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安全提示

即日起穷游网将实行手机绑定实名制,绑定手机后就可以正常使用穷游的写帖、创建行程、点评、足迹、问答等功能。

|
背景渐变

一个人走的路越多,生命越精彩

确定 取消
0%

燕归来919 关注按钮 留言

等级:4袋长老现居:北京

最近来访

累计访问(13)

Ta的关注

0 更多
TA还没有关注对象

Ta的粉丝

0 更多
快成为TA第一个粉丝吧!

探访TA的足迹世界和旅行梦想Explore the world

  • 去过69国家364城市
TA的游记 更多 1篇游记 | 0个精华

发表在 南美/南极 2019-08-08
南极,并不遥远 (从南极圈66°33′到南纬68°17′,真正登上南极大陆)
写在前面   今年的2月底到3月初,我去了一趟南极,乘坐加拿大 G expedition 号探险船,从世界最南端的小城乌斯怀亚出发,过德雷克海峡到南极半岛,穿越南纬66°33′的南极圈,并一路向南200多公里,登上了南纬68°17′的南极大陆,完成了自己多年的心愿。   四个多月过去了,在南极的那些日日夜夜,一直萦绕在心头,难以忘却。   这是一次完美的旅行,一次超出预期的旅行。   南极是一个变化莫测的世界,天气、海浪、冰川、浮冰和许多意想不到的情况都会影响行程。据介绍,3月初,正是南极暖季的季末,阴天会增多风浪会变大。出发前,我做好各种思想准备,大有一种“不畏艰险,越是困难越向前”的决心和意志。   令人惊喜的是,从出发到归来,13天的时间,天气好到爆棚,仅有的两个阴天,这一定是老天爷的刻意安排,因为没有这两个阴天,我们不会看到南极常有的天气,体会不到那种冷峻的美,旅行也不会完美。   最让我们意想不到的是,被称为“魔鬼西风带”,令人畏惧的的德雷克海峡,竟然收敛了它的狂暴脾气,去的时候1-2米的风浪,让我们提前半天平稳地穿过;回程风浪也只有2-3米,船长和船员们都说,极少能碰上这样的好天气。   这次去南极,我们有幸跟随了一支探险经验丰富、有责任心、有爱心的探险队和驾驶团队,他们中有生物学家,地质学家,登山家。在南极旅行,探险队长会决定我们的行程,探险队员会保障我们每一次安全登陆和巡游,船长和驾驶员则保证我们航行的安全。   探险队长乔纳森是一位幽默博学的自然科学家,他是英国皇家地理学会的成员,是加拉帕戈斯鲸鲨项目的创始人和负责人,参加过《蓝色星球》的拍摄,这张动人心魄的照片,皮划艇上的人,就是乔纳森。   遇到乔纳森率领的探险队,真是我们的幸运,他们不仅带我们登上常规的登陆点,也带我们去了很少有游人到达的令人大开眼界的地方,例如欺骗岛的贝利岬,十几万只帽带企鹅的栖息地,滿山遍野,“歌声”震耳,蔚为壮观。最让我们感动和自豪的是,半岛-南极圈的线路,大部分船穿过南纬66°33′的南极圈就返航了,留给游客的只是一种自豪的仪式感,而我们不仅在南极圈登上了浮冰,又向南航行十七个小时,200多公里,到达了南纬68°17′的红岩脊,登上了真正的南级大陆。   七天半的时间,三天都在南极圈内登陆巡游,很少有这样的探险船。我们跟随探险队饱览了南极千变万化的迷人风光,登上了少有游人登上的南极大陆,看到了海量的企鹅、海豹、海狗、鲸鱼、海鸟,欣赏了壮丽的日落和日出,参观了五个南极科考站……   这一切的一切,都超出了我们的预期,让南极之行如此完美;这一切的一切,都让南极在我们心中留下了最美好的记忆。 这就是幽默的探险队长乔纳森,登陆艇是他用绳子拉上浮冰的,你信吗? 全体探险队员在南极圈的浮冰上合影   古代西方哲学家奥古斯丁曾说过:“世界就像一本书,不去旅行的人只读到了其中的一页。”这些年,我去过了世界很多地方,像一个虔诚的读者,用一次又一次的旅行,去一页一页地打开这本书,每一页都是一个全新的窗口,展开一片精彩的未知天地;每一页都让我的心胸更加宽广,视野更加开阔。当我走过世界六大洲之后,终于来到了南极,翻开了这本书最神秘,最纯净,最壮美的一页,我愿意把我所看到的体验到的呈现给大家,与君共享。  南极,并不遥远     从南极回来,我在朋友圈发了几百张照片和大家分享,引来了朋友们的惊呼,赞叹,还有许多咨询和疑问,你怎么跑到那么遥远的地方去了;南极冷吗?容易去吗?在他们的心中,南极是一个可望不可及的地方,其实我也一样,时光如果倒退十年,我连想都不敢想,我会登上地球第七大陆这片净土。      如今,当我从南极归来,我要告诉朋友们,南极,并不遥远,它和我们只是一张船票,一纸签证和几张机票的距离。 关于船票   目前,有数十家公司的探险船经营南极的旅游,能买一张符合自己期望的船票,直接影响你南极之行的质量。   