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安全提示

即日起穷游网将实行手机绑定实名制,绑定手机后就可以正常使用穷游的写帖、创建行程、点评、足迹、问答等功能。

|
背景渐变

职业旅行者,背包十年青年公园掌柜

确定 取消
0%

背包客小鹏 关注按钮 留言

等级:6袋长老现居:丽江

最近来访

累计访问(207)

Ta的关注

0 更多
TA还没有关注对象

Ta的粉丝

132 更多

探访TA的足迹世界和旅行梦想Explore the world

  • 去过5国家8城市
TA的游记 更多 7篇游记 | 1个精华

发表在 环游欧洲 2018-12-11
【漫长的一天】#364#2018年7月23日/北极
一 我从噩梦中惊醒,心脏还砰砰跳着。细节依稀记得:我走在空无一人的广场之上,广场铺着大理石地面,有没有反光这个细节记不清了。然后就看到很多人,像“雨”一样从天而降,一个个摔死在我的前后左右,肝脑涂地那种,恐怕连B级恐怖片都用不了那么多血浆。然后就吓醒了。 我抓起手机,凌晨三点半。好消息是比昨天多睡了一个小时,看来时差正在被一个小时一个小时地倒过去;坏消息是船上无法上网,也就没法周公解梦了。否则输入“梦见血光之灾”或者“梦见死了很多人”,马上就能搜索到对应的吉凶祸福。虽然我一直宣称自己是无神论者,可有时候小小地迷信一下,也是缓解压力的好办法。 原本打算趁着晨光看几页书,很快发现这不可能,因为今日份的海浪有点儿大。我朝舷窗外一望,差点没吐出来。船在摇,床在摇,人也在摇。坐着跪着站着都不行,这些姿势都会让身体为了保持平衡而下意识发力,而人力又怎能跟自然力抗衡?此时只有顺其自然,趴在床上,跟床融为一体,跟海浪的节奏保持一致,果然舒服多了,可其他事也就什么都不想干了。 大概早晨七点多,伦勃朗号终于停止了钟摆一样的晃动。 不一会儿,小广播里再次传来卓迪先生的早安播报。 “早晨好!早晨好!早餐还是八点开始,不过我猜大家应该没什么胃口。”我怎么听见这句话后面还跟着一声狡黠的笑。 卓迪继续说道:“其实刚才的浪也不算什么,还不到一米,我看了下天气预报,接下来还有三米的巨浪!”如果船舱里有镜子,我一定能看到一张面如死灰的脸。 “I am kidding!”这回他的笑声藏都藏不住了,“伦勃朗号会根据天气选择合适的航线,如果风浪太大,我们就躲进避风港,不会折磨大家的。” 冰封海面 去餐厅之前我一个人走上甲板。海面上漂着许多浮冰,星星点点,像撒了一地的蓝宝石,还没人去捡。扑面而来的冷空气像被冻过一样,一呼一吸之间,就把我从船舱里带出来的那点儿热乎气给捎走了。 看到旁边有个船员正拉起一段缆绳,三下五除二就拽上来一个水桶。他让我过去看,又指着水里的生物喊:“海天使!海天使!” 海天使,图片来源网络 那是一只我从没见过的生物,有点儿像水母,全身透明,除了脑袋和心脏呈不透明的橘色,身体两边还长着一对软肢,无论朝哪个方向游,那对软肢都在上下摆动,就像一对翅膀。 我把大宝也叫上来看。