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安全提示

即日起穷游网将实行手机绑定实名制,绑定手机后就可以正常使用穷游的写帖、创建行程、点评、足迹、问答等功能。

|
背景渐变

一个生活在澳洲十几年的公务员,一个行走于江湖40个国家的游吟诗人 大家可以看我的公众号,大家可以搜

确定 取消
0%

happyandre 关注按钮 留言

等级:11袋长老现居:布里斯班

最近来访

累计访问(178)

Ta的关注

0 更多
TA还没有关注对象

Ta的粉丝

25 更多

探访TA的足迹世界和旅行梦想Explore the world

  • 去过39国家135城市
TA的游记 更多 185篇游记 | 0个精华

发表在 澳大利亚 2021-05-13
南来北往,北昆实录11 旅途背后,奢华落幕
南来北往,北昆实录11 旅途最后,奢华落幕 人生在世,对于花田君来说,最难说再见的,恐怕就是旅行吧。由于疫情的阻隔,花田君被迫放弃了每年一度的旅游计划,尤其是去年一年,安心在家里作一个踏踏实实的宅男,疫情缓解之后,又是破天荒头一遭,任劳任怨的成为两点一线的老黄牛,将心里埋藏的花花绿绿的世界,转化在这个平平淡淡的世界中生活的希望和动力。工作来说,毫无挑战与激情,生活方面,过于简单与乏味,只有旅行才能吊足胃口,成为镶嵌在记忆中的一颗颗硕大璀璨的珍珠。但是珍珠虽好,必须要用长长的丝线串起来,才能成为老人家脖子上耀眼的珍珠项链。每一年的旅行,就是那一枚枚亮眼的珍珠,而生命中95%的工作蛰居,就是这一根再普通不过的丝线。套用那句著名的话,我不是在旅行的途中,就是在规划旅行的路上,其实途中是短暂的欢愉,而人生的真谛,其实是在这漫长的规划。不仅是旅行,点点滴滴,事无巨细,我们不都是在如履薄冰谨小慎微,而又满怀期待心心念念的规划着吗? 这一次的北昆之旅,即将画上圆满的句号。临近旅行,两个月之前就在掰着手指头倒计时,而在旅行的第一天,我又在紧张无奈的读秒,生怕旅行很快落幕,不过快乐的时光总是短暂的,落幕的似乎时刻终于到了。如今我坐在铂尔曼酒店的空旷房间里,黎明的微光,迎合着城市中的霓虹洒在我的桌角,这种柔软细腻的光束,似乎充满了怜悯与同情。想到下个星期的这个时候,我已经在自家的书斋上,为了一天的工作而奋笔疾书。这样的生活,还要几十年之后才能结束。人生啊,你真可怕。也许世间最幸运的人,就是可以将工作和旅行合二为一的人。总之,我没有那么幸运。 带着父母自驾,沿途饱览风景无数,也在民宿中捱了数晚,那么在最后的疯狂中,还是奢华一把,体验一下旅行中酒店的快感吧。说句实话,陈彦泽真的是我人生的导师,没有他,我如何能够体会不花钱就能次次长途商务舱的快感?没有他,我如何能够免费让铂尔曼酒店免费给我们三人提供自助早餐(价格150刀),单是这两点就让我的旅程繁花似锦。想起十几年前行走中国,花着同样的价钱,拥挤在如家和锦江之星还自鸣得意沾沾自喜的日子,真是惭愧啊。陈彦泽让我花小钱而享大福,他才是真正的旅游神。