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安全提示

即日起穷游网将实行手机绑定实名制,绑定手机后就可以正常使用穷游的写帖、创建行程、点评、足迹、问答等功能。

|
背景渐变

就爱一个人到处乱闯、胶卷相机乱拍、最后随笔乱写的软件工程师。

确定 取消
0%

racchen_xx 关注按钮 留言

等级:3袋长老现居:台北

最近来访

累计访问(43)

Ta的关注

10 更多

Ta的粉丝

18 更多

探访TA的足迹世界和旅行梦想Explore the world

  • 去过31国家119城市
TA的游记 更多 3篇游记 | 0个精华

发表在 斯里兰卡 2018-09-15
【一个女孩去旅行】印度洋上的小岛流浪记
出发的理由荒谬,过程也充满荒谬,但却是场难忘的旅行。 ( 本篇照片皆为胶卷和小蚁相机拍摄 ) 序 其实一直说不清为何去了那座遥远的国家。就只是某天想去个地方流浪,但預算有限。有天心血来潮,打开Skyscanner上的页面: 出发地 - >台北,目的地 - >世界各地 从最便宜的国家一个一个往下看,删除掉那些已经去过的国家,就找到斯里兰卡了。快速的估了一下预算,确认签证,就这样花了不到20分钟就买完机票了。 这几个月用最低最低的预算,花了不到一只iphone XS MAX的钱,流浪了缅甸,斯里兰卡和大陆几个省份。 我是个台湾女孩,喜欢讲故事,喜欢拍照,更喜欢旅游。这是我的第34个国家,这一篇不是游记也不是攻略,只是故事,我在斯里兰卡发生的故事。 -- 斯里兰卡,或称锡兰,那座印度右下方的一座小岛屿。我,背着一只大背包,飄忽著流浪着。一個人就這樣流浪著。 飞机飞 捏起即将放上我的大腿的那只手,将它丢回给隔壁乘客,整个夜晚靠着叶问撑着,不敢闭眼,那是在离开首都科伦坡的飞机上。 马来西亚转机,起飞前不久才发现回台北的班机是另一个航厦,心急如焚地等着机场人员说的“免费”接驳巴士,一上车却发现免费已成过去。身上没有任何马币,可能可接受刷卡的买票口也没有人,但一错过这班巴士就赶不上回台的班机了! “智障吗!为何不带钱” 我心中暗骂,突然两位好心的男乘客,帮忙投币让我上了车,才顺利赶上飞机。 “累啊!旅行为何这么累!!” 拍打着脚上痒到无法的虫咬伤,一路冲刺,气喘吁吁的我,在候机室想着。 想到入境时,斯里兰卡海关瞥了眼护照后, 拒!绝!入!境! 被带到了小房间內等候,看了一眼周遭,看了眼手中那本违法般的台湾护照,想着是否能够顺利入关,还是就要因此和斯里兰卡告别了。最后领了张发黄、 老旧,英文单字还拼错的表单。那是张入境申请单,除了基本资料,单上还问了身高,眼睛颜色和头发颜色...等等, 记忆中对于兰卡的第一个画面,就是我一个人孤零零的蹲在机场地板上,一项项仔细的写着那張入境卡... Hi 兰卡 在兰卡的日子,第一天睡机场,第二天五六点出门攀岩,第三天赶了七点的火车,第四天凌晨四点就起床去徒步,第五天好像也是四五点出门去safari,直到第六天开始才第一次睡到八点。 “是来这边行军吗!”不懂为何在台北天天都起不来,出国却都被迫天天早起,被自己逼着早起。 很多人问我兰卡如何?喜欢吗?推荐吗? 兰卡真的让我又爱又恨,一路遇到巨多鸟事,晒了好黑走了好多路,双腿还被不知名的小虫咬到毁容,回台湾的第一周天天被痒醒。但冷静一想,还是 超,级,推!!! 也很想再带爸妈来一次。但妈妈看到我满腿的伤,和黑了几阶的肤色,完全感到兴趣缺缺... 但为何呢?因为兰卡太多惊喜了! 每一天睁眼,兰卡总是带给我非常多样的景致、感受和挑战!