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安全提示

即日起穷游网将实行手机绑定实名制,绑定手机后就可以正常使用穷游的写帖、创建行程、点评、足迹、问答等功能。

|
背景渐变
0%

Toby2000 关注按钮 留言

等级:4袋长老

最近来访

累计访问(94)

Ta的关注

5 更多

Ta的粉丝

33 更多

探访TA的足迹世界和旅行梦想Explore the world

  • 去过14国家53城市
TA的游记 更多 4篇游记 | 1个精华

发表在 台湾 2013-08-19
台北流水账
以前写旅游札记,不太喜欢按照日期行程,因为怕一不小心写成流水账,而“流水账”,从小就是被语文老师所批判和鄙视的。但是有时候想想,旅游这事儿,“流水账”也是一个很重要的档案记录啊,反正又不强求有多少读者,流就流吧。 虽是流水账,也有信息量。 Day 1 今日关键词:到达 手机卡 淡水 骑车 出发日一早起床赶飞机,却遭遇爆表雾霾天,黑黢黢的路上,交通信号灯都被层层笼罩。出游此时更像是一种逃离,但是已无法根本逃离,这已经是“长期暂住”的家了! 对于台湾,有一种非常复杂的向往和好奇。向往,一是因为太多熟悉的文化人士在这片土地上,而他们对大陆的影响之大,与这个岛的小,形成了鲜明的反比;另一个是国民党迁台时带去了若干中华文明的瑰宝,我想这也是每一个大陆游客的牵挂吧。 乘的是国航班机,要不是因为时间和价格因素,其实所有的出行都应该乘坐当地航空公司的航班,道理很简单,乘飞机也是旅游的一部分,你可以第一时间感受你的目的地(服务、饮食),令你的旅程更加完整丰富。 飞机座位空了大概近三分之一,春节黄金旅游季已过,我就喜欢淡季,也许风景不是最好的,但人少是旅游质量的最重要保证。话虽这么说,但也有悲催之处,比如我此行重要的“膜拜圣地”——林语堂故居,在我出发前三天开始闭门维修,你说这是不是成心?不过也有人安慰:这不正好给了你一个理由再来。也是…… 降落桃园机场第二航厦,机场不算大,看到了亲爱的繁体字(正体字),按照攻略的建议,在机场的 ATM 机上用银联卡提取了台币现金,不仅方便而且汇率也最划算,办理入境手续之前就有,兑换点儿排队的人挺多,旁边的 ATM 机却没人用——爽——“做功课”大多时候是很有用的。 在机场的“中华电信”柜台购买了“七天流量吃到饱”的手机 sim 卡, 500 台币,个人觉得还是挺划算,非常自信的直接拿走了,结果在机场巴士上发现怎么也上不了网,盲目自信的结果,不过也不是特别担心,进城找一个中华电信的门店估计会很顺利搞定。 机场巴士 125 台币,顺便把“台湾旅人空间”(也就是帮我办理入台证旅行社)提前送的 7-11 悠游卡加了值(台湾人把“充值”叫“加值”),悠游卡用起来跟香港的八达通一样方便,更重要的是,用悠游卡乘捷运(地铁)、公交都有优惠,相当于市民待遇了。旅行社不送也没有问题,完全可以在自动售卡机上买卡、加值。机场巴士座位很宽敞,尤其是腿部空间很大,很舒适,此后乘坐的公交、台铁的座位都是这样。 国光的机场巴士到终点台北车站换乘捷运,一站到西门,因为在 google 地图上提前看过街景环境,所以完全没有陌生感,假装很熟。再次感谢高科技、感谢 google 街景。 