怪不得花田君经常如是说:天不生彦泽,田野如长夜。 从因尼斯费尔来到凯恩斯的路上,我们拐进了一个叫做Babinda Boulders的地方,这个地方并未在昆州旅游局的规划线路中出现,乃是我在磁岛渡轮提供的北昆旅游指南的书上,无意中发现的,出于无所事事,少一景不如多一景的态度,我从A1高速拐入Babinda小镇,不出十分钟就到达景区。没想到歪打正着,这个景区受到了广大游客的拥趸,之前的著名景点,比如大瀑布,停车场上区区一两台车,而Babinda Boulders却人来车往,停车场一位难求。也许此处距离凯恩斯只有60公里,是凯恩斯居民真正可以一日游抵达的地方,并且有一个天然的泳池,故此才人流如织,蒙蒙细雨也阻挡不了凯恩斯居民的出游热情吧。 这个景点确实有可圈可点之处,此处看得不光是溪水,更重要的是岩石。岩石的造型千奇百怪,发挥出您的想象力,您可以看到自然的千变万化。有的酷似佛头,有的酷似天使,有的酷似恶鬼獠牙,有的酷似温顺忠犬。有的如魔王的肛门,任溪水从中汩汩流出,有的如骷髅的微笑,看众生在旁窃窃私语。溪水湍流,将岩石切割成大大小小,错落不一的样子,殊不知是水改变了岩石的状态,还是岩石截流着溪水的走向。自然界的鬼斧神工,凡人真的很难猜透。北昆州大大小小的瀑布溪水多如牛毛,似乎移步换景,处处都能感受到造物主的神奇,这一点,在相对干旱的布里斯班,决计是找不到的。尽管这些天有些审美疲劳,但是见到与众不同的溪流景观,仍然忍不住兴奋。沿着步道上行,大概走上15分钟左右,就能够抵达观景台的终点。道路较为平缓,基本上是极为容易的徒步路线,怪不得能够吸引这么多的游人,摩肩接踵呢。 回到凯恩斯,终于到了最后享受的时刻,而享受的第一课,必须从“推人男”铂尔曼说起。一路上住过的大大小小的酒店和民宿,铂尔曼确实是最为舒服的,果然一分钱一分货,酒店里不仅可以有温泉Spa,还有健身房、桑拿房,酒店的早餐都是现点现做,各种方面透露着档次与浮华。从房间举目四望,城市风光尽收眼底,令人心旷神怡。虽然无论何时何地,五星级酒店还是街头小民宿,睡觉都是基本功,只不过五星级酒店可以把睡觉当成是旅行生活的延续,而街头小民宿是把睡觉当作旅行生活的中点。何况铂尔曼的价格非常公道,连区区英格姆巴掌大的汽车旅馆都可以收到222刀的高价,铂尔曼245的价格算是平易近人,物超所值了。 在凯恩斯两晚,我都预定了最为奢华的海鲜大餐,名义上是庆祝母亲节,其实不如是祭祀自己的五脏庙。也许在布里斯班实在没有找对地方,凯恩斯和汤斯维尔的海鲜大餐,无一例外都是那样的精致与美味,厨师的秘制酱料堪称一绝,滋滋入味,坐在码头海边,看夕阳西下,望鸥鹭雀鸟,品美味佳肴,尝甜美人生,好似世间所有美好,都凝结在舌尖上的狂欢。布里斯班没有可以陪我耐心品味西餐的伙伴,不得不说是我人生的遗憾吧。 凯恩斯的最后一天,自然是交给大堡礁,来打发时间。其实我对大堡礁是有些小心谨慎的,因为第一次的大堡礁之旅,实在是有些遗憾。七年前去哈密尔顿岛,除了感受了闷热和晕船之外,别无所获,一场大雨将全世界变为晦涩与黑暗,坐在玻璃船内,除了一两条灰鱼,其他别无所得。