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安全提示

即日起穷游网将实行手机绑定实名制,绑定手机后就可以正常使用穷游的写帖、创建行程、点评、足迹、问答等功能。

|
背景渐变

落魄凡尘天地间 | 敝屣荣华心自闲

确定 取消
0%

醉迹天涯 关注按钮 留言

等级:3袋长老现居:其他

最近来访

累计访问(4)

Ta的关注

0 更多
TA还没有关注对象

Ta的粉丝

5 更多

探访TA的足迹世界和旅行梦想Explore the world

  • 去过10国家86城市
TA的游记 更多 27篇游记 | 0个精华

发表在 老挝 2019-09-10
徒搭老挝(27)四千美岛
耳边有窸窸窣窣的脚步声,我睁开眼睛。天已经微亮,一阵微风吹过,整个人立时清醒。 斯图蜷在他的睡袋里,好像一个毛毛虫披着个毯子。我起身将被子叠好,把他惊醒。 “几点了?” 我看了眼手机,“五点半”。 清晨的寺庙祥和中透着生机,枝头的鸟儿鸣叫着飞来飞去,一只大狗在离我们不远处悠闲的散步。僧人们都已经起床,还有一些当地的村民,我俩应该是起的最晚的。 简单的洗漱,然后打包。我说出发前和他们道个别吧,斯图点头说好。 到了昨晚那座木楼前,正好一个小和尚下来。我们说我们要走了,他冲楼上喊了一声,大师兄探出身来,说:你们起来啦,上来上来。 我俩只好摘下包,脱鞋上到二楼。 原来二楼是他们起居的地方,被子和毛毯整齐的叠在墙角,有很多书以及日用品。他们显然是刚吃完饭,地板上铺着几张席子,上面摆放着很多小食盒。一些村民正在收拾。想来我早上听到的那些脚步声应该是村民们来布施的。 大师兄让我们坐下,说吃早饭吧。不等我说话,他转身用老挝语说了几句,一位老奶奶和一个小女孩便端着食盒过来,在我们面前放好,一一打开。这时候说不吃似乎来不及了,我觉得自己无功受此待遇,尤其老奶奶和小姑娘就在对面坐着,等着你吃完,神态恭敬。我用最快的速度吃了些糯米饭和青菜,然后冲这对祖孙合十行礼,起身站到一旁。 不过斯图显然没有我的负担,边喝汤边称赞着:this is good。 一只小猫也趴在一边,似乎也在等着他吃完。我看了看,不是昨晚打翻蚊香那一只。 他吃完后,老奶奶和小姑娘将食盒收走。我们去跟大师兄道别。大师兄让小和尚拎来一个袋子,里面装着两根长面包和几瓶矿泉水,我们接过,然后行礼道别。 清晨的村子跟夜晚完全不同,路上的人很多,小孩子骑着自行车,似乎是去上学。斯图说中国也有很多人信佛教吧。我点了点头。他又问:那中国的寺庙什么样?和这边一样吗? 我说不一样,中国的寺庙大多建在山上。他不解:山上?我说古代的中国人相信神仙是住在天上和山上的,所以古时候的皇帝或者做官的会在一些有名的高山上修建寺庙。他又问:那城市中就没有吗?我说当然也有,不过你想像这样去借宿,恐怕很难。他说为什么? 我犹豫了一下,最后说:因为晚上都关门了。 行不多时,一辆小货车停了下来。是一对夫妻,后面车斗里放着好多蔬菜。一直开到路的尽头,一条河拦在前面。男主人说:从这里坐船,对面就是四千美岛了。 我俩道谢,大哥开车往回走。斯图说这里的人真好,我说怎么了。他说你看他,原路返回了。所以肯定是特意送我们到这里的。我点点头,应是如此。 岸边停靠着一些小船,其中一艘上面站着一个小男孩,他招呼我们上船。几分钟内,又有几个人上来,其中之一还骑着摩托。一个男人过来收钱,出乎意料的,收完钱男人便下去了,操舟的是那个小男孩。 “这样不好”,斯图低声说。我不知他是自言自语还是跟我说话,便问道:你说什么?他说你看,这么小的孩子就要出来工作,这样不好。 