他说海天使只出现在高纬度海域,比如南北极,还有日本北海道附近,不过通常躲在冰层下面,它还有一个更梦幻的学名叫“冰海精灵”。 我和大宝聊天时,旁边还有一位船员正举着望远镜左顾右盼,最开始我以为他的职责是为了监控航线前方出现的冰山,以防泰坦尼克号的悲剧重演。后来才知道他是在帮我们寻找北极熊。斯瓦尔巴德群岛生活着三千多只北极熊,是这个星球密度最高的区域,可我们的船只能沿着海岸线航行,这让看到熊的概率大打折扣。听说在伦勃朗号上一段的船期中,一共才看到三只北极熊。所以每艘航行在北极地区的游船都有一位专职“搜熊员”,一日三班,从未间断。 可他工作越认真,我就越担心,怕在我们的航程中一只都看不见。 二 此时我们的伦勃朗号已经行驶到斯瓦尔巴德群岛的西北角,上午的登陆点是个17世纪捕鲸队留下的遗迹。 冲锋艇离开母船后拐进一处浅水港湾,这里风平浪静,水平如镜。跟我们一起游进来的还有一只港海豹,豹头始终露出水面,游过的轨迹就像一个深“V”。海豹上岸后侧卧在浅水区,黝黑的皮肤还有点反光,它完全静止的模样就像一尊青铜雕像。 双宿双飞的北极燕鸥 跟这只孤独的海豹相比,两只北极燕鸥正双宿双飞——这么形容并不准确——只有公鸟在飞,母鸟始终站在一截枯木上,等着老公喂食。一轮喂食结束,公鸟高高飞起,在海面上盘旋几圈后,一个俯冲扎进海心,可不一定每次都捕鱼成功,只能再次盘旋,再次俯冲。夏天是北极燕鸥哺育后代的季节,极昼结束之前,它们就要拖家带口飞到几万公里之外的南极,去过另一个日不落的夏天。北极燕鸥通常可以活三四十岁,每年南北极一个来回,让它当之无愧地成为飞行里程最长的鸟类冠军。别说鸟类,这么个飞法,恐怕只有航空公司的终身白金卡才能与之媲美。 我们离开燕鸥栖息的海滩朝内陆深处挺进,很快就看到大块大块的鲸鱼骨散落四处。 卓迪说:“这里就是十七世纪丹麦捕鲸队的地盘,大家猜一下,人类为什么要捕鲸?” “刺身!”我脱口而出,大家都笑了。 卓迪也笑着说:“嗯,最早的确是为了吃肉,后来主要是为了提取鲸油。在工业革命时期,鲸油才是真正的硬通货,不仅被用来照明,还被用作工业油脂,再做成肥皂和蜡烛。当年各国为了争夺北极地区的捕鲸权还打打杀杀,就像现在的中东。直到后来石油被广泛普及,全世界的鲸鱼才躲过灭顶之灾。” 炼油桶 卓迪指着一个已经半截入土的木桶说道:“这个桶就是炼油用的,这样就不用把整条鲸鱼运回国,只需要把鲸油运回去就好了。”难怪这附近到处都是鲸鱼骨头,其中一块巨大的头骨后还连着一段完整的脊椎。我就想问,煮这盘鲸蝎子得用多大一口锅? 捕鲸队的遗迹中还包括一个垒成圆锥形的石堆,上面斜插着一根木头。 卓迪说:“经过这里的捕鲸船有的向北,有的向南,北向捕鲸船的水手就会把邮件用油布密封起来,塞进这堆石头下面,回程南下的捕鲸船路过时再把邮件捎回家。”原来这才是人类历史上最北的邮局! 我在“邮局”旁边站了很久,试着揣测水手们当年写邮件时的心情。 船已经开到这儿了,想回头已经不大可能。当初上船的原因无非是捕鲸收益丰厚,或许还有点英雄主义情愫,“老子去过最冷的地方,杀死过世界最大的动物!”可船开了那么久,脑子里的狂热也慢慢降了温。