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安全提示

即日起穷游网将实行手机绑定实名制,绑定手机后就可以正常使用穷游的写帖、创建行程、点评、足迹、问答等功能。

|
背景渐变

菜鸟一枚

确定 取消
0%

镜之形而 关注按钮 留言

等级:11袋长老现居:上海

最近来访

累计访问(2838)

Ta的关注

62 更多

Ta的粉丝

540 更多

探访TA的足迹世界和旅行梦想Explore the world

  • 去过28国家135城市
TA的游记 更多 16篇游记 | 11个精华

一级精华
发表在 新西兰 2019-03-03
天高地厚SP—新西兰南岛登山徒步漫话(夏季南阿尔卑斯八峰连登)
读前提示 卡罗琳壁&巴尔冰川(Caroline Face & Ball Glacier) 希里冰湖观景点(Sealy Tarns Lookout) 铁山(熨斗山/Mount Iron) 伊思慕斯峰(Isthmus Peak) 罗布.罗伊冰川上观景点(Rob Roy Glacier upper lookout) 本.洛蒙德峰顶(Ben Lomond Summit) 峰尖山(Peak Hill) 雪崩峰(Avalanche Peak) 南半球夏季银河@AM4@波尔庇护所营地(Ball Hut) 南半球南十字座&半人马座@PM11@牛津(Oxford) 本季天高地厚外传,为2019年2月上中旬、楼主在新西兰南岛进行自驾/户外活动,在2周内自驾2200公里、并连续攀登 如上所示的8个山峰(或观景点) 的行程 本文约2.5万字,照片、地图120张,内容以新西兰南岛南阿尔卑斯山脉(Southern Alps)地区的自然地理、人文生态,新西兰国家公园的徒步/登山活动介绍为主,以及部分线路、经验、以及户外活动的相关信息分享 本系列为实用性、纪实性游记,文中所有人物及经历皆为实际存在或发生过,不存在艺术加工或虚拟架空的成分,无购物、美食等相关内容;由于大部分徒步/登山过程皆为Solo,以少量自拍证明行程、及登山经历 本篇中大部分照片为国产手机拍摄,极少量星空照片为单反拍摄 楼主在穷游的游记以户外登山徒步、人文地理为主,欢迎关注楼主的喜马拉雅长距离徒步系列《天高地厚》正传、以及日本户外系列《最熟悉的陌生人》 《天高地厚正传》喜马拉雅长线徒步系列: 第一季 2013年冬季安纳布尔纳大本营(Annapurna Base Camp ABC) 第二季 2015年冬季珠峰昆布地区(Khumbu Everest Base Camp EBC) 第三季 2016年大吉岭辛格利亚国家公园(Singalila National Park Darjeeling) 第四季 2017年冬季安纳布尔纳大环线(Annapurna Circuit Trek ACT) 第五季 2018年冬季马纳斯鲁大环线(Manaslu Circuit Trek MCT) 第六季 2018年秋季朗塘国家公园(Langtang National Park) 《最熟悉的陌生人》日本户外旅行系列: 第一季 2014年关西 第二季 2017年环富士山 第三季 2018年登顶枪岳 谨以此次连续登山、及本篇游记 致敬已故新西兰籍喜马拉雅登山先驱埃德蒙.希拉里 2019/03/15基督城发生重大枪击事件,在此谨对该起事件中的遇难者表示遗憾 -------------------------------------------------------------------------------------- 本篇缘起 南半球大洋洲的旅行原本是2018年的计划,后因一些原因延期至今。去澳洲和新西兰并没有什么特殊的理由,单纯只是因为大洋洲是旅行路上必由一站而已,对于目的地的内容则没有太多期待,毕竟无论从哪个方面来看,那里都缺乏媲美楼主长期游走的青藏高原、喜马拉雅地区人文自然景观的同等量级风景 实际情况也没有出乎预期,由于南阿尔卑斯山脉(Southern Alps)绝对海拔高度的限制,使得新西兰的自然风光显得秀美有余、而大气不足。相对缺乏变化、较为单调的以山谷、湖盆、冲积平原为主的地貌,则让审美疲劳很容易在踏上旅途后不多久就迅速显现 不过另一方面,在风景乏善可陈的同时,新西兰南岛又有着充满感染力的户外活动环境和氛围。此处国家公园、保护区管理水平非常高,各项规则、规范也十分明确,在夏季气候较为宜人的时节,漫山遍野身着各种登山装束的徒步者,会撒满南岛蔚为众多的户外线路(Track/Route),跃跃欲试的念头往往会在这些画面中不由自主地油然而生 在出发前,我并未就这次旅行的内容做特别详细的计划,虽然携带了帐篷、睡袋、炉头等全套户外装备,却只是打算做浅尝即止般的有限尝试,即在库克山国家公园(Mount Cook N.P.)中的塔斯曼山谷(Tasman Valley)徒步露营,并体验当地的汽车营地文化(Holiday Park),但并未考虑、或者说没有想到存在连续登山这种玩法 在南岛旅行几天后,尤其是经历了库克山国家公园中的3天登山/徒步活动后,我开始意识到新西兰的自然风光上限不高、且确定只有攀登山峰制高点才能获得相对比较理想的观景条件 基于此处(相比于中国西部)平平无奇的自然风光,我既不想再花更多的成本在这次旅行上,又希望不至于使剩余的旅行时间漫无目的地白白荒废,毕竟大老远走一趟大洋洲也是机会难得,随即便认真考虑、以及决定了将连续登山作为此行的主题 相较于人来人往的跳伞、蹦极、飞机观光、冰川徒步等项目,尽管成本较低、且基本以自力自主方式进行的登山徒步是一种(国人)在新西兰比较小众的玩法(在所有登山过程中基本没有遇到过国人),不过我依然希望分享这种区别于常规行程之外的旅行方式,给同样有兴趣的朋友一个参考和另一种选择 毕竟以我个人的视角而言,在新西兰不登山的话,真的可以说是无所事事了 所以,不如放下相机,拿起登山杖,一起去山顶看啄羊鹦鹉(Kea)吧 南岛地理 地形 新西兰南岛是世界第12大岛,面积约15万平方公里,大致与中国的山东省相仿,整个岛屿呈北端略窄、南端略宽的长方形,从东北-西南方向倾斜 由于整个岛屿位于印度-澳大利亚板块(Indo Australian Plate)和太平洋板块(Pacific Plate)的结合部,板块的挤压使得 南阿尔卑斯山脉(Southern Alps) 在岛屿中央隆起,它的形成时间大致与喜马拉雅山脉相仿,换言之,就是五千万年前印度板块向欧亚大陆俯冲之后带来的蝴蝶效应,亦可视为广义喜马拉雅运动的一部分 与南岛一样,南阿尔卑斯呈东北-西南走向,倾斜程度要更高一些,纵贯南岛轴心形成岛屿的大分水岭(Main Divide),把南岛切分成局促狭窄的 西海岸(West Coast) ,和融水冲积扇面上宽阔的东部 坎特伯雷平原(Canterbury Plain) 。南岛仅仅110多万人口中的大部分都聚居在东部沿海的几个大城镇,而其中1/3则都属于南岛最大的城市基督城(Christchurch)哈威亚湖(Hawea Lake)@伊思慕斯峰登山道(Isthmus Peak Track) 南阿尔卑斯绵延500公里,山峰海拔一般在2km-3km左右,极端高点为山脉正中位置的 奥拉基/库克山 (Aoraki/Mount Cook 3724),其中奥拉基(Aoraki)来自毛利语中多云之意(ao=cloud,rangi=weather),而库克则来自大名鼎鼎的英国探险家库克船长(Captain James Cook)。由于频繁的落石和冰川侵蚀,库克峰的高度在最近30年间已经下降了40米 南阿尔卑斯的山势连续性很强,极少有可供人类通行的通道。目前仅有3个垭口可以横切山脉脊线连通东西海岸 由北向南分别是7号公路(SH7)的 刘易斯垭口 (Lewis Pass 864m),名称来自于开辟这条道路的新西兰测绘员亨利.刘易斯(Henry Lewis) 73号公路(SH73)的 亚瑟垭口 (Arthur's Pass 920m), 名称来自于首次开辟这个垭口的新西兰工程师亚瑟.杜德利.多布森(Arthur Dudley Dobson) 6号公路(SH6)的 哈斯特垭口 (Haast Pass 564m), 名称来自于在新西兰从事测绘工作多年的德国地理学家尤里乌斯.冯.哈斯特(Julius von Haast) 南岛地理地质区概览,底图来自Wikipedia 板块结合部示意图,底图来自Wikipedia 狭窄局促的西海岸@基督城-悉尼航线 气候 南岛大致纵跨南纬40至46度之间,属于温带海洋性气候(Temperate Humid Maritime climate)。原本这种冬无严寒、夏无酷暑的气候类型是最适合人类居住的环境之一,不过由于南阿尔卑斯的隆起,使得这种气候在南岛产生了微妙的变化 因为南岛的这个纬度,恰好位于南半球的盛行西风带(prevailing westerly winds),夹带着大量水汽的西风劲吹至此,受到高耸的南阿尔卑斯阻挡,从而将海量(确实是海量,都是从塔斯曼海带来的)的降水留在了西海岸,全年降水量可达惊人的3000mm,这在世界范围内都属于较高一档 而在靠近分水岭的位置甚至飙升到了15000mm(是中国降水量最大的区域之一藏南地区的4-5倍),故而不仅使得西海岸的好天气极其稀少,更是造就了福克斯(Fox Glacier 13km)和弗朗茨.约瑟夫(Franz Josef Glacier 12km)两条运动极为活跃的大型冰川 相比之下,由于大部分水汽都留在了西海岸,使得南阿尔卑斯以东的广大地区的降水量要小得多,年均大致在1000mm以下,在楼主旅行期间的今年2月夏季甚至出现了反常的连续两周无雨晴好炎热,干燥酷热的天气引发了南岛北端城市纳尔逊(Nelson)附近的山火,为新西兰64年来规模最大的山火 此外,由于盛行西风越过南阿尔卑斯分水岭后已变得干燥,会形成下沉气流在东坡背阴面(主要是库克山国家公园区域)制造风力很强的焚风(Foehn),在塔斯曼山谷、胡克山谷、以及白马山周边区域会经常刮起这种阵风,制造雪崩、山体滑坡、更使塔斯曼冰川(Tasman Glacier 23.5km)以每年500-800米的速度快速消退,若在山谷中露宿,那么枕着冰川挤压崩塌的声音入睡便是常规操作了 异常活跃的塔斯曼冰川@波尔山脊观景点(Ball Ridge Lookout) 胡克山谷(Hooker Valley)中的焚风卷起漫天尘土,远处是新西兰最高峰库克山 南岛国家公园 正因为存在如此丰富的山地资源,南岛共划分了多达10个国家公园对它们进行分割管理,而负责这项工作的是 新西兰保护部(Department of Conservation 简称DOC) 。绝大多数的登山、徒步线路,均可以在 保护部官网 查询到具体信息,此外,也可以现场到各个国家公园内的保护部办公室(DOC Office)寻求工作人员的帮助 同时,官网提供的 地图 可以定位大多数DOC办公室、庇护所、露营地、小木屋以及登山徒步线路的位置,配合在南半球非常实用的 露营伴侣 app(Campermate)就基本可以完成线路选择和规划工作了 楼主此行的8条登山/徒步线路中,涉及到这10个国家公园中的3个,分别是 库克山国家公园(Mount Cook N.P.)、阿斯帕林国家公园(Aspiring N.P.)、亚瑟山口国家公园(Arthur's Pass N.P.) ,它们的具体情况将在介绍线路的时候详细说明 库克山国家公园DOC办公室@库克山镇(Mount Cook Village) 识别的标志是代表信息的i字母 线路级别分类 DOC将下辖国家公园内的登山、徒步线路,非常明确地划分为以下 5个难度级别, 方便不同条件的各个人群自行斟酌选择 入门级(Easiest): 包括: 极易接近短途行走(Easy Access Short Walk)、短途行走(Short Walk) 持续时间: 数分钟至1小时 适合人群: 绝大多数年龄段(前者包括残障人士)及适应性,无需特殊技能 路面条件: 全铺装路面,无陡坡、无台阶或较少台阶,排水系统良好,溪流、河流有架设桥梁 路标: 路径清晰,无需路标 入门级线路啄羊鹦鹉点 初级(Easy): 包括: 行走小径(Walking Track,此处的track=trail) 持续时间: 1天之内的较平缓行走 适合人群: 有一定技能和适应性的人群,部分路段通行山地自行车 路面条件: 大部分路面经修缮,部分区域可能陡峭、崎岖、泥泞,溪流、河流有架设桥梁 路标: 在必要之处有非常清晰的橘黄色三角形路标,其余颜色路标均非步道。在林线以上以标杆代替 初级线路罗布.罗伊冰川步道(Rob Roy Glacier upper Lookout) 中级(Intermediate): 包括: 超级步道(Great Walk)、简单远足小径(Easier Tramping Track,此处的Tramping=Hiking) 持续时间: 较舒适的数日徒步 适合人群: 具备基本野外经验的人群 路面条件: 路面状况通常良好,部分区域可能陡峭、崎岖、泥泞,主要溪流、河流有架设桥梁 路标: 在必要之处有非常清晰的橘黄色三角形路标,其余颜色路标均非步道。在林线以上以标杆代替 中级步道@伊思慕斯峰(Isthmus Peak Track) 进阶级(Advanced): 包括: 远足小径(Tramping Track) 持续时间: 高强度1天或以上的远足徒步 适合人群: 具备较强的野外技能和经验,以及方位判断及野外生存技能 路面条件: 大部分路面未经修缮,可能崎岖、陡峭,有路标、标杆、石冢指引方向,预期将有溯溪、涉水要求 路标: 在必要之处有非常清晰的橘黄色三角形路标,其余颜色路标均非步道。在林线以上以标杆、石冢代替 橘黄色三角形路标@塔斯曼山谷(Tasman Valley) 属于进阶级线路波尔庇护所线路(Ball Hut Track) 专家级(Expert): 包括: 路径(Route) 持续时间: 高强度数日远足徒步 适合人群: 具备极强的野外技能和丰富经验,以及方位判断及野外生存技能,拥有完全自给自足的能力 路面条件: 未经修缮的天然道路,可能崎岖、泥泞、非常陡峭,有路标、标杆、石冢指引方向,预期将有溯溪、涉水要求 路标: 在必要之处有非常清晰的橘黄色三角形路标固定在树上,其余颜色路标均非步道。在林线以上以标杆、石冢代替 石冢路标@波尔山脊(Ball Ridge) 属于专家级线路卡罗琳庇护所线路(Ball Hut to Caroline Hut Route) 旅行线路综述 如前所述,楼主在此次新西兰南岛旅行中,连续攀登了南阿尔卑斯山脉中8个山峰制高点(或观景点),具体数据如上表所示 由于此次连续登山是临时起意,并没有使用GPS轨迹记录,因此总距离只是估算,实际可能略高出10%-20%;海拔上升/下降均为不考虑起伏的净值,实际上升/下降可能略高出20%-30% 照此计算,此次的8峰连登(方便起见就这么称呼)总体的强度,大致相当于尼泊尔喜马拉雅一次中等强度的线路,或与楼主2018年10月完成的 朗塘国家公园 (Langtang N.P.)相仿,当然这其中并不考虑另外2200公里自驾的体力消耗 除了在库克山国家公园(Mount Cook N.P.)塔斯曼山谷深处的2天重装露营(序号1)强度较大之外,实际其余7条线路均为当天往返,无论将任意一条拿出来看都算不上难度有多高(雪崩峰因坡度较大而稍微难了那么一点点) 不过连续攀登就另当别论了,时间跨度比较长,要考虑体能分配、行间休整等因素,若您仔细观看行程列表就会发现,我在线路的安排上基本是难易交错进行的,即攻克了一个较难的点、去下一个难点之前,会选择一条相对容易的线路进行过渡,让身体得以休息恢复 例如登完线路较长、体力消耗很大的伊思慕斯峰(序号4)后,由难度较低的罗布.罗伊冰川观景点(序号5)进行一天的调整,然后再去登较难的本.洛蒙德峰(序号6) 在旅行中我本人的态度是不腐败、不自虐、劳逸结合,尤其是同样希望进行连续登徒的朋友更需要关注这一点。南岛的登山线路固然不少,但不少登山口都远离城镇,你登了顶下了山并不算完,还得开车回到住处(或营地),踩油门刹车时若是腿发软那可就危险了 行前准备 Your Safety is your responsibility(对你自己的安全负责) 这句话是DOC官网反复强调的一个原则,也是我希望提醒各位的 南岛的山地虽然绝对海拔不高,可是地广人稀,气候变化无常,许多偏远山区杳无人烟、也没有手机信号,若补给中断、或发生意外和危险,往往很难得到及时救助,想进行登山徒步活动必须做好充分的准备 装备要求 若是前往一些较为热门、往来旅行者较多的初、中级线路,主要需要准备好适当的衣物,带好充足的食物和水,并合理预留机动时间。夏季的新西兰阳光辐射极强,日夜温差巨大,可能一天之内就经历四季的变化,防风防雨防晒的装备必不可少 若是前往一些人烟稀少的进阶级、专家级线路,或进行野外露营的,则需要在上述的基础上事先充分研究熟悉线路沿途的环境,且做好多种情况下的预案,甚至考虑好撤离方案,装备建议与中国西部、青藏高原、喜马拉雅地区徒步的装备相当 装备建议全部从国内带过去,在当地买价格非常昂贵,且质量一般,尤其是一些连锁户外店,贴牌货、山寨货一点都不比尼泊尔少。如果迫不得已要买,建议选择新西兰本地品牌Kathmandu 户外装备申报 值得一提的是,若是携带曾经使用过的户外装备(主要是登山鞋、帐篷、冰爪等可能沾有泥土的物品)进入新西兰(澳洲),理论上是要在入境时向海关申报的,方法是在入境卡上勾选,然后在海关检查时向工作人员说明装备的新旧使用状态 楼主也确实按规定进行了申报,实际检查情况并不严格,工作人员拿捏不准的情况下可能会要求你取出装备让对方查看,或者放大招——牵狗过来闻(对,我真的被闻了,因为工作人员听不懂crampon这个单词,狗闻了一圈说没问题,那就没问题了),照办即可。尽管有些随意,但个人还是建议照章申报避免麻烦 灶具和补给 炉头可以从国内带过去,气罐不可以,只能到当地去买。我逛遍了基督城大大小小的店铺,最后是在户外用品连锁店 Torpedo7 买到的,可以到了那边直接在google map上搜索该店的位置,价格大约在9新币左右 由于南岛吃饭的选择很少,午饭往往比较尴尬,我个人在此强烈建议玩户外的朋友携带炉头气罐,另外准备一个集热锅,只要在超市准备好了食材和佐料,中午饭完全可以在野炊中自给自足,国家公园中禁止生火,但是用炉头则不受限制 几乎所有的国家公园、登山线路及周边都没有地方买补给,必须事先准备好带进去,尤其是准备在山区活动数天的,稳妥起见尽量提前买好足够的食物和淡水。南岛有数家连锁型大超市,价格质量相差无几,差那几毛钱随便什么地方省一下就省出来了,个人觉得在这些鸡毛蒜皮上多花心思意义不大 车辆租赁 南岛公共交通极为不便,连本地人都笑话自己的public transportation is a joke,所以租借一辆车是必须的。本来这一点不用怎么详细说,不过鉴于在路上亲眼目睹了一起国人引发的惨烈追尾车祸,有几个要点还是有必要强调一下 平台选择 首先是租车平台的选择,由于价格优势的因素目前国内选择第三方平台的很多,不过第三方平台有一个很大的先天缺陷,就是保险是在境内的保险公司投保,一旦发生事故需要自己先垫付费用,回国后再到保险公司去报销,一来二去这过程往往长达几个月,其中的沟通成本、时间成本自不必多说了 若直接从租车公司租借、并在租车公司购买保险,则可以省去这些潜在的麻烦,万一发生事故也只需要直接在本地沟通,不用牵涉多方关系,更不需要垫付任何费用。所以个人建议,若是你英语能力尚可,还是直接到租车公司官网去下单 值得关注的是,任何保险都是不保车顶的,因为此地特有的动物啄羊鹦鹉(Kea)会非常调皮地来凿你的车顶,凿坏了保险公司是不赔的,一定要特别注意驱赶这些体格庞大的鸟类,别光顾着拍照 另外,去某些区域(例如阿斯帕灵国家公园、峰尖山)会遇到砾石路(Gravel road),若在这种路上车辆有故障,所产生的修理费用也是不会理赔的 卡罗拉两厢是经济型、可靠性都十分优秀的车型 小心你的车顶 前往阿斯帕灵国家公园的砾石路 遵守交规 楼主此行选择的是新西兰本地的租车公司 APEX ,价格透明且没有押金(很多第三方平台都要刷金额不等的押金,如果租车报价很低的话要注意)。不过这家公司在网上的口碑不太好,给差评的大都是抱怨这家公司在租车前要进行交规考试 考试的内容其实不难,大致就是给你看20张左右的情景图片,图片上描绘了一些交通场景,然后让你说出哪个车拥有先行权(就是最高路权,包括自行车),或者此时应该怎么办,都是一些基本常识 由于国内较为恶劣的行车环境,国人的路权意识相对比较差,拐弯不让直行、辅路不让主路、车辆不让行人、加塞插队这些都是常规操作,可在国外就行不通了,而且在当地大家都默认对方会遵守交规,拥有先行权的车辆根本不会减速(晚上黑灯瞎火时也不会减速),如果还把国内这些坏习惯带过去,就非常容易引发事故 另外,不少国人的驾驶习惯也不太好,缺乏通行效率概念、喜欢乱踩刹车、该快不快该慢不慢的开法屡见不鲜,真的是不怕给人添麻烦。尽管我国汽车工业发展时间不长,这些都需要甚至几代人的时间去慢慢改善,但这都不应该成为不重视的借口 在出发前,我在网上认真学习了新西兰的交规以及完整做了一遍 交规考试 ,所以在租车时并没有遇到什么麻烦而轻松通过。因此,希望所有去新西兰自驾的朋友都能予以重视,毕竟你没开过右舵左行、并不知道自己能否适应得好,为了你自己、也为了他人的安全,提前进行学习,至少先有一个大致概念,上了路再尽快适应 另外,在新西兰租车需要提供新西兰交通局(NZTA)授权机构出具的翻译件,或是中国官方公证处提供的翻译公证件,我选择了较为方便的前者 Give Way是你的路权较低、需要让行,但并不一定要停车,没车可以直接走 驾驶进阶要点 在此,我提几个自驾锦囊上没有说的进阶要点(主要是有关效率通行和防御性驾驶策略),驾驶技术有高低,但切忌不动脑子 1、行驶到当前道路限速的上限,若整体车流速度大于/小于限速,以车流速度优先 2、遇到急弯指示牌(有35、45、55、65、75、85六种),若你开的是家用经济型小汽车,那么提示速度+20大致是你车辆的性能极限 3、自行车在道路上拥有与汽车同等路权,超车打灯,保持距离 4、遇到单边桥、单边路、转弯对方不必让行却让行的,举手示意感谢;你不必让行却让行对方、对方感谢的,可点头回礼 5、新西兰(澳洲)黄灯时间较长,在城镇内(没有单独右转灯)右转时对侧车流密集无法通过时,可在绿灯时将车头拉出,黄灯时转过去,可提高通行效率 6、路况较好、但前车刹车过于频繁的、或明显低于限速的,新手、游客的可能性较大,跟车很危险,应迅速超掉,超不掉就保持较远车距 7、遇到阻碍视野的大型车辆(房车、卡车、大巴、拖拉机等),他们限速90,跟车很危险,应迅速超掉。