而根据天气预报的记载,这一次似乎也要阴云密布,没想到天公作美,本来浓云密布的天气,临近中午逐渐放晴,终于可以让我们在玻璃船上一窥究竟。 我们的游艇在早上九点出发,因为有了上一次晕船的可怕经历,我们特意买了晕船药,也不知道是药效发挥作用,还是Fitzoy岛屿太过切近,我们竟然安步当车,毫无任何不适。我很少行船,很难体验到“乘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的感觉,看到船尾荡起的长长的波浪,白色的泡沫飞溅到脸上,说不出的神清气爽。远山和礁石在云雾中若隐若现,更有仙风道骨,缥缈朦胧之诗意。虽然没有云蒸霞蔚,没有虹霓灿烂,这一层气势氤氲,也足以令船上的游客如痴如醉。阳光下的景物,也许是一种壮美,而云霭中的海岛,却笼罩一层阴柔之纤美。在布里斯本日日感受阳光,也许确实需要阴柔相济,互为调理一下了。 珊瑚的样子很多,有的像树枝站在礁石上,有的像一团蘑菇贴在礁石上,有的张开一朵超大的伞盖,有的则蜷缩在海底,聚拢为一滩白色的手掌,慵懒着吐露着芬芳。珊瑚本来应该是五彩缤纷的,也许我们的玻璃反射能力有限,颜色都呈黑白色,但是千姿百态的珊瑚式样,也足以让我们眼界大开。这些珊瑚似乎触手可及,但是却羞涩的随着浪花摇摆,似乎要将我们的船搁浅一般。很难想象,原来珊瑚是一群有生命的小虫,在一起报团取暖,形成万千媚态,生命的意义,在这里得到完美的绽放。 大堡礁适合于弄潮儿,对于我这个旱鸭子,除了观看珊瑚之外,似乎有些无聊。从凯恩斯出发,作为一日游的海岛景点,首选Green Island绿岛和Fitzoy Island(姑且称为F岛)吧,绿岛范围更大,但是F岛距离大陆更近,作为岛上除了水上运动之外,唯一能够做的就是穿越热带雨林的爬山了。在北昆游玩数日,对于热带雨林早已见怪不怪,而对于海滩又着实不感冒,看着阳光下暴晒戏水的勇士们,内心油然而生的,是敬佩与不解。 如果还要那么一丁点狗尾续貂的奢华,在贵宾室等待回布村的飞机,算是旅途最后的“挣扎”了。我拼命的想要挽留旅行的时间,哪怕上帝再多给我一分一秒,我都会感恩戴德。凯恩斯的机场贵宾室,比我想象的还要差很多,经过陈彦泽的介绍,自从成为寰宇一家的会员之后,去过大大小小许多贵宾室,而对于凯恩斯这种三线城市级别的机场,本来没有抱多大的希望,所以也就没有所谓多大的失望。不仅食物缺乏,种类残缺,并且因为疫情的原因,几个有限的食物都必须经过工作人员负责呈送,更加限制了你的选取自由。花田君总是觉得,这些严重影响消费者心理预期的干预行为,是否有些矫枉过正?当然,我相信大多数人都不会赞同我的观点,我也只是出于自私和无知的心理来鸣不平。就像大多数澳洲人都赞同莫里森迟缓开边境,而只有我无知者无畏,盼望早日出国旅行一样。总之,在贵宾室中的两个小时,也算是给旅行画上一个完整的句号吧。 旅行,明年见。也许欧洲仍然遥遥无期,那么,咱们西澳见吧。 ————2021年5月13日晨于澳洲忘言草舍
9 0

