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安全提示

即日起穷游网将实行手机绑定实名制,绑定手机后就可以正常使用穷游的写帖、创建行程、点评、足迹、问答等功能。

|
背景渐变
0%

一条想出走的裤 关注按钮 留言

等级:1袋长老

最近来访

累计访问(4)

Ta的关注

0 更多
TA还没有关注对象

Ta的粉丝

0 更多
快成为TA第一个粉丝吧!

探访TA的足迹世界和旅行梦想Explore the world

  • 去过0国家0城市

TA还没有踩下足迹!

TA的游记 更多 1篇游记 | 0个精华

发表在 马来西亚/文莱 2019-01-05
从反抗到精神瓦解,讲述我在马来西亚失联的20小时
新加坡国家美术馆的一扇门上写着“what you see is what you see”,我的直觉理解为“看见即真实”,如果你看到的是他们想让你看到的,那么you never know what is real. 2019年1月5日 00:20,我终于回到了杭州的住址。刚到家,收到巴基斯坦小哥的信息,他说他现在只有采用最麻烦的方式:先从西安去广州,再转机到斯里兰卡,最后才能回到他的祖国。有些事,你看到的就是正在发生的事实。回想这次在吉隆坡机场的遣返经历,从疑惑、恐惧、反抗到平静,我想把它传递给更多即将或打算去马来西亚的朋友,并且强烈要求相关政府机构给所有受难国民一个解释。 凭什么把我们关起来? 2019年1月3日14:00左右 我和朋友共4人从新加坡转机到吉隆坡,准备在这儿开启充满期待的旅行。我们持有的签证是TRANSIT PASS 120 HOURS,入海关前还还专门看了一眼通道没走错。过海关时,我像往常入境一样把护照、机票和签证等材料递交给他,我们4个人找了不同的海关人员,我是第二个去递交材料的,眼前是一位面相很严肃的男性,他一直在翻我的护照,一边在电脑上敲着什么。由于等的时间过久,朋友们都挨个通过了,我当时有点分神,他忽然问了个问题,我没有反应过来,就回应了一句“uh?”表示没听懂。这里的人说英文理解起来很困难,我回答不上来也无可厚非,但或许在他们看来随时可能被列入怀疑名单。他重新用英语问了一遍,“你来这儿做什么?”,我回答“旅游”。他又问“你来自哪里”,我说“中国”。然后,又是一阵漫长等待,他看着我的护照然后抬起头问“你是第一次来马来西亚吗?”我说“是的”。我想我的护照上面就几个国家,哪需要看那么久。远处已经过关的朋友投来了催促的目光,我想再没有结果就要主动询问了。这时,他忽然站起身说:“你不能过关”,然后递回护照和一张纸条说“go to immigration office.”我问为什么,他说我的护照有问题,这时我再次拿出行程单给他看,指了指远处的同伴说,“这时我的行程单,我和他们是一起的,从新加坡过境来马来西亚旅游。”他又拿起来看了一眼,依旧是那句话,去找移民局的人。 我有些无力,换到旁边问我朋友的那位海关,他看了一眼他的同事后,依旧给了一个失望的答案:去移民局。我以为可能只是去盖个手印签个资料什么的就可以通过了,于是拿着资料直奔。到了局里,一切看似来似乎没那么充满期待了。房间里很多黑人和围着头巾的穆斯林,他们收了我的资料让坐着等。 1月3日14:25 工作人员说有个和我持有相同护照的的人之前入境过马来西亚,那个人有犯罪记录。什么鬼,你国万能的海关竟然连假扮护照都没查出来?我告诉她我们的旅行安排,对方说“ok,I’ll check.please sit here and wait.” 1月3日 14:37 同行的朋友西老师发来微信问还没到我吗,我说刚按了手印,还要继续等。在这个小房间里,所有工作人员都是一副冷漠脸,不管问啥,只会告诉你“sit”和“wait”,别的只字不提。西老师说记住态度一定要好,马来签证对单身女性是有不好历史的。