并不容易找到宗教的痕迹,相对的生活气息比较浓郁 古荣族有为数不少从事山地向导职业的人群,不过可能是由于经济条件普遍尚可,从事背夫等体力工作的人并不多见。如果你前往安纳布尔纳山脉、马纳斯鲁山脉进行徒步活动,则有比较高的几率遇到古荣族的协作 正在为孩子庆祝生日的达拉帕尼(Dharapani)古荣族人 晚上在厨房打牌赌博的古荣族工人@比木塘 (5)夏尔巴(Sherpa People) 夏尔巴是标准意义上的少数民族,仅有10多万人,大部分居住在尼泊尔东部的昆布珠峰地区、干城章嘉山脉(Kangchenjunga Himal)周边,少量分布在洛尔沃林地区(Rolwaling)和加都北部的海伦布(Helambu),而在不丹、大吉岭、西藏境内也有极少量的夏尔巴社区 关于夏尔巴的起源一直众说纷纭,不过近些年通过对基因序列的分析,研究表明夏尔巴基本上与藏族非常接近。根据某些夏尔巴社区的自我认同,他们认为自己是在500年前(或1500年前)从西藏东部的康区(Kham)迁徙至此,路径是定日西南部的绒辖河谷、以及著名的南帕拉垭口(Nangpa La 5716),而昆布(Khumbu)的名称也是从康巴(Khamba)演变而来 这些认知基本符合传统上对于语言的分析,夏尔巴语是一种康巴藏语与西藏中部藏语的混合体,与同为喜马拉雅山地民族的达芒、拉伊(Rai)、马嘉(Magar)比较接近,与拉萨话则基本无法沟通,但文字通用,如今有了转写系统后也显得更加方便 此外,夏尔巴中有相当部分的人携带名为EPAS1蛋白的超级运动员基因,这种基因可以大大强化人体血红蛋白的制造能力,这很可能就是夏尔巴人异于常人的超强缺氧耐受力的来源 夏尔巴遵循古老的藏传佛教宁玛派(Nyingmapa 红教),因此保有一些古老本教、原始萨满(Shamanism)的元素,例如在昆布地区盛大的玛尼林布节(Mani Rimbu)会上演的、表现莲花生大士驱鬼降魔场面的传统面具舞(Mask Dance),而节庆活动通常会在昆布地区最古老的寺庙塔梅寺(Thame Monastery)和规模最大的天波切寺(Tengboche Monastery)举行 比较有趣的一个点是夏尔巴人的取名方式,他们的名字会根据出生的日期是周几来确定,都有一套固定的公式,并与天地五行相关联,这个关联的次序与日本的星期次序完全一样: 周一:达瓦(Dawa),月 周二:明玛(Mingma),火 周三:拉巴(Lhakpa),水 周四:蒲巴(Phurba),木 周五:巴桑(Pasang),金 周六:边巴(Pemba),土 周日:尼玛(Nima),日 除了这些固定的星期名称之外,夏尔巴通常还会在名字前加上一个类似于昵称的词语,以此来组成自己的全名。例如,第2季中的向导名为佩玛.尼玛(Pema Nima),佩玛的意思是花(Flower),而尼玛则代表他出生在周日、守护元素是太阳,所以他的名字字面上的意思就是向日葵(Sunflower) 因此,当你在昆布地区雇佣了夏尔巴协作,那么千万别忘记试着去了解他的名字所包含的意义 *常见藏语人名 Gyaltzen:坚赞(勇气) Norbu:诺布(宝石) Tshering:次仁(长寿) Sonam:索南(美德) Dorje:多吉(雷电) Lobsang:洛桑(自律) Tashi:扎西(吉祥) Tenzing:丹增(持法者) Lhamu:拉姆(女神) Karma:嘎玛(业报) Sherab:辛饶(智慧) Wangchu:旺曲(强者) 塔梅寺(Thame Monastery),是寺庙同时也是佛学院 正对着洛尔沃林山脉中的空德日(Kongde Ri)和天康波切(Tengkangboche) 丁波切附近的白塔(Stupa),背景是塔布切(Taboche 6495) 刻有经文的巨石随处可见 (6)跨喜马拉雅藏族(Bhotia) 跨喜马拉雅藏族与夏尔巴人是有所区别的,夏尔巴人是一个可能由康区迁徙而来的特定小众族群,而跨喜马拉雅藏族则是陆续从西藏迁徙而来的西藏藏族,尼泊尔方面称之为菩提亚人(Bhotia People),这个名字来源于吐蕃王朝的蕃(Bo),不过如今在大多数场合,都习惯称他们为藏人(Tibetan) 以目前我所实地行走过的区域来看,跨喜马拉雅藏族分布很广,在朗塘山谷(Langtang Valley)、楚姆河谷(Tsum Valley)、布里甘达基河上游(Budhi Gandaki)、马斯扬迪河上游(Marshyangdi)、上木斯塘(Upper Mustang)境内均有分布,不过人口较少,多数均为小型社区 他们一般习惯居住在海拔3500米以上区域,是世界上定居点距离大喜马拉雅主脊线最近的一群人,而迁徙至此的理由则已很难考证,我个人认为基于青藏高原内部生态环境恶化的不得已、或者躲避吐蕃王朝之后宗教斗争或兵灾的可能性较大,还有少部分人则是60年前跟随大和尚出逃的、并作为难民留在的尼泊尔 在本次线路所途经的大部分区域内,都很难遇到跨喜马拉雅藏族的聚居地,唯一观察到的可能性,就是在马纳斯鲁西坡的比木塘,能随机遇见翻越拉克垭口(Larke Pass 5106)而来前往马南办事的桑多藏族 帕坦的黄金寺,据称为加都谷地最古老的佛教寺庙 正在务农的昆布夏尔巴人家庭 博大哈佛塔(Buddhanath Tower) 六、行前准备 (1)气候和季节 很遗憾的是,由于工作性质的限制,即便走了7季的喜马拉雅地区徒步,也从未能获得在气候条件最理想的11月前往的机会,不过我还是在这里提醒各位,只要条件允许,一定要选择每年11月这个天气状况最稳定、降水量几乎为0、变数最小的时间区间前往徒步,这个规则适合于大多数喜马拉雅地区 如果无法在11月前往,那么退而求次的选择是春季的3-5月,尽管春季的空气质量比秋季差一些,风也会比较大,但是降水方面也是几乎为0,云量很小,对观景来说下限有保障 至于我们国人去的比较多的国庆、春节,实际变数是相当大的 以近5年来的情况看,国庆所在的9月下旬至10月上旬,若是遇见像2015、2018这样雨季结束较早的场合,那么天气状况就会十分理想,反之,若是像2017、2019这样雨季中降水量巨大的,那么喜马拉雅地区的水汽存量就会相应的巨大,雨季彻底结束的时间点也会偏晚 所以,国庆的天气趋势基本没有固定的规律可循,需要根据当年、甚至当时的趋势现场判断。以我个人的经验,比较可靠的参考依据是梅雨季的降水量和时间跨度,9月太平洋、印度洋的季风特征,中秋节的时间点早晚等因素进行综合考虑和预判 而春节前后、1-2月的气候条件则相对固定,观景条件通常良好,比较困难的方面在于气温很低、高海拔区域积雪,以及部分山小屋会关闭,这些都会导致线路无法完成的可能性增高,而穿越垭口的难度也会几何级增大 虽然近年来随着物质条件的改善,有些存在5000米以上路段的线路、例如ACT也能在冬季进行挑战,但是低温、大风、强降雪等自然环境下的不稳定因素始终存在 再次强调,天气状况对于徒步活动的影响是决定性,同一条线路在不同季节、不同年份,可能演变成地形地貌、观景效果、行走难度天差地别的两条线路。想要获得较好的体验,选择合适的季节前往是至关重要的关注点 若是雨季跨度较长、水汽存量较大,那么即便雨季结束,云量也会较多 背景是措拉切(Cholatse 6440) 以今年2019的漫长雨季,即使天气晴朗,起云的时间点也会提前至上午9点 (2)门票和许可证 目前,尼泊尔当局已经取消了去年发布的13%增值税,喜马拉雅各徒步区域的门票价格也随之恢复了正常 马纳斯鲁西坡/比木塘徒步方面,需要购买安纳布尔纳保护区(ACAP)门票3000卢比,加上徒步者信息管理卡(TIMS)10美元(雇佣向导)/20美元(独立徒步者),需要在加德满都提前办理,沿途仅有贝西萨哈(Besisahar)和达拉帕尼(Dharapani)需要检票 昆布珠峰地区则是统一价格,国家公园门票和通行证共计5000卢比,分别在卢克拉(Lukla)和蒙佐(Monjo)支付费用,现到现买,无需提前。之后分别在南池市场(Namche Bazar)和天波切(Tengboche)之前有两处必经之路边的检票点 (3)向导和背夫 7年间,向导/背夫的费用并没有显著变化,向导20-25美元/天,背夫15-20美元/天,只要价格在这个范围之内都是合理的;完成行程后,通常会给一个总费用*15%左右的小费,依然是这个规则 马纳斯鲁西坡/比木塘徒步方面,由于路程较短、爬升下降幅度不大,如果不是携带了大量的摄影器材、只是轻装前往的话,并不一定需要雇佣背夫;如果携带了较多行李,也可以考虑留置一部分在起点处的达拉帕尼,轻装完成5天线路返回后再取回 昆布珠峰地区则要复杂一些,如果在加德满都雇佣了向导/背夫、且一同前往的话,就需要负担他们的机票费用,这显然不是一个合理选择,因此解决方案通常有两个 其一是事先就与加都的旅游公司约好出发时间,并让向导/背夫提前通过公路、步行前往卢克拉,并在那里等候并汇合。这种选择的变数在于卢克拉的航班是否能准时把你送到汇合点 其二是直接前往卢克拉现找,这样做的好处在于免去了交通以及中介费用,不过找来的人是什么样的就比较随机了。我在第2季以及本季都是现找的,上次是夏尔巴,这次是达芒族,结果还都比较可靠 如果是通过旅游公司聘请的向导/背夫,那么需要在行前就支付除小费之外的全部费用,这个费用是可以讨价还价的。若是私人方式找来的,费用支付形式需自行商议,通常比较安全的方式是行程结束后支付 我所遇到的大部分协作都是漫长路途中的可靠伙伴 (4)山小屋 马纳斯鲁西坡/比木塘线路所在的杜德河谷(Dudh River Valley),沿线有5个古荣族村落,分别是提里切(Tilche 2260)、格瓦(Gowa 2488)、苏奇河(Surki Khola 2712)、牦牛营地(Chauli Kharka 2992)和比木塘(Bimthang 3680),另有一个没有居民的露营地在牦牛营地和比木塘之间叫做哈布(Habu 3388),点与点之间大致都是一个300米级别的爬升 其中从达拉帕尼到提里切、格瓦的地形相对平缓,使得电线杆也能顺利架设,而这两个村子的客栈设施相对也是非常好的,除了没有信号和wifi之外,电源插座、带独立卫生间的房间也是常规配置了。不过由于这两处的路程距离达拉帕尼太近,除非时间太充裕希望慢慢走的,不然通常很少会选择这两个地方过夜 从格瓦(Gowa)继续往上,地形变得起伏很大,不断出现台阶式上升、或是阻挡在道路前面的山脊,无法架设电线,也就没有稳定的充电设施了,客栈也只是基本配置而已,不过由于这条线游人稀少,卫生状况都还不错 终点比木塘(Bimthang)有几家规模很大的客栈,更多的新房子目前也在建设之中,相信之后的条件会越来越好。不过到了冬季枯草期,比木塘的牧民会全部下撤到低海拔区域,此地会变得无人值守,如果想要前往,需要在之前的村子联系村民前去开门 珠峰昆布地区/萨加玛塔国家公园则不必多说,可能是喜马拉雅全境物质保障最好的区域了,目前大部分村子的客栈都配备了煤气热水器提供洗澡,海拔4000米以下Ncell信号全覆盖、以上则有珠峰互联wifi一卡通(Everest Link 2000卢比),食宿条件基本也能满足大部分人的需求,使得EBC这条线路的门槛已经、并还将继续降低 海拔3000米左右的牦牛营地,只有两家提供基本食宿设施的客栈 比木塘村建在彭卡冰川冰碛墙下一篇大草甸上,宛如世外桃源 远处右侧就是比木塘规模最大的一家客栈,有众多小木屋 背景是白垒山脉主峰乃木琼(Nemjung 左)和旁巴日(Panbari 右) 塔梅河谷(Thame River Valley)中的塔莫村(Thamo),依稀可见卫星天线和信号基站 塔梅村(Thame 3800)坐落在两条山脊之间的河谷苔地上,有设施相当齐全的客栈 湿润的气候使得农业活动能在如此高的海拔下展开 杜格拉(Duglha 4600)的茶馆,这里是往措拉垭口和罗布切的分岔路 戈克尤(Gokyo 4780)目前又新建了几家有第三湖湖景房的客栈 (5)费用及预算 马纳斯鲁西坡/比木塘线路属于尼泊尔喜马拉雅中物价相对低廉的一个区域,不含背夫、门票,每天的食宿费用最多不会超过3000卢比,而且由于游人较少,店家收费也比较有诚意,有时一些茶水、充电、乃至房费什么的就睁一眼闭一眼不收钱了,结账时也会免去一些零头直接取整数 不过,由于起点达拉帕尼距离加都比较远,一般需要2天的时间前往(返回),故而单纯走这条线路的时间至少也要7天,预算也需要按照至少7天的行程来做,另外还得加上公交、吉普车的交通费用 实际操作中,我耗时8天往返加德满都完成了这条线路,含背夫、门票、交通、食宿等所有费用加起来一共花费500美元/3500人民币 昆布珠峰地区的价格则是昂贵不少,而且随海拔逐步上升,并在海拔4500米以上的数个村落达到高峰,推荐按照每天4000卢比的食宿费用来预算 实际操作中,我耗时14天往返加德满都完成两垭口和六湖线路。由于天气状况不理想,在前往卢克拉时不得已乘坐了直升机(400美元),使得成本拔高了不少,最终全部花费为1225美元/8700人民币 值得一提的是,这两条线路的花费,与累计上升、下降的幅度几乎完全一致(上升下降12000米),基本可以视为在尼泊尔喜马拉雅,每上升/下降1米的成本就是1元人民币 汇率方面可以在到达加都后在泰米尔区实地了解,换汇方面目前尼泊尔正在严打支付宝交易,寻求中国客栈换汇时需格外谨慎、小心行事 (6)个人装备 此行的装备做了一定的轻量化升级,效果不是特别明显,个人感觉比较关键的装备依然是鞋子,这两条线路的路面难度都不算大,但地形比较复杂,从土路、乱石、混合地形、雪地基本一应俱全,一双质量好、能适应各种环境的徒步鞋至关重要,此行换回脚感较柔和的Lowa Zephyr GTX,表现优秀 9月至10月的气温较冬季要友好太多,海拔3000米以下的低矮河谷在日照下体感会超过20度,只需着短袖即可;4000米以上区域即便在日出、日落时分也鲜见零下的温度,且基本没有大风 相应的对于装备保暖性要求就不是很高了,有一两件硬货去扛5000米级的那几个观景点和垭口即可。