发表在 澳大利亚 2021-05-09
南来北往,北昆实录9 城里人沦为放牛娃
南来北往,北昆实录9 毫无生意经的北昆农人 终于离开汤斯维尔了,花田君在吃完美居酒店早餐的最后一粒西瓜的时候,不觉得看着阳光洒在酒店的水池中,泛起的波波涟漪,心头莫名一阵酸楚:世事难料,不过也许这真的是我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来到汤斯维尔吧,如果没有疫情,我早已从北欧返回,也根本没有兴致来到这座北昆小城。是疫情让我们在这里结缘,待风波散去,汤斯维尔也只不过是我的一层浅浅的记忆罢了。城市和路人一样,虽然非常喜欢这座城市的美丽与悠闲,但是萍水相逢,待缘分尽了,或者是自己跳出情感的渊薮,自己也疲惫不堪,终不过是过路人。情感专家做出统计,两个真正心心相印的人走在一起的概率,只有2%,那么住在自己真正一见钟情的城市,估计也只有2%的几率吧。也许大家终将和心中所爱相忘于江湖,也不会再到自己热爱的城市驻足,有些人一望便是经年,有些城市一别便是永远。错过之后,多少年后,甚至连酸楚都忘记了,只有一丝浅浅的遗憾,一声缘尽的叹惋。 无病呻吟之后,继续正题。从汤斯维尔出发,一路沿着布鲁斯高速(Bruce Highway A1)北上,90公里之后就可以到达今天入住的小镇英格姆(Ingham),不过在抵达小镇之前,有两个重要去处,必须要重点提及一下。第一个是在半途转左,进入little Crystal creek rd,大概沿着盘山公路穿行10公里,就可以抵达最为重要的景点——小水晶溪(Little Crystal Creek),大家在穿行盘山公路时一定要注意缓慢行驶,一来道路狭窄,弯道纵横,几乎在弯道处完全看不到对面是否来车;二来右边即是万丈深渊,稍有不慎,重心一旦不稳就会落入悬崖,定然粉身碎骨。也许此地车少人稀,故此政府对此地也未加防护,连个护栏都没有装吗,大家开车的时候必须提高120倍的精神,不过花田君已经在山路盘了不知道多少天,早已驾轻就熟,已经是名山地教练了。 小水晶溪溪如其名,清澈见底,在阳光的倒映下果然如块水晶璞玉,让人爱怜,估计水仙王子就是在这样的倒影中羽化飞仙的吧。水晶溪从山上的岩石中倾斜而下,经过乱石几次改道,层次分明,乱石就像强人,拦腰将溪水抱住,溪水柔软的在岩石的指缝间溜走,百转千回,淙淙水流声,不知道是她命运的叹息,还是对生命的礼赞。您可以将它称呼为瀑布,因为它毕竟是从山岩上滚落下来的不过水流不算湍急,没有力拔山兮的气概,却有着万种柔情,更对谁人说?妩媚中透着一层妖娆,风姿绰约的在林莽的怀抱中低语。静寂的山林,因为溪水恶欢歌而苏醒,疲惫的人们,因为溪水的清凉而振奋。此处无怪乎会有很多游人在此攀岩下湖,在山石的罅隙里感受泉水叮咚,是不是有洗礼的感觉呢?王维曰“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此处应是“红日林间照,清溪石上流”。这样的野趣禅风,只有在人迹罕至的北昆,才有机会感悟吧。 水晶溪其实并非道路的终点,相反,只是这座森林公园的起点,继续上行十公里,可以抵达麦克莱伦观景台,据说可以看到森林和下面平原的全貌,不过花田君时间有限,没有时间继续盘山公路,只能打道回府,再说观景台在澳洲也是大同小异,没有必要入这个坑,不过水晶溪绝对不容错过,您在清泉中濯足沐浴,这才是土澳真正的活法,“土”的自然。 从小水晶溪回到A1高速继续北上,大概二十分钟后拐入Jourama Falls Rd,顾名思义,这条路通往一个名为Jourama的瀑布,大家欣赏瀑布,肯定要在下大雨之后,这样水量极大,才能感受到飞流直下的雄浑与刺激,但是成也大雨败也大雨,十天前的大雨,让整座森林形成了一个天然的蓄水池,十几天的阳光暴晒依然不能将水雾蒸发,以至于很多地下的小溪跃然“阶”上,成为蔓延到路上的地表小溪。花田君驾驶着普拉多战车,如同行驶在皮划艇一般,碾压着小溪飞驰而过,看来丰田“陆地巡洋舰”的名号果然名不虚传,这一下水陆两栖,普拉多真是居功至伟啊。 不过人行步道,花田君没有了普拉多的加持,只能望着被溪流冲段的路口兴叹,可惜看着幽深的林莽,潺娟的小溪,啼鸣的雀仔而不得入,与传说中的Jourama瀑布失之交臂,可谓旅途一件憾事。行至水穷处,寻隐者不遇也。 