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安全提示

即日起穷游网将实行手机绑定实名制,绑定手机后就可以正常使用穷游的写帖、创建行程、点评、足迹、问答等功能。

|
背景渐变
0%

满头渣炒蛋 关注按钮 留言

等级:4袋长老

最近来访

累计访问(30)

Ta的关注

0 更多
TA还没有关注对象

Ta的粉丝

14 更多

探访TA的足迹世界和旅行梦想Explore the world

  • 去过1国家2城市
TA的游记 更多 16篇游记 | 0个精华

发表在 日本 2018-03-24
天皇老丈人家的压箱底 | 平等院凤凰堂,京都,日本自由行攻略
在踏上日本的土地之后,你就能遇到她。 买东西找还回来的硬币里, 挑一个十元硬币就能看到她的倩影。 日本人视若珍宝,称其为和式建筑的精华。 建筑艺术是一个既烧钱又烧品味的玩意。 平等院能博得头筹? 我想对召集人说:你好有钱,好有品。 真的,看看中式建筑的精华是什么? 故宫啊。 天子集全国之力和两千年工匠经验打造的。 所以,要聊和式建筑的精华, 咱们还是先聊这背后的金主吧。 拥有平等院的人:藤原道长。 不是皇家人胜似皇家人,那是天皇老丈人。 这个丈人不简单,叫做“一家立三后”, 就是他有三个女儿都是天皇的中宫皇后。 先声明一下,不是天皇命长克妻。 而是因为: 日本天皇不是终身制,也不是父死子继制。 没办法,天皇宝座只有一个。 天皇家秉承的也是多子多福的繁衍心态。 所以到了11世纪, 天照大神的子子孙孙可真是多。 于是,天皇轮流做,明年到你家。 这三个皇后嫁给的,分别是不同的天皇。 这三位天皇有父子关系,也有兄弟关系。 不过,基本你能感觉得出来, 藤原道长只要有女儿,就会送进天皇家结亲。 但这不是他个人喜好或是政治投机, 这是藤原家的传统。 实话说, 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丈人不是一代成功的。 藤原家和天皇家结亲最早可追溯到8世纪。 到了藤原道长时代,差不多将就三百年吧。 这还没完, 因为前后算来,两家门当户对了一千年。 藤原家对日本文明的影响, 两个字概括:深刻。 他们家第一个成为天后的闺女留下了正仓院。 (正仓院很牛,写过) 奈良那个古老又堂皇的东大寺, 是她和老公虔诚供奉出来的。 对了,请记住她亲爱的妈妈姓橘,后文有用。 此后,因为总是娘家人把握权柄。 天皇给这家人在朝里最有权势的那位, 特设了官位“摄政”和“关白”。 基本上被称为藤原长者的藤原家老大, 会两个职位一起兼。 所以日本称这种外戚掌权的政治为摄关政治。 藤原道长呢,当然啥都有。 不然也不会发出人生圆满的感慨: “此世即吾世,如月满无缺。” 真的, 中古农业时代的日本,孤悬海外,春播秋收, 外无敌患,内无折腾。 作为管理者是“钱多,事少,离家近”。 日子实在太逍遥。 藤原道长人生无聊,大抵如此。 所以,平日里也就拜拜佛,追追文。 当然,藤原道长是一个有艺术追求的人, 他看中的文叫《源氏物语》。 当年高考完了那个暑假我在家看这本书时, 就觉得这本书真是长啊。 