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安全提示

即日起穷游网将实行手机绑定实名制,绑定手机后就可以正常使用穷游的写帖、创建行程、点评、足迹、问答等功能。

|
背景渐变

业余历史爱好者,跟着历史去旅游。微信订阅号jiumen_hutong

确定 取消
0%

九门胡同 关注按钮 留言

等级:15袋长老现居:北京

最近来访

累计访问(595)

Ta的关注

17 更多

Ta的粉丝

407 更多

探访TA的足迹世界和旅行梦想Explore the world

  • 去过27国家222城市
TA的游记 更多 188篇游记 | 0个精华

发表在 德国 2019-11-20
康斯坦茨,宗教地位很重要的一座德国城市
从弗赖堡开往康斯坦茨,大约需要近一小时车程。这样的车道限速100。 即将进入康斯坦茨市区。 康斯坦茨,只是去慕尼黑中途的一个住宿点,本没有计划看什么。到酒店已经是傍晚了,利用吃饭后睡觉前的时间做了些简单的攻略,感觉预留的时间还是有些短了。 第二日,因为还要赶去慕尼黑,所以只有早上抓紧时间在康斯坦茨的老城区简单走走。 这是康斯坦茨湖(Lake Constance),也称博登湖(Bodensee),中西欧第三大淡水湖。康斯坦茨位于湖的西部,湖的最东端是奥地利的布雷根茨(Bregenz)。 康斯坦茨老城和新城区之间有座始建于1860年的老莱茵大桥(Alte Rheinbrücke),桥东侧就是康斯坦茨湖。 桥的西侧,就是从康斯坦茨湖流出的莱茵河。当然,康斯坦茨湖水也是发源于阿尔卑斯山的莱茵河上游流入的。 莱茵河的左岸(南侧),是老城区和天堂区,右岸(北侧)则是新城区。左岸13世纪的莱茵塔(Rheintorturm),是当时的老城门,也是临莱茵河的城市最北面入口。从13世纪到19世纪莱茵河大桥建成之前,一直有座木桥横跨在莱茵河上。 老莱茵大桥是公路铁路大桥,也有自行车和行人专用道。康斯坦茨火车站位于老城区。 大桥虽然始建于1860年,但经历过1938和1957年的两次扩建。 我们住在河对岸的新区,走路就能到老城区。 在小雨中从新城区过莱茵河大桥,走到老城区。这座高高的建筑是建于1604-1607年的耶稣会教堂和教会学校,现在仍然是所语法学校(以历史、拉丁语、希腊语、法院和英语为主),里面还有当年耶稣会留下的图书馆。 康斯坦茨大教堂(Konstanzer Münster),从公元590年左右康斯坦茨主教区建立,到1821年康斯坦茨主教区撤销的1200年间,大教堂几乎一直都是教区的主教座堂。从1821年到现在已不再是主教座堂了。虽然不再是主教座堂(Cathedral),但由于教堂重要的历史地位,1955年仍被梵蒂冈授予乙级宗座圣殿(Basilica minor),俗称巴西利卡。 先简单说说教堂的历史,以及它在宗教史上的意义。 康斯坦茨的得名源自于罗马帝国皇帝 君士坦提乌斯一世 (Flavius Valerius Constantius,250-306,四帝共治皇帝之一, 君士坦丁大帝 的父亲),大概在300年左右,君士坦提乌斯曾在此打败过阿勒曼尼人(日耳曼人的一个分支),并将康斯坦茨建成为罗马帝国莱茵河防线上的一座军事要塞城市(规模不大)。 罗马帝国灭亡后,康斯坦茨逐渐落入墨洛温王朝手中。公元585年,一位叫马克西姆的主教,从比较乱的 温迪施 (我们曾去过位于现在瑞士的罗马军营遗址)迁徙到相对平静的康斯坦茨,并成为这里的城主。主教在罗马军营的遗址上开始建造教堂(以及城市),并创立了康斯坦茨教区,这一教区一直延续到1821年,历时1200多年。那位主教是不是应该算是康斯坦茨的建城者呢。 对城市和教堂影响很大的一个人物,是十世纪康斯坦茨大主教,康拉德(Konrad von Konstanz,900-975),也称阿尔道夫(瑞士)的康拉德一世(Konrad I of Altdorf),他出自德意志著名的韦尔夫家族(英国汉诺威王朝的祖先),与奥托一世(大帝)私交不错,962年曾陪同奥托一世去罗马参加皇帝加冕礼,奥托成为首位神圣罗马帝国皇帝(其实是靠武力)。 康拉德大主教死后,就葬在这座教堂下面的地下墓室,1123年被封为圣人。 这里需要解释一下,欧洲许多大主教往往都是出自贵族家庭,贵族家庭经常是由长子继承家族头衔,其他的儿子可能就送去教会或修道院,这样也有利于宗教与家族利益的相互帮助,这种例子非常多。 康拉德还曾多次前往罗马和耶路撒冷朝圣,934年,康拉德被任命为康斯坦茨教区的大主教(之前任大教堂教务长),野心勃勃的康拉德意图将康斯坦茨打造为第二个罗马,他将罗马的五座特级宗座圣殿都在康斯坦茨按照稍小的比例进行了复制。不过那些教堂大多没有留到今天。 康拉德还按照耶路撒冷圣墓教堂的样子建了一座莫里斯圆顶教堂,就在大教堂内,可惜我没有看到。 圣莫里斯(Saint Maurice),三世纪的埃及基督徒,底比斯军团的罗马军官。公元287年,马克西米安命底比斯军团翻越阿尔卑斯山,前往高卢镇压基督徒的叛乱,而身为基督徒的莫里斯拒绝服从命名,滞留在今瑞士一带不肯前往高卢,遂被杀。据说他的底比斯军团中有6660名基督徒士兵也一同被杀。后来圣莫里斯成为了瑞士和奥地利的守护人。在阿尔卑斯山一带的德国、瑞士、奥地利和法国,有非常多的圣莫里斯教堂(也称莫里茨或莫瑞泰斯)。 出身于韦尔夫家族的康拉德大主教及后任者,与奥托王朝(萨克森王朝)的君主互惠互利,奥托王朝的皇帝们也希望在罗马之外还有一个对他们更有利的宗教场所,于是康斯坦茨主教区成了德意志地区最大的教区,康斯坦茨也成了重要的政治与宗教城市,号称“第二罗马”。日后奥托王朝与梵蒂冈教皇之间的叙任权之争,想必定也与此有关。 1052年,加洛林和奥托王朝时期的大教堂坍塌了(原因不明),我们今天所看到的教堂主体就是在原教堂基础上重建于1054年的,不过教堂建造过程缓慢,可能有数百年的时间。 中世纪,有十多座修道院在康斯坦茨城市周边地区逐步建立(其中就有前面曾去过的 圣加仑修道院 ),康斯坦茨俨然成为了地区的精神中心。 1237年,康斯坦茨提升为帝国自由城市。大主教的权利也逐渐让位于城市的行政管理者,市长。大教堂的建设也受到影响,直到14世纪,大教堂还在缓慢的建造之中。 所以在这座教堂身上,能见到不同时代的多种建筑风格。 大教堂也称圣母大教堂(Münster Our Lady),所以教堂侧面的广场上有一座1683年的圣母像立柱。 据说附近还有个罗马要塞遗址,可惜我没有看到。 教堂的短十字翼外侧,大致是19世纪的后哥特式了,而中殿还是比较明显的罗曼式。 1821年康斯坦茨主教区被教皇解散后(划入弗赖堡主教区),教堂损毁严重。19世纪后和20世纪初才又重新修复过。现在的教堂内部,依旧保留了较多的罗曼式特征。立柱也依旧是11世纪的,只是外观有过修复。17世纪晚哥特风格的拱顶取代了之前的罗曼式木制屋顶。 侧廊,就明显哥特了,分布着几个小堂。 其实教堂最重要的意义,还不在于他的建筑本身,而是1414-1418年的那次基督教史上影响重大的宗教大会,康斯坦茨大公会议(Council of Constance)。 大会其中一项重要任务就是结束了 阿维尼翁教廷 后的教皇分裂。1377年,随着教皇格里高利十一世重返罗马,所谓的“阿维尼翁之囚”结束,但教会的分裂并没有结束,到康斯坦茨大会之前,一共有三位教皇(称作伪教皇或对立教皇)同时存在,格里高利十二世(罗马)、本笃十三世(阿维尼翁)和约翰二十三世(比萨)。大会的召集人就是约翰二十三世,死后葬在佛罗伦萨百花大教堂前 圣约翰洗礼堂 内(去过佛罗伦萨的一定看过教堂前吉贝尔蒂那座著名的天堂之门)。 随着1417年康斯坦茨大会选出教皇马丁五世,其他三位教皇全部都退位,天主教会大分裂结束。 那次大会一开就是三年多,当时来自欧洲各地的主教、国王、修道院长、神学法学专家、商人,甚至还有大量的妓女都云集在康斯坦茨,甚为壮观。宗教大会的几十次会议都是在这座大教堂内进行的。 出席会议的最高世俗君主是卢森堡王朝的西吉斯蒙德(查理四世之子),当时是勃兰登堡选候,罗马人民的(德意志)国王、波西米亚国王和匈牙利国王,后来的神圣罗马帝国皇帝。而烧死胡斯引发的胡斯战争对他日后的统治造成极大的困扰。 大会的另一主要议题就是谴责英国的威克里夫和布拉格大学校长扬.胡斯(Jan Hus, 1369-1415)。此时威克里夫(影响胡斯的人物)早已过世。1414年11月,胡斯来到康斯坦茨是想为自己辩护,之前西吉斯蒙德承诺保证他的人身安全,但不久就被捕入狱,1415年6月被大会判处异端,并于7月6日在康斯坦茨被执行了火刑,骨灰随后被扔进了莱茵河。火刑执行前,胡斯就是被带到这座教堂里,一位主教宣读了对他的谴责和死刑判决书。 去过布拉克的,一定看过老城广场上的胡斯纪念雕塑,我因为是先去的康斯坦茨,后去的布拉格,所以当时并不知道胡斯是在康斯坦茨被烧死的,否则就不会错过胡斯火刑纪念地(距大教堂往西约一公里老城门)。关于胡斯,等到了布拉格一定会再多写些的。 这个小堂叫玛格丽特小堂(Margaret Chapel) ,这里基本保留着15世纪的样子,还有哥特式的拱顶。小堂的历史可追溯到10-11世纪,康斯坦茨大公会议后改为主教的墓地小堂。墙上的壁画都是15世纪留下的。 现在这里是一个祈祷或冥想的小堂。 这是教堂的主祭坛。在主祭坛的左后方(教堂外),就是10世纪康拉德大主教仿 耶路撒冷圣墓 修建的圣莫里斯圆顶教堂,曾是中世纪德国 圣雅各朝圣路 上的一个节点。只是我当时并不知道,也没有看到圆顶的入口在哪。 布道台和一个小堂的祭坛。 距离大教堂不远的圣史蒂芬教堂(St Stephanskirche),也是康斯坦茨最古老的教堂之一,历史可能要追溯到6-7世纪,教堂所在的位置也是城市最早的发源地。12世纪时重建为罗曼式教堂,15世纪扩建为今天的格局,后世不断维修改建为今天的样子。 康斯坦茨大公会议期间,圣史蒂芬教堂也曾做过会场。 1527年,新教的苏黎世军队攻占了康斯坦茨,并将教堂内的天主教绘画圣像等捣毁,当时的苏黎世还属于康斯坦茨主教区。1529年,瑞士宗教改革家, 茨温利 做为随军牧师还在教堂内布道。1547年,康斯坦茨被哈布斯堡的查理五世夺回,教堂又成为天主教堂。 圣史蒂芬广场,可以看到圣史蒂芬教堂和康斯坦茨大教堂的尖塔。 历史上,康斯坦茨险些加入瑞士联邦。二战时,由于紧邻中立国瑞士,康斯坦茨幸免于各方的恐袭轰炸。据说当地人晚上都开着灯,让飞行员误认为这里是瑞士。 这家外观很有点特色的酒店叫格拉夫.齐柏林酒店(Hotel Graf Zeppelin),得名于13世纪古老的德意志贵族,齐柏林家族。 熟悉一战、二战的可能知道,一战时期飞艇的发明人费迪南.阿道夫.海因里希.奥古斯特.格拉夫.冯.齐柏林伯爵(Ferdinand Adolf Heinrich August Graf von Zeppelin,1838–1917,名字越长,家族越古老)。就是出生于康斯坦茨,他是位将军,也是位工程师,他发明的飞艇就叫齐柏林飞艇。二战时纳粹德国的一艘航母以他命名。 这家酒店就是由飞艇发明人费迪南.齐柏林的哥哥改建的,他是一位历史学者和企业家。 墙上的绘画是什么意思,没时间去研究了。 这栋建筑上的绘画,主题是为纪念1848年巴登革命领导人弗里德里希.赫克在康斯坦茨的一次演讲。1848年的巴登革命是1848年欧洲革命以及德意志革命的一部分。1848年的法国大革命(二月革命)推翻了七月王朝的路易.菲利普,建立了法兰西第二共和,拿破仑的侄子路易.拿破仑.波拿巴成为法国总统,后称帝为拿破仑三世。 弗里德里希.赫克(Friedrich Hecker,1811-1881),律师,德国政治家,革命者,1848德国革命的主要鼓动者之一,后倾向社会主义,与马克思和恩格斯都是很紧密的朋友。他领导的赫克起义失败后,去往美国定居,与林肯一起从事废奴运动。 壁画的画家是一位叫做Johannes Grützke(1937-2017)的德国近现代现实主义画家。 19世纪的路德教堂(Lutherkirche),很显然属于新教路德派。教堂前的广场叫路德广场,前面有个浅色的纪念碑就是胡斯纪念碑(Jan Hus monument),胡斯对马丁路德的影响很大。 康斯坦茨的街景 这个中世纪的城门叫施耐特门(Schnetztor),建于14-15世纪,是当时城市的城门之一。现在是城市的地标性建筑之一。当然,现在也只是剩下这个城门而没有城墙了。 城门内的街道,叫胡斯大街(Hussenstraße),是主要的旅游购物步行街。一直往北可以走到大教堂。纳粹时期曾被叫做罗马大街。 我们来的比较早,很多商店刚开门或正准备开门。 胡斯大街往北过了巴巴罗萨酒店就是维森堡街(Wessenbergstraße),维森堡街再往北就能走到大教堂。 从施耐特城门再往南走不远,就能走到德国与瑞士的边界。 Schweiz就是瑞士的意思。 虽然有个边防检查站,但形同虚设。 出了德瑞边境的瑞士小镇,叫克罗伊茨林根(Kreuzlingen)。 估计有很多人在都是在对面的国家上班,上下班都要出国。 随便在瑞士小镇简单走走,也算是故地重游了。 瑞士一侧的检查站。 对康斯坦茨的游览有点蜻蜓点水,由于准备不足(准确地说是没有意识),错过了不少重要的历史纪念地和古迹。所以说,康斯坦茨是值得将来再去一次的地方。
14 0

