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安全提示

即日起穷游网将实行手机绑定实名制,绑定手机后就可以正常使用穷游的写帖、创建行程、点评、足迹、问答等功能。

|
背景渐变

小众旅行/ 自由角度看世界 / 镜头文字记录旅途。微博:杨小白是我 微信公众号:偶遇随记

确定 取消
0%

杨小白是我 关注按钮 留言

等级:3袋长老现居:其他

最近来访

累计访问(2)

Ta的关注

0 更多
TA还没有关注对象

Ta的粉丝

752 更多

探访TA的足迹世界和旅行梦想Explore the world

  • 去过11国家35城市
TA的游记 更多 2篇游记 | 0个精华

发表在 东非地区 2018-11-13
#我要成为精华作者# 我的奇遇人生,我的完美蜜月——6天登顶乞力马扎罗+9天草原Safari
海明威在《乞力马扎罗的雪》里问,“那只猎豹爬上乞力马扎罗的最高峰是为了寻找什么呢?” 为了回答这个问题,我爬上了5895米的赤道雪山。 ———————————————————— 写在前面的话 后来我花了很长时间来回忆,最后登顶的那天夜里我都在想些什么。 我试图找寻一些独特的体验。 但我不得不承认,那一夜的所有都不像是回忆,更像是本能。 一直都在和山顶的大风做斗争,迎风的时候就把头埋进围巾里,背着风的时候就大口喘气,累了就坐下休息,休息好了就迈着因缺氧而机械的步子往上走,走啊走啊,终于到顶。 (根本不敢相信自己这张照片是在笑) 仿佛那个在5700米的Stella Point大哭的我并不是我,在稀薄的空气里,这一年来的一切、和爬山有关无关的疲惫和心酸都在那一刻随着眼泪倾泻而出,变成了我个人历史里轻松翻过的一章,浓墨重彩却又云淡风轻。 但记忆里最深刻的,却是在已经是凭着一口气爬了整整八个小时之后—— 毫无力气却还是只能坚持下撤,三步一喘息,五步一休息地走了三个小时爬过冰川,火山灰和碎石子,到达4900米的营地瘫倒在帐篷。 随便躺倒一刻钟休息,胡乱吃了一颗橘子,站起来又继续向3900米走,因为高反严重的瓜老师已经先我一步下撤。 (乞力马扎罗的雪) 那一天从出发开始,整整走了14个小时。 什么叫精疲力竭,我算是尝到了,那是真正一点儿力气都没有了。 对我来说,是真正的拼尽全力了。 (在山上遇到的唯一一个中国人,来自上海的姑娘体力太好了,全程活力无限) 一夜的休息后是不停歇地下山,穿过冰川、荒漠、大雾和森林,将来时的风景再看一遍,一切井然有序,缓慢但又匆忙,甚至来不及回味和伤感,6天没有洗澡让头发像一堆杂草,一切都向着洗澡洗澡,人的本能早已超过了对意义的追索。 所以,当我意识到自己曾经登上过乞力马扎罗顶峰的时候,已经是在塞伦盖蒂的草原上了。 一整日的舟车劳顿后,我恍恍惚惚坐在营地里,那时夜色已经深沉了,赤道草原的夜风带着凉意吹过,让我裹紧身上的披肩,抬头看星星散落在沉沉的夜空里,就像是登顶那夜前人们出发的头灯—— 那一刻,我才觉得自己和乞力马扎罗产生了某种连接,那六天与世隔绝的日子以一种我从未想过的温和却坚决地姿态进入了我的生命,像是乞力马扎罗的咖啡,醇厚的巧克力香中带着焦糖的甜,回味悠长。 (我和乞力马扎罗的雪) 想起出发前读海明威的《乞力马扎罗的雪》,在开篇,他说: "乞力马扎罗是一座海拔一万九千七百一十英尺的高山,山顶终年积雪。其西高峰叫马塞人的’鄂阿奇—鄂阿伊’,即上帝之庙殿的意思。在西高峰的近旁,有一具已经风干冻僵的豹子的尸体。豹子到这样高寒的地方来寻找什么,没有人作过解释。" 到这高寒的地方来寻找什么,到此刻坐在电脑前的我仍然说不明白。 在乞力马扎罗的那些天里,遇到的每一个人都是哲学家,他们都有很多关于登山的感悟。 有人说,登乞力马扎罗的目标是登顶,并不是比赛,按照自己的节奏走,才能走到终点。 有人说,攀登的过程中会有不适,越不适越要往前走,往前走才能重新找到新的舒适区。 有人说,去做那些让你害怕的事。 人们赋予登山很多意义,用以隐喻人生,作比岁月。 