推荐多带几件排汗、透气性好的,方便洗涤和替换,毕竟在途中应该是没什么时间和条件洗衣服的, 晚上睡觉黑冰A1000睡袋已经绰绰有余、甚至有些闷热了,完全不再需要其他的辅助取暖手段 此行比较大的损失是沿用了4季、走过喜马拉雅地区600公里的小鹰Kestrel 70L背包背带断裂,光荣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该系列的背负系统是尝试了多种背包款式后最舒适的,以后也应该还会继续沿用这个系列 一定要带一些常用药,沿途是不可能找到这些的 高海拔适应性不佳的,建议准备好乙酰唑胺(Diamox)以备不时之需 电子产品使用频率较高的,建议准备大容量充电宝和太阳能充电板 横切格重巴冰川时需要穿过大型乱石堆,鞋子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措拉垭口东侧的混合地形岩壁,极其湿滑 已然功成身退的小鹰Kestrel大背包,背景是库松康加鲁(Kusom Kangaru) (7)卢克拉航班(Lukla Flight) 今年秋季,由于加德满都国际机场的滑行道计划进行大修,目前所有往返卢克拉的航班都转移到了加都东面133公里外拉梅察普县(Ramechhap District)的曼塔利机场(Manthali Airport),这种情况原则上会持续到今年的12月31日 从加都前往这个机场,理论上需要4-5小时车程,目前的情况比较混乱,各种往返机场的运营车辆的也是参差不齐。不过泰米尔的绝大多数旅游公司都有车票代理、或者车辆运营业务,只不过在价格方面会有微妙,毕竟人家也是要赚钱的 如果不想通过旅游公司,也可以自行到泰米尔区外面的停车场自行寻找车辆,一般来说总是找得到的。目前来看15-20美元是一个常规价格,不要忘记谈价这个常规操作 如果是购买了早班飞往卢克拉的机票,那么可以选择过夜车前往拉梅察普 尽量不要选择在拉梅察普过夜,那里什么都没有 下山时从拉梅察普返回加都,可以在机场外的停车场拼面包车,价格会比来时低一点,开价一般会在1500-2000卢比,我个人的经验是谈到了1000卢比,不过无论如何,司机总会想方设法把车子的座位塞满的 达玛科西河谷地(Tamar Kosi River Valley),上游是定日西南部的绒辖藏布(Rongshar Tsangbo),拉梅察普机场就在这个河谷里 七、尼泊尔喜马拉雅8条徒步线路对比 ABC/EBC/SNPD/ACT/MCT/LNP/BTT/KHP 八线实际完成数据汇总表 难度等级表 (1)安纳布尔纳大本营(Annapurna B.C. ABC),全季节 如果要用一个词来评价这条线路的话,那便是适中 在尼泊尔喜马拉雅各条线路中,ABC不算简单也不算难,地形很丰富但不复杂,距离不短但也不算长,爬升下降不少但也不是特别频繁,后勤保障比较理想但也不算太奢华,途中有难点但路程不长,加之比较重量级的8000米级景观,可以说是紧贴着、却不至于触及大部分人的体力、心理极限 因此,这是一条老少皆宜、适合入门式体验的线路,即便在冬季也能畅通无阻到达安纳布尔纳南大本营,唯一潜在的难点是若是遭遇积雪,那么海拔3000米以上、到达鱼尾峰大本营之前的路段会略显艰难 (2)昆布珠峰地区常规线路三景点无垭口(Everest B.C. EBC),全季节 EBC常规线是8条线路之中平均海拔最高、持续时间最长的,对参与者的高海拔适应性、体能及耐力有基本的下限要求。不过除此之外若不是充军式的赶路,只是常规走完三条河谷和三大观景点,那么没有哪一段、哪一天会有显著的难点 三大观景点朱孔日(Chhukhung Ri 5550)、卡拉.帕塔尔(Kala Pathar 5545)、戈克尤日(Gokyo Ri 5360)绝对海拔都很惊人,但都能从脚下的休息站当天往返,不存在后勤问题也无需负重,大多数村子的食宿条件都不错,也能吃到可口的食物甚至是红酒牛排 整个昆布地区没有汽车,路况以草甸、软硬适中的平整土路为主,路况是5条线路中最理想的,天气状况也是各个区域中相对比较稳定的。缓升缓降的开阔地形也使得即便遭遇降雪,也不会对整体难度有太多影响,最多就是走到戈克尤第三湖就无法继续前进了 而在实际操作中,大多数的徒步者由于体能、时间、以及高海拔适应性的限制,都是选择仅仅前往罗布切河谷、昆布冰川直至南大本营并原路返回,通常需要8-10天时间 (3)辛格利亚国家公园(Singalila National Park Darjeeling SNPD),全季节 严格来说,3天的短程徒步并不应该放在这里相提并论,不过既然算是第3季的内容,姑且就简单说一下 这条线路本身并不是特别容易,三天行进50公里,有2000米左右的起伏,路面状态都是不怎么舒适的吉普车道,接近桑达克普(Sangdakphu 3636)观景村之前有大幅爬升,冬季还有可能遇到积雪,算是一条颇有强度、但大部分人都能坚持得下来的路线 不过该线路的难度并不在于徒步本身,而是前往起点的路程十分漫长,需要先到加尔各答,然后换过夜火车或支线航班至西里古里,再乘吉普车抵达大吉岭,再换乘一次吉普车才能抵达起点的玛内岭(Mane Bhanjyang),单程就需要至少3天时间 (4)安纳布尔纳环线接布恩山(Annapurna Circuit Trek linked Poonhill),全季节 完整的安纳布尔纳环线是包括布恩山的,实际操作中我也是这么走,所以视为同一条线路来看 ACT的难度,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乘车路段的多少,如果选择全程徒步,即从贝西萨哈(Besisahar 790)就开始步行,走完整条马斯扬迪河谷直到马南(Manang 3530),然后用3天时间翻越托隆拉垭口(Thorung La 5416)至穆克提那(Muktinath 3760),之后不坐车继续步行,沿卡利甘达基河(Kali Gandaki)直至塔托帕尼(Tatopani 1190),最后用3天时间翻越布恩山(Poohill 3190),到达终点处的纳亚普尔(Nayapul 1100),那么全程将超过200公里,持续时间将在20天以上,可以说相当有难度 不过在实际操作中,目前已经很少有人会这么做,大多数人都会乘车将前期的低海拔区域路段一笔带过,然后在佐姆索姆(Jomsom 2830)就结束行程,如此一来难度也随之下降许多 该线路的地形可能8条线路中最友好的,以缓坡和平路为主,大部分区域皆为缓升缓降的开阔地势,几乎没有单日超过1000米的大幅爬升,使得全程累计爬升、下降的总量并不大 唯一的高强度日是翻越托隆拉垭口的单日直降1800米,不过在积雪状态下也只是7-8小时的事。如今托隆冲锋营地(High Camp 4880)全年无休都会开放,使得翻越垭口不再会受到季节限制 托隆拉垭口地势平缓,没有任何技术难度,也没有很陡的坡度,春秋季无积雪期翻越除了克服低压缺氧,与寻常徒步区别不大。冬季气温、气压较低,如果遭遇垭口附近积雪,再刮起8-10级强风,那么难度就会大一些,我就是在这种条件下翻越的,主观感觉比EBC的措拉和仁久要更难一点 ACT的一大特色就是路况不好,沿线大都修通了吉普车道,尘土飞扬且路面坚硬,对于一些想步行走大部分路段的朋友而言,体验就会差一些。如果想避开主路,走ACAP新开辟的替代线路,又需要耗费额外的时间去绕行,有些得不偿失 (5)马纳斯鲁环线(Manaslu Circuit Trek MCT),秋季 主观感受,MCT是8条线路里难度最大的,理由在于,如果说在其他各条线里或多或少能找到一点有利因素的话,那么在MCT是没有有利因素的,几乎所有的客观条件都是不利的 ——总距离长,每天平均15公里(极限单日超过30km)的山地徒步 ——地形起伏巨大,反复的上升下降,累计超过1万 ——路况差,地质灾害博物馆,平整土路只在偶尔出现 ——(接近)全程无法洗澡,住宿条件简陋 ——全程正餐(接近)只有扁豆汤套餐、炒饭、炒面 ——大多数时候没有手机信号,没有wifi ——以上情形重复11天以上 ——徒步第1至第4天没有雪山风景 我默认所有会选择MCT的朋友都是具备丰富高海拔徒步经验的,因此唯一的有利因素可能就是你的经验和判断了 另外,尽量不要选择在冬季前往MCT,垭口过不去的几率非常高 (6)朗塘国家公园(Langtang National Park LNP),全季节 这条线路可以分为前后两个阶段 第一阶段的朗塘山谷,可以视为缩小版的MCT,大多数的情形都非常类似,尤其是地形的起伏下反复的爬升下降,而且由于水势凶猛的朗塘河(Langtang Khola)、以及众多小型支流彪悍的水系切割作用,地形比较破碎,路况随之就不是很好,走起来不说难,但下脚总是十分膈应 第二阶段的神湖,可以视为1.5倍加强版的布恩山,路况要比朗塘山谷好一点,可一半以上的路段都是大坡度的连续爬升或下降,若是在朗塘山谷里已经怼了坎津日(Kyanjin Ri 4773)或策格日(Tsergo Ri 4986)这些高点的话,是否能保证后半程还有从1600再上一次4600的体力和心态,就因人而异了 从总体数据上看,LGHT在总爬升/下降基本也是万米级别,存在数次单日爬升超过1000米的场合,在总距离上则要短一些,我觉得这是符合实际情况的。因此给它的评价是难度略高于ACT (7)比木塘线路(Bimthang Trek BT),全季节 总体而言,比木塘线路的地形与朗塘山谷相差无几,也存在河流切割下比较破碎的地形,以及大面积可能存在泥泞的原始森林,不过总距离和爬升、下降的量比LNP要少了大约30%,也没有超过4500米的海拔高点,因此可视为70%强度的朗塘山谷 该线路没有显见的难点,唯一的变数在于,如果准备用很短的时间(比如3-4天)完成,那么就将面临单日连续的大幅爬升,以及单日超过20km、2000米以上的巨幅下降。不过该区域大部分时节都是背阴湿润的状态,基本不用考虑低压缺氧的因素 如果天气条件和体力允许,可以考虑向拉克垭口(Larke Pass 5106)方向靠近,从比木塘出发进行一日探索,能取得非常好的观景效果 (8)昆布垭口连穿(Khumbu High Passes KHP)和六湖,秋季 三垭口连穿让不少人望而生畏,实际能完成的人也是并不太多,不过真的有多难也是因人而异。此行我翻越了措拉和仁久,皆算是有积雪的、难度较大的状态,感受就是若论单一垭口的难度,至少并不会高于冬季托隆拉 措拉垭口(Chola Pass)地形有些复杂,包含极少量技术攀登路段,接近垭口1公里范围内有积雪或冰面,但是距离较短,一般耗时5-6小时就能完成;仁久垭口(Renjo Pass)路程略长,但没有技术难点,牦牛都能走的路,地形也几乎是没有起伏的直上直下,一般5-6小时也能完成 六湖则有点纠结,往返在20公里略多,较快的速度也需要8小时完成,在海拔5000米上下一天走这么远,不容易是下限。通过每个湖的过程中都需要穿越乱石堆,某些地方路径不明显,需要现场判断和规划,如果规划不理想就容易损失不少体力,因此对地形识别能力也有一定的要求 无论如何,我默认会选择垭口连穿线路的都是有丰富高海拔徒步经验、且适应性良好的,有这样的硬件保证,那么变数就仅仅在于你身处其地时的身体状态、以及当时的天气状况和地形环境了 尽量不要在冬季前往,垭口过不去的几率非常高 措拉垭口东侧的大型冰雪路段 仁久垭口东侧的大型乱石阵 第六湖是一片冰川遗迹 八、无人机法律风险提示 基于尼泊尔境内航空交通的繁忙,因此它是一个无人机严格管制国家,法律上,在尼泊尔境内使用任何类型的无人航拍器之前,都需要向尼泊尔民航局(CAAN)提出申请,只有在获得许可之后才能使用 这个申请过程非常复杂,简单介绍下 1、向计划使用无人机的地方政府申请,并获得许可信 2、将许可信交给地方行政办公室,并取得推荐信 3、将许可信和推荐信交至警察总部,并取得安全许可函 4、将上述三份文件交给民航局无人机管理部门,并获得授权 在实际操作中,以尼泊尔政府机构的混乱构架和办事效率,个人想要获得许可是非常困难的事。但是,若是无法取得许可,海关、警察或边防军队就能以违法为由,罚款、扣押甚至没收你的无人机,这些事都在中国驻尼泊尔大使馆的网站上公示过 因此,我在此提醒各位旅行者,为了你的财产安全,请勿在未取得许可的前提下携带无人机进入尼泊尔 九、支线探索和垭口策略(Side Trip) 又到了每一季的重头戏支线探索环节了,相比以往,这一季的支线不算太多,但基本是个个都有较为重量级的看点,有些特定的景观也一定要去走支线才能看到,其重要性当然是不言而喻的 不过考虑到每次徒步的时间和体能分配,要将所有支线全部走完的可能性并不高,在这里我会介绍一下这些支线的主要景观和走法,以供在实际操作中进行取舍 *所有支线观景点的位置皆可在地图4中找到 (1)彭卡湖周边(Ponkar Lake 4100),全季节 这是前往马纳斯鲁西坡/比木塘徒步的主要观景点,因此这条支线几乎必走无疑。在实际操作中,有很多走MCT的人到达比木塘后,却已经无力再走这条支线,这是相当遗憾的,而单独走比木塘线路的话就没有这个后顾之忧了 彭卡湖周边的主要看点是白垒山脉(Peri Himal)南侧的三条大型冰川克察曲(Kechyachu Gl.)、彭卡(Ponkar Gl.)、萨尔布岭(Salphudanda Gl.)纵贯而下并汇聚成三合一形态的壮观场景 他们可能是喜马拉雅全山脉中可接近性最好的冰川,而且更为奇特的看点是,由于地理位置的细微差别,这三大冰川的成长/退化程度各不相同,因此在极短的范围内,就能看到老、中、青三代冰川的样貌,并在半天之内就能感受到冰川顶部的雪崩、落石、挤压崩裂和冰川末梢的万物生长 沧海桑田不在远方,就在这几公里之内。放眼整个喜马拉雅山脉,类似能一眼望穿上万年冰川运动过程的区域可以说独此一地,再无分号 山峰方面,在彭卡湖周边观看以白垒山脉以乃木琼(Nemjung 7140)领衔的核心峰群,直线距离仅有几公里,几乎就是近在眼前的态势,而南侧则有并不多见的马纳斯鲁主峰群西侧的近距离视角 从比木塘前往彭卡湖,需要走岔路并爬上200米高的萨尔布岭冰川冰碛墙,之后从三大冰川合拢处切过去,就能看到萨尔布岭冰川与彭卡冰川之间的湖泊了,单程大约1.5小时,彭卡湖本身面积不小,环湖一周需要另1小时,而观看全景最好的位置是在彭卡湖的西侧冰碛墙上 如前所述,这条线路理论上在冬季也可以前往,起终点是与ACT一样的达拉帕尼(Dharapani 1860),不过比木塘的客栈冬季很可能无人值守,需要在之前的村子事先就联系当地村民 前往彭卡湖的岔路在MCT主路接近比木塘大约30分钟路程的位置 彭卡冰川是一条实力雄厚的年轻冰川 萨尔布岭冰川则已垂垂老矣,接近融化殆尽 爬上冰碛墙可以看到彭卡冰川(近处)与克察曲冰川(左侧远处)合拢的景象 此处有大量类似于贡嘎山东坡红石滩的橘色藻类 冰川末梢的杜德河(Dudh River)上游,而远处就是萨尔布岭冰川的槽体 三大主力冰川合拢后,会在比木塘正南冲开一个长3公里、宽500米的巨大槽沟 白垒山脉主峰群 白垒主峰乃木琼(Nemjung 7140) 马纳斯鲁主峰群 彭卡湖,海拔4100米 (2)加雷岗(Ghalegaun 2000),全季节 由于临场天气不佳,我最终并没有走这条支线,所以只能简单说下思路 加雷岗的位置,在ACT起始点贝西萨哈(Besisahar 790)西北侧数公里外的山顶,海拔大约2000米,我发现这个位置是基于一张没有标注拍摄地的照片,经过反复确认,我确信在加雷岗可以看到马纳斯鲁三大主峰的同框。