发表在 德国 2019-11-01
德国弗赖堡,还是有点历史的
从法国的科尔马去德国弗赖堡,距离大概也就三十多公里,两国的分界就是中间的莱茵河。从法国开车到德国,就像从北京的朝阳区到海淀区,没有跨界的感觉。 进入弗赖堡市区了,欧洲开车必须无条件礼让行人。 按GPS找到一个市中心的停车库。 没想到从停车库上来,就是弗赖堡大学的校园内,这在中国是不可能的。 弗赖堡大学(Universität Freiburg),建校于1457年,是奥地利哈布斯堡王朝设立的第二所大学(第一所是维也纳大学),也是德国较古老的大学之一(有说排第五)。德国最早的大学应该是1386年的 海德堡大学 。 弗赖堡大学的全名是阿尔伯特-路德维希-弗赖堡大学(Albert-Ludwigs-Universität Freiburg),阿尔伯特得名于最初的资助人,也是建校者,哈布斯堡的奥地利大公阿尔布雷希特六世(1418-1463)。路德维希得名于巴登大公路德维希一世(1763-1830),路德维希一世大力资助了险些关闭的弗赖堡大学。 与欧洲许多大学一样,今天的弗赖堡大学分布在城市的多个地方,我们所在的这个校区就是弗赖堡大学最早的发源地。这栋楼是建于1911年的第一教学楼,即大学的主楼。 透过玻璃看到的一个大的阶梯教室。 这是属于弗赖堡大学的大学教堂,二战后重建的。历史上看,这所大学在大多数时间都为天主教控制。宗教冲突时,一些天主教的教授就会来到这里。 1529年,巴塞尔大学遭受宗教改革的冲击时, 伊拉斯谟 曾来到弗赖堡大学讲学,这里距瑞士巴塞尔也就六十公里左右。17世纪时,大学还一度为耶稣会所控制。 大学附近的老城区。经过二战轰炸洗礼后的弗赖堡,没有留下太多古老的建筑。 这是一座老城门,马丁门(Martinstor),历史可追溯到13世纪,不过历史上经历过多次翻修,现在看到的城门也还是近代按照15世纪的样式加高过了的。像许多其他城市一样,历史上这座城门也做过监狱。 马丁门正对的大街叫约瑟夫皇帝大街(Kaiser-Joseph-Straße),音译的话就是凯撒-约瑟夫大街,因1777年神圣罗马帝国皇帝约瑟夫二世的到访而得名。约瑟夫二世(1741-1790)是著名的玛利亚.特蕾西亚女皇之子。 这条大街也是德国著名的商业大街之一。纳粹时期,曾改名为阿道夫-希特勒大街。 大街上的小巷 由于城市不大以及停车不便,自行车是出行的主要工具。 马丁门的另一侧,也就是过去的老城外。 有轨电车时不时从城门下穿过。 看一眼德国人是怎么铺路的。 弗赖堡各种颜色的电车,也是对城市的一种点缀。 有5趟电车在这个十字路口交汇。 凯撒约瑟夫大街路口有一个雕像,为了解释清楚,先要简单说一下弗赖堡的历史。 弗赖堡的德文是Freiburg,对应英文是Free Burg或Free borough,也就是自由镇的意思。所以德国瑞士一带有很多叫Freiburg的地方,为了更准确,通常都会加上个后缀,比如德国的这个弗赖堡,德文全名叫Freiburg im Breisgau,意思是布赖斯高(地区)的弗赖堡,中文通常简称弗赖堡或弗莱堡,因为名气较大,所以一般提到弗赖堡通常就是指这里。而瑞士也有个比较有名的Freiburg im Üechtland,那个通常译作于希特兰的弗里堡,中文简称弗里堡。 弗赖堡的建立者,是神圣罗马帝国的扎林根(Zähringen,或称柴林根)家族。 而扎林根家族的发源地就在弗赖堡附近的一个小城堡,扎林根城堡(现在遗址还有)。扎林根家族是德国施瓦本的一个古老贵族,家族最早有记载的是布赖斯高伯爵贝特霍尔德(Berthold,死于公元982年),就是在这一带。 首位使用扎林根伯爵称号的,是贝特霍尔德一世(1000-1078),他的母亲来自霍亨斯陶芬家族,他也是神罗皇帝亨利三世的忠臣。亨利三世曾许诺将来会把施瓦本公爵(德意志诸侯之首)的头衔转给他,但巧的是1056年亨利三世死后,1057年没有后代的施瓦本公爵也死了,皇后阿格尼丝(亨利四世只有6岁,由阿格尼丝摄政)却将施瓦本公爵的头衔给了未来女婿(亨利四世的姐夫),(韦尔夫家族的)莱茵费尔登的鲁道夫伯爵(1080年与亨利四世争王战死)。不过亨利四世那个姐姐马蒂尔德11岁出嫁,12岁就死了。 有意思的是,1073年,贝特霍尔德一世和他的竞争对手鲁道夫又联手一起造亨利四世的反(1073-75的萨克森暴乱),当然与教皇的支持也是分不开的(本质是教权皇权之争),于是后面就发生了就是著名的卡诺莎之辱(1077年),这里不提了。如果看德国通史之类的书,书中提到与亨利四世作对的德意志贵族,就是以这两位为首的,鲁道夫甚至一度自称德意志国王。 贝特霍尔德一世死后,他的儿子贝特霍尔德二世(Berthold II,1050–1111)继续与亨利四世作对。 1092年, 贝特霍尔德二世与霍亨斯陶芬家族的腓特烈(莱茵费尔登的鲁道夫之子,亨利四世的女婿,有点乱吧)继续争夺施瓦本公爵的称号,1098年,双方达成和解,贝特霍尔德二世放弃了对施瓦本的一切要求,霍亨斯陶芬家族的腓特烈成为施瓦本公爵腓特烈一世(他的孙子就是后来的 皇帝腓特烈一世,红胡子巴巴罗萨 )。而做为补偿,贝特霍尔德二世得到了扎林根公爵的称号,踏踏实实经营他的布赖斯高领地了。 1091年,贝特霍尔德二世将住所从扎林根城堡搬到了弗赖堡城堡,开启了弗赖堡的建城史。他的儿子是贝特霍尔德三世和康拉德一世。 扎林根家族在德国巴登-符腾堡和瑞士一带还创建过很多城市,我在瑞士首都 伯尔尼 和 图恩 都提到过建城者都是扎林根家族的贝特霍尔德五世(Berthold V,1160-1218),那是扎林根家族的后人,也是最后一位家族主线的继承人,就葬在弗赖堡大教堂内。 1218年,贝特霍尔德五世死后由于绝嗣,扎林根家族的主线基本消失了,只有一些较远的旁系分支。 铺垫了这么多,现在回到十字路口的这个纪念碑。 1806年,为了纪念城市的创造者贝特霍尔德二世(也许是他的儿子贝特霍尔德三世或康拉德一世),声称是扎林根家族后裔的巴登大公和城市当局建造了贝托尔德喷泉(Bertoldsbrunnen)。贝托尔德与贝特霍尔德只是中文的不同译法而已,扎林根家族喜欢叫这个名字的太多了。 当时的喷泉还是挺精致的,不过二战中被炸毁了。到了1958年,又重新制作了这个纪念碑,一是纪念城市创建者,二是纪念原来的喷泉,只是现在已经没有水了。 这个十字路口与皇帝约瑟夫大街相交的,一个是图中正对的贝托尔德街(Bertoldstraße),一个是盐街(Salzstraße)。 据说上面的抽象派青铜骑马像让当地人不是很满意。 这条街就是盐街,估计过去是卖盐的市场街。 德国几乎每个大城市都有的考夫霍夫百货商店(Galeria Kaufhof),德国最大的连锁百货公司,总部位于科隆。 不远处的新市政厅屋顶。 这是位于弗赖堡大教堂南侧的一栋很有特色的牛血红建筑,历史商人大厅(Historisches Kaufhaus,Historical Merchants' Hall),我觉得名字似乎是直译的,不是很合理,此处的Historisches(Historical)应该是想表达这是座有历史的建筑,放在现在应该叫招商大厦比较合适。 