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安全提示

即日起穷游网将实行手机绑定实名制,绑定手机后就可以正常使用穷游的写帖、创建行程、点评、足迹、问答等功能。

|
背景渐变
0%

TOTDS 关注按钮 留言

等级:7袋长老

最近来访

累计访问(24)

Ta的关注

1 更多

Ta的粉丝

31 更多

探访TA的足迹世界和旅行梦想Explore the world

  • 去过21国家163城市
TA的游记 更多 9篇游记 | 0个精华

发表在 中亚各国 2019-11-16
哈塞克斯坦 - 2019国庆假期四日游
如果喜欢徒步,不喜人多,不用飞很远,花费又少的出国度假,邻国哈萨克斯坦是值得推荐的地方之一。哈萨克斯坦的签证自2019年1月1日开始实行电子签。另外,持有 中国 护照的阿斯塔纳航空乘客享受72小时中转免签入境政策。其实中亚五国,除了土库曼斯坦,其它四国包括塔吉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和哈萨克斯坦都已开放电子签证申请。 阿拉木图的城市绿化覆盖率很高。从市里开车30分钟至4个小时不等的郊区有不同类型的风景,包括沙漠,丹霞地貌,雪山,湖泊,山川河流,一望无际的草原。。。旅游旺季是夏季,冬季一般是滑雪的游客居多。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哈萨克斯坦是中亚发展最快的国家,基础设施和城乡建设相对完善。不管是大街上飞驰的众多好车还是城市里不少现代化的商场和高楼林立的商务区,无不透露这里并不是不毛之地而且富裕的人还比较多。 四天五晚的行程分成两个部分:两天雪山 (自由行)+ 两天国家公园(请了一个导游加一个司机)。 30张照片预览: 以下是游记正文: 阿拉木图 Almaty Алматы 再次造访阿拉木图(上一回是2017年)。熟悉的小机场,下了飞机直接出关了,竟忘记领托运行李,真是醉了。 约了一个接机的司机小哥。小哥虽然不太会英语,他一路上也是拿出自己的手机一边给我们翻看照片一边念叨几处风景名胜地。 晚上九点到达酒店。放下行李后迅速出门换钱,再步行二十分钟找到了去年去过的那家大超市,准备之后两天雪山行的能量棒,巧克力和鱼罐头。顺便买了俄罗斯超轻冰激淋(此前曾在乌兹别克斯坦的撒马尔罕尝试过一次,念念不忘)。 1元=55坚戈 两日雪山“拉练” 雪山行第一日 — 琴木布拉克峰 Shymbulak Peak Чимбулак Пик 早上从酒店出来,搭乘公共交通(约一个小时)往雪山方向行进。 酒店前台推荐的公交车上车点位置不对,最后还是上网搜索的先坐两站地铁再换乘公交车。地铁站挖的很深。站内还是一如既往的人少。 哈国人的外表,粗略看来,主要分成几类长相 :蒙古族、俄国人、俄国和蒙古族的混血、朝鲜族人。 公交车上,坐在旁边的老大爷一边念叨什么一边给我递过来一个有线耳机,我看他手机屏幕上是一列歌曲清单。我表示没听懂。大爷随后微笑着手一摆作罢的样子。反应半天,我才估摸是邀请我在漫长的公交车上一起听歌。真可爱。 琴木布拉克峰位于天山山脉北麓,海拔3529米,常年积雪覆盖。赶上晴空万里的好天气,雪崩指数为“low”。 到了山腰的缆车始发站,一个大叔走过来拿翻译软件(哈萨克语转英语)告诉我们山下的一段缆车在维修,10月15号才启用,然后介绍了几个其它景点,配着他手机里风景图片。(之后餐厅吃饭,不会英语的服务员也是拿翻译软件沟通) 可能算是第一次爬雪山(之前零星的雪山路不算),有点哆嗦。要尽量找露在雪面上的石头踩踏。踏上去之前拿登山杖测一下旁边积雪的厚度和石头的稳固性。 越往上,积雪越深,温度也慢慢下来了,随身带的温水不到一小时变成了冰水。身体比较害怕寒冷的地方,果然爬到3200米左右的时候就困得不行了。坐下喝罐红牛,吃个能量棒,接着往上挪。 最后差一百米左右要登顶的地方,我实在不想走了,也无遗憾,谁说登顶才是真正的胜利。(当时也是想着为第二天17公里的高原冰川徒步留存点体力) 雪山很美,不仅是脚边顽强的挂着冰渣的植物还是那一座座撒了糖霜披着云雾的雪山群,一路身体紧绷无暇顾及。待下山后,回想起来才啧啧赞叹。 雪域长,踏雪揽苍茫。 话说下山的时候,又把镜头盖弄掉了(每次出行一般会丢一两个镜头盖,所以每次旅行都带几个备用盖)。没成想山腰准备下缆车时失而复得,被身后两位突然出现的大叔捡到了。关键是这一路雪山上都没碰到两三个鸟人,只有天空翱翔的几只巨型苍鹰。 和这两个装备专业的大叔(阿拉木图当地人)同坐一个缆车下山。路上闲聊,一个大叔是物理康复师,兼职徒步向导,今天他们往返三十公里爬了8个小时,算是每周一次的training。另一个大叔在德国上过学,现在自己做生意。 虽然语言沟通不畅,也不烦碍大家愉快的交流。

