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安全提示

即日起穷游网将实行手机绑定实名制,绑定手机后就可以正常使用穷游的写帖、创建行程、点评、足迹、问答等功能。

|
背景渐变
0%

zhoujieren 关注按钮 留言

等级:2袋长老现居:北京

最近来访

累计访问(37)

Ta的关注

1 更多

Ta的粉丝

1 更多

探访TA的足迹世界和旅行梦想Explore the world

  • 去过2国家0城市
TA的游记 更多 2篇游记 | 0个精华

发表在 以色列 2012-09-13
【周游巴以(1)】耶路撒冷的“矛盾”与“冲突”
(从客厅看到的街景,右侧画面之外就是国会所在的位置,没拍到) 作为一个犹太人,通常一生最后的心愿就是葬回 耶路撒冷 ;如果没钱买不起这 里昂 贵的墓地,那么至少也要在这城里种颗树。然而在一片又一片不起眼的树的衬托下,城里最耀眼的建筑,却是那明灿灿的——金顶清真寺。 这真是一座充满矛盾与冲突的城市。 睡眼朦胧下了飞机,走在本古里安机场的候机厅里,不大的空间却有着别具一格的设计和极好的装修,水流从一个环形天井四周倾泻而下,阳光经水珠的折射将整个大厅映照得灿烂透彻,地面的水池边是悠闲坐着喝咖啡的乘客,四周半空中的环形玻璃走廊内,是来来往往的旅客。时常地,闪光灯从各个角落闪起一下…… 虽然很多人都知道犹太人的聪明和富有,也早对 以色列 的发达有所耳闻,但因为这个国家总和“ 中东 ”“沙漠”“冲突”“战争”之类的词语相联,因而不少人脑中依然会呈现出一幅荒芜、贫困、落后、危险的景象。但所有这些“刻板印象”,会在你走过本古里安机场的这个天井时,消失得一干二净。 这个机场,是为了纪念 以色列 首任总理,也是犹太复国运动领导人之一的本·古里安而改名的。1948年5月14日,在 英国 结束对巴勒斯坦地区托管的前一天子夜, 以色列 宣布建国,第二天,第一次 中东 战争打响。 以色列 人更愿意把建国说成“复国”,因为他们坚信,2000年前这里就是上帝应许给犹太人的家园,他们只是在漂泊了几千年后,重新回到故土并建立属于自己的国家而已。 本·古里安,不光是一个人名,更是一个能牵扯出犹太民族和 以色列 历史种种纠结的线头。于是,这个让人联想起血雨腥风、炮火硝烟的人名,成了外人踏入 以色列 国土接触到的第一个名字;而对于犹太人,这个人名及其背后的一切,意味着他们终于“有家了”,心里“踏实了”。 甚至不用像在其他国家那样填入境单,海关的美女只简单问了我两个问题,就顺利出关了,也没有人在出口检查行李票。在到达大厅抬头望去,高高的天顶上飘着各色气球。再一低头,发现几乎每个来接人的本地人,都会为远道而来的朋友或远行归来的家人准备一个迎接用的气球。对,不是鲜花是气球。我也问过本地的同事,他们也是好奇却不知所以然。难道说, 以色列 对任何一个远方的犹太人而言,就如同飞着的气球始终被什么东西牵着一样? 从机场所在的 特拉维夫 (几乎所有的使馆都在这里),到 以色列 自封的首都 耶路撒冷 ,只需要1个多小时。