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安全提示

即日起穷游网将实行手机绑定实名制,绑定手机后就可以正常使用穷游的写帖、创建行程、点评、足迹、问答等功能。

|
背景渐变
0%

云游official 关注按钮 留言

等级:2袋长老

最近来访

累计访问(3)

Ta的关注

4 更多

Ta的粉丝

1111 更多

探访TA的足迹世界和旅行梦想Explore the world

  • 去过42国家26城市
TA的游记 更多 7篇游记 | 0个精华

发表在 捷克/斯洛伐克/匈牙利 2019-04-18
布拉格最干货攻略,超越LP和锦囊,持续更新中!
欢迎来到布拉格 布拉格是不可动摇的,她内心的矛盾与纠纷也不能影响她。————卡夫卡 为什么来布拉格? 卡夫卡的布拉格 我们在谈论卡夫卡的布拉格时,我们在谈论的是布拉格文化的杂糅性。卡夫卡的时代,布拉格处于日薄西山的哈布斯堡王朝统治下,植根于四个民族的文化源泉中。捷克文化占据优势地位,德意志文化参杂其中,而犹太文化又生长于德意志文化之中,最具决定性的却还是奥地利文化。在不同文化的互相对立与渗透中,诞生了卡夫卡、里尔克、布罗德等一大批伟大作家,也孕育了当代布拉格的文化、艺术以及城市精神。下图是卡夫卡住过的黄金小巷,卡夫卡故居在22号,他在只有几平米的小房间里写下了不完整的遗作《城堡》。 建筑的布拉格 布拉格是一座大型露天建筑艺术博物馆,罗马风格、哥特风格、文艺复兴风格、巴洛克风格、新艺术风格、立体派、新古典主义,乃至共产主义理念的建筑无一不备。夜晚在哥特式的黑暗小巷急行,抑或清晨在迷宫般的街道中漫步,你会如同置身中世纪,折服于旧大陆深邃的魅力。下图为查理大桥一侧的夜景。 美食的布拉格 可能中欧的美食无法打动你挑剔的中国味蕾,不过啤酒才是这里的重点所在。无论你身处挤满本地上班族的嘈杂酒馆,还是游客扎堆的老城广场,抑或像vinohrady之类的现代商业区里的摩登餐馆,点一杯lager,布拉格最具传奇性的窖藏啤酒,一扇通向啤酒新世界的大门即将为你开启。下图为布拉格酒吧一隅,女招待端上来的是啤酒taste套餐。
279 2