有时他们会主动靠边让行,跟车的话保持车距防止追尾 8、善用每隔一段就会出现的超车区,这个区域潜规则上在超车时是没有限速的,右道地板油尽量超掉所有慢车,超完回左道恢复限速 9、遇到转盘,注意右侧(左侧的车全部要让你不用看),当右侧没有车辆、或右侧车辆不会经过自己面前时,应迅速进入并通过,打灯(1出口打左灯、3出口打右灯、2出口不用打,这是给其他车提示不是形式谢谢) 10、南岛主路上的车速非常快,没有特殊情况是不会减速的,故而刹车灯是给后车非常明确的提示(有特殊情况,急弯、施工、单边桥、靠边停车等等),没事不要乱踩(有些国人司机不管什么弯道都要来一脚刹车的习惯非常不好) 另外, 开夜路 一 定要小心到处乱跑的兔子,虽然撞死不用负责,可要是把你吓懵逼然后开进沟里去那就尴尬了 这种弯道只需控制好油门飘过去就行,无需踩刹车 提示55的连续弯道,普通家用小汽车的极限在75-80能过,高于这个速度就危险了 汽车营地 南岛自驾露营文化盛行,各种档次的汽车营地(Holiday Park)不是一般的多,不过在营地建设、管理质量上就是良莠不齐了,具体情况可到 露营伴侣官网 或app查询旅行者的评价,这上面的评价一般比较客观公正 住在露营地的好处是灵活机动,我此行出发前由于需要根据临场天气决定线路,没有预定任何住宿,敢这么做就是因为万不得已的情况下还有汽车营地这个保底选项,就算最旺的季节帐篷位置总是有的,实在不行还能睡车里 汽车营地的住宿方式不仅限于提供露营场地,有时也会有一些小型别墅(cottage)、小木屋(cabin),价格会较一般的酒店、民宿要便宜,室内甚至可能提供灶具,性价比很高,不过数量较少,在旺季很难当场拿到,需要提前预定。若是入住,可以把车停在离木屋、帐篷很近的位置,免去了搬运行李的麻烦,要什么东西伸手就能拿,这是汽车营地的另一大优势 过夜手续可到营地办公室(通常在入口附近)简单办理,理论上会安排给你固定位置,不过夜那营地就可视同是个停车场,可随到随停随走、野餐午睡什么的都没问题但记得把垃圾都收拾掉,而且一定要分类 大部分露营地都会设置公共厨房、卫生间、浴室和洗衣房,后两者通常需要支付不高的费用(洗澡1新币/6分钟,洗衣烘干4新币/次) 此行我共停留过两个汽车营地,分别是白马山露营地(White Horse Camp Ground)和格伦度湾汽车营地(Glendhu Bay Motor Camp),它们的具体情况将在介绍线路的环节讲述 白马山露营地 负责任的旅行(国家公园户外活动准则) 1、五大基本准则 ——计划你的行程 ——告知家人、朋友、或在DOC办公室报备你的行程 ——关注天气预报 ——了解你的极限 ——携带必要的补给 2、不干扰自然法则,不干扰野生动植物,不要喂食啄羊鹦鹉 3、带走 所有 自己产生的垃圾 4、万不得已在野外方便时,远离水源 5、不在未获得许可的前提下放飞无人机 6、重申—— 对你自己的安全负责 没有约束就没有自由 以下将按顺序、以及国家公园归属,分别详细讲述此行的8条线路 奥拉基/库克山国家公园区域(Aoraki Mt Cook National Park) 一、综述: 由于存在新西兰的最高峰、以及数条大型冰川的高级别景观,库克山国家公园可以算是南岛自然风光最出色的区域了。不过,受到大型冰川及湖泊河流的分割包围影响,该区域地形略显局促,线路不是特别丰富,主要有塔斯曼山谷(Tasman Valley)、胡克山谷(Hooker Valley)、白马山营地周边(White Horse Camp Ground)这三个方向 二、主要线路: 塔斯曼山谷方向: 1、蓝湖(Blue Lake,入门级) 2、波尔庇护所(Ball Hut,进阶级) 3、波尔山脊观景点(Ball Ridge lookout,进阶级+) 4、卡罗琳庇护所(Caroline Hut,专家级) 胡克山谷方向: 1、胡克冰湖观景点(Hooker Lake lookout,初级) 2、乐园(Playing field,进阶级) 白马山营地周边: 1、啄羊鹦鹉点(Kea Point,入门级) 2、希里冰湖(Sealy Tarns,中级) 3、缪勒庇护所(Mueller Hut,进阶级) 穿越线路: 波尔垭口(Ball Pass 2121,专家级) 三、波尔庇护所线路(Ball hut track) 所谓庇护所就是山间小屋(新西兰的山间小屋均无人值守),而这个波尔庇护所在塔斯曼山谷的尽头处、一片较为开阔的草甸上。其实这片草甸的位置就是长达23.5km的塔斯曼冰川沟槽的顶部,也大致是山谷中唯一一片未被山体滑坡、槽体崩塌吞没的沟槽顶部,波尔庇护所是在10年前迁址于此,理由是原址只距离槽壁仅剩10米 小屋距离蓝湖停车场大约8km略多,由停车场出发后,最初的1/3路程是较为平缓的吉普车道,中部的1/3是较为崎岖的吉普车道。剩余1/3需要连续穿过数个大型山体滑坡区,这一段路面难度较高,大石头非常多,有些路段路径不明显,需在乱石堆中自行规划,少部分路段在狭窄的沟槽顶部悬崖,暴露感很强 这8km总体耗时大约在3小时左右,海拔变化不大只有300米落差,所以往返时间几乎一样。途中有一条融水形成的溪流可以补水,波尔庇护所本身也有两个水塔,这一路并不用担心断水。庇护所门前的草甸可以扎营,但土壤大都非常薄,需要花费一些时间寻找较厚的土层,或者直接用石头压住帐篷了事 这条线路可以当天往返,最主要的看点就是中间1/3途中可以登上冰碛墙顶部俯瞰整个塔斯曼冰湖和终碛垅(不止一个位置,有痕迹没有标记,自行寻找),后1/3的塌方区可以一眼望穿整条塔斯曼冰川,并且可以耳闻目睹冰川冰层挤压崩塌的景象和声音,整个环境和地形与EBC的昆布冰川沿线十分类似 至于冰面,与沟槽顶部的落差和坡度都很大,也没有明显的路径,建议不要冒险,毕竟这个区域地质状况很不稳定,冰面上全是冰裂缝,冰碛墙也随时可能坍塌。或许不需要很多年,整个塔斯曼山谷的冰碛会全面崩塌,变得再也无法步行进入 波尔的名称来自于英国登山俱乐部首任主席约翰.波尔(John Ball),为其命名的是英国牧师、登山俱乐部会员威廉.S.格林(William S Green),他与两名瑞士向导组成的队伍成为首次到达垭口的人,而它们也在同一次勘察探险中走到了距离库克峰顶仅有50米的地方,却因恶劣天气而被迫下撤 在那次探险中格林为沿途的许多地标首次命名,包括以下要介绍的卡罗琳庇护所,就来自于他女儿的名字 接近波尔庇护所的最后2公里路全部都是沟槽顶部的大型乱石堆 从这个角度可以清晰地看到波尔庇护所附近冰川槽顶部的大草甸 波尔庇护所的小木屋只有3张床位,遵循先到先得的原则 塔斯曼冰湖全景,这样的天然观景台在途中有多处 塔斯曼冰川低角度全景,在后1/3路程中始终可以看到 四、卡罗琳庇护所线路(Ball hut to Caroline hut Route) 从波尔庇护所继续前进,数百米后就会到达塔斯曼山谷的尽头,此时只有向西拐头,沿着一处塌方形成的乱石坡往上,爬上眼前的这条波尔山脊(Ball Ridge) 这一段或许是整个库克山国家公园中难度最大的路段之一,坡度巨陡,由于是天然路径有些地方甚至没有落脚点,同时路径非常模糊,有数个很像、却实际为死路的岔路,容易迷失方向并损失大量体力 我第一天傍晚第一次去探路时就迷路了,在山上转了半天始终不得要领,只能无功而返,寄希望于次日一早光线较好时再去。同时,这个陡峭难行的乱石坡也让我意识到,以此行的状况想重装爬到山脊顶部的卡罗琳庇护所是不太可能完成的任务,而出现计算偏差的食物量也很难再支撑一晚 综合这些情况,我只能选择退而求次 草甸的尽头就是塔斯曼山谷的尽头 在乱石陡坡上寻路需要一定的山地经验 五、巴尔山脊观景点(Ball Ridge lookout) 这个地点在任何版本的地图上都没有标记,是在DOC办公室sign in时接待我的脏辫姐告诉我的。当时她已经言明这段路的难度巨大,并建议我如果无法继续前进,那么这个观景点是一个不错的替代方案 我当时并不以为然,直到走上了陡坡,才知道脏辫姐诚不欺我 该观景点在波尔山脊的北侧末梢,是如假包换的山脊顶部,在重力崩塌、冰川侵蚀的蹂躏下目前仅剩下一道仅能供1人(都难以)站立的狭窄刃脊,从这里可以直面库克峰南侧巨大的卡罗琳壁(Caroline Face)和波尔冰川(Ball Glacier) 要到达这个观景点,同样需要先穿过之前的乱石陡坡,然后在(若隐若现的)主路向南折返时不予理睬,继续向正西方向再上一个陡坡直至山脊顶部。在攀登过程中海拔会逐渐高企,能以更广的视野俯瞰塔斯曼冰川 从波尔庇护所出发单程大约需要1小时左右(不迷路的情况下),在上了乱石陡坡之后一定要按形似玛尼堆的石冢(Stone cairn)指示的方向前进,哪怕看上去无路可走。不过无论如何石冢也是有间距的,在间距里的某些位置,自行判断前行方向依然是无可避免 (这就是官网中为何会强调一定要具备excellent route-finding ability in steep alpine terrain的原因) 第二个陡坡起始处,终点就在中间偏右侧两块尖耸裸露的岩石处 途中有一处俯瞰塔斯曼冰川无遮挡的角度,中间偏右的路径通往卡罗琳庇护所 卡罗琳南壁发源的波尔冰川,正在不断运动消融中 波尔山脊观景点全景 五、波尔垭口(Ball Pass)攻关探讨 波尔垭口DOC官网主页 以我最初的计划,是想去挑战最高难度的波尔垭口,这毕竟是新西兰境内能徒步通过的最高垭口之一。走这条线路的好处在于可以一次性将塔斯曼山谷和胡克山谷全部探索完,而且在高海拔的波尔垭口(新西兰2K级垭口可以视同中国西部4k5级别垭口)能获得库克山最佳的景观视野 然而实际情况并不如想象得那么容易,这个垭口的 难点 在于三处。一是在没有亲临现场的情况下,仅看地图和等高线,很容易对路面难度产生误判(大大低估),从而在做计划时过于激进而导致时间、补给量的偏差 二是补给,环线翻越垭口全程35km左右,需要至少2-3天完成,必须携带这2-3天内所有的食物出发,途中只有塔斯曼山谷内部两处庇护所补水点,胡克山谷没有固定补水点只能自行寻找溪水或瀑布,大约有6-8小时(翻越垭口的过程中)没有天然水源,只能化冰取水 三是若自主进山翻越垭口,则必须至少露营1晚(除非参加昂贵的定制登山游)。如上所述,全程35km重装穿越不可能1天完成,而处在关键位置的卡罗琳庇护所(Caroline Hut)属于私人,只开放给付费团队,因此只能选择露营 综上所述,所有的背负重量,综合露营装备、食物、炊具、御寒衣物等,至少也会在15kg左右,考虑到这条线路较大的路面难度,如果不做非常有针对性的准备,很容易走到乱石陡坡就走不下去了(尤其是solo穿越) 此次由于低估了这条线的整体难度,加之对补给品的计算量出现偏差,行李重量过大等因素叠加,致使挑战垭口失利,连卡罗琳庇护所都没到达,与预期的落差有点大,感到有些遗憾 若以后有机会再进行挑战,我认为最关键的部分是做好装备的轻量化,这一点必须压缩到极限,不然想要重装通过那几个极其陡峭的乱石坡是相当困难的 另外,需要安排3天时间,选择由距离较短的胡克山谷进入、塔斯曼山谷出,第一晚的露营点安排在乐园(Playing Field)、第二晚安排在卡罗琳庇护所附近,如此是一个先难后易的格局,较为合理 推荐走法: D1:白马山营地——乐园,6h D2:乐园——波尔垭口——卡罗琳庇护所,6h D3:卡罗琳庇护所——波尔庇护所——蓝湖停车场,6h 在希里冰湖可以清晰完整地看到由胡克山谷前往波尔垭口的路径 瀑布形成的溪流补水点(中下偏右),寻找水源是重要的野外生存技能 装备的轻量化能使行程事半功倍 六、缪勒庇护所线路(Mueller hut track) 这条线路包括三个观景点,分别是啄羊鹦鹉点(Kea Point)、希里冰湖(Sealy Tarns)、缪勒庇护所(Mueller hut),起点统一皆为白马山营地,因此我们将它们视为同一条线路 啄羊鹦鹉点是个入门级线路,单程大约15分钟,海拔几乎没有起伏,是个旅行团队都会去的地方。观景台的位置是缪勒冰川(Mueller Glacier)南侧的冰碛墙。由于冰碛墙存在随时坍塌的可能,游客只能在划定的区域内活动,虽然地势较低,不过也能看到胡克山谷尽头的库克峰、以及塞夫顿山(Mount Sefton)南壁的挂壁冰川 希里冰湖在西侧山脊的半山腰,海拔大约1300米,从白马山营地(800m)上行单程1.5-2小时,下行1-1.5小时,大部分路段经修缮,全程爬木制台阶。这个位置靠近主脊线,时常刮大风、雨雪雾随时光临,做好相应的准备。冰湖本身乏善可陈,可这个观景点的视野足够开阔,可以看到整个库克山镇周边的景色 从希里冰湖继续沿乱石坡往上,缪勒庇护所就在山脊顶部海拔1800米左右的位置,应还需要2小时左右,根据时间和路面难度判断,难度应该与后续的雪崩峰(Avalanche Peak 1833)相近。风景如何不好说,理论上可以看到缪勒冰川隐藏在山脊背后的上部,但是没怎么看到过照片 考虑到后续还有几个难点要爬,不能把体力全部耗尽在这,我只走到了希里冰湖,并未继续往上去缪勒庇护所,虽说有点遗憾,不过登山与生活一样,总要取舍 缪勒庇护所线路群的起点就在白马山营地附近,背景是塞夫顿山冰川群 前往山脊顶部的缪勒庇护所需要从左侧的乱石坡沿标记上行 希里冰湖确实有个比游泳池还小的冰湖,据说可以拍倒影但这里常年大风 观景点北侧正对着塞夫顿山南壁巨大的哈德尔斯通冰川(Huddleston Glacier) 冰湖观景点已经可以取得非常好的视野,可以同时看到胡克冰湖和缪勒冰湖,以及库克峰连通的波尔山脊(中至右侧),左侧是塞夫顿山冰川群 东侧是胡克冰湖、缪勒冰湖发源的胡克河谷(Hooker River),中右侧是库克山镇 啄羊鹦鹉点,是缪勒冰湖南侧冰碛墙顶部,视角低了500米,效果差了不是一点点 巨大的冰碛墙、以及背景中赫然耸立的库克峰是啄羊鹦鹉点的看点 七、注意事项: 1、登记报备 进入胡克山谷、塔斯曼山谷露营过夜,或在缪勒庇护所过夜,均属于进阶级以上难度线路,理论上需要到镇里的DOC办公室填表登记,并支付相关的过夜费用(庇护所大约12新币,露营2.5新币)。待线路完成后再去办公室登出(sign in sign out) 在实际操作中,我了解到其实也有很多人并不会去登记(不知道这个制度,或者为了省钱)。不过在此,我还是强烈建议前往申报,这有助于帮助DOC统计当前在山里的人数,若发生意外也能及时得到有针对性的救援 办公室的工作人员通常拥有较高水准的户外知识和经验,对整个区域也非常了解,她们会针对你申报的线路给出信息和建议,包括识别路径、沿途地形、选择观景点、询问你是否携带了相应的装备和补给等,建议谨慎参考 如果需要在波尔庇护所(Ball Hut)、缪勒庇护所(Mueller Hut)过夜,同样需要事先在办公室内登记付费。这两处床位有限,遵循先到先得的原则,如果床位已满,则只能选择露营或者当天返回 2、无线电通讯 山谷中并没有手机信号,每天傍晚7点,DOC办公室的工作人员会通过每一个庇护所内的固定无线电与停留在此的登山者进行通话,这是山谷内部与外界进行联络的唯一方式(除卫星电话) 通讯的流程一般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是工作人员的信息发布环节,主要是数日的天气预报、以及公园内一些地质变动情况的通报;第二阶段是联络环节,工作人员会顺序询问每个庇护所该区域的人员情况,包括数量、健康状况、后续计划等 此时,在庇护所停留的旅行者们需要选择一位代表进行回复,内容包括停留在此的人员数量、构成(包括尚未返回的人员)、该区域气候状况以及其他值得通报的信息,当然你开开玩笑、闲聊几句也是没关系的,这与8000级登山的固定通讯性质一样,建议尝试一下这种临场感爆棚的体验 若发生紧急情况(人员伤亡、雪崩、山体滑坡等),同样可以通过这台无线电随时向办公室汇报,一定要记得善加利用 3、白马山营地 库克山国家公园内住宿选择非常少,由DOC办公室管理的白马山营地是一个热门选项,理由在于它的位置恰好在几条登山徒步线路的起点处。这个营地没有小木屋只能露营或睡在车里,提供水源和公共卫生间,洗澡大致不行,有厨房但没有灶具需要自己开伙做饭 营地本身占地面积较小,土壤层又非常薄,想找个能把地钉完全打进去的地方往往很费时间,建议尽早过去找个靠近山脚灌木的好位置以避风,这里的阵风相当猛烈,把帐篷掀走那是轻而易举的事,如果山脚的位置没了,建议扎营在较高的芦苇丛里 过夜的费用是13新币,在营地外的小屋付费处自行填表支付,把钱装进信封扔进箱子里、再把收据撕下来放在车子前档就行。工作人员有时会在傍晚来检票收钱,直接付给她们也是可以的(能刷卡),她们会在你的车牌上贴个粘纸做标记 在这里我又遇见了sign in时接待我的脏辫姐,并向她描述了在塔斯曼山谷的经历、以及最终到达她推荐的山脊观景点的寻路过程,她算是松了口气的样子,随即跟我抱怨说你算是有经验的、不少人搞不清楚这些,估计也没少被折腾过 4、威胁 这一点不多啰嗦,就说结论——若是雨雪天气,尽量不要去尝试进阶级以上线路;在连续降雪后、又或是融雪季节,一定要关注沿途 雪崩区 的状态,如果自己不具备判断能力,可以前往DOC办公室求助工作人员 预报网站: Meteoblue , Darksky 自助付费,将钱装入黄色信封后投入这个红色箱子,需填写车牌号和起止日 正在营地中收露营费的绿衣DOC工作人员,左边那位就是接待我的脏辫姐 库克山国家公园进阶级以上线路沿线存在大量雪崩区 纪念在库克山国家公园的登山活动中遇难者的纪念碑,就在白马山营地附近 或许对于登山者而言,不需要很昂贵的坟墓,只需要随手捡起一块山里的顽石,就完全可以代表他们永不熄灭的探索之心 瓦纳卡周边(Wanaka Lake & Hawea Lake) 一、综述: 离开库克山国家公园后,我随即移师瓦纳卡(Wanaka)做简单休整,毕竟劳师远征,到达新西兰后至今3晚都没怎么睡好,库克山的3天高强度登山又消耗了不少体力,在下一阶段的登山之前,瓦纳卡的休整在出发前就已在计划之列 瓦纳卡这个区域,由瓦纳卡湖(Wanaka Lake 300)和哈威亚湖(Hawea 348)两个大型湖泊盆地组成(以下简称双湖)。双湖所在的山谷在上一个冰川期时还全部被覆盖在厚重的冰层之下,而如今风景秀丽的瓦纳卡周边适合人类居住的低地,则正是在这些冰川退化过程中逐渐侵蚀出来的,哈威亚湖的湖底甚至已经低于了海平面50米,可见侵蚀力度之大 由于这种冰蚀地貌,双湖周边群山环绕,地形比较局促,游客也不似皇后镇那么蜂拥,原因我想可能是因为如此狭窄的山地湖盆地形下,并没有太多适合普通游客、团队游客可以开展的活动。不过,对于爱好户外活动、或者是水上运动的旅行者来说,这样抬眼即山、俯首皆水的所在,无疑是天堂般的存在 二、主要线路: 1、铁山(熨斗山 Mount Iron,初级) 2、伊思慕斯峰(Isthmus Peak,进阶级) 3、罗布.罗伊冰川上观景点(Rob Roy Glacier upper lookout,初级) 4、罗伊斯峰(Roys Peak,进阶级) 5、利物浦庇护所小径(Liverpool hut track,进阶级) 三、铁山(熨斗山 Mount Iron) 铁山是瓦纳卡镇外东南方向2公里的一座孤立山头,海拔仅有510米,与山脚停车场净高差200米,是此行八个高点中难度最低的一个,或许说难度都有些牵强,因为这条步道几乎就是当地居民用来散步或遛狗用的。对我来说,走一遍只是在瓦纳卡的休息日中作为调整恢复体力而存在,纯粹就是用来凑数的 停车场在连通镇中心的84号公路路边,挺有名的迷宫世界(Puzzling World)对面。沿着指示牌一路向上即可,全程土路灰比较大,一般30-45分钟就能走到相当平缓的峰顶,平心而论视角是不错的,能同时看到西侧的瓦纳卡湖盆周边环境和北侧的阿尔伯特镇(Albert Town),不过受限于海拔高度不够而显得相对平淡 下山时可以从北侧的另一条路下行,距离比山上的路要远一些,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景致,只是胜在不走回头路而已。下行同样需要约30-45分钟,到达山脚后需要再走一段平路绕回起点停车场(如选择原路返回也没问题) 铁山峰顶东侧的景象,很典型的盆地地形 铁山峰顶的指示牌非常专业 四、伊思慕斯峰(Isthmus Peak Track) 瓦纳卡湖和哈威亚湖尽管距离非常近,最近的瓶颈地带(Neck)仅有1公里之遥,可它们始终相互独立,原因在于一道高耸的山脊将它们几近完全隔开,而伊思慕斯峰就位于这条名为格伦.德内(Glen Dene Ridge)山脊的北部顶端 相对于附近人声鼎沸的罗伊斯峰线路,伊思慕斯峰知名度并不高、慕名而来的登山者也不多(好像也渐渐开始多了起来),肯定不会出现罗伊斯峰顶那种拍一张照片需要排队1小时的盛况 不过装逼照什么的都不重要,伊思慕斯峰最主要的特点、也是胜过罗伊斯峰之处在于,它所在的格伦.德内山脊位于双湖之间,在登顶过程中两个湖都能看到、甚至有部分路段可以做到同框,这就是件绝无仅有、独此一家的事了,你想在新西兰再找一个同时能看到两个大湖的高点,那基本不太可能 实际情况也是如此,伊思慕斯峰虽然海拔比罗伊斯峰要低了200米,但优点在于地形带来的视角十分出色。在向上攀登过程中主要是看哈威亚湖的变化,随着海拔高度的上升,视角变化算是相当丰富;当登上脊线后就能看到瓦纳卡湖,随即是双湖同框,顶峰则是俯瞰整个瓦纳卡湖,可以说是该湖地面上最佳的视角之一了 如此全程无尿点的丰富变化当然是有代价的,那就是登山线路比较长,海拔需要净上/下1k。如我这般速度较快(一路上基本都是我在超老外)的经验级徒步者耗时也达4.5小时往返,普通人应该需要5-6小时才能完成 路况以土路为主,路径非常清晰,全程缓坡向上,陡坡几乎没有,除了绕来绕去导致线路有点长之外难度不高,途中无补给无水源,全部需要自行携带。登山起点在6号公路边,对面有个特别小的简易停车场(需导航可直接搜Isthmus Peak Track),别去得太晚不然没车位就只能停在公路上,比较危险 值得一提的是,登山线路在海拔较低处会穿过一些私人牧场、狩猎场,由铁丝网围起来的区域自不必说,有时散落在外的羊群也都是别人的私产,别XJB去逗它们,也不要离开路径。以资本主义国家对待私人财产的态度,你要是踏进私人牧场,然后碰到人家正好在打猎,然后一颗子弹招呼过来,那可就没处叫冤了 前往伊思慕斯峰进行一日攀登,比较合理的住处是较近的哈威亚镇(10分钟)或哈威亚平原(Hawea flat 15分钟),阿尔伯特镇(Albert Town 25分钟)和瓦纳卡镇(30分钟以上)则相对较远 (伊思慕斯峰在整个冬、春季可能会关闭,具体开放情况请去 露营伴侣 中查询) 起点停车场的指示牌,入口在马路对面 路况是碎石土坡,相对平整且没有大石头 到达半山腰时可以看到相对完整的哈威亚湖,由于湖泊呈狭长型,地形与峡湾相像 随着海拔的上升,景色质量呈几何级提升 比较遗憾的是登山者除了我全部都是欧美人 携带食物到山顶吃午饭是大多数登山者的选择 步道会穿过一段格伦.德内山脊主脊线,这是双湖同框的绝佳位置 伊思慕斯峰顶可以俯瞰接近完整的瓦纳卡湖 五、罗布.罗伊冰川上观景点(Rob Roy Glacier upper lookout) 在瓦纳卡双湖地区的西北角,是由阿斯帕林山(Mount Aspiring 3033)领衔的南阿尔卑斯山脉又一个冰川发育较密集的区域,自然毫无悬念地被划分为 阿斯帕林山国家公园(Mount Aspiring National Park) 不过该区域群山纠结,环境闭塞,仅有冰川河马图吉图吉河谷(Matukituki River Valley)一条道路与瓦纳卡连通,而其中又有30公里未经铺装的砾石路(Gravel road),因此前往的旅行者并不算多(自己打脸,其实人还挺多的) 大多数旅行者会前往观看路线较短的罗布.罗伊冰川(Rob Roy Glacier),线路本身没什么难点,路况为冰川河谷沿线的丛林地形,与喜马拉雅南麓3000米以下的河谷几乎别无二致,因为游客不少,路面已经被踩踏得十分平整,也不存在陡坡 冰川有上下两个观景点,从停车场走到下观景点(lower lookout)大约1小时左右,若要去上观景点还需要另外30分钟。