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安全提示

即日起穷游网将实行手机绑定实名制,绑定手机后就可以正常使用穷游的写帖、创建行程、点评、足迹、问答等功能。

|
背景渐变

非职业非盈利独立摄影师、旅行者和撰稿人

确定 取消
0%

BUFFONJUV 关注按钮 留言

等级:2袋长老现居:苏州

最近来访

累计访问(3)

Ta的关注

3 更多

Ta的粉丝

29 更多

探访TA的足迹世界和旅行梦想Explore the world

  • 去过6国家21城市
TA的游记 更多 2篇游记 | 0个精华

发表在 缅甸 2019-03-04
【在仰光,根本没有必要坐出租车】仰光和毛淡棉十余天的探索调研(附最详细的公共交通攻略)
中南半岛的最西端,孟加拉湾的海水拍击着纯白的沙滩和茂密的椰林,金色的佛塔隐匿在葱葱树木之中,殖民地建筑的外墙已是斑斑驳驳,数人合抱粗的榕树下,供奉着朴素的神龛抑或摆放着几张茶桌。于绝大多数人而言,那里,是远方的远方,是一个混乱而充斥着危险的国度,毒品横行,战争不断,穷困潦倒;但是,当我真的踏上这片土地时,我才发现,所谓的危险和混乱,不过是人们自己内心的臆想。 这是一座饱经沧桑的国家,千年前,一度无比辉煌,却在蒙古人的铁蹄下沦为泡影。英国殖民者来到这里,使这个国家被笼罩在帝国主义的阴影之下,而即便是取得来之不易的独立之后,仍然因为自由、人权、公平而在前进的道路上磕磕绊绊。这里,曾经拒绝外籍旅行者,即使是现在,仍然封锁着广大疆域和一些公路、铁路,不允许任何外国人涉足;但逐渐地,这里也在开放,旅行者可以便捷地获得电子签证或是落地签证,与此同时,更多外籍人士走进了缅甸更南或是更北的地方。曾经外国人只能用美金支付火车票的规矩不再存在,甚至如今,连入境卡也免于填写。毋庸置疑,这里的基础设施条件肯定不尽如人意,但是,这里,却拥有最纯正的东南亚生活,仿佛没有受到时间的影响,依然停留在过去的某一刻。 2019年2-3月,我连续两次踏上这个国家。我只去了两座城市,仰光和毛淡棉。我在仰光待了10天以上,几乎踏遍了它的所有角落,也从当地人那里获得了最新的公共交通资讯。我几乎没有坐出租公交(除了机场出来被宰了一笔),后来在仰光基本都是YBS公交系统。如果你想利用公交车非常便宜的在仰光旅行,或者想去往南部城市毛淡棉、斋托、土瓦等地旅行,我很确信,这一篇帖子将会对你有用。 这篇帖子将分成两部分, 第一部分是干货,包括仰光和毛淡棉以及往返交通的最详细信息.第二部分是我在缅甸的旅行游记,可以用来进行参考。 如果你只打算去曼德勒和蒲甘,或者说在仰光只想匆匆一瞥,那我的游记可能对你没有用。但是,相信我,仰光和毛淡棉都是很有意思的城市,每一个细节都蕴藏着最纯正的缅甸元素。这两个地方因为游客剧增而带来的商业化程度相对较低,或者说,更具有生活的气息,几乎没有收到旅游业的影响。于我而言,每一天,都能够有新的发现。 定期更新哦~~ 关于作者 国际高中学生,由于需要参加各种国际性质的考试,经常要往返各个国家和地区。目前,正在打算通过考试来环游世界。这次的缅甸旅行就是前往参加IELTS考试的附属品。由于在缅甸参加IELTS需要先行前往报名,所以我在2月中旬去的时候是纯粹的旅行,而2月底去的一次是半旅行半考试的感觉。我保证提供的所有信息全部可靠,但由于缅甸正在发生巨变,很有可能会有些许改变。 ALL RIGHTS RESERVED. 1.旅行前的准备 缅甸有很多有意思的城市,南部包括仰光、勃固、斋托(大金石)、毛淡棉和土瓦,西部主要是妙乌,北边则是曼德勒、彬乌伦等等,中部则是著名的蒲甘。由于缅甸基础设施非常一般,三百公里的路几乎要7至8小时,所以,如果按照经典线路来走,中间交通通勤时间就会特别长。从仰光至蒲甘肯定是10小时以上,蒲甘至曼德勒会稍微近点。如果这么走,坐日间大巴实在浪费时间,坐夜班大巴可能又休息不好,虽然有火车连接,但如果不是极致硬核,还是放弃乘坐十几个小时的火车吧,移动的滚筒洗衣机绝对不是浪的虚名。飞机倒是可以,不过每一段单程都在100刀左右,如果不缺钱,那这个办法就是最省心最舒服的。