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安全提示

即日起穷游网将实行手机绑定实名制,绑定手机后就可以正常使用穷游的写帖、创建行程、点评、足迹、问答等功能。

|
背景渐变

我是《hi欧洲》杂志的旅行编辑,到过20来个国家,写过不少文章,做着喜欢的事。

确定 取消
0%

林铭志 关注按钮 留言

等级:2袋长老现居:鹿特丹

最近来访

累计访问(1)

Ta的关注

0 更多
TA还没有关注对象

Ta的粉丝

0 更多
快成为TA第一个粉丝吧!

探访TA的足迹世界和旅行梦想Explore the world

  • 去过6国家6城市
TA的游记 更多 6篇游记 | 0个精华

发表在 荷兰/比利时/卢森堡 2019-03-20
那慕尔市集淘宝记
俯瞰那慕尔老城 图/WBT-JR Remy 比利时人的收藏癖和跳蚤市场远近闻名。早在1979年,比利时便通过立法,保障国民买卖家中旧货的权利。于是每逢集市的日子,家家户户便将阁楼里不舍得丢弃的旧货、杂货、穿不下的衣物、充满回忆的玩具,乃至名画古玩都悉数翻出,用卡车载着拖到集市上摆地摊卖。从偏远的村落到瓦隆的首府那慕尔(Namur),再到都城布鲁塞尔,凡有人居的地方都有每周跳蚤集市或者古董沙龙。 老城的旧货店 比利时是世界上收藏家最密集的国度。在你走出那慕尔中央车站的那一刻,琳琅满目的茶室、复古风时装店、二手书店、旧唱片店、古董珠宝店、艺术工作室便都涌进你的眼帘。那慕尔人追求的从不是最新的时代风尚,他们打小就迷恋着小城美景和恬静的生活。 每到周六,那慕尔的军事广场(Place d'Armes)上便有水果和蔬菜的市集。农民们将新鲜的作物从乡下运到这里贩卖。礼拜天的时候,那慕尔人会腾空典藏多年的家当,拉到城外的默兹河(Meuse)岸上摆个摊子,望着河上的美景发呆。对他们而言,漫游市集,然后在午餐前喝杯茴香酒或桃红酒,这才是那慕尔的理想生活。 那慕尔街道 图/WBT-JP Remy 这是一座讲求慢生活、格外怀旧的城市。可不,城中央军事广场上的黄铜雕像不为骑士将军耀武扬威,也不为国王贵族歌功颂德,雕像描绘的是两个活脱脱从漫画里走出来的人物:一个是个头较小的大鼻子,一个是留着和丁丁一样额发的瘦身板。在他们身前是两只蜗牛,一只还在笼子里,一只已经逃了出来。其寓意是那慕尔人之慢,慢到跑不过蠕动的蜗牛。那慕尔人对此也不以为然,他们的慢生活格调在今天反倒吸引了不少朝圣的游客,前来寻找返璞归真的乐趣。 Ramd'Âm是一家出售青少年书籍、漫画、白T恤、唱片和棋盘游戏的二手商店,由两个穿吊带裤的兄弟杰里米和西蒙•阿诺德共同经营。当问及开创这家店的初衷时,西蒙告诉我,就像他哥哥的音乐一样,书籍和漫画对于他而言有着十分重要的意义。他希望能够借助旧货店的方式向更多人分享他热爱的东西。城里的旧货店、古董店还有很多,比如会不时举办修理咖啡会、为市民免费修理旧货的Ravik Boutik,以及通过设计为旧物赋予第二次生命的Authentic Atelier。它们或多或少都蕴含着对人类物品的敬意。 军事广场上的塑像 图/WBT-Denis Erroyaux 城外星期天市集 想要感受那慕尔人最地道的日常,城外的詹比斯跳蚤市场(Brocante de Jambes)是一个理想之地。每个星期天早晨,那慕尔人都会翻箱倒柜,将阁楼里的家当搬到默兹河右岸上贩卖。从五颜六色的挂毯、家具、衣物、玻璃器皿、旧书、珠宝到大师的画作,在风光旖旎的默兹河岸上市集,没有你找不到的商品。 詹比斯跳蚤集市离老城不远,走到桥头便可以看见彼岸形形色色的旧货摊子。