商人大厅始建于14世纪,现在的正面是过去的背面,是1520年改为正面朝着教堂的。 后来的五百来年间,建筑主体没有大的改变,但外观进行过多次改建,目前看到的外观是19世纪的了。 1947年到1951年间,这座建筑还曾作为巴登州的议会大厦。里面最大的皇帝大厅(Kaisersaal),可容纳350人,得名于德国皇帝威廉一世,他和俾斯麦在1876年参加胜利纪念碑揭幕典礼时在此就餐。 外墙上很多的徽章,狮子是哈布斯堡家族的标志。 比较显著的是正面窗前的四个出自哈布斯堡家族的神圣罗马帝国皇帝或国王像。 大约从14世纪起,弗赖堡就将城市交由哈布斯堡家族保护,并为哈布斯堡家族出兵作战。在与瑞士联邦的作战中,城市不仅提供财政援助还提供骑士。1386年的森帕赫之战(Battle of Sempach)中,瑞士联邦大胜哈布斯堡联军,弗赖堡的贵族骑士几乎全部战死。 瑞士卢塞恩的方济会教堂 内还有那次战胜时缴获的大量军旗,其中肯定就有弗赖堡的。 马克西米利安一世(Maximilian I,1459-1519),神圣罗马帝国皇帝,哈布斯堡王朝鼎盛的奠基者。1498年,马克西米利安还在弗赖堡召开过一次他的帝国议会。 卡斯蒂利亚的菲利普一世(Philip I. of Castile,1478-1506),卡斯蒂利亚国王。马克西米利安一世之子,俗称美男子菲利普。他的外公是欧洲著名君主,勃艮第的大胆查理,所以他出生在 布鲁日 。由于他娶了西班牙国王伊莎贝拉和费迪南的女儿,(疯女)胡安娜,奠定了日后的西班牙哈布斯堡王朝。虽然他没做成皇帝,但这桩联姻对后世欧洲影响巨大。 查理五世(Charles V,1500-1558),哈布斯堡王朝鼎盛时期的神圣罗马帝国皇帝,欧洲最著名的君主之一,也是罕有的主动退位的皇帝。与他同时代的还有几位著名君主, 法王弗朗索瓦一世 ,英王亨利八世,还有奥斯曼帝国的 苏莱曼大帝 。有本书叫《四君主》,说的就是他们四个之间的事儿。 斐迪南一世(Ferdinand I,1503-1564),神圣罗马帝国皇帝,查理五世之子。查理五世1556年主动退位,把他的西班牙王位传给弟弟菲利普(二世),帝国皇帝位传给儿子斐迪南,从而将哈布斯堡王朝分为奥地利哈布斯堡和西班牙哈布斯堡。 查理五世当年退位的地方就在现在的 布鲁塞尔王宫 。 商人大厅的东边,大教堂广场的尽头的这栋建筑,叫老警卫室(ALTE WACHE),可能是老城区内最老的建筑了。当初(13世纪)可能是大教堂的建设用房,后来加高成了城市警卫队的住房。现在是一个葡萄酒展示销售商店,弗赖堡临近著名的阿尔萨斯葡萄酒产区(历史上也曾被划入过阿尔萨斯),所以这里的酒应该不会差。 环绕大教堂四周的空地都叫大教堂广场(Münsterplatz),或者音译为明斯特广场。 13世纪后,教堂周边曾是城市的墓地,1514年,皇帝马克西米利安一世下令在城北新建一块城市墓地,直到19世纪,这里的墓地才逐渐迁走完毕。墓地迁走后,形成了大教堂集市(Münstermarkt)。 我去过的一些欧洲古老城市中,一般都喜欢在市政厅前的广场上做集市,而且也不是每天都有,通常每周一两次。在教堂前的市场也有,但不多。不过像弗赖堡这个集市,全年(只有8月15日圣母升天节不出摊)从清晨到中午开放,在德国却是独一无二的。 大教堂西南侧的圣乔治喷泉(Georgsbrunnen),是1935年的仿制品,原来的喷泉制作于1520年。圣乔治是弗赖堡早期的城市守护人,后来,地位被 列日的圣兰伯特 (大主教)所逐渐取代。大教堂的北侧对称的位置还有一座鱼喷泉。 教堂北侧的这座建筑,现在是弗赖堡法国文化中心,主要是一家非营利性的语言培训组织,以教授法语为主。 房子叫做科恩豪斯(Kornhaus),其实德语看多了,即使不懂,有时也能猜出个大概,Korn是Corn的意思,haus=house。那这个房子就可以理解为过去的粮食仓库。 房子建于15世纪,是为了1498年马克西米利安一世在弗赖堡召开帝国议会而建的,但在会议开始前房子也没有建完。后来做过剧场,1823年成为城市的粮仓,建筑前面就是谷物交易市场。 房子前面(画面再往左)就是鱼喷泉,那个喷泉上面有许多基督教人物,可惜我没有拍到,不然的话,又要多写很多文字。 整个教堂周边的市场,大概有将近两百个摊位,摊位位置不是固定的,但大致有个分区,比如面包、蔬菜水果、日用品等。这是教堂北侧的市场。 各种造型的蜡烛。 弗赖堡大教堂,虽然没有 科隆大教堂 之类的名气大,但却也是德国著名的教堂之一,而且教堂建于1330年的塔楼,是德国罕有的保存至今的中世纪教堂塔楼。由于维修,塔楼被脚手架围起来有12年之久,我们到的时候,脚手架刚刚拆掉不久,还能看到少许。 弗赖堡大教堂(德语:Freiburger Münster),为天主教弗赖堡总教区的主教座堂。 前面曾说过,弗赖堡的创建者是扎林根家族的贝特霍尔德二世和他的两个儿子贝特霍尔德三世及康拉德一世。 弗赖堡最早的教堂叫康拉德教堂(Konradinische church),以康拉德一世的名字命名,大约始于1120年,现在只剩地基还在。 扎林根家族的墓葬都是位于黑森林的圣彼得修道院,到了扎林根家族的贝特霍尔德五世(Berthold V,1160-1218)时,他想在弗赖堡建一座将来可以安葬自己的教堂。这位贝特霍尔德五世也就是 瑞士伯尔尼 和 图恩 的建城者。 新的教堂大致于1200年开始建造,最初是想模仿 巴塞尔大教堂 (建于1019年)的罗曼式双塔样式。至于扎林根公爵贝特霍尔德五世是不是葬在这里,只能是推测在这里,因为他死的时候,教堂才建了18年,离完工还要两三百年。 13世纪初,德国开始流行法国的哥特式风格,首开先河的是距此不远的 斯特拉斯堡大教堂 。1230年,在建中的弗赖堡大教堂也将原来的罗曼式设计往哥特式方向转变,因此,教堂也是德意志地区较早的哥特式建筑。 不过教堂建筑的进展非常缓慢,直到两百多年后的1475年,市议会还在抱怨一个唱诗班建了一百多年还没完成。1510年,唱诗班总算是封顶了,1536年,教堂才算是整体建成,算起来历时也有三百多年了。 几百年前几乎没有高建筑的城市中,116米高的教堂(塔楼)就是周围广大地区的地标,许多艺术创作都以这座教堂为主题或原型。 二战时,大教堂周围的建筑几乎被英国皇家空军炸碎,但大教堂除了屋顶有轻微损坏外,整体几乎完好无损,也算是个奇迹。 塔楼上的大钟是1851年的,不过现在已经不能走了。 通常来说,天主教堂都属于天主教会。但弗赖堡大教堂从一开始就不属于教会。1200年扎林根公爵贝特霍尔德五世出资建造了教堂,1218年公爵去世后,他没有直系继承人,教堂的权利和义务移交给弗赖堡伯爵(扎林根家族的分支)。13世纪中期以后,伯爵们也不能履行他们的义务了,于是城市议会(公民)接管了建造大教堂的责任,并成立了大教堂基金会,筹集资金和安排工程。教堂在建造过程中,也靠发行赎罪券解决过一部分资金问题,发行者就是修建梵蒂冈西斯廷教堂的那位教皇,西斯图斯四世。 1457年,哈布斯堡的弗赖堡大学成立,教堂由大学来资助,但基金会依旧在独立运作。1805年,弗赖堡并入巴登大公国,大教堂也成了大公国的国有资产。 