这时我才感觉情况没有想象中那么乐观,赶紧上网搜索在吉隆坡被扣护照的相关结果,然后看到一篇中国人写的亲身经历,看完毛骨悚然,立马发给了几个好友,当时一个朋友还开玩笑让我不要怂,怼他们。 1月3日 15:07 朋友们已经在外面吃完了午餐,群里发了一个紧急联络人电话。当时我又累又饿再加上恐惧,根本没心思记住号码,只是发了一条朋友圈,评论里很多人让我打电话给大使馆,我想着等结果出来后再打,然后疯狂在网上搜索是否有其他解决办法。 1月3日 15:29 西老师再次发来微信问是否有进展,我说“有,被关了。”然后就被强行要求交了手机。没收前最后一分钟,他们允许我再打个电话,我问什么时候可以离开这,一个女人说“tonight.”由于马来人讲英语非常糟糕,听成了two night的我还被他们当众嘲笑。我打给西老师说手机不能用了,今晚可以出来。他让我注意看时间,如果4点还拿不到电话,找个机会用别人电话打。 1月3日 15:45 局里的小哥又带我出去按了指纹拍照,正想吐槽为啥要按两次时又被送回房间,让我把随身携带的行李放到里面的架子上,贵重物品可以随身带,人需要转移到别的地方。我指着一旁像监狱样的房间问,是要去那吗?他反问“你想去那吗?”我大喊道“NO! I don’t want to go there!!!”此时的声音已经有些颤抖了。无力地摸出现金、身份证和银行卡,在众目睽睽下上交自己的行李,电脑桌座位上有几个长得不错的小哥,他们看着我走过来都是一副很同情的脸色,然而有什么用呢,同情不能妨碍他们“执法”。 1月3日 16:00 我被带到了另一个“小黑屋”,这里除了“小”和“黑”可能是反义词,看到的景象和想象中没什么差别。房间门外齐刷刷站了一群人,他们用饥渴的眼神望着你,像等待被你救助的难民,而更多地,是又盼到一名新成员加入的好奇与欣喜…… 100号你好,我是54号 快速扫视后,人群里有两个在议论我的中国人,我鼓起勇气上前询问,用中文“接头”成功后,大家都像亲人一样紧紧站在一起!一问才得知,除了我以外,他们都是在这里待了很久的人。大家看了一眼我手上的单子,笑着说“你竟然已经排到100了!”旁边一个大姐跟我打招呼:“100号你好,我是54号!”这句话让人想起很多场景,在餐厅吃饭,在医院看病,在监狱生活,彼此的名字不重要,萍水相逢你我都是一个代号。 几个中国人和一个老外围在一起,首要问题当然是交换家乡信息、被扣原因和比惨: 53号成都小哥——和女朋友来吉隆坡旅游,自己被扣,理由未知 54号重庆姐姐——因工作来过好几次吉隆坡,这次去槟城学习在吉隆坡转机被扣,理由未知 56号巴基斯坦小哥——从西安回巴基斯坦,在吉隆坡转机被扣,理由未知 57号甘肃大叔——来马来西亚旅游,疑似没打印机票(我们猜的)被扣,无故被抽走包里三千元人民币 83号广东姐姐——因工作来过好几次吉隆坡,这次去槟城旅游在吉隆坡转机被扣,理由未知 还有一个来自辽阳的老大爷,老板安排他来吉隆坡打工,在机场被扣,理由未知。 大家看了看我穿着短T和短裙,让赶紧换上厚衣服,小黑屋冷气要人命,没人敢穿成这样过夜。当时我的箱子都被朋友拖走了,没有多余的衣服,巴基斯坦小哥赶紧脱下他的外套让我穿上,中巴友谊在第三方领地发光发热。 队伍中53和56号很快就能出去了,53小哥一个劲儿兴奋地说话,介绍他身旁巴基斯坦的小哥。这位外国友人是西安交大的留学生,刚到中国6个月,还不会说中文,只好默默在一旁看我们讨论。大家讨论后发现,除了我知道具体原因外,其他人均没有被告知就被带过来了。83号分享说她来过好几次马来西亚,之前不懂英语去了很多地方也从没出过事。这次遇到了,一开始很刚,对方问问题直接说“NO ENGLISH,CHINESE!”然后就跟对方互刚“NO CHINESE!”“NO ENGLISH!”……然后就被带进来了。 1月3日18:00 原本17:50就能走的54号姐姐被告知要19:30才能返回中国。她看到我光着腿立马把自己的长裙搭过来盖住我膝盖说,“出门旅游不要穿短裙,你看,这样会暖和些。” 