其实,内心深处,我很难承认乞力马扎罗改变了我,即便是在山顶放声大哭,但生活的问题还是只能回到生活中来解决。 但我又不得不承认乞力马扎罗改变了我—— 当你曾看过雪山顶的风景,你会觉得自己可以征服一切。 (乞力马扎罗的日出) 登顶是一个夜晚的事,但乞力马扎罗却整整想了一年半。 决定去爬乞力马扎罗是一个很偶然的决定,瓜老师在知乎上看到一个帖子,说乞力马扎罗是全世界的高山中唯一一个不需要专业训练也可以登顶的,它也拥有世界上最完整的植被,从热带雨林一直到雪顶,这是地球上任何其他山都不具备的。 接下来我开始做研究,发现乞力马扎罗的商业登山非常成熟,安全性很高,爬山的价格大概还可以承受,去坦桑尼亚的机票也不贵,于是就商量着可以趁难得的婚假去一次。 买好机票,买好装备,掏出我那几乎从没用过的登山杖,就这样,我们踏上了坦桑尼亚的土地。 (仰望山顶) 我们选择的是六天五晚的Machame路线,又叫威士忌路线,难度适中,能够看到最完整的植被带,最重要的是这是登顶概率最高的一条线,因为途中会有海拔的不断上上下下,身体很容易适应高海拔。 这条路线是从1800米位于热带雨林带的Machame Gate出发,穿过亚寒带针叶林,高山草甸、高原荒漠带最终到达雪线,每天的行程大概在五小时上下,露营地几乎都位于3000米至3900米之间,第五天夜里登顶,然后用两天下撤。 (云上的日子) 第一天穿过热带雨林带到3000米以后,云海就在我们脚下了。 云上的日子里几乎没有信号,手机除了看时间和拍照,几乎没有其他用处,山上也没有电,全程都只有两个半充电宝在硬撑,根本不敢多消耗用做其他。在这与世隔绝的环境里,时间变得纯粹起来,全身心都开始关注自己,所有的目标就是往前走,往顶上爬。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专注的缘故, 从进山开始,我觉得自己很快就被乞力马扎罗接纳了。 虽然连爬青城山都很困难,但在这里,我每天走五六个小时到达营地后还能蹦蹦跳跳,除了第四天上到4600米的Lava Tower有些呕吐外,我几乎没有任何不适。 (艰难的第四天,高山荒漠带) 与第一天夜里就因为高反不断惊醒的瓜老师相比,我觉得乞力马扎罗对我很好。 因为公园的规定,我们必须由两名向导陪伴上山,另外还有专门的厨师给我们做饭,还需要雇数名挑夫来搬行李。 在这里除了关注自己的身体情况,其他的饮食起居都不用操心,每天到达营地时帐篷已经都搭好了,到点就吃饭,吃完就睡觉。 (乞力马扎罗的背夫) 以山里的环境来说,吃的算是很不错,每天还有下午茶,我们的厨师peter还很注意营养均衡,水果蔬菜是一定能够保证的,以至于我带的VC片几乎派不上用场;睡得更好,每天不到九点就躺下迅速入睡,再也没有入睡困难症和晚睡拖延症。 山上容易多梦,整夜整夜都是梦,这四五天的梦里,几乎将过去27年生命力经过的人都见了一面,那些深深藏在心里的思念与遗憾肆无忌惮地疯狂生长。 (有茶有书,日子不错) 似乎很久没有这样的时间,短暂地与世界脱轨,没有新的信息,时间缓慢又充实,安安静静地与自己相处。 就像是偷来的日子,每一刻都只属于此刻。 其实那些所谓找到内心的自我的话似乎有些老生常谈,出发前我也曾寄希望借登山的与世隔绝去理清过去这一年多里略显混乱和迷茫的生活。 但事实上,攀登的过程中目标明确又简单,终极目标是登顶,每天的目标就是下一个营地,要做地就是坚定地不断走走走,那些日常生活中的琐碎烦恼就被抛诸脑后了,根本来不及去细想。 我喜欢上了这样的生活,除了瓜老师总觉得有点晕以外,每天的攀登都很欢乐。 (欢乐多瓜老师) 出发的时候带着欢呼雀跃,与同行的其他登山者相互打趣,say Jambo(你好),猜测他们的故事,向我们的向导Domi和Moses学习斯瓦西里语,还尝试用非洲人的方式头顶行李。 乏善可陈的徒步似乎并不枯燥,于是就会觉得登顶那天来得很快。 这是自己选的路,怎么都要走完,就算是被架着。 我们是第四天下午午四点过到达登顶前的最后一个营地的,那是4735米的Baranco营地的,每一个登山者将会在这里吃晚饭,然后做登顶前的调整。 