1827年,弗赖堡主教教区成立,大教堂就成为了主教座堂Cathedral,德语称Kathedrale,但由于历史原因,习惯上还称作Münster(德语大教堂)。 教堂正门有个较深的哥特式门廊,木门上方的雕饰都是些宗教人物和简单的圣经故事,比如耶稣降生、苦路和最后的审判等,以及诸如天堂、地狱、天使和魔鬼之类的形象。中世纪的穷人大多不识字,所以教堂也就是穷人的圣经。 门廊入口两侧墙壁上几乎都是圣母马利亚的不同形态。 门廊内大量的装饰人物形象,多出自圣经旧约和新约,各个都栩栩如生。 准备进入教堂,正中的是圣母像。 教堂内部的体量还是比较宏大的,而且几乎全部是哥特式,最初的罗曼式特征不太好找。 顶部的壁画《圣母加冕》,两侧站着的人注有名字,左边的是 圣伯纳德 (勃艮第贵族,西多会修道院长)和扎林根公爵康拉德一世(城市的创始人之一),右边的是列日大主教圣兰伯特大主教(城市的守护人)和圣亚历山大(4世纪亚历山大里亚的大主教)。 典型的哥特式拱肋。 立柱上都有人物雕像,比如这个是圣彼得。 二战时,为了防止轰炸,教堂的名贵的玻璃都被当地人拆下单独保存,还好教堂没有被炸毁。 教堂最初的雕刻,大约是1220年的,很有中世纪感觉。 石雕的布道台。 耶稣诞生后的三博士来拜,上面有1505的字样。 短十字翼部分,基本与教堂的宽度相当。 教堂内部有好几架管风琴,这是主管风琴,制作于1964-1966年间。 又一架管风琴。 一组最后的晚餐雕像。 靠着耶稣怀中的是圣约翰还是抹大拉的玛利亚,不知道,因为看上去确实像个女人(电影《达芬奇密码》的观点)。 犹大手中永远都要拿着钱袋。 东部后殿的主祭坛。 教堂唱诗班上方悬挂着的一个大十字架, 高2.63米,宽1.45米,13世纪的橡木制成,据说可能是教堂的建造者,扎林根家族最后的公爵,贝特霍尔德五世捐给教堂的。 主祭坛前的一幅尺寸较大的三联屏画,《圣母加冕礼和十二使徒》,年代在1512-16年间。 单独收费的一个门,是登塔还是圣器室,忘了,反正没进去。 看上去像13世纪的雕刻,比较简单。 砂岩石砖上刻着的拉丁文,只能认出1295年的字样,可能是工程进行到某一阶段留下的吧。 教堂外墙上的日晷,有1500年的数字。 飞扶壁,近代被维修替换过。 在德国,这种单塔式的哥特教堂总的来说要少于双塔式的,而这座1330年建成的116米高的西塔,曾是当时世界上最高的建筑。不过在1333年,索尔兹伯里大教堂123米高的高塔就打破了这个记录。但弗赖堡教堂的塔楼,被认为是最漂亮的塔楼,后续的几百年中,一直有教堂在模仿他的样子。 教堂南面,1620年增加的文艺复兴式的南门。 教堂外立面有太多的人物,不可能一一搞清了。 还有哥特式教堂常见的吐水兽。 大教堂北面不远,还有一座犹太会堂。从13世纪开始,就有犹太人在弗赖堡定居,但14世纪的黑死病大瘟疫让犹太人背了锅,像欧洲很多地方一样,大批犹太人被杀或被驱逐。15世纪时,城市更是颁布了禁止犹太人进入的禁令。一直到1809年,犹太人才被允许在城市居住,1836年,弗赖堡还有了犹太人社区,以及一座较大的犹太会堂。1938年11月9日的"水晶之夜"后,弗赖堡的犹太人要么被驱逐要么进了集中营,犹太会堂也被烧毁。二战后的1945年后,只有少数犹太人回到了弗赖堡,现在弗赖堡已有七百多犹太人了,这座犹太会堂是1985年新建的。 犹太会堂我见过一些,但基本都是大门关闭的,只在以色列进去过一次。 在弗赖堡老城区,这种地上的水沟几乎随处可见。 这种水沟,是弗赖堡特有的输水系统,人工街溪(Freiburg Bächle),也是弗赖堡的特色之一。 据推断,这种人工街溪在12-13世纪就存在了,它并不是为城市提供饮用水,当时的主要用途是灌溉和消防,以及将雨水和污物排出城外。我们去的时候没水,可能到夏天才会有。过去这种水沟就在路中间,到了19世纪,由于不利于交通,水沟被移到了路边,有些还被盖上了铁板。近代之所以没有被填上,主要是当地人觉得这是一个古老的念想,还是保留了下来。 说当地有个传说,如果你不小心掉进街溪,就有可能与当地人发生一段情缘,当然,信不信由你。 弗赖堡的街道 这座建筑是弗赖堡的新市政厅(Neues Rathaus),从凯撒约瑟夫大街上就能看到它屋顶上的绿色头盔式塔尖。 新市政厅的建筑物始建于1539-1545年间,最初是私人用房,后被弗赖堡大学购买一直是大学的用房。1774年,三个学院搬走后,医学院还留在这里,直到1867年,医学院才最后搬走。所以新市政厅也被叫做“老大学”。在做为大学使用了三百年后,市政当局用190金马克购买下这座建筑,并重新装修后,于1901年做为新市政厅投入使用。所谓新市政厅,房子还是老房子。 新市政厅的庭院内。 紧邻新市政厅的红色建筑是老市政厅(Altes Rathaus),与商人大厅有点相像。 老市政厅的历史可追溯到1557年,也是由几栋陆续建起来的建筑组合而成的,整体大致为文艺复兴风格,上方有哈布斯堡帝国的双头鹰标志(哈布斯堡家族则是狮子)。弗赖堡从1386年到1806年大多数时间都属于哈布斯堡王朝的统治,除中间1677-1697曾被法国短暂统治过(划归阿尔萨斯)。 不过二战中的1944年,整个老市政厅彻底毁于空袭,现在所见到的建筑全部为战后用新材料按照老的样式重建的了。弗赖堡的游客中心就设在这里。 市政厅对面,是连在一起的圣马丁教堂和圣马丁修道院,中间的广场叫市政厅广场(Rathausplatz)。 广场上聚集了很多本地人,好像是什么节日或者有什么重要活动,比如结婚,因为欧洲人结婚通常是要在市政厅登记的。 圣马丁教堂(Kirche St. Martin),是13世纪方济会的修道院教堂。17-18世纪的多次战争教堂被破坏,后重建,二战时又遭到严重轰炸,现在看到的大多是战后重建的。 教堂正门上方有三尊雕像,中间的是“无原罪圣母像”(圣母无原罪说,是15世纪由方济会提出的,只有天主教承认),左侧是 阿西西的圣方济 (方济会的创始人),右边的是帕多瓦的圣安东尼(也称里斯本的圣安东尼,怀抱小耶稣是他的标志)。门上的文字注有1719年的字样。 二战时,教堂被严重炸毁,目前看到的基本是重建的。不过墙壁上的一些壁画还是14世纪留下的。 主祭坛 布道台 教堂入口方向。 与教堂相连的还保留有一部分方济会修道院的建筑。现在市政广场的大部分都是以前修道院的地方。 现在的修道院交由多明我会管理了,进去简单看了一眼,里面很多房间都是与天主教有关。 市政厅广场上的一尊雕像,主人是弗赖堡人贝尔托德.施瓦茨。 贝托尔德.施瓦茨(Berthold Schwarz),据传说是14世纪中叶弗赖堡的一位炼金术士,他在炼金过程中的一次爆炸,无意中搞出了黑火药,所以欧洲认为他是黑火药的发明人,因此他也被叫做Berthold the Black。不过这种说法也有质疑,甚至有人怀疑是不是真有这个人。不过黑火药的发明对于欧洲的枪炮发展作用很大。 BUTLERS,德国一家有名的家居用品商场,很多城市都有。 弗赖堡虽然是个有历史的城市,但如果你对历史没有兴趣的话,大量的名牌商场保证也能满足你逛街的欲望。 比如,德国的刀具和厨房用品世界有名。 在这个商场的顶层吃的午饭,然后前往康斯坦茨。
64 0