不知道有没有道长这位头号粉丝催更的功劳。 说不定就是他不让紫式部完结呢? 开个玩笑。 平等院在藤原道长手里时,还是贵族别墅。 后来藤原道长传给了儿子藤原赖通。 赖通就把别墅改造成了佛寺, 成为今天我们看到的样子。 在改造时, 赖通的一个从小抱养给橘家的儿子经常来玩。 这个叫橘俊綱的儿子写出了《作庭记》。 (作庭记,很拽,在大仙院写过) 一本日本庭院制作指南。 写到这, 你还记得藤原家第一个皇后的亲娘也姓橘吗? 凭藤原家跟天皇结亲几个世纪的尿性来说, 我深刻怀疑这两姓橘的会不会也是一家子。 真的,我觉得在日本古代做一个穷人, 太没有人生希望了。 人家从三百年前就勾搭在一起, 这关系网,铜墙铁壁了。 我再怎么奋斗, 也改变不了我祖宗不奋斗的过去。 阶级太固化了。 不过, 也不要认为投胎做一个贵族就能开心了。 藤原道长果真人生无所求,就不用拜佛了。 实际来说,富人吧,也有无法避免的痛苦。 因为这个时候的日本还没发现, 人类粪便肥农田的农业利用价值。 京都,作为人口密集都市,粪便满街堆。 所以,气味很难闻,瘟疫常上门。 稍微远离京都一点的宇治,也好不到哪去。 美其名曰是贵族的度假胜地, 但因为靠近山野,依祖宗都要上山的风俗, 宇治这块地离坟地也会比较近。 当年还没普及火葬,多是风葬, 所以弥漫在平等院附近的气味,不好闻。 说到这里,作为现代人, 真的感觉空气里都弥漫着绝望。 穷人还有生存问题需要解决,没时间烦恼。 藤原老爷们嘛, 名下的庄园加起来的总和占全国十几分之一, 物质生活到顶了, 实在有大把的时间烦恼此世的不完美。 干净的水源和清洁的空气, 啊,人生呀, 没法用钱解决的生老病死都是问题。 要不要请一个精神导师来排解疏导一下? 说得有道理,所以贵族都信佛。 精神导师来自于佛教其中一支:净土宗。 这个宗派很痴迷来生。 教派里的大师源信写了一本《往生要集》, 算是最早的移民广告吧。 首先写了厌离秽土, 就是对不干净的地方, 比如人间进行了猛烈的抨击。 然后提出了, 在阿弥陀佛领导下的净土世界非常美好。 一个秽土,一个净土, 反差太大,诱惑性很强。 贵族老爷们纷纷中招, 虔诚的按照书里要求的方式修行供佛。 比如修建大型的净土宗寺庙, 还有为了供奉寺庙将自己的庄园捐给寺庙, 花钱如流水的让僧侣们为自己来生加油。 所以,为什么凤凰堂从别墅改成佛堂了? 因为藤原家被净土宗的法师们“套路”了啊。 贵族们被法师套路的真不是一星半点, 围绕着天皇家发达了几百年的公卿世家, 花钱供佛,无心尘世奋斗, 家族财力与个人精力慢慢消耗在求佛声中。 藤原们所在的平安时代开始走向衰弱。 藤原家在道长时期就建造了奢靡的法成寺, 花费了不少人力与物力, 可惜这佛寺没保留下来。 后来儿子又来改建凤凰堂,也是下了血本的。 因为净土宗里, 有一个很重要修来生的修行方式叫:观相。 就是修行人要在脑子里不时想象, 净土世界和佛主。 而且要想的很细,比如佛的眉毛,穿的衣裳。 这么有创意的活,太费脑子, 还是交给有创意的工匠来干吧。 贵族老爷照葫芦画瓢看着成品死记硬背吧。 所以凤凰堂里, 不但有一尊精雕细琢的阿弥陀佛像。 壁上还挂着52尊云中供养菩萨,多姿多彩。 