这是登顶前的最后一顿饭,我们很有仪式感地拆了从国内背过去的懒人火锅,Moses还犹如变魔术一样掏出了一瓶可乐。 (登顶前的美味) 家乡的味道和现代文明的结晶让这顿饭变得异常珍贵,甚至治愈了瓜老师本来也不是特别严重的高反。 登顶的出发时间是在夜里的零点整,胡乱睡了几个小时的我从帐篷里出来,深夜里云海已经散去,远远地可以看见山下小镇的万家灯火,头顶是闪烁的星河,蓝色的夜幕深不见底,目之所及是已经出发的人们头灯的光芒,像是一颗颗闪耀的钻石落进岁月的长河里,缓缓流动着。 看起来今天登顶的人并不算少,头顶点亮了登顶的路线,沿着壁纸陡峭的山壁,眼看着就要融入头顶的银河了。 (在2800米的营地拍摄的银河) 刚进山的时候,我曾经问过我们的另一个向导Moses,为什么人们总是选在晚上登顶。 Moses说,因为晚上看不见路,否则人们会因为绝望就丧失勇气。他说,在登山的过程中,如果你问你的向导,还有多久到营地,还有多久登顶,他们都会告诉你almost,almost,因为希望就是到达目的地最大的动力,只有你相信你能到达,你才能到达。 我并不以为意,心想,如果我知道自己还有多远才能到达目标,我才会更有动力啊。 (在山顶上缓慢移动的我们) 那时我们的状态都很好,吃了小火锅的瓜老师觉得一点儿也不晕了,向导Domi和Moses和加入我们登顶队伍的小挑夫Baraka一起唱着乞力马扎罗的山歌就这样出发了。 看着前面已经出发的人闪烁着的头灯,信心满满。 我从来没想过自己有一天能够有幸挑战“7+2”中的一座,但从下定决心的那一刻起却几乎从来没有怀疑我们会登顶,尽管我号称的登顶训练也不过就是下班骑自行车回家。 (在山脚下) 从飞机的玄窗上第一次看到雪山,从阿鲁沙小镇前往国家公园的路上第一次看到乞力马扎罗的全貌,到翻过每一个垭口,我都在想如果登顶我和瓜老师要合影,我应该发一句什么话来纪念这独特的蜜月。 但我实在没有想到,我们竟然不是同时登顶的。 (山顶的雪) 那时我们已经爬了五个多小时了。 按照正常的速度,应该已经很靠近顶峰了,但因为一路上我的手套抗寒能力和我的体能都不如我想象的好,在高寒中手指僵硬的我不得不一再地停下来休息,停下来大口大口地喘气,而一直走在我身后强忍着高反的瓜老师也不得不一再地停下来陪我。 在5500米的时候瓜老师第一次对我提出下撤的建议,我怎么可能同意呢,山顶就在眼前了。 他说:你陪我走到这里已经很好了,不要逞强,你的手指都变色了。我觉得他一定是高反搞晕了脑袋,“这是我自己的决定,我也想来爬这座山,我一定要登顶。” 后来瓜老师形容我这话的时候状态像撒泼,其实我很清醒,只是我太焦急了,我跨越千山万水来到这里,就是要登顶的。 (5700米的日出) 我真是没想到登顶这么难。 六点半的时候我总算是感觉暖和一些,原来太阳终于快要跃出地平线了,终于能够看清周围的环境,原来我们早已在雪线之上了,Moses指着不远处的不是很清晰的人头对我说,你看!那就是Stella Point,你离峰顶不到50米了。 但我真的是走不动了,第一次深刻地体会到,小学生作文里说“双腿犹如灌了铅一样”是诚不欺我。 真的走不动了,我坐在地上不肯起来。陪我们上山的服务生Baraka抓住我的手,使劲把我往上拽,他的英语不好,但隔着厚厚的手套我能感到他紧紧地攥着我的手,像是要把自己的力量传递给我;透过登山墨镜,他的眼神全是鼓励,那一刻我有说不出的感动,咬牙切齿地挪动脚步,终于被Baraka“拖”上了山顶。 (拖着我的baraca) 到达Stella Point,我甚至来不及和路牌合一张影,一屁股坐在地上,眼泪忍不住地往下流。 我甚至还没想清楚自己为什么而哭,向导Domi赶紧制止我,在这海拔5700米的地方,哭容易引起高反。 于是只能赶紧擦干眼泪,喝完姜茶,我和瓜老师决定继续挑战最高点5895米的Uhuru Peak。 从stella point到Uhuru peak布满了冰和细碎的火山石,这样我们的行动更慢了,我几乎是走五步就要坐下来休息一下,而这时候的瓜老师高反更严重了。 