推荐 兰卡动物园 在兰卡第一天去了大象孤儿院,洗完澡的大象走在大道上,穿越马路,那瞬间真的充满魔力,我興奮地和當地司機說,這一幕完全是迪士尼電影中才會出現的景象,對於在城市中長大的孩子,完全是無法言喻的感動。 兰卡的Safari更是亚洲唯一的原始丛林公园,清晨出门,搭着吉普车一路吃灰,但能看到动物真的超值得。还是强烈建议去safari前可以先检查视力,除了走在隔壁的大象、水牛、狐狸....还有一堆我最怕的鸟之外,遥远的动物,就全车就拿着望远镜的我的眼中,啥都木有。 蘭卡火車 兰卡有两段火车十分有名-茶园火车和海边小火车,来兰卡必体验挂-火-车! 搭着兰卡的茶园小火车,穿梭在绿野仙踪的场景。当时搭了两段,第一段乘客较少,坐在车门旁紧抓着扶手,一路摇晃,陶醉在美景之中。但第二段买了没位置的车票,两腿夹紧coke zero,一手紧抱着包包,另一手则臂咚着外国正妹,站在车厢入口旁,双脚完全没有移动空间,摇晃了两小时多! 海边小火车则是电影千与千寻的场景,据说很美,超美。但说实话,一上车就昏迷的我睡了一整路....啥景都没看到,谢谢。 兰卡茶园 锡兰红茶!高山上一整片的茶园围绕,爬上山丘的顶端俯瞰,景色真的令人心旷神怡。离开前也到了超市扫货,从兰卡带回了好多红茶与最珍贵的白茶,还有当地人最喜欢的姜红茶。 很可惜没有看到采茶的当地人,只在茶叶工厂走了一趟。那时遇到的加拿大女孩说:“我们现在在茶园围绕下喝下这杯热红茶,之后喝到红茶都会想念这一刻吧..” 真的,连回到日常忙碌生活的现在,一站在公司贩卖机前看到锡兰红茶,内心仍是莫名感动。 印度洋 兰卡有很多著名的冲浪点,许多人也会选择出海观看蓝鲸或是潜水。被海洋围绕的兰卡,更是有许多的好吃海鲜和新鲜鱼市,据说新加坡的大螃蟹都是从兰卡补来的。 看到海就开心的孩子,搭乘着大巴车,听着音乐,吹着海风,沿着海岸线一路前进。什么事都不做,在海滩当只搁浅鲸鱼耍废,踏着浪,悠闲的度过海边的日子。 兰卡食物 斯里兰卡料理接近印度料理,私心喜欢印度菜,天天吃得很开心!而且兰卡的外带包装很可爱,拿过数学考卷也拿到化学考卷,边吃早餐都很想解题。 吃过唯一难吃的是个像面条的早餐- Pressed Rice Cake,似乎是南亚的特殊料理。那天六点出门起床爬了两个巨石-Pidurangala和Sigiriya。但民宿就是准备了这怪东西当早餐!真的宁愿饿死也吃不了,一路饿到下午,流浪到另一个小城才有东西吃...... 文化面则是融合了殖民与传统,有世界遗产的古老帝国狮子岩,虽然狮子岩上头没啥东西门票又贵,但还是满值得一访!除此之外,还有许多佛教遗迹,刚结束缅甸旅游就又到了斯里兰卡,朋友们都小说我真的是去取经了! 除此之外,兰卡的消费便宜,人民也很热情和友善!想走奢华路线可以包车,到处也都有星级酒店。走背包客路线的我,一路以大众交通为主的流浪,住青旅,一切也都很便宜又方便,真的很喜欢! 红色金色狮子 司机将车停靠在一间被铁架包围的店门口。 “Okay! It’s here! ” 休旅车司机说道。满腹疑问仍压抑不了好奇心,我兴奋的跳下车、过了街,往这间人潮鼎沸的排队店走去。 一到店内,全部的人却回过头用诧异和好奇的眼光盯着我,沉默着,空气似乎也凝结了起来,一股紧张的气氛弥漫,好像我是个不该在此处的存在。观望四周,我才惊觉自己是在场唯一的女性生物,皮肤也最白这样。 “唉婆丸!!” 为了缓和现场的诡异气氛,立刻装没事双手合十,用当地的语言和大家打招呼。而在那瞬间,全部当地人立刻切换成微笑模式,热情的跟我打招呼,眼神也变柔和了。 那是我第一次在斯里兰卡, 买-啤-酒 。一般日常,竟然在兰卡变得如此罪恶和奇特。 