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安全提示

即日起穷游网将实行手机绑定实名制,绑定手机后就可以正常使用穷游的写帖、创建行程、点评、足迹、问答等功能。

|
背景渐变

业余历史爱好者,跟着历史去旅游。微信订阅号jiumen_hutong

确定 取消
0%

九门胡同 关注按钮 留言

等级:15袋长老现居:北京

最近来访

累计访问(436)

Ta的关注

12 更多

Ta的粉丝

126 更多

探访TA的足迹世界和旅行梦想Explore the world

  • 去过24国家195城市
TA的游记 更多 159篇游记 | 0个精华

发表在 瑞士/列支敦士登 2019-03-20
巴塞尔,瑞士第三大城市
巴塞尔,瑞士第三大城市,许多瑞士之最。因紧邻德国和法国,据说是最不像瑞士的瑞士城市。 从 奥古斯塔.劳里卡 开车20来公里就到了巴塞尔,有地下车库尽量停在车库内,安全是一方面,主要是没有时间限制。 这是地下车库的入口。 上来才知道,车库上方就是巴塞尔大学医院。巴塞尔大学医院,始于1842年,是瑞士五家隶属于大学的医院之一。不过创建于15世纪的巴塞尔大学历史还要更早。 现在的巴塞尔大学主校区就在大学医院的南面,这是大学的校园一角。巴塞尔大学成立于1460年,瑞士最古老的大学,也算是欧洲较古老的大学。伊拉斯谟、尼采以及数学家伯努利都曾在巴塞尔大学任教。伊拉斯谟和伯努利的墓就在巴塞尔大教堂内。 这样的房子在巴塞尔还不算是老的。 一座小教堂,圣彼得教堂。教堂的历史可追溯到14-15世纪或更早,不过在1529年归了新教的归正教会。 教堂前的半身像,约翰.彼得.赫贝尔(Johann Peter Hebel,1760–1826 ),出生于巴塞尔的短篇小说家、诗人,在德国也很有名,经常被说成是德国诗人。不过他的墓确实在德国。歌德和托尔斯泰等人都是他的崇拜者。 有人说,巴塞尔是最不像瑞士的瑞士城市,这可能与这里离德国实在是太近了有关吧。 现在来到的这个广场,就是巴塞尔的历史中心,集市广场或市集广场(Marktplatz),是巴塞尔的历史中心,也即是巴塞尔最初的发源地。 红色的建筑就是巴塞尔市政厅,在欧洲,有非常多的城市都有这个传统,市政厅前的广场就是集市广场。 这栋红色的标志性建筑,就是巴塞尔市政厅(Rathaus)。建于1504-1514年间,距今已有五百多年。 准确地说,市政厅是巴塞尔城市州的议会和政府办公地。前文说过,1833年巴塞尔州分裂为巴塞尔城市州和巴塞尔乡村州。巴塞尔城市州包括巴塞尔市和周边几个小镇,是瑞士联邦26州中面积最小的,但巴塞尔市却是瑞士第三大城市(苏黎世和日内瓦)。 最早这个位置的市政厅始建于1290年(瑞士三州结盟的前一年)。不过那栋老市政厅毁于1356年的巴塞尔大地震。1501年,巴塞尔加入了瑞士老联邦(只有13个州),1504年,开始建造新市政厅,历时十年建成。 外观奇特的塔楼,是19世纪末增建的。 市政厅外墙使用的全部是红色砂岩。彩色屋顶技法似乎在巴塞尔很流行,前面去的老城门,以及后面要去的大教堂屋顶都是这样的做法。 外墙上绘有许多彩色人物像,我猜可能是巴塞尔的历史人物。最上方旗子上的标志是巴塞尔城市州的徽章,最下方三个白中带黑的也是。 市政厅院内,随便参观,连门卫都没有,这算不算为人民服务。 墙上很多绘画,猜测与巴塞尔或瑞士历史上的战争有关吧。最上方的人物应该是 查理大帝 。仔细看的话,连玻璃上都有绘画。 我们在前面的 奥古斯特.劳里卡 时说过,凯撒遇刺的公元前44年,高卢总督路奇乌斯.马内修斯.普兰库斯建立了莱茵河流域的第一座罗马殖民城市,奥古斯塔.劳里卡。当时巴塞尔只是劳里卡最西面边界的一个小军营要塞(现在大教堂的位置)。到了四-五世纪,随着蛮族入侵以及罗马势力逐渐退出日耳曼行省,劳里卡逐渐衰败,而二十公里外的巴塞尔则慢慢繁荣了起来,成为阿勒曼尼人的定居点,阿勒曼尼人是日耳曼人的一个部族,占据瑞士区域的主要是他们。 6世纪,最早皈依基督教的法兰克人来到这里,并开始建教堂。 843年法兰克帝国分裂的凡尔登条约,先将巴塞尔给了西法兰克,不到三十年又归了东法兰克。 917年遭马扎尔人(匈牙利人)洗劫并破坏,后由上勃艮第王国重建。 1032年,并入神圣罗马帝国。 1349年,黑死病传到巴塞尔,犹太人成了替罪羊,大批犹太人被处死或驱逐。 