由于马纳斯鲁三主峰是南北走向排列,能看到同框的位置可以说寥寥无几 而距离加雷岗最近的起点,分析后认为是东侧山脚下位于河谷底部的库迪(Khudi 800),地图显示有登山路径。因此在完成比木塘线路后,我没有直接返回加都,而是在库迪住下,准备次日一早用3小时(直线爬升1200米)的时间登上加雷岗并等待日落 比较遗憾的是,虽然已经最大限度按照天气预报去规划,然而基于9月极其糟糕的天气状况,使得山谷里水汽存量巨大,次日一早我判断即便上去也是看不见山的,节省体力考虑遂只能放弃 这条支线海拔不高,从脚下的库迪当日往返也是可行,而加雷岗的东侧也有徒步路径、可以在2-3天时间内直接走到博卡拉附近的贝格纳斯湖(Begnas Tal),能够当做一条短线来进行,除了观景之外,也能在沿途的古荣族村落中感受他们的山地文化 考虑到观景的效果,推荐在马纳斯鲁主峰群出现概率最高的冬季前往,贝西萨哈距离博卡拉仅有3-4小时车程,继续前往库迪则需要另外30分钟。不过库迪的住宿条件非常差,也没有手机信号,建议还是住在贝西萨哈为妙 库迪仅有的一家客栈,房间不通风,油腻潮湿还爬满壁虎 不过我居然还是睡着了 (3)南迦藏(Nangkar Tshang 4500/4700/5073),全季节 丁波切北侧的观景点,在村子里就能看到,本质上是前述努布策南山脊向南延伸后的最末梢,作为EBC常规线路上第一个遇见的5000米级高点,通常在适应日作为一日拉练地而存在 这道山脊有数个天然观景平台高点,其中最低的隘口大约4400米,是通往北侧罗布切方向的必经之路,人人都得走。从隘口沿着山脊往上,在海拔4500米、4700米皆有挂经幡的天然观景台,常规最高点是5073米的南迦藏,之后就全是技术攀登路段了 在上述几个观景台,皆能看到整个因贾河谷(Imja Valley)、罗布切河谷(Lobuche Valley)的景象,山峰方面南侧有阿玛.达布拉姆(Ama Dablam 6856)领衔、较远处则有岛峰和马卡鲁的上部,西侧则是昆布中央山脉的塔布切(Taboche 6495)和措拉切(Cholatse 6440) 从丁波切出发,以通常的速度,到达各个平台的时间大约是20分钟(4400米)、45分钟(4500米)、1小时15分(4700米)、2小时30分(5073米)。依然很遗憾,我走到4700米平台的时候就已经云雾缭绕,便没有继续往上 从4700米处看因贾河谷 雨季刚结束的10月1日,上午9点就从山谷蒸腾而上的水汽 (4)措拉垭口(Chola Pass),秋季 先不说难度,我个人觉得措拉垭口最显著的特点在于,当年的气候状况会对垭口的地形地貌产生巨大影响,即便是同一时间点,也会在不同年份呈现出截然不同的状况 例如,我此次翻越垭口是在10月3日,由于今年雨季降水量大,沿途从5000米开始就出现了冰雪岩混合地形,而5200米以上则全部积雪覆盖。有一位朋友在去年(2018年)几乎同一时点过垭口,基于去年的干燥,就完全没有积雪 因此,经验主义并不可取,预判的主要依据是,如果当年雨季、尤其是9月的降水量很大,那么垭口附近出现积雪和混合地形的概率就很高,若降水量不大,混合地形可能就不存在了,积雪则有变成冰面的可能性 积雪和混合地形虽然会消耗更多体力、也会延缓一些行进速度,可好处在于冰爪并不必须,而一旦出现冰面,没有冰爪就会显得有些危险。是否携带,可以根据当年的气候特点来判断 翻越垭口的具体细节方面,从宗拉(Dzongla 4800)出发,前半程是河谷地形较为平缓,至半程到达河流源头处出现混合地形,并开始之字形向上,爬上第一个台阶后可见巨大岩壁挡住去路,需要从右侧的乱石坡爬上去,这一段坡度比较大,不过并没有太多危险性 爬上乱石坡后看到垭口附近的冰川残留,地势又开始变得平缓,继续向前不久垭口就能进入视线之内,接近垭口处20米的技术路线已经安装了钢缆路绳,已然构不成什么威胁了 真正需要谨慎的是垭口西侧的大陡坡(直下300米),超级背阴面,若雨季降雪较多,那在10月中下旬之前基本是化不掉的,目前虽然已经全线安装了钢缆路绳(积雪状态下没有路绳根本下不去),不过极少数路段坡度还是非常陡,没有冰爪的情况下一定要步步为营 下完陡坡后是一个完全退化了的冰斗遗迹,需要爬升一次走出这个盆地地形,之后会来到第二个冰斗遗迹盆地,前方还有一道大约5150米高的山脊,再次爬升翻过去后就能进入一个V型峡谷,峡谷底部就是休息站唐纳了(Dragnag 4700) 翻越的路程大约11公里,爬升下降在1000米左右,耗时因人而异,观察下来大多数人的耗时在6小时左右。也有部分人选择西向东反穿的,难度要更大一些,而且必须携带冰爪,不然垭口西侧的大陡坡是很难上去的 到达唐纳(Dragnag 音译)后,无论是选择住一晚还是继续前往前进,到达戈克尤(Gokyo 4800)之前都需要横切格重巴冰川(Ngozumpa Gl.),耗时在2h/5km左右 目前的走法是从唐纳先往北走一段,之后有明显路径去到冰碛墙上,可以看到墙体下方有一个瘦长型的小冰湖,就此往下走,绕过这个湖后就能进入冰川内部。内部的大多数地方路径比较清晰,少部分尤其是穿过一些乱石滩时路径不明显,注意观察沿途作为路标的石塚,并朝着西北方向戈克尤日(Gokyo Ri 5360)的大方向走,基本不会有错,最后爬上西侧冰碛墙后就能看到山下的三湖和村子 值得一提的是,冰川是在不断运动的,这种运动会贯穿喜马拉雅造山运动的过程始终,冰川内部的挤压、崩塌实属家常便饭,那么路径也会随之发生变化,而且同样伴随着人类存续期的始终。因此,在横切冰川过程中需要保持高度的注意力、观察力,以避免迷路甚至滑坠跌落等意外 若方向感不是很好,建议与他人结伴同行,并推荐在唐纳停留一晚,然后在次日一早风力较小、视野较好的条件下横切冰川 措拉冰湖(Chola Tso),也是就看到了几分钟 从宗拉(Dzongla)出发后是一大段河谷草甸地形 途中回望呈金字塔型的措拉切(Cholatse 6440) 中央是容易被忽视的阿拉卡姆切(Arakam Tse) 登上第一个台阶后海拔超过5000米,回望阿玛和措拉切 头顶是巨大的罗布切东(Lobuche East 6119) 第一台阶回望来时路和远处的阿玛达布拉姆 超过45度的乱石堆,这是通往垭口的必经之路 登山乱石坡后全部都被厚重积雪覆盖,落石区也变得没有威胁了 接近垭口1公里处的大雪坡,不过比我6月拉练的白马雪溪难度要低很多 爬上最后一块巨石才能到达垭口 这是我徒步越过的第三座5000米级垭口,值得纪念 登顶并不算成功,安全撤下去才是,想象一下没有路绳怎么走 垭口西侧的冰斗遗迹,远处的两道山脊那是肯定要翻过去的 第二道山脊,需要爬升大约100米 翻过第二道山脊后,进入前方的溪谷,远处已经能看到格重巴冰川 最后的V型山谷,不过到达唐纳(Dragnag)也不意味着成功攻克措拉垭口 因为这位大佬又会挡在你面前(格重巴冰川) 由于冰川是持续运动的,横切冰川的路径也随之会经常变化 胜利在望 (5)戈克尤四、五、六湖(Gokyo 4-6th Lake),春秋季 大名鼎鼎的戈克尤第六湖(Gokyo 6th Lake),自从第2季走完后,这个名字总是在眼前晃来晃去,各种信息也是众说纷纭,不过真正走到的人似乎也不多,实在是显得很诡异的一个地方 不过没关系,走一次不就知道了。这也是此行我基于体力分配考虑即使放弃了空玛拉,也计划要前往六湖一探究竟的原因,我一定得搞清楚它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不过,前往的过程也是一波三折。到达戈克尤后我的协作突发感冒无法行动,我只能临时与北京小姐姐小黑组队前往。小黑是全马330、四姑娘完赛级别的越野高手,实力方面自然不用担心,不过寻找路径的责任就落在我身上了 地图5:4-6湖位置及周边环境示意图 简而言之,这1-6湖,都位于坐落在喜马拉雅主脊线上的卓奥友(Cho Oyu)、南帕格桑(Nangpa Gosum)向南伸出的山脊——库姆切山脉(Khumche Himal)东坡,由于这列山脊不高,蓄冰实力很弱,因此这些湖泊可以理解成小型海洋性山谷冰川得不到足够补给、快速退化后的残留 常规线路到达的戈克尤(Gokyo 4800),就位于第三湖旁边,继续往北、向卓奥友所在的喜马拉雅主脊线靠近,还存在另外三个湖,便是4-6湖。从戈克尤到这三个湖的时间和距离分别是,1小时/3公里(四湖)、2.5小时/7公里(五湖)、4小时/10公里(六湖) 第四湖(Thonak Tso 托那错 4870)面积很大,可能是6个湖里最大的一个,不过由于湖水没有颜色而显得比较平淡,至于为什么没有颜色我不敢妄言,可能是附近山体上崩进湖里的石灰岩比较多的缘故 虽然四湖景色一般,但是在相应纬度,格重巴冰川有一个略带弧形的风骚走位,让出了一个拐角,因此冰碛墙边却有卓奥友、格重康峰群比较完整的景观。另外,该角度也能完整观察到格重巴冰川谷尽头处的地形,包括至关重要的、到达六湖之前的最后一个拐角 呈灰白色的四湖,正式名称是托那错(Thonak Tso) 小黑姐一顿吐槽后头也不回就走了。。。 格重康冰川弧形走位,让开了卓奥友、格重康双子星的相对完整景象 在正中央的位置,可以清晰看到由五湖到六湖的行进方向 四湖的西侧有垭口可以通往隔壁的波特科西河谷 从四湖到五湖路程长至4公里,不过起伏相对较小,地形以草甸、土路为主,路径比较清晰,算是比较友好。在接近五湖所在位置之前大约15分钟,东侧由于横切过来的岗那拉冰川(Gaunara Gl.)凿开了一个山谷,使得能有一个看得到珠峰的缺口 这个角度的珠峰与别处不同的特色在于,能够非常清晰得顺序看见珠峰西侧的低点南垭口(Lho La 6006),以及连接珠峰与洛子之间的低点、大约7900米高度的南坳(South Col ) 看到珠峰后不久便能抵达翠绿色的五湖。这个湖正名格重巴错(Ngozumpa Tso),与旁边的冰川一样,面积比三湖、四湖都要小,不过周边景观的质量就不可同日而语,要丰富太多了 由于该位置已经非常接近主脊线,在北侧、东侧能看到几座隐藏得比较深的山峰。最为醒目的就是东侧偏北方向的7000米级红旗峰(Hungchi 7029)、稍远处的琼布(Chumbu 6859)、以及东侧昆布中央山脉北端的三连峰尼热卡(Nirekha 6159)、康琼峰(Kangchung Peak 6103)、却罗(Cholo 6089) 五湖周边比较值得讨论的是观景点的选择,我认为有以下几种方案 一是湖南侧的无名山坡,有草甸灌木形成的天然路径可以往上爬,爬升50-100米后视野会变得比较开阔,适合观察北侧、东侧山峰的全景,以及俯瞰整个五湖,耗时较短,性价比很高 二是湖北侧的山峰制高点加重巴切(Gyazumpa Tse 5419),这座小山在五湖和六湖之间,同样有天然路径可以向上。而五湖周边看卓奥友的话,大部都会被其遮挡,如果向上爬升可能会使景观质量提高。不过,无论从戈克尤山谷的哪个地方看卓奥友,形态基本不会有变化,其实并无所谓 三是格重巴冰川冰碛墙沿的天然观景台,这个地方比较难找,需要从五湖东岸往冰川方向走,然后会遇到一个痕迹明显的十字路口,由此继续往东面爬一个20米的坡,就能来到冰碛墙顶部的一小块开阔地。此处可以非常清晰地看到格重巴冰川完整的上部、以及东面汇聚过来的岗那拉冰川,红旗、琼布、中央三连以及珠峰、洛子则在背景板上 四湖前往五湖的路径以草甸和土路为主,背景是世界第15高的独立山峰格重康(Gyachung Kang 7952) 接近五湖途中首先出现的是红旗(Hungchi 左)和琼布(Chumbu 右侧远处) 稍后珠峰出现,注意山脊亮白部分就是著名的南垭口(Lho La),它与珠峰顶的落差大至2800米,左侧是琼布(Chumbu 6859) 到达五湖后,几步路就能来到湖边观看格重康与红旗的倒影 登上五湖南侧半山腰后可以看到湖面以及东侧山峰的全景 中央黑色的小山便是加重巴切(Gyazumpa Tse 5419) 在五湖周边,卓奥友大半都被遮挡,只露出一小部分山顶 冰碛墙顶部天然观景台,可以看到从东面汇聚过来的岗那拉冰川汇入格重巴冰川的交汇点,以及远处珠峰与洛子、努布策山体之间的南坳 作为喜马拉雅最长的冰川(36公里),格重巴冰川的视觉效果是极其爆炸的 沿冰碛墙观景台继续往北,可以从另一个角度俯瞰五湖 有言在先,到达五湖并游览完毕后,若已经有明显变天的迹象,那么继续往前就没什么必要了。若是天气非常好(尚未起云)、且体能尚可,那么可以选择继续前往六湖(继续往下看) 从五湖前往六湖,距离3公里,尽管并不特别远,但有两个难点 其一是在五湖附近路况比较混乱,有各种被踩出来的痕迹,有些是通往已经垮塌的冰碛墙的死路,哪怕认准了大方向还是很容易走冤枉路,因此找寻正确的路径通常来说需要耗费一点时间 其实无论是从冰碛墙上走、还是山谷里走,都是可以的,皆为正确的路径,最终也都会汇聚到同一条主路上去。选择前者的话,路径地势较高,能获得比较好的景观,选择后者则能走直线,距离较短,可以在往返时选择不同路径 具体的走法,始终记住,当面向北方喜马拉雅主脊线时,左侧(西)是五湖和山,右侧(东)是格重巴冰川。如果要走山谷的路,就翻过五湖岸边的乱石滩往山谷底部走,过了乱石滩就能看到路径;如果要走冰碛墙,就往目视可见的最高处的草甸走,到达最高点时同样能俯瞰到路径,这条路径最终会下到山谷里与主路汇合 其二就是在主路接近六湖的时候,山谷会到达尽头,然后冰碛墙会向左侧(西)拐弯,形成一个大坡,会有一个比较大幅度(约直上200米)的爬升。在这个海拔高度,爬200米也是很累的一件事,而且这个位置距离喜马拉雅主脊线只有几公里之遥,气压、风力都不会很好受 爬上这个大坡后视野变得开阔,远远就能望见所谓六湖,其实六湖不是一个湖,而是一个大湖溃缩后分离形成的湖泊群,大约由5-6个大小不等的湖泊组成,颜色与四湖差不多是灰白的,在此能看到近在眼前的卓奥友、巴桑拉姆(Pasang Lhamu)以及格重巴冰川的最上部 所谓望山跑死马,如果要下到湖边,需要沿天然路径缓坡向下,还有大约30分钟的路程,需要下行至少50米的高度。