发表在 南美/南极 2019-04-16
秘鲁的前世今生!行前必看!
老规矩,先上图! 每次规划旅行,打开电子地图,你会不会意识到世界地图上已然没有空白的地方了,大地上几乎每一个角落,每一寸土地都填满了各种各样的名字,标记了各式各样的路标。但是以前的世界地图不是这样子的,欧洲古老地图的大洋上漂浮着巨大的海怪,印度和中国的地图在边境的山脉上住着仙人和大神。1492年哥伦布阴差阳错地抵达了巴哈马群岛之前,美洲这个词汇还不存在。那是属于探险家和投机主义者的时代,一个令我们无比羡慕的时代。 如今有些人自称旅行家,他们无非因循着浩如烟海的信息,按着标牌的指引,走着千万人已然走过的路。1502年皮萨罗跟随着哥伦布的脚步,第一次登陆美洲,没有lonely planet,没有google map,31年后印加帝国成为他的囊中之物,他也成为现代秘鲁的开创者。下图就是一副皮萨罗的肖像画。 这是我平生第一次辞职旅行。之所以辞职,是厌倦了被乏味且无义的工作所绑架的生活,相信除了现在普通而主流的生活形态之外,必然另有选择,虽然目前还是一片空白。如今的现实世界已然没有空白可以征服,但是我坚信在生命中必然还有巨大的空白等待着征服。下图就是在波斯的我~ 有什么样的征兆,就有什么样的事端————古罗马政治家西塞罗 我出生在80年代初期,一个动荡时代的尾声。从出生到记事,过着平淡而恬静的生活。6岁父母突然离异,母亲从此消失,父亲郁郁寡欢。在心理保护机制的作用下我关于这段时期的记忆已然模糊。经此变故,小学阶段便少言寡语,多愁善感。10多岁父亲再婚,与后母和其女儿居住在狭小的房间里,屡遭白眼后迁居祖母家,暂获宁静。18岁外地求学,4年自由时光难能可贵。毕业后凭借机遇和能力,辗转于数家国内外顶级公司,生活步入正轨。30岁突感抑郁,离开上海。我的生命就像是不断变轨的列车,充斥着不尽人意的变化。有趣的是,就像一个斯特哥尔摩综合症患者,被变化折磨而爱上变化。 皮萨罗出生于西班牙西部的埃斯特雷马杜拉,一个贫穷落后的农业地区,如同地中海式谢顶式的存在,被低矮灌木丛围绕的陆上孤岛。这里的居民分别居住在三个区域里,第一个区域是城墙围住的别墅区,位于山顶之上,类似希腊卫城的城堡区,是骑士和低级别贵族的家园,皮萨罗的祖父就住在这里;第二个区域是城中的广场四周,位于山腰上,是商人、公证人和手艺人的安身之所,皮萨罗的父亲就居住在这里;第三个区域是城镇外围通往田地的两边,被蔑称为郊区,在郊区长大的人被称为“郊区人”,皮萨罗就是“郊区人”。下图就是埃斯特雷马杜拉,现在是一个著名的葡萄酒产区。 将来总有一天海水会退去一些,露出一大片土地,像他这样曾经为伊阿宋领航的人将会发现一片新大陆,到那时候,极北之地的岛屿将不再是世界的尽头。————古罗马哲学家塞内卡 2018年,当我坐在疾驰的地铁上,在拥挤的车厢里怀抱着沉重的行囊,面带着革命者的不可一世和逃犯的如释重负。这班地铁,对一些人而言是通往国贸、建外soho,抑或是望京。但对于我,这班地铁驶向首都机场,引领我前往秘鲁,一片空白地带的起始站。其他人呢,他们去工作、去购物、去娱乐,去周而复始。他们没人望向窗外,也不互相注视彼此,视线永远定在数英寸的手机屏幕上或者前方的一片虚无。虚无的尽头是广告,房屋、汽车、服饰,它们告诉你,你拥有的塑造了你。最令我兴奋的,或许是暂时能将这一切抛诸脑后,轻装上阵。 1502年,年仅二十四岁、一贫如洗、没有受过教育、没有头衔的私生子皮萨罗毫无意外地搭上了那条从西班牙出发前往西印度群岛的大船。他15岁那年,哥伦布第一次穿越未知的海洋归来,宣布自己发现了前往印度的新航线。他说到:“我发现了很多岛屿,我代表陛下占领了这些地方,我可以给陛下提供无尽的黄金、香料和棉花,还有乳香、芦荟和奴隶”。作为一个私生子、郊区人,皮萨罗想要跻身上流社会,有两条路:与豪门千金婚配,或者在军事活动中获得显赫战功。显然皮萨罗尽管贫穷,但还是能买得起镜子的。当皮萨罗坐在摇摇晃晃的大船上,与他陪伴的是猪马牛,以及与他一样怀揣着发迹梦想的私生子、罪犯和贫民。航程大约2个多月,当皮萨罗站在甲板上,一成不变的大海在他眼中或许也是一片虚无。而虚无的尽头有些什么,是财富与地位,还是落魄与死亡,管他呢,无产阶级失去的只会是锁链。 