我说你还真是对任何事都要发表一下意见,不过也的确被他引发了一点感触。至于这样好不好,我不知道。 男孩技巧极为熟练,小船平稳的在水面前进又平稳的停住。对岸已经有许多人在等了,男孩铺上木板,我们下船,岸上的人上船。男孩又驾着船回去。 四千美岛,位于老挝南部与柬埔寨接壤的湄公河段,是湄公河在老挝境内最宽的一段。旱季河水退落,这段“腰”上会出现数以百计的小岛,如果算上小渚,沙洲,数量过千。不过有没有四千,这个恐怕无法知晓。至于为何是四千美岛,不是三千或者五千,也不得而知了。 另一方面,也可看出我天朝上国语言博大精美,英语译为“FourThousand Islands”,而我们加了一个美字,瞬间高端大气。 这些数以千计的岛中,大的上面有村镇,小的差不多西瓜大。我俩现在登上的是游客最多的三个岛之一:东孔岛(Don Khong),也是四千美岛中最大的一个岛。 斯图边查地图边说:这个岛相对来说比较安静,最热闹的是东德岛,也叫做派对之岛(Party Island),我们去那里吧。 我点头表示没意见。 一路上遇到的人不多,偶尔有老外骑着自行车或摩托车。途中有一颗酸角树,我说这是水果,可以吃。斯图立马不走了,去捡了一根杆子,在那打。我看着他打了半天也打不下来,只好说我来吧。 都熟了,还不错。问他味道怎么样,他连说“good good good,酸酸甜甜的,就是核有点大”。 一辆拖拉机迎面驶来,驾驶的居然是一个只有七八岁的小男孩,稚嫩的小脸晒的黝黑,比车把还细的手臂娴熟的掌控着这台机器。后面坐着一个更小的男孩,只有四五岁大小,安静的坐着。 耳畔响起了斯图的叹气声,但这次他什么也没说。 走到中午,又来到河边。我们在一个景致不错的餐厅休息,可以看到整个河景。我点了一瓶冰啤酒,服务生小哥还送了我两碟小吃。斯图去问路,回来后说:这里是一个渡口,我们可以坐船直接到东德岛,不过有点贵。走路的话,还有几十公里呢。 我将早上大师兄给我们的面包拿出来给他,然后又要了一瓶啤酒,说道:现在才中午,我们慢慢走吧。他点点头。 我坐在靠着河边的位置,一边喝酒,一边数着眼前有多少岛,没到十个就放弃了。 享受了半个小时的悠闲时光,继续出发。我俩走了差不多有15公里,剩下的路一共搭了三辆车,终于在黄昏时候,到了渡口。 买票上船,是一艘小艇。和我们同船的还有一个白人大姐和一个白人哥们儿。大姐拎着一袋子水果,看来是出来买水果的,请我们吃了葡萄。 这应该是最繁忙的渡口,去往各个岛的船都有。河面上船只往来,大的小的,快的慢的,摆渡的观光的。我们的小艇在大大小小的船和岛之间穿梭,夕阳将河面映的波光嶙峋。河风扑面而来,带着一股说不出的味道。 大概15分钟,小艇靠岸。不愧是派对之岛,游人如织。酒吧,餐厅,商店林立,热闹无比。 离开渡口步行大概100米,出现了岔路,斯图选了右边的。我跟在他身后,左顾右盼。他一家家的询问价钱,差不多问遍了这边的所有家,最后天都黑了,我们仍没有住下来。 我中间有些不耐,不过想想也就释然了,为了省钱么,谁让咱都不富裕呢。而且斯图很会开解人:我们多走走,就当熟悉这里的环境了。省下一万,你不就能多喝一瓶啤酒么? 我说你倒了解我,他说认识你到现在,你就没有一天不喝的,除了住寺庙那天。 此刻他正在比较着选好的几家的优劣:这个位置好但是贵一点,那个空间大但是没有热水......然后他转头问我:你觉得哪个好?我说都行,你拿主意吧。 最后选了一家在道路中段的,靠着河是餐厅,路的另一边是住宿。 洗了澡,去餐厅点了个炒饭,味道还不错。斯图说今晚先休息,明天再去找一个更合适的。我说随你,我现在只想在这靠着,喝瓶啤酒,什么都不去想。 他笑着说:一瓶够吗? 我笑着举起酒,喝了一口。 恐怕不够,你们觉得呢?
11 0