Simple Place 酒店离捷运站也就 3 、 4 分钟的路,酒店旁还有家很大的 7-11 ,走两个小小的街区就是家超大的 24 小时家乐福,总之就是各种方便。酒店前台的姑娘叫 Naomi ,热情友好,赠送了我西门町逛街地图,同时又叮嘱我如果没用坏,离店前把地图放在房间里,她们会给其他客人循环使用,节约环保,我欣然应允并最后兑现了承诺。 Naomi 问我,你的行李呢?我转身给她看了看我那瘪瘪的背包,尽可能少带行李已经成了我的习惯。办完入住手续, Naomi 亲自将我这个几乎没有行李的人送到房间,告诉我门卡的用法、房间的设备、 wifi 的接入、公共设施的位置……总之是很亲切很周到。 在 Naomi 指示位置的“中华电信”门店,搞定了手机上网(贴士:以后的朋友可以在机场装好设置好,确定能上网再走),吃了最近的牛肉面名店——“牛店”。我立即决定修改预定行程,直接去淡水。天气好时应安排室外的行程,天气不好时再安排博物馆、纪念馆等室内的游程,行程计划之所以难,就是因为天气的变数很多,还要错开博物馆的休息日,行程安排还要符合顺路就近原则,也难怪很多人懒得自由行。 按照旅游手册的建议,乘捷运到关渡站下,先沿着小街到海边,简单看看关渡宫,这是一座妈祖庙,香火很盛,拜的人相当多。看过之后就到下面的一家叫做“租八借”的租车店租自行车,租自行车的生意好的不得了,但骑车的人似乎还是本地人居多,最普通的车租一次只需要 50 台币,我选了个车属于“好车”所以要 130 台币。因为只骑单程(骑到淡水还),不能回来退押金或者证件,店主说留下手机号就行,我就把刚在机场办的那个手机号留给了他,他连试着打一下都没有,直接让我提车走人了,说实在的,他的信任还是让我非常惊讶。至少说明,此地的人大多讲诚信,因为彼此信任,所以就不用押这个押那个。 天气不错,沿淡水河一路骑行心情很好,回想起早上北京的雾霾,对比眼前的美景,禁不住叹息环境差异之大。另外,蒋勋老师说他就住在淡水河对岸,虽不知是哪一段(完稿时知道是“八里”),于是就在心中以臆想的方式对蒋老师致了个敬。 看之前的网友游记的照片,再加上这一天是周四并非休息日,原本以为这条骑行车道没几个人,没想到骑行人数之多,大大超乎我的想象。于是对上了之前看电视节目中提到的——台湾非常流行骑单车——环保又健身。象关渡——淡水——八里,都有专门的骑行步道,而这样的单车专用道,在台北有很多条,全台湾更有环岛的线路供长途骑行,“铁马驿站”就是为环岛骑行服务的,目前也有不少大陆朋友专门来骑行。骑车文化还催生出了小说和电影《转山》、《练习曲》等等。 骑到淡水并不是很远,如果不是像我这样动不动就停下来拍张照片的,很快就骑到了。到捷运淡水站还了车,天色已渐暗了,夕阳也提前躲进了云里。原计划去看的红毛城等等景点,只能作罢。淡水老街的灯亮了,就逛逛夜市吧,这时候——独自出行的弊端显现出来,吃两样就饱了,哪还有肚子再多试试。 瞎逛了一通,困意袭来,搭上捷运回西门町的酒店,车上都快打瞌睡了,早上赶飞机确实起得太早了。到了西门觉得肚子又可以吃东西了,就去买了阿宗面线吃。卖相算不上好看,但味道确实名不虚传。 第一天的行程就此为止,流水账的写法果然啰嗦,不过也验证了我的老年痴呆症还没有完全爆发。坦率地讲,很多人对台湾的第一印象也许不会太好,因为城市算不上漂亮,一些商业区也因为牌匾林立而显得混乱,不过视觉上虽乱,但街道整体干净,人也亲和有礼、秩序井然,这也为第一印象加了很多分。

