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安全提示

即日起穷游网将实行手机绑定实名制,绑定手机后就可以正常使用穷游的写帖、创建行程、点评、足迹、问答等功能。

|
背景渐变
0%

伪单身妈妈Echo 关注按钮 留言

等级:1袋长老

最近来访

累计访问(3)

Ta的关注

0 更多
TA还没有关注对象

Ta的粉丝

0 更多
快成为TA第一个粉丝吧!

探访TA的足迹世界和旅行梦想Explore the world

  • 去过0国家0城市

TA还没有踩下足迹!

TA的游记 更多 4篇游记 | 0个精华

发表在 斯里兰卡 2019-03-13
在斯里兰卡遇到了纠纷怎么办?
钱能解决的,都不是问题 Kumana国家公园露营之后,我们这一天驱车了7个小时,到达有名的海滨城市Galle。 将近7个小时的车程,已经非常疲累,糖糖也早已无聊到爆。 未曾料到,到了之后非但不能马上休息,反而遇到这次旅行以来最糟糕的一幕闹剧。 我一进门,报上名字,这个瘦小蜡黄的中年人大吃一惊,手足无措状道:“我们今天都已经没房间了呀?订满了。” 我说怎么可能,我一个月前就在booking上面预定了房间,既然预定成功了,就应该有我的房间。把预定确认信息给他看。 傍晚6点钟,小酒店里似乎没有别的工作人员,接下来这个英语不灵光、整个人看起来都不灵光、据我的司机说他其实就是个清洁工的人所做的就是不停地走来走去,走进走出,打电话,叫我等着他的上司过来解决问题。 这一等,就是两个小时。 中间先来了一个老人家,自称是这个清洁工的伯伯,不知道来干什么,就只在旁边看热闹。 之后来了一个骑着摩托车、戴着摩托帽的年轻人,自称是主管,拿着一个ipad过来研究了半天,用途是终于查清我的预订是成功的、有效的。 然后他们就一直在那边叽里呱啦不知道交谈些啥。那个最无用的清洁工,行动上什么都做不了,话倒是无限多,伴随着焦躁不安的走来走去。 最后来了一个年长的,说是经理,他们之间继续叽里呱啦,并不直接跟我对话。我所得到的信息都是从我英语也并不好的司机那儿得到的,大概过程是这个清洁工犯了错误,让一个没有成功预定的人住进了本该属于我的房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一个清洁工会同时兼任前台。 他们商量来商量去,这个经理提出的解决方案居然是要把那个出去玩的客人叫回来,让人家搬出去;同时让我继续等一等,等人回来,等人搬出去,等等等。。。。的意思。 我一听急了,赶紧把他叫过来,跟他摆事实: 你自己的错,不能怪到客人身上,没必要再把那位无辜的客人赶出去; 你现在最紧要做的是不能再让我等下去,而是给我找个房间歇下。你这里没房间,可以另外给我找个房间,我可以换地方; 然后我们要谈论的是,你怎么对客人作出必要的补偿问题。 不管你给我安排什么住宿,你都要跟我分担费用。 他居然还问我:为什么? 我心平气和、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地跟他讲道理: 1. 你这里服务非常非常差,可谓没有服务可言。我去别的酒店,人家在门口都用凉毛巾、冰果汁、和欢迎茶迎接,给客人拉行李,让客人坐下。你这里,自我来了以后,你的这位服务员没有给我一杯水,甚至都没有叫我坐下,唯一叫我的就是等。你的客厅里蚊子还多得要命。 2. 我今天赶了7个小时的车,已经很累了。结果到了你这儿,因为你这位服务员的错误,让我耽误了2个小时,到现在还没有休息。 3. 作为主人,你需要对客人表达最起码的歉意和补偿,拿什么来表达?唯一的方式就是在住宿费用上让步。我以前住过的酒店,因为他们自己有地方做得不妥,都主动给我免单了一晚,你这边,我已经很大度地提出双方各自分担一半了,无论如何你都没有理由再拒绝。 他无言以对,沉吟了片刻,终于同意了。还算是个讲道理的人。 只能说比较幸运,在这整个等待解决问题的过程中,大家都是文明人,没有吵架,没有高音量,都心平气和地表达了自己的意见。 然后经理同志就在他们旁边不远处给我找了一个100美元的房间。 我去看了一下,马马虎虎还算可以。便把这边的老板叫来,当着老板的面,把事情说清楚,声明我只会付一半房费,另一半这位经理会付。 老板没有什么意见。 