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安全提示

即日起穷游网将实行手机绑定实名制,绑定手机后就可以正常使用穷游的写帖、创建行程、点评、足迹、问答等功能。

|
背景渐变

心自由 行无疆

确定 取消
0%

心里住着一只猫 关注按钮 留言

等级:6袋长老现居:巴黎

最近来访

累计访问(25)

Ta的关注

9 更多

Ta的粉丝

99 更多

探访TA的足迹世界和旅行梦想Explore the world

  • 去过19国家69城市
TA的游记 更多 1篇游记 | 0个精华

发表在 城市漫步 2018-07-22
【展览】徐冰《思想与方法》UCCA 展览
这篇游记主要记录艺术家徐冰在 UCCA 的展览《思想与方法》。我去的那天刚好有一场徐冰、林怀民、赵扬、桑吉加之间的圆桌讨论《异曲:艺术方法的通则》,这是尤伦斯艺术中心的 public program,免费但需要提前预约。 这篇游记整理了圆桌讨论的笔记,也分享一些我个人觉得有意思的展品。 【圆桌讨论】 为了方便大家理解,圆桌讨论里涉及徐冰老师作品的地方,我会直接接入相关展品及背景补充。 桑吉加老师的话常和其他几位相互呼应,所以他的评论也整理进其他几位的发言,不单列了。 徐冰: 如果有个idea,你反复想到它,而且每次想到时,你都想为这个 idea 补充一些东西,那么 这个 idea 就是值得你全力以赴去尝试的。 作品《天书》其实是一部看起来像文字但没有语义的“字”的组合。它剥离了文字的功能性,留下了文字的世俗性。但就是这份外包装,体现了文字的尊严。 说到文字的尊严,在场的桑吉加老师补充:在藏族文化里,书是不能放地上的,因为文字有尊严。 这又引出了徐冰老师的另外一部作品,其灵感来源于才女苏蕙的回文诗《璇玑图》。 《璇玑图》有多种读法:顺着、倒着、从两边开始、从中间开始、跳一行读、跳两行读……怎么读都可以成诗(突然想起法国作家 Georges Perec 也是文字游戏的高手,写过完全没有字母 e 的书,写过所有单词都由 e 打头的小说,也写过有多种读法的《人生拼图版》) 《天书》的第四部其实是一本字典,就像一部《说文解字》,但里面每个“字”的释义依旧是我(徐冰)造出来的、没有实际语义的、看起来像字的“字”。也就是说,我(徐冰)在用不认识的东西去解释不认识的东西。 今年(2018),刚好也是《天书》👆问世 30 周年了。想起该作品刚发表的时候,美术界不乏批评之声。有人评论这部作品是“鬼打墙”(鬼打墙:就是说艺术家才思枯竭,迫不得已时的创作) 徐冰老师倒也不在意,甚至将就这个说法,出了另一个作品《鬼打墙》👇。 这是他的创作团队对长城的拓写。厚重的城墙却用轻薄的纸来展示,而纸又似乎太轻了,所以在盖上一堆土来凸显历史的重量。 而这土的造型也有讲究——它像一堆坟。和作品名称《鬼打墙》倒是呼应。 回到《天书》,在《天书》在国家美术馆展览后,一位有艺术洁癖的同行对徐冰说:这个作品不能再展了。因为国家美术馆的布展环境已经是最好的了,再把《天书》放在其他地方展览,总是比不上这里好。 徐冰开始是赞同的,后来发现,其实所谓“好”与“不好”,都是一个相对概念,你从策展人的角度看,认为如此布展是最好的。但参观者进入展厅时,感受的又可能是另一种状态。 有的艺术品需要等,这和时间有关。《天书》是一部大家都看不懂的书。于是我又创作了《地书》与之相对。这是一部全世界人都可以看懂的书,因为它是用全球的通用符号讲述的一个故事。 但是出《地书》花了数十年的时间。因为当时的全球化程度远不及现在。现在,每个人都可能成为全球化的入口。而当时,要在全球搜集通用符号,在把符号筛选、排列、组合成一个故事,也花了不少心血。 《蜻蜓之眼》也是如此,2013 年我(徐冰)就有创作它的想法,但是由于当时的监控录像资料是不能公开的,所以也没有实现。 我(徐冰)一直等到近年公共渠道的监控录像资源流出,才开始了一年半的相关人物跟踪拍摄以及后期的视频剪辑。 《蜻蜓之眼》是我(徐冰)花巨大的力气来讲述的一个事实,但由于事实被搬上荧幕,它看上去倒成了虚幻的故事。 