发表在 老挝 2019-09-09
徒搭老挝(26) 寺庙借宿
临近中午,太阳悬在我们头顶,没有一丝风,闷热无比。四周是一片平野,连棵树都没有。 我俩已经走了快一个小时了,再没遇到一辆车。那瓶冰可乐早就喝完了,不过我俩都留着瓶子。原本带着的水也喝的差不多了,尽管口干舌燥,但我俩都留着小半瓶水,偶尔抿一小口。 尽管如此,仍不耽误话痨说话。此刻他正在我耳边谈论他对于佛教的理解:世界上这么多的宗教中,佛教是好的。我喜欢佛教,佛教是和平的,从不发动战争。你去过印度,对吧。(我点了点头)那你一定见过那些佛教建筑被伊斯兰教毁坏的场面吧。 我想起在鹿野苑的所见,再次点头。 “至于基督教,”他继续说道,“你听说过十字军吧”,我心说大哥你说就说呗,能不能不要一直问我,我现在喘气都是热风。但是他又瞪着那双挺大的眼睛看着你,面露期待。我只好又点了点头。 “而佛教,佛祖从不会强迫你去做什么,甚至你信不信他都无所谓,只要你向善就好。你知道冥想吧,你们中国叫什么来着,好像是‘禅’?” 我心中暗叹,除非挖个坑把他埋了,或者捆起来扔旁边草丛里,否则很难不接他的话。 把心一横,将剩下的水喝了。我说我曾经在尼泊尔的寺庙里待了一个多星期。 他眼睛一亮,追问道:尼泊尔!哪里的寺庙? 我说蓝毗尼,他连说好好好,那是佛祖出生的地方。然后又问我:你会打坐冥想吗?我说倒是跟着禅堂的师傅去了几次。他说怎么样?我说太难了,时间长了注意力都在酸麻的双腿上,我几乎没有坚持超过40分钟的时候。 他点点头:一开始都是这样的,你要逐渐适应。忘掉你的腿,甚至忘掉你的身体,进入到‘空’(他的原话是nothing in your heart,nothing in your mind)的境界。 我心说大哥你不是欧洲人吗?你一个西方人不应该信耶稣吗?你对佛教整的这么专业干嘛? 于是我问他:那你做过吗? 他说在缅甸的时候,他去一个寺庙待了半个月,专门学习这个。等这次旅行结束,他可能回到缅甸的寺庙,去做和尚。我当时以为他在开玩笑,所以笑着说祝你好运。后来知道原来他是认真的。 路边渐渐有了人家,应该是一个小村子。我们停止说话,看哪家是商店或者饭馆。突然他惊呼一声:看,那是什么?! 我一看,原来是一棵芒果树,枝头挂满了芒果。斯图兴奋的跑过去,摘了几个。我说这个还是青的,没熟吧。他说没关系,这么大了,可以吃。这可是长在树上的,新鲜的。我瞬间想起了他的“欧洲没有新鲜水果”论。 又走了几步,谢天谢地,终于有了一家小食店。 一如既往,只有那个粉。我吃的连汤都一滴不剩。老板娘很热情,给我们打了一壶水,还有冰块。几个小孩子好奇的盯着我们看,许是这里不经常有外国人出现。有几个村民过来买东西,其中一个会说一点英语。斯图马上天性爆发,跟他们聊的热火朝天。也不知互相能不能听懂。 吃完饭又休息了差不多20分钟,我们起身准备离开。老板娘指了指我们背包侧面的空瓶子,示意我们可以装些水走。我俩感激不尽,又有些不好意思,于是一人装了一瓶,斯图又买了瓶可乐。我们谢过老板娘,出发上路。 这次没走多久,一辆小货车停了下来。我看了一眼后面,呵!这是客运货车么,斗里已经坐了六七个人了。前面除了司机,坐了三个和尚。 副驾驶的车窗摇下,一个戴着眼镜的大和尚问我们:去哪里? 斯图说四千美岛,大和尚说我们不去四千美岛,但是可以送你们一程。 我俩连忙道谢,跳了上去。大家都很友善,冲我们微笑点头,并给我们腾出地方。 行至一个镇上,车在一个修理店停下。所有人下车,副驾驶的和尚告诉我们,车出了一点问题,要修理一下,我们在这里等一会儿。我点头表示明白,斯图顺势和他交谈起来。原来这位师傅是这边一座寺院的主持,不仅如此,他在美国还有一座寺庙,每年都要去那边待一阵时间。斯图非常感兴趣,不断询问细节,看来是想在这位大师手下剃度了。 差不多半个小时,车子修好了。可能是为了抢回刚才修车的时间,小货车开的飞快。一个本地人拿出糖果分给我们吃,大家在斗里颠的此起彼伏,一起哈哈大笑。 这次跑了好久,最后在一个小村子的入口处停下。大和尚下来,跟我们说:你们去四千美岛,进这个村子一直走。我们要去另一个方向。