而所谓的卓奥友大本营(Cho Oyu B.C.),当然并不会有那么一块牌子,我本人判断营地位置应该在六湖北侧、与冰川夹缝之间的一块比较平缓的空地上 六湖的一个尴尬之处在于,距离戈克尤(Gokyo 5360)路程太远,速度再快也需要3.5-4小时的时间才能到达,加之在景观丰富的五湖游览,那么除非是在11月天气最好的那段时间,不然当走到六湖的时候一般都要接近中午,这个点还是万里无云的状态,可能性是非常小的 即便是万里无云,接近中午的光线也会非常强烈,并不适合摄影和观景,而起云之后的六湖,那就更加鸡肋了 相比之下,在此吃一顿野餐倒是个不错的选择,毕竟这个位置是戈克尤山谷的终点、距离喜马拉雅主脊线只有几公里之遥,前方已经无路可走,而在方圆10公里之内是基本不会有人的,可以说是真正意义上的世界尽头了 从五湖到六湖,选择冰碛墙顶部的草甸会获得极佳的景观效果 汹涌而来的格重巴冰川,喜马拉雅主脊线则近在咫尺 我们当天仅遇到这两位法国情侣,法国人一般实力都很强,这两位完成了三垭口连穿 破碎的六湖中面积较大的一个,头顶则是以第一位登顶珠峰的尼泊尔妇女命名的巴桑拉姆(Pasang Lhamu) 六湖湖泊群,背景是直线距离仅有10公里的卓奥友主峰 我们在此吃了午餐,可以提前在客栈里预订并打包随身携带 我认为卓奥友大本营的位置,就在左侧偏下那片白色砂砾覆盖的空地上 (6)仁久垭口(Renjo Pass),全季节 仁久垭口被称为牦牛都能走过去的垭口,显示其并没有任何技术难度,而且理论上说,翻越仁久垭口再返回卢克拉、与戈克尤山谷返回卢克拉的耗时是一样的(2-3天),而且景观要比措拉垭口好太多了,不过走这个垭口的人却要显著少于措拉垭口,有时也真是令人费解 其实在三湖周边只要天气晴好,随时都能抬头看到西侧棱线顶上的垭口位置,不过那个怪石嶙峋的样子确实挺唬人,而由于视角缘故产生的错觉,也很难判断前往垭口的路径,只会觉得一堵巨大、且看上去无路可走的岩石绝壁盘桓在面前 实际从细节上说,仁久垭口的地形并不复杂。从戈克尤村出发,沿土路走过整个三湖北岸,会来到那堵岩石绝壁脚下,此处有一个小型休息所,在此就能看清楚路径,那是一段在突出的山脊上之字形向上的垂直爬升,大约有300米的高度 爬到顶上后就知道是上了一个平台,来到了山腰上较为开阔的退化冰斗,高度几乎超过了5000米,此时已经隐约可以望见远处棱线上垭口挂着的经幡了,而身后则是已经渐行渐远的三湖,以及理论上能够看到的珠峰、洛子、努布策集群 沿一段较为平缓的乱石路,穿过这个山腰间的冰斗苔地,就能抵达第二面岩石巨壁面前,而仁久垭口就在头顶上,此时需要再进行一次300米的之字形爬升。我在这里又遇到了与措拉垭口类似的混合地形、以及5200米以上的积雪,不过由于没有技术路面,并没有形成太多阻碍 这天其实一路上挺沮丧的,因为离开客栈的时候是阴天,心想是什么都看不见了,使得爬升中状态也不怎么理想。转机则出现在超过5200米后,大约上午8点45分到9点,云忽然散了15分钟左右,珠峰、马卡鲁、洛子、努布策、强策集群短暂出现的时间,几乎是以秒来计 在今年降水量格外丰沛、一路上天气皆不甚理想的大背景下,能有这样的缘分,已经不能奢求更多了 第三湖远处的棱线顶部就是垭口的位置,从这个角度看上去是不是无路可走? 仁久垭口与戈克尤日的分岔路口,早上出发时的天气如图可见 第一面大型岩壁,路径就在偏右侧的突出山脊上,隐约可见之字形路径 第二面大型岩壁,仁久垭口就在头顶,而混合地形又出现了 回望山腰间冰斗,此时云有点散开的迹象,背景中的帕里拉布吉(Phari Lapche)已经开始露头 海拔超过5200米,也是我此行最后一段剧烈爬升,雪地成为常规操作 协作Buta也需要不时停下来休息 从垭口附近回望山腰间的大冰斗,而挡在珠峰前面的云开始奇迹般地散去 大佬赏脸,虽然只有15分钟,还是感谢 珠峰、洛子、努布策三位一体 仁久垭口视角的珠峰,与其他角度不同的特点是,能看到比较完整的北山脊,以及形成西肩(West Shoulder)的西北山脊 较远处的马卡鲁(Makalu 8485),西壁的景象也是难得一见的 强策(Changtse)是珠峰的北卫士峰,与洛子(Lhotse 南峰)、努布策(Nuptse 西峰)、沙策(Shartse 东峰)是四位同门师兄弟 垭口东侧是洛尔沃林山脉中的主峰天拉吉陶(Teng Ragi Tao 6943) 徒步越过第四座5000米级垭口,再次纪念 还是那句话,爬到山顶并不是胜利,全身而退才是成功。仁久垭口西侧与措拉垭口类似,坡度比较陡,同样也是背阴侧积雪的状态,而且这里是没有路绳的,只能小心翼翼慢慢挪下去而已,垂直高度大约200米 下到第一个平台后海拔骤降到5200米以下,积雪随之消失,此处有一个面积不小的湖泊昂拉冬巴错(Angladumba Tso),水源无疑是周围悬崖峭壁上积雪融化后予以补充的,这个湖会外流形成一条河,之后的路程便是沿着这条仁久河(Renjo River)切开的山谷向山下走 不过,由于仁久河水流较小,切割力度不大,很长一段路中山谷都会显得十分平缓,沿途会在4950米处经过另一个湖泊热朗玛错(Relama Tso),湖水所剩无几,不过相比继续往下会经过的几近干涸的仁久错(Renjo Tso)还是稍好一些 一路缓坡向下,当平缓河谷快要到达尽头时,会途经一片非常开阔的高山草甸,海拔大约4800米,有石砌的围栏和庇护所(Kharka),基本就是附近村民的夏季牧场,正前方则是洛尔沃林山脉的群峰,北侧则有喜马拉雅主脊线靠近南帕拉垭口(Nangpa La 5716)附近的山峰 我有点好奇地往北拍了几张照片,尽管我知道那个方向能去往南帕拉垭口,可不知道的是,这个方向确实存在一条通往更远处无名观景点的支线,于是就这么生生错过了 在大草甸的尽头往下,意为从西藏而来的波特科西河(Bhote Kosi River)旋即进入视野,接着是一段坡度较大的直线500米大幅下坡,不久后就能望见河谷东岸山腰间苔地上如坠云雾中的村子隆登(Lungden 4368),此处距离南池市场仅有6小时路程,欢迎回到人间 从戈克尤到隆登,翻越仁久垭口的路程大约在12公里,爬升700下降1100,距离要略多于措拉、而升降幅度略低,我在身体状态一般的情况下耗时4小时49分完成,由此可见5-6小时应属平均水准 隆登(Lungden)的客栈不多,集中在村子南端,如果不想停留希望继续前往塔梅(Thame 3800),那还有另外9.5km/2.5h的路程,一路缓坡向下,路况较好且几乎没有起伏,当天到达完全没有问题 在极限状态下,如果时间较紧需要继续赶路前往南池(Namche 3440),则还需要再走9km/2.5h,同样是非常友好的缓降土路,途中能在塔莫村(Thamo)附近恢复稳定的手机信号,这个村子同样也能找到住宿 因此,在实际操作中,从戈克尤(Gokyo 4700)一天之内翻越仁久垭口(Renjo Pass)并回到南池是完全做得到的事(30km/10-12h),且能够在两天内就回到卢克拉,相比之下,我个人认为这条路要比戈克尤直接返回南池的路好走 不过若是时间比较宽裕,还是推荐在塔梅停留一晚,次日一早参观一下村子上方的塔梅寺(Thame Monastey 3900),这是昆布地区最古老的宁玛派寺院,院前平台拥有洛尔沃林山脉中空德日(Kongde Ri)、天康波切(Tengkangboche)的近距离景观,远处则能在极佳的视角眺望到卡沙(Kyashar)、库松康加鲁(Kusum Kangaru)比较特殊的形态,从塔梅上到寺庙单程在30-40分钟左右 另外,隆登和塔梅附近均各有一条支线可以前往探索,请继续往下看 垭口西侧背阴面的雪坡,再也没有路绳助力,需要谨慎移动 垭口山脚下的昂拉冬巴错(Angladumba Tso),垭口在棱线偏右的顶部 下山路的中段是沿着平缓的山谷下行,远处的一汪清水是热朗玛错(Relama Tso) 几近干涸的仁久错(Renjo Tso) 海拔4800米的大草甸,此时若向右走便是前往南帕拉观景点的支线 山峰的主角变成了洛尔沃林山脉中的塔提卡(Tartikha 6093)和空德日(Kongde Ri 6168) 隆登村(Lungden 4368)仿似一片绿洲,提醒着你翻越垭口成功 (7)南帕拉观景点(Nangpa La viewpoint) 有言在先,我并没有到达这个观景点,也未见有其他人到达过,也并不知道这个地点的确切位置,所有的信息全部基于纸面分析,提供一种可能性。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观景点是必然存在的 我们再来看一下地图5 我们可以看到,在仁久垭口北侧,还存在两个海拔更高的垭口恒久拉(Henjo La 5750)和宋那拉(Sumna La 5550),同样可以连通格重巴冰川谷中的四湖与西侧波特科西河谷,形成另外两种前往南帕拉垭口的方案,而垭口西侧也存在宿营地宋那山脚(Sumna Phug) 因此大致思路就是从隆登(Lungden 4368)往北,去往波特科西河上游地带、南帕冰川末梢位置的宋那山脚,由此再往北小上一个台阶,就能到达宋那冰川(Sumna Gl.)与南帕冰川(Nangpa Gl.)交汇点附近的一块高地上,所谓的南帕拉观景点,很可能就在那个位置 从地图上可见,该位置的纬度大致与五湖相仿,可以从另一个角度观看卓奥友峰群的另一种姿态,也很可能存在地面上或许是唯一的旁布日(Pangbuk Ri 6625)、卢纳日(Lunag Ri 6906)、以及乔仁疆(Jobo Rinjang 6777)的观看角度 而且,这条支线的难度并不高,因为存在一个关键补给点,即在隆登以北大约2小时路程后,还有一个拥有两家客栈的小休息站亚热村(Ayre 4750),如果在这个村子停留一晚并一早出发,就能获得足够的一日探索时间,相信找到这个观景点并非是很困难的事 很遗憾的是,我是在下山复盘的时候才注意到有这条支线的,若是行程中获知的话肯定会前往探索,目的并非仅仅是为了看那些山峰和冰川,南帕拉垭口作为大喜马拉雅山脊上最著名的垭口之一、也是夏尔巴人迁徙而来的通道,虽然如今已经无法通行,但哪怕是接近、或者走一段这条传奇古道,也是一种不可多得的体验和经历 不过没关系,因为在世俗生活中,可能错过就代表永远错过,但山地却不同,山总是在那里,错过也只是给了一个再去一次的理由而已 如果这个理由不够充分,也没有关系,我们还有一条支线、再加一个理由 从4800米的大草甸北望南帕拉垭口方向,最左侧相信是旁布日(Pangbuk Ri 6625) 从空中远眺南帕拉垭口,希望未来能有从地面接近他的机会 (8)唐布营地和扎西.拉布吉垭口(Thyangbo & Tashi Laptsa Pass) 若是选择翻越仁久垭口,那么在回程的途中势必要路过波特科西河谷中的主要休息站塔梅(Thame 3800)。由于前来这个方向的徒步者并不多,塔梅并没有太多熙熙攘攘的旅游氛围,偶尔途经的村民和游人沉默着飘然而过,如同村中水渠里静静流淌的雪水,不会留下太多喧嚣 从塔梅往东,可以回到应有尽有的南池市场,这也是大多数人往来的方向,不过甚少有人选择往西,继续往塔梅河(Thame River)深处探索,那个方向可以沿着大喜马拉雅小径(GHT)离开昆布地区,通往隔壁鲜为人知的洛尔沃林河谷(Rolwaling Kosi Valley),不过在那之前,需要翻越高海拔技术型垭口扎西.拉布吉(Tashi Laptsa 5753) 扎西.拉布吉垭口并非是一个茶歇式垭口,在到达洛尔沃林山谷中的村落纳尔(Na)和贝丁(Beding)之前是特拉卡丁冰川(Trakarding Gl.)、洛尔帕湖(Rolpa Tso)组成的大型无人区,想要完成穿越就必须携带给养进行重装露营,并不太适合大多数人 不过我们依然有替代方案,从塔梅出发、抵达扎西.拉布吉垭口之前,海拔4300米的关键位置也存在一个拥有两家客栈的营地唐布(天仰波 Thyangbo),为塔梅村的夏季牧场,客栈会在冬季来临之前一直开放。在唐布周边,则可近距离观察到垭口附近以帕切木(Parchemo 6279)、天拉吉陶(Teng Ragi Tao 6943)领衔的洛尔沃林峰群(Rolwaling Himal) 前往唐布的分岔路就在塔梅寺(Thame Monastery 3900)的入口附近,有相当明显的标示,上行时间大约在3-4小时,下行2-3小时,可以考虑从塔梅往返进行一日探索,或者轻装至唐布营地过一晚,次日探索周边后下山 而支线(7)和(8)又可衍生出一条线路,就是从洛尔沃林山谷方向出发,翻越扎西.拉布吉垭口到达塔梅,然后往北沿波特科西河谷探索南帕拉垭口观景点的情况,然后取道宋那拉垭口进入戈克尤河谷,由于肯定会携带露营装备、或者雇佣商业协作,沿途也非全程露营,能比较容易地获得补给,后勤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当然这都是后话了,喜马拉雅山高路远,衍生线路众多,如今依然还有大量尚未有人涉足、或是尚未呈现到世人面前的区域,静候你的到来 前往塔梅寺、以及更远处唐布营地的路径,有宏伟的玛尼墙 塔梅寺的白塔,同样是最多见的四层教化之塔(Stupa of Enlightenment) 背景是天康波切(Tengkangboche 6500) 河谷间的塔梅村 右侧远处是塔瑟库(Thamserku 6608)和康特加(Kangtega 6685)的组合 有朝一日! 十、负责任的旅行 喜马拉雅山区是生态环境脆弱、文化相对保守的区域 物资运输、垃圾清理基本全靠人力畜力、自然循环 我们建议前往旅行的朋友关注并做好以下各个事项 1、不干扰自然法则,保护野生动植物,不购买动物制品 2、尊重当地的宗教信仰,遇到玛尼墙、佛塔时请从左侧绕行 3、不干涉当地社会的运行秩序,哪怕看上去再不合理 4、将垃圾装袋后,放置在村镇内指定地点 5、不留置有机垃圾、不易降解垃圾在高海拔区域的野外 6、不得已在野外方便时远离水源50米以上 7、节约水、电力、煤气、木材等自然资源 8、在多人同时用餐时选择同样的食物,不浪费食物 9、拍摄本地居民前,先征得对方同意 10、不在公共场合穿着暴露服饰,或做过分夸张、亲昵的举动 X因素始终是人本身 除了足迹,什么都不留下,除了照片,什么都不带走 每一次的全身而退,都是山岳的网开一面 (地理、人文、徒步攻略部分完)