毫无疑问的是必须走到后者,那是一片冰川退化后的乱石滩,没有遮挡,可以近距离完整看到正在快速消融中的冰川,以及十几二十条融水形成的瀑布群,与西藏的卡若拉冰川有异曲同工之妙 去往这个观景点的主要阻碍并非难度不大的步道,而是驱车前往途中的30km砾石路,尽管路面被车辆反复碾压还算平整,但对于家用车脆弱的轮胎而言始终是潜在的威胁,建议以不超过50kph的时速稳妥行驶,并尽量沿着之前的车辙印走 另外,还存在一个更大的威胁。在接近国家公园停车场的大约10km范围内,有大约9个左右的 涉水区(ford) 需要通过,其中比较深的大致有3-4个,在连续晴天无雨时通过没有问题,但若恰逢雨水较多的场合,底盘较低的轿车、面包车可能会遇到过不去的情况 因此若是想自驾去这个观景点,一定要先查询该区域历史天气,若之前多日无雨则可放心前往,若之前连续下雨、或近日雨量较大,必然会导致路况较差、涉水区较深,非SUV的家用轿车就要斟酌一下了。在没把握的情况下可先去DOC办公室询问路况,若已经上路,到了涉水区前发现过不去,亦可选择弃车徒步进入 该区域的另一条进阶级线路是前往西侧更深一条山谷的 利物浦庇护所(Liverpool hut) ,单程15km/6-7小时,最后1小时存在轻度攀岩路段,线路较长很难当天往返,若想前往建议先到停车场的DOC办公室登记庇护所的床位。这个小屋共有10个床位,依然遵循先到先得的原则 无论走哪条线路,前往阿斯帕林山国家公园一日游比较合理的出发点是 格伦度湾汽车营地(Glendhu Bay Motor Camp) 。这个营地在前往国家公园的必经之路上,算是离公园最近的落脚点,距离罗伊斯峰(Roys Peak)的登山口仅5分钟车程,到瓦纳卡镇上的超市也只需要15分钟,没有比它更好的位置了 营地本身的环境也不错,就在瓦纳卡湖边,想游泳或其他水上运动可以直接下水。占地面积巨大肯定是有位置的,不想露营也有一些性价比爆炸的小木屋可以选择(双人间60新币/三人间80新币带灶具,车直接停房门口,离公共浴室卫生间几步之遥,洗澡1新币/6分钟,直接投2个硬币12分钟怎么都够了,热水极好),目测下午4-5点之前去应该是能拿到的,也可以在官网预订 前往罗布.罗伊冰川必经的单边吊桥 曾经的冰川遗迹开出了野花,算是一种直观的沧海桑田 在冰川前来一顿路餐的味道堪比山珍海味 从庞大的瀑布群来看这条冰川不消多久就会完全消融成为历史 罗布.罗伊冰川全景,注意左侧阴影处的罗布.罗伊瀑布,落差高达261米 格伦度湾汽车营地的小木屋,这个车就是我租的,停在门口的便利性谁停谁知道 注意事项: 行车安全 该区域为冰蚀湖盆地貌,地形错综复杂,弯多路窄、起伏不断,驾驶难度较坎特雷伯平原、库克山周边的大直道要难一些,驾驶时需集中注意力。若前往阿斯帕林山国家公园则需要关注砾石路、涉水区的路况 私人领地 除阿斯帕林山国家公园区域外,双湖周边有大量的牧场、狩猎区、山峰甚至是荒地是属于私人所有,要随时关注有私人领地(Private land)指示牌的、或有铁丝网隔离的地域,切勿擅闯,避免引起不必要的矛盾 小心家畜 前往阿斯帕林山国家公园的砾石路会途经数个范围巨大的私人牧场,大概率存在遇到牛羊等家畜过公路的场合,此时建议停车等待,不要鸣笛惊吓,这一点有中国西部自驾经验的朋友应该能妥善处理 保护区的指示牌上清楚地写明了请旅行者尊重沿途私人领地的私有财产 家畜的路权等同于路人,都是最高路权 皇后镇周边(Queenstown) 一、综述: 皇后镇可谓是南岛最热门的目的地没有之一,尽管在旺季时住宿价格涨上了天却依然是一床难求(2.5万一晚的游艇照样有人一掷万金了解一下),可令人费解的是我并没有发现这里有太多引人入胜之处,能开展的户外活动选择也并不很多 直观上看,皇后镇周边的地形与瓦纳卡基本一致,冰蚀山谷湖盆地貌,由于此地为热门目的地、商业稍稍发达而建筑较瓦纳卡那边多,整体观感与瑞士湖区有点类似,不过是缩水版的,而且皇后镇在150年前才被欧洲人发现,大规模居住的历史并不久,所以也谈不上什么历史人文气息了 如果仅仅是去瓦卡蒂普湖(Wakatipu Lake 310)这个比哈威亚湖还要深30米的高瘦湖泊王岸边发发呆听听流浪歌手的表演,那又何必跑1万公里那么远,所以我们稍事休息,继续上山 二、主要线路: 1、皇后镇山(Queenstown Hill 907,初级) 2、本.洛蒙德峰顶(Ben Lomond Summit 1748,进阶级) 3、月光步道(Moonlight Track,进阶级) 4、阿尔塔湖&卓越山(Lake Alta & The Remarkable 1800,中级) 三、本.洛蒙德峰顶(Ben Lomond Summit) DOC官方介绍页 这座高山位于皇后镇东北侧、瓦卡蒂普湖盆的正北侧,是湖盆周边可以徒步攀登的两个超过1500米的制高点之一。由于山顶海拔较高,位置又在群山的外侧,在峰顶理论上可以取得360度环绕效果的全景画面 在实际攀登之前,上面这些无非都是根据地图上的地形做的猜测。从露营伴侣的评论来看,爬过这座山的人并不算特别多,拍过照片的更是寥寥无几,在顶峰真正能看到什么,还是得靠自己上去验证 攀登大致分两个阶段,第一阶段先要去到主峰东侧海拔1300米左右的鞍部(Ben Lomond Saddle),这一段是与另一条线路亚瑟点小径(Arthur's Point Track)重合,路况为非常平整的土路,缓坡向上,难度与伊思慕斯峰大部分路段类似 第二阶段是在鞍部转向西侧,沿本.洛蒙德主峰东山脊登顶,这部分路况较之前要差了许多,有部分路段存在天然乱石陡坡、以及临崖场合,不过构不成太大威胁。接近主峰的时候需要绕到地势较为平缓的主峰南侧再登顶,从鞍部出发整个过程最多也就1个小时 至于登山起点有两种选择,一种是投机取巧的省力方法,即乘缆车上山,从缆车上站开始走,如此就能少爬400米枯燥无味的起始路段;另一种是从山脚下的一英里小径(One mile track)开始走,这属于头铁的想完整走全程、或是想省去39新币缆车费用的人的选择 从缆车上站走到山顶大约只需要2.5小时,往返4小时左右;若从山脚走单程需要3.5-5小时完成登顶,6-7小时往返。从山顶景色的成色而言,走4个小时还算是值得的,若是6-7小时性价比就不怎么高了,毕竟直下1350米是比较伤膝盖的,故而我当然是机智地选择了乘缆车 缆车站在皇后镇北侧山脚下,站前有个停车场可以免费停4小时不过通常抢不到车位,附近还有几个比较便宜的停车场(1新币/小时,具体位置可以在google map上自己搜一下)。缆车票39新币是含往返的,可以网购也可以现场买,不过就算网购了也是要去店里换实体票,建议直接去现场买比较方便 从缆车上站下来后一路都有比较清晰的指示牌 花几分钟穿过树林后,可以遇到一英里小径与主路的汇合点,之后就只有一条路了 视野极佳的本.洛蒙德登山路无疑是皇后镇周边最值得一走的线路 从鞍部可以看到本.洛蒙德主峰的峰顶,看似很远实际用不了1小时就能到达 主峰东侧可以看到阿斯帕林山的群峰 山顶附近有不少如上图这样的峭壁可以拍装逼照 在鞍部以上可以回望整个登山路径,大致就是沿脊线纵走 山顶的空间比较狭小,大致可以同时容纳十几个人 四、该区域其他线路(others) 除了本.洛蒙德峰顶外,我个人认为皇后镇周边另一个很值得一去的制高点是卓越山(The Remarkables)。这个地方在冬季原本是滑雪场地,有公路直接通到海拔1600米左右的位置,继续往上攀登仅200米就是高山湖泊阿尔塔湖(Lake Alta),湖的南侧不远处是这座山的主峰双锥峰(Double Cone 2319) 从地图上分析,主峰北山脊上有数个海拔2000米左右的鞍部可以作为观景点,是又一个俯瞰瓦卡蒂普湖盆的绝佳位置,不过由于需要和结伴的朋友一同离开,我并没有时间再去验证这个目的地的虚实,有兴趣的朋友推荐前往 阿尔塔湖DOC官方主页 五、注意事项: 1、行车安全 从瓦纳卡前往皇后镇,若选择路程较短的坎德罗纳山谷(Candrona Valley),需要注意这条路全部处在狭长型的河谷地带,急弯较多,尤其是到达皇后镇之前需要翻越皇冠山脉(Crown Range)海拔1000米左右的垭口,这一段道路非常狭窄,坡度较大且存在连续弯道,下到平地之前有一个5连发夹弯,建议谨慎应对 2、啄羊鹦鹉 继白马山营地后,在本.洛蒙德峰顶又有很大概率遇到栖息于此的啄羊鹦鹉。这种体格庞大(可达半米)的食腐鸟类是新西兰特有物种,生性本就是大心脏,加之既没有天敌(人类除外)又受法律保护,更可谓无法无天,曾发生过把旅行者反锁在厕所里的奇闻 由此可见,它们智商很高,学习能力极强,根本不惧怕人类,有时甚至会大胆地翻弄你的背包寻找食物,一定不可掉以轻心,以啄羊鹦鹉强壮的体格,小一点的背包直接给叼走了也没什么奇怪的 记住不要喂食它们,这是违法行为 惹不起,躲得起 坎特伯雷地区周边(Canterbury Region) 一、综述: 离开皇后镇后,我跟随结伴的朋友一起由东海岸回到基督城,尽管天气依然维持晴好天时,可沿途并没有太多值得一提的亮点。如此,行程只剩下最后3天,在已经来不及再去西海岸冰川的现实下,我只能寄希望在坎特伯雷地区(Canterbury)寻找能够一日往返的线路再进行2次登山 其中一处是早已在计划之列的雪崩峰(Avalanche Peak 1833),另一处则并没有方向。在露营伴侣和谷歌地图上搜寻许久,我找到了一个在任何攻略中都没有提到过的湖泊——科尔里奇湖(Coleridge Lake 520),在湖泊的南侧有一个名为峰尖山(Peak Hill 1240)的高点,预期会有不错的视觉效果 二、主要线路: 1、峰尖山(Peak Hill Track,专家级) 2、雪崩峰(Avalanche Peak,专家级) 三、峰尖山(Peak Hill 1240) 科尔里奇湖、峰尖山所在的位置大致在基督城正西方向,略微偏北,这是一条人迹罕至、周围群山环绕的死胡同,山峰海拔一般在2k-2.5k级,极端最高为湖泊西侧的阿罗史密斯山(Mount Arrowsmith 2781) 这些高山发育的冰川发源了数条冰川河谷(见上图),其中实力最强的几条——威尔伯福斯河(Wilberforce River)、马蒂亚斯河(Mathias River)、拉凯亚河(Rakaia River)、赫仑湖外流河(Heron Lake Stream)汇成南岛乃至新西兰最大的辫状水系之一(braided river)拉凯亚河,毫无疑问它的冲积是平坦的坎特伯雷平原的成因之一 而另几条规模较小的河流则由于受峰尖山所在山脊的隔离,并没有汇入拉凯亚河,而是流向峰尖山北侧形成了堰塞湖,这便是科尔里奇湖(Coleridge River) 而峰尖山作为这条山脊的一个高点,可以以几乎无遮挡的视野看到上述提及的大部分地理标的,而这个4河汇聚的壮观场景,也是南岛为数不多令人叹为观止的地理奇观了,登顶一次可谓性价比超高 DOC把这座山的难度定位为专家级,实际有些名不副实,它的行程不长,至多只需要3小时就能往返。可能这么评判的依据有两个——首先,整个登山路径是完全暴露的(extremely exposed),受天气影响非常大,若遇到雨雪天气则是避无可避;其次是途中有一段极其陡峭、路面难度很大的路段,向上攀登时会在短时间内迅速榨干你的体力,而下撤时则容易滑坠 具体来说,整个登山过程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需要从山脚的停车场先穿过草甸,然后向上攀登至山脊的东侧末端(bottom 980),也就是峰尖山主峰右肩的位置,z直线爬升400米左右,上述那段坡度巨大的路段就在接近脊线位置,不过距离并不长,咬咬牙总是能上去的 登上右肩后路线会向西拐头,基本是沿着脊线横切过去,相比之前坡度平缓了不是一点点,再也没什么难点了。山顶的地势较为开阔,即便晴好天气也可能是持续不断的焚风劲吹,好在有一个巨大的石冢可以避风。同时,登山途中视线始终受阻,只有走到山顶,才能将之前介绍的几条河谷尽收眼底 前往登山口需要走77号公路,然后在名为温惠斯特尔(Windwhistle)的地方(地标是一个无人值守的加油站)转入科尔里奇路(Coleridge Road),一路向前直到一条叫奥尔吉达斯路(Algidus Road)的砾石岔路,拐进去开10km就能到达,地图上亦能够直接定位 起点处的指示牌有详细的线路信息和标有路径的地图 登山起始路段的大草甸 登上末梢之后视野瞬间开阔,景色就会有质的飞跃 登顶途中可见非常壮观的拉凯亚河辫状水系 新西兰最大的辫状河流之一就是它了,周围防风林围起来的区域大都是私人领地 山顶有揭示板介绍该地区的地理和生态情况 山顶南侧的景象,左侧是科尔里奇堰塞湖,右侧是冲积而去的拉凯亚河谷 山顶北侧的景象,左侧是拉凯亚河谷和马蒂亚斯河谷,右侧是威尔伯福斯河谷 若对地理感兴趣,看到这样的景致一定是大呼过瘾 山顶可见完整的科尔里奇湖 四、雪崩峰(Avalanche Peak 1833) 从斯科特小径仰望险峻的雪崩峰,前面的登山者是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奶奶 DOC官方介绍页 拥有霸气外露名称的雪崩峰,可以说是本次连续登山活动中,单体难度最高的山峰制高点。它位于南阿尔卑斯山三大垭口之一的亚瑟垭口(Arthur's Pass 738)西侧山脊顶部,以峰顶著名的剃刀脊(razor-blade ridge)以及360环绕视野观看南阿尔卑斯山的山势而著称 它的难度没有什么虚头巴脑的门道,就是简单粗暴的山势险峻,从起点的亚瑟垭口(738)到山顶(1833),海拔在2.5km直线距离内直上1100米,平均坡度是骇人的44度,全程陡坡没有喘息的余地,而且存在大量需要手脚并用的轻度攀岩路段 攀登线路方面有两条小径,一条是南侧的雪崩峰小径(Avalanche Peak Route),之所以被定位为专家级的Route,是因为这条小径坡度极其陡峭,有为数众多的、接近垂直的岩壁需要攀登,体力消耗极大,对于山地适应性较差的旅行者会显得非常痛苦,不过好处就是路程较短 另一条是北侧的斯科特小径(Scott's Track),这条线路较长且有绕行的成分,坡度较雪崩峰小径稍缓,垂直岩壁不是特别多,所以是进阶级的Track,难度比前者要低了一个档次,大致与龙目岛的林贾尼火山地形类似,适合实力不是很强的旅行者选择 除了坡度差别较大之外,两条小径的地形相差无几。起始段都在几无视野可言的丛林里,爬升至接近海拔1300米左右时会突破林线(bushline)来到第一个山脊东侧肩部(bottom),之后需要连续登上数个更高的肩部。接近主峰本体时会存在稍许平缓、甚至下降的鞍部(basin),随后就是最后一段直线向上 两条小径会在峰顶之前300米左右的主山脊末端地带合拢,无论走哪一条路,想要到达顶峰必须通过最后300米仅能容一人单向通过的刃脊,这一段全程暴露感爆表,是正儿八经的悬崖峭壁,脚下就是万丈深谷,在楼主登过的山峰中至所罕见,存在危险的同时也是十分罕见、且有乐趣的地形 由此便衍生出了两种走法,一种是环线,即从任意一条路登顶,再从另一条下撤;另一种是原路上下。建议适应性强的朋友选择环线,从雪崩峰小径上,斯科特小径下,这样比较节约时间,下山时也不至于太伤膝盖。适应性较差的可以选择难度较低的斯科特小径原路往返 官方给出的标准时间是6-8小时往返,楼主实际用了2小时10分由雪崩峰小径到达山顶的剃刀脊,然后在主峰附近休息了大约30分钟,再从斯科特小径经1小时20分回到山脚,从沿途情况看,我的速度大约比90%的人要快,对于大部分人而言,上行3小时,下行2小时应该是个合理值 雪崩峰小径的登山起点,就在亚瑟垭口DOC办公室的背后,办公室门前有免费的停车场;斯科特小径的起点需要继续向前700米左右,空间较小无法停车,可以停在对面潘奇鲍尔瀑布小径(Punchbowl Track)的免费停车场,或者直接停在DOC办公室那边,下山后再走回去 亚瑟垭口距离城镇相对较远,垭口附近除了一家YHA和雪崩溪露营地(Avalanche Creek Shelter Campsite)外没什么落脚点。若想前往雪崩峰进行1日登山活动,比较合理的方案是住在垭口南侧坎特伯雷平原上的几个小镇——春田(Springfield)、谢菲尔德(Shefield)、牛津(Oxford),无论是汽车营地还是民宿的选择都比较多 雪崩峰小径起点,就在DOC办公室的背后 斯科特小径起点,4小时的标准时间是留了大量余地的 攀登雪崩峰一定要选择晴好天气 登顶途中回望突破林线后的第一个bottom 44度的乱石坡了解一下 接近主峰本体时会途经一个山体滑坡形成的小型盆地 峰顶在常规登山线路中难得一见的剃刀脊,需沿着黄色标志杆的指引 登山者全部是欧美旅行者,其中女性人数甚至要超过男人,其中绝大多数是单纯的户外爱好者,并没有人在自拍什么的,令人感到她们确实有实力去争取较高的社会地位 雪崩峰顶的啄羊鹦鹉数量是一路走来最多的,可谓成群结队 垭口南侧的景象,可见切开这个垭口山谷的比亚雷河谷(Bealey River) 通过剃刀脊需要万分谨慎 人群聚集处就是两条小径合流的山脊末端 雪崩峰顶可以环视以罗勒斯顿山(Mt Rolleston 2781)和报晓冰川(Crow Glacier)领衔的南阿尔卑斯一众群山 五、注意事项: 1、充分准备 基于相对较差的路面状况,雪崩峰在我攀登过的所有单体山峰中,难度属于较高一档,不过说到底也只是一条可以当天往返的线路,且没有太高的技术难度,有一定山地经验的皆可尝试 强烈建议所有计划前往攀登的旅行者,必须要做好充分的准备,哪怕在天气状况良好的情况下,也要携带充足的衣物、食物和水,并做好防风、防晒措施,若选择雪崩峰小径则推荐携带攀岩手套 2、关注天气 在计划攀登之前,强烈建议事先跟踪观察天气预报(楼主都是用的付费天气预报软件),尽量选择晴好、风力较小的天气前往。若是有雨、雪、或大风大雾天气,难度会成倍上升,糟糕的视野会使得迷路、滑坠的风险急剧增加,强烈不建议上山,若在登山途中遭遇此类天气,建议原路返回 若无法自行判断所在时间点登山的威胁程度,建议前往DOC办公室咨询工作人员 尾声: 尽管这是一趟以户外登山徒步为主题的长途旅行,可令我印象最深刻的场景并非是哪一座峰顶的震撼风景,而是在塔斯曼山谷的波尔庇护所露营的那晚,一位名叫文森特的德国登山者问我的一个问题 那天临近傍晚8点(夏季新西兰日落会迟至晚上9点多),我在寻找波尔山脊的探路中迷失方向铩羽而归,正悻悻然在营地准备晚饭,这位露宿在我隔壁的德国小哥忽然跑过来,一脸严肃、并相当郑重其事地对我说: ——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当然可以,请坐吧 当然,这里并没有椅子什么的,我们便找了两块大石头就地坐下,文森特小哥也不是那种拐弯抹角的人,单刀直入地就把他心中的疑惑用一大堆挺蹩脚的英文堆到我面前,不过我基本也get到他的点了 ——你是中国人对吗? ——是的 ——我发现你们中国人出来旅行,就喜欢赶路和拍照。往往到了一个地方,一群人匆匆忙忙下车,各种拍风景、自拍,然后又匆匆忙忙上车,赶去下一个地方,再拍风景、自拍,就这样一直重复,我很不理解这有什么意义 ——同时,他们又不参加户外活动,不喜欢登山,也不喜欢徒步,你是我第一个在山里遇到的中国人,所以我会问你这个问题,你同样作为一个中国人,是怎么看待这种现象的,这其中的原因又是什么? 我一时有些语塞,无数思绪在脑海中翻腾,这哥们不问倒好,一问就是一道论述题,这个话题展开讲,估计一篇论文都是很难解释清楚的。作为一个中国人,我非常希望自己能够给这位看上去并不怎么了解东方文化的国际友人一个恰如其分的回答,可一时却又不知从何说起 于是,在库克山峰群的晚霞中、在塔斯曼冰川频繁的挤压迸裂声中,我们大概花了1个小时左右在就这个话题、以及部分衍生的话题进行沟通。我虽然进行了解释,可其实无非就是找了一大堆借口 ——我们国家还很穷,大部分人平时生活得很累,假期也不像你们动不动就是一个月,难得出门一次,对他们而言是休闲、是度假,他们希望能享受风景、美食和豪华的住宿而不愿意再受累,也希望告诉他人他们正在享受这些 ——你看那边 我指了指文森特的营地,他的女朋友正在帐篷里看书 ——你在德国、法国或者欧洲很多地方或许很容易就可以找到这样能一起登山露营的伙伴,但是在中国,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因为这里没有舒适的床铺、没有温暖的热水、没有诱人的美食,也没有手机信号能让你在社交媒体上告诉别人自己玩得多精彩,而就目前来说,无论于公于私、出于什么目的,这些对于中国人来说非常重要 ——我们的文化是农耕民族定居文化,这种文化很容易产生思维定势,眼里只有小范围、小群体、乃至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对于未知的事物,我们整体上缺乏好奇和探索的欲望,甚至是恐惧和抵触 ——我们习惯继而沉溺于自己司空见惯的事物,并倾向于认为整个世界都应该是这样的,不一样就是叛逆不道,这是一种骨子里的性格,所以在你们的祖先扬帆走向世界的时候,我们甚至可以主动关闭国门 ——但是归根结底,我们的社会处于现在这样一个阶段,一些人刚刚富裕起来,有能力出走异域,看一看未知的世界,或者去思考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你们欧美的登山文化已经持续了一百多年,再看看新西兰的国家公园,个个历史悠久,最早的甚至要追溯到19世纪,这要靠多少代人的积累和建设? ——任何事情都需要一个过程。对我们而言,户外文化这种东西只是还在襁褓中咿呀学语的婴儿,这个过程甚至都未真正开始。我们并非如你们这般衣食无忧,不工作是真的会饿死的,我们连自己的生活都顾及不上,又有什么余地去管这个可有可无的婴儿呢? ——我们中国有句古话,叫仓禀足而知礼节。或许到若干年、若干代人后,大多数人都富裕了、生活压力不再那么大了、一切都渐渐回归理性了,情况会发生变化的。我现在只能这么乐观地去考虑,但同时我本身也并不抱特别大的希望 ——你看这条冰川 我转过头,看着身边悬崖下时不时吱呀作响的塔斯曼冰川说道 ——人类社会就好比这条冰川,它从冰川时期的巨大冰盖,到今天冰碛不断融解崩塌形成湖泊,再到将来彻底退化消失,始终需要上万年的过程。我们个人并没有办法去决定自己生存在这个过程中的哪个阶段 ——成千上万年,对于这地球可能只是一瞬间,但对我们个人来说,实在是太漫长了。也许我们能看到冰川崩塌,也许什么都看不到,它只是静静地躺在那里,仿似永恒 ——So,我们所能做的,只是认清和接受现实,然后坚持自己认为正确的事,不是么? 文森特似乎也get到了我解释的点,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确实,我们国家以前好像也是这样的 ——那你认为以后会变成什么样? 我笑着摇了摇头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你再不回去,你女朋友怕是要不高兴了 ——哈哈,你说得太对了 文森特大笑着挠了挠头,起身离去 天马行空的谈笑间,夜色早已不经意间铺满整个山谷 又是一个山中静谧的夜晚 (全文完)

