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安全提示

即日起穷游网将实行手机绑定实名制,绑定手机后就可以正常使用穷游的写帖、创建行程、点评、足迹、问答等功能。

|
背景渐变

微信公众账号/微博:比利白

确定 取消
0%

比利白 关注按钮 留言 私信

等级:总版主现居:北京

最近来访

累计访问(6133)

Ta的关注

110 更多

Ta的粉丝

7623 更多

探访TA的足迹世界和旅行梦想Explore the world

  • 去过56国家318城市
TA的游记 更多 38篇游记 | 31个精华

发表在 南美/南极 2020-06-19
顶级滑雪酒店 | Hotel Portillo,安第斯之魂
转眼又是北半球的炎夏,那颗想滑雪躁动的心已无处安放。 新冠肺炎疫情破坏了今年的南半球滑雪计划,谨以此文回忆地球彼端的那片雪。 连续几十个小时的转机飞行后,我在圣地亚哥休息的很好。从市区的文华东方酒店办完退房,司机已经把行李装车了。出于礼貌,他又一次核对了我的姓名,我指了指车窗前的黄太阳标志,点点头说:“Portillo。” 汽车沿60号公路向边境开去,除了各式各样往返于智利阿根廷两国的运输卡车,并没什么景色可言。两个小时后,一组十几个急促的发卡弯带我攀上了三千米海拔的安第斯山脉。 “Bienvenidos a Portillo。”开完盘山路,一路无话的司机也松了口气。那熟悉的亮黄色外墙和群山终于映入眼帘,只是今年的雪又比去年少了些。 还记得多年以前,被照片前泻湖旁的这抹黄惊艳时,我的思绪就已飘到了南半球的安第斯山脉。2019年8月,我第二次来到智利Portillo滑雪场,终于住进了正庆祝七十周年生日的Hotel Portillo。 Hotel Portillo 波蒂略酒店(如按西语发音应为波蒂友)与Portillo滑雪场,好似镶嵌在安第斯山脉的夜明珠,照亮了南美洲的滑雪史,也缔造了数不清的传奇往事。 故事从铁路开始,1949到2019 安第斯山脉的滑雪历史起源于19世纪末。1887年,智利政府开始探索修建铁路,试着从乌斯帕亚塔山口连接另一侧的阿根廷,打通与布宜诺斯艾利斯间的商贸客运线路。 承包项目的英国工程师招来了挪威人Elmar Rosenquist,Michel Hermundsen和Knud Berg,“穿着滑雪板出生”的挪威人在冬天考察路线,成为了南美有迹可循的首批滑雪者。 1910年,安第斯铁路Transandine Railway顺利通车,好奇的人们借助火车来到山顶并滑雪下降至如今Portillo滑雪场的区域内,智利人与滑雪的渊源也就此展开,安第斯铁路成为了智利有史以来的第一个“滑雪缆车”。 彼时,欧洲阿尔卑斯地区萌芽的Ski Club滑雪俱乐部文化开始传入智利。工程师,军官组成的滑雪俱乐部开始修建早期拖牵缆车,来自欧洲的滑雪教练和美国的冒险者们着手兴建了简陋的山居小屋,即Hotel Portillo的雏形。 △20世纪30年代,Hotel Portillo的雏形 一战与二战相继在大洋彼岸爆发并结束,经历了资本的追逐和放弃,滑雪场与酒店的建设也饱经坎坷。1949年,与共和国同龄,拥有125个房间的Grand Hotel Portillo和Portillo滑雪场,最终在智利政府支持下正式建成。 △与酒店同期开业的Portillo滑雪场,仅有两座单人吊椅缆车和一座拖牵,雪场压雪的工作靠智利山地军团,雪场的滑雪教练和客人的双脚完成 智利政府在Portillo项目上始终没赚到什么钱,1961年,机会到了旅居拉美多年,热爱滑雪的美国商人的Bob Purcell和Dick Aldrich面前。在智利政府史上首次私有化招标中,二人成了Portillo酒店和滑雪场的唯一竞标者。 为了破局,美国人投资更新了酒店与滑雪场的设施,Bob还邀请他的侄子Henry来担任酒店的总经理。那时的Henry Purcell刚刚26岁,毕业于美国康奈尔大学酒店管理专业的他已经在希尔顿集团工作了五年。在Henry生命中的前26年,他没去过南美,不懂一句西班牙语,也不知滑雪为何物,他接受了叔叔的邀请来到Portillo,自此从未离开。 △Henry Purcell(左)与叔叔Bob Purcell “那时我已对大城市生活感到厌倦,于是我带着全家搬到了智利,但到了Portillo我发现,在康奈尔和希尔顿学的那一套并不管用。”Henry Purcell在他的书里写道。 20世纪60年代的美国,正是广告狂人们的黄金时代,Portillo做了一场开业秀。1961年6月15日,Bob Purcell和Dick Aldrich从美国包机请来了一票滑雪和金融界的名人朋友,其中不乏Howard Head(现代雪板革命缔造者,Head公司老板),Alf Engen(挪威裔美国滑雪冠军,粉雪滑行先驱),Merril Hastings(《Skiing》杂志创始人),Ernie McCulloch(加拿大滑雪传奇)这样闪亮的名字。 那个年代,通往Portillo的依然只有那条安第斯铁路,虽然因为清理雪崩堆积的路面耽搁了很久,但参加开幕活动的贵宾都对这片南美大陆的神秘雪场印象深刻。 1966年,是Portillo,南美洲,甚至南半球滑雪历史上值得铭记的一年。FIS Alpine World Ski Championships 世界高山滑雪锦标赛史上首次也是唯一次在南半球举办,在那个缺少国际赛事的年代,世锦赛的地位堪比奥运会。 为了迎接这千载难逢的机遇,Henry和Bob叔侄投入了大量人力物力,修建了新的缆车,翻新了酒店的房间和娱乐设施。万事早已俱备,可命运给他们开了个玩笑,提前到来的东风夺走了一切。1965年8月15日,一场从南太平洋袭来,时速高达200公里每小时的台风,在滑雪场引发了大型雪崩,不仅摧毁了新修建的滑雪缆车,也夺走了五名员工的生命。 在国际雪联,法国缆车制造商Poma和雪崩安全专家的多方支持下,Portillo于短时间内迅速完成重建。1966年8月,智利总统,国际雪联主席,以及20个国家代表队共同见证了这场盛会的开幕。也许是心中有愧,1966年的那个冬天风和日丽,雪况奇佳。 △法国队成了1966年的大赢家,拿下了16块金牌中的15枚。而那个在Portillo初露锋芒的法国帅哥Jean-Claude Killy,2年后在法国格勒诺布尔冬奥会上勇夺三金,名震世界 盛会过后,Portillo成为了无数国家队和速度测试赛的反季训练场地,得益于南半球反季节的天时,安第斯山脉得天独厚的地利,Henry却没有拥抱资本扩大规模。这个只有一百多个房间,面朝雪山泻湖的宝地,在回头客的口口相传下,Old School的滑雪俱乐部文化在这里生根发芽。 当叔叔Bob退出时,Henry Purcell决定继续书写Portillo的传奇。如今86岁的老先生已将接力棒交予自己的儿子Miguel,但你仍能在雪道上和他偶遇。 △欢迎享受Portillo的滑雪,阳光和友谊,Henry先生在他的自传上给我留言 Bienvenidos a Portillo 车稳当的停在Portillo酒店古朴的木门前,身着蓝色制服的门童矫健地卸下行李,穿梭于酒店内外,送走离店的客人,迎接像我这样的新朋友。 和南美许多度假型酒店一样,Hotel Portillo是有起订门槛的。如同阿尔卑斯式的滑雪假期,熟客们每年固定时间住上一周,时间不宽裕的,酒店也有三晚或四晚称为Mini Week的套餐。 每到周三和周六,前台就要忙上好一阵。英语与西班牙语混杂,着装各异的客人和行李将本就不大的前厅挤得满满当当。 “记住了,这个粉色的吊牌要随身携带,凭蓝色和绿色的卡片到楼下寄存雪具。如果现在不用午餐的话,下午茶开始前请到餐厅确认座位。”前台小哥Juan不紧不慢地介绍着除房卡外,五颜六色好几张卡片的作用,我发誓这是我在圣地亚哥外听到最标准的英语。 “实在抱歉,今年干旱的不行,雪况很差。”Juan耸了耸肩,一脸无奈。 “不过,这周是红酒节,好好享受吧。” 狭小的电梯不便运送行李,招呼我搭电梯后,几个门童索性背起沉重的箱子奔向四楼。我把小费递给年长的领班,还未等我进门,同行的姑娘在隔壁房哇的一声叫了出来。 看来湖景房的差价是值回来了。我也赶忙趴到床边,直勾勾地望向窗外的泻湖。若是酒店晚造几十年,设计师应该会用硕大的玻璃窗吧,我不禁想到日本河口湖虹夕诺雅·富士那如巨幕电影般的落地窗。 作为有七十年历史的老酒店,Hotel Portillo虽几经翻新,但除了顶层的豪华房型和套房外,其他房型的面积对于一家滑雪酒店来说仍显得局促了些。好在客房内的储物空间不少,不至于让衣物与装备摆地摊。 好一阵忙活才把行李安置好,我想起了前台的叮嘱,招呼同行的伙伴一起去餐厅看看下午茶。 “第一次来Portillo吗?” “第二次了,住酒店里是头一回。” “请随我来,接下来的几天,一日四餐你们都坐这个位置,服务生们会照顾好你们的。” 与餐厅内奔走着的红衣侍者不同,Beiza先生不紧不慢地和客人们打着招呼,早已发福的身材被一身黑西装掩饰得很好。在Portillo干了五十年的他如今是餐厅的掌门人,据说当年就是他找回了菲德尔·卡斯特罗遗忘在酒店的配枪。 △1972年,菲德尔·卡斯特罗在Portillo 说是下午茶,开始时间已是下午五点了,毕竟这是智利,晚上十点才开始晚饭也不稀奇。偌大的宴会厅只有稀稀拉拉的几桌客人,八月底是个旺中看淡的季节,七月的学生假期和各国训练队已离去,九月度春假的智利人尚未到,往年雪况仍旧不错,当然今年是个例外。 晚上六点,或称下午六点更为准确,酒店的经理Lopez先生提议带大家参观酒店。 “Portillo雪场的可滑面积很大,但今年的雪况只能开两条缆车,该死的干旱气候,今年的新造雪机花了350万美金,可老天爷还是不开心。” “酒店的其他设施全部照常运营,推荐泳池傍晚的日落,酒吧的Pisco Sour特调,如果还没醉,晚上欢迎去我们的迪斯科看看。” 我和同行的伙伴相视一笑,看来这回滑雪反而要成副业了。 “欢迎来到1949,我们面前的就是著名的安第斯铁路。在那个时代,想滑雪只能坐火车来。今年是Portillo的70周年庆,我们布置了很多老照片,大家有空可以来看看。” △右上角照片中滑雪的是挪威滑雪奥运冠军Stein Eriksen,1954年到1957年间,他曾担任Portillo滑雪学校校长 △地下室一角,摆放着智利各地滑雪俱乐部及全球各国滑雪队的队旗 △墙边挂着历代冬奥会的海报 参观的最后一站,Lopez先生停在了一枚老式微气压记录仪前。 “大家知道吗?1965的一场飓风差点毁了Portillo,我们从此把安全看的比什么都重要。” “直到现在,下山的路还是会因暴雪封锁,最夸张的那年,客人足足滞留了一周时间,我们都快把肉吃光了。我们每天都会做好天气观测,提前做准备。” “没事,这一周我看封路指数为0。”也不知谁冒出来一句,把大家都逗乐了。 “再一次,欢迎大家来到Portillo,祝大家都能有个好假期,Bienvenidos a portillo!” 两个传奇 Portillo终究是滑雪酒店,千言万语还是要回到滑雪本身上。 无论是铁路建设时代的先驱,还是1966年的国际雪联,相比亮黄色酒店内的灯红酒绿,Portillo的忠诚客们更看中安第斯山的极限地形和优秀雪况。反季的训练,相比大洋洲,智利也有着更便利的交通路线和自然条件。 海拔2510米到3350米,835米的落差,500公顷可滑面积,年平均降雪量7米,14条缆车。从数据上来看,Portillo构成顶级滑雪场的要素一个不落。面积上虽略逊圣地亚哥侧的三山谷Los Tres Valles滑雪区一筹,但若是单论地形,我想整个南美唯有阿根廷的Las Leñas能与之一较高下。 对追求难度的人来说,Portillo有充足的想象空间。1978年,美国人Steve McKinney在这里滑出了200公里每小时的惊人时速,来自北美,欧洲,亚洲等地的双板竞技队伍年年来此训练,络绎不绝。 直升机滑雪算是Portillo的隐藏菜单,在那些缺雪的日子也能飞得远些找到无人触及的无痕粉雪,当然在这几个干旱的暖冬,一切都变得艰难起来。 Portillo有两个传奇。 上世纪60年代的那场雪崩对雪场的缆车规划影响深远,如何减小潜在的雪崩灾难成为了第一要素。在雪场那片35度的陡坡上,为了防止雪崩破坏设施,法国著名的缆车制造商Poma公司制作了名为Roca Jack的神奇拖牵。 它没有传统拖牵的牵引杆和中转塔,用如同弹弓一样的拖牵一次性将五名滑雪者弹射并牵引至顶端,Roca Jack缆车也因此得名Slingshot Lifts弹弓缆车和Va et Vient(法语:来来往往)。 乘坐Roca Jack是什么体验?五个滑雪者并排而站,夹住与普通拖牵相似的圆盘,双手扶住前方的杆子,更像是在滑水,只不过运行的速度要比传统拖牵快得多,坡度也陡的多。 我至今还能记起第一次坐Roca Jack的光景,几个大男人被高速上行的缆车吓得逼出国骂,也是一段趣事。好不容易成功登顶,下缆车那一刻又突然开始双腿发软。 △在酒店的房间内,甚至有专门的小册子教你如何搭乘弹弓缆车 反复几次,也悟到些小诀窍。首先滑雪基本功要过硬,更要有勇于尝试新鲜事物的精神,到了终点时别忙着下来,等其完全停止再依次下缆车,否则等待你的可能是直接到底。 Roca Jack的终点,是Super C的起点,世界上最著名的野雪线路之一。 根据不同的雪况,可能面对的是长达四小时的攀爬,和下降时的四十度陡坡,挑战Super C需要充沛的体能,过硬的滑雪技术以及齐全的装备。若赶上一个好天,站在Super C的顶点,能远眺南美洲最高峰阿空加瓜和其他12座6000米雪山的全貌,再沿着陡峭的C型峡谷路线回到雪场内,1700米的落差称得上极致体验。 △Super C路线示意图,图片来源于MountainYahoos.com △图片来源于Portillo的常客,著名双板运动员Chris Davenport和Mike Douglas 2018年,我曾和好友,来自美国加州的向导Erin曾约好一起挑战Super C,当时雪况不佳只能作罢。如今看来,这一计划又要无限搁浅了。 这里的缆车从不排队 在Portillo滑雪是一种特权,因为这里的缆车从不排队。 整个酒店住满也就几百客人,加上少数来此一日游的滑雪者,分享偌大的雪山,可谓奢侈。 安第斯的高山没有树,一眼望去极为开阔,亮黄色的酒店外墙与映着雪山倒影的泻湖是永远的指路明灯,不用担心迷路。 拿缺雪做借口,我选择多睡一会,这对冬天常年缺觉的我来说十分难得。 如此雪况,我约了私教课,玩玩双板。雪具的寄存与租赁,是在通向雪道的酒店低层,得知我的来意后,小哥认真的帮我试好了雪鞋。库内整齐地挂满了崭新的Fischer双板,很是壮观,想必投入不菲。 “你好,我是你的滑雪教练Anne。” 身着统一蓝色制服的Anne是Portillo的双板教练,我笑着指了指自己的蓝色雪服,看来今天做队友真的很合适。 想在Portillo谋一个滑雪教练职位着实不易,据说每年都会收到几百份简历,在本已竞争激烈的南半球也算是百里挑一。而Portillo滑雪学校的历任校长更像是名人堂:Émile Allais(首任校长,法国滑雪世界冠军,1937年法国霞慕尼世锦赛三冠王),Stein Eriksen(挪威滑雪奥运冠军,1954年瑞典奥勒世锦赛三冠王),Othmar Schneider(奥地利滑雪奥运冠军,1952年奥斯陆冬奥会双板大回转冠军)。 Anne已在Portillo工作了好几年,北半球的冬天来临时,她回到位于瑞士安德马特的滑雪学校,这样Winter to Winter的生活,构成了很多滑雪教练的生活轨迹。 “我一直想去Andermatt看看,特别是那家Chedi酒店。” “就下个冬天吧。”Anne很开朗健谈,尤其是聊起滑雪和Andermatt时,笑声回荡在整个山谷。 “不过在那之前,我还是想好好练练双板” 今年的安第斯大旱,八月末就进入了春雪时光,雪道旁的山狐也忍不住好动的天性,完全不理会我们这些滑雪的人群。 和Anne分别后,我又懒惰起来,招呼伙伴们去半山腰的Tio Bob's,这是我在Portillo最爱去的地方。Henry将这处群山环绕直面泻湖的餐厅以Bob叔叔的名字命名(Tio Bob即西班牙语Bob叔叔的意思),供Portillo的客人享受美好的午后时光。 是点Portillo汉堡好还是Rogan汉堡(Mike Rogan是Portillo的运营经理),大中午的就开喝Pisco Sour还是来瓶香槟提前结束今天的滑雪时光? Portillo滑雪场的难度不低,成片的陡坡和难以驾驭的缆车吓到了无数人,对有冒险精神的人来说,这是一片乐园。另一方面,成熟的滑雪学校把休闲滑雪人士照顾的很好,可上可下。 但,既然远道而来,何不好好玩上一场。 几杯起泡酒下肚,我在寄存处大叔疑惑的目光下换回了我的单板装备,反正缆车不排队,有什么借口休息呢? 安第斯的秘密配方 酒店的房间内一律不设电视机,用如今度假型酒店的时髦话来说,叫做避世度假,在七十年前,这还是属于Portillo的安第斯秘密配方。 在远离喧嚣的乌斯帕亚塔山口,面朝泻湖背靠雪山,Purcell叔侄把这里打造成了旧式绅士俱乐部般的度假酒店。 在Portillo,没有比社交更重要的事。已在全球十多个国家滑过雪的好友Vivian还记得当年在这被美国人种草的目的地,成了她全球滑雪的动力。 一天滑雪结束的标志,是泡在酒店泳池的热水浴中看日落。 阳光与云层在这片名为LAGUNA DEL INCA的泻湖如戏法般不断变色,从蓝天白云映雪山到那黄金般珍贵的日落十分钟,金色,粉色,紫色,短短的时间内,峡谷呈现出梦幻般的颜色排列。 泳池和热水浴池是滑雪酒店的灵魂,说是滑雪者最重要的社交场合也不为过,喷涌的水柱按摩着一天滑雪下来酸痛的肌肉,一杯啤酒下肚,又多认识几个美国来的律师和投行哥们。 浑身是块儿的年轻小伙也许是哪国竞技队的新星,但别小看在你旁边泡着的大叔,脱下雪服和帽子的大Pro可不好认,Chris Davenport,Mike Douglas,Cody Townsend,Ingrid Backstrom,Wendy Fisher,这些只在红牛和Salomon TV中出现的大神都是Portillo的常客。 △如果你也有机会来到Portillo,记得在雪道和酒吧找我的朋友Camila,全雪场最帅气的女Patrol Portillo像是一艘静止的游轮,每日想尽办法用各种活动填满客人的日程。 好动者在健身房燃烧躁动的卡路里,闲不住的孩子被安置在地下的娱乐空间,游乐场,攀岩,乒乓,足球篮球,甚至电影院,独立的就餐时间也减少了喧闹。 好静者在酒店的读书室取一本好书,或只是对着泻湖单纯发呆。 大厅的一侧摆放着70周年的老照片,据说Henry刚接手酒店时,这里还睡着一只名叫Lumumba的羊。 热情的南美大陆又怎能少了酒。每年的八月第一周和最后一周,是Portillo的红酒节。每天傍晚,盛大的品酒在酒店底层召开,酒庄主们带着门多萨的马尔贝克和中央山谷的佳美娜争相出场,以半讲座半品鉴的方式展示智利与阿根廷的佳酿。 这也许是我参加过最豪放的品酒会,相识的服务生似乎认证了我们的酒量,倒起来绝不含糊,贴心地为我们省去晚餐前的pre drink环节。 晚上八点,是最早的用餐时间。颇有年代感的宴会厅还显冷清,不一会,红衣大叔唱着小调走了过来,这是他每天的固定节目,工作时一定要唱歌。 “今天的主菜是牛肉,喝点什么酒呢?” “那就继续Malbec吧,谁让我们离门多萨这么近呢。” 如果有什么是一杯Pisco Sour解决不了的问题,那就两杯。酒吧里,每天轮换着本地乐队和拉丁歌者的表演,我也又交了些新朋友。 One Night in Portillo,你可别喝太多酒,醉倒在迪斯科前,湖畔正倒映着南半球最美的星空。 若说Portillo的不是,每人每天500美金的消费着实不便宜,遇到旺季还一房难求。从国内出发,在发明地心探险之前要绕整个地球,动辄三四十个小时的旅行时间也令人生畏。 可每再看到地球另一端的这间黄色建筑,和群山环绕中的泻湖时,Portillo仿佛又有一种魔力,让我又起了两万公里的逐雪梦。连续缺雪的安第斯,对我来说是不甘心,而Portillo酒店的美好回忆,又是极大的诱惑。 我想我慢慢明白为什么,在那片神秘的南美大陆,一座酒店的魅力可以延续七十年。 “希望明年还能看到你,来这里的中国客人可不多。” “明年还有红酒节吧?” “当然。” “那我肯定还要再来,希望到时候雪能好点。” 去年结账时的美好畅想,止于这场无从预测的疫情,但山与湖和那座酒店依旧不变,2021年,Portillo再见。 The End 下图二维码关注 微信公众号:比利白 公众号回复 滑雪 加入 比利白的滑雪群
7095 0

