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安全提示

即日起穷游网将实行手机绑定实名制,绑定手机后就可以正常使用穷游的写帖、创建行程、点评、足迹、问答等功能。

|
背景渐变

山里藏着我的愿望,像母亲的召唤

确定 取消
0%

小狮子被注册了 关注按钮 留言

等级:3袋长老现居:北京

最近来访

累计访问(19)

Ta的关注

1 更多

Ta的粉丝

7 更多

探访TA的足迹世界和旅行梦想Explore the world

  • 去过11国家11城市
TA的游记 更多 2篇游记 | 0个精华

发表在 尼泊尔 2018-05-23
普通小白的EBC(4月/Cho La Pass+Gokyo/陆路进出Lukla)
4月EBC,陆路进出 卢卡拉 。 小白一枚, 无能力亦无勇气负重, 请了背夫。 到达EBC后翻了Cho la pass到Gokyo,总共徒步时间20天。有不同程度高反,没有直升机救援,自行下撤。 接下来3万字有日记也有攻略,详情右侧目录分段阅读。希望“攻略”部分能帮到大家。有闲情者可读“日记”部分,将近两万字,都是徒步路上用手机写的。 楼主徒步小白一枚,装备啊技术啊什么都不懂,没有能力负重,请背夫还走得巨逼慢,所有人都会超过我,而且还有高反,永远被嫌弃的那种。 本篇是写给初级小白看的攻略贴, 就是想告诉大家连楼主这样的弱鸡都可以走,EBC真的是很度假式的徒步。 最后面附陆路进出 卢卡拉 详细攻略。微信在楼主之前走ACT的帖子里留了,还不懂的就加微信问吧~ ⬆️每日上升、下降、海拔、时间等数据参考。我的数据可以作为最慢时间参考。 详情见右侧目录“三、我的行程” ⬆️【EBC的几个走法】,详情见右侧目录“二、攻略部分” ⬆️以前习惯用六只脚,有一次在 缅甸 昔卜发现六只脚无数据,换了户外助手,就顺手用了下来。轨迹是我每天记的,20天拼接起来如上图所示。 ⬆️大本营~总算拔草了~ Gokyo Dzonghla到Cho la pass 的路上 Lobuche到Gorakshep的路上,远望昆布冰川 Lobuche到Gorakshep的路上 Lobuche到Dzonghla的路上 Lobuche到Gorakshep的路上 Dingboche到Dughla路上 Lobuche到Gorakshep的路上 进入Gokyo之前 Dughla到Lobuche路上 马上到南池 牦牛是喜马拉雅忠诚的使者 逢登山季,直升机运输繁忙 雪山观光直升机 现在开始将近两万字的日记部分,徒步路上手机打字写的,多为徒步心路历程,可直接跳过看后面攻略部分,点击右侧目录即可。 一、日记部分 EBC行前杂记 想去EBC,想去,想去,就是想去。那种感觉,就像是遇到喜欢的人,迫切地想要得到,又不敢露声色,只能默默咽下口水垂涎,不知如何是好。脉脉含情望着,手脚无处安放。焦急和慌乱只有自己懂,最后又化成柔情万种。 我不知道该怎么准备东西,列好了表格,按照头部、上身、下身、脚部分类列好,还有洗漱的列表,洗护,卸妆,保湿等等。女人真是麻烦,为什么要有洗面奶、保湿乳液、防晒霜、粉底液、卸妆油等等等之分?以前我骄傲地认为我的背包就是我的世界,前不久打包猛然回神“原来我的世界就是化妆品啊”,无奈地笑。 我总出去,朋友说我喜欢户外,可是几斤几两只有自己知道。去ACT时,穿的鞋子是路边骆驼店200块钱的货色,抓绒衣冲锋衣都是上品折扣不知名的小牌子。不懂速干保暖防风三层,不知道V底,不会用杖。甚至连背了6年之久的背包,都不知道有好多个背带都可以调节松紧。 其实现在又懂什么呢?学的8字结就着饭吃了,摔跤了都不知道热敷还是冷敷。看了一下午知乎装备贴,觉得还是迪卡侬最适合自己。一边是前辈“好的装备能救命”的教导,一边是不容乐观的荷包。一切从简和不能疏忽的矛盾不断敲打着自己,一个头,好几个大。反正,基本的装备都有,万事多加小心就是了。 盖文哥说“有钱有闲时,做些自己想做的事情。打工不难。”这句话倒是宽慰了我很久都没放下的心。跟去年比起来,越大龄,反而越不着急。一年前还担心工作不好,家里条件不好,长相不好,身材不好,这个那个,现在反而越来越释然。看着一个又一个春夏秋冬从自己手里溜走,耳边无数家长里短情啊爱啊的矛盾,只想多做些自己心里真正想做的事。此刻敲打出这行字的自己,是一副紧皱眉头,势必完成的样子。 到底为什么是EBC,我也不知道。可能雪山是主要的原因吧。喜马拉雅,喀喇昆仑,秘鲁高原。前者于我最方便到达。而且尼泊尔真的是“度假式徒步”,不用负重,沿路食宿,物价低廉,难道不是捡了大便宜? 7年前坠入民谣的坑,在三教阶梯教室放着《眼望着北方》久久不能回过神。万晓利的歌躺在歌单里等着被我随机临幸,一句“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眶”用作多年明信片专用话术,另一句“山里藏着我的愿望,像母亲的召唤”击中了心底最软的部分,直到现在也没能回弹。 说什么喜欢山的人心胸宽厚,说什么看过天地的人更通透,说什么徒步的路上有更多的时间面对自己,都是狗屁瞎扯。喜欢就是喜欢,纯粹地喜欢,请不要贴上由此及彼的标签。 我的梦想一点都不高尚,我只不过和万万千千无法拒绝虚荣充满欲望的人们一样,在对未来一点都没有把握的现在,赶紧于别人之前,去把屎尿拉在那里而已。 日记正文 0 331 从加德满都坐吉普到Phaplu 今日过后,就要开始20余天的山中徒步生活 昨天在加德满都休整一天,最后采购物资,办理证件等,今天早上五点吉普进山,预计傍晚才到,明天开始徒步。 九人一车,我坐最后一排角落里。全是山路,拐弯不断,颠到飞起。两旁山体地貌的起伏像云贵,视野广阔则像新疆。沿一条极其宽阔大河蜿蜒前进,旱季可见河底碎石,天空并不湛蓝。才不过离开加德满都三小时的路程,信号已经时有时无。 吉普车转弯不鸣笛,会车不减速,骑摩托车不戴头盔,超载是正常现象。在尼泊尔, 你不得不收起某些装腔作势的理论,接受命运的安排。 遇见一西班牙女孩,独自一人没请背夫,背包比我的还高出一头,她也和我一样不敢坐小飞机。前天路上遇见两位茂名驴友,他们的小飞机由于横风回返,无奈加钱改乘直升机。小飞机危险名不虚传,所以我选择多走三天到卢克拉。 继续前行,地貌已有很大不同,不知不觉中海拔陡然升起,巨大宽阔的峡谷让人眼前一亮,远处山坡上的梯田和房屋只剩一个点。气温也骤升,拿出还湿着的毛巾,顶在头上晒珍贵的太阳。 进入了我最喜欢的山区,景色和滇藏交界越来越像,但更为开阔。吉普车不断涉水过河,遇见坑洼急促停下,一路摇晃颠簸,想在车上睡觉绝无可能。 我约二十岁时第一次到山区旅行,此后的八年间无一间断。又看到背着巨大竹筐,身躯被压得近乎九十度倾斜的妇人,沿着山坡上已经踩踏出的台阶艰难缓慢地向上。 简陋发黑的竹篓哪有什么背负系统可言,一根粗麻绳就是一切了。 柏油路珍贵,多数还是土路,“要致富,先修路”,尼泊尔公路工程远不如中国如火如荼。想起去黔东南旅行,经过修路段,人们总是停下手里的活计,盯着车上的人看,目光直直的,一直跟着车离开的方向。他们多数皮肤黝黑,浑身精瘦,日复一日的长期重活使得胳膊的肌肉线条明显,眼神仿佛充满灰尘。不像有些人,灰尘落在了心上。 在这样的山区,我想即使连刚会走的幼儿,也会明白“生活本就不易”这简单的道理。而侥幸生活在城市的我, 枉生长了二十多年,才有些懵懂地掀开了“生来就是受苦”的真相。 ⬆️不知道怎么写这张图片描述,姐妹俩可真漂亮。照片已经冲洗出来给我的向导了,他会托人带去的:) 徒步第1天,从Phaplu到Nunthala 背苏轼词的徒步,鬓微霜,又何妨…… 中文孤独星球尼泊尔上对这段路的介绍篇幅不多,并没有什么溢美之辞,中文网站也查不到这段路的信息。只通过朋友加了两个走过这段路人的微信,其中有一人说:“走完这三天,后面到本营就跟玩儿似的”。 Phaplu的景色不错,已经能远望到雪山,Sam告诉我这是“Number(音)”雪山。对这种雪山下的小镇,我向来没有抵抗力,永远都是初恋。 Sam是我在国内时就已经联系好的背夫,到尼泊尔后我先去办签证延期,与他在移民局门口见了第一面,心里咯噔一下,这么瘦啊……Sam性格内向,连说话声音都很小。他英语不是很好,表达不清楚时就低头笑。其实第一面时我对他并不是很满意,但也无心再找其他人。 有一种古代相亲包办婚姻的感觉, 匆匆一面就定了未来一个月朝夕相处的人选,对我这种不擅长与人相处的人来说,真是不小的考验。 ⬆️我的背夫&向导Samrat,后文有详细叙述,见右侧目录“二、攻略部分-背夫和向导” 昨天刚达Phaplu就下了一场大雨,虽然海拔只有2500m,但湿冷难捱,没出息地在还没开始徒步之前就用了睡袋。 早餐吃了两个煮蛋,两个煎蛋,给自己壮行,八点准时出发。一路气候舒适,谁说这段路毫无景色可言?明明溪流潺潺,鸟鸣悠扬,松柏葱郁……不过也再编不下去了。 ⬆️站在垭口向下望的夏尔巴阿妈 今日翻一个小垭口Trakshindu La,约3000米。上升走的是一段古道,石头铺成,很有感觉。垭口有一座小木屋,一个阿妈站在一小块平台上向下张望。我看她打扮像是藏族人,说了“扎西德勒”和“个正切”,果然听懂了!再说其他,只懂了“甲通”。Sam要给我们照相,阿妈 特意拿出掖在衣服 里面的佛珠,不断整理,含蓄地笑,与我合影, 照完后又将佛珠小心翼翼地掖了回去。 接下来是大段下降,比子梅垭口下降到贡嘎村那段有过之而无不及,更为甚之的是沿路全是石头路,忽然想起武侠小说里的“乱石岗”一词,可能就是如此。 最不喜欢下降,膝盖疼痛感渐强,用上了登山杖,也没觉得好到哪去。这算是我第一次用杖,没走一会儿,就发现一根杖底部的伞状托已经丢了。嗯,我本来就不是一个户外人。 带了苏轼的词出来,沿路无人同行,Sam英语不好,渐渐没有兴趣和他聊天,于是开始背词。《定风波》从学过后就烂熟于胸,在无人经过的山谷里大声念诵“竹杖芒鞋轻胜马”的感觉还挺不错。 今日读背了一首江神子,知道了一个古县名“云中”,在今内蒙古托克托县,真好听。背着”老夫聊发少年狂,左牵黄,右擎苍”,“鬓微霜,又何妨”上一个又一个的上坡,也是颇有意思。 Nunthala没有信号,Wifi要200卢比,那就算了。钱换的不多,每日支出要严格控制,不过就算钱换的有余,也应该节省支出。 两日下来,基本确定中午吃“Dhal Bhat”,晚饭吃“Noodle soup with vegetable”,必要又朴素的碳水和蔬菜不能少(好消息,Dhal bhat可以免费续蔬菜和汤)。此外,苹果和热水的钱也不能省。我的充电宝有20000毫安,省着用手机,冲满一个充电宝,也能够用几天。 ⬆️Dhal Bhat ⬆️Noodle soup with vegetable 徒步路上,一切变得极为简单, 对水和温暖宿地的渴望直接又狂热,谁还会去想口红色号? 每天必做的事无外乎收紧睡袋,勒紧鞋带,固定好登山杖,这几样都够费我一番力气。此外,不停提醒自己,要吃水果鸡蛋,喝足够的水,认真吃饭,按时拉屎,每一样都不敢掉以轻心。 尼泊尔徒步,沿路有村庄投宿,吃住和电甚至网络都有着落,还能请背夫背行李和睡袋,如此小资式的徒步,有什么炫耀可言?那些取水扎营都要自己做的才叫人佩服。不知你是否和我有相似的感受:总想把生活初始化,先有水煮饭,然后建防风的房子,尝试过最基本保障的生活。在饱暖都保证不了的时候,也没空思什么淫欲。 徒步第2天,从Nunthala到Bupsa 第二天就生病,太没出息了吧 夜里醒了觉得嗓子疼,怕是要感冒,浑身阵阵发凉,吃了清咽滴丸继续睡,没想到起床时嗓子竟然不疼了。 出发后又是连续大段下降,忘记打开轨迹记录,大概少记了200米。最低点大约1500米,今日要继续再上升到2500米左右,这上完了下,下完了再上,如此重复,的确虐人。 其实上升没有什么难度,平日里跑5公里10公里,自诩耐力还不错,反正慢慢爬呗,又没有狗熊在后面追你,不过倒是有“驴帮”。这段路上驴帮驮货物的贸易往来十分繁密,一路都与各路驴兄左右。在驴后面走,千万不能挨太近,他可是说拉就拉的!不过他算是讲义气的, 起码在拉之前,还会放个屁提醒你。 ⬆️驴和牦牛是喜马拉雅忠诚的使者 遇见一处流水,触手可得,于是赶紧把换下来的裤子洗了,系在背包上,边走边晒,免费的阳光也并不是每天都有,一定要珍惜。 ⬆️这20天在山里徒步,衣服都是在流水处洗的 午饭过后最后一段上升,阴云密布,果然赶上了雨。爬坡身上出汗,却又不敢淋雨着凉,发觉内衣已经湿透,有不详的预感。到了宿地,还是不争气地嗓子痛了,这肯定是感冒的前兆。平时的话就捱过去了,可是接下来还有一月的路程要走,犹豫要不要吃药。 在外面时,身体的一小点轻微变化都格外引起注意。咳嗽了几声,千万别是肺水肿;膝盖疼了几下,不会就废掉了吧;身上起包瘙痒,别是中了蚊虫剧毒。生命本应很坚强,却时刻担心怕被细小的脆弱击败。再三小心按时作息,却仍然新状况不止。随他去吧,不管也罢! 宿地仍然没有手机信号,Wifi要钱。其实没有网络又能怎么样呢?一次又一次点开微信,到底是有多重要的话和人说?还是要看看朋友圈里的世界呢?我平时就没有每条朋友圈必不能错过的习惯,也没有重要的人吐露心扉, 本性自私,江山易主也与我无关。还是在小木屋里钻进睡袋,享受羽绒科技带来的温暖吧。 ⬆️我的亲密伙伴 徒步第3天,从Bupsa到Lukla 本可以20分钟飞过来的路,我走了3天 今日其实不难,无奈又赶上下雨,又是一场雨中爬升。内衣湿透,像火球发热,外部又阴冷难捱。仅仅是低海拔的随便走走,气候的稍稍变化所带来的身体轻微不适已经让人心生念头想放弃。那些登山者所承受的艰苦,与心态和对自我身体状态的管理,岂是普通人短短数日就能学会的。 雨中的卢卡拉并不低迷,走了三天人烟稀少的村庄,终于来到大镇。这里有咖啡馆,酒吧,一派灯红酒绿。身穿各大户外品牌抓绒、羽绒、冲锋衣的大神们身影匆匆,体态轻盈,没想到自己也能与他们擦肩而过,是我从来不敢想的事情。 这几天在山谷里上上下下,头顶小飞机直升机多次轰鸣而过,驻足观望,眼光里许是带着些羡慕的。可我又不是十分喜欢羡慕这个词, 哪有羡慕,都是选择而已。 如果羡慕,那就去做,没做还不是怪自己没有勇气吗?再说,殊不知那些羡慕的别人,付出了多少你没有想到的努力和代价。 最后,我历时3天,双脚沾满泥浆,总算到了本可以20分钟就飞过来的地方。 总结一下,这3天徒步近50公里,累计爬升将近3000米,路不算好走,但总体难度其实还行,因为对体力要求一般,主要是考验意志力。多数是大石碎石路,毕竟都是驴走的路。而且溪流多,雨水充沛,所以多泥泞湿滑路段,费鞋费膝盖,直下四百再直上六百是常有的事。心里已经默念无数次“godgodgod”,为什么要来这样的地方。 到最后你却发现:有时候,完成一件事并不是因为勇气可嘉,也可能是因为没有退路。 徒步第4天,从Lukla到Phakding 世界最危险机场——卢卡拉机场 今日上午给自己休假,去卢卡拉机场看飞机升降。 ⬆️世界十大危险机场之一卢卡拉机场 小飞机,直升机,起飞,降落,一架接一架。我生活在帝都,却在此感受到了“繁忙”的概念。轰鸣声震耳,却消失得也快,带来带走无数人的梦想。 卢卡拉机场危险毋须再赘述,几年前曾三天掉两架,网友戏谑“一年必掉一架”。在刚知道EBC时,我曾问一朋友,何来勇气坐小飞机进来,他轻描淡写一句”生死有命,富贵在天”。有时候,徒步登山,看似仅仅是力气活,却有着更为深刻的心理状态。 晨哥知道我要来徒步,求我不要坐小飞机。她走ABC那年有小飞机出事,父亲在国内很是担忧,她体会过那种牵挂,所以真切叮嘱我小心,多走三天,还能体验更多风土人情。我这次出发前,加都机场有一架孟加拉飞尼泊尔航线的飞机起火出事,很多朋友以为我已出发,纷纷发来信息问候。为了不让大家担心,也罢,多走三天而已,我也没有多掉一块肉。 从机场走出的人,半数都提着大件行李包,是去攀登珠峰的勇士们,还有无数不同面孔肤色,背着高出人还一头背包的徒步者。卢卡拉机场,随便拦下一人就是故事。一身崭新装备的旅行者们兴奋地拍照,与穿着拖鞋、用头部负重的当地夏尔巴人形成鲜明对比。旅行真是一件趣事,人们被未知的力量莫名吸引,最终带来什么,带走什么,谁能说清道明呢? 今日只需行进两小时路程,总体上升下降不及前几日三分之一。到了宿地,身体格外轻快,连拉伸都做得格外认真。得知有热水能洗澡,不惜花了重金二十大洋,洗了一个五天来的热水澡。窗外又下起大雨,直到天明。 徒步第5天,从Phakding到南池 遇不定哥,送我补给 这段路开始,游客渐渐多了,大队人马排列前进,各国口音交织,最能感受到珠峰地区的人头攒动和热闹非凡。 ⬆️引得无数人驻足拍照的场景 连着几日都是阴天,照相没了阳光,总觉得少了些什么。经过一拐弯处,一树盛放的桃花使来人纷纷驻足拍照,即使是外表彪悍的汉子,也轻抚花枝含蓄地笑。