然后给我们一张纸条,说:这是我在美国寺庙的地址,如果将来你们去美国,可以来找我。 我们接过来,道谢,然后跟所有人挥手再见。我把纸条给了斯图,说你留着吧,也许你将来用得着。 村子只有一条土路,两边是住家。行人很少,偶尔可见小孩子在路边玩耍。斯图边走边看地图,说今天恐怕到不了四千美岛了。我看了看天,不出一个小时,天就要黑了。于是说,我们继续向前走,天黑之前搭不到车就住在这里吧。他说这里恐怕没有旅馆,我说留意一下寺庙吧。他点点头,应该也是这么想的。 不愧是佛教国家,有人的地方就有寺庙。天黑之前,我们遇到了一座。不是很大,我们进去转了一圈,只有一个老僧人。斯图上前询问,老僧人只是摇头。不知是听不懂还是不能住。 我俩无奈只能继续往前走,天终于黑了。除了天上的星月再无光亮,我俩同时打开手机的手电筒,发现并不济事,又关掉。 斯图说你前天搭到越南卡车之前是不是也像这样,我摇摇头说比这要糟糕,现在我们在村子里,至少有很多人家。 说着话,前面又出现一座寺庙,看起来比刚才那座大很多,寺门口挂着一个小灯泡,孤独的在那摇曳着,虽然弱小,却倔强的亮着,散发着这片地上唯一的光。 进去询问,两个小和尚把我们带到一栋木楼前。一位戴着眼镜,看起来很斯文的和尚下楼来。他看起来也就20来岁,但已是这群和尚中最大的,我分析是大师兄。 大师兄很热情,问明我们的来意后,让我们先坐一下,他去打个电话。应该是请示师傅去了。一群小和尚跑过来,都是十来岁的样子,对我们指指点点,哈哈的笑着。 不一会儿,大师兄回来,说OK,我俩连忙道谢。他低头吩咐了几句,一个小和尚带我俩去我们的房间。360°透明景观房,舒适透气。而且还有电扇蚊香电视,神奇了。 小和尚帮着我们收拾了一下,还拿来了被子枕头。其他的也陆续进来。斯图注意到他们每个人都拿着书,便借过来看,原来他们都在学英语。 一个人从外面路过,见到这里的景象走了过来,先用老挝语跟小和尚们说了几句,然后用英语问道:你们是游客吗?我们说是,他坐了上来,又问我们来自哪里。他的英语很好,我们攀谈起来。原来他家就在对面,每晚都会到寺庙来。我说这附近有餐馆吗?他摇了摇头,现在太晚了。然后他问我可以吃当地的食物吗?我一听这是要请我去他家啊,于是说可以,我在老挝人民家里吃过饭。斯图说他不饿,于是我随着那哥们儿去他家。 果然就在寺庙对面,只是没有光,不仔细看的话完全看不到。进去后他跟他的妻子说了几句,然后他的妻子端了一个食盘过来,跟我在山里那位老师家差不多。我连忙起身道谢,他妻子笑了笑,放下食盘回去了。 揭开盖子,糯米饭,鱼汤,和蔬菜。我捏了饭团,蘸了一下鱼汤,味道还不错。我应该是吃的毫无违和感,他笑了一下,也吃了起来。 他应该是吃过了饭的,所以这应该是他们待客的一种礼节,当时那位老师也是和我一起吃了几口的。不过我没问,不知推测的是否准确。 吃完了回去,斯图说有警察来,要看看我们的护照。我说他们还挺负责,怎么收到风声的。他说估计这里很少有外人来,而且寺庙里这么多小孩子。我说也是,这是他们的职责。看过后,我们聊了一会儿,可惜警察们不会英语,全靠那哥们儿居中翻译。 他们走后,大师兄端着一个食盘过来,上面有两个长面包和一个鱼罐头。我吃饱了,于是斯图解决了他们。我心说你不是不饿么?刚才去吃饭你不去,现在吃的这么嗨。 斯图刚吃完,一个小和尚过来打板,看来是要睡觉了。他见我一直看着他,示意我要不要打,于是我在他的指导下打板,中间错了一下,他吐了吐舌头。 小和尚冲我们合十,我们连忙合十还礼,然后他端着食盘走了。 诵经声传来,应该是他们睡前的功课了。斯图低声问我,这包就放在这里没事吗?要不要把护照钱包贴身收着。我心说你还挺小心的,于是说你可以把背带缠在胳膊上,这样如果有人动你就会知道。他点点头,说好主意好主意。 我哑然失笑,白天你跟我说了一大堆佛教的好,现在算不算以小人之心度“佛家”之腹呢? 他们诵了很久,似念非念,似唱非唱,虽然听不懂,但其中似乎有某种奇妙的韵律,使人心境平和。在各种鸟叫虫鸣和经声中,我安然入睡。 半夜醒了一次,因为一只大猫打翻了我枕边的蚊香。 感谢佛门清净地,给流浪之人,片瓦遮头,一席容身。
12 0

