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安全提示

即日起穷游网将实行手机绑定实名制,绑定手机后就可以正常使用穷游的写帖、创建行程、点评、足迹、问答等功能。

|
背景渐变

0%

zmyang 关注按钮 留言

等级:4袋长老

最近来访

累计访问(49)

Ta的关注

0 更多
TA还没有关注对象

Ta的粉丝

1 更多

探访TA的足迹世界和旅行梦想Explore the world

  • 去过0国家0城市

TA还没有踩下足迹!

TA的游记 更多 4篇游记 | 3个精华

发表在 意大利/梵蒂冈/圣马力诺/马耳他 2008-12-24
西西里风情
原文发布在我的space上,欢迎大家访问 zmyang.spaces.live.com 如果需要行程,可以发邮件向我索取 zmyang@hotmail.com 西西里这篇游记拖了很久了。我是六月去的,到现在已经半年了。这半年里,遇到了许多不顺,每当心情焦虑时,我便打开photoshop,处理几张在西西里拍的照片。回顾那一幅幅纯净明亮的画面,我的心情立即舒畅开来。特别是当金融危机把我们这个恶心的世界搅的更恶心的时候,我愈发怀念起桃花岛上那简单而美好的生活。 去之前,我对西西里的了解多半都是从电影中得来。看《碧海蓝天》 (The Big Blue),我知道那里有无与伦比的美景;看《玛莲娜》 (Malena,中文又译《西西里的美丽传说》),我知道那里有风情万种的佳人;看《天堂电影院》(Cinema Paradiso),我知道那里的人有情;看《教父》 (The Godfather),我知道那里的人有义。关于西西里的电影看的越多,就越觉得那里神秘,越想去一睹她的真容。 (Taormina 陶米娜——电影《碧海蓝天》的外景地) 意大利人说:“上帝先造了西西里,再仿西西里造了伊甸园。”短短的一周,我在这个美丽的海岛上穿行,无时无刻不在慨叹造物主的神来之手。难忘Palermo 喧嚣的夜市,Cefalu 午后的涛声,Castelbuono 苍凉的孤堡,Taormina悬崖上的剧院,Siracusa 美味的海鲜大餐,Noto 被夕阳涂成蜜色的教堂,Caltagirone 长长的青瓷台阶,还有Piazza Armerina 夜里那一盏盏昏黄的街灯……最后,我的回忆还要留给巍峨的Etna火山和永远迷人的地中海,是这一山一海孕育了岛上其它一切奇观。 自古红颜多祸水。Malena不就是因为长得太美了才遭受了那么多苦难嘛?美丽的西西里岛也有同样不幸的遭遇。历史上,欧洲列强们无不对她垂涎三尺,谁都想占有她。希腊人最先来到这里,设立殖民地,修神殿,建剧场。柏拉图也曾三次来这里实验他的理想国,但都没有成功。接着是罗马人。阿基米德发明的“高科技”武器没能抵御住罗马人的进攻,他自己也惨死在了罗马士兵的刀下。罗马人最终如愿以偿地把西西里纳入其版图,并把它设为罗马帝国的第一个行省。西西里在当时号称罗马的粮仓,其肥沃程度可见一般。后来阿拉伯人、诺曼人相继统治这里,其中诺曼人实施开明、先进的制度,把西西里岛带入了她的鼎盛时期。当时西西里首府Palermo的人口比罗马的还多;诺曼人单在Palermo一个城市征到的税就超过了整个英格兰。此后波旁王朝也在这里统治了好几个世纪,并把这里打造成了晚期巴洛克艺术的中心。直到上世纪初,黑手党成为这一长串征服者名单上的最后一个。 西西里是一个住着天使也住着魔鬼的地方。要知道 mafia 这个词就是从西西里来的,它原来专指西西里的黑手党,现在则泛 指世界上任何地方的黑社会组织。出于好奇,我最后一天专门驱车前往黑手党的老巢,一个叫 Corleone 的小镇。喜欢《教父》的人应该记得,教父的姓就是Corleone,原因是当年他从西西里移民到美国的时候,海关的人误把他的籍贯当作他的名字给记下来了。更有意思的是,后来人们发现 Al Pacino 的祖上还真是从 Coreleone 移民到美国去的。这个小镇曾经黑手党云集,直到两年前被称为Boss of bosses 的 Bernardo Provenzano 在这里被抓住以后,小镇才得以恢复安宁。不用指望今天还能在 Coreloene 的街头看到那些外表衣冠楚楚其实心狠手辣的黑手党了,但有一个Anti-mafia Museum 却是值得一看。其实黑手党在它早期的时候,有点梁山好汉的味道,也是为了反抗统治者的暴政才揭竿而起的。只是后来蜕变了,自己也盘剥百姓起来。西西里人民是勇敢的,他们从未停止过斗争。在他们坚持不懈的努力下,今天黑手党在西西里的势力已经大不如昨了。相比之下,意大利的另一个黑手党,那不勒斯的 Camorra,势力却在不断壮大。