向导很严肃地问我们要不要考虑放弃,我们评估了一下自身的情况,还是不想放弃,于是决定由Domi和Baraca带着有高反但同样也有体力的瓜老师先走,Moses陪没有高反但也没有体力的我走。 (即将分开之前) 等我再见到瓜老师的时候,距离Uhuru Peak的牌子还有不到50米,他已经到达那里开始往回走了。那时我扶着赤道的雪站立都很困难。 看到他登顶,我实在想放弃了,就对Moses说,我就站在这里远远地和Uhuru Peak的牌子合个影吧,是他决定来这里的,他的梦想已经完成了,我也不想爬了。 Moses甚至不等我说完,就对我说:“Yang,你来到这里是为了你自己,不是为了男人,是你自己选择地要登山乞力马扎罗。” 听他这么说,即便是大脑缺氧我也感觉到了自己的羞愧,是的,这是我自己的决定,我要完成它。 所以,比起在stella Point情绪的极大波动,当我连滚带爬到达乞力马扎罗的最高点Uhuru Peak的时候,心里非常平静,只是在拍照留念的时候,嘴边的笑容完全抑制不住—— 我做到了!做到了!做到了! (一览众山小,远处的梅鲁雪山太小啦) 但也没办法高兴得太早,上山容易下山难,回撤的路比上山更难,我几乎是往下滑十米就要休息一会,几乎是被向导架着回到营地的。 那时已经日头高悬,山友们几乎已经都下山了,山里空空荡荡的,安静的不得了,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浮现出我高中时第一次跟我妈讨论我有没有可能有一天会走完安娜普尔纳环线的场景,心里不由得自嘲,看来这辈子还是最喜欢自驾。 ——那时我还不懂得登顶乞力马扎罗对我的意义。 世界上很多事本没有意义,但当你需要的时候,他们就会有独特的意义。 可能是因为当你关注一件事,就会得到更多的信息,下山以后,我突然发现与登山和户外相关的消息在我的视野里突然多了起来。 那天一个人在家安静地看完《奇遇人生》的第三集,窦骁爬上了大洋洲的最高峰查亚峰,说起登山的感悟,他说: “在山下的时候,我们都是往外看。登山的过程中非常艰苦,在这种艰苦之中,实际上你在一步步朝内走。站在山顶的时候,人的心是往里看的。” (Baraca拖着我在山顶走) 我突然想起,从乌璐鲁峰回撤的时候,我在山顶的雪地里遇到一个盲人大叔,他的向导拉着他的手一点点走。 他听到我们的声音,于是停下来问我们,还有多远,他说,他的向导总是骗他,总是说还有十分钟,还有十分钟,他已经走了不知道多少个十分钟了,他想要放弃了。 我还没来得及搭话,我的向导Moses突然提高声音对他说,你要相信你的向导,他陪你走到这里并不是为了骗你,想一想你为了走到这里已经走了的那么多天,想一想你为了到达这里经历过什么,想一想你为什么要来这里,还有这么近了! 盲人大叔停顿了一下,默默地又摸索着拉起向导的手,一步步地向前走去。 第二天我在下山的路上见到他,他也如同登顶那日一样,拉着向导的手一点点向山下走去。 我知道,他一定做到了。 可是一个盲人为什么要登上山顶呢? 走到山顶并不是为了看这一路的风景,甚至并不是为了这山顶,此时此刻,山顶的景色乏善可陈,黑色的土地和白色的雪,这一切并不是你来到这里的原因。 你是为了自己而来,在这艰苦里探索自己的极限,试探自己,锻炼自己,是为了回到琐碎的生活里,遇到那些不想面对的事情的时候,也能对自己说,我是曾经登上过山顶的人,这点问题不算什么。 登顶的黑夜里,我脑海中不由自主地总是想起《圣经》里的一句话—— “你们要进窄门。因为引到灭亡,那门是宽的,路是大的,进去的人也多;引到永生,那门是窄的,路是小的,找着的人也少”。 (行走途中的大雾) 我终于懂得自己为什么会在Stella Point痛哭,是喜悦,是宣泄,是不容易—— 但更多的是与自己达成和解,这是我选择的路,即便是走过峭壁,走过大雾,走过大风,走过缺氧,走过黑暗,终有一日能走到自己想去的地方。 (终生难忘的乞力马扎罗) —————————— 长文码字中—— 先占坑,更新一下整体的感受,再继续更新详细攻略。 欢迎大家提问~ 也可以关注我的公众号 偶遇随记
755 15