发表在 老挝 2019-09-09
徒搭老挝(25)又遇斯图
昨晚在院子里喝酒时,看了一下Facebook,果然有斯图的留言。原来他还在巴色。他问我今天出发不,我说你在巴色待了两天,这里值得停留不?他说这里很小,但是逛一逛也是可以的。我说我刚才已经逛了一圈了,咱明天出发吧,在哪集合。他说你把地址发过来就行,我去找你。我心说我忘了你查地图找路的能力了。 早上在院里吃早饭,他背着大包走了进来。四下看了一番,问我:多少钱?我说四万。他点点头:不错不错,比我住的好多了。我说你不是说只待一天么?怎么还没走?他说坐那个夜晚大巴太累了,就多休息一天。 然后他问我从万象过来的经过,我简单说了一下。他听的津津有味,连说:goodgood,that`s good。你又多了一段难忘的经历。 吃完饭我们出发,他说你想逛一逛吗,还是我们直接出城?我说逛就不必了,不过我需要找个银行,我的现金快用完了。他说你是取钱还是换钱。我心里大致算了一下剩下的行程,说换钱吧。 他又问你是美金吗?我点点头。他说走吧,我知道在哪里换。这个城里只有那一家银行可以换钱,刚好在我们出城的路上。 我说你去了?他点点头,说昨天跑遍了银行,只有那一家能换,但是不能用欧元,而他没有美金。 我说我美金挺多的,可以帮你换点。他摇摇头说不用,暂时还够花。 走了约20分钟,斯图说到了。我一看,这银行还挺气派。换好之后,我又请工作人员帮我换了10张小面值的新钱,回国可以当纪念品发一下。 出了银行不远,是一个菜市场。门口有一个老奶奶在摆摊,斯图看到后欢呼一声,跑了过去。 我疑惑着跟了过去,他兴奋的跟我说:你吃过这个吗?这个非常好吃,我在琅勃拉邦吃过一次,又好吃又便宜! 我低头一看,差点没笑出来。这不麻圆子吗?这玩意有啥的,心里不由得同情这些老外。不过便宜到是真的,这是我在老挝第一次花5000以下的面值。 边走边吃,他说你看,这里面的馅儿每一个都不同,有各种口味。我犹豫着要不要告诉他在中国有一种叫做广东早茶的东西,各种包点。想一想还是算了。 有他在,我不用担心找路的问题,只管跟着他走就是了。我们走了一阵,他说大路太晒了,地图显示这里有条小路,我们走这边试试吧。我说无所谓,你说走哪咱就走哪。 然后就搞了一身土。这条路的前半段是黄土路,风一吹,漫天沙土。他看了看我,我摆摆手表示没事,继续走吧。好在后半段进了一片林子里,摆脱了沙土,还有树荫遮阳。 穿过树林,我们回到大路上,的确近了不少。斯图看了看地图,说我们在这休息一下,开始搭车吧。我说好,我俩在一棵大树下把包放到地上,等着车来。 旁边是一个小饭馆,有很多鸡,应该是饭馆养的。在路边和水沟里溜达,觅食。我蹲在树荫下,看着他伸手拦车。过去了几辆,但是都没停。 又一辆车飞驰而过后,他转回头,对我说:你知道吗,鸡是最脏的。 我一愣,心说这是什么隐喻吗? 然后他指了指地上四处溜达的鸡群,说:你知道鸡都吃什么吗? 原来是我想歪了,于是说:虫子,粮食。 他摇摇头:不止。他们什么都吃,包括垃圾。你看—— 我顺着他的眼光看过去,只见一只大公鸡站在水沟里,正用喙迅速的叨着水里的东西。看着的确不干净,不过我对此不置可否,我对于鸡的饮食习惯并没有什么了解。但是通过这件事,关于斯图这个话痨对什么都能聊一番可见一斑。 终于停了一辆车,可惜司机不会说英语。斯图拿着手机地图,连笔带划的跟司机讲。也不知他俩互相能不能听明白,总之最后上车了。 跑了一阵,司机停车,表示我俩可以下了。