北京 乌鲁木齐 阿拉木图 阿拉木图 阿拉木图 阿拉木图 Basshi Settlement Basshi Settlement 阿拉木图 北京

145 3

发表在 东南欧地区 2019-02-17
走进黑山共和国(2019年春节七日)
继去年十一的塞尔维亚行,衔接今年春节的黑山行,圆满了塞黑行。 40张照片预览: 以下是游记正文: 塞黑,即塞尔维亚和黑山,这两个留在前南斯拉夫的国家于1992年组成了松散的南斯拉夫联盟共和国。2006年,黑山举行独立公投后,正式宣布黑山独立,塞黑和平分手。 黑山初印象 前几年在CCTV6看了一部无厘头黑色幽默电影《乡村吸血鬼》,讲的是一个倒霉的年轻商人背负巨额债务,他和母亲想出一个绝望的逃亡计划——他装作已经死亡,举办了自己的葬礼,然后偷偷藏在阁楼上。就在一切按部就班时,却因为他偷偷出去密会女友而被邻居发现。吓坏的邻居误以为他是复活的吸血鬼。当时发现出品国家是少见的黑山共和国,未曾想几年后也会踏入这个国家一探究竟。 再次选择了俄航往返,在莫斯科转机。莫斯科机场的护肤品(只对比了自己平常用的)比北京T3便宜不少,返程的时候可以捎带些。 去程 - 8个半小时 北京飞到莫斯科+莫斯科机场 5小时等待+莫斯科飞到蒂瓦特Tivat 3个半小时。 莫斯科中途转机等的时间长,找了个免费lounge吃点东西后在按摩椅躺着休息了会。机场外间歇飘着小雪,部分地面积雪深厚。 伴着乌云密布的阴天,温暖的大风,不远处一片片黑色的山群,飞机落地在Tivat机场,一个很小的机场。 机场门口,取了预约的租租车。刚跑起来,天空就开始飘起小雨,希冀地中海阴晴不定的气候速速吹走云雨。 科托尔古城 Kotor Stari Grad 两次踏访。第一天下午来的时候是清冷的阴天,湿滑的石面,零散几个人几只猫,大部分小店都关着门。第二天来的时候和风日丽,人们似乎是冬眠的蛇,在开春后从不知哪里的阴暗地底和石缝里钻了出来,铺在各处晒太阳。 冬季人流寡淡,但也避免了夏天旺季摩肩接踵的如织游人,多了一份安静的闲适。 科托尔 Kotor Apartments Residence Portofino 我们在科托尔住的民宿,从院子出去走不出五步部就是大海(或者说是峡湾)。 从窗子望出去: 车也停在距海边几米的地方,感觉起步稍一不小心就直接下水了... 年夜饭@Kotor 年三十看着朋友圈晒的各种十大碗,不停留着口水,心心念念的还是各种中餐。对比前年在乌兹别克斯坦Kiva古城38元的烤串炒饼年夜饭和去年在阿联酋Al-Ain不到100元的阿拉伯卷饼年夜饭,今年这顿已经算是极大的改善了。 里桑小镇 Risan 古罗马马赛克遗迹 Roman Mosaics 遗迹门口的破旧卡车 佩拉斯特古城 Perast Stari Grad 天越来越阴,淡季镇上几乎所有商店都关门了,好不容易找到一家还营业的konoba,赶紧钻进去喝杯咖啡暖暖身体。 在黑山最后一晚,由于要去位于新海尔采格(Herceg-Novi)和科托尔(Kotor)之间一家位于18世纪磨坊中的著名餐厅 Restoran Stari Mlini 用餐,顺路又跑回佩拉斯特拍夕阳: 遗世独立的海岛教堂 圣母岩岛 Our-Lady-of-the-Rock Island ( Gospa od Škrpjela ) Perast最有名的岛,几乎所有游记都会介绍,这里就不再重复了。 正在海边走着,被一个热情活泼且语速超快的招揽船客的当地生意人说服上了他的小船,两人往返共30欧往返峡湾当中的小岛。因给我们当了一会导游还顺带聊家常,最后也没好意思和他讨价还价。 圣乔治岛 St George's Island (Sveti ÐDorđe) 我们登的岛不同,这是一座天然岛屿,现在归属私人所有。 探路洛夫琴雪山顶 Mt Lovćen 从一边的山脚往山顶开,似是从深秋穿越到深冬。 总体路况不错,但路面很窄,三四十公里的山路大部分为一个到一个半车宽,会车时只能一方倒车到稍宽的地方避让。越往山上积雪越深,路面有一层薄冰,有的地方甚至公路上还有积雪覆盖,车速稍快就打滑。终于知道为什么取车的时候租车公司小哥特别介绍了雪地链,可惜我们不会上,只能龟速前行。 还有约四公里到山顶时,在一个岔路口走错了方向,于是就只能一路错着下山去另一面的山脚了,因为路面窄,路旁积雪深,走了十公里都没地方倒车。好像人生的长途旅行,每一个路口的选择都指向了不同的人生方向,回不了头。 山的另一面的是黑山旧都采蒂涅 Cetinje,到处都是积雪。恍惚换了一个国家。 布德瓦古城 Budva Stari Grad 短暂停留了一日,在古城和海边走一走。赶上巨风阴天,未能见到阳光折射下更天蓝瓦绿的海面。 旅途中的小意外 路虎真的是小毛病不断,一会右前方保险杆被蹭掉,一会右后轮胎的胎压从3.0降到2.1。百度了一下,胎压会随温度升高而升。后来发现胎压还真是日出而升,日落而降。早晚低的时候1.9-2.0,白天升到2.1-2.2。 每次旅行都会出点小状况,这次收获了人生第一次DIY洗车 + 第一次DIY“修车”: 租的车底盘不够高,蹭了一下马路牙子后,隐隐听到行驶中有异响,下车检查左看右看又没觉得哪儿有毛病。 前一天翻了座雪山,车上覆盖了厚厚一层泥,于是便有了洗车的一幕。洗车店全自助,无人值守,机器上的操作说明又只有黑山语,没办法只好抓个当地小哥请教:投币、拔枪、shampoo、rinse、dry,流程上完全无难度,高压水枪喷射时操控较费力,两欧买了十分钟时长当去健身房练哑铃。 冲到前保险杠下部时,才发现最底下有个塑料条被磕下来了,耷拉在地上。赶紧电话国内租租车确认条款,答曰不允许去修车行,如果影响驾驶,需开到60公里外租车公司门店换辆新车,如不影响机场还车时一并定损即可。 换车方案太麻烦,可就这么耷拉着走一路拖一路地也不是个办法,于是便有了“修车”的一幕。