三级精华
发表在 户外运动 2020-04-26
楚加奇终极之地,阿拉斯加直升机滑雪行记
直升机谨慎地落在狭窄的山脊线上,仿佛只需轻吹一口气,这微妙的平衡就会被打破。 机师Jean-Louis回头对我做了个调皮的表情。我把它称为瓦尔迪兹式降落,这是一种建立在安全和高超技术下的炫技,短短数秒内就能让客人的肾上腺素飙升。 这个世界上,还没有一个地方能像阿拉斯加的楚加奇山脉给予我这么强的压迫感,即使是阿尔卑斯也不能。 陡峭的山脊如斜放着的古老书籍般排列,那些从滑雪电影中才能一见的场景已然成真,我深吸一口气,开始一段近千米落差的滑行。 △阿拉斯加直升机滑雪片段,从云霄直冲冰原的畅快滑行 Part I 最后的边疆 提起阿拉斯加,这片被称为The Last Frontier(最后的边疆)的美国飞地,很多人的第一反应是极光,冰川,荒凉,雪橇犬。星野道夫在这片广袤而神秘的土地度过了漫长的旅途,现代旅行者们则把阿拉斯加奉为自然风光与户外运动的天堂。 对我来说,阿拉斯加是滑雪者的终极朝圣之地。从《The Art of Flight》中的Travis Rice到2014年Cody Townsend的惊世之作,红牛敢死队们在阿拉斯加与流雪和雪崩赛跑,即使在滑雪游戏《Steep》里,能解锁阿拉斯加也值得炫耀一番。 △Travis Rice在阿拉斯加,by Red Bull △2014年Cody Townsend在阿拉斯加Tordrillos山脉完成的惊世之作,by Red Bull 若是老天赏脸,阿拉斯加的直升机滑雪体验能记一辈子,而人品差的人,可能连楚加奇山脉的样子都看不清。我遇到过跟我夸耀阿拉斯加粉雪的美国大叔,至今眼睛里还能冒出星光,我也遇过几批朋友,苦守一周也没赶上起飞的好天气。阿拉斯加两极分化的评论,让我更为好奇。 2020年3月,我坐上飞往美国的航班,经西雅图中转,到达阿拉斯加最大的城市安克雷奇。不巧的是,阿拉斯加的首例新冠肺炎和我一天抵达,悄悄打乱了我全部的旅行计划。 阿拉斯加州面积全美第一,拥有着全美最高的大部分山脉和全球大多数的活动冰川,6168米的北美洲最高峰Denali亦矗立于此。极寒,豪雪,群山赋予了阿拉斯加绝佳的滑雪资源,可相比犹他,科罗拉多,加利福尼亚,阿拉斯加的滑雪场少得可怜。 △距离安克雷奇一小时车程的Alyeska滑雪场 安克雷奇附近的Alyeska滑雪场是最知名的那个,现代英语中的Alaska一词正源于古阿留申语Alyeska,意思是“广袤的土地”。相比北美的大型滑雪场,“偏僻”的Alyeska少了几分热闹,但陡峭的地形和优质的雪况一直吸引着热爱挑战的人们。 直升机滑雪是阿拉斯加滑雪的精髓所在,围着阿拉斯加湾,盘踞着十多家直滑公司。这样的盛况,唯有直升机滑雪起源地,加拿大的不列颠哥伦比亚省可以媲美。 △阿拉斯加的直滑公司沿着山脉分布,其中尤以楚加奇地区的Valdez(瓦尔迪兹)最为集中 去阿拉斯加直滑的计划订的很早,安纳金在CMH(Canadian Mountain Holidays)领到了百万英尺落差的蓝夹克,我们一拍即合,决定去瓦尔迪兹体验一下。 前往瓦尔迪兹,和去大多数与世隔绝的直升机或雪猫滑雪基地一样,要绕点路。最简单的方式,便是从美国的大城市先飞抵安克雷奇,再转乘40分钟的螺旋桨飞机。若是天公不作美,便只能择日再飞,或花五小时的车程自驾。 安克雷奇集合出发的当天下午,北美的各大滑雪场纷纷宣布提前结束本雪季的运营。半小时后,月末的直升机滑雪行程也宣告取消。滑雪群内的朋友笑称,这回你们从全国雪友的希望升级成全球雪友的希望了。 我才意识到,这竟是2019冬天的封板之旅了,就在这最后的边疆。 Part II 瓦尔迪兹 若是天气晴朗,我很推荐从安克雷奇到瓦尔迪兹的航线。两点之间直线距离虽只有200公里,却因山脉阻隔要绕500公里路。做飞机便没问题,花上100美金左右的单程票价,就能在Ravn航空买到每日运营的支线航班。 和老大哥阿拉斯加航空的中规中矩不同,Ravn航空要狂野不少,螺旋桨飞机做过很多次了,可全程没有安检还是让我震惊了,这在美国还是头一回遇到。遗憾的是,动笔之时我再打开Ravn的官网,这家阿拉斯加最大的地方航空公司已因新冠疫情破产了。 飞机轰鸣着驶离安克雷奇的海湾,一路越过楚加奇山脉中的克尼克,米雷斯和哥伦比亚冰川,缓缓降落在瓦尔迪兹简陋的机场。 “你们还开门运营吧?我没在开玩笑啊。”前来接我的小哥愣了一下,没一会就又露出山区人民特有的笑容:“当然,我们这里可是偏僻得很。”当时谁也不知道,我们会变成Valdez Heli-Ski Guides本雪季的最后一批客人。 从Valdez简陋的机场出发,还要50分钟的车程,才能到达此行的直滑基地——Tsaina Lodge。 “哇,这条公路还真是壮观,简直就是我想象中的阿拉斯加,这地形滑起雪来肯定很棒。” 我的想法和三十年前,那个名叫Chuck McMahan的阿拉斯加本土飞行员不谋而合。彼时,直升机滑雪在加拿大已不是新鲜事,McMahan和朋友们就这样成为了阿拉斯加直升机滑雪的先驱人物。 Tsaina Lodge,得名于汤普森山口前的一条小河。这个建于上世纪中的小木屋本只是供卡车司机的休息站,90年代时早已废弃。参与McMahan直升机滑雪体验的Michael Cozad看中了这里绝佳的地理位置,决定买下Tsaina Lodge,作为开展直升机滑雪业务的基地。 为了打响知名度,先驱们在瓦尔迪兹市政府的支持下,举办了一届名为WESC(World Extreme Skiing Championships)世界极限滑雪冠军赛的比赛。这场赛事虽然只有37名参赛者,但它重新定义了极限滑雪的标准,也是如今流行的FWT(Freeride World Tour)等赛事的始祖。1991年,当美国人Doug Coombs摘下首届比赛冠军时,据说足足半个瓦尔迪兹的人都在场助阵。 △极限滑雪传奇Doug Coombs在Jackson Hole著名的Corbet's Couloir,雪场甚至有一条以Coombs命名的雪道 1993年,Doug Coombs成立了VHSG(Valdez Heli-Ski Guides),直升机滑雪行业开始在瓦尔迪兹以及阿拉斯加蓬勃发展,逐渐成为了全世界直滑以及极限滑雪爱好者心中的“麦加圣地”。 二十多年来VHSG几经易手,Doug也不幸在2006年的一场事故中葬身法国阿尔卑斯的野雪胜地La Grave。在Tsaina Lodge迎接我们的,是Valdez Heli-Ski Guides的第三任老板Jeff Fraser。 △安纳金和Jeff在Tsaina Lodge 和Doug以及前任老板Scott不同,Jeff并非高山向导或滑雪从业者,90年代靠为美国政府做信息软件系统发了财,公司上市后的Jeff逐步退休,财富自由的他开始把爱好转为新的事业。 2011年,在瓦尔迪兹滑了十年雪的Jeff用钞能力买下并重建了曾被洪水冲毁的Tsaina Lodge。并在2018年收购Valdez Heli-Ski Guides,与Tsaina Lodge做统一运营,直至今日。 △如今的Tsaina Lodge,背靠楚加奇山脉,由主楼,停机坪,向导办公室,员工住宿区等组成 Part III 楚加奇 一架AStar直升机全速发动,穿过公路向远处的楚加奇群山驶去。这种可以搭载四名乘客的小型机是阿拉斯加直滑行业的标准载具,和加拿大CMH公司能坐下12人的Bell212不同,AStar灵活小巧,即使在狭窄陡峭的山脊也能完成起降。 如果说阿拉斯加是直滑爱好者心中的朝圣之地,VHSG就是圣地中的不羁牛仔。忙着俯瞰冰河荒原,欣赏滑雪电影中才出现过的画面之际,飞机已经准备降落了。 这样的阵仗我是没见过,看着眼前的大陡坡,不禁咽了咽口水,第一天的热身就这么刺激吗? △VHSG的老板Jeff(左)和导滑Mike(右) “先滑着,晚点我们再去找些更陡的。”Jeff咧着嘴笑着说。 “欢迎来瓦尔迪兹,我去探探路,等对讲机指令。”说罢,导滑Mike便开始切着斜面下滑,再出现在我的视野里时,已是米粒般的大小。 “Next person can go。” 我深吸一口气,作为第一批来这的中国人,不能丢脸。 在瓦尔迪兹,人们不轻易吹牛。如果你问向导,那些如玩笑般近乎垂直的山脊可不可以滑,他们会仔细打量一番然后告诉你,雪况稳定时偶尔能去。 和加拿大一些运营商的定点起降不同,瓦尔迪兹的直滑公司是真的牛仔作风。要刺激还是要粉雪,要冰川大坡还是山脊速降,客人有很大的话语权,毕竟这里按飞行时长收费,每分每秒烧的是航油,更是美金。 20分钟之内,就能触及3600平方英里的可滑面积,是法国三山谷雪场的一百倍。如果不太在乎烧掉的燃油,一万平方英里的楚加奇山脉都是游乐园。想象一下,在一个比上海还大的滑雪场,最多只接待20个人。 如果要对比,阿拉斯加的楚加奇山脉和新西兰的阿尔卑斯,智利的安第斯山很像,都是在树线之上滑雪,伴有偶尔裸露的岩石。这里没有北美恼人的树井,滑行时也不需要Tree Buddy(相互结组照应,是为防有人意外跌落树井的保护措施),惧怕树林的朋友长舒一口气,喜爱滑林子的则大呼遗憾。没有树也就没有遮挡,这让阿拉斯加的直升机滑雪特性鲜明。 △一眼望不到尽头的大白坡,是许多单板玩家的梦想 从好的方面看,导滑不怕客人迷路,从视野良好的底部能观察雪崩与其他风险,指导客人选择线路,每趟滑行基本都能一放到底。试想一下,上千米的落差让你自由发挥,是燃烧大腿冲鸭的,还是自我控制节奏可持续发展,在不同的雪况和地形把毕生的滑雪技术都施展出来? 这样的待遇是我的梦想,策略很简单,冲就是了,哪有那么多讲究。 没有树不代表没有危险。楚加奇山脉遍布着古老的冰川与危险的裂缝,除了常规的雪崩三件套外,直滑客人都强制要求佩戴便于冰川救援的安全吊带(Harness)。滑行时也需要多加小心,避开冰裂缝(Crevasses和Bergschrund)。除此之外,喜欢飞包跳崖的人也得多留个心眼,从正面看起来可能美味的“蘑菇”,有时比你想象中还大十倍。 △拿捏不准飞包尺寸的时候,问坡下的向导就对了 直升机滑雪的计费有两个维度,一是是否独享,二是能否多得。前者很好理解,想滑上无痕的粉雪,以最苦的登山滑雪为例,就得遵循爬山两小时,下滑五分钟的原则。而像雪猫,雪地摩托等提升工具,也大多受地形限制。但对直升机来说,只消几分钟,便能爬升至群山之巅,是绝对的效率之王。 直升机也是烧油怪兽,只要发动机开动,便是飞翔的提款机。因此,直滑公司往往用一架飞机运送多组客人,保证效率的最大化,尽量不让飞机空转。若想节奏更快,拥有选择滑行区域的更多自主权,半包机(两组)和全包机就比三、四组客人的大组好得多,也贵得多。 受疫情影响,本应一起混组的比利时客人们纷纷取消,我们也破格被升级享受了一回半包机待遇。 一个飞机的运力对应两组客人绰绰有余,因此在楚加奇几乎没长时间等过飞机,这点相比在加拿大偶尔的长时间等候爽快不少。当然,这也是半包机才有的福利。人数少了效率自然也高,快节奏加上一趟到底的滑行风格对体能,大腿肌肉都是挑战。 阿拉斯加没有树,一旦风暴来袭,飞行员便没有任何参照物进行起降,也不能像加拿大躲进树林继续滑行。因此,每一个好天气都是分秒必争的机会窗口。 好在三月的日照充足,运气好时从早上九点可以一直滑到下午六点,再休闲的滑法一天也足以完成8-10趟滑行。 由于天气捉摸不定,起飞率低。在阿拉斯加,直滑公司大多不保证滑行落差而是按飞行时长(flight time / hobbs time)来收费。以VHSG为例,一周的直升机滑雪全包套餐收费为12500美金,每组包含5小时的飞行时间。 △向导与飞行员之中下方的Hobbs meter,可比出租车的计价器吓人多了 按直升机的巡航速度,这5小时的飞行时间足够从北京飞到上海。可实际执行起来,只要螺旋桨启动,飞机上的Hobbs meter就会开始计时,从滑雪区域往返基地,等候接人,加油这些看似“无效”的时间也统统要计入。 没有固定起降点,在硕大的可滑面积中找到最好的雪是一门学问,再有经验的向导也难免会走弯路,甚至花上十多分钟来仔细观察,这一切都让阿拉斯加格外耗费飞行时长。碰上2到3个好天,基本就能将时间烧光,心疼需要补钱之余转念一想,此情此景此雪,能飞赶紧飞绝不拖拉,押上信用卡,F**k my money。 楚加奇山脉围绕阿拉斯加湾呈一个C字形分布,低压系统将太平洋的潮湿空气注入阿拉斯加,留下大量持续的干粉雪。不同于海拔较高的欧洲阿尔卑斯或美国科罗拉多,雪从海平面一路降至汤普森山口的群山之上,经过暴风雪后的急冻,湿雪变成了雪层稳定的干粉雪,这就是蛹化成蝶般的楚加奇魔法。 阿拉斯加的粉雪不如北海道或加拿大森林容易厚积,也没有那么蓬松易扑脸。但从山脊一路滑降,这种持续稳定的干粉雪感绝对是难得的体验。 楚加奇是单板的梦想和天堂。我认识很多国内的单板爱好者,谈起直升机滑雪,雪猫或登山滑雪都无比向往,但对于横切,陡坡密林,或需要冲刺的平坡甚至上坡都一筹莫展,痛恨欲绝。 离开了舒适的滑雪场,这些看似反人类的滑雪技术不是保命就是为了返回提升工具而存在的,虽然不享受,但都十分重要。为了回到方便降落的停靠点,完成累人的横切或穿越糟糕的雪况在加拿大是常事,在阿拉斯加则简单得多,一眼万里的广阔区域,滑到哪就在哪接。 对于没有机会练习复杂地形的单板爱好者,这无疑也降低了来此直升机滑雪的门槛。 “你们是直接开门从直升机上跳下去吗?滑雪的速度要比雪崩还快才行吧?”谢谢Travis Rice们的精彩表演,很多朋友对直升机滑雪产生了极大的误解。 楚加奇山脉以近乎垂直的大山脊闻名,小巧灵活的AStar直升机和技术高超的飞行员把滑雪者送上阿拉斯加之巅,运动员们和雪崩与流雪赛跑。这些滑雪电影里看到的片段是楚加奇的高光时刻,也成为了世人对此的初印象。 △别人的阿拉斯加 by Black Ops Valdez 楚加奇的陡峭山脊的确很吓人,飞机悬落在只一人宽的雪檐,在壮阔的高山面前,那种刺激感很难用言语形容。只要你能力足够,向导认为安全,没有最陡,只有更陡。 但对大部分人来说,技术决定滑行线路,体力决定滑行时长,没什么可以越过雪崩与危险这道红线。楚加奇的流雪(Sluff)是本地特色,陡坡滑行时常常陪伴你的左右,轻易就能将你掀翻,可别以为能和它赛跑。 △遇到流雪时,最好先观察其流速和体积再进行躲避绕行,不能轻易硬碰硬 同样是30°以上的陡坡,可能伴随着冰壳,石头,沟渠,不同雪质,多重滚落线等复杂雪况,难度与雪场可截然不同。 但当你拥有一座山和直升机时,一切也很好解决。怕了就去冰川缓坡,累了就回家泡澡,就算不滑雪,坐在山谷里吃午饭,享受的也是电影中大Pro的同款风景。 △复古的铁饭盒里装的是三明治及沙拉等轻食 在楚加奇的最后一天滑行,我错误判断了导滑建议的线路,也没听清对讲机的指示,算是违了规,恰巧这一幕被安纳金的摄影机记录了下来。晚上导素材时,我听到Mike传来一句:“Oh, Cowboy”。 这黄衣小子虽然没听话,但算是上道了。 Part IV Down Day 在直升机滑雪的字典里,有一个术语叫做Down Day。 从字面意思便知,Down Day一来,上不了山,心情也不美丽。 阿拉斯加也许是全球直滑届Down Day最多的地方了,多到什么程度?平均七天的滑雪行程,平均起飞率只有3.5天左右。运气不好的人,苦守一周都未必能起飞。 △相比图下典型无法起飞的天气,有时即使如上图看起来美好,也可能因为云层与风暴转移而变成半天或一整天的Down Day 快速变化的天气和频繁来袭的风暴让这里的天气难以保持稳定,持续一天或多天的连续Down Day也时常发生。这是阿拉斯加直升机滑雪的难题所在,人品和运气有时比滑雪技术和体能更重要。 我们说过很多次,没树是罪魁祸首。想把直升机升起来,必须要看到蓝天,在楚加奇山脉有很多天气观测摄像头,供各家直升机滑雪公司观测天气变化趋势。和加拿大每天规律的滑雪日程不同,瓦尔迪兹的人们要随意的多,睡个懒觉,天气好就换装出发,天气不好就刷刷手机宅在Lodge里。 我的运气还可以,四天滑雪加上三天佛系休闲算是不错的成绩。在Tsaina Lodge的日子很舒适,一来酒店设施与网速很好,二来不去滑雪就不用继续烧油补钱买飞行时长,少花就当赚吧。 △每个客人都有单间住宿无需拼房,这样的条件比较罕见 △老板Jeff练得很好,健身房总有他的身影 每个人对待Down day的方式都不同,睡觉,看书,瘫在沙发聊聊天,或捧着电脑趁机工作一下,虽然Lodge没有手机信号,可网速却出奇的好,不知是否和老板Jeff的IT行业背景有关联。 时值新冠疫情美国爆发前夜的大环境,Valdez虽然地处最后的边疆,但仍是美利坚领土。VHSG的运营也从乐观,观察,封锁到决定停业,我们就这样成了本雪季第二批也是最后一批客人。 △Tsaina Lodge住宿业务也对外营业,因此也开始每天测量体温 这对Jeff和公司来说是个打击,受天气因素制约,阿拉斯加直升机滑雪的运营周期本就很短,只有在日照最足,天气窗口最佳的二月中到四月末才能运营上两个月,无法营业对企业的现金流是很大的考验。 在滑雪电影里,Pro们常常把Down day也玩出花来,从扔斧头,猎枪飞碟,到篝火烧烤,喝个烂醉,丝毫看不出心情down在哪里。我倒也没闲着,每天看看自己的机票取消了没,不是在买票就是在选票。 抛开这焦虑的疫情,在Down day与瓦尔迪兹的牛仔们一起喝啤酒是一大乐事。 Lee Lyon,我们忠实的收队导滑。从2006年开始就过着没有夏天的生活,从日本的白马,到阿拉斯加,再到南半球的阿根廷。甚至吉尔吉斯斯坦,印度古尔玛格和秘鲁的高山,都留下了他的足迹。 这个整天都笑嘻嘻的大男孩,攀爬Denali时的帐友竟也是我的好友,再细聊下去才知道,他在日本白马已经有了十年的导滑经历了,和我的共同好友不少,世界就是这么小。 △Down day,和Lee一起登山滑雪 Mike Hamilton,辗转瓦尔迪兹多家直滑公司的老炮。见到Mike的第一眼,我就知道,他是那种稳的不能再稳的向导。在山上的一切,都听他的,即使老板Jeff在场做客,也面不改色。如果从他口中听说今天怕是飞不成了,我绝不会再找第二个人确认可能性。 Mike说他喜欢陡坡,所以在瓦尔迪兹扎了根,和某些只来阿拉斯加打短工的向导不同,Mike和老婆甚至在瓦尔迪兹常住着。到了夏天,就转战南半球阿根廷的Las Leñas,继续做直升机滑雪向导。去年的Las Leñas没给我留下什么好雪,和Mike做好约定再去后,今年的疫情怕是又要破坏我的计划了。 Jean-Louis,来自法国霞慕尼的飞行员兼高山向导。“我在法国是飞救援直升机的。”让·路易解答了为何头盔上贴着霞慕尼高山向导贴纸的疑惑。不爱喝红酒,拿着双国籍说着流利英语的Jean-Louis总喜欢和我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着,甚至认为我在格勒诺布尔的经历使我变得比他还更“法国人”一些。再聊起去年的Tomorrowland Winter,Jean-Louis上午开飞机运酒,下午负责救人,我们也算是擦肩而过。 最逗的要数因为从欧洲来,未满十四天的他突然被禁飞两天,郁闷的他连吃饭都被迫在屋里完成,美国人的拍脑袋政策也让我们哭笑不得。Jean-Louis开起飞机来,还真不像不靠谱的法国人,把飞机稳稳停在陡峭的山脊,扔下我们就跑,不是谁都能学会的耍帅。 △如果有上帝视角看降落 by VHSG 和CMH这样的大公司相比,VHSG的Down day没什么太多娱乐活动,阿拉斯加特有的散漫让客人与向导,工作人员之间的关系拉进了许多。 3月17号是一年一度的圣帕特里克节,伴随着迪斯科灯球的闪烁,基地也被装点成一片绿色,在我的千万句劝阻之下,绿帽子总算是被收了回去。 如果说在被疫情困扰的三月,有什么是比在边疆的小屋更让人安心的事,那就是遇见这些瓦尔迪兹牛仔们。 Part V 阿拉斯加十问十答 1.我也想来阿拉斯加直升机滑雪,需要做怎样的准备? 请准备好以下几项:至少一周的假期,充沛的体力和过硬的滑雪水平,一叠不薄的美金。 阿拉斯加的直升机滑雪季一般从日照充沛的二月中下旬开始,持续到四月中下旬,如果天气情况良好,在12月和1月,甚至5月也有少量公司可能运营。 2.需要具备怎样的滑雪水平? 我们真的不从直升机上跳下去,也不用和雪崩赛跑。因此,你无需像滑雪电影中的大Pro一样厉害。直滑公司会要求中高级的滑雪水平和充沛的体能足以坚持一天的连续滑行。 我的建议是,你至少要有一定的野雪滑行经验,能应付深粉雪以及在不同雪况雪质下滑行。同时,要有使用雪崩三件套以及判断雪崩/地形风险的能力,能对自己和团队的安全负责。 △第一天飞行前,会有安全事项的简要培训 如果缺乏太多练习深粉雪的条件,应多练习蘑菇,波浪道等复杂地形来提升自身的动态滑行能力。同时,尽量多储备体能,好好练腿,准备好挑战千米落差的粉雪速降吧。 阿拉斯加以陡坡闻名于世,但一样有长冰川缓坡,向导会按照团队的水平来选择地形。如果对自己的水平不够自信,最好不和陌生人混组,半包机或全包机更合适,不给他人和自己增加无畏的负担。 3.严肃点,需要准备多少预算? 直升机滑雪运营起来成本很高,全球的直滑价格都相差不太大。阿拉斯加的直升机滑雪主要分为两种类型,一是本文中的多日住宿套餐(常见的如一周,也有5天或3天不等)和单日的仅滑行套餐。 