1460年,教皇庇护二世批准建立了巴塞尔大学(瑞士最古老的大学), 约翰内斯.古腾堡 的印刷术也传入巴塞尔,巴塞尔一度成为思想最活跃的城市,著名的人文主义学者鹿特丹的伊拉斯谟也来到巴塞尔大学任教(死后葬在巴塞尔大教堂)。 1501年6月9日,巴塞尔加入老瑞士联邦,成为13个州中的第11个州,与其他自愿加入的州不同,因为地理位置重要,巴塞尔是被要求加入的。 1504年,市政厅开始建造。 1792-93,巴塞尔并入短命的赫尔维西亚共和国(法国控制)。 1833年,巴塞尔州分裂成巴塞尔城市州和乡村州。 1897年, 第一届世界犹太复国主义大会 在巴塞尔举行,会后,犹太复国主义之父赫茨尔说过一句话,“在巴塞尔,我创建了犹太国”。世界犹太复国主义大会总共在巴塞尔举行过十次。 市政厅院中的这尊雕像,就是罗马驻高卢总督,路奇乌斯.马内修斯.普兰库斯(Lucius Munatius Plancus,前87-前15),他曾是凯撒在高卢战争中的下属和好友。他创建了莱茵河流域的首座罗马殖民城市(主要是为了安置退伍老兵)奥古斯塔.劳里卡,巴塞尔是当时劳里卡20公里外的一个要塞,所以,也把他视作巴塞尔的创建人。 建立巴塞尔后的一年(前43年),他又建立了另一座城市,里昂。 雕塑制作于1580年。 1526年,德国著名画家小汉斯.霍尔拜因曾为市政厅的办公室做过画。小霍尔拜因是伊拉斯谟的好友,也是英王亨利八世及王室的画师。此处不多说。 办公区就不能随便进入了。 二楼走廊尽头的壁画《最后的审判》,1610年的绘画。左侧门上的黑白图案就是巴塞尔城市州的徽章。 大门入口的铁栅栏门都可以追溯到1611年。 市政厅对面的麦当劳,也是观看市政厅和俯瞰市集广场的好位置。 广场前漂亮的电车,可惜没时间体验一下。 周边的商业街,各大名牌店一点不乏。 这家店专门卖烟具。 不知为什么,这两年总是跟莱茵河有缘。莱茵河把巴塞尔市分成两个区,左岸(图中右)的大巴塞尔区和右岸(图中左)的小巴塞尔区,历史中心主要分布在左岸的大巴塞尔区。 现在所在的桥,叫巴塞尔中桥(Mittlere Brücke)。今日所见的石桥,建于1903-05年。桥长192米,宽18.8米,石材为采自圣哥达山的花岗岩(前面提到过卢塞恩的繁荣始于圣哥达山口的开通)。石桥的前身,则是巴塞尔最早建桥的位置,一座13世纪早期的木桥。罗马时期,莱茵河上曾有过几座桥,但罗马人退出日耳曼高卢后,桥就都荒废了。中世纪时,巴塞尔的上游可能有了几座桥,但巴塞尔的下游还没有一座桥,直到14世纪,下游的斯特拉斯堡才有个一座桥。 桥头的三王大酒店(Grand Hotel Les Trois Rois),得名于耶稣降生时的三王朝拜。13世纪建桥后,由于位置好,这里就有过一家客店。三王的名字17世纪时就存在了。19世纪时原来的旅馆被拆除,重新建造了这座酒店,据说也是瑞士历史最古老的酒店之一。 住过这家酒店的名人有,拿破仑.波拿巴, 埃及苏丹法鲁克 ,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蒙哥马利将军,伏尔泰,萨特,查尔斯.狄更斯,卡拉扬等。 还有一位住过这酒店的人,需要特别说一下,那就是犹太复国主义之父 西奥多.赫茨尔 。1897年,第一次犹太复国主义大会就是在巴塞尔举行。会后,赫茨尔曾说过一句非常著名的话,在巴塞尔,我创建了犹太国,也许很多人现在会嘲笑,但也许五年,最多五十年,人们将见到它的实现。 中世纪时,由于莱茵河上的桥很少,这座桥就显得尤为重要,当时桥上还设立了收费站,对来往的客商收税。这桥还有个作用,那就是执行死刑。被判处死刑的罪犯,被捆上手脚从桥上扔下莱茵河。不过下游有个修道院的修女们,经常“做好事”,把罪犯给救了上了,于是,那些修女后来被驱逐了。到了17世纪,这种死刑方式被砍头取代,幸存的几率就没有了。 桥上经过的电车。 莱茵河上游方向的另一座桥,韦特施泰因桥(Wettsteinbrücke)。建于1877年,是巴塞尔的第二座大桥。得名于纪念17世纪的一位巴塞尔市长,瑞士外交家。 1878年巴黎世博会上,大桥的模型还获得过金奖。当时,美国自由女神像的头也在会场上展出(8年后运到美国组装)。 如果仔细看这座桥,会发现桥的右边会比左边高出不少,的确,这桥的桥面就是倾斜的(斜率2.67%),当时为这个方案还争论了很久。 