对美好事物的感知能力,不分国界地域,所有人亦然。 昨天在一群里发了卢卡拉机场起降视频,有一个好友请求,名曰“风不定”,这位仁兄正在南池,准备回返,今日将与我相向而行。我们互相发了照片,期待沿路能认出彼此。 早上出发前,我们在微信上联系告知,然后就没有信号再能联络了。一路中国人不多,想着应该很好辨认。经过Benkar,看对面走来一人,身高和衣服颜色都像是这位不定哥,互相点了点头,交换了一下眼神,没错了。 不定哥请喝茶,摊开地图讲解接下来几日行进路线和注意事项,留下一些补给给我,并按漂亮的汇率助我换了些尼币。 他的微信名字“风不定”,头像是一个骑行的背影,朋友圈头图是通向远方的寂寞公路,我猜不是西藏就是青海。对一个人浅显的预判,从这几项已然能窥出一二,想来也是热爱自然与自由的洒脱之人。我想他一定体会过荒原上的风,并与之逆向而行过。那种充满已知的危险和未知的方向所带来的吹裂人的折磨,有着难以抵挡的力量。 他耐心地教我如何看等高线,一一告诉我每日应如何点餐以保证身体摄入的均衡营养。昨日看照片,戴着墨镜的他让人觉得酷酷得难以接近,今日坐在一起慢慢说话,朴实的西北口音让人觉得心安踏实。 与不定哥互道珍重,合影轻拥告别。我们生活在不同城市,今后再相见不知会是何时,珠峰脚下的匆匆一面余韵悠长。 在被互联网裹挟的时代,突然有一种江湖式的相遇别离感。 所有的相遇别离,如蜻蜓点水,却情意绵绵,愿那些所有路上遇见的有缘人,此生安好。 ⬆️不定哥给我留下的食物 徒步第6天,在南池休整 遇见夏伯渝 不知不觉已经徒步5天,身体和状态并无大碍,但小状况不断。白叔给的帽子落在吉普上,一双袜子落在午饭处晾干忘拿,嗓子断断续续疼了两天,早上起床觉得耳朵热,流青鼻涕,害怕高反,害怕感冒…… 对了有一个好消息还没有汇报:我昨日傍晚已与夏伯渝爷爷会面!我因事改签机票,他们行程因天气而提前,使得我们到达南池的日子竟然一样!(我走了五天的路,他们半小时的直升机就到啦!)再有三年前走ACT时认识的海哥偶然拉群,竟然引荐了此次给夏伯渝拍摄视频并一同登珠峰的阿杰给我认识,才有了我与夏伯渝一行人在南池的“偶遇”。 ⬆️老爷子69岁,在海拔三千四百米健步如飞,一点都不喘 我和夏爷爷此前在北京一分享会时见过曾合影,这次一聊,我们就住在隔壁小区!在家门口没见到过,非要来到珠峰脚下相见,也是缘分。 他们今日要从南池继续前行一小时,此后若顺利,我们将于两日后在Dingboche再次相见。 留我一人继续在南池采购物资:简易冰爪,泡腾片,帽子两顶,又花了不少钱。南池的物价已经攀升,身上的现金不容乐观。用15的汇率换了身上最后900块人民币,回去再好好算算账。 南池是一路上最后一个大镇了,不定哥说可以吃个牛排,之后条件越来越艰苦。 冒死在南池旅舍洗了个澡,再洗许是10天之后。这家热水澡的条件真是糟糕,在室外搭了个简易棚子而已,喷头水流极小,全程得用一手拿着洗才行。我用最快速度擦干裹上衣物,尤其是戴上帽子怕头部着凉。还好旅舍内大厅已经烧起炉子,头发顺利干了。 徒步第7天,Namche到Tengboche 全程中唯一出太阳的一个下午 从今日起才算是开始了真正意义上的珠峰大本营徒步行程。海拔逐渐爬升,沿路可以看见很多雪山,原谅我不是很清楚名字…… 这两日我都与一波兰女孩波丽娜同行,我们的背夫互相认识,路上曾经打过照面。前日投宿南池时,竟和她一间同住。她在瑞士工作,辞职出来四月有余,此前去了泰国、缅甸、印度,尼泊尔是她最后一站。我们聊了假期、工作、家庭等,一路步伐也轻快许多。 ⬆️同吃住三天的波兰女孩波丽娜 海拔逐渐升高,鼻子、后脑都有点轻微疼痛。以前不是到了五千才有高反么?怎么这次连四千不到就不舒服了呢?虽然知道这与不同时段状态有关,却总觉得是自己不再年轻的缘故,毕竟连下山都得用杖了,膝盖已经不像年轻时好使了。 ⬆️ 韩国 叔叔阿姨与我用翻译软件聊天。又想起了那三个问题“你是谁?”,“你从哪里来?”,“往哪里去?” 刚刚到达Tengboche就下起了雨夹雪,一屋人在大厅烤火取暖。有一对韩国夫妇极有意思,不会说英语,一路靠翻译软件沟通。我说了几个常用的韩语单词,他们仿佛视我如亲人一般,冲着我不停叽里呱啦,在大厅众人中成了焦点。 他们年龄与我父母相仿,阿姨打扮得分外鲜艳,给我看手机里她女儿在挪威旅行的照片,然后用翻译软件告诉我:“一定要去挪威”。下完雨出了一小会儿太阳,韩国大叔赶忙穿戴好装备,大喊一声“Everest!”并做了一个“拉开”的手势,匆忙奔出房间。 短暂的阳光十分可贵,一扫雨天阴霾,Tengboche村庄四周的雪山渐渐露出真容,包括珠峰。虽然还有云层遮挡,但那种雄伟的魅力让人哪怕只看到一个角也满足。 山坡上渐渐聚集起很多人,面向四周高大雄伟的雪山,轻声谈论着。气候微冷但让人觉得轻快,一切都那么从容自在,世界上真的有如此美好的地方。 天色渐渐晚了,我迎着最后一点太阳往回走,浑身被这唯一的一缕温暖包围,说不出的舒适与美好。然而在当时我并不知道,这是徒步二十多天里,唯一一个出过太阳的下午。 如果你也体会过寒冷中难得的这丝温暖,你一定会充满感恩,并在将来生命中的某个时刻,带着微笑细细咀嚼与怀念:它使得世间再坚硬的心,也变得柔软。 徒步第8天,从Tengboche到Dingboche 躲在房间大哭 今天在房间大哭一场。 可是那又能怎样?不能慌乱,细细写下到底是因为哪些事情不痛快,以及解决办法。 1关于翻Kongma la垭口,和背夫沟通不畅 Kongma la垭口是EBC三垭口最难的一个。这几日天气不好,11点就开始起雾,下雨,翻成功的几率不大,可能要放弃。我并不是因为翻不了垭口而沮丧,实则是因为背夫的态度:他们多个背夫聚在一起,时不时告诉我最近又有哪个队没翻过去失败了。我一人坐在大厅面对他们一群当地人,显得极为势单力薄,且给人一种感觉,分明是背夫觉得辛苦不想翻,才用这种方式劝阻我。他事先什么都不说,临头告诉我有多难走,时间也长,没有歇脚处。我生气在他此前为何不说?偏偏事情来临,让我没有任何选择判断的余地,全听一群人结伴指使? 与背夫沟通不畅还体现在别处:他们有规矩,雇主应先付一半报酬。而我的背夫因个性害羞没有提前告诉我,到了南池,经我们的介绍人提醒后我才知道。我并不是不能提前付钱,只是如果尽早说,在加都的汇率要漂亮得很,省去很多麻烦。而我人已在南池,ATM机试了几个都是坏的,最后在南池银行用1:15的汇率换了身上仅有的一些人民币。给了背夫一部分报酬后,想到山上东西贵得离谱,接下来真的不知道怎么撑下去。 看吧, 虽然我来到山里徒步以追求内心的平静,可还是会被这些世俗的情绪牵扯。 不过知道了自己的缺点,要更注意切换模式,我一定可以更从容淡然的不是吗? 2山上东西太贵,省吃俭用,觉得凄凄惨惨戚戚 说到底还是因为钱,一个苹果十五块,一保温杯热水十五块,两片面包三十块,心在滴血好不好。我去年一整年工作攒钱,平日里极为节省,算着要来珠峰徒步,各样装备都是能借就借。因我身体不好,需要请一背夫,零零总总这趟要花小两万块。唉,还是怪自己既攒不下钱也挣不来钱吧。回去继续吃土度日,不敢买肉吃素也挺好啊,还瘦了呢。还有很多开销……不说了不说了,一说这些就像怨妇。最后还是安慰自己,在山上吃简单点也不会掉块肉。最后,一切能用钱解决的问题,就不是问题。 3今日丁波切又雨夹雪,天气寒冷,房间简陋,心情不好 吃过晚饭,趁着身体还有点余热,马上钻进睡袋,但脚还是冰凉难忍。于是用老办法:跪在床上,让双腿有麻意,脚会暖和的快一点。 ⬆️今早落雪薄薄一层 丁波切算是路上的大镇了,没想到这家旅馆房间这么糟糕,这才刚到了海拔四千米的地方,接下来十数日都要在这样的环境下,真是难捱……可是我在抱怨什么啊?有房子睡已经是幸事了,何况我还有睡袋,我想住五星级酒店,就别来徒步啊!自己做的选择,所有后果自己承担!而且在城市温室呆久了,这么一点苦就哭天喊地,算什么英雄(女)啊! 4计划还不清晰,不知道哪天赶上痛经 解决办法:急有什么用?急就不痛经了么?止痛药不是带了么?而且带了6粒!我要是真的肚子疼时翻了垭口,那今后的生活,还有什么可以怕啊! 关于计划如何清晰?不要着急!急有什么用啊?再观望两天天气情况,到底翻不翻Kongma la垭口,再写下详细日程安排。 5今日起没有信号 没有信号又怎么样?你想联系谁?谁又会联系你?可笑! 以上,大概是我大哭的原因。我从来都不是勇敢的人啊,哭可以让情绪好一点,况且又没有影响到他人。梳理清让自己烦恼的几点,会慢慢解决的。 徒步第9天,从Dingboche到Chhukung再到Chhukung ri 高反严重的一天 今日终于遇上了传说中的高反。 Chhukung海拔4700米左右,Chhukung ri 5300米左右。我们于中午到达Chhukung,后往返4小时爬上了Chhukung ri。 高海拔徒步的劣势已经渐显,走的每步都十分缓慢,好在我意志力不算差,气喘吁吁中不知不觉也爬了上去。 无奈天气特别糟糕,云把所有雪山都掩盖,一张好照片也没有。风大急速下撤,没想到这趟往返却累出了高反。 ⬆️感受一下Chhukhung ri的能见度…… 嗓子像被东西堵住,一直恶心,却吐不出来。头间歇性疼痛,浑身发冷,在旅舍里围坐烤火也无济于事。喝了热水,又观察了一个小时,还是没有缓解。 旅舍同一天的住客加上我只有五人,一对新西兰新婚小夫妇,一个生活在上海的澳大利亚老人,还有一位中国同胞张斌大哥。 张斌大哥只带了五只葡萄糖注射液,慷慨分我一只。可这上分明写得是注射液?他见我犹豫,叫我千万别琢磨味道,快速挤完咽下。我将信将疑,还是回味了一下味道,并不好喝,皱眉挤眼喝完期待好转。 到了晚上,只觉得头热身子更凉,起来稍动弹一下,恶心和头疼就加重。Sam叫我喝大蒜汤,可我哪里咽得下一点东西?有向导建议我立即下撤到Dingboche,新西兰女孩叫我服用Diomax。考虑到此时天色已晚,外面气温直逼零下十度,我若再步行两小时,可能会更费体力,状态更糟。而且Dingboche海拔也就在4400米左右,不比这低太多,也不一定能缓解什么。 至于Diomax,我于三年前徒步ACT翻越陀龙垭口时服用过。那时我症状其实并不严重,听了向导建议服用半片,随即而来的严重副作用——四肢抽搐让我终生难忘。于是再不敢轻易服下,便谢过新西兰女孩好意。又想起ACT的朋友老杨曾说过,如果症状逐渐减轻,就无大碍。我与旅舍里小姑娘还能打闹玩笑,应该也并没有多严重,还是再撑撑看。如果真的有呕吐症状出现,反正我买了美亚保险,大不了叫直升机救援还不行? 张斌大哥去阿里曾高反三天,也是与我相似症状。这一晚他一直陪我,不断给我倒热水,搀扶我走路,与我聊天分散注意力。在珠峰脚下“不与秦塞通人烟”的小村庄,感觉摇摇欲坠的时刻,听到张斌大哥讲述他的沿海小城生活,与为何来徒步EBC的心境,觉得又感动又难得又温暖,高反症状也慢慢减轻了。 徒步第10天,从Chhukung返回至Dingboche再到Dughla 开始计算每日食品用量 昨夜夜里醒过几次,觉得身体冷时便头痛加重,后来戴上帽子睡,果然一觉到天明,并一切恢复正常,醒来后甚至还主动去厨房要吃的! 看来我已经全然好了,人生第一次恶心头疼发冷的高反,没想到轻松适应过来了。感谢张斌大哥的陪伴,以及他的葡萄干和葡萄糖注射液。 今日天气非常好,走出屋门就是阿马达布拉玛雪山,已经不能用清晰可见来形容了,而是近在咫尺,触手可得。在如此通透的蓝天和雪山下刷牙洗脸,是我几世修来的福气。 行程已经过半,接下来几日是最关键的真正意义上的高海拔徒步,于是在Dughla认真做了一次行程和剩余食物计划。 我自诩是一个对吃不讲究的人,三样菜吃一生:西红柿炒鸡蛋(甜),清炒小油菜,清炒土豆丝。此次出来,也并没有带任何牛肉干等能量食品。在加都买了半斤麦片为饱腹用,在向导的提醒下为翻垭口买了一些巧克力,考虑到没有水果可吃,又准备了维他命泡腾片,除此以外再无其他。 十多天过去,一路吃得十分朴素,加上物价非常贵,这些麦片、巧克力和路上不定哥送的少量补给就显得格外珍贵,于是默默计算能坚持到什么时候。泡腾片和盐丸的量可以撑到加都,麦片预计不出一周内喝完,巧克力还剩七块,留在翻垭口时吃。不定哥留下的两袋已有褶皱的速溶冲剂,就在翻完两个垭口后各喝一袋吧! 可是越这样严格要求自己定量食用,越体会到对食物绵绵不绝的渴求。每天早上定量冲麦片,却总在喝完后又忍不住再冲一点。就像有些人,下了无数次决心不联系,还是忍不住又跑去见面。前者为了填满胃,后者大概为了缝补心吧。 我佩服那种独自一人备好数月干粮的长途旅行,每日严格计算食物用量,长久如一,把对美味的欲望变成碳水化合物和维生素来对待,心里再不起波澜。 徒步第11天,从Dughla到Lobuche 海拔和物价都创下新高 昨日在Dughla海拔4600米处无高反,今日继续向4900米的Lobuche前进。 翻过一处小垭口,是珠峰遇难者纪念碑,视野十分开阔。中国人纪念碑前,有人用石头压了一根红双喜,希望天堂里,这根香烟的光亮让他们并不孤单。 在路上碰见波丽娜回返,她并没有到达EBC,因在Lobuche头痛难忍选择下降。远远从乱石堆里看见熟悉的身影觉得特别激动。墨镜下的她双眼通红,一脸倦意,瘦弱的身躯穿上羽绒服也并不臃肿。高反真是因人而异,除了给她巧克力和热水并没有什么再能帮她,不忍心和她再继续寒暄,匆匆告别。今日一别,又要等十日后有信号才能联系。我是容易发生感情的生物,我们同住一屋三晚,互相关心照顾,分享日用品和食物,点一壶姜茶同喝,在大厅挨坐烤火取暖,虽算不上共患难,但在孤独行程中有人同行的回忆的确让人难以忘记。 ⬆️我和波丽娜 Lobuche距离珠峰本营仅有一日行程了,物价在这里又创下新高,两片面包六美元,一瓶矿泉水三美元。而且天气十分恶劣,中午一过就雨雪雾交加,好像昆汀电影里暴风雪下的小村庄。 另外一件麻烦事就是无法洗漱。从海拔四千左右起就已经很少有引水管,各家旅舍都是用一个大水桶储水,在桶下方安一个塑料水龙头。每天早上水已经完全冻住了,条件好的地方可以问些水让向导帮忙舀着洗,所以我好几天都没洗脸。 ⬆️每天早上桶里的水已经被冻住 不知道这算不算城市人的通病,洗脸要用洗面奶,然后要用乳液保湿,要涂精华,要涂防晒,要涂打底,BB霜,CC霜。出来徒步,美其曰走进大自然,可还是要挑冲锋衣的材料,挑鞋子是不是V底,挑登山杖是不是xx合金,甚至戴一块头巾,也要挑花色。 可是没有这些东西又会怎样呢? 最近几年,名为“xx优品”的杂货铺越开越多,就连没有优衣库和hm的加德满都,也能看到手提“xx优品”logo购物袋的人们。这些杂货铺物品丰富,种类繁多。有时候我会想,仅仅是货架上的一个杯子,也背负着营业额、市场占比的压力,被生产出无数的花样。大中华区xx地方销售经理以此为生计,业绩使他有能力去挑喜欢的汽车品牌和颜色;工厂老板也因此多了订单,建更大的厂房;工人有了工作,给爸妈买新款式的衣服。其实物欲和在哪里生活无关,就算走进了大自然,我还是摆脱不了欲望的追逐。 感觉越想脑袋就越死机,是不是地球上从有了我们开始,就有了物质,有了比较,有了选择,有了各样的阶级,有了货币和规则,我们难道不是生活在自己给自己限制的怪圈里,转个不停吗? 我爱逛街,试衣服,买裙子,一边用物质使自己获得短暂的快乐,一边又对自己充满了深深的鄙视。去年我给自己定了规矩,每周三不吃肉,与宗教和动物保护无关,实则是想训练自己“有些东西没有也可以“的能力。 我的欲望真多啊。我要粉底颜色,我要裙子剪裁,我要食物的产地,要朋友的爱好,性格,甚至他们的父母的单位。佟妍在耳边唱: “心上的人啊,我就要回到尘土中啦。你什么都不用给啦,把我的一切留给她。” 徒步第12天,从Lobuche到Gorakshep再到EBC 历时12天,终于到达旅行终点,遭遇雨雪交加逆向而行 今天终于到了这次旅行最重要的地方:珠峰大本营!然而天气特别糟糕,与此前心心念念想象到达珠峰大本营的激动情形全然不同。一身狼狈,连和标志合影的心情都没了。我可是用了12天,终于到达了念叨了两三年的地方啊,没想到就这么匆匆而过。 到达时天气阴沉,已经飘落小雪,于是匆忙回返,但还是没能躲过雨夹雪的来袭。雾气湿重,还听见了多次雪崩响,逆向在雨雪交加中行进将近2小时,头疼又恶心。 头巾全被打湿,冲锋衣只能抵抗小雪,迎风雪而行,感觉体温逐渐降低。头疼间歇性还算能忍,但恶心的感觉让人每上升一步都加倍艰难。平时小跑几步就登上的坡,现在挪一步就用出吃奶力气。雨雪无情,打在脸上像刀子一样,害怕失温,用尽力气大口呼吸,希望身体能懂我心里发出的求生信号。 不想渲染任何赞美意志力的情绪,反观自己内心最真实的想法,在感觉十分艰难的时刻,的确并无任何纯洁的笑容和感情给我支撑。只想到母亲。她的一生我其实并不了解,我只知道我是她的全部。我晓得很多孝顺的道理,但仍然控制不了也无法保证今后日子里不与她发泄一些坏情绪。