悉尼 基督城 基督城 菲尔莱 菲尔莱 库克山国家公园 库克山国家公园 库克山国家公园 瓦纳卡 瓦纳卡 瓦纳卡 isthmus peak 瓦纳卡 皇后镇 皇后镇 格林诺奇 皇后镇 皇后镇 但尼丁 奥马鲁 奥马鲁 蒂马鲁 基督城 基督城 peak hill Oxford Oxford 亚瑟山口国家公园 avalanche peak Oxford 基督城 基督城 悉尼 悉尼 香港

16412 8

一级精华
发表在 尼泊尔 2018-10-27
天高地厚VI—朗塘国家公园(秋季LNP via Kyanjin Ri & Gosainkund Lake)(全文完)
朗塘利隆(Langtang Lirung 7227)view @way to Langshisa Kharka 3920 键尼萨山脉(Ganesh Himal)view @Laurebina Yak 3950 安纳布尔纳峰群(Annapurna Massif)& 马纳斯鲁峰群(Manaslu Massif) view @Laurebina Yak 3950 朗塘山脉(Langtang Himalaya)view @Kyanjin Ri 4773 湿婆神湖(Gosainkunda 4380) 我们为喜马拉雅代言,也为沉默的夜空、和无名的人们代言 读前提示 本季天高地厚为喜马拉雅徒步系列第6季,2018年9月末至10月初、秋季徒步朗当、神湖环线(Langtang Gosainkunda Circuit Trek LGCT),并登顶坎津日(Kyanjin Ri 4773)、抵达神湖(Gosainkunda 4380)和劳雷比纳垭口(Laurebina Pass 4610)的行程 全文约62000字,其中航拍及攻略部分25700字,分日游记部分36300字 照片及地图约300幅,短视频若干 详细阅读时间在7-9小时 内容以尼泊尔喜马拉雅地区的自然地理、人文生态、民族宗教、徒步活动的介绍,以及博主部分个人经历与感想为主 本系列为纪实性游记,文中所有人物及经历皆为实际存在或发生过,不存在艺术加工或虚拟架空的成分,无购物、美食等相关内容;由于此行为Solo徒步,以部分自拍证明行程、及登山经历 本季拍摄器材: 5D MARK III 腾龙15-30/F2.8 腾龙24-70/F2.8 佳能70-200/F4 小米mix2s 原文同步发布于楼主个人公众号:镜之形而 1-5季可参考穷游原贴如下 第一季(2013年冬季安纳布尔纳大本营,ABC) 第二季(2015年冬季昆布珠峰地区,EBC) 第三季(2016年冬季大吉岭辛格利亚国家公园) 第四季(2017年冬季安纳布尔纳大环线,ACT) 第五季(2018年冬季马纳斯鲁环线,MCT) 以第一季改编的纸质书《旅行,直到另一个世界:在尼泊尔》 (ISBN:9787557001575),可至下列链接关注 京东 、 当当 成书背景 喜马拉雅分区域地理资料 天高地厚系列游记将汇集笔者对喜马拉雅山脉地理、人文了解之大成,文中会出现极多相关地理、人文概念,大部分是第一次被翻译成中文。 若对这些概念有疑问、或想要深入了解、或需相关资料的,可至楼主撰写的2016版《喜马拉雅分类》资料集相关章节查询参考 喜马拉雅分类(0)总论 喜马拉雅分类(1)南迦巴瓦峰群 喜马拉雅分类(2)巴恰西仁山脉 喜马拉雅分类(3)康格多山脉 喜马拉雅分类(4)库拉冈日山脉 喜马拉雅分类(5)卢纳拉山脉 喜马拉雅分类(6)卓木拉日山脉 喜马拉雅分类(7-8)东迦山脉&曲登尼玛山脉 喜马拉雅分类(9)干城章嘉山脉 喜马拉雅分类(10-11)贾纳克山脉&乌巴克山脉 喜马拉雅分类(12)马哈兰古尔山脉 喜马拉雅分类(13)洛尔沃林山脉 喜马拉雅分类(14)拉布吉山脉 喜马拉雅分类(15)希夏邦马/竺嘉尔/朗当山脉 喜马拉雅分类(16)键尼萨山脉 喜马拉雅分类(17)安纳布尔纳山脉 喜马拉雅分类(18)道拉吉里山脉 喜马拉雅分类(19)色林吉山脉&贡当山脉 喜马拉雅分类(20)马纳斯鲁山脉 友情声明: 博主为非职业的独立旅行者,仅基于个人爱好与分享撰写本系列,文中所有照片、文字、地图均为博主独立拍摄和原创,并未与任何个人、团体进行过任何形式的商业合作 本系列的文字和图片可供个人爱好者、非盈利团体进行学习、交流、参考、分享,但谢绝一切以盈利为目的的个人、团体进行任何形式的转载或挪用,谢谢配合 Preface 1 徒步最后一天,经过漫长的2770米巨幅下撤,向导拉曼(Raman 为昵称)和我终于来到了终点通泽(Dhunche 1960) 虽然通泽只是个弹丸之地,与中国西部公路边的寻常小镇别无二致,可它既是加德满都北部拉苏瓦县(Rasuwa District 藏译热索)的首府,又仅距离北侧如今中尼之间唯一口岸吉隆热索(Kyirong Rasuwagadi)2小时车程 因此,海量的检查站分布在这个坐落在山脊顶部的小镇周围,有些归属于边防军队,有些则是警察或海关,当然,还包括朗当国家公园(Langtang National Park)的检票站 在雨季过后、气候温和的10月,是传统意义上的徒步活动旺季,也是货运、商贸开始繁忙的时节,徒步旅行者、户外玩家、商人、卡车司机等形形色色的人们聚集在此,等待着前往高山之巅、抑或是往来于喜马拉雅北坡的西藏,一时间,使得此地变得人声鼎沸 我们拖着疲惫且饥肠辘辘的残躯,试图在此寻找一个落脚点,以便等待次日一早回加德满都的班车,却收获了一个个满房的回答,在几乎翻遍了整个小镇之后,最终仅有一家设施陈旧的尼泊尔传统旅馆接待了我们 对于刚刚走完10天、100多公里山地徒步的我们而言,或许住在这样一个甚至没有热水洗澡的简易旅馆,将会是另一种意义上的挑战 与此同时,与我们几乎同时下山的另一对德国游客,在向导的带领下也入住了这家旅馆。而我在山上认识的朋友、17岁的达芒族(Tamang People)少年比卡什(Bikash)已经在这支队伍中找到了一份背夫的工作,只因带队的好心夏尔巴向导收留了这位梦想着赚钱买智能手机的藏缅后裔 我们不想呆着简陋且毫无陈设的房间里,两支队伍的人们都混迹在了底楼饭堂。经过几天断断续续的交流,比卡什和我已经成为不错的朋友,也聊了许多话题,包括他的家乡努瓦科特(Nuwakot 加都北部)和达芒族的方言(Tamang Language) 无所事事之间,他说要推荐一首达芒族语言的流行歌曲给我,问我有没有兴趣。这是一个深入了解尼泊尔山地少数民族的好契机,我当然欣然应允,并当即在网上搜索这首歌 这首歌的名字叫“Makhamalki Chola Wara”(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去Y站搜索),是一首旋律非常欢快、极具达芒族特色的歌曲,让我想起2016年在云南搭车时听过的傈僳族歌曲,同为藏缅语族的它们自然是有风格上的雷同之处 不过我不知道歌词的意思是什么,也并不甘心就这么听过算数,便叫比卡什试着翻译这首歌的第一句歌词——Makhamalki Chola Wara Syama Jyama Ping,这是用罗马字转写后的达芒语 以比卡什那学渣级的蹩脚英语,无法准确表达这句歌词的意思,所以我们只能用笨办法,即把每个单词单独进行翻译 Makhamalki——海拔2000左右常见的一种花卉 Chola——上衣 Cloth Wara——红色 Red Syama——下装 Pant Jyama——漂亮 Beautiful Ping——蓝色 Blue 这就像玩拼字游戏一样,当我们逐个把单词翻译完,我瞬间就知道了这其中的意思——你今天穿得漂亮得像花儿一样。这必然是一首男女间互相调侃的情歌对唱 当比卡什还在绞尽脑汁琢磨着怎么解释这句话的时候,我把这个答案告诉了他 在他坚定地肯定点头的同时,我们不约而同地兴奋着狂拍大腿 他高兴,是因为自己民族的文化被异族接受和理解 我高兴,则仅仅是因为当时我觉得自己简直是个天才 在一边看了我们半天的夏尔巴向导这时试图和我搭话,不仅是因为感觉到了我对喜马拉雅山地民族文化的认同,更因为之前的那一句措拉垭口(Chola Pass 与达芒语Chola同音) 这位夏尔巴是一个高阶向导(High Class Guide),当然,我早就从他那件限定版的抓绒衣上推测了出来。那件衣服显示出,他曾经参加过一支攀登珠峰的日本登山队 例如这类高阶向导,通常实力非常强,许多甚至都有服务于8000米级登山队的经验,对于山地生存、跋涉的理解都处于一般旅行者难以企及的层次,只是由于伤病或年事已高才不得不退役,然后从事相对比较轻松的徒步向导工作 这一晚向导喝了不少酒,因为能有一位高阶徒步者(High Class Trekker)陪他畅聊山岳地理和文化使他格外高兴 通常,当高阶向导遇到高阶徒步者,他们一般都会谈论一些高阶的话题。就像我们从向导的故乡昆布地区(Khumbu)切入,继而扩展到翻越特西.拉普切(Tesi Lapche La)去到洛尔沃林(Rolwaling)、以及翻越阿普拉普察拉(Amphulapcha La)去往马卡鲁地区的夏尔巴尼坳(Sherpani Col),仅能凭记忆就走遍大半个喜马拉雅 我甚至利用这个机会,询问了南帕拉垭口(Nangpa La)的近况,结果当然如所有人知道的那样,这个垭口在近年来已经几乎关闭状态 在喜马拉雅,最吸引我的一点莫过于人文环境的多样性(Diversity of Culture Enviorment),而且这一点,我个人认为是人类继续繁衍生存的最重要前提 好比此刻,坐在桌上的4个人都分属于不同种族,拉曼是刹帝利族印度雅利安人(Chhetri Indo-Aryn)、向导是藏族夏尔巴人(Sherpa)、比卡什是努瓦科特达芒族、而我是中国少数民族 但我们之间并没有显见的隔阂 在资本主义、消费主义席卷全球的大背景下,这种能恰如其分地融合的多样性的生存空间已经越发狭窄,而在喜马拉雅群山之间,严苛的自然环境使得人们不得不相互合作,多样性的融合仍是这里至关重要的生存逻辑 自然是人类的终极天敌 Preface 2 结束谈话回到房间准备睡觉,然而当我推开房门,至为壮观的一幕使我随即懵在当场 只见成百只飞蛾,各种不同颜色、各种不同种类,被房间的灯光吸引着飞进了屋内,聚集在天花板上,或是围绕着照明灯进行多姿多彩的飞舞 我一时差点笑出声来,刚刚谈论到喜马拉雅地区的多样性,就马上演绎了一出现场版的生态系统多样性(Diversity of Eco System)。若我是个昆虫学家,恐怕是要当场喜出望外了 但是很遗憾我不是,我目前只是个体力枯竭、浑身汗渍、急需睡眠的徒步完成者,基本上无力陪你们玩耍。幸运的是,我虽然是个城市人,却有较长的农村生活经历,对房间里飞满虫子这件事并不陌生,也并不介意只要它们不来骚扰我 然而当我熄灯后,却又发现了另一个新故事。这个房间的房门,并不是完全密闭的,在它的上方是一块玻璃,外面走廊里的灯光,会透过这块玻璃照进房间里——当然,也不存在帘子之类的东西能把玻璃遮住 而这些失去了屋内灯光指引的蛾子,随即又被走廊里照进来的灯光吸引,并义无反顾地向着这些光芒飞去。于是乎,屋内又开始充斥着各类振幅不一的翅膀振动声 哪怕我的睡眠质量再好,这下也完全睡不着了,怎么办? 当然是办它们! 我随即抄起拖鞋,开始喜马拉雅地区十分忌讳的杀生,而且可能是大屠杀,不过此时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然而这些飞蛾也是有趣得很,它们不是一拥而上,而是像在叫号机上取了号一样,排着队挨个上。每当我干掉一只,就会隔不多久又上来一只,经久不息,如同商量好了一样,用车轮战来诛杀我的耐心 此时,无由来地想起来了那句著名的——虫子从来没被真正消灭过 最终,投降的确实是我,我的耐心被完全耗尽,便放弃了这持续了大半夜的屠杀,躺回了床上,继而试图把它们的追光当成一场表演来欣赏。虫子们没有放弃,它们依然在孜孜不倦地冲向那块或许它们永远无法穿透的玻璃 虫子的性格也有差异。它们中的大多数,会知难而退,选择停在那块玻璃上,享受着那扭曲的温暖;而极少部分则非常倔强,会一次次用尽力量去撞向玻璃,就为了触碰那梦想中的光亮,最终力竭而死 我看着它们,如断了线的风筝一样,自由落体到地上,混迹在那些死于我的拖鞋板的同伴的遗体之间,我心想,这些虫子为何如此愚蠢呢,无论做什么,在未来等待它们的,都是一样的结果 虫子们做出了它们的选择,所以,它们从来没有被真正消灭过 而我们的选择,又是什么呢 第四次喜马拉雅航拍 Himalaya Aerial Shoot 关于民航客机航拍 博主所撰写了数季的《天高地厚》系列游记,内容其实不仅仅是介绍喜马拉雅山脉的山峰和徒步活动,还包括跨喜马拉雅地区地理、历史、政治、人文、宗教、民族这些因素综合而成的庞大生态系统,并用基于旅行者的视角进行观察和分析 除了这些地面平行视角的浏览之外,航拍(Aerial shoot)也是本系列游记中非常重要的一环。这里的航拍主要指代针对川西高原、横断山区、青藏高原、喜马拉雅山脉沿线这几大具有关联性的地理区域的拍摄 主要乘坐过的航线有成都-拉萨-加德满都航线(CTU-LXA-KTM)、加德满都-博卡拉(KTM-PKR)航线、加德满都-卢克拉(KTM-LUK)航线 航拍能够以更宏观的视角,去观察这些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地质风貌区的特点,而民航客机的低门槛、便捷性,则为怵于应对高原低压缺氧环境、抑或无力进行长距离徒步的普通旅行者提供了一种了解该区域自然风光的途经 自2013年第一次前往喜马拉雅地区徒步伊始,我在2013、2017、2018这3年内,累计4次乘坐颇具代表性的成都-加德满都航线进行拍摄,在此过程中,对飞行航路、沿途景观分布、拍摄方法的认知和理解都在循序渐进中持续改善,而且,每一次都会有新的发现 至本季航拍结束后,已收集了该航线沿途绝大多数重要景观的照片资料。仅有贡嘎山主峰(Minya Konka 7556)和希夏邦马主峰(Shishapangma 8027)始终没有机会拍到画质很好的,不过这两位大佬已经在地面上有过非常理想的拍摄经历,而且以后想必也是还有机会的,并不特别执着就是了 本季航拍情况 在此次第6季、第4次航拍过程中,取得了较大突破,在喜马拉雅众神的眷顾下,一举斩获非常难以接近的锡金喜马拉雅(Sikkim Himalaya)3个分段 其中几乎完整拍到了整个干城章嘉山脉(Kangchenjunga Himal),以及附近曲登尼玛山脉(Chorten Nyima Range)、东迦山脉(Dongkya Range)的主要山峰 由于持中国护照无法进入锡金,而且该现状在可以预见的将来难有改变。西藏北坡则受山原地貌影响,视线严重受阻,在大多数场合下只能看到山体的上半部。所以,要在地面看到无遮挡、山体形态较为完整的锡金喜马拉雅,目前是难以实现的 在这种背景下,这条航线的航拍则是一个相对理想的替代方案,而且航路走向会沿锡金北部、尼泊尔东部绕1/2圈,对于观看锡金喜马拉雅非常有利 另外,不丹喜马拉雅方面的卓木拉日山脉(Chomolhari Range)、库拉岗日山脉(Kula Kangri),拉轨岗日(Lhagoi Kangri)主峰群也皆有新的角度入账 其他还包括看到了喜马拉雅东段的雅拉香布、和更远处的康格多山脉(Kangto Range)主峰群,这是第一次从空中看到她们的身影,并拍下了几张弥足珍贵的照片 回想今年2月,我在第5季中冬季挑战马纳斯鲁北侧的拉克垭口(Larkya Pass 5106)遭遇失利,又面临多年搭档肉哥的退役而不得不独自上路,可以说,喜马拉雅徒步一度走到了一个较为艰难的时刻 而这次航拍、包括这第6季在准备并不充分的情况下相对成功的徒步,则是艰难中一个至为积极的反馈 我并不能像有些朋友一样随意选择出行时间,手头也只有有限的预算和已然使用了6年的陈旧器材,本身能做的,唯有以勤补拙、强化细节。目前有此成果,已经无法再要求更多 关于航拍集锦 因此,在开始第6季徒步游记之前,我依然会先用一个章节的时间,将这4次航拍的照片做一个加强版的汇总集锦,并对照片中的大多数地理标的进行中英文标注,并对一些颇有争议的名称翻译原则、历史沿革做简单讲解 除了力求做到阶段性的基本完善,也希望各位观众能在每一季的天高地厚游记中,看到我在坚持中的哪怕点滴进步。我这个人是从不走捷径的,因为对于一个赤手空拳的普通人来说,不走捷径才是最可靠的路 关于在照片中对地理标的进行标注,我本人应该是国内最早付诸实践的人之一,缘起于2012年左右在一本导游书上看到的、对安纳布尔纳峰群(Annapurna Massif)的全景照片做的标注 尽管那副照片标注得很粗糙,很多名称、海拔也并不确切,可毫无疑问的是,这张照片是吸引我前往安纳布尔纳大本营(ABC)的理由之一,也正是由于这种标注方式的启蒙,才让我萌发了为山峰、及其他地理标的标注的想法 至于为什么要这么做,这个答案在本季徒步路上已经想明白了 因为这些山峰,包括冰川、河流、山脉、村落等等的这些名字,其本身就是我们本次人类文明存在过的证据,这些名字就是我们的名字,它们随着我们而产生,也会随着我们而消逝 如果有朝一日,我们这次文明归于灭亡,海洋、冰河、沙漠、雨林会在短时间内迅速抹去我们存在过的痕迹,那么这些我们为其命名的名字也会随之消失在时间的长河中 即便直到下一个文明再度产生,也不会再有青藏高原和四川盆地、不会再有喜马拉雅和喀喇昆仑,不会再有拉萨和加德满都,不会再有羊湖和费瓦湖,不会再有恰青冰川和锡亚琴冰川,也不会再有猎户座和银河系,它们又会被命名为别的名字,而不再与我们有任何关联 若我们人类确为大自然的产物,那么敬畏自然,便是尊重自己。若我们人类确为大自然造物中的一个奇迹,那么先于这种奇迹发生的,正是青藏高原和喜马拉雅的隆起所带给我们的水源 山就是我,我就是山 我为他们标注,为生活在那里的人们标注,就是为自己标注 我们不分彼此,也互为彼此、照亮彼此 若这世界不再有光,我就是唯一的光 航拍情况简要 1、拍摄时间: 2013年2月,成都往返加德满都,加德满都往返博卡拉 2015年2月,加德满都往返卢克拉 2017年2月,成都往返加德满都 2018年2月,成都往返加德满都 2018年10月,成都往返加德满都 2、使用器材: 5D MARK III 佳能 17-40/F4 佳能 70-200/F4 腾龙 15-30/F2.8 腾龙 24-70/F2.8 3、参考数据源 维基百科(Wikipedia) 维基地图(Wikimapia) 喜马拉雅资料(himalaya-info.org) 谷歌地球(Google Earth) 尼泊尔纸质地图(Himalaya Map House) 开放街景地图(Openstreetmap.org) 喜马拉雅数据库(himalayadatabase.com) 4、名称翻译原则 (1)有官方译名的,原则上按官方译名 (2)无官方译名的,原则上按先例 (3)无官方译名、也无先例或先例不合适的,按实际情况翻译 (4)喜马拉雅北坡的,原则上按藏语译法惯例 (5)喜马拉雅南坡的,原则上按尼/梵/英语读音音译 (6)跨边境线的,根据实际情况判断 5、海拔确认原则 (1)有国际/国内统一标准的,按此 (2)无国际/国内统一标准、有单一数据源的,按此 (3)无国际/国内统一标准、有多个数据源的,按各数据源与谷歌地图对比后取最近似值 (4)无明确数据源的,按谷歌地球实测后+50米计 (5)海拔高度误差始终存在,请勿纠结 我再补充两句 至于航线简介、沿途景观介绍、航拍方法等,已在 第5季游记 航拍部分中详细介绍,可移步参考,在此不再重复赘述 以下按成都出发、前往加德满都的航线为例,顺序列出沿途地理景观,舷窗位置皆以该方向为准,下方注释会列出拍摄年月 未标注的照片,为单独特写无需标注、或无法辨认的景观,有认识的观众欢迎补充 由于所有照片及标注均由我单人完成,工作量巨大,错漏在所难免,欢迎在有理有据的前提下指正 航拍集锦标注版(125P) 一、川西高原(Western Sichuan Plateau) 邛崃山脉 舷窗位置:右侧 预计观看时间:起飞后10分 幺妹峰(2017/02) 幺妹峰,远处为羊满台群峰(2017/02) 四姑娘山峰群全体阵容,及三条沟示意图(2017/02) 大雪山脉 舷窗位置:左侧 预计观看时间:起飞后15分 无法准确辨认,应为大雪山脉北部山峰(2018/09) 海子山与田海子(2018/02) 海子山与康定机场,冬季积雪覆盖(2018/02) 沙鲁里山北部 舷窗位置:右侧 预计观看时间:起飞后30-40分 神山卡瓦洛日,就在甘孜县城G317南侧(2017/02) 雀儿山峰群全体出列(2017/02) 雀儿山实际名为措拉(Chola/Tro La),意为有湖的垭口(Lake Pass) 与昆布珠峰地区的措拉垭口(Chola Pass)意思基本相同 只因中文翻译时误取了近似的音译而被称为雀儿山 雀儿山两大主峰绒麦峨扎和多布峨扎(2017/02) 沙鲁里山南部 舷窗位置:左/右 预计观看时间:起飞后30-40分 *该地区较难识别 地貌判断应为新龙县境内的雅砻江峡谷(2018/09) 巴塘境内的甲拉本森和夏塞峰群(2018/02) 横断山区 三江并流区 舷窗位置:左/右 预计观看时间:起飞后50-60分 *该地区较难识别,无标注 二、西藏中东部(Eastern and Middle Tibet) 东念青冰川群 (Eastern Nyenchen Tanglha Mountains) 舷窗位置:左/右 预计观看时间:起飞后70-80分 *东念青冰川群虽幅员辽阔,但可分为4个主要集群,分别是 