沿途风光与一个寻常国家无异。进了城,到了要暂住的公寓,下了车仔细观察,才发现这里像极了一个成熟发达国家的社区。 耶路撒冷 的整个城市建在一块山地上。本地人会习惯地把城市分为两部分——东耶和西耶,西耶犹太人的密度较高,阿拉伯人则普遍居住在东耶,而哭墙、阿克萨清真寺等国人耳熟能详的名胜所在的 耶路撒冷 老城,也在东耶。一般来说,西耶的秩序更好于东耶。 我们暂住的公寓,位于城市的西南角一个叫Wlofson的社区。这幢楼,正好建在一个山头上,从卧室的窗口,就能看到马路对面的 以色列 国会。 以色列 将 耶路撒冷 当做国家的首都,并将大部分的国家机关都设置于此。但这个首都并未得到国际社会的认可,因为这里自古就是天主教、基督教、伊斯兰教、犹太教等众多宗教和教派的圣地,如今 以色列 也并不完整拥有对整个 耶路撒冷 的领土主权。著名的伯利恒,就在隔离墙的另一侧,那里,属于阿拉伯人主掌的巴勒斯坦地区。 耶路撒冷 的高层建筑不多,更何况这片楼还建在一个个山头上。楼下的社区马路依山而建,蜿蜒起伏。在一个缺水的国家,路旁却种满了绿植。马路对面的两层小楼外侧,还常常爬满了藤蔓,开着玫瑰色、粉色的小花,在 地中海 强烈的阳光下,格外艳丽。社区里行人不多,常见抱着孩子的女人,嬉戏打闹的儿童,或是抱着超市物品踽踽走着的老人。一切都是安静祥和。据说,这里也算是富人区,房价高得吓人,很多欧美地区的犹太人掷重金在圣城买下房产,只为了老来能回到“自己的国家”终老。所以楼道里常常十分安静,一部极慢、容量又小的电梯,也很少造成人员堵塞。 朋友把房门钥匙给我,教我如何锁门。末了说了句:在家或出门,锁不锁两可,这儿快到了路不拾遗、夜不闭户的水平了。 这真的是 耶路撒冷 吗? 还真的是。中午在老城打车,明明看到前方左转绿灯,出租车司机却就是不走。一看才发现,前方道路车多拥挤,即便开过去也只能堵在十字路口。这样的情况若是在国内,大多数司机会抱着“反正我不开别人也会开,与其我被堵还不如我堵人”的心态,一脚油门,停在路口中。 而这里的遵章守纪,这里的治安良好,还是在很少看到警察的情况下发生的。 虽然守规矩,可 以色列 满大街跑的车却脏得要死。朋友带我去加油,加油站小弟只是拿刮子把已经“尘封”的前后窗玻璃刮了一下,脏乎乎的肥皂水流到车身上,同事和加油站小弟,都跟没看见一样,神情泰然。马路上开的车子,真的少有外表干净、车身无损的。还常常在高速路上开到140码,前后车距不过10米。所有的这些,都和整洁漂亮的街景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和矛盾。 是的,“矛盾”,其实这就是 耶路撒冷 的关键词。无论是宏观感受上的安全和危险、落后与发达,还是细节处理上的精致与粗糙、讲究与将就,这就是一个城市,抛开宗教、政治的宏大命题后,在生活上给我的最真实的第一感受。 (朋友请吃在耶路撒冷的第一顿饭,一道很典型的以色列菜——hummus陪pitta饼) 暂住的街区街景 看到这座桥,就意味着你即将进入耶路撒冷 本古里安机场
2989 6