有人说“相爱相杀”,大概世上只有她一人。我一定不能出事,因为她在家一心只念我平安。 我边走边哭,我害怕一切,我从来都不勇敢。同行的张斌大哥冲我喊:”这糟糕的天气与你生活中的坎坷相比,算得了什么?”没想到这种平日里让我觉得心灵鸡汤的问题,在此刻竟然起了作用。是啊,你真心对待的人从未真心对你,你总是面对每次突如其来的不辞而别,你只求他们不玩你,他们却要求你充满乐观、善良宽容。如果这些可以叫做伤害,比起这片刻的雨夹雪简直好太多了吧? 无心再记录任何,在海拔5100米处冰冷的不适合人类居住的地方,钻进一片冰凉的睡袋,明日凌晨起床,还有更残酷的寒冷等着我。 徒步第13天,从Gorakshep到Dzonglha 风景最赞的一段路 不知不觉已经徒步十多天,每日打包行李,紧睡袋,系鞋带,从来没有这么准时地吃饭睡觉。 ⬆️人们用到达下一个村庄的天数、小时来衡量事物,记录变化,时间仿佛被我们赋予了意义。 这段路风景最赞,没有之一。斜切4800米的山腰,荒漠色山坡倾洒而下至极深峡谷,另一侧是宏伟的一列列雪峰。云朵时而压得很低,与雪山交相辉映。远远望去,山腰中的狭窄小路仿佛通向世界尽头。时常闻到类似肉桂的香味,原来是路两旁随处可见的一种簇状植物。Sam说这是一种烧香用的香料,我有些想念自己做的肉桂苹果面包了。 没有网络和电视的世界照常运转,并没有因为少了一个赞,一条评论而停滞。各种牌类游戏盛行,一到晚上大厅里人声鼎沸,谁管他总统上台,花边新闻。在那个离我远去的世界里,表达愤怒的公知可能也在空虚地刷朋友圈,十万加的价值观也许还没过时。而我眼前的世界,牦牛缓慢前行,背夫往返上下,雪下了又停,停了又下。 尽管我已在我认为的冰雪荒原,然而不远处就是珠峰的名利场。 看着珠峰地区攒动的人群,我无数次想问为什么。这里环境恶劣,条件简陋,气候寒冷,阴晴不定,却引得全世界的人争相到此。他们不在乎漏风的房屋和无法洗漱的窘迫,放弃优渥度假的选择,非要让肌肤吃点苦头,是为了增强体魄?亲近自然?一睹最高峰容貌?逃避现代文明体验蛮荒之地?还是仅仅为了瞻仰我们最初走出来的地方? 从一座山到另一座山,山腰横亘的小路与冰雪存在的时间不相上下。有路,就想着去前面看看,于是有了第一个走出来的人,有了物质交换和思想交流,发生了故事。 人们开始用到达下一个村庄的天数、小时来衡量事物,记录变化,时间仿佛被我们赋予了意义。 这片区域的变化与某些地区拆迁的速度相比,算得上是缓慢了,我还有幸能看到一些属于过去的方式,走一些过去人走过的路。 我接受“河流瞬息万变”的说法,却渴望走在永恒不变的道路上。 讲一点登山徒步时的真实感受:我从来没有望着远方前行过,一直都是紧盯着脚下的路。偶尔抬头、驻足望下,也不敢细想。就像朋友请客吃饭时,也听不了宏图伟业,默默低头吃肉。 而回望的时间也并不充裕,真的没什么感慨和想法。也无风雨也无晴。 徒步第14天,从Dzonglha到Dragnag 翻越5400米的Cho la垭口,经历可怕的600米雪道下降 人们口中艰难的Cho la垭口,不知不觉中竟然也翻完了。 翻过垭口后的雪坡近乎垂直,需要用冰爪,可是没有人告诉我冰爪还分大小号,我的冰爪买大了。Sam用皮筋帮我固定算是解决了问题,可第一次穿,还是战战兢兢前行。他不用冰爪,掏出一双袜子外穿在鞋上,照样防滑。 ⬆️Sam用皮筋儿帮我固定好了冰爪 ⬆️Sam没有冰爪,一双羊毛袜外穿,照样防滑 路实在太滑,我走了两步就累了,更别提没有冰爪的人。后来我仗着年轻身体灵活,全程,丝毫不夸张,全程坐在雪坡上滑了下来。于是这个别人口中最危险的下降,我竟然轻松完成了。 同行有一位澳大利亚老人Garry,怎么也得有六十多岁,他穿的T恤上写着拉达克,昨晚聊天得知他果然去过列城徒步,并且攀了一座6100米的雪山。这几天他感冒咳嗽,状态很不好,我要是他可能已经选择直升机救援了,他却还一直撑着。翻垭口时我让Sam去照看搀扶,谁知却被他拒绝了。他说这样的路他走过挺多,慢慢走没事的。后来,他踉踉跄跄,走了快三小时才下来。 啊,我六十岁时会在做什么?还有勇气一个人出来徒步吗?我的关节还好使吗?身体会不会有其他毛病?Garry此前在上海生活过一阵,玩了大半个中国,明年初开始和妻子游列南美,他还想去伊朗看看。他有两个女儿,一个24岁,一个26岁,定居在澳洲不同城市,小女儿明年去英国,我问是上学吗?他回答,只是break。 徒步路上遇到的不同人的确让我挺开眼界。在ACT时见到一家三代一起来徒步的欧洲人,就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在我的家族,别提出来徒步了,就是一起做个饭,也有人十指不沾阳春水,试问日常感情如何维系?如果不一起参与社会活动家庭活动? 仅拿着一纸契约,好意思说出口管这叫亲情? 说远了。还见到不少独行或组团的老人,带着孩子的单亲或双亲家长。我对他们充满羡慕与钦佩,势必也要活出这样的人生。无论我在哪个年龄段,哪种人生状态,亲近自然的向往都不会消失, 至于能否做出选择和决定,取决于我的勇气。 愿我不会忘记说过的这番话,也记得说这话时的自己。 三年前翻完陀龙垭口,略带矫情地发了一条朋友圈:“我喜欢的野孩子他们说,走过的人,他从不说出来”。此时依然是相同的感受。 我始终相信有些人设是出生就带来的,年少时曾打动我的词句,快三十岁了翻出来看,依然会被打动。 ⬆️有时候你完成一件事,不是因为勇气可嘉,而是因为没有退路。 翻过垭口,先是在乱石堆上跳跃,又缓缓翻过一个山坡,然后遇见一条乱石之上的大河,声响巨大。 李宗盛唱:“从此我俩各自一端,望着大河弯弯,嬉皮笑脸面对,人生的难。” 徒步第15天,从Dragnag到Gokyo 徒步给人带来什么? 今日路程很短,三小时就到了。从旅舍大厅透过窗户就看到Gokyo湖,只能说这是我见过的,最无与伦比的美丽。 今日思考子雯姐布置的课题:徒步给人带来什么? 1管理身体的能力 “增强体魄”,”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只有徒步路上才觉得这种俗话是真理吧。 生活在追求标准化的文明里,对凉爽和温暖的感受来自空调和暖气,而非树叶与阳光。反映季节来临与消逝的不再是我们身体的本能,而是时尚届的服装潮流趋势。 总羡慕登山者登顶的时刻,却不知道他们可能从一个月前就开始为进山做准备,调整状态,保证每日基本营养蛋白维生素的摄入,佛系作息,顺应天时。 于是我也想在徒步路上去亲身体会这过程。我喜欢山里的一日四季,微凉的早晨,炎热的午后,舒适的傍晚,干燥的深夜,有时突然降雪,狂风怒号,在各个状态下,发现身体的微妙变化。小心防风,头部保暖,谨防失温等,竟然也学会了保护自己。更加意识到,其中一项出了差错,影响的可能是接连几天的状态,间接导致能否走下来一条长线,可能轻易就辜负了之前的多项准备。 2独处的能力 没错,独处是一种能力。 如果离开了浮躁的朋友圈,你最多能呆几天?你选择哪一本书相伴?你思考哪些问题?在每天的生活里,有多少事情是违心附和的?有多少时间是真正留给自己的? 徒步路上,很多时候只能听到自己的呼吸声,和河水撞击石头的声音。没有网络信号,没有电视报纸,沿路信息靠来往的人口耳相传。有时晚上一人独包一间旅舍,烤火取暖,在嗡嗡响的电灯下读古典诗词,读到妙处拍手称快,摇头晃脑,不亦乐乎。 突然多了大把的时间,你发现你愿意去仔细观察周围的一切,哪怕是很细小的事情:比如牛羊吃哪种草,不吃哪种草,比如今晚所住的木头房子结构如何,很多“设施”实则蕴含着生活的智慧。没有了喜茶和吃鸡,朋友圈以外还有很多个世界。 是该有一些时候,好好跟自己说说话,不断往内心深处一层层发问:你到底怕什么?你到底要什么?先与自己和解,再去改变世界(虽然我也不想改变世界)。愿自己回到城市生活之中面对一些事情时,可以经得起怀疑,耐得住寂寞。 3徒步路上是一扇窗 西班牙、法国、英国、意大利、荷兰、俄罗斯、白俄罗斯、斯洛伐克、波兰、美国、加拿大、以色列、印度、韩国、日本、越南、泰国、新西兰、澳大利亚……能让全世界人蜂拥而至的地方,珠峰大本营算是其中之一。 我孤陋寡闻,平日里的生活平淡无奇,与世界各地的徒步者接触让我见到多种多样的生活方式。 曾遇到过来徒步的一家三代,祖父母七十多岁,一头白发,精神矍铄,孙子辈儿是未满二十岁的少年,充满活力。我很喜欢全家人一同做一件事的状态,尤其是在徒步路上,大家一同面临基本的吃穿住行,一起坐在雪山下休息喝茶,翻白雪茫茫的垭口,共同经历的不仅是快乐还有艰苦。往后再谈起这些回忆和过往,发现我们不是从书本的课文里,而是在真实的生活里学会了珍惜和感恩。 ⬆️一句英文不会讲,靠翻译软件走完全程的50多岁夫妻,心态特别年轻。拍完这张照片,大叔冲着我比划“money,money”,阿姨喜欢穿鲜艳颜色的衣服,每天化妆涂口红,我指着她说“一普达(韩语漂亮)”,她可开心了。 还有不让人搀扶照顾的老人,跟着爸妈一起爬上爬下的七八岁小朋友,一句英文不会全程靠翻译软件出行的韩国中年夫妻,只有一条腿拄着拐杖也要来徒步的残疾人…… 都让人感动。最有爱是举着国旗的老人团,他们精力充沛,叽叽喳喳,经过的地方留下一阵欢声笑语,让人想起那句“莫道人生无再少,门前流水尚能西”…… 遇到一对新婚的新西兰年轻夫妻,选择来到这种“每天早起水结成冰,脸都没法洗”的地方度蜜月,他们待人温和客气,谦逊有礼;一个同行一段的以色列男孩在我落单时故意走得很慢,跟我说“No one clmbing alone”;与我一屋同住的波兰女孩,每次进屋前都轻轻敲门示意;晚上一同烤火的澳大利亚老人在结束一天行程后就换上老北京布鞋,十分幽默地和大家聊起他爬乞力马扎罗的年代,那时我们都还没有出生…… 在城市里总是听到关于“奢侈鞋包,口红色号,丧偶式育儿,老人还没离去就争抢着住房财产”的事情,戾气横生……在徒步路上我可以看到关于“自立、勇敢、乐观、礼貌、包容、友爱……”的表现,心灵鸡汤不在疯转的十万加订阅号文章里,而是在活灵活现的人们身上。最重要的是,我看到了世界不同地方人们的选择,那些人生的丰富度,来源于做决定的勇气。 4不要忘记热爱大自然 被鸟叫吵醒,在月亮升起时入睡。这样顺应天时的作息,你经历过吗? 徒步的这一路,从海拔一千米慢慢爬升至五千五百米,跟随着峡谷陡然升降,鞋底沾满泥浆,望着大河在我脚下越来越远,直到听不到声音。从最初葱郁的绿色地带,到贫瘠的石头荒漠区,飞鸟无数次在我头顶掠过,划出优美的身姿。 我们有着对温暖的诉求,于是用石头、木材建造了防风的房子。我们体会过饥饿的痛苦,在高海拔地区也种植出给予我们能量的食物。我们可以在电视、网络、书本等媒体里看到五颜六色的世界,却无法亲身获得潮湿、寒冷、炎热、温暖的体验。 大自然像充满活力的青少年,五彩缤纷,生机勃勃;也像垂暮的白发老者,宽容相对,沉默不语。抖音里的妙龄MM固然好看,但我还想用一种方式提醒自己时刻不要忘记:我们是从大自然里走出来的。 徒步第16天,从Gokyo到Dhole 突发高反,决定下撤 不知道说些什么的一天,在4800米的第7天,因为突然的呼吸困难,下撤了。 决定是我自己做的。 刚起床就觉得累,吃早饭碰到Garry,边喘粗气边跟他说话。本来打算自己去Gokyo ri,Sam看我状态不好不放心,还好有他跟上。 坚持上到一半,越来越累,想睡觉,睁不开眼,心跳很快,不知道是不是高反,毕竟头也不疼,也不恶心。我说回去吧,休息半天,明天再来。 回去的路上喘气开始变得艰难,需要很大口用力呼吸才行,而且胸口也有一点疼,自己觉得可能是极需要氧气?这样下去可能会越来越糟。于是刚刚到旅舍,两分钟之内,就做了下撤的决定。 ⬆️Gokyo,让我再看你一眼 下撤的前半段也并不舒服,我连小书包都给Sam背了,可还是走得很慢,呼吸艰难。此刻似乎是靠意志力在撑。Sam不断跟我说海拔下去一定会好,我近乎贪婪地攫取着空气中的氧气,尽量让自己平静,尽量地加快步伐,跟自己说,身体也没有说垮就垮的,总有个过程,我不会有事的。 路上碰到一个当地人坐在筐里被匆忙抬下山,问了也是在Gokyo高反的。他更严重,输了氧气,我把唯一一块原本留着翻Renjo la垭口的巧克力给了他们。 吃过午饭,又开始下雪,坚持不断走了两个多小时。虽然是下坡,也觉得力气被耗尽了。能见度很差,雨雾里看到朦胧的村庄,今日宿地终于到了,雪却没停,背包上已经白白一层。 ⬆️这次4月来走EBC,经常遇到这样的天气 喝了热水,打着精神着去洗脸,天啊,居然有没被冻住的桶水可以用,似乎洗了这一周最好的一次脸。这里海拔4000,沿路已经看到松树,我知道我不会有事了。 夜里出来上厕所,已经不觉特别寒冷,星星繁多闪烁,却不知是庆幸还是失落。 徒步第17天,从Dhole到Bengkar 再也看不到雪山 没有想到我的雪山之旅,竟然这么快就到了终点。 只有早上出发时远方有一点点雪山的影子,过后就再也没了。 下撤的决定是自己做的, 雪山、高反的一同消失,和文明世界网络信号的来临同样令人措手不及。 我再也不会感到不适,却再也看不到让我心动的白色山尖。 气候逐渐变得舒适,不用再惧怕寒冷,还有可能洗到热水澡。我走在艳阳中的绿色山谷,脚步轻快得可以小跑,却已经开始疯狂想念,过去像梦一样的一周。 寒冷是最深刻的记忆。羽绒睡袋里一片冰凉,尽管穿着羊毛裤,羊毛袜,每次在睡袋里挪动一个地方,都倒吸一口凉气。 夜里起夜是极其痛苦的。 尿,还是不尿,这是个问题。 暖好的睡袋像爱人的怀抱,不忍分离,可身体的本能让我不得不走向零下的屋外,哆嗦着排泄,踮着脚尖跑回睡袋。 每天下午四五点,盼星星盼月亮等着主人生火,我们像婴儿汲取乳汁一样,围坐在火炉旁,等待烧热的时刻。羊毛袜紧贴着皮肤,受到火的烘烤,温暖逐渐蔓延到小腿,最终会熏得面部发热。此时你会真心感激前人发现了火的文明,在无数个漫长的寒冷的夜晚, 是火带给人们最初的抚慰, 那是怎样一种美好的感受啊。 窗外大雪纷飞,屋内红泥火炉,但这并不是浪漫。总能想起金庸小说里风陵渡口的那个雪夜,小郭襄听江湖英雄说神雕大侠的故事,我则拿着LP请教各路向导不同月份垭口的路况。他们穿着脏兮兮的羽绒抓绒,皮肤黝黑,手指粗糙,笑起来眼角有一层层深刻的皱纹。他们的眼神里可没有什么光芒闪烁和神采飞扬,他们甚至发音糟糕,半天讲不清一个地名。 但他们走过那些白雪覆盖,彩色经幡飘扬的垭口,一遍又一遍。他们像说起中午吃的炒饭土豆一样自然地说起那些凶险和艰难,他们是最熟悉喜马拉雅的英雄。 直到现在,我也说不清楚,自己究竟是被寒冷中的火炉吸引,还是被没有信号的世界里口耳相传的方式吸引。我只知道,那些寒冷和温暖交织的瞬间好像有一种魔力,每每一想起,就忍不住热泪盈眶。 徒步第18天,从Bengkar到Pakhepani 进入湿润地带,又听到熟悉的驴铃叮当 今日海拔降至2700米,树木葱郁,气候湿润。昨天刚刚经历了一天的干燥舒适天气,今天又开始在雨中行走。 路过卢卡拉,99%的游客结束了行程,乘小飞机返回加德满都,我仍然选择走出大山,吉普返程。 降雨使得道路泥泞不堪,在一片驴蹄脚印中深一脚浅一脚。虽是下降,却容不得半点马虎,更得全神贯注。心累。 我已有来时的经验,知道出去这段路就是翻山,一路起起伏伏,先是纵路近乎垂直下降到谷底,再盘旋上升翻过小垭口,一路沿着山体侧面行走。丰富的植物已叫人眼花缭乱,应接不暇,还得时刻提防躲避驴帮。听到前方铃铛响,就做好让路的准备,紧贴着山体趴着,让它们先走。 驴的步伐要比四五千米的牦牛略轻快一些,它们驮着燃气罐,食物,建材等,一切人类生活必需品都由它们送达。驴和牦牛才是喜马拉雅古老忠诚的使者,是它们造就了往来千年的传奇,和这一路的无数繁华。 当然,还有动辄背负几十公斤的当地人,就连几岁的孩子,也头负绳带,小小年纪就把生活担起。 我,侥幸生活在首都,浸淫城市文明许久,不仅四体不勤五谷不分,还经常自我感觉良好,一边享受着尖端科技带来的便利,一边抱怨着鸡毛蒜皮的小事。直到有一天,我突发奇想要去古老的地方看看,试图把时间拉长,在驴和牦牛运输的尺度里找寻自我。 可是时间有长短吗?时间有快慢吗?时间能被什么衡量?是微信消息几KB的流量?还是20天下来鞋上沾满的泥? 一路的商人、朝圣者,在一个个村庄之间来回走过,他们能给我答案吗? 铃铛声又渐进了,雨越下越大,不能再向前行,于是宿在半山腰唯一一家民宿,只有我一个客人。进出卢卡拉这几日游客稀少,经常一人独包一间旅舍,给了自己最好的独处空间。今日读背的苏轼一句词曰:“休言万事转头空,未转头时是梦”。烤火毕,吟着入睡。 徒步第19天,从Pakhepani到Kharikhola 我究竟在逃避什么? 今日被鸟叫唤醒。 以前听鸟声,在瑜伽、冥想的CD里,种类单一,还怀疑是不是电脑做出来的声音,听了只为静心。今早听鸟声,在真实的森林里,丰富,响亮,仔细听,竟然不觉发笑。很多种声色,争相交织,你不让我,我不让你,像是在辩论、争吵,各执一词。