据说是因为之前喝酒闹事的人太多人,才会对于酒类严加管控。兰卡的啤酒只会在这种架设铁架的酒类专卖店贩卖,由于需要申请执照才能贩卖酒精饮料,依照地区执照的价钱不一,因此一般非观光区的小餐馆都不会贩卖酒精饮料,更别说是超市。 而斯里兰卡最著名的啤酒就是狮子啤酒Lion Beer!长得就像狮子王的海报,常见的有金色和红色两种,但味道如何却也已经记不清了。 “为什么斯里兰卡人都很和善?” 在车上,同车的小弟问了司机。 “I think...coz most of us are Buddhism” 司机回答。 斯里兰卡有超过70% 的佛教徒,许多景点也是与佛教所相关,到处也能看到僧人的身影,但我真的已经在缅甸取经过久,对于佛教的遗迹已经审美疲劳,也没有特别的兴趣。 出发前的几周,斯里兰卡爆发2死8伤的冲突,几天来封锁了各种社群软体和对外资讯,新闻上以来拨放着这场“佛教和伊斯兰”的冲突,当时第一次有种是否该因为安全警戒而取消机票的担忧。 “那场冲突阿...只是有人喝醉...就杀起来啦..但因为要把事情扩大,才会说是宗教冲突.......我自己是觉得,可能怕之后对于酒精饮料限制又更多吧 !” hostel的帅老板操着满口英国腔笑着告诉我。 过度热情!? “Are you scared?” 我将背包用力移动到我和隔壁阿伯中间,往前一坐,客气地回避了他的咸猪手,殊不知阿伯却语出惊人地问了我这句完全意料之外的废话。 那班科伦坡市中心往机场的公车上,蓝色的灯光闪烁,车上正大声地拨放着当地歌唱比赛,兰卡人总是戏称大巴车为Party Bus,据说是当地人怕搭车太无聊,才会将巴士布置成这样。 一排三人的座椅已经硬生生挤了四个人,仍是有一群人在走道上站立着,车掌则是在这群人之间穿梭着收取车费。而我就坐在三排椅中靠窗的位置,而色阿伯就坐在我的左边,在这两小时的车程,不知道已经伸出了他的咸猪手几次,让我在旅程的最后,仍是一刻都无法松懈。 “Don't forget me , okay?” 色阿伯在下车时用了这句话向我告别,列为当天第二瞎句。一下车遇到了一对超友善的俄罗斯夫妇,俄罗斯小姐姐听到我公车上遭遇,安慰了我一番,也陪着我有说有笑地走了一段路直到机场。 记得在出发前有人传了段话给我.... "人民热情过度,不要和兰卡人对视超过三秒,不然的话,下一秒他们就会像你求婚了。" 斯里兰卡真的是截至为止,遇过最多色狼的国家,阿不是,是 热情 的国家。不时出现怪阿伯骚扰... 一到科伦坡,就有个自称警察的阿伯,说要陪我走到车站保护我,一路上根本不想回话地竞走,想说拜托你根本就是目前最危险的存在!! 大巴车上,坐隔壁的人就是会趁不注意时摸大腿,发生的太过频繁,还一度以为是个当地传统了,想说是不是也该摸一下隔壁的人,入境随俗。 努瓦的湖边的长椅上,tuktuk司机坐到我的右侧,硬截断我的发呆时间。先是拿出钱包内的照片向我介绍了他老婆孩子,聊着聊着聊着,就开始约我一起自拍,人也越贴越近。 (到底为何把妹前为何要介绍妻小,先跟我掏心掏肺? 差点就要拿出钱包照片一起分享了。 Anyway, 一同拼车的小哥回来后,司机装没事的载着我们完成当天的最后一趟,在车上,司机仍开心地聊着妻小。当时我心想,会不会误会他了,可能只是太过热情?直到下车时,只剩我还在后座,我拿起背包准备离开时,在前座的司机转身叫住了我..... “I think you forget sth..” 司机嘟起了嘴,两眼笑咪咪地看着我,身体也硬往后座伸... 在那一瞬间,我内心翻了N个白眼,将所有知道的脏话,无论中文英文韩文葡萄牙文俄文或是斯里兰卡语都骂过了一轮..... 边跳下了车,但司机却跟着我后面一起下了车,走到我身旁。 “Ah! Tips!” 我掏出两枚铜钱丢在他手上,在他来不及反应的瞬间,转身往人潮跑去。 手绳 从各地带回了一条条的手绳,在我手上脚上记录着旅游的足迹。 下午的火车,半夜的航班,两班航班,直到隔天下午才回到台北。那早晨我带上小说,坐在沙滩的阴凉处看著书,计划能悠闲的度过最后时光。 此时,一位当地人向我走了过来-Crazy Jumper阿桑卡。 “在斯里兰卡的最后一天,当然是要在海中结束啊!” 我也不懂为何我被这荒谬的理由说服,跳入海。在水中一睁眼就看到小鱼和一大片的珊瑚,禁不起诱惑,接过面罩和呼吸器,在那个没擦防晒乳的早晨,我们俩一黑一白的在海中探险着。 “早晨时,你可以踏着石头走到那座岛。你去过另一头的海边了吗,那边看夕阳很美。” 阿桑卡边走边向我介绍他的这片海。 虽然撞得整条腿都是伤,到机场还在喷血,到现在还不太敢穿短裤,但却是个超值得的回忆。独自坐在月台,等待着那班回到科伦坡的火车,脑中已经回到第一天,想着路程上遇到的一切,很想念每个遇到的人,心中也盘算着一定要再回到这充满回忆的小岛。 “Everyone leaves….but that’s life….come and leave….. all you can do is to enjoy time together..”那是阿桑卡帮我绑上手绳时所说的话。 咖哩店打工仔 艳阳高照的午后,我走进了间咖哩自助餐厅,内心却因为当晚的住宿而纠结了起来,我就是个平常工作上就算只跟客户讲个电话,也都会脑补画面的内心纠结患者。 “Hey, where u come from? ? ” 老板的问话,打断了我内心小剧场。 “Taiwan” “TAIWAN!! My best friend is also from taipei. We met in Bali….” 一听到我是台湾人,老板批哩啪拉的说起他台湾朋友的故事,秀出一堆照片。但我当下只想知道当晚能住哪,也顺口询问了他。 他一听完,打了几通电话,就秒帮我找到了便宜又交通方便的住宿了。 那个下午,我悠闲地待在餐馆内白吃白喝,看著书,写着明信片,和店里的人学写斯里兰卡文,也教他们几句中文,无聊时再骑着老板的机车在村子里绕呀绕,或到海边看看夕阳,学着学友吹吹风。 和店员们一同买了几张兰卡的彩票,自以为能成为兰卡富豪,但看来手气差这种事,就算到了兰卡还是差啊! -- 晚上突如其来的一场大雨,打乱了每一个旅客的行程,包括我。 待在咖哩餐馆内的我,已经暂时回不了家了,为了躲雨的客人们渐渐涌入。我也从店门口的桌子,一路换到前台,最后干脆当起了打工仔,接待上门的客人。为淋湿的客人递上纸巾,点餐,接单,然后送饮料,结帐。 果然白吃白喝要付出代价的。 “How long have you been here?” 结帐时印度女孩笑着问我,对于前台是个亚洲人感到十分新奇。 “hmm....1 day...” “你在这工作啊” 隔天在另一间店,遇见了在广播电台工作的北京小哥哥。 “没啦.. 顺便帮忙而已!大家都误会” 我们笑着,在海边堤防散着步,分享着在斯里兰卡的所见所闻。 短短几天的旅程,好像已经过了好久好久。每当我想念兰卡时总会想到加勒,那个留下最多记忆和朋友的小城市..... 咖哩餐馆: https://www.tripadvisor.com/Restaurant_Review-g297896-d12419253-Reviews-Coconut_Sambol-Galle_Galle_District_Southern_Province.html https://racchen.com Rachel
663 0