按我的计划,希望能买到载客100多人,这样方便登陆和巡游;半岛-极圈路线,去一趟南极,不进南极圈,并没有真正到达南极;避开春节,要和家人一起过年;不坐中国人的包船,一是载客量太多,二是怕同胞们太热闹;坐老外的船,但不能没有中国人,因为我和另外两个同伴都是英语盲。哈,这些条件够苛刻的了。   就在我苦苦寻觅时,遇到了“企鹅环游”的 muyi, 进了他的南极群。18年7月,看到了他推荐的 G expedition 号探险船,这艘加拿大的探险船,载客134人,船员69人,时间在春节以后,尤其是上个南极旅游季,他们是仅有的到达南纬68°的两艘船之一。   时间,线路,载客量和我的预期完全相符,而且价格优惠,13天的半岛-极圈线(在圈里呆了三天啊),包括乌斯怀亚接送机和一晚的住宿,5万1千多。最让我放心的是,有十五个伙伴同行,自称老司机的 muyi 亲自带队 。     说起 muyi, 他和他的朋友都是清华的高材生,一次南极旅行,改变了他们的生活轨迹,到2019年他已经去了十次南极,并成功推荐300多人去南极旅行,从他的推荐和介绍中我觉得他是一个靠谱的年青人,尽管当时只剩下一个三人间,我和两个朋友,马上交了订金。      18年10月27日,在马蜂窝总部的南极分享会上,我们见到了muyi和几个北京将一起同行的伙伴,这回真的可以放心地去南极了。 关于签证   去南极,从阿根廷的乌斯怀亚出发,必须办理阿根廷的签证,只要有十年美签,可以在网上申请电子签(关于电子签,论坛里有很多祥细的介绍)。   说起阿根廷的签证,我有一段耿耿于怀的经历。2011年,和几个朋友去南美洲的巴西、秘鲁、智利和阿根廷旅游,那个时候,南美国家的签证真难啊,为了这四个国家的签证,提前几个月,办了一大堆公证、认证,花了一大把银子,结果阿根廷还是以莫须有的理由把我们拒签了。   八年了,祖国强大了,去南美签证已经不再是一道难跨的门坎,这次去南极我们还顺路去了四个南美国家,除阿根廷电子签外,如有美签和加拿大签证,智利和乌拉圭免签,玻利维亚落地签。 关于机票   定下了船票,开始关注机票,比起船票和签证,机票不是大问题,从北京去阿根廷,在亚洲、欧洲、非洲、北美洲都有中转的航线和航班,早点入手,会便宜些,晚点买也差不了多少钱。最后我们选择了从达拉斯转机到布宜诺斯艾利斯,再到乌斯怀亚的航班。从北京到布宜诺斯艾利斯往返机票8000多,到乌斯怀亚单程600多。   有了船票、机票和签证,南极就可以成行了。当然,你如果参加国内旅行社的包船,连这些都不用自己操心了。   关于装备,我也没有什么太刻意的准备,到迪卡侬买了两条防水裤(实际一条就够了),一副防紫外线的户外偏光眼镜,带上平时户外旅行时常用的装备就可以了。   一切准备停当,南极,等着我……   先发几张照片,然后和我一起出发。   南极,13天完美的行程   去南极半岛的旅游线路有两种,一是半岛线,不穿越南极圈,大部分都是这样的行程;另一种是半岛+进圈线,进南极圈,一般的船穿过南极圈庆祝一下就返回了,而我们的船,穿过南极圈(66°33′),航行200多公里,到达南纬68°17′,登上了真正的南极大陆,完成了我们此生最完美,最难忘的探险旅行。 下面就是此行的路线图,上页是南极圈外的行程,下页是南极圈里面的行程    这是行程结束后,探险船的航海日记,时间、地点、纬度、天气、活动内容,一目了然。  飞抵乌斯怀亚    2月20 日晚,我们从布宜诺斯艾利斯到达世界最南端的小城乌斯怀亚(54°48′S 68°18′W),下了飞机,船公司接我们到酒店休息,第二天下午将登船开始我们的南极之行。   2月21日 早晨起来,天气晴好,工作人员把行李直运船上,我们有一上午的时间,在乌斯怀亚小城闲逛,   乌斯怀亚是一座依山临海的小城,在南美大陆的最南端,也被称为世界的尽头,是去往南极的主要出发地。这里有很多被冠以世界最南的地名,如"世界最南的公园“、”世界最南的邮局”、“世界最南的灯塔”、“世界最南的公路”等等。来阿根廷旅行的人,即使不到南极,也一定要来这里,领略这些最南的风景。因为当天要上船,我们把这一程留在从南极归来以后去分享。   小城不大,几条主街上都是为旅游服务的餐饮店、酒吧、纪念品店、便利店,来来往往的都是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   我们沿着海边,在 “Ushuaia" 几个大字前留了影(这几个字经常在网友的游记中出现),去纪念品店买了几张明信片,准备带到南极邮寄,然后找一家餐厅,吃一顿有名的帝王蟹,一上午也就过去了。 乌斯怀亚的地标 雪山下的小城 帝王蟹,没有大个的了,小的也行 宁静的海湾 “走吧,和我们一起去南极!”这是乌斯怀亚街头的一幅涂鸦,我非常喜欢。 