听了开头,就很想揣摩其中意思,一时间听入了迷,忘了要去洗漱。 在尼泊尔徒步,刚刚离开雪山秘境,一天之内,又仿佛进入热带丛林,物种之丰富叫人咋舌。两天之内下降两千多米,碧绿、宽阔的河流在谷底咆哮着呼唤,听着声音越来越近,直到在河边住下才安心。 这两日复习了陶渊明的《归去来兮辞》,“木欣欣以向荣,泉涓涓而始流。善万物之得时,感吾生之行休。”正是这段海拔行走再契合不过的句子了。那些“窈窕寻壑、崎岖经丘”让双脚苦不堪言,其中所体会到的心情,前人也全都写过了,就连逃离喧嚣的心境,他都没有错过。可是我能做到“悟已往之不谏,知来者之可追”吗? 有多少人向往田园生活,以为乡下就是解脱?苏轼写“几时归去?作个闲人。对一张琴,一壶酒,一溪云。”可谁给我做琴?谁又给我斟酒?只有云雨,又如何饱腹?有人的地方,就一定有争执和猜忌,矛盾从“他是不是多拿了绩效”变成“他是不是偷了我一只鸡”,试图到自然中美名曰“寻求自我”,逃避的究竟是什么? 我相信所有人生来本善,也自私自利,无数的爱恨情仇在生死轮回中上演,日日年年。 我们看得到旗云消失了又来,我们眼中的白雪却始终没有融化…… 还是用苏轼的词来解释一切吧:“世事一场大梦,人生几度秋凉”……他是矛盾的文艺青年,满腹经纶,作品中引用众多(其实也是东拼西凑)。他总是提到“鬓”、“梦”等字眼,他不服老,他认为万事一场梦。我远没有他想得开,也没有他的魄力,要达到他的境界不知何年。只能用诗句麻木自己,在上坡时气喘吁吁背词,是属于我独一无二的快乐。苍茫天地,快意行走,山河知音,游戏人生。 徒步第20天,从Kharikhola到Andheri 回到加都,回到人间 很久前听到一种说法,意思是登山的人归来回到加都,会特别迷恋这个烟火人间。 起初我不懂其中真意,多半是因为加都从来没有给我留下过好印象。泰米尔拥挤嘈杂,围巾和手串商贩们日复一日说着俏皮话招揽客人,无数的摩托车不知礼让为何物,飞驰着经过,留下一阵尘土飞扬。一个国家的首都,毫无秩序可言,混乱,或是慵懒,一切都笼罩在PM10的烟尘之下,叫人厌恶。 可是我此刻竟然如此渴望这个烟尘飞扬的城市。我们的吉普十人一车,有来自法国、西班牙、俄罗斯、白俄罗斯的徒步者。我们高过头顶的背包正躺在吉普车顶,跟随着我们做最后的颠簸。我们穿着一路未洗的衣服,用头巾包着打结的头发,散发着酸臭的体味。当每一次休息结束,车子启动时,大家高呼着“Kathmandu!”从凉意侵体的凌晨出发,经过高温炎热的午后,一路摇晃,转弯不断,涉水过河,向着加德满都飞奔。 我心里也是充满喜悦,可是我说不清,这其中到底是对电力文明的向往,还是对结束苦行僧日子解放的欢欣。 也许从这时开始,加德满都不再意味着热水澡和软沙发,她是珍惜、宽容、谅解、美好、善意、乌托邦的代名词。她无序中的有序,是只有出山的人才能懂的混乱的可爱。 张斌哥发了一条朋友圈,是泰米尔旅舍里挂着的经幡,配文说:“回到人间,真好。” 于我又何尝不是呢?山路一百零八弯,吉普车颠簸十一个小时。不敢喝水,怕上厕所,恶心、疲倦,拥挤、潮热。千言万语道不尽这一月辛酸, 此刻最想念加了几棵小油菜的小米粥,咂摸味道,然后潸然泪下。 ⬆️时间有长短吗?时间有快慢吗?时间能被什么衡量?是微信消息几KB的流量?还是20天下来鞋上沾满的泥?一路的商人、朝圣者,在一个个村庄之间来回走过,他们能给我答案吗? EBC徒步后记 这次徒步的时间有20天,是我走过的最长的一次。总共225KM,累计爬升不到11000M。过了三周不能洗澡的日子,每天翻山越岭上上下下,吃最朴素的食物,不上网,不听歌,按时吃饭睡觉。很多朋友问我有什么收获? 除了涨了三斤体重以外, 并没有其他变化。如我行前说的那样,我并没有做什么了不起的事情,我只是换了一个地方拉屎,为贫穷却可以发ins的邻国贡献了些许GDP而已。 有时候我还能想起,看到满天繁星的夜晚没有风吹并不寒冷,想起那个下过雪突然又出了太阳的黄昏,最后一丝太阳余光打在我身上,有着异常温暖的力量。 登珠峰的人此时正在昆布冰川拉练,晒得满面通红。他们有人势在必得,心心念念为国争光,有人几度经历生死,才修炼成“轻言放弃”的美德。而我在离加都八小时车程,一个叫班迪普尔的静谧的小山村里回忆记录着这一切。昨夜一场狂风暴雨直接吹断了电,我在一片漆黑与凉意中想念与爱人缱绻的柔软时光,不知何时能再度依偎在谁怀里,轻声讲述海拔五千米的稀薄故事。 晚饭刚刚吃了遍布尼国各地的momo,面前的孩童因为妈妈离开了几分钟正在假哭,终究会慢慢长大。 最后我想说,尼国有一种叫做Chapatti的死面饼,当我第一次在徒步路上尝到,有一种迫不及待冲进厨房的心情。真想让他们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一种美食,是我们中国北方无与伦比的—— 葱花饼。 完。 ⬆️在班迪普尔静静呆了3天,写完了以上文字。 二、攻略部分 【EBC线路说明】 国人最熟悉的三条尼国著名线路:ABC,ACT,EBC。 1、ABC,安纳普尔那大本营 时间最短,我没有走过,听说7天能搞定,中国人很多。最高海拔是大本营4130m,没有垭口要翻。 2、ACT,安纳普尔那环线 时间中等,10天起,最高海拔是陀龙垭口5416米。4000米以上海拔住宿只有2天,最高睡在4900米。我是10月份走的,天气很好,没什么雪,所以也没有看到太多雪山。。。难度一般,主要是翻垭口那天比较辛苦。具体看这篇 《ACT大环线,10.1/干货/菜鸟纯走7天》 3、EBC,珠峰(南坡)大本营 时间最长,很多种线路组合可走,10-20天都行,可以看到很多雪山~4000米以上海拔住宿我这次有9天,最高睡在5100米。天气嘛我这次是4月走的,理论上天气不错,但都说今年喜马拉雅南麓雨季提前了,3月底时每天11点就开始起雾/下雨/下雪,该看的都没看到。。。也许还是11月-2月去天气最有保证吧。而且4月人真多超级多,就跟北京故宫长城似的。这样比起来,10月去ACT那次真是很清净啦。 关于难度: 重点说下这个:楼主本人=小白+弱鸡一枚,无能力负重,有背夫的情况还走得巨逼慢,永远被人超,永远在给好心跟我同行的人拖后腿。楼主平时跑五公里永远跑不进30分钟呵呵,10公里配速已经跑到7分钟了呵呵。我说我行李总共只有十多斤,又遭到朋友们的新一轮鄙视。。。“十多斤你都背不动啊?”呜呜呜,是啊,我真的背不动啊,我是弱鸡啊!!但是弱鸡也有权利出去玩呀 ⬆️Lobuche(4926M)旅舍里贴着高原反应的提示 说这些就是想告诉大家,我这样的弱鸡也走下来了,EBC真的没有什么太大的难度,唯一的难度就是高反,平均住宿海拔有4000米。但高反因人而异,看体质啊适应能力之类的,不好说。路上看见很多很多五六十岁的中老年人,还有十几岁的小朋友,还有很多肚子超大的大胖子都在走啊!而且沿路都有食宿,甚至还有机会充电和用wifi,所以真的是度假式徒步啦。 【EBC的几个走法】 参照 ⬇️地图,点开查看原图放大看 ⬆️红色椭圆框为EBC线路上可到达的3个观景点及大本营; ⬆️红色方框为EBC线路上可翻的3个垭口; ⬆️红色横线为EBC线路上的一些停留点; ⬆️绿色箭头线路为EBC传统线路(原路返回); ⬆️蓝色箭头线路为EBC翻3个垭口+Gokyo线路(与绿色线路进行组合)。 EBC区域还有很多岔路可以连起来走,主要是3个观景点和3个垭口: ⬇️3个观景点(能看到哪些山峰是我在 尼泊尔 买的珠峰大本营地图上写的,因为我去的天气不好什么也没看到) (1)Chhukhung ri 5550m,从Dingboche起向东去Chhukhung,再往返4小时Chhukhung ri,天气好可以看到卓奥友峰(Cho Oyu,8201m),普莫里峰(Pumori,7161m),Lhotse Wall,马卡鲁峰(Makalu,8463m),Baruntse(7162m) (2)Kala Patthar 5550m,从Gorakshep出发往返4小时,可以看到珠峰; (3)Gokyo ri 5357m,从Gokyo往返4小时,可以看到珠峰和马卡鲁峰(Makalu,8463m)。 ⬇️3个垭口(逆时针由东向西)(能看到哪些山峰是我在 尼泊尔 买的珠峰大本营地图上写的) (1)Kongma la pass 5535m (2)Cho la pass 5368m,可以看到阿玛.达布拉姆(Ama Dablam,6856m),Cholatse6440m (3)Renjo la pass 5360m,可以看到喜马拉雅山系很多山峰,如珠峰,马卡鲁峰(Makalu,8463m),格重康峰(Gyachung Kang,7952m)等 1、只去大本营EBC,不翻垭口, 卢卡拉 往返约11天(看图中绿色线路) 这条路从 卢卡拉 一直向上走到EBC珠峰南坡大本营,然后原路返回。因每个人速度和适应高反的时间不一样。据说背负80kg的登山夏尔巴2天就搞定,太太太太太厉害啦! 2、EBC+Gokyo+3垭口环穿, 卢卡拉 往返约16天(看图中绿色线路+蓝色1) 这条线上有三个垭口:Kongma la,Cho la,Renjo la,但具体能不能走也要看天气,有时候天气不好再加上没有队伍一起的话,向导是不建议走最凶险的Kongma la垭口的。如果雪非常大,Cho la垭口翻过去之后也有些费劲,因为很陡很滑,建议有简易冰爪,会节省很多力气。 从Dingboche起向东去Chhukhung,再一天翻Kongma la垭口到Lobuche,与EBC线路汇合;去完EBC后还是下撤至Lobuche后转去Dzonglha住一晚,第二天翻Cho la 垭口,经过Dragnag就可以到Gokyo啦;从Gokyo翻Renjo la垭口经由Thame返回至南池、 卢卡拉 。 3、EBC+Gokyo,只翻1个Cho la垭口, 卢卡拉 往返约15天(看图中绿色线路+蓝色2) 从EBC下撤至Lobuche后转去Dzonglha住一晚,第二天翻Cho la 垭口,经过Dragnag就可以到Gokyo啦。这里有很多个湖,周边有1-2天的路线可以选择走。然后经由Dhole下撤至南池、 卢卡拉 。 其实尼国还有很多徒步线路,郎当啊,道拉吉利啊,马纳斯鲁啊,好多好多,只是以上三条在 中国 名气最大,其他线路都是老外去的多。我问过一个向导为什么其他线路去的 中国 人少,向导说“因为 中国 人要wifi啊,要热水啊,要吃得好啊”囧。推荐买孤独星球出的《Trekking in the Nepal Himalaya》非常详细。 【装备准备】 话说3年前去走ACT时,啥都没准备。。。。稀里糊涂就走啦。这次做了挺多准备,一趟下来感觉最重要的是一双抗操的好鞋!!!其次是保暖衣服抓绒/轻羽绒和秋裤,然后是帽子、头巾、眼镜等防晒的。非常详细具体的下面说一下,根据自己情况而定吧,有的东西没有也行~ 1、衣物篇 (1)头部: 帽子:推荐下图这种,轻便好拿柔软塞包里无压力,全方位防晒 头巾2块:1块可以挡脸防晒、在加德满都防尘;另1块套头上,既可以遮住十天没洗的头发,还可以防脑门那一块儿的晒~如下图所示 ⬆️全方位防晒 ⬆️在泰米尔和梦想花园那条路上有几家户外正品专卖店,发现buff除了ebc地图的头巾,惊喜~Rs1700 墨镜:其实我不太懂~看攻略说要偏光防强烈紫外线。反正我这次4月去,每天都能看见雪是有3天时间,最高到的5500米,都是雪。 头灯:如果早起去Kalapatter,早上4点出发,就用上头灯啦。其他时候就是晚上上厕所用,还是有挺多旅舍没有灯或者厕所没有灯的。。。。 (2)上身:(从里到外) a内衣: 其实优衣库的无钢托非常好穿啊,超软超舒服,后来我就再也不穿钢托的了,如果有这个也可以不用买什么运动内衣啦~ 运动内衣的话特别推荐后背带拉锁的那种,因为到地方了要把所有衣服都脱下来再脱内衣真的很冷好吗,不脱的话勒着睡又太难受了。有拉锁的话解开就不用脱啦。迪卡侬有这样的~仔细找找 b速干短袖: 这个看个人体质出汗多少来选择带几件吧~我反正是那种跑个10公里也不怎么出汗的体质,这次带了3件,20天就只来回换洗过2件。平时都是早上洗了,挂在背包上晾干或者在晚上烤火的时候烤干的。我穿的就是迪卡侬和HM~去之前跟朋友白叔说,我穿HM去EBC啊,白叔说,请给珠峰多一点的尊重~哈哈哈哈 c薄运动外套: 说来惭愧,就是HM的那种运动外套,没什么技术含量,倒是挺好看的哈哈哈,在泰米尔逛那几个正品户外店还被店员追问是什么牌子~ d抓绒/棉服: 大概到海拔四千米以上,每天到地方之后脱了冲锋衣换上穿去大厅烤火很舒服的,行进的过程中我是没有穿的,因为比羽绒有点厚~ e薄羽绒: 徒步的路上如果冷的话,就速干+薄运动外套+薄羽绒+冲锋衣这样走的~ f冲锋衣: 能防雨当然好啦,因为一路小雨、小雪的情况很多,基本11点就开始起雾。其次就是防风我觉得真的很有用! (3)下身: a秋裤/羊毛裤: 优衣库有一个什么heattech技术的保暖裤,很薄,很暖和,一条一百多块吧,我在北京整个冬天打底就外穿那个的不冷~这次也穿的那个觉得没问题~羊毛裤不太懂啦,据说smartwool有,也很薄很轻便 秋裤是三千以上开始穿的,还有就是晚上睡觉时候穿~ b普通的爬山的那种裤子:海拔三千以下一条这个裤子没问题,到地方了下午觉得凉就加秋裤。 c软壳裤:里面带一点点抓绒的,在海拔四千米以上一条这个就够了。没有也没事,就秋裤+普通的爬山裤子就行了。 (4)脚部: a迪卡侬普通徒步袜子2双 迪卡侬这个普通徒步袜子不是普通纯棉运动袜,还是有一点点厚的,但是跟登山鞋配起来穿感觉很好~ b羊毛袜子1-2双 也是买的迪卡侬的徒步羊毛袜,羊毛的确实挺厚实的,海拔四千以上穿挺舒服~ c登山鞋 第一次穿lowa,觉得质量很好啊,防水绝佳,底儿很结实给力。我这次是陆路进出卢卡拉,那段路非常费鞋,都是大石头,还有各种泥泞,lowa一点事儿没有~就是提醒大家买户外鞋的话要买大一号哦,我就买小啦,挺磨脚的,不过也没大事~ d运动鞋/布鞋 最好有一双适合走路的软和的鞋,或者布鞋,如果书包里有地儿就塞着~到地方换上真的超级舒服哦,我看到很多向导背夫都带了~ e拖鞋 其实用处不是很大,因为就算洗澡的话管旅舍借也可以。不过回到加德满都时如果是夏天,那还是要带上人字拖啦! f冰爪 建议要有。因为天气不好说啊,如果赶上下雪大,那么从lobuche以上往回下降的路可能都会滑,翻垭口如果雪多,下降时候也很难走。带一个简易的比较保险~另外提醒一下,冰爪是分大小号的,要先试好,我就没有试。。还好用梳头发的皮筋儿固定住啦。我的向导没有冰爪,一双袜子外穿,也挺管用的哈哈! (5)手部 a分指抓绒手套 防晒+放风+保暖 b不分指羽绒手套 其实感觉这个用处不是特别大,有的话带上也行~ (6)睡袋、登山杖 我是非常非常怕冷的那种,平时手脚冰凉,不怕热,夏天不用开空调,非常怕冷。。。。所以对我来说睡袋真的很有必要。去年双十一买的 黑冰鸭绒B1000 是800块钱,参数写的建议舒适温度是-12摄氏度,压缩尺寸是23*26cm。 另外不是每个旅舍都提供被子,被子的薄厚质量也不一致,而且有的地方被子还要钱,我觉得有个睡袋还是方便点~ (7)其他: a水杯 最好有个水杯方便,没有的话就一直买矿泉水喝也可以; 保温杯建议有,我反正觉得挺冷的,早上起来喝热水适合中国胃~ b雨衣 雨衣建议带上,因为天气不好说,我赶上几次小雨中徒步,都用上了的~当然了如果你的冲锋衣非常高级,也可以忽略~ c快挂、一把小锁、口哨、热水袋 这几样是我的习惯,因人而异吧~ 2、洗漱篇 女生根据自己的习惯带洗漱的就不多说了,如果赶上月经期姨妈巾还是要带的。其他个人觉得十分必要的是: a防晒霜 我带的就是平时用的指数30的,也觉得还行,看到尼国卖登山用品地方卖的很多都是香蕉船100指数的,可以买来试试~ b唇膏 我从海拔三千多开始嘴唇就很干了,每天晚上睡觉前涂,觉得很管用~ c湿巾 因为很多旅舍是没有引水管的,都是桶装水自己安装一个水龙头,早上桶装水基本都被冻住了,再就是有的地方不一定有水洗脸,推荐带上湿巾,我就在卢卡拉买的婴儿用那种。之前也听人说准备了英国simple卸妆湿巾用来擦防晒霜用。还有abc的私处湿巾。 3、药物篇 这个根据自己情况带吧~我带了 a止痛药EVE,因为楼主是资深痛经患者16年,各种止痛药其实都算管用,多方听说日本的副作用少一点所以一直都叫人帮忙代购EVE,还管很多种疼痛,推荐 b肠胃类: 整肠生(比黄连素好一点,据说黄连素只管一种病菌,而整肠生本身就是一种活性菌,效果会好一些,遇到一个妹子拉了好几天给她吃了这个马上好了) 吗丁啉(楼主胃消化不好,饭前吃这个很管用~) c维生素泡腾片 其实我也不知道到底管不管用,只是想到二十天吃不到水果觉得。。。