为了创作《蜻蜓之眼》,我们从公共监控资源收集了 1 万 1 千小时的素材,然后从中筛选片段,拼接成电影。我们对自己的要求是:每一帧,都一定是恰到好处的。 有时候我们需要其他的工具来补充。例如在某一个场景,需要有汽车,但监控录像里其实是没有汽车的,于是我们就在电影里加一个汽车驶过的音轨。又比如由于电影没有固定的主角,为了使故事线完整,我们就在其中加入和整容有关的监控录像。 我(徐冰)做作品是没有参照的,可能有大师们潜移默化的熏陶,但没有直接的标本参照。因为在现有的艺术理论框架里,该有的都有了。你越看艺术史,越不能从其中找到可以发挥的地方。所谓艺术的“推进”,其实都是现有系统之外的东西。 例如,我(徐冰)在创作《蜻蜓之眼》的过程中,推进不下去的时候,就会想:如果没有电影,我会怎么做,而不是拿一部别的电影来参照。 如果你真的太把电影当回事,说我一定要拍一部好电影,那你一定做不出好电影。 关于心态,创作时我(徐冰)很少是平静的,但生活中我(徐冰)总让自己保持平静。 许多人质疑艺术到底能解决什么社会问题。艺术能真正解决的社会问题很少,但是艺术史最真诚的东西,它赤裸裸地暴露了一个人的全面。 林怀民: “云门舞集”这 45 年来,也是经历了时代的种种变化。台北有“戒严”,也有“解严”。你感觉你就在一只船上,必须站着来保持平衡,但当你好不容易找到平衡时,船又翻岸了。 “戒严”的时候,有一堵墙,你可以打它、踢他、骂它,但你一定程度上也依赖它。但“解严”后,墙被拆走时,没有了天花板,只有蓝天白云了,你又如何做呢? 意识里,要有“破”的概念。我(林怀民)每部舞剧出来后,就会忘记它。但有时候我(林怀民)编舞,还会无意识地用到之前的动作片段,这时舞者自己就会站出来提醒说这个片段已经用过了。于是我们就放弃它。我(林怀民)和舞者都在逼迫自己每次创造些不一样的东西。 我(林怀民)看自己以前的编舞作品,总觉得千疮百孔,不忍直视。于是我(林怀民)总想去修改,但最后却发现,无论我(林怀民)怎么修改都显得突兀。 维持原样的作品,虽然不完美,但他们是一个整体,因为它们契合了当时创作的氛围和心境。而我(林怀民)在试图修改它们时,已经很难找回创作它时在源头的感觉。 编舞是动态的过程,也是你和每个有灵魂、有脾气、有情绪的舞者的不断互动。每个当下的状态都不一样。 例如一位舞者生病了,请假了一天,当她第二天来的时候,她可能会发现舞台上已经没有她的位置了。因为前一天的排练已经自成完整的一体,她再加入总显得违和。我(林怀民)对她说“你躺在那里吧”,然后发现,其实她就在那里躺着,反倒是和整个舞蹈融合的状态。 这就好像一个被虫蛀了苹果,你如果想用其他材料去弥补被虫蛀的部分,那么苹果虽然表面上看还是苹果,但它的“气”是断的,它展现的不再是一个完整的有机体。 所以我(林怀民)每次看之前的作品都很崩溃,因为我知道它千疮百孔,但我无能为力。 这时同为舞者和编舞者的桑吉加老师表示理解。他说:同一支舞,10 年前是一批表演者,10 年后又换了一批了,而即使不同的表演者演绎同一支舞,它们的气息也会有所不同。舞蹈是一个与环境互动的系统,它与环境相互协调。 还有一点,我(林怀民)最主要的不是一个艺术家,也不是编舞家,我是一个工匠。舞者的服装、舞台的布景都是要花钱的,所以我会在图纸上不停地画,看怎样设计才最省钱,这很枯燥,但却是必须的。 有时候我(林怀民)半夜醒过来,突然想到一个令人兴奋的 idea,但是早上起床时,又觉得这个点子不算什么。有时候,再好的点子,你落实它时,就变成了对“重心是放在左脚还是右脚上”这种细节问题的纠结。 我(林怀民)相信徐冰老师造字,也是要一个字一个字刻的。虽是艺术,但是它背后枯燥的劳动是不可以少的。 (这里徐冰老师接过话:很多人有劳动,但思维却是懒惰的,比如许多人会花几年时间做社会调查。社会调查背后的劳动是有的,但实际的价值却不那么大。) 以前我(林怀民)每年都会去印度,去听佛祖谈经,自我感觉很好。后来我想:如果平时不修行,只有度假的时候去坐问,这有意义吗?No,it doesn't work. 于是之后我去印度也去的少了。 赵扬: 我(赵扬)也想对艺术品创作的时间跨度做个补充。