不过下榻的英格姆小镇,的确让我有些震惊到,不是因为它号称——南半球最大的制糖小镇,以及有南半球最大的制糖风车,而是因为它坐拥这个名号而不自知,小镇里依然是冷火秋烟,毫无生气,状如鬼城,让人叹息。我本以为,这里作为凯恩斯到汤斯维尔的重镇,又是制糖中心,应该有很多特色工艺品店,让游客目不暇接,谁知道就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五线县城,别说工艺品了,150年历史的餐厅都关门大吉了。哎,这座城据说是1850年由第一批意大利移民兴建,按说应该是教堂云集,古色古香,现在完全不见任何踪迹,而150年老字号的意大利面店,由于疫情的原因也不再做生意,只卖出手工袋装的面条,来满足我无奈的内心。哎,这个北昆农人小镇,心理毫无生意经,本来很好的意大利制糖小镇的噱头,却被弄得了无生机,真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啊。谁又能满足我的口腹之欲,体贴我的欧洲之梦呢? 英格姆附近最为知名的景点,就是澳洲最高的单体瀑布——沃拉曼瀑布(Wallaman Falls),不过北昆对旅游景观的宣传确实太不到位,以至于大家对于北昆州的印象,除了大堡礁之外一无所知,其实在深山险壑中藏着不少澳洲之最,这沃拉曼瀑布就是其中之一,从英格姆开车20分钟进山,沿着狭窄的盘山道迂回30公里,柏油路的尽头就是大瀑布。不过在去瀑布的路上却遇到了人间奇景,我们的车子在乡间小路上穿过,沿路突然遇到一大股牛群挡路。我兴奋的将车子停在牛群身边,这群牛只是微微好奇的抬起头来,若无其事的看了我一眼,然后继续低下头去,我行我素,跪倒在马路中间拒绝让路。我将车子逐渐贴近领头的肥牛,拼命鸣笛,但是“牛儿还在山坡吃草”,可急坏了驾车的田二小。我又是打嘟噜又是骂大街,不是鸣喇叭就是做鬼脸,牛儿们只是傻愣愣看着我,估计心里也是看我装疯卖傻实在可笑,就是风雨不动安如山,任你骂声如雷,我自悠然自得,气得你吹胡子瞪眼,却只能哭笑不得。此等野趣,生平之所未见,忽然觉得人与乡村结合的如此亲近。我这个一生未离开过都市的孩子,对于乡村可谓懵懂无知。驱车在北昆州的乡间,看到翻滚的蔗田,见到青色的远山,见到欢快的耕牛,内心中油然而生的兴奋与激动,真的溢于言表。城市与乡村的边界,也许就区区几十公里,但是对于我来说,隔绝的却是两个世界。 不仅开合遇到岿然不动的牛群,在瀑布归来的盘山路上,也见到一只野生的鸸鹋,正在道中央闲庭信步。这巨大的鸸鹋,生得真是漂亮啊,不是动物园中灰头土脸的丑态,而是蓝色的顶戴,雄起的背部,看上去真是雄赳赳气昂昂,俨然山中的凤凰。也许见到它们,预示着我今日会交好运吧。旅途中处处是意想不到的收获,怎不叫人欣喜若狂?预留着某种期待,这也许是旅途最美妙的事情吧。 沃拉曼大瀑布在相片中,可能并不能如您预期,但是通过肉眼直观,真是气势雄浑,众多古诗词中的描述的飞流名句,对此都不为过。前人描述瀑布的句子实在汗牛充栋,花田君实在不善景色铺陈,想要标新立异实属太难,在此我给您卖个关子,不要过多掺杂我自己的直观,希望把您“勾引”至此,亲临体验那种气势磅礴,波澜壮阔之美。当然,您一定也会对造物主的伟大啧啧称奇,两边的山峰都如刀切斧剁一般,从天直铺而下,难道这里就是宝莲灯劈山救母的所在?深谷之中悬挂着银色的飞链,真乃人间绝唱。 北昆州,被大土澳们叫的最响的岛屿,并非绿岛磁岛,而是位于凯恩斯和汤斯维尔之间的欣欣布鲁克岛(Hinchinbrook Isand),这座岛全岛被恐怖的山峰所覆盖,从卢新达(Lucinda)一直延伸到卡德维尔(Cardwell),岛上不能开车,是被澳洲游客评为澳洲第一徒步旅行圣地,只可惜我这样的夕阳红之旅,徒步是不可能的,只能在布鲁斯高速A1的观景台上略窥一二。其实花田居对这样没有遮挡的户外运动也颇为抵触,因为阳光是我平生最大的天敌,估计我的户外运动只限于在遮天蔽日的林荫古道上踽踽独行吧。 晚上入住一个名叫凯德维尔(Cardwell)的滨海小镇,也是连接凯恩斯和汤斯维尔的交通重镇,因为是欣欣布鲁克岛的上岸码头而深受旅行者的喜爱,这座小镇沿着海滩狭长分布,motel众多,竞争相对较大,所以房价颇为便宜,三人间只要112刀,真的是亮瞎了我的双眼。靠着大海生活了15年,对于海景已经见怪不怪,不过凯德维尔的海景颇为不同,对面面对的是欣欣布鲁克岛耸起的山峦,群峰环绕,也许海中有仙山,其曰蓬莱,在澳洲也适用吧。 ————2021年5月9日晨于澳洲忘言草舍
14 0