这时会不会想到几个万一:万一不小心掉进大海淹死了?万一抗不住严寒冻死了?万一被北极熊吃掉?这时远方的家人以及她们的期盼,可能就是心中仅存的温暖和依靠了。于是写在那些邮件里的文字,肯定与金钱无关、与利益无关、与数字无关,有关的只是爱与思念。 当水手把家书塞进“邮箱”,会不会又出现另一种担心? 担心回程的船员没有发现自己的信,担心信没有被送回家,担心信的安危甚于自己。可一想到家人在夕阳下展信阅读的情景,说不定又已经热泪盈眶了。 想到这儿,又觉得自己非常可笑,因为这种揣测实在有点“为赋新词强说愁”的意味,毕竟我们的船既舒适又安全,这次的北极之行也仅仅是观光游览,连冒险的边儿都挨不上。 可我还是在回到伦勃朗号之后拨通了海事卫星电话,就是跟爸妈说一句,我很好,别担心。 听到熟悉的声音,电话两头的心都放下了。 三 午饭时伦勃朗号依旧一刻不停地驶往下一个目的地,但也快不起来,因为现在遇到的冰块更大更多,碰撞时还发出哐啷啷、哐啷啷的闷响。第一次听见那声音还感觉惊心动魄,不一会儿也就习以为常了。 下午的行程分两段。第一段要登陆,爬到一座小山之上跟Svidjodbreen冰川面对面,随后还要乘坐冲锋艇到冰川下方仰视,这样就能获得欣赏冰川的全景视角。 与冰川面对面 从登陆点到山顶的路不算长,但一路的软泥、雪堆以及巨型鹅卵石还是制造了不少麻烦。登顶后看到的冰川就像一条被冻住的河流,被两座光秃秃的矮山夹在中间,反射出淡淡的蓝色光泽。眼前的景象终于跟想象中的“北极”对上了号。冰学专家劳伦斯说,由于冰裂作用,这里的冰川最终将全部落入峡湾,你们看,这些冰层剥落后露出的岛屿都是崭新的,还没起名字。 我想起几年前刚开始流行VR设备时,总能看到套路化的推广文案:戴上最先进的VR眼镜,坐在家里也能环游世界。这实在太可笑了。假如我现在坐在家里,待着VR眼镜,也的确能看到跟眼前一模一样的风景,可我怎能感受到寒风吹面的凛冽,嘴里呼出的热气被衣领挡回来的潮湿,还有那手脚冰冷但内心火热的激情?旅行难道不是由我们所见所闻所思所想组合在一起的统一体?这是任何技术手段都无法帮我们完成的事,因为每个灵魂都具有独一无二的属性。 冲锋艇离开登陆点后,要从矮山背后绕到冰川正前方。这一路眼睛一刻都没闲着,或者说相机快门一刻都没闲着。 海象宝宝沉入水下的瞬间 最先遇到一对海象母子,儿子在前,妈妈在后,像两块礁石一样一动不动。可冲锋艇刚靠近,它们就一猛子扎到水底,连气泡都没留下一个。 趴在冰面上的髯海豹 接下来登场的是一只髯海豹,“髯”就是胡子的意思。这种海豹都长着两撇俾斯麦式的白胡子,每侧都有200来根,且每根不超过14厘米。这些知识点都是大宝像报菜名一样信手拈来的。你看跟着一位博物学家旅行的最大好处就是连攻略都不用做。为了避免吓跑海象的一幕重演,我们在试图接近海豹之前,就先关掉了发动机,然后一点点靠近,它也浑然未觉,依旧摆出一副慵懒的姿势。我却有点担心起来,要是悄悄靠近的不是我们而是一只北极熊,那它一定凶多吉少了。又觉得这种担心实在没必要,物竞天择本来就是自然界最基本的生存法则。 髯海豹很快被我们甩在身后,眼前又出现一群水鸟。