等待出发 下午三点,我们在码头集合,等待出发。集合地点是下面这座乌斯怀亚港口的地标。   远方,停泊在游轮尾部的红色探险船,就是我们的 G expedition 号,虽然我们早就在网上认识了它,真正看到它时,感觉是那样亲切。 在那艘庞然大物旁,它小而精悍。   拉近看,好漂亮,想想在南极的蓝白世界里,这一抹红色,一定是最亮丽的一道风景。以后的十三天,我们就要和它一起去探索南极那个未知的世界了。 等待出发 启程    2月21日 下午4点左右,我们终于登上了 G expedition 号探险船,船员把我们的背包,鞋子等物品进行了清洁处理,然后探险队员给我们上了第一课,安全教育,并进行了逃生演习。 逃生演习 晚上六点,一声长鸣的汽笛,我们离开鸟斯怀亚港,向着南极启航了。 再见,乌斯怀亚小城 弦窗外的乌斯怀亚 南极,在招唤我们 天边的晚霞,陪伴我们出发。  “魔鬼海峡”无魔鬼    2月22日 ,过德雷克海峡。   关于德雷克海峡,网上有这样的一段介绍:”这条970多公里宽的海峡,由于 太平洋 、大西洋在这里交汇,加之处于 南半球 高纬度,因此,风暴成为德雷克海峡的主宰。海峡内似乎聚集了 太平洋 和大西洋的所有飓风狂浪,一年365天,风力都在8级以上。即便是万吨巨轮,在波涛汹涌的海面,也被震颤得像一片树叶。这片终年狂风怒号的海峡,历史上曾让无数船只在此倾覆海底。于是,德雷克海峡被人称之为"杀人的西风带"、"暴风走廊"、"魔鬼海峡",是一条名副其实的"死亡走廊"。     面对这样的描述,确实让很多人对去南极望而怯步,但真正亲历了,并没有这般可怕,决不是一年365天风力都在8级以上,也不是终年狂风怒号,至少我们没经历这样的场景。   也许有人不相信,过海峡时,我们的船只有轻微的晃动,第一晚我连晕船药都没有吃,第二天早餐后有些不适,吃一粒晕船药就过去了。 船过德雷克海峡    船长的欢迎酒会        2月22日 这一天,船上安排了几个讲座,下午船长举行了酒会,欢迎我们这些来自世界各地的客人。   船上的游客来自十几个国家,虽然语言不同,肤色不同,但大家的心是相通的,都是一个为了一个共同的梦想,走到了一起。也许我们记不住彼此,但我们会记住这一天,记住这次美好的旅程。     举杯吧,我的小伙伴们,我们从祖国的天南地北相聚在此,百年修得同船渡,这该是多少年的情缘啊。 我们的船   利用过海峡的休闲时间,参观一下我们的船。   这艘载客134人的探险船,虽然并不豪华,但却十分温馨,对于并非休闲游的我们已经足够了。   船上有双人间、三人间和四人间,下面是我们住的是三人间 会议厅,集体活动的场所,探险队每天的行程安排的总结,各种讲座都在这里 餐厅,不用多说,一日三餐的地方 酒吧,娱乐演出休闲的地方 图书室,书不少,可惜看不懂    健身房   更衣间,登岛巡游换装和消毒的地方 医务室,晕船药很好用,小伤小病也能处理 小商店,有各种小纪念品,我在这里买了三件印有南极企鹅的T恤   电脑间 可以下载上传整理照片   说实话,除了客舱,会议室和餐厅,其它地方我很少去,因为每天的行程都安排得满满的。   提前穿越德雷克海峡    2月23日 ,天气晴好,海上风平浪静,就要穿过德雷克海峡,远处出现了冰川,我们都站到甲板上,兴奋地眺望一座座冰川,期盼已久的南极就要到了。   巨大的桌形冰川在迎接我们   好天气加快了船速,探险船提前半天穿越了德雷克海峡,半天,对于我们的南极之旅该是多么宝贵,我们又是多么的幸运!   当探险队长乔纳斯宣布下午登陆欺骗岛的贝利岬时,全船一片欢呼。 贝利岬,震撼人心的鹅山鹅海     贝利岬(Baily Head 62°58′S 60°30′W)是欺骗岛的一个岬角(下图中的粉色标记),是一个很难登陆的地方,即使在理想的条件下,它也是最具挑战性的着陆点之一,因为极少有游人在这里登陆,我在网上几乎搜不到关于它的资料。我们今天的第一个登陆点就是贝利岬,真是一次难得的机会和挑战。   欺骗岛是南极两座活火山之一。这个怪怪的名字据说是二十世纪初的一个大雾天气,几个捕鲸的人发现了雾中有座小岛,可海水一涨小岛又不见了,由此而得名。  从图上看,欺骗岛的火山口已塌陷,形成了一个马蹄形的岛    2月23日 下午2点,我们第一次走下舷梯坐上了冲锋舟,兴奋又有点紧张。   贝利岬岸边的黑色沙滩上,有很多海狗(皮毛海狮)懒洋洋地在晒太阳,海狗和海豹很像,我过去一直都分不清它们,探险队员告诉我们,海狗有耳朵,海豹没有耳朵;海狗在岸上可以用翼鳍支撑,直立上身并前进,海豹则只能像虫子一样蠕动。 上身直立的海狗 贝利岬海岸边仅有的一块开阔地      贝利岬是帽带企鹅的栖息地,海边有很多捕食归来的企鹅,第一次看到它们,新奇而兴奋。