我们俩坐在小黑屋里聊天,她和旁边83号姐姐的儿子都是12岁,两人恰好也在同一家机构工作,这家机构总部在马来西亚,只要你投资年化收益就有60%。听到这我立马大呼“这不就是P2P吗!”姐姐小声说不是的,然后讲了很多她和公司共同成长的故事……果然在这个鬼地方,月入几十万和穿着GUCCI的人也不会被区别对待;除了单身女性,单身男性和已婚人群也是一样同等境遇。 1月3日 19:30 54号姐姐临走前没有吃到饭,因为今天的晚饭似乎比昨天来得晚了些。我们叮嘱她上飞机前帮忙打电话给大使馆求救,送走她后,我们的同胞又少了一人。大约晚上8点,晚饭终于送来了,我和83号赶紧排队,房间里其他人无动于衷,因为待得太久,已经对食物毫无知觉。印度人用沾满污垢的手吃饭,有的人吃了一点就扔了,整个房间就我吃了两盒…… 现在又到了83号姐姐分享她的故事,她聊起了最拿手的话题:恋爱、婚姻与家庭,我们从“心理学”到“生物学”,最后得出的结论就是:男人不靠谱、女人不容易。 只要不停聊天,时间仿佛就会过得很快,房间里紧抱双腿和默默睡觉的外国人,因为没有同伴而分外无助。这时更加深刻地感受到:中国人才能“救”中国人! 1月3日 22:00 终于又“迎”来了一位中国人!看到有新的同伴我心里竟然有点高兴,终于明白了当初自己加入时他们的心情。这位大叔19年刚辞掉工作,从南宁来吉隆坡散心,没想到散心反而变成了扎心。看到环境恶劣的小黑屋,他似乎对这里非常抗拒,一直质问看守的工作人员,然而由于语言不通,大叔的反抗也变成了服从。 我们仨中国人继续在一起诉苦,大叔看我光着腿立马又脱下他的外套让我围上。没了外套的他穿得很单薄,这时我打心底里感动,恨不得扔个炸弹炸掉这里。 WAIT/I DON’T KNOW/NO,I CAN’T 1月4日 0:00左右 没有白天阳光照耀下的小黑屋更加阴冷了,要是我没有这两件厚衣服,早就冻感冒了。看守人说这的空调和整个机场是联通的,关掉这里所有空调都会停止。我们仨挤在一起,可是怎么也睡不着,很难想象就在24小时前,我睡的是3000多一晚的酒店。 印度人拖了鞋蜷缩着睡在地上,印尼人抢占了房间里的纱布搭在身上抱团取暖,还有一群未知国籍的人在大声嚷嚷。环视一圈,大家都是面黄肌瘦,浓重的黑眼圈,头发油腻,似乎已经待了很多天了。这里又丑又脏,我们大眼瞪小眼,黄脸看黑脸,一看便知,来这里关着的,只有亚洲人(微笑脸)。 1月4日 03:00 我们仨把两个凳子拼在一起蜷着身子睡上去,我把矿泉水瓶垫在头下当枕头,这样的状态直到又冷又痛时,从凳子上直起身子来,已经很难走动。看了一眼83号的手表,才三点?房间比之前安静了很多,旁边两个人也醒了,83说我们去外面的小走廊睡吧,那暖和些。我晃晃悠悠地走出去,门口的景象触目惊心……一群“难民”齐刷刷睡在走廊的地板上,几乎是头脚挤在一起。这时看守人员换班了,来了两个亲切的亚航看守员。有个女看守员看我靠着墙站,立马招呼我过来,说“你可以坐在这。”瞬时像得到特殊关照一样,因为之前的人是禁止我们跟他们坐一块,“下等难民”们只配坐地上。她起身指了下椅子上的桶装方便面说:“you can have this.”,我谢绝了。 后面来的亚航工作人员人都非常好,他们很善良,愿意倾听你的问题,但善良在这个国度是无效的通行证,我问什么时候才能离开,是否愿意帮忙去跟移民局的人沟通,他们很胆小不敢去找移民局的人,回答永远是三句话: WAIT I DON’T KNOW NO,I CAN’T 之后每来一个看守员,我都会告诉他我被阻止入境的原因,对方都表示同情,但不清楚为什么马来西亚海关会这么做,他们只是航空公司人员,被派来看管我们,没有权利去和他们沟通。期间有两个小哥还愿意给我手机让我联系朋友,我用他们的微信号加了西老师,然而呵呵哒,这个点谁会通过你的好友请求…… 有个叫Krish的小哥一直在跟我聊天,他说很奇怪,中国人和越南人英语都不好,却可以全世界旅游(我哭笑不得)。