我说那事情就算是解决了,就这样。 就在我终于觉得可以休息了的时候,这个经理开始在门口跟我喋喋不休地表达歉意——之前注意力都放在怎么解决我这个麻烦上了,并不曾记得说一句“对不起”。现在说来说去无非也是给自己找理由,让客人理解他。 我一句也不想多听。一万句道歉也抵不过你主动赔偿经济损失。可惜连这一点意识你都没有。 所以,在旅途中遇到问题和纠纷该怎么解决? 答案还是唯有钱。 谁制造的麻烦,谁掏钱就是了,哪有那么多唧唧歪歪的。 旅游最后的疲累 第二天在Galle古城里匆匆走了走。在炙热的阳光下感觉全身无力,头昏脑胀。 到这里,这趟旅行于我而言乐趣似乎已经到此为止了。我既已经失去了兴趣,也失去了精气神。 2个小时后我让司机直接驱车回科伦坡,什么海龟孵化所、什么游船Safari,统统没有兴趣和精力了。 本来以为这趟斯里兰卡之游就会这样在最后的平淡无趣疲累中结束,但是并没有。 在最深的无聊里,遇见最美丽的风景 最后这一天,因为航班非常晚,我仍然有一整天的时间在科伦坡转一转。 这回为了躲开热浪,跟司机约好6点钟出发,我5:45就起来了。结果他又典型地斯里兰卡式迟到15分钟。大约6:25才出发。 但是清晨出来的感觉太好了!斯里兰卡的清晨和夜晚都非常凉爽,跟热浪袭人的白天恍若两个世界。 天空微蓝,金色的晨曦初露,凉风习习,令人神清气爽心旷神怡, 这才是夏日旅行的正确打开方式啊! 大街上行人和车辆都还寥寥,整个世界清净整洁,只属于我们。 我们去了伊斯兰教的红庙,去了科伦坡港口,然后去了湖边走路。 没走多久糖糖要上厕所,我只得到处给她找地方,然后就看到了这个咖啡店。 我推门进去,不经意地遇见了这次旅行的一个高光时刻。 时候尚早,咖啡店里没什么人。座位上坐着一个黑皮肤短头发的年轻人——头发太短了,刚开始我都不确定是男孩还是女孩,只是从她清脆悦耳的声音里才能稍微认定是个女孩子。 她用非常热情的声音、非常标致的英语跟我们打招呼。 厕所很干净。不能光用人家厕所啊,我决定在这里吃点儿早餐,反正肚子也饿了。 点完单,我又仔细地打量了一下黑皮肤的女孩,问她:你是从哪里来的? 她笑着露出一口白牙:“美国。” 还真是。虽然皮肤都是深色的,但是口音和气质完全不一样。 这个26岁的美国黑人女孩,查希迪,已经在兰卡呆了一年。最初只是拿旅游签证来旅个游,但是来了之后,莫名觉得自己跟这个国家很合,于是一呆就是一年,还将继续待下去。而在此之前,除了3岁时跟着父母去过德国,她从未离开过美国。 促使她出国最主要的原因,是因为找不到生活的方向。她做过很多工作,还是个平面模特,曾经以为自己很快就会红,但是并没有。朝九晚五上班的生活她觉得完全不适合自己。 到底应该以怎样的方式活着呢?人生的意义和目标到底是什么?她苦闷地寻找着答案。 后来在网上看到了位于斯里兰卡的这个基督教会的视频,同样身为基督教徒的她决定来看看。来了以后在这个国家尝试过各种各样的事情。非常多才艺的女孩,给教会做义工,粉刷房子,在咖啡厅里当咖啡师,当英语老师。。。同时最重要的,把自己的一些主意付诸实施。 比如跟一个朋友合伙做服装品牌,在网上卖;比如把美国当下很流行的概念“drip and dip”搬过来,就是付费式社群活动,一群人在咖啡厅里一边喝咖啡/酒,一边画画,交际。。。比如准备做自己的YouTube频道。。。 我们聊了很久的天,非常愉快。与此同时,糖糖居然也没有来打扰我,自己静静地在一旁玩查希迪的咖啡豆摆图案游戏。 我非常享受跟这个陌生年轻女孩的聊天。事实上,这可能是我整个斯里兰卡之游中最有趣、最畅快淋漓的一次聊天。 她向我展示了90后的生活和感受,在这个年龄会遇到的困境和挣扎,还有许多全新的观念和创意。 在我这个自认为中年的年龄,我们经常怀念我们逝去的青春。可是,有青春又怎么样,青春期的迷茫和困惑更让年轻的自己无助无力。那种毫无方向的感觉有时是致命的。 但是,就像她努力在做的那样,如果你把视野放大,步子迈开,人生拥有很多可能性,我们所需要做的就是不断地去探索。 不必按照既有规则,不必局囿在窄小的圈子里,去努力地、自由自在地、有创意的活着,终归能找到一条属于自己的路。 对于二十几岁的她,和三十几岁的我,都是如此。 感谢这个咖啡店,让我在离开的时候心情愉快、满怀启发和力量。 这才是我喜欢的旅行方式,见到有趣的人和不同的生活方式,从中得到启发,看到自己。
52 0