如果你只是打卡类型的旅行者,这样的三城一湖的线路没有任何问题,这能让你看到最经典的缅甸,大概9-10天就能够完成。 但是,如果你是对建筑、文化、宗教特别感兴趣,或是深度游爱好者,或者是想看最纯粹的缅甸,那么,我个人建议,每次旅行只完成一个区域。 比如,一次就完成仰光、勃固、吉谛瑜山、毛淡棉的旅行,如果还不过瘾,还可以在帕安住上几天,去周边的洞穴转转。这条线路不仅顺路,而且可看性真不错。我是因为没办法抽出一段连续的较长假期而只能放弃,只能最后坐火车去了毛淡棉,并没有在中途停留。再比如,如果你想玩北边,就可以把蒲甘、曼德勒放在一起,之后探索曼德勒-腊戍铁路,这样的话也差不多9-10天。 综合而言,三城一湖是绝对无法概括一整个缅甸的。如果有机会,有一定的旅行经验,非常建议在这个国家深度游览。 缅甸现在是开放落地签的,和电子签一样是50刀,落地签柜台人不多。但是,我个人认为 贴纸签证更加方便,而且省钱 ,加快递二百六七吧,往上随便搜都能办。注意,一般而言都是寄到广东,然后由代办公司送去HK办理。材料非常简单,一本护照,两张照片,其它什么都不要。所以,与其电子签浪费时间填好多信息,不如去办贴纸签证。但是,这只适合短期内护照闲置的人。如果你在前往缅甸之前一直需要使用护照的话,那就没有必要了,毕竟不管怎么签,都挺方便的。我办的两次都是单次纸签,会给三个月有效期,可停留28天,在缅甸境内可以延期。这种签证没必要等到出签再买机票,几乎100%过。 到缅甸机票一般都得转机(从上海出发),北京、深圳有直飞,成都经停昆明也可以抵达仰光,但是,亲测非常麻烦,不推荐。从长三角的话,往返2000左右非廉价航空就可以入手了。从上海出发的话,马来西亚航空是不错的选择。02:15从浦东出发,转吉隆坡,10点左右到仰光。全程仅需10小时左右,往返官网基本能1800左右。东航从昆明转也不错,就是价格就比较高了。 其实,在仰光选择一个合适的住宿,对探索城市的影响非常大。因为,即使在12-2月,白天的最高温度也会在36-37度,所以正午时是很不合适游览的。这段时间,最好的办法就是在酒店睡午觉。 从各个方面考虑,最好的住宿区域就是在苏雷塔附近,在马哈班都拉路和苏雷塔路附近(见图)。这个区域里,每天几乎只要下楼就能看到沧桑的殖民建筑,无论是中餐西餐或者路边摊当地饭馆便利店都有很多,向南走就是仰光河斯特兰德路,向北一点就是大金塔和中央火车站。苏雷塔不仅是仰光的绝对中心,而且还是很多公交车(包括机场线)的首末站——如果你想使用公交为你省下一大笔交通费,这个区域是最好的。 所有酒店里,位置最好的是香格里拉。 但是,住得起这个酒店的人估计也用不着坐公交 所以,只要住在苏雷塔附近的小巷子里,就都很方便。下图红点位置是我住的酒店位置,旁边就是一个很不错的青年旅舍backpackers,用hostelworld能查到,40块左右一晚,位置非常好!住在这里,只要你愿意,十分钟就能走到苏雷塔(也有公交可到,方便与机场公交接驳),25分钟走到华人区(中餐味道真不错,还有奶茶),3分钟走到斯特兰德路(全是殖民建筑,非常好看),10分钟走到波达通佛塔,40分钟左右能走到大金塔,20分钟左右能到火车站或者昂山市场。所以,这个位置算是非常非常不错的。个人不建议住在别的地方, 毕竟仰光太堵了,离中心旅游区远的话,交通真的特别不方便。 这个后面会提到。 这个区域更适合深度旅行的体验者,如果你想度假,这里实在不太好。因为这个区域里,不仅脏,而且乱,红绿灯对行人就是摆设(没见到不闯红灯的行人)。有点像是印度的感觉...真的...所以, 如果想度假,请去北边,不要进入老城区。不过,仰光绝对不是一个适合度假的地方。要度假的话,向西到印度洋边的海滩会好一点。再强调一遍,仰光老城区,绝对不适合度假,不适合文艺,很类似印度的感觉!!! 除非,你住在香格里拉... 这个区域有多乱呢,反正汽车不让人,人不让车,到处乱穿马路,红灯比绿灯安全(右转的车不会看你),街道上全是小贩和狗,天上全是鸽子和乌鸦...有多脏呢,地上全是槟榔渣,空气中各种酸臭味,垃圾随处可见。配上三十几度的天气..... 后面都会提到。 先写到这里吧...
693 20