然而当我们穿过开阔地,登上前面的山坡时,全都被眼前的场景震撼了,漫山遍野,密密麻麻,乌泱乌泱,到处是企鹅,一片鹅山鹅海。“嘎嘎”的叫声,大合唱一般,响彻山谷。据说有十几万只企鹅在这里繁衍生息,说实话,这辈子哪见过这阵式啊。 满山遍野的帽带企鹅 它们占领了一座又一座山头   是领唱还是合唱队的总指挥 聆听也是一种享受 帽带企鹅的脖子上有一条黑色的细纹,像水兵帽子上的带子,因此而得名。 坐在山坡上静静地看它们从海上觅食归来 这个季节,大多数企鹅都刚脱完毛,岛上一地白花花的企鹅毛 再陡的坡也要上,那里有宝宝在等着妈妈 雪山衬托鹅山     此行第一次登岛就看到了如此壮观的场景,惊叹、兴奋、震撼,那一刻的心情真的难以形容,只有在南极,才能让这些可爱的动物远离人类的打扰,如此悠闲地栖息繁衍,保护南极,保护地球的最后一片净土,是全人类的共同使命。   下面这张照片是我最近在网上意外发现的,这是巴西纪实摄影大师 萨尔加多 2005年在贝利岬拍摄的。大师就是大师,在他的镜头下,贝利岬向世人展示了如此震撼的画面和强大的生命力。 船游欺骗岛    离开贝利岬,探险船载着我们驶进了欺骗岛(Deception lsland 62°58′S 60°30′W)的火山口。   从图上看,欺骗岛的火山口有一小部分因为塌陷,打开了一个缺口,形成了一个环形的岛,船可以通过缺口进入,这里是一个天然的避风港。   1918年,英国水兵发现并占领了欺骗岛后,在此大肆捕鲸,炼制鲸油。当年英国人留下的木牌上记载着,到1931年,英国人在此已经炼制了360万桶鲸油!   也许是大自然对人类的报复,1967年12月,巨大而猛烈的火山喷发,摧毁了岛上所有的建筑物,智利、阿根廷、英国的3个科学考察站化为灰烬,挪威的一座鲸鱼加工厂被吞没,英国的一架直升飞机被埋在一两米厚的火山灰里。由于阿根廷站事先发出了预报,3站人员迅速全部撤离,才幸免于难。岛上的企鹅、海豹在火山喷发前早已逃之夭夭。从此,这里归于了平静,成了游人的参观地。   如今,海滩上遣留的鲸鱼骨架,残破的木船,巨大的鲸油罐,都在无声地述说着那段残忍的杀戮和掠夺的历史。   夕阳下,我们的探险船慢慢地驶进了欺骗岛被称为“尼普顿风箱”火山口,那块黑色的像船帆状的“船帆石”,是入口的标志。   远处的海滩旁停泊着一艘游轮,在等待登陆的游客,看外观,很像国内包船的“午夜阳光号”,海滩上废弃的油罐清晰可见。   整个环岛在白雪的覆盖下,裸露着黑色的山体。 偶尔,也露出红色的岩石   下图更像后期喷发的火山口 夕阳渐沉,我们驶出了欺骗岛。   对于火山,我有着特殊的感情,上山下乡,我们在北方那座有名的火山下生活了四年,火山口是我们常常游玩的地方,山顶是一座常年积水的火山湖,我们这些热血青年,甚至想来一场劈山引水的壮举,几十年后,当我们故地重游,再次爬上火山口,湖水依然,而当年的故事,已成为笑谈。   这些年,我也游历过不少火山,有的是光秃秃的硕大深坑,有的成了地下森林,像复活节岛上那座火山湖,则是岛民赖以生存的水源地,然而,能在海上的火山口巡游,还是头一回,真的是一次特殊的体验。   感谢没有大风浪的德雷克海峡,多给了我们半天登陆的时间;感谢探险队员,让我们登上了很少有人到达的贝利岬,看到了如此壮观的企鹅大军,度过了此行第一个难忘的一天。 库佛维尔岛,金图企鹅的家园 2月24日, 我们登上了库佛维尔岛(Cuverville Island 64°41′S  62°38′W),这是南极半岛中部最重要的岛屿之一,也是南极游船必到的热门景点。        游历过欺骗岛和贝利岬,登上库弗维尔岛,我们来到了另一片天地,被冰雪所覆盖的整座岛屿,只有岸边裸露着礁石和岩块。一座座形状各异的冰山漂浮在海面上,雪山与冰川呼应,大海与岩礁相依,和那些静立在岩石上的金图企鹅,构成了一幅醉人的画卷。 这是我最喜欢的照片之一   库弗维尔岛是南极地区金图企鹅(巴布亚企鹅)最大的聚居地之一,岛上生活着超过7000对金图企鹅。 悠然生活在如诗如画的世界里 远方的一点红,亮丽了风景   金图企鹅的眼睛上方有一块白色的羽毛,像眉毛一样,红红的嘴巴和红色的脚掌,十分可爱。   还在脱毛的小企鹅 新奇 下海去觅食 和妈妈一起眺望大海  来港湾的游船,这艘最漂亮   贝利岬带帽企鹅的鹅山鹅海让我们震撼,库佛维尔的金图企鹅让我们温馨,在南极的动物世界里,它们自由自在地生活着,繁衍着,但愿这世界,永远给它们这片安宁的家园。   返回的途中,登陆艇带我们做了短暂的巡游,这是我们第一次和冰川近距离接触。 形态各异的冰川 懒洋洋的海豹 尼克港,第一次登上南极半岛   尼克港(Neko Harbour 64°32′S 62°20′W)位于众山环抱的安德沃德湾(Andvord Bay)的深处,海湾被雪山和冰川包围,是野生动物的家园,这里也是金图企鹅的主要栖息地,是能登上南极半岛的仅有的几个登陆点之一。   