一件作品,十年前制作它,十年后再回看的时候,我(赵扬)仿佛能感受到当时的感觉,同时还能产生更多想法。(这似乎和林怀民、桑吉加的感受不太一样) 我(赵扬)有时会遇到这样一个问题:当有了一个建筑灵感时,我(赵扬)却总要根据一些其他的限制条件来修改它,在一点点的修改过程中,我很害怕最初的灵感不能以它完整的姿态呈现出来。 但建筑就是这样,是处理你与社会的关系的过程(徐冰接话:当代艺术也是这样)。 年轻的时候,人常会找一个状态,把自己接住(兜起来),比如会把自己依附于一个知名机构、一个大企业。但有的人,会在之后往内心深处去,自己与自己对话,自己把自己教育。 【展品补充】 除了上文提到的《天书》、《地书》、回文诗、《蜻蜓之眼》外,这次徐冰《思想与方法》还有一些展品值得看: 这是徐冰老师用英文造的方块字,对照第一张字母表仔细看第二张图,你读出“nursery”、“women”两个词了吗? 这是“文字写生”,也就是用文字画景物。你看石头其实是“石”字画成的,草也是“艹”画的,河流里都是“水”。 这是徐冰老师收集全球“猴子”的写法,组合成“猴子捞月”故事。 徐冰老师说:“我们文革一代人,和文字总有种纠结的关系,似乎进不去,也出不来”。所以,我们可以看到:他有大量作品,都是在和文字玩游戏。 他还擅长用反讽,《蜻蜓之眼》是虚幻与真实之间的互讽,下面这幅作品,就是富贵和廉价之间的互讽了。 这是用香烟排列而成的老虎皮。最初创作这部作品时,徐冰用的是美国“富贵牌”香烟,虽然取名“富贵”,其实很便宜,用廉价香烟拼一个奢侈的虎皮,也是互讽。 这是用烟丝描画的《清明上河图》。 这是宋代画家郭熙的画,但如果绕到背后,你会发现《背后的故事》👇 都是废弃物品有没有。。。 还有美国“9·11”留下的尘埃,铺于地上,再在恰当的地方清扫,就是对“9·11”的思考和纪念。 “If there is nothing from the first,where does the dust itself collect?” “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之后,“无处惹尘埃”每到一处参展,徐冰就会收集一抔当地的土,这是衍生艺术。 展览的最后,是徐冰发起的“木林森计划”。他为肯尼亚的孩子设计了艺术教材,让他们用自己的名字作画,徐冰在把孩子们的作品整理成自己的作品然后将其拍卖。拍卖所得资金又用来支持肯尼亚种树。 听上去是个不错的 sustainable idea。 如果你还有兴趣,可以阅读: 徐冰制造:有问题,就有艺术
124 2
TA的biu 更多
  • 鹿特丹 这是我见过的最fancy的mall

    3 16
  • #一切问题都是时间问题# 喜欢这家小店的名字——『Polvere di Temp

    6 47
  • 巴黎迪士尼世界 不巴黎迪士尼的疯帽子下午茶

    0 10
留言板

0 / 500 字

  • ssgermania

    回复 @心里住着一只猫:希腊我也挺喜欢的一个地方 have fun~~

    回复

    2018-12-04 14:03

  • 心里住着一只猫

    回复 @ssgermania:halo,不好意思哈。有个妹子联系我去希腊,所以我更改行程计划了。何比卢可能以后再去。祝你玩得开心啦!

    回复

    2018-12-03 21:07

  • ssgermania

    欧洲你去了很多地方啊~~你初步的荷比卢计划怎么样,私聊私聊~

    回复

    2018-12-03 09:10

  • 焦糖莱茵

    你好,请问去米兰参观最后的晚餐每月第一个周日免费,具体是打哪个电话预订呢?

    回复

    2018-09-05 13:16

穷游网旅行者提供原创实用的出境游旅行指南旅行社区问答交流平台

返回顶部 扫码下载
下载穷游App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联系方式

 

0/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