直到最近那部同名电影上映以后,才引起人们越来越多的关注。 西西里是一个战乱的漩涡,也是一个文化的熔炉。天主、东正、伊斯兰三大宗教曾在这里和睦相处好几个世纪。诺曼,拜占庭,巴洛克,不同年代、不同风格的建筑亦在这里相邻成趣。再说吃的吧,阿拉伯人从南边带来各种香料,还提来一大篮子柑橘、柠檬、开心果,诺曼人则从北边带来了各种肉食,再配上当地的面和海鲜,难怪西西里被称为上帝的厨房。 (西西里最有名的甜点——Cannoli) 由于有Etna火山,西西里自古以来就盛产硫磺,其土壤也因为火山灰的原因而极为肥沃。西西里古代是地中海上重要的航运枢纽,并有丰富的渔业资源。然而纷飞的战火,还有1693年那场大地震,都屡次把西西里的财富毁之殆尽。到了近代,官员腐败、黑社会当道,一颗颗毒瘤把西西里彻底推向了深渊。20世纪初叶,成千上万西西里人背井离乡,移民去了美国。1944年西西里甚至申请成为美国的第51个自治州。今天,西西里仍旧是意大利经济最落后、失业率最高的省份。西西里的道路交通又乱又差,房屋要么破旧不堪,要么早已被荒弃了。你无法相信这还是西欧,中国某些小城市可能都比这里要发达。最近几年,腐败和黑社会的问题在一定程度上得到了抑制,另外人们又在西西里发现了石油和天然气,这或许是西西里复兴的一个契机。 (欧洲最高的火山——Etna) 可是在我这样一个游客的眼中,西西里的颓废,正好构成了她独特的美感。到西西里,你感觉像进入了一部 Giuseppe Tornatore 的电影,略微褪色的胶片,低缓的音乐,这是一开始就有的淡淡的压抑。落寞的建筑,斑驳的砖墙,每一个布景都叩击着你我怀旧的心弦。一群孩子骑着单车在狭窄的巷子里追逐。一对恋人骑着一辆红色的 Vespa 在海边兜风。一位老人,开着一辆黑色的FIAT 500,缓缓轧过教堂前的广场。而我则一个人坐在海边的堤岸上, 呼吸着炙热而湿润的空气,听涛声为岁月打着节拍,想念起那些多年不见的朋友。 (Palazzo Adriano 电影《天堂电影院》的主外景地) (Siracusa——Archimedes 阿基米德的故乡。还记得这个广场嘛,它是电影《西西里的美丽传说》的外景之一:战争结束了,Malena 被一群女人煽着耳光推搡着来到广场中央,女人们疯狂地撕扯着玛莲娜的衣服,疯狂地用剪刀剪断她的头发,疯狂地用最肮脏的语言谩骂着她,她像一只可怜的绵羊,没有任何招架之力,而那些男人们,那些曾经趋之若骛的男人们,在满足了贪婪的欲望之后,他们所有的也就只剩下袖手旁观了……) 千百年来,统治这里的人换了一批又一批,但这里的生活节奏似乎从未被打乱过。只要你适应了这种慢半拍的节奏,你便很容易在这里得到快乐。不到下午两点,几乎没有人会吃午饭,而晚餐则至少要等到九点以后。每天下午一点半左右,店铺统统关门,大家都赶回家吃午饭。这时候,交通会突然陷入瘫痪。而在随后的几分钟里,街道又迅速沉寂下来,空荡荡的看不到一个人影。这是每天 la siesta(午休)的时间。整个城市死一般的肃静,感觉像生化危机里的鬼城。只有我一个人还在街上闲逛,一阵风吹过,摇动没有固定好的门窗,发出吱吱呀呀的声音,回荡在巷子里。 下午四五点的时候,小镇开始复苏。老人们最先醒,他们把板凳搬到巷子里,排成一排坐下来聊天。大婶们则到阳台上去,收起遮阳的帘帐和晒干了的衣服,不一会,她们在空中也聊开了。其他人也慢慢醒过来。大约六七点的时候,不分男女老少,人们都会走出家门,像例行公事似的去街上散步。这是每天 la passeggiata (散步)的时间。刚才还寂寥无人的街巷顿时变得人声鼎沸。很多中年或老年的男人,来到一个貌似老年人活动中心的地方,读报、打牌、抽烟。女人们则坐在家门口,一边为晚饭削几个土豆、胡萝卜,一边看着小孩们在广场上玩耍。 世世代代生活在这样的小镇上,人们互相都认识,只有我是外乡来的陌生人。当我拿着大相机,背着登山包,穿过小镇广场的时候,我感觉一双双眼睛都在盯着我,上上下下打量着我这个不速之客。人们闲聊的声音越来越细直到没有,商店里面的人会走到店门口来,老人会带上眼睛,小孩会偷偷地跟在我身后。我感觉有些尴尬,于是赶紧对大家说 « Buongiorno! » 再配上一个大大的微笑,顿时,紧张的气氛消失了。他们也都纷纷笑着对我说“你好”,甚至还亲切地和我攀谈起来。 (Cefalù——电影《天堂电影院》的外景之一) 入夜以后,被炙烤了一天的小城终于凉爽下来。年轻人出来活动了,这标志着小城的彻底复活。不一会儿,街道上便充斥着喇叭声,叫卖声。可能是下午睡的太饱了,现在小城有使不完的活力,要把它们通通发泄出来。我买了一支gelato(冰激凌),坐在广场上,看着涌动的人流,偷听着城市轻快的夜曲。
11737 46