发表在 意大利/梵蒂冈/圣马力诺/马耳他 2012-08-15
以色列、意大利全自助20天经验分享
2012年8月15日 行程:北京-莫斯科-特拉维夫   直到地勤递过来经莫斯科飞往特拉维夫的两张登机牌,我才确信,这趟旅行终于成了!   上帝选中的以色列国,用一张签证的绝地逢生告诉我,啥叫绝望和希望并存,啥叫相信组织(当然他们会说“信主”,不过“主”这词儿,在天朝还是换成“组织”显得更亲切一些)得永生;一向被我嘲笑办事极不靠谱的意大利人,用活生生的事例教育我,世界上最可怕的事不是不靠谱,而是不靠谱的人忽然来了那么一下靠谱。   先请好了8月15日-9月3日的假。由于从来没在签证上出过问题,所以姐早早地买好了联程机票。注意,是买,不是订。北京-莫斯科-特拉维夫,罗马-莫斯科-北京,含税每个人才7200元,太有诱惑力了。当时才7月上旬,姐觉得为时尚早,于是拖拖拉拉过了两周,忽然想起来“是不是该办签证了”?于是先给上海的中介打了个电话,问问在杭州的太后怎么办。结果中介的回答是:华东区意大利的预约已经到了8月底,法国的到年底都约满了,只能曲线走西班牙了。一想,太后有北京暂住证啊,那问问北京中介。中介说,意大利约到8月初了,你想去的话,要快!   好,快!   姐和太后在一周内搞定了所有文件,寄给了中介。结果……   “你怎么没有组织代码证?”   “我们单位有规定,因私出国,不给!”   “你再争取下,意大利的签证是一定要代码证的。”   “又去问过了,就俩字——不给!不给!!不给!!!”   于是中介沉痛地告诉我,虽然意大利人从来不拘小节,但意大利驻华使馆一丝不苟地按章办事,如果缺少组织机构代码证,他们不收材料。这意味着,甚至没有给我向签证官解释某些中央直属机关在这方面特殊规定的机会。(后来不少人告诉我,完全可以找一个不相干的公司,给出具在职证明和提供营业执照或组织机构代码证。好吧,我太诚实了。)   那怎么办?中介迅速给出建议——改法国,反正申根签都能用。   于是修改材料,约上了法国,迅速把太后从杭州弄来帝都,准备面签。   过程倒是很顺利,可问题出来了。法国7月13日送签,正常15个自然日出签,但由于旺季,常常拖到20个自然日。出来后得赶紧去签以色列,如果一切顺利,我会在出发前两道三天,拿到以国签证。但如果不顺利……航空公司告诉我,亲,你的机票折扣很低,所以无法退改签。我问,是否可以我自己重新买张机票直飞罗马,然后再用联程里回北京的那两程,飞回来?俄航的姐姐告诉我:亲,不行诶,联程机票的意思就是,跳掉了中间任何一程,所以之后的行程就都不能飞了……   于是我想都没想,掉转头去订了一张从特拉维夫到希腊的机票,我想,既然不能跳着飞,那我就先到了特拉维夫,然后去希腊好了。于是姐又坦然了,和以色列同事聊起来去希腊玩什么的问题。聊着聊着,同事忽然问了句:“你都没以色列签证,怎么在以色列取行李呢?”   我自信满满地说:“连着飞啊,又不需要取……不对诶,是我自己联的航程,航空公司不负责把行李运到底……吧?”   同事甩下电脑,给机场、航空公司、知情人士等打了一圈电话,悲痛地给我科普:首先,只有有协议的航空公司或同一家航空公司,才可以办理行李从A经B到C托运到底的业务;如果是自己联的航程,那就意味着需要在B入关取行李,再出关登机。问题在于,如果你没有B地的签证,那很多国家是没法落地签的,你就没法往下飞了。   我问她,那是否可以行李手提呢?这样就不需要入关拿行李了。   同事怨念地告诉我,首先,行李超标的话肯定没法手提;即使手提,还面临一个问题,就是并非所有的航空公司都在中转区设立了check-in柜台,如果没有,就还需要入关check-in。   另一个令人悲痛的消息是:如果我没有联程机票,又没有以国签证,那么,人家根本不会让我登上飞往这块“上帝选中的土地”的航班。   晴天霹雳!!这意味着,除了硬着头皮把申根签和以国签都弄下来,否则,我将面临近2万元的机票损失~~~~~~   雪上加霜的是,以国签证的规矩“不走寻常路”,也许,材料都无法弄齐。   为什么呢?   先来点科普。以色列目前在中国的上海领区开办了个人旅游签证业务,其他地区如果旅行的话一律团签,如果你一定想自己去……那么听听我的经历吧。   