1、波密县东南、八宿县南部的岗日嘎布集群 2、波密县中部玉仁乡的则普冰川集群 3、波密县西北部易贡乡的恰青冰川集群 4、嘉黎县东南、工布江达县北部的乃朗峰(6870)集群 航班会顺序经过这几大区域,可按时间线识别辨认 东念青大部分冰川尚未命名,已标注的为国家官方命名口径 不知名冰川一条(2018/09) 恰青冰川是我国最大的海洋性冰川 长达35公里,仅略逊于喜马拉雅一号冰川格重巴(Ngozumpa Glacier) 然而航线恰巧从冰川正上方飞过,很难有机会拍到冰川全貌 炯拉冰川位于恰青冰川反对侧(2017/02) 勒普冰川、夏曲冰川皆为恰青冰川的邻居(2017/02) 依然是恰青冰川集群的冰川,由此可见航线是沿着易贡曲飞行(2017/02) 航线继续直线向西,北侧河谷是夏曲河谷(2017/02) 新晋网红神山萨普岗日,远在较北的比如县境内,为东念青的第一高峰(2017/02) 噶洛贡冰川是乃朗峰集群中非常明显的一条,呈双头龙造型 伸入的河谷是易贡曲河谷,由此可见航线已经偏南,飞在巴松措上方 噶洛贡西侧的一条大型冰川,尚未命名(2017/02) 南迦巴瓦峰群 (Namcha Barwa Complex) 舷窗位置:左 预计观看时间:起飞后80分 *本区域包括南迦巴瓦峰群、加拉白垒峰群及周边 由于峰群海拔较高,很容易识别 区域地理请参考第二大标题 南迦巴瓦峰群山脉、水文示意图 鹤立鸡群的南迦巴瓦与加拉白垒,是喜马拉雅的东部尽头(2018/02) 南迦巴瓦与加拉白垒形成的环形山结,挡住了雅鲁藏布江的去路(2018/02) 南迦巴瓦和加拉白垒是两把刺天长矛(2018/02) 喜马拉雅东段 (Eastern Himalaya Range) 舷窗位置:左 预计观看时间:起飞后85-90分 *该地区距离航线较远,常年云雾缭绕,观测几率较小 区域地理请参考第二大标题 藏区著名神山雅拉香布,在乃东县南侧较孤立的位置,泽(当)错(那)公路边 脚下的雅砻河谷是建立吐蕃王朝的悉补野部落发源地(2018/10) 非常难得一见的康格多山脉全体主峰,也是我第一此看见康格多主峰 他们皆在南部错那县边境(实控)线上,山脉南侧是印控伪阿邦(2018/10) 雅鲁藏布江中游 (Yalung Tsangpo) 舷窗位置:左/右 预计观看时间:起飞后90-100分 *该区域靠近拉萨贡嘎机场,常年大风,云量一般较小,通常都能看见 但沙尘较大,对能见度会有不同程度影响 成都-加德满都航班CA407/408会经停拉萨,有更多盘旋时间 雅鲁藏布江最柔美的一段(2018/02) 雅江特大桥是从贡嘎机场前往拉萨市区的必经之路(2018/10) 雅鲁藏布江中游沿线一直饱受上游席卷而下的风沙困扰(2017/02) 泽当机场高速建在了雅江北岸,从扎囊县可以过桥衔接北岸的高速(2017/02) 卓木卡拉是羊湖北岸岗巴拉山的主峰(2017/02) 雅鲁藏布江的辫状水系(2018/10) 拉萨河谷 (Lhasa River Valley) 舷窗位置:右 预计观看时间:起飞后100-110分 拉萨河谷是西藏最适宜人类居住的区域之一(2017/02) 过去,从拉萨前往机场、日喀则方向,需要走拉萨河左(西)岸的G318 而现在,右(东)岸的机场高速大大缩短的行程时间(2018/10) 拉萨河谷沿线可以开展农业活动(2018/10) 堆龙德庆,想必乘过青藏铁路的朋友都对拉萨河大桥记忆深刻(2018/10) 从贡嘎机场前往拉萨市区,需要走雅江特大桥、嘎拉山隧道,然后连通机场高速(2017/02) 拉萨河是雅鲁藏布江五大流域面积超过1万平方公里的支流之一,汇入点在曲水县 (其他四大,由西向东为多雄藏布、年楚河、尼洋河、帕隆藏布)(2017/02) 这张图拍于2013年,已经是5.5年前的拉萨市容了(2013/02) 羊卓雍错 (Yamdrok Yumtso) 普莫雍错 (Puma Yumtso) 舷窗位置:左 预计观看时间:起飞后110-115分 从拉萨前往浪卡子、江孜、洛扎、亚东方向的S307必经的岗巴拉山垭口(2018/02) 不丹喜马拉雅在三位大佬的领衔下即将登场(2013/02) 不丹喜马拉雅 (Bhutan Himalaya) 舷窗位置:左 预计观看时间:起飞后110-115分 *该区域离航线较远,观看几率不确定 区域地理请参考第二大标题 不丹喜马拉雅第一高峰岗嘎本森,全部落在不丹境内,为不丹官方封闭禁登,至今仍无人涉足(2018/10) 库拉冈日与卡热疆,全部落在洛扎县境内、普莫雍错南岸 其南坡色乡的白马林错徒步线路是新晋网红(2018/10) 岗嘎本森主峰由于全部落在不丹境内,位置靠南,在西藏境内无法看到全貌 其北侧卫峰连康冈日于1999年为日本队首登,目前的有效数据大多来自于那次登山 位置孤立在东边的打拉日集群,是措美县、洛扎县的界山(2018/02) 库拉冈日山脉距离航线的真正距离之远如上图所示(2018/02) 卓木拉日山脉,即便从空中远眺也是颜值拔群(2018/09) 气势磅礴的不丹喜马拉雅全体出镜合影 拉轨岗日山的两位大佬马上接班 拉轨岗日山脉 (Lhagoi Kangri Range) 舷窗位置:左 预计观看时间:起飞后110-115分 乃钦康桑与卡鲁雄分别属于7000级和6000级入门山峰,颇受登山者青睐 他们之间的夹缝便是著名的卡若拉垭口 念青唐古拉西段 (Western Nyenchen Tanglha Mountains) 舷窗位置:右 预计观看时间:起飞后110-120分 念青唐古拉西段由两位7000级大佬领衔(2017/02) 念青西段南坡的河谷是以藏香产地而著名的尼木县,河流是尼木玛曲(2013/02) 山脉西侧尽头的穷母岗日(2018/10) 北方守护神念青唐古拉峰,前方河谷是堆龙曲河谷(2018/10) 日喀则年楚河三角洲 (Shigatse Nyang Chu Delta) 舷窗位置:右 预计观看时间:起飞后110-120分 日喀则市区就建立在雅鲁藏布江、年楚河交汇点上(2017/02) 年楚河流域作为西藏一大粮仓,河流已经被保护了起来(2013/02) 叶如藏布(Yaru Tsangpo) 锡金喜马拉雅(Sikkim Himalaya) 舷窗位置:左 预计观看时间:起飞后130-140分 *区域地理请参考 第二大标题 叶如藏布是岗巴县、定结县的主要河流,也是朋曲-阿润河的东源 这条河流的最终去向是尼泊尔东部科西水系(Kosi)干流、以及恒河左侧支流 错母折林,坐落在人迹罕至之处(2017/02) 发源于中、尼、印交界处的卡尔冰川(Khar Gl.)的给曲是叶如藏布最重要的支流之一(2018/02) 东迦山脉(Dongkya Range)的三位大佬列阵,卓木拉日客串出镜(2018/10) *关于Pauhunri的译名问题 此前见国内有将其翻译为泡罕里,这个译名可能来自于一个不那么靠谱的先例 我个人觉得无论从字面审美,还是翻译惯例上,都不合适 在此沿用维基百科的翻译口径堡洪里 另外,从尼泊尔新出版的锡金地图上,可知其藏语名称为Lonpo Kyangzong 在1979年军方出版的藏区地名翻译中,译成龙布夹东,个人觉得也不合适 故而原创名称冷布江宗 曲登尼玛山脉主峰群,背景的斯尼尔楚是干城章嘉锡金分段的最高峰(2018/10) *关于Kora Kang的译名问题 Kora是英语转写的藏语,有绕行(circumambulation)或公转(revolution)之意 为藏传佛教和本教用语,指围绕神圣标的的绕行,可引申为转山或朝圣(Pilgrimage) 故在此翻译为朝圣峰 北锡金最著名的神湖古鲁冬玛就在岗城耀集群脚下 名称来源于莲花生大师(Guru Rinpoche/Padmasambhava) 传说这个湖泊是莲花生大师从西藏返回路过时,在当地人的请求下施法幻化而成 东迦山脉的大佬们,这可能是我们能看到她们的唯一角度了 曲登尼玛冰川群,背后的老大干城章嘉马上出场接班(2018/09) 干城章嘉山脉 (Kanchenjunga Himalaya) 舷窗位置:左 预计观看时间:起飞后130-140分 *航线会绕行该区域1/2圈,非常有利于观测 只要天气状况良好,观看的时间十分充裕 区域地理请参考第二大标题 干城章嘉西南壁,可以看到全部4个8000米以上的峰尖(2018/10) 干城章嘉西侧,可以看到本段绝大多数7000米级以上的峰尖(2018/10) 昆巴卡纳又称键努(Jannu) 名字来自于史诗罗摩衍那(Ramayana)中大魔王罗波那手下的一员大将 他是干城章嘉集群尼泊尔境内的著名技术型山峰,攀登难度很大 两个湖泊分别在尼泊尔和西藏境内,由一道不高的山脊隔开(2018/10) 几米错同样也在我国境内,应尚未有人涉足(2018/10) 干城章嘉西北壁,中央峰、南峰均被挡在主峰背后 止惜错依然是在我国境内的 干城章嘉北偏西,曲登尼玛冰川群开始显见 实际图中下半部分都在我国境内,然而几乎一半的冰川尚未命名 嘎曲/卡尔曲(Khar Chu)河谷,是给曲上游,就在定结县琼孜乡正南方向 河谷中至少有5个冰川湖,尽头是三国交界处的琼桑峰 大逆光下的干城章嘉西南,以及昆巴卡纳几乎垂直的北壁(2018/09) 世界第三独立高点,从首登伊始就有不成文规定必须在到达他之前10米宣布登顶 若每位成功登顶的登山者都遵守,那么这个高点至今还未有人真正踏上过 三、中国/尼泊尔喜马拉雅(China Nepal Himalaya) 乌巴克山脉(Umbak Himal) 舷窗位置:右 预计观看时间:起飞后140-150分 *该区域海拔不高,是航班飞越喜马拉雅山脉的唯一安全航路 区域地理请参考第二大标题 从希夏邦马北坡穿越定日县流至此地的朋曲 她集合北源及叶如藏布之力,才能向南凿开陈塘沟流向南亚(2017/02) 定结县的山势分布比较纠结,叶如藏布不得不左冲右突寻找前行路径(2017/02) 乌巴克山脉最北端的尼诺日集群,位于定结县萨尔乡的正西面,呈横断之势(2017/02) 尼诺日、阿玛直米山脉是定结盆地与朋曲的分水岭 之间的通道宗格错、作着拉垭口也应尚未有旅行者涉足 马哈兰古尔山脉(Mahalangur Himal) 舷窗位置:右 预计观看时间:起飞后140-150分 *该区域为珠峰、洛子、马卡鲁、卓奥友这4大8000级所在分段 右侧座位观看时间非常充裕 马哈兰古尔来自梵语,马哈(摩诃)为敬语,兰古尔为喜马拉雅长尾叶猴 应属致敬罗摩衍那中的神猴哈奴曼 区域地理请参考第二大标题 率先看到的是珠峰、马卡鲁东坡的嘎玛沟,这是近年来比较热门的徒步区域(2017/02) 过了嘎玛沟,就进入了尼泊尔境内,可以看到马卡鲁东坡的两条河谷 这里属于马卡鲁-巴润国家公园(Makalu Barun National Park) 其中的巴润河谷尽头就是马卡鲁南大本营 我们再拉近点看一下巴润河谷尽头的几个重要驿站 其中谢尔雄、马卡鲁大本营、瑞士营地是常规徒步线路上的终点 而更深处的东水坳(Sher=东、Pani=水、Col=坳)、西坳则是挑战级线路的营地 这条线路通往技术型垭口阿普.拉普恰(Amphu Laptsa) 昆布地区的著名大佬们 下方的梅拉拉垭口,是昆布地区连接马卡鲁巴润国家公园的通道 也是攀登初级山峰——梅拉峰(Mera Peak 6429)的大本营 梅拉在尼泊尔语中意为女士(Lady),以形容这座平缓的6000级超级观景台 马卡鲁主峰的巨大山体,由4个峰尖组成(2017/02) 马卡鲁东北壁,可见与珠穆隆索之间7150-7200的巨大主坳(2017/02) 此时向西望去,可一眼望穿群峰林立的中国/尼泊尔喜马拉雅精华段(2017/02) 主角珠峰(藏语:圣母)/萨加玛塔(尼语:天空女神)登场(2013/02) 珠峰西侧是格重巴冰川尽头的卓奥友(藏语:绿松石女神)集群 重复第N次,格重康(夏尔巴语:百谷汇聚之山)是世界第15独立山峰 致敬大地之母 洛尔沃林山脉(Rolwaling Himal) 拉布吉山脉(Lapche Himal) 舷窗位置:右 预计观看时间:起飞后150-160分 *该区域在珠峰集群西侧,几大主峰特征明显,较易识别 加德满都往返卢克拉的航班,同样可以看到,只是高度较低 区域地理请参考第二大标题 洛尔沃林山脉、拉布吉山脉分布状况 拉布吉山脉与尼诺日-阿玛直米-乌巴克山脉类似,呈南北横断 其中拉布吉康集群完全在西藏境内,巴玛日山脉则在尼泊尔境内 洛尔沃林和拉布吉呈一系列6500-7500米级高峰 洛尔沃林与昆布之间的分界点是著名的南帕拉垭口(Nangpa La) 洛尔沃林与拉布吉之间的分界线,是定日县绒辖乡的外流河绒辖藏布 绒辖藏布在聂鲁桥出境后,汇同洛尔沃林曲,形成尼泊尔东部科西水系的七大支流之一塔马科西河(Tamar Kosi) 拉布吉康主峰群,为定日县与聂拉木县分界线 一峰仅有1987年中日联合登山队一次登顶记录 而二峰、西峰则似乎无登顶纪录 洛尔沃林山脉两大主峰 高里三喀为界山,藏名珠穆次仁玛(长寿天女);南侧则视为湿婆夫妇的化身,规定登山者必须与一名当地协作同行才可攀登 门隆策完全在我国境内,仅有1992年斯洛文尼亚人唯一一次阿式登顶记录 洛尔沃林主峰群,隔壁的绿松石女神友情出镜(2017/02) 门隆策、康纳楚格集群(2015/02) 洛尔沃林南方集群(2015/02) 南方集群,与昆布的南池仅一山之隔(2015/02) 乔拉藏在我国境内,老定日前往珠峰北大本营的路上可见(2017/02) 希夏邦马/竺嘉尔/朗当山脉 (Shishapangma Jugal Langtang Himal) 舷窗位置:右 预计观看时间:降落前 *该区域只有在降落前/起飞时才能看到,通常高度不足 山脉本身地形复杂,识别难度较大 区域地理、地面照片请参考第二大标题 希夏邦马-竺嘉尔-朗当山脉是由5条大型山脊组成的巨大集群,高峰众多 多吉拉巴(藏语:狂风之坳)在尼国家喻户晓 工卡波日亦可翻译成贡嘎布日(2018/10) 希夏邦马右侧的均为竺嘉尔分段主峰 其中查炯最早为中国国家地理翻译口径 左侧蓝塘卡波日亦可翻译成热当尕布日(2018/02) 朗当利隆集群,是朗当山谷(Langtang Valley)的制高点 我们稍后在地面有近距离接触他们的机会 岗彭庆在我国境内,一直被误称为希夏邦马西峰 稍后我们在地面会有他们更清晰的画面 *关于Langtang Lirung的翻译 该山峰没有正式的中文官方译名 维基和谷歌的口径是蓝塘里壤,大致基于港译发音演变而来 我在此采用原创的朗当/塘利隆,为口语中的音译口径 ——即尼泊尔那边大家都是这么念的 因为在尼语发音中,词语中间第二音节开头的t会有浊音化,而r是发不出这个音的,会发成l,所以Langtang Lirung在口语中是读成朗当利隆(平调) 希夏邦马主峰位置非常靠北,在南侧想看清她的模样并非易事(2018/02) 一众大佬列队俯视脚下的加德满都谷地,一言不合就地震 键尼萨山脉(Ganesh Himal) 色林吉山脉(Sringi Himal) 白垒山脉(Peri Himal) 马纳斯鲁山脉(Manaslu Himal) 舷窗位置:左/右 预计观看时间:降落前/较远盘旋时 *这些区域在航线以外,只有在加都机场拥堵、额外盘旋时才有机会看到 区域地理请参考第二大标题 键尼萨/象头神山脉主峰群(2018/02) 色林吉主峰是双子山(2017/02) 白垒山脉主峰群,位置较靠北,不易察觉(2017/02) 马纳斯鲁山脉四大主峰压阵出列(2013/02) 尼泊尔中部山地村落 尼泊尔中部的摩诃婆罗多山脉(Mahabharata Range) 径直向南而去的阿润河(Arun Khola) 加德满都 航拍小结 经过漫长的飞行,我们终于到达了本次航班的目的地加德满都特里布万国际机场(KTM),这是目前尼泊尔国内唯一的国际机场。它有一个不那么光彩的享誉全球之处,那就是常年在世界十大最差机场中占据一席之地,而且年均1起空难事故更是常规操作 虽然近年来,我觉得尼泊尔方面也在考虑改善旅客的乘机体验,航站楼的秩序和卫生状况皆有明显进步。不过这个建设在市中心的机场缺乏继续改进的空间和余地,能维持正常运转已属竭尽全力 不过,这种尴尬状况可能很快就将改变。在明年的2019,尼泊尔南部城市 悉达多那伽(Siddharthanagar) 的 乔达摩佛陀机场(Gautam Buddha Airport) 将完成国际机场化的改建,这座临近佛陀诞生地蓝毗尼的机场有望成为尼泊尔第二个国际机场 这项耗资3.23亿美元的改建工程最早起始于2014年,原本计划于去年(2017)完工,但由于2015年大地震、以及之后印度关闭边境数月的影响,以致使工期延误至2019 而真正令人振奋的,是已经动工建设了将近1年的 博卡拉新国际机场(Pokhara International Airport) ,我们在第5季中已经做了通报。根据官方的说明,这项工程的竣工最后期限是2021年7月10日,就在未来的3年之内,目前施工正在稳步推进中,而基础的土方工程已经完成了45% 这就意味着在3年之后,负责具体施工设计和援建、并对打通跨喜马拉雅交通线有迫切需求的我国势必会开通国内(成都/昆明/西安/香港/拉萨)直接飞往博卡拉的航线。这条潜在的、相比成都-加德满都更远出150公里的新航线,沿线观景质量的升级无疑是相当令人憧憬的 我个人也期待着届时经这条航线,三度重返安纳布尔纳。然而眼下,我们依然需要耐心,先把这些对于未来的愿景放一放,而着眼于脚下的路 致敬天空女神 前情提要 今年(2018年)2月,我在第5季喜马拉雅徒步中,试图在冬季厚重的积雪中挑战马纳斯鲁环线北侧海拔5106米的拉克垭口(Larkya Pass 5106) 由于当地桑多村(Samdo 3850)藏族以庆祝藏历新年(Tibetan Losar)为由,拒绝开启位于海拔4460米关键位置的高山庇护所达兰萨拉(Dharamsala 4460),令我们无法在恶劣天气中直接翻越垭口,而不得不铩羽而归 这是自2013年初次前往喜马拉雅南麓进行长线徒步至今、第一次没有完成行程。拉克垭口尽管海拔不高,但翻越的线路极长,在有积雪的情况下,不可能不借助中途高山庇护所的停留而做到一天之内的穿越,对此我心里是有数的 为此,我大致提前半年就开始做各种准备,包括研究地形地貌、跟踪天气变化、收集各方资料、设想各种可能性、以及山地徒步拉练,希望能在任何意外情况下都能有应对方案,以提高完成这条高难度线路的几率 然而结果依然不尽如人意,在桑多村望着拉克垭口方向,那仅仅就在12公里之外,而这12公里就是无法逾越的天堑 望垭口兴叹 这使我感到无奈,以及个人的力量在自然规律面前的无能为力。尤其是反季节挑战高难度线路,哪怕做了再全面的准备,只要天时地利不合力,在无情的大自然面前,这些所谓苦心经营的策划皆有可能瞬间化为乌有 而每一次的全身而退,并不是自己有多强,那只是山岳的网开一面 另外,自不成功的马纳斯鲁归来后,多年的搭档、参与了第2至第5季的肉哥由于个人原因选择从喜马拉雅徒步领域退役,这又是一个巨大损失 在之前数季中,我能放心地将饮食起居、财务和后勤管理、包括自己的人物照交给肉哥负责,自己则专心于地理人文的观察、拍摄和交流,可以说肉哥的存在无形中分担了我很大一部分压力,他无疑是之前每一季精彩背后的幕后英雄。如今英雄退役,这些压力又回到了我自己身上 走了5年的喜马拉雅长线徒步,走到这里,似乎进入了一个艰难时刻 行程的失利、信心的受挫、搭档的退役、有限的预算和久未更新的装备,就像一个个被推到面前、时刻在敲打拷问自己的问号 是继续前行,还是就此停步? 答案当然是继续 没什么很复杂、很中二的理由,想不想去一个地方,自己心里最清楚 所以我很认真地问了一下他,还再去走吗? 他万分坚定地回答说,走 好,那就出发 不如出发 不过,由于高难度的马纳斯鲁使得自身消耗巨大,原本今年并不打算再走100公里以上的长线徒步,只是基于年中的一些变故,原本计划中的南半球旅行延后至了明年春节,到决定国庆假期再行喜马拉雅,已经是8月末的时候了 也就是说,准备的时间仅有1个月而已 按照以往的惯例,如果要走大于10天、总距离在100公里以上的高海拔徒步,是不敢掉以轻心的,一般至少要提前3个月开始进行准备,主要是制定多套方案、体能储备以及生活作息的佛系化,目的并不仅在于去完成行程(这是最低限度的要求),更重要的是减少徒步对自己的消耗、降低伤病的几率、确保这次徒步不会是最后一次 如此仓促上阵,周全起见我迅速制定了三条线路方案(线路征集意见 请移步 ),分别为侧重探索新线路的马卡鲁南大本营(Makalu Base Camp MBC)、侧重强度的昆布两垭口(Khumbu two passes)、以及相对折中的 朗塘、神湖、海伦布环线(Langtang Gosainkunda Helambu Circuit Trek LGHCT) 经过十多天的斟酌,考虑到此次体能储备、时间弹性皆不充分,各方面均不在最佳状态,如果贸然选择不确定性大、或难度较高的线路则存在再次失利的可能,这将会是非常令人难以接受的结果,因此,最终决定前往风险最低的朗塘、神湖、海伦布环线(LGHCT)(行程计划书 请移步 ) 线路综述 朗塘山谷(Langtang Valley)、神湖湖区(Gosainkunda Lake Area)、海伦布(Helambu)其实是三个不同区域,但相距较近,有徒步道路连通,既可以单独走,也可以串联起来走其中的两个或全部 简单来说,这三个区域都集中在加德满都谷地(Kathmandu Valley)北侧、与中国西藏自治区的边境线之间。