所谓修车,其实是我们去加油站要了一大卷胶带,像给下巴脱臼的伤员打绷带一样把脱落的保险杠底部牢牢地粘在车体上。新租来没两天的座驾瞬间变得像纸糊的玩具,一下子low了好几个等级。“包扎”时找遍全身没有任何尖锐物,一时捉急用牙咬断胶带... 圣斯特凡岛 Sveti Stefan 黑山刚刚独立时缺钱就把这个岛租给新加坡人经营安缦度假酒店,2011年开始营业。 派特罗瓦卡小镇 Petrovac Virpazar 小镇 和 斯库台湖国家公园 Lake Skadar National Park 国家公园中的民宿 Virpazar是斯库台湖国家公园的门户,一个只有2,3百人的小镇。我们在此镇上的民宿居住一晚,房东Marko是个性格外向的可爱斯文眼镜男。第二天早上吃完早饭后,主动邀请我们四处参观。我们住的房子是Marko的family house,半地下是私家酒窖、厨房,Marko和他的父母住在一层,二层有两间客房、起居室、开放式厨房和洗手间。当晚只有我们两个客人,因此二层被我们独占了。Marko的爷爷、奶奶、叔叔、婶婶、舅舅、舅妈也都住在相隔几十、一两百米的一栋栋house里。 Marko说,黑山近几百年经历了动荡的历史,一次次的战争。面对奥斯曼土耳其的入侵,人们为了团结力量,抵御威胁,纷纷选择一个大家庭的人紧密聚居在一起,直至当前这个国家仍然广泛保留着这种居住形式。 Marko的妈妈主要以制作、贩卖熏鱼为生。取斯库台湖新鲜打捞的鳟鱼、鲤鱼、鳗鱼,放入house后面专用的熏鱼房,用湖边采的柳枝熏上三天三夜,美味的熏鱼就制作完成了(想起我的老家湖南,儿时的记忆中人们爱在过年前制作熏鱼熏鸡熏鸭。印象中,妈妈会在阳台上或者院子里架一个封闭的熏肉架,果木味白色的轻烟会冒上几天,然后就有了肉质紧实可以长期储存的鸡鸭鱼)。做好的熏鱼除少量自己食用外,大部分会卖到餐厅。听到这,老公说,昨晚我们在镇中心pelican餐厅吃的starter拼盘中没准儿就有你家的熏鱼。Marko解释道,你们在黑山肯定有机会吃到我妈妈做的熏鱼,但不可能在Virpazar。在这个镇上,家家户户都经营自己的生意,人们互相之间也会jealous。为避免不必要的麻烦,他们的商品从不卖到镇上别人家,一般都会卖去首都波德戈里察。原来这个看起来不能再平静的湖边小镇也暗藏着激烈的商业竞争啊。 Marko又带我们参观了他的“dream house” — 几十米外小山坡上的一座建有整面墙落地窗的独立小屋。这是他新盖的小屋,外立面已经完工,内部装修也进行了快一半,预计今年四月份就可以完工并对外开放了。独立小屋内只有一个大房间、开放式厨房和洗手间。透过大落地玻璃,从屋内可以看到Marko的葡萄园和对面的青山绿水,相信到了夏天view会很赞,到时候能来住的人有福了。Marko说,他爸爸建议他修一条马路,这样客人可以直接把车开到屋旁,免去了搬运行李的麻烦,可他认为那样会破坏了小屋隐匿于大自然,与世隔绝的感觉,他坚持让未来的客人通过小石阶步道从山下上来。“那行李怎么办呢?”Marko指了指屋边平台上的一个滑轮索道。enmmmm,smart! 我问Marko,世界上很多国家的年轻人都会选择去首都或者大城市工作,但黑山的年轻人似乎不太向往大城市。他说黑山几十年了总统都没换过人(你懂的),在首都波德戈里察,年轻人一个月平均收入只有300~400欧。所幸这个国家旅游资源丰富,近些年很多人开始自己动起来,靠自己的双手做出改变,用家里的地和房子来开发旅游相关生意,可以过一辈子闲适的生活。说到这里,Marko指着自家门口的两只小狗说,你看我的这两条lazy dogs,也很会享受当下,一条到晚懒洋洋趴着,看到陌生人进来了就只是斜眼看一眼,心里嘀咕下,“我认识这个家伙吗?”,然后继续睡觉,从来也不会叫唤。 除了经营民宿,Marko的另一个主要“职业”是酿酒师,原材料当然也都是自己葡萄园里栽种出来的。我们参观酒窖时,发现除了自己酿的酒,里面还储存着Marko从世界各地收藏的葡萄酒。Marko之前就说过,他很喜欢旅行,上个月刚从约旦玩儿回来,还向我们推荐。“你酿的酒也要拿出去卖吗?”,Marko答道,他的酒窖产量不大,因此他也从不主动推销。如果有客人喜欢,想要买,他会很开心,因为自己酿的酒被欣赏;如果客人不买,他也会很开心,因为这样他就能保存更多陈年的好酒。也真是想得开... 这么热情开朗的可爱小男生,我们好奇怎么没有看到他的夫人。原来他刚和女朋友分手十个月,是住在同一个镇上几百米外的一个女孩儿(即便分手了,每天从自家小楼还能远远看到女孩家)。“我对这份感情非常投入”...说到这,Marko眼睛里透着伤感。Oh poor guy,“别担心,你才30,还年轻。you'll get a better one!” 我安慰他说。 前一天傍晚到达的Virpazar,去镇里唯一开门的餐馆吃了顿老板推荐的各种河鱼(熏鱼拼盘+烤新鲜河鳗+煎鳟鱼),还被赠送了一份小礼物(一张邮票+一盒当地茶叶)。吃完刚从正门出去,就在后门被老板叫住说要给我们一个免费的惊喜。跟着他上了五层顶屋,上面放着他爷爷和爸爸的各种收藏品,聊着聊着问我们接下来的行程打算,建议我们明天坐小船游湖,于是乎付了他第二天的船票。一路下来发现黑山当地人真的很会做生意,脑子活,语速快,及其热情又能说会道。 Lake Skadar 湖上泛舟 海豚形状的斯库台湖是巴尔干半岛最大的湖泊,海豚尾巴和三分之一的身体在黑山境内,鼻子在邻国阿尔巴尼亚境内。斯库台湖国家公园是全欧洲最重要的湿地鸟类保护区,在256种聚居于此的水鸟中,一种当地特有的濒危鹈鹕Dalmatian pelican是这里最大的明星,以至于保护区内酒店、餐厅很多都以“pelican”命名。 行驶在冬日的湖边小路上 Pavlova Strana Viewpoint 从另一个角度看斯库台湖 Skadar Lake。 因为昨天是阴天伴有狂风,拍的圣斯特凡岛照片感觉不够理想,今天特地从Virpazar小镇出发又返回去补照片。