可它们展现的并不是游泳嬉戏其乐融融的一面,而是同类相残的另一面。一只黄嘴海鸥正凶相毕露,用它尖锐的喙去啄一只黑色水鸟的尸体。冰面上铺面了黑色的羽毛和暗红色的血迹。 冰崩瞬间 随着冰川在视野中的范围越来越大,我们却不敢靠得更近了。因为每隔一两分钟就会有一块完整的冰山崩裂后落入峡湾,声音总要延迟两秒,才能听到雷鸣般的巨响。冰山落下后因重力作用迅速下沉,随后浮力又把它们带回水面,此时如果我们的冲锋艇就在跟前,说不定就会被浮上来的冰刃轻而易举地扎穿。 冰桥,就像大象鼻子 虽然不敢靠得太近,但我们的冲锋艇还是在长达十公里的冰川之下巡航了一圈。不一会儿前方出现了一座冰桥,像大象鼻子一样跨在水面之上。我问卓迪是否可以从下面经过,他轻轻摇了摇手指说道:谁也不知道那座桥什么时候塌,可能一百年,可能下一秒。说话时他顺手从水里捞起一块碎冰,举起来对着阳光照了照。卓迪笑着说,这块冰可能已经超过一万岁,跟威士忌可是绝配,晚上请你喝一杯! 四 晚餐前卓迪给每人倒了一杯威士忌,然后用冰锥把万年冰块戳碎后倒进去,一口下肚的感觉自然十分爽烈,不过也可能只是心理作用。 晚餐按照传统西餐头盘、主菜、甜点的次序,撤下一道再上另一道。头盘是一碗奶油浓汤,主菜是酱汁鸭胸肉配长豆角白米饭,甜点是巧克力慕斯。除了这些,还有团友从中国带来的老干妈和辣椒酱。原本以为在天寒地冻的北极,能果腹就不错了,没想到顿顿丰盛到要担心下船时体重超标。 不知是晚餐吃得太饱还是威士忌的酒劲儿太强,反正我完全不记得从餐厅到船舱的这段路是怎么回去的。就在我睡意盎然连梦都舍不得做一个的时候,船舱里的小广播再次响起。仍旧是卓迪的声音,可声调却变得十分急促:“我们看到熊了!大家快到甲板来!赶快,北极熊正在游泳!” 我的脑子完全是蒙的,只是隐隐约约感觉看北极熊比睡觉重要,于是挣扎着穿上羽绒服,拎着相机走到甲板。出舱时我看了一眼时间,凌晨一点半,半夜的天空竟然比白天还晴朗,蓝幽幽的,几只北极燕鸥飞来飞去,翅膀银亮银亮的。 “快看!”大宝指着岸边一个小白点儿说,“就在那里!”原来那只熊已经上岸。卓迪把手里的望远镜递给其他仍旧睡眼惺忪的乘客,随后他、大宝、还有我,各自举起长焦镜头。可还是离得太远了,眼睁睁看着小白点晃来晃去,却无法拍得更清楚。 卓迪突然说:“我们走!上冲锋艇!你们快去穿救生衣!” 可冲锋艇里的视线比刚才站在甲板上矮了好几米,原本可以看到陆地很深的地方,此时眼前却横亘出一条地平线,北极熊要是跑到另一头,那我们只能无功而返了。好在那只熊非常贴心地一直踩着那条线在走,这让它看起来更显高大。它自己玩了一会儿,又大咧咧地拉了一泡屎,然后才消失在地平线的后面。 回程时大宝说起发现北极熊的经过。原来它不是被“搜熊员”发现的,而是大宝躺在船舱里睡不着,他说第六感让他觉得今晚一定能看到熊,于是跑到甲板上用望远镜搜索。他最先以为水里游的是只海豹,可海豹怎么是白的,体型也大很多,那不是北极熊是什么! 我问卓迪这只熊是公的还是母的? 卓迪说:“公的!那么大,简直就是monster!” 踩着地平线行走的北极熊
7096 1