凤凰堂最美的盛景是在每天的日出之时, 当太阳从水池对岸升起在一定高度时, 水面如同镜子折射到堂内佛像的脸上。 佛像背后的背光和头顶的天格都用金属打造, 在水面折射的自然光反射中, 熠熠生辉。 让站在水对岸的人看着佛堂, 有一种看着“彼岸”来生的感觉。 很可惜,作为今人, 我们到访的最早时间是早上8:30, 此时太阳当空照,是看不见光与佛的交汇。 不过,你能仔细瞧瞧凤凰堂这个建筑。 如果留意,你会发现, 作为凤凰堂两翼的廊楼其实并不和堂相连, 并且第二层矮小的根本容不下人。 其实这是建造者故意的。 因为对于平安时代的人来说, 人只能居住在第一层。 第二层之上就是神居住的地方。 神的高矮不可,以人论之,所以层矮。 什么时候才有了以人可居的高楼呢? 等到金阁寺出现的年代吧。 (金阁寺也写过) 虽然凤凰堂的光影效果无缘得见, 但在平等院存放国宝的凤翔馆, 日本人, 有意识的用现代设计在室内引入自然光, 也算对古代工匠的光影艺术做了呼应。 凤凰堂的旁边栽有藤花,那是藤原家独有。 藤原家甚至用藤花做家徽。 除了在这你能看到藤花, 去奈良的春日大社也能看到成片的藤花。 想的没错,那个大社也是藤原家的。 不光大社, 奈良那群鹿最早也是藤原家养的。 当年在奈良玩的时候我就纳闷了, 就连红楼梦里的贵族小姐都知道鹿肉好吃, 这漫山遍野的鹿, 就没人偷偷摸摸放一枪,打一头烤着吃? 后来了解到藤原家横着走的历史, 我也就打消这个念头了,惹不起。 在净土法师的套路下, 公卿贵族们打造了平等院凤凰堂等佛寺。 实际上, 两者都对此生此人间不抱有希望。 两方都选择在这个世间和时间浑浑噩噩下去。 但是,谁会想到阶级固化的社会里, 在遥远的镰仓, 新的武士阶层开始崛起,法师禅宗开始登陆。 自然与历史从来不喜欢静止与固化, 总会有不知名的人从圈子外冒出来。 当他们迎风而展的时候,圈内人不知道。 当他们雨雪洗礼的时候,圈内人不知道。 但当他们成为洋洋大观时, 就是他们成为历史舞台上的主角时刻, 而此刻, 则是伤失内功的圈内人黯然谢幕的那一刻。 所以,每个人都要生机勃勃的活着, 不要毫无意义的混下去。 因为,将来, 也许你是风雨中成长的他们。 也许你是不愿离开舞台的圈内人。 所以, 请不要选择随波逐流的混下来, 因为人类从来都不是靠混活到今天。 在平等院附近找小吃很方便, 表参道上很多店。 代表宇治茶点的中村藤吉本铺就在这。 他家会在外地开点, 比如香港,比如东京的GINZA SIX。 在日本tabelog上评分3.58分。 https://tabelog.com/kyoto/A2607/A260701/26002793/dtlphotolst/1/smp2/ http://www.tokichi.jp/chinese_simplified/ 除了他家,还有一家代表宇治茶的: 三星園 上林三入。 在日本tabelog上评分3.58分。 https://tabelog.com/kyoto/A2607/A260701/26005964/ http://www.ujicha-kanbayashi.co.jp/page1 从天正年间(差不多1592)之后就开始了。 历史比中村藤吉久。 两家口味如何?都可以尝试,自行评判。
280 2

