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安全提示

即日起穷游网将实行手机绑定实名制,绑定手机后就可以正常使用穷游的写帖、创建行程、点评、足迹、问答等功能。

|
背景渐变
0%

懷德 关注按钮 留言

等级:5袋长老现居:北京

最近来访

累计访问(36)

Ta的关注

11 更多

Ta的粉丝

12 更多

探访TA的足迹世界和旅行梦想Explore the world

  • 去过19国家82城市
TA的游记 更多 9篇游记 | 0个精华

发表在 德国 2016-02-22
维滕贝格&爱森纳赫:探寻马丁•路德的足迹
如果要选择一位在历史上最有影响力的德国人,马丁·路德无疑是强有力的候选之一,这位欧洲宗教改革运动的旗手深刻地改变了基督教世界。1996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将“埃斯莱本和维滕贝格的路德纪念地Luther Memorials in Eisleben and Wittenberg”列入了世界文化遗产名录。像这样,名称中带有memorials,含有浓厚的纪念个人色彩的世界文化遗产是非常罕见的。怀着对路德的深深敬意,我此次德国之行特意安排了一次维特贝格之旅,而爱森纳赫的瓦尔特堡作为路德将《圣经》新约译为德文之处,也可看作是探寻路德足迹的重要一站。 1483年,马丁·路德出生于埃斯莱本Eisleben,至1546,路德同样逝世于此。而路德进行一系列宗教改革运动的主战场是在维滕贝格Wittenberg。因此,这两座路德人生中最重要的城市里的一些遗迹被评为了世界文化遗产,并在两座城市名称前加上了“路德城Lutherstadt”。 这座黄色外立面的建筑便是维滕贝格的路德故居,建于15世纪末期,是当时的萨克森选侯弗里德里希公爵兴建的一座修道院,之后也被用于刚刚创建的维滕贝格大学。1508年,年轻的路德来到了维滕贝格大学,在此教授道德哲学。 马丁·路德在这里度过了近四十年的时光,从一名风华正茂的青年教师成长为一位坚定不屈的宗教改革先驱。不知不觉间,他在很大程度上颠覆了西方基督教的旧秩序,成为新教“信义宗”的奠基人,从而引领了欧洲宗教改革运动的开展。这座路德故居就是这一伟大历史进程的最佳见证者。 来到维滕贝格的初期,路德的精力主要用在学术上。1512年,他获得了神学的博士学位。为了更好地理解《圣经》,路德还学习了希伯来文和希腊文。深入的学习让路德的宗教热情不断上涨,信念不断坚定,但此时,西方基督教会的外部环境却是愈发的腐朽和堕落。这就逐渐引发了路德对当时传统教会的质疑。而从1515年开始,维滕贝格所在的主教区开始大肆发售“赎罪券”——宣称教徒通过购买可以获得救赎,实则是教会的敛财手段。这更加引起了路德的不满,为此进行了强有力的反抗。1517年10月31日,注定成为了一个永载史册的日子,路德提出了著名的《九十五条论纲》,揭露教会的腐朽本质,并将论纲钉在了维滕贝格的城堡教堂的大门上——这一事件已普遍被认为拉开了宗教改革的序幕。 上图为路德故居展示的《九十五条论纲》。 维滕贝格的城堡教堂,也是路德进行宗教改革的重要见证。不过,图片中的教堂大门经过整修,并不是当年路德钉上论纲的“真迹”了。 路德的《九十五条论纲》自然引起了西方基督教会的巨大不满,他也被视为“异端”。但路德并没有退步,反而在与传统教会的斗争中坚定了“因信称义”的宗教信念。这一信念的核心就在于因内心信仰而得到拯救,基督徒信仰的核心应当是《圣经》,教徒理解《圣经》,向上帝祈祷并不一定要通过教会。这自然极大地削弱了传统教会的特权。