发表在 韩国/朝鲜 2017-12-21
【一个女孩闯平壤】穿梭时空, 用底片记录不一样的朝鲜(大量照片)(完结)
关于我 在27岁的这年,拜访了第27个国家-朝鲜。 每次旅行都是种莫名的冲动,订完票后才回复理智,这次更是如此。 某天晚上脑中灵光一闪,趁着更换工作的空档假期,任性的订了张机票到首都北京。看着北京周遭地图,却找不到归属,突然看到了那人人口中最神秘的国家-朝鲜。 曾经一个人到南美当背包客,到欧洲大流浪,到东南亚慢活,到蒙古追逐星星,但想到要去天天出现在新闻版面的朝鲜仍是有先害怕。原本也想要一个人背包游,但一定要跟团的朝鲜,让我被迫参加了人生第一个旅行团。 而这也是我人生最奇妙的一周,彷佛穿越了时空,回到旧时代,在不知道幸福定义为何的地方,感受到深刻的幸褔....:) 北京、丹东,下一站:平壤 北京北韩的旅行已经是几周前的事了,三四卷底片也都洗了出来.这九天太像一场梦,很不真实也很遥远.. 8/21的清晨,边赖床边任性的宣称要就这样留在北京,想到处逛逛更想在家里无所事事度过一周。 但你说得对,我还是去吧。在那班前往紫禁城的地铁上,理智线被接了回来,反向列车回到了家,也渐渐驶向朝鲜。 -K27列车- 一手紧抓着麦当劳纸袋,一手拉着行李箱,我挤在人群中度过一层层的安检,拥挤又无秩序的人群挑动着我的神经,让人感到更加心烦意乱。 「别挤啊!」 不懂到底为何不能好好的排队,想到在北京的第一天,光是要买瓶酸奶,就因为插队的人们而多等了好几分钟。 深呼吸,理理脑中思绪,但一闭上眼却只想到接下来14小时摇晃的卧铺。 --哎,想回家了。 这旅程还没开始就已經带给我一团混乱。 下午五点二十七分,列车K27驶离北京站。 躺在卧铺上,耳机内的音乐阻绝掉周围的纷扰和人声,就这样一路昏睡到了大陆东北大省-丹东。 丹东市是中国东北方的边界大城,和北韩新义州隔了一条鸭绿江,两边仅仅八分钟的车程,却是许多北韩人一辈子无法跨越的距离。 据说在鸭绿江的两岸,能够清楚的看到另一边的一举一动. K27列车停靠在丹东市后,则会接上几节北韩的车厢,直到早上十点才重新发车。 跨过鸭绿江大桥时,列车上的大家都难以掩盖这兴奋的刺激感。直到手机讯号消失的那瞬间,直到海关上车的那一刻,才惊觉我们已经进入这神秘的国度。 两个小时的例行性入关检查,拿走了护照,检查手机和相机 – 登记品牌并关闭GPS,并打开每一个行李箱。 并不像所有游记和新闻描述的生硬,反而觉得北韩海关流露出莫名的可爱。检查携带的书本和相机时,我将最宝贵的kindle和底片机放到他手中,他眼中充满疑问,亲切地坐到我身旁,充满好奇心的把玩着我的玩具,像个孩子般的用韩语问说这些是什么东西,还差点对着自己按下快门。 最后发放护照时,看到本子上的照片和本人差别太多,竟然噗哧一笑才还给我。 其他车厢似乎没有如此幸运,连手机内每张照片和资料都被详细检验。而我们在车厢内吃着便当,喝着从候车平台上贩卖的大同江啤酒.... 10元人民币啤酒,冒着绵密泡沫带给我们此刻无限的幸福感。 