斯图又拿着手机一顿比划,司机也跟着比划,最终表示我俩还是得在这下。 下车后,斯图愤愤的表示:他明明是和我们去一个方向,还可以搭我们一程的,我不明白为什么他一定让我们下车。我说谁让语言不通呢,应该是有我们不知道的理由,至少人家还是带了我们一段。 往前走了一会儿,在一棵大树下,有一座很大的坐佛像。很多当地人在上香叩拜,旁边有碑文,似乎这佛很是灵验。但是真不是我存心吐槽,这佛的脸......有点太......写实了。 一辆皮卡车停在我们面前,开车的是一个50岁上下的白人男性。副驾驶是一个略显丰腴的老挝女子,头发染的金黄,肤色略黑,带着墨镜。出乎意料,先说话的是这女子,她用流利的英语问道:要搭便车么?我俩点了点头,她又说:我们要去前方我的亲戚家,所以只能搭你们到那里。我俩说可以。 白人大叔下车来说我们得把后面的东西挪一挪。我们到后面一看,原来斗里装着很多东西。我俩上去把东西摆一边,腾出两个人坐的地方,车子启动。 皮卡开出去后,斯图问我:你觉得他们俩是什么关系?现在我已经有些了解他的习惯了,很多时候他问你问题,其实并不是想从你这里得到答案。无论你知不知道他都会把他的想法说出来。就像我前面说的,这货是个话痨。 于是我反问道:你觉得呢? 他回头看了看,压低了声音(事实上此举纯属多余,这么大的风,我听清都费劲):你知道租妻吗? 我说知道,在泰国有很多。他摇摇头,说:不止泰国,整个东南亚都有的。很多西方男人,年龄大了之后,都会跑到这边来。他们在自己国家有妻子和孩子,然后到这边会再找一个。待那么两三个月再回去。 我见他停顿,于是问道:你对这种事有什么看法? 他思考了一下,说:我觉得这种事并不好,但是有些时候,它有好的一面。有的人即使离开,也会给女人甚至她的家庭留下一笔钱,不过大部分人还是一走了之。他顿了顿,又继续说:你注意到吗,在这些国家,有很多非常漂亮的小孩,就是这样来的。他们是东西方的混血,所以非常漂亮。 我摇摇头,表示并没有注意过这些。心说你又知道了,然后我打趣的问他:那你呢?20年后你会来这边找一个老婆吗? 他看着我,笑了笑,说:可能吧。 车子减速下道,驶进一个院子里。我俩跳下车,将包背起。大叔他们两个也下来,问我们要去哪。斯图说四千美岛。大叔说那还很远呢,祝你们好运吧。女子走过来,递给我俩一人一瓶冰可乐,也说:好运。 我俩接过水,道谢,然后回到大路上,向前方走去。 我喝了一口可乐,回头向院子望了一眼。那女子正招呼着人将车斗里的东西卸下来。我坐在后面时简单看了看,有日用品,食物,还有一些小家具。我们搭了人家的车,似乎应该帮忙搬一下东西。不过看他们的神情,搬东西好像也是一种乐趣,很开心,应该不需要我们。 好还是不好?这不是一个局外人能够评判的。人生在世,每个人都有各自需要面对的困难。说到底也不过是为了生存所作出的选择而已,谁也没有资格评判谁。 我收回目光,又喝了一口可乐。 也祝你好运。
6 0
TA的照片 更多 30个相册 | 246张照片
留言板

0 / 500 字

穷游网旅行者提供原创实用的出境游旅行指南旅行社区问答交流平台

返回顶部 扫码下载
下载穷游App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联系方式

 

0/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