发表在 日本 2019-10-22
日本北陆周游小结
2019年8月30日-9月6日,约一周时间以名古屋为起止点,去了下吕、金泽和丸冈城。本不太愿意写这种流水式的游记,不过有些东西想想还是记下来好些,以备将来查询之需,或许对有类似行程的朋友们也能提供点参考。 30日中午,地铁去首都机场T3。 在到达层国际出口取了wifi(携程订的,没有押金,一共60)。这次过安检时间稍长。登机口在E2,E楼的最南端,走路着实不近(回来时也在这里的二楼)。 时间比较充足,借机了解一下机场的建筑结构和布局,呵呵。 前面的是D区。 等会儿即将乘坐的飞机,16:45的CA159。 准时登机 而且难得的准点起飞。 飞机不是很满,紧急出口两排居然都空着。2017年五一,也飞过一次名古屋,那次比这次还要空,机票往返1300. 飞越韩国的海上。 天色渐暗,方向不对,也拍不到日落。 飞三个小时到名古屋中部机场,快到时还多绕了两圈,耽误了半小时。可能是因为当地大雨,我们到时已是小雨。 出关提行李很顺,给ICOCA充了值。此时已经是日本时间晚上9点多,为了快点坐特急,每张加360,刷ICOCA进站后有专人给补票。(普通车870)。 到名古屋火车站走十多分钟到strings hotel,约22:30。酒店有班车,但这时候已经结束了,而且上车站点不好找,还是走路靠谱点。酒店下面有个教堂,其实不是真的教堂。窗外还在下雨。 酒店的配备还是很齐全的。 马桶与浴室是分开的。 还有带烘干的洗衣机(回来再住这家酒店就没有了) 空气净化器基本是标配 还有胶囊咖啡机和开水壶。 31号早起,看酒店的楼下。 后来才知道,这家酒店经常举办婚礼,这个教堂就是个道具。不过说实在的,教堂非常哥特,还很精致。 远处的名古屋火车站大厦。 不时有各种列车穿过,不过酒店隔音没有问题。 酒店的外观 出发走路去名古屋车站地下找饭吃。 在国内从不吃吉野家,但每次来日本都要吃一次吉野家的牛肉饭。 这个地方对我来说,印象比较深刻,2005年第一次来日本的时候,从东京坐新干线到名古屋,去看爱知世博会。名古屋匆匆经过,住了一晚,什么都没记住,只记住了这个地标,后来得知叫“飞翔”。 这是2005年照的,飞翔后面的建筑还是那样的。 现在的那栋建筑成了这样(2017年时就这样了),不知是加高了,还是拆了重建的。 因为我们买了北陆周游券,就先去火车站票务中心换了票,注意要带护照。 然后找了一下进站口,明天将在这个地方乘10:48到富山的火车去下吕。 说一下高山-北陆5日周游券,之前还是在网上仔细了解了一番的。在日本买要15000日元,在国内买14000,在网上买的,一张不到820,按照现在的汇率非常合算的。 这种票只针对外国人,需要提前换票,要出示护照。首次使用(激活)后五日内有效。票适合从名古屋一路单向游玩,一直到京都和大阪关西机场,如果能用足的话,是非常经济的,但我觉得五日稍微有点紧。我买这票的原因是计算了我要去的行程,感觉也还是买周游券比单独买票要便宜点。而且为了节约时间,从福井返回名古屋没有原路返回(那样免费但时间太长),而是补了差价直接回名古屋的。这是我换的票,能确定准确乘车车次和时间的,都当时出了票,通票可以使用四次指定席,我们也都用足了。这是其中一张。 换了票,开始名古屋逛街模式,我这是第三次到名古屋,第二次的时候(2017年五一)主要景点都去了,还去了趟犬山城。所以这次就是逛街,没有景点任务,比较轻松,但也没什么可写的。 自行车存车点,要刷卡付费的。但很便宜。 还有时间逛逛书店。 上次来名古屋住在荣,对那一带印象不错,于是步行去荣,顺道看看街景。 到了熟悉的荣了。 上次来在这家体育用品店买了几双鞋,这次又买了几双,赶上断码或打折的话,很便宜(有的只要三千多日元)。 离买鞋不远,一家药妆店,上次也来过,基本上东西很全。 回名站是坐的公交C738。 下午在酒店喝喝咖啡,睡个午觉。 晚上继续在名站附近逛逛,商场和吃东西的地方太多了。 考察一下超市的物价 逛到天黑,走回酒店。 回到酒店后,看看假教堂 被告知住酒店的客人可以在这里免费饮一杯。 9月1号早上退房,把大件行李存在酒店前台(这也是我们回来还要住这的原因之一)。9点整坐酒店的班车到车站。 十来分钟就到车站,班车停在车站的西侧(也有少数开到东侧樱通口的)。 昨天考察过,也换过票,比较顺利,用通票的话,需要走人工通道,工作人员简单看一下就行了。 乘坐的车次是9:43开往富山的飞驒3,我们要去下吕,10-13到。第二天从下吕走的时候还是这趟车。 车来了。 指定席的座位是坐不满的。 座位的空间很大,只是车上没有充电口。 车先倒着开到岐阜市,然后再正着开。 一路上大多都是田园景色。 也有很长一段路,都是沿着飞驒河(木曾川的支流)走,时而在左岸时而在右岸。 一个水电站,水电站前有几个小瀑布非常漂亮,只是火车太快拍不到,如果开车沿河走的话,可能玩的地方会更多。 水电站之外,还有太阳能电站。 每次看到日本的农村,都会想中国的农村什么时候都能达到这样的水平呢。 日本不能租车(我也不敢开右舵车),不能像在欧洲可以跟火车赛跑。 这座铁桥叫六见桥,建于1931年,位于飞驒川上下吕大桥的下游,桥长96米,宽4.4米。属于“下吕六景”之一。从火车上看到这座桥时,马上就要到下吕了。 下吕车站非常小,车站前就是游客中心。 这是下吕火车站,车站虽小,但历史可追溯到1930年。 车站前有几辆出租车。 车站很小,只有1-3号三个站台,但1号站台用的最多。 车站的候车室就这么大。 出了下吕站,很巧碰到一位中国小姑娘,刚好是我们要住的酒店员工(休假外出),她告诉我们等一会酒店巴士就到,然后带我们一起上车,和她聊聊是重庆人,已经习惯这里的养老式慢节奏。 酒店班车把我们带到温泉寺,然后把行李拉去酒店(下午三点办入住),我们就先从温泉寺开始在下吕转转。 关于温泉寺有个传说,下吕温泉打从平安时间就有了,在1265年,温泉突然枯竭了(可能是地震的原因)。不久,村民们发现一只白鹭落在飞驒河边,等白鹭飞起来后,温泉就重新涌出来了。村民们追踪白鹭到中根山上的一棵松树下,发现了一尊药师如来的佛像。村民们意识到白鹭是药师如来的化身,于是在此修建了这座温泉寺。 温泉寺供奉的本尊就是药师如来。 在下吕,十个喷泉可能有九个都是出热水的(温泉),这里的当然更不例外。 从温泉寺的高处,看下吕。 这是从温泉寺下来的台阶,两侧都是墓地。 墓地中有一部分是飞驒武川家族的墓地,久兵卫我猜测是一个官职。 武川家族曾是甲斐国(大致是现在的山梨县)武田(信玄)家族的家臣。后来武田家落败了,武川家后人就来到了这里(家可能就在我们住的汤之岛馆),后来他们家的房子就叫飞驒屋。 江户时代的1700年,家族以伐木为生,1702年,经松前藩(北海道)批准,去虾夷(北海道)开采松木,然后运往江户(东京)和大阪等地。一度生意兴隆,家族拥有许多运输船只,成为日本三大富豪家族之一。 大约在1791年,北海道的生意不行了,武川家族回到了这里。但他们家族一共四代人对北海道的开发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下吕温泉,日本三大温泉之一。 一家据说是网红的布丁店。 网红店对面 这样的免费泡脚池在下吕比比皆是。 这是下吕的温泉博物馆 介绍一些与温泉有关的知识。 温泉博物馆。 一家温泉馆,价格好像都不贵。因为我们住的酒店有温泉,就没有去了解太多。 街上餐厅的报价(算是比较便宜的) 又是泡脚池 据说是市内(我觉得叫镇比较合适)最大的一家超市。 飞驒河 河边的一个比较大的温泉池 铁桥两侧是人行和自行车道,中间是机动车道。 桥上的路灯,依旧保持古老的传统,是煤气灯。 山上红字的地方,就是我们住的酒店。 桥上的水池,也是温泉 这款雪铁龙欧洲比较多见,日本还是头回见。 从桥上下到河边,我们也在这个温泉池泡泡脚,也有老外穿着泳衣来泡温泉的。确实能免费。 泡过脚后,在河边的一家餐厅吃饭 飞驒牛肉饭和鳗鱼饭,人均不到3000。 午饭后在小城简单转转, 一条小溪从山上流下,汇入飞驒河(川)。 万里集九(1428~?)禅僧,五山文学的代表者。本住相国寺,为避“应仁之乱”而往美浓国鹈沼修行。后往江户、镰仓,曾与太田道灌、上杉定正等往来。其汉诗文才华出众,有《梅花无尽藏》。 下面有他的诗,因为全是汉字古诗词,所以还配有日文的翻译,比较有意思。 林罗山像。林罗山是16-17世纪日本的一位汉学家(日本称儒学家),京都人。崇尚中国的朱子学。做过德川家康的智库,后来做过德川家二代和三代将军的老师。 据说就是他将下吕、有马和草津评为日本三大温泉的。 一家食肆前,等位的时候也可以泡脚。 