上海 成都 成都 加德满都 加德满都 加德满都 Besisahar Besisahar Dharapani Dharapani Chauli Kharka Chauli Kharka Bimthang Bimthang Bimthang Dharapani Dharapani Khudi Khudi 加德满都 加德满都 加德满都 卢克拉 Phakding Phakding 南池市场 南池市场 Pangboche Pangboche Dingboche Dingboche Dingboche Dzongla Dzongla Chola Pass Dragnag Dragnag Gokyo Gokyo Gokyo Renjo Pass Lungden Thame Thame Thame Phakding Phakding 卢克拉 卢克拉 Ramechhap 加德满都 加德满都 尼泊尔帕坦 尼泊尔帕坦 尼泊尔帕坦 加德满都 加德满都 加德满都 成都 成都 上海

92786 8

发表在 日本 2019-06-22
最熟悉的陌生人IV——白马大雪溪与木曾路
大雪溪登山起点 白马大雪溪(Hakuba Daisekke) 大雪溪上部 白马岳 顶上(Shirouma Dake 2932) 木曾路 妻笼宿(Kiso Gi Tsumago Juku) 木曾路 马笼峠(Magome Touge) 木曾路 马笼宿(Magome Juku) 白马岳顶上全景 攀登大雪溪 本系列历史、及后续游记 日本 户外游记第一季 《最熟悉的陌生人I——关西行摄漫话》 日本户外游记第二季 《最熟悉的陌生人II——环富士山行摄漫话》 日本户外游记第三季 《最熟悉的陌生人III——枪岳登山漫话》 日本户外游记第五季 《最熟悉的陌生人V——熊野古道中边路》 读前提示 本篇为日本户外旅行第四季,徒步日本北阿尔卑斯飞驒山脉中的后立山连峰、并经白马大雪溪(Hakuba Daisekke)登顶白马岳(Shirouma Dake 2932)、以及徒步中山道中的妻笼宿(Tsumago Juku)至马笼宿(Magome Juku)的行程 本季活动范围主要在长野县(Nagano)境内,极少部分与富山县(Toyama)、歧阜县(Gifu)略有关联。游记内容以日本中部阿尔卑斯山脉相关地理、人文、生态、户外活动及登山徒步线路为主,无美食、购物、自拍等内容,请谨慎观看 本篇人文地理及攻略部分约1.5万字,图文游记部分0.8万字 地图及照片100张左右,详细阅读时间1.5-2小时左右 本季照片全部为国产手机拍摄 楼主在穷游的游记以户外登山、徒步、人文地理为主,欢迎关注楼主的喜马拉雅徒步系列《天高地厚》正传和外传 第一季 2013年冬季安纳布尔纳大本营(Annapurna Base Camp ABC) 第二季 2015年冬季珠峰昆布地区(Khumbu Everest Base Camp EBC) 第三季 2016年大吉岭辛格利亚国家公园(Singalila National Park Darjeeling) 第四季 2017年冬季安纳布尔纳环线(Annapurna Circuit Trek ACT) 第五季 2018年冬季马纳斯鲁环线(Manaslu Circuit Trek MCT) 第六季 2018年秋季朗塘国家公园(Langtang Gosainkunda Circuit) 第七季(2019年秋季马纳斯鲁西坡、昆布垭口连穿,Bimthang Trek linked Khumbu High Passes) 外传 2019年冬季新西兰南岛八峰连登 本篇缘起 自第2季的环富士山、第3季的枪岳登顶两次日本户外旅行后,我对于日本的山岳地理环境、户外活动规则算是有了一些系统性的认识。在充分评估之下,遂决定将日本中部阿尔卑斯山区作为常规的登山拉练地 选择该地区的理由是多方面的。首先是强度,日本阿尔卑斯有大量海拔2500米以上级的可登山峰(53座),山势较为险峻且存在溯溪、攀岩、雪地剧烈升降等天然原始的复杂地形,以及气候、地势的急剧变化,入门级技术攀登的选择面极广,难度又比较适中,能获得全方位锻炼效果的同时,又不至于使自己损耗太大 其次是环境,日本的户外登山活动开展历史悠久,最早可以追溯到100多年前的明治时期。经过无数代人的建设和积累,户外活动的各种规则、逻辑相当成熟清晰,参与者的整体品格素质、技术素养都比较高,加之我本人有一定的日语能力,沟通并无障碍,能获得较好的体验 最后是成本,拉练是为了给每年的喜马拉雅长距离徒步做体能、技术、经验储备而存在,如我这般并非专业旅行者的业余户外玩家,并不能付出太多的成本投入其中。而位置与我所在地算是近在咫尺的日本阿尔卑斯、以及与国内一线城市或遥远西部相差无几的物价水平,使一次登山拉练并不需要太高的成本,使它理所当然成为了一个理想的目的地 因此在1年之后的现下(2019年6月),我按照既定计划再次在同一季节前往日本阿尔卑斯东麓所在的长野县(Nagano)进行本年度的登山拉练,此次的目标有两个,其一是经日本三大雪溪(白马大雪溪、针木雪溪、剑泽雪溪)之首的白马大雪溪、攀登日本第26高峰的白马岳(Shirouma Dake 2932)、其二是经立山室堂(Murodo)攀登第20高峰的立山(Tateyama 3015) 原计划是在一周之内进行连续攀登,不过由于受到06/07江淮气旋带来的疾风和强降雨,使得日本全境不仅如临大敌(广岛甚至发布了全员避难的动员令),进入梅雨季的时间点更是比往年提前了5天左右,行程大部分时间都遭遇恶劣天气,计划受到了比较大的影响 白马大雪溪、白马岳的行程虽然勉强完成,但受恶劣天气、以及季节性恶劣地形的阻碍,猿仓(Sarukura)-栂池(Sugaike)环线受阻于脊线位一处坡度陡峭的雪檐而难以完成,在白马山庄被困一昼夜后,只能选择原路下撤;后半程立山更是直接放弃,改成了受天气影响较小的、以人文景观为主的木曾路妻笼至马笼段古道徒步 尽管过程不尽如人意,但在如此极端的天气条件下能完成这两条线路,终归算是个能令人接受的结果。那么本篇游记,就主要介绍白马所在的后立山连峰相关的地理环境,登山技术及后勤的各种信息,木曾路所在区域的背景、文化和历史遗产保护 今年,适逢平成结束、令和元年继起,那么在介绍这次令和首登的同时,我们依然也将承继本系列游记的特色,随意聊聊日本这个国家各方面的文化 新年号令和及出处手书板@大妻笼 令和,取自日本本土古诗集《万叶集》中《梅花歌并序》的诗句: 初春令月、气淑风和、梅披镜前之粉、兰熏珮后之香 这是第一次没有从中国古籍中选取新年号,但是中日文化一衣带水,断难割舍,即便是《万叶集》的诗词,也是深受古代中国文化的影响,实际在日本大城市之外,甚至可以看到比国内更多的传统汉文化痕迹 日本阿尔卑斯地理 地形 在本系列的第三季中,我们已经给大家笼统介绍了日本阿尔卑斯的整体情况。简而言之,这是日本本州岛几乎正中部位置存在的一系列南北走向的横断山系。若以水系切割细分的话,从北向南,分别存在北阿尔卑斯飞驒山脉(Hida Mountains)、中央阿尔卑斯木曾山脉(Kiso Mountains)、南阿尔卑斯赤石山脉(Akaishi Mountains) 日本阿尔卑斯、及其周边支线山脉高峰林立,且山脉由脊线串联呈纵贯延伸态势,绵延400多公里,从北部的日本海沿岸一直纵贯到南部太平洋沿岸。除富士剑锋(Kengamine 3776)外,日本还有53座山峰海拔在2500米以上,而这其中的51座都隶属于阿尔卑斯,因此称之为列岛屋脊都不为过 围绕着日本阿尔卑斯,都是一些旅行者罕至的县。以主脊线为界,东麓是新泻、长野、山梨,即古称甲信越地方(甲州=山梨、信州=长野、越后=新泻,Ko Shin Etsu),西侧是富山、歧阜、爱知,南侧贯穿东海道的则是静冈 形成本州岛中央大分水岭的日本阿尔卑斯不仅是一条地理分界线,把本州岛分割为山系以东的关东平原,和山系以西的浓尾平原名古屋、近畿平原京阪神,同时也是一条文化分界线,即象征封建时代政治经济文化中心的西部京都奈良大阪、以及象征近现代日本的东京23区大都市圈 本州岛中部横断山系示意图(底图来自日本国土地理院) 而在第3季中攀登的枪岳,包括本季攀登的白马大雪溪、白马岳,则属于日本阿尔卑斯山脉中的北阿尔卑斯(Kita Alps)飞驒山脉(Hida Mountains) 飞驒山脉的整体构造是一个比较规整的Y字型。Y字的下方,即南侧的主力,是称为枪穗高(Yarihotaka)的枪岳、穗高岳峰群,以及南端尽头位置的火山乘鞍岳(Norikura Dake 3026),这些峰群的主峰海拔都在3000米以上,在整个列岛的高峰中排名前列,实力非常雄厚 Y字的上方,即北部由于受到日本最深的峡谷——黑部峡谷(Kurobe Gorge)的分割,分为东西两支。西支整体在富山县(Toyama)境内,由立山(Tateyama 3015)和号称日本第一险峰的剑岳(Tsurugi 2999)领衔,总长度较短,称为立山连峰(Tateyama Range) 东支在黑部峡谷的东侧,由富山县与长野县(Nagano)分享,称为后立山连峰(Ushiro Tateyama Range)。这一列支脉比前者长不少,虽然没有超过3000米的山峰,但2500米以上级的名峰数量更多一些,主要有白马三山(白马岳、杓子岳、白马鎗岳)、唐松岳、五龙岳、鹿岛枪岳、爷岳、针木岳等主峰,它们之间由脊线串联,呈突兀程度不高的墙体态势 我们此行的目的地,即是在后立山连峰北侧顶部位置的白马三山区域 立山连峰与后立山连峰(底图来自Mapbox) 气候 日本阿尔卑斯所在区域纵跨400多公里,拥有从0米到3000米以上的巨大海拔变化,山岭、盆地、河谷、高原各种不同地形相间,气候也因此呈现出局部多样性和不稳定性,情况十分复杂、难以一概而论;在此我们仅介绍此行目的地所在区域的情况 (1)暴雪 白马大雪溪、白马岳所在区域,行政上属于长野县北安云郡白马村,这个村是日本降雪量最大的区域之一,被《豪雪地带特别对侧措置法》指定为最高级别的特别豪雪地带,年均降雪量大致在600-700mm,与北海道的小樽一个档次。因此,在冬季封山季它是一个著名的滑雪度假胜地 这个降雪量是什么意思呢?假设这地方每年有一半时间是在下雪,就是180天,降雪量我们按折中的650mm计算,就是每24小时3.6mm的量,这个量按照降雪量等级来算就是中雪。一个地方每年一半时间都在下中雪,或者说有1/4的时间都在下大雪,那恐怕是降雪稀少的地方的人们都想象不出是什么情况 日本豪雪地带与特别豪雪地带(来自日本国土交通省) 至于降雪量如此巨大的原因,由于列岛的北侧属于日本海沿岸,北侧直面西伯利亚,基本上是无遮无拦的态势,每年冬季西伯利亚西北季风(冷空气)能畅通无阻、长驱直入来到这里,顺带裹挟着大量的日本海水汽。在冬季温度较低的情况下,这些水汽会受高海拔山体阻挡迅速冷凝成雪,从而形成暴雪甚至特大暴雪,按照当地人的说法,一夜之间积起1米厚属于家常便饭 其实从上图就可以看到,大致整个日本西北沿岸都是这种情形,豪雪地带从最北的北海道一直延伸到中国地区的鸟取,因此在地理上这一系列降雪量极大的区域有一个特殊的气候类型称谓——日本海侧气候 正是由于这超乎寻常的降雪量,使得飞驒山脉的各个山谷间会在冬季堆积海量深达数米的积雪,多到整个夏季都无法全部融化,经年累月的残雪不断增加,便形成了日本阿尔卑斯特有的地貌——雪溪(Sekke) 由于是特殊地貌,在中文里是没有专门的词汇去解释这个概念的,大致可以翻译成高山积雪河谷,这些积雪在日语中叫做万年雪(Man nen yuki),英语写作firn,总体是一种雪地以上、冰川未满的状态 白马大雪溪较低的位置@白马尻小屋 由万年积雪堆积而成的大雪溪@大雪溪上部 (2)梅雨/秋雨 确实,你没看错,梅雨季不仅是中国大陆江淮地带的特色,日本列岛也会深受其影响。在春末直至盛夏到来的这段时间,北方冷低压与副热带高压会在北纬三四十度沿线势均力敌,并暂时形成停滞状态的雨带,这便是我们俗称黄梅天的梅雨季 由于列岛的纬度较高,入梅的时间点通常比中国大陆要早一个星期左右(6/11前后),出梅大致在7月上旬,当年的具体日期可至 日本气象厅 进行查询 除了东亚共通的梅雨,日本列岛还有其特有秋雨季,这个形成的原因比较容易理解。由于列岛处于四下空旷的海上,到了夏末秋初,夏季主导的副热带高压南退,列岛会成为一个四战之地,同时受北方西伯利亚干冷高压、西侧大陆高压、东北侧鄂霍茨克海高压同时的影响,各种冷暖气团在此神仙打架难分伯仲,其结果就是秋雨连绵 因此,除了春夏秋冬这常规四季之外,日本列岛还存在梅雨季、秋雨季这两种特殊的天候,严格来说一年存在六季,是为其特殊的地理位置造成 遭遇降水,就只能走低海拔的hiking线路了@妻笼-马笼 ( 3)气候对户外活动的影响 从上述的气候特点我们不难发现,这些特点对于开展户外活动、尤其是对天气要求较高的登山徒步活动而言十分不利,漫长且降雪凶猛的冬季、梅雨阴云遮天蔽日的春末季、一场秋雨一场寒的初秋季,加之西太平洋夏季的台风,除去这些不适合进山的日子之外,其实所剩的时间窗口已经寥寥无几 在日本当地,开展登山活动的主要时间节点是出梅之后、盛夏刚至的那段日子,彼时雨带散去、西太平洋台风的主力未至,天气状况稳定的概率非常高,又适逢暑期放假,是传统意义上的登山旺季 另一个时间节点是夏末秋初,彼时夏季酷暑已过、秋雨未至,又是漫山红叶、层林尽染,虽然存在台风的潜在威胁,但当地人可以看着天气预报,趁没有台风的窗口说走就走,甚至用一个周末就能完成一次登山,并不会受太多影响 然而,对于我们这样需要考虑出行成本、又可能要提前很久就定下行程的外国人来说,这些节点并不一定适用。无论是夏季拥挤的登山人流,还是随时可能从任何一个方向过来的气旋,皆是轻则大大降低体验质量,重则使整个计划泡汤 所以,我近两年选择的时间节点是梅雨寸前、也就是国内端午假期。这个节点的好处在于天气状况一般比较稳定,极少出现极端情况,而且并非登山旺季,山野之间除了盛开的杜鹃之外无比空旷,能获得较好的体验。至于这次遇到的大陆气旋使得入梅提前,这只是个案而并非常态 不过端午期间也有两个相当重大、且无法解决的问题,其一就是大量关键位置的山间小屋尚未开始营业,使得许多线路无法串联起来,登山线路方面的选择非常有限 山小屋(Yamagoya) 黑色积雨云压过来就要小心了@白马岳顶上 概况 明治维新运动后,日本全国上下进行了大刀阔斧的全方位改革,在脱亚入欧的思想指引下,大批西方人涌入日本,他们不仅带来了当时最先进的科学技术,也把包括登山运动在内的山地户外文化带到了列岛 一心学习西洋发达国家的日本很快便接受了这些新事物。