登岛后,船公司会发一份证书,做为登上南极半岛的纪念           尼克港三面都被雪山环抱,雄伟壮观的冰川成为它天然的屏障 船,静静地停泊在港湾内   登上半山坡,整个尼克港尽收眼底,特别是靠近海岸前沿的巨大冰川,无数条裂隙,排队等候倾入大海,耳边不时会传来冰川崩解的巨大轰鸣,气势磅礴壮观。 这样的画面,怎不叫人心醉 换一个角度 等待冰川崩裂入海的瞬间 自由自在的金图企鹅 引亢高歌 宁静的港湾 在蓝色的港湾里巡游 2月24日 下午,离开尼克港登船前又一次巡游。   我喜欢每一次的登陆,也喜欢坐登陆艇在海上巡游,那些在岛上远眺的冰川和浮冰,此时就在你的身边,在你的眼前,让你近距离去观赏它,体验它,享受它,把那一个一个的瞬间留在你的镜头中,留在你的记忆中。   浮冰上,很多海豹在享受着日光浴,探险队员会关闭马达,让我们尽情拍摄,这些懒家伙对我们的到来,理都不理,招呼也不打一下。     登陆艇在雪山和冰川间穿行,我们陶醉在这蓝色的世界里,天空蓝得纯净,大海蓝得深邃,冰川蓝得晶莹,雪山蓝得温柔,如此美景,唯有南极。          利马水道,水墨丹青的画卷   2月25日 ,上午过利马水道(Lemaire Channel 64°51′S 62°50′W)   利马水道,又称雷麦瑞海峡,像地球上其他海峡一样,是位于大陆和岛屿之间的狭长海域。只是这道海峡很有特色,是在南极洲大陆的南极半岛和一座冰雪覆盖的黑石山小岛之间;长11千米,宽只有1.6千米,而且受两岸冰山、浮冰和冰川的碎冰堆积挤压,可通行的水道更狭窄。   利马水道内的景观壮丽,航道上方高耸的群山峰顶超过300米,航行时好似压顶而来,海冰随处可见,是南极半岛中风光最美的水道。   这条雄伟壮丽的水道带有几分诡异的气息,它迷人又奇特,还带给人几分畏惧。   船向利马水道航行,一直陪伴我们的太阳今天没有露面,它刻意要渲染水道的神秘感,也让我们体会一次南极常见的景色。   海面上飘浮的冰川,即使没有阳光,也改变不了它晶莹剔透的蓝    云雾笼罩下,山水仿佛是一幅水墨丹青的画卷 船,顺利地通过利马水道,又调过头,返回时,再次穿越水道      查看南极攻略时,看到有些船,因为浮冰拥堵而放弃穿越,而我们却在水道里来了一个往返,感谢我们那些勇敢,果断,经验丰富的船员,让我们饱览了利马水道的风光。 拉可罗港,带给远方亲人祝福的地方    2月25日 下午登陆拉可罗港(Port Lockroy  64°49′S 63°29′W),这里有两个登陆点,一是朱格拉角,一是有邮局的英国科考站。 朱格拉角,企鹅宝宝来到我身边   拉可罗港的朱格拉角,岛很小,有很多金图企鹅在这里无拘无束地生活栖息。 摆一个POS,把倩影留在水里     岛上的企鹅宝宝真是太热情了,你只要静静地坐在岩石上,它们就会摇摇晃晃地走到你身边,那可爱的样子,把人的心都萌化了。   按规定,人和企鹅的距离必须在5米以上,但这对企鹅不适用。当它们在你身边望着你,蹭着你,啄你的衣裤和手指,我虽然不能抚摸它,也不敢惊动它,但心中的快乐却是满满的。     岛上也有很多蓝眼鹈鹕,它们的窠建在高处,和企鹅和平相处 等待我们返回的探险队员 英国站,寄走我们发自南极的祝福   从朱格拉角乘橡皮舟转个弯就到了英国科考站。   这里原本是二战时英国的一个秘密基地,后改为科考站,62年废弃,96年重建为小型博物馆,供人参观访问。在南极半岛可以看到很多科考站,但允许参观的却很少,英国A站不仅可以参观,还可购买纪念品和邮寄明信片,这是最吸引人的。   岛上生活着很多金图企鹅,自由自在,好似主人一般。 远远望去,科考站被企鹅簇拥着 它们才是岛上真正的主人 纪念品商店 邮局,在这里填写明信片,盖纪念章 站内的博物馆展示了科考队当年的生活和科考用品 从南极寄回来的明信片   科考站很小,每次上岛要控制人数,所以我们先去了朱格拉角,到这里时,小邮局快下班了,先去寄了明信片。   能从南极寄出一张明信片,带走发自南极的祝福,是多么的弥足珍贵。   每个旅游季,英国站要寄出7万多张明信片,这些明信片先运到福克兰群岛,再运回英国,然后发往世界各地,我相信,无论谁,收到这一张小小的明信片,收到来自南极的祝福,都是最快乐,最幸福的事。   我在英国站寄出3张明信片,担心收不到,没敢多寄,没想到我回到北京那天,明信片也寄到了,邮戳上邮寄的时间是"2月25日",收到的时间是"3月29日",碾转万里,只用了一个月时间,没想到这么快,真后悔,寄少了。 从南极拉可罗港英国站寄回的明信片 BBQ, 甲板上的烧烤晚餐   这是充实、忙碌又快乐的一天,傍晚,船方又在甲板上为我们准备了烧烤晩餐。