发表在 以色列 2017-10-26
去往世界中心- 以色列八日自驾行程指北
选择去以色列是意料之外也是情理之中,一直非常非常想去,而且常规的目的地在国庆期间的航班都贵得离谱,所以看到飞特拉维夫的机票价格还算合理,就下手了。 一般来说时间充裕的话都会选择将以色列和约旦打包在一起玩,但我们行程时间有限,就仅仅体验了以色列的风貌。 满打满算的八天时间也是匆匆忙忙, 有很多地方未及细细品味,南部的红海也就未踏足了。 即便如此,这短短的八天每一天似乎都不一样,旅途的体验也是少有的丰富和满足,没有辜负我在旅途前盲目的激动和期盼。 虽然这里并未真正流淌着真正的牛奶与蜜,但这一次的旅途也让我真正体验到为何全世界都为这块应许之地大动干戈了。 走完全程,感慨万千,汇成一句话,就是: 平等自由真好,愿世界和平。 --------------------------- (先来一张我们的行程镇楼) -------------------------------------------- Day 1 上海- 香港-特拉维夫 以色列全国只有一个国际机场就是特拉维夫的本古里安国际机场,几乎所有的国际航班都是降落在这里的。 目前国内只有上海、北京可以直飞特拉维夫,但十一期间直飞的价格实在是咂舌,我们就选择了国泰的香港中转,价格不算便宜(6300元),但也能够接受。 也有小伙伴选择明斯克中转,感觉有点酷。 (从飞机上俯瞰特拉维夫平直的海岸线) 香港-特拉维夫段有些延误,到达的时间是当地时间早上八点过,有五小时时差。 入关的检查虽然慢,但并不严格,可能因为我们护照上没有什么阿拉伯国家,所以只问了来以色列干嘛就放我们过了(据说如果护照上有马来西亚签证的话,请至少准备两小时来过关)。 从机场到特拉维夫市中心的距离大概是30多分钟车程,到耶路撒冷古城的车程大约是一小时,所以我们选择了在机场提车直接前往耶路撒冷。 从机场到耶路撒冷是行驶在以色列的一号公路,有点小堵,没想到到了耶路撒冷的交通状况更糟糕,交通状况似乎还停留在耶稣时代。 (耶路撒冷的街头,守卫和路人) 我们的酒店在老城的雅法门旁边,老城内很难停车,于是只能把车停在雅法门外Mamila的购物中心,48谢克尔一天。 必须要说明的是离开耶路撒冷之后我们就再也没有付过停车费,之后都是随便停在路边,就是停车位都非常令人捉急,全靠团友顾老师的牛逼停车技才能顺利走完全程。 Day 2-3 耶路撒冷 我们在耶路撒冷的旅程整个安排得并不是井井有条,感觉有点走到哪里算哪里的感觉,最后回过头发现也几乎没有错过什么。 实际上耶路撒冷的游览至少需要安排三天(含伯利恒),我们还是很匆忙,不过零零散散的两天多时间里老城的点点滴滴也都饶有趣味。 (恍惚间仿佛穿越的老巷) 整个耶路撒冷老城非常小,就算是徒步穿过整个老城也不过就最多二十分钟。(圣墓教堂里祈祷的人们) 从雅法门走进去很近就到了圣墓教堂,然后沿着耶稣最后受难的苦路(Via Dolorosa)一路逆行到Lion's Gate(狮门),然后溜达到金门(Golden Gate)可以偶遇十字军的墓,还可以眺望橄榄山上十五万先知的墓葬群(虽然信仰不同,但大家都葬在这里,因为传说弥撒亚的复活就是从这里开始的)。 (橄榄山上十五万犹太先知的墓) 虽然穆斯林区的口碑不太好,但实际上在这里的闲逛也并不觉得危险,这里和喀什老城有着异曲同工之妙,生活的烟火气扑面而来,空气中氤氲着各种神奇的香料味,不管是老人小孩还是少女,会很热情地跟你打招呼,如果回应他们,他们会露出非常开心的笑容。 (路边笑着与我们打招呼的阿拉伯老人) 就这样一路晃到了大马士革门。这里有一个在道路上发展起来的市场,商贩们高声吆喝,穿着罩袍的巴穆斯林妇女蹲在路中间兜售各种蔬菜或药材,穆斯林少女从人群中穿过,以色列警察拿着警棍站在路旁表情严肃。 混乱,拥挤却又是某种隐隐的和谐。 (大马士革门前的市集) 而去新城的Mamila购物区吃晚饭,那又是完全不同的耶路撒冷。 如果不是有正装的犹太人在购物区的街角祈祷,我恍惚间以为回到了上海的奥特莱斯,装饰得颇有设计感的店铺里还有带高帽子的犹太人在挑选商品,世俗的诱惑和宗教的禁欲感微妙地碰撞,感觉有种难以描述的奇妙感。 一定要推荐一个耶路撒冷看日出的好地方,在Zion Gate(锡安门)停车场的一个高地上。 (等待日出) 早上六点半过来,可以看到太阳从橄榄山的背后升起,一点点地照亮锡安山外的层层叠叠的民居,有车沿着城外的大街驶向Dung Gate(粪厂门),就像是一点点微光慢慢地汇聚向古城,像人类不同却无法动摇的信仰,他们在这里交汇。 耶路撒冷的名字,就是传奇。 (犹太人穿过犹太区的小巷) 从雅法门出发去往西墙,会穿过亚美尼亚区和犹太区。 与穆斯林区完全不同,这一区非常整洁,当然犹太人的距离感也非常明显,他们不仅不会主动打招呼,如果看到你在拍照的话也会做出明显拒绝的手势。 