发表在 中国内地 2018-10-12
北京,一座城市的故事——匆匆走过
START 这是一座神奇的城市,以至于每一次,无论是出于什么目的来到这座城市,都会做一点停留。我喜欢建筑,喜欢一个人穿行在这座古老的城市,喜欢每一座祭坛,或是每一座宫殿。这不是我第一次来这个地方,已经是第三次了;但每次看着座城市,哪怕去同一个地方,都是不同的。 2018年夏天即将过去的时候,因为来北京参加数学竞赛,获得了在北京停留两天的机会。两天时间对于这座城市来说,太少了。但是哪怕只有两天,这也是一个美好的地方。 关于作者:热爱各种独自旅行以及摄影的即将成年的国际高中学生 预告·北京 (雍和宫) (地坛公园) (景山日落) (皇城) (紫禁城) 宗教·北京 我喜欢北京,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北京的宗教文化。 每一座寺庙,每一座殿宇,或是每一座祭坛,都是一段历史、一种文化甚至是一种艺术的浓缩。带有宗教色彩地方,往往带着浓厚的地方特色;也正是这些地方,传承着一座城市从古至今的信仰。我无法想象没有佛寺的仰光或是蒲甘,无法相像没有清真寺的布哈拉或伊斯法罕,更无法想象没有教堂的梵蒂冈和布拉格。同样,我也无法接受没有各种祭坛、寺院的北京;如果说这座城市正在竭尽全力去展现它发展、繁荣的一面,只有这些神坛殿宇,才能像世界展现这座古城的另一面。 我预定的旅舍就在景山后面。一清早坐高铁返回北京,挤在潮水般的早高峰里被推上地铁,然后再倒公交,终于在刚过八点的时候抵达的旅舍。寄存完行李,在旁边随便找了一家早餐店。店不大,味道却相当不错,一碗豆腐脑,一个类似于饼状的油条,一碗豆浆,几块钱换来一个美妙的清晨。住在这里的老人骑着自行车,在店门口停下,进去买俩大饼,装在塑料袋里带走,或是要上一碗豆腐脑,就着油饼慢慢咀嚼。每一个清晨都是至关重要的。而一个真正完美的清晨,或许就是从这样一顿接地气的早餐开始。 我没有做旅行计划。喝豆腐脑的时候,我一直想着,上午去哪里转转。在我心里,北京有太多地方我都想一一驻留品味,而第一个出现在我脑中的念头,却是雍和宫。这是我第三次来到这座城市,大多数有些名气的景点我自然都是走过了,唯独这座雍和宫,一直想来,可又一直擦肩而过。在我内心,对西藏有着很深的执念,当然,很大程度上也是因为藏传佛教的存在。于我而言,藏传佛教就是虔诚、神秘、古老的代表,然而,我所居住的长三角,或是历次游历的地方却很少能够触碰到这一文化。雍和宫便是一座藏传佛教寺院。我没有再纠结,正好趁着清早,享受一番寺宇清宁。 从景山后边到雍和宫有快五公里。我没有再去选择公共交通,毕竟太耗费时间;路边的共享单车于我或许是更好的选择。北京的很多马路都没有非机动车道,有时就是机动车道旁边划一根线,有时根本就是混迹于车流之中。但是,骑行似乎是北京市内最方便快捷的一种交通方式;当汽车堵的水泄不通,我却丝毫不用担心。八月初的北京正是酷暑难耐,在阳光底下甚至可以把人晒得脱水昏厥,不过,只要有一点树荫,就凉快得多,偶尔还有一阵风,看看沿街一条一条向内延伸的小胡同,感受感受北京生活的气息,的确是很快活。插着耳机,在音乐里,跟着导航的提示,穿过一条条道路,时常会掠过一座亭子,或是几座仿古建筑。五公里的路并不长,仲夏时节的城市,似乎也没有那么讨厌。不过——当我第一眼看到雍和宫前的人山人海,方才的想法便烟飞云散——无数旅行团挤在牌坊下面,缓缓向前蠕动,空气中弥漫着汗液的酸臭味,闷热无比。那一刻,我甚至想放弃进入;但转念一想,好不容易都来了,就进去看看吧,哪怕给下次探探路,反正门票并不贵,半价票才十块出头。 从售票处到山门有一段长长的林荫道,随着人群涌到昭泰门前。从这座门开始,典型满清风格的建筑物便一座座出现在眼前。这座昭泰门也是拥有浓郁的满洲皇室风情——顶上金黄色的琉璃瓦,歇山顶飞檐上的脊兽,檐下上细密的琉璃小斗拱,墙面上的蓝绿色琉璃,以及用满、汉、蒙、藏四种语言书写的匾额——在蓝天白云之下,显得格外精秀。自乾隆九年被改为藏传佛教寺院,这里成为中国规格最高的寺院,几乎和紫禁城相等的规制,显示着这座寺院在统治下的崇高地位。当然,如今,历史早已散去,空留下一座宏伟的建筑群,在华北平原的烈日下,诉说着曾经的繁盛。 昭泰门之后,是面阔五间的天王殿,黄琉璃歇山顶,两只铜狮护卫在殿前,威风凛凛。现在,天王殿门前的空地上,尽是熙熙攘攘的游客,一只大香炉里,源源不断地磅礴喷出一团团香烟,使得整片空地都被笼罩在烟雾之中。虽说实在是呛得难受,却也有一番云雾仙境的感觉——如果能够清静一点的话。清朝建筑的斗拱和前一阵在山西见到的许多建筑都明显不同,细密而小巧,其与廊柱的高比甚至只有一比八。这也是明清建筑的显著特点,斗拱逐渐成为建筑的装饰品,其在装饰艺术上的作用已经远远超过其作为承重构件的作用。