发表在 日本 2018-03-18
15世纪摇滚青年的大学 | 大德寺,京都,日本自由行攻略
大德寺在京都景点属于冷门。 去的人少,占的面积又大,寺庙清净且雅致。 如果对日式传统文化感兴趣, 非常值得专门空出时间探访。 寺庙中有日式庭院, 其中大仙院的枯山水算庭院里的经典。 以前专门写过一篇。 今天不说庭院与美景,只说大德寺的故事: 一所叛逃的学校,一位离经叛道的大师, 培养了摇滚偶像, 崇拜偶像的粉丝提炼出了茶道思想。 从茶道里延展出了现代日式美学生活。 有我们熟知的花道,怀石料理和茶室庭院。 在大德寺里游玩,很快你就会发现, 他有多达22个独门独院的院落组成, 这些独立的院落被称为“塔头”或“塔院”, 有些是不允许进的。 允许进的需要另外买门票。 相比较这些封闭性院落,大德寺开放且免费。 很有一副“各自为政,山头林立”的派头。 这种寺庙里套院落的方式,常见于禅宗。 和禅宗的教学有关。 相对于其他宗派拥有汗牛充栋的佛经, 禅宗讲究不立文字,没有教材,全凭口述。 所以,老师的本事很重要,于是禅师很重要。 基于禅宗对日本文化的影响力, 你可以把禅宗寺庙当成大学校园, 而某些著名禅师在当担“主持”校长之后, 退了下来还是学科项目负责人。 于是,他们在学校里弄起科研小圈子院落。 带着自家子弟在里面搞研究和生活。 这些院落就是塔头。 大德寺留下了22个塔头, 你可以想象一下, 当年大德寺的学术氛围如何? 那是相当的星光熠熠,灿若星辰。 京都禅宗寺庙很不少, 之前我们写过南禅寺和龙安寺。 也没有像大德寺这样, 禅师的塔头多得都不是一个数量级。 别人家撑死一个手数过来。 因为大德寺和一般禅宗寺庙有点不一样。 他是“林下”的, 用通俗点话来说,人家野在外面的。 怎么说呢? 各行各业都有自己的圈子,禅师也不例外。 禅师称自己的朋友圈为“丛林”。 这丛林朋友圈大了以后呢,就有了组织。 称为“五山十刹”。 说白了是幕府政府给禅寺排的一个排行榜。 入榜的禅寺除了做学问,还给国家祈福。 顺便拿点“国家津贴”。 当然拿幕府手短,吃幕府嘴软, 做了官寺,就要定期向幕府汇报思想工作。 大德寺原先是属于这个排行榜里的。 但后来有一任方丈叫养叟宗颐的提出申请, 咱不要财政补贴了,咱们不做官寺, 自力更生搞文化创新吧,咱们“林下”吧。 于是,大德寺就野在组织外面了。 但是, 这还不是老先生在历史上最富创举的一笔。 老先生最厉害的是: 能通过表面看本质的识英才。 他为大德寺请了一个先生叫:一休宗纯。 充分实践了我国教育家梅贻琦先生的名言: 所谓大学者,非谓有大楼之谓也, 有大师之谓也。 一休宗纯是当时禅宗里的变革大师。 嗯,他也是你们的童年偶像一休哥哥, 不过请默哀三秒钟,以下是毁童年系列。 一休师傅, 不守清规戒律是小意思,离经叛道才是本色。 基于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的道理。 让你了解下一休的朋友你就知道大爷的厉害。 他和净土真宗里创建本愿寺的莲如关系很好。 净土真宗是和尚能娶妻生子且世袭门主。 其中厉害在本愿寺那篇文章里说过。 莲如领导的净土真宗简直是佛教里的ISIS。 对了,两人属于忘年交。 莲如认识一休的时候还是个少年。 他创办日本史上最强战斗力的僧兵集团时, 不知道有没有用上一休的指导思想。 一休还喜欢逛花柳巷, 结交的花魁和普通花魁不太一样, 人称地狱太夫。为啥起这个名字? 因为姑娘比较有个性。 别人的腰带绣花草, 姑娘腰带绣地藏菩萨和阎魔大王。 腰带还不时显露骷髅小鬼来镇场。 也只有一休师傅能接得住这抛来的媚眼。 他初访写了 “如斯恐怖地狱,闻名不如见面。” 再访写了:“将死之人永难重生。” 活脱脱一副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至于年纪大了还有一名森女随伺在侧, 并且为森女留下香艳的情色诗就见怪不怪。 情色诗就不在这展露了,比中国诗露骨多了。 底色叛逆的一休, 是非常不能接收被幕府改良后的禅宗。 要知道, 禅宗最初能被日本武士阶层接受, 是因为禅宗思想的刚烈和叛逆的精神。 比如所有佛教宗派都在写佛经传播思想时, 禅宗说自己没有文字可传。 再比如面对蒙古人攻日的时候, 将军问中国来的禅师正念该怎么办? 