结果发现圣斯特凡岛下午是大逆光,阳光强烈时拍出来的照片一片死黑,还不如阴天拍的效果。无奈,看来是只有清晨能拍出理想的照片,此行是没机会了。从圣斯特凡去首都波德戈里察的路上可以经过此观景点,导航搜索上面副标题的名称即可。 亚得里亚海海岸线 远远的可以看到Sveti Stevan岛 波德戈里察 Podgorica 一战二战被炸平。一个似乎没什么存在感的首都。想想也是,2006年和塞尔维亚分手后,非要找一个城市做首都,估计只能挑这个不与塞国临界又不临海的能容纳较多人口的少数平原城市。 基督救世主大教堂 Saborni hram Hristovog Vaskrsenja 这个塞尔维亚东正教堂可能是波市唯一可以称得上景点的地方了。教堂建筑体积庞大,尚未建成,我们在教堂外闲逛时还看到有建筑师正在外立面花岗岩上雕塑。 嘴里叼着烟清洗地板的大妈,很酷... 奥斯特洛修道院 Ostrog Monastery 位于泽塔河谷上方900米高峭壁上的两个巨大山洞中,奥斯特洛修道院 Ostrog Monastery 被称为“圣瓦西里耶奇迹 (Sv Vasilije's miracle)”,因为没人知道他是怎么建成的。1665年,在奥斯曼帝国大军摧毁了位于Trebinje附近的Tvrdoš修道院后,圣人瓦西里耶带着他的修士们一路逃亡至泽塔河谷中,并在此最高的峭壁上修建了新的修道院。 至今,修道院内的神庙中仍保存着圣人瓦西里耶的尸骨,奥斯特洛也因此成为巴尔干半岛最重要的朝圣场所之一。每年有超过10万东正教徒来此朝拜,其中最虔诚的教徒会赤脚一路从山脚下爬上神庙。 上修道院的小门上有禁止拍照的标识牌,进门后就乖乖的没有再拍了... 从泽塔河谷的另一端远眺远眺悬崖峭壁上的修道院 从修道院离开后,跟着离线导航,走了一条完全不像路的山间小路(还好租了SUV),竟然一路下降到谷底,越过泽塔河并上到河谷另一端的山上。正好赶上夕阳,路边停车拍了下面的照片。 新海尔采格古城 Herceg-Novi Stari Grad 在临海半山上一个新建的Apartment住了两晚,一室一厅一厨房,房间很有家的感觉,简约木质装修带几个落地窗外加小阳台,洗碗机洗衣机等家电齐全。如果选择夏天来这边的海边度假,这家是个不错的选择,关键斜对面还有三片红土网球场,大赞。又是一个家庭式经营,reception面带羞涩的小男孩说帮他妈妈打理这个不到十间房的Apartment。 西班牙要塞 Španjola Fortress 该堡垒实际为土耳其人所建,但却以西班牙人命名(1538年西班牙人曾短暂占领亚得里亚海的新海尔采格城)。城堡无人值守,免费进入,爬到最高处的平台上可以俯瞰新海尔采格全城。 旅程的最后一天,依山伴海的 Stari Grad 古城悠闲的四处逛逛。不知是巧合还是不自觉地刻意安排,近些年几乎每次旅行都以这种放慢脚步,古城闲逛的方式终结。 白天在一个Parking area停了一天,没看到要交费的提示,傍晚取车时发现被贴了罚单。两页纸的罚单都是黑山语,想着索性等晚上从周边玩回来后再找缴费的地方。晚饭后又把车开回这个停车场,大晚上附近的人烟都消失了,拿着单子欲到附近餐厅咨询。步行去最近的餐厅路上碰到一个腿脚不好的老爷爷,约莫80多岁了,英语不好,大概是建议我们明天去邮局或银行缴费。但明天是周日,以我们的经验欧洲周日邮局和银行都不开门的,我们明天又要离开黑山了,不死心继续询问其他人看看。走到离停车场约300米最近的一家餐厅时,一瞬间想起刚碰到那个老爷爷手里好像拿着贴条的机器。问完餐厅服务员,我和老公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往回跑,终于在快到停车场二三十米处“追”上了龟速的老爷爷,省了被贴条的又一个10欧... (停车费和罚款之类一般去邮局或者银行交费,如果碰上周日不开门就没法交费。已经碰上两次这种情况了,上一次在希腊也是。最后只能由租车公司代缴,但要收一个不便宜的服务费) 尼可广场和钟楼城门 Trg NikoleÐurkovića and Main Gate with Clock Tower 大天使米迦勒 东正教堂 Orthodox Archangel Michael's Church Crkva Sv Arhanđela Mihaila 坎里库拉城堡 Kanli-Kula fort 爬向城堡的小路: 可惜通往城堡的铁门在淡季被锁了,无法进入,不失为小小的遗憾。 ul Njegoševa 新海尔采格的主要商业步行街。又窄又短的一条街道,除了号称和杜布罗夫尼克同样的白色大理石地砖外,实在找不出什么其他特色了... 圣杰罗姆教堂 St Jerome ' s Church Crkva Sv Jeronima 东正教为主的黑山少见的一座天主教堂。 教堂前的米卡广场 Trg Mića Pavlovića 老音乐学院,貌似仍在使用。 远眺海边的西班牙要塞: 返程之路 最后一天,早上一起来就直接从新海尔采格直奔蒂瓦特机场了。中间坐了一段渡轮,节省了三十分钟左右行程。为了避免早上赶机场时慌乱,头天还特别开车去几十公里外的渡口确认了时刻表,事实证明完全是多虑的。最早七点左右就有渡轮了,之后每15分钟一趟,船上时间也只有十来分钟而已。 ------------------------------------------------------------------------------------------------------ 最后热烈祝贺我这个“新晋摄影师”闪亮登场,专长 — 静物、人像特写。还要感谢朋友春节前从HK帮忙背回来的相机。 Ps. 本来这次特地又买了个相机配了长焦镜头去黑山拍美女的,小脸细长腿十头身美女是看到了很多,但都没抓拍上清晰的人像,不能共享之,遗憾之。 全文完 The END