我们沿着巴塞尔老城往莱茵河上游方向(东南)走,很多这样的老式建筑。 1438,标志着房屋的年代。 看清,这脚手架是画的。 这些老房子很有德国木筋房的风格,所以人说巴塞尔是最不像瑞士的瑞士城市。 又一座1437年的建筑。 一栋老建筑前的喷泉。 老建筑是巴塞尔城市州档案馆(Staatsarchiv Basel-Stadt),后面的教堂是圣马丁教堂。 这里解释一下巴塞尔城市州,虽然巴塞尔是瑞士第三大城市,但巴塞尔所在的巴塞尔城市州是瑞士26个州中最小的,有城市州,那是不是还有个乡村州啊,没错。1833年,原来的巴塞尔州因为城市与乡村的权利问题闹矛盾(还险些发生战争),后在联邦的干预下分裂成了两个州。巴塞尔市和周边的几个镇成为了巴塞尔城市州,原来的州的大部分成为了巴塞尔乡村州。 档案馆的前身是11世纪的一个修道院,后来改为巴塞尔城市州的档案馆,是瑞士的第一个档案馆。属于政府机构。 修道院回廊内的壁画是一位近代瑞士画家海因里希.艾瑟尔的作品。 这是巴塞尔大学的一个分支。 巴塞尔大学社会科学院非洲研究中心。牌子左上角的是巴塞尔大学的Logo。 右前方的建筑是巴塞尔自然历史博物馆(Naturhistorisches Museum Basel)。再往前是巴塞尔文化博物馆,远处的钟楼就是巴塞尔大教堂。 地势越来越高,从高处看莱茵河上的中桥。 河对岸的小巴塞尔区。巴塞尔是瑞士的化工和医药中心,罗氏和诺华的总部都在巴塞尔。右侧的大楼就是著名的罗氏公司总部大楼。 著名的巴塞尔大教堂,伊拉斯谟的墓就在这里,以后另说。 从大教堂出来,沿莱茵河往回走,去看一家建筑师事务所,他们的作品之一就是北京的奥运场馆-鸟巢。又回到中桥,桥中间有个红砂岩色的小礼拜堂。 成立于1899年巴塞尔州银行,瑞士的国有银行。 瑞士的喷泉好像很多都这样 巴塞尔的普雷迪格教堂。苏黎世也有一座同名的教堂,属于苏黎世四大教堂之一。普雷迪格就是修士(或传教士)的意思。 前面这个城门叫圣约翰门(St. Johanns-Tor),大约建于1367-1375年间,是巴塞尔现存的三座14世纪城门之一。中世纪有十几座城门,城门之间有城墙连接。 出此门继续再往前走一公里多,往左就是法国的圣路易,往右是德国的魏尔(我们就住在魏尔),也就是说从这走路半个小时就能去三个国家。 不过我们来这不是为了看城门,是城门前的这座建筑。 这座不太起眼的建筑,就是世界著名的建筑设计事务所,赫尔佐格和德梅隆。我们北京的鸟巢设计就是出自这里(当然也有中方的参与者)。 这是事务所的正门。HERZOG & DE MEURON,赫尔佐格和德梅隆。名称是雅克.赫尔佐格(Jacques Herzog)和皮埃尔.德.梅隆(Pierre de Meuron)两人名字的组合。两人同为1950年生人,同为 苏黎世联邦理工 校友(前面提到过,苏黎世联邦理工建筑排名世界第四)。他们的作品除了北京鸟巢,世界各地还有很多,其中还有获得过建筑界最高奖项普利兹克奖的,有建筑界诺贝尔奖之称。 我当时的第一感觉就是,真是知识创造价值啊。现代瑞士的富有,一是靠美丽的自然景色(旅游),还有就是靠科技靠智慧以及传统手艺(手表)。 除了那栋老式建筑,周边还有一些建筑(或一部分)也属于他们的事务所。 这栋楼的一层也是。 不方便近距离拍照,远远地能看到里面很多建筑模型,学建筑的基本必修。 最后来到的是巴塞尔现存的三座中世纪城门之一,斯巴伦门。据称是瑞士最漂亮的老城门之一。 斯巴伦门(Spalentor),大约建于1356年10月的巴塞尔大地震之后。19世纪后,巴塞尔的城墙和城门也大都被拆除,三座老城门能留下来也属于万幸。 城门两边的塔楼高28米,过去是卫兵站岗的地方。最高的尖顶有40米高。尖塔上还贴有彩色瓷砖。 现在的老城门只能走行人了。门上方有两个人手持巴塞尔城市州的徽章。 城门里外各有两个闸门,估计现在也不用往下放了。 这扇木门看上去怎么也有几百年了,很有古老的味道。地面的花砖似乎还有色彩。 老城门的内侧 城门上的时钟。 城门内正对的街道(Spalenvorstadt)。 城门附近的一个玻璃房,属于巴塞尔大学的植物研究所(Botanischer Garten der Universität Basel)。历史可追溯到1598年,是瑞士最古老的植物园,最初是为了种植一些药用植物,现在里面有很多热带稀有植物。 下篇:巴塞尔市政厅
25 0