图个心理安慰吧,每天泡一片喝 d感冒药、清咽滴丸 医院的朋友给开得泰诺,我看上面写缓解:鼻塞、流鼻涕、咳嗽、咽痛、头痛、发热、打喷嚏、四肢酸痛,详见说明书吧!反正我也没用上 清咽滴丸:天津出的一种小瓷瓶的小黑药丸,嗓子刚疼的时候吃管用,睡前含几粒在舌头下面就行 e云南白药 害怕有点跌打损伤什么的,不过也没用上,带上图心理安慰 f美洛昔康片(治疗关节疼痛) 有在医院的朋友给开的,上面写着治疗疼痛性骨关节炎,他可能是怕我下山膝盖用力太疼,反正我没疼也没吃,具体也不清楚,有这方面考虑的朋友可以再咨询一下医生~ 【背夫和向导】 2015年10月走ACT,通过旅舍找的背夫(英文一般,会一些简单的中文词汇如:吃饭、走、快点、休息一下等)约人民币70多块一天,小费没有硬性规定。 这次走EBC,通过朋友介绍的背夫再给推荐的背夫(英文不太好。。。。只能蹦词来表达,不过也没什么大事),20美金/2000尼币一天,行李重量不超过30kg,小费事先谈好的要求付100美金,小费没有限制天数。 背夫和向导的区别: 严格意义上来说,背夫不会讲英语,纯负重,一般是团队出行请好多人帮忙背东西时,会有一个向导,带n个背夫这样。 向导会英语(但英语好不好真是因人而异。。。)帮你点菜啊,懂得稍微多点,给你讲讲风土人情,天气,路况等等。 ⬆️当地背夫都是这样背物资的…… 如何找背夫和向导: 泰米尔区有很多做徒步的公司啊旅行社可以签约背夫向导的,所住的旅舍前台也可以咨询一下,因为当地徒步游很火,肯定能咨询到。我一般都是通过朋友介绍。正规旅行社肯定要好一些,会给背夫向导上保险,如果自己通过朋友介绍联系,费用也许会比正规资质的地方低吧,但是如果路上背夫高反受伤的话,救援费用如何解决建议还是要事先谈好。 在加德满都、卢卡拉或者路上找都可以,越后面找越贵。从加德满都开始的话,也要负担向导的往返加德满都交通费哦。 另外不是所有的背夫都是夏尔巴人,我咋感觉真正的夏尔巴人大多是是给登山者服务的啊,我们普通旅行者的背包可能普通一个当地人都挺好背的= = 囧 我见过当地人也高反背竹筐抬下山的,不要以为当地人就是万能的……路上多小心点慢慢走,别逞能别着急 关于背夫和向导的服务态度: 听说了一些背夫中途不背撂挑子加钱的事情,我没有遇到过也说不好,但是个人觉得这是一个相处经营的问题。我的两次徒步跟背夫相处的都非常非常好,我承认我对他们也是很关怀的:食物都会分享给他们一起吃,出行前我会主动问他们还需要不需要哪些装备没购买的?会给他们买双手套、帽子之类的小物品作为礼物,平时交谈间也很谦虚地向他们学习尼语词汇(学了超多尼语啦哈哈哈)尽可能的入乡随俗融入他们的生活方式,问他们累不累,渴不渴,要多注意休息,也经常给他们照相,跟他们一起自拍,所以他们路上对我就很照顾是真的。所以有人跟我说过我的背夫就像男朋友一样对我无微不至的,那当然啦因为我对他们也很好啊,相处都是双向的,跟任何人在一起的关系都是一种经营都需要用心和精力维护的。 - -----接下来隆重介绍------ ⬇️我的背夫&向导Samrat, 93年小伙子,性格内向害羞,单纯善良。他家离Phaplu不远,对这片区域以及EBC,ABC都非常熟悉,这一路上碰见了无数他的亲戚朋友哈哈 ⬆️一说给他照相他就特嗨……经常一回头他就对着手机屏幕在照镜子囧 ⬆️这一路上,不是遇到他的叔叔哥哥,就是遇到他的朋友,经常走着走着就喊我:“Jean, this is my friend” ⬆️旁波切的一幢民宿,Sam参与施工过,在这里呆了一个月。路过时候特别骄傲地给我介绍。 【签证】 落地签免费,有15、30、90天可选。到机场后可以排队电脑填表,也可以自带照片在柜台填纸质表。 我在 北京 去使馆提前办了签证,只能给30天……所以到 加德满都 后先找的移民局办签证延期……又多给了我30天……所以还是说落地签方便…… ⬆️如果办理签证延期,谷歌地图搜索 加德满都 Department of Immigration 即可,到了拿号,电脑上排队填表就行,旁边有工作人员帮你。 ⬆️多给延期了30天 【换汇】 汇率: 2018年3月29日,16.8, 加德满都 某华人旅舍(1000元人民币=Rs16800卢比) 2018年4月6日,15,南池银行(1000元人民币=Rs15000卢比) 2018年4月21日,16.9, 加德满都 某华人旅舍(1000元人民币=Rs16900卢比) 在 加德满都 的华人旅馆多问问,会有漂亮的汇率。微信支付宝都可以,但每1000元人民币要付1元的手续费。到南池银行的汇率就糟糕多了,到山上会更糟糕。另外,山上可以用美元,但汇率也不咋好,我在Gokyo4785m问过是100美元换9800卢比。 尼泊尔 卢比英文表示是Rs,按照以上汇率,差不多Rs100≈6块人民币,记住这个,继续看下面的吃住费用篇~ 【TIMS Card和珠峰公园门票】 TIMS Card Trekkers’ Information Management Systems 徒步者信息管理系统 卢卡拉 可以办,Rs2000,要护照,并没有要照片,一些攻略上说要2寸照片,带上保险。 加德满都 、南池也都可以办,根据行程看哪里方便就在哪里办吧。 Sagarmatha National Park 萨加玛塔(珠峰在 尼泊尔 的名字)公园门票 在 卢卡拉 到南池的路上,会经过一个叫Monjo的地方,有关卡可以买门票。好像是Rs1000多。 ⬆️蓝色的是TIMS Card, 上面黄色的是公园门票 ⬆️Monjo办理公园门票的地方 ⬆️Monjo办理公园门票的地方 检查站 进入南池之前,进入丁波切之前都有检查站,回来从南池出时也要登记。 ⬆️进入南池之前的检查站 ⬆️紫色的章是在出 卢卡拉 办TIMS Card时盖的。下面黑色的章是进入南池之前的检查站盖的。两个日期是进出南池检查站时盖的。但是章是主动提出要求才给盖的,有章控的童鞋可以问~ 【电话卡和网络】 Ncell的网点很多,在山里的信号一般,但是也没有其他选择。当地人用NTC的也挺多的,在山里信号比Ncell好,但是我就没有看见过NTC的办理网点。。。ps:办电话卡需要证件照填表用。 从腾波切开始就没有信号了,在Lobuche发现了一丢丢电话信号 网络 大部分有Wifi的旅舍都是付费的,Rs200起,虽然没有用,但我不认为网速会好到哪去…… 从腾波切开始,上网需要买上网卡,200MB流量Rs600,我没有买。据说用的非常快,千万不要发图,把不用的app的流量都关上。用很简单,打开手机局域网,搜到客栈的everest link Wi-Fi信号,点连接,就会跳出来登录页面,在登录页面输入用户名、密码,登录 成功 就可以使用了。 【费用详解-吃】 我这次总共在山里徒步的时间是20天,不算在南池额外购买的物资,仅仅是吃、住、热水、充电、洗澡的 总花费是:Rs49815,(按照我3月29日16.8的汇率算,折合人民币约2965元); 平均每日花费Rs2490.75(约人民币148元); 最高单日消费出现在海拔最高5100m的Gorakshep,花了Rs4400(约人民币261元); 最低单日消费是我从卢卡拉继续走出来的徒步最后一天Rs1465(约人民币87元)。 下面上几张菜单照片给大家做参考,我也举例说一下我如何点餐: ⬆️Dzonghla(4761M) ⬆️Dhole(4028M) Tengboche(3865M)——Dingboche(4353M)路上的物价,一个肉桂卷是23块人民币,楼主真的怀念自己做的肉桂苹果卷~上个图给你们看看~miamiamia~ 跑题了跑题了,先说一下楼主都吃过什么吧: ⬆️从加都超市买的麦片,好像是450g,一路差不多吃完,才Rs240一袋,路上一碗就这个价钱了。 另外推荐带葡萄干和坚果在路上吃,很补充体力~ 1、早餐: a:蛋类(2颗,徒步路上的鸡蛋都是2颗标配~) Boiled eggs: 煮鸡蛋 Fried eggs: 煎蛋(大部分都是半熟) Omelette: 煎蛋饼 这个一般会搭配Cheese/Vegetable/Onion(奶酪/蔬菜/洋葱等),也可以什么都不加就是Plain Omelette b:Chapatti&Pancake ⬆️Plain Chapatti or with Omelette/Jam/Honey. 图中Chapatti *2=Rs450, (Lukla,2864M). Chapatti是一种死面饼,我觉得不咋好吃。。(身为一个非常擅长做面食奶奶的孙女,真是hin想冲进厨房给他们露一手啊)可以搭配煎蛋饼/果酱/蜂蜜等,即Chapatti with Omelette/Jam/Honey ⬆️Plain Pancake or with Omelette/Jam/Honey. 图中lemon pancake=Rs365,boiled egg*2=Rs280, hot milk=Rs90, (Namche,3437M). Pancake小煎饼,个人感觉烙的有点厚。。(想念楼主自己做的香蕉煎饼,真的超好吃哦,是那种可以去地铁口摆摊的好吃!)一般有Lemon Pancake柠檬煎饼搭配果酱/蜂蜜with Jam/Honey c:Toast烤面包片(2片) 可以点烤面包片什么都不加即Plain Toast,也可以搭配奶酪/果酱/蜂蜜/2个煎蛋,即with Cheese/Jam/Honey/2 fried eggs,我一般选和2个煎蛋的,因为比单独点两片面包再单独点两个煎蛋便宜很多~ ⬆️Toast with two fry eggs. 图中Rs650, (Dughla,4613M). d:Tibetan Bread 藏式饼?是米粉做成的饼,放糖油炸。个人觉得有点硬,但是应该很有能量,碳水化合物+糖+油脂 ps:在路上发现捣米粉现场~喏,这就是啦 e:三明治 ⬆️图中 三明 治=Rs600, 煮鸡蛋*2=Rs450, milk tea=Rs120, (Gokyo,4785M). f:Porridge粥类 ⬆️图中 三明 治=Rs600, 煮鸡蛋*2=Rs450, milk tea=Rs120, (Gokyo,4785M). 一般有燕麦粥Oat Porridge,麦片牛奶Muesli with hot milk,玉米片牛奶Cornflakes with milk。我一般点麦片牛奶,因为自己从加都买了燕麦有时候早上冲着喝。另外这里的牛奶都是奶粉冲的哦。Muesli麦片料还是挺足的。 2、午餐/晚餐: a:Dal Bhat大叻巴特豆子汤咖喱套餐 ⬆️图中Dal Bhat=Rs500,(Jorsale,海拔约3000M) 这个是尼国首屈一指最流行的餐点了,每家都会吃。。。。米饭+豆子汤+蔬菜咖喱是标配,有的地方会再给一片papper(三角形状炸的小零食)+几片生黄瓜之类的。当地人是把豆子汤浇到米饭上吃的。 Dal Bhat的优势在于 Dal(豆子汤)和Bhat(米饭)还有蔬菜咖喱都可以免费续一次!标准的碳水化合物和蔬菜还有蛋白质都有补充,也不贵,又能续,徒步路上的福音~~~味道嘛每家不一样,我是觉得豆子汤不是很能接受,但是各家做的蔬菜都还挺好吃的~另外尼泊尔米饭是那种长长的大米,啊我还是喜欢我们东北大米~~所以蔬菜每次我都续能吃完,米饭就不一定啦 b:Soup or Soup with noodles 汤类/面条汤 Tomato soup, Veg soup, Chicken soup, Garlic sopu, Mushroom soup,西红柿汤,蔬菜汤,鸡肉汤,大蒜汤,蘑菇汤等等。我喝过蘑菇汤,然而里面并没有蘑菇,是拿一种调料粉冲的,蔬菜汤里是有蔬菜的,大蒜汤里也是有大蒜的~向导推荐大蒜汤,说对适应高反有好处。另外这些汤都可以加 noodles面条,个人感觉还是很符合中国人肠胃的。 ⬆️图中面条汤=Rs280, (Bupsa,2319M) 楼主很推荐的一种是Sherpa stew夏尔巴炖,有点像我们北方的疙瘩汤,是不是瞬间明白了哈哈,晚上吃软和热乎方便消化,里面有点土豆圆白菜,有的地方还给你加点剩米饭,那就是升级版疙瘩汤+汤泡饭 ⬆️图中Sherpa stew夏尔巴炖=Rs600, (Gorakshep,5164M) ⬆️图中Sherpa stew夏尔巴炖=Rs460,( Fanga,海拔约4200M) 对了你经常能看到Ra Ra noodles soup,楼主刚开始也好奇点了一份发现嗨这不就是方便面嘛 = = ⬆️图中Ra Ra noodles soup=Rs180, (Phaplu,海拔约2500M) c:noodles炒面类 可以配蔬菜/奶酪/金枪鱼或者混合炒面等等,veg/cheese/tuna/mixed 其实楼主很爱吃炒面,觉得徒步这一路下来可以写一个《EBC沿路炒面考》 ⬆️特别推荐从Phakding到南池的路上经过一个叫Benker的地方一家guesthouse夏尔巴美女老板娘做的炒面是用方便面炒的是楼主路上吃到过最好吃的炒面没有之一!!!强烈推荐!! ⬆️当然也有不少难吃的炒面……图中炒面Rs=350, (Kharikhola,1998M) d:Spring roll春卷 这个春卷不是咱们吃的那个春卷。。。这个春卷明明是个大派啊,感受一下,死面皮+馅儿然后炸一下???馅儿有蔬菜/奶油/苹果/巧克力。。。。。?是的,你没看错,巧克力春卷:Snickers roll 就是士力架卷,还有Mars roll(mars也是一个巧克力的牌子)尼国徒步黑暗料理,感受一下 ⬆️当然也有不少难吃的炒面……图中炒面Rs=350, (Kharikhola,1998M) e:momo 小包子 馅儿有蔬菜/金枪鱼/鸡肉/牛肉/奶酪,可以蒸Steam可以炸Fry,不推荐炸的。。。简直了,绝对是生面直接炸的,明显煮过再煎的好吃好吗 ⬆️图中Fry veg. momo=Rs550, (Gokyo,4785M). f:Pizza/Sandwich/Spaghetti/Macaroni 披萨/三明治/意面/通心粉类 西餐的选择还是很多的,我觉得pizza不错,不是很大,一张一人粉,因为里面有挺足的cheese奶酪,所以补充热量还是够够的~ ⬆️在腾波切trekker's lodge吃得tomato pizza超好吃!一个人搞定不是事~ ⬆️当然你也有可能遇到这样的“披萨”……烙了一个死面饼,上面铺满了煮蔬菜……图中Pizza=Rs320(Poyan,海拔约2000+M). ⬆️图中牦牛肉牛排=Rs800, (Gokyo,4785M).(一份牦牛肉牛排居然没比两个煮鸡蛋贵多少……) g:Potato土豆类 其实我也不是很懂为什么菜单里土豆会有一个大类 = = 就是炒土豆块= = ,加蔬菜啊/奶酪/煎蛋一起,只能说尼国人民吃商真的不是很高。。。但是这个还是很补碳水很补能量的 接下来是我最推荐的,煮蔬菜Boiled vegetable~水煮无油低脂健康~特别适合晚餐吃,但并不是每家都有~ ⬆️图中煮蔬菜=Rs300,ginger tea=Rs80, (Namche,3437M). ⬆️图中煮蔬菜=Rs500,(Dingboche,4353M). 3、热饮类 奶茶/红茶/热柠檬/柠檬茶/玛莎拉茶/牛奶咖啡/黑咖啡/热巧/橘子饮料/姜茶/薄荷茶/开水 按照一杯、一小壶、中壶、大壶点。 到地方喝一杯热的还是很舒服的~还有早餐喝一杯奶茶也不错 我到后来都是下午点一小壶或者一中壶热水慢慢喝。提醒一下,有的壶不保温,隔夜就凉啦,要提前灌到自己的保温杯里~ ⬆️我习惯点一杯姜茶喝,暖身子。不过大部分都是姜粉冲的,除非菜单上注明with fresh ginger 喝的热水: 是的,所有喝的热水都是要花钱的,刚开始我一杯一杯的买,大概200ml一杯,一杯我的保温杯大约500ml,每次都是小心翼翼买两杯热水,然后倒进保温杯里,后来受不了了,到地方了开始点一壶热水。有小壶、中壶、大壶,一个人的话小壶或中壶足够了。 矿泉水: 1000ml的矿泉水大部分地方Rs150,南池Rs100,Lobuche(4926M)Rs300 以上,所有物价和海拔成正比, 以最常见的以下几种食物为例大家感受一下价格的变化:(看到这里啦再提醒一下差不多Rs100≈6块人民币,你们感受一下吧) 2颗煮鸡蛋,最便宜Rs120,最贵Rs450(Gokyo4785m),是的,最贵的时候2颗煮鸡蛋就30块钱了。。。 