到1520年,路德又相继发表了三篇“宣言书”,在阐释“因信称义”信念的同时,也描绘出了宗教改革的基本轮廓。 路德的言行不断触犯和挑战着罗马教廷的权威,1520年6月,教皇利奥十世发布敕令,限路德在60天内放弃他的“异端”观点。路德对此的回应则是,在维滕贝格当众烧毁了这一敕令。维滕贝格的大火令教皇忍无可忍,随即宣布将路德逐出教会。这使得誓要捍卫教会权威的皇帝查理五世决定判决路德。此时,弗里德里希公爵拯救了路德,他将路德送至位于爱森纳赫Eisenach的瓦尔特堡。这里环境清幽,人迹罕至,路德以此作为避难所,更适合于潜心研习神学。在此期间,路德完成了一些神学著作,而意义最重大的一项工作是将《圣经》的新约部分翻译成了德文。这一成果不仅更有利于普通信徒理解《圣经》,也促进了德文的规范、传播和统一。 位于高山之上的瓦尔特堡。城堡始建于公元1067年,是德国历史最悠久,保存最完好的城堡之一,1999年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单。作为路德翻译新约之地,在内部还能看到路德曾经用过的桌子。 路德在瓦尔特堡期间,维滕贝格的宗教改革在菲利普·梅兰希顿等人的领导下依然进行着,还逐渐发展到了其他的城市里。梅兰希顿也是维滕贝格大学的教授,一直是路德的得力助手,他在维滕贝格的故居也是世界文化遗产的一个组成部分。 距离路德故居不远的梅兰希顿故居。可以购买联票参观两座故居。 1522年,路德不顾弗里德里希公爵的反对,毅然回到维滕贝格,与梅兰希顿等人继续宗教改革事业。宗教改革的浪潮使得许多神职人员开始摆脱了传统教会严苛、死板的束缚,很多修士和修女步入婚姻殿堂。路德也在1525年,与修女凯瑟琳·冯·伯拉结婚。 路德故居内,路德与妻子的画像。 记录了路德婚后生活的起居室,是故居内唯一保持原样的房间。当年,路德经常邀请他的学生们坐在桌子四周高谈阔论,他的妻子是其中的唯一女性参与者。 宗教改革也在一定程度上刺激了1524年开始的德国农民运动的发生。路德对农民暴动的态度也由最初的怜悯转为极力斥责。这也引发了暴动的农民的不满,继续以更极端的方式来对待宗教改革。 至1546年路德去世,他一直坚持着教授神学和继续翻译《圣经》的工作。不过,晚年的路德被认为脾气暴躁,难以相处,但这不能抹煞他的丰功伟绩。按照弗里德里希公爵的意愿,路德的遗体被运回维滕贝格,安葬在城堡教堂;路德毕生的好友梅兰希顿去世后也被安葬在了这里。 路德的去世并没有让宗教改革运动停滞下来,要求承认路德信义宗的势力越来越强大。终于在1555年,查理五世与新教诸侯们签订了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奥格斯堡宗教合约》,根据该合约,新教取得了与天主教平等的地位,各诸侯国有自主选择宗教信仰的权利。这可以看作是路德宗教改革运动的初级重要成果,而这一运动,时至今日,依然影响着基督教世界。 除埃斯莱本和维滕贝格之外,德国的爱尔福特Erfurt、曼斯菲尔德Mansfeld、科堡Coburg、托尔高Torgau等地的一些路德遗迹也已经被列入了“路德纪念地”的申遗名单,也许有一天会成为这一世界文化遗产的新增组成部分。 在维滕贝格和埃森纳赫的时候,看到一些关于路德的纪念品上已经印上了“宗教改革500周年”的字样。1517年,路德在维滕贝格的城堡教堂钉上了《九十五条论纲》,五百年前的这一“星星之火”,此后彻底“燎原”整个基督教世界。如今,人们在德国境内探寻着马丁·路德的足迹,遥想当年他挥斥方遒,引领宗教改革的英姿,却无法想象,如果没有他,这个世界现在的样子。
2711 4