而作为登山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在登山运动兴起后的不久,许多山小屋便应运而生。所谓山小屋,一般建造在山顶、山脊、垭口或山脚等关键位置,是为无法在一天之内完成较长行程的登山者提供住宿、餐饮服务的山地旅馆 日本的山小屋大都拥有极其悠久的历史,如白马岳山顶下的白马山庄,首建于1906年,已经超过110年的历史,而枪穗高周边的常念小屋(1917年)、燕山庄(1921年)、枪岳山庄(1926年)也都有超过或接近1个世纪的存续期,它们皆为日本乃至东亚户外文化的先行者 其间经过无数代人的建设和积累,如今的山小屋已经彻底脱胎换骨,摆脱了以往简陋破败的恶劣条件,在现代科技的加持下,蜕变成拥有完备设施和保障体系的登山基地 与全部无人值守的新西兰南阿尔卑斯山小屋相比,日本阿尔卑斯大多数山小屋都有人值守,具备完善的自持能力,配备了大功率发电机保证生活用电,并用发电机余热作为烘干机的能源,坐落在山顶、脊线处这些没有天然水源的小屋都配备雨水净化设备保障生活用水,其他生活物资则由直升机提供常规运输 具体到小屋内部,不仅提供独立卧室、大宿舍、供应一日三餐的餐厅,也有专门的露营地供更加纯粹的登山者露宿。小屋内部配备了专供登山者交流的谈话室、各种山岳书籍可供参考的阅览室、寒冷季节开启油酊取暖的暖房等不同功能的设施。一些坐落在山脚下、山谷中,有天然水源的小屋也有洗浴设施 可以说,日本阿尔卑斯山小屋的整体环境和建设水准,毫无疑问是世界一流的,完全对得起一百多年的沉淀 白马山庄的暖房,有卫星电视滚动播放天气预报 白马岳周边山小屋 世上没有十全十美的事,日本阿尔卑斯山小屋的条件虽理想,却不似尼泊尔喜马拉雅的旅馆那样全年无休对外开放。基于前述规律且严苛的气候条件,大多数山小屋都有比较固定且短暂的开设时间,除管理人之外的工作人员,也大都是从社会上临时招募而来的打工身份 几个基本的规律如下 冬季(11月至次年4月)气候严寒,人无法长期在山区生活,山小屋会全部关闭; 规模较大、且位置最关键的小屋,开设时间最长(4月末至11月初),以在淡季保证一些基本登山线路能够成行; 规模较小、且位置不是特别关键的小屋,一般只在夏季开设(7-9月),在相对最理想的季节提供最丰富的线路 白马三山周边山小屋示意图 以此行白马岳沿线的情况为例,在该区域方圆10公里范围内,山小屋的数量多达7个。若是这些小屋全部营业,那么可供选择的线路方案就十分丰富了,脊线纵走或者环线漫游,都能找到相应的落脚点 但是在我前往的6月上旬,只有2个正在营业,即4号位置的白马山庄、以及6号位置的栂(mei第二声)池小屋。这样一来,脊线纵走的可能性就彻底消失了,只有选择原路往返白马岳山顶,或者由猿仓庄上、栂池下的环线方案 山小屋的营业时间大致固定,每年会略有差异。白马三山区域山小屋的具体营业时间、以及小屋设施及提供的服务,可以到下列的官网查询。营业时间发布的日期大约集中在4月中下旬至6月初,如需提前计划行程,也可以参考历年的开始营业时间 费用方面,住宿加早、晚饭(一泊二食)的价格一般在10000日元上下,可以使用小屋内的所有设施,以及免费提供无限量热水和茶;这个价格理论上只能睡大通铺,单间则要另外付费,不过在淡季空房很多的情况下可以免费入住 如需另外购买午餐便当外带则是1000日元;自动贩卖机的饮料、啤酒大致在500-600日元一罐;插座充电理论上需付100日元/20分钟,不过淡季登山者稀少的时候并没有人会来问你收这个钱;手机信号(Docomo)少数地方有,大部分地方并没有 若自带帐篷扎营,则需付1000日元左右的营地管理费,此外使用小屋除冷水之外的所有设施(包括卫生间)均需另外付费 白马馆小屋群体 ,包括 白马山庄(Hakuba Sanso) 白马鎗温泉小屋(Yarionsengoya) 白马大池山庄(Hakuba Ooikesanso) 栂(mei)池小屋(Tsugaike Hutte) 五龙山庄(Goryu Sanso) 齐整小屋(Kirettogoya) 白马尻小屋(Hakuba Shiojiri) 白马村营山小屋群体 ,包括 白马岳顶上住宿(Choujo Jushoku) 天狗山庄(Tengu Sanso) 猿仓庄(Sarukuraso) 八方池山庄(Happo Ike Sanso) 登山起点处的小屋猿仓庄 登山要点 友情警告: 白马大雪溪、白马岳登山线路是存在单日1700米直上雪地攀登的高强度登山线路, 沿途山势险峻,存在溯溪、雪地、冰面、冰裂缝、岩层等各类复杂地形,存在落石区的严重威胁,并伴随可能存在的大海拔跨度下气温、气压、气候的急剧变化,有大量的不确定、以及致命因素,属于入门级技术攀登范畴 该区域常年发生山难事故,存在无法避免的危险,请在出发前充分了解登山所面临的风险,并谨慎评估自己的能力 不建议没有高海拔(大于2500米)山地经验、没有齐全山地装备的旅行者前往 不建议不具备山地寻路能力、地形判断能力、一定脱困能力的旅行者前往 不建议心理素质较差、意志力较薄弱的旅行者前往 前往登山口 东京——白马村 (1)北陆新干线至新泻县的系鱼川(Itoigawashi),换乘JR大系线(Oito Line)至白马站(Hakuba),成本较高 (2)JR中央本线至长野县松本(Matsumoto),换乘JR大系线至信浓大町,同站换乘大系线(南小谷方向)至白马站,成本适中 (3)高速巴士( 新宿-白马八方巴士总站 )直达,最为方便 名古屋——白马村 (1)JR中央本线(中津川、松本、长野方向)至松本,换乘JR大系线至白马站(有快慢车之分,快车需特急券) (2)名铁巴士总站乘( 名古屋-松本/长野 )至长野站下,东口换乘( 长野-白马 )专线巴士至白马站,成本较低 Tips:巴士时刻表请戳链接查询,新干线、电车的时刻请至 换乘案内 查询 白马村——猿仓登山口 (1)在白马站乘坐( 白马-猿仓 )专线巴士前往。此班巴士运营时间较短,仅每年开山祭(4月末5月初)、7-8月、9-10月周末常规运行,具体可戳链接查询 (2)没有巴士的场合,在白马站乘坐出租车前往,费用3700日元,可坐4人;从白马村内的旅馆前往登山口,可拜托店主打电话预定出租车 (3)没有巴士的场合,从猿仓登山口返回白马站,可按登山口附近公共卫生间门口的出租车电话告示板电话叫车,费用是3700+180(迎接费)日元 Tips:出租车公司电话客服的英语一塌糊涂,建议即便不会日语,也一定要学会猿仓的读法(Sarukura);流程一般是你先说要叫车,对方会先谢一句,然后问你在哪儿,你就说猿仓,他一听猿仓就知道你是登山下来的,这样就不会误会了;接着会告诉你出租车的颜色、需要等候15-30分钟等信息,答应即可 JR大系线,由松本开往信浓大町 JR白马站,这哥们坐姿比较奔放 线路选择 猿仓大雪溪登山线路沿线环境示意图 前面讲到,6月端午期间登山,有两个重大且无法解决的问题,其中一个上面已经介绍了,大多数山小屋尚未开始营业,线路的选择较少;而另一个,就是这个季节许多位置积雪仍非常厚,不仅造成路面难度巨大,少数地方甚至会断路 例如此行,我原计划试图走猿仓-栂池环线,即从猿仓登山口沿大雪溪上,在白马山庄休息一晚,再沿脊线向北纵走至白马大池,继而从栂池(Sugaike)乘缆车下山 然而第二天沿脊线向北仅走了1个小时,就在三国境附近遇到一个目测有70度、长度约有30米的垂直陡坡。实际这个坡本身并没有那么陡,是因为积雪太厚,表面鼓起形成了弧形,脊线位的积雪又湿滑松软难以踩实,上行可能没有问题,但下行基本断难通过,在鼓起最高处百分百是要滑坠的。我做了一些初步的尝试,确定再下就要掉进悬崖小命不保了,只能原路折返 因此,从这个实操结果来看,如果你打算和我一样准备在6月上中旬或更早前往的话,栂池这条线就不用考虑了,大概率是要被这个雪檐挡住去路的,除非带了挂钩绳子不然根本过不去,只能选择大雪溪原路上下的走法 耗时方面,在6月积雪依然较厚的情况下,整条大雪溪的上行攀登时间在5-7小时,以各人体能、负重情况不同而有差别;下行时间在2.5-4小时,以各人身体平衡、技术能力差异而有差别;无论上行还是下行,时间皆会受天气状况影响,弹性较大 大型雪坡@大雪溪中部 威胁与应对 在去年枪岳的攀登过程中,我已经体验过枪泽雪溪、枪平雪溪对于登山难度的大幅提升,而此次的白马大雪溪,可以说是上述两者的全面强化版本,主要体现在以下几点 (1)技术难度 首先是大雪溪本身的技术难度。白马大雪溪是岛国规模最大的雪溪,有3.5公里长、100米宽,雪溪起点处的海拔大致在海拔1450米左右,终点是在脊线位置2800米左右,这就是快要到终点了,换言之,登山的大部分过程都将在雪地中攀登,而平均坡度是(2800-1450)/3500=38度 而且,实际情况中坡度并不是一成不变的,在起始段海拔较低的地方坡度较缓,海拔越高坡度越陡,途中至少有两段坡度超过了45度,是一个仰攻直上的态势,上行时很快就会进入无氧状态,下行时则非常考验平衡能力和下盘的扎实程度 陡峭路段@大雪溪上部 (2)路面难度 其次就是地形地貌的识别辨认。春末夏初季节气温升高,雪溪处于非常不稳定的快速消融状态,可能寥寥数日之内,地形地貌就会发生剧烈变化。例如某些地方的积雪会松动塌陷甚至形成深达数米的冰裂缝,某些地方的岩层可能会裸露、某些区域可能被融雪水浸、形成冰雪岩石混合地形,以及,雪溪中没有任何路牌或指示标识,需要自行规划线路 因此,前往登山的人,尤其是在登山客稀少的时节前往的,必须要有一定的高海拔山地寻路能力和地形辨识能力,以及较好的心理素质 因为 或许突如其来的一场风雪,一夜之间就会把雪溪上的脚印全部抹去,让你无迹可寻,必须自行规划合理路径; 又或许你在脊线位置遭遇了难以站立的强阵风,你必须短时间内判断风力和风向,继而快速寻找避风的位置; 再或许山谷里短时间蒸腾起来的水汽,会把能见度瞬间降低到只有5米,你必须在这种条件下识别正确的方向,才能继续前进 冰裂缝@大雪溪上部 混合地形@大雪溪上部 (3)落石威胁 最后,也是白马大雪溪中比较致命的直接因素,就是落石。大雪溪所在的山谷,由于年均降雪量巨大,山谷两侧的山体都被侵蚀得七零八落,山体上的岩石在风霜雨雪的侵蚀下处于极其不稳定的状态,小到一个鸡蛋那么小、大到一个床头柜那么大,随时都有崩落的可能,两种我都亲眼看到了,这是一个相对固定的威胁因素 落石区集中在海拔较低的1500米-2200米左右大雪溪底部区域,长度大约在1-1.5公里左右。通过这段区域时,一定要时刻注意观察,尤其是竖起耳朵,必须全程关注两侧山体上的异常动静和声响,切忌只顾闷头走路,以及千万不要戴着耳机听音乐,不然等石头砸到跟前就晚了 选择路径时,尽量走在雪溪靠近中央的位置,以一些已经落下的大型石块作为路径串联,必要时可以充当掩体;大雪溪并非完全平坦,而是有一定高低起伏,尽量选择地势较高、回旋余地较大的位置,如此即便有落石袭击,也能够用高低差来限制落石的滚动范围 近年来,大雪溪发生过多起登山者被落石袭击而造成的死伤事件,希望计划前往的朋友一定要引起重视,个人建议学习本地登山者携带并在通过落石区时佩戴头盔 图中的黑点除了人之外全是落下的石块,可以看到雪溪的高低差@大雪溪下部 装备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攀登大雪溪和白马岳不是通常的健行(Hiking)或远足(Trekking),而是登山(Mountaineering),本质上除了不必面对低压缺氧环境之外,与攀登雪山并无太多区别,较通常的登山徒步而言不确定因素要多得多,需要做好万全的准备 防水衣裤鞋 :白马村所在区域年均降雪量600mm以上,降水最少的月份(11月)均降水量也高达100mm以上,在1日以上的长距离登山过程中遭遇雨雪天气的概率是不低的,全套防水装备轻则能提高舒适性体验,重则可以在天气突变时防止失温的发生 冰爪(必须10齿以上) :白马大雪溪平均坡度38度,部分陡峭路段甚至在45度以上,且积雪层的厚度、硬度会依季节和天候频繁变化,带前齿的10齿以上冰爪能提供良好的抓地力和下盘支撑,尤其是在雪溪下降过程中,几乎是必备的装备 登山杖/行走镐 :由于积雪层的厚度、硬度会有变化,极端情况下会出现隐蔽的冰裂缝,因此在融雪季节、特别是能见度不佳的情况下,登山杖可作为探路工具使用;行走镐则作为能在部分极其陡峭路段可能发生的滑坠时提供最后的自救手段而存在,当然并非必须 头盔: 作为大雪溪中固定的客观威胁,长达1公里以上的大型落石区是十分恐怖且致命的存在,同时也会给登山者带来巨大的心理压力。在此情况下,头盔作为身心两方面的共同防线,并非是一件摆设 我此次使用的部分装备: Mammut Nordwand HS Thermo Hoody Marmot Tarn M3 MHW Typhoon Pant-M Lowa Zephyr Desert GTX Mid TF Brother BRS-S1A 14齿冰爪 Black Diamond 112176 折叠登山杖 山地救援 日本阿尔卑斯尽管绝对海拔有限,但是由于前述特殊的地理环境、以及严苛多变的气候特点,使得登山过程中的不确定因素非常多,登山者往往会在同一时点面临来自多方面的威胁,若不具备丰富的经验去快速反应,则容易在巨大的外部压力下处置失当,从而发生山难事件 实际情况也是如此,仅以这两年活动的长野县为例,根据县警察本部 山岳对策安全课 的统计,过去5年里长野县发生的山难事故多达1406起,共有259名登山者在事故中死亡、23人失踪,另有724人负伤,平安脱险的则有555人。其中,北阿尔卑斯飞驒山脉是事故发生最密集的区域,而导致死亡的原因大多是滑坠和跌落 仅去年(平成30年),长野县就发生山难事故297起,死亡及失踪高达57人,受伤146人,山难死亡率高达17%,绝对遇难人数比喜马拉雅登山季还多。而令和元年(2019年5月1日)之后的春山季,就已经有3人因滑坠遇难 换言之,一旦在日本阿尔卑斯山区遭遇山难,60%以上非死即伤,全身而退的几率只有三分之一,这基本是个上下浮动不大的平均值 作为一个山地国家,日本拥有悠久的户外登山运动传统,而由此衍生而发的山难事故,如今基本已经趋向一个如前所述的稳定值。为了应对这种常规局面,日本建立了完善的现代化山岳救援系统,并在全国都道府县的所有警察机构中都专门设置了山岳警备队(Sangakkebidai)的编制 这些以登山为职业技能的特殊警察是警方的机动队,是为了救援遇险的登山者、以及进行山难预防宣传和统计为职能而存在。他们在必要的时候,会与消防部门的山岳救助队、地方的山岳协会、民间的救援组织、警方军方的直升机队配合,进行山地救援工作 而在登山运动主要开展地的长野县、歧阜县、富山县,山岳警备救援队的编制是最庞大,保障能力也是最强的。