Krish对中国具有强烈的好奇心,问我的工作时间、这里的气候、物价和房价。他问我有没有男朋友,得知没有时,旁边的工作人员都表示很惊讶(单身狗的暴击无国界吗……)Krish还问中国可以用facebook吗,我说不行,包括twitter,google,instagram等都被屏蔽了,他有点震惊“那你们可以用什么?” “微信、微博还有抖音:)”(听到tiktok他立马懂了),另外也不忘挽回下大国面子,我表示中国的互联网其实很发达:) 最后,我们还聊到中国的男女平等、结婚年龄和爱情观,我告诉他中国的离婚率越来越高,很多年轻人都不想结婚,他一脸疑惑问“why”,我说因为他们不相信爱情。然后,他哈哈大笑。 这里让我失去了自由和睡眠,却让我练了一小时口语。 无处不在的种族等级链 在这里关的虽然都是亚洲人,但可以清晰看出马来人眼中的“等级链”。每过一段时间,移民局的人就会过来清点人数,大家待在房间里,他们踩在椅子上骄傲地看着被支配的人。印度人会被他们赶到最里面的角落,其次是别的一些国家,被他们安排坐在不同的区域。中国人会被安排在最前面的位置,这里相对里面没那么冷,离出口也更近。 1月4日 06:50 我上了个厕所,出来时看到窗户外已经快要见到曙光,天空从红色、橙黄、蓝色到紫色的渐变美到想拍照记录,然而我失去手机已经接近15个小时,真正的曙光还没来临。 大约7点左右,移民局的人来发放早餐,他们对着房间里的人大喊道:“Chinese!chiniese!”听起来是在关照中国人,当我走上前拿饭时,有个印度小哥混在其中想要拿走一份,立马被移民局人喊一边儿去,小哥立马说“I’m Chinese,I’m Chinese”,一边拿走他的早餐。后来才知道早餐“内容”也是根据国家有区别的,有些印尼人拿了中国人的份,被移民局呵斥放下,拿那边的。 是不是很可笑,《战狼》里牛逼哄哄的中国护照,在这里只能享受最先吃饭的待遇。事实上,我拿的是煎蛋炒面,屎一样的难吃。 一线生机化为泡影 如果你问,我们既然能出去上厕所,那为什么不求救呢?我当然做过,而且不止一次。从3号当天开始直到4号,一直在盼着有刚落地的中国人来这里上厕所,然后我好混进去找他们求救,现实情况比你们想得要糟。 3号下午我蹲守在门外的走廊,看到有长得像中国人的游客进了厕所,立马尾随进去,对方是个长得很漂亮的小姑娘,当她听闻我的遭遇后,立马拿出手机说我可以打电话,而我的猪脑子记不住号码想要微信联系。结果,这个鬼地方根本就没有网。我们尝试了几次均失败,小姑娘只有和她的同伴离开。 到了4号我还是不放弃,想着只要能上网就行。终于又等来了中国人,当我告诉她我被移民局关在这不能出去想寻求帮助时,对方一脸惊讶,说要带我去找工作人员,听到这我马上拉住她说“不要,我跟你出去被发现就完了!”她有点吓到了,找借口说赶时间就走了。 后来又有个中国人,跟她也是一样的反应,估计他们都不相信马来西亚人会这么无理地对待入境者。我的希望终究被彻底击碎,忽然想起了3号下午在移民局被调查时,有个老外问我借网络,说要联系他的家人,结果呢,我因为害怕个人信息被泄露,以记不住WiFi密码无情拒绝了。 看来在面对危险时,就算是自己同胞,也可能袖手旁边。 孤独!孤独! 1月4日 8:30 84号姐姐也等到了她的飞机,可以回中国了。只剩下我、大叔和外来务工的大爷三个中国人。大爷是最惨的,听不懂英文,耳朵也不好,普通话也很难跟大家沟通,总是一个人默默地坐在墙边。如果人与人之间没有交流,那是何等孤独! 大叔和大爷时不时会过来找我,让我用英语帮他们问什么时候可以离开,大叔烦躁的性格不断上前询问,每次都被告知”we don’t know,maybe on Jan.5 th,maybe on Jan.6 th…”最后只有双手抱头,神情绝望地走开。 看守员说大爷要6号才有航班,听到这里我真心想哭,他已经待了快三天了,还要再待两天,不能洗澡换衣服,不能舒服地睡觉,一个人语言又不通,没有同伴抱团交流,只是安安静静待着,偶尔想上前问工作人员,也因为语言不通望而却步。