发表在 德国 2016-02-03
当古典魏玛遇上洋葱节
对于像我这样在旅行中特别功利地“刷数据”的人来说,魏玛是个不得不去的地方。因为这个规模不大的小城有两处世界文化遗产:包豪斯建筑及其遗址、古典魏玛。 魏玛位于德国中部的图林根州,我们去的时候正赶上了当地的洋葱节,到处人满为患。早在国内定酒店的时候就发现异常紧张,最终只得选了价格不菲的大象酒店。这酒店已有三百多年的历史了,李斯特、瓦格纳、托尔斯泰、托马斯·曼等众多名人都曾在此住宿。定好之后,酒店的人还特意发邮件告诉我们,我们在的时候,魏玛会特别拥挤,平时十分钟能走完的路程,现在估计要走二十分钟。果不其然,我们在夜晚时分来到魏玛,但大街上依然被喧闹的人群挤满了。甚至进了酒店房间,还能听到窗外广场上的歌声。 第二天一早,漫步魏玛小城,这洋葱节好不热闹!整个城市已经变成了一个大的集市,像下图所示,以洋葱为主题的店铺占了多数,但也不乏烤肉、啤酒及各类生活用品的店铺。德国人对这种古朴、浓郁的地方传统风情可能已经习以为常,但对于远道而来的我们,则感觉新鲜无比。 体验了一把热闹的洋葱节之后,还是回归魏玛的文化魅力上来吧。魏玛的标志,无疑是民族剧院前的歌德和席勒的塑像,正是这两位德国文坛巨人的双星闪耀,奠定了“古典魏玛”形成的基础。两位伟人的创作生涯基本都是在魏玛度过的,年长席勒十岁的歌德成为了席勒的良师益友,两位结下了一生的友谊,共同领导着18世纪末期德国文坛的狂飙突进运动。 此时,两位文坛巨匠也俯视着喧闹的洋葱节。小朋友的Hello Kitty是不是有点乱入的感觉。 歌德和席勒塑像目视的前方就是著名的包豪斯博物馆——魏玛的另一处世界文化遗产“魏玛和德绍的包豪斯建筑及其遗址”的组成部分。1919年,包豪斯(Bauhaus,德语“房屋建筑”倒置而成)学校由德国著名建筑师瓦尔特·格罗皮乌斯在魏玛创办。学校的建立深刻影响了现代设计的诞生和发展。1925年,包豪斯学院由魏玛迁往德绍。纳粹时期,包豪斯学校也受到了很大的迫害,战后得以复兴,如今已发展成为公立包豪斯大学。1996年,被评为世界文化遗产。 民族歌剧院对面的包豪斯博物馆,几乎快被淹没在人群之中了。博物馆规模不大,但内容很丰富,语音导览详细介绍了包豪斯诞生和发展的历程,及包豪斯的设计作品,内部不许拍照。需要购票参观,在这里还可以购买一种包含二十多处名人故居及博物馆的联票,在魏玛停留三天以上的游客们可以考虑下,不然还是单独买票更为划算。 席勒故居距离包豪斯博物馆很近,是一座黄色外立面的房子。由于我们在魏玛只逗留一天,更倾向于参观歌德故居,因此只是路过席勒故居,而没有进入内部。 歌德故居外部也没有特别明显的标志,街道上又挤满了如潮的人群,还真不是特别好确认。下图左侧黄色的房子就是歌德故居。 1775年,26岁的歌德受到魏玛公国卡尔·奥古斯特公爵的邀请而来到魏玛,一直到1832年,大文豪在此与世长辞。因此,歌德故居无疑是了解、探寻大文豪一生的最佳地点,《浮士德》等传世名著便在此完成。 如今,歌德故居大致分为两个部分,第一部分就是原始的歌德故居,大文豪生活和创作的地方;第二部分是在此基础上新建的歌德博物馆,展出一些和歌德有关的文物。