北京 莫斯科 蒂瓦特 科托尔 Risan 佩拉斯特 科托尔 科托尔 采蒂涅 布德瓦 布德瓦 Sveti Stefan Petrovac Virpazar Virpazar 斯库台湖国家公园 波德戈里察 波德戈里察 尼克希奇 新海尔采格 新海尔采格 佩拉斯特 新海尔采格 新海尔采格 蒂瓦特 莫斯科 北京

1540 1

发表在 东南欧地区 2018-10-14
塞尔维亚,遍地美女的国度
从2017年开始便不用签证,去往塞尔维亚的国人这两年激增。其实并无过于惊艳的景色(除了平均颜值超高的塞国人。街上能轻易找一个美女,甩亚洲各国选美冠军几条街),也没耐人寻味的美食,但是塞尔维亚还是性价比很高的南欧旅游国度,主要是便宜。东南亚的价格,欧洲的品质。住宿大多20~30多欧一晚,餐厅人均消费一般折人名币几十元,超市转一圈出来也是惊呼便宜。对比几个月前的北欧挪威行,这边的价格实在太亲民。 这个国家遍地美女,五官立体,几乎全是巴掌脸大眼睛,骨架相对身高来说很是小巧。街上目测成年女性平均身高175以上,男性185以上,对比身高更占优势但身材粗壮的北欧人更显挺拔。超模身材般的女生在大街上随处可见,一堆又长又细的美腿。有时候人行道等绿灯过马路,对面齐刷刷一排美女,实在是赏心悦目。旅程碰到的几个当地人问我对塞尔维亚的印象,我说美女太多,结果人家说你要是去了黑山(塞尔维亚西南边接壤的一个邻国),会发现那边的更美(“even better”)。 p.s. 这次旅程没街拍帅哥美女,明年春节的黑山行补上吧。 按照惯例,先上照片预览: 以下是正文,本次写游记比较随意,非按旅程先后顺序。 UVAC 峡谷 UVAC峡谷应该是这个国家最具特色的自然景观了。感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把本应笔直的峡谷雕刻出“九曲十八弯”。 探寻峡谷的头天,寻找住宿地发生了点意外。预定了一家悬崖边的小木屋,由于晚上七点多才赶到入山口,天已全黑,伸手不见六指,附近没有城镇村庄,没信号,没有车行道。按着离线导航的步行道指引,还有四公里才能到小木屋。 试图开车走步行道进山。沙石路极窄且坑坑洼洼,车多次单轮离地。开了快五十分钟的三公里后,终于听到了狗叫,到了峭壁旁的一个露营地,透过车灯可以看到两辆老旧的破拖车。这时我们已经基本没有继续找路的信心了。露营地灯亮了,走出两个衣着褴褛、胡子拉碴的男人,从年龄上看像是父子,完全不会说英语。鸡同鸭讲十多分钟,通过各种肢体语言,大概了解到我们要找的地方在两、三公里外的另一处峭壁上,但是直接过去的线路你们的车底盘不够高,开不过去;要绕路,你们想找过去没戏。我这个camp也能睡觉,要不你们就在我这儿睡得了。很难想象竟然能通过各种奇怪的动作、表情解读出这么丰富的信息量,看来以后就算遇到外星人也不愁交流了。 看到一片漆黑的峡谷旁两辆破破的拖车,我实在不愿在此住下。这时他们应该看出了我的疑虑,又提出了另外一个建议,他们开车给我们带路,收费15欧(又全是肢体语言解读出来的)。年轻一点的男人跑到拖车后开出一辆老款奔驰GLS,车顶灯开着,车里还坐着一个女人,抱着一个一岁左右的小baby,瞬间心里踏实多了。一路跟着他们,在山里开了三公里后又绕到马路上开了两三公里,再进山开了两三公里,终于在快晚上十点的时候找到了我们的小屋。 以下地图是我们开着车以低于5公里时速像没头苍蝇乱撞一样在悬崖边的漆黑的步行道上的行走路线: 我们订的悬崖旁小屋名字是“STD Stari Jasen”,booking上可以找到,是离UVAC观景台最近的住宿。在此提醒各位,如果打算住在这里,千万千万要在天黑前赶到,一旦天完全黑下来,自己找路真的非常困难(导航也不是很准)!!! 居住的小屋 。一共两间房,还有一间当天是一对塞尔维亚小情侣住着。这对小情侣家在贝尔格莱德附近的一个小村庄,男的已经工作几年了,女的还在上大学。这次是专门过来度假的,他们的行程是逆时针转,昨天在Studenica修道院,明晚住Zlatibor,和我们方向正相反,于是互相“交换”了Studenica方向和Zlatibor方向的情报。 从悬崖边小屋二楼窗户看出去的情景: 第二天早上,小情侣吃完早饭就出发徒步去Uvac观景台了。我们的小屋距离观景台5公里左右,顺着悬崖徒步过去往返约3~4小时。由于我们今天有满满一天的行程,晚上要赶回贝尔格莱德,时间原因只好开车过去。 收拾完行李,发现房东不在附近,房东唯一会说英语的侄女也离开了。拨了几次电话都直接被房东挂掉,不久后发来短信,原来是不会说英语。只得短信询问出山的路,像按图索骥寻宝。 初秋的塞尔维亚 德里纳 河小木屋 Drina River House 德里纳河是塞尔维亚西南部与波黑的界河,河东岸是塞尔维亚领土,西岸则是波黑领土。