这里我要顺便说一下船上的餐饮,只有两个字:满意。   早餐和午餐是丰富多样的自助餐,来自菲律宾的大厨照顾了东西方游客的口味,各种肉食、蔬菜、水果、饮品、甜点,丰富多样,就连有些船上要自费的帝王蟹,也好几次出现在餐台上。早餐的白米粥,午餐的炒米饭,满足了我的中国胃。晩餐大多是正餐,有时也是自助餐。   会议室一角的吧台上,24小时供应咖啡、茶饮,水果、小点心,下午4点还有一次下午茶。 今晚的 BBQ 也是精心安排的。 忙碌的厨师们   夕阳透过云层,洒下万缕金辉,南极,让我们从世界各地聚在一起,在大海和雪山的怀抱中,举杯畅饮,即使明朝再难相见,这一刻的幸福己够我们终生享用。 合个影,留下永久的纪念 这一刻,凝固在记忆中   穿越南极圈    2月26日 ,今天,我们有一个重要的活动--穿越南极圈(Antarctic Circle 66°33′S 67°39′W)。   南极圈,指的是南纬 66°33′这条纬线,是天文学家根据极地受太阳光照射的角度,用光线来确定的南极地区的永久界限。它是南半球上发生极昼、极夜现象最北的界线,也是南温带与南寒带的“楚河汉界”。   通常意义上,只有进了南极圈,才算真正到达南极,所以,来南极旅游,穿越南极圈就成了我们心中的神圣向往,这也是我坚持选“半岛+南极圈”路线的原因。   早餐后,我早早就来到船头的甲板上,今天是出发以来的第二个阴天,天空时而飘起小雪,但无风无浪,海面非常平静,四周没有雪山也没有大的冰川,只有大量的浮冰聚集在海面上,这些浮冰,有的平坦如巨大的桌面,有的造型各异,在没有阳光照射的深色海面上,依然闪着幽幽的蓝光,也有的在轻轻的摇曳,推开周边的冰块,大有以我为中心的王者风范。   很多浮冰上,都有三五成群的海豹在休憩,这是我此行看得最多的海豹,远远望去,像一个个黑点镶嵌在洁白的冰面上。   船,静静地航行;我们,静静地等待。一个人,当你有了梦想,才会去追寻,当你有了目标,才会有到达时的快乐。我很庆幸,能在有生之年,来到南极这块神秘的大陆,来一场完美的终极旅行。    2月26日 上午10点,当汽笛响起的那一刻,经纬仪定格在了南纬66°33′,南极到了!!!   到达南极圈证书  浮冰上的庆祝仪式    每一艘探险船,每一次穿越南极圈,都会有一个庆祝仪式,或在船头合影,或在船舱举杯,而我们的纪念仪式,却是别开生面,在探险队员的努力下,把我们送上了南极圈的浮冰,在海豹和企鹅的领地上,庆祝我们穿圈成功,把脚印,把笑声,永远留在了南极圈的“大地”上。   登上南极的浮冰,并不是轻而易举的,每个探险队员,都根据自己的经验,挑选一块又大又稳的冰,冰的密度必须恰到好处,不能太厚也不能太薄,海面必须风平浪静,登陆艇必须对准浮冰,并稳稳地冲上冰面。就是这些“必须”,考验着每一个探险队员的经验、果敢和智慧。       2月26日 上午,到达南极圈后,橡皮舟载着我们冲上了浮冰,让我们踏上了南极圈的"大地",留作永恒的纪念。 幽默的探险队长乔纳森 美女探险队员珍妮把我们的登陆艇开到了浮冰上  和muyi的小企鹅一起在南极圈留个影 坐在南极圈的冰面上,心中有多少遐想 像海豹一样在浮冰上打个滚,仿佛回到童年的时光 像孩子一样撒欢  大圏小圏南极圈,都是开心快乐的圈   探访萌萌的小海豹   在驶往南极圈的途中,浮冰上栖息着无数的食蟹海豹(它们不吃蟹)一直倍伴我们。离开浮冰,橡皮舟载着我们近距离看望了这些萌萌的小家伙。   看过太多的企鹅,再看到这些可爱的小海豹,又增加了新的乐趣。 宝贝,你好! 太胖了,起不来了 张大嘴巴,双翼合十,欢迎我们 抬起头,好奇地打量我们 这些圆滚滚的小家伙,好可爱 和这艘美丽的船合个影 顶风破浪向南行   结束登冰和巡游,船继续向南航行,目标是南纬68度,200多公里的行程,预计17个小时才能到达。   傍晚,海上刮起了大风,一个向南级半岛行进的风暴中心,向我们扑来,船摇晃得很厉害,过德雷克海峡没有体会的风浪,现在来给我们补课了,也在告诉我们,要到南纬68度,鲜有游人到达的地方,是要经过考验的。   那一夜,我躺在床上,感受着船的搖晃和颠簸,此刻我们的船长和驾驶员,为了我们到达此行的最南端,在勇敢地搏击风浪,我们的探险队长也一定是不眠之夜,为了我们旅行的顺利,开心和圆满,他们付出了多少努力和辛劳。     据航海日记记载,探险船在抵达阿德莱德岛南岸时,改变了航线,避开了风口浪头,倾斜度也变小了,让我们顺利抵达了目的地。 南纬68°,最美好的一天    2月27日 ,经过一夜的风浪,我们到达了南纬68°11′S的玛格丽特湾的斯托宁顿岛,此刻海面上风平浪静,万里无云,雪山和海岛都沉浸在一片蔚蓝之中,好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这一天,我们登上了有两个科考站的斯托宁顿岛后,又继续向南登上了极少有人登陆的红岩脊(68°17′S),巡游了玛格丽特湾,并看到了南极最美的日落和星空。