购买门票提供语音导览(其实是个iTouch),讲解内容丰富得让人崩溃,我在博物馆听到没电了,估计这样的不在少数。 歌德会客厅门前的地板上,拉丁语SALVE为欢迎之意。这里已成为歌德故居的一处标志,纪念品商店有很多这种图案的冰箱贴和书签。 大文豪的餐厅,故居内有很多歌德收藏的雕塑及油画作品。 歌德工作和学习的书房。 这间小卧室与上一张图片中的书房相连。晚年歌德工作至深夜便经常在这里休息。1832年3月,歌德说完那句著名的临终遗言“给我更多的灯吧”之后便在这个房间内永远地离开了人世。 故居还配有一个花园,闲暇时分,歌德也曾在此漫步、沉思。 参观完故居部分,可以继续参观新建的博物馆。博物馆规模不小,收藏有很多歌德曾经用过的生活物品、手稿、收藏的艺术品等遗物。每一件都有详细的语音介绍。 以博物馆收藏的这件歌德和席勒的塑像作为歌德故居部分的结束吧。这两位文豪的终生友谊早已成为文坛佳话,他们巨大的影响力使得魏玛一时间文人荟萃,艺术家云集,包括两人故居在内的多处文化遗迹使得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1998年将“古典魏玛”列为世界文化遗产。 “古典魏玛”共有十多项组成部分分散在魏玛市内。除了歌德、席勒故居之外,贵族墓地也是其中的重要一处。包括歌德、席勒等文化名人及卡尔·奥古斯特公爵等贵族在内的众多名人去世后均长眠于此。 贵族公墓入口处的主体建筑,在其后面还有一座俄罗斯东正教风格的教堂。内部很安静和肃穆,与嘈杂的市中心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购票参观,提供语音导览,不允许拍照。地下墓室的核心部分自然是歌德、席勒和奥古斯特公爵的灵柩。不过,现在席勒的棺椁内却是空的。因为早在1805年,46岁的席勒便英年早逝,后事处理得比较仓促,他的遗骨与很多人一起埋葬在圣雅各教堂墓地。1832年歌德病逝,按照他的遗愿,将从圣雅各教堂墓地中找出的一具被认为是席勒的遗骨和歌德的一起安置在贵族公墓。但后来经鉴定,这具遗骨并不是席勒的。20世纪初,另一具被断定为席勒的遗骨曾被放置在公墓棺椁内,但2008年经DNA鉴定,这具遗骨也不是席勒的。否定了两具遗骨之后,这位大文豪的棺椁便被空置了,而真正的席勒遗骨在何处,至今仍是未解之谜。不过这并未影响贵族公墓在德国文坛的神圣地位,反而增添了一份神秘色彩,至今仍有络绎不绝的游客前来瞻仰和缅怀这两位文坛伟人。 如今,贵族公墓的外围已经被拓展为一片公共墓地及城市公园,可供人免费进入,在此漫步,休憩。 贵族公墓附近的一处指路牌。像这样印着三个世界文化遗产标志的指路牌,恐怕不多见。 指路牌左侧指向的就是刚才介绍的贵族公墓。右侧三个从上往下依次是伊尔姆公园(世遗“古典魏玛”的一部分,歌德曾在这里的一座别墅居住过)、李斯特故居和包豪斯大学。有时间的朋友们可一一前去参观,时间有限的我只是路过李斯特故居外面匆匆一瞥。 魏玛虽小,但众多文化遗迹却让人应接不暇。一天的时间太过匆匆,真应该在此多逗留几日,遥想当年“古典魏玛”时期的辉煌,沉浸其中,也是一种精神和思想上的洗礼吧。 获取更多旅行信息,欢迎关注“去往”微信公众号:
758 0