若天气晴好,在加都可以看到北面有一列山脉,以及若干个6000米级的雪峰,而这三个区域,朗塘山谷就在这列山脉的背后、神湖湖区在山脉的山脊西侧末梢,而海伦布则就在山脉的南坡之间 虽然离加德满都很近,而且该区域所属的朗塘国家公园(Langtang National Park)早在1976年就成立了,是尼泊尔最早的国家公园,可这些区域(在国内)远不如安纳布尔纳(Annapurna)和昆布珠峰地区(Khumbu EBC)著名 这其中原因,一方面或许是因为中文资料较少,人们对这个区域并不熟悉,而另一方面,则是存在重量级观景点稀缺的问题,并不会像EBC那样全程无尿点,或者如安纳布尔纳一样一目了然,大家都不太清楚到那边去到底是看什么 当然是看大片 区域地理 希夏邦马/竺嘉尔/朗塘山脉(Shisapangma Jugal Langtang Himal) 图例1 所以,在此有必要简单介绍下该区域的地理状况 简而言之,全长2500公里的喜马拉雅,尽管平均海拔高达6000米以上,但在山脊之间,存在大量水系、垭口形成的显著低点。以这些地理低点为界,可以将整个山系,切分成大约四十多个相对独立的次级山脉(Level 3) 而这片坐落在加德满都北部的区域,就是这四十多个Level 3级别山脉的其中之一—— 希夏邦马/竺嘉尔/朗塘山脉(Shishapangma Jugal Langtang Himalaya) ,它被一系列地理低点合围,而成为了一个相对独立的区域 它的具体范围可见图例1。其中东界,是发源于希夏邦马东坡的 波曲(Bo Chu)、孙科西河(Sun Kosi) 形成的纵贯线,东北支点是海拔5126米的聂拉木通拉山口,东南支点是海拔骤降至650米的戈拉加特(Golalghat) 而西界,是发源于吉隆县城宗嘎镇(Zongga 4150)西部的 吉隆藏布(Gyirong Tsangpo)、特里苏里河(Trisuli) 形成的纵贯线,西北支点是进入吉隆沟的要隘孔唐拉姆山口(5236),西南支点是猛跌至550米的城镇特里苏里市场(Trisuli Bazar) 图例2 北界,以佩枯错(Paiku Tso 4600)、浪强错(Langjyang Tso 4650)形成的湖盆地为限;南界,则是山脉南坡发源的一系列水系——塔迪河(Tadi)、梅兰奇河(Melanchi)、因陀罗伐底(Indrawati)、以及巴勒非河(Balephi)所构成的河流网道(图例2) 上述这些地理坐标,基本形成了对希夏邦马/竺嘉尔/朗塘山脉的合围,而这也是我们划分喜马拉雅山脉中每一个Level 3次级区域的基本标准和方法 山脉内部,则由5条主要山脊构成,以朗塘日(Langtang Ri 7205)至利松(Risum 7050)为核心,呈不规则辐射状(图例1红线) 其中向东突出的高点,构成8000米级希夏邦马核心峰群——所以, 希夏邦马峰之所以完全坐落在我国境内,是因为她并不在主脊线上,而是在一条非常短、且向东突出的支线山脊(山脊1)上 佩枯岗日(Paiku Himalaya 山脊2) 是西北分支,完全位于西藏聂拉木境内,相信很多去过西藏的朋友都在佩枯错沿岸近距离看到过以岗彭庆(Gang Benchhen 7281)领衔的这一列山峰 中央位置是 朗塘山脉(Langtang Himalaya 山脊3) ,不过由于北侧曲松多河(Qusumdo)的存在,这一段的边境划分比较奇怪,一半是山脊、一半是河流,而领衔的朗塘利隆(Langtang Lirung)则完全属于尼泊尔 东南方向是 竺嘉尔山脉(Jugal Himalaya 山脊4) ,形成聂拉木县与尼泊尔之间的界山;而在竺嘉尔的中部,又反向伸出一条山脊(山脊5),为 多吉山脉(Dorje Himalaya)和甘甲拉山脉(Ganja La Himalaya) ,它正是伫立在加德满都谷地北侧的那堵高墙 而这条徒步线路深入的,就是朗塘山脉、与多吉、甘甲拉山脉夹缝间的河谷——朗塘河谷(Langtang River Valley)。 主要看点,也就是希夏邦马/竺嘉尔/朗塘山脉在尼泊尔境内的部分——朗塘山脉、多吉/甘甲拉山脉与部分的竺嘉尔山脉 朗塘山脉 view @Kyanjin Kharka 坎津寺(Kyanjin Gumpa 3860) 神湖Gosainkunda 神湖所在的区域,大致是上述加都北部的高墙——多吉/甘甲拉山脉的西侧末梢部分,也是喜马拉雅山脉中一块相当独特的地质风貌区 可能是由于与周围地形高差太过巨大的缘故,这个区域山体的重力崩塌、冰川侵蚀的效果特别明显,至少我在以往所有的徒步区域,从未见过有如此、山体被风蚀水侵得七零八落的风景,着实令人叹为观止 基于这种地理特点,这个区域就形成了被侵蚀而成的阶梯状地形、以及存在于这些地形阶梯上的高山冰川湖,除了最大的湿婆神湖(Gosainkunda)之外,号称一共有108个大小湖泊(当然,他们可能把小水潭都算进去了),实际面积较大、且被命名的大约有20个左右 之所以称为神湖,还是由于南亚人民那执着的饮水思源好习惯。这片湖区发源的河流嘎提河(Ghatte Khola)会在不远处汇入特里苏里河(Trisuli)。而特里苏里河我们介绍过多次了,作为尼泊尔三大水系里的中央甘达基水系(Gandaki/Narayani System)的一大正源,意义自然是非同寻常的 至于在传统文化、宗教背景下的神湖意义,我们到人文部分再行讨论 不过,前往湖区的意义并不仅仅在于了解独特的地貌、亦或是印度教中的传说典故,另一大重要意义在于,这个区域是一条山脊的高海拔末梢,拥有广阔且良好的视野,能在毫无遮挡的情况下纵观朗塘利隆峰群(Langtang Lirung)、键尼萨山脉(Ganesh Himal)、马纳斯鲁山脉(Manaslu Himal)、甚至是远在150公里开外的安纳布尔纳峰群(Annapurna Massif)组成的豪华阵容 要达到这个4大山脉在同一场景中联袂登场的效果,仅此一地,再无别处 湿婆神湖(Gosainkunda 4380) 劳雷比纳(Laurebina 3950) 徒步概况 友情提示:朗当、神湖环线是累计跋涉距离超过110公里、累计爬升/下降超过1万米的高强度徒步线路,沿途地形复杂,且存在大强度的爬升、下降路段 如果没有高海拔(≥5000米)长距离(≥100km)徒步经验的旅行者,请在出发之前谨慎评估自身的能力,并对可能遇到的困难进行充分考量,并做好在任何意外情况下都能冷静决策、乃至自我救助的准备,因为这可能将是届时你唯一的选择 行程重要数据汇总表 行程高度变化折线图 实际行程中,我最后选择了计划书中的B计划,即走完了整条朗塘山谷、以及到达了湖区的地理边界劳雷比纳垭口(Laurebina Pass 4610),之后便直接下山,并没有继续去海伦布(Helambu),理由是体能储备不足、加之在半途感冒,没有余力再走更远 途中基本每天都以GPS记录跋涉距离、爬升/下降数据,实际完成情况如上图所示,10天跋涉114.73公里,累计上升10169米、累计下降9887米,总行走时间将近50小时(含途中休息时间) 其中爬升/下降的数据有少数几天显然存在较大误差的,已经做了调整。所以上述所列的爬升/下降累计量是分别调低了1000米后的结果 说实话,这条线路虽然是计划中三条线路里最保守、最容易的一条,但实际比预想的要难一些(也可能是自己状态不是特别好的缘故),数据也能证明这一点,除了总距离比马纳斯鲁短一些,累计的爬升/下降量几乎一样(这意味着坡度更陡) 其中比较主要的因素,首先是往返起止点的路途崎岖。从加都前往起点的夏布鲁贝西(Syabru besi 1503),需要跨过该区域南缘的水系,再走崎岖颠簸的特里苏里河谷挂壁公路(图例2红线),车程长达8小时或更多,如果您对尼泊尔坐车的体验有所了解,就会知道这等于还没开始走就先掉一管血 其次就是没有循序渐进的时间,从第一天起就是上强度,而且朗塘河谷里路面难度不小,当然并没有差到马纳斯鲁那种让人想骂脏话的程度,但石头路面不少,尤其是伸出路面的尖利大石头,走起来各种别扭,起伏更是常规操作。可以说,整条朗塘河谷就是个缩短版的布里甘达基河谷(Budhi Gandaki) 第三也是比较重要的一点,就是存在 二次爬升。 前半程的朗塘河谷,从1503起步,要先净上3200,上到4773(坎津日 Kyanjin Ri)或4986(策格日 Tsergo Ri),在这之后若要去神湖湖区,则需要先回到1675(分岔路),再净上一次3000,才能到4610的劳雷比纳垭口 除非你自行安排一天休息,不然在这两次爬升之间,(一般情况下)是直接衔接而没有过渡的。在第4季ACT时,虽然也经历了托隆拉垭口(Thorung La 5416)之后衔接布恩山(Poon Hill 3198)的二次爬升,但此次的高差几乎是ACT时的1.5倍 实际感受就是虽然每天走的时间不长,距离也不算很远,但体力消耗非常大,因为几乎所有的上升都是陡坡的连续爬升(可以看看表格内路况一栏steep up的频率) 唯一的积极因素,可能就是沿线的后勤保障质量不错,有不少震后新建的旅馆,基本接近或达到ACT/ABC沿线的标准,除了大部分区域没有手机信号和wifi之外,食宿条件在喜马拉雅地区而言已属上乘,而且只要天气晴好,几乎每天都能有洗热水澡的条件(我基本两天一洗),毕竟沿途最取之不尽的资源就是水了 跨越复杂地形 请注意路面状况 雪地跋涉是每季的必修课 气候和季节 朗塘河谷属于非常标准的喜马拉雅南麓河谷型气候,每年的6-9月为受西南季风影响的雨季(Monsoon),大约农历中秋后雨季结束,降水量会迅速骤降而进入旱季,一直持续到次年5月,其中1-2月为隆冬季节,是一年中最寒冷的(月均低温-15°C) 与ACT方面的马斯扬迪河谷(Marshyangdi Valley)类似,朗塘河谷也是东西横贯走向,南侧有海拔6000米级的多吉/甘甲拉山脉为雨影(Rain Shadow),阻挡了南来的水汽,因此即便是在雨季,降水量也不是那么得多(70-80mm/月),可由于周边区域遍布海拔很低的河谷,在光辐射加热下上升的云量则难以避免 因此哪怕是在天气条件最理想的10-11月(4-5月),早晨、上午天气晴好,午后至关门时间2点后开始起风起云,也会是一种常态。所以,无论是行路还是观景,都尽量遵循早出发、早到达的原则 神湖湖区方面则显得更微妙,因为它是山脊末梢一块海拔很高的孤立区域,北、西、南三个方向仅仅几公里外就都是海拔2000米以下的河谷,起云的时间点会更早(10-11点以后),午后经常什么都看不见。而且由于海拔落差大、冷热空气频繁交汇,产生极端天气(大风、降雪、冰雹)的可能性也更大 例如我在行程末期,单人前往劳雷比纳垭口(Laurebina Pass 4610),到达垭口是上午11点,仅仅呆了3分钟,半支烟都没烧完,垭口南侧海伦布方向就有黑云冲上来开始撒冰雹。我见势不妙拔腿就跑,然后这个云就撵在后面追,一路追赶回神湖 类似这种情况是十分凶险的,被冰雹砸几下并没什么,更严峻的是云层遮蔽阳光后气温、气压的骤降,很容易让人在短时间内失温。有高海拔经验的朋友都知道,在荒无人烟、又没有补给的野外失温,这结果就真是件吉凶难料的事了 故而,在神湖周边区域活动的时候,要比朗塘山谷更严格地贯彻早出早归的原则,尽量遵守、甚至是提前这午后2点的关门时间,尤其是前往劳雷比纳垭口、神湖峰(Gosainkunda Ri)、太阳峰(Surya Peak 5145)这些耗时很长的观景点时,一定要尽早出发,并时刻关注周边的天气变化 午后从河谷底部汹涌而上的云 人文环境 行政区划 根据2015年9月发布的、联邦共和制后的新宪法规定,尼泊尔全国被分为7个省、77个县、以及753个地方自治体(6个大城市、11个中型城市、276个自治市、460个农村自治体) 在宪法刚颁布时,7个省以第1至第7省(Province 1-7)暂名,而它们的正式名称将由各省议会讨论投票决定。截止本篇游记落笔,第4省(甘达基省 Gandaki Pradesh)、第6省(卡尔纳利省 Karnali Pradesh)、第7省(远西省 Sudurpashchim Pradesh)的名称已经产生 而我们此次行程的目的地,则位于尚未命名的第3省(Province 3)北部的拉苏瓦县(热索县 Rasuwa District)。这个县北部与西藏自治区吉隆县接壤,而目前中尼之间唯一的开放口岸吉隆热索(Gyirong/Rasuwagadi 1860)就在该县的北部边境 相较于距离不远、却路途崎岖的加德满都,该县与吉隆县(藏语吉隆方言区)可谓一衣带水,之间无论是经济、文化还是民间往来,都存在更密切的联系。就连这个县的名字也是由ra(羔羊肉)和sowa(牧场)这两个藏语单词组合而来,以形容该县所在区域的特产特色 达芒族(Tamang People) 民族构成上,拉苏瓦县海拔3000米以下为较大的达芒族(Tamang People)聚居区。作为尼泊尔人数最多(150+万)的藏缅族群(Tibetan Burman ethnic group),达芒族被认为是一支西藏/蒙古骑兵遗留在喜马拉雅南麓的后裔,故而得以ta(马 horse)mag(士兵 soldier)之名 达芒族分布极广,在整个喜马拉雅南麓海拔2000米左右的区域都可以找到他们的踪迹,而族群内部也是旁系分支众多,分为5大方言区,而且存在自己的种姓和社会等级系统,男性与女性存在明确的分工 而拉苏瓦县的达芒族,属于5大方言区里西部区(Western Tamang)中的拉苏瓦方言区(Rasuwa sub dialect area)。居民主要从事农业、手工业、家畜饲养等基础山地经济活动,而达芒族男性也是山地协作中背夫职业的一大主要来源(把背包/筐绳挂在脑门上就是达芒族的习惯) 另外,由于拉苏瓦县的居民属于边民,可以自由前往中国境内的吉隆镇(Gyirong Town 2800)从事边贸活动,所以在吉隆口岸向公众开放后,西藏与尼泊尔之间的贸易中继也成为当地达芒族人青睐的工作。如今,在县内大小村镇的商铺里,已经遍布着采购自西藏的中国制造了 达芒族背夫大队,得知我要给他们拍照后很配合地摆出表情 正在编织围巾的达芒族妇女 跨喜马拉雅藏族(Trans Himalayan) 当海拔上升至3000米以上,居民就变成了跨喜马拉雅藏族(Trans Himalayan)。请注意,他们不是夏尔巴人(Sherpa),而是标准的从吉隆或聂拉木迁徙而来的西藏藏族,对藏族文化是有极强认同感的 在该区域的藏族算是真正意义上的弱势群体,人数非常少,仅集中在朗塘山谷海拔3000米以上的几个村落,而在2015年的大地震中,地震引发了朗塘利隆(Langtang Lirung 7227)南壁的大规模雪崩,顷刻间将戈达塔贝拉(Ghoda Tabela 3003)和朗塘村(Langtang 3430)从地图上抹去 这两个村子的居民其间死伤惨重,仅有少部分人生还,如今,整个朗塘山谷的藏族可能仅剩下了数百人,对于他们而言,尽管生活秩序已经恢复正常,但艰难时刻似乎远未过去,因为大量青壮年和儿童在地震中遇难,使得本就人口稀少的他们存在严峻的断代危机 地震遗址,这就是直接从地图上抹掉的概念 坎津寺的白塔和六字真言石刻 藏传佛教(Tibetan Buddism) 就像很多名义上的事一样,达芒族是名义上的佛教徒,笃信藏传佛教古老的宁玛派,与此同时,也保留了本教中一些萨满的元素;如同印度教中属于祭司阶级的婆罗门一样,达芒族中也存在类似的祭司氏族,称为拉玛(Lama),他们的工作是充当凡人与神灵的沟通代理人 所以拉玛(Lama)在达芒族里并不是喇嘛的意思,而是氏族(种姓)的称谓。例如行程中的大驿站Lama Hotel,确切的翻译应该是祭司族旅馆 不过这些理论化的事,放到实际操作中就不好说了。他们的居住地海拔不高,由属于商贸要道,对外沟通并不太闭塞,因此世俗化程度较高,宗教尤其是对年轻人的约束力已经微乎其微。就以我个人的观感,在达芒族人的自我认同里,民族、方言认同要远远大于国家认同和宗教认同 而对于跨喜马拉雅藏族来说,宗教的影响力就要大得多了,他们几乎都是虔诚的藏传佛教徒,人生最大的荣耀就是去印度达兰萨拉(不是马纳斯鲁的达兰萨拉)觐见大和尚并接受他的祝福,并已经懂得了如何利用现代通信工具(比如颇受青睐的国产手机)来了解宗教界的动态 对于这些被孤立在边境地带的深谷中,早就被世人所遗忘了的寥寥数百藏族而言,宗教、家庭认同远大于其他各种世俗事务。这其实不难理解,因为除了自己的家族和愿意为他们灌顶的仁波切之外,并没有其他势力在意他们的存在与否,他们只是人口普查中一个可以小到忽略不计的数字而已 相比于自身所拥有的政治权利,他们或许更关心的是大和尚是否有机会能回到西藏、或是与中国政府取得和解 遇到玛尼墙时请从左侧绕行 辛贡巴(Sing Gumpa 3300),供奉的是观世音菩萨 朗塘村的白塔 印度教神湖(Gosainkunda) 在梵文中,Gosian的意思与希夏邦马峰的梵文名字中(Gosainthan)的gosian是同样的意思,表示神圣(Saint)或神灵(God),而kund/kunda则是湖泊,因此,Gosainkund的字面翻译就是神湖 它属于印度教神湖(当然,喜马拉雅地区的佛教也认同是神湖),在史诗罗摩衍那和摩诃婆罗多中,它的诞生要归结于著名的创世之举——乳海搅拌(Samudra manthan),而创造这些湖泊的,是毁灭之神湿婆(Shiva) 大家可能觉得奇怪,湿婆明明是毁灭之神,怎么会去创造呢? 这就要简单说一下乳海搅拌的后续了,其实就是一个湿婆(又)被老婆坑了的故事 所谓的乳海搅拌,就是众神为得到长生不死的甘露、而进行的一次类似投币摇奖的举动,搅拌产生的宝物都一一被众神瓜分。然而,作为搅动棒的搅绳而存在的大蛇那伽(Naga)因为无法忍受搅动带来的剧痛,而不慎突出了一口剧毒 这个剧毒可是足以毁天灭地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怎么办?众神都把目光投向了法力最强的湿婆大神,意思就是你厉害、就你来背这个锅吧 湿婆大神心一软,就硬生生地把这口锅背上了......哦不对,就硬生生地把这口毒液吞入口中。而他的老婆雪山女神帕尔瓦蒂(Parvati)一看老公这就要挂了,情急之下一把捏住了湿婆的喉咙,以阻止毒液进入湿婆的身体,然而这样一来,毒液停留在了湿婆的喉部,并把他的喉咙灼成了青紫色 被毒液灼烧得疼痛难忍的湿婆,只能前往喜马拉雅山寻找纯净的空气和水,试图缓解这种痛苦,然而找了半天没什么结果。当他来到今天神湖所在区域时,实在是疼得受不了了,就直接把手中的兵刃三叉戟往地上扔了下去 这一扔不要紧,直接就凿开了今天的特里苏里河谷(Trisuli这个单词就是由三叉戟Trident演变而来),而神湖Gosainkunda也随即应凿而出。湿婆随即就用湖水清洗了自己的喉咙并得到治愈 印度教信徒至今仍相信,神湖的湖水有奇特的治愈功能,他们不远万里来到神湖提取湖水,希望这些治愈过湿婆大神的圣水,能够清洗他们的病痛、灵魂甚至获得更好的来世 以湿婆的凶暴化化身陪胪命名的湖泊(Bhairab Kund) 湿婆神湖(Gosainkunda 4380) 行前准备 门票和许可证 朗塘山谷、神湖湖区同在朗塘国家公园(Langtang National Park)的范围之内,需要购买国家公园门票(3300卢比/30美元)以及办理徒步者信息管理卡(TIMS card 10/20美元) 门票可以在通泽(Dhunche 1960)附近的国家公园检票站购买,无须提前。这个检票站和军方边检站是在一起的,一定会停车检查,不用担心错过 TIMS可以自行到加都ACAP办公室办理,不过独立徒步者的价格是20美元 如果通过旅游公司聘请了向导/背夫,那就可以通过旅游公司代办,价格是10美元+10%服务费 国家公园门票及TIMS 向导和背夫 加德满都的几乎所有旅游公司都提供聘请向导/背夫的业务,请注意如今的正规向导都会有尼泊尔官方颁发的向导证,可事先要求查看 若是在加都聘请,需要支付向导/背夫前往徒步起点的车费,当然,回程的时候车费也是你付,只是到时候再付而已 如果不想负担这个车费,也可以通过徒步起点夏布鲁贝西(Syabru Besi 1503)或通泽(Dhunche 1960)的旅馆找当地的达芒族人,不过找来的人是什么样的就比较随机了 尽管近年来尼泊尔物价上涨,但向导/背夫的费用并没有显著变化,向导20-25美元/天,背夫15-20美元/天,只要价格在这个范围之内都是合理的;完成行程后,通常会给一个总费用*15%左右的小费,依然是这个规则 如果是通过旅游公司聘请的向导/背夫,那么需要在行前就支付除小费之外的全部费用,这个费用是可以讨价还价的。若是私人方式找来的,费用支付形式需自行商议 向导/背夫通常会是你跋山涉水的可靠伙伴 山小屋 如前所述,沿途旅馆的环境和食宿质量都不错,劳雷比纳(Laurebina 3950)和神湖(Gosainkunda 4380)略差一些,其他基本能达到ABC/ACT的标准,带(非常简陋的)独立卫生间和(质量很差的)抽水马桶的客房已经很常见了,热水澡大致每天都能保证(秋季) 如果聘请了有该区域经验的向导/背夫,他们一般都会把你带到相熟的客栈。尽管如此一来,你无法选择自己喜欢的住处,可好处是能有意无意地免费搞一些热水、充电之类的资源,结账时通常也能获得一定的折扣 若自行前往,建议寻找一些冷门、住客较少的旅馆,而别去跟大队人马抢在一起,这样既能获得清静的食宿体验,有时店家为了做到生意,又会免去你的房费,而仅需要支付餐饮费用 塘夏普(Thangsyaphu 3200)的旅馆,环境优雅 佛布朗山(Forprang Danda 3204)的茶馆,正对着朗塘利隆 费用和预算 由于尼国新政府今年开始推行13%的增值税(可见门票价格明细列示),因此该国物价相应的普遍上涨,而喜马拉雅地区也受此影响水涨船高 另外,朗塘国家公园的食宿费用属于徒步6季以来,价格最高的一个区域。