这是我们南极之行最美好的一天, 斯托宁顿岛,雪山下的双子科考站   斯托宁顿岛(Ctonington lsland 68°11′S 67°01′W)有两个相距仅2O0多米的科考站:英国的E站和美国的东站,两个站均建于上世纪40年代,为南极的测绘和科研做出过很大贡献,现在己废弃供游人参观。   我们先去了英国站   当年科考队员生活工作的地方   这是美国科考站,这里最有名是当年有两名女性科考队员冬季在这里留守。 美国科考队员曾经生活和工作的地方   斯托宁顿岛上生活的是阿德利企鹅,这是我们在南极看到的第三种企鹅,它们虽然没有金图企鹅漂亮,但也非常可爱,特别是两个白色的眼圈,像两颗珍珠一样。     离开斯托宁顿鸟,我们进行了海上巡游,又一次和冰川近距离接触。           红 岩脊,南极半岛极少游人登陆的地方    2月27日 下午,船继续向南,到达了南极半岛的红岩脊(68°17′S),并登上了它的半山坡,这是此行最南端的登陆点。探险队员告诉我们,他来过这里几次,都没看到山的真面目,在这之前能登上红岩脊的不超过200人,现在算上我们船的人,我们是仅仅300多人中的一员了,真是太幸运了,太自豪了。   上山的路不大好走,雪下面是冰,一不小心就会滑倒(我就在这里摔了一跤)。登上半山坡,极目远望,把雪山、冰川、山岩,还有可爱的阿德利企鹅,都收在眼底,收在记忆中,此生能有如此完美南极之行,我已心满意足了。 快乐的阿德利企鹅     合个影吧,记住这一天, 2019年2月27日 ,我们相聚在南极,相聚在南纬68度17分的南级半岛的红岩脊。 南极,最美的日落    2月27日 傍晚,船从红岩脊返回,停泊在马格丽特湾,对面就是斯托宁顿岛,夕阳给斯托宁顿岛披上了彩装,我们看到了南极最美的日落。 斯托宁顿岛的两个科考站沐浴点缀在被晚霞映红的雪山下    宁静的南极之夜    2月27日 的半夜, muyi把我们从睡梦中叫醒,兴奋地让我们到甲板上看星星,他说,这是他九次来南极,第一次看到星空。      睡眼朦胧地爮到甲板上,看了南极宁静的夜色,风平浪静,星星点点,月光幽幽,一恬静淡然的美,于是用手机拍下了这两张照片。 因为南极的气候,这样的夜晚非常难遇到,我们又一次幸运了。    南极圈内的又一次巡游      2月28日 ,我们在南极圈内的第三天,又是一个好天气,上午乘橡皮舟海上巡游。每一次的巡游,南极都把最神奇,最美妙的风光展现在眼前;每一次巡游,都会让你为南极的壮丽多姿而兴奋,激动。这样的美景,任何文字都难以描述,只有静下心来,默默地去欣赏,静静地去体会才是最好的享受。 冰面上的海豹   马蹄铁岛,南极圈内的又一处英国科考站   2月28日 上午,结束巡游后我们登上了马蹄铁岛(Horseshoe lsland 67°49′S 67°18′W),这里曾是英国南极巡洋舰Bo Y的基地,也称Y站,60年关闭,95年BAS人员对此站进行了清理。 英国站的遗址 废弃的木船 美丽的港湾        像光盘一样的日晕   极地跳水,勇敢者的游戏   3月1日 上午,是极地跳水活动,自愿参加。这些参加跳水的人都是勇敢者,他们腰间系着安全带,跳下去,马上拉上来,时间长了,可不是闹着玩的。我不是勇敢者,没敢跳下去,在船上给队友们拍了些照片。总得有人拍照片吧(给自己找个理由)。 这哥们太猛了,一丝不挂呀 想起一句经典台词:你到是跳啊 还是我的队友们姿势优美,跳的精彩 参观昂韦尔岛的帕尔默美国站    3月1日下午 ,我们登上昂韦尔岛,参观美国的帕尔黙科考站(Palmer Station 64°46′S 64°03′W)。这是一座建于1968年的现代研究站,主要研究海洋生物学,并对全球地震、大气和紫外线进行监测。科考站最多可容纳46人,冬季减到15到20人。站上除科研设备,其它生活设施也很齐全,还有一个小商店。      据说科考站每年对外开放的次数很少,参观要提前很长时间预约。看来能上岛参观挺不容易的。   科考站规模很大,有多个试验室, 路标,指向遥远的故乡 科考站的交通工具 为我们作介绍的科考站工作人员   干净的厨房 接待室为我们准备了热饮和点心 写个留言,留作纪念 小商店有纪念品,但不能寄明信片   在南极,最后一次看日出   这是 3月2日 清晨,南极的日出。   在南极的那些天,因为天气好,我几乎每天早晨都会到甲极上看日出。站在船头,看雪山和冰川一点点被染成金色,看初阳在深邃而宁静的海面洒下万道霞光,每一次,都被眼前的景色感动。