发表在 瑞士/列支敦士登 2019-03-14
莱茵河上最古老的罗马城市,奥古斯塔.劳里卡
从温迪施往巴塞尔方向,距离巴塞尔不到20公里的地方,还有个罗马时代留下的城市遗迹,奥格斯特(August),罗马时期叫奥古斯塔.劳里卡。现在这里已经没什么名气了,但这里曾是罗马人在莱茵河流域打造的第一座殖民城市(距莱茵河只有五百米)。淡季依然很冷清,停车场算上我们的车只有三辆车。 前面刚去过的 温迪施 ,是个罗马军营,军营通常只是军事功能,不具有城市和生活功能,所以军营附近一般还会有一座罗马人的城市。罗马人在莱茵河流域(防线)建造过许多城市,但最早的却是在这里。年代要追溯到公元前44年,也就是凯撒被刺那年,有位叫路奇乌斯.马内修斯.普兰库斯(Lucius Munatius Plancus,前87-前15)的元老院议员,建立了这座殖民城市。名字太长,我们就叫他路奇乌斯吧。 这位路奇乌斯曾在高卢战争中做过凯撒的下属,内战中又跟着凯撒与庞培交战过。凯撒遇刺那年,他正在高卢任总督,也就是那年建立的这座城市,刺杀凯撒的事与他没有关系,凯撒遇刺后,他与西塞罗认真分析了局势,决定投靠安东尼。当安东尼远征帕提亚失败后,他又转投了屋大维。有人形容后世的塔列朗有点像他。 不过历史上有个非常重要的事情与他有关,那就是他向屋大维提议,让屋大维接受“奥古斯都”这个有点拍马屁的称号。公元前27年的1月16日,屋大维在元老院接受了这个称号。当时不过是个尊称,没想到后来慢慢变成了罗马皇帝的代名词了。 城市最初的名字叫科隆尼亚.劳里卡。后来,就以奥古斯都命名为奥古斯塔.劳里卡(Augusta_Raurica),劳里卡是过去这里凯尔特人的一个部族名。其实用奥古斯都命名的城市还有不少,就说欧洲的,如德国的奥格斯堡;德国的 特里尔 ,罗马时期叫做奥古斯塔.特里维罗姆(Augusta Treverorum);西班牙的 萨拉戈萨 ,就是由凯撒奥古斯塔(Caesaraugusta)的摩尔人发音演变而来。 这位路奇乌斯在任高卢总督期间,建了两座殖民城市。除了现在几乎无人知晓的这个奥古斯塔.劳里卡外,还有一座至今依旧名气很大,那就是法国的里昂,当年叫科隆尼亚.科皮亚.克劳迪亚.奥古斯塔.卢格杜努姆(Colonia Copia Claudia Augusta Lugdunum),那是在公元前43年,比劳里卡还要晚一年,我们行程最后还要去里昂看两个罗马剧场。 这位路奇乌斯最后死在了意大利的加埃塔(在那不勒斯到罗马沿途的海边上),他的陵墓依然还在那里,据说是除了罗马皇帝外,为数不多的保存完好的罗马政治人物的墓葬了。后人知道他创建的这两座城市,就是通过陵墓上的墓志铭。 再来说说奥古斯塔.劳里卡这个城市,作为高卢、意大利乃至多瑙河商路的贸易中心,当年可是相当的繁荣。公元2世纪时,已成为一座繁华的大都会城市,人口约两万人。从这个模型看,剧场、神庙、行政办公、广场(论坛)、浴场、竞技场、住宅、输水道等等罗马城市该有的一应俱全。 劳里卡的衰落始于公元250年的一场地震和260年阿勒曼尼人(日耳曼人的一个分支,5世纪西罗马灭亡后,占据了今瑞士一带)的劫掠,从此蛮族的侵扰一直没断过。 现在这里已成为一个露天的考古博物馆,没有门票。我们看了一个保存(经过修复)比较好的罗马剧场,一个神庙基础,一个竞技场。 这是一幅公元250年地震前的城市模拟复原图,河流是莱茵河。 4-5世纪,罗马在日耳曼行省的影响力越来越小,日耳曼人的一支阿勒曼尼人逐渐渗入。7世纪,随着二十公里外的巴塞尔日趋繁荣,劳里卡逐渐没落,随着河流改道和地质变迁。城市近乎被埋没,基本就是个小渔村了,只有一些高大的建筑还能露出点外形。