台北 台北 台北 台北 新北市 新北市 台北 台北 台北

1730 8

发表在 柬埔寨 2013-02-20
吴哥去吴哥了
一、吴哥去吴哥了 按照我攀高枝儿、附庸风雅的积习,每去一个地方,都得找点自己跟这个地方牵强附会的关系,这次去的地方显然更容易满足我这个癖好,因为它叫“吴哥”。 出发之前,我在微博上显摆自己要出去玩,一个朋友问我,你去哪儿?我说“吴哥”,他说“原来你是回家啊!”你瞧,把我美得,都不用我启发了,直接帮我牵强附会了。哎哟哟……去吴哥=回家……听起来,多有文化啊!多YY啊! 在国博志愿者的培训课上,孙国璋教授的佛造像课里,顺嘴讲到,建议大家可以来吴哥窟看看的时候,我笑了,因为我恰好定下了自由行。 在暹粒下了飞机,携程安排的司机来接我,司机跟我简单地聊天,路上商定接下来的几天要包他和他哥哥的车用,到了酒店,我跟他说——Angkor在中文里叫“吴哥”,而我的中文名字也叫“吴哥”,以后几天你叫我“吴哥”好了,他笑着应了……不过,他们兄弟俩在之后的几天里,一次也没有这样称呼过我。 其实也没有故意安排,只是每年的4、5月份,都会特别想出去走走。去年是平遥、张家界、泰山、威海。今年则是洛阳、安阳和吴哥窟。 不过,吴哥窟毕竟是走得比较远了,文化上的差异之大,也需要多做些功课。本来就是个爱做充足准备的人,这次更是如此。看了蒋勋先生《吴哥之美》的视频讲座和台版书,也买了著名的《五月盛放》和日本人编写的《走遍全球:柬埔寨与吴哥寺》,还看了《Discovery》和《国家地理》两部关于吴哥的片子。人还没到,对于吴哥的文化背景和艺术魅力,已经知其一二了,但怕过分的准备会带来先入为主的审美疲劳,在出发前10天,放下手头的资料,把脑子空一空,只做些攻略计划上的准备。改变了原来一切安排妥当的老毛病,故意没有约好车、导游,留下了吴哥行的自由度。之前的简单计划,也在确定包车后做了随机调整,有一种自我修正过分死板的刻意在里面。 功课当然不白做,不过在亲身游历之后,觉得无论是赏析、感受、领悟,还是风土、人情、文化,都有更为个人化的体会了。 二、语言的吊诡 当夜到达暹粒,次日凌晨便要早起去看日出,确实很辛苦,不过先头的行程紧凑一点,后面的也自然就舒缓许多,倒也不失为一种平衡。5点出酒店,酒店按照要求打了早餐包,带在路上。卖票的柬埔寨MM误认为我是日本人,后来我才知道她为什么那样“错怪”我——因为据说日本游客的英语都很烂——汗!给祖国人民丢脸了。不过自此之后,再也没有人认错过,几乎所有的人都能准确地知道我是中国人,买东西的小贩和要糖吃的小朋友,一水儿地用中文忽悠我。 我想,后面大概是由于我适应了一阵儿之后,英语水平略有上升听起来不再像日本韩国人了,当然,这是我一厢情愿地认为;其次是,日本、韩国还有中国台湾、香港游客多喜欢团队游,相比起来,来自亚洲的散客以大陆的居多,再就是那种纯老外了,所以,看见孤家寡人的亚洲人,认为是中国人也不奇怪;再次是,农民出身的老吴,一身不修边幅的廉价“凡客”行头,再加上蒙古利亚人种的标准脸,看起来不像是爱捯饬的韩日港台,丫肯定是一陆客了。对不起,我又给祖国人民丢脸了。 出发前,我也听说英语烂也没啥大问题,虽然有一点小担心,但基本上还是觉得问题不大。不过,刚下飞机的半个多小时还是发懵,司机师傅因为要忽悠我包他的车,不停跟我聊,大致的我也能懂,可是就是有点说不明白。