前者根据直滑公司以及直滑基地的豪华程度价格不同,一般一周的套餐(包含5-6小时飞行时长,住宿和一日三餐,接送和向导费用等),单人混组的价格大约在10000美金至15000美金不等,半包机或全包机的价格则更高。 △著名的Tordrillo Mountain Lodge,Travis Rice是这里的常客,我猜他应该不用付这15000美金一周的费用吧 有些直滑公司仅提供多日套餐,有些也可以只订单日的仅滑行套餐,如以阿拉斯加Alyeska为基地的Chugach Powder Guides,单人混组保障16000英尺落差(6-10趟滑行)的一日套餐为1375美金。如果不提前预定赶上了可以Walk in的日子,价格可能更便宜。 △Chugach Powder Guides的一日套餐 赶上好天气,套餐内包含的飞行时长或落差很快就会烧完,想继续玩就要付额外费用(会比套餐折算下来“便宜”不少),加上按惯例要付给向导和Lodge工作人员的小费,一周的直升机滑雪行程准备15000-20000美金为佳。 如果只想体验一下单日的直升机滑雪,以Alyeska滑雪场为基地,等待合适的雪况和天气再飞,花费就会大为降低,甚至比入门级的新西兰直滑贵不了多少,2天滑雪场+1天直滑2000美金都用不了。 当然花费还要算上往返阿拉斯加的机票,周边玩乐等消费,这一切都可以“丰俭由人”。 4.我需要自己准备装备吗? 直升机滑雪的装备主要分为两部分,安全装备(Safety equipment)和滑雪装备(ski / snowboard equipment)。直滑运营商一般都提供免费的雪崩三件套(雪崩救援信号器avalanche beacon,铲子shovel,探杆probe),冰川救援安全吊带(harness),很多也提供雪崩气囊背包(airbag)供客人免费使用。 △VHSG的客人背包和安全装备 至于滑雪装备,则各个公司政策不同,有的提供免费的粉雪板供客人使用,有的则付费出租,总的来说,如果不想自己带着沉重的装备旅行,携带雪靴,雪服,头盔手套眼镜等配件就足够了。 VHSG售卖一些和Mammut,始祖鸟等品牌联名的雪服和配件,也有顶级粉雪板供客人免费试用。其中双板有DPS,Salomon,单板有Jones和大名鼎鼎的燕尾板之王Winterstick。老板Jeff也是单板爱好者,看我喜爱就直接便宜卖给我一块全新的Winterstick和VHSG联名款。 △我选择带长款的雪板去玩,图为Gentemstick Superfish Outline Core 176 如果想自己携带装备,当然也可以,带上你自己习惯,用趁手的粉雪板就行了,稳定表现最重要。 5.吃的好吗? 说来也有趣,不少人想到阿拉斯加的第一反应竟是帝王蟹。吃饱毕竟是第一生产力,吃的好坏与直滑公司和基地的舒适程度成正比,在我看来Tsaina Lodge做的不错,至少保证了帝王蟹的供应(是要加钱的)。美国人无法理解中国人民对于帝王蟹的热情,有时是超过了滑雪的。 除了蟹腿外,你肯定是能吃饱的。 6.如果因天气原因无法起飞,会退款吗? 如因天气原因无法起飞,一般会有补偿措施。提前预定的单日滑行套餐大多都是处于stand by状态,每天早上由直滑公司通知可否起飞,如无法起飞则顺延至下个日期,若达不到保障落差,也有相应的退款政策。 对于多日或一周的行程,某天或某几天无法起飞在阿拉斯加是正常现象。若是行程结束都没有用完飞行时长,有退款或做顺延保留至未来使用等不同政策。 Down day在阿拉斯加是常见的,一些直滑公司会准备雪猫或雪地摩托作为Back up,登山滑雪也是热门活动。既来之则安之,比起赌一个好人品,保持好心态更重要。 7.阿拉斯加和加拿大的直升机滑雪体验有什么不同? 这是很多有过直滑经验的朋友最关心的话题,在此我罗列一个表格稍作简述。鉴于两地直升机滑雪公司众多,我以阿拉斯加VHSG(Valdez Heli-Ski Guides)的混组行程和中国客人众多的加拿大CMH(Canadian Mountain Holidays)经典混组行程为例,仅代表个人观点。 整体来说,如果把CMH比作豪华连锁酒店集团,像VHSG这样的独立直滑运营商更像一座偏远的精品酒店,它们有不输给大集团的硬件,也有独具魅力的选址和景观(地形)和历史底蕴。 对此,萝卜青菜各有所爱。有人喜爱大品牌,熟悉及完善的服务和产品让新手老手都能找到自己的乐趣,但家大业大也容易让人疲惫失去新鲜感,缺乏定制化的服务难以满足口味逐渐挑剔的客户。 △我在CMH Bugaboos 如果你还未接触过直升机滑雪,不妨选择如CMH这样大公司的入门级别行程,较低的门槛更容易培养对直升机滑雪的自信,毕竟我们一掷千金是来享受而非受苦的。如果你已经是经验丰富的老手,渴望陡坡和快节奏,想来一场惊心动魄的滑雪挑战,嘿,瓦尔迪兹和楚加奇正向你招手呢。 8.能看到极光吗? 在阿拉斯加看极光需要人品,建议把观测极光更方便的费尔班克斯也列入旅行计划。当然,赶上一个爆发日,就连英国都能看到极光呢。 △by VHSG 9.阿拉斯加的旅行计划,如何安排? 美国多地都有直飞安克雷奇的航班,别错过安克雷奇旁的Alyeska滑雪场,观测极光的胜地费尔班克斯。这次疫情欠我的阿拉斯加旅行,下次我会补上的。 10.这么多直滑公司,我该怎么选择? 如果想体验单日的直升机滑雪,可到Alyeska滑雪场排一排Chugach Powder Guides的一日套餐。 如果想体验多日的滑雪套餐,瓦尔迪兹无疑是一个好选择。除了本文提到的VHSG(Valdez Heli-Ski Guides),Black Ops Valdez也是颇具人气的直滑公司。 另外,楚加奇山脉西边的Tordrillo Mountain Lodge,北边的Majestic Heli Ski,南边的Points North Heli-Adventures和远在东边海恩斯的Seaba-Heli(Southeast Alaska Backcountry Adventures)也都是大公司。 如果有兴趣,甚至还可以包下一艘拥有停机坪的游艇,体验一把从海平面直至山巅的Sea to Summit。 △Heliskiing Boat,by Black Ops Valdez 临行之日,瓦尔迪兹又降起了雪,群山的棱角被无尽的白雾湮没。谁都没有想到,我们熬过了全球缺雪的季初,最终败在这一场疫情脚下。 VHSG终止了本雪季的运营,接下来的一个多月,是属于Jeff和所有工作人员自嗨的时间。羡慕之余,我在回安克雷奇的车上抢到了直飞回国的天价机票。 “我们的现金流还够,明年再来楚加奇玩吧。”Jeff依旧乐观。 “那,明年见了!”我的2019雪季就在这里结束了。 2021.3.20-2021.3.21,我会重返瓦尔迪兹,如果你有兴趣同行,欢迎留言给我。最后给安纳金和直滑中国做个广告,报名VHSG和CMH,大家可以用 百万英尺俱乐部 小程序通过中国区官方代理报名,比利白的推荐编码是00352834,请我喝酒吧。 The End 下图二维码关注 微信公众号:比利白 公众号回复 滑雪 加入 比利白的滑雪群
373915 6