发表在 城市漫步 2018-11-28
漫长的一天
#365# 2018/07/22 斯瓦尔巴群岛/挪威 我们的伦勃朗号 一 睁眼时才刚两点半。心里骂了一句:“靠!”就知道天亮前再也睡不着了。如果换算成国内时间,也已经早晨八点多,躺床上再怎么翻来覆去都无济于事。 原本是想着前一天晚点儿睡,好好把时差倒一倒。可身体却诚实得很,吃完晚饭没过一会儿就鬼使神差地上了床。更不该看书!书这种东西向来是最好的安眠药。现在余秀华那本最新散文集正倒扣在枕头旁边,立着像个“人”字。 其实“天亮前”这个说法也不准确,因为天一直亮着,这里可是七月份的北极圈啊,极昼了解一下。 我躺在伦勃朗号负一层的船舱里。这是一艘三桅帆船,论船龄都快过百岁大寿了,不过经过若干次升级改造,倒是越来越结实,越来越漂亮,也越来越高科技,安装了各种可能我这辈子都搞不清所以然的巡航搜救系统。此时它正全速前进,沿着斯瓦尔巴群岛海岸线一路向北。船舶运行时的噪音传导到船舱时原本可以忽略不计,可在夜深人静的当下,越听越烦。 日光是从头顶上的圆形舷窗泻进来的。那扇窗口不大,我把脑袋往舷窗前一放,船舱顿时暗了暗。我朝外望去,眼皮底下就是海水,蓝幽幽的,卷成浪,浪花又一层层铺展出去,直到视线尽头被扯成一条直线。那条线把海天一分为二,天色温吞吞的,还飘着一两朵乌云,看一眼就觉得冷。船舱里倒是一点儿都不冷,暖气送出的温度非常适合裸睡。 反正也睡不着了,而且船上也没有手机信号和Wi-Fi,我就看会儿书(一共带了五本,也是有备而来),再听听手机里提前下载的音乐,混一混,时间过得比想象的快。 二 “早晨好!早晨好!” 大概七点半左右,先从船舱广播里传出嗞啦啦的交流电声,随后探险队长卓迪先生开始用他那特有的西班牙味儿英语叫早。西班牙语因为有很多连读,所以字吃得厉害,不仔细听很容易漏掉关键词。 “大家好!今天是7月22号。天气不是特别好,但也没下雨,还算说得过去。上午我们有一次登陆,去看鸟群。下午去新奥尔松,那里驻扎了很多科考队,还有一个世界最北的邮局。祝大家旅途愉快!哦,对了,要是到甲板拍照的话,记得多穿点儿!” 八点开早饭。 从船舱到餐厅的路上,我跟其他乘客打了一路招呼:“睡得好吗?”“早晨几点醒的?”看来在强大的时差面前,大家都半斤八两。 早餐异常丰盛。羊角包、吐司、果酱、烤肠、水果、咖啡、牛奶,标准三星酒店配置。登船前我还一直担心营养不够,于是买来好几种水果,打算在漫长旅途中补充维生素。现在看来我的担心纯属多余,不仅那几种水果都有提供,甚至还更多,让我自责又花了冤枉钱。 早餐之后还有早课。卓迪blah blah地讲了很多登陆注意事项。比如不能把石头垒成玛尼堆;不仅路边的野花不要采,更不要触碰任何北极动物,无论死活;不能把任何不属于你也不属于伦勃朗号的东西带上船,比如驯鹿角什么的,记住是任何,甚至包括土壤。中心思想就是希望我们都是幽灵,来过就跟没来过一样。 讲课时的卓迪非常严肃,因为一旦遇到极端情况,比如碰到北极熊,我们都要严格按照他说的去做。私下里的卓迪总给人一种兄长式的安全感。他的年纪大概四十多快五十,用眼神深邃、面孔坚毅、饱经风霜之类的硬汉词汇形容他都再恰当不过。其实在伦勃朗号当探险队长只是卓迪的副业,主业则是南极科考队员,只不过现在南极正经历极夜,他就跑到北极的游船上赚点外快。卓迪说他没有老婆,更没有家,所有的家当都存在西班牙加那利群岛的一艘船上。 劳伦斯是卓迪的搭档,也是一位极地科学家。主要研究跟“冰”有关的一切。冰山、冰川、冰洞,在我们俗人眼里,“冰”指代的永远都是同一种物质,透明、寒冷、硬邦邦,可在他眼中,冰的世界简直就像一个独立的宇宙一样色彩斑斓。 三 早课刚结束,就听见一阵咯㘄咯㘄抛锚的声音。随后发动机的噪音彻底消失,伦勃朗号已停在一处峡湾之中,从船舱往外望去,两侧都是山壁。峡湾是挪威的国宝级景观,冰川的侵蚀作用让山地之间形成“U”或“V”字型山谷,海水注入后就成了峡湾。