昭泰门上的琉璃斗拱便是最好的证明。当然,这样的建筑看上去一般都非常磅礴大气,伫立于斯,威严之气溢于言表。殿内,自然是四大天王的塑像,气氛庄严,然而,不少游客在里面说笑,呈现出一种纷乱的场景。天王殿一侧有一个小亭子,叫做御碑亭,重檐四角攒尖顶,金黄色的屋顶琉璃,在烟雾里十分显眼。亭子里有乾隆帝书写的一块石碑,当然,我自然是没有办法去读懂,不过这也凸显了喇嘛教在当时的地位之高。走过天王殿,便是雍和殿,亦是雍和宫的主殿;天王殿后还有一只巨大的香炉,是历史遗物,不过也终究难逃被硬币抛砸的命运。雍和殿前亦是一片烟雾,有时被风吹散,有时又稠作一团。每一个斗拱都有着鲜亮的颜色,柱枋也是一样。在斗拱之间的空隙里,或是普拍枋和阑额之上,均绘有藏文,不知是何意思,但估计也就是什么真言吧。这座面阔七间的大殿,内部更是宽敞大气。正中央是三座佛像,正中为释迦牟尼佛,左为燃灯佛,右为弥勒佛,而释迦牟尼像的上方是一个无比精美的蟠龙雕花藻井。不同于大多数寺院的木质藻井,这座藻井是金灿灿的,没有任何别的颜色,从装饰斗拱到正中间的蟠龙鳞纹,都散发出一种尊贵雍容的气息。这三尊佛像便是三世佛,燃灯佛主过去,弥勒佛掌未来,释迦牟尼佛自然是掌控现实。酥油灯忽明忽暗,华丽的装饰在昏暗的殿宇里,神秘而尊贵。当然——即使是在这样虔诚、庄严的环境里,还是得被人潮裹挟着移动,稍微停滞一会,后面的人就会拉开嗓门抱怨或是催促。有时我特别无法理解那些匆匆而来,匆匆而去的游客,不管去哪里都只是看个表面,拍张合影,证明自己来过,根本不会停下来去感知、体会景点背后的文化和艺术。在这样的大殿里,匆匆看一眼佛像,继续说笑,把游览当成任务,我不知道,这样的旅行,有什么意义。 雍和宫,可谓是汉藏融合的最好的典范。这里虽说是喇嘛寺院,却没有像西藏青海一般在正脊上装饰二鹿听经的金色饰物,亦没有悬挂在门口的黑色帷帐。这完全是汉族的建筑风格,而就在这样的建筑里,却燃着酥油灯,供奉着唐卡和坛城。如果只是看外表,你会认为这完全就是一座汉族寺院;而当你走进去,你会发现,这其实是喇嘛寺。这就是北京,它融合了全国的文化,互相碰撞,由此而创造出这座极具包容性的城市。 雍和殿前,小须弥山在烟云中若隐若现。 走过大殿,后面就是法轮殿,里面是一尊巨大的塑像,大概有两层楼那么高,是藏传佛教黄教创始人宗喀巴大师。供桌上,酥油灯忽明忽暗。大殿导出悬挂着色彩斑斓的幢幡,在两边各设有一长排条桌,桌上有台灯,大概是念佛诵经之处,与西藏寺院佛堂里的摆设也有些类似。微弱的光线从顶上的天井里渗下,而天井四侧,也绘满了绚目的彩绘。可以想象,晨光微熹之时,酥油灯的火苗在供桌上颤动,清冽的空气里,传来一阵阵诵经声。微弱的光线下,是身着红袍的喇嘛,盘腿而坐,专注于经卷。当然,这样的场景只能存在于想象吧;我所处在的,只是一个嘈杂的殿堂。 雍和宫就像是一座宫殿,当然,它最初就是作为王府而存在。在这个宫殿的最后,还有着一幢最为庞大的建筑,飞檐三重,两层楼台,中间甚至还有悬空廊桥像连接,实则令我惊叹不已。我从来没有在寺院中见到过这样的建筑,仿若是《阿房宫赋》中所描绘的“廊腰缦回,不霁何虹;复道行空,未云何龙”一般。上面的雕梁画栋,飞檐脊兽之类的装饰,自然不需要赘述;站在楼底下,感觉整个人都是渺小的,一股庄严巍峨之气,扑面而来。里面也有一个巨大的佛像,只是不太记得了。殿外,所有的石阶上都坐满了人,打闹的孩子们把偏殿之前的转经筒当做玩具,正反乱转。我对自己说,等下次再来吧。在这样可谓是乌烟瘴气、人潮拥挤的环境里,我的确不想在待下去了。 雍和宫不远处就是一个肯德基,里面当然也是塞满了人。但是,在烈日下曝晒了一上午之后,对冰可乐的极度渴望战胜了去另找一个地方用餐的想法。坐下来之后,看着门外火辣的阳光,一点都不想出去。我不禁感叹,人毕竟是会变的,几年前,不论是阳光有多烈,哪怕是四十度,又或者是刮台风、下暴雨,我都会在外面赶上一天,午饭基本不吃,晚饭六七点起步。现在,回想起以前,只能是对过去的自己钦佩万分,但又对当时的自己感到幼稚。兴许再过几年,回望现在,亦是同感。 那就享受当下吧。 从便利店里买了一大瓶水,走过桥,就是地坛公园。这也是我一直想去的地方,但每次也都是擦肩而过。如果不是它正好和雍和宫挨得这么近,恐怕这一次又要错过了。我没有想到,这里,是我整趟北京行里,唯一一个清静的景点。 第一次知道地坛,和绝大数人一样,是因为史铁生那本著名的《我与地坛》。“四百多年里,它一面剥蚀了古殿檐头浮夸的琉璃,淡褪了门壁上炫耀的朱红,坍圮了一段段高墙又散落了玉砌雕栏,祭坛四周的老柏树愈见苍幽,到处的野草荒藤也都茂盛得自在坦荡。”当时,看到这一段描绘,总是会在心里不断地去构建出脑海中的那个地坛,时间愈长,越想去真实的地坛看看。地坛的门票很便宜,半价票才一块五毛钱,大概是全中国最便宜的门票了吧。