依靠微弱的网路讯号收发wechat讯息,抓紧仍可以与世界街上轨的最后机会,等待着发车那一刻。 新义州到平壤车程约四小时,那天天气特好,一路上看出去的景色美到无法相信自己身在北韩。皮肤黝黑的农夫们,操作着没有自动化的农耕器具,瘦弱的孩子们在泥土色的溪中玩水,几头瘦弱的牛也一同处在这一大片的蓝天绿地中。 同车厢有一对高龄八十五六岁的爷爷奶奶,看着他们一路紧握的双手... . 能够这样一路旅行到老真的是人生最大的幸运和幸福。 -初见平壤- 两个导游已经在平壤车站等着我们到来。一个是三十初的妈妈,另一位则是二十四岁刚大学毕业的年轻女孩。 平壤的市容和刚刚在火车所看到的景色完全不同,花花绿绿的高楼大厦,还有造型浮夸的建筑物,但每栋楼里看起来却空空的。除了在平壤车站前看到了多台计程车和游览车,道路上的车辆非常少,只見单车和大众运输工具在这城市运行着。 通常我们都是以北韩(North Korea)称呼这国家,但正确的国名是” 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 ”,或” 朝鲜 ”。 如同南韩宪法规定 – 朝鲜半岛土地上的人民都属于大韩民国。导游姊姊在介绍国家时,无论是国土面积还是人口,也都是将大韩民国(南韩)的部分一同算进去。 姊姊说,在日本鬼子(一定要加上“鬼子”) 统治时期,朝鲜人民十分困苦,生不如死,体会了没有国就没有家。直到金日成主席出现,推翻日本政府,才将人民救离苦海。 但是美国帝国主义却占领了南朝鲜,金日成主席想要完成祖国统一的大业,却备受美国阻挡,导致南朝鲜至今仍是美国的半殖民地。此外,美帝还对朝鲜进行经济制裁,让朝鲜备受其他国家孤立。 -凯旋门- 一提到“凯旋门“,只让我想起前年在巴黎,那充满浪漫的氛围,在华丽又时尚的香榭大道底端的那座Arc de Triomphe。 北韩的凯旋门,伫立在平壤牡丹峰大街和凯旋大街,虽是主干道,却比不上巴黎千分之一的热闹,来往的人潮穿着平凡不起眼且相似的服装 没有了浪漫,多了萧瑟和悲壮。 朝鲜凯旋门建于1982年,用以庆祝金日成主席70大寿,并纪念推翻日本政府和战胜美帝,光复朝鲜。凯旋门的旁边是朝鲜电视台,但我们只能远远的观望,没办法进一步靠近,下车拍了几张相片就结束了。 -中朝友谊塔- 该塔是用以纪念中国朝鲜友谊,塔内的纪念馆记录了当时韩战辉煌和艰辛。在这几天内,也处处能够感受到朝鲜人民对于毛爷爷的尊重和当初抗美援朝政策的感激。 后记 在北京一块出门的早晨,虽然才过了两天,却已经感到恍如隔世。明明知道没有任何讯号,但仍习惯性的紧握着手机。站在友谊塔上,远挑着平壤,放下一切思绪专心的感受这氛围。放眼望去,没有电视墙或是拥挤的车潮,在下班时间,却更加凸显了这个城市的沉寂。 黄昏时刻,布满云朵的天空已被渐渐染成一片金黄,当我呼吸着这片安静时,才突然意识到.. 「啊,我真的来到平壤了。」 (续). https://racchen.com/2017/09/03/dprk2c/ Rachel xx
4509 25