下图是大航海时代的船只。 我们宁愿重用一个活跃的侏儒,不要一个贪睡的巨人。————莎士比亚 从北京飞到广州,转机来到洛杉矶,经洛杉矶飞抵巴拿马。在曾经富裕的日子办下的一张白金卡,令我得以坐在巴拿马机场的贵宾厅里,在经过20多小时的长途飞行后稍作休憩,在往昔的余照下得以喘息。辗转于数家企业,其中不乏国际顶尖公司,收入不菲,不过也未能在消费主义时代幸免。在商家和媒体的合力鼓吹下,我也曾以消费来定义自己。从积极的层面来讲,我是以高昂的学费才渐渐地学会退去锁链。其结果便是虽存有少许积蓄,远谈不上衣食无忧。最后一份工作,薪金可观且简单轻松,上级刚离职,还有晋升机会,本可以继续下去。但是毫无意义的工作让我产生了强烈的认知不协调,每天面临的最大压力是把自己按在椅子上继续虚度时光。三十多岁,突然对死亡在意起来,有一段时间每天睡觉前都会面对之于死亡萦绕不去的恐惧。有时我会想,当面对病榻边的人生最后一张窗帘,我回忆起在人生最美好的时光却做着毫无意义的工作,我不会原谅自己。我希望的是,我末日来临的那一刻,能对自己说,I did it my way,而不是“生而为人,我很抱歉”。 1521年,四十四岁的皮萨罗坐在巴拿马城海岸边别墅的阳台上,吹着海风,极目远眺,奴隶在他身后小心伺候着。此时他放眼望去的不再是一片虚无,而是大片大片属于自己的土地。这个曾经的私生子、下等人,如今是巴拿马城中最大的地主之一,坐拥一个金矿公司、一百五十个印第安人以及大片肥沃的土地。不过他的老乡科尔特斯征服了阿兹特克帝国的消息,以及关于南方某处有一片黄金之地的传闻,让这个私生子再次按耐不住了。1524年,皮萨罗率领两艘大船,载着八十名乘客和四匹马,重新开始了新的征程。 下图一是巴拿马机场的贵宾厅,图二是贵宾厅里的祈祷室。 战争是一系列走向胜利的灾难。————法国政治家乔治·克里孟梭 10月11号,从巴拿马飞抵利马。自从上班开始,我就无数次憧憬过辞职旅行,如同憧憬一场遥远的幻梦。而今坐在利马ibis的床上,已经旅行了半个多月,兴奋感如同护照夹里的美金越付越少,随之而来的是对未来的恐惧。有时抽离出来,像是在电视屏幕前看着海啸即将来临时在沙滩上玩耍的孩童,有着强烈的无力感。人类与生具来的便是必须拥有能够操控自己所处环境的感觉,即便是错觉。在进化心理学上,这是一种应对失控的心理适应器。三十七岁,互联网产业凛冬将至,曾经从事的行业也进入休眠期,一切似乎预兆着我人生的灾难,适应器失灵。现在辞职,需要的不是勇气,是疯狂。 1532年,经过多次探险,五十五岁的皮萨罗终于到达了通贝斯。他知道这是一个帝国的边境城镇,帝国的两兄弟在争夺统治权。《权力的游戏》中小指头说过:混乱是阶梯。皮萨罗深谙此道,在他看来只要与一方结盟,不论最终胜败,他都能渔翁得利。于是他带领着一百六十七个武装创业者行进到了卡哈马卡镇,成为历史上第一批翻越安第斯山脉的欧洲人,随后却被几英里外山坡上布满了的印加军队帐篷吓呆了。之后得到了消息,印加国王准备消灭这些长胡子的外乡人,灾难一触即发。 下图一是利马的教堂;图二是通贝斯,现在是一个滨海旅行小城。 每一个不曾起舞的日子,都是对生命的辜负。——尼采 那些听不见音乐的人以为那些跳舞的人疯了。——尼采 10月12日,收拾心情,前往利马的武器广场。武器广场不想赘述,除了颇具南美风情,其他乏善可陈。那天影响颇深的是在广场边的一家挤满当地人的早餐店里发生的一幕。一位衣衫褴褛的老年乞丐在取餐处逡巡,伙计也无动于衷。过了一会,另一位老人瞧见了这一幕,他领着乞丐来到收银台,为他支付了一片披萨和一杯饮料的费用,将回执塞给了乞丐,随后乞丐表示感谢并去取了餐。也许是年龄增长了,我曾经以不拍照、不写游记为荣,如今的心态就如同老人死守着旧物不愿丢弃一般,不忍再将关于旅行的回忆弃之如敝屣,因此也开始学着同伴拍拍照,写写体会。我依稀记在这家餐厅中曾写下一段文字。今天为写游记打开了笔记本,上面写着:“我们总说,年轻时为生计为儿女奔波操劳,以后便能安享晚年。如果把人生分为上下半场,年轻的时候为上半场,年老了以后为下半场,那最终我们人生的比分就会定格在1:1。与其守个平局,与命运握手言和,不如博一个2:0的胜利。我已然不记得为何当时会有这样的感触。