大爷穿得也很单薄,或许不知道再待2天意味着什么,如果是我我可能会精神失常或得抑郁症。马来西亚的遭遇也许会成为他晚年的一个噩梦,看着大爷无助的眼神,我真是有力也使不出! 终于要到那张“被遣返名单”,上面写着所有人禁止入境的原因。90%以上的人被认为是SUSPICIOUS TOURIST,5%是BLACK LIST,还有几个是停留时间过长、没有签证和护照过期,“可疑的旅游者”这个笼统的原因,应该是看高高在上海关大爷心情来坑害人的吧。而100多个人里只有我写着:RAI(没人能看懂啥意思,除了移民局的人有解释权) 早先我问一个看守员什么时候能离开,她说“you can leave at 6:00 o’ clock.”而到了快早上9点,我再次询问是,另一个人答复是:maybe tomorrow. 20小时后的曙光? 1月4日 9:30 有两个官方人员忽然来访,手上拿着单子,我隐约听到“chinese”这个词,看守员看了看我,然后说“你很快就可以走了”。虽然见到了曙光,但我根本高兴不起来,因为一天一夜没有睡觉,这时已经精疲力竭了。我上前叫住一个转身要走的官员(工作人员见状想要阻止),我告诉他我不想回新加坡,想直接回中国。官员说是的,你就是回中国。 等到上午10点,终于有人拿着我的护照来“送行”了!我强撑着体力冲回房间,把外套还给大叔,大叔收下衣服,感觉最后的希望已经没了…… 他们把我带进移民局,拿回了手机,太不容易了!我竟然快20个小时没玩手机!刚拿到行李,还没来得及查看信息,就被赶着带进了候机室,到了那我才发现,这根本就不是回中国的航班,他们还是把我送回了新加坡。 1月4日 12:50 到达新加坡,我把马方开的单子交给新加坡移民局的人,问他们我可以入境新加坡吗?一位工作人员说,这是马来西亚的单子,和我们无关,你当然可以入境,新加坡欢迎你。 1月4日 22:30 我自费买了回国的机票,到达杭州一身疲惫,回顾在吉隆坡的这些经历,简直就是刚从魔窟里爬出来,两天没有刷牙、卸妆、洗脸、洗头、洗澡、换衣服、睡觉,对一个勉强精致的妹子来说已经是致命打击。 有位老师评论朋友圈:“这是强国对外亮剑,过剩产能殖民腐败输出大背景下的个人悲剧。” 我无法追究根本原因是什么,只希望马方驻中国大使馆能给出合理的解释,对所有被无故被扣押的中国公民进行信息更正和损失赔偿。同时,吉隆坡这个地方也被列入黑名单,不会再去送人头,马方人傲慢、冷漠、做事低效、不尊重外来人、不作为等办事态度将会同等印在对这个国家的评价上。 最后提醒所有出境的朋友: 1、 外出旅游不要轻易穿太短的衣服,女性裙子尽量穿长裙 2、 自己的行李最好随身携带,不要交给朋友 3、 身上的现金一定要代购,国外可不流行手机支付 4、 出行前一定要查清楚对方国家的入关规定,相应的材料一定要准备好纸质版,不要用电子档 5、 准备好海关可能问到的一些常规问题,一旦答不上或卡壳都可能被列入怀疑名单 6、 学好英语,不然会吃语言亏 7、 尽量选择去发达国家或政策相对友好的国家 8、 不要太频繁入境同一个国家(在马来西亚,频繁入境会被列入怀疑名单) 如果你觉得这篇文章有用,请让更多朋友知道。这篇文章尽可能以客观的角度陈述,我已经忍住没有使用侮辱性的言辞,因为我们早在马来西亚就已经骂过了。请以友好的态度讨论,谢绝一切网络喷子。 祝大家2019年都能顺利出行。
1389 15
TA的照片 更多 0个相册 | 1张照片
留言板

0 / 500 字

穷游网旅行者提供原创实用的出境游旅行指南旅行社区问答交流平台

返回顶部 扫码下载
下载穷游App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联系方式

 

0/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