尤其是在高海拔处的坎津寺(Kyanjin Gumpa 3860)和神湖(Gosainkunda 4380),物价会相当昂贵,基本等于山下的8-10倍 坎津寺物价参考: 500ml可乐=585卢比≈35元人民币 1开水瓶柠檬茶1000卢比≈55元人民币 尼泊尔套餐650卢比≈40元人民币 房间800-1000卢比≈48-58元人民币 充电300卢比≈17元人民币 我一开始以2500卢比/天做预算,携带了14天的费用上山,然而体验了几天物价后就发现可能不够用了,接着就开始节衣缩食、连可乐都不敢乱喝,基本遵循午餐扁豆汤饭(Dal Bhat)、晚餐混合炒面的节奏,喝茶也只是喝最便宜的红茶。最后还是得益于向导拉曼一路跟店家讨价还价,才算是有所结余 因此,前往朗塘国家公园徒步,比较安全的预算是3000-3500卢比/天。至于换汇还是老办法,到加都的中国客栈直接用支付宝换就行了,现阶段汇率变动较大,建议当场了解 个人装备 大部分装备依然沿用ACT/MCT时的,唯独穿了4季的鞋子Lowa Ronan GTX因开裂进水而退役,更换Scarpa Kailash pro GTX,表现属于中规中矩。该线路路面难度不小,一双质量好的鞋子是至关重要的 10月大多数时候气候要比冬季温暖得多,海拔3000米以下的河谷地带在日照下体感温度会超过20度,即便晚上和日出前也不是那么冷(并不会有零下),黑冰A1000的睡袋已经感觉太热了 相应的对于装备的保暖要求也就不那么高了,有一两件硬货去扛神湖那个点的酷寒就行。其他衣物,建议多带几件排汗透气性好的,方便替换和洗涤,秋季尽管气候温和不像冬天那么严苛,但代价就是出汗多、路上泥泞也多,途中不洗衣服基本不可能 一定要带一些基本的常用药,沿途是不可能找到这些的 若是在冬季前往,装备可参考 ACT 和 MCT 10月秋季的白天身着短袖是常态 质量不好的鞋子无法应对类似的乱石滩 威胁应对 该线路属于十分成熟的徒步线路,沿途能对生命构成威胁的因素极少,穿越几个地震塌方区也并没有显见的危险。根据我个人的观察,值得注意的主要的两方面 (1)小心牦牛 在朗塘山谷的坎津寺(Kyanjin Gumpa 3860)及前往朗希夏喀卡(Langshisha Kharka 4120)的途中,有若干个牦牛牧场、及数量不等的散养家牦牛会分布在徒步路径的沿线 家牦牛虽然已被驯化,性格通常比较胆怯,可该区域的牦牛由于长期散养,依然保留着一点野性,不排除会有因某些因素而眼红上头袭击人类的可能性。我与向导拉曼就遭到了一头疯狂的牦牛的冲刺攻击,拉曼的手还被牛角擦过受伤 因此在经过这些牦牛牧场时,一定要时刻关注这些大佬们的动向,最好沿途捡一些较大的石头准备着,若有牦牛挡住去路、或盯着你看,就扔石头把它们赶走 驯化了的牦牛本质是胆小的,你主动攻击它,它一定会逃走,并不用害怕,但千万不要傻乎乎地坐以待毙,你有九条命都不够它怼一下的 坎津寺附近的牧场,马匹和牦牛混居,背景是冈城波(Gangchenpo 6387) (2)急性高山病(AMS) 这条线路的一大特点,就是海拔上升得很快,按照常规的、先去朗塘山谷的走法,就是2天之内从1500米上升到3500米,而且是大强度的快速上升,在这个过程中气温、气压都会有非常明显的变化,对于行程既定的旅行者来说,并没有太多适应时间,所以存在发生急性高山病的可能性 而另一些旅行者则会选择逆向行走,即先去湖区、在进朗塘山谷,急性高反的可能性就更高,因为海拔上升会更快(1.5天之内从1900米上升到3900米或4400米),有些自恃体力强悍的旅行者,更会试图1天之内就从低矮河谷直上到3900米,若是欠缺高海拔经验的话,这将是有可能引发危险的举动 再次提醒,应对急性高山病唯一有效的方法,就是立刻下撤 你轻视海拔高度,它就会轻视你 ABC/EBC/ACT/MCT/LGHT五线对比 以上图表,显示的是我5次喜马拉雅徒步的实际完成数据,不过这5条线路的各自特点、难度侧重点有很大区别,并不能完全从数据上体现,以下会做一个简单介绍和横向对比 ABC: 这条入门级徒步线路(高海拔长距离茶歇式徒步中的入门级)比较显著的特点就是老少皆宜,对徒步者的身体素质、高海拔适应性、经验、装备的要求皆不高,持续时间较短,不会超过大部分人的心理极限。线路本身非常成熟,食宿、卫浴条件都很理想。目前公路也已修到了海拔1500米左右的位置,低海拔区域的枯燥路程基本可以略过 主要的难点集中在从喜马拉雅(Himalaya Hote 2920)至 鱼尾峰 大本营(MBC 3700)大约4小时的无补给路段,以及跨越乔姆隆河谷(Chhomrong Khola Valley)时约400米的台阶升降。若在冬季遭遇降雪周期,则会面临海拔3000米以上区域的雪地跋涉,难度会有所提升 EBC: 这条线路是4条之中平均海拔最高、持续时间最长的,对于旅行者的高海拔适应性、体能及耐力有基本的下限要求。不过除此之外,除非是时间紧迫之下的充军式赶路,或者选择非常规的垭口连穿、支线探索,若按常规行程,那么没有哪一段、哪一天会有显著的难点(所谓的Big day) 三大观景点朱孔日(Chhukhung Ri 5550)、卡拉.帕塔尔(Kala Pathar 5545)、戈克尤日(Gokyo Ri 5360)绝对海拔都很惊人,但都能从脚下的休息站当天往返,不存在后勤问题,大多数村子的食宿条件都不错,也能吃到可口的食物甚至是红酒牛排 整个昆布地区没有汽车,路况以草甸、软硬适中的平整土路为主,路况是5条线路中最理想的,天气状况也是各个区域中相对比较稳定的。缓升缓降的开阔地形也使得即便遭遇降雪,也不会对整体难度有太多影响,最多就是走到戈克尤第三湖就无法继续前进了 因此,常规线路的EBC难度只能算是Normal,若是翻越措拉(Cho La 5380)和仁左拉(Renjo La 5417)的话,则会上升至Hard,与MCT同一级别 ACT+Poon Hill: 完整的安纳布尔纳大环线是包括布恩山的,所以我们将它们归于一条线。其实2017年刚走完的时候我觉得这条线还是有难度的,但是当走了MCT、包括此次的LGHT之后才觉得就跟逛街一样 因为沿线的休息站很多,设施也是越来越好,而且冬季一直到冲锋营地(High Camp 4880)都不关闭,使得后勤保障无忧。全线地形以缓坡和平路为主,起伏非常少,使得累计爬升、下降的量并不大 唯有两段1.5km以上的直下坡(Thorung La - Ranipawa,Ghorepani - Tikhehunga)会走得有些懵,但毕竟是下坡,只费脚力不费体力 其他的行程中基本上都是走半天歇半天的节奏,下午2-3点就到达当天目的地是家常便饭,哪怕是有积雪过托隆拉(Thorung La 5416)也只是7-8个小时的事情。托隆拉偶尔会憋大招,大多数情况下是稳定的 如果强行要说有什么难度,那就是路况不好,沿线大都修通了吉普车道,尘土飞扬且路面坚硬,对于一些想步行走大部分路段的朋友而言,体验就会差一些。如果想避开主路,走ACAP新开辟的替代线路,又需要耗费额外的时间去绕行,有些得不偿失 MCT: 之所以我的结论是MCT与上述3条线相比,是难度高一档的存在,理由在于,如果说在那3条线里或多或少能找到一点有利因素的话,那么在MCT是没有有利因素的,几乎所有的客观条件都是不利的 ——总距离长,每天平均15公里(极限单日超过30km)的山地徒步 ——地形起伏巨大,反复的上升下降,累计超过1万 ——路况差,地质灾害博物馆,平整土路只在偶尔出现 ——(接近)全程无法洗澡,住宿条件简陋 ——全程正餐(接近)只有扁豆汤套餐、炒饭、炒面 ——大多数时候没有手机信号,没有wifi ——以上情形重复11天以上 ——徒步第1至第4天没有雪山风景 我们默认所有选择MCT的朋友都是有高海拔长距离徒步经验的,因此,此时唯一的优势可能就是你自身的经验和判断了 LGHT: 我们依然把这条线路拆分为前后两个阶段 第一阶段的朗塘山谷,可以视为缩小版的MCT,大多数的情形都非常类似,尤其是地形的起伏下反复的爬升下降,而且由于水势凶猛的朗塘河(Langtang Khola)、以及众多小型支流彪悍的水系切割作用,地形比较破碎,路况随之就不是很好,走起来不说难,但下脚总是十分膈应 第二阶段的神湖,可以视为1.5倍加强版的布恩山,路况要比蓝塘山谷好一点,可一半以上的路段都是大坡度的连续爬升或下降,若是在朗塘山谷里已经怼了坎津日(Kyanjin Ri 4773)或策格日(Tsergo Ri 4986)这些高点的话,是否能保证后半程还有从1600再上一次4600的体力和心态,就因人而异了 从总体数据上看,LGHT在总爬升/下降上与MCT相差无几,几乎是ACT+Poon hill的1.5倍,在总距离上则比它们短一些,我觉得这是符合实际情况的。因此给它的评价是难度介于两者之间 也就是说,若MCT的难度等于ACT+Poon hill的2倍的话,那么这条线就是1.5倍,因为累计1万的爬升/下降量决定了这个难度的下限 它的优势在于总距离相对不长,而且后勤保障较好,完成行程的难度不大——当然,若是在冬季前往,那么几大观景点、包括劳雷比纳垭口,依然有大雪封山的可能性 地质灾害区虽没有马纳斯鲁那么多,但依然存在 亚高山草甸是路况较好的区域 无人机法律风险提示 尼泊尔是无人机严格管制国家,法律上,在尼泊尔境内使用任何类型的无人航拍器之前,都需要向尼泊尔民航局(CAAN)提出申请,只有在获得许可之后才能使用 这个申请过程非常复杂,简单介绍下 1、向计划使用无人机的地方政府申请,并获得许可信 2、将许可信交给地方行政办公室,并取得推荐信 3、将许可信和推荐信交至警察总部,并取得安全许可函 4、将上述三份文件交给民航局无人机管理部门,并获得授权 在实际操作中,以尼泊尔政府机构的混乱构架和办事效率,个人想要获得许可是非常困难的事。但是,若是无法取得许可,海关、警察或边防军队就能以违法为由,罚款、扣押甚至没收你的无人机,这些事都在中国驻尼泊尔大使馆的网站上公示过 因此,我在此提醒各位旅行者,为了你的财产安全,请勿在未取得许可的前提下携带无人机进入尼泊尔 当然,我也知道即便如此,喜马拉雅航拍的诱惑力依然会让不少人甘愿以身试法(包括我本人,也是抱着有机会就飞,没机会就不用的心态) 在这种情况下,希望你在使用时 一定要寻找没有人类、动物活动的区域,并严格避开直升机飞行线路(EBC大部、ABC全线、ACT卡利甘达基河谷、布恩山这些都在直升机的航线上) ,以免被举报,或引发严重事故 对于直升机而言,无人机是潜在的威胁 支线探索 Side Trip 又到了每季一度的直线探索环节了,对于这条线路、尤其是前半段的朗塘山谷而言,只有走支线才能看到较为重量级的景观,重要性不言而喻 但是以一般人的体力、以及考虑到为后半程留有余地考虑,把所有支线全部走一遍的可能性不大,总要有所取舍,所以在这个环节,我将详细介绍每一条支线观景的侧重点和走法,希望能为大家提供有效参考 支线目的地示意图 坎津寺周边 (1)坎津日(Kyanjin Ri 4773) 这是朗塘山谷的最后一个村落坎津寺(Kyanjin Gumpa 3860)北侧、贴近朗塘山脉主脊线的一个制高点,可以近距离浏览包括朗塘利隆(Langtang Lirung 7227)在内的朗塘主峰群,以及完整俯瞰朗塘利隆(Langtang Lirung Gl.)和金城(Kinshung Gl.)两条大型冰川,视觉效果非常突出 而在登山途中,可以在看到朗塘山谷的纵深、南侧的多吉山脉(Dorje Himal)和甘甲拉山脉(Ganja La Himal)的主峰群、以及俯瞰坎津寺如积木般的村落,内容相当丰富,登顶一次的性价比是很高的 具体攀登过程方面,从坎津寺出发,大约1.5小时可以到达大约4400米的低坎津日(Lower Kyanjin Ri 4400),就是在坎津寺抬头就能看到的那个山尖,此处也是一个天然观景台,可稍作休息 从低坎津日到4773的主峰,是沿脊线向北纵走,整个过程大约1小时,全程无尿点,其中有一小段有塌方痕迹、暴露感很强的山脊需要特别小心。从主峰下撤回坎津寺,耗时大约在1.5小时左右,整个登山及观景过程大约4-5小时,通常会安排一个day hike,并在关门时间前下山 左侧为朗塘利隆冰川,右侧高点是坎津日4773主峰 坎津日山顶可见朗塘山脉主峰群和冰川群 至于一直在提的坎津寺/日,那么坎津(Kyanjin)到底是什么意思? 为此我特地向当地年长的藏族居民询问过,得到的回答是,Kyan的意思是骆驼(Camel),Jin的意思是身体(Body),Kyanjin字面上的意思是骆驼的身体 对这个回答我始终将信将疑,直到那天早上在看朗塘利隆日出的时候,忽然注意到了伫立在村子北侧、朗塘利隆前面的5321峰和坎津日构成的大U型,一时茅塞顿开,原来骆驼的身体指的就是这两个山峰构成的驼峰状山型,看上去还真是很贴切 所以, 坎 津 寺的真正意思应该是驼峰寺,而坎津日则就是驼峰山 5321峰和坎津日构成的驼峰形态 (2)朗希夏喀卡(Langshisa Kharka 4160) 这个地方在朗塘河谷的最深处、朗希夏日(Langshisha Ri 6413)的山脚下,它是三条冰川的汇聚之处,分别是北侧的朗塘冰川(Langtang Gl.)和夏巴琼冰川(Shalbachum Gl.)以及东侧的朗希夏冰川(Langshisa Gl.) 除了南侧属于大喜马拉雅小径通路的提尔曼垭口(Tilman Pass 5430)之外,这里除了去登山并没有其他通道,说白了就是人迹罕至的死胡同,而且地势特别低,周围则是一大堆6500米级的高峰,所以也别指望看到雪峰连绵的场景 除了能看到坎津寺看不见的朗希夏日、白当尕布日这两座山、以及朗塘河的上游之外,并没有非常特殊的景观,要去三条冰川中的任何一条,都很难在当天返回,地理坐标的意义更大,所以大部分去过的人,都只会形容它是一个寂静之地(quiet and peace place) 从坎津寺往返朗希夏喀卡的距离非常遥远,大约是20公里,需要大约6-7个小时,需要耗费一天的时间走day hike。途中有一些幅度不大的起伏,以及需要特别格外注意安全的牦牛牧场。我本人只走到了大约2/3处的农塘喀卡(Numthang Kharka 3940),后面的路是派无人机去侦察的,感觉很难有什么突破就没有继续往前走 朗希夏喀卡方位示意图 朗希夏喀卡是音译,那么它又是什么意思呢?我们再来分析一下 先说朗塘,根据英文资料的说法,Lang是牦牛,Tang则有两种说法,一是喜马拉雅地区常见的解释地方(place 有平坦的含义),另一种则是传说的跟随,即朗塘是一位喇嘛追踪逃跑的牦牛而发现的地方,但这个说法我持怀疑态度 再说shisa,我个人判断这里的shisa,与希夏邦马的shisha是同样的意思。希夏邦马中的shisha在藏语中可解释为净肉(meat of an animal that died of nature causes);Kharka则是喜马拉雅地区的泛用词,字面上也是指的地方,与tang不同的是其中带有庇护所、营地的含义 这样,我们就能得出一个结论:Lang(牦牛)+Shisa(净肉)+Kharka(营地), 我个人将其取名为牦牛死地 ,即最早取这个名字的人可能在此扎营,并发现了自然死亡的牦牛,便随即用拼字法称这个地方为Langshisa Kharka 前往朗希夏喀卡是路径是沿着朗塘河溯源而上 (3)策格日(Tsergo Ri/Chergo Ri 4986) 策格日是常规情况下,朗塘河谷中能到达的最高点。尽管距离附近的坎津日并不遥远,但两者的观景内容并不重叠 由于位置靠南视线受阻,在策格日看北侧朗塘山脉的效果并不如坎津日那么突出,也看不到壮观的朗塘利隆冰川,可作为交换的是,它的东南、东面视野极好,可以看到竺嘉尔山脉(Jugal Himal)包括多吉拉巴(Dorje Lakpa 6966)和冷布岗(Loenpo Gang 6979)在内的主峰,也是常规线路上唯一能看到它们的点 攀登策格日的线路比较长,大致就是去坎津日的差不多2倍,往返坎津寺的标准时间在7小时左右,建议一定要在日出前出发,并在关门时间之前下山,因为这是一个河谷中孤立的山顶,很容易出现极端天气 对大多数人来说,如果之后要前往神湖,那么基于体力分配、以及时间安排考虑,在坎津日和策格日之间只能二选一,如何选择,基本上就取决于你主要想看什么景色。不过无论怎么选,这两个点都是无法看到希夏邦马主峰的 左侧黑色山头就是策格日 (4)亚拉峰(Yala Peak 5520) 这个山顶在策格日东北方向更高的一条山脊顶部,基本视野与策格日相差无几,胜在高度又高了500米,视觉效果会有质的飞跃,也是朗当山谷中唯二能看到希夏邦马主峰的观景点之一 尽管攀登亚拉峰并不需要特别的许可证,可以自由前往,但登山线路的距离大致是前往策格日的2倍、坎津日的4倍,无法做到当天往返坎津寺,所以至少需要携带一个晚上的露营装备和补给,第一晚在海拔5000米处扎营,次日一早登顶后下撤返回 途中并没有显见的难点,但是保险起见, 一定要带好绳子 ,这是一位曾在亚拉峰遭遇突降大雪、因为偷懒没有带绳子而差点下不来的向导特别向我强调的 (5)甘甲拉垭口(Ganja La 5122) 在旅行者中,甘甲拉垭口并不怎么为大家所知,但在喜马拉雅的向导中却是无人不晓,因为它尽管海拔不高,却是一个攀登难度很大的技术型垭口,每年只有极少数人能够挑战成功,也曾有登山者殒命在垭口的陡坡和冰壁之下 现实意义上,这个垭口位于坎津寺的南侧、多吉/甘甲拉山脉的中央位置,是从朗塘山谷直接纵切山脉脊线前往南侧海伦布(Helambu)区域的捷径。可也正是因为南北贯通,直接面对南侧地势较低的区域,使得南来季风、水汽畅通无阻,在积冰积雪的反复侵蚀之下,造就了这个垭口陡峭的地形 因此,若想挑战这个垭口,或是登上去一览希夏邦马峰群的近景,组建一支装备齐全、且富有经验的后勤队伍是必须的,整个穿越过程大约需要4-5天时间,才能从坎津寺走到南侧海伦布的有人定居村落塔克格扬(Tarkeghyang 2560) 另外,还需要在坎津寺聘请一名当地向导,只有他们才能识别通往垭口的道路,尤其是在地震造成垭口附近旧路损坏、以及朗塘藏族大量伤亡之后,想找到有经验的本地向导也不是件容易的事了 甘甲拉垭口方位示意图 (6)劳雷比纳垭口(Laurebina La 4610) 这个垭口的纬度、朝向与甘甲拉垭口几乎一致,它坐落在神湖偏东南方向的山脊顶部,北侧的太阳峰(Surya Peak 5145)与南侧的太阳湖(Surya Kund 4650)之间的狭窄通道,是神湖所在的冰川侵蚀区通往南侧海伦布方向的唯一通路 作为一个重要的地理坐标和区域分界线,是我在感冒状态下,也要拼尽全力爬上去看一眼的原因 若是么有这个执念,那么前去垭口走一趟也并非没有其他收获,沿途可以看到神湖108湖中,除了常规线路上的3个之外的另外2个较大的、键尼萨湖(Ganesh Kund 4626)和太阳湖(Surya Kund 4650) 从技术上说垭口路线并没有太多难度,路线也不长,从神湖旅馆区走到垭口最多只需要1.5小时(返回1小时),路况大半是中等坡度的乱石路向上,而接近垭口的太阳湖湖盆是非常平坦的 唯一的威胁就是多变的天气,如前所述,这个垭口的北、西、南三个方向不到10公里的距离内都是海拔低于3000米的河谷,无论哪个方向的水汽都有可能随时冲上来,短时间内造成天气突变甚至是极端的降雪或冰雹。至少在我于该区域活动的数日内,每天皆是这种情形 因此,无论是翻越垭口前往海伦布、还是往返神湖的day hike,一定要遵循早出早归的原则,尤其在气温较高、湿度较大的秋季,尽量避免在上午11点之后前往 垭口在神湖的东南方向 前往垭口途中可见键尼萨湖(Ganesh Kund 4626) 从垭口俯瞰太阳湖(Surya Kund 4650) (7)太阳峰(Surya Peak 5145) 这是原本计划中打算攀登的神湖区制高点,之后由于感冒而不得不放弃。不过根据实际情况看,即便前往也未必能成功,原因还是秋季天气转坏的时间点太早了,大致在上午10点过后云就开始不断冲上来 当我回到神湖旅馆的大致同一时点,有一支德国队伍正好返回,他们就是去登太阳峰的,但由于在中途遭遇恶劣天气、能见度太差而只能下撤。以此判断,若要在秋季攀登太阳峰,必须在日出前的凌晨出发 理论上,峰顶的视角与劳雷比纳类似,南侧是朗塘利隆主峰群、西侧是键尼萨山脉、马纳斯鲁山脉以及远处的安纳布尔纳山脉。不过由于是区域制高点,增加了一个向东的视角,除了距离较近的竺嘉尔山脉主峰群之外,理论上最远可以看到洛尔沃林 整个往返过程大约需要7个小时,具体线路我不是很清楚,如果没有雇佣认识登山路径的向导/背夫,那么需要在神湖的旅馆现场招聘一个,或混编入其他的队伍 负责任的旅行 喜马拉雅山区是生态环境脆弱、文化相对保守的区域 物资运输、垃圾清理基本全靠人力畜力、自然循环 我们建议前往旅行的朋友关注并做好以下各个事项 1、不干扰自然法则,保护野生动植物,不购买动物制品 2、尊重当地的宗教信仰,遇到玛尼墙、佛塔时请顺时针绕行 3、不干涉当地社会的运行秩序,哪怕看上去再不合理 4、将垃圾装袋后,放置在村镇内指定地点 5、不留置有机垃圾、不易降解垃圾在高海拔区域的野外 6、在野外方便时远离水源50米以上 7、节约水、电力、煤气、木材等自然资源 8、在多人同时用餐时选择同样的食物,不浪费食物 9、拍摄本地居民前,先征得对方同意 10、不在公共场合穿着暴露服饰,或做过分夸张、亲昵的举动 请谨记人与自然和谐相处 无论扎营还是茶歇,都请注重秩序和环保