下吕的导览图,主要就是两条主街道。 森八幡神社,全名森水无八幡神社(もりみなしはちまんじんじゃ)。准确的历史不清楚,但应该很早,最早叫松森神社,战国后期改为现在的名字。八幡神(日语:はちまんしん)是日本的战神、八幡宫的祭神,自古以来就是日本皇室的祖神、源氏武士的氏神,又称为八幡大菩萨。 这里的八幡神社主要祭祀稻田风收。 街道都不宽,也不现代,但就是干净整洁。 这种小型的家用面包车很多,停车比较方便。 车小的话,临街的小车库就能停下。 也有很多这样的居民集中停车场。 一些大厦的一层也是停车场,可能节假日外来车会比较多。 下吕邮局(邮便局) 又是一处泡脚池 两个年轻人骑着摩托来泡脚(聊天)。 这是下吕的市政厅 合掌村是下吕的一个主要景点,我没去。 下吕温泉神社 又是泡脚池 接近两点半了,准备走回酒店。 后来才知道,飞驒牛肉不次于神户牛肉,而且假的少,只是名气没有神户牛大。 因地制宜的停车位 路过一家酒店 到了,这就是我们住的“汤之岛馆”。 这是酒店的穿梭巴士,往返于火车站,虽然距离不远,但毕竟有点高度差。班车好像是半小时一趟。后面的玻璃房子就是温泉池。 进入酒店,就要换鞋。 我们住的房间在旧楼,新楼是高层的新建筑。新旧楼在内部都能连通,就是走起来有点迷糊。 在日本,还是喜欢体验日式。 因为我们住的是老楼区,有独立卫生间,但没有淋浴,其实真的也不需要,因为温泉室都有,也很方便。 行李已经提前放进房间了,接待我们的也是中国人,只是穿着和式。她会告诉你有关的线路和餐饮的安排等。 酒店的楼道,全是木制的,有指路牌。 日本天皇也住过这里。 当年接待天皇的照片和天皇的餐食。 浴场的指示牌 露天温泉浴场分男女,每天轮换。这样能让客人多体验一下。 门前的布帘也要每天轮换一次。 这是其中一个露天温泉浴场,虽然不能拍照,但一个人没有的时候,还是偷拍了一张,住店的客人随时可以来泡,晚上泡着温泉看着星星感觉不错。 对了,这里必须是裸泡的。淋浴和更衣室的条件非常好,所以客房不需要有淋浴的。 这样的家庭池有四个,我们去的时候没人泡。可能还是喜欢户外的吧。 家庭池的楼道 我们住的房间 酒店内也有泡脚池。 感觉出水口的温度,可以把鸡蛋煮熟。 泡脚池边的擦脚巾。 会议室,可能适合公司开会,还有免费的台球和兵乓球室,卡拉OK收费。 这里算是酒店的观景台吧,可以看整个下吕市。 能看到河边我们泡脚的温泉池,还总是有人。 我们吃午饭的餐馆就在这堆楼后面。 河对岸的酒店,感觉很高档的样子。 晚饭时间可以约定,我们约的是6点半,在酒店房间内的日式晚饭,有专人送来,送完一道菜,服务员就在门外准备下一道,估计时间差不多了就会再进来。一道一道看着都麻烦,一直陪着我们吃完。 服务员会简单的英语,就是听起来稍微有点费劲。 有少量的酒水。 飞驒牛肉火锅 这是晚餐的菜单,很多也看不懂,稀里糊涂地吃了,重点在体验。 吃完饭出去照个夜景 回来的时候,床已经给铺好了。感觉这屋子睡六个人也没问题,呵呵。 晚饭后又去泡了一次温泉,还是没有人,可以仰望星空。 2号,在酒店主楼八层吃的日式早餐(套餐)。 餐厅外可以喝咖啡。 早饭后,又去泡了一拨,男女轮换了。 退房,准备离开,等班车时再看看酒店的外面。 三层是我们住的房间 酒店前的小花园。 围挡是露天浴池的外面,分别在两层。 玻璃房是下层的洗浴室。 名古屋来这里的比较多,开车方便。 后面的楼是新楼。 Mini Clubman,我们去年在瑞士租的就是这种。只可惜在日本不能租车,其实也不敢开。 保护色还真不错 9:30坐酒店的班车去火车站,10:15的飞驒3(ひだ3),还是昨天来的那趟车,到富山(再换车去金泽)。 还有时间再拍一下火车站 车站前也有温泉 车站虽小,但补票机器还是很齐全的。 西瓜卡,ICOCA都不能用于购票。 借伞的话,可以在市内的一些酒店归还就行了。全靠自觉。 行李柜,不住的话,可以存了行李去玩。 这个巴士是去白川乡的。 候车室人开始多了 可以进站了 车来了。 车票是之前在名古屋车站换的,如果时间不能确定的话,在这里也能换。CAR8是指定席,座位号11B。下吕不是大站,往富山的车次不是很多,需要仔细查看一下。 火车上有wifi,但一过隧道就容易断网。 途径的一些小站 两组列车之间的驾驶室。 12:33到的富山,出JR往新干线方向换由东京开来的北陆新干线。 往金泽的车就很多了,赶上12:46的。 因为时间不长,自由席就可以了,也有座。 新干线车上有充电插座。高山-北陆周游券坐这段新干线也是免费的。 13:09到达金泽。 金泽车站 出站坐12路到尾张町,走几分钟到KKR金泽酒店。名古屋一带古代时就叫尾张国。 KKR是一家日本的连锁酒店,中规中矩。出门就是金泽城,但离火车站还是稍微远点。 房间还是日式的,房间配的手机可以任意打国际长途,而且还可以当导航拿出去用。 日本酒店特别喜欢配剃须刀,但却经常没有更廉价的浴帽。 住下后,从酒店走一站地去近江町市场,有点下雨。 近江市场有点像东京的筑地,但规模要小得多,而且我觉得价格和东京差不多。 找了一家人气比较旺的小店吃的。 从近江市场出来往火车站方向走。 地下通道 又回到火车站了。 金泽车站的造型,是“鼓”的元素。 金泽是海边城市,从地图上看还有海滨浴场,所以想去看看(去了才知后悔)。查谷歌,好像没有公交能到,最近的办法是从火车站坐小火车到内滩,再走过去。 日本人的排队,没有哪个国家能比。 小火车属于北路铁道(金泽段),单程票价320. ICOCA也不能用,还有ICOCA在金泽的公交车也不能用,但在名古屋是可以的。 就是这种小火车。 据说这条窄轨铁道还是1920年代建的。 大概不到半小时,到达内滩,沿途站很多。 下车后,往海边走,还要十多分钟。 快到海边时有家大型超市,巨大的停车场,说明都是开车才来的。 到了海边一看就彻底失望了,脑补中的海滨浴场完全没有地干活。所以提示大家,去海边需谨慎。 居然有人在沙滩上玩吉普车。 其实沙滩还是不错的,比镰仓的海滩要好,水也不凉,因为没人游泳,不知深浅,带了泳裤也没敢下水。(日本)海对面就是朝鲜。 海滨很失望,走回内滩站继续坐小火车回金泽。 回到金泽,在火车站附近的商厦逛逛。后来才知道,金泽最热闹的商业区在香林坊一带。 这里吃饭选择的太多了 金泽车站内 在火车站解决了晚饭,还是坐巴士回酒店。 3号早上在酒店前台买了巴士一日券(500,要坐三次才合算)。 KKR酒店对面就是金泽城。 金泽城是免费公园 金泽城相邻的兼六园是收费的。 金泽城,在江户时代是加贺藩藩主前田氏的居城。为平山城结构。 1546年,本愿寺势力建造尾山御坊,成为了加贺一向一揆(可理解为日本的农民起义)本愿寺的根据地。1580年(天正8年)织田信长家臣佐久间盛政攻陷了尾山御坊,改称金泽城,贱岳之战后被秀吉控制后改名为尾山城,是前田利家居城,前田利家则是丰臣秀吉五大佬之一。 1587年左右,当高山右近增筑城池时,改名为金泽城。 1602年天守被闪电击中而损毁,改为重建三阶橹。1873年为明治政府陆军省的财产。 明治年间的城堡拆除运动中,大部分城堡被拆除。 1898年发生火灾,剩下石川门、三十间长屋及鹤丸仓库。 1949年成为金泽大学内的建筑物之一。1996年石川县政府取得城堡土地,1999年开始重建。2001年完成第一期工程。2006年进行第二期的维修工程,目标是成为世界遗产。2008年成为国家指定史迹。 还有大面积的遗址空地。 这些内城门几乎全部是复建的了,所以公园免费。 一位老人拿着一份报纸坐在这里,这么好的免费环境,就是花钱的咖啡馆也达不到啊。北京要是有,估计都塞满人了。 虽说金泽城大部分是重建的,但这个鹤丸仓库还是仅存不多的老建筑。 鹤丸仓库(重要文化财产) 是现存江户时代最大面积的城堡仓库,建筑面积330平方米。建筑建于1848年,可能是军队使用的。 这座三十间长屋(重要文化财),比鹤丸仓库的历史还要早,最初建于江户时代的1624-1644年。后毁于大火,现在的长屋是1858年重建的。长屋也是仓库的意思。 长屋长将近五十米,宽3米多,高将近9米。 看见三十间长屋,不由得联想到三十三间堂。 一个残破的门洞,倒是更真实。 从金泽城公园出来,接着去紧邻的兼六园。 金泽城免费,兼六园门票300,因为里面确实是比较精致。 兼六园,日本三名园之一,名列日本国之特别名胜,面积约11.7公顷。起源于17世纪中期加贺藩在金泽城的外郭建造的藩庭,是江户时代代表的池泉回游式庭园。和冈山市的后乐园、水户市的偕乐园并称日本三名园。1922年,指定为国之名胜、1985年,指定为国之特别名胜。 日本的石灯笼是由中国唐代经朝鲜半岛传入,并随着佛教的传入、寺院兴建而开始在奈良时代大量出现,一般都是僧侣们使用。