Dal Bhat,最便宜Rs400,最贵Rs850(Gorakshep5164m) 面条汤,最便宜Rs240,最贵Rs550(Lobuche4926m) 再给你们看一下不同海拔几天的具体例子: 2611m, Phakding 一杯姜茶Rs60、蘑菇汤Rs250、煮蔬菜Rs350 3437m,南池 一杯姜茶Rs80、一杯热牛奶Rs90、2颗煮鸡蛋Rs280、柠檬煎饼Rs365、金枪鱼三明治+薯条Rs515、炒牛肉Rs500、苹果派Rs350、金枪鱼意面Rs550、蔬菜沙拉Rs300、煮蔬菜Rs300 4926m,Lobuche 炒饭Rs750、面条汤550、2片面包+煎蛋Rs800、小壶奶茶Rs550、麦片牛奶Rs500、炸土豆Rs750 5164m,Gorakshep Dal BhatRs850、夏尔巴炖Rs600、两片面包Rs500、煎蛋Rs550 ⬆️是的,在海拔4900米的Lobuche,这么一个炒饭已经飙升至人民币45块了…… ⬆️是的,在海拔4900米的Lobuche,面包+简单+麦片牛奶=人民币77块。 ⬆️是的,在海拔4028米的Dhole,面包+煎蛋+麦片牛奶苹果=人民币68块。 然后,终于受不了尼餐了,跟路上遇到的 中国 同伴一起借了厨房,做了最贵的一顿中餐……大概200块人民币几个素菜…… 【费用详解-住+充电+洗】 住宿: Rs100-300。一般是自己一个房间,一个房间两张床,也有和人拼房的情况,拼房的话也是一张床Rs100-300。。。。 只有在Lobuche一个地方让交Rs500的“管理费”,有了这张单子,就可以不付住宿费了。(一个房间Rs500,一个房间两张床,所以一个人和两个人都是Rs500,如果跟人拼一晚还可以省点) 路上大部分旅舍条件都还是不错的⬇️⬇️⬇️ 也会遇到条件一般的⬇️⬇️⬇️建议可以住之前先看看环境 充电: 从南池开始就收费了,一般都是按照充满算,也有的地方按小时算,所以还是找找按照充满计算钱的地方~南池是Rs200,最贵我见过Rs1200的是在Gorakshep。我带了一个20000毫安的充电宝(已经带着国内国外北京进出飞过很多次了都是可以带上飞机的),我只有一个苹果se小手机要充电,加上后来我没有买上网卡,也没什么太大机会用手机的,所以全程我就在徒步第13天充过一次电,花了Rs400.(因为路上我和我的向导混的特别好,在徒步第5天到达南池时他帮我拿去免费充过一次哈哈) 洗澡: 其实每个地方都能洗澡,就是太冷了真的不想洗。。。价格在Rs300-600/次之间,有的地方是淋浴,有的地方是给你烧一大桶热水舀着用。 ⬆️建议大家洗澡前先看看设施,并且试试热水……我这个有点失败 = = 我20天一共洗了3次澡+1次头。分别是第5天淋浴Rs350(Phakding海拔2611m)、第7天淋浴Rs400(南池海拔3437m),第14天舀热水洗头Rs400(Dzonglha海拔4761m),第17天淋浴Rs300(Benker海拔2727m)。 三、我的行程 加德满都 吉普到Phaplu,徒步3天到 卢卡拉 。南池休整一天。从丁波切西行到Chhukung,当日下午登上Chhukung ri,因天气没有翻Kong ma la 垭口,返回Dingboche继续到Lobuche、Gorakshep,当日下午到达EBC,次日登上Kala Patthar 。返回经过Lobuche到Dzonghla,次日翻Cho la pass到Gokyo,高反放弃Renjo la垭口,经过Dhole下撤到南池。返回时没有经过 卢卡拉 ,从Chelpung直行继续走到 Kharikhola,发现新路线到Andheri,乘坐吉普到Salleri,再换成吉普回到 加德满都 。 每天大概6点-6点半起床,7点-8点之间出发。一般下午两点之前都能到宿地。烤火看书聊天写日记。 ⬆️这两张是买的地图上有关海拔、行走时间的参考数据 ⬆️这是我的真实数据,我走得非常非常慢,所以这是最慢时间参考 接下来是具体徒步行程,用户外助手app记录了各项数据,我把每天的徒步公里数,运动耗时,累计爬升,累计下降,最高海拔,最低海拔都写了出来,肯定是有误差的,但大致可参考用。每天的线路基本按照起点——午饭点——终点表示。另外有几天到了宿地之后继续去观景台和EBC的路程我都分开标记了。 陆路进出卢卡拉攻略 孤独星球《Trekking in the Nepal Himalaya》中提到,从 加德满都 乘坐大巴车十个小时可以到达EBC的传统起点Jiri,再走约一周到 卢卡拉 。 我这次选择了从 加德满都 乘吉普车到达距离 卢卡拉 更近的Phaplu,再徒步3天(走得快2天也行)到达 卢卡拉 ,沿路食宿也都很方便,走一会儿一个小村庄。没有觉得这段路很无聊啊,虽然的确是上上下下,但是山谷里气候景色都还不错。而且也不是完全没有人走,外国人很多,没遇到 中国 人。后来从 卢卡拉 出来的时候,知道了另外一条新路,可以再少走点路,在行程最后详细说了。 陆路进出 卢卡拉 比小飞机进入 卢卡拉 时间上多了7天(吉普1天+徒步3天进,徒步2天+吉普1天出),算上吃住交通和背夫的总费用是1700人民币,小飞机往返大概是2400人民币吧,所以也没便宜多少,只是体验更丰富而已。具体路线如下图所示: 去:看蓝色线路。先 加德满都 吉普到Phaplu,后经过Nunthala,Bupsa,再步行3天到达Lukla,走得快的2天也能到。(在路上走到Ringmu这一段仍然可以通吉普车,但不是那种固定时间的车次,而是包车到的,需要打听) 回:看绿色线路。当日从南池下来经过Cheplung,没有绕路Lukla,直接往下走到合适距离的村庄住下,次日到达Kharikhola,本来打算原路返回的,在这听说从这几个小时走到Andheri,此处可与人拼吉普车到Salleri(Rs1000/人),Salleri是Phaplu繁华的小镇,每天早上5点有到 加德满都 的固定吉普车次(Rs2000/人)。 从 加德满都 到Phaplu: 在博达哈佛塔附近一个叫Chabahil(从泰米尔打车到Chabahil约Rs300)的地方,有一些柜台出售发往各地的吉普车票,打听一下去Solokhumbu地区Phaplu的,1400rs/人。早上五点半还在这个地方集合,六点发车,全程约276km,十个半小时约下午四点多到,中间有停下来吃早、午饭的时间。吉普车一共3排,10人一车,第一排坐2人,第2、3排分别挤下4人。。。 ⬆️陆路进卢卡拉沿途的民宿 ⬆️这是从加德满都到Phaplu的车票 ⬆️从加德满都到Phaplu路上 ⬆️Phaplu到啦,小镇不大,已经能远看到雪山,以及雪山下的小机场~ Day1: Phaplu(2500M)——Ringmu(2635M)——Nunthala(2191M) 徒步19.5KM,运动耗时5h22min,累计爬升673.8M,累计下降946M,最高海拔3067.8M,最低海拔2199M 上午的路程很轻松,约3小时到达Ringmu(2635M),吃过午饭后开始上升翻一个垭口Taksinou(3067M)约50min,然后几乎一路下行2h到宿地 Nunthala(2191M)。这段路第一天的连续大石头路下降似乎给了后面的行程一个下马威。 Day2:Nunthala(2191M)——Kharikhola(1998M)——Bupsa(2319M) 徒步10.5KM,运动耗时3h54min,累计爬升1015.8M,累计下降674M,最高海拔2347.3M,最低海拔1482M ⬆️走进 卢卡拉 3天,大部分路况是这样的 一路下降2.5h至Jubing(1680M)然后上升1.5h至Kharikhola(1998M)吃午饭,再继续上升1.5h到宿地Bupsa(2319M) 从Bupsa开始,热水、洗澡都开始要钱了。 Day3: Bupsa(2319M)——Paiya(2707M)——Lukla(2864M) 徒步17.5KM,运动耗时6h18min,累计爬升1139.9M,累计下降652M,最高海拔2884.1M,最低海拔2268M 今天的路上下上,约3h到Paiya(2707M)午饭,再几乎一路上到卢卡拉。因我这天是下雨上升,走得特别慢,大概用了4个多小时。 Day4: Lukla(2864M)——Phakding(2611M) 徒步7.4KM,运动耗时2h07min,累计爬升128.8M,累计下降347M,最高海拔2829.5M,最低海拔2544M 今日上午在卢卡拉机场看小飞机升降,快中午了才开始走,非常轻松。 从卢卡拉出来的路上可以办理TIMS卡,Rs2000. Day5: Phakding(2611M)——Monjo(2880M)——Jorsale(2802M)——Namche(3437M) 徒步11.5KM,运动耗时3h53min,累计爬升935.3M,累计下降125M,最高海拔3450.8M,最低海拔2620M 今天有一段连续上升,但所在海拔不高,所以走起来不算太费力。 ⬆️Monjo可以购买 萨加玛塔国家公园 门票 Day6: Namche休整 Day7: Namche(3437M)——Phunki Thenga(3306M)——Tengboche(3865M) 徒步10KM,运动耗时3h31min,累计爬升727.8M,累计下降326M,最高海拔3869.7M,最低海拔3301M Namche(3437M)出发不到3h到Phunki Thenga(3306M)吃午饭,再继续2h到腾波切。 进入腾波切之前有一个检查站查证件。 腾波切有一个寺院可以参观。 从腾波切开始没有手机信号了。 腾波切可以看到珠峰。 Day8: Tengboche(3865M)——Shomare(4079M)——Dingboche(4353M) 徒步10.8KM,运动耗时3h45min,累计爬升591M,累计下降103M,最高海拔4361.8M,最低海拔3736M Tengboche(3865M)到Pangboche(3940M)约1.5h,再继续2h到Shomare(4079M)午饭,约2h到宿地Dingboche(4353M) 只想说,丁波切最上面左手边那家千万不要住。。。条件又差东西又贵。 从丁波切开始,早上起床水管就已经冻住啦,洗脸要问旅舍有没有流动的水。 Day9 -(1): Dingboche(4353M)——Chhukung(4731M)(风景★★★★☆) 徒步4.9KM,运动耗时1h56min,累计爬升382.9M,累计下降0M,最高海拔4748.3M,最低海拔4349M 这个数据里的累计下降0m应该不对吧,不过确实没有什么下降。。。 ⬆️回望丁波切 Day9-(2): Chhukung(4731M)——Chhukung Ri(5371M)——Chhukung(4731M) 徒步4.7KM,运动耗时1h57min,累计爬升619.4M,累计下降620M,最高海拔5371.7M,最低海拔4735M ⬆️阴天起雾,啥也看不到 一定要看天气,我上去时天气有点阴了,费了半天爬上去,到顶大雾,能见度就几个人,马上下撤了。第二天早上也没有再去一遍,所以该看得都没看到。。 Day10: Chhukung(4731M)——Dingboche(4353M)——Dughla(4613M) 徒步10KM,运动耗时3h04min,累计爬升282.7M,累计下降430M,最高海拔4750.7M,最低海拔4320M 因为天气不好,向导不建议翻Kongma la 垭口,于是原路约2h返回到Dingboche(4353M)吃午饭,再继续2h到Dughla(4613M) Day11: Dughla(4613M)——Lobuche(4926M)(风景★★★★☆) 徒步3.4KM,运动耗时1h28min,累计爬升313.7M,累计下降0M,最高海拔4934.4M,最低海拔4587M 经过珠峰遇难者纪念碑林,非常开阔的一个小垭口 进入Lobuche(4926M)有一个检查站,交500rs/一个房间的住宿费用,给你一张粉色的收据,留好收据,找旅舍时就不用交住宿钱了。 很多人在Lobuche(4926M)会有严重的头痛等高反症状,晚上睡觉上下左右隔壁都是呕吐声。。。 Day12-(1): Lobuche(4926M)——Gorakshep(5164M)(风景★★★★☆) 徒步4.6KM,运动耗时1h49min,累计爬升277.4M,累计下降43M,最高海拔5197M,最低海拔4928M Day12-(2): Gorakshep(5164M)——EBC(5277M)——Gorakshep(5164M) 6.3KM,运动耗时2h36min,累计爬升143.7M,累计下降125M,最高海拔5277.7M,最低海拔5147M Gorakshep(5164M)的旅舍不提供被子,需要另付费,好像是Rs100一床。 Day13-(1): Gorakshep(5164M)——Kala Patthar(5557M)——Gorakshep(5164M) 徒步3.7KM,运动耗时1h31min,累计爬升419.5M,累计下降458M,最高海拔5557.1M,最低海拔5136M 早上4点多出发去Kala Pattha,需要带头灯。 ⬆️Gorakshep Day13-(2): Gorakshep(5164M)——Dzonghla(4761M)(风景★★★★★) 徒步11.5KM,运动耗时4h06min,累计爬升166.4M,累计下降494M,最高海拔5196.5M,最低海拔4740M Day14: Dzonghla(4761M)——Cho la pass(5369M)——Dragnag(4684M)(风景★★★★★) 徒步8.8KM,运动耗时3h35min,累计爬升661M,累计下降761M,最高海拔5369.3M,最低海拔4679M ⬆️需要冰爪,翻过垭口后有非常长的一段垂直下降,我直接坐着滑了下来。。。。 午饭要在Cho la pass(5369M)解决,Dzonghla(4761M)的旅舍有打包午餐带走。我就吃的巧克力,翻过垭口后走不了多少就能到宿地Dragnag(4684M)了。 Day15:Dragnag(4684M)——Gokyo(4785M) 徒步3.9KM,运动耗时1h34min,累计爬升224.2M,累计下降107M,最高海拔4810.4M,最低海拔4656M 到达Gokyo(4785M)后可以继续去周围的几个湖,我是当天有点累了,继续休息了。 Day16-(1): Gokyo(4785M)——Gokyo Ri(风景★★★★★) 中途高反,未登顶下撤 Day16-(2): Gokyo(4785M)——Fanga(4465M)——Dhole(4028M) 徒步12.6KM,运动耗时4h08min,累计爬升104.9M,累计下降811M,最高海拔4756.9M,最低海拔4040M 因为高反选择下撤,约2h到Fanga(4465M)午饭,继续2.5h到宿地Dhole(4028M),已经能看到松树,氧气含量足够了。。。 Day17: Dhole(4028M)——Kyangjuma(3616M)——Benker(2727M) 徒步19.8KM,运动耗时6h14min,累计爬升472.3M,累计下降1734M,最高海拔4053.2M,最低海拔2714M 约4h到Kyangjuma(3616M)午饭,因要继续赶路,路过南池没有停留,继续下降到Benker(2727M) ⬆️严重推荐Benker这家叫“waterfall”的民宿,炒面超级好吃!!! Day18: Benker(2727M)——Pakhepani(2704M) 徒步16.8KM,运动耗时5h26min,累计爬升625.3M,累计下降620M,最高海拔2746.6M,最低海拔2272M 这条路没有返回卢卡拉,约4h后到达Chelpung午饭,经过岔路口选择另一条路,约3h到达Pakhepani(2704M) ⬆️终于有引水管水龙头用流动的水洗脸了,感恩文明世界 Day19: Pakhepani(2704M)——Kharikhola(2005M) 徒步14.6KM,运动耗时5h33min,累计爬升258.4M,累计下降947M,最高海拔2883.1M,最低海拔1982M ⬆️分享一个户外女子晾衣服的方式 Day20: Kharikhola(2005M)——Andheri(1527M) 徒步8.3KM,运动耗时2h39min,累计爬升148.7M,累计下降641M,最高海拔2072.9M,最低海拔1405M 本来听向导说,可以从 Kharikhola(2005M)走大半天时间,经过Nunthala(2191M)到Taksinou(3067M),有吉普车到Phaplu。 后来又听说了另外一条新路,即从Kharikhola(2005M)到Andheri(1527M)只要走3个小时,就有吉普车到Salleri。 Andheri(1527M)小镇不大,打听一下等吉普车就行,大概要坐6个小时,路很颠簸,因为人多,车顶上也坐人。。 Salleri每天早上有吉普车到加德满都,1400rs/人,十个小时到加德满都。
2630 3