昏昏欲睡的售票员撕给你一张印制并不算精美的门票,拿着它,给坐在小方凳上的检票员看一眼,就行了。走进大门,抬眼,前面是一段红墙,阳光洒在墙上,留下一片阴影;墙外是一片草地,一棵巨大的树,墙里面,只看得见一个巨大的、金黄的歇山顶。天空中飘过几朵云,蓝的透彻,所有的一切,都是安静的,都是美好的。这里与雍和宫仅仅只有三百米的距离,而就是这短短的一段路,隔绝了一切的喧嚣,让这里安静得如同是百年前一般。绕过围墙,就是最为上镜的祭坛,又称方泽坛,这里,火红的外墙,白色的棂星门,再加上湛蓝的天空,任何人都会被这样的色彩所折服。出了五块钱的门票,就能走进棂星门,这里,早已不像史铁生所描绘的一派萧索,一切,都已经重换新生。嘉靖五年至今,已有快五百年了,五百年里,地坛始终在这里,承载着人民与统治者的虔诚与希冀,又承载着历史的遗光。祭坛上的布置仍然同百年前相一致,一侧的皇袛室也仍然巍然屹立。作为北京城五坛中的第二坛,地坛的确给了我极大的惊喜;如今,琉璃鸱吻回来了,棂星门回来了,红墙也回来了,也不再有荒草凄凄,但是,这里仍是一片清净地,保留着祭祀场所的端庄与清宁。所以,我喜欢这里,发自内心地喜欢。 地坛公园里有一条林荫道,在夏日里,尤其使人感到舒适。坐在树荫下的长椅上,看着一边的红墙黄瓦,棂星石门,简直能够沉醉在北京的夏日里。 地坛离孔庙和国子监不远,我找了辆共享单车,在太阳底下骑了五分钟,就拐进了一条巷子。其实,孔庙几乎就在雍和宫的对面。令我没想到的是,就是这样并不出名的景点,居然也是人山人海。孔庙里面有挺多碑亭,几乎都是重檐歇山顶,鸱吻脊兽,黄瓦红墙,样样具备。我不禁感到惊奇,就连小小的碑亭,都具有如此高的建筑规格。我并不了解碑刻艺术,所以自然也觉得趣味索然。再前面就是大成殿了,任何一座文庙里面,绝对不会少了这座大殿。北京文庙里的大成殿极其宏大,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面宽达九间,重檐歇山,令人瞠目结舌的是,飞檐上居然有十个脊兽!这样的地位,在古代封建社会,可谓是极高的,甚至能和故宫三大殿相提并论。台阶上的龙陛,精致异常,数百年来,仍然满带威严。这一定是我所见过的最高规格的文庙。文庙一侧紧挨着国子监,这是中国古代最高学府,一座瑰丽的琉璃牌坊岿然耸立。一群孩子在导游的嗓音里,跳过所谓的龙门,把中间的门洞挤得水泄不通。这座牌坊的确十分华丽,各种颜色的琉璃装饰,令人瞠目结舌。牌坊后面有一个水潭,水潭中间是一座名为辟雍的殿宇,亦为重檐歇山,据说曾是皇帝讲学之处。当然,现在,池畔的汉白玉栏杆边,挤满了人群,倒是水里的锦鲤却自在快活。 其实,每一座建筑,每一个寺院庙宇,其本质都是宁静的,在任何一个喧嚣的环境下,都是无法赏鉴的。比如说雍和宫,比如说文庙,又比如说明天去到的故宫,在这个人满为患的时节,都无法让人静心欣赏。如果只是碌碌走过,那看到的,不过只是噪杂人群里的一幢房子罢了。而宫殿之所以区别于普通的房屋,正是因为它一砖一瓦背后的艺术和沧桑。匆匆而来,充其量就是赞叹一下宏伟壮观;而建筑真正的内涵,却根本无法涉及。我没有选择继续在人群里举步维艰,我选择了离开。 我打算去天坛转转。并没有出乎我的意料,整个天坛的中轴线上,密密麻麻挤满了游人,各种声音交汇在一起,噪杂得令人无奈。祈年殿的确是一座非常漂亮的建筑。大概十年前,我曾经来过这里,站在祈年殿外,努力挤进人群,一睹殿内的陈列。那时候什么都不懂,不懂建筑规制,不懂祭祀文化,不懂蕴藏在这座伟大建筑里的一切;十年之后,仍是在这里,仰视这座极具美感的皇家建筑,忍受无边无尽的喧嚣与杂乱。其实,夕阳洒在一砖一瓦上,留下适度的阴影和出人意料的明丽色彩。天空是那么纯净,在我印象里,北京似乎从来没有过如此湛蓝透彻的天空。我享受于祈年殿的每一根曲线轮廓,极具对称之美,婉约而庄严,从容不迫。向上收缩的同心圆仿佛构建出人界与天界的通道,让统治者得以倾诉他的虔诚于上天。天坛成为著名景点是实至名归的,毕竟,很少能看到这样极具设计感,将人神两界完美融合的建筑。我只是无奈于名声所带来的必然后果。特别无奈。但也只能是无奈。 从天坛回酒店的路很堵,双层大巴上也很挤,直到过了前门,才算好一些。随便找了一个站下车,骑上一辆单车,前面,就是长安街。在夕阳和晚风中,我骑过天安门,骑过国家博物馆,骑过人民大会堂,看着观看降旗的人们挤得里三层外三层,而我骑过新华门,朝里面看了一眼——除了写着“为人民服务”的照壁,自然什么都没法看到。然后是国家大剧院——的确特别有现代感。再然后——转进一条林荫小道,走到底,转个弯,就是景山公园。今天是周一,对面的故宫博物院不开放,仿佛整个东城区都安静了许多。我打算去景山上看看夜景——虽然,我的三脚架还在旅舍里。 把自行车停在路边,花了几块钱买了门票,就能够走上这个中轴线上的制高点。