正念说“勿起分别之念,无须回避。” 通俗翻译过来就是: 遇上困难,正面应敌,直接干。 这样刚猛叛逆的禅宗到了一休的时代, 已经被幕府政府用“五山十刹”组织化管制, 疲软的跟一招财猫似的。 可不就是招财猫,都会给国家祈福了, 跟店里祈求财源广进的招财猫有啥区别? 所以,一休极度不满这种禅宗。 他在27岁这一年从老师那里学业有成, 得到了老师的印可状。 然后,他就把印可状给烧了。 嗯,等同于把自己的大学毕业证书给烧了。 以后找“工作”呢,全凭一休个人魅力。 一休哥,作为童年偶像, 可以没有人设,不能没有业务能力, 伊能力很强,对禅宗做了全新的诠释。 这个诠释呢,对今天我们来玩大德寺来说, 最直观,最显著的印象就是:寺内的真珠庵。 庵内的方丈庭院曾是村田珠光的驻地。 村田珠光有两个身份: 一个是一休的徒弟, 一个是日本茶道的开山鼻祖。 这个人也非常传奇, 他本是奈良寺庙里的一个普通的小和尚。 后来云游四方,到了京都之后,居然会茶道。 这很不简单, 茶道里涉及室内陈设,比如挂什么画好。 是山水,花鸟,还是人物呢? 这是需要有一定艺术和人文修养才能判定的。 在当年,80%的识字人口, 都集中在京都和奈良这种大城市来说。 他是如何在乡下修炼成功中国茶道的呢? 真是传奇。 从一休那里学成出师之后, 珠光着手发展日本茶道。 中国茶道和日本茶道有什么区别呢? 中国式茶道在今天日本留下的代表是: 京都大名鼎鼎的金阁寺。 那座临水的黄金屋是将军举办茶会的地方。 日式和中式两者的区别,一目了然。 中式阔朗,容纳人多。日式紧凑,容纳人少。 被称为“数寄屋”的日本茶室草庵化, 在空间上和中式区别开来。 空间的变化影响着空间里的人。 奠定日本茶道原色的平等思想孕育而出。 原先茶室里进出的门都分贵人门和下人门, 珠光之后, 所有人都从被称为“窝身门”的下人门进出。 一休尊重个体的思想, 具象成为今日茶道平等底色。 一休的禅宗思想在当年有什么影响呢? 他身处一个乱世。 将军的幕府镇不住场子,武士互砍是常态。 在这种没有秩序,朝不保夕的世间, 有一些武力值不高的市民和商人, 结盟成互助组织,自己做主自治城市。 比如在大阪湾的堺市。 堺市有地利, 身处大阪湾可以发展对明朝的贸易。 一休的不问出身,众生平等的思想在堺市, 收到依据自身能力积聚财富的市民欢迎。 村田珠光的茶道在这里,很受追捧。 其中粉爱豆最彻底的人叫:千利休。 他是堺市商人家的孩子。 年轻的时候投身茶道, 还会画重金购置所谓的“珠光名物”。 后来在对珠光的崇拜中, 不断加深对珠光思想的理解。 最后总结出“侘寂”茶。 用“和,敬,静,寂”赋予日本茶道灵魂。 这真叫“长大后,我就成了你”。 今天如果想了解日本茶道, 了解千利休是入门。 这位集茶道大成者在大德寺, 也留下了自己的足迹:金毛阁。 非常不幸,因为在金毛阁上的塑像引火烧身, 他被丰臣秀吉赐予破腹自杀。 唉, 想当年也是“你在闹,我在笑”的好哥们, 怎么就走到今日你死我亡的地步呢。 因为哥们地位不同了。 当年都是普通人家出身, 无权无势凭着冲劲冲破阶层束缚, 奋斗数十载, 丰臣秀吉成为日本天下武士的头领。 千利休明面上是他的茶艺老师,俗称茶头。 实际上已经成为武士们的精神导师了。 当穷家小子丰臣秀吉, 最终坐上当年反抗对象的位子。 他必然会为坐稳位子,杜绝后来者的反抗。 于是,提倡平等和反抗精神的千利休, 就只能接受自裁的命运。 金毛阁的灿烂是一休“摇滚精神”的句号。 之后不久,日本进入德川幕府时代。 大德寺几个院落的开放时间参考如下: http://kyotoshunju.com/?temple=daitokuji-honbo 大德寺边上吃饭方便,还有素食餐厅。 可以上日本“大众点评”tabelog, 按照地图的方式查询。 评分较高的在大德寺通和北大路通交接处。 一家和久傳店,评分都在3.59以上。 分成吃面的“五”和吃点心的“紫野和久傳”。 其实同一个老板。 Tabelog上的网址如下: https://tabelog.com/cn/kyoto/A2601/A260503/26024473/ https://tabelog.com/cn/kyoto/A2601/A260503/26001667/dtlphotolst/1/2/?smp=s
313 2