近代考古发掘出一些建筑,但据说还有80%的部分被埋在地下。由于没有中世纪以后的破坏,现在地下保存的,也许是阿尔卑斯山以北保存最完好的罗马城市。目前考古发掘工作一直在慢慢进行,也许将来这里会成为一个著名的景点。 这是城市荒废后的示意图。 这是几个景点之间步行时间的参考,当然,有些所谓景点已经看不到什么东西了。 我们先来看这座罗马剧场。 据称是阿尔卑斯山以北,保存最完好的罗马剧场。 欧洲大多数的古剧场,在夏季都会举行音乐会或戏剧之类的演出。 剧场被修复过的痕迹非常明显。 这是一张剧场的侧面图,下面的通道是贵族和有钱人走的,他们从下面进入低层的看台。普通人则需要从后面的楼梯上到高处的看台。 一些地下部分依旧保持着两千年前的原样。 剧场后方的看台,一部分未修复过的墙砖还是罗马时期留下的。约4世纪后,随着城市的衰落以及蛮族(阿勒曼尼人)的不断侵扰,剧场已经失去作用了,于是一些剧场的砖石被拆掉拿去盖军事防御工事。 站在看台的最高处,前方有个高台,那是朱庇特神庙的遗址。 看台的后面有个豁口,这里已经与后面的道路基本持平了,表示一千多年的岁月将剧场几乎掩埋。 看台后面的小村庄。 看台的一个拱门,肯定是修过的了。 我们现在去对面的神庙看看。 这是当年剧场与神庙的位置示意图。 从神庙看剧场。 但凡罗马人的城市,主神朱庇特的神庙一定是占据最好的位置,并且是最高的建筑规格。当年 哈德良 也是因为硬是要在耶路撒冷建一座朱庇特神庙,而引发了犹太人的暴动,最终导致犹太人被逐出耶路撒冷一千多年。 两千年的罗马神庙只剩下结实的基台了。 基台下方还有个门洞,可能是通往地库的门。 图片上的东西,是个古罗马的钥匙,是发掘朱庇特神庙地基时发现的,也许是地库的钥匙吧。几百年前的发掘只是为了寻找古代的珍宝,而不是为了考古。 基座的表面,只剩下痕迹。神庙只能想象了。 也许是当年立柱的痕迹。 还有大量的罗马城市遗址就埋藏在周围的村庄下面。 前面也是一个神庙的遗址,不知道献给哪位神的,因为时间原因,没有走过去近看。 距离剧场和神庙五百多米,还有一个古罗马竞技场(前面的示意图中有)。沿着乡村小路要走十来分钟,车不能开过去。竞技场的位置大致是当年城市的边缘了,也许这种血腥的东西还是要离的远一点。 小路边上就是A3高速公路了,我们从温迪施过来,再去巴塞尔都要走这条路。 高速公路对面,有个爱奥尼亚柱头的标志(我们俗称的罗马柱其实是希腊柱),好像是一小段城墙之类的残留。 赶上下雨,道路满是泥泞,这大片的农田下面,依旧埋藏着莱茵河畔最早的罗马城市。 竞技场到了,也许你会感到失望。千万不要跟 罗马斗兽场 比。 竞技场,准确地应该叫圆形剧场(Amphitheatre),它的作用与前面看到的剧场是不一样的,剧场是看戏剧和音乐会的,属于艺术欣赏的地方。而这种圆形剧场,俗称竞技场和斗兽场,是观看人与人或人与兽搏杀的地方,这是古罗马人的一大爱好。当然,这些表演的人一般都是俘虏或职业角斗士。这类的电影太多了,不多说了。 竞技场的模拟图。 现在的看台已经长满了小树。 看台下面的小屋,是用来关角斗士或野兽的。 小屋修复的很新了。 还有一些残存的砖墙。 这个角度还能看出一点椭圆形竞技场的样子。过去的大门早已不见了踪影。 往回走的路上,还能见到那座不知名的神庙。因为没有直接过去的路,就放弃了。 瑞士农民家 回到停车场,最后看一下附近的奥格斯特罗马博物馆(Römermuseum Augst)。 博物馆也是没有开放,不过可以通过玻璃看见一些。 金属冶炼或打制。 罗马人的厨房 烤炉,主要是用来烤面包。 一根出土的立柱。 院内一些出土的石雕或碑刻等。 一张罗马帝国的疆域图,很明显是疆域最大的图拉真时代。
17 1