发表在 德国 2016-01-26
亚琛、施派尔、科隆:教堂之美
在欧洲旅游,遍布各地的众多教堂自然是不可错过的风景。很多城市,也正是因为有了一座举世闻名的教堂,而成为旅游热门地。我们这次德国之行去的三座城市,亚琛Aachen、施派尔Speyer、科隆Cologne,就属于这种情形。本文按照三座教堂建造年代的顺序,分享我们在德国的教堂之旅。 亚琛:查理曼大帝长眠之处 亚琛是德国最西部的城市,德国、比利时、荷兰三国交界处。位于这座国际化城市的亚琛大教堂因为与查理曼大帝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而闻名于世,在1978年就被评为了世界文化遗产,是德国的第一处世界文化遗产。 公元8世纪末,查理曼大帝下令修建亚琛大教堂,814年,查理曼大帝去世后便长眠于此。从外观上看,亚琛大教堂的规模并不算很大,主要由中间的八角形圆顶礼拜堂(Palatine chapel,以下称礼拜堂)及前后相连的唱诗班和尖塔三部分组成。中间部分的礼拜堂是最古老也是最核心的部分,约建成于公元800年,是加洛林王朝时期的建筑代表。从建成起,亚琛大教堂就吸引了无数的朝圣者来此朝圣。为了能够容纳更多的朝圣者,在亚琛大教堂的东面加建了一个哥特式的唱诗班,建成于1414年。除此之外,还有一些小的礼拜堂(chapel)陆续加建在四周。 亚琛大教堂的全景,走近细看,能看出各不同部分之间连接的痕迹。 教堂的入口在西侧的尖塔下面,可免费进入,在内部拍照要收费1欧元。但若要参观教堂的一些核心区域,则要跟着一个由导游带队的tour,一人收费5欧元。我们去的时候比较晚,已经没有英语导游带队了,只得跟了一个德语导游。不过这德语导游特别负责,用德语跟两位德国人讲解完之后,还额外地试着用英语为我们讲解。 走进礼拜堂,首先看到的会是上图所示的悬挂在正中的吊灯。据说是神圣罗马帝国时期的著名皇帝弗里德里希·巴巴罗萨(红胡子大帝)捐赠给教堂的。 礼拜堂的天花板。礼拜堂从内到外,都充满了浓浓的拜占庭风情。 唱诗班内部,彩绘的玻璃窗散发着浓厚的中世纪哥特风。唱诗班内摆放着两个金色神龛,若要走近细看,就要由导游带领了。 2014年,科学家们证实,亚琛大教堂唱诗班内部最东侧的这具黄色神龛内盛放的正是查理曼大帝的遗骨。戎马一生,征服了大半个欧洲的查理曼大帝如今便安静地在此长眠。根据查理曼大帝的遗骨,科学家们推测其身高在1米84左右,这在中世纪可谓一个巨人。 唱诗班西侧的这个神龛内盛放着耶稣、圣母玛利亚和圣约翰的衣服碎片等遗物。每七年,这个神龛内的“圣物”会开放一次,吸引近十万人来亚琛朝圣。 参观完唱诗班之后,导游会带你登上礼拜堂的二层。这层的精华是下图所示的王座。据说从936年至1531年间,有30位神圣罗马帝国的皇帝在此加冕。 在亚琛大教堂的北面,还有一个教堂珍宝馆(Treasure),收藏并展出教堂的珍贵文物,有兴趣的朋友们可以去看一下。离教堂不远的市政厅也是一座很古朴很气派的建筑,前面的广场上还有一座查理曼大帝的雕像。 一座大教堂,如今俨然已成为见证欧洲史的活化石。亚琛,一座多元化的沧桑古城,也因此而充满了魅力。 施派尔:大教堂隐于小城镇 施派尔,一个只有约五万人口的小城镇,安静地坐落在莱茵河畔,从海德堡乘坐列车至此大概需要45分钟。这里,因为有一座跨越千年之久的大教堂而吸引着无数游客来此观光。 公元1030年,神圣罗马帝国的皇帝康拉德二世下令开始建造施派尔大教堂。建造之初,康拉德二世便力图建造一座世界上最大的教堂。但康拉德二世及其继承者亨利三世都没能见到教堂的建成。直到1061年,大教堂才最终建成,此时神圣罗马帝国的皇帝已经变成了亨利四世。而此时,帝国皇权与罗马教廷的冲突正愈演愈烈,为了保住自己的皇位,亨利四世徒步去向教皇格利高里七世“负荆请罪”。1076年冬天,亨利四世正是从施派尔开始了这次著名的“卡诺莎觐见”。 施派尔大教堂规模宏大,如今,在教堂四周很难拍到教堂的全貌,但教堂正面的恢弘已经足够让人惊叹了。 教堂为罗马式建筑风格,淡黄色和暗红色的砖石砌成的外观显得朴素淡雅,又大气庄严。教堂中殿呈狭长的长方形,四端各有一座尖塔。教堂内部空间巨大,两排柱子将中殿分成了三部分,内部装饰也非常古朴。 教堂二层的画廊和立面图右侧的尖塔需要购票参观,且由导游带领,入口处在正门的左侧。售票处会提供语音导览,讲解非常细致,一幅油画,一个雕塑都能说上好几分钟。 正门左侧的雕塑,参观教堂二层由此开始。二层现在已辟为画室,收藏了不少油画作品。 继续往上,尖塔顶端是俯瞰施派尔小城的绝佳地点。下图为从尖塔上看教堂长长的中殿及另一侧的两座尖塔。 俯瞰教堂正前方的施派尔,正对教堂的道路的尽头是一座哥特式古城门,远处还能看到两座哥特式教堂的塔尖。 