发表在 日本 2018-02-25
神社和寺庙,会打起来吗?| 伏见稻荷大社,京都,关西,日本
京都除了寺庙,就是神社。 和尚和神官,都是神职人员。 在历史的长河中, 他们会为了争取群众的信仰,打起来吗? 请不要认为我在开玩笑, 奈良的兴福寺和京都的延历寺, 还能为天皇宠幸跨城打架,菩萨都摆不平。 何况两种信仰? 京都没成为东方的耶路撒冷, 绝非一句“让世界充满爱”就能搞清楚的。 就让伏见稻荷大社来回答这个问题吧。 好歹人家1300岁了,见过的世面比较多。 而且重要的是,人家现在也很红啊。 大社层层叠叠的朱红鸟居你一定见过。 旅游网站的宣传照, 《艺伎回忆录》里的光影片段, 都让大社成为京都的象征。 来此拍照的人真多。 但实际来说,伏见稻荷大社, 是孤立在南边,远离主要景点区的存在。 和大家一样,我也被照片“骗”过去了, 吭哧吭哧爬了海拔233米的稻荷山。 攻略上所说的两个小时到山顶, 完全不是“电梯当脚”的懒人能完成的。 赶得气喘吁吁的我,化悲痛为力量, 开始思考神道教存在的意义及生存空间。 看看有没有啥组织替我行道, 把“照骗”大社给K.O了? 可惜,大社首先告诉我:玩你没商量。 大社的样式甚至都不是最“正确”的神社样。 问题就出在让大社“网红”的千本鸟居上。 鸟居,类似神的家宅大门。 在日本,见到鸟居, 你就知道这之后是神的领域,神住这。 将心比心, 你家大门会呼啦啦建一万多座吗? 不可能啊。 一般神社当然只会有一个鸟居。 那么这个从山脚一直排到山顶的鸟居山路, 是谁给神老爷们修门添堵的呢? 还能有谁? 虔诚的信徒们呗。 只是这些信徒命比较好, 投胎到了江户时代之后,所以比较有钱。 美其名曰:金主,是也。 金主来许大愿就建一座鸟居表达谢意。 而稻荷神又恰巧管着农业和商业, 五谷丰登,财源滚滚,出行平安, 都算他的业绩。 于是,天长日久, 你许,我也许;你建,我也建。 可不就成为一项习俗,结果漫山遍野是鸟居。 江户之前的信徒为啥没想到建鸟居? 不能怪大家不虔诚,主要是武士惹的祸。 地方武士和中央一有矛盾,就上访。 上京带刀带枪还算文明理性, 就怕有的武士还带火把,打不过就烧京都。 真是要了商人和地主的老命了。 两方的财产和精神就在这一次次兵祸中, 不断归零,调整心态,重新开始。 导致稻荷神的KPI一直完成度不高, 信徒的供奉以精神奖励为主。 江户时代,德川幕府彻底搞定所有武士。 天下太平两百多年,京都无祸事, 自然累积的财富可以算稻荷神的KPI。 供奉就比较实惠,物质奖励! 于是大家都来修大门,成了今天这个样子。 如今沿着山路去看那些鸟居。 背后还有供奉人和供奉时间。 最早也就追溯到江户时代结束后的明治年间。 那一万座鸟居相对于千岁的神社, 不算老古董,只能算老物件, 尊敬即可,无需过分谦卑。 你或许会好奇,干嘛大家都修大门啊。 供奉钱财,可以修金身,捐功德牌位嘛。 这位同学,我的想法和你一样。 当我吭哧向上爬向山顶时, 满脑子想得就是在这么有名有钱的大神社里, 我一定要看到: 金碧辉煌的殿堂和宝相庄严的大神们。 实践证明,我错了。 佛教庙宇对我造成了严重的思维固化, 我有路径依赖。 伏见稻荷大社根本就是反着玩的。 在千本鸟居还未开始的地方, 楼门之后的正殿是大社最大规模的建筑。 如果将逛神社比喻成到稻荷神家串门, 就好像稻荷神平易近人的蹲在传达室, 你把他当成看门的老大爷, 打了一个热络的招呼, 然后就熟视无睹的冲上山找正主。 结果自然是一场空欢喜。 这不能怨我们不尊重稻荷神。 千里飞赴,我们对世界是有好奇心的。 我们愿意了解与我们不同的个体。 让我们造成正殿成传达室错觉的, 是因为正殿有一种“空”的感觉。 神道教的参拜场所, 没有明确的参拜视觉焦点中心。 人们参拜的就是这个场所。 这也是神道教迥然于其他宗教的地方。 比方说伊斯兰教, 通过麦加方位确定参拜场所里神的位置, 引导来访者注意力的集中。 再比方说基督教与佛教, 则通过参拜场所里的神像引导来访者。 但神道教没有这个焦点。 人们的视线可以在这个空间任意扫射, 思想可以在这个空间随意放飞。 