发表在 斯里兰卡 2019-03-13
娃在斯里兰卡病倒了怎么办?
话说我们这一次在斯里兰卡的旅游路线如下: Colombo-Dambulla-Sigiria-Ella-Nuwara Eliya-Arugam Bay-Kumana-Galle,再回到Colombo飞出。 地图上看,绕了半边国土。 以努沃勒埃利耶(Nuwara Eliya)为中界线,前面是我们的自由活动时间,后面是跟糖糖的同学家庭结伴同游时间。 去之前我一直以为后半段是旅游的重点和高光,事实上,这也是我最初选择来斯里兰卡的直接原因:有当地的游伴。 事实却完全相反。 事实上,这次旅行,很多问题和无趣都是在后半段出现的。 所以这次斯里兰卡之行,不仅仅是景点之旅,更多是人文关系的体验和观察。比起自然景点来说,更吸引我的永远是人的因素和人的故事,这也是为什么我决定先把人们都记录完毕之后,再开始触及自然景观等其他。 先来说说这次斯里兰卡之行遇到的第一个问题: 糖糖生病了 旅游的时候最糟糕的事莫过于生病,比生病更糟糕的是娃生病。 糖糖已经是很给力,在过往这么多次的旅游中都没在途中出状况。 这次斯里兰卡之行是第一次。 努沃勒埃利耶(Nuwara Eliya),是我们跟同伴约好汇合的地点。 这个高山小城非常有意思,在这个热带国家,由于它自身的海拔较高,全年都保持了凉爽干燥的气候,也因为此,曾经是英殖民时代的中央山区省的首府,人称“小英伦”,保留了许多英殖民时代的建筑和风貌。 在这里我们订了一个可谓当地最贵、也最古老的一个酒店,Grand hotel。据说有180年的历史。 下午5点钟左右,我们到达酒店,在四周转了转,还真是个古老又精致的景点级酒店。 8点钟,在豪华高雅琳琅满目的餐厅里,如约见到了我们的同伴。 3个家庭,分别为瑞虎家,阿妮塔家和莎拉家吧。一共5个孩子,终于有了小伙伴玩,糖糖的情绪兴奋值顿时飙升。 第二天上午,去了附近的一个高山,据说是斯里兰卡境内的海拔最高点。没走路,一路开车开到顶。 去的时候尚且一切顺利,回来的时候,糖糖喜欢凑热闹,偏生要跟她的同学几个人坐在一起。于是3个小朋友挤在一个车里,再坐车主两口子,也再坐不下别人。我就没有跟糖糖坐同一辆车。 没想到,这就出了幺蛾子。弯弯曲曲的山路下来时还听见那辆车上小朋友们的欢声笑语,其中糖糖的喊叫声最甚。车子一下山,就急急停在路边。 我们也一起停了,瑞虎的妈妈过来说:糖糖在车上吐了。 吐了?我大惊,赶紧跳下车过去,只见后座一片狼藉,糖糖身上、鞋上,人家的座椅、地垫。。。一时竟无从下手。 我连连道歉。人家倒是大度地安慰我:孩子嘛,都会发生的。 只能勉强清理了一下座椅,彻底清洁怕是要交给专业洗车。 大家都打道回府。我带糖糖进房间去清理,辛苦地在酒店大洗特洗,给她洗澡,洗衣服裤子鞋子。还好酒店有暖气,可以用来烤衣服。不然在这边干衣服真的是件难事。 那边,瑞虎爸爸把车子开去专业清洗。 后来听说车子是酒店免费给洗了,瑞虎爸爸给了小费1000卢比(大约40人民币)。我过意不去,在酒店的纪念品店里买了件小男孩的外套,送给人家,稍微心安。 2点钟终于洗刷完毕,去午餐,吃到3点多。回来糖糖在床上躺着看动画片,越看眼皮越往下垂,说要睡觉。 我这时忽略了她的一些征兆。比如无精打采,比如说自己有点儿肚子疼。。。。我以为无精打采只是到了习惯性犯困的时间,说肚子疼貌似也就是随口嘟囔两句。 下午4点钟是大家约好要去喝高茶(high tea)吃点心的时间,我硬把糖糖拉起来,没睡成。 “高茶”喝完,因为外面在下雨,就把小朋友们带去酒店的小室内游乐场玩了一通,我们几个妈妈坐在外面聊天。玩到6点钟结束,说各自回房间洗刷一番,8点钟再汇合去吃晚餐。 糖糖玩的时候还生龙活虎,一从游乐场出来就跟霜打的茄子一样蔫了。 我这时记起他们的建议——今天吐应该是晕车了,鉴于明日又要启程,开五六个小时的车,最好做点儿准备。