听着温柔绵软的法语,在满载市井气息的画卷里漫游市集,你会发现,他们买卖的不是物品,而是物品里藏着的生活。所以不论是那慕尔人还是游客,哪怕没有淘到意料之外的宝贝,脸上都盈着满意的笑容。市集在默兹河右岸上举行,对岸就是壮丽的伯爵城堡。河上的柔波送来阵阵秋意,集市就在这样美轮美奂的古堡景致中进行着。 有趣的是,中世纪的时候,列日的主教控制着默兹河右岸的领土,那慕尔伯爵无奈只能沿着默兹河的支流桑布尔河(Sambre)发展他的伯国。他将老城建于桑布尔河北,将城堡建于河南,这也是为什么那慕尔会被称作桑布尔的女儿。时至今日,历史俨然已经成为集市的背景,人们在默兹河右岸买卖旧货,在咖啡馆里品味着比利时独特的卡布奇诺加奶油。 默兹河 图/WBT-Denis Erroyaux 漫画节与跳蚤市集 大巴的门一打开,满车的记者和摄影师蜂拥而出,华夫饼、薯条和冰淇淋的香味扑鼻而来。这里就是那慕尔郊外人潮涌至、享誉欧洲的唐普卢跳蚤市场(Brocante de Temploux)。漫画可谓是比利时人的灵魂,在这场旧货与古董的盛事里无处不在。从充满童趣的漫画海报到漫画做成的介绍手册、地图、贴纸,比利时人的漫画情节可见一斑。 唐普卢跳蚤集市的工作人员向我们介绍,这场每年八月底举行的周末市集可以追溯到1978年人们一时兴起举办的旧货市集。1984年的时候,它与漫画节结合,逐渐发展成比利时规模最大的跳蚤市场。漫步其中,你可以找到许多衣物、宗教雕像、铜灯、银镜、玻璃杯、时钟、老款自行车、相机以及许多古老的物件。它们无不是上一个年代的记忆。你也能找到丁丁、蓝精灵、幸运的卢克等等比利时漫画人物的手办、玩偶还有旧书。周日的时候,比利时的著名漫画家们还会到现场举行签售活动。 集市上有不少职业的古董、杂货卖家,但最多的还是地道的那慕尔人。他们从周遭的村落赶来,租用几平米的场地,贩卖家藏多年的宝贝。当地的居民索性将自家的花园改造成卖场,热情地邀请游客进家门里看货。辽阔的天空下,深秋的草坪已经泛黄,人们手捧热狗和啤酒,在旧货的海洋里享受着买卖的乐趣。 唐普卢市集 图/林铭志 俯瞰德林城堡 图/Château de Deulin 德林城堡圣诞市集 “这个收藏室里都是我最喜欢的古董家具。”西蒙•德•哈勒(Simon de Harlez)骑士推开藏宝室的大门,一个由18世纪瑞典家具与艺术品组成的神秘世界豁然出现在我们眼前。西蒙是德林城堡(Château de Deulin)的主人德•哈勒子爵的儿子。他在餐桌上向我们娓娓道来家族的故事,以及自己是如何为古董家具而着迷、开始从事古董交易的。 城堡主楼的客厅里挂着1760年的筑城者吉约姆•德•哈勒子爵及其妻子的巨幅画像。跟随着西蒙的脚步,我们无不被城堡里明代的壁画、19世纪的瑞典橱柜、意大利的石柱、18世纪列日的12件椅子、尼德兰大师的静物和风景画,乃至门厅、茶室和卧室里比利时的大理石、子爵夫人设计的精美壁纸、洛可可的浮雕而深深折服。城堡还拥有48亩的森林和一座法国风格的齐整花园,森林里不乏诸多古老的树种。 “这是一座家族城堡,我希望守护住我们的家。”西蒙向我说道。在比利时已经少有贵族依然住在城堡中了。这个来自英格兰、以葡萄酒贸易发家的家族面对城堡日益昂贵的修缮费,不得不将马厩出租,用来举办婚礼。西蒙每年还会在城堡里举办多场古董沙龙和圣诞集市来筹集资金。多年前,村里的人还会到城堡的礼拜堂参加弥撒。今天的西蒙则开始拿起手机研究如何创建Instagram账号,为德林城堡的古董集市吸引更多的游客。 接受采访的西蒙 图/林铭志 你想组队到比利时那慕尔淘宝吗,那就查看我整理的 《那慕尔淘宝指南》 。