一级精华
发表在 希腊/塞浦路斯 2008-02-07
柏拉图式的爱琴
原文发布在我自己的博客上,欢迎大家访问 zmyang.spaces.live.com 整个夏天,巴黎的天空都被厚厚的乌云笼罩着,雨淅淅沥沥地下个不停,天气阴冷得像初秋。飞机总算载我冲出了这片浩瀚无边的乌云,我的心情也因为重见天日而立刻轻松起来。三小时后,我将降落在真正的夏日里。 找到之前订好的青年旅社,放下行囊,我便迫不及待地朝卫城进发。 黄金圣斗士们可能也都外出度假去了,我毫无阻拦地登临山顶。 视野非常开阔,雅典城尽收眼底 原以为巴黎和雅典只有一个小时的时差。站在 Parthenon 神殿前,才发现时隔千年。女神早已隐去,先贤也已不在。但神殿深处似乎还蕴藏着某种神奇的力量,颓梁断柱间还回响着柏拉图的雄辩、荷马的低吟。阳光又一次普照卫城,残破的大殿顿时熠熠生辉。民主之光从这里射出,惠泽八方。 纵有雅典娜的庇护,雅典城还是不可避免的衰败了。 自亚历山大大帝以后,这里就再也没有成为过西方文明的中心。 今日的雅典给我留下的印象是拥挤,脏乱和一派颓废的态势。 即使在市中心,也经常可以看到废弃的房屋,落满了灰的汽车。 雅典,这个承载了太多过去的城市,或许该抖抖她身上那厚重的历史尘埃了。 卫城山脚下的 Agora (古集市),到处散落着残缺的雕像。 穿出 Agora 便到了老城 Plaka,这里的胡同弄堂里密布着无数餐厅、酒吧和小商铺。别看这里白天还挺清静,一到晚上就变得热闹非凡。希腊是一个美食大国,而物价又是全欧元区里最低的,所以到了希腊一定要敞开了吃。如果你也是饕餮之徒的话,那还等什么,赶快拿起刀叉吧! 从卫城上逛下来已是又渴又热,于是坐在路边的咖啡馆里喝了杯 café frappé (冰咖啡)。这是这里夏天最流行的饮料,几乎人手一杯。 希腊的国教是东正教,教堂建筑以拜占庭风格为主。牧师和蔼地答应了我拍照的要求。 傍晚,坐长途汽车去雅典南边69公里的 Sounion 海角看日落。 这里位于 Attika 半岛的最南端,再往南就是一望无际的爱琴海啦! 传说当年忒修斯杀死克里特岛上那吃人的牛后,满心欢喜地返回雅典。但他忘记了之前和父亲的约定,没有把黑帆换成白帆。当他父亲 Aegeus 国王站在 Sounion 海角的山崖上远远看见黑帆的时候,他以为儿子死了。悲痛万分,他跳下了悬崖。后来这片海便有了一个让中国人觉得很浪漫的名字——爱琴海(Aegean)。 山崖上巍然屹立着一座献给海神波赛冬的神殿。其中一块基石上刻着“拜伦到此一游”的字样。看来英国大诗人拜伦曾经是个不太文明的游客哦。 第二天 参观 Delphi 德尔斐 德尔斐位于雅典西北150公里的地方。由于地处山区,长途汽车要开3个半小时才能抵达。 希腊北部的山区其实是很美的,而且只有在那里才能看到原汁原味的希腊。 我们一路上经停了好几个小镇,我都很想下车去逛逛。无奈长途汽车的车次太少,我不得不放弃。 古希腊的时候,德尔菲是一个泛希腊的圣地,因为这里有著名的阿波罗神谕。 从荷马史诗里我们知道了一条真理,那就是凡人一定不要得罪神仙,否则最后肯定吃不了兜着走。 于是,远近的城邦凡要决定一件大事的时候,为了避免冒犯上苍,都会跑到德尔菲来求讨神谕。 然而,神谕通常是模棱两可的。历史上一个很有趣的故事证明了这一点: 史载,西亚的里底亚王不知道该不该和波斯帝国作战,于是便来到德尔菲求讨神谕。 神谕说,一旦交战,一个大帝国将会灭亡。 里底亚王以为神谕说的大帝国是波斯,大喜,旋即出兵,结果却惨败而归。 里底亚王愤怒地又一次来到德尔菲,责问祭司为什么要骗他,祭司回答说:“神谕所说的大帝国,正是您的国家。” 德尔斐遗迹的中心建筑——阿波罗神殿 由于这里香火很旺,来来往往的人很多,所以人们还在这里兴修了许多附属建筑。 有可以容纳近五千人的大剧场,有各个城邦自己的祭品库,但最有意思的莫过于山顶上的古体育场。 和现代的体育场一样,这个古体育场也是椭圆形的。有近200米的跑道,还有观众席。 古希腊的时候,人们每四年在这里举办一次 Pythian Games。 它和 Olympic Games 奥林匹克运动会一样,也是四大泛希腊运动会之一。 我在 wiki 上查到第一届现代 Pythian 运动会于2000年在莫斯科举行。 古体育场保存的非常完好,起跑线清晰可见。 午餐是在德尔斐镇上一家餐馆里吃的希腊名菜——羊肉派(Moussaka) 做法就是把肉末、茄子和蕃茄一层层叠在一起,然后盖上 feta 奶酪烘烤而成。 一个裸体mm偷拍我 在德尔斐还遇到一个北大师妹,黄敏,和一个独自游欧洲的韩国朋友 Sangmun 晚上回到雅典以后我们三个一起去 Plaka 吃饭。我提醒大家以后去 Plaka 吃饭的时候一定要对上来推销商品的小贩保持高度警惕,他们很有可能会趁你不注意的时候把你的包偷走。可怜的 Sangmun 就是这样受害的。后来我们又陪他一起去警局报案,一直折腾到凌晨。 当然,大部分希腊人都还是很友善的。印象最深的是一个卖花的老奶奶,我们在 Plaka 吃饭的时候,她驼着背,步履蹒跚地朝我们走过来,问我们要不要买花。我们说不要,她显得有些失望。转身正要离去的时候,她好像又想起什么重要的事情来。她又回过头来问我们:你们喜欢希腊嘛?我们说,喜欢啊,非常喜欢!她听到这以后,点了点头,脸上露出满意的微笑。然后才慢慢地走开,消失在人群里。 雅典的最后一天,我去参观了希腊国家考古博物馆。在那儿,我被伟大的古希腊文明彻底震撼了。我在博物馆里待了整整一天,认认真真地拍照做笔记,连中饭都没吃。