从这一侧看去,远方是广袤的黑森林,德国非常著名的一处自然景点。 教堂的地下墓室也不容错过,入口在中殿的右侧部分,需凭门票参观。其实,教堂最先建成的就是地下墓室,从1039年至1309年之间,包括没有看到教堂建成的康拉德二世、亨利三世在内的多位神圣罗马帝国的皇帝及其皇后均埋葬于此。 地下墓室规模庞大,形制讲究,是欧洲最大的皇家墓室之一。 这座历经千年沧桑的教堂也早在1981年就被评为了世界文化遗产。大教堂吸引了不少游客,但基本没有打破这座小城的宁静。 科隆:无需多言的德国旅游名片 科隆大教堂,这一景点早已妇孺皆知了,不仅是德国的地标,还同巴黎圣母院一样,是最典型的哥特式教堂之一。 公元1164年,征战米兰的弗里德里希·巴巴罗萨大帝得到了一件珍贵的宗教圣物——朝拜耶稣出生的“东方三圣”的遗骸。随着遗骸被放置在科隆,这里成为了西方基督教世界的圣地。为了供奉这一圣物,科隆决定建造一座世界上最大的教堂。1248年8月15日,科隆大教堂正式动工,但在1473年中途停工。几经波折,大教堂于1842年才开始重新按照原来的设计进行施工,到1880年,跨越了632年,这座当时世界上最大的教堂终于建成了。 我们在夜晚时分来到科隆,刚出火车站就看到如此壮观的大教堂,真是一种奇妙的体验。夜色之中,配上冷峻的灯光,大教堂更显威严壮观。 第二天白天,在另一侧用相机勉强拍下了大教堂的全貌。 大教堂正面,两座尖塔高达157米,让科隆大教堂成为了世界上最高的教堂之一。图中右侧的尖塔可以购票攀登。登塔绝对是个体力活,全程大概需要二十分钟到半个小时,塔上自然可以俯瞰科隆城市全貌。 莱茵河畔的科隆城,历史悠久,科隆大主教曾经是神圣罗马帝国的七大选帝侯之一,科隆也就成了至关重要的主教区。而如今,科隆也已经发展成了莱茵河地区最繁华的现代城市之一。 登塔的过程中能够看到很多悬挂的钟,最高处的这个钟重达24吨。 狭长的大教堂中殿,穹顶之高估计也是哥特式教堂中的翘楚。如今,可免费从正门进入教堂中殿参观,但出来的时候,会要求根据个人意愿捐款。此外,还有一座珍宝馆也值得参观,包括上文提到的盛有东方三圣遗骸的神龛等镇馆之宝。但珍宝馆不允许拍照,所以在此无法跟大家分享了。 关于科隆大教堂,已经有太多的描述和感悟。作为德国的地标式建筑,也确实是不可错过的一处景点,哪怕只是匆匆一瞥,也会让人难以忘怀。 Bonus:美因茨大教堂 借着这篇教堂主题的文章,再额外跟大家介绍一次我在德国的“疯狂”行径。从海德堡去吕德斯海姆的途中,在美因茨Mainz转车,有40分钟的等待时间,夜色之中,我按着手机导航跑到了美因茨大教堂,匆匆看了看外观,拍了几张照片,然后又一路跑着回到火车站赶车。 夜色之中的美因茨大教堂。美因茨大主教也曾是神圣罗马帝国的选帝侯之一,而且是三大主教中权力最大的一位。这种举足轻重的宗教地位,是让我冒着赶不上车的危险来匆匆一瞥的最大动机。 餐馆推荐:科隆Gaffel啤酒屋 最后给大家推荐一家我们在科隆吃过的餐馆,由我的一位资深吃货朋友推荐。这位朋友说这里有他在德国吃过的最好吃的“猪肘”,而我去了之后也深有同感。 Gaffel啤酒屋,就在大教堂之下,好找得吓人。这里不光提供啤酒和美食,还是一处球迷聚集地。2010年世界杯期间,著名的英德大战让当时央视的解说贺炜一跃成为诗人,诗人最后感慨的在科隆大教堂欢欣鼓舞的球迷,估计有不少在此开怀畅饮。 由于正值慕尼黑啤酒节期间(其实已经过了几天),德国其他地区的一些餐馆也都挂上了巴伐利亚的州旗。当时电视上正在直播欧锦赛预选赛德国队客场同爱尔兰队的比赛。 标志性的德国“猪肘大餐”,味美、量大。 相比之下,这里的啤酒杯却非常袖珍,1.7欧一杯。跟布拉格的那家啤酒馆一样,杯垫上的四道杠代表已经喝了四杯。 有的朋友可能已经注意到了前面两张照片中那位穿着科隆队球迷外套的大哥,而啤酒屋门口的科隆队吉祥物山羊、球衣、队徽等更直观地彰显了这里作为科隆球迷聚集地的属性。啤酒屋的餐桌上还放着一张科隆队的德甲赛程表。 德国的教堂,远不止这三(四)个。以教堂为主题的游记至此结束,但对更多教堂的探索必然还会继续。 更多旅行分享,欢迎关注“去往”微信公众号:
2202 0
TA的biu 更多
  • 峨眉酒家何处有净土了

    1 1
TA的照片 更多 0个相册 | 190张照片
留言板

0 / 500 字

穷游网旅行者提供原创实用的出境游旅行指南旅行社区问答交流平台

返回顶部 扫码下载
下载穷游App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联系方式

 

0/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