山不高,没几步就能到顶,但就是这一点点的高度,却成就了这个北京最佳的观景台。当我爬到半山,从树缝里看到通红的夕阳正在北海白塔的身后逐渐沉下,整个人都振奋起来,一口气冲到山顶,拿出照相机,对着极其美好的光线一通乱按。这大概是我在北京最为幸运的事了——要知道,在这座城市,看一眼蓝天如此不易,更不用说是炫美至极的落日晚霞了。彤红的光线从云缝里渗出来,在空气中呈现出奇异的丁达尔现象,某一刻,我以为自己正在伊斯法罕谢赫·劳夫清真寺的穹顶之下,千百年的积淀,仿佛在这一瞬间,被赋予了无上的神圣。另一侧,紫禁城在将昏的暮色里,发散出沧桑的气息,中轴线上大殿恢宏的轮廓,在华灯初上时尤为伟岸;等到夜幕完全降临,宫墙内没有半点灯光,有一种说不出的诡异。天际线上,中央电视塔最为瞩目;还有一小汪北海碧波,似乎还有游船摇曳其上。我不知道当年,崇祯皇帝站在景山上,望着一城烽火,国破家亡,究竟是怎样的心情。最终,他在这里结束了自己的生命;而这座城市并没有因此而停下脚步。 晚风吹拂过万春亭,彻底褪去了阳光的炽热,带着些许凉意。架着三脚架的人也逐渐散去,留下许多老人,用北京口音的普通话聊着家常,俯瞰一世人间。我摸黑下山,在黑夜里,呆在这个明朝最后一个皇帝自缢的地方,还是有些许寒意。从景山到旅舍也就几分钟,顺便在楼下的饺子馆解决了晚餐。晚上八点多的景山社区,已经几乎是沉寂了。爬上床铺,便不想再下来。 旅舍的房间并不大,但还算舒适。在这个地方,一个六人间的床位就要接近二百。房间里住着两个英国人Basil和Rhys,是过来做教育方面的志愿者的大学生,要在这里住上大半个月;还有一个来出差的中国人,以及一个不知道是哪个国家、半夜才回来的外国人。呆在房间里的确无所事事,便和那两个英国人聊起天来。Basil是伦敦人,而Rhys来自于英国港口城市布里斯托尔,但相同的是,他们都十分热情而友善。我们聊起欧洲的旅行,聊起英国,聊起中国,聊起北京这座城市。这是我第一次了解布里斯托尔这座城市,毕竟,在我对英国的认知,还只是停留在英超联赛。我们说起北京的旅行,埋怨无休止的喧闹和人群,反对那些看不到旅行内涵和意义的行程。我甚至有些羡慕他们——他们都曾经拥有我梦寐以求的Gap year,而这个看似容易的事,在中国功利的教育氛围下变得如此遥不可及。我没有办法去改变这一点,对于我而言,如果能有两个月的时间去实现我的毕业旅行,那已经是最大的幸福了。他们和我说,只有一个人真的独自上路,告别的平常的生活,去适应、去经历,才会知道自己究竟想要什么。而在中国,我们中的极大多数没有这个可能去选择自己的生活——只是平平庸庸,干一份自己不喜欢却稳定的工作,一眼能够看到几十年后的自己。在我们聊起欧洲旅行的时候,他们也对过度的旅行开发感到无奈——比如说布拉格;和我说起东欧的旅行,比如无聊的摩尔多瓦首都基希讷乌和低廉的物价;Rhys甚至曾经在他的gap year里乘火车走完了从莫斯科到符拉迪沃斯托克的九千多公里,经过了许多俄罗斯城市——比如乌兰乌德、伊尔库茨克和哈巴罗夫斯克。我们之间的确拥有很多相似的观念,关于旅行、生活以及其他。我们聊到很晚,仍然意犹未尽,便约好第二天晚上一起去找个安静的酒吧,喝点啤酒,继续聊天。我第二天必须要回江苏,只能买了从北京站返回南京最晚的卧铺车票,晚上十点半发车。然后,拉上帘子,道了晚安,便沉沉睡去。 第二眼·北京 北京的清晨,是十分迷人的。尤其是在这样生活气息浓厚的社区里,走出旅舍大门,看着车把上挂着各种食材的自行车穿梭在街头巷尾,偶尔遇见熟悉的人,还会用北京话顺带着聊上几句。此时此刻的北京,褪去了作为首都和国际都市的冷淡与快节奏,仿佛和某座三四线城市一样,充满着生活气息。还是去了昨天的早餐店,喝一碗豆花,感觉一整个清晨都是美好的。我打算一早去故宫,赶在开门前抵达,从而获得更加舒适的旅行体验,而不是裹挟在人群之中,被迫前行。 从景山后边到天安门广场非常近,作为故宫的入口,我不得不又一次前往这个巨大的广场。令我没有想到的是,只是清晨七点半,居然整个广场已经被游客攻占了。天安门城楼前的广场上,几乎可以说是没有一点空地,通往午门的门洞里,更是塞满了人。我几乎想要放弃故宫的游览了,毕竟在这样拥挤的条件下,根本没有办法去领略故宫所蕴含的美感。我特别喜欢这座皇家宫殿,它拥有中国传统建筑艺术的一切登峰造极的细节、布局与形制,甚至可以将其看成是明清建筑的博物馆。我每次来到北京,必然会在这里呆上一段时间。我喜欢中轴线三大殿的恢弘,享受金水桥的气势磅礴;亦沉迷于建筑或是陈设的细节,无论是铜缸、日晷,或是殿前石陛上的雕龙,飞檐上的脊兽,乃至于正脊上的琉璃鸱吻,以及额枋与斗拱上的彩绘,所有的一切,都代表着中国最高的建筑水平。我也喜欢边路——那里有这故宫中轴线所没有的宁静平和,每一条巷子,每一个庭院,都有着想象不到的惊喜。但是,当宏伟无比的午门之下,攒动着熙熙攘攘的人群,弥漫着焦虑与喧嚣,那原本所有憧憬的一切,都在顷刻间灰飞烟灭。