走过世界许多地方,拍过无数日出和日落,南极的日出和日落是最壮丽的,唯一的,不可复制的。    巡游希尔瓦湾   3月2日 上午,巡游希尔瓦湾(Cierva Cove 64°08.7′S 60°56′W) 这是此行最后一次巡游,也是时间最长,看到的风景最多,最漂亮的一次巡游。   这几年很多游人把目光投向了天空之镜,从国内的查卡盐湖,到玻利维亚的乌尤尼盐沼,这些地方我都去过,也曾为之赞叹,但是来到南极,我看到了最壮美的,最辽阔的天空之镜。   是在希尔瓦湾拍的三张照片,这样的照片我在南极拍了很多,选几张一起感受一下南极的天空之镜的壮观和深邃辽阔。   成片的荷花冰也是南极最美的一景     这里是阿根廷的一个科考站      又见金图企鹅。    最后一次巡游,最后一次靠近冰川,最后一次把美丽的冰川收入镜头中。   又一次见到海豹      米克尔森港,难舍那些小企鹅    3月2日 下午,此行最后一次登岛,登上了米克尔森港(Mikkelsen Harbor 63°54′S 60°47′W)。这里曾是一座捕鲸船的基地,现在还残留着几座小屋和一根无线电桅杆。   米克尔森港也是金图企鹅的主要栖息地,这里的金图企鹅干净又漂亮,想起来时第一次登岛,满山遍野的帽带企鹅欢迎了我们,而最后一次登岛金图企鹅在欢送我们,从心里不舍这些小精灵。          南极的暖季已到了尾声,寒冷的冬天就要到来,这一季的小企鹅都已经换毛长大了,可我在米克尔森港,却看到了好几个刚出生没多久的企鹅宝宝,和守护它们的企鹅妈妈,这个季节,这些企鹅宝宝已很难成活下来了,看着它们,不免让人心中隐隐作痛。 南极的贼鸥,企鹅的天敌         离岛前,再一次看到海边的鲸鱼骨架和遗弃的捕鲸船 返航,再过德雷克海峡    3月3日 我们开始返航,13天的南极之行,就要结束了,船在深蓝的大海中向北航行,再次穿越德雷克海峡,和来时差不多,依然是“魔鬼海峡无魔鬼”,海上很平静,只有2-3米的浪,船上安排了各种讲座,大家也在忙着自己的事情。这几天常有鲸鱼在海上出没,但我没有拍到一张清楚的照片,成了这次行程中唯一的遗憾。       船长的告别酒会和拍卖会   3月4日 ,在船上的最后一个白天。下午,船长为我们举行了告别酒会。船上的探险队员和船员,服务人员,一一上台和我们告别。说是告别,不如说是庆祝,庆祝我们圆满地完成了南极之旅,庆祝 G expedition 号探险船又一次顺利到达南纬68度。   酒会后,进行了拍卖活动。 拍卖,船头飘扬了13天的旗帜 拍卖,守护吧台13天的信天翁   还有南极的手绘地图和探险队女队员的丝巾等,都被老外船友高价拍走。 回到乌斯怀亚   3月4日 傍晚,我们回到了乌斯怀亚,又见到了雪山下的宁静小城。        深情的告别,深深的谢意    3月5日 早晨,我们要下船了,相处了十几天的探险队员和我们相拥告别,船长站在舷梯上目送着我们。那一刻,有多少感激,又有多少不舍。       大巴车徐徐开动了,招手挥别送行的探险队员,我流泪了。人生中能有几次这样的相聚和分别,又能有几次这样难忘的旅行。十几年了,旅行成了我退休生活最重要的一部分,吃什么,穿什么,对我都不那么重要,我只想用自己的双脚,双眼,更用自己的心去多看看这个世界,多认识自己生活的这个星球。“一个人走的路越多,生命越精彩”,这是我喜欢的一句话,这次的南极之行,为我的旅行生涯写下了最精彩的一笔。   13天的行程是短暂的,13天的收获却是满满的,能如此顺利圆满地完成南极之行,离不开多少人的付出、关爱和帮助。谢谢 G Expedition的船员和探险队员,安排了这样完美的行程,带我们冲过南极圈,一直到达鲜有人去的南纬68度;谢谢muyi和同行的小伙伴,有你们的帮助和陪伴,才有这次愉快的旅行;也谢谢我的家人和朋友,没有你们的支持,我怎能踏上遥远的南极大陆。        再见了,南极!   再见了 G Expedition!   

北京 达拉斯 达拉斯 布宜诺斯艾利斯 布宜诺斯艾利斯 乌斯怀亚 乌斯怀亚 德雷克海峡 德雷克海峡 德雷克海峡 南设得兰群岛 南极半岛 南极半岛 南极半岛 南极半岛 南极半岛 南极半岛 南极半岛 德雷克海峡 德雷克海峡 乌斯怀亚 乌斯怀亚

3614 23
TA的照片 更多 25个相册 | 813张照片
留言板

0 / 500 字

穷游网旅行者提供原创实用的出境游旅行指南旅行社区问答交流平台

返回顶部 扫码下载
下载穷游App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联系方式

 

0/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