发表在 南美/南极 2017-12-21
那时的我,独自在秘鲁漂泊着.....(未完待续)
序 一个人从旅行中得到多少,不在于他去过多少美丽的地方,而在于他在一个地方发现了多少美丽的故事。 ——阿兰·德波顿《旅行的艺术》 事前准备? 出发前一周,只有信箱内的电子机票。 预算? 摸摸口袋,只剩不到一万人民币。 同伴? 除了自己,只有一只蓝色小精灵。 语言? 除了中文英文,只懂得两句西文-「你好」和「谢谢」 我, 一位 台湾 女孩,在这两周靠着莫名的勇敢、硬撑出的独立,和无比的幸运。穿梭在几千公尺的高山间,呼吸着最新鲜和原始的空气,一个人自由自在、毫无目的的探索世界的另一端。在世界遗产里打卡,在野生羊驼旁自拍,更在高山湖泊中畅游。 为何是秘鲁? 那年二月正好要去西雅图出差,我看着google map思索着,下一个目的地是哪。突然,脑中播放起前阵子在网路上看到的一只影片: 影片中的芦苇编织的小船在湖上游荡着,镜面般的湖泊映射着天空的云朵,穿着花花绿绿服装的人们,满脸笑容的唱着歌谣。 就在那当下,我打开了skyscanner,买下了那张从西雅图飞往秘鲁的便宜机票.. 所谓的计画.. 到底会有谁会在旅游结束两年后才写出行程单?我。 仍是会害怕流落街头,我总在订完机票当天就会火速订完旅馆,但太过复杂的秘鲁,让我直到出发西雅图的前一天,才慌乱的决定好路线 。 那时边订着利马到库斯科的内陆机票和各处的旅馆,边收拾着行李,将一卷卷底片和相机放进背包中,想着到底为何又要把自己逼上绝境,不能像其他同事在美国好好享受吗? 秘鲁的热门城市有几个: 库斯科 - 印加帝国的首都, 马丘比丘 普诺 - 的的喀喀湖,也可以从这里出发到玻利维亚 阿雷奇帕 - 火山城, 科尔特峡谷 纳斯卡 - 纳斯卡线, 滑沙。 通常都是从首都利马出发,顺时针(上述顺序)或是逆时针。将所有城市走遍,建议至少花上两周,加上玻利维亚或是亚马逊丛林,则需要更多时日。 当时正好有两周假期,包含去、回程飞机。为了渐渐习惯高山,倾向顺时针的路线 ; 超想去玻利维亚,却因为安全考量而在最后一刻打消念头; 对于纳斯卡线和滑沙兴致缺缺,只选了几个点,慢慢走、细细感受这国家的美。 杂记 签证我就不讲啦!台湾秘鲁是有观光签证的。 高山症.. 去秘鲁一定要先准备好对抗高山。 除了首都利马之外,秘鲁主要景点都再三四千公尺高山上,因此拜访秘鲁千万别忘了准备相关药品。 当时去了台北台大医院的旅游门诊,告诉医生要去秘鲁玩,医生就会将所需的药品和疫苗准备好了。药的副作用是感到全身发麻,当时不清楚副作用的我,不停的用指甲掐着渐渐失去感觉的双手和脸颊,害怕自己在这遥远的库斯科就这样变成了渐冻人。 而中医的法子就是红景天吧!路上遇到的一对上海夫妇,告诉我他们来到秘鲁前就已经吃了好几个月。 消费.. 秘鲁币- 新索尔 ,1元新索尔大约是新台币10元(人民币2元)。 我使用的提款卡可以无手续费提款,当时是直接以美金在机场兑换或直接从ATM领钱。首都利马是消费水平最高的地区,是国内消费的两倍,咖啡店内的咖啡约25人民币,整体而言消费水平大概是中国的二三线城市。 觉得新索尔币很酷!在台湾, 雷神托尔(Thor)的翻译就是 索尔 !虽然幼稚, 但总 觉得拿到雷神的钱币就是帅气! 秘鲁的美甲特别便宜! 大力推荐!在秘鲁的最后一天,当地朋友刚好那天要去美容店,这也是我人生第一次尝试美甲。摩脚皮+按摩才人民币20元,法式水晶指甲不到人民币120元,在台北应该要320元以上吧!当时已经在高山走了十几天的我,真的很庆幸能够花这少少的钱修复那狼狈的双脚双手。 秘鲁的水果和面包也特别便宜,小胃口的穷背包客,一路就靠这样省旅费... 电话卡.. 当地较常见的网络供应商有 Claro 和 Movistar,当时购买1500 MB/15天的电话卡,约120元,可充值,还能无限使用Facebook和What's App。 在高山中收讯当然也别要求太多,但整体来说收讯还可接受。当时在热水镇时完全没有讯号,没有事先查hostel位置的我,在黑暗中沿着铁路来回走了好几趟,一度以为以为要卧轨而睡了。 