关于我在国家考古博物馆,以及德尔斐博物馆和后来的克里特博物馆里的见闻,我打算以后单独开个帖专门说说。 从博物馆出来,我去雅典的主港 Piraeus 港乘夜船前往圣岛 (Santorini 圣托里尼) 我买的是最便宜的甲板票,这意味着我晚上将要睡在甲板上,露天,没有床。 起初,我还有些担心,因为想象不出在甲板上过夜会是怎样的情形。 但当我上船以后,看见满甲板都是和我一样要去圣岛上度假的年轻人以后,我就彻底放心了。 海鸥护送我们出港 一直送到太阳落山 入夜后,甲板上开始热闹起来。 后来,大家都困了。我也把我的睡袋铺开,钻了进去。仰卧在露天的甲板上,我和满天繁星对视着。但不一会,我就在波浪的摇晃下,在海风的抚摸下,在轮船突突突的摇篮曲中睡着了。 这是坐我对面的 Pygy 昨天晚上我们俩一直在聊天。她在雅典工作,现在去圣岛上和她男友汇合。 爱琴海上的日出 终于抵达圣岛了! 这里就是传说中的亚特兰蒂斯? 今天的圣托里尼岛宁静怡人,游船穿梭如织,谁又能想到3500年前这里曾发生过人类历史上最惨烈的一次火山喷发。喷发引起的剧烈爆炸把整个岛都炸塌了,大部分面积沉入海中,只有火山口和一圈边缘还保留了下来。这也解释了为什么今天的圣托里尼岛是一个环状群岛。那次火山爆发不仅摧毁了岛上高度发达的米诺斯文明,而且随之而来的海啸还一直波及到70海里以外的克里特岛,昼夜间就把正处于鼎盛时期的米诺斯文明彻底毁灭掉了。所有这些科学发现都和柏拉图关于亚特兰蒂斯的描述极为吻合,因此越来越多的科学家认为这里就是传说中的大西国。 这是位于群岛中央的火山口岛 可以坐船上火山口岛参观,上面还有温泉。 圣岛的山崖上点缀着无数小酒店。每家都是细长的一溜,顺着山势,从山顶垂挂下去。 这些酒店规模都很小,但装修得都颇为精致,无不竭尽所能地营造出一种温馨的氛围。 几乎每家酒店都有自己的游泳池。人们懒洋洋地躺在池边,一边晒太阳,一边享受着这里的无敌海景。 海风习习,轻纱曼曼,若再有佳人相伴,那是何等的惬意啊! 我当然没钱住在上面这些酒店里。我住的是位于 Oia 小镇上的一家青年旅舍。 虽然没有海景看,但这家店也很不错哦。干净,舒适,一晚上只要12欧还包括一顿丰盛的早餐,超值! 这张是我 ps 出来的 tilt-shift 效果的 Oia 小镇全景。是不是很像模型呐? Oia 的日落号称是全世界最美的日落。差不多每个上圣岛的人都会来 Oia 看日落。 一到傍晚,小镇上的人就开始多起来。大家纷纷占据有利地形,以便观看日落。 夕阳一点点把白色的小房子都染成了玫瑰色。 当夕阳最终沉入爱琴海以后,所有的人都开始鼓掌喝彩,感谢自然为我们献上了一场如此梦幻的视觉盛宴。 入夜后, Oia 小镇更加热闹起来,俨然变成了香港的兰桂坊。所有酒吧里都挤满了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 巧的是,我竟然又碰到了 Sangmun。如此难得的重聚,自当杯酒言欢。 圣岛的美景我就不用文字罗嗦了,大家直接看图吧。 圣岛上的人们 以前在欧洲其它地方旅游的时候,感觉伙食永远是最难解决的问题。经济越发达的国家在小吃方面越贫瘠,饿了只能上餐馆,又贵又浪费时间。在希腊绝对不存在这个问题,花两三欧在路边买一个香喷喷热乎乎的烤肉夹馍,带上边走边吃,轻轻松松就把肚子给填饱了。Pita souvlaki gyros kebab doner 这一大堆名字指的其实都是烤肉夹馍,只是在用的馍和数量上稍有不同而已。我在 Oia 的那几天,几乎每顿饭都是在汽车站旁的这家小吃店里解决的。感觉他们家做的烤肉夹馍比其它店的都要好吃,加点 Chili pepper 后更是达到无以复加的地步。在巴黎 Rue Saint André des arts 上有家正宗的 pita 店,有兴趣的话大家可以去尝尝。 第二天去了圣岛上著名的黑沙滩 Perissa 之所以叫黑沙滩,是因为这里到处都是黑色的火山石。 黑沙滩上美女如云,裸女横飞,我算是大饱眼福了。 深知兄弟们也都比较饥渴,我专门拍了几张以飨大家。 这是躺我旁边的一个妞 (说明:这张照片不适合在公众论坛上发布,想看的话可以到我的space上去看。 http://zmyang.spaces.live.com/blog/cns!4E6CFEDAC53F7E2B!1678.entry ) 再看这个,不要喷血哦! (说明:这张照片不适合在公众论坛上发布,想看的话可以到我的space上去看。 http://zmyang.spaces.live.com/blog/cns!4E6CFEDAC53F7E2B!1678.entry ) 呵呵,最后一张恶心你们一下。 (说明:这张照片不适合在公众论坛上发布,想看的话可以到我的space上去看。 http://zmyang.spaces.live.com/blog/cns!4E6CFEDAC53F7E2B!1678.entry ) 最后一天,因为下午要赶船,我想就在住所附近找片海滩晒晒太阳算了。旅社老板向我推荐 Paradise 海滩,不过那边没有公交车通达,只能步行过去,他说四十分钟、一个小时的样子能走到。我想走走挺好,还有可能发现一些不一样的风景,于是拿上浴巾就出发了。果然,这一路上惊喜不断。首先,我经过的这一带位于圣岛的东北角,这边比较偏僻,人烟稀少,没什么商业污染,风光清澈淳朴。 后来,我又远远看见一群农民在一片田里劳作,我满怀好奇地走过去一看,原来是一家人在收获葡萄。 在波尔多,收获葡萄一般是在每年九月。而这里因为是地中海气候,所以收获的季节也要早一些。 