卓迪用低沉的嗓音说道:“我们到了!大家穿好救生衣,准备出发。” 每次出发前我都有点儿紧张,因为丢三落四的毛病,相机带没带,电池够不够(极寒之地掉电极快),手机、手套、帽子、羽绒服、冲锋衣、墨镜、救生衣,最后套上橡胶登陆靴,出门的刹那,还要回头看一眼,再在脑子里过一遍。 伦勃朗号一共搭载了二十几名乘客,两艘冲锋艇刚刚好。进入冲锋艇前还有一个规定动作,每个人要在舱门边的白板上找到自己的名字,然后把一块吸铁石按在“出舱”的条目下面,回来时还要把吸铁石挪到“入舱”底下。这一步十分关键,否则船长会以为你失踪了。 登陆后卓迪第一个走下冲锋艇,在他把子弹上膛之前,所有人都不能动,因为谁也不知道哪块石头后面有熊! 徒步时要步伐一致,走得快的不能超过最前面的卓迪,走得慢的也不能比押队的劳伦斯更慢。一旦掉队,在北极熊眼里我们只有一个统一的名字——猎物! 上午的行程就是观鸟。第一处观鸟台只比海岸高出一百多米,空中的确有几百只鸟雀飞翔,可跟想象中百鸟朝凤的欢腾景象相去甚远。卓迪说,这只是头盘,大餐还在后面,于是我们继续朝山顶走去。 突然走在最前面的卓迪停下了脚步,还把手放在背后朝我们摆了摆,示意大家不要说话。随后他指向正前方,原本空无一物的山石间突然有个物体晃了一下,我举起600mm长焦镜头,一只灰色的狐狸就出现在镜头里。我们与它之间也就几十米的距离,它似乎也看到了我们,还坐直了身子,脖子一直在扭,眼珠一直乱转。 大宝在我耳边轻声说:“北极狐!”大宝是这次北极探索之旅的中方领队,也是位博物学家。 大宝一定没看见我隆起的眉头,北极狐不应该是白的吗?怎么眼前这只灰不溜秋的。当然这问题只在脑子里停留了两秒,就被聪明的我给解决了。现在可是北极的夏天,苔原之上一片雪都存不住。北极狐要是仍旧裹着一身白毛,威风是威风了,可也把自己完美地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那么它离饿死也就不远了。北极熊为什么不用换毛?因为北极熊最主要的捕杀技能是跃出冰面捕食正在晒太阳的海豹,白毛黑毛并不重要! 终于来到一处小山之巅。回头望时,我们的伦勃朗号就像孩子放在水池里的玩具模型,让人爱不释手。站在这里就能看到漫天飞舞的海鸟,密度是刚才好几倍。海鸟的巢穴都筑在悬崖之下,密密麻麻鳞次栉比,即使离悬崖最近的鸟巢狐狸都够不着。 两种海鸟在这里和平共处。一种是三趾鸥,黄色的嘴,白色的腹部,银色的翅膀;另一种是厚嘴崖海鸠,一袭纯黑色背羽就像穿着燕尾服。 卓迪不仅是极地生物学家,也是野外摄影师。他先把我们安顿好,随后一个人朝着鸟群聚居的悬崖走去,我知道他想离得更近一些。著名战地摄影师伯特·卡帕曾说过:“你拍的不够好,是因为靠的不够近。”征得卓迪同意后,我也踩着他的脚印跟着走了过去,可我的登陆靴比脚大了两号,又是一路陡坡,就有点儿底盘不稳,虽然没摔倒,可袜子已经褪到脚底,后脚跟直接踩在凉飕飕的胶皮上。 卓迪、大宝和我组成打鸟仨人组,我们走到悬崖边上,各自掏出600mm长焦镜头,随后快门声噼里啪啦一阵乱响,听起来非常过瘾。 我拍了一会儿在空中飞舞的鸟群,又把焦点聚在巢穴中被哺育的幼鸟身上。想起早课时卓迪曾提到,在厚嘴崖海鸠的一生中,最关键的一步就是第一次飞翔,这也是它们的成“鸟”礼。只有那些翅膀长硬了的才能成功,而那些还没做好充分准备的,可能一步跨出,就成了悬崖下北极狐的盘中餐,这可真成天上掉馅儿饼了。当然海鸠的父母也会助它一臂之力,在早晨播放的纪录片中,一只幼鸠就在妈妈的帮助下狐口脱险。 四 午餐仍跟早餐一样是自助形式,竟然还多了几样中国菜,我一口气吃掉三个猪肉丸子。原来德国大厨下载了一本中餐菜谱现学现做。 伦勃朗号除了在登陆时抛锚,其余时间都在赶路。午餐刚结束,我们就到了新奥尔松。 新奥尔松地处北纬79度55分,这里是地球最北端常年有人居住的地方。