发表在 自驾 2019-03-12
温迪施,瑞士境内唯一的罗马军团驻地
现在来到的这个地方叫温迪施,瑞士北部一个极其普通的小村镇,其实人家也是个市,只是人口不到七千人。 来这里的原因,只是因为看了盐野七生的《罗马人的故事》,才知道这里曾是2000年前罗马的军团驻的,而且是当今瑞士境内唯一的罗马军团驻地。去瑞士旅游的中国人估计有99%不会来这个地方。 下面的河流是由 卢塞恩湖 流出的罗伊斯河,再往前不远,与发源于 苏黎世湖 的利马特河一起汇入阿勒河。最后再汇入莱茵河。温迪施距离莱茵河的直线距离也就十公里。所以这里是罗马莱茵河防线上的一个军团驻地。 罗马时期莱茵河防线上的军团驻地大致有六个,按莱茵河水流的方向分别是温迪施,斯特拉斯堡, 美因茨 , 波恩 ,诺伊斯和克桑滕。我只去过前四个,但除了温迪施,大多看不到明显的罗马遗迹了。从图上看(源自罗马人的故事),莱茵河上的 科布伦茨 、科隆和特里尔虽不是军团驻地,但却是罗马的城市,比如 特里尔 是比利时-高卢行省的首府,阿格里帕建的 科隆 则是退伍兵安置城市。 说到罗马的莱茵河防线,大致始于凯撒,凯撒生前曾要求不要改变莱茵河防线的现状, 奥古斯都 基本遵循了凯撒的治国路线,唯独在这件事上没有遵从凯撒的意见,他意图将帝国的莱茵河防线向东推进到易北河,这一策略让提比略、德鲁苏斯、日耳曼尼库斯等人率领的数个罗马军团与擅长游击作战的日耳曼人苦苦厮杀。条顿堡森林之战,损失了整整三个罗马军团(约两万人),让晚年的奥古斯都顿胸捶足,痛苦不已。提比略继位后,又将帝国防线撤回到莱茵河,即使在罗马帝国疆域最大的图拉真时代,也没有再改变莱茵河防线的状态,从这件事上也可见伟大的凯撒与众不同的战略眼光。 许多罗马名人都曾驻守过莱茵河防线,因为罗马人以建立军功为荣耀,包括帝国皇帝。 诸如,阿格里帕建立了科隆。 提比略和弟弟德鲁苏斯都做过莱茵河军团(日耳曼军团)司令官,亲自上阵拼杀。 德鲁苏斯的长子日尔曼尼库斯就是死在莱茵河防线。 日尔曼尼库斯的儿子 卡里古拉 就是得名于他经常穿着小军靴(卡里古拉的意思)在军营里到处跑,只不过后来成了一位暴君。 另一位暴君尼禄的母亲小阿格里皮娜就出生在科隆。 这张图是温迪施罗马军团驻地的复原图,温迪施(Windisch)在罗马时期叫Vindonissa,可译作温多尼萨或温德内萨(罗马人一书的译法),据说名字还是得自早期的凯尔特人。从图上看,上方的河流是阿勒河(Aare,谷歌地图上却叫做维格河),右侧的是罗伊斯河。最左侧的圆形剧场,现在还能看到,我们最后去看。 罗马军团驻地通常是不具备过多的生活功能的,官兵休假要去附近的罗马城市,那里可能有市场和温泉(德国带 巴登 的城市就是温泉的意思),军官的家属可能也住在城市。 我们是冬天去的温迪施,不是时候,这里每年4月1日到10月31日才开放。 过去的罗马军团驻地,现在有个教堂。大多数罗马军团的驻地在后世都慢慢演变为了城市。 教堂后的墓地,是西方人的习俗,不是我们理解的荒郊野地、乱坟岗子。 教堂和墓地的旁边,就是一处罗马遗址,古罗马浴场。 浴场可能就在这个下面,因为不开放,所以也没办法看到里面的样子。其实古罗马的浴场我也见过不少了,只是瑞士境内的还是头一回。 这可能是浴场的入口。 温迪施地面的路标,图案是罗马军团的鹰旗(罗马人故事书中称银鹫旗),罗马军团视鹰旗为生命,军旗丢了不仅意味着失败,而且是奇耻大辱。 这个入口下去,好像是个军官食堂。 浴场和食堂在军团驻地的大致位置图。 这个好像是一位罗马军官与他妻子的家书内容(因为都是德文)。 周边的环境,一片祥和宁静。 大众面包车,够老的。 地上的鹰旗,指示着参观的线路。 顺着路标来到的这个地方,是罗马军团驻地的南大门。当然这个象征大门的铁架子是个现代艺术化的作品。 