到了平安时代,神社也有了同类的献灯。现在日本神社、寺院和旧街道依然有为数众多的固定式灯笼。石质的灯笼也是日本庭园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材质一般是花岗岩。 从兼六园的高处看金泽市 一尊明治天皇像 园丁 兼六园内的时雨亭,是品抹茶的地方,中午休息,可以先出去吃饭,票当日有效。 兼六园外的一个神社。 金泽城的外城墙。 附近还有一个金泽的著名建筑,SANNA设计(妹岛和世与西泽立卫)的21世纪美术馆,学建筑的没有不知道的。 金泽21世纪美术馆(日语:金沢21世紀美術館/かなざわにじゅういちせいきびじゅつかん Kanazawa 21 Seiki Bijutsukan),是一家现代美术馆,开馆于2004年10月9日,建筑师为SANAA事务所,主要的设计概念来自事务所中的女性建筑师妹岛和世(日本最著名的女建筑师)。此美术馆峻工前一个月,就获得了威尼斯建筑双年展的金狮奖,在其建筑设计上,备受世人注目。 这是美术馆内的一个比较有名的作品,泳池。当然不是真的,但表面有水,下面有人在走动,不过参观下面需要单独买票。 《泳池》的设计者是阿根廷的观念艺术家林德罗·厄利什(Leandro Erlich),1973年出生于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 作品也是2001年的威尼斯双年展于阿根廷国家馆展出作品。 粟津洁(1929-2009),是日本著名的平面设计大师,据称是日本现代设计的奠基人之一。大批的人在排队看他的作品展。 这是一个没有电梯井的电梯。 电梯的举升装置。 中午在兼六园附近的一家面馆吃的乌冬面。 感觉面的一半价格都在形式上。 吃完午饭,继续回到兼六园,去时雨亭体验抹茶。 茶道体验分两种价格,抹茶720,煎茶310。其实价格是不贵的,我看了街头的茶馆抹茶的价格也差不多。 这是售票处,买票可以刷卡的。 体验是分批的,上批还没结束,先在这里等候。 开始了,主持人先用日语讲一遍,再用日式英语简单讲一遍,都没怎么听懂。主要还是讲关于茶道和建筑的事。拍照可以,但不能过近地拍服务人员。 这是抹茶的配备,煎茶就简单些,而且要坐在抹茶的对面,只有两个西方老外选的煎茶,坐在大家的对面。 开始准备下一拨客人了。 体验了抹茶,准备离开兼六园。 附近的抹茶店,价格和时雨亭差不多。 金泽著名的金箔冰激凌。 就是这家店,箔一。 前田利家的雕像,前田利家就是金泽城的主人,丰臣秀吉的五大佬之一,他死后,德川家康没有了制约,才建立了德川幕府。 从兼六园出来,乘公交去东茶屋街。 离东茶屋街最近的巴士站,桥场町。 日本人盖房子还是比较讲究的。 金泽还有个西茶屋街,但好像没有东茶屋街规模大。提示:请勿在走路时饮食(别一路走一路吃)。 东茶屋街的历史大概要追溯到江户时代的19世纪,街的格局基本保持原来的样子,只是房屋都被修缮的比较新。我第一感觉就是“北京的南锣鼓巷”。但对于像我这样的外来者,还是挺好看的。 一家金店 关于金制品加工的介绍。金泽地名的由来,就是与淘金有关。 东茶屋街上的几个神社 公厕也挺有特色,日本与欧洲最大的不同就是厕所好找,免费还干净。 机动车并不受限制,但车都不大,而且规矩,有行人的时候,一定是行人优先,更不可能听到汽车喇叭声。 这里也有金箔冰激凌,还是箔一。 这张图上说明,东茶屋街创立于1820年。 详细的垃圾分类图示。 离开茶屋街,继续坐巴士到香林坊,主要是看武家屋敷。 先去附近的武家屋敷转转,就像北京的胡同,房子都不高,是江户时代武士们的居住区。 这一带叫长町。 有水环绕的感觉真好。 据说这些墙都是当年的样子。 这家叫野村家,是武家屋敷的重点,因为要票我就没进去(没太大兴趣)。 煤气罐这样放置非常常见。 脱落的墙皮,不会是故意展示里面的木结构吧。 武家屋敷简单看完,就在附近的大和商场(DAIWA)转转,后来才发现这里比火车站一带还要热闹,我推测这才是金泽的商业中心。 这种产品居然还能出现在高档商场内。 洗澡或泡温泉时看书用的,日本尽是这种变态的发明。 商场地下有很大的超市,火车站附近都没发现有。 胡萝卜在日本叫人参。 附近还要多家大商场。 回火车站再回酒店时已经天黑了。 穿近江市场走回酒店,关门的市场就是这样安静的。 酒店电视中介绍金泽的一个什么节日,一是在金泽城举行。 还有火车站前。 4号早7点起,8点多退房。今天的行程是先去丸冈城,然后回名古屋。 从KKR走到尾张町站,刚好来了辆11路,到金泽车站8:40。 看有9:02开往大阪的雷鸟14号,再往后就是往名古屋9:48的白鹭号了,办指定席排队十来个人,怕赶不上9:02 的车,差点放弃指定席想坐自由席,不过最终还是赶上了。上到车上差两分钟开车。 开往大阪的雷鸟号,ThunderBird。 9:43到达福井站。 不知道福井为什么有许多恐龙元素。 这是福井车站。用不到的行李就存在车站,轻装前行。 其实如果有时间的话,福井也是可以转转的,对面不远就是福井城。 福井站前的公交车站。 来之前,在网上查过,都说去丸冈城交通不方便,查了谷歌地图,指示的线路都不好走,要么去小松机场(机场班车半路下车走路过去),要么去芦原温泉(芦原温泉到丸冈城每天只有几班车,绝对不能坐),但其实这次谷歌地图是失败的。我在维基百科上查到京福巴士的网站,很清楚有福井到丸冈城的公交车,不知为什么万能的谷歌地图居然不知道。 从福井车站有36路和39路都到丸冈城,平均都是一小时一班,39路稍微绕远点,36路整点50发车,39路整点10分发车,就坐10:10的39路到丸冈城,这样也比36路快些。 39路车来了。 车是真的空,车身上也贴着恐龙。 沿途站点很多,但车上的人很少。 这里的公交都属于京福巴士(公司)。 车到后半段几乎成专车了。 快到丸冈时,基本就是农村了。 差不多开了一小时,到了丸冈城停车场。 看好回去的公交时刻表。 这是丸冈城的游客中心 日本的国宝 在游客中心简单吃点面条,还不错。 来丸冈城,是因为他是日本仅存的12天守之一,去过这个,我还剩九个呢。 丸冈城的天守很小,只有两层。将来准备单写一篇,所以不多说了。 丸冈城看完,坐12-50的36路回福井。 依旧车很空。 福井车站前也有几只会动的恐龙,我怀疑这里是不是发现过恐龙化石。 在车站取了寄存的行李。在票务所买了14点36直达名古屋的白鹭号。三张票补了12270,感觉业务员的业务不是很熟练,还要翻查一个大厚本。还有补的票价中一半可能都是指定席,其实我们可以坐自由席的。还好不是人民币,不太计较了。 这就是我们换的和补的一堆票,不过话说回来,买了北陆周游券,像我们这样走的也是少见。如果原路返回名古屋,是不花钱的,但时间太长。所以从米原直插名古屋,这样就要补票了。当然继续往京都和大阪方向也是不要钱的。 16-45到名古屋站。 还住在之前的String Hotel,只是房间没有了洗衣机。 坐班车出来去火车站。 晚上在车站13层吃的茶渍饭。 15层的观景台在装修 逛逛高岛屋等 走回酒店 这次房间也看不到假教堂了。 电视上的香港新闻 还有英国脱欧那点事。 5号上午在名站附近,逛街购物模式。 虽说日本和欧洲都比较喜欢,但论公厕的话,日本完胜。 日本人也信这个 消费税提高倒计时了。 午饭在13层吃的寿喜锅,单间环境好,价格相对国内来说也不算贵。 餐厅窗外 服务员还特别告诉我们,那个方向就是名古屋城,我说去过了。 楼下等候的出租车,自觉排的好整齐。 上次来吃鳗鱼饭的竹叶亭。 中午回酒店歇歇,下午坐地铁又去了荣。 在荣一直转到天黑,才回酒店。 又在这家买了几双鞋。 旁边的药妆店 松坂屋 6号一早5点起,天已经亮了。 5:40出门,走到名铁站(注意是名铁站,不是近铁,也不是JR)。 赶上6点的Newsky(870另加360),下一趟6:28也来得及。 7点到达中部国际机场 值机有点慢,但安检非常快。名古屋机场有几个免税店,但多数人都喜欢挤在刚进来最近的那个。 东航的飞机,上次来就是坐的东航,比国航的晚几十分钟。 我们要坐的国航飞机。 8-45的CA160,准时登机,准时起飞。 回来时的飞机与去时同型号,但却多了三排座椅,人也基本坐满了。 中部国际机场,填海造的机场,非常明显。 现在飞机上能开手机了,用GPS可以知道下面是哪里,这是日本的琵琶湖。 进入韩国就乌云密布了。 永定河 六环或五环 潮白河 机场高速 1点钟降落T3。 还是出发时的登机口,只不过在楼上。 一周日本行结束。
128 0
TA的biu 更多
  • 市集广场雕塑的两个人是14世纪布鲁日的两位英雄人物,扬.布雷德尔(Jan Bre