西墙其实是非常短的一段,上面就是圣殿山,圣殿山的入口通道就在西墙旁边的不远处。 (西墙前祷告的人们) 我们预约了早上九点的西墙隧道游览。 (预约地址:www.thekotel.org 我们是提前了一个月预约的,可选的时间也是非常有限了,所以建议尽量早地预约,英文导游,价格是35NIS/人)。 进入隧道就进入了尘封的历史,这里不仅有第二圣殿时期的遗迹,最重要的是会经过犹太人的Holy of Holies(至圣所),这是犹太人在世间的最神圣之处,虔诚的犹太教徒们在这里祷告,而我们却只能似懂非懂地触摸历史。 历史虽然宏伟,但如今也只剩这些石块任人凭吊,但幸运地是我们遇到了一个很棒的导游,诙谐幽默的讲解也不乏怀古的忧思( 戳这里→看导游讲解中的一个小故事 )。 (远眺西墙和清真寺) 走出西墙隧道又回到了苦路,弯弯绕绕回到西墙广场,赶在圣殿山11点午休之前去拜访默罕默德的登霄之处金顶清真寺。 这里只能看到外景,非穆斯林不能进入,安检非常严格,会一页页翻看你包里的纸,和其他宗教有关的内容均不能带入。 (金顶清真寺前的穆斯林少女造型) 尤其需要注意的是:拜访耶路撒冷的穆斯林宗教场所,女性都需要严严实实地遮盖住自己,穿盖过脚踝的长裤/长裙,再备一条长纱巾非常必要,否则租一条破布的价格大约是50人民币。 (中间一条线就是隔离墙) 另外橄榄山绝对是耶路撒冷最推荐的景点,山顶的升天教堂是个医院,从院子的后面还可以看到远处的巴勒斯坦和长长的隔离墙。 (橄榄山远眺耶路撒冷) 当然这里最重要的是可以看到耶路撒冷的全景。游览时间早晚更佳,早上可以看到阳光染红耶路撒冷,暮色四合时老城的灯火初燃 ——除了说这是我去过的最酷的城市,其他的我也不知道要怎么表达了。 (圣墓教堂内的教徒和游客) 新城市中心的马耶胡达市场的涂鸦很赞,雅法大街歌舞升平,展览死海古卷的以色列国家博物馆门票非常不便宜,或许去大屠杀博物馆会更值得一些(言外之意就是我们错过啦!)。 Day 4 伯利恒-死海 如果不想拜访其他巴勒斯坦城市,只是想感受一下约旦河西岸的氛围,那么在伯利恒花上半天的时间就足够了。 这里有两个主要景点一个是圣诞教堂,一个是巴以隔离墙 (但我觉得从圣诞教堂走到隔离墙的这30分钟,才是体验伯利恒最棒的地方)。 (检查站,提醒以色列居民不能进入) 在Google Map上定位Check Point 300(或者从大马士革门搭乘公交),开车过去停在路边再步行穿过边境就到达伯利恒了。 (不知道为什么检查站居然连护照都没有看,感觉就像随便过了一个门,回程的时候有安检,但也没看护照,可能是因为东亚人看起来就比较无害) 过了检查点,就有一大堆的黑车司机围上来。 有一个年轻小伙一直跟着我们,让我们搭他的车,还恐吓我们说再往前走就是军事禁区了,要不是会被塔楼上的狙击手突突,要不然就会踩到地雷被boomboom了 ——骗谁呢!现在的隔离墙上早就没有狙击手了吧!谁还没做过攻略咋地! (隔离墙) 这么淡定的原因主要是我前一天在酒店跟前台小哥问了问情况,说巴勒斯坦有两种出租车,一种是纯黄色的,就是这种在检查站门口停着的私人出租车,价格不菲,还有一种是黄色的出租车上有黑色标识的,这种算是正规的出租车。 (前面这一辆是黑黄相间的公共出租车,后一辆全黄的就是黑车。) 根据前一天的情报,我们鼓起勇气摆脱黑车司机的骚扰,在路上扬找了正规运营的黄黑相间的出租车,从检查点打车到主诞教堂一共15NIS,在教堂里排队遇到一个同胞,他们选择了检查站附近的小黑车,价格是180谢尔克两小时参观隔离墙和圣诞教堂,上车后司机会提出带你看一段特别的隔离墙再加30谢,其实也没什么特别的。 感觉自己赚翻啦!! (圣诞教堂的大门) 圣诞教堂的进门是个非常非常矮的谦卑之门,里面也在大修,修了得有三四年了,搞得教堂里面非常狭窄拥挤,再加上大家进教堂都是为了到教堂地下室去看那个耶稣诞生的马槽,还有传说中的伯利恒星洞,所以里面排队非常严重 ,如果再像我们一样遇到教会的仪式,排个一个小时是非常正常的。 (伯利恒星洞,就是耶稣出生时出现的有十四个角的星星。) 出了教堂就是一个集市,据说这里有伯利恒唯一的一家星巴克(感觉是假的),还有唯一一家肯德基,但我们还是选择了吃当地的烤鸡。 (戳这里 看我们在伯利恒遇到的神奇的出租车司机和纪念品店老板) (伯利恒街景) 在当地人的建议下,我们吃完烤鸡沿着当地的主要干道一路走,从主诞教堂大概走了半小时就就到达隔离墙,又沿着隔离墙走走停停细细看了半天,意犹未尽地穿过检查站回到了以色列的耶路撒冷。 (橄榄树与隔离墙) 伯利恒的安静友好让我们感动,巴以隔离墙freestyle的冲击也让我们记忆犹新,四位团友均投票选择伯利恒为本次旅行的最佳目的地。 Day 5 死海 从耶路撒冷开车到死海大约两小时左右,沿着约旦河西岸的隔离墙一直开,再后来沿途都是荒漠景观,还有大片大片的枣椰林,体感也是非常缺水(水是战略资源!)