我开始羡慕那些得以在周一闭馆期内进入这座宫殿的人——只有他们,才有机会,在空荡荡的故宫里,走过每一个角落。我没办法想象空荡荡的中轴线会是什么样子;为此,我甚至赶在开放之前到来,没想到,结局仍然是一样。但既然都到了午门下,也就进去看看,走边路,说不定还能找到一方安宁。 我从金水桥的一侧离开了中轴线,踏出去的那一刻,仿佛把一切的喧嚣与嘈杂全部隔绝在了外面。但边路似乎也不是那么安静——既然只是一墙之隔,这里的红墙黄瓦之下,也没法独善其身,于闹市而清幽。我沿着宫墙走了一段,看看宫墙上的黄色琉璃,看看顶上纯净的天空。似乎还走进了延禧宫——那是一座具有西方分格的庭院,里面有一座西式建筑的遗骸——这在故宫里,实属罕见。其他时间就坐在宫墙之下,看看行色匆匆的人们从眼前经过。他们不去在意那些精致的建筑装饰艺术,琉璃、门楼、斗拱,所有这些对于他们而言都不值一提;只是说笑着,匆匆赶往下一个景点。小孩在哭闹,父母只顾安抚,低着头,跟着导游穿过一条条宫巷——其实这已经不错了,毕竟绝大多数旅行团只会走一遍中轴线。从午门走到御花园后的神午门并不需要多久,对于匆匆而过的御花园,我只记得在那里,任何可以坐的地方,上面必定坐满了人。 我没有继续停留在这座宫殿里。走出神午门,转入沿着护城河的小道,顿时感觉清净了许多。或许护城河边才是在夏天欣赏故宫最好的地方吧;坐在花坛边,看着角楼,看着护城河水面上的一叶孤舟,看着神午门前的碌碌人群,偶尔能听到马路边上导游的高音喇叭。也只有在这里,才能在故宫一河之隔处,享受片刻的安宁吧。 与故宫一墙之隔处,便是中山公园,也是曾经的社稷坛所在之处。门票很便宜,好像半价票只要1元,当然,即便是这样,也没有几个游客。这是一座古典坛庙园林——不过,现在更像是一座大公园。这里与故宫,仅仅只是隔着一条护城河,坐在河畔的长椅上,看着金碧辉煌的角楼,转角处的柳树,鲜红的宫墙,以及萧墙之内的金黄色琉璃屋顶,的确是一件非常不错的事。有时候甚至能够听到河对岸的喧嚣人声;但又有何妨。坐在树荫之下,北温带的夏天也很凉爽,清风吹拂,有一种无法言说的快乐。其实,这座公园里,曾经最重要的遗迹就是那个祭坛;如今,除了几座孤零零的棂星们,深蓝色的琉璃瓦,这座祭坛,似乎已经被人遗忘。但是,在这里,享受着穿过层层树叶细碎的阳光,看着挺拔沧桑的古木,却也是在北京这座寸土寸金的城市里不可多得的体验。 我一直在想,下一站去哪里。北京的夏天,似乎哪里都充斥着人群。那就去月坛看看吧。那里,应该够冷门的;但月坛又是曾经非常重要的一个祭坛。 月坛是如此不起眼,以至于我站在门口,都忽略了它的存在。如果说,中山公园好歹还有不少游人,那么,月坛就完全是本地人的世界了。正午时分,园子里的人,要不是在附近上班过来散散心,就是坐在树荫里闭目养神的老年人。月坛是曾经祭祀月明神的地方,如今,最重要的祭坛已是不存在了,整个祭坛现在只有几座封死的棂星门,至于里面,是一座巨大的电视塔。原本祭坛的墙已斑驳不堪,墙边荒草丛生。也正是这一段颓圮的墙,留住了一点辉煌的过去。这里没有一点皇室遗存的架子,在古木之间,修筑了窄窄的栈道;有些树木之下的长椅上,躺着些许休憩的人们。这里,已经彻底成为一个小公园,无法再和天界或是月神有任何的联系,但也恰恰因此,成为南礼士路上的一方人间净土。葱茏树木隔绝了一切,在这里,只有久违的安静,与淡淡的安宁。 我打算去钟鼓楼看看。按理说,那两座建筑虽然说在北京有着很重要的地位,但是,似乎了解或是去到的人并不多,大多数人顶多也就是远远地看一眼。出了地铁站,骑一段单车,路的尽头,就是那一座恢弘的鼓楼,归然屹立;附近的胡同,早已成了著名的旅游目的地,各种食物的气味交杂在一起,我不禁加快了脚步。这座鼓楼大概是我所见过的最为宏伟的了,第一层是无梁拱券式砖石结构,在上面才是击鼓之地。登上鼓楼并不是那么轻松的事,要沿着陡峭的木梯向上攀爬好久,才能抵达二层。但是,当你站在鼓楼上,向外望去,那一瞬间,你会深深迷上这座城市。天际线上,是参差的高楼,拥有明亮的玻璃幕墙,在湛蓝色的天空下现代感十足;高楼下,似乎在绿树掩映之中,还有一些歇山顶殿宇的屋檐;还有一些有些历史感的居民楼,以及上世纪风格的大楼;而近处,绿树成荫,点缀着一个个四合院,以及一条条胡同。还有景山和地安门大街,以及天边的云彩······楼上的人并不多,几缕阳光斜斜地洒进来,凭栏远眺,仿佛站在世界的制高点上,俯瞰万世沧桑。如果说,从景山上看到的北京,主要是历史的一面;那么,从这里看到的北京,就印证了那句广告词——北京,一座连接过去、现在和未来的城市。我太喜欢这里了。这里所看到的北京,仿佛不是我所熟知的北京,而是一个宏大、美丽、沧桑而包容的城市。中轴线上,鼓楼,以及旁边的钟楼,历尽了世事沉浮,从明末的烽火,到清朝的繁盛,再到清末的战事,但无论如何,它们总是屹立在那里,代表着这座千年古都而存在。