大门正对的是军营的主干道,普拉托里亚大道(Via praetoria)。军团长指挥部就在这附近,后面则分布着军营。当年罗马军团就是列队由此门进进出出。 这是南大门的位置图。 这是城门的几种想象复原图,据推测,城门的高度在15米左右。城墙和城门外面是砖,里面填充的是碎石和粘土。 温迪施军团驻地(当时叫Vindonissa),大致始建于公元14-17年,提比略当政时期,提比略年轻时就担任过日耳曼军团总司令。最初驻扎在这里的是第13军团-合组军团(Legio XIII Gemina),由凯撒于高卢战争的公元前57年创建,曾随凯撒渡过卢比孔河,番号一直存续到罗马帝国灭亡。 公元45-46年,第21军团-饕餮军团(Legio XXI Rapax)驻防在此。第21军团是由屋大维于公元前31年创建,公元92年全军覆没,番号就没再使用。 公元70年-101年,第11军团-克劳狄军团(Legio XI Claudia)换防到此。第11军团也是由凯撒创建于高卢战争时期。公元101年随图拉真前往达契亚(现罗马尼亚一带)参加达契亚战争。 莱茵河防线罗马军团的数量也是根据不用的年代和不同的形势需要而不同,大致在七八个不到十个。而且军团也是不定期的换防。 这张图是罗马军营的布局图,和作战时的阵型有些相似。图中最左边的是军团长住地,然后是骑兵,再后面是步兵的宿舍。一共是10个大队(图中的COHORS I-X),每个大队由六个百人队组成。 下图(源自罗马人的故事一书)是作战时的阵型,据说这个阵型还是凯撒的姑父 盖乌斯. 马略 的发明,是他将罗马的征兵制改为募兵制。 最前方的是军团长和军旗,作战参谋等,然后是120人的骑兵队。后面是十个大队组成的方阵。每个大队(Cohort)由六个百人队(Centuria)组成。每个百人队由80人组成(最初是100人,故称百人队),队长就是我们在电影中常见的“百夫长”(Centurion)。有个例外,第一大队中的百人队人数是160人,都是作战经验最丰富的老兵。真正打起仗来,百夫长比士兵的伤亡率还要高。 通常,一个军团(Legion)的人数大致在5000人,不过有些伤亡较大的军团人数可能不到3000人,有些军团人数可能要超过6000人。并非绝对。 墙壁上的罗马军队剪影,最前面的就是扛着鹰旗的士兵,他的作用相当重要。 左图:图拉真记功柱的一小部分。公元101年,第11军团就是从温迪施前往遥远的潘诺尼亚,参加由图拉真主导的达契亚战争,他们的功绩被记录在罗马的 图拉真记功柱 上。 中图,罗马士兵宿舍的复原场景。右图是出土的属于罗马骑兵的宝石戒指,罗马人的戒指还有私人印章的作用。 军营地基的遗迹,还有排水沟。 现在的军营基本就是个露天博物馆,没有门票(因为也见不到人)。 这是一个军营复原的效果图。 现在我们来到温迪施的另一处罗马遗址,圆形剧场。这个剧场不大,保存的也不怎么好,但依旧可以清晰地看出剧场的轮廓。 提比略当政的初期,约在公元14-17年左右。第13军团开始驻扎在这里,并修建了第一座木制的圆形剧场,能容纳9000人。不过在公元45年时,木制剧场被烧毁。 公元46年,第21军团换防到温迪施,他们又建造了这座石头的圆形剧场,外围尺寸约111X99米,中央竞技场约64X52米,可容纳11000名观众。 温迪施周边与罗马有关的景点和博物馆分布图,被称作温多尼萨公园。温迪施属于瑞士阿尔高州(Aargau)内的布鲁格区(Brugg)。布鲁格有火车站,温迪施距离布鲁格非常的近。 布鲁格有个Vindonissa-Museum,温迪施出土的一些罗马文物都在那个博物馆内展出,我也是后来才知道的,看来布鲁格是值得一去的地方。 这是我们后面行程的代步工具,温迪施是第一站。 下一站,将前往瑞士的另一处罗马城市遗址,奥古斯塔.劳里卡。
14 1
留言板