那慕尔 那慕尔 那慕尔

145 0

发表在 希腊/塞浦路斯 2019-03-20
爱神之岛塞浦路斯
导游Melina告诉《hi欧洲》:“我们从过去继承的很多。虽然很多的塞浦路斯人会将此视为对上帝的亵渎,但是我认为希腊神话是更为古老的宗教,蕴藏着真正的智慧。作为基督徒的我们,仍然要尊重这个古老的信仰。今天的塞浦路斯人,从饮食、衣物、节日到习俗各方各面,都来自于对这些古老神灵的崇拜,特别是我们的守护女神阿芙洛狄忒。” 塞浦路斯阿卡马斯半岛 图/Pxhere 天堂般的小岛 塞浦路斯岛也许是世界上最靠近天堂的岛屿,也正因为这样的美好,古希腊人相信这座小岛正是爱神阿芙洛狄忒的诞生之地。小岛阳光明媚,风烟俱净,以石灰岩为主的地质使得山、石与天美好地结合在景致中。牧羊人在这个传统的岛国里,依然秉持着古老的行业,在山林中保护着他们的羊群。偶尔在某一个山头,你还可以看见羊群在岩石上跳跃,或者在林地里食草。 图左:阿佛洛狄忒雕像 图右:阿多尼斯雕像 小岛有蔚蓝的海洋、潋滟的波光,还有耀眼的沙滩和石滩。翠绿的岸边树影婆娑,游人们或在岸上享受闲暇与日光,或在水中乘船、玩水。西岸的蓝泻湖(Blue Lagoon)湛蓝柔魅、晶莹透亮,游艇仿佛漂于空中。导游戏说着,太阳一定就在水下,所以蓝湖才波光潋滟,清澈见底。岛上的阿卡马斯(Akamas)山坡上,燕语低回,有各种小动物穿行其间,漫山遍野开满了野花:罂粟花、银莲花、水仙花还有许多的雏菊。远处的平原则种满了柑橘、葡萄和橄榄。 库里翁(Kourion)古城的剧院和别墅已成废墟,但仍然可以借以感受往日建筑的辉煌。帕福斯(Paphos)古城的锦砖画则奇迹般地保留至今,在那些诉说的古老神话中,我们倾听到古希腊人对自然万物的理解,对神灵的敬重。走访库里翁的阿波罗神庙,以及更为高大雄伟的阿佛洛狄忒圣地(Sanctuary of Aphrodite),亲临塞浦路斯古城的运动场、剧院、神庙、集市、音乐厅还有医神庙,不禁感慨,塞浦路斯是一座天堂之岛,是曾经的诸神居所。 库里翁古城剧院 图/iStock/f8grapher 爱神诞生的岩石 老帕福斯以南的海湾有着耀眼的白沙、陡峭的悬崖和湛蓝的海水,其沙滩犹如一条银链镶嵌在海边。据赫西俄德的记述,阿佛洛狄忒诞生于这片海湾之中。这里的海水波涛汹涌,拍打着巨石的浪花幻化出泡沫,拍打到岸边。远处的埃及过于遥远,肉眼已不可见,背后的悬崖高高地耸起,带来一种沉重的压迫感,仿佛这里就是世界的边缘。 海湾里有几颗巨石,其中三颗成列的中间那一颗据说正是天神乌拉诺斯的阳具。天神与大地女神盖亚原本相爱,这象征着天地欢合。盖亚生有十子,但害怕被孩子推翻统治的乌拉诺斯逼迫盖亚将她的孩子倾尽关到地狱的最深处。