如今,在紫禁城、天坛、颐和园等众多景点的清净已不复存在的时候,这里,仍然坚守着最后一点与世无争的气质,默默护卫着这座城市。 在这座城市的中轴线上,鼓楼和钟楼,不过是相隔二百米而已。钟楼也是一座非常美观的建筑,虽说规模没有鼓楼那么大,却也有自己独特的韵味。和鼓楼类似,钟楼也有一个砖石结构的基座,四周开券门,上面是一个重檐歇山顶结构的楼阁,并有汉白玉须弥座一托承。登上钟楼,亦可拥有美妙的天际线,和鼓楼上所见也差不多。但事实上,钟楼上的风景或许更好——因为鼓楼只开放一面,而钟楼四面均开放——而且还可以把鼓楼也放到天际线上。大多数人都知道弗洛伦萨、蒲甘或是巴黎的天际线很美——但又有多少人知道,北京的天际线居然如此迷人。很多时候,我们都会忽略身边的东西,没有去探索的心境或是欲望,而是渴望去更远的地方。但是,即使是身边的,也总会有那么一刻,会让你彻底为它而沉迷。钟楼便是这样的一个所在,甚至旁边鼓楼的名声都要大得多。但是,登上长长的台阶,你将获得无与伦比的城市景观。 不得不说,站在城市的中心,俯瞰一切,这感觉,实在是太棒了。 我游览的最后一个地方,是王府井教堂。 我喜欢各种各样的宗教建筑。北京作为一座极具包容性的国际都市,自然少不了教堂。曾经看见有人整理出来一份北京教堂游览攻略,一直想去走走看看。这一次时间来不及了,只能挑选其中最近的一个,去看一看。 在北京的这几天,我喜欢上了骑着自行车穿梭在城市里的感觉。从月坛公园到王府井教堂的路,并不近,从南礼士路地铁站做到王府井站,然后下来找了辆单车,穿行在北京城的这个商业中心。旁边闪现过许多标志性的建筑——包括那座著名的钟楼。接近黄昏,天气已经不是那么炽热,骑起车来,带着点风,无比地舒适。我仿佛是这座城市里的一部分,可以感受到这个城市的每一缕气息,触摸到这座城市的每一段过去与现在。转过一个弯,王府井教堂出现在眼前;带着些许庄重,却又如此美丽。自然,它没有办法和欧洲的大教堂相比拟,毕竟中国根本不是基督教或是天主教国家;但它却美得那么自然,根本没有和街区的气质格格不入。罗马风格的建筑是如此优雅,顶上的十字架在蓝天下显得尤为神圣。作为北京四大教堂之一,自从明末修建以来,历经多次修葺,仍然矗立在这个繁华的商业区。但商业区的浮华并没有削弱它的圣洁,紧闭的大门后面,又有着多少的神秘与历史。据说这里原本是有围墙的;后来,围墙拆除,很远处就能看到这座建筑上的十字。就像上海的徐家汇天主堂,这些大隐隐于市的教堂,或许并不是那么耳熟能详,也不能成为一座城市的象征,但是,它们都是城市文化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这里没有熙攘的人群,偶尔有几个拿着相机的人,记录下这座建筑的美丽;一对新人正在拍摄他们的结婚照,希望自己的婚姻能够被天主所护佑,也如同这座教堂一般圣洁。昏黄的阳光洒下来,美好得仿若梦境。 夜幕即将降临,我在不远处的一个肯德基里,吃着全世界都一样的东西。这是我在这座城市的最后几个小时。我不想再去奔波,骑着单车穿梭在帝都的夜色里,回到了旅舍,然后,拖着行李,乘着公交车,去找今晚和Basil与Rhys约好的那个酒吧。 我们约好八点见面,地点是在离火车站并不远的一个旅舍的酒吧里,那里供应7元一大杯的啤酒。坐在吧台边,聊着今天的旅行,和他们在中国的生活与感受。虽然我已经记不清那天我们具体都聊了些什么,但是我却清晰地记得那个离别时的拥抱,还有我们的合影。我们说好下次在英国相见,虽然,我们都知道,这样的可能,并不是很大。那又有什么关系呢。至少,我们会记得,曾经,在北京,我们有过一段友谊。 我们在酒吧门口告别,然后找了一辆摩托三轮车送我去火车站。夜幕里的北京站流光溢彩,从天桥上看去,毫不逊色于这个世界上的任何一个首都的车站。标志性的双塔上,发出昏黄色的灯光,无数的人来来往往。躺在火车卧铺上,回想这几天的旅行,感觉,如同一场梦境,似乎还未开始,就已经结束。明天一早,就会抵达南京。
3297 4
TA的biu 更多
  • 仰光鱼市 味道感人 但真的很贴近生活 仰光

    8 41
  • 仰光的夜 流光溢彩 仰光

    0 5
  • 毛淡棉 我喜欢这座城市 布满金色佛塔的山丘 便是殖民房屋和老旧清真寺的街道 间

    0 3
TA的照片 更多 2个相册 | 76张照片
留言板

0 / 500 字

穷游网旅行者提供原创实用的出境游旅行指南旅行社区问答交流平台

返回顶部 扫码下载
下载穷游App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联系方式

 

0/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