发表在 尼泊尔 2016-06-15
尼泊尔ACT大环线(10.1/干货/菜鸟纯走7天)
咨询的朋友太多了 不能及时回复 可以加微信小狮子 徒步之前 徒步ACT干货,除翻垭口需要早起有些辛苦外,其余无难度,落地加德满都后到完成最好留10天以上时间。 个人情况&高反史: 这是我第一次去尼泊尔,第一次长时间徒步,平时不怎么锻炼,有空跑3-5公里,速度很糟糕但自诩耐力还行。之前骑行过青海湖4天*2次,还挺顺利的。 到过最高海拔是喀什红其拉甫口岸5000+,不过是坐车没停留太久,当时没什么反应。乘飞机到拉萨第一晚失眠。在德钦无反应,在折多山无反应,徒步贡嘎寺无反应。这次是在4200米以上步行时感到速度明显缓慢,并在4900米的大本营处出现头疼症状,但不影响什么,总体OK。 ACT难度: 个人感觉从路线上讲无难度,标识清晰,道路平缓,很多外国老爷爷老奶奶也都在走啊,男生自己负重也是OK的。也就是翻垭口那天要4点出发,早起稍微辛苦点。 食宿条件当然没法与城市相比,但是所到之处都非常干净,而且家家有花,很有情调,这也是我非常佩服的一点。沿路有许多地方都可以歇脚喝茶,而且都有厕所可以上的啊,总体来说条件非常不错了。 我觉得最大的问题是高反,高反因个体差异不能一概而论。最主要还是以适应为主,放松心态,每天睡觉的地方低于当天到过的最高海拔,吃当地食物。如果感觉不适马上下撤至低海拔处。 依稀记得的一些尼语……………… 你好 na ma si dei 谢谢 den nie wa (有一种流行的饭)叫 nie ba li ka na (盖在这个饭上的一个三角形的脆脆的饼) papper 好吃 mi tu ca (学会这个词简直无敌了 哈哈哈) 不好吃 mi tu ca na 苹果 xiao 香蕉 gee la 酸奶 la see 土豆 a lu 米饭 bat 饿 baog lai giu 狗 gugu 公鸡 guku la 走 jam 开心 ku see lai giu 山 yi ma le 早上好 su bo bi ha ni 晚安 su bo lak ti li 你很漂亮! da bai rambo wu na ca! ACT简介 ACT,Annapurna Circuit Trek,安纳普尔那大环线,是尼泊尔众多徒步路线中一条,起点是距离加都5-6小时车程的Besi sahar,根据徒步和乘车情况进行选择,至少徒步1周以上,预留在尼时间10天以上最好。下图深红色的线就是ACT大环线的路程。 总体难度不大,一路海拔从800米缓步上升到5400米,全程只翻越5400米的一个垭口即陀龙垭口Thorong la ,同一天下降到3800米。 其中Besi sahar- Chame段有吉普车,但路况非常非常不好,视具体的情况看能前进到何处吧。全程坐车也得要1天时间,徒步至少4天。 Chame - Muktinath,无车,必须徒步,5天左右 Muktinath - Jomsom - Beni,全程坐车也得需要至少2天的时间 一、ACT徒步起点Besi sahar, 重要点Chame、Manang、Jomsom 1、Besi sahar Besi sahar是ACT传统路线上的总起点,距加德满都5-6小时车程,海拔820m。这里有旅馆、餐厅、超市、银行,也有几家户外用品商店。从Besi sahar可以继续包吉普车向前,经过Ngadi、Chyamche、Dharapani,最远可以通到Chame,Besi sahar到Chame需要8h,约3000rs/人。(2015年油荒,我遇到的小伙伴从besi sahar包车到chame的价格是600rs/人) 由于徒步的前半段路程多在修建,灰尘较多,所以可以根据具体情况选择性乘吉普前进,将Ngadi或Syange做为徒步路线的起点。 *注:以下这段信息是我摘抄的孤独星球《Trekking in the Nepal Himalaya》(2015年12月出版)上的信息,并非我本人体验,价格有可能已经经过调整了,只是一个大概供大家参考。欢迎体验过的朋友留言告知我予以改正,谢谢大家。 如何到达Besi sahar (1)从加德满都 加德满都的Gongabu车站,每天上午6:30到下午(没说几点)之间都有到Besi sahar的小巴车,Rs400/人, 车程6小时。 从Gongabu车站到Bhulbule(Besi sahar之后的一个村子,上图中铅笔有圈出),Rs475/人,上午6:45、8:30两班。 如果想舒服一些,可以坐从加德满都到博卡拉的大巴车,在途中的Dumre的下车,在这里换乘去Besi sahar的小巴车,路程还有43km,Rs100/人。 从加德满都乘TAXI到Besi sahar的价格是Rs3000左右。 (2)从博卡拉 博卡拉的Tourist bus park,每天6:30有发往Besi sahar的旅游巴士,Rs450/人,车程5小时。 或者乘前往加德满都的车,在途中的Dumre的下车,在这里换乘去Besi sahar的小巴车,路程还有43km,Rs100/人。 (3)Besi sahar - Bhulbule/Ngadi(Besi sahar之后的村子,地图上可见) 小巴车车次很多,Rs200/人,45分钟,路程颠簸。 如果道路没有因为雨季变得泥泞不堪,那么乘吉普车从Besi sahar到Bhulbule的价格约为Rs250/人,到Chame约为Rs1600/人(书上写Rs1600,同伴2015年油荒期从Besi sahar - Chame用了Rs6000。) 2、重要停留点:Chame、Manang、Jomsom Chame海拔2670m,是路途中最大的补给站,从Besi sahar出发后大约2-3天可达。这里有网吧和户外用品商店,旅馆数量也很多,如果有忘记准备的物品可以在此进行最后一次采购。 Manang海拔3540m,是翻垭口之前最后一个比较大的补给点,规模当然没有Chame大,但是五脏具全。从Chame出发后2天可达。这里有很多家旅馆,有户外用品商店,价格稍贵,有一家小医院,甚至还有电影放映厅!根据客人的要求放映固定的几部电影。 Jomsom有飞往博卡拉和加德满都的飞机,也可以选择坐车回博卡拉约1天时间 二、沿路食宿情况 & 保险 1、住宿 每个村落都有落脚点,海拔越高条件越艰苦,但基本的服务设施都有,不用担心。 旅馆的住宿费用只是象征性收取,100rs-300rs/人,旅馆更多是靠餐饮赚钱,所以尼泊尔徒步路线上的一个成规就是要在住的地方吃饭。不过不用担心地是,每家提供的餐食和价格都是一样的,不用担心加价,如果点餐很多的话住宿费还有可能被减免哦。 2、饮食 早餐基本是鸡蛋,茶,面包。午餐晚餐都是咖喱,也有简单的西餐。 3、wifi、热水、充电、洗澡 沿路旅馆wifi信号都不太好,海拔越高旅馆都不一定有wifi,或者是收费wifi。在Chame附近和翻过Thorong垭口后可以收到N-cell信号。随着海拔的升高,热水和充电都需要付费。 我在Humde时洗澡已经基本是凉水,没有额外收费。在manang时洗澡也没有额外收费,但基本是凉水。 4、在淘宝上就可以购买美亚保险 三、时间&穿衣&装备&高反 1、我是十一假期徒的,在加都和博卡拉可短袖,进山后3000m以下白天短袖,晚上要抓绒。3000m以上白天要长袖外套,4000m以上白天要冲锋衣,5000米以上加薄羽绒。晚上都可以穿上羽绒…… 2、不是装备控,也不太懂如何爱护自己,除开基本的,个人觉得必备的是: 墨镜(雪多的地方要戴) 头灯(翻垭口要4点多出发,天还黑着,还有就是有的地方晚上上厕所也可以带着) 鞋垫(我真的穿破了一双……) 帽子(普通的遮阳帽,和保暖的毛线帽,海拔越高越冷,有时有风,也可以抵御寒冷) 护膝(翻垭口之后的下坡真是…………) 牛肉干(后面能吃到肉的机会很少啦,也挺贵的,可以带着补充能量~) *睡袋,我没有遇到没有被子的情况,保暖也都OK,没有自带睡袋。卫生条件还算可以。大本营的被褥不干净。如果很介意卫生情况的朋友可以自带睡袋。 3、高反 这个问题真是因人而异,也没有什么特别好的解决办法,就是适应吧,尽量吃当地食物,从海拔低的地方慢慢走上去。轻微的头疼也都是正常反应,适应了就好了,觉得不行就吃止痛药也没关系的。有一个高反的药叫diomax,在尼国的药店都有卖,路上如果遇到有卖药的地方也应该都有卖的。这个是很强力的治疗高反的药,可以理解为救命药哦,吃半粒就行,5分钟起效,呼吸逐渐变得平缓~副作用是有轻微的手脚下肢抽搐,然后排尿频繁增多,注意服后多喝水,没什么大事真的不用吃啊! 四、背夫&向导 1、可请所住的旅舍帮忙预订向导或背夫,每天的价格为1000rs-1400rs之间,有一部分钱被旅舍抽取。会说中文的背夫或向导要贵一些,不过可能仅仅是会一些中文单词。 2、个人感觉背夫和向导区别不大,在路上看到的多数请的都是背夫,有一些家庭出游的小团队,会请1位向导,多位背夫,这时向导起的作用更多是管理背夫。 3、一般来说背夫们会聚集在一起吃饭,有的背夫会协助客人点菜,帮助上菜,服务到位的背夫还会提醒客人把第二天的早饭点好。 4、背夫们负重上升相对辛苦,请最大程度上尊重他们的付出,关心他们的感受,有必要时要给背夫购买药品或衣物。 五、行程 我一共徒步的时间是7天,徒步起点是Syange (1130m) ,从Besi sahar乘吉普到的Syange大约2.5小时,以下是具体行程: D1: 博卡拉 - Besi sahar- Syange (1130m) 坐车(注:理论是从加都出发去Besishahar更方便哦,因我是人在博卡拉临时决定去ACT) D2: Syange (1130m) - Dharapani (1900m) 徒步,容易 D3: Dharapani (1900m) - Chame (2670m) - Pokhari 徒步,容易 D4: Pokhari - Lower Pisang (3250m) - Humde 徒步,容易 D5: Humde - Manang (3540m) 徒步,容易。(注:Manang之前的各个停留点之间难度都不大,可根据自身情况随意安排) *精华 D6: Manang (3540m) - Yak Kharka - Ledtar (4200m) 徒步,略辛苦。 *精华 D7: Ledtar (4200m) - Thorong Phedi - High Camp (4850m) 徒步,略辛苦。 *精华 D8: High Camp (4850m) - Thorong La Pass (5416m) - Muktinath (3800m) - Jomsom 徒步,行程中最难的一天,但逐步适应还好。Manang之后的停留点是传统停留点,从High Camp翻越陀龙垭口大约下午一点左右就可到达Muktinath,可以选择在此停留,也可以乘坐班车继续向前2小时到达Jomsom。 D9: Jomsom - Ghasa - Tatopani - Beni - 博卡拉 全天坐车 一般每天早8点出发,背夫们习惯在11点时吃午饭,休息的时间也会相应长一些。在到达Manang之前,沿路都有许多可以停顿的小餐馆,提供热茶和各式餐点,这样就可以走走停停,喝茶拍照,到达每天的目的地之前绝对是有充裕的时间的,尽情享受大自然的美好吧! 出机场就收到很多名片……张学友咋不来接我? 开始徒步 易D1Syange- Dharapani Day1: Syange (1130m) - Dharapani (1900m) 农你看咯 吉普车就长这样子啦!从Besi sahar乘吉普到的Syange大约就三四十分钟的样子,这段路在车里就是直接飞起 徒步刚开始就有一大段连续爬升,走大路平坦但绕远,期间会有一些小路,相对陡峭,但节省很多时间。这一天是沿着马斯杨第河前进,气候湿润,峡谷景色诱人。山间瀑布很多,且多处形成溪流,需要脱鞋溯溪,注意不要踩在不稳的石头上,当心滑倒。 农你看咯 小房子都是彩色的好可爱啊 农你看咯! 嘻嘻沿路的狗狗都好好玩啊!随便怎么抱都不躲啊 哈哈好喜欢穷游的这个表情情不自禁在模仿 我:你好多草诶! 羊:怪我咯! 易D2Dharapani-Pokhari Day2: Dharapani (1900m) - Chame (2670m)-Pokhari 好消息!从Dharapani开始就可以看到Manaslu峰了。坏消息!这一天的前半段路程几乎一直都在上升!数不清的石头台阶通向大山深处。经过约3小时后到达Timang, 可以在此吃午饭。后半段路程逐渐转变为平缓,轻松到达Chame. Chame是路途中最大的补给站,有网吧和户外用品商店,旅馆数量也很多,如果有忘记准备的物品可以在此进行最后一次采购。 当天因为路遇同伴执意赶路,我们在到达Chame后, 又继续向前步行3个多小时到达Pokhari, 其中大部分为夜间行路,虽无危险,但第一次夜间行路,还是有点害怕,多亏向导有经验,省时走小路也安全到达。在此提醒各位小伙伴,如果不为赶路,最好当日在Chame住宿,我认为徒步应该是享受的,追赶的途中会丧失部分乐趣。 可以说从Chame开始才算是徒步的真正开始,约3小时到达Pokhari, 只有路途最开始的1小时内会遇到2家餐馆,此后2h一个落脚的地方也没有。Pokhari的旅馆都没有wifi,此后遇到的旅馆也基本都没有wifi了= =。 农你看咯 吉普车可以开到Chame去 壕们可以坐啊 路遇的学校,进去和他们一起玩好好玩哈哈哈哈哈 农你看咯!就是吃这些!挺好吃哒miamiamia 沿路上能看到很多这样的标语呀 We are belong to nature it's not belong to us. 我走的左边的这条 很容易 当当当挡 我的背夫兼向导sachin,家在博卡拉,abc的经验比较丰富,英语沟通也没问题,会简单的中文,90年水瓶座,人很老实,服务贴心,有需要的私信我给微信 易D3Pokhari-Humde Day3: Pokhari - Lower Pisang (3250m) - Humde 从Pokhari可以看到安纳普尔那2号峰。继续缓步上升约2h后到达Lower pisang. Lower pisang步行约2小时到达Humde, 这里有一个小型机场(不记得有哪里的航班了)。这一路上基本上都是藏族村落,村庄都有小巧的转经廊。随着海拔不断升高,逐渐感觉到寒冷,即使是艳阳天也不能只穿一件短袖了,高海拔地貌逐渐显现,气候不再湿润。一般人3000左右海拔是不会有什么反应的,边玩边走很轻松。 小孩子都不怕人的! Humde的小....机场 易D4Humde-Manang Day4: Humde - Manang (3540m) 这一天的路程也很轻松,一路可以看见雪山,会路过几个藏族村落,会有马帮,一切事物在雪山的映衬下都特别美。Manang是翻垭口之前最后一个比较大的补给点,规模当然没有Chame大,但是五脏具全。