发表在 澳大利亚 2021-05-07
南来北往,北昆实录8 磁岛,大堡礁最璀璨的明珠?
南来北往,北昆实录8 磁岛,澳洲最璀璨的蔚蓝明珠 提起磁岛(Magnetic Island),估计绝大多数的朋友都闻所未闻,不过磁岛在专业潜水一族的圈子里可是大名鼎鼎,磁岛被世界地理杂志评委,全球最佳潜水海域,无时无刻不吸引着全世界的潜水爱好者纷至沓来。磁岛的外海之外,正是大堡礁的起点,据说潜水可以看到美轮美奂的珊瑚蜕变,即使因为疫情阻隔,没有国际游客,但是澳洲人本身就是水上王子,如今每天渡海的轮渡川普仍然紧张,花田君幸好在一周之前买好了船位,不然只能望岛兴叹,捶胸顿足了。 不过文章开始之前,还是先暂时避开磁岛,继续谈一谈花田君热衷的汤斯维尔。今天时运不济,驱车前去汤城南部最为出名的度假胜地——保龄绿湾国家公园(Bowling Grenn Bay National Park)观瞻,其中鳄鱼溪(Alligator Creek)是公园里最为出名,风景最为清幽的所在,没想到车行到景区门口,发现景区正在进行淡季维护,所以关门大吉,我们只能望门兴叹,暗气暗憋。哎,好不容易大老远的来一次自驾,竟然与这个景点失之交臂,以后估计很难再有耐心和雄心,来汤斯维尔重走老路了,也许错过就是永生,想来不觉嗟叹连连。好在鳄鱼溪距离不远,并没有耽误时间,我们转头再去下一个景点——Cape Cleveland,竟然再一次吃了闭门羹。看来汤斯维尔是逼着我将来重走长征路啊。 不过虽然被拒之门外,但是沿途还是被我们发现了诸多靓丽的风景线。从布鲁斯高速拐入Cleveland岔道不远处,就是一片澄净静谧的湿地,真好像是静静的顿河描述的场景——一切都是那样的空灵,以至于有些宁静的怕人。枯草、矮树、远山、碧空,以及湿地上偶然游水的鸭子,这一切正是一幅普桑或透那描绘的风景啊。水面真如一枚银镜,倒映着天堂的暗影,映射着人间最朴素真挚的美丽。虽然烈日炎炎,毫无树荫,但是站在湿地旁边,见到眼前此情此景,内心却尤为平静,似乎暑气都被由内而外散发出的清澈而蒸发,难道这就是古人讲述的,宁静致远的道理吗?果然是心静自然凉啊。 沿着小路蜿蜒而上,沿途也有很多稀奇古怪的景致,之所以用这个词,是因为很多植物的生长完全有悖于常理,比如。森林之中突然出现一片长得细如笔杆的矮树丛,怪石嶙峋的山边突然出现一群光滑圆润的岩石,难道这是神来之笔,还是人造雕琢?总之自然的雄奇,在这次的旅途中已经见怪不怪了,现在看到任何奇闻异事,也只能是“真是鬼斧神工啊”来草草了结兴奋的心情。虽然前方阻路,但是我们拐到了一个名为“Canguila”的小镇,距离下来主路只有10公里,还是轻而易举就能抵达的。这个小镇不见于任何书籍,完全是我在谷歌地图上胡乱搜寻,来打发时间用的,没想到也不虚此行。小镇人家不会超过三十户,但是在一处看似貌不惊人的灌木丛前,却专门开辟了一个停车场,此处必有深意,我等匆匆下车,径直穿过灌木丛。这份低矮的灌木,完全生长在沙丘之上,下面都是矮矮的荆棘,还是建议大家穿着长裤长袖行走,不然太阳可以将您晒得皮肤皲裂,荆棘也会将您的皮肤划得血肉模糊。灌木杂乱无章的,被太阳晒得有气无力的,无精打采的在沙丘上散开,行走一分钟后,会发现一个高约两米的沙丘,已经是不毛之地,再不见任何植物。如果您已经被日头晒得昏了头,恐怕就会打道回府,但是只要您坚持一下,费力登上山丘,立刻豁然开朗,前方就是一片开阔无垠的海湾,海水平静的躺在港湾之中,没有浪花,不见波涛,平静的就像是一个低声下气的奴仆。