。 (远眺死海) 一路上海拔也是不断下降,慢慢低于海平面,驶向地球的肚脐——这种感觉很明显,毕竟耳朵会有明显的生理上的不适。 (啊 海平线) 作为度假胜地,死海的酒店非常贵,尤其是以色列境内的。 如果想选择那种有酒店私家海滩的度假酒店,日均大约4000块一个房间,两晚起订,实在不是我们消费的水准,所以最后还是订了一家死海附近悬崖上的营地。 (营地里的野羚羊) 虽然价格亲民,晚餐难吃,但营地非常值得一个好评! 有很多野羚羊来造访,站在悬崖上正对死海,面朝约旦,是看日出的最佳位置。 (死海日出) 住在营地的那天晚上还是中秋节,虽然有时差,但看着又大又圆的月亮从海上升起来,那一刻“海上升明月,天涯共此时”的感觉非常强烈。 (死海的中秋月) 来死海什么都可以不做,但必须要去漂浮。 与其他湖啊海啊什么的不同,死海不是随便找一个岸边就能下去的。我们试图把车停在一个很靠近湖边的地方,但又往里走了二十多分钟发现离岸边还是很有距离的,所以只能放弃。 会做生意的以色列人把能够下水的地方都圈起来了,一般来说南边Ein Gedi附近的海滩是开发得最完善的,还有“世界上的最低点”这一噱头,但价格也比较高。 于是我们在酒店老板的推荐下到了北部的Kalia Beach(反正在哪儿漂不是漂呢),35NIS一个人,报酒店的名字还打了七折,这里还有全世界海拔最低的酒吧。 据说死海岸边非常晒,于是我们选择了夕阳快下山的时候去,冷热适中,很舒服。 事实上,死海漂浮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水不够深的地方浮不起来,往深处走需要深一脚浅一脚地前进,因为死海泥的缘故死海底部并不是平整的,非常容易摔跤和划伤,再呛一口水,真是非常辣眼睛。 死海漂浮可以说是新奇有余,欢乐更多,但体验不佳。 (死海里漂浮的我) 另外由于我们四人小团中有两个人对攀登充满了兴趣,所以我们居然在烈日炎炎下组织了一次荒漠Hiking——是在死海中部的Masada。 这里是公元前一世纪希律王建造的宫殿,当初犹太人借助希律王宫和周围的帐篷、防御工事成功的抵御了迄今时间最长的、著名的“罗马围攻”,后来马萨达陷落,一千犹太人在这里自杀。 (蛇形小道~) 我们走的是这里著名的蛇形小道,攀爬时间大概一小时(当然,你也可以付74NIS坐缆车往返)。 虽然时间不长,但太阳真的是太毒了,而且严重缺水,这一个小时的上山真是挑战极限,所以我们在努力爬上来之后,又补了56NIS坐缆车下山了。 (马萨达山顶看到的死海) 不过山上的景色非常值得,眺望远处,湛蓝的死海镶嵌在沙漠之中,远处是红褐色的荒凉的山,根本不像是地球应该有的景色。 (我本人) Day6 拿撒勒-戈兰高地-加利利湖 突如其来的Hiking打乱了我们的计划,所以中途的绿洲我们也就放弃了,直接到达了拿撒勒,行程也不得不滞后,但群组里的两位男士感到非常开心激动肾上腺飙升,于是我和董小姐也只能表示“值啊!” (天使报喜堂内景) 虽然是圣母玛利亚和圣约瑟夫的故乡,并且耶稣在这里生活了三十年,从这里开始传播福音,但拿撒勒真的是一个非常小的城市,老城里唯一的景点是两个教堂——天使报喜堂和希腊正教报喜堂。 (天使报喜堂) 天使报喜堂声名在外,建立在天使报喜石窟上的新式教堂被认为圣母玛利亚的故居,门口的庭院里有各个国家送来的圣母像,被团友顾老师认为是“全程最值得细细体味的景点。” (在天使报喜堂的庭廊里) 与死海附近的景色完全不同,以色列北部加利利地区水草丰盛,也盛产葡萄,虽然现代葡萄酒业将以色列葡萄酒划为“新世界”,但其实这里的酿酒业已经有很长的历史了。 我们预约了这里最著名的Golan Heights Winery(预约网址:www.golanwines.co.il,必须要预约否则不接待)的一个tour,20NIS一个人(含酒庄导览和品尝3-4种酒),如果还想再饮,是10NIS再饮三杯。 实在是太好喝了!性价比太高了!于是在酒庄待的时间又超长了…… (格兰高地酒庄的酒) 结果就是我们是微醺着地爬上了以色列和叙利亚边境的(去往此处要在Google Map上设定“Anan Cafe”)。 从酒庄到边境的车很少,旁边还停着几辆坦克,搞得大家都有点小紧张,像是要去什么战区一样(后来董小姐表示如果不是因为喝多了睡着了,她是绝无可能爬上戈兰高地的,于是我们将酒庄-高地的行程命名为“酒壮怂人胆之行”)。 毕竟在过去的几十年里戈兰高地一直是以色列和叙利亚争夺的焦点,直到1981年以色列单方面占领了戈兰高地,并在叙以之间建立了20公里的缓冲区,也就是说,从这里到大马士革只有60公里,天气好的时候甚至可以看到大马士革的轮廓。 但此刻,这里驻扎着联合国脱离接触观察员,和人声鼎沸的游客们。 (Go!大马士革!) 