下图一是利马的武器广场,图二就是那家我记下这段文字的早餐店。 1532年11月16日,星期六,万里无云。皮萨罗以及他的西班牙同胞们准备好了,策略就是“见机行事”。他们在镇上的广场集结,布置好了三队骑兵、一队步兵、四门加农炮和八九杆火枪,我想这应该算是南美第一个武器广场了吧。当太阳上升到了一天的最高点,印加营地有了动静。国王坐着轿子慢悠悠地前进着,他的前面有两千个士兵负责打扫即将经过的道路,军队分列其两边行进。太阳快要落山时,国王阿塔瓦尔帕和他的五六千名勇士占满了广场。照例,皮萨罗让教士和半吊子翻译向印加国王宣读《条件书》,大意是上帝是唯一且永恒的主,教会是上帝在地上的代言人,教会要求你们接受西班牙国王的统治,否则上帝会帮助我们惩罚你们。随后场面陷入了尴尬而滑稽的寂静,两个帝国互相凝视,完美诠释了什么叫做鸡同鸭讲。突然,国王将修道士递上的祈祷书扔出了五六步之外。修道士拣回了祈祷书,大喊:攻击他们,我赦免你们!大战爆发。皮萨罗人数上的绝对劣势,却因为火炮、战马和利刃在战斗初期形成了暂时的制衡,威力强大的炮弹引爆了印第安人的恐惧,突如其来的爆炸和不明所以的伤亡令印加勇士们惊慌失措。高大的西班牙骑兵们像是地狱来的死神一样横冲直撞,这些刽子手对手持木棒等原始武器的印加士兵大肆杀戮。但毕竟兵力悬殊,久战必败,最好的策略是擒贼擒王。皮萨罗带领20几个步兵在骑兵的掩护下杀出一条血路,拿下了印加君王。皮萨罗再一次用沾满鲜血的双手战胜了命运。下图三是大战爆发前谈判的那一幕;图四是西班牙人把印加君主从轿子上拽下来的一幕。 别的地方是一块反面的镜子。旅行者能够看到他自己所拥有的何等的少,而他所未曾拥有、和永远不会拥有的是何等的多。————卡尔维诺 10月13日,我坐在利马机场的候机大厅里,等待着前往库斯科的航班。坐在我身旁的是一个来自美国俄亥俄州的家庭,一对夫妻带着一个孩子,也是前往库斯科。可能是南美很难遇上中国游客,他们便主动与我们攀谈起来。相谈甚欢间,我依稀听到机场广播里传出了我的名字。与他们匆忙告别后,我奔向值机台。航空公司的地勤告知我错过了航班,由于所有的行程、酒店都已经预定,因此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我有些手足无措。随后是取回行李,预定全价机票,再次候机,这是我平生第一次误机,还是在等候区误机,心情可谓五味杂陈。坐在候机室,我开始思考作为一个做事谨慎且仔细的人,为什么与美国人攀谈的那一刻会对时间的流逝完全失去了知觉。我意识到社会情境是如此强大,它把个人的注意力完全压制在当下,且个体对自己的处境浑然不觉,即便处境是艰难的、虚浮的、甚至是危险的。而旅行的意义正酝酿于此,它令我们跳脱出现实的情景,回到我们的过去,找寻我们的未来。当晚7点,航班着陆,我在付出了高昂的代价后抵达了库斯科。下图一是天空之城库斯科绝美的景致。 皮萨罗已经迫不及待地想会一会这个帝国的君主。他应该是一边切着烤熟的羊驼肉,一边注视着君王,与一个拥有深不可测的财富的帝国君主谈判,最佳的策略当然是等对方先开口。“一屋子黄金,屋子二十二英寸长,十七英寸宽,黄金堆起来的高度超过屋子的一半,至少八英寸高”。见惯大场面的巴拿马地主此时也被震惊了。他清楚地意识到自己如今就像个码农站在马云面前,这个帝国的财富远远超出了他被贫穷限制了的想象力。他有两个选择,见好就收或者继续征服。而后者则意味着必须卷入一个庞大帝国政治斗争的漩涡之中。1533年11月15日,在收获了无数黄金珠宝并杀死了印加君主后,皮萨罗抵达了库斯科。下图二是利马教堂中纪念皮萨罗的祈祷室,我到的时候正好在装修;图三是对应的介绍。 首先,需要声明的是,这篇文章是我之后想要写的秘鲁、智利以及美国游记的一个序言;其次,这里并没有想要洗白皮萨罗,在我看来他是西属秘鲁的创建者,也是刽子手;最后,我是想通过这篇文章纪录当时我的处境和心态,也同时为秘鲁游记打下一定的知识基础。 该篇序言之后,我会开始写秘鲁、智利和美国的游记,由于本次是辞职旅行,因此时间充裕,去了很多非常小众但景色奇美的城市和小镇,欢迎关注我的穷游账号! PS:对秘鲁、智利感兴趣的同学可以加我的微信号,有什么问题相互交流,之后也可以组织一起出去旅行~