后来说着说着才慢慢好起来,其实也没啥复杂的了,有时候蹦单词就成,啥句型不句型、语法不语法、时态不时态,统统给我滚远点,完全不影响交流。反正到后来我是不怕说话了,我说的,别人也都懂,别人说的,需要我懂的我也都懂,吃饭的时候不需要会说英文菜名,指着菜单说“this one”,没吃饱说“rice pls”,吃完了说“bill pls”……哈哈,反正这几天就这么混过来了,跟司机还聊天呐,教司机中文里4与10的发音区别时,我还给他说“4是4,10是10 ……”的绕口令,逗得他哈哈大笑呐! 四天下来,我这口烂英语,在不多的交流里没发生过误解,当然,这主要是因为说的少,只拣最需要彼此理解的话来说。所以,我会想,也许,我们生活中彼此存在误解,有时候并不是因为说的不够,而恰恰是说的太多了。我们关注了说,轻率了听,太多说出的信息不是对方需要的,不需要的信息恰恰成了“理解”的干扰项,被误解就成了“语言”宿命般的“陷阱”。简单交流,也许只有在这种被迫的环境下才会发生,语言是沟通的工具,但也吊诡地成了沟通的障碍。这也许是巴扬寺四面佛不发一言、静静微笑所要表达的领悟之一吧! 三、至善 扯回日出。坐在司机“不唠”的tuktuk车里,晨风吹来几分爽快,身边是骑车奔向吴哥寺的纯老外们,有些越来越靠近的期待,些许的不安。走过长长的引道,穿过塔门,再走一段路,已经满是来此看日出的观光客了,因为早就知道最美的吴哥日出,要拍水中的剪影,即使在网上能搜到无数的精美图片,可还是要来这里拍上专属于自己的那一张。 安静,如此多的游客,确实有一种蒋勋先生讲座里说过的想不到的安静!为什么看别的风景时,游客们总是忍不住大呼小叫,而看日出日落时,却总是出奇的安静?有木有? 日升日落,能将躁动的灵魂有片刻的安定,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力量呢?这是美,是颜色变幻,光影错落;这是力,是向上的奔腾和向下的沉静;这是至善,是哺育万物的生命和抚慰万物的灵肉;这是大朴实,痛快纯真,没有半点浮华扭捏。 晨光背影之下的吴哥寺,倒影在北池的水面上,投射出与本体一般伟岸的空幻来,吴哥寺可以在繁华极盛的王朝里成为一座炫耀的城堡雕塑;继而又可以隐灭在荒草漫漶的寂寞中独守千年,然后又在新一代的观光经济里迎来送往一批又一批嘈杂的过客,你看到了什么?经历了什么?又见证了什么?你是想每天用你巨大的、美轮美奂的水中倒影告诉我们空幻的含义么? 在千年的历史里,也许石头建筑可以做到“阶段性永恒”,但是在万年、十万年、百万年的历史里呢?你依然可以屹立不塌么?都不要那么久,我很好奇,千年之后的吴哥寺会是什么样子…… 四、糖果 出发前,根据无数篇攻略的提醒,带了两包糖果,准备给那里的孩子。跟大多数国人一样,充满了实质本是“自怜”的同情心。 惊人地发现,所谓的送糖果给孩子,其实根本不是什么“风俗”,甚至也不是表达同情的方式,它极有可能是某个背包旅行的大陆前辈,将一个很个人化的行为记入“攻略”,然后又被后面无数按图索骥的网友复制,进而写入《五月盛放》这样的旅游畅销书中,最后演变成自助游吴哥的标配了…… 原因很简单——孩子们只跟中国人要糖吃,只会讲中文版的“糖果”,只会跟非团队游的自由者讨要——只有这些人才会读《攻略》或《旅游手册》,才会随身携带“吴哥旅游标配”的糖果。 其实,这里面有不少孩子并不是单纯地讨要糖果,而是在贩卖一些小工艺品、明信片之类的东西,未必真的是那么嘴馋,可是谁让你们都标配了呢?