沙滩上横七竖八的倒毙着枯死的树木,贫瘠的土地上再无任何绿色的新意,港湾里没有半丝生气,连飞鸟都不会光顾的地方,更是了无人烟,毫无生气。也许这就是澳洲的死海吧,但是以色列的死海起码游人如织,但是此地的死海完全是苦海,人迹罕至。哎,在荒滩之上了悟死亡,同人间烟火只隔着不到二百米的灌木,生与死的边缘,不过是一层窗户纸。 磁岛真的如旅游书上介绍的那样绝佳吗?这肯定是仁者见仁的答案,如果您是海洋运动爱好者,这里绝对是您的天堂,不过对于像花田君这样害怕阳光,不会游泳,肉大身沉,行动笨拙且摄影技术极差的人来说,磁岛也就是一个到此一游的打卡项目。在此不能多多给您介绍溢美之词,也只能将攻略附带一下,供您参考。来到汤斯维尔的人,绝对不可能错过磁岛,就好像来到布里斯班不能不去黄金海岸一样。 这个和磁铁毫无关系的岛屿,为何以磁岛来命名?磁岛这个名字充满了趣味性,听上去像是一座魔法岛!这个名字的由来有一个有趣的小故事,1770年,著名的英国航海家詹姆斯·库克(James cook)航行至澳大利亚东海岸时,他的指南针受到了这座岛上“神奇”磁力的影响,疯狂跳动,因此这座岛便被命名为“磁岛”。在之后的时间里,人们试图用各种工具检测影响了詹姆斯·库克指南针的“神奇”磁力究竟为何物,但始终没有得到答案。2015年,有一部叫做《与龙探戈》(A Tango with the Dragon)的科幻小说,正是以磁岛的“神奇”磁力为故事背景来创作的。 磁岛是一块非常低调,且不铺张不奢华的岛屿,岛上基本很少看到亚洲游客,是一片还未被中国人占领的妙处,趁着国人还未“觉醒”,大家一定要趁着这几年玩了一遭,否则门户大开,势必乱象频仍,体验感直线下降。 磁岛类似布里斯班孤悬海外的North Stradbroke Island,您可以将自己的私家车开上渡轮,或者也可以自己轻装上船,到了岛上之后再另行租车,不过开车上船的费用,目前很高,来回要217刀,可比咱布里斯班的船票将近贵了一倍。如果实在岛上租车的话,一天最便宜的小破车,也得至少60刀,这个成本还是您还要自己斟酌,。 曾经在宣传册上看到介绍说,这里全年高达320天都是阳光明媚的日子,岛上2000多居民大多都只活动于东部和北部海岸线,所以小岛超过一半都算是森林覆盖的国家公园,同时总长达25公里的徒步路线和环岛20多个湾bay可以让游客和各种野生动物亲密接触,不过也还是要注意安全的。 往北距离最近的是Alma Bay为2公里,接着是4公里处为徒步路线The Fort的下车点,5公里处应该是Horseshoe Bay的马场,再往前1公里是就是海滩了。往南距离最近的Picnic Bay为4公里,再往西走就是West Point,这个比较远一点,单程8公里,徒步往返估计也要大半天了。花田君是个历史爱好者,这些各种各样的bay,实在看上去有些千篇一律,不过The Fort是这座岛上唯一可圈可点的历史古迹,据说也是当年珍珠岛海战时,美军在这里修建的一个秘密哨所,还能停靠直升飞机,不过现在早已荒废,掩映在山川林莽之间,要从山下一个秘密的土路道口步行攀爬,单程就要5.6公里,估计往返至少需要两三个小时,并且这里常年阳光普照,您在赤日之下体力消耗肯定更为加剧,还请您三思而后行,花田君沿路见到很多红男绿女,都赤膊上阵,沿着海滩在烈日下暴晒负重前行,看在眼里,似乎我的皮肤都晒得疼痛。 