0 / 500 字

  • seajelly

    回复 @九门胡同:好像不是。。。没关系,我再找找吧~

    回复

    2019-02-28 21:01

  • 九门胡同

    回复 @seajelly:罗马人的故事吧

    回复

    2019-02-28 15:48

  • seajelly

    你好。我记得之前看过你的一个留言,是推荐关于意大利文化的一些书籍,我收藏之后却找不到了,也忘了是在哪个版块看到的。可以麻烦你再单独告诉我一次,或者把链接发给我么?谢谢。

    回复

    2019-02-28 11:12

  • cwl750507

    回复 @九门胡同:非常感谢

    回复

    2018-05-16 20:31

  • 九门胡同

    回复 @cwl750507:卡普里岛上的出租车非常多,就是比较贵,也可以让酒店帮助叫车,或者跟司机要电话。其他地方的出租车我就没注意了,不好说。

    回复

    2018-05-16 19:50

  • cwl750507

    你好。请问在卡布里岛上坐出租车还方便吗?因为我们是四位60-70的老人,不想自己开车了。下个月去意大利南部以及西西里岛。你清楚当地的坐的士价格吗?还有在阿玛尔菲,苏莲托,波西塔诺那几个地方,方便CALL的士吗?谢谢了。

    回复

    2018-05-16 15:31

  • 九门胡同

    回复 @waterlily9990:我是从马耳他坐船去的西西里,在锡拉库萨租的车,在墨西拿还了。从墨西拿是坐火车去的那不勒斯。汽车和火车都要坐轮渡,从本岛开车过墨西拿是肯定可以的,不过渡轮的价格我不太清楚。

    回复

    2018-03-08 11:15

  • waterlily9990

    你好,请问从圣乔瓦尼镇(本岛)去墨西拿是坐渡船过去的吧?车也能过渡船吗?还是要还了车去西西里岛再租车?

    回复

    2018-03-07 22:47

  • 九门胡同

    回复 @香芋味的兔子脚:我是2013年去的,现在不知有没有变化。当时是从普度车站坐大巴到的红土坎,也叫卢穆特。4个小时。普度车站随到随买票。

    回复

    2017-08-16 21:12

  • 香芋味的兔子脚

    你好,请问您知道怎么坐公共交通龙从吉隆坡到红木坎吗?下个月要到绿中海度假村拍婚纱照但还没有知道怎么可以到酒店,可以麻烦您告诉我怎么去吗?万分感激,好人一生平安

    回复

    2017-08-16 15:52

穷游网旅行者提供原创实用的出境游旅行指南旅行社区问答交流平台

返回顶部 扫码下载
下载穷游App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联系方式

 

0/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