大婶很热情,摘下一串葡萄让我尝。我尝了一颗,感觉比 muscat 还甜。 我问大叔为什么这里的葡萄藤都这么矮,这么疏。大叔不会说英语,于是就用手势给我比划。原来葡萄藤长得矮是因为海岛上风很大,而葡萄藤种的疏则是因为海岛上淡水少。因为这些原因,这里的葡萄收成比其它地方要少得多。但同样也是得益于这些气候因素,以及这里肥沃的火山土壤,圣岛上的葡萄品质极佳。 他们干活的时候一直都有说有笑的,气氛轻松愉快,后来还主动要我帮他们合影。你看他们笑得多么憨厚。 后来又走了很久,来到一片荒无人烟的海滩,偶尔有一两个裸体的大妈从我面前散步经过。 (说明:这张照片不适合在公众论坛上发布,想看的话可以到我的space上去看。 http://zmyang.spaces.live.com/blog/cns!4E6CFEDAC53F7E2B!1678.entry ) 我也按捺不住,天体了一把。那天风浪比较大,我没有游多久,不过相当爽的说 (说明:这张照片不适合在公众论坛上发布,想看的话可以到我的space上去看。 http://zmyang.spaces.live.com/blog/cns!4E6CFEDAC53F7E2B!1678.entry ) 回程我懒得走了,打算在路边拦车。前几辆没拦下来,最后终于有一对夫妇愿意载我回 Oia 他们是雅典人,来岛上度假。和他们闲聊的过程中我才了解到,原来圣岛产的葡萄酒是全希腊最名贵的,可惜我马上就要离开这儿了,下次再来尝尝这里的美酒吧。 从圣岛坐快船三个个小时就到克里特岛了。至此我也抵达了古希腊文明的源头。 克里特岛曾经被威尼斯人统治了四百多年,所以岛上的每个港口都有这样一个威尼斯式的古堡。 克里特岛首府 Heraklion 克里特岛有一点和国内很像,那就是有出奇多的网吧。在 Heraklion 市中心走几步路就有一个网吧。晚上的时候,网吧里人山人海,都是去包夜的年轻人。我找到一家网吧想传一下照片顺便查查邮件,正事办完以后我看见周围的兄弟们都在连CS,我也痒痒,于是和他们切磋了几把。 去当地的集市转了转,买了个大西瓜,才1欧元 第二天一早我在 Heraklion 老城区里闲逛,走进一间教堂,突然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玫瑰窗折射出五彩斑斓的光线,泻在座椅上,神坛上,又溅到地上、墙上。整个教堂变得五光十色,扑朔迷离。我必须说,我之前参观过很多教堂,各种风格的都有,但从没见过如此美妙的景象,太神奇了!不知道 El Greco 是不是就是从这样梦幻的场景中汲取了灵感才画出了那么多充满想象力的杰作。 中学政治课本,我忘了具体是讲什么的时候,曾经提到过克里特岛上的 Knossos 王宫。 这里是5000年前米诺斯文明的中心。规模庞大的宫殿令人叹为观止,当时的文明程度可见一斑。 大家都听说过那个半人半牛的怪物 Minotaur 的传说吧。这个小门会是囚禁它的迷宫的入口吗? 离开 Iraklion 我乘长途汽车朝克里特岛西部进发。我的目的地是一个叫做 Chania 的小城,这也是我整个旅途的最后一站。到 Chania 的时候,太阳已经落山了,而来之前,我又错误地没有订住的地方,现在不得不拖着行李满城转悠。到处都客满,已经晚上10点多了,还没有一点着落。我想大不了我就去网吧里面将就一夜。最后,幸运地找到了一家旅店,还剩最后一间房。价格有些贵,不过也只能忍了。 安顿好以后,又有闲情雅致了,决定出去转转。Chania 有一个迷人的威尼斯小港,沿岸鳞次栉比的酒吧把小城的夜生活打造得丰富多彩。喧嚣的夜店,熙攘的人群,和宁静的港湾,孤独的灯塔相映成趣。我认识了每年暑假都来这里打工的马其顿女孩 Lydia 和 Sara,她们带我去一家叫 DnA 的酒吧玩,气氛不错。从酒吧出来以后,我一个人沿着港湾散步。灯塔下,我看见一对情侣正在那儿谈情说爱。他们的影子射在墙上,形成了有趣的影像,我忍不住给他们拍了好几张照片。后来我又上去和他们聊天,得知他们是从伯罗奔尼撒半岛上的 Patra 来这里度假的。那个男孩叫 George,在 Patra 上班。那个女孩,我忘记叫什么了,在雅典大学读书,马上升大二。最巧的是,她竟然是学法语的。他们还热情地邀请我去 Patra 玩,可惜这一次是去不了了。 第二天穿越 Samaria 大峡谷。据称是欧洲最深最长的峡谷。我用了五个小时走完了这段全长16公里的徒步路线。走出峡谷的那一刹那,眼前豁然开朗,迎接我的是一望无际的大海。至此,我也到了欧洲的“天涯海角”。跃过这片海,便是另一个更古老的文明——埃及。 别君去时何时还,且放白鹿青崖间,须行即骑访名山。 最后一天,我到 Chania 附近的 Agia Marina 海滩上待了一会。这里的海水清澈见底,更赞的是这里的沙滩一直延伸到海里100多米,水很浅很浅,感觉就像在一个大游泳池里一样。因为下午还得赶车回 Heraklion,我没能去更远的 Elafonissi 海滩。那里的沙据说是粉红色的,可惜我无法一睹她的芳踪了。 接下来就没什么可讲的了,我从 Chania 坐长途汽车回到 Heraklion,从 Heraklion 坐夜船回到雅典,最后从雅典飞回巴黎。 飞机飞到巴黎上空的时候,我绝望地发现那片乌云竟然还在那儿,动都没动!这时,我只有一个念头,把飞机给劫了,让它把我送回爱琴海。 后记:到家后第二天,新闻就报道了希腊大火的事,我简直不敢相信。现在一切都过去了,希望他们早日重建好家园。 The End
9553 52