放一张神道教最原始状态的照片, 你就能明白为什么没有视觉焦点。 什么是神道教的神? 用绳子和木桩圈起来的空地就是神道教的神。 这块空地圈在哪里,哪里就是神。 最开始时,这块空地是随着部落随时迁移的。 当日本人开始种植水稻,定居下来之后, 这块空地也固定在村落中。 再发展到后来,人们就在空地上建起了神殿。 所以, 神殿维持“空”才能方便人们幻想神的存在。 这逼着虔诚的金主们只好修大门。 但是,为什么大门要修在正殿之后呢? 不然也不会让“串门”的我, 错认鸟居之后有大规模的神殿。 问题问的好,看似不符合情理。 实则是咱们没搞清楚稻荷神究竟是什么。 毕竟第一次面对“空”的神殿, 想象力的确不够用。 稻荷神虽然有个听起来神秘的名字: 宇迦之御魂大神。 但其实这位大神的本体就是稻荷山。 第一个鸟居修在山脚下的确没毛病。 鸟居背后的稻荷山就是稻荷神本尊嘛。 想来好笑, 原来是吭哧吭哧的爬行在神的躯体上。 真是: 不识稻荷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 爬得太累了,我要质疑他存在的价值! 这1300多年伏见稻荷大社咋整出来的? 还是全国三万座稻荷神社的总本社。 那么多神社,占的地,用的人, 也是好大一笔开销。 我忍不住邪恶的想: 天皇允许这些多人和地, 不产生任何现实价值的“吃白食”? 今天我们觉得国家收税天经地义。 但对于千年前只生活在部落的日本人来说, 是件很难理解的事情。 如果我一辈子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最远距离就是到村东头那个神社。 远在天边的天皇要收我“保护费”? 的确很难理解。 很难理解就不解释。 遍布在各地神社的神官换了一种说法。 天皇祈福的稻穗具有皇祖神的灵力, 可以保佑稻穗丰收。 农民为了保证来年的丰收, 每年自动供奉收获换取有灵力的稻穗。 天皇收到保护费,农民得到心里安慰。 那些民间收上来的稻穗其实是国家收的税。 这行政管理手段,那是相当高明啊。 佩服。 精神信仰和实际利益相结合, 神道教在日本是大杀四方,无人能敌啊。 不好意思,好日子结束在佛教进入日本。 论编人生哲学能力, 神道教差了不是一星半点。 就举一个简单例子:人死后会怎样? 神道教认为死人会先在世间游荡, 等无人再记得之后,逐渐摆脱粗鄙, 进入山间成为祖宗神。 佛教说我们有彼岸极乐世界哦。 修行的好,直接去极乐世界享福。 极乐世界可比进山做祖宗有吸引力的多。 面对信徒不断流失, 伏见稻荷大社也不会坐以待毙的。 他就曾在镰仓时代声称: 稻荷神是观音菩萨在日本的显灵。 适应外界环境变化能力也是无人能及。 难怪能1300多年不断香火,供奉至今。 和伏见稻荷大社一样, 很多神社都选择了在佛教昌盛时期, 声称自家神是佛教里某个菩萨的显灵。 看来能屈能伸的神社是不会和寺庙打起来了。 世界不是充满了爱,而是充满了妥协认怂。 虽然我是被照片骗去的, 但冲着天皇收税的手段和大社的适应能力, 我还是给他好评。 每个景点都有存在的价值, 不仅仅是一张照片。 吃的嘛,从京阪本线出来到大社的路上, 沿路都是小商店。 日本“大众点评”tabelog上, 祢ざめ家评分比较高,3.46分。 吃乌冬面,鳗鱼饭,烤鸡串的。 最厉害是他家开店日是1592年。 https://tabelog.com/cn/kyoto/A2601/A260601/26003540/?format=html
439 1
TA的照片 更多 0个相册 | 439张照片
留言板

0 / 500 字

穷游网旅行者提供原创实用的出境游旅行指南旅行社区问答交流平台

返回顶部 扫码下载
下载穷游App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联系方式

 

0/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