从穷游Tino的帖子得知,这间立在德里纳河中央岩石上的小木屋实际上是前国足教练米卢和他的小伙伴们童年时搭建的“秘密基地”(米卢就出生于德里纳河畔小镇Bajina Bašta 巴伊纳巴什塔,并在此度过了他的青少年时光)。 由于前南斯拉夫时期德里纳河每几年就会涨一次洪水,小木屋曾经多次被冲毁,但顽强的小伙伴们每次都会在原址建造一间比之前更坚固的木屋,所以现在看到的小木屋已经是第N代的版本了。好消息是德里纳河上游已经修建了大坝,希望这个河中小木屋能够一直在这里屹立不倒。 几年前国家地理摄影师路过这里,拍下了小木屋的照片,从此游人蜂拥而至,Bajina Bašta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镇变成了网红打卡地。 木头城 Drvengrad 位于塞维尔亚西部的湿山(Mecavnik)。木头城是塞尔维亚电影导演Emir Kusturica 2002年为电影《生命是个奇迹》(Life is a Miracle)而修建的,连路面也是木材打造的。小城里散落房屋,餐厅,教堂和影院,甚至还有两片红土网球场。 参观木头城的当天,阳光甚好,此前几天不那么透亮的天空(像大部分时间北京的天空,似眼睛蒙上了一层薄雾)突然清澈起来。干裂的木头纹路和着蓝天白云徐徐清风,周围崇山峻岭百鸟鸣叫,透露着时间的沧桑。 苏博蒂察 Subotica - 塞尔维 亚最北部的边境城市,北邻 匈牙利 飞机在首都 贝尔格莱德 落地后,取了车,开了约170公里到达塞尔维亚最北部的苏博蒂察。 三个导航(车自带的,手机离线导航,外加租 租车 提供 的免费导航),稳稳地。 预定了市中心附近的一间公寓,按着导航来到Matka Vukovića大街停好车。我们预定的房间地址在这条街的3号,可是明明有5号和4号,就是找不到3号。没办法,在马路上和一位带着小孩的妈妈问路,她把孩子交给同伴看着,好心地带着我们在附近挨个门牌寻找,还帮忙到处咨询。最后在一个出租车司机的指点下,终于在一个马路深处的铁门后找到一栋公寓,楼下的房主门牌显示二楼的一间房正是我们的落脚地。这位妈妈看到门牌,微笑着说“这是我同事的房子,他是个医生”。 房间没人,打电话叫房主来开门,等了20多分钟来了个不到30岁的女孩。办checkin的时候,我还和他提起刚刚的经历,说刚刚我们问路的人恰巧是你的同事,你是个医生吧。她赶紧否认,原来她是房主的朋友,房主是个皮肤科医生,她是小学老师,她是来帮忙的。 第二天办checkout的时候,老公在楼下找停车位,我又和这个女孩闲聊,原来她是个单亲妈妈,和前夫离婚了,一个人带孩子,所以才出来帮朋友打点房间补贴家用。联想起昨晚在餐厅用餐时突然接到她的电话,非常焦急地说我们付的房费找不到了(其实也就三四十欧而已),问是不是在找零时又退换给我们了。我们安慰她说钱包里找过了没有,回房间后再看看是不是落在桌子上了。还好后来她自己找到了,不然不再补给她一份房费接下来几天心里都不好受。 由于历史上曾长期为维被哈布斯堡帝国(Habsburg Empire)和匈牙利王国(Kingdom of Hungary)的领土,Subotica市内有很多具代表性的 Art Nouveau 风格建筑: 犹太教堂 Synagogue 苏博蒂察市政厅 Town Hall 这是个艺术气息很浓的城市,走一圈发现很多古建筑前都有人在素描写生。 市图书馆 Bibliotheca 两位“老爷爷”背得的好辛苦啊... 现代艺术画廊 Modern Art Gallery 其他 Art Nouveau 风格建筑 斯雷姆斯基卡尔洛夫奇小镇 Sremski Karlovci 诺维萨德 Novi Sad 塞尔维亚第二 大城 市,仅次于首都贝尔格莱德的文化中心,位于塞尔维亚北部。南斯拉夫时代是塞尔维亚最大的经济和文化中心。这里每年7月举行的EXIT音乐节是全世界规模最大的音乐狂欢活动。 彼德罗瓦拉丁堡垒 Petrovaradin Fortress 一对中国情侣和奔跑的时间 。 大钟 的时钟 针比分钟针长,是为了方便渔民从远处看时间。 市中心的一家咖啡店,堂食。两杯咖啡+一大块提拉米苏 折人民币约30多元,比北京便宜太多。 打卡网红店 - Fish i Zeleniš 餐厅 夜游诺维萨德 在诺维萨德住在一间酒吧的二层,空旷的大开间。穿外满眼树顶的绿色,似住在天树的小屋中。 诺维萨德镇中心广场 Town Square Trg Slobode 早上,气温骤降,躲在教堂门口避风。 修道院 修道院大都隐于深山之中,很多去往修道院的路是非常狭窄的碎石小道(时速20km以内)。我们几乎都是傍晚探访修道院,出山的时候周遭就一片漆黑了,内心还有点害怕,路两旁的杂草和茂密的树林似乎也在清冷的凉风中瑟瑟发抖。 每每进入修道院,都似浮华沉淀,时间都慢下来,宁静致远。 修道院四周种植着苹果树、桃树、板栗树,院内种植了无花果树。地上捡的马栗,比普通板栗的个头大一圈。 