一级精华
发表在 法国/摩纳哥 2008-01-12
去普罗旺斯为你采一束新鲜的薰衣草
原文发表在我自己的博客上 欢迎访问 zmyang.spaces.live.com 尚是初夏,蝉已经聒噪起来。它们富有韵律的叫声,在这条宁静的乡村公路上跳跃着,让我也有了哼支小曲的冲动。几乎每个路口都有指向 Avignon 的路标,这让我很自然地想起了那首久违了的《Sur le Pont d'Avignon》。十二年前刚开始接触法语的时候,老师就教我们唱这首歌:“在 Avignon 的石桥上,大家一起跳舞,一起跳舞;在 Avignon 的石桥上,大家围成圈一起跳舞。”也许是受了这首民谣的感染,我从那时起,就对普罗旺斯人有了一种先入为主的好感,常把他们和安达卢西亚人,西西里人归为一类,都属于那种地中海沿岸特有的热情洋溢的民族。相比之下,巴黎以及整个北方常年都被笼罩在一种郁郁寡欢的情绪之中,巴黎的浪漫也只不过是这种忧郁气质的附属产物罢了。 车窗外是如诗如画的田园风光。时值获月,小麦已经收割完毕。秸秆被打扎起来,一卷一卷地散滚在田里。牛羊悠闲地吃着草,晒着太阳,甩着尾巴。乡间的某户人家,在小院里随意支起几把凉椅,再拔开一瓶红酒,一下午的悠闲时光便由此开始了。人们都说南法有世界上最美丽的乡村,这可多亏了欧盟的农业保护政策。不要对我念叨这些政策从经济学的角度看是多么地有损效率,当你自己也有机会亲身走入这曼妙的画卷中时,你就知道这些保护政策是多么有必要了。我想到了在电视上看到的那些美国农场:密密麻麻的畜栏里关着成千上万头牛,这些本应在牧场上享受阳光嫩草的动物在那里遭受的是集中营式的待遇,据说几公里外都能闻到农场发出的恶臭。更可怕的是,这里竟然没有一棵草,牛每天的食物就是一卡车一卡车的转基因玉米。在农场主眼里,牛不是一种动物,而是一种产肉的机器。这究竟是人类的罪恶,还是竞争的悲哀? 公路突然穿进一片茂密的树林,路两旁不时出现一些酒庄的入口。往里探去,只见长长的碎石子路通向庭院深处,却不知那幽暗中究竟藏着怎样的楼阁。我实在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于是擅自拐进了路边的一个庄园。往里开了一小段路后,一幢精致的小城堡柳暗花明般地呈现在我眼前。它被各种颜色的奇花异草包围着,还有一条小渠从一侧犁过。我想赶紧向主人说明来意,请他原谅我的冒昧,但找来找去,竟没有发现一个人,索性大胆地参观起来。城堡后面是一块葡萄田,镶嵌在漫山的椴树林中。这里的葡萄藤,在罗讷河水和地中海阳光的双重呵护下,长得格外油嫩。庄园里还种了一大片橄榄树,灰绿色的橄榄枝虽不如黄绿色的葡萄藤那样惹眼,但那一颗颗饱满的橄榄同样强烈挑逗着我的味蕾。 告别无人的庄园,我继续前行。越来越觉得车窗外的风景似乎以前在哪里见过。对!是在奥赛馆五楼的画廊里,那儿收藏的很多印象派珍品画的就是这边的风景。普罗旺斯是印象派的摇篮,莫奈、雷诺阿、梵高都曾长期定居于此从事艺术创作。我很喜欢印象派的画,在我看来,它们远比卢浮宫里那些黑乎乎的历史、宗教题材的画养眼的多。印象派画家在内容上摆脱了对历史、宗教题材的依赖,而把目光投向街头巷尾、投向人们的日常生活和大自然。风格上,他们推崇清新明亮的感观,力求把握自然光线下色彩的冷暖变幻。技巧上,他们喜欢用凌乱的色斑、色块,用看似随意实则精准的手法,把一个个瞬间记录在画布上。摄影,在我看来,只不过是印象派在同科技进步结合之后的一个延伸罢了:摄影的目的同样在于记录生活;摄影师也要对光线和色彩极为敏感;即使从技术实现的角度讲,不论是胶片上的感光颗粒,还是CCD上的像素,都和印象派画布上的色斑、色块有惊人的相似之处。一到普罗旺斯,你就明白它为什么会如此深受印象派画家的青睐了。明亮的光线,丰富的色彩,这里简直是他们梦寐以求的天然画室,当然也是我这样摄影爱好者的采风天堂。 一出Arles,我便邂逅了梵高的那片向日葵田。金色的花海在午后湛蓝的天空下显得格外耀眼。这些向日葵黄得如此浓烈,亮得这般炽热,我看着它们让色彩如此随意地泻出,觉得太奢侈了。每一株向日葵的花盘都张得开开的,那一圈花瓣更是用力地绽放着,恨不得马上就要从圆盘四周崩出去了。被这些充满激情的作物包围着,我的血液在升温,不单单是因为视觉上的冲击,更因为心也被这片勃勃的生机带动得喜悦起来。 中国南方的农村,油菜花开的时候,放眼望去也是黄灿灿的一片,但和向日葵一比,就显得有些血气不足了。那些小黄花看上去就很单薄,即使一簇簇地依偎在一起,风一来,还是会被吹得东倒西歪。向日葵的美则是一种阳刚之美,他们每一株都有粗壮的腰杆,肥硕的叶片,彼此独立,嚣张地生长着,任凭骄阳炙烤、狂风呼啸,他们也绝不低头。我最爱的还是向日葵的性格,给它一点阳光它就会无厘头地灿烂。梵高当年那么穷困潦倒,不也还在积极地创作么?只要相信明天阳光还会普照大地,我们就没有理由把头低垂。 