决定去酒店问问买晕车药的事宜。 结果就在问询的过程中,在酒店的前台边,糖糖又吐了,一地狼藉。 我狼狈地跟前台道歉,前台大哥笑容不变、善解人意地一边安慰我没事没事,一边电话叫来了清洁工。给我写了附近药店的名字,说如果需要医生,可以电话叫来,但是需要点时间,当然费用也自理。 其时看糖糖已经疲累不堪,急于上床睡觉,我便带她上楼,稍微洗漱一下,安排她上床睡觉。感觉有点儿发热,又给了panadol,她一沾枕头就睡着了。 我这时开始担心明天。不知道她到底是个什么状况。以前都没发生过。 几位爸爸妈妈们纷纷热心给出意见和建议,开始大家都觉得应该只是吃坏了肚子,然后又晕了车,不要紧;后来听说有低热,那个本地妈妈说“发热在这边可不是掉以轻心的事”,开始谈起登革热的症状。 我本来还没有往这方面想,一听到“登革热”三个字瞬间感觉乱了阵脚。 大家一致的看法是,密切关注,如果到了明天早上还有烧的话,就叫医生来。瑞虎妈妈还给我拿来她的温度计,让我晚间用。 我想来想去,怎么也想不出来哪里吃错了东西。饭都是在酒店吃,我从没买过路边小店或是街头摊。我也没觉得她是容易晕车的小孩,前面我们一起坐了那么多车,也没见晕啊。 想来想去,我归结为糖糖在车上跟小伙伴们一起太兴奋了,又脱离了我的视线,蹦跶叫喊得太厉害了,导致呕吐。 开始没有特别在意,以为就是个偶然事件。但是第二次吐,以及后续的低烧,我开始紧张着急起来。 当晚,糖糖一直睡得很熟。我自己则没有睡好。睡之前不断地去看她的温度,睡觉前又定了一个半夜2点的闹钟,把自己叫醒起来查看她的温度,免得烧高了我不知。 结果温度确实略有升高。不多,还是低烧。 我又给了一次panadol,焦虑加深了一层,感觉这事儿恐怕没那么快过去,得做好心理准备。 挨到天明6点多,见温度不减且娃继续抱怨肚子疼,我给酒店前台打电话,他们给我转到医生那里。医生说上门5000卢比(200人民币)。我说你尽快来吧。 20分钟后,清晨7:30,医生就到了。 操着浓重口音英语的本地医生查看了一番,初步断定为食物中毒——吃坏肚子了。 我表达了对登革热的担忧,医生说:这才是第一天,就算要验血也不太能验出来,不如先观察一天,给药,如果转天还不见好,再做检查不迟。 听上去有道理。 然后给我开了三种药,第一种先止吐,第二种再给抗生素,消炎。中间如果有高热,配合给panadol,我自己有。 吩咐我24小时之后再看状况,如果没有转好,再给他打电话。 走不成了 我拿着药方正准备叫酒店的人帮我出去买的时候,——这个酒店的服务真的太好了,似乎什么事都可以为你做,都会热情地帮你。 正巧莎拉的爸爸过来探视,主动说帮我去买。他开车,比较方便。 买回来的抗生素,居然是粉剂要融化在水剂里头使用,我从来没用过这种,又打电话叫酒店的人来帮的忙。 接下来需要做的事: 告诉莎拉爸爸他们还是照计划出发前行,我们得在酒店多待一天,希望能明天赶上。 给酒店打电话说我们需要延期,多住一天。前台说今天全都订满了,但是他们会再看看有没有取消订房的,再告诉我。 我很是担忧了一个小时之后,得来可以延期的好消息。 然后打电话给苏马,我信任的司机大叔,看他能不能为我安排第二天的交通工具赶上同伴。 苏马大叔说给他点儿时间,他一定会帮我找到。 然后,就没什么可做的了。 我们两个人,一大一小,一人占一张床,她看手机和电视,我用我的电脑写游记。 这一天我们就在房间里歇着,门都没出,吃药,休息,观察。 就是这两天,居然有时间更新了两篇公号文。 上午10点钟,同伴们来说再见的时候,还是有点儿落寞感的。 在的时候,还感觉有人可以帮忙;这一走,顿时感觉世界之大,只剩下我们两个相依为命了。 都说生病的时候才会觉得孤单寂寞什么的,确实如此。健康的时候生龙活虎到处跑,也没觉得有多需要她爸爸;也只有生病闲下来的时候,才感觉要是有男人在就好了,不会有这种孤单无依的感觉。 