    0 35
  • 特地坐车去的犬山,犬山城的天守阁比名古屋的天守阁文物价值高,虽经过修复但一直是存

    0 4
  • 丰国神社在中村公园内,也是市民的活动场所。据说是丰臣秀吉的出生地,不知道是怎么考

    0 5
留言板

0 / 500 字

  • seajelly

    回复 @九门胡同:好像不是。。。没关系,我再找找吧~

    回复

    2019-02-28 21:01

  • 九门胡同

    回复 @seajelly:罗马人的故事吧

    回复

    2019-02-28 15:48

  • seajelly

    你好。我记得之前看过你的一个留言,是推荐关于意大利文化的一些书籍,我收藏之后却找不到了,也忘了是在哪个版块看到的。可以麻烦你再单独告诉我一次,或者把链接发给我么?谢谢。

    回复

    2019-02-28 11:12

  • cwl750507

    回复 @九门胡同:非常感谢

    回复

    2018-05-16 20:31

  • 九门胡同

    回复 @cwl750507:卡普里岛上的出租车非常多,就是比较贵,也可以让酒店帮助叫车,或者跟司机要电话。其他地方的出租车我就没注意了,不好说。

    回复

    2018-05-16 19:50

  • cwl750507

    你好。请问在卡布里岛上坐出租车还方便吗?因为我们是四位60-70的老人,不想自己开车了。下个月去意大利南部以及西西里岛。你清楚当地的坐的士价格吗?还有在阿玛尔菲,苏莲托,波西塔诺那几个地方,方便CALL的士吗?谢谢了。

    回复

    2018-05-16 15:31

  • 九门胡同

    回复 @waterlily9990:我是从马耳他坐船去的西西里,在锡拉库萨租的车,在墨西拿还了。从墨西拿是坐火车去的那不勒斯。汽车和火车都要坐轮渡,从本岛开车过墨西拿是肯定可以的,不过渡轮的价格我不太清楚。

    回复

    2018-03-08 11:15

  • waterlily9990

    你好,请问从圣乔瓦尼镇(本岛)去墨西拿是坐渡船过去的吧?车也能过渡船吗?还是要还了车去西西里岛再租车?

    回复

    2018-03-07 22:47

  • 九门胡同

    回复 @香芋味的兔子脚:我是2013年去的,现在不知有没有变化。当时是从普度车站坐大巴到的红土坎,也叫卢穆特。4个小时。普度车站随到随买票。

    回复

    2017-08-16 21:12

  • 香芋味的兔子脚

    你好,请问您知道怎么坐公共交通龙从吉隆坡到红木坎吗?下个月要到绿中海度假村拍婚纱照但还没有知道怎么可以到酒店,可以麻烦您告诉我怎么去吗?万分感激,好人一生平安

    回复

    2017-08-16 15:52

穷游网旅行者提供原创实用的出境游旅行指南旅行社区问答交流平台

返回顶部 扫码下载
下载穷游App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联系方式

 

0/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