交通.. 境内交通有火车、大巴士和内陆飞机。这次去的城市,除了首都Lima都在高山上。 从利马出发到库斯科,和从阿雷基帕回到利马,这两段交通我选择内陆飞机。内陆飞机票价并不贵,約四百人民币吧?记不清了。 而城市间的移动:库斯科到普诺和普诺到阿雷基帕,则是选择大巴士,这辆趟距离都是八、 九小时,票价则是依照搭乘的等级而不同,40人民币~120人民币都有。 ----- 秘鲁的巴士站就是这样,充满了西文和拥挤,对于没有事先做功课的外地人而言,搭巴士就像抽奖般需要运气。 搭乘巴士的两段交通,车程都是八小时左右。从库斯科出发时,一位couchsurfing认识的当地朋友推荐我买了某品牌的巴士: 120元人民币,座椅像是沙发般豪华,车上有网路和充电孔,还有车掌小姐端来了咖啡和热茶。 而另一段旅程,旅费所剩无己又没有当地人协助的我,随意地挑了间40元人民币的巴士公司。 "2016.2.14 情人节,那荒唐又崩溃的一天。" 中间走道隔开每排四个座椅,每排椅子的间距就只能放下我的背包,还好我身高不高腿也不长,还能稍微适应这壅挤的空间。带着一包昨晚从传统市场买来的葡萄和干面包,就这样和一整车的当地人一起往阿雷基帕前进。 是的,一整车的当地人,全车完全没有任何人懂英文。光是想要询问是否有厕所,就折腾了半小时多,在网路满格google翻译正确的说出「 baño」的刹那,全车才恍然大悟。 巴士在一片不见尽头的荒野中独自的前进,在山与山之间穿梭,驶经一个个因大雨而泥泞不堪的城镇。有人抱着仍咕咕叫的鸡上了车,有人提着一桶鱼摇摇晃晃的站在走道,还有人突然上车,在狭窄的走道叫卖着玉米和零食,然后又在那遍荒野下了车。 真的第一次觉得时间可以过得如此慢,紧闭双眼强迫自己睡觉,却又无法。 不知道晃了多久,车子仍在这片荒野中开着。突然,前方的路被身着制服的军人还是警察围了起来。司机用西文大声说了些话,全部的人就拿着行李起身走下车,只剩我和另一位抱着婴儿的妈妈还在巴士上。 我尚未理解发生什么事情,眼前就出现了配枪的军人,指着我的葡萄.... 「 啊...又是一连串的西文......吃葡萄错了吗...」 我 瞪大双眼,用他们不懂的英文问了几句,但就在两方对话宣告无效时,军人转身离去,留下满头问号的我。 (之后听hostel老板解释,才知道那是进入另一城市前的例行性检查,通常会查查携带了什么农产品) (續)
1251 10
TA的biu 更多
  • 就在羅蘭噴泉旁邊 價格不貴 冷冷的天來喝杯熱紅酒配蛋糕挺合適的 Mayer咖啡店

    0 0
TA的照片 更多 3个相册 | 338张照片
留言板

0 / 500 字

  • miki_leung001

    你好,我找不到你的微信,所以来留言了。看到你的东北结伴帖子,和我的时间是一样,请问你找到同伴了吗?有微信吗?我的是:miki_leung001 可以的话,请加我,或穷游这里给我留言^^

    回复

    2018-11-27 22:00

  • racchen_xx

    回复 @跳舞的海豚:好哇 :D 沒問題的!

    回复

    2018-05-30 08:02

  • 跳舞的海豚

    美女你好,看了你写的平壤游记,感觉蛮不错的,想把它发到我的个人公众号你看可以吗?会标明作者与出处的。

    回复

    2018-05-23 16:14

  • 行者无疆wp

    你好,朋友。我看了你的帖子,朝鲜游记很棒。我想请问,你还有朝鲜明信片或者朝鲜纸币吗?我是收藏明信片和钱币的爱好者,如果有的话可不可以送给我一点,我想收藏。一定一定感谢你

    回复

    2017-10-14 11:37

穷游网旅行者提供原创实用的出境游旅行指南旅行社区问答交流平台

返回顶部 扫码下载
下载穷游App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联系方式

 

0/140