窗外的阳光从柔和晨曦到绚烂艳阳再到落日余晖,投在墙上的光影在这一方斗室内慢慢移动,直至完全消失,夜幕降临。 有一种在世外孤岛上看时间流逝的寂寞感。 我在这边想东想西,那边没心没肺的小朋友就只靠在枕头上聚精会神地看动画片,吃药喝水,给我汇报肚子还疼不疼。 我们两个都没怎么吃东西,禁食休息肠胃。这一天只点了一个简单的吐司+果汁送到房间,一杯鲜榨果汁1000卢比,40块人民币,也是够贵的了。 我最庆幸的是,糖糖挑在这个好酒店生的病。我们可以舒舒服服地歇着,什么设备都有,什么都不缺。食物和服务都能随叫随到送上门。 你所需要出的就是钱。 所以回到前面的问题:当娃在旅途中病倒,你最需要什么? 答案是钱。。。 医生上门要花200人民币,叫个果汁到房间40人民币一杯,多住一天酒店要花将近1400人民币,那边已经订好的酒店不去住,一晚600人民币要白白扔掉,自己另外找司机接下来的几天包车费又是几千块人民币。。。。 所以,出门在外,最能排忧解难、最能保护你的说到底还是钱。。。 男人虽然不在身边,但是他派出了这个强有力的代表,也行啊。。。。 纠结不堪 如果说第一天的决定都是顺水推舟,第二天我却遭遇了有史以来最愁肠百结、不知所措的五分钟。 次日早上,糖糖温度已经完全正常,肚子嘛,一副犹犹豫豫、有点儿说不准的样子。这会儿说不疼了,过会儿又说好像还有点疼。 她自己说还要继续休息,我本来是要充分尊重她的感受的,但是她一转身,爬到床上,就说要看她的《海底小纵队》。 我很生气:难道你说休息的目的就是为了继续看动画片吗?如果真的要休息,就在床上躺着睡觉,动画片不看! 不看动画片,她立马从床上爬下来。怎么看怎么不像病人。 怎么办?是保险起见,充分重视她的抱怨,再呆一天;还是断定她并无大碍,继续前行? 那边,苏马大叔已经给我送来了新的司机伊苏鲁,已经到达酒店,在休息室里随时候命。酒店今天有无房间给我们还未可知。那边已经订好的酒店不去,钱继续打水漂。我自己如果再在酒店闲待一天,估计就要闲疯了。 我想来想去,纠结了一早上,到9点半决定打包走人。 车在弯弯绕绕的山路上走了一个小时,又一次来到艾拉(Ella)时,糖糖又说“肚子疼”,要躺着。 我赶紧让司机靠边停车,经历了纠结指数在人生中排名前五的10分钟。真正一团乱麻,一筹莫展,愁肠百结,看不到正确的答案。 盘算来盘算去,大概有两条路: 一,不管不顾,按计划继续往前走。但是万一她再有什么不好,据说前面都是更陌生、更偏僻、医疗设备更差的地区,到时候可怎么办? 二,打道回府,那么可能就再也赶不上大部队了,订好的住宿和活动价格不菲,都得打水漂。可以自己在努沃勒埃利耶(Nuwara Eliya)走走,去一去没能成行的霍顿平原。 这个主意也不错,鉴于我已经淡了许多要跟他们一起活动的心。所以,除了金钱方面的损失之外,计划二似乎更好? 便叫司机伊苏鲁:“要不我们还是开回Nuwara Eliya的酒店吧。” 伊苏鲁有点儿意外,道:“可是我早上便听酒店前台说,今天晚上已经住满了。此外,现在再返回Nuwara Eliya,又是一个小时的上山路。” 见我犹豫,他继续道:“如果你不想去Arugam Bay那么远,我们也可以继续往前开,一个小时的车程外有个城市Wellawaya,那边有大医院,也有漂亮的景点可以玩。” 司机的建议帮助我做了决定。 我最终选择继续往前走。如果糖糖状况继续不好,我就在司机说的那个城市停下;如果她接下来没问题,我们就一直往前按计划走到海湾。 老天保佑,我战战兢兢、满怀忧虑做的决定,赌赢了。 糖糖的肚子接下来并无大碍,人也没再出什么状况,反倒越来越精神起来。 我万分庆幸,如释重负,甚至还有点儿成就感。结局好,这个决定就是正确的。 事后看很容易,可是当时那10分钟的纠结,可真是万般艰难啊。 所幸,在之后的旅程里,糖糖再未出过什么状况。 微信公号:伪单身妈妈不奋斗在悉尼(fakesinglemom)
19 0