原本只是一个煤矿小镇,废弃后被挪威政府重建,再把盖好的房子租给各国政府进行科学考察。 登陆前卓迪再三提醒大家把手机调成飞行模式,因为科考小镇的仪器都极为精密,任何微小的干扰,比如手机发射的电磁波,都可能对实验数据造成影响。 新奥尔松只有一条路,一直往前走,再往左拐个弯,这条路就到头了。道路两边除了各国科考基地,还有一个可以免费参观的博物馆。展览分成两部分,一部分是新奥尔松作为煤矿小镇的历史,另一部分则是那些生活在这里的人们的自述,为什么来这里,以及如何在漫漫极夜中获得对抗孤独的力量。 这里还有一个小卖部,出售各种旅行纪念品,从可口可乐到明信片,从北极熊玩具到79度55分的标志牌,价格也没有因为地处偏远而狮子大张口。每天只对外开放一两个小时,还得提前预约。我也买了两张明信片,一张寄给美国同学,一张寄给自己。 寄明信片的地方当之无愧地成为了全世界最北的邮局。大家把明信片塞进信箱前,都会先拍张到此一游照。邮局墙上贴着一张温馨提示:千万别把邮戳盖在护照上,否则风险自担。 北极黄河站就在这条路的尽头,把门的一对石狮子也是非常CHINA了。 当我们在黄河站门口拍合影时,正好赶上站长打饭归来(各国科考站共享了一个北极食堂)。女站长十分健谈,刚开始我们还担心打扰了人家的工作,可站长说,没关系,科普也是黄河站的工作之一。她刚上任不久,主要研究极地大气变化,她的同事都是海洋及冰川领域的专家。从她讲话时滔滔不绝的神气,就能看出她对自己的工作爱得深沉。 黄河站之外就是一片旷野了,脚下的路也消失了,可新奥尔松的行程还未结束,卓迪说,走,我们去看一座铁塔!说着就把子弹上了膛。因为这段路没有任何保护,要是真有熊出没,我们跑得再快又怎能快过时速超过60公里的北极熊? 好在不一会儿眼前就出现了那座铁塔,呈三棱锥形,稳稳地戳在大地之上。塔前立着一块纪念碑,上面写着:1926年,三位分别来自挪威、美国和意大利的探险家驾驶着一艘飞艇,从新奥尔松启航,不间断飞行了70个小时,最终抵达阿拉斯加。这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次从空中飞越北极点。眼前的铁塔就是用来放置飞艇的系留塔。 纪念碑上的文字只有短短几行,卓迪又补充了一些幕后故事。在那次飞越北极点的行动成功后,因为挪威探险家阿蒙森早已声名大噪,他的名字就排在了功劳簿的第一个。意大利人气不过,又造了一艘更大的齐柏林飞艇,在1928年重新尝试飞越北极点。可那次行动失败了,飞艇坠毁在北冰洋的冰面上。一共有来自十四个国家的救援队伍前去营救,营救过程中又死了17个人,其中就包括第一次飞越时的战友——挪威人阿蒙森。去世的17个人只有阿蒙森留下了名字,还在新奥尔松留下了一尊雕像,其他人都变成了冰冷的数字。 人类在探索未知的崎岖之路上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也因为这些探索者的前赴后继,人类文明的火光才愈发闪耀。 我认真地听着卓迪的讲述,其中有个词引起了我的注意:齐柏林。卓迪解释说,齐柏林是一种飞艇制造标准,在飞机成为最主要的空中交通工具之前,齐柏林飞艇才是名副其实的空中巨无霸!最大的一艘,长度是波音747客机的三倍!在二十世纪初叶,乘坐齐柏林飞艇进行洲际旅行是欧洲贵族最时髦的消遣方式。在最豪华的飞艇上,甚至有专门设立的阅览室、酒吧、带钢琴的空中沙龙。后来因为两次严重的航天事故,飞艇最终被禁止进行商业飞行。 我觉得飞艇的发明者简直是造梦大师,把人类的两种终极梦想——环游世界和飞翔——合二为一。 再次回到伦勃朗号时将近六点,我把自己名字旁边的吸铁石拨到“入舱”之下。 现在理应是黄昏时分,可阳光依旧晃眼地明亮,把远方的雪山变成了镜面,也把峡湾里的海水映得更加湛蓝。我突然想到,如果把阳光换成极光,即使眼前是无尽的黑夜,恐怕也不会那么难熬吧,说不定还有治疗颈椎病的功效。
7250 0