发表在 日本 2019-11-22
比利白滑雪日记Vlog | 轻井泽红叶滑雪,附狼爪雪服测评
又一年的北半球冬天,始于轻井泽的红叶。 轻井泽对于东京人有些特殊。新干线一小时直达,开车两小时,这里是东京人的后花园和避暑地。安置在这片长野与群马间高原地带的,是富人们的别莊(度假别墅),当然即使没有家产,来呼吸些新鲜空气,散步观鸟也不错。 秋天的轻井泽,红叶是不可错过的名物。在这秋冬衔接的十一月,雪场已经悄然营业了。相比富士山脚年年必争日本首滑的Yeti,轻井泽的魅力无需多言,红叶与雪的组合足矣。 十一月初,我与好朋驾车来到轻井泽。去年今日,是拍摄Burton第二代Step On的首发测评 → 《 视频 | 2019 Burton Step On 新款首发评测 》,这一次我改滑双板,同样以Vlog的形式做一份测评。 拍摄:比利白,张小黑,邦猪 剪辑:比利白 Powered by 热雪SnowFever 一路从东京出发,沿途的秋景已开始展露。我偏爱秋天,不仅因为可以休息休息不滑雪,也爱那由黄至红的渐变秋色。 2019的秋天,11月的气温比往年高了不少,长野的红叶也姗姗来迟,翻看去年的照片,对比很是明显,但老天倒是给赏了个好天气。 △上图为2018,下图为2019 秋日轻井泽 轻井泽王子滑雪场,距离东京较近,是可以当日往返的滑雪场。其11月早期就开放的特质,王子集团完善的酒店和配套设施,加上靠近奥莱购物中心,轻井泽把滑雪,旅行和购物结合在一起,让这里十分适合初学者,旅行者和家庭亲子。 是日,十五度的气温让滑雪听起来很不靠谱。但轻井泽王子滑雪场还是靠人工雪造出两条道,在这样的条件下实属不易。 正午时分的停车场,不少人已搬出小桌小凳开始煮面午餐,这样悠闲的场景也只有春秋时节能够一见。 轻井泽王子滑雪场的规模不小,但雪季初只有两条初级雪道开放,且道一侧也有供训练的蘑菇道和地形公园,人多道窄,本应初级的雪道反而变得有些挑战。 对于喜欢自由式的玩家来说,此时的轻井泽是练习或玩耍的好地方。无论是雪场搭起来的道具,跳台还是路边因滑行或造雪形成的天然地形,都很适合季初热热身,找找感觉。 但那些和今天的我都没什么关系,因为我是来滑双板的。作为一个常年单板玩家,走向双修之路是需要下狠心的决定。这意味着你将失去以往还能沾沾自喜的老手身份,重新回归初学者,再次感受被陡坡与复杂地形支配的恐惧。 但万事开头难,开始尝试了几次双板后,我也越来越喜欢双板滑雪带来的体验与快乐,至于水平嘛,也给很多朋友一个机会来嘲笑我,看,我比比利白滑的好多了! 狼爪专业雪服测评 除了赏红叶及雪季开板外,此行的主要目的是测试一下德国专业户外品牌狼爪Jack Wolfskin今冬推出的新款滑雪服。 从今年7月1日起,德国高山滑雪运动员,世锦赛和13次世界杯冠军得主Felix Neureuther正式成为狼爪独家品牌大使,我这次也和大神同款。 这是一套为双板打造的雪服。 为什么这么说?首先谈谈我对单双板雪服区别的理解,单板雪服多为宽松款式,方便上下身的大幅度动作,而双板更注重修身(自由式除外),同时也注重裤脚部位的耐磨性。 黑白大拼色的设计让我眼前一亮,一改印象中很多双板雪服略老气和刻板的印象。 作为滑雪者,无论实际年龄多大,内心都应是年轻的,追求更时尚的设计也应是我们努力的方向,毕竟要做雪场最靓的仔。 保暖程度 在体验中,热是我贯穿全程的体验。在15度的温度下可不是闹着玩的,但从侧面也反映出雪服的保暖性极佳。 雪服采用MICROGUARD ECOSPHERE科技,环保夹棉填充,不仅高效保暖,也蓬松耐用。 这不禁让我想到了大风国崇礼,在零下三十度的环境下,我想才是这件雪服成为全场最佳的大好机会。 好在衣服两侧都有透气拉链的设计,拉开后可以有效地调节自身的体感温度。 抗风、防水与透气性 我们都知道,除了保暖外,滑雪服的面料最需要抗风,防水和透气三大属性。狼爪的这件雪服并没有使用户外圈流行的Goretex面料, 而是狼爪公司的特有面料TEXAPORE环保再生面料,防风防水透气,随时能抵御恶劣天气。 自己研发面料是如今各大厂商的新动向,一起对Goretex进行反击,最近TNF北面也花费大精力来宣传自己的新面料。而在我看来,面料的品牌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其功能性。狼爪的专业滑雪服和滑雪裤的防水和透气指数分别达到了20000和15000,远超平均水平。 ☞ 小知识:什么是防水与透气指数 防水指数(water column rating),单位(mmH2O)。如20000防水指数简单来说就是指面料可以承受20000毫米高水柱的冲击,而坐在湿地上时,一般我们需要裤子有至少2000的防水指数。个人看来,5000以上的防水是滑雪的最低要求,20000的防水无疑已经是顶级面料的标准。 透气指数 Moisture vapor transmission rate (MVTR),单位(15,000 g/m²/24h)。指的是一平方米的面积内,每天可以有多少克水蒸气通过,数字越高透气能力越强,也更容易排汗来透气。 实际测试中,我特意在雪炮面前体验了一会,雪服的防水性能良好。 而狼爪公司的面料,除了高性能外,还极度环保。 这款滑雪服采用的是品牌独家黑科技:TEXAPORE ECOSPHERE,环保再生面料,在保护自然的同时,也能让你不惧各种恶劣天气! 这个和狼爪一直主张的品牌理念:自然就自在,即享受自然的同时不伤害自然是一脉相承的。在全球变暖问题日益严重的今天,作为极度依赖冬天的滑雪者,必须要给大大一个赞才对。 细节 雪服有不少很适合滑雪的细节,对应了从初级到高级不同类型的滑雪需求。 最显而易见的,是大量口袋的设计。从袖口可以放雪卡的小口袋,到胸前放手机和小物的侧袋,下部两个带拉链的口袋十分能装,甚至不用再背包了。而内部也有适合装钱包,信用卡等贵重物品的拉袋。 △值得一提的是主要拉链均为大拉环设计,很适合带滑雪手套时的开关,十分贴心的细节 除了良好的防水指数外,也需要雪服内不进雪。 滑雪服下摆有雪裙设计,配合裤子腰间的挂口,可以将裤子和衣服相连,即使在野雪或粉雪情况下穿着,也不会因此进雪。 △滑雪裤的裤脚也有收腿设计,方便贴合雪鞋,同样有效防止雪的进入 最后说说看一般人不会注意的细节。比如配备RECCO,如今已是专业滑雪服的标配之一,但什么是RECCO呢?这是一种可以方便配套搜寻设备使用的信标技术,虽然和雪崩三件套中的Beacon完全不是一种东西,但在配备了专业RECCO搜寻器的雪场,还是可以便捷定位,方便专业搜救人员搜寻信号。在这里多说一嘴,RECCO并不能配合Beacon的频率,只能靠雪场的RECCO搜寻器使用,和常规的雪崩安全装备不可混为一谈。但任何情况下,多一些安全技术总是好事! △衣服和裤子上各有一个RECCO定位标签 最后一个让我惊喜的细节是衣服内衬口袋里的应急布,不仅可以当眼镜布使用,也写满了各国的救援电话,常用的救援信号等等,便于学习些紧急情况下的知识。 总体而言,这是一套很不错的滑雪服,面料,设计,细节甚至是企业责任感都让我挑不出毛病 ,当然太热并不是它的错,只能说我们更需要把装备和使用场景相结合,在不同的温度,雪况使用不同的装备,显然这套服装不是为春秋季滑雪而准备的。 离开轻井泽,我的下一站就是崇礼和松花湖,我将参加一些双板培训,这套雪服该发光发热了,大家也赶紧努力起来吧! 本雪季我还会尽量努力多拍视频和评测装备,你希望了解什么装备,不妨给我留言吧。 The End 下图二维码关注 微信公众号:比利白 公众号回复 滑雪 加入 比利白的滑雪群
7438 1
TA的biu 更多
  • 进山直滑前又回到Revelstoke,北美最凶猛的陡坡树林地形,第一位的落差当之