吹着戈兰高地的风,远眺叙利亚,大马士革悠远的文化还在眼前,而如今那里却是内战不断,不知道这里是不是我此生离她最近的地方了。 不知道为什么,我对战争非常着迷,小时候还梦想做战地记者。 而眼前依然被战争阴云笼罩的叙利亚似乎与想象中不同,这里没有硝烟没有战火,一马平川,阳光下村庄安宁,但站在这里的心情却无比的复杂,这里无数次被坦克碾压被战火侵袭被鲜血染红,这些也都如同眼前一样,曾发生在这阳光之下。 (黑门山,远远地看叙利亚) 不仅我,团友们的感受也大体相同,在大家的“Amazing Moments List”上,此处纷纷上榜。 怀古伤今造成的结果是错过了加利利湖旁边的迦百农和也错过了约旦河的YARDENIT(也就是传说中的耶稣受洗处),只赶在关门前去了塔布加拜访了五饼二鱼堂,建造在五世纪拜占庭教堂旧址上的这座教堂是为了纪念耶稣用五个饼和两条鱼救了5000名信众的故事。 不过比起这座乏善可陈的教堂,倒是旁边掩映在绿树中的小小的彼得献心堂更可爱一些,小巧的教堂伫立加利利湖畔,可以轻松地下水,还能收获一些贝壳。 (站在彼得献心堂旁边的董小姐) 这是心情非常跌宕起伏的一天,景观带给我们的心境体验变化莫测。 Day7 海法-阿卡-凯撒利亚 在以色列的每一天都是不一样的。 昨天还是山村风景,今日的海法就是完美的海滨景观,整座城市坐落在海边的山上,铺陈开来,有种错落有致的美感。 巴哈伊教的圣殿巴哈伊花园正对着本古里安大街,恢弘无比。 (夜晚的巴哈伊花园) 因为顾老师喜欢园艺,瓜老师热爱十字军,为了节省时间我们决定分头行动,顾老师和董小姐去爬巴哈伊花园,我和瓜老师开车去距离海法车程30分钟以外的阿卡古城。 这座始建于腓尼基时代的城市是十字军东征最后的据点,也是瓜老师曾在《刺客信条》里爬过的城市,他必须要去来一发信仰之跃。 (中二的瓜老师) 虽然完成了中二的愿望,但实事求是地讲阿卡的旅行体验可以说是全程最差了—— 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这里所有的付费景点都不!值!得!去! 最佳的体验方式就是沿着城墙和大海绕城一周,感受地中海风里这座带着土耳其风情的永恒的城市。当然,最重要的是小心地上狗屎。 (有人在阿卡的城墙边跳水) 相比之下,顾老师二人花了几个小时细细品味的巴哈伊花园就好评如潮了。 中午坐在餐桌上,顾老师和董小姐滔滔不绝地跟我们讲述了这座花园挥金如土的的布置,包括从水处理的角度看这里后期花钱如流水的维护,还有一步一景的设计让人瞠目结舌,不禁感慨“真是贫穷限制了我的想象”。 (啊哈哈哈还好最后爬上山顶看了看巴哈伊花园的全景) 现在回过头来想想,还是应该多花些时间在海法,慢慢感受这里美妙的海滨风光,欢乐热情又缓慢的城市氛围,应该晚上在街头喝杯小酒,清晨漫步在这里的小巷,感受中东土地上难得的松弛与和平。 (凯撒里亚的海边) 毕竟如果你不是像我这样的废墟爱好者,你很难对凯撒利亚燃起什么热情,特别是去过古罗马的遗迹,这里的残垣断壁似乎就显得有些小家子气了。尽管这里是《圣经-使徒行传》的起点,而如今只剩下这面海而居的石块了。 Day 8-9 特拉维夫 作为以色列的第二大城市,特拉维夫带着意大利的懒散和美国的粗狂,而我们也在这里正式结束了应接不暇的丰富旅途进入了度假模式。 (雅法老城里射手座的路牌) 在雅法古城被这座全世界最古老的城市里寻找小清新十足的十二星座路牌,或者坐在喧嚣的卡梅尔市场旁喝一杯咖啡吃一顿Brunch,都是打开这座城市的正确方式。 (卡梅尔市场旁) 但最佳的体验依然是将一切时间消磨在湛蓝的海边—— 毕竟六块腹肌的少年和凹凸有致的小麦色少女才是最大的正义。 (特拉维夫海边,地中海的日落) 如果一定要有什么建议的话,那就是:千万别开车去雅法老城,找停车位分分钟找到你怀疑人生!! —————————————————— 先占坑,更新一下整体的感受,再继续更新详细攻略。 欢迎大家提问~ 也可以关注我的公众号 偶遇随记
871 5
TA的biu 更多
  • 新西兰必游!霍比屯闲逛~ 位于新西兰北岛的小镇马塔马塔西南郊,从奥克兰出发车程大

    15 277
  • 新西兰超小众酒庄探店 从wanaka 瓦纳卡出来,前往南岛水果小镇克伦威尔附近有

    10 245
  • 夏日游园 宁波天一阁 天一阁取 天一生水之意 于浙江省宁波市海曙区,是中国现存最

    3 76
TA的照片 更多 0个相册 | 401张照片
留言板

0 / 500 字

穷游网旅行者提供原创实用的出境游旅行指南旅行社区问答交流平台

返回顶部 扫码下载
下载穷游App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联系方式

 

0/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