在普罗旺斯开车兜风是一种莫大的享受,且不说一路上风景有多美,单是那源源不断涌入车里的香气就足以把你陶醉。做法餐,特别是烤东西的时候经常要用到一种叫做普罗旺斯草的佐料,它实际上是把普罗旺斯地区盛产的各种香草混合在一起制成的。比较有名的香草有:牛至、罗勒(兰香)、龙蒿、莳萝(洋茴香)、合香、香荆芥、香叶芹、欧当归、迷迭香、百里香、薰衣草、野麝香草等等,几乎每个名字里都含有一个“香”字,你已经可以想象这里有多香了。如果说美景别处还有的话,那么这种嗅觉上的享受则一定是这里所独有的。每一个山谷都被香气填的满满的,空气中无处不弥漫着一种性感的芬芳。这儿的蜜蜂实在是太幸福了,它们随心所欲地从一片花田飞到另一片花田,到处都有采不完的蜜。我也加入了它们的行列,任凭感觉带路,游走在山野村头,用相机采集着飘散在这悠悠天地间的神光灵韵。 终于,那期盼已久的颜色出现了。这片薰衣草田静静地躺在一块小山坡上,并不是很大,紫色也只是淡淡的,远没有明信片上的那么好看,但它已经足够让我兴奋一阵子了。其实在法国人眼里,普罗旺斯只是一个普通的行省而已,撑死了,那里阳光比其他省的稍多一些。他们很难理解为什么我们中国人会把普罗旺斯和浪漫联系在一起,更难想象竟有人希望把他们的蜜月安排在这片干燥的山区中。我想,其实并没有多少中国人真的来过普罗旺斯,更没有多少人深入了解普罗旺斯的历史文化,这种 cliché 的形成更多地是源于我们对薰衣草的爱慕,而这种爱慕又是同早前日本、台湾一些关于薰衣草的小说、电视剧不无关系的。比如,台湾最近又有一本畅销书叫做《到普罗旺斯去疗伤》,我没读过这本书,但觉得这书名确是很有诗意。我脑子里已经铺开一片一望无垠的薰衣草田了。田间,一位身着素色长裙的少女正独自一人在草丛中漫步。我看不见她的脸,却从她的背影里看到了几分惆怅,或许是因为上一段恋情吧。这是典型的我们对普罗旺斯的 cliché。我想如果我把这本书的名字翻译给法国朋友听,他们可能会联想到薰衣草抗菌杀毒的医疗功能,但无论如何也是不会把薰衣草和爱情联系在一起的。 老实说,薰衣草的香味其实没那么好闻,既不是茉莉的清香,也不是丹桂的幽甜,而是一种颇为辛辣的刺激性气味,闻多了甚至会有些头疼。它的颜色也没有想象中的那样鲜艳,一株一株地看是一种发灰的蓝色,只有在一簇一簇的时候才会现出浅浅的紫。但中国人审美的时候是讲究意境的,当我站在漫山遍野的薰衣草田里,当周围的一切都被染成了紫色的时候,我不得不承认我的心情开始平静下来,我不由自主地开始回想起各种往事,甚至追忆起童年。那是一种极为美妙的感觉,即使闭上眼睛,你也能看见那梦幻般的紫光,扑鼻而来的是沁人心脾的清甜。看来,浪漫著称的法国人也体会不到这种东方人才能体会到的普罗旺斯式的浪漫。 普罗旺斯地域虽小,地形地貌却变幻无常。最北边的 Ventoux 峰还属于阿尔卑斯余脉,因而那里沟壑纵横、危峰兀立。往南经过 Luberon 山区,Vaucluse 丘陵,地势越来越低,直到最后在蓝色海岸一带变成平坦的沙滩。在普罗旺斯连绵不绝的山峦中隐逸着无数古老而美丽的村庄,它们大多高踞山崖,以躲避中世纪时封建领主间的纷争。今天,这些昔日里栖丘饮谷的小镇虽无法再与世隔绝下去,但千百年来鸡犬桑麻的生活已经琢成了普罗旺斯独有的气质——孤独、宁静。 每个村庄的入口处都有一汪清泉。我早已被地中海气候烘烤得又干又热,于是迫不及待地冲到池边,接一捧清凉的泉水泼到脸上,还不够爽,再把泉水擦到脖子上、手臂上,疲困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阳光透过树荫,如碎片般打到山墙上,泛漾起幽幽绿光,引诱我朝山上走去。没看到一个人影,满眼却都是鲜花。每一条巷子都是名副其实的花径,漫步其中是一种无法言语的惬意。这里的人喜欢养花,而且喜欢把花摆到家门口,家家户户都如此,在这些鲜花的装点下,坑洼的青石板,斑驳的砖墙,也焕发出新的生趣。 教堂永远是小村子的制高点,从这里极目普罗旺斯大地,看不到薰衣草、罂粟花的姹紫嫣红,只听见苍凉的古堡、寂寞的山野还在合吟那千年未变的咏叹调。斜阳墟落,云过天空。风在山谷间回荡,不时捎来另一座山头上的晨钟暮鼓。高处非常寂静,人会不由自主地闭上眼睛,缓缓吸入混着苔藓味的清冽空气。时间仿佛凝滞,即使没有凝滞,时间在这里也不重要了。 最后一天,有幸赶上了一年一度的薰衣草节(每年七月的第一个星期天),在一个叫做 Ferrassière 的镇上举行。小村子被打扮的漂漂亮亮的,树上、屋檐上到处都扎满了薰衣草。还有日本电视台专门前去报道。但这绝对不是那种令人反感的商业活动,更像是农村的赶集,因为来参加的大多是邻近村庄的人,像我这样的游客并不多。热闹的集市上,有各种各样用薰衣草制成的产品,也有很多其它当地的特产。村民们很热情,让我试这个尝那个,最后不买也没关系,他们还是会送给你一个憨厚的微笑。