不堪忍受的盖亚于是吩咐她最小的儿子克洛诺斯,在天黑之际,用巨大的镰刀砍下其父的阳具。乌拉诺斯身体的这一部分就落到了塞浦路斯的海中,激起了无数的浪花。天与海的交合幻化出了许多的泡沫,在这泡沫之中诞生了爱神阿芙洛狄忒。值得注意的是,希腊语阿佛洛狄忒的字面意义便是“从泡沫中走出的”。也因此,这个巨石被叫做阿佛洛狄忒岩石。 意大利画家桑德拉•波提切利的名画《维纳斯的诞生》绝美地描绘了这一故事。巨石边有许多年轻人在水里玩闹,游泳。塞浦路斯人相信,在阿芙洛狄忒岩石近处的水域游泳,可以获得爱神的庇护,获得美貌和永驻的青春。 图/istock/AIS60 爱神洗浴的地方 阿佛洛狄忒和俊美的阿多尼斯的故事广为流传。他们在塞浦路斯阿卡马斯半岛上的林泽里愉快地生活着,繁衍了许多的子孙。帕福斯人便是爱神和阿多尼斯的后代。山谷中可以拜访阿芙洛狄忒洗浴的地方,这是一个小水潭,一棵象征性欲的巨大无花果树环绕着这个水潭,静谧姣好,仿佛爱神仍居住在这个小岛仙境之中。阿卡马斯半岛山峦叠嶂,峡谷密布,漫山遍野开满了雏菊、罂粟、银莲和各种野花。 爱神和阿多尼斯的故事并没有美满的结局。众神将爱上凡人的阿佛洛狄忒贬为凡人。当得知阿多尼斯狩猎时被野猪刺死后,她裸足在山林里奔走寻找她的爱人。藤蔓划伤了她的双脚,鲜血将山谷的罂粟花染成了红色。她的泪水落在地上,变成了洁白的银莲花。这些野花就这样开满了整个阿卡玛斯半岛,在绿丛之中兀自绽放。当牧羊人和他的山羊群行经的时候,或者当一群野雁飞过,你一定会相信,塞浦路斯岛就是你所寻找的天堂,爱与美之神栖居的浪漫岛屿。 爱神岩 图/Pxhere 时至今日,爱神依然活在塞浦路斯人的心中,在历史遗留下的古迹里,在酒宴的习俗中,在塞浦路斯岛上的葡萄园和花海之间。鱼贯的游客来到这座地中海小岛,到爱神的诞生地和她的圣殿朝拜,感受爱情的甜蜜;在圣乔治海岬(St. George Cape)对着唯美的落日余晖用餐,伴随着美妙的音乐和塞岛可口的葡萄酒,度过他们甜蜜的爱情纪念日;或者在篮泻湖感受阳光和大海的温暖,用身体贴近爱神的佑护;在帕福斯、库里翁和其它古老的城镇中探访历史,欣赏神秘的锦砖画,倾听其间的神话故事。 当我面朝大海, 慵懒地坐在安纳萨(Anassa) 酒店华贵的露台上时,稳重的调酒师为我端上一杯诱人的玫瑰花莫吉托。海风柔和地吹着,希腊诸岛的轮廓在海上若隐若现,湛蓝色的大海盈着波光,与沙滩、棕榈还有壮丽的阿纳萨建筑群一同构筑了绝美的画面,仿佛在告诉我:你还在寻找天堂吗?你已经身在天堂。 如果你想拜访塞浦路斯这座爱神之岛,可以查看我的塞浦路斯攻略 《塞浦路斯,爱与浪漫之岛》 。