发表在 斯里兰卡 2019-03-13
跟斯里兰卡人一起亲子游是什么体验
前情背景再交代一下: 我们的路线:Colombo-Dambulla-Sigiria-Ella-Nuwara Eliya-Arugam Bay-Kumana-Galle,再回到Colombo飞出。 地图上看,绕了半边国土。 以努沃勒埃利耶(Nuwara Eliya)为中界线,前面是我们的自由活动时间,后面是跟糖糖的同学家庭结伴同游时间。 去之前我一直以为后半段是旅游的重点和高光,事实上,这也是我最初选择来斯里兰卡的直接原因:有当地的游伴。 事实却并非如此。 事实上,这次旅行,很多问题和无趣都是在后半段出现的。 这篇文章算是这次斯里兰卡游经历最特殊的一部分:跟本地人一起旅游是什么体验,什么经历。 要不说人生中很多事情,不试你永远不知道会是什么样的。你之前觉得可能会不好的,结果可能是好的;而你之前寄予厚望的,可能会让你大失所望。 跟我想的不太一样 当晚在努沃勒埃利耶(Nuwara Eliya)的大酒店初逢汇合其实是最高兴的。 莎拉的爸爸内尔和妈妈苏吉,是我之前就认识的朋友和主要联系人。我最早要加入的是他们,后来得知,一起旅行的还有他们那边的亲戚两个家庭。 所以那边有3个家庭,3个爸爸都是表兄弟。其中莎拉家和阿妮塔家都是糖糖的同学,都住在澳洲,爸爸妈妈都是年少时就去了澳洲的移民。瑞虎家背景则稍微有点儿复杂,总的来说,是有澳洲身份、但现在定居斯里兰卡的。 3个5岁的孩子,1个7岁的,1个4岁的。年龄相差都不大,正好一起玩。 但是事情从第二天开始,就展现出跟我想象得不太一样的方面。 我以为人多有伴会好玩,事实是队伍太大了干什么都不方便。 早上8点钟才吃早饭,9点多慢慢吃完早餐,小朋友们到室外小游乐场玩,大人们这边完全没法统一意见,接下来到底去哪儿、干嘛。 几个妈妈都只想呆在酒店做SPA,做指甲,说不想走路,也不想爬山。—— 到这里我已经感觉不太妙,这完全是跟我不一样的旅游兴趣和画风。 男士们那边,负责所有组织策划工作的瑞虎爸爸,是想活动活动的人。10点多,好不容易把队伍集结起来,去了附近的一座山,据说是斯里兰卡境内海拔最高点。还真的没有走路没有爬山,车子一路开到山顶,然后在山顶走了几步,看了看没风景的风景,就下来了。 几个妈妈甚至都不愿意在外面上厕所,说要回酒店上厕所。然后她们就呆在酒店做SPA,不再出门了。 男士们那边,还是想出门,说把女士们送回酒店以后再往霍顿平原开,开到哪儿算哪儿,但下午四点钟之前得回来,因为有位男士也订了按摩。 我听到这样的计划,内心是沮丧失望的。这是什么计划嘛,按这个节奏,今天根本什么也干不了,更别说去我还想看看的霍顿平原了。 当然后来这一天确实什么也没干,因为糖糖呕吐生病了。。。。详情请戳👇: 当娃在旅途中病倒,你最需要的是什么? 我这一天花很多时间洗洗刷刷,担心糖糖的状况;同伴那边,则是在酒店吃吃玩玩。9点多吃完早餐,2点钟吃完中餐,4点钟又是高茶(茶+蛋糕点心),晚餐从8点开始一直吃到10点。不吃的时候,就去酒店做SPA和做指甲。 什么事都是有原因的 喝高茶的时候跟莎拉爸爸谈了谈交通工具问题。 怪我自己最早没有问清楚,想当然地以为他们那么多人,应该会租一个中巴之类的车,然后他们说订活动、订住处都会把我包含在内,我就想当然地认为肯定是跟他们一起的。 见了面才知道他们是一家开一辆车,内尔和苏吉见了我之后似乎也忘了主动跟我提及交通安排这事儿,还是我自己颇有点不好意思地去问内尔:你们车内有足够的空间带我们吗? 对方很热情的说有啊,你就跟我们吧。 我问到具体价钱,莎拉爸爸说他们租这辆车10天,花费是澳币将近1200刀。我要是跟他们一起走,那就到时候算出每天的钱数,然后我们两家共同分担? 我赶紧说好,心下却有点儿意外。一他们租车费用居然这么贵?每天120澳币,我分担60,这么算起来,并没有比我自己租车便宜。