    1 38
  • 兵库县的篠(xiao)山城,位于距离京都仅一小时的车程的古丹波国所在区域,是日本

    7 247
  • 三天两夜的小假期,到2022北京冬奥会举办地张家口崇礼滑雪吧。 崇礼县隶属于河北

    7 235
TA的照片 更多 50个相册 | 7440张照片
留言板

0 / 500 字

  • Merlinsbeard

    你好。一直关注你的滑雪旅行的帖子。请问怎样才能参与你们的活动呢?谢谢

    回复

    2019-05-21 09:23

  • fluffymm

    版主您好,我的法国游记 【已完结】【旧游如梦忆巴黎】2017年6月走进巴黎——纪念第一次与父母同行 已经完工,求加精求鼓励,谢谢啦~ http://bbs.qyer.com/thread-2795152-1.html

    回复

    2017-11-14 17:01

  • -麻吉

    版主您好,我的法国游记《从巴黎的浪漫到南法的蔚蓝(Paris暴走路线、博物馆、拍照攻略、海量美图)》写完了,游记里除了应有的签证、费用、美食等干货,更多的是路上的故事,辛辛苦苦等待拍的美图甚至我喜欢的法国拍的电影介绍,希望版主能给个精华,让更多的人看到,谢谢版主大大。
    地址:http://bbs.qyer.com/thread-2810045-1.html

    回复

    2017-08-18 13:22

  • Kenny在悉尼

    版主你好,

    http://bbs.qyer.com/thread-2780197-1.html

    我的第一篇游记【铭心五月·初探欧罗巴】法国意大利梵蒂冈希腊三万字四百图全记录
    (博物馆瑰宝、米其林法餐、爱马仕包包一个都不能少)已经发布啦!

    初探欧罗巴,从悉尼漫漫飞过整整24个小时来到欧洲,三个星期走过法国、意大利、梵蒂冈和希腊。

    全贴已完结,穷游第一篇游记,签证,交通,门票,食宿,目的地信息,博物馆藏品,购物买包攻略。。。

    一应俱全,童嫂无欺,货真价实!

    准备这次行程时看了好多大神的游记攻略,受益匪浅,于是乎我也想分享一下自己的心得和体会给后面想要去的Qyer们,因为是第一次写游记,不晓得是否符合加精要求,还请版主前往看一下,并多加指正,如果版主觉得我的游记OK的话,那就跪请加精啦,感激涕零啊~~~

    回复

    2017-07-03 19:53

  • xjjlsx

    版主你好,我7.6-7.14去莫斯科和圣彼得堡旅游。我使用的是国产酷派7266联通定制手机。这款手机到了俄罗斯,买什么电话卡可以通用,上网流量使用多,通话使用少。O(∩_∩)O谢谢了

    回复

    2017-06-14 10:29

  • Fiorelady

    版主大大好,
    我去年夏天去了北欧、英国和巴黎,这次我第二次来巴黎,上上周我在法国版里单独发把巴黎的部分发了出来,想给更多的驴友分享巴黎的美景、民宿、美食.....能否鼓励下加个精?万分感谢啦!!
    游记:巴黎,让我在白天见到你的模样!(民宿、古迹、美食、甜品、购物,一个都不能少)
    链接:http://www.qyer.com/u/66513/travel

    回复

    2017-05-13 20:25

  • jsh0609

    版主好,我的游记,图文并茂,真实感受,已一星精华,6万多阅读量,申请再加精,多谢。http://bbs.qyer.com/thread-917563-1.html

    回复

    2017-04-22 22:57

  • hellokitty_qy

    感谢版主的加“热议”支持!嘿嘿,感觉更有动力啦,我会加油,拿出更多热情回馈大家的!

    回复

    2016-10-26 17:55

  • 我自游2016

    版主,法国游,跪求加精,敬请指教,非常感谢!
    http://bbs.qyer.com/thread-2581228-1.html

    回复

    2016-08-16 13:00

  • 两宝爸爸

    法国的整理好了 求加精华 http://bbs.qyer.com/thread-978254-1.html

    回复

    2016-08-09 11:30

穷游网旅行者提供原创实用的出境游旅行指南旅行社区问答交流平台

返回顶部 扫码下载
下载穷游App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联系方式

 

0/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