中国式的宠孩子,泛滥到了柬埔寨,给糖吃逗孩子的习惯也跨出了国境,一些所谓的色友,用糖果换来给孩子拍照的,更比比皆是。可是,这却让我觉得有些不对劲儿:我们发糖的时候,我们究竟是怎样的一种心态?我们也许有同情,但是我们有尊重吗?我们会不会对于我们的施与有一点小小的满足?我们的满足有没有建立在对方“是弱者”的基础上? 那些孩子,本来可以凭借自己的劳动换一点收入,可是当他们可以不付出任何东西就能够得到免费的糖果时,那是我们一代又一代的自助游观光客,用我们自以为善良的“施与”,到底给他们培养了怎样的一种价值观? 回想起暹粒机场出入境人员肆无忌惮地索贿,拿着钞票跟你要“钱”,难道我们不觉得要糖吃的孩子,与索贿的出入境官员之间,有某种程度的相似或者关联吗? 孩子们是无辜的,我们倒像是出了问题。孩子不吃糖未必有多么可怜,被污染了心灵,也许才是可怕的。我们那种物质至上的价值观,还是留在国境以内吧。 五、无成、无住、无坏、无空 蒋勋在讲座里总说,吴哥带给他最大的感悟,是佛教里的“成、住、坏、空”! 可是不知为何,我的感受却是“无成、无住、无坏、无空”!! 说起来不同,其实也相同。 即使如吴哥寺这样保存最好的建筑里,也仍有未完工的部分;巴扬寺和吴哥寺的壁画,一个伟大精美、一个生动鲜活,然而却都有没有刻完的部分;吴哥寺处处可见的阿布萨拉小仙女雕像,在三层平台的东墙上,却有着明显没有刻完的底稿痕迹。茶胶寺,根本就是个大工地,所有的石头都已经砌好,却不知为突然停工,剩下的石头就放在院子里,然后就孤零零地熬过了这么多年。这不是“成”,当然是“无成”。 崩密列 ,废墟中的废墟,自由客最爱去的地方,却不过是一片坍塌的建筑。雕刻上长满了绿色的苔藓;巴扬寺,第一层回廊的顶棚不知何时已经塌掉了,壁画裸露出来,虽然见了阳光,却也风化销蚀; 塔布笼寺 ,树的种子飘进了石头缝里,遇水生根,慢慢长大,种子的力量崩塌了墙壁,却也抓住了墙壁,在众人眼中可以永恒的石头,却被柔弱的植物玩弄于纤弱的枝条。当然,这是“无住”。 周萨神庙 ,中国工作组援助修复的神庙。因为维修的方式不够“修旧如旧”而遭人诟病。即使如蒋勋,也对于为什么要“重打地基”感觉匪夷所思。亲眼看过之后,我倒是觉得可以接受,而且这种维修方式也呈现了中国式的历史观——这已经不是维修的概念,更接近于重建。在一个坚固的建筑上,既有历史的痕迹,也有当下的痕迹,旧的地方是明显的旧,新维修的地方则是不遮掩的新,对比之下,竟然如同破损之后被重新用粘合剂拼接的彩陶,却另有一番味道,让建筑拥有了一种历史与当下融合、对话的美感。昨天是历史,今天也是历史,明天也还是历史,我们都处于历史之中,我们执着于新或者旧,只是因为我们忘了自己也将成为古人。作为一个建筑,它立起来,它倒下,它又立起来,它又可能在某一时刻倒下……当然,这是“无坏”,或者,你先告诉我什么是“好”。 曾经的野心,曾经的伟大,曾经的领悟,曾经的血雨腥风,曾经的威仪天下,曾经的孤寂千年,曾经的熙来攘往……它在历史中静静地站着,或者坍塌掉,它的过去、当下与未知的明天,无论如何怎样似乎都并不介意。这一大片,若干座砖石的庙宇,是那样的淡定,它们的淡定远远地超过了巴扬寺最最有名的“高棉的微笑”——“高棉的微笑”还要笑出来给人看,而吴哥的寺庙们本真的淡定已经不再需要一张具象的面孔。我想,这就是我感觉到的“无空”吧!
1283 6