上海 成都 成都 加德满都 加德满都 Syabru Besi Syabru Besi Lama Hotel Lama Hotel Langtang Village Langtang Village Kyanjin Gumpa Langshisa Kharka Kyanjin Gumpa Kyanjin Ri Kyanjin Gumpa Kyanjin Gumpa Lama Hotel Bamboo Bamboo Thulo Syabru Thulo Syabru Sing Gumpa Sing Gumpa Lauribina Yak Lauribina Yak Gosainkunda Laurebina Pass Laurebina Yak Sing Gumpa Dhunche Dhunche 加德满都 加德满都 纳加阔特 纳加阔特 巴德岗 巴德岗 加德满都 成都 成都 上海

34877 17

二级精华
发表在 日本 2018-08-24
最熟悉的陌生人III——飞驒山脉行摄漫话
读前提示 明神池 日本游记第一季 《最熟悉的陌生人I——关西行摄漫话》 日本游记第二季 《最熟悉的陌生人II——环富士山行摄漫话》 本篇为日本户外旅行第三季,徒步日本北阿尔卑斯飞驒山脉、并登顶枪岳(Mt.Yarigatake 3180)的行程,内容以日本阿尔卑斯相关地理、人文、生态、户外活动及登山徒步线路为主,无美食、购物等内容,少量自拍以印证登山过程为目的,请谨慎观看 全文共1.8万字,地图及图表类8幅、短视频3段、照片66张,详细阅读时间1.5小时左右 大部分照片为国产手机拍摄,极少部分及视频由Gopro5拍摄 楼主在穷游的游记以户外徒步、人文地理为主,欢迎关注楼主的喜马拉雅徒步系列《天高地厚》 第一季 2013年冬季安纳布尔纳大本营(Annapurna Base Camp ABC) 第二季 2015年冬季珠峰昆布地区(Khumbu Everest Base Camp EBC) 第三季 2016年大吉岭辛格利亚国家公园(Singalila National Park Darjeeling) 第四季 2017年冬季安纳布尔纳大环线(Annapurna Circuit Trek ACT) 第五季 2018年冬季马纳斯鲁大环线(Manaslu Circuit Trek MCT) 第六季 2018年秋季朗塘国家公园(Langtang Gosainkunda Circuit) 本篇缘起 2018年春节并不成功的马纳斯鲁大环(MCT)徒步结束后,随着数年来的长距离高海拔徒步搭档肉哥由于个人原因的基本退役,以及喜马拉雅地区常规线路的基本走完,我感到旅途又面临一个选择节点的到来 过去数年,我的旅行重心一直放在青藏高原、尼泊尔喜马拉雅山脉的地理、人文资料的收集上。走这种目标相对明确、想完成又比较看脸的旅行,与以往那种事先规划好线路、按图索骥的随缘游历有很大区别 这些目的地经常远离人类聚居区,自然法则往往占据主导地位,旅途中的不确定因素会更多,按部就班就成为一种奢望了。除了在做纸面工作时大幅度提高对细节的把控之外,还需要在途中真正去实践临机应变,也需要有一定的知识积累以尽可能融入当地的社区生活 因此,这种旅行的搭档就显得尤为重要了。一个理想的搭档能分担你的压力,承担途中的部分责任,提供你弱势环节的支持,关键时刻亦能不掉链子。最重要的是,人生观、世界观可以不同,但与你的价值观、消费观必须接近,不然,是无法一同走如此漫长、充满不确定性、甚至可能遇到各种极端情形、需要作出重大取舍的旅行的 如此处于理想状态的人当然是可遇而不可求的,或者可以说,遇不到才是合理的,因为世界上根本不存在这种完美。肉哥和我算都是脾气、耐心都比较好的人,可依然也会闹矛盾,也会埋怨、责怪对方,在某些选择上产生分歧 而让我们一直都能继续走的原因,很好笑,是同样节省的消费习惯、极简主义的生活习惯、以及不怎么讲究的饮食习惯。若是这些方面的观念差距很大,则磨合起来成本非常高,但效果却又不一定好,通常走不远,无论是旅行还是生活中皆是如此 所以,肉哥的退役于喜马拉雅徒步的前景而言,无疑是不小的损失,可生活总要继续。这几年频繁的高原长距离旅行、研究和写作,也让我感到有些疲惫,因此今年就不再有长距离徒步计划了,一方面给予自己休息缓冲的时间,另一方面,也需要好好思考将来的路该怎么走 我的天性和观念,与这个时代物化一切的价值取向几近南辕北辙,若是一如既往地拒绝社会环境对自己的物化,不参与这个游戏,那么这种选择就基本决定了这一世的路不会好走,也可能会走得非常孤独。不过这或许就是正道,男的本就应该去追寻内心的自由和梦想、而不是能被随意剥夺的所谓幸福 可是光有认识远远不够,需要居安思危、坚决走否定之否定的道路去掌握主动,如此才有可能在不参与游戏的同时继续生存。在这个并不轻松的过程里,坚持前行与适度休息同样重要。如果再怎么绕,最终还是要走到这条路上,那么不如一开始就往那里走 不过,尽管是休息,也需要保持状态,尤其对我这种常年坐办公室、如果不主动则绝无机会往外走的人来说尤为必要。除了在摄影、自驾方面继续锻炼技术、人文方面继续积累知识之外,长距离徒步虽然暂时走不了,可短距离拉练不能荒废 拉练的标准之一是必须高海拔(全程最高点、累计爬升/下降皆>3000m),因为不带海拔的徒步并没有实际锻炼效用——当然,身在长三角大平原,海拔超过3000米的点基本都在千里开外,想找一个稳定常态的拉练目的地,却也并非易事 在2018年元旦环富士山跨年旅行中,我对日本中部山区进行了部分探索和研究,发觉这是一个非常适合短距离徒步的区域,遂决定将其作为之后常规的海外徒步拉练地 因此在6月初夏,便进行了该区域的初次海外登山拉练,攀登了日本中部阿尔卑斯飞驒山脉(Hida Mountains)中著名的枪岳(Mt.Yarigatake 3180) 那么本篇游记,就主要介绍中部阿尔卑斯的地理环境,登山技术及后勤的各种信息,以及继续本系列游记的特色,随意聊聊日本这个国家各方面的文化 山岳岛国 说起日本,你首先想到的是什么呢 是一座难求的米其林餐厅,还是一尘不染的日式旅馆 是价廉物美的药妆电器,还是省油耐造的脆皮小车 是世界一流的动漫音乐,还是科普启蒙造福人类的量产小电影 亦或是没齿难忘的国仇家恨 是的,或许上述这些都没错,不过除此之外,日本还是个山岳大国,国土面积的70%都是山地和丘陵,我们可以从下面这张图上先感受一下 (日本山地地形,底图来自日本国土地理院,建议点开后放大) 这是日本列岛地形,可以看到,位于欧亚、北美、菲律宾海、太平洋这四大板块结合部的岛国,在地壳运动的挤压作用下,全国山地密布,其中有包括富士山(Mt.Fuji 3776)在内大量火山,使得温泉在岛国并非稀缺资源。而绝大多数人口,则集中在近畿(ji)、浓尾、关东这三大冲积平原上 不过,这些山地和丘陵中的大多数海拔并不高,例如火山遍布的九州,最高峰九重山(Mt.Kuju)中岳海拔仅仅1791米;而丘陵盘踞的四国,最高峰石鎚山(Mt Ishizuchi 1982)海拔亦不超过2000米;北海道则稍微强点,最高峰旭岳(Mt Asahi 2290)超过了2000米 在整个岛国范围内,共有3000米以上的山峰21座、2500-3000米级山峰33座,而这54座山峰,全部位于最大的本州岛上 若仔细观察本州岛地形,就会发现在它几乎正中央的位置,有一系列南北走向的高海拔山脉,纵断了东西交通,这便是著名的日本阿尔卑斯(Nihon Alps)山脉,由北向南,它由北阿尔卑斯飞驒(tuo)山脉(Hida Mountains)、中阿尔卑斯木曾山脉(Kiso Mountains)、南阿尔卑斯赤石山脉(Akaishi Mountains)组成 而上述全部54座2500米以上的山峰,几乎都属于日本阿尔卑斯山脉(及附近支脉或火山群),它从北部富山县的日本海沿岸,一直延伸至南部静冈县太平洋沿岸,把本州岛隔绝成了东西两个半边 在阿尔卑斯西部,是名古屋领衔的浓尾平原工业区,习惯上称之为中部地区;再往西,就是京(都)(大)阪神(户)城市群所在的近畿平原,这些地方在德川幕府建立之前,一直是古代日本的政治、经济核心区域 在阿尔卑斯东部,是相对低矮的关东丘陵、以及坐落在关东平原上的东京大都市圈,而在德川家康对江户(Edo 东京古称)进行大规模开发建设之前,这里仅仅是个只有几十户人家的小渔村 因此,日本阿尔卑斯不仅是一条天然的地理分界线,也是一条文化分界线,即便如今,人们已经在南北两端与海洋之间极其狭窄的空间中修筑了北陆新干线和东海道,我们也仍可以从关西话和东京音之间体会其中的影响 (日本中部地形,底图来自日本国土地理院,建议点开后放大) (本州岛中央高地示意图,底图来自日本国土地理院,建议点开后放大) 不过,大自然造物是秉承损有余而补不足的原则,凡事都会留有余地,日本阿尔卑斯的纵断,也并非真如铜墙铁壁般油盐不进 由于地势高企,日本阿尔卑斯及周边各县,是日本降雪量最大的区域之一,仅次于北海道。而夏季一旦西太平洋副热带高压接手管控,则使得冰雪消融,水源汹涌而下,不仅提供了生命得以繁衍生息的生态环境,也为开辟交通通道提供了可能性。日本三大水系中的信浓川水系(Shinano River)、利根川水系(Tone River)皆发源于此 日本阿尔卑斯初现 显而易见的是,日本阿尔卑斯(Japanese Alps)这个词汇是一个外来语,它最初是由英国工程师威廉.格兰(Walliam Gowland)初创,一开始仅仅是特指最北部的飞驒山脉 这位出生于桑德兰的采矿工程师是个传奇般的六边形战士,在明治维新初期,他以技术支持的身份旅居日本16年,不仅把西方资本主义的先进冶炼技术传播到了东洋、协助创立了大阪兵工厂,更是在工作之余完成了飞驒山脉若干座山峰的首登。此外,他还利用自己化学专业的优势,推动了日本考古学的发展,被誉为日本考古学之父 威廉.格兰初创日本阿尔卑斯这个概念,可以料想其中感叹、形容的意味更多,或许他未曾想到在遥远的东方小岛,也有如此高耸连绵的雄伟山脉。而真正将日本阿尔卑斯这个概念传播到西方世界的,是另一位英国牧师沃尔特.韦斯顿(Walter Weston) 沃尔特.韦斯顿的传奇色彩一点都不亚于威廉.格兰,他是一个出生在资本家家庭的富二代,并在剑桥受过良好的教育。他前往日本最初的目的是传教,然而从基督教在日本的发展来看,这个任务完成得并不出色,不过阴差阳错的是,他在有意无意间完成了另一项创举——将现代登山运动带到了日本 旅日期间,沃尔特.韦斯顿对日本的地理、人文产生了浓厚兴趣,继而开始进行实地考察,并著书立说将这些情况传播到了西方世界,日本阿尔卑斯随之蛮声海外。直至1906年,在韦斯顿的推动下,日本登山协会(Japanese Alpine Club JAC)成立,而他也被称为日本登山之父 根据这些传统,至今在日语口语化的表达中,如果仅说阿尔卑斯而不加任何特指,那么通常都是指代北阿尔卑斯的飞驒山脉(Hida Sanmyaku) 飞驒山脉地理纵览 (飞驒山脉山脊走向,红线为主山脊,紫线为支山脊) 具体到飞驒山脉本身,它的分布呈一个巨大瘦长的南北走向Y字型,我们可以参考上面这张示意图 Y字型顶部的西翼,位于富山县(Toyama)境内,以剑岳(Tsurugi Take 2999)和立山(Tateyama 3015)领衔,为一系列3000米级高峰,我们称之为立山连峰(Tateyama Renbou) Y字型顶部的东翼,位于长野县(Nagano)境内,以白马岳(Shirouma Take 2932)和鹿岛枪岳(Kishimayari Take 2889)领衔,没有超过3000米的山尖,实力略逊于西翼,我们称之为后立山连峰(Ushiro Tateyama Renbou) 在西翼和东翼之间,便是日本最深的峡谷之一——黑部峡谷(Kurobe Valley),峡谷深处是高海拔湖泊黑部湖(Lake Kurobe),以及日本最大的水坝黑部大坝(Kurobe Dam) 西翼和东翼与Y字型底座之间,分别由西山脊(西镰)和北山脊(北镰)相连接,其中又有一些小型支脉,其中并没有超过3000米的山尖,直至最终汇集到Y字型中心点位置的三俣(yu)莲华岳(Mitsumata Take 2841)、双六岳(Sugoroku Take 2860)、以及各条山脊支脉的交汇点——枪岳(Yarigatake 3180) (从枪岳山庄看西山脊) 从枪岳往南就是Y字型底座,也是飞驒山脉中实力最强悍的部分,除了枪岳本身之外,主要是南侧的穗高峰群(Hotaka Mountains 穗高连峰),这组极高山主要由4座3000米以上的山尖组成,其中领衔的是位于中央位置的奥穗高岳(Oku Hotakatake 3190 奥=深处),为仅次于富士山、北岳的日本第三高峰 而由枪岳、与穗高峰群组成的这部分,通常称之为枪穗高(Yarihotaka),是北阿尔卑斯飞驒山脉的精华段,可以说是岛国屋脊的屋脊了 (从大正池远眺穗高连峰) 枪穗高之后,Y字型底座的海拔快速下降,直至南侧不远处的安房垭口(安房峠 1790),这是飞驒山脉各条主山脊中的最低点,不过由于水系流向的缘故,这个垭口并非飞驒山脉的南侧边界,而是要继续向南,将乘鞍岳(Norikura Take 3025)继续包括进去 乘鞍岳是日本排名第三高的火山,仅次于富士山和南面不远处的御岳山(Ontake 3067),不过山势平缓,攀登难度相当低。而它南侧的野麦垭口(野麦峠 1672),便形成了飞驒山脉的南界,在这个点以南,就属于中阿尔卑斯木曾山脉的势力范围了 在所能查到的资料中,并没有明确提及飞驒山脉的界线范围,之所以以这个垭口为界,是因为在它北侧的河流,基本属于信浓川水系,最终北流入日本海,它南侧的河流,则基本属于木曾川水系,最终南流入太平洋。那么以其为分水岭,是符合逻辑的 山小屋 基本上整个北阿尔卑斯飞驒山脉,都属于创立于1934年的中部山岳国立公园(Chubu Sangaku National Park)的管辖范围,但是以日本的国情而言,这种管理是十分松散的 日本是典型的地方自治国家,以飞驒山脉纵跨南北的结构,成为天然县界。它的西坡属于富山县(Toyama)和歧阜县(Gifu)管理,东坡属于长野县(Nagano)管理,而每个县对其的重视程度、管理方式和水平都不尽相同。另一方面,分属各个不同私人公司的公共交通十分臃肿复杂,会给旅行者规划线路带来很大不便 以此行我从长野县横切到歧阜县的个人观感,有户外运动传统的长野县在重视程度上,显然要比歧阜县高出不少。一个直观的证据就是,时值6月,长野县一侧的高山小屋基本全部开张营业,主页也都有即时持续的更新,向登山者通报山上的最新情况 而歧阜县一侧则完全相反,全部都没有营业,以至于使我下山时遭遇了差点无处过夜的尴尬局面,最终还是依靠无人值守、设施齐全的游客中心才得以熬过一夜 高山小屋(Lodge)是一种源自于欧洲的模式,旨在为走一些漫长线路的登山徒步者提供住宿、餐饮以及水源、食物补给,是一种区别于阿式速攻登山法的、步步为营降低门槛的折中模式,使普通旅行者即使没有专业登山家那样速登速降、野外生存的实力,也能在闲庭信步中体验登山的乐趣 在欧洲的阿尔卑斯山区、尼泊尔喜马拉雅山区,高山小屋文化已经是一种非常成熟的模式,而在20世纪初就从西方引入登山文化的日本,同样也是如此。仅就飞驒山脉区域而言,高山小屋的分布十分密集,小屋之间的间隔大致都在2-3小时的步行距离之内 (从上高地出发攀登枪岳,途经的第一个小屋是德泽园) (横尾山庄是非常气派的一个小屋) 无论是徒步还是登山,难度的高度基本上取决于后勤保障的质量。而飞驒山脉如此密集的补给点,不仅使得门槛难度大大降低,也衍生出了各种不同的走法。以攀登枪岳(Yarigatake 3180)为例,由于它的位置是群峰的中央、数条山脊的交汇处,所以无论从哪个方向都有登山线路,选择颇多 不过,在凡事讲究细节、又特别注重公共环境的日本,使用高山小屋又有颇多特殊的规则 小屋通常分两种,一种在2000米以下的山谷里,另一种在海拔2500米以上的山腰或脊线处。两者最为显著的区别是,山谷里的小屋由于得到水源补给比较方便,通常可以提供洗澡,水源也是免费的;而高海拔处没有水源,只能靠储存天然降水,或直升机运送,就需要花钱买 不过即便是可以洗澡的山谷小屋,基于环保考虑也不允许使用香皂、洗发水和沐浴露 在小屋住宿,通常可选含餐(一泊二食或一泊一食)或不含餐(素泊),费用各有不同,一般旅行者会选择的一泊二食(含一晚一早两餐)价格在1万日元,当然,这是睡大通铺的价位,如果选择独立单间,那就要贵至1.5万日元以上,还需提前预定 (山小屋的晚餐,就是普通的炸鸡块定食) (山小屋的通铺,旺季一般在7-8月暑假,6月则游客稀少,基本是包场) 毫无疑问,这即便对于当地人来说也是比较高的价位,所以不少本地游客都会选择速攀速降的阿式,或者自带帐篷露营。在山小屋附近,一般会提供指定的露营场地,游客只需要支付少量的费用(约1000日元),即可使用场地以及使用小屋室外的补给用水 山小屋遵循严格的作息时间和环保原则,每一顿正餐、洗澡、以及熄灯时间都有具体的规定。而游客在登山活动中制造的所有垃圾,除了易拉罐可以就地回收之外,都必须自行携带下山,这是日本登山活动中最基本的通用原则 如果登山队伍人数较少(4人以下),原则上是不需要预约的,秉承先到先住的原则。从实际情况看,除7-8月暑期、以及9月红叶季之外,入住山小屋的游客通常不多,不必特别担心客满的问题 山小屋开设时间各不相同,有些关键位置的小屋(比如枪岳山庄)会在4月下旬就开始营业,一直持续到10月下旬11月初左右;另一些规模比较小的,则会迟至6-7月才开始营业,而最早可能在9月末10月初就关闭了,具体可到各小屋官网查询如下,各小屋位置可见后附地图 山小屋官网列表 1、枪岳山庄小屋群体(Yarigatake sanso group) 含枪岳山庄、枪泽小屋、南岳小屋、大天井小屋、岳泽小屋 www.yarigatake.co.jp 2、燕山庄小屋群体(Enzanso 需科学上网) 含燕山庄、有明庄、大枪小屋、大天庄、合战小屋 enzanso.co.jp 3、杀生小屋、西岳小屋 www.nakabusa.com 4、横尾山庄 yokoo-sanso.co.jp 5、德泽园 tokusawaen.com 6、常念小屋 http://www.mt-jonen.com 7、北穗高小屋 http://kitaho.co.jp 8、穗高岳山庄 www.hotakadakesanso.com 9、涸泽小屋 karasawagoya.com 10、涸泽避难屋 www.karasawa-hyutte.com 11、枪平小屋 yaridairagoya.sakura.ne.jp 12、双六小屋(需科学上网) sugorokugoya.com (红线为计划线路,蓝线为实际线路,标号与上述小屋序号一样) 登山准备 装备 在最初的计划中,我制定的上图中的红线,累计4天3晚的S形纵穿线路。然而由于临行前突然发烧腹泻,不得不带病出发,考虑到比较糟糕的身体状态,只能降低强度,将线路改成了蓝线,累计3天2晚的常规枪岳登顶环线 这条线路是从常规景点,长野的上高地(Kamikochi)出发,沿信浓川水系的源头之一梓川(Azusagawa)逆流而上,直至山谷尽头的源头冰河,再从冰碛坡直上登顶;随后,再切到枪岳以西的歧阜境内,寻路下撤至蒲田川河谷出口处的新穗高温泉(Shin Hotaka Onsen) (梓川是信浓川水系的支流——犀川的正源,它将一路流奔去长野市) (在这个河滩边,状态低迷的我休息了很长时间) 考虑到抱病状态下体力不佳,加之尽量不制造垃圾给自己增加负重的原则,此行登山我遵从轻装极简的策略,将背包的重量控制在11公斤,也没有携带摄影器材,只采购了少量紧急干粮和饮用水 装备方面则没有太过重视,仅携带了轻量化的6齿冰爪、薄型睡袋、攀岩手套,登山杖方面则是沿用了一贯不使用的传统。携带冰爪是预计在脊线位可能还有未融化的残雪,攀岩手套则是为最后100米登顶的垂直岩壁准备的 从实际效果来看,比较严重的一个失误是大大低估了6月的积雪(冰)厚度和分布位置。在枪岳周边海拔1800-2600米区域,无论哪个方向,山谷中皆有整片未消融的冰原(雪溪 Sekkei)分布,坡度大致在30-40度不等,最陡处可以有50度,形成巨大的冰坡,会对攀登和下撤造成不小的阻碍 (冰原底部海拔2000米左右,尚有植被) (冰原的顶部海拔已经超过2500米,远处隐约可见富士山) 尽管途中遇到的本地游客不多,可据我观察,除了极少数玩阿式速登当天往返的人之外,绝大多数都是装备精良,10齿(或以上)冰爪、行走镐、头盔、双杖基本属于标配,相比之下,我大致就是个山里要饭的水平 这其中原因,一方面是日本人普遍循规蹈矩,都会严格根据管理方给出的建议,配备相对高级、且相当齐全的装备;另一方面是胆小怕死,这可能与我们一贯的印象不符,其实很正常,如今的日本人早就不是几十年前的昭和炮灰那想法了 (正在下撤的本地游客) 之所以他们要带那么好的装备,是因为即便6月中旬,依然有规模如此巨大的山谷冰原地形,这在世界范围内也并不多见,始料未及倒也算正常。它的成因是飞驒山脉独特的气候环境 气候 在日本的气候分区方法中,飞驒山脉所在的长野县大部,都被划分为中央高地型气候。这是大陆性气候的一种,由于周边高山的阻挡,该地区人口主要聚居的盆地受夏季季风、冬季冷空气影响较小,年均降水量较低(1000mm左右),属于高海拔盆地特征明显的气候类型 而在盆地之外海拔更高的区域,则属于亚寒带湿润气候,与北海道、加拿大、美国北部是同一类型。这种气候的特点在于冬季寒冷、夏无酷暑,看上去不错对嘛?其实不然,冬季不仅寒冷,还有暴雪,因为这种气候条件下降水量最大的时间段往往是冬季 (松本城的晚霞,高原山地气候往往有良好的空气通透度) (俯瞰歧阜县高山市,气候类型与松本、长野类似) 基于这种冬季时常疯狂降雪、夏季气温不高又融化很慢的气候特点,冰原或雪溪(雪溪是日语专用名词,中文里很难找到对应的词汇)就这么应运而生了,属于积雪以上、冰川未满的一种状态。由于带有不小的坡度、且表面湿滑,没有冰爪的话攀登难度将相当之大 所以,除了每年的7-10月,雪溪将会是一种常态,若在盛夏到来、冰雪消融之前前往攀登,那么携带10齿以上的冰爪,倒也不是件夸张的事 (1800米之后呈现大片冰原,令我始料未及) (6齿冰爪显然有些力不从心) 难点应对 不过无论如何,飞驒山脉的枪穗高主峰群海拔毕竟有限,哪怕装备不是特别齐全,也是坚持拼一下就能拼下来的 关于雪溪的应对,我个人强烈建议携带10齿以上、带前爪的攀冰冰爪,那样能大大降低攀升难度,若仅仅是简易冰爪,那么在冰坡上滑倒无数次就是常规操作。另一个措施是循着前人的脚印,但是,在7月旺季之前,脚印并不那么明显,若有些坡度较陡的地方没有脚印,只能自己用脚尖凿落脚点了 另一个难点在于,最后攻顶阶段有大约100米上升、约70度左右的攀岩,只有顶部的一段铁梯、几段辅助铁链等人工设施,大部分岩壁暴露感很强,没有保护措施,对于上肢力量不足、或身高不高的游客可能造成一定困扰。若是天气不佳,也有一定滑坠的风险 (登顶阶段的攀岩路) (陡峭的下撤路,有一些铁链可供搭手) 前往登山口 如这张地图所示,攀登(下撤)枪岳主要有三个方向 北线(表银座线路) 起点是中房温泉(Nakabusa Onsen 1400),由此开始登山,攀登至脊线处的燕山庄(Enzanso 2704),再沿棱线向南纵穿,经大天井岳、西岳后到达枪岳脚下的枪岳山庄(Yarigatake Sanso 3080) 全线官方给出的标准时间是12小时,实际应该略少,不过基本无法在1天之内完成,通常第一晚会爬升至燕山庄过夜(4.5h),次日登顶燕岳(Tsubakuro Take 2763)后再沿脊线纵走至枪岳山庄(7-8h) 该线路主要在长野县境内,可在松本市(Matsumoto)乘坐JR大系线往信浓大町、白马方向,在穗高站(Hotaka)下车换乘专线巴士直达。松本至穗高约30分钟,穗高至中房温泉约1小时车程 (JR大系线) 南线(上高地线路) 起点是常规旅游景点上高地(Kamikochi 1504),由此沿梓川溯源而上,进入源头处的枪泽(Yarizawa),再从雪溪直上攀登至棱线处的枪岳山庄 全线官方给出的标准时间是9小时,在6月存在雪溪的情况下,基本符合实际甚至更久,极限最短时间(越野跑速度)应在6小时,理论上可在1天内完成登顶和下撤。若分2天走,第一晚通常会选择枪泽小屋(Yarisawa Lodge 1790)过夜 上高地作为热门旅游景点,公共交通十分便利 若从长野方向前往,需在松本市乘坐电车上高地线至终点新岛岛(Shin shimashima),再换乘巴士直达 若从歧阜方向出发,可在高山市(Takayama)乘巴士前往平汤温泉(Hirayu Onsen),再在同一站点换乘直达上高地的专线巴士 长野县巴士时刻表可查询走近信州(长野古称)交通官网 www.alpico.co.jp/access 歧阜县巴士时刻表可查询高山浓飞巴士官网 www.nouhibus.co.jp 拓展知识:信州(Shinshu)、飞驒(Dida) 在日本远离繁华都市圈的地方,人们极少使用片假名、外来语而更偏爱汉字,往往更容易找到传统文化的痕迹,也令人颇感两国文化的一脉相承和如今的南辕北辙 在长野县境内,你在肉眼可见的各种招牌上却很难看到长野这两个字,地名而论,这里的人们对于古代的称谓“信州”有更深的感情 信州,指的是信浓国,日本古代令制国之一,它与南部的甲斐(山梨县)、东北面的越后(新泻县),合称为甲信越地方(Ko shin etsu)。明治维新之后,新政府推动废藩置县,才有了如今的长野县 尽管如此,除了在官方层面通用长野县名之外,在社会运转及日常生活中,信州这个古称谓依然被广泛使用,例如长野县内的最高学府,就叫做信州大学,当地发行量最大的报纸叫做信浓每日新闻,等等 而飞驒,与信州一样也是古代令制国之一,范围大致在今天的歧阜县高山市、飞驒市一带。这个以温泉和牛肉出名的地方,想必就不用我多介绍了 (飞驒古川町的汉字门帘,有种穿越时空的感觉) (新岛岛巴士站就在电车站门外无缝衔接) (作为常规线路,上高地线沿途都有清晰的指示标志) 西线(新穗高线路) 起点是俗称奥飞驒温泉乡的新穗高温泉(Shin Hotaka Onsen 1200),而这条线路有两种走法 其一是从起点沿蒲田川的右源头河谷(右俣谷)至尽头处的飞驒溪,再沿山坡冰原爬升至棱线,这是低路; 其二是沿左源头河谷(左俣谷)的小池新路直接登上弓折岳(2592),再沿脊线走到枪岳西山脊(西镰)处的双六小屋(Sugorokugoya 2750),最终沿西山脊至枪岳,这是高路 官方标准时间方面,低路是9小时,高路是11小时,6月存在雪溪的情况下符合实际或者更久。低路理论上可以1天登顶(下撤基本来不及),高路则需2天,第一晚通常在双六小屋过夜 新穗高温泉属于歧阜县境内,建议从高山市乘坐直达巴士前往(班次少),亦或者至平汤温泉换乘(班次更多) 若从长野方面进入,则同样需要电车至新岛岛站换乘至上高地的巴士,然后在中之汤(Nakanoyu)换乘至平汤温泉的过路车,比较折腾,不推荐 官网如前所述 (穿过高山市区的宫川,它将一路向北流去富山县) (JR高山站) (新穗高温泉游客中心,我在此度过一晚) 各登山线路难度及特点 北线(表银座线路)的难度较为适中,它的特点在于从燕山庄到枪岳山庄的距离较长,途中有颇多起伏,单日强度会比较大,而大部分路段都处在暴露的棱线中,这是一柄双刃剑,若是天气良好,则会获得非常理想的观景体验,若天气恶劣,就会在风雨中无遮无拦 南线(上高地线路)是难度最低的一条,它的距离最短,并没有太多起伏,前半段的路面条件很友好,唯一的难点是后半段的剧烈爬升,若在6月有雪溪的时候确实体力消耗很大,但终究只是4-5小时的坚持。沿途的3个休息点都在海拔2000米以下,营业季节也是最早,能比较容易获得补给 西线(新穗高线路)我个人感觉是最难的一条,原因之一前面已经说过了,6月份沿途没有1家小屋营业,意味着全程没有补给;之二是路面难度很大,就以我走的低路为例,全程的地形有吉普车道、乱石步道、乱石河滩、雪溪冰原,基本上没一寸平整路面 还有至少两次需要用跳跃、或扒着树干切过冰川河,而其中至少有一处并没有明显的过河点,需要自己判断,对运动能力不强的朋友来说是很凶险的。而好消息是这几条冰川河的水都可以直接饮用,不然以这条线路的体力消耗和长度,断水是早晚的事 在最初的行程安排中,我的计划是从北线上、西线高路下,之后由于身体原因,最终的结果是从南线上、西线低路下,GPS记录的数据如下 总里程:32km 总耗时(含休息时间):14小时 累计爬升:3160m 累计下降:3637m (一楼完,二楼为登山纪实描述部分)
34154 53
留言板

0 / 500 字

  • 太阳照常落下

    大神 你好 我们计划过年去MCT 看了你的攻略受益匪浅 能否提供你的向导联系方式给我们 也想带个向导 谢谢

    回复

    2019-01-25 22:17

  • 镜之形而

    回复 @Alixiong:多谢关注,有心了,同时也祝贺登顶成功

    回复

    2018-10-17 11:00

  • Alixiong

    我9月刚刚攀登了Manaslu,查资料的时候查到了你的文章,然后又看了你关于其他山区的记录。这是我看到的最完整的Manaslu山区的地理和文化记录。我对喜马拉雅山脉的地理文化也很感兴趣,所以很感谢有这样详尽的文章。特意注册了穷游的账号,来表达一下对你的敬意。

    回复

    2018-10-16 13:41

  • 拟奥托

    正在策划明年的ACT,看了你的ACT徒步纪实,和你有挺多的共鸣。
    楼主方便加微信交流吗?:)
    Wechat: oblivion5revolution

    回复

    2018-10-10 22:21

  • 镜之形而

    回复 @太空船小王:谢谢关注,共勉

    回复

    2017-05-13 12:30

  • 太空船小王

    关注一下 您写的挺好 特别实用 我才 刚试着写 多指教

    回复

    2017-05-12 22:27

  • CHING1117

    哈喽你好,我想咨询点关于EBC+岛峰的事儿,不知道方便么,如果方便的话,可以加我微信:CHINGbyou,感谢~~

    回复

    2016-11-07 17:57

  • birdmouth

    回复 @镜king:谢谢。我再了解一下,有问题再向您请教

    回复

    2016-08-25 13:54

  • 镜之形而

    回复 @birdmouth:我个人高原经验比较多,ABC之前大约七八次的样子,基本都在国内藏区,关于缺氧环境,尼泊尔在喜马拉雅南侧,水汽比较充足,比国内藏区要稍好一些,例如ABC的海拔高度,通常不会出现很强的高反。手机卡方面,可以在加都或博卡拉买那种一次性含套餐的SIM卡,价格不太清楚但大致很便宜,信号不太好,山上低海拔区域只有2G,高海拔区域就没用了

    回复

    2016-08-25 13:28

  • birdmouth

    回复 @镜king:其实细读您的帖子后,已经发现了很多问题的答案,感谢您的再次耐心解答。
    细读您的帖子后,越发对ABC的向往,唯一担心的就是体力和高原。不知道您在此之前是否有过相关高原徒步经验?
    另外,能否介绍下尼泊尔当地手机卡的情况,制式,费用,网络质量等等。。。

    回复

    2016-08-24 22:16

穷游网旅行者提供原创实用的出境游旅行指南旅行社区问答交流平台

返回顶部 扫码下载
下载穷游App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联系方式

 

0/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