反而丧失了自己租车的自由和方便,坐在人家车里受人家约束。早上上山时在他们的车上就一直在听苏吉念叨孩子。 二看起来莎拉爸爸是个会严格算账的人,那我这个小气的人就忍不住想了,我跟糖糖只有2个人,他们那边一家3个人,真的要严格算,是不是应该我们少付一点点呢? 莎拉爸爸没有提这一点。 两下一算账,感觉不管是在经济方面还是自由乐趣方面,跟他们拼车都没有得到任何好处。早知道真应该保留自己的车和司机了。 但是,这个问题后来自己解决了。因为糖糖生病,我们多留一天之后,我又另外找了司机,并且让他陪完我们全程。 很高兴我不用再跟他们拼车算账了。 所以有的时候想想,也是很奇妙。每件事的发生都有理由。。。也许,糖糖的生病理由就在于此? 在国家公园露营 等糖糖状态好了,我们重新赶上大部队之后,又一起共度了3个夜晚。重头戏是在Kumana国家公园露营。 三天两夜的露营,活动其实不过两个:吉普车Safari去看野生动物,和在河边玩水。 一日三餐都有人伺候,早茶午茶都有人端上来,连碗都不用收,什么都不用做。待遇跟在酒店无异,除了这是在丛林中,条件稍简陋。但饭菜在我看来是一点也不简陋的。 住宿条件也不差,帐篷里有床有桌子。还能洗澡冲凉——不过水是从河里泵上来的,说是没过滤。 我一边心里嘀咕水到底干不干净,一边也不管了,别人都能用我干嘛不能。来都来了,要的不就是个体验吗。 吉普车Safari,所谓的游猎,是很值得很特殊的体验。以前从未见过这么多野生动物,在自然环境里自由自在的生存着。 清晨迎着黎明的柔光和白露,孔雀打开流光溢彩的屏风跳舞,小鹿披着金色的晨光一跃而过,清风习习从指间发梢掠过,青翠新鲜的世界向我们展开新的一天。 傍晚巡游在粉红浅紫靛青的夕阳余晖中,看鸟儿归巢,大象悠闲地徜徉在平原上,泡了一天澡的水牛也出来散步了,甚至最稀有的熊和豹都被我们看见了。他们直说我们简直太幸运了,第一次来就看见了。他们这些本地人去这么多次Safari也才第一次见。 晚上睡在帐篷里,不用盖被子,穿着夏天的衣服睡刚刚好,不冷不热。 唯一一点,路况极其颠簸。一次Safari少则3小时,多则四五个小时,回来我觉得腰酸背痛,骨头都要被晃散架了。 斯里兰卡人民的不一样之处 准确地说,我的游伴们并不算是斯里兰卡人,更多是斯里兰卡裔澳洲人。但是在很多方面,从日常作息到饮食习惯到育儿方式,他们所展示的特点,似乎更趋向于斯里兰卡人? 1. 旅游方式和时间观念都比较懒散。说了早上9点钟出发,通常肯定要9点半以后才能集结完毕。也不想累,也不想动,貌似要的是舒适享受型旅游。 2. 对吃极其重视,对此,内尔是这么调侃自己人的:“我们胃口都很大,都是吃货,每天就是吃了这顿又来下一顿,吃的太多都没时间没机会饿。” 晚饭吃得极其晚,往往11点睡觉,10:30才吃完晚饭。他们不会少吃一顿饭。比如在Arugam 海湾那一天,他们下午4点半才吃完丰盛的中餐,如果是我,晚饭多半就不吃了,因为有小朋友,差不多9点钟也得上床睡觉了吧。 他们不会,8点半还去吃晚饭。吃到10:30,回来就睡觉。 据说斯里兰卡晚餐普遍都吃得晚,再加上当地饮食中碳水化合物成分非常高,蛋白质偏少,饭后还习惯吃味道浓重的甜点。大部分人过中年之后,尤其是男的,都有一个大肚子。我的几任司机,哪怕是很年轻只有二十几岁的罗帅和伊苏鲁, 从后面看不胖挺正常,转到前面去看也挺着一个肚子。莎拉爸爸和阿妮塔爸爸那简直是直逼200斤的体重。 3. 睡觉极其晚,睡眠极其少。这一群人皆是如此。 苏吉问我一天需要睡几个小时,我答7个小时,以为这已经是少的了;苏吉说她每晚大概只睡5小时,那边阿妮塔妈妈睡得更少,一天4小时。。。令我惊掉下巴。 然后每天还精力充沛的样子,我也是很服气的。 苏吉笑言,我们对睡觉这件事毫无压力。 我认识的中国妈妈,似乎没有这样的,完全不把睡觉当回事、少睡不睡第二天照样正常运转的人。 4. 