发表在 旅行摄影 2017-07-14
一路向南,世界想入耳就入耳
如果你是旅行科技宅,那你一定听说过“索尼大法好”!以前我也只是循着这个思路入手了索尼微单,这次从丽江到芒市的旅行我连耳机也换成了索尼1000X。除了拥有降噪及音质出色等常用功能之外,这款耳机最突出的功能就是操作简便,如果想还原外面的世界,那就把手扣在右耳听筒之上,手一放开,又恢复到自己的音乐世界。切歌、调节音量也不需要再通过手机屏幕操作,只需要用手指轻轻在听筒上一滑,就能随心所欲了。感谢日新月异的索尼黑科技让生活变得更加简单,让音乐成了旅途中最美好的陪伴。 〈 丽 江 |背 包 十 年 青 年 公 园 〉 Desti youth park 背包十年青年公园作为行程的起点和终点 我们准备了欢迎派对和告别聚会 所有旅行中的美好,总是会在这里不期而遇 盛大烧烤派对 影音室上面写着we believe in dreams(我们相信梦想) 〈 大 理|洱 海 环 海 公 路 〉 下关风、上关花 、苍山雪、洱海月 风花雪月、洱海苍山、踏迹风尘 去不到山野湖心,却也能直击心灵 到了大理,你才能感受她的多情。 洱海的碧海蓝天 游泳的少年 人民路上 梅子井酒家 世界在耳边自由切换 〈 腾 冲|和顺古镇、火山公园以及热海温泉 〉 极边第一城腾冲,位于中国边境 中国大陆唯一火山地热并存的地区 古镇、温泉... 百年老杂历史餐厅给你席卷味蕾的感官体验 腾冲夜色 我坐在古镇里歇歇脚 夜晚的光,把人罩上一层新的色彩 背包十年,咖啡的浓香让夜色变得更加柔和了 戴上耳机,看人来人往 古镇的夜,让人不忍作别 〈 芒 市 |勐焕大金塔、热带植物园 〉 勐焕大金塔是中国第一金佛塔,亚洲第一空心佛塔 属于南亚傣王宫建筑风格 作为傣族信仰佛教的一种文化象征,传奇而又迷离 虔诚的信徒 轻轻一划,喧哗的世界就一下子安静下来 群山之中的观景台 身后的绿,深深浅浅 虫子宴,也算云南十八怪之一 妖艳的孔雀时刻提醒着我们,这里是云南 在姐告口岸 在自驾途中,sony1000把喧嚣屏蔽在外,让世界想入耳就入耳
30737 0
留言板

0 / 500 字

  • 小妖-麦

    小鹏,你好!听说你的背包十年很久了,但从来都没有想要去翻看,因为在我心里,会觉得旅行是一件特别私密的事情,这事情吧跟谁都没关系。但这次因为要走南美,看完了你的帖子,寻找格瓦拉,很被打动。你对旅行不同层次的理解,对自我的深度探询,对父母的亏欠以及爱,对生命感性且理想,我都极有共鸣。1月底我会去走你走过的这条路,感谢你的帖子,给了我一些建议,也希望你在云南一切都好。

    回复

    2017-01-02 18:27

  • 爱丶默然

    真的很详细,谢谢你的分享,可以更多的讨论和分享吗?

    回复

    2015-10-26 18:04

穷游网旅行者提供原创实用的出境游旅行指南旅行社区问答交流平台

返回顶部 扫码下载
下载穷游App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联系方式

 

0/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