北京 洛杉矶 利马 利马 利马 利马 库斯科 库斯科 库斯科 pisac pisac 乌鲁班巴 奥扬泰坦博 温泉镇 温泉镇 马丘比丘 温泉镇 库斯科 库斯科 普诺 普诺 普诺 阿雷基帕 阿雷基帕 阿雷基帕 塔克纳 阿里卡 阿里卡 卡拉马 圣佩德罗-阿塔卡马 圣佩德罗-阿塔卡马 圣佩德罗-阿塔卡马 圣佩德罗-阿塔卡马 卡拉马 圣地亚哥 瓦尔帕莱索 瓦尔帕莱索 圣地亚哥 圣地亚哥 蒙特港 巴拉斯港 巴拉斯港 蒙特港 蓬塔阿雷纳斯 纳塔莱斯港 纳塔莱斯港 百内国家公园 百内国家公园 百内国家公园 百内国家公园 纳塔莱斯港 纳塔莱斯港 蓬塔阿雷纳斯 圣地亚哥 圣地亚哥 圣地亚哥 利马 利马 洛杉矶 洛杉矶 洛杉矶 洛杉矶 广州 广州 北京

210 0

发表在 外高加索三国 2019-03-11
云游:绝美悬崖修道院与它背后的圣徒
Tatev修道院是一座9世纪的亚美尼亚使徒修道院,位于玄武岩高原的悬崖边上。该修道院以其在14世纪和15世纪主持亚美尼亚最重要的中世纪大学塔特夫大学而闻名,该大学为科学,宗教和哲学的进步,书籍的复制和微型绘画的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 根据传统,Tatev修道院以Eustateus命名,Eustateus是使徒St. Thaddeus的门徒,他在该地区传教并殉难。 他的名字已演变为Tatev。而更有趣的传说则是,一个建筑学徒偷偷爬上教堂尖顶,打算放置他自己设计的十字架。而后学徒因被主人发现而震惊,失去了立足点并落入深渊,因为他呼吁上帝给他翅膀,在亚美尼亚语是:“Ta Tev“,修道院以此得名。 Tatev修道院由三个教堂组成,圣保罗和圣彼得教堂,照明者圣格列高利教堂以及圣母教堂。 同时还具有图书馆,食堂,钟楼,陵墓,以及其他行政和辅助建筑。 本次介绍的圣徒时是照明者圣格列高利。此格列高利不是著名的Gregory the Great,而是亚美尼亚使徒教会的守护神和第一任官方负责人,在301年他将亚美尼亚从异教转变为基督教。亚美尼亚因此成为第一个将基督教作为其官方宗教的国家。 格列高利是贵族之子,其父刺杀亚美尼亚Arsacid王朝国王被处死,他则被其两个看守解救,后带去卡帕多奇亚,被培养成了虔诚的基督徒。格列高利长大后娶妻生子,育有两个儿子。后为家乡赎罪而前往亚美尼亚传福音。此时亚美尼亚在其父所刺杀的国王的儿子Tiridates三世统治下,他因其父亲的罪行而被囚禁在一座教堂底下的坑洞里12年之久。 公元297年,亚美尼亚被戴克里先的罗马吞并,成为罗马的保护国,格列高利随即被释放。公元301年,格列高利为Tiridates三世以及皇室成员和上层阶级施洗。 Tiridates三世颁布法令授予格列高利完全的权利并开始转变国家信仰,同年亚美尼亚成为第一个将基督教作为其国教的国家。 公元前165年来自印度的两位王子曾在亚美尼亚建立了一个大型王国并建立了印度教寺庙。掌权后的格雷戈里下令突袭了这些寺庙,寺庙被摧毁,共有1038名捍卫者被杀害。 晚年,格雷戈里带着一个小修道院的僧侣撤到了塞普山附近的一个小庇护所,直到他去世。 本文章为作者原创,版权归本人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119 0
TA的biu 更多
  • 布拉格top 5体验!人骨教堂、黑光剧、醉汉、老城广场,还有城堡山的日落! to

    11 221
  • 去布拉格的三个理由!美食、建筑以及... 欢迎来到布拉格 布拉格是不可动摇的,她

    11 237
  • “樱花”过后看“杜鹃”!东京“神社花海”今天开幕! 2019年4月17日,也就是

    10 244
TA的照片 更多 2个相册 | 102张照片
留言板

0 / 500 字

穷游网旅行者提供原创实用的出境游旅行指南旅行社区问答交流平台

返回顶部 扫码下载
下载穷游App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联系方式

 

0/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