利马索尔 帕福斯 帕福斯 阿卡马斯半岛

518 0

发表在 瑞士/列支敦士登 2019-03-11
卢梭与伏尔泰的脚步
日内瓦老城 图/iStock/helovi 卢梭生于日内瓦,但在启蒙时代,他的著作却被日内瓦当局封禁、焚毁,他也总是被阴差阳错地归为法国哲学家。伏尔泰生于巴黎,却在他的晚年,来到恬静怡人的日内瓦,过着他田园诗般的生活。人们说,卢梭只懂苦痛,而伏尔泰只懂欢乐,两人的爱与恨却都发生在阿尔卑斯山下的这片土地上。来到日内瓦,忍不住想要跟随两位巨人的脚步,寻找他们的故事。 日内瓦老城 图/iStock/antares71 老城的钟表店 卢梭诞生于日内瓦老城主街(Grand Rue)40号上的一家钟表店,那是1712年的夏天,他的母亲产后染病去世,尚在襁褓中的卢梭于是由他的父亲和姑妈带大。这幢老房子就在圣彼得大教堂的近处,周遭的石灰岩老建筑带着斑驳的米色,都挂着神圣罗马帝国和瑞士的旗帜。老房子的窗户很低,阳光勉强可以照亮前面的钟表作坊,年幼的卢梭便时常在里面趴着观察在桌台上工作的父亲。现在,钟表店已经改造成卢梭与文学博物馆(Fondation de la Maison Rousseau et de la littérature)。和伏尔泰不同,卢梭会将他的手稿与注解保留下来,博物馆也因此可以向公众展示他早期发表的诗歌、小说、笔记以及乐稿。你还可以在博物馆中找到他与伏尔泰的通信和法国封禁卢梭书籍的决定。 在卢梭5岁的时候,父亲将这幢位于老城中心的房子卖掉,搬到了位于圣葛文区(St. Gervais)的房子里。这里生活着许多手工艺人,有铁匠、首饰雕刻工和其它钟表匠。卢梭很快喜欢上这些勤恳工作的匠人和日内瓦乡村的山野。宁静的日内瓦湖和周遭的林木为他后来的文学创作给予了诸多灵感。他也因此被称作前浪漫主义作家。 左:伏尔泰,被誉为“法兰西思想之父”,启蒙时代思想家,他捍卫公民自由,主张开明君主制,批判天主教会,推崇文艺。 图/伏尔泰,Nicolas de Largillière, 1728, 伏尔泰城堡;右:卢梭,法国启蒙运动的批判者,提出社会契约论与民主政治学,反对理性、科学与艺术。图/卢梭,Maurice Quentin de la Tour,1753,日内瓦艺术与历史博物馆 安纳西的花园 16岁的时候,卢梭在一家首饰铺里做学徒。这时他的父亲已经离世,年纪尚小的他已经感受到寄人篱下的惆怅和伤感。他并不喜欢学徒的日子,内心里更向往自由与文学艺术的创造。有一天他回来的时间较晚,过了宵禁的时间,城门已经关上了。无处可去的卢梭索性带上仅有的20法郎,一人来到法国。 经由一位牧师的引见,卢梭在小城安纳西的一个花园里和美丽的华伦夫人相遇。他很快成为华伦夫人的仆人和秘书,并在20岁的时候成为华伦夫人的情人。卢梭将他最美好的韶华都给了这座小城,他甚至为此放弃了日内瓦的公民权和新教,并皈依天主。华伦夫人给予卢梭温柔的母爱,卢梭则将她亲切地唤作妈妈。阿尔卑斯山下的小城安纳西静谧、恬美,卢梭始终将这段生活视作他人生中最为幸福的时光。他在《忏悔录》中写道:“我大概还记得那个地方:此后我在那儿洒下不少泪水,亲吻过那个地方。我为什么不可以用金栏杆把这幸福的地方围起来!为什么不让全世界的人来朝拜它。” 卢梭在30岁的时候去了巴黎,几经辗转在1754年的时候回到日内瓦,却因为著作《爱弥儿》和《民约论》惹怒了日内瓦当局。卢梭不得不从日内瓦逃到瑞士的乡村,穿过瑞士的山谷、湖泊,最后逃亡到了伯尔尼。他将沿途的日内瓦湖风光写到《新爱洛依丝》小说中,吸引了无数的文人墨客到此寻找这段爱情,其中就包括了浪漫主义诗人拜伦与雪莱。 伏尔泰研究所与博物馆 图/Genève Tourism 日内瓦的乐园 巧合的是,伏尔泰也在1754年因为与普鲁士国王不合而来到政治相对开明的日内瓦。他在日内瓦的乡下买了一幢别墅,并将之称为“乐园”(Les Délices),在1755到1760年间入住在这里。伏尔泰为这座别墅购买了许多的家居和装饰品,并在里面设计了一座私人剧院。