尽管我始终觉得南方口音不好听,有些土气,但这里的人却要比巴黎人淳朴得多。因为还要回马赛赶飞机,不得不匆匆告别小镇。出 Sault 以后往 St-Christol 方向没开多久,竟发现大片大片的薰衣草田,漫山遍野,就是明信片上的那种。可惜已经没有时间停下来仔细欣赏了,本来还觉得有些遗憾,可一想,三天之内我已经尽享了普罗旺斯的阳光、山水、田园,又还有什么可遗憾的呢? 在梵高的吊桥旁,几个小孩正要跳到河里游泳 Ventoux 山下绿油油的葡萄园 在 Carpentras 和 Sault 之间有一穿越 Ventoux 山的观光公路,风景非常迷人。 古罗马时期的嘉德水道桥 小镇 Fontaine-de-Vaucluse 古时候人们用水车压榨橄榄油 赭石小镇 Roussillon Roussillon 山顶上一坪风景独好的小餐厅 薰衣草之都 Sault 这些全是薰衣草田,没想像中的那么美吧。远处有一块粉红色的薰衣草田,倒是挺特别的。 一群老顽童正在玩 Pétanques,翻译成“掷地球”比较准确吧? 人到了普罗旺斯也会变得像猫一样慵懒,因为这里的太阳每天升两次,一次是在清晨,一次是在午休之后。 Montbrun-les-Bains, 一个中世纪小镇。 这里没有自来水,人们得提桶到泉边接水。 这些乳酪看上去似乎不太可口... 但这一大锅鸭腿,啧啧,馋死我了~~ The END 攻略: 第一天:TGV 巴黎-马赛。车票订晚了,所以比较贵,用了12-25卡以后还要56.5欧。早点定 prem's 的话会便宜很多。另外有两个倒票的网站不错,大家平时也可以去上面淘一淘: http://www.kelbillet.com/ http://www.trocdesprems.com/ 下了火车就去 National Citer 取车,之前通过 Wasteels Voyage 定好的。我定的是A类车,好像是92欧三天,不限公里,结果那天A类车正好没了,就免费给我升到了B类,hoho 我觉得 National Citer 比 Avis 好,价格差不多,但是 National Citer 的车要好一些,而且 National 不收火车站机场费,还可以免费同城异店还车。 马赛没停直接去 Arles,之所以选择先到马赛完全是因为车票飞机票比较便宜的原因,其实看草的话最好还是直接去Avignon。出了 Arles 先去看了看梵高的吊桥,然后就去找向日葵,在 Saint-Etienne-du-Grés 周围找到一些比较大片的,不过往 Tarascon 方向可能还有更大片的,太远,我就没去了。 然后去了 Avignon,从外面看了看教皇城,断桥,意思不大,而且停车不方便,就走了。 然后又去 Pont du Gard,不要一直顺着路标开,否则会开到 Rive Gauche,快到的时候有个地方要转弯然后沿着 Rive Droite 的方向开。Pont du Gard 没有门票,只有一个停车费,5欧不限时。河滩上有一些木床,可以躺在在上面晒太阳。我就躺在上面看着夕阳一点点把桥镀成了金色。 晚上住在 Avignon 郊区的 Etap,那里也有 Formule1, Ibis, 还有很多其他的 BB 第二天主要在 Vaucluse 一带玩 去了 Fontaine-de-Vaucluse,Gordes,Sénanques,Roussillon,然后又杀到 Sault。最后从 Sault 回 Avignon,中间有段山路,风景美不胜收。我不记得具体是几号公路了,反正跟着 Route touristique 的指示走就行。 第三天主要在 Ventoux 一带玩 先去了 Vaison-la-Romaine,然后又回到 Sault,再从 Sault 去 Monieux, Aurel, Montbrun-les-Bains, Ferrassière 之前过于流连忘返的结果就是最后赶飞机的时候要玩生死时速。前半程路全是山路,就是在悬崖上弯来弯去的那种,我也不顾了,平均时速没下过80, 出了 Luberon 山区才舒了口气,最后总共只用了两个小时就赶到了 Marignane 机场。气喘吁吁地去check in,结果被告知:飞机晚点一个小时!nnd。回到巴黎以后一算,发现坐飞机还不如坐火车快。
22219 163
TA的照片 更多 0个相册 | 0张照片
留言板

0 / 500 字

穷游网旅行者提供原创实用的出境游旅行指南旅行社区问答交流平台

返回顶部 扫码下载
下载穷游App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联系方式

 

0/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