这些以冲锋衣、高山靴为制服的警察都经过专业训练,拥有丰富的登山经验,配备顶级的登山装备,并具备直升机机降的技能,他们通常会安排在各个派出所(警察署)内,有些甚至会在热门线路的山小屋长期驻扎,按管辖区域执行救援任务 由此可见,在日本这样的法治国家,山地救援并非是一种人道主义行为,而是一套有法律依据、完整执行逻辑的既定程序。一旦遭遇山难事故,只要履行并配合完成既定程序(报警、申报信息),只要你是具备合法身份的人,救援工作就会立即展开 同时,由于此行我亲身经历了同行朋友在恶劣天气、艰难路程下体能、意志的全面崩溃而报警求援,最终动员了4名警察和1架直升机参与救援的现实事故,也想借此再次提醒计划前往日本阿尔卑斯登山的朋友: 虽然在日本,山地救援是一种法律程序,可无论如何,这都是一件需要动用大量社会资源的事。风险控制意识是身为登山者最基本的素养,我们应该极力避免因自身的准备不充分而导致的社会资源无端浪费 这种准备包括不仅限于——合理评估自身的能力,选择恰当的路线,研究线路的气候、地形特点,制订详细且有调整余地的计划,携带必要的装备,事先查看天气预报,对可能遇到的危险有充分的心理准备,出发时确认自己的健康状况 以及,在遭遇危险时保持镇静,选择适当的处置措施 因为,这可能是届时你唯一的选择 長野県警察本部地域部山岳安全対策課 電話:026-233-0110 直升机救援现场画面,是被吊下去的@朋友提供的图片 6/8救援的情况已经被记录在长野县山岳遇难情况周报上,可以发现出事故的多为较为年迈的人士 少刷抖音多看书,有足够的知识才能最大限度降低事故发生的几率@名古屋 负责任的旅行-日本登山 1、充分了解自己的能力,选择力所能及的线路,对自己的安全负责 2、在登山口准确填写 登山计划书 申报行程,并将行程告知家人或朋友 3、携带必要的装备和应急食物 4、不干扰自然法则,不惊扰、破坏、摘采野生动植物 5、不污染水源,不在野外方便 6、谨慎用火 7、禁止携带宠物 8、带走所有自己带进山的物品以及产生的垃圾(除在小屋购买的易拉罐) 9、严格遵守山小屋的各项规定和作息时间 翻译: 关于远足(Trekking)与登山(Mountaineering) 白马(北阿尔卑斯后立山连峰)区域,是可以充分享受远足与登山乐趣之地 远足区域限于大雪溪底部的白马尻为止,继续往上将进入登山区域,需要充分的装备和山岳知识,危险性亦将增加 近年来,白马大雪溪频繁发生山体滑坡造成的落石事故,需要特别注意由于浓雾引起的能见度较差、继而造成的迷路、滑坠、落石等可能性,由于雪溪上的落石速度快且无声响,亦需要特别关注 Repeat:对你自己的安全负责 中山道木曾路(Nakasendo Kisogi) 概况 关原之战中,德川家康率领的东军在暧昧气氛浓郁的战斗中击败各怀鬼胎的代表丰臣旧势力西军,尽管这是一场站队大于流血的、水分很大的决战,不过无论如何,德川家康还是因此掌控了列岛大势 丰臣秀吉还在世的时候,为了防备和削弱当时还是其麾下重臣的德川家康,故意将他的封地转至当时仍是穷乡僻壤小渔村的江户(1590的东京),意图以关东平原背山面海的封闭式地理环境将其隔绝在当时的政治、经济中心的大阪、京都之外,实际是一种变相的流放和孤立 德川家康当时并没有与丰臣秀吉翻脸的实力,至少他自己觉得时机尚未成熟、根基未稳,便假意顺从,并动心忍性从零开始经营、深根细作关东地区——这片在今天看来地理位置好得没边的土地,毕竟科技的发展使得当时的劣势今天全部变成了优势 取得天下制霸权后,德川家康建立此后存续260多年的德川幕府,不过幕府大本营并没有设在天皇所在的关西,而是放在了已经经营了十多年、并初具规模的江户。这种另起炉灶、自立门户的做法,显然有着防备前朝旧势力反扑的考虑在内,政治上的考量成分更多一些,而江户其后的大发展或许更多的是一种自然而然、水到渠成的结果 如此,当时列岛的局势变成了一个分居两地的二元政治,即象征天赋神权、民心所向的天皇身在名义上的旧都京都,而掌握实权、号令天下的德川幕府则在日益发展的江户,那么围绕着政治、经济的重新洗牌和交流,参与其中的人们不得不在相隔千里的两地之间来回奔波 为了让实际是政治中心的江户政令通达,德川幕府在建立后的一百多年中,相继开辟了由江户出发通往各地的5条主要道路,称为五街道,分别是从太平洋沿岸通往京阪的东海道、通往北部今天栃木县的日光街道、通往东北及北海道的奥州街道、由相模川河谷通往今山梨县的甲州街道 以及穿越本州岛中部丛山峻岭,以较长路程进入名古屋所在浓尾平原的中山道(Nakasendo)。由于中山道中的精华段,穿越了中部大分水岭中的木曾川河谷,因此民间也会通常称其为木曾街道(Kisogaido)或木曾路(Kisogi) 中山道木曾路11宿示意图,沿线古代令制国名与现代地名对照 底图来自日本国土交通省 南木曾站外的旧木曾路起始点 旧中山道沿途都有清晰的标识@南木曾 地理 中山道从江户的日本桥出发,向北沿利根川(Tonegawa)水系冲积大平原穿过今天的埼玉县后,进入群马县境内,继续由利根川水系一级支流锥冰川(Usuigawa)溯源而上,翻越1000米级垭口锥冰峠(Usuitouge 960)进入今长野县的轻井泽,再转向西南方向走筑摩山地(Chikumasanchi),并翻越著名分水岭和田峠(Wadatouge 1531)到达諏訪湖盆地 諏訪(日语 Suwa 中文 Zou Fang)今天以夏季的湖畔花火大会、湖景温泉旅馆以及著名动漫《你的名字》取景地而闻名,而在中山道盛极一时、人来人往的当时,也是沿线最大、并伴有温泉的宿场之一,也是五街道中另一条甲州街道的终点,共开设有40多家旅馆供往来东西两地的人们休整 离开諏訪后,道路稍稍转向西北,不远处就是盐尻(Shiojiri),这地方位于松本盆地的南部边缘,是一个三省通衢的关键地理位置。而中山道从此地开始,会向西南方向进入奈良井川、木曾川河谷 这两条河组合起来的大型河谷,是日本阿尔卑斯中央大分水岭中几乎是唯一贯通东西的可行通道。它的北侧是御岳山火山群(Ontake Volcanos),南侧是中央阿尔卑斯木曾山脉(Kiso Mountains),奈良井川在东北、木曾川向西南,之间由鸟居垭口(鸟居峠 Toriitouge 1197)为界,垭口以北的河流全部流入日本海,以南则全部流入太平洋,是为一个重要的地理分界点 出了木曾川河谷就会离开山区,到达山脚下的大城镇中津川(Nakatsukawa),至此再穿过浓尾平原、琵琶湖盆地到京都,就再无险路难关了。如今的奈良井川、木曾川河谷的村镇(宿场)布局几乎与中山道鼎盛时期完全一样,只不过,人们可以借助JR中央本线的快速通行而无需再行徒步 传统上,河谷中有11处村落为往来游客提供住宿,分别为上四宿(贽Zhi川、奈良井、薮sou原、宫之越)、中三宿(福岛、上松、须原)、下四宿(野尻、三留野、妻笼、马笼) 如今,这些宿场仅有少数还在行使着当年的职能,只不过,往来的客人从政府官员、信使、商人、运输队,变成了慕名而来、期望一览江户时代建筑风貌的游客,以及希望挑战中央阿尔卑斯西麓登山线路、或是准备登顶御岳山的登山客 木曾路11宿 妻笼宿北入口的大水车 妻笼宿的傍晚已空无一人 梅雨季节游客稀疏的马笼宿 宿场(Shukuba) 7世纪,古代中国始于秦代的律令制传入日本,这种严格的中央集权制度,使得中央政府需要以尽量高的效率把政令传达到地方。在生产力低下的古代,传信基本靠走和马匹,每天通行的上限不高,因此就对住宿、餐饮方面的后勤保障提出了要求,官方驿站便是由这种需求而来 而日语中所说的宿场,与中文里驿站的意思相差无几。早在奈良时期,伴随着律令制的宿场建设就已经初具规模,而到了将近1000年后的江户时代,德川家康下令对五街道的驿站进行大规模的系统改建和规范化,而作为路途最远(500km)、翻山越岭崎岖难行的中山道,驿站数量也是所有街道中最多的(69宿) 至于驿站中的旅馆,也是分为三六九等,供不同社会地位的人对应入住,比如接待政府要员或者高级武士的为本阵(Honjin),较低级别官员和武士入住的叫做胁本阵(Wakihonjin),平头百姓入住的叫做旅笼(Hatago 提供餐饮)和木赁屋(Kichinyado 不提供餐饮),坐下来歇会儿就走人的,则叫做茶屋(Chaya) 目前,只有极少数古代驿站还保留着当年的风貌。在木曾11宿中,则仅有奈良井宿(Narai Juku)、妻笼宿(Tsumago Juku)、马笼宿(Magome Juku)能够看到比较完整、且经过系统保护的江户时代建筑群 妻笼宿主街,建筑全部都是江户时代的风貌 旧宿场遗址,就是通铺+火塘 右下角的电表,达到了不引人注意的效果 体验 住宿 此行我主要的活动范围是妻笼和马笼,其中入住妻笼宿一晚,并徒步了妻笼前往马笼的旧木曾路8.5公里精华段。尽管这两处相距不远,可细节方面的差异不可谓不大。在妻笼宿我偶然遇到了札幌大学慕名前来调研古镇保护的旅游专业学生,在交流中了解到了不少古宿场保护中的曲折过程 简而言之,妻笼宿的保护策略要远比隔壁马笼宿来得彻底(或者说激进)。该地方的居民成立了爱妻笼保护协会,实行三不政策(不卖、不租、不拆),并在一次偶然中打动了中部电力的高层,由大财团出巨资,将妻笼的绝大多数电路全部改造成了暗线,如今在妻笼宿内基本看不到裸露的电线,正是得益于此 激进的保护政策不仅限于此,这个村子甚至不允许自动贩卖机的进入,村内除仅有的最低限度的商铺和餐馆之外并无任何娱乐设施,并严格执行下午5点关门的营业时间。也就是说,若是下午5点之后想在村子里找点吃的喝的,那是完全没门的事 唯一的例外就是入住村内提供早、晚餐的旅馆。这些旅馆通常是由旧宿场中的旅笼改造而来,有些会保留一定的场地作为江户时代旅笼的展示馆,而房子的其余部分则早已改建成现代化的日式家庭旅店,例如我入住的下嵯峨屋(Shimo Sagaya)就是如此 不过, 妻笼宿的旅馆 数量虽然不少,但全部无法在网上预订(激进政策的一种),可以通过日式旅店常规的电话预约的方式,但这对于我们外国人而言又很难办。此时,只有到村中心的 旅游办公室(观光案内所) 寻求帮助,他们有代客预约住宿的服务,不过在一些旅游旺季或者周末,现场预约并不能保证一定有房 而交通较为方便、团队游客较多的马笼方面的管理就没有这么极致,商业化氛围的浓郁可谓肉眼可见,除了自动贩卖机可以进场,商铺、餐厅的数量多了许多之外,也有少量的旅馆和青旅可以在网上订到 这或许也是马笼并未入选国家级的古建筑保护群行列,与妻笼差一个档次的原因所在 嵯峨是如假包换的汉字,意为山势崎岖,我们现在已经基本不用了 我入住的下嵯峨屋,标准日式家庭旅馆的房间布局 下嵯峨屋提供的早餐,不可谓不丰富 徒步木曾路 妻笼宿与马笼宿之间的旧中山道,全长大约8.5-9公里,途中略有起伏和爬升,制高点为海拔801米的马笼垭口(马笼峠 Magome Touge 801);若从妻笼出发,有累计500米左右的上升、200米左右的下降,若从马笼出发则反之。整个徒步加参观过程大致在2.5-3小时以内,无任何难点,算是一条相当轻松的历史人文健行(hiking)路线 由于大部分路段都穿行在密林中,沿途并无太多值得一提的风景,主要看点是体验当地人是如何把传统与现代进行适当融合的。由于古道经过的区域,与当地的跨县交通要道中津川-南木曾路并行,不可避免地、有若干区域这古今两条道路会相交,有极少部分甚至会重合并行 观察当地管理方是如何解决在保证交通畅通的前提下、尽量保护作为历史文化遗产的古道的完整性,是比徒步本身、沿途风景更有意思的事 每隔一段路就会出现的距离方向指示牌 亚沿途除了稀疏的村落之外就是原始森林 当古道与公路交汇时,政府的做法是将古道保持原状埋在地下,然后再将柏油路铺设其上 马笼垭口是沿途的最高点,也是长野县与歧阜县的界线,古道与公路在此并行 传统与现代的有机结合@大妻笼 一路繁花相送 交通 (1)前往妻笼宿 妻笼坐落在木曾川的一条支流——蘭川下游的河谷盆地中,并不在主干道上,需要乘JR中央本线到南木曾站(Nagiso)下,车站门口同一时间换乘巴士可到。如果不想乘巴士可以直接开始走古道,至妻笼约3.5公里,步行时间1小时以内 值得一提的是,乘坐JR时需要选择Local级别站站停的普通列车,快速列车是不会停靠南木曾站的 (2)前往马笼宿 马笼宿距离主干道——中央自动车道比较近,交通略方便点。可以乘任何级别的JR中央本线至大站中津川(Nakatsukawa),车站门口换乘至马笼的巴士可到,车程大约在20-30分钟左右,从马笼返回中津川同样 (3)行李托运 若打算徒步妻笼-马笼的旧中山道,又携带着较多行李颇有不便的,目前这两处均提供代客托运行李至另一处的服务,每件行李价格1000日元 妻笼方面可到村中心的旅游办公室(观光案内所)办理;马笼方面的接待柜台在村外的公交枢纽、至中津川的巴士站对面 游客可以在上午8:30-11:30的时间段在任意一处托运,下午1:00-5:00在另一处取回,除冬季之外的3/20-11/30这项服务均会正常运作 开往中津川的JR普通列车 南木曾站 负责任的旅行-宿场/古道 即便在妻笼订到了房间,也不意味着万事大吉,爱妻笼保护协会制定了一系列一共9条行为规范来约束游客的言行举止(激进政策的又一种)。尽管这些条条框框并非如红线一般不可触碰的法律法规,可或许对于习惯了喧嚣的城市人来说,恐怕这村里的夜晚就会变得十分难熬了 翻译:期望客人做到的9条规范 (1)严禁叼烟、躺床吸烟 (2)禁止打麻将 (3)禁止乐器、收音机等外放噪音 (4)禁止粗暴行为 (5)晚上9点半以后,禁止在酒桌上唱歌、喧哗 (6)晚上10点熄灯就寝 (7)门禁:4-9月,6点至22点;10月-3月,6点30分至22点 (8)白天不要穿浴衣出门,日落后至22点可以 (9)上街散步特别注意保持安静 其实所谓的对于传统文化的保护,并非等同于死抱着历史的包袱不放 唯心哲学的终极三问中,我们会问道自己是从哪里来 而花费那么多心血和代价,留存这样一方土地,就是为了告诉今天、明天的人们,我们昨天曾经走过那么一段路、我们是从那里来的 正如BBC纪录片《行星》中主持人所说的那样 我们现在,只是处在宇宙漫长历史中的一个短暂阶段 我们需要一种自我认知,或是警醒 ——在我们熟知的周遭世界之外,还存在着美和知识、还存在着别的生命和意义,这很重要 无论是探索宇宙、还是保护古建筑,皆是为此 徒步古道的注意事项可参考登山部分,基本一致 妻笼宿入口,车辆不能驶入村内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保护环境、铭记历史,就是尊重我们自己 (客观部分完,以下为图文游记)