无花果树 苹果树 人们常常偶寻世外桃源,追求须臾小隐,却很难做到中隐于市,大隐于朝,特别是在这个所谓物欲横流,各种信息被动裹挟的时代。可能只有坚定几条主要的信念并身体力行才致中隐大隐。 自北向南,选择性的探寻了五个修道院。 Fruška Gora 国家公园中的修道院之一: Krušedol Monastery Fruška Gora 国家公园中的修道院之二: Novo Hopovo Monastery Tara 国家公园中的修道院: 拉察修道院 Rača Monastery 斯图代尼察修道院 Studencia Monastery 附近 山群层林尽染。初秋的塞尔维亚西南山区,感觉景色和处于同纬度的 中国 长白山、阿尔山比较相近。从Uvac峡谷去斯图代尼察修道院的路上,经过了与 科索沃 交界的边境小镇 新帕扎尔 (Novi Pazar)。整个城市一片安定祥和,没感觉到一点战备的紧张气氛。我们还在此加了油喝了咖啡。 尼曼雅王朝的开创者,斯特凡·尼曼雅一世主持兴建并且最终埋葬在其中的斯图代尼察修道院(Studenica Monastery),是塞国目前个世界文化遗产之一。 由于位处巴尔干半岛—东西方交界的十字路口,长期受到奥斯曼帝国的侵扰,塞尔维亚的修道院不但隐居深山,还都建有 城墙 和碉楼,俨然一座军事要塞。很难想象这里的修士、修女们过去一边安心修行,一边英勇杀敌的场景。 修道院中主教堂一侧的小教堂是我们在塞尔维亚唯一一次遇到内部允许拍照的教堂,可以看到湿壁画的损毁还是比较严重的。至今看到过最美的湿壁画是在 希腊 天空之城(Meteora)十二座修道院中的圣尼古拉修道院(Agios Nikolaos Anapafsas Monastery),精美绝伦且保存完好,在山尖峭壁中的小教堂里看到很是震撼。 日察修道院 Žiča Monastery 塔拉国家公园 Tara National Park Mokra Gora 山中小木屋一晚住宿。上下两层的木屋,楼上两间卧室共四张床。屋内干净温暖又温馨。在此住了一晚,才34欧(两百多人民币)。在此再次感叹一下来这个国家旅游的性价比实在是高。 Vidikovac Banjska Stena 观景台 塔拉国家公园中一小段徒步后来到 Vidikovac Banjska Stena 观景台,可以看到Drina河上游的水坝和河对岸的波黑村庄。 年河 One Year River 叫年河是因为长度只有365米,顶多算个小水沟,作为一个景点实在是有些牵强。 意外的波黑之旅 Bosnia and Herzegovina 从Bajina Bašta出来后一路跟着导航走,原计划顺着德里纳河开一段后向南进入塞尔维亚西南山区中的塔拉国家公园(Tara NP),谁知一不小心走错一个岔路口后几十米后来到了一个很普通的小岗亭(像某小区停车场出入口),一个腼腆并面带微笑的女警走过来操着不熟练的英语说“从这过去你就到Bosnia(波黑)了,另一个国家,你们确定要过去么”。 这可完全不在我们计划中,不过既然都已经到跟前了,突然萌生了一股强烈的好奇心想过去看看,波黑对中国护照也免签,于是便有了一次一两个小时的波黑之旅。 女警要去了护照,车辆驾驶相关的文件还有之前在塞尔维亚居住的证明(备注:有的住宿地会提供registration card, 即住宿证明卡,出境的时候可能会被检查。大一点的酒店的住宿记录和警察局系统联网就不提供住客registration card了),大约5到10分钟后,我们被放行。 出了塞尔维亚边境一两百米就是一座铁桥,跨过去就来到了波黑入境检查站(两国边境间这几百米还散落着一些民宅,不知这里的居民算哪国国籍?)。波黑这边一个很严肃的帅警察看到我们的车后走了过来,要去了护照,大约五分钟后,我们就顺利放行进入波黑了。(波黑出境的时候还是碰到这个警察,本来可以直接过去,我们停下来问不用盖个出境章么?他说那给你们盖个章吧。好吧,没想到出入境这么随意。) 进入波黑境内后,明显感觉到无论是公路还是房屋都比河对岸破旧了很多,但当地人相当淳朴热情(有点像去年在乌兹别克斯坦的感觉),很多当地人会热情的和我们打招呼,还有一个开着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拉达车的老大爷特意过来兴奋地和我们用当地语言介绍这介绍那(完全是通过肢体动作和表情猜出来的,因为他说的我们一个字都听不懂)。走了十多公里后就开始碎石路上山了,放弃继续前行,原路返回,途中找了片玉米地自high半小时。 Šargan 8 窄轨小火车 几乎每一个到塞尔维亚观光的中国游客都会来这里。一火车的游客,大部分是天朝小伙伴。往返两个小时的火车观光,窗外景致一般,不时还穿过隧道。闲来无聊,我就抓着身边几个当地人(两个塞尔维亚人陪着一位从捷克来的大客户,算是商旅吧)还有对面一位中国老大爷聊了一路。 