有很多家旅馆,有很全的户外用品商店,有一家小医院,甚至还有电影放映厅!根据客人的要求放映固定的几部电影。 Manang附近有数条徒步路线,1-2天往返,如果感觉不适或者时间充裕,可以选择在此停留几天或者去周围徒步来适应高海拔。 从Manang到冰湖的徒步路线非常著名,可以选择从冰湖返回Manang,也可以从冰湖走到大本营,路相对较窄,但也算好走。 Manang是一个非常非常美丽的高山藏族村落,安静,传统,沉默,美丽,看起来与世无争,几乎符合一切世人对遥远和古老的美好想象。在那些几乎快要摇摇欲坠却又斑驳浸满了时间痕迹的房屋间穿梭会特别有时间的穿越感,石板路从来不是故事的主人公,它只是出现,就会让人觉得平静温和。你会遇见一座白塔,和几座转经廊,念经人在此修行,旅行者来寻找自我。开向天空的粉色白色花朵总是迎着太阳和不间断的风,生活在这里的人一辈又一辈地播种和收割,他们用土地和自然来向我们这些外来者描述什么是艰难,什么是珍惜。我感到遗憾,遗憾我永远是一个外来者,遗憾我永远都不会走进Manang,我也感到感恩,感恩她用她的存在让我明白有一些来自天空、泥土和神灵的智慧。我不知道几十年前的Manang是什么样子,也许贫瘠,也许富饶,我也不好奇100年后的她会变化成什么样子,也许保持,也许消失,那些都与我无关,我只感激和她在一起的一下午时间,这让我获得了25岁时的一些感受,让我对那些源自我生活里的急切,欲望,喜悦,消逝和无知,有了不一样的看待角度。再次返回,我可能白了头发,可能更加疲惫,可能依然幼稚,但我一定带着从容还给这一下午的风和宁静。 manang周围的路线图 沿着河,距离村子越来越近,直到走进它……你会看见从村庄里出来的人们,肩上扛着包裹,也可能会有扛着同样包裹的人们超过你,天空有时飞过一只鹰,没有声音,抬头盯着它滑翔的姿势直到眩晕……一早就有孩子们站在村口等你,用一种也许是好奇也许是兴奋也许是厌恶的目光瞧着你,等你走过,它们继续追逐叫喊着彼此,那笑声陪伴直到你走进村子。这里离我生长的北京不知道有几千公里,几乎颠覆我全部的生活方式,脱离我的工作,家人,日常关系,很多时候我会想到高行健的《灵山》,可以对话的旅伴其实是自己。我很喜欢海拔上升到3000米后的这几天路程,喜欢白天的大太阳,喜欢远方深邃的河流折射出闪闪的亮光,我走在马匹的后面,有微微的尘土扬起。我一路上踩着那些石头,吸着离我很遥远的空气,穿着来自另一个世界叫做"GRO-TEX"的衣服,我是一个外来者,也许有朝一日成为入侵者,之后又变成当地人。 跟这些孩子学了尼语的1-10,一次又一次地数,用英语,用尼语,特别开心。他们看到我书上的momo(一种尼泊尔食物,像我们的饺子)的照片,用手抓着图片一边说mi tu ca(尼语“好吃”的意思),无敌可爱。:) 在Manang遇到的两只同在深圳上班的程序猿,左边可乐来自樟树91年,非常的乐天派,年纪不大很会照顾人。右边小叶来自武汉,谨慎细心,英语烂到一定程度但是阻止不了他跟歪果仁聊天的热情哈哈!小叶今年要去岛峰,加油哦~!他们装备很齐全,还带了炉子,后来两天都一起煮鸡蛋吃哈哈。 略易D5Manang-Ledtar Day5: Manang(3540m) - Yak Kharka-Ledtar (4200m) 这一天的徒步路程不长,略为艰难,全程为缓坡上升。高海拔导致步行速度减缓,轻微的头疼,昏沉都是正常反应,此时需要调整呼吸,缓慢前进,逐渐适应。4000m后的地貌植被开始减少,砂石区域增多,要小心落石。 路上会遇到没有修建好的房屋,从Manang步行4-5小时到达午饭地点Yak Kharka, 外面天气很冷,但餐馆内阳光透过玻璃打在身上非常暖和,打盹稍作休息一会儿是不错的选择。此后再继续前行0.5h就可到达Ledtar. 个人感觉从Manang开始直到翻越垭口的3天路程是徒步过程中的精华,首先从地貌上已经明显是高原,一路上也都能看到雪山,沿路村庄都是藏族村落,对于我这个从小在城里长大的屁孩儿来说,视觉和心理上都觉得好奇和新鲜,所以会感受得格外细腻认真吧。 略易D6Ledtar-High Camp Day6: Ledtar (4200m) - Thorong Phedi-High Camp (4850m) 前半程都为仅一人可通过的小路,几乎没有植被了,2-3h到达Thorong Phedi, 这里的旅馆有收费wifi. 再上升2h到达High Camp, 沿路可看到很多玛尼堆,道路虽然开阔但海拔越来越高导致速度越来越慢。前后被雪山包围,路上会遇到马帮。High Camp的住宿条件不佳,其实从Manang之后就是如此了,所有物资都需要人力或者马匹背负上来,因此不要在意太多细节啦,能在雪山下喝茶聊天,已经是不可多得的乐事。 关于这个小女孩的故事 她是Ledtar旅舍老板的女儿,八九岁的样子,会说简单的英文。我那天从Manang出发后,大概两三点就到了Ledtar,时间富裕,就在大厅里跟她玩,把我手机里拍的照片给她看,照片里那几个在Manang遇到的小朋友都是她的同学!她很激动地指着照片说着名字,还叫来爸爸一起看。我把一路上学来的尼语说给她听,果然很快就赢得了她的欢心。她刚开始很害羞,只是看着我不怎么说话,慢慢熟悉了便很开心地跟我一起讲起尼语,从一数到十,说那些食物和简单的句子,特别开心。第二天吃过早饭又看见她,我抱着大厅的小猫向她学习猫的尼语,发音大概是“bi la lu”,她念一次我学一次,可是我怎么也发不好,她一次又一次地纠正我,后来她大概是嫌我发音总不标准,念的声音便越来越大,也越来越开心,我们就这样互相玩了好久,直到向导催我要出发了。当我离开Ledtar很远了,突然又听到Ledtr那边传来她的喊声,“bi——la——lu——”,有三四次,我特别惊讶,猛地转头,知道她仍然在想着我。我望向Ledtar, 她已经像我走过的无数个村庄一样,变成了一个小点。那声音从我走过的地方来,在山谷里回荡着,越来越弱。后来我几次停下回头看,寥寥一起徒步的人没有人知道那声音的意思……土路被太阳晒得干干的,所有人都默默地慢慢走着,在这不与秦塞通人烟的山谷里,我只能听到无数异乡人路过时彼此的呼吸声,和风的声音。我眼睛都有点湿了,然而我却没有勇气选择返回,我就是一个来这里旅游的游客啊!我目的明确,我一路向前,我得翻越垭口,沿途把别人的生活环境拍照,然后发发朋友圈?回去后跟友人吹嘘一番?然后听到夸奖?我背着40L跟了我5年的背包,穿着徒步鞋,冲锋衣,甚至还拄着登山杖,一副十足的外来者的样子,我能做些什么?也许她可能第二天就会不记得我这个突然出现又突然走掉的怪阿姨了吧,但是我真的一直记得她,也会一直记得猫的尼语是“bi la lu”,如果有朋友打算去ACT,可否联系我,我把照片打印出来,走过去的时候带给她呢?这大概是我唯一能做的事情了。 Thorong Phedi唯一一家旅舍兼餐厅,餐厅有一个非~常明亮开阔的大厅,去的时候音响正在放sugar man,阳光正好~来自世界各地的徒步者~像在拍电影哈哈! 从Manang开始,马匹已经成为主要的运输工具。 这就是High camp大本营的几栋房子了,被褥都不干净,水也要收费,条件有些苦,不过想到可以翻越垭口这些都不算什么啦! 我看到书上说每天睡觉的海拔低于当天到过的最高海拔会舒服很多,我也没试过不知是否可行,如果觉得不适的话就立即下降,只要海拔下去了会好很多。 高反小插曲 大本营的海拔是4800、4900的样子,下午我在大厅里跟大家聊天时没什么大感觉,倒是食量增大不少,吃了两人份的晚餐,有一个向导说吃得多代表我身体健康没问题……晚上睡觉时开始头疼睡不着,又特别冷,穿着衣服盖着被子还是觉得冷,想到睡不了几个小时就得起床翻垭口,还是第一次翻垭口,一紧张起来更浑身不舒服,于是……………………………………我记得我的向导在Manang的户外用品店里买了高反的药,当时我还不知道那是diomax,就管他要了吃下,结果真的5分钟就开始手脚抽搐,我真是慌了,第一反应就是打包行李准备叫人陪我原路返回下降。向导不断安慰我说这是diomax的正常反应没关系的,我紧张真的一点都听不进去,他就一直让我喝水,我浑身没力气,手脚抽搐,躺在他身上,后来呼吸逐渐变得平缓,我又以为是要不行了的标志,但其实是我没事了,头不疼了哪都不难受了好得不要不要的……真是人生中难以忘记的一个夜晚啊,奉劝各位高反头疼很正常,放轻松心态很重要,还有就是不要轻易吃diomax啊,那个应该是到个六七千的地方的救命药吧……然后就是翻阅更多的资料预防高反吧,不要学我连diomax是什么都不知道就敢吃……后来普及了一下这个药的知识,说是日本药,偶然地发现对高反有效果,在香港可以买到,有代购,吃完后手脚抽搐一会儿会自行消失,接下来的七八个小时会频繁地尿尿,就酱:) 较难D7High Camp-Jomsom Day:7 High Camp (4850m) - Thorong La Pass (5416m) - Muktinath (3800m) - Jomsom 这天是整个线路中最艰难的一天,我对自己没把握,跟随大部分人一起凌晨4点就起床,5点就出发了,需要头灯。一般人4小时足够走到垭口,如果路上有积雪速度会更慢。只要记得在12点前一定通过就行,否则遇到极端风雪天气的概率非常大。到垭口的路上会路过两间房屋,旺季时会有人卖苹果。苹果尼语发音类似(xiao)。 垭口景色开阔,石头挂满了飞扬的经幡,到这的所有人都非常疯狂拍照~垭口有一处茶馆,可以买到热茶和咖啡。风非常大,不能呆太久,基本照完相就马上下降了。翻过垭口紧接着是几乎垂直的700m下降,而且尽是砂石土路,很多路段都是直接滑下去的,对膝盖的伤害可想而知,要准备护膝。个人感觉这一天早起翻垭口都不是很难,只要慢慢走慢慢调整都还好,反倒是翻过垭口后直降的2小时路程,真是不愿意再走第二次。路陡,沙石多,还好有向导在旁边,很多时候都是他搀着我往下滑。 Muktinath是一个繁荣的小村落,有许多印度教徒和佛教徒。相对前几天的艰苦,在Muktinath可以享受很多不可多得的设施服务,比如热水、免费wifi和手机信号。另外这里可以直观道拉吉里峰,并准备开始沿着世界上最深的峡谷卡利甘达基峡谷——做继续徒步的准备。 一半都是下午1-2点到Muktinath,可以选择在此休息,也可以继续乘班车去Jomsom,1-2小时。 据说Jomsom有徒步线路去木斯塘深处,但需要提前在加都办好许可才行,2015年10月时是500美金/人,具体也不太清楚。 到这里想起野孩子的《眼望着北方》,我走过了村庄, 我独自在路上,我走过了山岗, 我说不出凄凉。 人生中第一次从海拔1000-的地方慢慢翻过5400的垭口,还是很开心的哈哈哈哈哈哈,25岁加油!~( ̄▽ ̄)~* 以后会越来越厉害的哦小西吉~! 远方的天空总是那么的蓝 我却藏在 潮湿的角落里 生活好比那黑夜里漫长的路啊 走过的人 他从不说出来 ——《生活在地下》野孩子 还是继续po野孩子的歌,没办法lz曾经多年民谣粉= = 一年中难得有个十多天的假,交通已花费快一万,就为了在山里走一走,不用面对一些日常的关系,感谢爸妈和老板让我能这样任性几天。脑子里最后想的就是野孩子的《生活在地下》,生活和工作都是修行,受苦是为了解难,过往的争吵纠纷多么幼稚啊,珍惜自然给予的并感受,是一生都学不完的课。然后,那些真正要表达的情感,实际上埋藏得很深。 lz搬砖狗,胸无大志。漂三代的北京人,固执地认为爷爷的故乡才是我的故乡,而北京不是我的家,我的家乡没有霓虹灯。 创业团队,踏实工作,害怕老板,兢兢业业。每天九点,一周六天,持续一年,坚定如初。奶奶年迈,心智如幼,早起做饭,夜里倒尿。一家四口,脾气不好,中式关系,忍受至今。工作生活,受苦修行,宽容待他,抛却自我。天地广阔,我是苍狗,一粒尘埃,不要逃避。我观坛城,最得我心,一切有法,梦幻泡影,如露如电,应如是观。 全天坐车D8Jomsom-博卡拉 Day8: Jomsom - Ghasa - Tatopani - Beni - 博卡拉 全天坐车啊!反正目的是要回到博卡拉,理论上Jomsom是有直达 Tatopani或者Beni的车的,没赶上的话也不要紧,只要往博卡拉的方向前进,一步步挪呗。。。 所以就是有人抱着小羊上车啊哈哈哈,向导跟我一路已经非常了解我看见猫狗牛羊都要抱要摸的路子 = = 所以他就叽里呱啦跟那人说让我抱会儿啦~世界好向导~~~画外音是我一路抱着小羊向导就给我摘落到身上的跳蚤 = = D9博卡拉随便逛逛 在博卡拉待了一天,租了辆自行车去了lp说的老城,路边店里看到打银饰的爷爷,跑去跟他聊天,他说他就是木斯塘人,我徒步路上的那些地方他都知道!哈哈,但是他并不知道歪果仁去木斯塘地区需要500美元的许可啊,可能大概木斯塘区域很大,他不知道还有一片较为神秘的区域吧…… 在从博卡拉回加都的大巴上,坐在旁边的姐姐邀请我住她加都家里,超开心哈哈。这个姐姐在香港上班,每年回博卡拉休息几个月的,加都是租的住处,连着办公室一起的,具体加都做什么就没有问了。她是素食主义者,晚上还要在屋子里跟着梵乐跳舞。姐姐的房子是个3层小楼,她租的其中一层,有3间屋子,2个卫生间,还挺宽敞的!进屋脱鞋,席地而坐。我们买了薯片和果汁,还有一些蔬菜,她先给我煮茶,然后做咖喱和豆子汤准备晚饭啦。 土豆,菜花,西红柿,还有豆子,准备好啦。所以我真的超幸福居然吃到了尼国人家里地道的咖喱晚餐哦! 加都停电是很正常的事情啦,所以我们吃的是烛光晚餐哦。 其实我并不知道逛到哪个庙里了顺便点了个tika(就是眉心上的红点点,寺庙里有点的)超级喜欢点点点!哈哈,总的来说ACT难度不大,开开心心走完准备回家啦!尼国徒步真是开心的事,走走停停玩玩喝茶看书聊天照相,信号不好正好强制自己不玩手机啦,轻松自在地放几天假~然后并不擅长写结尾,大概就是,ACT结束了,EBC等我哦~!然后呢,之前工作压力很大,总是向往着往外跑,想去到有山的地方,觉得山谷这两个字在一起就是一个温暖美丽的词,就想在山里呆着,闻那里的味道。回来之后喜欢听葛莎雀吉和琼英卓玛,也痴迷过反复念那些音节,但是后来也慢慢知道我这些表现都是欲望和执念,我应该做到心中有山,不借助看、听、读,内心都能喜悦自在平静平和,也不要刻意回避人性的情感。虽然认为自己曾试着做到不悲不怒,但有时却也丧失了喜悦,也视为另一种不和。年轻人,路还很长~ 希望这片干货对要去ACT的童鞋有帮助,我有问必答啦
6005 21
TA的照片 更多 4个相册 | 380张照片
留言板

0 / 500 字

穷游网旅行者提供原创实用的出境游旅行指南旅行社区问答交流平台

返回顶部 扫码下载
下载穷游App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联系方式

 

0/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