上海 名古屋 松本市 白马村 猿仓庄 白马尻小屋 白马山庄 白马山庄 白马山庄 猿仓庄 白马村 松本市 松本市 南木曾 妻笼宿 妻笼宿 马笼峠 马笼宿 中津川 名古屋 名古屋 上海

7911 6
TA的biu 更多
  • 航拍集锦第三阶段:中国/尼泊尔喜马拉雅(China Nepal Himalaya

    0 46
  • 有一种说法,讲马纳斯鲁环线(MCT)的生活条件等于10年前的安纳布尔纳大环(AC

    1 112
  • 奇隆河谷,若翻越卢比纳垭口,就将从这个河谷走出来 塞壤峡谷口的吊桥 夏拉西侧是马

    0 47
TA的照片 更多 23个相册 | 2666张照片
留言板

0 / 500 字

  • yan200469

    好美,=疫情过后看能不能也走一次

    回复

    2020-11-04 14:46

  • yan200469

    好美,=疫情过后看能不能也走一次

    回复

    2020-11-04 14:44

  • yan200469

    地方好美啊

    回复

    2020-11-04 14:43

  • 太阳照常落下

    大神 你好 我们计划过年去MCT 看了你的攻略受益匪浅 能否提供你的向导联系方式给我们 也想带个向导 谢谢

    回复

    2019-01-25 22:17

  • 镜之形而

    回复 @Alixiong:多谢关注,有心了,同时也祝贺登顶成功

    回复

    2018-10-17 11:00

  • Alixiong

    我9月刚刚攀登了Manaslu,查资料的时候查到了你的文章,然后又看了你关于其他山区的记录。这是我看到的最完整的Manaslu山区的地理和文化记录。我对喜马拉雅山脉的地理文化也很感兴趣,所以很感谢有这样详尽的文章。特意注册了穷游的账号,来表达一下对你的敬意。

    回复

    2018-10-16 13:41

  • 拟奥托

    正在策划明年的ACT,看了你的ACT徒步纪实,和你有挺多的共鸣。
    楼主方便加微信交流吗?:)
    Wechat: oblivion5revolution

    回复

    2018-10-10 22:21

  • 镜之形而

    回复 @太空船小王:谢谢关注,共勉

    回复

    2017-05-13 12:30

  • 太空船小王

    关注一下 您写的挺好 特别实用 我才 刚试着写 多指教

    回复

    2017-05-12 22:27

  • CHING1117

    哈喽你好,我想咨询点关于EBC+岛峰的事儿,不知道方便么,如果方便的话,可以加我微信:CHINGbyou,感谢~~

    回复

    2016-11-07 17:57

穷游网旅行者提供原创实用的出境游旅行指南旅行社区问答交流平台

返回顶部 扫码下载
下载穷游App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联系方式

 

0/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