这些年的各国自由行,再次感叹:对于不喜扎人堆的旅行,网红地出游要三思,轮船和小火车观光也要三思。 贝尔格莱德 Belgrade Београд 首都游安排在了此次行程最后的一天半,闲适的四处逛逛。 贝尔格莱德,直译为白城“the white city”,位于多瑙河和萨瓦河汇聚的地方。 在建城2300多年的历史中,贝尔格莱德曾经200多次被摧毁又200多次重建。凯尔特人最早在此定居,公元1世纪罗马帝国占领了城市,但由于距离帝国核心太过遥远,哥特人和匈奴的不断侵扰使使得贝尔格莱德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承受一次毁灭性破坏,直到公元6世纪被斯拉夫部落殖民。 1403年,塞尔维亚君主斯坦芬·拉扎莱维奇大公(Despot Stefan Lazarević)通过灵活的外交手段从匈牙利人手中夺回贝城,使其第一次成为塞尔维亚的都城。从十四世纪开始,奥斯曼帝国对贝尔格莱德开展了一波又一波的攻势,直至1527年贝城沦陷,城市人口大都被装船运往伊斯坦布尔。1857年贝尔格莱德解放,并开启了卡拉格奥尔基维奇王朝(Karađorđević Dynasty)。1867年,奥斯曼土耳其的军队撤出了塞尔维亚公国,确保了其事实上的独立。1869年出台了新的宪法,这部宪法将塞尔维亚定义为一个独立国家。1878年柏林会议后,塞尔维亚获得广泛的国际承认,领土也向东南方向扩大了。塞尔维亚公国一直持续到1882年成立塞尔维亚王国。 一战期间,贝尔格莱德先后于1914年和1915年被同盟国成员奥匈帝国和德国占领。一站结束后,贝尔格莱德1918年成为新成立的南斯拉夫王国的首都。二战期间,由于位处巴尔干战略要地,贝尔格莱德又先后被纳粹和盟军轮番轰炸,再次被几近夷为平地。 上世纪90年代初,苏联解体后,前南斯拉夫社会主义共和国也分崩离析。说到这就不得不提两个中国人民的“老熟人” — 老铁 Josip Broz Tito 和 老米 Slobodan Milošević。 铁托的地方分权的政策在保障各共和国平等地位的同时,也客观上鼓励了“地方主义”的情绪。对于各加盟共和国而言,南斯拉夫意味着中央,意味着铁托,意味着贝尔格莱德。这种认同感的缺失是南斯拉夫分裂问题的根源。铁托去世后,继任者米洛舍维奇推行“大塞尔维亚主义”,采取强硬态度,发起“反官僚主义”运动一步步罢免了了包括黑山、伏伊伏丁那和科索沃的地方选举出的领导人。积蓄已久的民族主义情绪在塞族、克族、穆族之间愈演愈烈,直至90年代爆发波黑战争和科索沃战争。巴尔干战争是二战结束后人类历史上最大规模的战争,这也是近现代贝尔格莱德最黑暗的时刻。 城市里闲逛一日 圣萨瓦教堂 Saint Sava Cathedral 世界上最大的东正教教堂,从1935年就开始断断续续的依靠捐款建造,至今未完工。 圣马可大教堂 Sveti Marko Cathedral 巧遇当地婚礼,感觉像是盛大party和宗教仪式的结合。 National Assembly Building 国会大厦 Stari Grad 老城区 斯卡达斯卡大街 Skadarska Street 19世纪时波西米亚诗人和艺术家的聚集处,如今已经变成了“餐饮一条街”,有几家著名的百年老店就开在此。个人认为,如果不是为了用餐,完全没有必要专程赶来此地打卡了。 国家博物馆 National Museum 博物馆里的一幅毕加索的画品“The Woman's Face”。本来没留意已经走过了,要离开时一位老爷爷工作人员好心提醒才返回欣赏。 米哈伊洛大公街 Knez Mihail ova Street 贝尔格莱德的“王府井” 卡莱梅格丹城堡 Kalemegdan Citadel 花房 House of Flowers Maršal Tito's Grave 南斯拉夫伟大领袖—铁托将军和夫人的墓。铁托,中国人民熟悉的老朋友,看到留言簿上有不少国人用中文致敬。 博物馆中的展品中有上千支各地少先队员制作的接力棒(从1965年起每年铁托生日南斯拉夫各地都会制作有特色的接力棒并由少先队员代表们一路长跑护送至贝尔格莱德赠予领袖)和一封封写给领袖的激情洋溢的信、一幅幅老照片,脑海中不断地浮现出俄罗斯影片《再见列宁》中的场景... 全文完 The END конец
6397 0
TA的照片 更多 14个相册 | 5278张照片
留言板

0 / 500 字

穷游网旅行者提供原创实用的出境游旅行指南旅行社区问答交流平台

返回顶部 扫码下载
下载穷游App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联系方式

 

0/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