很多老外,都把最北部的马蹄湾(Horseshoe bay)定位最爱,海滩绵延了小岛的大半个北部,这里各种娱乐设施齐全,有拉了浮网的游泳区,有各类水上活动,有野餐草地区,有餐厅超市,还有安全救生员时刻留意着。为什么叫Horseshoe Bay呢,难道形状像?不过附近还真有个马场,感兴趣的小伙伴可以考虑一下骑骑马逛逛海滩,想想也挺不错的。 再往南过来就是Arcadia区内的Alma Bay了,也会有人叫Arcadia Bay,不过都一样。这个bay不是很大,但是风景很不错,不然也不会以英语字典中桃花源(Arcadia 阿尔卡迪亚)这个词来命名了。此地离大堡礁海域很近,所以很适合浮潜,也适合坐在树荫下思考世界。 这个bay最为称道的,就是延伸到树林深处的岩石区,这个区域旅游书上少有提及,是花田君研究谷歌地图偶然发现的。这个区域由一个荒僻不起眼的小径进入,最终被一片岩石阻隔。此地的岩石千奇百怪,千万年的风霜荏苒,依然没有海枯石烂,乱石越聚越多,三片天然连接的巨石,竟然形成了一户迎宾大门,颇为奇特。我们天然的认为,海边就应该是阳光沙滩,其实海边有很多地貌,岩石海岸正是造物主开凿的杰作,看上去让你浮想联翩。当然,这里更为称道的,是能够见到澳洲特色的小袋鼠Wallabies,据说他们羞于见人,能不能看到他们全靠RP,一般只有10%的几率见到。但是花田君就是旅游神的化身,可以逢雨变晴,化险为夷,还能让众多小袋鼠出洞迎接,为我接风洗尘,在乱石穿空的是石径上,居然一口气先后看到四只小袋鼠,探头探脑,憨态可掬,说不出他们是警惕还是喜悦,是愤怒还是惊悚,是咒骂我私闯领地,还是乞求我慷慨投喂,只可惜花田君身无长物,这身肥肉又不是你们的口中之物,大家只能相见恨晚,然后相忘于江湖。 从岩石小袋鼠区再往南2公里就是全岛最繁忙的Nelly Bay了,作为全岛最重要的交通枢纽,集渡轮,租车,巴士站于一身,周围有大型超市,餐厅,海景公寓酒店环绕,而且也是另外一个岛民聚集生活区。不过从目前来看,真的不知道是不是疫情的缘故,人气真的不旺,跟网上宣传的度假胜地相距甚远,不过岛上的房子可是昂贵不已,一处海景房动辄就是上百万,难道北昆州的有钱人都对磁岛趋之若鹜?花田君贫困交加,自然不能从中体会了。 短短三天的汤斯维尔之行,就这样在晚霞的流霓中翩然结束,并且北昆行程也度过大半,哎,如果能够每日这样行走在路上,作一名孤独的流浪者,也许真的是我灵魂中的呼喊吧 ————2021年5月7日晨于汤斯维尔美居酒店185室
7 0
TA的biu 更多
  • 在这个城市移民生活了10年,对这个城市充满了感情,这是澳洲最为移居的城市了,气温

    0 14
  • 西雅图不眠夜,多么浪漫的名字,我们特意晚上华灯初上之时来到太空针塔,希望感受一下

    0 8
  • 在岛上的第一个景点,就是海豹湾。说也奇怪,海豹湾并无海豹,而是观看海狮,也许是人

    1 9
TA的照片 更多 123个相册 | 5132张照片
留言板

0 / 500 字

穷游网旅行者提供原创实用的出境游旅行指南旅行社区问答交流平台

返回顶部 扫码下载
下载穷游App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联系方式

 

0/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