二级精华
发表在 法国/摩纳哥 2013-02-01
巴黎·不赶路
这篇三个月前去巴黎的游记,再不写就该忘记了,其实已经开始忘记了,不过,真的会忘记么,或者另问:留下了什么? 为了下一段游逛,还是写点儿吧,写完了,这次旅行才真的结束。 无论东西 这段文字并非旅程之中的记录,只是在出发前做功课读书时的一些感受。偶然读了一本三联几年前出的书《走进一座大教堂》,突然间发现,大名鼎鼎的哥特式教堂,最早、最有名的基本上都在法国,除了人人皆知的巴黎圣母院,还有沙特尔、亚眠、兰斯、斯特拉斯堡等地,均有哥特式教堂。以往对这种建筑也仅仅是知道个名字,而对所谓的用尖拱代替圆拱、使用飞扶拱、交叉肋拱以及花窗等等建筑特征,完全一无所知。 (沙特尔大教堂) 本是随便看的书,不过恰好为我的巴黎行程提供了一个新的主题——教堂建筑。 (巴黎圣母院的花窗) 读着读着却也发现了另一些有趣的现象,虽远隔万里、文化迥异,但是东西方还是心有灵犀地发展出某些共性的特征来: 比如说:“圣母院”建筑是基督教圣母崇拜的一种体现,然而这与佛教在中国发展出的观音崇拜是如此的相似——基督教讲原罪、讲末世审判,给人带来的压力较大,相反的是,圣母慈爱与包容的形象,则给人很大的安全感;同样,佛教中的佛陀虽提供觉悟的智慧,但终究显得不够亲切,再加上“救苦救难”的心理需求极大,代表慈悲的菩萨观音反倒成了最受追捧信奉的神祇,并被演化成了女性的甚至是母亲的形象。东西方两大宗教与其说是不约而同,不如说是“顺势而为”,在宗教的传播演变过程中,迎合了人的心理共性。 再比如说:圣母院的花窗玻璃的底色为蓝色,沙特尔大教堂的蓝色举世闻名,甚至有一种蓝色就称之为“沙特尔蓝”,然而进一步了解可以知道,这种玻璃中的蓝色来自于钴料,而钴料来到东方,与中国瓷器结合,则成了中国最早的彩瓷——青花,甚至画青花用的苏麻离青(进口钴料)的英文名字 smalt ,其含义就是“蓝玻璃”……多么有趣的巧合啊 (交叉肋拱与沙特尔蓝) 再比如:巴黎圣母院或者沙特尔大教堂入口门楣上的雕塑,突然让人想起了吴哥窟的女王宫,都是用雕塑来讲述神的故事,都放在大门之上,只不过一个是基督教、一个是印度教,但是表达方式,竟然出奇的一致…… (巴黎圣母院大门) 无论东西,其思想、文化、技术的发展,虽有其各自生长的土壤,但也成长出某种奇妙的共性来。也许面对西方文明,我们需要的不只是好奇,还可以换位思考、设身处地,在不同中找出相同来,在相同中感同身受,再不同的文化也不会那么陌生了。 这些出发之前的阅读感悟,确定了我行程单中多计划的一个去处——沙特尔,冥冥之中引领我去感受那难忘的一天。 天下大同 在巴黎的几天游来荡去的,尽管语言不通,但也没什么陌生感。一方面是自己功课做得好,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天下大同”——不知为何突然间脑子里蹦出了这个词儿。 城市很美、很古老,但商业区里放眼望去,熟悉的麦当劳、肯德基、赛百味、星巴克……甚至优衣库、 ZARA 等门面,都与北京别无二致,也许正是这些熟悉的面孔,让我这个异乡人竟然有了熟悉的亲切感。 同样让人有“大同”感的,还有能用的 wifi ,卢浮宫倒金字塔处的苹果旗舰店,有免费的 wifi ,一群来自世界各地的人坐在店里店外蹭网,景象蔚为壮观;当然,这“大同”也包括了外形功能完全一致的 iphone 、 ipad 。 (加尼叶歌剧院,《虎口脱险》曾在此拍摄) 还有谷歌地图,尤其是街景,可以网上先行走线,再到现场完全不会蒙头转向,一切的一切都跟彩排过似的,虽然少了初到现场的新鲜感,但也确实没了问路找路的麻烦,有失但也有得。 还有微信,算准了时间跟朋友、亲人通话分享旅途感受,在埃菲尔铁塔顶层发实时图片,它让世界变得很小,让一个人旅程并不会寂寞…… (凡尔赛宫镜厅) 天下大同,有它无趣的一面,但也有它实用亲切的一面,世界上不存在只有一面的硬币,我喜欢这个大同的世界,他毕竟给我们带来很多可能。 (凯旋门与香榭丽舍大街) 而且,大同有些副作用又能怎样? 有了麦当劳的巴黎就不是巴黎了么?