需要说明的是,以色列和别的国家不同,如果你的户籍在A地,而有B地6个月以上的暂住证,对不起,你还是得回到A地所属领区的使领馆办理签证。所以,上海领区之外的亲们,别想在“暂住证”这东西上动脑筋,即使你已经摆出一副要在上海领区所辖地区居住到被挫骨扬灰的姿态,并弄出一堆文件证明你已经“扎根大上海”,只要你没有上海领区那些省份的户口,你就的“从哪来回哪去”。好在使馆规定,如果你能证明开车两小时无法到达使领馆,那就可以把材料快递过去,五个工作日后等待签证或拒签文件。   我的户籍在北京,所以想要自助游,就只能走B2签证,也就是短期商务签。所需的文件在使馆页面上都有,要强调的是,给使馆和给个人的邀请函,都必须是在以的机构或公司出具的加盖公章的“邀请函原件”。换句话说,就是要写好了盖个章给千里迢迢寄回来。另外,据说当地的公司机构给你发邀请函也不是随便发的,得在以色列国内经过“有关部门”的批准。这个流程,邀请我的驻以机构,在和使馆沟通的过程中,来来回回,一会儿说行了,一会儿又说办不了了。就在我送签时,依然没有定论。当然,最后在法国签证出来当天,尘埃落定了。   下面说说去使馆签证的经过。   那是一个大雨瓢泼的早晨。我和太后先在车山车海中,一路挪动到广渠门的中信银行交了签证费。银行方面称,他们不知道要交多少,具体的数目取决于不同的签证类型,如果使馆网页上没写的话,就让客户自己打电话去使馆问。问到后,我和太后一人交了140元。然后拿着两张交款凭证和一沓文件,奔袭至位于亮马桥的以国使馆。使馆护签处只有工作日上午9-12点办公。   按照常规,背着随身包,拿着文件袋,撑着小花伞,我们兴冲冲冲向使馆——大门紧闭。   正要向上走阶梯,就被武警拦住了。小伙子义正言辞指指远处一个穿衬衣的哥们儿说:“你们退回去,等他过来带你们。”   那个穿衬衣的哥们儿果然走过来了,面无表情地问完我们的来由,指着两个街区之外的报亭说:去那存包,全存掉,只许带文件,再回来这里等我。   待我和太后把所有东西放到车上回到使馆门前时,雨下得更大了。哥们儿让我们雨中找出自己的护照和邀请函,然后转身消失在门后。   约莫过了10分钟,他出来了。朝我们挥了挥手说“进来”!我和太后屁颠屁颠准备冲上台阶。结果哥们儿幽幽地回头说了句,“一个,只准进一个。”   于是,我匆匆扔掉雨伞,尾随进门。安检,把手机和车钥匙留在前台,进入一个小房间,太后随后也进来了。   和别国熙熙攘攘的签证处不同,从我10点半进门到近12点办完出门,总共有5个人和我一起递交了材料,2个外国人,3个中国人(包括我和太后)。另一个中国人是个坐游艇出游的大姐,用她的话说“真没见过几个比美国签证更难办的国家,以色列一定算一个”。   其实回想一下,以国的递签经历中,脸还是好看的,只是“门太难进”。无论是站在雨里交材料,等待被召唤;还是大门从内外都无法打开,只能通过语音请求在一间小黑屋里的帅哥手工控制;又或者是存包都不能在使馆附近,要跨过两个街区;取签证也只能站在门口,等人取了出来拿给你……这些都让我觉得,以国人得是多么没有安全感啊。不过也是,一个“丢失土地”2000多年的国家,一个生生从别人手里把领土抢回来的民族,一个被阿拉伯世界包围,恨不得把全体毁灭一千遍的群体,除了小心翼翼,战战兢兢,似乎也没有更好保护自己的办法了。   幸运的是,虽然早听说去以色列的安检格外严格,但因为姐糊里糊涂买了俄航的机票,而以色列的安检人员是无法对“非以航”“非从以色列起飞的航班”插手干预的,所以到了机场后被告知,过普通安检即可。   大半夜,北京城,握着两程登机牌,揣着本英文版的LP(大概自由行的人少,连中文版和其他中文的旅行书籍都找不到),姐和太后登机了。   八小时,北京到莫斯科;四小时,转机等候;五小时,莫斯科到特拉维夫。大老赵说,不光要带着知识去以色列,更重要的是情怀。姐想说,姐不光带了情怀去以色列,还有,情绪!   
1660 5
留言板

0 / 500 字

穷游网旅行者提供原创实用的出境游旅行指南旅行社区问答交流平台

返回顶部 扫码下载
下载穷游App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联系方式

 

0/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