他平日里在家中写剧本,并时常自己参演到戏剧中,过着自己喜欢的生活。 今天的伏尔泰故居已经成为伏尔泰研究所与博物馆(Institut et Musée Voltaire),藏有两万五千卷关于伏尔泰与启蒙时代的著作和许多伏尔泰与其熟人故友的画作和印本。房子是一座漂亮的新古典主义别墅,白色和浅浅的米色外墙,带着一个小阳台和一个绿意盎然的花园。你还可以在图书馆中找到一尊伏尔泰的雕像。 不过,当时的日内瓦由加尔文新教统治,禁止戏剧演出,宗教法庭很快禁止民众到伏尔泰的剧院里去。伏尔泰以自己的名望号召日内瓦民众“走进剧院,欣赏歌剧”,并授意他门下的达朗贝尔在《百科全书》第7卷中对日内瓦不设剧院、禁止戏剧进行了批评。面对日内瓦日益收紧的政治环境,伏尔泰于1758年在法国小镇费尔内(Ferney)买下一座宅邸,在这里度过余生的最后20年。 伏尔泰雕像 图/iStock/Elenarts 伏尔泰的城堡 伏尔泰的宅邸位于费尔内的一座小山头,一旁便是墓地,小镇上的人们将这座宅邸称作“伏尔泰的城堡”。从日内瓦乘坐F路巴士,半个钟头便可以来到这座小镇,顺着指路牌,走上清幽的石级,一座宅邸豁然出现在眼前。 这是一座宏大的灰白色双层建筑,位于一片巨大的庄园中,花园里有许多雕像、一座礼拜堂和一座喷泉。走进宅邸,厚重的历史气息扑面而来。伏尔泰买下这座宅邸后,亲自指导进行了一番重建,直到1762年才完工。房子内的家具、油画和其它装饰品,都是他本人根据自己的喜好和品位挑选的。伏尔泰好藏书,在他的图书馆里藏有六千九百多册著作和信件,只可惜在他死后,这些珍贵的书籍都被他的崇拜者俄国女皇叶卡捷琳娜买走。伏尔泰晚年时常在家中写作,招待了不少的诗人、作家和学者前来做客,以至于将自己戏称为“欧洲旅店老板”。 伏尔泰还致力于慈善事业,他在这座小镇中修建了剧院、学校、音乐厅、市集以及一座喷泉。在1771年的饥荒年月,他甚至喂养了这个镇子上的居民。费尔内小镇因此对伏尔泰充满了感激,当你步行在镇子里的时候,可以找到许许多多这位伟人的痕迹。在伏尔泰大街(Avenue Voltaire)上有一座5米高的青铜雕像,描绘拄着拐杖的伏尔泰,仿佛就是百年前他在这座镇子的黄昏里散步的情景。在主街(Grand Rue)尽头的一个小喷泉上也有伏尔泰的头像,而费尔内小镇的旅游信息中心所在的建筑物就是伏尔泰所建的最后一家剧院。步行在小镇中,仿佛到处都能感受到这位伟人的气息,就像在日内瓦湖的山野里,便会想到卢梭在小说里对湖光山色的描写。 伏尔泰宅邸 图/ Wikimedia Commons/Brücke-Osteuropa 河中的卢梭岛 在卢梭死后50年,他对人类政治文明的贡献终于被日内瓦所承认。人们于是为他在巴黎做了一尊雕像,放在日内瓦湖与罗纳河相交的一座小岛上。小岛以卢梭的名字命名,岛很小,在蓝绿色的湖中,风吹得浪花高溅。尽管离熙攘的老城不远,小岛就像一个隐藏的花园,清幽静谧,只有几只肥硕的天鹅在水中嬉戏。 人们说,卢梭是因为伏尔泰才离开日内瓦的。当伏尔泰在日内瓦以自己的名望号召公众走进剧院时,反对艺术的卢梭与伏尔泰两人相互口诛笔伐,昔日的友人成为最大的冤家。有趣的是,这两位启蒙时代的哲人同逝于1778年,两人的灵柩也都被葬在巴黎的先贤祠,灵柩相距对方只有短短10米的距离。 卢梭雕像 图/Genève Tourism 如果你想要跟随卢梭和伏尔泰的足迹拜访日内瓦,可以查看我的日内瓦攻略文章 《湖边的隽永沉思》 。

日内瓦 日内瓦 费内-伏尔泰

63 0
TA的照片 更多 6个相册 | 47张照片
留言板

0 / 500 字

穷游网旅行者提供原创实用的出境游旅行指南旅行社区问答交流平台

返回顶部 扫码下载
下载穷游App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联系方式

 

0/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