在育儿方面,绝对不像是澳洲人,而且简直比中国式育儿还要累。 中国家庭一起出去玩,到了晚上,我们的习惯一般都是先各自回房把孩子安顿睡觉了,大人再重新出来,聚聚玩玩聊聊天。 斯里兰卡父母不这样。他们通通都坐在那边继续聊天,把孩子抱在怀里睡。4个孩子,4岁、5岁、7岁,全、部、都是这样睡。 抱在手上睡着了再抱去床上。全程大人继续热火朝天地聊天。 7岁了的孩子啊!还能抱得住、抱得久,我也是服气的。 最让我惊异不解的,是瑞虎妈妈。5岁的小男孩瑞虎都已经困到估计要晕过去了,躺在怀里眼神涣散地吃手指,但是又很久都还是睡不着。时间已经快11点,她妈妈仍然没有把他带去睡觉,仍然自顾自坐在那儿端酒杯喝酒,聊天。 连瑞虎爸爸都说了好几次要带小男孩上床去睡觉,但是小男孩粘妈妈,不肯跟爸爸去。就这样,当妈的也不去,就这么让小男孩大睁着无神的眼睛耗着。 我真的无法理解,甚至有点儿气愤,当妈的为什么就是不肯带他去床上睡觉?等他睡着了自己再出来就不行吗?? 在这些统统不能自主睡觉的孩子面前,到了时间会自觉去床上睡觉,而且不用我陪睡、一个人会安心睡着的糖糖,成了别人家的孩子,我成了被羡慕的对象。 莎拉爸爸赞:真是个好孩子啊! 莎拉妈妈问:你是怎么做到的? 阿妮塔妈妈叹:我们没有这样的孩子。 我竟无言以对。 其实,我对你们能抱着7岁孩子哄睡的臂力也是很服气的。 尤其是瑞虎的妈妈。每天早上都是五点钟就起来坐吉普车去看动物,她家瑞虎晚上睡得晚,早上根本眼睛都睁不开,直接睡完整个吉普车Safari全程。 长达3小时的颠簸啊!那个路况之差,颠簸程度没去过的人是难以想象的。有时我担心车会侧翻,有时会陷住,更多时候是左右上下抛得你五脏六肺都散了,我能顾好抓牢糖糖的同时自己坐稳就不错了,瑞虎妈妈居然能保持姿势、抱着熟睡的瑞虎长达三四个小时,且坐得纹丝不动,毫无怨言,像一尊沉默的忍者。 你们的臂力又是如何做到的。。。。 那也没什么 我最开始是很看不惯、甚至有点儿鄙视我的同伴们的种种行为的:饮食习惯不健康,育儿方式太落伍。 但是看人不是需多看优点么,不能跟自己不同的就觉得是不好的么,秉承这个准则,我尽力抛开自己固有的观念,仔细地进行了二次思考。 这么一想,似乎斯里兰卡人民的生活都是遵循着本能、随心顺意的法则。 想吃就吃,想什么时候睡就什么时候睡,睡不着也不是负担,睡得少也照样运转。孩子么,不会去想用什么方法,以达到怎样的效果,也只是凭本能,孩子要睡了就抱睡,估计直到抱不动那一天为止。。。 这样做,似乎也没什么不好。我的斯里兰卡朋友们都活得很开心,这一点是肯定的。他们在一起总是气氛融洽、笑声不断的聊天,会幽默会互嘲也会自嘲,他们对待孩子永远笑容可掬,彼此相处亲密、随和、开心,是非常理想的朋友相处模式,让人羡慕和值得学习的。 除此之外,他们每个人也都是有事业、会赚钱的人。这么一想,人生的成长模式何其之多。 就算是7岁的孩子在怀里哄睡,只要当爸妈的愿意,体力上允许,也没什么不行的。反正也不可能长大了还这样么。这两年就让她躺在爸爸妈妈怀里,抱着爸爸妈妈的脖子,闻着熟悉的气息,听着大人的聊天,慢慢入睡,应该也是很幸福的吧。 以后长大了想起来应该也是很甜蜜美好的记忆吧。是不是会比一个人躺在床上睡觉的糖糖的回忆更幸福一些? 这么一想,我几乎有点替糖糖难过起来。 人生真是矛盾啊。 微信公号:伪单身妈妈不奋斗在悉尼(fakesinglemom)
26 0
TA的照片 更多 0个相册 | 1张照片
留言板

0 / 500 字

穷游网旅行者提供原创实用的出境游旅行指南旅行社区问答交流平台

返回顶部 扫码下载
下载穷游App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联系方式

 

0/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