“大同”会有影响,但并没有消解这个城市既有的味道,本地的餐饮和咖啡馆并不完全被取代,星巴克有星巴克的活法,双叟、花神有双叟、花神的取胜之道,我们需要“大同”时代的便利稳妥和可靠,但也不会丢弃“不同”带来的新鲜、趣味和个性,不是吗? 管道生活 其实有两个巴黎,一个是拥有塞纳河、埃菲尔铁塔和凯旋门的绚丽城市,还有一个就是管道纵横、地铁与下水道交织而成的地下城市。对于这个城市的居民来说,这个地下的城市绝对不比地上的那个“丑”,甚至可以说,这是一种功能上、技术上的“美”。 (下水道博物馆) 巴黎最有名的大管道是下水道,在以巴黎为题材的电 影里,几乎是常客,出镜率不比埃菲尔铁塔差多少,比如国人最熟悉的《虎口脱险》,比如最新的奥斯卡提名《悲惨世界》(当然,这也是因为雨果在原作中写到了它,并称它为“城市的良心”),甚至皮克斯动画片《美食总动员》里,它也是当仁不让地出现……。如果只能在埃菲尔铁塔和下水道里二选一的话,估计巴黎人百分之百要保留下水道,没有埃菲尔,日子照过,没有下水道,完全无法想象的灾难。当然,中国人熟悉它,还因为北京城隔三差五的“被淹”,更不要说 12 年的 721 了,巴黎下水道就是用来抽打中国城市规划建设的皮鞭,打脸的工具。 令人惊讶的是,这个始建于 1370 年全长 2347 公里的大管道,还为市政设施的完善提供了基础,在国家地理拍摄的一部纪录片里,介绍了一个在大管道中包含的一个小的文本信件运输管道,可利用压缩空气将装有文件的铁盒运送到想要送到的地方,迅速高效,的确是传递信息的利器;到了互联网时代,巴黎市政府又利用现成的下水管道布设光缆,将 wifi 信号遍设城市,古老的管道在网络世纪依然可以发挥重要的作用。 在距离奥赛博物馆不远的地方,塞纳河岸之下有一座下水道博物馆,就是将整个下水道的一个部分开放、完善,介绍巴黎傲人的地下城市宫殿,通票可用,虽然谈不上有多“好看”,但确实够独特、够新鲜。另,不臭。 另一个有名的大管道,就是地铁了,这当然也是法国电影的出镜明星。说它是管道,是因为,它真的是一个“管道……形”的,椭圆形的车站并不掩饰自己作为“管道”的本质。巴黎的地铁无论是列车、还是车站,大多旧旧的,拍成电影的话会非常有质感。 ( Liberté 地铁站) 在一个城市游逛,最主要的莫过于行,语言不通,地铁是最好的交通工具,住处也自然选在一个离地铁站近的地方。我选择酒店时,在 Booking 上搜到了一家酒店,最近的地铁站是 M8 的 Liberté ,我喜欢这个名字,无论是法语还是英语,它都是“自由”的意思。我热爱自由成癖,选个住处也看重这个。话说更神奇的是,当我真的来到这个站的时候,我被它的“装修”惊呆了,因为它的“装修”是没有装修,粗粝的墙壁上还留着施工的原始状态,车站牌直接钉在了墙上,椭圆的“管子内壁”有一种近似山洞的感觉,风格与它的站名儿自由紧密呼应,而“不做之做”呈现出一种非常质朴的美感。这其实也是在几天巴黎游中唯一遇到的不装修的车站——我爱自由,我爱 Liberté 。 (蓬皮杜艺术中心) 也许是这些地下管道给设计师带来灵感,蓬皮杜艺术中心就是一个被管道包裹的建筑,它所有的风、水、电缆……的管道,以往被建筑师挖空心思遮蔽隐藏的管道,都变成了它的外衣,涂上漂亮的颜色,坦然、直白而又自豪。惊人的是,设计师把自动扶梯也放在了管子里,让扶梯成为外立面若干管道中的一条,让里面“流动”的人成为与风、水、电、信息平等的另一种“流体”,这种哲学化的表达,令人感佩建筑师的勇气和智慧。坦率讲,蓬皮杜艺术中心里面的现代艺术真的看不懂,但这座建筑,就令人激赏、令人思索。
5872 37
TA的biu 更多
  • 普拉多不能拍照,就谈谈感受:真的是远远超过了我的想象。就19世纪中叶之前的古代绘

    0 10
留言板

0 / 500 字

穷游网旅行者提供原创实用的出境游旅行指南旅行社区问答交流平台

返回顶部 扫码下载
下载穷游App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联系方式

 

0/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